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帷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三十二卷目录

 帷帐部汇考
  《书经》〈周书顾命〉
  《周礼》〈天官〉
  《释名》〈释床帐〉
  《说文》〈帷幕〉
  《广雅》〈释床帐〉
  《唐六典》〈五等帐〉
  《世说》〈百子帐〉
  《遵生八笺》〈无漏帐 纸帐 梅花纸帐〉
  《海录碎事》〈流苏帐〉
 帷帐部艺文一
  《黄州李樵卧帐颂》      宋苏轼
 帷帐部艺文二〈诗〉
  《咏幔》           齐王融
  《咏帐》           梁沈约
  《七夕宴宣猷堂咏帐》     陈后主
  《帷》            唐李峤
  《咏纸帐歌和全初上人韵并简刘光朝时朝纳宠故戏之耳》        元陈泰
  《咏纸帐》          谢宗可
  《鹤年弟尽弃纨绮故习清心学道特遗楮帐资其澹泊之好仍侑以诗》    吉雅谟
  《演法师惠纸帐》        张昱
  《咏亭幔》          刘秉忠
  《赋永上人纸帐》       明高启
 帷帐部选句
 帷帐部纪事
 帷帐部杂录
 帷帐部外编

考工典第二百三十二卷

帷帐部汇考

《书经》

《周书·顾命》

出缀衣于庭。
〈蔡注〉缀衣幄帐也,群臣既退,彻出幄帐于庭。《丧大记》云:疾病君彻,悬东首于北牖下是也。〈大全〉王氏曰:缀衣,其衣连缀帷幄之属。在旁曰帷,在上曰幕,四合象宫室曰幄,幄上承尘曰帟。

《周礼》《天官》

幕人下士一人,府二人,史二人,徒四十人。
〈订义〉郑康成曰:幕帷覆上者

掌帷幕,幄,帟,绶,之事。
贾氏曰:帷在傍,施之象土壁也;幕则帷上张之,像舍屋也。 郑康成曰:皆以布为之,四合象宫室曰幄,王所居之帐皆以缯为之,凡四物者皆以绶连系焉。 贾氏曰:幄则帷幕之内设之帟者,在幄之内承尘绶绦也。

凡朝觐会同,军旅,田役,祭祀,共其帷,幕,幄,帟,绶。
史氏曰:授于掌舍而以时陈设之。

大丧,共帷幕,帟绶。
郑康成曰:为宾客饰为帷,以帷堂或与幕张之于庭,帟在柩上。

三公及卿大夫之丧,共其帟。
郑康成曰:惟士无帟,王有惠则赐之。《檀弓》曰:君于士有赐帟。

掌次下士四人,府四人,史二人,徒八十人,掌王次之法,以待张事,王大旅上帝,则张毡案,设皇邸。
郑康成曰:张毡案以毡为床于幄中。郑司农曰:皇羽覆上邸后版也。 郑锷曰:张毡为案,设皇于邸。毡之为物,无经无纬,则不尚乎文;非织非纴,则无事于功。皇之为物,五色俱备则其体有文;中律吕音则其声有度。案者王所托,用毡以张之,见其内之所凭依者皆本。纯质以为体邸用,皇羽以覆之,见其外之所表见者,又用文彩以为仪。内质而外文格,上帝之道莫过乎是。

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帟重案,合诸侯,亦如之。
刘执中曰:朝日于东郊,迎四时之气则祀其帝于郊,王不宿于外,故张大次以候止,息小次以候行礼。 郑康成曰:次谓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处。《祭义》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虽有强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与诸臣代有事焉。合诸侯于坛王,亦以时休息。 贾氏曰:重帟谓于幄
中设承尘。案则床也,谓床上设重席,案司几筵缫席次席三重,此亦当有三重,与重帟不同。幄在幕中,既有幄,明有帷幕可知,不言毡及皇邸亦有可知。

师田,则张幕,设重帟重案。
贾氏曰:师田谓出师、征伐及田猎。

诸侯朝觐会同,则张大次小次。
郑康成曰:大次亦初往所止,居小次即宫待事之处。

师田,则张幕设案。
郑康成曰:此掌次张之诸侯,从王而师田者。

孤卿有邦事,则张幕设案。
史氏曰:三孤六卿,以公事出境,亦张幕设案所以尊王命。

凡丧,王则张帟三重,诸侯再重,孤卿大夫不重。
郑康成曰:张帟柩上承尘。

凡祭祀,张其旅幕,张尸次。
郑康成曰:旅众也,公卿以下即位所祭祀之门外,以待事为之张大幕。 郑司农曰:尸次祭祀之尸,所居更衣帐。

射,则张耦次。
郑康成曰:耦俱升射者次在洗东。 易氏曰:天子不能独射也,有射必有耦,有耦必有次。

掌凡邦之张事。
史氏曰:先王设掌次之官,其意若曰帷幕幄帟所,用非一处,用罢则彻之,而复用其为费亦小矣。后世离宫别馆竭万家生养之资为一日巡幸之备,呜呼,无惑乎生民息肩之无日也!

