总目录 当前:竹夫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录

 如意部汇考
  《洞天清录》〈如意〉
  《遵生八笺》〈如意〉
 如意部艺文一
  《谢敕赉水犀如意启》     梁萧统
  《竹如意赋》        唐苏子华
  《竹如意赋》         李德裕
  《竹如意铭》        明汪道昆
 如意部艺文二〈诗〉
  《赋得竹如意送详法师赴讲》 唐释皎然
  《铁如意》          宋谢翱
  《释枯林铁如意歌》      元刘诜
  《谢张直卿以铁如意见遗》  明朱多炡
  《竹如意》          朱之蕃
 如意部纪事
 如意部外编
 汤婆部汇考
  《事物原始》〈锡奴〉
 汤婆部艺文一
  《汤媪传》          明吴宽
 汤婆部艺文二〈诗〉
  《戏咏煖足瓶》       宋黄庭坚
  《咏汤婆》          明于谦
  《汤婆》            郭登
  《咏汤妪》           吴宽
 竹夫人部汇考
  事物原始〈竹夫人〉
 竹夫人部艺文一
  《蕲春县君祝氏封魏国夫人制》
              宋李公甫
 竹夫人部艺文二〈诗〉
  《青奴诗》         宋黄庭坚
  《秋后竹夫人诗》       吕居仁
  《弃竹夫人》         刘子翚
  《竹夫人》         元谢宗可
 竹夫人部纪事
 熨斗部汇考
  《古器评》〈汉慰斗〉
  《事物原始》〈烙铁熨斗〉
 熨斗部艺文
  《熨斗》           明瞿佑
 熨斗部纪事
 熨斗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如意部汇考

《洞天清录》

《如意》

古人用以指画向往,或防不测,炼铁为之,长二尺有奇,上有银错,或隐或现,真宣和旧物也。近有天生树枝竹鞭,磨弄如玉,不事斧凿者亦佳。

《遵生八笺》《如意》

古人以铁为之,防不测也。时或用以指画向往,后有雕竹为之。近得生树枝摩作如意,精巧入神,复得竹鞭树枝屈结如意肖生,而柄亦天成,不事琢磨,无一毫斧凿痕。执之光莹如玉,其坚比铁,惜不多得。

如意部艺文一《谢敕赉水犀如意启》梁·萧统

臣统启:应敕左右伯佛掌奉宣,敕旨垂赉水犀如意。一柄式是道义所须。白玉照彩,方斯非贵,珊瑚挺质,匹此未珍,雕剞既成,先被庸薄,如蒙汉帝之簪,似获赵尧之印,谨仰承威神,陈诸讲席,方使欢喜罗汉,怀弃钵之嗟,王式硕儒,忻骊驹之辨,熊饰宝刀,子桓恧其大赉,犛牛轻拂,张敞惭其旧仪。殊恩特降伏深,荷跃不任下情。谨启事以闻。谨启。

《竹如意赋》唐·苏子华

嗟夫约物之制,智不可限,利用则深论工太简。彼如意之在御,得幽赏之馀裕,雕饰非骇目之珍,雅丽乃梢云之簬。丝柄玉质,瓜首冰素,启嘉论之要端,导指踪之弘度,原其性也;灵而贞度,其体也。坚而轻倚鲜,肤而烟润掉,皓腕而风生升堂间乎?琴瑟入座偶乎?簪缨荷亲仁之重颜,承在握之深情,群幽人之居,既挺乎高节,如君子之义,因锡以嘉名。工以尽智,明乎所为。乐贵声和,礼存体易,惟此物之闲,素通达人之深义。不击宝树而争毫,岂埋金陵而自累?众媚彩而求益,我全真以自适。点珠翠之华筵,宜幽栖之烟策,虽小曲而受用,终大正而不易。动息含舒散之情,拂拭灭风尘之迹,信而可久,直而不朽。每发四座之先,不起一人之后。亮无心以应物,宁效事而我有。擢本归造化之工,死节顺操持之手。嗟乎,在野之年,亭亭碧鲜,泫空中之坠露,扫石上之轻烟,纡巧思以规矩,惬幽心而静便。永以畅君之肌骨,永以奉君之周旋。亦有居守之臣,感时之伦,分御服而恩甚,击唾壶而命迍。胡一否而一泰,因歌之于古人。

