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屏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三十四卷目录

 屏障部汇考
  《礼记》〈曲礼 郊特牲 明堂位〉
  《周礼》〈天官 春官〉
  《仪礼》〈觐礼〉
  《尔雅》〈释宫〉
  《荀子》〈外屏内屏〉
  《释名》〈释床帐〉
  《中华古今注》〈罘罳〉
  《玉海》〈汉绨素屏风〉
 屏障部艺文一
  《屏风赋》          汉刘安
  《屏风赋》           羊胜
  《屏风铭》           李尤
  《谢赐障日笺》        晋孙楚
  《谢赉碧虑棋子屏风启》   梁简文帝
  《答萧子云上飞白书屏风书》   同前
  《谢敕赉画屏风启》      刘孝威
  《谢梁元帝赉春秋糊屏风启》 陈周弘正
  《夏日宴宋五官宅观画障序》  唐王勃
  《师子屏风赞》        宋苏轼
  《枕屏铭》           张栻
 屏障部艺文二〈诗〉
  《咏屏风》          陈后主
  《屏风》          北齐萧悫
  《咏屏》           唐李峤
  《咏屏风》          袁恕己
  《素屏谣》          白居易
  《屏风曲》           李贺
  《生禖屏风歌》        温庭筠
  《云母屏风隔坐诗》       杜牧
  《山水屏图诗》       元朱德润
  《题邹自春石屏巫山图》     郭钰
  《赋得屏风》        明李攀龙
 屏障部选句
 屏障部纪事
 屏障部杂录
 屏障部外编

考工典第二百三十四卷

屏障部汇考

《礼记》

《曲礼》

天子当依而立。
〈陈注〉依状如屏风,以绛为质,高八尺,东西当户牖之间,绣为斧文,亦曰斧依。天子见诸侯则依而立,负之而南面以对诸侯也。

天子当宁而立。
〈陈注〉宁者《尔雅》云:门屏之间谓之宁。人君视朝所宁立处,盖伫立以待诸侯之至,故云当宁而立也。

《郊特牲》

台门而旅树。
〈陈注〉此诸侯之礼,两旁起土为台,台上架屋,而门当其中,故曰台门。旅道也,树屏也,立屏当所行之路,以蔽内外。天子外屏,诸侯内屏,大夫以帘士以帷。

《明堂位》

疏屏,天子之庙饰也。
〈陈注〉疏屏者刻镂于屏,使之文理疏通也。屏所以蔽而通之者,以神无方而无乎不在,故通之也。

《周礼》《天官》

掌次王大旅上帝,则张毡案,设皇邸。
〈订义〉郑司农曰:皇羽覆上邸后版也。 郑康成曰:后版屏风与染羽,象凤凰羽色以为之。 郑锷曰:设皇于邸,皇之为物五色俱备,则其体有文。中律吕音则其声有度,邸用皇羽以覆之,见其外之所表,见者又用文彩以为仪,内质而外文格,上帝之道莫过乎是。

《春官》

司几筵,凡大朝觐,大飨射。凡封国命诸侯,王位设黼依。
贾氏曰:《尔雅》牖户之间曰扆。于扆之处设黼,黼即白黑文而为斧形,此斧以大版为邸,即掌次所云皇邸。彼郑注云邸后版,以此斧版置于扆,即以黼扆为总名。据缋人云白与黑谓之黼,据采色言之,
若据绣于物上,则为今斧文近刃白,近金黑,取金斧割断之义。 陈氏曰:刚断者先王之所沉潜,非向而上之,故黼依设于后席,用黼设纯于下,衣绣黼设于中,六服以黼为后,其意同。 薛平仲曰:画斧无柄,设而不用之义。 王氏详说曰:明堂位以黼依,为斧斤之斧字者,取其所画之物言之。此云黼依为黼黻之黼字,取其所画之色言之。诸侯虽有黼裘用之于誓,省虽有黼裳用之于助祭,然初无黼依之制,此所以天子之席三重,有次序黼纯,而诸侯无之。

《仪礼》《觐礼》

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间,左右几天子衮冕,负斧依。
〈注〉依如今绨素屏风也,有绣斧文,所以示威也。斧谓之黼,南乡而立以俟诸侯见。

《尔雅》《释宫》

牖户之间谓之扆。
〈注〉窗,东户西也。《礼》云:斧扆者以其所在处名之。〈疏〉牖者,户西窗也,此牖东户西为牖户之间,其处名扆云。注云:《礼》云斧扆者。按《觐礼》云: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间左右几。郑注云:依如今绨素,屏风也。有绣斧文所以示威也。斧谓之黼是也。云以其所在处名之者,言本牖户之间名扆,觐礼天子设屏风之状,于牖户之间,因名此屏风为扆,是以其在扆处即名之曰扆也。

门屏之间谓之宁,屏谓之树。
〈注〉人君视朝,所宁立处树小墙当门中。〈疏〉门屏之间谓之宁者,谓路门之外屏树之内。人君视朝,宁立之处因名为宁。李巡云:正门内两塾间曰宁。《曲礼》曰:天子当宁而立,诸公东面,诸侯西面,而朝是也。云屏谓之树者屏蔽也,树立也,立墙当门以自蔽也。李巡曰:垣当门自蔽名曰树。郭云:小墙当门中。《礼纬》云:天子外屏,诸侯内屏,郊特牲云旅树。郑注云:旅道也,屏谓之树,树所以蔽行道,以此推之,则诸侯内屏在路门之内,天子外屏在路门之外,而近应门者矣。

