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二十四卷目录

 席部汇考
  《书经》〈周书顾命〉
  《诗经》〈小雅斯干 大雅行苇〉
  《礼记》〈礼器 郊特牲〉
  《周礼》〈春官〉
  《尔雅》〈释器〉
  《方言》〈杂释〉
  《释名》〈释床帐〉
  《本草纲目》〈荐席释名 主治 附方 簟释名 主治〉
 席部艺文一
  《席四端铭》         周武王
  《席铭》           汉李尤
  《席铭》            冯衍
  《席铭》           晋傅元
  《答南平嗣王饷舞簟书》   梁简文帝
  《答定襄侯饷卧簟书》      同前
  《谢敕赉貂坐褥席启》      同前
  《谢始兴王赐花纨簟启》    刘孝威
  《席赋》           唐阙名
  《清簟赋》          仲子陵
 席部艺文二〈诗〉
  《同咏坐上所见一物得席》   齐谢脁
  《咏席》           梁柳恽
  《席》            唐李峤
  《谢郑群赠竹簟》        韩愈
  《寄蕲州簟与元九因题》    白居易
  《竹簟》            元稹
  《白角簟》           罗邺
  《咏白角簟》          曹松
  《咏碧角簟》          前人
  《酬人寄簟》         鱼元机
  《寄蕲簟与蒲传正》      宋苏轼
  《送椰心簟与刘使君》     戴复古
  《竹簟》          明朱之蕃
 席部选句
 席部纪事
 席部杂录
 席部外编

考工典第二百二十四卷

席部汇考

《书经》

《周书顾命》

牖间南向,敷重篾席黼纯。
〈注〉此平时见群臣觐诸侯之座也。敷设重席,所谓天子之席三重者也。篾席桃竹枝席也。黼白黑杂缯纯缘也。

西序东向,敷重底席,缀纯。
〈注〉此旦夕听事之坐也。底席,蒲席也。缀杂彩。

东序西向,敷重丰席,画纯。
〈注〉此养国老飨群臣之坐也。丰席,笋席也。画彩色。

西夹南向,敷重笋席,元纷纯。
〈注〉此亲属私燕之坐也。笋席,竹席也。纷杂也。以元黑之色杂为之缘。

《诗经》《小雅斯干》

下莞上簟,乃安斯寝。
〈笺〉莞,小蒲之席也。竹苇曰簟。〈疏〉释草云莞苻蓠,某氏曰:《本草》云白蒲,一名苻蓠,楚谓之莞蒲。郭璞曰:今西方人呼蒲为莞蒲,今江东谓之苻蓠,西方一名蒲,用为席言小蒲者,以莞蒲一草之名,而司几筵,有莞筵蒲筵,则有大小为席精粗,故得为两种席也。知莞用小蒲者,以司几筵设席,皆粗者在下,美者在上。其职云诸侯祭祀之席,蒲筵缋纯,如莞席纷纯,以莞加蒲明莞细而用小,故知莞小蒲之席也。竹苇曰簟者,以常铺在上,宜用坚物,故知竹簟也。〈大全〉濮氏曰:莞又名灯心草,生池泽中,即苻蓠也。下莞则铺席,其上则竹苇之簟所以覆席。

《大雅行苇》

肆筵设席。
〈朱注〉设席,重席也。〈大全〉孔氏曰:筵,亦席也。铺陈曰筵,藉之曰席,在下为铺陈,在上人所蹈藉也。

《礼记》《礼器》

天子之席五重,诸侯之席三重,大夫再重。
〈注〉天子祫祭,其席五重。诸侯席三重者,谓相朝时宾主皆然也。三重则四席,再重则三席。

鬼神之祭单席。
〈注〉鬼神异于人,不假多重以为温暖也。

大路素而越席。
〈注〉大路,殷祭天之车。朴素无饰,以蒲越为席,

莞簟之安,而槁秸之设。
〈疏〉莞簟,今之席也。诗云:下莞上簟,乃安斯寝。言其精细,而可安人也。槁秸除穗粒取秆槁,为郊席祭,不用莞簟之可安,而用设槁秸之粗席,亦修古也。

《郊特牲》

大飨君三重席而酢焉。三献之介,君专席而酢焉。此降尊以就卑也。
〈注〉此大飨是诸侯相朝主君飨客之礼。诸侯之席三重,今两君礼敌,故席三重之席,而受客之酢爵也。若诸侯遣卿来聘,卿礼当三献,其上介则是大夫,故谓之三献之介。大夫席虽再重,今为介降一等,止合专席。君席虽三重,今彻去两重,就单席受此介之酢爵。是降国君之尊,以就大夫之卑也。

《周礼》《春官》

司几筵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一人,徒八人。
〈订义〉易氏曰:名官以几筵,而所掌者几席,举一可以例其一 。王氏详说曰:筵铺于下,席加于上,而几则立而设之。所以待尊者养老,有几筵,行苇诗所谓肆筵设席,与夫授几者是已。礼宾客有几筵,肆师所谓大宾客涖筵几是已。曰:几筵以尊卑为序。曰:筵几以先后为序。 陈祥道曰:肆于地,则衍而为广筵也。加于筵,则众而为饰者席也。