《竹如意赋》李德裕

博哉,匠人之心!穷地之产,览如意之形制,实用周而事简,惟竹也,何慕实存乎贞?素伊筱簜之既敷,持斧斤而方顾,择其罕节稽此有裕。燥之以火,首之曲也;中钩裁之以金,本之长也。合度茜练冰削䙰褷瓜布,靡加雕饰之劳,卒获提携之遇,被以嘉名,允臻厥成。匪求荣观,自惬幽情。彼用玉之为宝,我则不谢其贞;彼用铁以为固,我则利在乎轻。指事明义,此焉攸寄执之者,安创之者,智巾几周用丘园,其贲外青中素合二,妙于阴阳尚质,贵诚符两仪之简易尔。乃林栖冲寂室处虚白,群义窟之党,速道流之客,发奥涤元遐钩。独索近必资振击以耸听,常假指麾而就适,则知好麈尾者将害物,以婴咎执象笏者徒徇禄,而何有恻于心,亦劳于手?既因时而能迁,在理顺而体便。素质或轻于流俗,贞姿或重于高贤,故贞其形则示屈而表,伸致其用则物疏而道亲。岂节歌于烈士,可投赠夫幽人,愿如君意以靡极,与灵寿而为邻。

《竹如意铭》明·汪道昆

金耶石耶,曲而直耶,南阳蛰耶,矫矫乎,龙为匹耶。

如意部艺文二〈诗〉《赋得竹如意送详法师赴讲》唐·释皎然

缥竹湘南美,吾师尚毁形,仍留负双节,不变在林青,每入杨枝手,因谭贝叶经,谁期沃州讲,持此别东亭。

《铁如意》宋·谢翱

仙客五六人,月下斗婆娑,散影若云雾,遗音杳江河,其一起楚舞,一起作楚歌,双执铁如意,击碎珊瑚柯,一人夺执之,睨者一人过,更舞又一人,相向屡傞傞,一人独抚掌,身挂青薜萝,夜长天籁寂,宛转思如何。

《释枯林铁如意歌》元·刘诜

君不是金谷园中石季伦,明珠买妾,长安春锦丝帏障轻一世,珊瑚高株碎如尘。又不是黄鹤楼边王处仲,万骑上流纵驰鞚,狂酾千石发浩歌,唾壶敲碎天为动。君是天台丞相之嫡孙,胸中八九吞昆崙。少年宝玦落荆棘,再拜禅林依世尊。手持铁如意,笑傲典午.二豪之富贵,良工精发生碧花,古制蟠螭隐元气,木杯不用轻,大江蛟鲸辟易。冯夷僵蓟门,骏马疾秋鹘,飞箭穿髀心。如忘谈经说史,似支遁四座公卿逊;高论古来豪杰,多窜托槁面布衫尘土混。画兰千纸生秋风,赋诗万卷老愈工。承平智策无所用,落魄行遍江湖中。嗟哉,尔之如意兮不愿为大梁,游侠之袖椎宁落为许行耕野之锄犁。宝光发匣,闾里怪珍重,深藏莫轻卖,君不见干将莫邪困丰城,化为两龙飞去延平津,利器不识空有神。