《荀子》《外屏内屏》

天子外屏,诸侯内屏,礼也。外屏、不欲见外也;内屏、不欲见内也。

《释名》《释床帐》

扆猗也,在后所依倚也。
屏风言可以屏障风也。

《中华古今注》《罘罳》

罘罳,屏之遗象也,塾门外之舍也。臣来朝君,至门外当就舍,更详熟所应对之事也。塾之言熟也,行至门内屏外复应思,惟罘罳复思也。汉西京罘罳合板为之,亦筑土为之,每门阙殿舍前皆有焉。如今郡国厅前亦树之。

《玉海》《汉绨素屏风》

《觐礼》:天子设斧依于户牖之间,注依如今绨素屏风,疏绨赤也,素白也。汉时屏风以绨素为之,象古者白黑斧文。

屏障部艺文一

《屏风赋》汉·刘安

惟斯屏风,出自幽谷,根深枝茂,号为乔木,孤生陋弱,畏金彊族,移根易土,委伏沟渎,飘飖殆危,靡安厝足,思在蓬蒿,林有朴樕,然常无缘,悲愁酸毒,天启我心,遭遇微禄,中郎缮理,收拾捐朴,大匠攻之,刻雕削斲,表虽裂剥,心实贞悫,等化器类,庇荫尊屋,列在左右,近君头足,赖蒙成济,其恩弘笃,何恩施遇,分好沾渥,不逢仁人,永为枯木。

《屏风赋》羊胜

屏风鞈匝,蔽我君王,重葩累绣,沓璧连璋,连以文锦,映以流黄,画以古烈,颙颙昂昂,蕃后宜之,寿耇无疆。

《屏风铭》李尤

舍则潜避,用则设张,立必端直,处必廉方,雍阏风邪,雾露是抗,奉上蔽下,不失其常。

《谢赐障日笺》晋·孙楚

大恩赐障日,其器虽小而礼遇甚。弘昔卫绾赐六剑,珍而不用。楚虽不敏,敢受而藏之。

《谢赉碧虑棋子屏风启》梁·简文帝

臣纲启:宣诏王佛慧奉宣敕旨,垂赉碧虑棋子屏风二十牒,极班马之巧,兼曹史之虑,均天台之翠壁,杂水华之嘉名,使云母之窗惭其丽色,琉璃之扇愧其含影。仰降圣慈,曲垂沾逮,喜逐恩来,驩同凤舞。言因谢尽,更类三缄,不任铭荷之,诚谨奉启谢以闻。

《答萧子云上飞白书屏风书》同前

得所送飞白书缣屏风十牒,冠六书而独美,超二篆而擅奇,乍写星区,时图鸟翅,非观触石,已觉云飞,岂待金珰,便睹蝉翼,间诸衣帛,前哲未巧,悬彼帐中,昔贤掩色。

《谢敕赉画屏风启》刘孝威

昔纪亮所隔,惟珍云母,武秋所顾,止贵琉璃,岂若写帝台之基,拂昆山之碧,画巧吴笔,素踰魏赐,冯商莫能赋,李尤谁敢铭。

《谢梁元帝赉春秋糊屏风启》陈周弘正

昔琉璃见重,云母称珍,虽尽华丽,有伤真朴,岂若三体五例,对玩前史,一字褒贬,坐卧箴规,无复楚台之风,得同邹谷之暖。

《夏日宴宋五官宅观画障序》唐·王勃

宋五官芝庭袭誉,盛文史于三冬桂幄,凝驩照绮罗于九夏樽。浮绿蚁每披仙雾之文,障列青牛更写行云之态尔。其龙编绣质,贸锦分花,隐映楼台,比窗帘之在旦,参差花叶若桃李之恒春。楚媛调弦,韩娥对酒,虹桥度幔,鹊镜临妆佩,引琅玕讵动怀风之韵,鞍回玳瑁惟奔逐日之姿。鱼鸟泠而相亲,泉石纷而在玩。宋家斯近,虽别谢于登垣,秦氏未遥,自堪留于驻马惊鸿。擅美丹青,贵近质之,奇吐凤标华宫,徵得缘情之趣,递扬笔妙式畅辞端。

《师子屏风赞》宋·苏轼

润州甘露寺,有唐李卫公所留陆探微画师子板。余自钱塘移守胶西,过而观焉。使工人摹之置公堂中且赞之曰

圆其目,仰其鼻,奋髯吐舌,威见齿。舞其足前,其耳左顾右掷,喜见尾。虽猛而和,盖其戏严,严高堂护,燕几啼呼,颠沛走百鬼。嗟乎,妙哉古陆子。

《枕屏铭》张栻

勿欺暗,毋思邪,席上枕前且自省,莫言屏曲为君遮。

屏障部艺文二〈诗〉

《咏屏风》陈后主

织成如缋綵琉璃,畏风击秦宫,得绝超汉座,殊班敌。

《屏风》北齐·萧悫

秦皇临碣石,汉帝幸明庭。非关重游豫,直是爱长龄。读记知州所,观图见岳形。晓识仙人气,夜辨少微星。服银有秘术,蒸丹传旧经。风摇百影树,花落万春亭。飞流近更白,丛竹远弥青。逍遥保清畅,因持悦性情。

《咏屏》唐·李峤

洞彻琉璃蔽,威纡屈膝回。锦中云母列,霞上织成开。山水含春动,神仙倒景来。修身兼竭节,谁识作铭才。

《咏屏风》袁恕己

绮阁云霞满,芳林草树新。鸟惊疑欲曙,花笑不关春。山对弹琴客,溪留垂钓人。请看车马客,行处有风尘。

《素屏谣》白居易

素屏素屏,胡为乎不文不饰,不丹不青?当世岂无李阳冰之篆字,张旭之笔迹,边鸾之花鸟,张藻之松石?吾不令加一点一画于其上,欲尔保真而全白。吾于香炉峰下置草堂,二屏倚在东西墙,夜如明月入我室,晓如白云围我床。我心久养浩然气,亦欲与汝表里相辉光。尔不见当今侯家主第与王宫,织成步障锦屏风,缀珠嵌钿贴云母,五金七宝相玲珑,贵豪待此方悦目,晏然寝卧乎其中。素屏素屏,物各有所宜用,各有所施尔。今木为骨兮纸为面,舍我草堂欲何之。

