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二十二卷目录

 拂部汇考
  名苑〈麈尾〉
  考槃馀事〈麈〉
 拂部艺文一
  《麈尾铭》          汉李尤
  《麈尾铭》          晋王导
  《黑麈尾铭》          许询
  《白麈尾铭》          前人
  《玳瑁麈尾铭》        宋张悦
  《谢东宫赉麈尾锦披团扇等启》 梁元帝
  《麈尾铭》          陈徐陵
  《麈尾赋》         唐陈子昂
  《即席探得麈尾赋》      陆龟蒙
  《麈尾赋》         宋梅尧臣
 拂部艺文二〈诗〉
  《咏麈尾》          梁宣帝
  棕《拂子》          唐杜甫
  《酬崔使君寄麈尾》      武元衡
  《和赵给事白蝇拂歌》      卢纶
  棕《榈蝇拂歌》        韦应物
  《玉麈尾》          宋谢翱
 拂部纪事
 拂部杂录

考工典第二百二十二卷

拂部汇考

《名苑》《麈尾》

麈似鹿而大其尾,辟尘群鹿随麈,皆视其尾为准,故古之谈者挥焉。

《考槃馀事》《麈》

古人以玉为柄,用以对客清谈者。近有天生竹边若灵芝如意形者,有小万岁藤傍枝玲珑透漏俨肖龙形者,制为麈柄甚雅,其拂以白尾为之妙。

拂部艺文一

《麈尾铭》汉·李尤

撝成德柄,言为训辞。鉴彼逸傲,念兹末兹。

《麈尾铭》晋·王导

道无常贵,所适惟理,勿谓质卑,御于君子,拂秽清暑,虚心以俟。
《黑麈尾铭》许询
器以通显,废兴非己。伟质软蔚,岑条疏理。体随手运,散飙清起。通彼元咏,申我先子。

《白麈尾铭》前人

蔚蔚秀格,伟伟奇姿。荏弱软润,云散雪霏。君子运之,探元理微。因通无远,废兴可师。

《玳瑁麈尾铭》宋·张悦

移珍西岳,贲藻南濆,姚古流制,铄道飞文,凝华掞景,摇綵争云,彝心似镜,色象斯分。
《谢东宫赉麈尾锦披团扇等启》元帝
扬雄口讷,本贵谈端,田鼢貌寝,终于丽饰,始兴之扇,方斯非拟,邺中之锦,匹此为轻,方愿弘此仁风,既动承华之气,服兹怀袖,复比文若之香。

《麈尾铭》陈徐陵

爰有妙物,穷兹巧制,员上天形,平下地势,靡靡丝垂,绵绵缕细,入贡宜吴,出先陪楚,壁悬石拜,帐中玉举,既落天花,亦通神语,用动舍默,出处随时,扬斯雅论,释此繁疑,拂静尘暑,引饰妙词,谁云质贱,左右宜之。

《麈尾赋》〈并序〉唐·陈子昂

甲申岁天子在洛阳,时予始解褐守秘书省正字,太子司直宗泰客置酒于金谷亭,大集宾客。酒酣,共赋席上之食物,予为《麈尾赋》焉。

天子浩浩兮物亦云云,性命变化兮如丝之棼。或以神好正直天监默默,或以道恶强梁天亦茫茫。此仙都之微兽,因何负而罹殃。始居幽山之薮,食夫丰草之乡,不害物以利己,每营道而同方。何忘情以委代,而任性之不忘。卒罘网以见逼,受庖割而罹伤。岂不以斯尾之有用,而杀身于此堂。为君雕俎之羞,厕君金盘之实。承主人之嘉庆,对象筵与宝瑟。虽信美于兹辰,讵同欢于畴日。客有感而叹曰:命不可思,神亦难测;吉凶悔吝,未始有极。借如天道之用,莫神于龙受戮为醢;不知其凶王者之瑞,莫圣于麟遇害于野。不知其仁,神既不能自智,圣亦不能自知,况林栖而谷走,及山鹿与野麋?古人有言天地之心,其间无巧。冥之则顺,动之则夭。谅物情之不异,我心又何竞于猜矫?故曰:天之神明与物推移,不为事先动而辄随。是以至人无己,圣人不知。予欲全身而远害,曾是浩然而顺斯。

《即席探得麈尾赋》陆龟蒙

谢文静桓宣武王,东亭郤北府相与叩。易论元驱今驾古,散入神明之赜。中稽道德之祖,理窟未穷;词源渐吐。支上人者,浮图其形,左拥竹杖右提山铭,于焉就席,兀若潜听。俄而齧缺风行,逍遥义立不足称异。才能跂及公等尽瞩,当仁咸云俯拾上人。乃摄艾纳而精爽,捉犀柄以挥揖天机。发而万物张大壑,开而百川入于戏世。路攲斜藏讹匿瑖,阳矜庄而静默,暗奔竞而諠哗,贞襟枳棘奥旨泥沙。虽然绝代清谈客,致此聊同王谢家。