《谢张直卿以铁如意见遗》明·朱多炡

土花斑驳锦模糊,一片寒冰出锻炉。致向书中称折角,捉来石上稳跏趺。提携起舞旋长袖,慷慨酣歌缺唾壶。多谢司空饶博物,祇愁无地击珊瑚。

竹如意          朱之蕃

斲取铿金戛玉枝,不资型范自离奇。坚持劲节羞茅靡,挥霍虚心与物宜。花雨争飞从握手,閒云静看独支颐。客来指点潜身处,免作长竿渭上垂。

如意部纪事

《胡综别传》:孙权时,有掘得铜匣,长二尺七寸,以琉璃为盖,布云母于其上。开之,得白玉如意,所执处皆刻螭虎,如蝇蝉等形,时人莫有识者。大帝以问综,综答曰:昔秦始皇帝东游,以金陵有天子气,乃掘凿江湖平诸山阜处,处辄埋宝物以当王气,此盖是乎。《拾遗记》:吴主潘夫人父坐法,夫人输入织室,容态少俦,为江东绝色,同幽者百馀人,谓夫人为神女,敬而远之。有司闻于吴主,使图其容貌,夫人忧戚不食,减瘦改形,工人写其真状以进,吴主见而喜悦,以虎魄如意抚按,即折嗟曰:此神女也,愁貌尚能惑人,况在欢乐?乃命雕轮就织室,纳于后宫,果以姿色见宠。孙和悦邓夫人,常置膝上,和月下舞水精如意,误伤夫人颊,血流污裤,娇奼弥苦。
《晋书·王敦传》:敦专任阃外,手控彊兵,群从贵显,威权莫贰,遂欲专制朝廷,有问鼎之心。每酒后辄咏魏武帝乐府歌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壶为节,壶边尽缺。
《世说》: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每助恺。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谢万北征,常以啸咏自高,未尝抚慰众士。谢公审其必败,乃俱行,从容谓万曰:汝为元帅宜数唤诸将宴会,以说众心。万从之。因召集诸将,都无所说,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君皆是劲卒。诸将甚忿恨之。
《刘义庆启事》:恩旨赐臣犀镂竹节如意目所未睹《南齐书·明僧绍传》:僧绍徵辟,不至。弟庆符为青州,僧绍随庆符之郁洲,不入州城。庆符罢任,僧绍随归,住江乘摄山。太祖谓庆符曰:卿兄高尚其事,亦尧之外臣。朕虽不相接,有时通梦。遗僧绍竹根如意。
《南史·齐宗室传》:豫章文献王嶷,高帝第二子也。武帝尝问临川王映居家何事乐,映曰:政使刘瓛讲《礼》,顾《易》,朱广之讲《庄》《老》,臣与二三诸彦兄弟友生时复击赞,以此为乐。上大赏之。他日谓嶷曰:临川为善,遂至于斯。嶷曰:此大司马公之次弟,安得不尔。上仍以玉如意指嶷曰:未若皇帝之次弟为善最多也。《梁书·席阐文传》:阐文齐初,为雍州刺史萧赤斧中兵参军,由是与其子颖冑善。复历西中郎中兵参军,领城局。高祖之将起义也,阐文深劝之,颖胄同焉,仍遣田祖恭私报高祖,并献银装刀,高祖报以金如意。《韦睿传》:魏中山王元英寇北徐州。高祖遣将军曹景宗,拒之。睿率众会焉。英来战,睿乘素木舆,执白角如意麾三军,一日数合。
《南史·邓元起传》:元起平蜀,蜀士李膺有才辨。西昌侯藻为益州,以为主簿。使至都,武帝悦之,谓曰:今李膺何如昔李膺。对曰:今胜昔。问其故,对曰:昔事桓、灵之主,今逢尧、舜之君。帝嘉其对,以如意击席者久之。乃以为益州别驾。
《殷钧传》:殷睿妻琅邪王奂女。奂诛,睿见害。梁武帝与睿少故旧,以女永兴公主妻钧,公主骄淫,险虐。钧形貌短小,为主所憎,每被召入,先满壁为殷睿字,钧辄流涕以出,主命婢束而反之。钧不胜怒言于帝,帝以犀如意击主,碎于背。
《魏书·广陵王羽传》:高祖将南讨。车驾既发,羽留守。高祖友爱诸弟,及将别,不忍早分,诏羽从至雁门,乃令羽归。赐如意以表心。
《世宗本纪》:帝幼有大度。初,高祖欲观诸子志尚,乃大陈宝物,任其所取,京兆王愉等皆竞取珍玩,帝唯取骨如意而已。
《隋书·张文诩传》:文诩每闲居无事,从容长叹曰:老冉冉而将至,恐修名之不立。以如意击几,皆有处所,时人方之闵子骞、原宪焉。
《云仙杂记》:虞世南以犀如意爬痒,久之,叹曰:妨吾声律半工夫。
《明皇十七事》:元宗好神仙,往往诏郡国徵奇士。有张果者上函,召之乃与使偕至,上谓力士曰:吾闻奇士至人,外物不能败其中,试饮以堇汁,不死者乃奇士也。会天寒甚,乃使以汁进果,果遂饮尽二卮,醇然如醉者,顾曰:非佳酒也。乃寝,顷之取镜,视其齿已尽焦且黧矣。命左右取铁如意以击齿,尽堕而藏之于袋,乃怀中出神药,色微红,傅于堕齿中,复寝,久之视镜,齿皆生矣,而粲然洁白,上乃信其不诬。
《集异记》:开元初正月望夜,元宗于上阳宫观灯,促召叶法善师,曰:西凉府今夕之灯亦亚于此。于是令元宗闭目距跃,已在霄汉,俄而足已及地,曰:可以观矣。既睹影灯,连亘数十里,元宗称其盛者,久之乃以镂铁如意质酒,翌日命中使托以他事,使于凉州,因求如意以还,验之非谬。
《杜阳杂编》:文宗尚贤乐善,罕有伦比。常延学士于内庭,讨论经义,较量文章,令宫女已下侍茶酒饮馔。李训讲《周易》微义颇叶,上意时方盛夏,遂命取辟暑犀如意以赐训,训谢之,上曰:如意足以与卿为谈柄也。《摭异记》:自太和乙卯岁后,上不乐事,稍闻则必有叹息之音。会幸三殿东亭,因见横廊架巨轴于其上,上曰:斯开元东封图也。因命悬于东庑下,上举白玉如意,指张说辈数人,叹曰:使吾得其中一人来,则吾可见开元矣。由是惋惜之意见于颜色。《杜阳杂编》:宣宗在藩邸,忽一日,不豫神光满身,南面独语,如对百寮。郑太后惶恐虑,左右有以此事告者,遂奏文宗云:上心疾。文宗召见,熟视上貌,以玉精如意抚䏶曰:此真我家他日英主,岂曰心疾乎?即赐上御马金带,仍令选良家子,以纳上宅。
《宋史·西蜀世家》:王昭远好读兵书,颇以方略自许。宋师入境,昶遣昭远与赵崇韬率兵拒战。始发成都,昶遣其宰相李昊等饯郊外。昭远酒酣,攘臂曰:是行也,非止克敌,当取中原如反掌耳。及行,执铁如意指麾军事,自方诸葛亮。俄败,为追骑所执,送阙下。
《十国春秋》:北汉主刘继元美风仪,善谈论,颇通禅学。居潜邸时,常假僧继颙紫檀如意,每接僧,则顶帽具三衣,秉此挥谭,名为握君。