《屏风曲》李贺

蝶栖石竹银交关,水凝鸭绿琉璃钱。周回六曲抱银兰,解鬟镜上掷金蝉。沉香火暖茱萸烟,酒馀绾带新承欢。月风吹露屏外寒,城上乌啼楚女眠。

《生禖屏风歌》温庭筠

玉墀暗接昆崙井,井上无人金索冷。画壁阴森九子堂,阶前细月铺花影。绣屏银鸭香蓊濛,天上梦归花绕丛。宜男漫作后庭草,不似樱桃千子红。

《云母屏风隔坐诗》杜牧

彩障成云母,丹墀隔上公。才彰二纪盛,荣播一朝同。近玉初齐白,临花乍散红。凝姿分缥缈,转佩辨玲珑。意惬恩偏厚,名新宠更崇。谁知历千古,犹自仰清风。

《山水屏图诗》元·朱德润

丈夫无奇才,虽显不足名。高山乏秀丽,兀立培塿形。况乃画图间,两夺造化精。中堂素壁本,虚静谁令挥。洒研丹青女,娲五色不补。天神功鞭石,来苍冥驱山。奔海入纨素,扶舆之气青。荧荧赤城霞,彩千峰明洞。庭湘浦云英,英风帆昼捲。潇湘雨黄苇,堆滩插渔罟。独木庄前野,水流夕阳川。上攲桥渡大,峰倚天接天。门又如特立,太华尊群山。趋俯不敢动,山前星辰手。可扪我欲托,身上山巅丹。梯百尺何由,缘画兴欲来。别有趣颠毫,醉墨飘如仙。仙成却服九,还丹两腋清。风飞上天

《题邹自春石屏巫山图》郭钰

一片屏开十二峰,阳台去路有无中。午窗香雾笼寒玉,犹似行云到楚宫。

《赋得屏风》明·李攀龙

虚屏汉宫里,有女白头吟。色倚琉璃怯,秋来湘水深。欢情张画烛,愁坐掩清砧。莫为苍蝇误,君王在上林。

屏障部选句

汉邹阳酒赋召皤,皤之臣聚肃,肃之宾安广坐列雕屏,英伟之士莞尔而即之。君王凭玉几,倚玉屏,举手一劳,四座之士皆若哺粱焉。
晋傅元《拟楚词》:屏风四合五采错杂,图画自然是纪开閤。
北周庾信《镫赋》:舒屈膝之屏风,掩芙蓉之行障。宋谢灵运诗:调弦促柱多哀声,遥夜明月鉴帷屏。鲍照诗:象床瑶席镇犀渠,雕屏匼匝组帷舒。
唐李白诗:华堂翠幕春风来,内阁金屏曙色开。刘方平诗:银汉斜临白玉堂,芙蓉行障掩镫光。白居易诗:就日移轻榻,遮风展小屏。
元稹诗:冰壶通角簟,金镜彻云屏。
李贺诗:金鹅屏风蜀山梦。〈又〉罗屏绣幕围春风。李商隐诗:龙池赐酒敞云屏。
温庭筠诗:生绿画罗屏。〈又〉罗屏半掩桃花月。〈又〉清歌响断银屏隔。
杜牧诗:水精悬御幄,云母展宫屏。
薛逢诗:人倚绣屏閒赏夜。
宋苏轼诗:短屏虽曲折,高枕谢奔走。
苏辙诗:绳床竹簟曲屏风。
晁冲之诗:素屏纹簟彻轻纱。
朱子诗:几叠云屏好,一生秋梦多。
陆游诗:药品随长镵,花名记小屏。
汪元量诗:银鸭香烘云母屏。
元张昱诗:细雨灯深孔雀屏。
丁鹤年诗:金屏窈窕啭春莺。
明高启诗:步障围春锦云热。
唐顾夐词: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