《释名》《释床帐》

帷,围也,所以自障围也。
幕,幕络也,在表之称也。
小幕曰帟,张在人上,帟帟然也。
幔,漫也,漫漫相连缀之言也。
帐,张也,张施于床上也。小帐曰斗,形如覆斗也。幢,容也,施之车盖,童童然以隐蔽形容也。
床前帷曰帖,言帖帖而垂也。
幄,屋也,以帛衣板施之,形如屋也。
承尘施于上,承尘土也,抟辟以席抟著壁也。

《说文》《帷幕》

在旁曰帷,在上曰幕,覆食亦曰幕。幄,大帐也,幔幕也。帱,单帐也。

《广雅》《释床帐》

幕,帐也;幔,掩也。

《唐六典》《五等帐》

凡大驾行幸,豫设三部帐幕,有古帐、大帐、次帐、小次帐、小帐凡五等。古帐八十连,大帐六十连,次帐四十连,小次帐三十连,小帐二十连,凡五等之帐各三,是为三部。其外置排城以为蔽捍焉。

《世说》《百子帐》

棬柳为圈以相连锁,百张百合,圈多故以百子名之。唐人婚礼多用百子帐,特贵其名与婚礼宜,而其制度则非有子孙众多之义。

《遵生八笺》《无漏帐》

帐制幔天罩床,此通式也,孰知夏月蚊蚋缘下而上?虽闭如无,余所制帐有底罩帐之,下如缀顶式,以粗布为之,纫其三面,前馀半幅下垂张于床内,上下四方无隙可漏,何物得侵?夏月以青纻为之,吴中撬纱甚妙;冬月以白厚布或厚绢为之,上写蝴蝶飞舞种种意态,俨存蝶梦馀趣;或用纸帐作梅花,似更清雅。

《纸帐》

用藤皮茧纸缠于木上,以索缠紧勒作皱纹,不用糊以线拆缝之。顶不用纸以稀布为顶,取其透气。或画以梅花,或画以蝴蝶,自是分外清致。

《梅花纸帐》

即榻床外立四柱,各柱挂以铜瓶,插梅数枝。后设木板约二尺,自地及顶,欲靠以清坐。左右设横木,可以挂衣角。安斑竹书贮一,藏画三四挂,白麈拂一,上作一顶,用白楮作帐罩之。前安踏床,左设小香几置香鼎,燃紫藤香。榻用布衾菊枕蒲褥乃相称,道人还了鸳鸯债纸帐梅花醉梦间之意。古云千朝服药不如一夜独宿,倘未能了,雨云业能不愧,此铁石心,当亟移去寒枝,毋令冷眼偷笑。

《海录碎事》《流苏帐》

流苏帐乃盘结绘绣之毬五色错为之,同心而下垂者也。

帷帐部艺文一

《黄州李樵卧帐颂》宋·苏轼

问李岩老,何必居此,爱护铁牛,障栏佛子。

帷帐部艺文二〈诗〉

《咏幔》齐·王融

幸得与珠缀,羃䍥君之楹。月映不辞卷,风来辄自轻。每聚金炉气,时驻玉琴声。但愿置樽酒,兰缸当夜明。

《咏帐》梁·沈约

甲帐垂和璧,螭云张桂宫,隋珠既吐曜,翠被复含风。

《七夕宴宣猷堂咏帐》陈后主

锦作明玳床,黼垂光粉壁,带日芙蓉照,因吹芳芬折。

《帷》唐·李峤

久闭先生户,高褰太守车。罗将翡翠合,锦逐凤凰舒。明月弹琴夜,清风入幌初。方知决胜策,黄石受兵书。

《咏纸帐歌和全初上人韵并简刘光朝时朝纳宠故戏之耳》元·陈泰

道人于世百不闻,岁晚鹤骨谁相温。禅床茧光薄如雾,宜月宜霜复宜露。梦回蕲竹生轻寒,五月幻得梅花看。初疑翠幕轻无力,一片凝秋剡中色。道人巧手天机深,两杵独伴阶蛩吟。卷舒似听槁叶音,珍重莫遣烟煤侵。百年富贵谁能免,锦幄彤庐语恩怨。可怜老楮岁寒心,用舍在吾难自荐。君不见燕山穹庐毡百幅,狎坐围春醉红玉。道人不学制戎衣,空煮南山卧茅屋。安知幕天席地一希夷,长共青山白云宿。

《咏纸帐》谢宗可

清悬四壁剡溪霜,高卧梅花月半床。茧瓮有天春不老,瑶台无夜雪生香。觉来虚白神光发,睡去清閒好梦长。一枕总无尘土气,何妨留我白云乡。
《鹤年弟尽弃纨绮故习清心道学特遗楮帐资其澹泊之好仍侑以诗》吉雅谟
谁捣霜藤万杵匀,制成鹤帐隔尘氛,香生芦絮秋将老,梦熟梅花夜未分。枕上不迷巫峡雨,床头常对剡溪云。竹炉松火茶烟煖,一段清真尽属君。

《演法师惠纸帐》张昱

银灯夜照白纷纷,四面光摇白縠文。隔枕不闻巫峡雨,绕床唯走剡溪云。风和柳絮何因到,月与梅花竟莫分。塞北江南风景别,却思毡帐旧从军。

《咏亭幔》刘秉忠

草色如波照碧空,新开一朵玉芙蓉。雄风吹断襄王梦,高捲巫山十二峰。

《赋永上人纸帐》明·高启

剡藤裁素帱,坐使诸尘隔。冬室自生温,寒窗屡更白。不随直省被,长覆栖禅篑。思曾雪夜时,宿伴山中客。

帷帐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美人赋》:芳香芬烈黼帐高张。〈又〉《长门赋》:飘风回而赴闺兮,举帷幄之襜襜。〈又〉张罗绮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又〉《子虚赋》:张翡帷连羽盖
。魏刘桢《晋都赋》:缇幄弥津,丹帷覆舟。
晋左思《吴都赋》:蔼蔼翠幄,袅袅素女。
张协《洛神赋》:朱幔虹舒,翠幕蜺连。
潘岳《西征赋》:从逸游于角觗,络甲乙以珠翠。〈又〉《籍田赋》:青坛蔚其岳立,翠幕黯以云布。〈又〉《寡妇赋》:代罗帱以素帷。〈又〉入空室兮望灵座,帷飘飘兮灯荧荧。宋谢惠连《雪赋》:携佳人兮披重幄。
南齐孔稚圭《北山移文》:蕙帐空兮夜鹤怨,山人去兮晓猿惊。
梁江淹《别赋》:春宫閟此青苔色,秋帐含兹明月光。《女红馀志崇兰馆序》云:绮幔高褰结金索,皆神麦之穗;珠帘不捲悬银钩,尽仙蒜之条。
古诗: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又〉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帷。汉李陵诗:微风动单帱。
魏曹植诗:还行秋殿入侍君王,椒房丹帷楚组连纲。〈又〉蕙帱兮荃床。
唐李商隐诗:密帐真珠络,温帏翡翠妆。