掌五几五席之名物,辨其用,与其位。
郑康成曰:五几左右玉,彫彤漆素,五席莞藻次蒲熊,用位所设之席及其处 。黄氏曰: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加次席,黼纯玉几之席,蒲筵缋纯加蒲席,纷纯彫几之席,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彤几之席,熊席漆几之席,苇席素几之席,萑席黼纯同于素几,此五几五席之名,物疏家谓苇萑不入数。郑锷曰:几席之用不同义,各有所主,名以物之,命以别之。或用于朝觐,或用于祭祀。朝觐则位于庙牖之间,大射则位于虞庠之中。祀先王之席,在庙之堂奥;受胙之席,在庙之西南。用不同,各因物明义。故专设一官司而辨之。

凡大朝觐,大飨射。凡封国命诸侯,王位设黼依。
郑锷曰:论国家之礼事之至大者,曰大朝觐、大享射、大封建。命诸侯大朝觐,非四时之常朝。大享射,行大享之礼。又与诸侯大射、大封建,则割裂土宇,而使之有国。命诸侯,则临告列国之君,而命之以事。凡此,皆大礼,故仪亦异 。贾氏曰:尔雅牖户之间曰扆,于扆之处设黼黼,即白黑文而为斧形。此斧以大版为邸,即掌次所云皇邸彼。郑注云:邸后版以此斧版置于扆,即以黼扆为总名。据缋人云,白与黑谓之黼,据采色言之,若据绣于物上,则为今斧文近刃白,近金黑,取金斧割断之义。 王氏详说曰:明堂位以黼依为斧斤之斧字者,取其所画之物言之。此云黼依为黼黻之黼字,取其所画之色言之。诸侯虽有黼裘用之于誓省,虽有黼裳用之于助祭,然初无黼依之制,此所以天子之席三重,有次序黼纯,而诸侯无之。

依前南乡,设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加次席黼纯,左右玉几。
郑锷曰:王位设之依依,前必南乡设莞筵,而用纷以纯之加缫席,而用画以纯之加次席,而用黼以纯之既设玉几于左,又设玉几于右,无非所以明义于扆设黼,以表王者之威断。依前必南乡以表王者之继明。所设之席,则莞筵莞之为物,丛生水中,则完而用之,表其德之纯,全用纷以为纯,纷如绶有文,而狭表其文采之缤纷。于莞筵之上,加以缫席缫者,削蒲蒻展之,编以五采,表其有华藻之文。用画以为纯画,以云气表其〈阙〉也。于缫席之上,又加以次席。次者,比列桃枝之竹,以为之表。其行事有次序之节用,黼以为纯,又以表其威断。莞筵纷纯以全体为之,质缫席画纯以文采为之文,次席黼纯以斧形为之断,有质为本有文为饰,文质备于内,然后以断行之于外。故莞席在下,缫席在中,次席黼纯在上。朝觐享射,封国命诸侯之时,其位之所设者若是。孰敢不俯伏听命,一德以尊天子乎? 陈氏曰:《尔雅》曰:莞苻离。郭璞曰:西人呼蒲为莞。莞,小蒲席 。易氏曰:莞则筵之清坚者,纷绶以为之缘。缫,则席之柔懦者,画云气以为之缘。郑司农曰:次席虎皮为席 。贾氏曰:依前,南面以下,席三重也。凡敷席之法,初在地者一重,即谓之筵。重在上者,即谓之席。已下皆然。故序官注云敷
陈,曰筵,藉之曰席。礼器云:天子之席五重,诸侯三重。今此天子惟三重者,五重据祫祭而言,若禘祭,当四重。时祭皆用三重。

祀先王昨席,亦如之。
郑康成曰:昨读曰酢,谓祭祀。及王受酢之席,尸卒食王酳之,卒爵祝受之。又酌授尸尸酢,王于是席王于户内,后诸臣致爵,乃设席 。易氏曰:于室中西乡而受之,非南乡也。专言昨席,则无几也。所同者,席而已矣。 郑锷曰:受酢而设席于户内,皆如朝觐享射之位。奉宗庙而安祖考以祭,则受福故也。