《麈尾赋》宋·梅尧臣

野有牡麈兮,罹虞人于广原。其身已杀,其肉已燔,其骨已弃,独其尾之犹存。饰雕玉以为柄,入君握而承言。聊指麾之可任,虽脱落而蒙恩。噫譬诸犬豕,其死则均其肉与骨,亦莫逡巡。自古及今,若此泯没者日有亿计,曾不一毫以利人。是以生若蚍蜉,死若埃尘。生无以异于其类,死不为时之所珍。故仲尼疾没世而名灭,子长亦著论而有因,乃感兹兽而用告乎朋亲。

拂部艺文二〈诗〉

《咏麈尾》梁·宣帝

匣上生光影,毫际起风流。本持谈妙理,宁是用椎牛。

《棕拂子》唐·杜甫

棕拂且薄陋,岂知身效能。不堪代白羽,有足除苍蝇。荧荧金错刀,擢擢朱丝绳。非独颜色好,亦用顾盻称。吾老抱疾病,家贫卧炎蒸。咂肤倦扑灭,赖尔甘服膺。物微世竞弃,义在谁肯徵。三岁清秋至,未敢阙缄藤。

《酬崔使君寄麈尾》武元衡

贤入嘉尚同,今制古遗风。寄我襟怀里,辞君掌握中。金声劳振远,玉柄借谈空。执玩驰心处,迢迢巴峡东。

《和赵给事白蝇拂歌》卢纶

华堂多众珍,白拂称殊异,柄裁沉节香袭人。上结为文,下垂穗霜,缕霏微莹且柔,虎须乍细龙髯稠。皎然素色不因染,淅尔凉风非为秋。群蝇青苍恣游息,广庖万品无颜色。金屏成点玉成瑖,昼眠宛转空咨嗟。此时满筵看一举,荻花忽旋杨花舞。砉如寒隼惊暮禽,飒若繁埃得轻雨。主人说是故人留,每诫如新比白头。若将挥玩閒临水,愿接波中一白鸥。

《棕榈蝇拂歌》韦应物

棕榈为拂登君席,青蝇撩乱飞四壁。文如轻罗散如发,马尾氂牛不能洁。柄出湘江之竹,碧玉寒上有纤罗萦缕寻未绝。左挥右洒繁暑清,孤松一枝风有声。丽人纨素可怜色,安能点白化为黑。

《玉麈尾》宋·谢翱

客持麈尾柄,色夺环与玦。尘心随影祛,一片若行雪。神兽潜空山,何年探灵穴。忽失落人手,遂为谈者悦。阴厓起白气,篆古踰轩颉。一拂沉藓文,再拂字不灭。三拂蛟螭腾,世眼不能别。投尔阴厓颠,惊怪吐其舌。