帷帐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成周之会墠上,张赤帟阴羽。〈注〉王城既成,大会诸侯及四夷也。阴鹤也,以羽饰帐也,除地曰墠,帟帐也。
外台之四隅张赤帟,为诸侯欲息者皆息焉,命之曰爻闾。
《拾遗记》:周穆王时,摩连国献鸾章锦幔,其锦文如鸾翔。
《左传》:庄公二十八年,楚人伐郑。诸侯救郑,楚师夜遁,郑人将奔桐丘,谍告曰:楚幕有乌,乃止。
宣公十七年,春,晋侯使却克徵会于齐,齐顷公帷妇人使观之,却子登,妇人笑于房,献子怒,出而誓曰:所不此报,无能涉河。
成公十六年,晋楚遇于鄢陵,楚子登巢车以望晋军,子重使太宰伯州犁侍于王后,王曰:骋而左右,何也。曰:名军吏也。皆聚于中军矣。曰:合谋也。张幕矣。曰:虔卜于先君也。彻幕矣。曰:将发命也。
襄公二十五年,崔杼弑其君光。闾丘婴以帷縳其妻而载之,与申鲜虞乘而出,鲜虞推而下之曰:君昏不能匡,危不能救,死不能死,而知昵其眤,其谁纳之。昭公十一年,泉丘人有女,梦以其帷幕孟氏之庙,遂奔僖子,其僚从之。
昭公十三年,晋侯合诸侯于平丘,子产,子太叔,相郑伯以会,子产以幄幕九张行,子太叔以四十,既而悔之,每舍损焉。及会亦如之。
昭公十三年,晋合诸侯于平丘,公不与盟,晋人执季孙意如,以幕蒙之。
昭公二十年,丙辰,卫侯在平寿,公孟有事于盖获之门外,齐子氏帷于门外,而伏甲焉。
昭公二十九年,卫侯来献其乘马。曰启服,堑而死,公将为之椟,子家子曰:从者病矣。请以食之,乃以帏裹之。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反卫,主蘧伯玉家。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濑乡记》注:老君碧复帐,孔子青复帐。
《韩子》:师旷鼓琴。一奏之,而大风至,裂帷幕,坐者散走。《吕氏春秋》:伍子胥将欲见吴王而不得。客有言之于王子光者,王子光见而恶其貌。客以告子胥曰:此易改也。愿令王子光居于堂上,重帷而见之。王子光许之。子胥说之半,王子光举帷,抟其手而与之坐。《左传》:哀公八年,吴为邾,伐鲁。吴师舍于庚宗,遂次于泗上,微虎欲宵攻王舍,私属徒七百人,三踊于幕庭。哀公十七年,春,卫侯为虎幄于藉圃。
《淮南子》:楚将子发求伎道之士。楚有善为偷者,愿以伎自效子发礼之。后齐伐楚,偷乃夜解齐将之帱献之。子发因复还之。齐将惧而退。
《史记·滑稽传》:西门豹为邺令。问民疾苦。长老曰:邺三老、廷掾常为河伯娶妇,河上,张绛帷,女居其中,如嫁女之法。
《拾遗记》:燕昭王即位二年,广延国来献善舞者二人,王处以单绡华幄。
《三辅旧事燕太子丹》云:秦始皇置高渐离于帐中击筑。
秦时奢泰渭水贯都以象天河,横桥南度以象牵牛。后宫列女万有馀人,妇人之气上冲于天,缣帐绮帷木衣绨绣土被朱紫。
《史记·文帝本纪》:帝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风俗通》:孝文帝在位,躬自节俭,集上书囊以为前殿帷。
《汉书·董仲舒传》:仲舒,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授业,或莫见其面。
《神仙传》:淮南王见八公至,足不及履迎之,登思仙之台,张罗绮之帷。
《事原》:汉武帝以琉璃珠、夜光珠杂天下珍宝为甲帐,其次为乙帐,甲者居神,乙者自居。
《西京杂记》:武帝为七宝床,杂宝案厕宝屏风列宝帐设于桂宫,时人谓之四宝宫。
《汉书·东方朔传》:武帝寝灵光殿,召朔于绨纨幕下,问朔以祥瑞。《拾遗记》:汉武帝嬖李夫人,死后常思见之。以语李少君,少君曰:暗海有潜英之石,得此石,命工人依图刻作夫人形,置于轻纱幕里,宛若生时。帝大悦。
《汉武李夫人传》:夫人卒。上思念夫人不已,方士齐人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张灯烛,设帷帐,陈酒肉,而令上居他帐,遥望见好女如李夫人之貌,还帷坐而步。又不得就视上愈益相思悲感寺,为作诗。
《拾遗记》:董偃常卧延清之室,以画石为床,上设紫琉璃帐。
《汉书·汲黯传》:上尝坐武帐,黯前奏事,上不冠,见黯,避帐中,使人可其奏。
《卫青传》:青征匈奴,大剋,武帝就拜大将军于幕下府中,因号幕府。
《史记·田叔传》:叔子仁,故与任安相善。任安,荥阳人也。出为三百石长,坐上行出游共帐不办,斥免。