诸侯祭祀,席蒲筵缋纯,加莞席纷纯,右彫几。
郑锷曰:诸侯祭祀,席蒲为筵,则缋缯帛以为纯,以莞席加于其上,而设彫刻为文之几于其右蒲,以见其柔从之意,缋以四方相对,为文守土一方,而以柔从居下,文彩外著,然后能受命建国,保有社稷,以传其子孙。故祭祀之席则然。 王昭禹曰:有言缋纯,有言画纯者,盖分布采色,则曰缋摹。成物体,则曰画。考工曰青与白相次,赤与黑相次。若此,所谓缋。又曰山以章,水以龙,若此所谓画。 易氏曰:天子有次席,黼纯而不用于诸侯者,以诸侯不可尚自然之文,不可专断制之义也。诸侯有蒲筵,缋纯而不用于天子者,以蒲不若莞之细缋,不若画之工 。项氏曰:蒲柔而缋采,莞坚而粉洁,不莞加缫者,王之所下诸侯之所上也。 薛氏曰:诸侯祭祀席右几,筵国宾左几,则祭祀。阴事也,故右之。宾客,阳事,故左之。郑氏注:士虞礼谓主人阳长左鬼,神阴长右,是也。然鬼神虽长右,不必皆鬼神,故甸役亦右几,以甸役阴事。

昨席莞筵纷纯,加缫席画纯,筵国宾于牖前,亦如之。左彤几。
郑锷曰:尸酢之席,莞筵以尚其质,缫席以表其文,惟文质兼备,所以能受神之福。邻国孤卿大夫来聘,是谓国宾。主人在阼阶,则宾在户牖之间。如受酢之席,表国宾彬彬之意。 王氏详说曰:天子昨席与祭祀席同,诸侯昨席与祭祀席异。盖天子至尊,可与鬼神同其席。诸侯则否。亦犹天子之昨酒用醴,齐与鬼神同其尊;诸臣之昨酒用罍,与鬼神异其尊。昨席昨酒,不同如此,然去昨席,则无几祭祀,其人凭几乎?

甸役,则设熊席,右漆几。
郑康成曰:谓王甸有司祭表貉所设席 。郑锷曰:田简众役,任众必果毅为先,故席以熊皮为之。熊,猛兽之毅而可畏者。 王昭禹曰:以熊皮饰席,或画熊焉。

凡丧事,设苇席,右素几,其柏席用萑黼纯,诸侯则纷纯,每敦一几。
郑康成曰:丧事谓凡奠也,萑如苇而细者。 郑司农曰:柏席,柏地之席,苇居其上。 项氏曰:柏敦皆未得其说,恐是器若玉敦之类。敦以盛黍稷。或曰柏席,载黍稷之席。此说似通。

《尔雅》《释器》

蓐谓之兹。
〈注〉《公羊传》曰:属负兹兹者蓐席也。疏云:蓐,一名兹。郭云:兹者,蓐席也,言草蓐之席也。宣十二年《左传》军行右辕,左追蓐。《注公羊传》曰:属负,兹此桓十六年传文也。按:彼卫侯朔出奔齐,传云:何以名绝?曷为绝之得罪于天子也?其得罪于天子,奈何见使守卫朔,而不能使卫小众越在岱阴齐属负兹舍不即罪尔?何休云属托也?天子有疾,称不豫,诸侯称负兹大夫,称犬马,士称负薪舍止也。托疾止不就,罪是也。引之以證兹为蓐也。

《方言》《杂释》

簟,宋魏之间谓之笙,或谓之籧。自关而西谓之簟,或谓之。其粗者谓之籧篨,自关而东或谓之篕掞
笙。今江东通言笙。今云,篾蓬也。江东呼籧篨为废。

篖自关而东周洛楚魏之间谓之倚,佯自关而西谓之篖,南楚之外谓之篖。
篖似籧篨直文,而粗江东呼笪。

《释名》《释床帐》

席,释也。可卷,可释也。
簟,簟也。布之簟簟然,平正也。
荐,所以自荐藉也。
蒲草也,以蒲作之,其体平也。

《本草纲目》《荐席释名》

陶弘景曰:蒲席,惟山家用之,状如蒲帆。人家所用席,皆是菅草,而席多是蒲也。方家烧用恭曰席荐,皆人所卧,以得人气为佳,不论荐席也。青齐间,人谓蒲荐为蒲席,亦曰蒲篕,音合谓槁,作者为荐,山南山左机上织者,为席;席下重厚者,为荐。时珍曰:席荐皆以蒲及稻槁为之,有精粗之异。吴人以龙须草为席。

《主治》

《别录》曰:败蒲席性平,主筋溢恶疮。
甄权曰:单用破血,从高坠下,损瘀在腹刺痛。取久卧者,烧灰,酒服二钱。或以蒲黄、当归、大黄、赤芍、药朴、硝煎汤调服,血当下。
陈藏器曰:编荐索烧研酒服二指撮,治霍乱,转筋入腹。
又曰:寡妇荐治,小儿吐利霍乱,取二七茎煮汁服。

《附方》

霍乱转筋垂死者,败蒲席一握,切浆,水一盏,煮汁,温服。《圣惠方》
小便不利,蒲席灰七分,滑石二分,为散饮服。《金匮要略》
妇人血崩,旧败蒲席烧灰,酒服二钱。《胜金方》
五色丹游,多致杀人,蒲席烧灰,和鸡子白涂之良。《千金方》
痈疽不合,破蒲席烧灰,腊月猪脂,和纳孔中。《千金方》夜卧尿床,本人荐草烧灰,水服立瘥。《千金方》
小儿初生吐不止者,用籧篨少许,同人乳二合,盐二粟许煎沸,入牛黄粟许,与服,此刘五娘方也。《外台秘要》