如意部外编

《琅嬛记》:如意者,昔有贫士多元善阴德,旁及鸟兽而菽水不赡。忽遇一道士,遗以一物,谓之如意,曰:汝阴功感神,故以相与,勿轻用也。凡心有所欲,一举之,顷随即如意。虽冬雷夏雪,起死延年,皆可得之。今商之世有十四年大旱,天运自然,孰敢有违?汝欲救之,当解其半耳。商世果大旱七年,汤乃斋戒剪发断爪,素车白马,身婴白茅以为牺牲,祷于桑林,天忽大雨及数千里。其人方私隐元,元为之一举耳。后人仿其制,号如意云。
《异苑》:晋太原郭澄之,义熙初诸葛长民辟为辅国咨议,澄之不乐就,后为南康相。卢循反自广州,长民以澄之不先发,收付廷尉。夜梦一神人,以乌角如意与之,既觉便在床头。如意可长尺馀,形制甚陋,澄之得此,遂无恙。后从入关,赍以自随,忽失所在。《酉阳杂俎》:元宗尝召术士,罗公远与不空互挍功力,同在便殿,罗时反手搔背,不空曰:借尊师如意。殿上花石莹滑,遂激窣至其前。罗取之不得,上欲取之,不空曰:三郎勿起此影耳。因举手示罗如意。
《潜确类书》:明皇背痒,罗公远折竹枝为玉如意以进。金刚三藏于袖中,取七宝如意,玉如意即化为竹。