屏障部纪事

《大戴礼记》:武王践阼,召师尚父问黄帝颛顼之道。师尚父曰:在丹书。三日,师尚父奉书而入,负屏而立,王下堂,东面而立,师尚父西面道书之言。〈注〉树谓之屏。《吴越春秋》:越将伐吴,越王命于夫人。王背屏,夫人向屏而立。王曰:自今日之后,内政无出,外政无入,各守其职,以尽其信。内中辱者则是子,境外千里辱者则是予也。吾见子于是,以为明诫矣。王出宫,夫人送王不过屏,王因反阖其门,填之以土。
《汉武旧事》:帝起神明台,其上屏风悉以白琉琉作之,光冶洞澈。
《珍珠船》:汉武起神明台,杂玉为龟甲屏。
《西京杂记》:鲁恭王得文木一枚,伐以为器。中山王为赋有云:制为屏风,郁岪穹隆。
广川王去疾发魏襄王冢,有石屏风。
《拾遗记》:董偃常卧延清之室,设火齐屏风。侍者于户外扇偃,偃曰:玉石岂须扇而后凉耶?侍者乃郤扇,以手摸,方知有屏风。
《汉书·陈万年传》:万年字幼公,善事人,赂外戚为御史。大夫子咸,字子康,年十八,以万年任为郎。有异材,抗直,数言事,刺讥近臣。万年尝病,召咸教诫于床下,语至夜半,咸睡,头触屏风。万年大怒,欲杖之。咸叩头谢曰:具晓所言,大要教咸谄也。万年乃不复言。
《班固叙传》:班伯,以侍中光禄大夫养病。久之,起视事。自大将军薨后,张放、淳于长等始爱幸,出为微行,行则同舆执辔;入则侍禁中,设宴饮之会,及赵、李诸侍中皆引满举白,谈笑大噱。时乘舆幄坐张画屏风,画纣醉踞妲己作长夜之乐。上以伯新起,数目礼之,因顾指画而问伯:纣为无道,至于是乎。伯对曰:书云乃用妇人之言,何有踞肆于朝。所谓众恶归之,不如是之甚者也。上曰:苟不若此,此图何戒。伯曰:沉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式号式謼,大雅所以留连也。诗书淫乱之戒,其原皆在于酒。上乃喟然叹曰:吾久不见班生,今日复闻谠言。放等不怿。
《孝成许皇后传》:成帝省减椒房掖庭用度。许皇后上疏曰:设妾欲作某屏风张于某所,曰故事无有,或不能得,则必绳妾以诏书矣。
《西京杂记》: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在昭阳殿上书,遗飞燕三十五物,有云母屏风、琉璃屏风。
《刘向七略别传》:臣向与黄门侍郎歆所校《列女传》,种类相从为七篇,以著祸福荣辱之效、是非得失之分,画之于屏风四堵。
《汉书·佞倖传》:哀帝令将作为董贤起冢茔义陵旁,周垣数里,门阙罘罳甚盛。
《王莽传》:莽性好时日小数,及事迫急,亶为厌胜。遣使坏渭陵、延陵园门罘罳,曰:无使民复思汉也。
莽常翳云母屏面,非亲近莫得见也。
《汉官典职》:省阁下大屏称曰丹屏,尚书郎含鸡舌香,伏其下奏事。
《东观汉记》:宋弘尝燕见,光武御座新施屏风图,画列女,帝数顾视之,弘正容曰: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上即命撤之。
《后汉书·郑弘传》:弘少为乡啬夫,太守第五伦行春,见而深奇之,由是显名。元和元年,代郑彪为太尉。时举将第五伦为司空,班次在下,每正朔朝见,弘曲躬而自卑。帝问知其故,遂听置云母屏风,分隔其间,由是以为故事。
《三辅决录》:何敞为汝南太守,章帝南巡过郡,有刻镂屏风为帝设之,帝命侍中黄香铭之曰:古典务农,雕镂伤民。忠在竭节,义在修身。
《三国魏志·毛玠传》:太祖平柳城,班所获器物,特以素屏风素凭几赐毛玠,曰:以君有古人之风,故赐君以古人之服。
《妆楼记》:薛夜来初入魏宫,一夕,文帝在灯下咏,以水晶七尺屏风障之。夜来至不觉,面触屏上,伤处如晓霞将散。
《吴录》:曹不兴善画,孙权使画屏风,误笔落点素,因就以作蝇,权以为生蝇,举手弹之。
《景帝时纪》:亮为尚书令,子骘为中书令,每朝会诏以御屏风隔其坐焉。
《侍儿小名录》:孙亮作琉璃屏风,甚薄而莹彻。每于月下清夜舒之,与爱姬坐屏风内,而外望之,了如无隔,惟香气不通于外。
《烟花记》:吴主亮命工人潘芳作金螭屏风,镂祥物一百三十种,种种有生气,远视若真。一日,与夫人戏触屏,堕其一凤,顷之飞去。
《语林》:满奋字武秋,体羸恶风,侍坐武帝,屡顾看云母幌,武帝笑之,奋曰:北窗琉璃屏风,实密似疏,帝有难色。答曰:臣如吴牛,见月则喘。或云是胡质侍魏明帝座
《晋书·阮籍传》:籍为东平相,坏府舍屏障,使内外相望,法令清简,旬日而还。
《石崇传》:崇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恺作紫丝布步障四十里,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黄士度屏风颂序》:太宁三年,皇帝诏遣上将赍御屏风,宝剑嘉兹屏风,帝王之服,谨为述颂。
《俗说》:荀介子为荆州刺史,荀妇大妒恒在介子斋中,客来便闭屏风。有桓客者时为中兵参军,来诣荀,咨事论事,已讫,为复作馀语。桓时年少,殊有姿容,荀妇在屏风里便语桓云:桓参军君知作人否,论事已讫,何以不去?桓狼狈便走。
谢万作吴兴郡,其兄安时随至郡中。万眠常晏起,安清朝便往床前叩屏风,呼万起。
《晋书·烈女传》:王凝之妻谢氏,字道韫。聪识有才辩。凝之弟献之尝与宾客谈议,词理将屈,道韫遣婢白献之曰:欲为小郎解围。乃施青绫步障自蔽,申献之前议,客不能屈。
《吴隐之传》:隐之,拜度支尚书、太常,以竹篷为屏风,坐无毡席。
《东宫旧事》:皇太子纳妃,有床上屏风十二牒,银钩纽;梳头屏风二,合四牒;织成地屏风十四笺,铜环钮;有丝布碧里步障三十,漆竿铜钩。