《西京杂记》:成帝设云帐、云幄、云幕于甘泉紫殿,世谓三云殿。
《拾遗记》:汉成帝好微行,于太液池傍起宵游宫,以漆为柱,铺黑绨之幕,器服乘舆皆尚黑色。
《飞燕外传》:帝为后别开远条馆,赐紫茸云气帐。真腊国献万年蛤,后以蛤妆玉贮金霞帐中,帐中常若满月。
《婕妤奏书》:于后上二十六物,后报以云锦五色帐。《洞冥记》:帝所幸宫人名丽娟,年十四,玉肤柔软,帝置丽娟于明离之帐,恐尘垢污其体也。
《汉官仪》:祭天紫坛有绀幄帐。
《汉书·王莽传》:未央宫置酒,内者令为傅太后张幄,坐于太皇太后坐傍。王莽案行,责内者令曰:定陶太后藩妾,何得与至尊并。撤去,更设座。傅太后闻之,大怒,不肯会。
《后汉书·更始传》:更始纳赵萌女为夫人,遂委政于萌,日夜与妇人饮宴后庭。群臣欲言事,辄醉不能见,时不得已,乃令侍中坐帷内与语。诸将识非更始声,出皆怨曰:成败未可知,遽自纵放若此。
《宣秉传》:秉性节约,蔬食瓦器。帝尝幸其府舍,叹曰:楚国二龚,不如云阳宣巨公。即赐布帛帷帐什物。《郭贺传》:贺,拜荆州刺史。到官,有殊政。百姓便之。显宗巡狩到南阳,特见嗟叹,赐以三公之服,黼黻冕旒。敕行部去襜帷,使百姓见其容服,以彰有德。
《贾琮传》:琮为冀州刺史。旧典,传车骖驾,垂赤帷裳,迎于州界。及琮之部,升车言曰:刺史当远视广听,纠察美恶,何有反垂帷裳以自掩塞乎。乃命御者褰之。百城闻风,自然竦震。《班超传》:超子雄,雄子始,尚阴城公主。公主顺帝之姑,贵骄淫乱,与所嬖居帷中,而始入,使伏床下。
《张奂传》:奂字然明,迁使匈奴中郎将。时休屠各及朔方乌丸并同反,烧度辽将军门,烟火相望。兵众大恐,各欲亡去。奂安坐帷中,与弟子讲诵自若,军士稍安。《东观汉记》:岑彭与吴汉围隗嚣,以缣幔盛土,为堤壅水灌城。
冯鲂永平中,上行幸诸国,敕鲂车驾发后将缇骑宿元武门复道上,诏:南宫复道多恶风寒老人居之且病痱苦内者多取帷帐东西竟塞诸窗望令致密。明德皇后马氏既处椒房,大官上饭重加幕,覆辄撤去。
《后汉书·桓荣传》:荣常寝病,太子朝夕遣中傅问病,赐以帷帐、奴婢,谓曰:如有不讳,无愁家室也。后病愈,复入侍讲。
《马融别传》:融为儒,教养诸生,常有千数。善鼓琴,好吹笛,达生任性,不拘儒者之节。居宇器服,多存侈饰。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弟子次相传,授鲜有入其室者。
《黄宪外史》:秦王与徵君饮,观雪于庭。有姬卧貂帷赋白雪之歌,起而觅瑟不得,倚帷而咏之,声绕殿阁,积雪倒飞。
《拾遗记》:汉安帝好微行于郊坰,或露宿起帷宫,皆用锦罽文绣。
《后汉书·雷义传》:义字仲公,豫章鄱阳人也。初为郡功曹,尝擢举善人,不伐其功。义尝济人死罪,罪者后以金二斤谢之,义不受,金主伺义不在,默投金于承尘上。后葺理屋宇,乃得金,金主已死,无得复还,义乃以付县曹。
谢承《后汉书》:黄昌因夏多蚊而贫无帱,佣债为作帱。《风俗通》:汉灵帝好居武帐,京师皆竞为之。后董卓拥羌兵掠宫掖。
《抱朴子》:蔡伯喈到江东,得《论衡》。中国诸儒觉其谈论更远,疑得异书,求其帐中隐处果得之。
《袁宏汉记》:献帝出长安,李傕来追,董承惧射之,以被为帐幔。
《英雄记》:吕布将辞袁绍还洛,绍欲杀之。明日当发,绍遣甲士三十人辞以送布,布使止于帐侧,伪使人于帐中鼓筝。绍兵卧,布无何出帐去而兵不觉,夜半兵起乱斫布床被,谓为已死。明旦绍讯问,知布尚在。《拾遗记》:先主甘后沛人也,生于贱微。里中相者云此女后贵位极宫掖。及后长而体貌特异,至十八,玉质柔肌,态媚容冶。先主召入绡帐中,于户外望者如月下聚雪。
《三国魏志》:太祖俭约,帷帐坏即补纳。
《典韦传》:韦拜都尉,引置左右,将亲兵数百人,常绕大帐。昼立侍终日,夜宿帐左右。
《傅子》:魏太祖武皇帝悯嫁娶之奢僭,公主适人,皆以皂帐,从婢不过十人。
《魏武遗令》:吾伎女皆著铜雀台上,施六尺床练帐,月朝十五辄向帐作乐。
《魏武内诫》:令后宫止设青布帐,公主常谓太祖曰:大人自可施帐,当令君臣上下悉共见之。
《拾遗记》:吴主赵夫人,丞相达之妹,巧妙无双。权居昭阳宫,倦暑乃褰紫绡之帷,夫人曰:此不足贵也。权使夫人指其意思焉,答曰:妾欲穷虑尽思,能使下绡帷而清风自入,视外无有蔽碍,列侍者飘然自凉,若驭风而行也。权称善,夫人乃扸发以神胶续之,神胶出郁夷国,接弓弩之断弦,百断百续也,乃织为罗縠,累月而成,裁为幔。内外视之,飘飘如烟,气轻动而房内自凉。时权常在军旅,每以此幔自随,以为征幕。舒之则广纵一丈,卷之则可内于枕中,时人谓之丝绝。《江表传》:孙权在武昌,欲还建业,乃于堂中,张幔会僚议之。