《簟释名》

李时珍曰:簟可延展,故字从竹覃。覃,延长也。

《主治》

李时珍曰:蜘蛛尿及蠼螋尿疮,取旧者烧灰傅之。

席部艺文一

《席四端铭》周武王

安乐必敬〈前左端铭〉,无行可悔〈前右端铭〉,一反一侧,亦不可不志〈后左端铭〉,殷监不远,视尔所代。〈后右端铭〉

《席铭》汉·李尤

施席接宾,士无愚贤,值时所有,何必羊豚。

《席铭》冯衍

修尔容貌,饰尔衣服。文之以辞,实之以德。《前右铭》冠带之贰,从容有常。威仪之华,惟德之英。《后右铭》

《席铭》晋·傅元

閒居勿极其欢,寝处毋忘其患。居其安,无忘其危。惑生于邪色。祸成于多言。

《答南平嗣王饷舞簟书》梁·简文帝

濯龙之木,文罽饰坛,淮南之台,紫罗为荐,未若五离九折,出桃枝之翠笋,绮烂霞舒,制云母之脩竹,南湘点泪,喻此未奇,东宫赤花,拟之非妙。

《答定襄侯饷卧簟书》同前

筠篁多品,筱簜杂名,较色比奇,独此为贵,自含苍紫,似久暴于柯亭,乍舒黝素,若累沾于湖水,三伏馀炎,九折成用,便可旅食南馆,高卧北窗。

《谢敕赉貂坐褥席启》同前

东瀛美毳,不著马彪之仪。北朔文茵,岂间张敞所记?阴炭既重,寒井犹冰,特降殊私,温华曲被,虽狐白千金织成,千种李颁汉被,杨降曹毡,不足以髣髴洪慈,连类圣泽。

《谢始兴王赐花纨簟启》刘孝威

丽兼桃象,周洽昏明,便觉夏室已寒,冬裘可袭,虽九日煎沙,香粉犹弃,三旬沸海,团扇可捐。

《席赋》唐·阙名

彼美嘉席,施于高堂。广狭有准,卷舒匪常。承以彩荐,贮之牙床。玉几蟠蜿,而上列;宝屏逦迤,而外张。狎高瑟以透响,染薰炉以流香。瞰金窗以隔影,莹珠箔而凝芳。洎乎礼义多,则卑高异行。或主或宾,浃欢于北院。东向西向,取上于南方。南方何有是肴是酒,或因食而即前,或属虚而尽后。彼固若是,不亦如斯。必顺时以革易,乃任人以推移。不正不坐,道通于曩,仪寒温暑凊,自有其先规。所以簟固,夏设席,乃冬施倾,庄敬以揖让,诚君子之攸宜。管宁别居,且申情于分割。曾子避坐,将有敏于谦撝。若夫行之于俗,兰房之曲,有美一人,容颜如玉,抠长裾而来,就敛双眉而下瞩,怜织缀而留心,赏华新而不足。凌朝启镜,入夜烧烛,每因眠而取暖,加以罗衾,怨孤坐而多寒。增之锦褥,则有务学之子,安贫顺理,挈酒携琴,耽籍玩史居环堵,而养性遥。太阶而虚俟出陈子之幽扃,慕戴公之重美。既怀珍而待聘,当弹冠而入仕。《诗》言: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斯言岂谬矣。

《清簟赋》仲子陵

创物者必正其名,以清命簟,惟簟斯清双入巧作,连心织成,始葱茏而席卷,终绚练而砥平。本其初则王尔运心,班匠寓目,吴溪赤刚,楚泽寒竹,皓簳冰截,素肤缟裂,断此枝间,略其沟节。然后角轶手匠妙意,文理横生,波澜荐至,雕龙绮错,切玉鳞次,澹冰泮而泉开分,霜劲而雪地,信通才之云欲,非吾人之所为。于是时授徂暑,天旋太阳,山成烂石,泉若探汤。有美一人兮明时节,求暑备兮珍簟长。知薜荔之空靡,意荃兰之虚芳。若乃买以兼金,缘以纯锦,思因人之共弊,庶君子之安寝。出此入彼,俱处芳兰之室。上据下承,必兼芬若之枕。况乃虚馆方昼,画堂且空,高梧閟景,密筱生风,撤文茵与,绮席虚翠,幕及朱栊,惟珍簟之在御,望美人之来同。美人迟兮隔修路,对珍簟兮日已暮。瞩筵幌之虚深,卧层阴之空度。带馀霞而敛绮,映片月而舒素。昭列宿之清光,披清天之薄雾。于时轻箑,屏用微绡,罢服霜简,自悽冰壶,增肃凉风忽至,获五福之康宁。炎气四除,忘庶徵之时燠,且物有小而踰大,事有浅而用深。道之将行,我则开而当暑。道之将废,我则卷而在阴。是谓清簟之理,愿为君子之心。