《拾遗记》:石虎为四时浴室,引凤文锦步障萦蔽浴所。邺中记石虎作金银钮屈膝屏风,衣以白缣,画义士仙人禽兽之像。赞者皆三十二言,高施则八尺,下施四尺,或施六尺,随意所欲也。
《续晋阳秋》:何无忌母,刘牢之姊,无忌与宋高祖谋,夜于屏风中制檄文,母登屏风窥之,大喜曰:汝能如此,吾雠雪矣。
《凉州记》:盗发张骏墓,得云母屏风。
《宋元嘉起居注》:十六年,御史中丞刘祯奏,风闻广州刺史韦朗于州所作银涂漆屏风二十三床,又绿沉屏风一床,请以事免朗官。
《宋春秋》:明帝性多忌讳,禁制回避者数十百。品亦恶白字屏风,书古来名文,有白字辄加改易,元黄朱紫随宜代之。
《南齐书·太祖本纪》:大明、泰始以来,相承奢侈,百姓成俗。太祖辅政,上表禁民间华伪:不得以綵帛作屏障。《文惠太子传》:襄阳有盗发古冢者,相传云是楚王冢,获玉屏风。
《刘悛传》:世祖在东宫,每幸悛坊,閒言至夕,赐屏风帷帐。
《齐春秋》:宜都王铿年十岁时,与吉景曜商略先言往行,左右误排楠榴,屏风倒压其背,颜色不异,言谈无辍,亦不顾视。
《南齐书·宗测传》:测善画,自图阮籍遇苏门于行障上,坐卧对之。
《江夏王宝元传》:元与崔慧景叛,景败。宝元逃奔数日乃出。帝召入后堂,以步障围之,令群小数十人鸣鼓角驰绕其外,遣人谓曰:汝近围我亦如此。少日乃杀之。
《玉海》:梁萧子云上飞白书屏风。
《梁书·于阗国传》:天监十三年,其国遣使献波罗婆步障。
《周舍传》:舍历尚书吏部郎,太子右卫率,右卫将军。性俭素,衣服器用,居处床席,如布衣之贫者。每入官府,虽广厦华堂,闺阁重邃,舍居之则尘埃满积。以荻为障,坏亦不营。
《北齐书·琅琊王俨传》:俨,字仁威,武成第三子也。领御史中丞。魏氏旧制,中丞出,清道,与皇太子分路行。自都邺后,此制寖绝,武成欲宠俨,乃使一依旧制。初从北宫出,将上中丞,威仪卤簿,莫不毕备。帝与胡后在华林园东门外张幕,隔青纱步障观之。
《周书·宣帝本纪》:大象二年正月乙巳,造二扆,画日月之象,以置左右。
《唐书·高祖窦皇后传》:后生,发垂过颈,三岁与身等。读《女诫》《列女》等传,一过辄不忘。父毅常曰:此女有奇相,且识不凡,何可妄与人。因画二孔雀屏间,请婚者使射二矢,阴约中目则许之。射者阅数十,皆不合。高祖最后射,中各一目,遂归于帝。
《魏徵传》:贞观十三年,自冬至五月不雨,徵上疏极言。疏奏,帝曰:朕今闻过矣。方以所上疏,列为屏障,庶朝夕见之。
《循吏传序》:唐兴,承隋乱离,划被荒荼,始择用州刺史、县令。太宗尝曰:朕思天下事,丙夜不安枕,永惟治人之本,莫重刺史,故录姓名于屏风,卧兴对之,得材否状,辄疏之下方,以拟废置。
《通典》:太宗疏督守之名于屏,俯仰视焉,其人善恶,必书其下,州郡无不率理。
《唐书·房元龄传》:元龄集古今家诫,为屏,令诸子各取一具,曰:留意于此,足以保躬矣。
《玉海》:唐贞观十六年七月,以素屏几赐魏徵。
《琅嬛记》:贞观中,祁寒韦维家池水彻底俱冻,至季春凝结如故。维往谛视,皆水晶也。其近岸方丈,馀有疏松,树影依然在内。维制为屏风,置室中,远视皆以为真松树也,争以纸摹之。
《群居解》:颐唐初,有裴略者宿卫考满兵部试,判为错一事落第。此人即向温彦博处披诉,彦博时与杜如晦坐,不理其诉。此人即云:少小以来,自许明辨,至于通传言语,堪作通事,舍人并解,文章兼能嘲戏。彦博即云:尔解通传言语,可传语厅前屏墙。此人走至厅前,大声语曰:方今圣上,聪明辟四门以待士,君是何人物,在此妨贤路?即推倒,彦博曰:此意著博。此人云:非但著博,亦当著肚。彦博、如晦大叹喜,即令送吏部与官。
《开元天宝遗事》:明皇每宴,使禄山坐于御侧,以金鸡障隔之。
宁王宫有乐妓宠姐者,美姿色,善讴唱,每宴客,莫能见。李白恃醉戏曰:闻王有宠姐善歌,王何吝此女示于众?王笑谓左右,设七宝花障,召宠姐于障后歌之。白起谢曰:虽不许见面,闻其声亦幸矣。
《唐末遗史》:明皇所幸美人王氏,数梦人召饮,具言于上,上曰:此必术士所为,若再往,以物志之。其夕梦中又往,因就砚中濡手印于屏风上,既寤,即告帝,索于外,果于东明观中得其手纹,而道士已遁去矣。《酉阳杂俎》:安禄山恩宠莫比,锡赉无数,其所赐有八角花鸟屏风。
《清异录》:长安富室王元宝起高阁,以银镂三棱屏风代篱落。《杜阳杂编》:元载造芸辉堂于私第,设悬黎屏风,其屏风杨国忠之宝也。屏上刻前代美女伎乐之形,外以玳瑁水犀为押,又给以真珠瑟瑟精巧之妙,殆非人工所及。
《南部新书》:唐德宗贞元十一年,上宴宰相于麟德殿东亭,令施屏风于坐位之后,画汉魏君臣并列善言美事。
《南楚新闻》:李泌辟谷身轻,能行屏风上。
《唐书·李绛传》:绛为翰林学士。帝尝诏绛与崔群、钱徽、韦弘景、白居易等搜次君臣成败五十种,为连屏,张便坐。帝每阅视,顾左右曰:尔等宜作意,勿为如此事。《旧纪》:元和四年秋七月乙巳朔,御制前代君臣事迹十四篇,书于六扇屏风。是月,出书屏以示宰臣,李藩等表谢之。
《实录》:元和四年,御制前代君臣事迹屏风以示宰臣,李藩等表贺曰:列在玉座,分为书屏,睹名臣之事业,诚所厚颜。观圣主之规模,我无惭德,岂敢于此屏之后辄近谀佞?诏答曰:卿等徇公献纳正救之益既多,朕亦遐想圣贤谏诤之规,是渴所以列其事迹,文以丹青,庶几,启发蒙昧辨察正邪。白居易批李夷简贺御撰君臣事迹屏风表云:朕思求理化,亲阅典坟,至于去邪纳谏之规,勤政谨兵之戒,取而作鉴,书以为屏,与其散在图书,心存而景慕,不若列之绘素,目睹而躬行,庶将为后事之师,不独观古人之象。