《三国吴志》:黄初二年,立孙登为太子,选置师傅,于是诸葛恪、张休、顾谭、陈表等以选入,侍讲诗书。登待接僚属,略用布衣礼,与恪、休、谭等或同舆而载,或共帐而寝。
《蒋钦传》:钦,拜津右护军,典领辞讼。权尝入其堂内,母疏帐缥被,妻妾布裙。权叹其在贵守约,即敕御府为母作锦被,改易帷帐,妻妾衣服悉皆锦绣。
《诸葛恪传》:孙峻,搆恪欲为变,与亮谋,置酒请恪。伏兵于帷中。
《外国传》:斯调王作白珠交结帐金床,上天竺佛精舍,天竺王见珠圆,好意欲留,臣下谏乃止。
《三国魏志·曹爽传注·魏末传》:司马宣王语弟孚曰:陛下在外,不可露宿。促送帐幔诣行在所。
司马景王奏太后废齐王芳曰:帝于凌云台曲室中施帷,见九亲妇女。
《魏略》:大秦国出金织成五色帐,又以明月夜光珠为帐。
《晋书·何曾传》:曾性奢豪,务在华侈。帷帐车服,穷极绮丽。
《王祥传》:祥字休徵,琅邪临沂人。性至孝。父母有疾,衣不解带。母常思黄雀炙,有黄雀数十飞入其幕,因以供母。乡里惊叹,以为孝感所致。
《谢尚传》:尚出为建武将军,督江夏义阳随三郡军事,为政清简,始到官,郡府以布四十匹为尚造乌布帐。尚坏之,以为军士襦裤。
《张方传》:方劫帝移都。军人便乱入宫閤,争割流苏武帐而为马帴。
《郗超传》:超字嘉宾。桓温辟为征西大将军掾。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论事,温令超帐中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陆机传》:机梦黑幔绕车,手决不开,天明遇害。
《世说》:谢公夫人帷诸妓,使在前作乐,使太傅暂见,便下帷。太傅索更开,夫人云:恐伤盛德。
《语林》:刘寔诣石崇,如厕见有绛文帐茵褥甚丽,乃更如他厕。
《邺中记》:石虎作沉苏帐,顶安金莲花,花中县金薄,织成綩囊,裹受三升以盛香注帐之四面,上十二香囊,采色亦同。
《石虎》:冬月施熟锦流苏斗帐,四角安纯金龙头,衔五色流苏。或用黄地博山文锦,或有紫绨及大小明光文锦。
《石虎》:冬月为复帐,四角安纯金银凿镂香炉。
石虎太武殿西有昆华殿阁,上辄开大窗,皆施以绛纱幌。
《石虎》:御床辟方三丈,冬月施熟锦流苏斗帐,四角安纯金龙头,衔五色流苏。或用青绨光锦,或用绯绨登高文锦,或用紫绨大小锦丝,以房子锦百二十斤白缣里名为里。复帐四角安纯金银凿金香炉,以石黑烧集和名香,帐顶上安金莲花,中悬金薄,织成綩囊春秋施锦帐,表以五色丝为夹帐。夏用纱罗或綦文单罗,或紫縠文为单帐。
《秦记苻坚》:以太常韦逞母宋氏得其父业,受周官音义,乃就家立讲堂。书生百馀人,隔纱幔而授业焉。《晋中兴书纪》:瞻劝中宗即位,帝不许,使殿中将军韩绩撤去御座帷帐,瞻叱绩曰:帝座上应星宿,敢自动者斩?帝为之改容。
《晋书·元帝本纪》:有司尝奏太极殿广室施绛帐,帝曰:汉文集上书皂囊为帷。遂令冬施青布,夏施青丝帷帐。
《世说》:卞范之为丹阳尹。羊孚于南州暂还,往卞许,云:下官疾动,不堪坐。卞便开帐拂褥,羊径上卞大床,入被就枕。卞回坐倾睐,移辰达暮。羊去,卞执手曰:我以第一流期卿,卿莫负我。
许侍中、顾司空俱作王丞相从事,夜饮极欢,丞相使二人眠己帐中。顾至晓,不得熟寐。许上床便大鼾睡。丞相语诸客曰:此中亦是难眠处耳。
《晋书·穆帝本纪》:穆帝立,年始二岁,皇太后褚氏设白纱帷于太极殿,抱帝临轩。
《俗说》:桓元在南州妾当产,畏风,应须帐,桓曰:不须作帐,可以夫人。故帐与之。
《晋书·桓元传》:元既僭位。小会于西堂,设妓乐,殿上施绛绫帐,镂黄金为颜,四角作金龙,头衔五色羽葆流苏,群臣窃相谓曰:此颇似轜车,亦王莽舞盖之流也。《东宫旧事》:皇太子纳妃,有绿石绮绢里床幨二,有青布碧里梁下帏各一,绀绢青布窗户帏各一,有熟绛绫帐绛绢幄。
《诚斋杂记》:宋武帝节俭,张妃房惟碧绢蚊帱。
《琅嬛记》:谢灵运有帐曰辟尘。
《梁书·傅昭传》:袁粲,每经昭户,叹曰:经其户,寂若无人,披其帷,其人斯在,岂非名贤。
《南史·柳惔传》:惔,甚重其妇,颇成畏惮。性爱音乐,女妓精丽,略不敢视。仆射张稷与惔狎密,而为惔妻赏敬。稷每诣惔,必先相问夫人。惔每欲见妓,恒因稷请奏。其妻隔幔坐,妓然后出。惔因得留目。
《齐书·高祖本纪》:高祖俭素,内殿施黄纱帐。
《南史·毛修之传》:修之孙惠素,仕齐为少府卿。性至孝,母服除后,更修母所住处床帐屏帏,每月朝十五向帷悲泣,傍人为之感伤,终身如此。