席部艺文二〈诗〉

《同咏坐上所见一物得席》齐·谢脁

本生潮汐地,落影照参差,汀洲蔽杜若,幽渚夺江蓠,遇君时采撷,玉座奉金卮,但愿罗衣拂,无使素尘弥。

《咏席》梁·柳恽

照日汀洲际,摇风渌潭侧,虽无独茧丝,幸有青袍色,罗袖少轻尘,象床多丽饰,愿君兰夜饮,佳人时宴息。

《席》唐·李峤

避坐承宣父,重筵揖戴公,桂香浮半月,兰气袭回风,舞拂丹霞上,歌清白雪中,伫将文绮色,舒卷帝王宫。

《谢郑群赠竹簟》韩愈

蕲州笛竹天下知,郑君所宝尤瑰奇。携来当昼不得卧,一府传看黄琉璃。体坚色净又藏节,尽眼凝滑无瑖疵。法曹贫贱众所易,腰腹空大何能为。自从五月困暑湿,如坐深甑遭蒸炊。手磨袖拂心语口,曼肤多汗真相宜。日暮归来独惆怅,有卖直欲倾家赀。谁谓故人知我意,卷送八尺含风漪。呼奴扫地铺未了,光彩照耀惊童儿。青蝇侧翅蚤虱避,肃肃疑有清飙吹。倒身甘寝百疾愈,却愿天日恒炎曦。明珠青玉不足报,赠子相好无时衰。

《寄蕲州簟与元九因题》白居易

笛竹出蕲春霜刀,劈翠筠织成双锁。簟寄与独眠人卷,作筒中信舒为席。上珍滑如铺薤叶,冷似卧龙鳞清润。宜承露鲜华不受尘,通州炎瘴地此物最关身。

《竹簟》元稹

竹簟衬重茵,未忍都令卷。忆昨初来日,看君自施展。

《白角簟》罗邺

叠玉骈圭巧思长,露华烟魄让清光。休摇雉尾当三伏,似展龙鳞在一床。高价不惟标越绝,冷纹疑是卧潇湘。杜陵他日重归去,偏称醉眠松桂堂。

《咏白角簟》曹松

角簟功夫已到头,夏来全占满林秋。若言保惜归华屋,祇合封题寄列侯。学卷晓冰常怕绽,解铺寒水不教流。蒲桃锦是潇湘底,曾得王孙价倍酬。

《咏碧角簟》前人

细皮重叠织霜纹,滑腻铺床胜锦茵。八尺碧天无点翳,一方青玉绝纤尘。蝇行只恐烟黏足,客卧浑疑水浸身。五月不教炎气入,满堂秋月冷龙鳞。

《酬人寄簟》鱼元机

珍簟新铺翡翠楼,泓澄玉水记方流。惟应筠扇情相似,同向银床恨早秋。

《寄蕲簟与蒲传正》宋·苏轼

兰溪美箭不成笛,离离玉著排霜脊。千丝万缕自生风,入手未开先惨慄。公家列屋闲蛾眉,珠帘不动花阴移。雾帐银床初破睡,牙签玉轴坐谈棋。东坡病叟长羁旅,冻饿饥吟似饥鼠。倚赖春风洗破衾,一夜雪寒披故絮。火冷灯青谁复知,孤舟儿女自嚘咿。皇天何时返炎燠,愧此八尺黄琉璃。愿公净扫清香阁,卧听风漪声满榻。习习还从两腋生,请公乘此朝阊阖。

《送椰心簟与刘使君》戴复古

适有椰心席,殷勤持赠君。来从三屿国,织作五花文。凉暖宜冬夏,清光隔垢氛。桃笙与蕲簟,优劣迥然分。

《竹簟》明·朱之蕃

纹如流水滑如脂,一片清光漾碧漪。凉思入帷移翠影,轻烟萦帐拂霜姿。采真湘浦窗间梦,写兴淇园枕上诗。欲避炎蒸何处是,石屏横展对方池。

席部选句

汉扬雄《甘泉赋》:靡薜荔而为席兮,折琼枝以为芳。魏曹植《九咏》:茵荐兮兰席,蕙帱兮荃。床
晋左思《吴都赋》:桃笙象簟韬于筒中。
晋潘岳诗:展转盼枕席,长簟竟床空。
齐谢朓诗:珍簟夏含霜。
唐杜甫诗:留客夏簟青琅玕。
李白诗:鲁国寒事早,初霜刈渚蒲。此草最可验,何必青龙须。织作玉床席,欣承清夜娱。
宋徐积诗:蒲茵笋席正高居。
曾巩诗:已令酒屋铺风簟。
谢翱诗:明席织海草。