《云溪友议》:陆郎中畅蚤耀才名,及登兰省,遇云阳公主下降,刘都尉百僚举为傧相,其《咏行障诗》曰:碧玉为竿丁字成,鸳鸯绣带短长萦。强遮天上花颜色,不隔云中笑语声。
《通鉴》:宣宗大中二年,书贞观政要于屏风。每正色,拱手而读之。
《云仙杂记》:史凤,宣城妓也。待客以等差,甚异者有迷香洞。冯垂客于凤,罄囊三十万钱得至迷香洞,题九迷诗于照春屏而归。
《清异录》:屏宫孟蜀高祖,晚年作以画屏七十张,关百纽而斗之,用为寝所。
成德节度王镕求长生不死,日延异人方士,坐邃宇,映水精金脉,屏风焚香,谓飞升可致,吏民莫不窃笑。《琅嬛记》:南唐后主坐碧落宫,召冯延己论事,至宫门不进,后主使使促之,延己云:有宫娥著红青锦袍,当门而立,故不敢径进。使随共行谛视,乃八尺琉璃屏,画夷光独立图,问之,董源笔也。
京城北医者孙氏有木颊小石屏,石色赤绿,上有正白如蒙头坐僧,颇类真。京人相沿号玉罗汉屏孙家。《宋史·田锡传》:咸平三年,锡还朝,屡召对言事。尝:请采经史要切之言。为《御屏风》十卷,置扆座之侧,则治乱兴亡之鉴,常在目矣。真宗诏史馆以群书借之,每成数卷,即先进内。锡乃先上《御屏风》五卷。序曰:古之帝王,盘盂皆铭,几杖有戒,盖起居必睹,而夙夜不忘也。汤之《盘铭》曰:德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武王铭于几杖曰:安不忘危,存不忘亡,熟惟二者,后必无凶。唐黄门侍郎赵智为高宗讲《孝经》,举其要切者言之曰:天子有争臣七人,虽无道不失天下。宪宗采《史》《汉》《三国》已来经济之要,号《前代君臣事迹》,书于屏间。臣每览经、史、子、集,因取其语要,辄用进献,题之御屏,置之座右,日夕观省,则圣德日新矣。
《诗话》:邵康节过友人家,画卧见其枕屏风小儿,题诗其上,云:遂令高卧人,攲枕看儿戏。
《玉海》:景祐二年正月癸丑,置迩英延义二阁,写《尚书无逸篇》于屏。
治平三年六月壬子,英宗改清居殿曰钦明殿,召直龙图阁王广渊书《洪范》于屏。帝谓广渊曰:此屏置之左右,岂特无逸之戒也。
《东京梦华录》:驾幸临水殿,其大龙船中设御座龙水屏风。
《玉海》:建炎二年九月己亥,以御书通鉴第四册赐宰相黄潜善等,曰:朕近将孟子论治道处手写于绢屏,积久自多,他日回銮亦留屏于此。潜善曰:陛下写孟子王道政教之言在左右前后屏障,亦古人自警发之意。又曰:朕每日温习孟子五卷,爱其简明知要,故乐书之。汪伯彦曰:陛下留神此书,取其宜于今者,力行之,天下幸甚。二十二日癸卯,宣示亲书素屏。二十三日甲辰,潜善致词曰:臣等昨晚蒙遣中使宣示御书座右素屏,旅獒一篇,大有大畜二卦,与孟子七篇,凡十扇于书,取谨德昭度之规,于易取有贤畜贤之义。盖曰正心诚意,以齐家治国者;在德立政,造事以致君泽民者。在贤所摭孟轲当年之格言,皆切本朝今日之急务,屏帏之内圣贤满前,因知心术之接,在兹非以字画之好为贵。上曰:孟子自幼所习,至今成诵。在口不觉写出,如旅獒。因叶梦得进《读资治通鉴》及之,又欲写《无逸篇》,偶其字多,屏狭不能容,见别营度游意翰墨,朕意殊不倦。汪伯彦曰:陛下书圣贤垂范之言置诸座右以自警,此进德修业之效。
绍兴六年三月辛未,言者请命馆职编纂前古中兴君臣事迹有资治体者,分以篇目总为一书,写之御屏,置之便殿,万机之暇得以参验古今,鉴戒美恶。从之,后不克成。
绍兴间,左史楼照请命从臣举监司,上从之,已而谓辅臣曰:朕当书之屏风,以时揭贴。
《西湖志》:馀孙何帅,钱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词》赠之,既而此词流播,金主亮闻之,瞷然起投鞭渡江之想。命画工潜入临安,图西湖,揭软屏间貌己像,策马吴山之巅,题其上曰:万里车书盍会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玉海》:乾道元年七月癸丑,晚御选德殿,御坐后有金漆大屏兮,画诸道,各列监司郡守为两行,以黄签标识秩位姓名。上指示洪适等曰:朕新作此屏,其背是华夷图,甚便观览,卿等于都堂亦可依此。适奏曰:唐太宗尝列守令姓名于屏风,今日之举远过前代。《四朝闻见录》:宁皇命二小黄门常背二小屏,前导随其所至,即面之屏书,诫曰:少饮酒怕吐,少食生冷怕痛。
《癸辛杂识》:王橚字茂悦,除福建市舶。其归也,为螺钿卓面屏风十副,图贾相盛事十项,各系之以赞以献之贾。大喜,每燕客必设于堂,行将有要除而茂悦殂矣。度宗即位,南郊庆成鄂渚守城月峡断桥鹿矶,奏捷草坪决战,安南献象建献嘉禾川戏,嘉禾淮擒孛化以上十事,制作极精。
《元氏掖庭记》:大内有温室曰春熙堂,内设乌骨屏风。五华殿南设火齐屏风曰珠华,帝为英英起,采芳馆于琼华岛,内设六角雕羽之屏。
《西湖志》:馀高彦敬号房山,善山水,怪石喷浪滩头谷口,烘锁泼染作者鲜及。一日,与客游西湖,见素屏洁雅,乘兴画奇石古松。数日后,赵文敏公为补丛竹,后为户部杨侍郎所得,虞文靖公题诗其上云。
《妮古录》:高昌正臣博古好雅,其燕处之室凡可以供清玩者莫不毕具,石屏其一也。石方广仅尺,其文如董北苑僧巨然泼墨用笔,命曰江山晚思。柯九思记,书其背而刻之。此屏石色澄碧,今在雨花庵中。《女红馀志》:阳文张玳瑁屏风,黄金为屈膝,长七尺,广二丈,可以卷舒。
《大事纪要》:万历二年十二月,阁臣张居正进御屏一座,中三扇,绘天下疆域之图;左六扇,列文官职名;右六扇,列武官职名用浮帖,以便更换。上命张设于文华殿后。