《孝义传》:河南辛普明。侨居会稽,自少与兄同处一帐,兄亡,以帐施灵座。夏月,多蚊,普明不以露寝见色。齐春秋东昏侯在位殿中帷帐及步鄣皆衿
《梁书·曹景宗传》:景宗拜侍中、领军将军。性躁动,出行常欲褰车帷幔,左右辄谏以位望隆重,人所具瞻,不宜然。景宗谓所亲曰:我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年少辈数十骑,逐獐,数肋射之,此乐使人忘死,不知老之将至。今来扬州作贵人,动转不得,路行开车幔,小人辄言不可。闭置车中,如三日新妇。遭此邑邑,使人无气。
《孙谦传》:谦自少及老,历二县五郡,所在廉洁。居身俭素,床施蘧蒢屏风,冬则布被莞席,夏日无帱帐,而夜卧未尝有蚊蚋,人多异焉。
《魏书·任城王云传》:云孙顺,九岁师事乐安陈丰。十六,通《杜氏春秋》,恒集门生,讨论同异。于时四方无事,豪贵子弟,率以朋游为乐,而顺下帷读书,笃志爱古。淡于荣利。
《酉阳杂俎》:北朝五月进五时图、五时花,施帐之上。《隋书·宇文恺传》:帝北巡,欲誇兵威,令恺为大帐,其下坐数千人。帝大悦,赐物千段。
《宇文述传》:云定兴者,附会于述。初,定兴女为皇太子勇昭训,及勇废,除名配少府。定兴先得昭训明珠络帐,私赂于述,自是数共交游。
《贺若弼传》:大业三年,从驾北巡,至榆林。帝时为大帐,其下可坐数千人,召突厥启民可汗飨之。弼以为太侈,与高颎,宇文㢸等私议得失,为人所奏,竟坐诛。《大业拾遗记》:帝建迷楼,择下俚稚女居之。楼上张四宝帐,帐各异名:一名散春愁,二名醉忘归,三名夜酣香,四名延秋月。妆奁寝衣帐各异制。
《大唐新语》:高宗乾封初,封禅岱宗。行初献之礼毕,执事者趋下,而宫官执帷。天后率六宫升坛行礼,帷席皆以锦绣为之,识者咸非焉。
《唐书·武后传》:武后临轩常御紫宸殿,设惨紫帐。《五行志》:武后时,嬖臣张易之为母臧作七宝帐,有鱼龙鸾凤之形。
《知命录》:李峤拜相,帝幸宅,见卧青絁帐,赐御用绣罗帐。峤卧不安席,明日奏少时相者谓不当华,欲用旧也。
《唐书·杜暹传》:暹,以监察御史覆屯碛西。会安西副都护郭虔瓘与西突厥可汗阿史那献、镇守使刘遐庆更相讼,诏暹即按。入突厥施帐,究索左验。虏以金遗暹,暹固辞,左右曰:公使绝域,不可失戎心。乃受焉,阴埋幕下。已出境,乃移文畀取之。突厥大惊。
《光宗王皇后传》:后废。当时王諲作《翠羽帐赋》讽帝。《通鉴》:元宗素友爱,于殿中设五幄与诸王更处其中,谓之五王帐。
《琅嬛记》:凤毛金者,凤凰颈下有毛若金,而细软如丝,遇春必落,山下人拾取织为金锦。明皇时国人奉贡,宫中多以饰衣。夜中有光,惟贵妃所赐最多,裁衣为帐,灿若白日。上笑曰:胜于飞燕合德明珠多矣。《太真外传》:元宗赐杨国忠锁子帐,盖希代之珍,其恩宠如此。
《开元天宝遗事》:长安贵家子弟每至春时游宴,供帐于园圃中。随行载以油幕,或遇阴雨,以幕覆之,尽欢而归。
《唐六帖》:贵妃妹虢国夫人与国忠,并驱道中,靓妆盈里,不施帷帐,人谓之雄狐。
《杜阳杂编》:酷吏吉温、杨国忠当国,引拜京畿,关内采访使安禄山敕吏,设白紬帐于传以俟命。
《元载》:末年造芸辉堂,设紫绡帐,得于南海溪洞之酋帅,即鲛绡之类也。轻疏而薄,如无所碍,虽属凝冬而风不能入;盛夏则清凉自至,其色隐隐焉,忽不知其帐也。
《元载》:宠姬薛瑶英处金丝之帐,却尘之褥。
《酉阳杂俎》:平康坊菩提寺有郭令公王夫人七宝帐。《记事》:珠穆宗,每宫中花开,则以重顶帐蒙蔽栏槛,置惜春御史掌之。
《杜阳杂编》:宝历二年,浙东国贡舞女二人,上琢玉芙蓉以为二女歌舞台。歌罢,上令内人藏之金屋宝帐,盖恐风日所侵故也。由是宫中语曰:宝帐香重重,一双红芙蓉。
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堂中设连珠之帐,续真珠以成也。更有瑟瑟幕,其幕色如瑟瑟,阔三丈,长一百尺,轻明虚薄,无以为比。向空张之,则疏朗之纹如碧丝之贯,其珠虽大,雨暴降不能湿漏,云以鲛人瑞香膏所傅故也。
《唐书·吐蕃传》:吐蕃,有城郭庐舍不肯处,联毳帐以居,号大拂庐,容数百人。其卫候严,而牙甚隘。部人处小拂庐。
《黠戛斯传》:黠戛斯姓,阿热氏驻牙青山,周栅代垣,联毡为帐,号密的支,它首领居小帐。
《记事珠》:长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藉草而坐,解裙四围,遮绕如奕棋,谓之裙幄。
《云仙杂记》:朱子春未婚,先开房室,帷帐甚丽,以待其事。旁人谓之待阙鸯鸳社。
《辟寒》:梁朱瑾有所乘名马,冬以锦帐贮之。