席部纪事

《拾遗记》:黄帝诏使百辟群臣受德教者,先列圭玉于兰蒲席上。
《山海经》:鹊山,至箕尾山。其人皆鸟身龙首,祠神用,白蒲为席。
《六韬》:桀纣之时,妇女坐以文绮之席。
《史记·周本纪》:武王及商纣宫。既入,卫康叔封布兹。〈注〉徐广曰:兹者,藉席之名。
《晏子杂》:上景公饮酒,夜移于晏子,晏子曰:夫布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移于司马穰苴,穰苴曰:布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
《韩子外储说》:文公反国,至河,令席蓐捐之。舅犯闻之而夜哭。曰:席蓐,所以卧也,而君捐之。臣不胜其哀。孟献伯相鲁,坐不重席。
《吕氏春秋》:卫灵公天寒凿池。宛春谏曰:天寒起役,恐伤民。公曰:天寒乎。宛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陬隅有灶,是以不寒,民则寒矣。公曰:善。令罢役。《说苑》:孔子困于陈、蔡之间,居环堵之内,坐三经之席。《礼记·檀弓》: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于其封也。亦予之席,毋使其首陷焉。
曾子寝疾,病。乐正子春坐于床下,曾元、曾申,坐于足,童子隅坐而执烛。童子曰:华而睆,大夫之箦欤。子春曰:止。曾子闻之,瞿然曰:呼。曰:华而睆,大夫之箦欤。曾子曰:然。斯季孙之赐也。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箦。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变。幸而至于旦,请敬易之。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如彼。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斯已矣。举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高士传》:楚老莱子,亲没隐蒙山之阳,支木为床,荐艾为席。
《韩子内储说》:卫嗣君之时,有人于令之左右。县令发蓐而席敝甚,嗣君令人遗之席,曰:吾闻汝今者发蓐而席敝甚,赐汝席。县令大惊,以君为神。
《外储说》:简王谓左右:车席泰美。夫冠虽贱,头必戴之;履虽贵,足必履之。今车席如此,大美,吾将何屩以履之。夫美下而耗上,妨义之本也。
《范子》:计然六尺兰席出河东,上价七十。蒲席出三辅,上价百。
《拾遗记》:燕昭王即位二年,广延国来献善舞者二人。王乃设麟文之席麟文者,错杂宝以饰席也,皆为云霞麟凤之状。
《汉书·陈平传》:平,少时家贫,负郭穷巷,以席为门。《文帝本纪》:帝以莞蒲为席。
《神仙传》:淮南王为八公设象牙席。
《洞冥记》:武帝起,神明台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镇杂玉为簟。
《西京杂记》:武帝以象牙为簟,赐李夫人。
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在昭阳殿,遗飞燕书,上椰叶席。
飞燕女弟居昭阳殿中,设玉几,玉床白、象牙簟、绿熊席。席毛长二尺馀,人眠而拥毛自蔽,望之不能见。坐则没膝其中,杂薰诸香,一坐此席,馀香百日不歇。《洞冥记》:元封中,吠勒国贡文犀四头,状如水兕,角表有光,因名明犀。置暗中,有光影,亦曰影犀。织以为簟,如锦绮之文。
《汉旧仪》:祭天紫坛绀席六采绮席,祭岳白菅席。《后汉书·李恂传》:恂,拜兖州刺史。以清约率下,常席羊皮,服布被。恂为武威太守。后坐事免,步归乡里,潜居山泽,结草为庐,独与诸生织席自给。
《儿世说》:黄香,九岁,失母,思慕憔悴,事父夏则扇其枕簟,冬则温其被席,京师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谢承《后汉书》:汝南薛惇,字子礼,为北海长史。家贫,坐无完席,妻曰:君无俸禄给,子孙复无完席耶?惇以善席与妻,自坐其败者。妻惭,不敢复言。
卫良,字叔贤,拜尚书令。病,罢官还家,无完席,宾客省之者,坐桑下谈论,饮水去。
《羊续传》:灵帝以续为太尉。时拜三公者,皆输东园礼钱千万,令中使督之,名为左驺。其所之往,辄迎致礼敬,厚加赠赂。续乃坐使人于单席,举缊袍以示之,曰:臣之所资,惟斯而已。