屏障部杂录

《白虎通》:所以设屏,何以自障也。天子德大,故外屏;诸侯德小,所照见近,故内屏。
《盐铁论》:富者黼绣帷幄,涂屏错跗。《南史·王微传》:微兄远,字景舒,位光禄勋。时人谓远如屏风,屈曲从俗,能蔽风露。言能不乖物理也。
《酉阳杂俎》:士林间多呼殿榱桷,护雀网为罘罳,其浅误也如此。《礼记》曰:疏屏,天子之庙饰。郑注云:屏谓之树,今罘罳也。列之为云气虫兽,如今之关张揖。《广雅》曰:复思谓之屏。刘熙释名曰:罘罳在门外,罘复也。臣将入请事,此复重思。西汉文帝七年,未央宫东阙罘罳灾,罘罳在外,诸侯之象,后果七国举兵。又王莽性好时日小数,遣使坏渭陵延陵园门罘罳,曰:使民无复思汉也,《鱼豢魏略》曰:黄初三年,筑诸门阙外罘罳,予自筮仕已来,凡见搢绅数十人,皆谬言枭镜罘罳事。
《谈苑》:夏英公言杨文公文如锦绣屏风,但无骨耳。《石林燕语》:苏子容为吏部侍郎,谢幸省进官表云:三朝汉省已叨过辇之恩,六典周官愿谨书屏之戒。《倦游杂录》:凡视五色皆损目,惟黑色于目无损。李氏在江南之日,中书皆用皂罗屏风,所以养目也。王丞相介甫在政府,亦以皂罗糊屏障。
《容斋三笔》:唐宪宗元和二年,上以天下无事留意典坟。每览前代兴亡得失之事,皆三复其言,遂采《尚书》《春秋后传》《史记》《汉书》《三国志》《晏子春秋》《吴越春秋》《新序说苑》等书,君臣行事有可为龟鉴者,集成十四篇,自制其序,写于屏风,列之御座之右。书屏风六扇于中,宣示宰臣。李藩等皆进表称贺,白居易翰林制诏有批李夷简及百寮严绶等贺表,其略云:取而作鉴,书以为屏,与其散在图书,心存而景慕,不若列之绘素。目睹而躬行,庶将为后事之师,不独观古人之象。又云:森然在目,如见其人,论列是非,既庶几为坐隅之戒,发挥献纳,亦足以开臣下之心。居易代言可为详尽。又以见唐世人主作一事,而中外至于表贺,又答诏勤渠如此,亦几于丛脞矣。宪宗此书有《辨邪正》《去奢泰》两篇,而末年用皇甫镈而去。裴度荒于游宴,死于宦侍之手,屏风本意果安在哉?
《鼠璞》:今人用御屏,隔坐之事,以吴尚书令纪亮与子中书令骘朝会,以御屏隔坐,然隔坐不始于亮。后汉郑弘为太尉,举第五伦为司空,班次在下,每朝见弘,曲躬自卑,上遂听置云母屏,分隔其坐,由此为故事。是隔坐发,端于门生座主也。
《元亭涉笔》:清防屏风也,见颜延年诗。
枕谭段成式云:士林多称雀网为罘罳,其误如此。按《汉书》:罘罳屏也,复也。臣朝君至屏,思所奏之事于下。又按刘熙《释名》曰:罘罳在外门,罘复也。臣将入请事于此,复重思也,今之照墙也。
《日知录》:罘罳字虽从网,其实屏也。《汉书·文帝纪》:七年六月癸酉,未央宫东阙罘罳灾。师古曰:罘罳,谓连阙曲阁也,以覆重刻垣墉之处,其形罘罳然,一曰屏也。《崔豹古今注》曰:罘罳,屏之遗象也。臣朝君行至门内屏外,复应思,惟罘罳复思也。汉西京罘罳合板为之,亦筑土为之,每门阙殿舍前皆有焉,于今郡国厅前亦树之。《考工记》:匠人宫隅之制七雉,城隅之制九雉。注:宫隅城隅谓角浮思也。《广雅》:罘罳谓之屏。《越绝书》:巫门外罘罳者,春申君去吴,假君所思处也。鱼豢《魏略》:黄初三年,筑诸门阙外,罘罳参考诸书,当从屏说。又《五行志》:刘向以为东阙,所以朝诸侯之门也。罘罳在其外,诸侯之象也。则其为屏明甚,而或在门内,或在门外,则制各不同耳。盐铁论祠堂屏阁垣阙罘罳。《董贤传》:外为徼道,周垣数里,门阙罘罳甚盛。《王莽传》:遣使坏渭陵、延陵园门罘罳,曰:毋使民复思也。《后汉书·灵帝纪》:中平四年二月己亥,南宫内殿罘罳自坏。《酉阳杂俎》曰:今人多呼殿榱桷护雀网,为罘罳误也。《礼记·明堂位》:疏屏,天子之庙饰也。注云:屏谓之树,今桴思也。刻之为云气虫兽,如今阙上为之矣。亦引《广雅》及刘熙《释名》为證,作书者段成式,盖唐时有呼护雀网为罘罳之目,故史言甘露之变,宦者扶上升舆决殿,后罘罳疾趋北出。而温庭筠亦有罘罳昼捲阊阖夜开之句矣。
罘罳字有作桴思者。《礼记明堂位注》有作浮思者。《考工记注》并见上有作罘罳者。《博雅》罘罳谓之屏,有作复思者。《水经注》:象魏之上加复思以易观。又云:谯城南有曹嵩冢,冢北有庙堂,榱栌及柱皆雕镂云,矩上复思已碎,有作覆思者。宋玉《大言赋》:大笑至兮摧覆思,言一笑而垣屏为之倾倒也。若摧护雀网,亦不足大也。
《陈氏礼书》曰:古者门皆有屏,天子设之于外,诸侯设之于内。礼台门而旅树,旅道也当道而设屏,此外门之屏也。治朝在路门之外,天子当宁而立,宁在门屏之间,此路门之屏也。《国语》曰:王背屏而立,夫人向屏,此寝门内之屏也。《鲁庙疏屏》:天子之庙饰此,庙门之屏也。月令天子田猎,整设于屏外,此田防之屏也。《晋天文志》:屏四星在端门之内,近右执法,然则先王设屏,非苟然也。