《吴越备史》:钱镠夫人尝以王寝帐隳裂,乃造青缣帐将易之,王曰:作法于俭,犹恐其奢,但虑后代皆施锦绣耳。卒不用。
《清异录》:显德中,创行尊,重缬淡墨,体花深黄,工部郎陈昌达好缘饰,家贫,货琴剑作缬帐一具。
皇明帐:蜀自孟知祥传至昶,不知所自。色浅红,恐是鲛绡之类。于皱纹中有十洲三岛象,施之大小床皆称,可此为怪耳。夜则灿错如金箔状,昶败失所在。《南唐近事》:常梦锡为翰林学士,刚直不阿,贵近侧目。或谓曰:公罢直私门,何以为乐?常曰:垂帷痛饮面壁而已。
《南唐书》:梁王徐知谔尝游秫山,除地为广场,编虎皮为大幄,率僚属会于下,号曰虎帐。忽遇暴风飘虎帐,碎如飞蝶,知谔惊遽弃,归数日卒。
《五代史·闽世家》:王鏻,审知次子也。命锦工作九龙帐。《宋史·慕容延钊传》:延钊,表解军职,徙为山南东道节度、西南面兵马都部署。是冬大寒,遣中使赐貂裘、百子毡帐。
《李观象传》:观象,桂州临桂人。周行逢署为掌书记。行逢性残忍,多诛杀。观象惧及祸,清苦自励,以求知遇,帐帏、寝衣悉以纸为之。行逢颇加信任,军府之政一皆取决。
《国老谈苑》:太祖一日幸翰林院,时学士卢多逊独直,上行与语,引入寝殿,因指所御青缣帐紫绫褥,谓多逊曰:尔在外意朕丰侈耶?朕用此犹常愧之。
《闻见前录》:宋太祖节俭,宫殿内惟挂绯绢帐,御衣止赭袍以绫罗为之,其馀皆用絁绢。
《避暑漫抄》:艺祖受命之三年,密镌一碑立于太庙寝殿之夹室,谓之誓碑,用销金黄幔蔽之。
《闻见近录》:丁晋公尝忌杨文公,文公一日诣晋公,既拜而髯拂地,晋公曰:内翰拜时髯撇地。文公起视其仰尘,曰:相公坐处幕漫天。人称其敏。
《辟寒》:夏文庄性豪侈,禀赋异于人。才睡即身冷而僵,一如逝者,既觉,须令人温之,良久方能动。人有见其陆行,两车相连载一物巍然,问之乃绵帐也,以数千两绵为之。
《苏氏家语》:范文正公之子纯仁娶妇将归,或传妇以罗绮为帷幔者,公闻之不悦曰:罗绮岂帷幔之物耶?吾家素清俭,安得乱吾家法?敢持至吾家,当火于庭。《石林诗话》:王介字中甫,博学善讥谑,与王荆公甚款曲。初荆公屡召不起,至是始受命,介以诗寄云:草庐三顾勤幽蛰,蕙帐一空生晓寒。用蕙帐事,盖有所讽,荆公得之大笑。《蓼花洲閒录》:王介甫以次女适蔡卞,吴国夫人吴氏骤贵,又爱此女,乃以锦为帐,未成礼而华侈之声已闻于外。神宗一日问介甫云:卿大儒之家,用锦帐嫁女?介甫愕然,无以对,归问之果然,乃舍之开宝寺福胜阁下,为佛帐。明日再对,惶惧谢罪而已。
《宋史·范纯仁传》:仲淹门下多贤士,如胡瑗、孙复、石介、李觏之徒,纯仁皆与从游。昼夜肄业,至夜分不寝,置灯帐中,帐顶如墨色。
《李周传》:周,判西京国子监。慈圣后复土,庀职陵下,中贵人至者旁午,次舍帟幕,竞为华靡。周曰:臣子执丧,不能寝苫枕块,奈何又从而侈乎。讫役,山陵使第功载,人人自言,周独否。
《閒窗丛话》:苏东坡守汝阴日,作择胜亭,以帷幕为之,世所未有也。
《宋史·姚希得传》:希得主管广西经略安抚司公事。广西官署以锦为帟幕,希得曰:吾起身书生安用此。命以缯缬易之。
《辟寒》:王黼居相位,当全盛时,宠幸一时,故穷极富贵。于室置一榻,用金玉为屏,翠绮为帐,围以小榻,中择美姬处之,名曰拥帐。
《闻见后录》:刘法欲生其母,帷帐忽若坠压而下,视之,上有大蛇,蜿蜒若被痛楚状。母怖甚避之他所,法生再视之,但蛇蜕耳,后法为将有贤称。
《邻几杂志》:祫享昭穆各有幄次,谓之神帐。
《东京梦华录》:凡娶妇入门,男女对拜,毕就床,妇女以金钱綵果散掷,谓之撒帐。
《桂海器志》:黎幕出海南黎峒,人得中国锦綵拆取色丝,间木棉挑织而成,每以四幅联成一幕。
《元氏掖庭记》:大内有温室曰春熙堂,内设鸿羽帐,帝为英英起。采芳馆于琼华岛内,设浮香细鳞之帐。《琅嬛记》:姜窈窕,每得张叔良手札,必避人,于帐中观之,积之盈笥名帐中,集张以为类。蔡邕之读《论衡》,私呼为女。伯喈窈窕有诗云:数行心事鲤鱼传,轻放金钩绣帐悬。不是娇慵贪昼卧,众中无处看花笺。《云蕉馆纪》:谈伪夏主明升夏月畏暑,作露帐,四面架风轮,以花竹簟卧其中。
《明会典》:凡帐幔。洪武元年令并不许用赭黄龙凤,文职官一品至三品许用金花刺绣纱罗,四品五品刺绣纱罗,六品以下许用素纱罗,庶民用纱绢。三年,令职官一品至五品帐幔许用绫罗纱,被褥用纻丝锦绣;六品至九品帐幔许用纱绢,被褥用绫罗紬绢;庶民用紬绢布。
《妮古录》:吴中宣德间常织昼锦堂,记如画轴;或织词曲,联为帷帐。
《珍珠》:船京师名娼曰陈娇如,姿艺俱美。睦州尹一见求纳焉,陈曰:得锦帐三十里乃可。盖戏之也,翌日,载锦帐数十车张之,陈大惊,乃如前约。