汤婆部汇考

《事物原始》《锡奴》

《说文》云:温足,瓶也,俗名汤婆子,一名脚婆。山谷诗千钱买脚婆。

汤婆部艺文一

《汤媪传》明·吴宽

媪之先金姓,少昊之苗裔也。夏禹治水,功成,别锡之氏。世有从革之德,载《周书洪范篇》。穆王时,有金母实生媪,媪少遇,为燧人氏之言者,授以水火相济之术,善养气,能吐故纳新,延年不死。人异之昼,窃观其所为块处,室中腹枵,然及暮,唯饮汤数升而已。人因扣之曰:媪何以寿?对曰:汝独不闻冬日则饮汤之说乎?吾术止此,他无以告子者。因号曰汤媪。媪为人有器量,能容物,其中无钩距,而缄默不泄,非世俗长舌妇人比。性更恬淡,贵富家未尝有足迹,独喜孤寒士,有召即往。藜床纸帐,相与抵足寝,和气蔼然可掬。唐有广文先生知名召之,媪至,让抑居下坐,广文揖而进,媪曰:足下虽冷,官妾则妇人,岂可与公比肩哉?广文与语至夜半,颓然就睡,偶以足加其腹,媪亦不怒。天明更与语,倾倒殆尽。自是广文非媪寝不安席,尝曰:和而不流,清而不激,卑以自牧,即之也温。唯媪能兼之。人以为知言。媪复知医,思以济世,人谓其满腔子皆春意也。有贵介公子犯寒疾,独卧别室,迎致之,媪初不欲往,或曰:此正媪行仁之秋也,何以拒为?不得已行,视其疾已在骨髓,循其经络起足厥阴,曰:是非铁可加法,宜用汤液。从其言体温,温自下起,若饮姜桂,然及视其剂,则其平日所饮者也。公子奇其效,欲留侍终身,诸姬患之,相与谗于公子,曰:媪虽知医,然昼伏夜见,踪迹叵测,其殆鬼物邪?公子尚慎之,媪闻而愠见曰:吾生平号能容物,至是不觉。使人热中,卒骂曰:家世非寒族,幸自温饱,无求于世,若辈粉白黛绿,专以色媚人鬼物,真自谓吾见若辈之杀公子也。竟去,及接他人,终不失和气。公子亦遂疏之诸姬,更进御,未几疾复作,竟死如媪言。媪同时有夫人竹氏,与媪每春秋时辄为人弃置,相会默然无怨言,叹曰:人生出处各有时耳。媪自周历汉唐至宋,已二千馀岁,人谓其犹处子也。阅人虽多,无可以当意者,闻涑水司马公有清德,欲依之,公得媪恨晚,家有侍妾,不一顾。其夫人亦贤,乃盛饰之以进,卒挥去。既而,公拜相,夜则思天下事,往往达旦不寝。媪进曰:公幸不弃处我布衾之下,愧无以报德,唯公尽瘁事国,貌日加瘠,幸为天下自爱。公惊曰:吾久不闻媪言,媪言甚爱我,愿卒闻媪之所以处世者。媪曰:昔在周末,犹及见老子教予曰:汝惟知足,知足不辱。予谨受教以至今日。公悟曰:媪殆谓我也。即谢事退居于洛,后薨。朝廷因有温国之封媪,后寿益高,虽云得异术要,其先世从革之德所致,不可诬也。

汤婆部艺文二〈诗〉

《戏咏煖足瓶》宋·黄庭坚

小姬煖足卧,或能起心兵,千钱买脚婆,夜夜睡天明,脚婆元不食,缠裹一衲足,天明更倾泻,沬首有馀燠。

《咏汤婆》〈一名煖足瓶〉明·于谦

不施脂粉不梳妆,寂寞无言卧象床。煖足难同亲骨肉,傍人惟有热心肠。夜长夜短慵舒眼,花落花开空自伤。可惜恩情易抛掷,春来依旧守空房。

《汤婆》郭登

老去徐娘尚可娱,温柔乡里锦模糊。春来渐觉君心改,欲厂沙厨娉竹奴。

《咏汤妪》吴宽

笑汝皤然似一公,穷冬相伴胜房空。三缄口不思援上,九转肠应为热中。诗咏怀春同少女,礼云当夕称衰翁。平生知足浑无辱,不恨孙弘布被蒙。

竹夫人部汇考

《事物原始》《竹夫人》

《说文》云:竹器也,山谷云憩臂休膝,非夫人之职,改名青奴。

竹夫人部艺文一《蕲春县君祝氏封魏国夫人制》宋李公甫


尝居大厦之间,多为凉德之助。剖心折肝,陈数条之风色。自顶至踵,无一节之瑕疵。

竹夫人部艺文二〈诗〉

《青奴诗》〈有序〉宋·黄庭坚赵子充示竹夫人诗,乃凉寝竹器。然憩背休膝,似非夫人之职,而冬夏青竹之所长,故易名青奴耳。

秾李四弦风拂席,昭华三弄月侵床。我无红袖堪娱夜,正要青奴一味凉。

《秋后竹夫人诗》吕居仁

与君宿昔尚同床,正坐西风一味凉,便学短檠墙角弃,不如团扇箧中藏,人情易变乃如此,世事多虞祇自伤,却笑班姬与陈后,一生辛苦望专房。

《弃竹夫人》刘子翚

爱憎情易迁,感物思郁纡,念昔未弃捐,常侍君子居,烦襟一披豁,雅抱何清虚,蹉跎怨时暮,凉德竟见疏,飞霜皓中庭,枵然委墙隅,的皪珠帏深,荧煌锦茵铺,岂不怀旧恩,君心已非初,当年纨扇摇,抱恨同区区。