《会稽先贤传》:董昆,字文通,为大农帑丞时,坐尝无完席。
陈修,字奉先,为豫章太守。厅事荐编,绝不改易,郡风俗不整,常卷坐席,唯徐稚李赘数诣问,乃待以殊礼焉。
《汝南先贤传》:郑敬以渔钓自娱,常方坐于陂侧,以蒹葭为席,随杞柳之阴。
《蜀志》:先主少孤,与母贩履织席为业。
《文士传》:吴议郎张纯与张俨、朱异三人,共诣骠骑将军朱据。据闻三人才名,告各为赋,然后乃坐。纯乃赋席曰:席为冬设,簟为夏施,揖让而坐,君子攸宜。《陆云笑林》:汉人适吴,吴人设笋,问所煮何物,曰:竹也。归煮其篑,不熟,谓其妻曰:吴人欺我如此。
《十六国春秋前燕录》:高祖廆出避祸追者,急走避民家,入其屋,以席自障。追者入屋,发视无所见,遂免。《邺中记》:石虎作席,以锦杂以五香,施以五彩,綖编蒲皮缘之锦。
晋建武《起居注》:立敬后庙荐席,不用绿缘。
王隐《晋书》:苏峻乱,王坦之妻以席自障,得免。
车永为广州刺史,永子溢多使工作象牙细簟,工患之,乃共举出永。
《晋书·王恭传》:恭,与王忱齐名。尝从其父自会稽至都,忱访之,见恭所坐六尺簟,忱谓其有馀,因求之。恭辄以送焉,遂坐荐上。忱闻而大惊,恭曰:吾平生无长物。其简率如此。
《东宫旧事》:太子纳妃,有赤花䨥文簟,有独坐龙须席,赤皮花经席一领。
《异苑》:庾寔妻毛氏尝于五月五日曝荐席,忽见其三岁女在席上卧,惊怛,便灭女真形在别床如故,不旬日而夭,世传仲夏忌移。床
《搜神记》:罗威,字德仁,性至孝,母年七十,天大寒,以身温席而后授其处。
宋元嘉《起居注》:御史中丞刘祯奏:风闻广州刺史韦朗于所部作新白莞席三百二十领,请以事追免朗官。
《南齐书·太祖本纪》:大明、泰始以来,相承奢侈,百姓成俗。太祖辅政,上表禁民间华伪,不得以锦缘荐席。《南史·王谌传》:谌从叔摛,以博学见知。尚书令王俭尝集才学之士,总校虚实,类物隶之,谓之隶事。使宾客隶事多者赏之,事皆穷,惟何宪为胜,乃赏以五花簟,容气自得。摛后至,俭以所隶示之,曰:卿能夺之乎。摛操笔便成,文章既奥,词亦华美,举坐击赏。摛乃命左右抽簟,登车而去。俭笑曰:所谓大力者负之而趋。《隐逸传》:宗少文孙测,有祖风。王俭雅重之,赠以蒲褥笋席。
《外国传》:林邑王阳迈立。阳迈初在孕,其母梦生儿,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丽。
《柳庆远传》:初,庆远从父兄世隆尝谓庆远曰:吾昔梦太尉以褥席见赐,遂亚台司,适又梦以吾褥席与汝,汝必光我门族。至是庆远亦继世隆焉。太尉谓元景也。
《张贵妃传》:妃,名丽华,兵家女也。父兄以织席为业。《魏书·韩秀传》:秀子务,为郢州刺史。献象牙席。诏曰:晋武帝焚雉头裘,朕常嘉之,今务所献亦此之流也。奇丽之物,有乖风素,可付其家人。
《隋唐嘉话》:侯君集破高昌,得金簟二甚精,御府所无,隐而不献,君集既诛录其家,并得焉。
《旧唐书·五行志》:则天时,张易之为母阿臧,为象床、犀簟。
《唐书·颖王璬传》:璬,开元十五年,遥领安东都护。安禄山反,诏领剑南节度大使。帝西出,璬先即镇。璬济江,舟中以綵席藉步,命彻之,曰:此可寝,奈何践之。《杜阳杂编》:上好神仙不死之术,时有处士伊祁元解缜发童颜气息香洁,常游历青兖间,与人话千百年事,皆如目击。上知其异,遂令人密召入宫。处九华之室,设紫茭之席。席色紫而类茭叶光软香净,冬温夏凉。
《云仙杂记》:房寿六月召客,坐糠竹簟,凭狐文几,皆凉物也。
《清异录》:显德中书堂设起纹秋水席,色如葡萄,紫而柔薄,类绵叠之可置研函中。吏偶覆水,水皆散去,不能沾濡。不识其何物为之。
李文饶家藏会昌所赐大同簟,其体白竹也,斗磨平,密了无罅隙,但如一度腻玉耳。
《闻见前录》:韩参政亿、李参政若谷未第时,皆贫,同途赴试京师,共有一席一毡,乃割分之,每出谒,更相为仆。
《青箱杂记》:曹司封修睦深达性理,知邵武军时,常以竹簟赠禅僧仁晓,因作偈与之,曰:翠筠织簟寄禅斋,半夜秋从枕底来。若也此时人问道,凉天捲却暑天开。
《东京梦华录》: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其第,三门皆动用什物,庭中设彩幕,露屋铺卖蒲合簟席。元氏《掖庭记》:帝为英英起采芳馆于琼华岛,内设唐人满花之席。唐人高丽岛名产满花,草性柔,折屈不损,光泽可佳,土人编之为席。
《琅嬛记》:杨达饮姚氏酒酣,假寐,月华命侍儿进以温凉草文席。
《畜德录》:朱尚书希周初举状元,略无喜色。后归里惟,徒行人器。之后为礼部侍郎,家载席一车,为公买宅。进都城,宦者阻之,且云:必得一刺,以别真伪。公弗许,家人云:必入乃得利。公曰:不得利,又何伤乎?竟止于外。