帷帐部杂录

《易经·井卦》: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注〉收汲取也;幕蔽覆也。有孚谓其出,有源而不穷也。
《礼记·曲礼》:帷薄之外不趋。
《檀弓》:敝帷不弃,为埋马也。
《周礼》:国君过市,刑人赦。大夫过市,罚一帟,命夫过市,罚一盖,命妇过市,罚一帷。
《六韬》:将冬不服裘,夏不操扇,天雨不张帐盖,名曰礼将。
《家语》:男女无别,则曰帷幕不修也。
《史记·苏秦传》:秦说齐宣王曰:临淄之众,连衽成帷,举袂成幕。
《高祖本纪》:高祖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说苑》:晏子复于景公曰:且合升斗之微以满仓廪,合疏缕之纬以成帷幕。
《风俗通俗说》:帷帐不可作衣,令人病疠。
《梦书》:梦见帷帐忧阴事。
《三礼图·大射礼注》云:次若今更衣处,即所设之帷幄也。故幕人掌帷幕幄帟以供掌次,若王朝日祀五帝,则掌次,张大次、小次。凡祭祀,张旅幕,张尸次;射则张耦次后,郑以耦次在洗东。大次大幄也,初往所止居也;小次小幄也,既接祭退俟之处。今又射有三位,若王射设耦次,亦宜有大次小次也。又《幕人职注》云:在傍曰帷,在上曰幕,或在地展陈于上,帷幕皆以布为之。四合象宫室曰幄,即王所居之帐也。帟王在幕,若幄中坐上承尘也,幄帟皆以缯为之。贾释云:帷在下幕,在上共为室幄帟,又在帷幕室内设之也。
《墨客挥犀》:礼部贡院试进士,日设香案于阶前。主司与举人对拜,此唐故事也。所坐设位供帐甚盛,至试学究,则悉彻帷幕毡席之类,欲防毡幕供应人私传。所试经义,盖尝有败者,故为之防。欧阳文忠有诗云:焚香礼进士,彻幕待经生。以为礼数轻重如此,其实自有为也。
刘冯《事始说文》:在上曰幕,在傍曰帷。女娲作云幕,卫侯为之虎幄,幄亦帷帐之类。
《书蕉》:五彩同心而下垂者曰流苏,晋书割流苏为马帴,皆后世帏帐间所悬耳,盖古者乐器之节。而后世用为帏帐之饰,自晋以后始也。
《紫桃轩杂》:缀天下有九福,京都屏帷福也。
《事物原始》:周官幕人掌帷幄幕帟之事。《注》云:四合象宫室曰幄,王所居帐也。《说文》云:帐,张也。《亦》曰:帱汉马融施绛纱帐以授生徒,今称教学者为何处设帐,其义本此。唐同昌公主有珠帐,汉武帝杂天下珍宝为甲帐乙帐,汉时尚书郎起草更直用青缣帐,范文正公延贤士胡瑗孙复之徒昼夜读书于帐中,帐顶如墨黑色,后示子孙曰:尔父少年勤学灯烟迹也。谓之黑色帐,其流苏帐。按《汉礼乐志》云:古用于宫帘,今用于帷帐,苏者紫苏,即水苏,取其芬香也。以五綵盘线错为同心,而下垂如水之流下,故曰流苏。《诗馀》云:流苏帐煖金鸡晓。《琵琶记》流苏帐煖报金鸡即此一义。杜阳编唐元载,得紫绡帐于南洞,即鲛绡之类。冬月寒不能入,暑则凉生。卧内不知为帐,但见紫气而已。吴越钱王瓘三十无子,纳妾生弘俶十馀子,夫人慈爱如一,置银鹿帐前坐,诸儿于上弄之。《内传》曰:王母为帝设九真十绝妙帐,此其始也。
《说文》云:帷在上曰幕。韩诗黄帘绿幕朱户闲,唐懿宗赐公主瑟瑟幕纹如碧丝,贯以真珠,虽雨不濡。《天宝遗事》云:唐时长安士女游春,解裙四围如幕,谓之裙幄,遇雨则张油幕。
《说文》云:帷帐属一曰幌。《史记》:孔子见卫夫人在絺帏中拜之。范仲淹娶妇,或传女家以罗绮为帷幔,公曰:当火于庭。单帐谓之袆,山谷诗风流付枕袆。
《六韬》曰:天将雨不张幔盖。《拾遗录》:周穆王有鸾章锦幔,盖周始有其物也。《说文》云:幔乃帐属,吴赵夫人指间织锦,号机绝;方寸帛上绣五岳四海,号针绝;神胶续发织成为幔,仍将一发拆为数缕,号丝绝。韦逞母宋氏得周官之旨,隔绛纱幔授生徒百馀,出晋史。

帷帐部外编

《路史》:女皇氏设云幄而致神明,道标万物神化十千。《续博物志》:尧缉獬豸之皮以为帝帐。
《神仙传》:汉初茅君当受神灵之职,众宾皆至,忽然有素缣帐于屋下,敷数重白毡金案玉杯,人皆醉饱。《武帝内传》:西王母期帝以七月七日下降,帝乃修除宫掖,张云锦之帏。
《幽明录》:晋朱黄祖奉亲至孝,母病笃,天汉开明,有一老公将小儿持箱自通,即以两丸药赐母服之,患顿消,因停宿。夜中厅事,上有五色气际天,琴歌清好,祖往视之,坐斗帐里,四角及顶上各有一大珠,形如鹅子,明彩炫耀。
《稽神录》:庐陵贾人田达诚有鬼寄居其厅,谢去。达诚至广陵久不归,其家忧之,鬼复至曰:君家忧主人耶?吾将省之。翌日乃还,曰:主在扬新纳一妾,与之同寝。吾烧其帐后幅以戏之耳。达诚归,问其事,皆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