《竹夫人》元·谢宗可

胸次玲珑粉黛羞,宵征何必抱衾裯,应无云雨三更梦,自有冰霜六月秋,尽节每曾陈讽刺,虚心那得老温柔,专房不怕蛾眉妒,只恐西风动别愁。

竹夫人部纪事

《南翁梦录》:安南艺王为儿时,八九岁侍明王,适床上有竹奴,试命咏之,乃口占应曰:有伟此君,中空外劲,削汝为奴,恐伤天性。明王异之,佯叱曰:此不成语,勿记录。乃戒师傅,毋令作诗。

熨斗部汇考

《古器评》《汉慰斗》

或曰刁斗,非也。刁斗受一斗,昼炊饮食,夜持以行,如鋗锅而无缘,此器颇与今之所谓熨斗者,无异盖伸帛之器耳,故以慰斗名之。

《事物原始》《烙铁熨斗》

《春秋五霸·七雄传》云:纣用炮烙之刑,则二物自三代有之。《帝王世纪》云:纣作大熨斗,内盛以火,以熨罪人,皮肉焦烂,纣与妲己大笑以为乐。

熨斗部艺文〈诗〉

《熨斗》明·瞿佑

有柄何曾挹酒浆,随时用舍属闺房。斡旋天上阳和气,平帖人间锦绣香。翠袖捲纱移玉钏,金篝分火近牙床。衣成远寄征夫去,印颗何时肘后黄。

熨斗部纪事

《帝王世纪》:纣作大熨斗,内盛以火以熨罪人,皮肉焦烂,纣与妲己大笑以为乐。
《三辅故事》:董卓坏铜人十枚,为小钱熨斗。
《晋书·韩伯传》:伯字康伯,颍川长社人也。母殷氏,高明有行。家贫窭,伯年数岁,至大寒,母方为作襦,令伯捉熨斗,而谓之曰:且著襦,寻当作复裈。伯曰:不复须。母问其故。对曰:火在斗中,而柄尚热,今既著襦,下亦当煖。母甚异之。
《晋东宫旧事》:皇太子纳妃有金涂熨斗三枚
《隋书·李穆传》:穆子浑,字金才,穆第十子也。姿貌瑰伟,美须髯。起家周左侍上士。尉迟迥反于邺,时穆在并州,高祖虑其为迥所诱,遣浑乘驿往布腹心。穆遽令浑入京,奉熨斗于高祖,曰:愿执威柄以熨安天下也。高祖大悦。
《酉阳杂俎》:元和中,江淮中唐山人者涉猎,史传好道,尝游名山,自言善缩锡,颇有师之者。后于楚州逆旅,遇一卢生,意气相合,卢亦语及炉火,称唐族,乃外氏,遂呼唐为舅。中途止一兰若,夜半语笑方酣,卢曰:知舅善缩锡,可以梗概语之。唐笑曰:某数十年重趼从师,只得此术,岂可轻道耶?卢复祈之不已,唐辞之,卢攘臂瞋目,眄之良久,曰:某刺客也。因怀中探乌韦囊,出匕首,刃势如偃月,执火前熨斗削之如扎。
《女红馀志》:姚月华熨斗名麟首,黄金为之。
《葆化录》:越中有胡氏,性妒忌奴婢妾,将熨斗烙其面,皮焦烂犹未快意,及其病,遍身疮痍,兼当三伏中卧,欲展转肌肤,施粘床席,体血臭秽不可近。
《避暑录话》:晏元宪平居,书简及公家文牒未尝弃一纸,皆积以传书,虽封皮亦十百为沓。暇时手自持熨斗,贮火于旁,炙香匙亲熨之,以铁界尺镇案上,每读得一故事,则书以一封皮,后批门类。按《书吏传录》:盖今类要也。

熨斗部杂录

《演繁露御览铛门笑林》曰:太原人夜失火,欲出铜鎗,误出熨斗,曰异事,火未至,己烧失脚。
《芥隐笔记》:白乐天金斗熨波刀剪纹,陆龟蒙波平熨不如,又天如重熨皱,温庭筠绿波如熨豁愁肠,王君玉金斗熨沉香,又金斗熨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