席部杂录

《诗经·邶风》:柏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礼记·曲礼》:奉席如桥衡,请席何乡,请衽何趾。〈注〉如桥之高,如衡之平乃,奉席之仪也。设坐席,则问面向何方。设卧席,则问足向何方。疏曰:坐为阳,面亦阳也。卧为阴,足亦阴也。故所请不同。
《内则》: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衣服,敛枕簟。
父母舅姑将坐,奉席请何乡,将衽,长者奉席请何趾,少者执床与坐,御者举几,敛席与簟,县衾,箧枕,敛簟而襡之。〈注〉衽卧,席也。将衽,谓更卧处也。长者奉此卧席而铺,必问足向何所。簟在席上,旦起则敛之,簟又以襡韬之者以亲身,恐秽污也。
父母舅姑之衣,衾,簟,席,枕,几,不传。〈注〉传移也,置之有常,处子与妇不得辄移,
外内不通寝席。
夫不在,敛枕箧簟席,襡器而藏之。〈注〉枕有箧簟,席有襡,皆器而藏之。
《玉藻》:浴,出杅,履蒯席,连用汤,履蒲席,衣布晞身,乃屦。〈注〉履,践也。蒯席,蒯草之席也。履蒯席之上,而以汤洗其足垢,然后立于蒲席,而以布乾洁其身。
《坊记》:衽席之上,让而坐下,民犹犯贵。
《左传》:桓公二年,臧哀伯曰:大路越席,昭其俭也。《家语》:明王之守也则必折冲千里之外,其征也还师衽席之上。
《韩子·十过篇》:禹,蒋席额缘。此弥侈矣,国之不服者三十三。殷人,茵席彫文。此弥侈矣,国之不服者五十三。《盐铁论》:古者皮毛草蓐无茵席之加,旃蒻之美。及其后,大夫士复荐草缘蒲平单莞,庶人即草蓐索经单蔺籧篨而已,今富者绣茵翟柔蒲子露,林中者獛皮代旃阘坐平莞。
《西京杂记》:会稽岁时献竹簟,供御世,号为流黄簟。《拾遗记》:岱舆山有草,名莽煌,叶圆如荷,去之十步,炙人衣,则燋刈之为席,方冬弥温。
方丈山有草名濡,奸叶色如绀茎,色如漆,细软可萦。海人织以为席荐,卷之,不盈一手。舒之,则列坐方国之宾。
蓬莱山有葭红色,可编为席,温柔如毯毛焉。
《古今注》:草名虎须者,江东织以为席,号西王母席。《荆州记》:安城郡今属江州,出桃枝席。
北户录琼州,出红藤簟。
《唐六典》:京兆出粲草席,许州出麃心席,扬州贡莞席,沧州出苇席,忠州出苏薰席,广州出竺席。
《东坡志林》:柳子厚诗云:盛时一失贵反贱,桃笙葵扇安可常。不知桃笙为何物,偶阅方言簟宋魏。之间谓之笙,乃悟桃笙以桃竹为簟也。梁简文《答南王献书》云:五离九拆,出桃枝之翠。笋乃谓桃枝竹簟也。桃竹出巴渝间,杜子美有《桃竹杖引》
《老学庵笔记》:晋人所谓见何次道,令人欲倾家酿,犹云欲倾竭家赀以酿酒也。故鲁直云欲倾家以继酌,韩文公借以作《簟诗》,云:有卖直欲倾家赀,王平父《谢先大父赠簟诗》亦云:倾家何计效韩公,皆得晋人本意。
《辍耕录》:今人家取妇,舆轿迎至大门,则传席以入,弗令履地。然唐人已尔。乐天《春深娶妇家诗》云:青衣转毡褥,锦绣一条斜

《河东备录》:取猪毛刷净,命工织以为席,滑而且凉,号曰壬癸席。
《考槃馀事》:茭苇出满喇加国,生于海之洲渚岸边,叶性柔软。乡人取之,织为细簟。冬月用之,愈觉温暖。夏则蕲州之竹簟最佳。
《群碎录》:桃笙宋魏之间,《方言》谓簟为笙,桃笙以桃竹为簟也。桃竹叶如棕,身如竹,密节而实中,犀理瘦骨。见柳子厚诗。

席部外编

《拾遗记》:周穆王三十六年,王东巡大骑之谷,指春宵宫,集诸方士仙术之要,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敷碧蒲之席,黄莞之荐,共玉帐高会。
《汉武内传》:帝尝夕望,东边有青云起,俄而见双白鹄集台之上,倏忽变二神女舞于台。帝舒闇海元落之席,散明天发日之香。
《琅环记》:谢仙女盛夏上元宗以生凉之席。
《香案牍》:孙彻隐遁,宿于木杪,编葛为席,合目端坐。其友马俭思之取葛席置静室,供养数日,辄闻席上有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