屏障部外编

《洞冥记》:武帝末年弥好仙术,与东方朔狎䁥,朔曰:臣小时掘井,陷落地下数十年,无所托寄,有人引臣至此草之处,其国人皆织珠玉为业,邀臣入云煓之幕,设元珉雕枕。又荐蛟毫白褥,又有水藻之屏,臣举手拭之,恐水流湿其席,乃其光也。
《异苑》:陈郡颜延之爱姬死,延之爱惜甚。以冬日临哭,忽见妾排屏风以压延之,延之惧坠地,因病卒。《酉阳杂俎》:唐元和初有士人醉卧厅中,及醒,见古屏上妇人悉于床前踏歌,歌曰:长安女儿踏春阳,无处春阳不断肠。舞袖弓腰浑忘却,蛾眉空带九秋霜。因作弓腰,反首髻及地,腰势如规,士人惊惧,因叱之,忽然上屏。
《松窗杂记》:唐进士赵颜于画工处得一软障,图一妇人甚丽,颜曰:世无其人,如可令生,余愿纳为妻。画工曰:余神画也,此亦有名曰真真,呼其名百日必应。颜如其言,遂呼之活。终岁生一儿,友人曰:此妖也,必为君患,余有神剑可斩之。其夕,遗颜剑,剑才及颜室,真真曰:妾南岳仙也,君今疑妾,妾不可住。言讫,携其子即上软障。睹其障,唯添一孩子,仍是旧画焉。
《太真外传》:上谓贵妃曰:忆有一屏风合在,待访得以赐尔。屏风乃虹霓为名,雕刻前代美人之形,可长三寸许,其间服玩之器衣服皆用众宝杂厕而成,水精为地,外以玳瑁水犀为押,络以珍珠瑟瑟,间缀精妙,殆非人力所制,此乃隋文帝所造,赐义成公主,随在北塞。贞观初,与萧后同归中国,上因而赐焉。妃归家遂持去,安于高楼上。未及将归,国忠日午偃息楼上,至床睹屏风在焉,才就枕,而屏风诸女悉皆下床前,各通其号,曰:裂缯人也,定陶人也,穹庐人也,当垆人也,亡吴人也,步莲人也,桃源人也,斑竹人也,奉五官人也,温肌人也,曹氏投波人也,吴宫无双返香人也,拾翠人也,窃香人也,金屋人也,解佩人也,为云人也,董双成也,为烟人也,画眉人也,吹箫人也,笑躄人也,垓中人也,许飞琼也,赵飞燕也,金谷人也,小鬓人也,光发人也,薛夜来也,结绮人也,临春阁人也,扶风女也。国忠虽开目,历历见之,而身体不能动,口不能发声,诸女各以物列坐,俄有纤腰妓人近十馀辈,曰楚章华踏谣娘也,乃连臂而歌之曰:三朵芙蓉是我流,大杨造得小杨收。复有二三妓,又曰:楚宫弓腰也,何不见《楚辞别序》云:绰约花态弓身玉肌,俄而递为本艺,将呈讫,一一复归屏上。国忠方醒,惶惧甚遽,走下楼,急令封锁之。贵妃知之,亦不欲见焉。禄山乱后,其物犹存在宰相元载家,自后不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