拂部纪事

《洞冥记》:帝耽于灵怪,常得丹豹之髓,白凤之膏。磨青锡为屑,以苏油和之,照于神坛。夜暴雨,光不灭,有双蛾如蜂赴火,侍者举麟须拂拂之。
《晋要事》:武帝泰始四年,有司奏先帝庙存旧物,麻绳为细拂,以明俭约。
《晋书·王导传》:导妻曹氏性妒,导甚惮之,乃密营别馆,以处众妾。曹氏知,将往焉。导恐妾被辱,遽令命驾,犹恐迟之,以所执麈尾柄驱牛而进。蔡谟闻之,戏导曰:朝廷欲加公九锡。导弗之觉,但谦退而已。谟曰:不闻馀物,惟有短辕犊车,长柄麈尾。导大怒,谓人曰:吾往与群贤共游洛中,何曾闻有蔡充儿也。
《世说》:殷中军为庾公长史,下都,王丞相为之集,桓公、王长史、王蓝田、谢镇西并在。丞相自起解帐带麈尾,语殷曰:今日当与君共谈析理。既共清言,遂达三更。孙安国往殷中军许共论,往反精苦,客主无间。左右进食,冷而复煖者数四。彼我奋掷麈尾,悉脱落,满饭中。宾主遂至暮忘餐。何次道往丞相许,丞相以麈尾指坐,呼何共坐曰:来,来,此是君坐。
王丞相尝悬一麈尾著帐中,及殷中军来,乃取之,曰:今当遗汝。
客问乐令旨不至者,乐亦不复剖析文句,直以麈尾柄确几曰:至不。客曰:至。乐因又举麈尾曰:若至者,那得去。于是客乃悟服。乐辞约而旨达,皆此类。
《语林》:庾法畅造庾太尉,捉麈尾至佳。公曰:麈尾过丽,何以得在。答曰:廉者不求,食者不与,故得在耳。《世说》:王长史病笃,寝卧灯下,转麈尾视之,叹曰:如此人,曾不得四十。及亡,刘尹临殡,以犀柄麈尾著柩中,因恸绝。
《晋书·王衍传》:衍字夷甫,盛才美貌,明悟若神。妙善元言,唯谈老庄为事。每捉玉柄麈尾,与手同色。
《晋阳秋》:石勒伪事王浚。浚遗勒麈尾,勒为不执,置之于壁,朝拜之,云:见王公所赐如见公也。
《东宫旧事》:太子有白眊拂二。
《独异志》:宋刘𥙿贫贱时,尝盖布被,用牛尾作蝇拂子。及登极,亦不弃之,敕其女彭城公主谨收藏,以遗子孙。
《宋书·武帝本纪》:孝武大明中,坏上所居阴室,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鄣,壁上葛灯笼、麻绳拂。侍中袁顗盛称上俭素之德。孝武不答,独曰:田舍翁得此,已为过矣。
《张卲传》:卲子敷,好读元言,兼属文,论弱冠。初,父卲使与高士南阳宗少文谈《系》《象》,往复数番,少文每欲屈,握麈尾叹曰:吾道东矣。于是名价日重。
《南齐书·张融传》:融年弱冠,道士同郡陆修静以白鹭羽麈尾扇遗之,曰:此既异物,以奉异人。融病卒。遗令建白旐无旒,不设祭,令人捉麈尾登屋复魂,曰:吾生平所善,自当凌云一笑。
《南齐书·陈显达传》:显达,家既豪富,诸子与王敬则诸儿,并精车牛,丽服饰。显达谓其子曰:麈尾扇是王谢家物,汝不须捉此自逐。
《梁书·谢举传》:先是,北渡人卢广有儒术,为国子博士,于学发讲,仆射徐勉以下毕至。举造坐,屡折广,辞理通迈,仍以所执麈尾荐之,以况重席焉。
《陈书·张讥传》:后主在东宫,集官僚置宴,时造玉柄麈尾新成,后主亲执之,曰:当今虽复多士如林,至于堪捉此者,独张讥耳。即手授讥。仍令于温文殿讲《庄》《老》,高宗幸宫临听。后主嗣位尝幸钟山开善寺,召从臣坐于寺西南松林下,敕召讥竖议。时索麈尾未至,后主敕取松枝,手以属讥,曰可代麈尾。顾谓群臣曰此即是张讥后事。
《诚斋杂记》:李靖以布衣谒杨司空,有一妓殊色,执红拂立于前独目公。公既去,临轩指吏曰:问处士第几住何处?公具以对。公归逆旅,其夜五更初,忽闻扣门声低者,起问焉,乃紫衣带帽人,公问谁,曰:妾杨家执拂妓也。公遽延入,脱衣去帽,乃十八九佳丽人也。《杜阳杂编》:元载服玩奢僭,有龙须紫拂,色如烂椹,可长三尺,削水精为柄,刻红玉为环钮。或风雨晦暝临流沾湿,则光彩动摇奋然如怒。置之于堂中,夜则蚊蚋不敢入;拂之为声,鸡犬牛马无不惊逸。若垂之池潭,则鳞介之属俯伏,而至引水于空中,则成瀑布三五尺,未尝辄断。烧燕肉薰之,则焉,若生云雾。厥后上知其异,屡言之,载不得已而遂进焉,载自云得于洞庭道士张知和。
《五代史·李鏻传》:鏻,为兖州行军司马。鏻与废帝有旧,悯帝时,为兵部尚书,奉使湖南,闻废帝立,喜,以谓必用已为相。还过荆南,谓高从诲曰:士固有否泰,吾不为时用久矣。今新天子即位,我将用矣。乃就从诲求宝货入献以为贺,从诲与马红装拂二、猓𤡮皮一。鏻还,遂献其皮、拂,废帝终不用。
《谈苑》:仁宗暑月不挥扇,以拂子驱蚊蝇而已。
《桯史》:徽祖居端邸时,艺文之暇,颇好驯养禽兽以供玩。及即位,貂珰罗致稍,广江公望在谏省,闻之亟谏,上大悦,即日诏内籞尽纵勿复留。殿中有一鹇,蓄久而驯,不肯去,上亲以麈尾逐之,迄不离左右。乃刻公望姓名于麈柄,曰:朕以旌直也。
《珍珠船》:张孝秀不好浮华,尝冠谷皮巾,执栟榈皮麈尾。
《笑禅录》:桂琛见一僧来,竖起拂子示之,僧便作《礼赞》,叹云:谢和尚指示。琛打云:我终日在扫床扫地,为甚么不道,谢和尚指示。
《女红馀志》:无瑕尝执辟尘。《麈礼》:观世音误落香殿中,火炽不及取,至今名为无麈殿。

拂部杂录

《华阳国志》:宜君山出麈尾。
《续博物志》:麈尾能留红,扫毡毡不蠹。
《纬略》:王导《麈尾铭》曰:谁谓质卑,御于君子。拂秽静暑,虚心以俟。许询《白麈尾铭》曰:蔚蔚秀格,伟伟奇姿。荏弱软润,云散雪霏。君子运之,探元理微。陆龟蒙《麈尾赋》有曰叩易论元,驱今驾古。散入神明之赜,中含道德之祖,此形容挥用之趣。独孤授《竹如意赋》有曰发奥涤元,遐钩独索亦是形容用处,优于龟蒙。二公所作,全不似唐人文章。麋之大者曰:麈群麋随之,皆依麈尾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