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九卷目录

 盘部汇考
  周礼〈天官〉
  仪礼〈少牢馈食礼〉
  三礼图〈盥盘图考 瓒盘图考〉
  博古图〈周楚姬匜盘图考 周鲁正叔匜盘图考〉
 盘部艺文一
  盘铭           汉李尤
  盘铭            蔡邕
  酒盘铭         晋殷仲堪
 盘部艺文二〈诗〉
  咏竹槟榔盘        梁沈约
 盘部纪事
 盘部杂录
 盘部外编
 匜部汇考
  礼记〈内则〉
  仪礼〈公食大夫礼 既夕〉
  三礼图〈匜图考〉
  博古图〈匜总说 商启匜图考 商凤匜图考 商三夔匜图考 周父癸匜图考 周司寇匜图考 周文姬匜图考 周义母匜图考 周孟皇父匜图考 周螭首匜图考 周弡伯匜图考 周季姬匜图考 周遍地雷纹匜图考 周夔匜图考 周牛足匜图考 汉注水匜图考 汉螭匜图考〉
  古器评〈周孟皇父匜 周伯匜 周伯吉父匜盘 周兕匜盘〉
  广川书跋〈旅匜铭〉
 匜部艺文
  议洗匜诏         梁武帝
 匜部纪事

考工典第二百九卷

盘部汇考

《周礼》《天官》

玉府,若合诸侯,则共珠槃,玉敦。
〈订义〉郑康成曰:珠玉以为饰。王昭禹曰:珠槃以盛牛耳,玉敦以盛血。黄氏曰:珠槃玉敦,用于盟歃,玉府供之,盟所以结信,信必自上之,人先之,故用天子宝藏之器。

《仪礼》《少牢馈食礼》

祝迎尸入门,宗人奉槃,东面于庭南一,宗人奉匜水,西面于槃东一,宗人奉簟巾,南面于槃北,乃沃尸,盥于槃上。
《三礼图》盥盘图

盥盘图考

盥,谓用匜沃盥洗手也。盘谓,承盥洗者,弃水之器也。故谓之盥盘。《旧图》云:口径二尺一寸,受二斗漆赤中并不言深浅之数。今以黍寸之尺,依此二尺二寸,口径计之,其底径八寸,深二寸,乃容二斗之数,足高二寸,下径一尺。
瓒槃图

瓒槃图考
典瑞注:云汉礼瓒,大五升,口径八寸,下有槃。口径一尺,臣崇义详此注,虽言槃。口径尺寸,遍检《周礼》正经及旱麓之诗,笺注并不说,槃之材饰,今按玉府,云若合诸侯则供珠槃,玉敦注云敦槃,珠以为,饰疏云此槃,敦应以木为之,用珠玉为饰耳,然则此瓒下之槃,亦宜用黄金,青金,为外朱,中央圭瓒,既深二寸,此槃宜深一寸,足径八寸,高二寸。
《博古图》周楚姬匜

周楚姬匜盘图考

右高四寸五分,深一寸八分,口径一尺四寸三分耳,高二寸二分,阔二寸八分,容一斗,重十七斤,有半三足,铭十有七字,曰:齐侯作楚姬宝盘,先是得楚姬匜,其铭曰:齐侯作楚姬宝匜,今复见其盘正一时物也。故名之曰:匜盘焉,按楚与齐,从亲在齐湣王之时,所谓齐侯则湣王也,周室之末诸侯自王久矣,铭其器以侯称之,尚知止乎礼义,故其铭如此。
周鲁正叔匜

周鲁正叔匜盘图考

右高二寸一分,深一寸五分,口径一尺三寸,耳高二寸,阔二寸八分,足径九寸五分,容八升三,合重一十斤十两,铭十有八字曰:鲁正叔作按,鲁周公所封自伯禽之,国而蕃衍盛,大为天下,显诸侯且号礼义之邦者,以周公之圣风,化所本馀膏剩,馥泽后世而不竭,故其世叶与周相为盛,衰至战国时而仲叔季之,氏族遂分其国,然所谓正叔,虽不见于经传必鲁之公族也。

盘部艺文一

《盘铭》汉·李尤

或以承觞,或以受物,既举清觞,又成口实。

《盘铭》蔡邕

华盘就用,以享嘉宾。内纳其实,外若元真。
《酒盘铭》晋·殷仲堪节有宜       药惑最

礼        狂   觞
       醉德恶盘部艺文二〈诗〉

《咏竹槟榔盘》梁·沈约

梢风有劲质,柔用道非一。平织方以文,穹成圆且密。荐羞虽百品,所贵浮天实。幸承欢醑馀,宁辞嘉宴毕。

盘部纪事

《大戴礼》:武王践阼于盥槃,为铭曰:与其溺于人也,宁溺于渊,溺于渊犹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
《左传》:襄公十二年,春,莒人伐我东鄙,围台,季武子救台,遂入郓,取其钟以为公盘。
《史记·武帝本纪》:武帝作柏梁、铜柱、承露仙人掌之属。〈注〉仙人以手掌擎盘,承甘露也。
《修复山陵故事》:武帝悼后,元宫漆乌瓦盘一枚。《飞燕外传》:汉成帝获飞燕身轻,欲不胜风,恐其飘翥,帝为造水晶盘,令宫人掌之而歌舞。
《拾遗记》:董偃以玉精为盘,贮冰于膝前,玉晶与冰同其洁澈侍者谓冰之,无盘必融湿席乃合玉盘拂之,落阶下冰玉俱碎偃以为乐。
汉明帝夜宴群臣于华林园,诏大官进樱桃以赤瑕瑛为盘,赐群臣而去其,叶月下视槃与樱桃共一色,众臣笑云,是空槃时,帝使坐于廷中,欲以承露诏使举烛复照,众乃知槃中不空也,皆拜谢为乐。
《汉官仪·封禅》:坛南有白玉盘,盘中有玉龟。魏武上杂物,疏御物,有纯银盘,又有容五石,铜澡盘。《搜神记》:左慈,少有神通。尝在曹公座,公笑顾众宾曰:今日高会。所少者,吴松江鲈鱼为脍。慈因求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于盘中,须臾,引一鲈鱼出。公大拊掌,会者皆惊。
《三国吴志·步骘传》:骘,与广陵卫旌同年相善,俱以种瓜自给。会稽焦征羌,郡之豪族。骘与旌求食其地,惧为所侵,乃共修剌,奉瓜以献征羌。开牖见之,作食,身享大案,以小盘饭与骘、旌,旌不能食,骘极饭致饱乃辞出。
《晋阳秋》:武帝时,御府令萧谭承,徐循仪,疏作漆画银盘,诏杀之。
《搜神记》:貊盘,翟之器也。自太始以来,中国尚之。贵人,富室,必蓄其器。吉享嘉宾,皆以为先。戎翟侵中国之前兆也。
《交州杂事》:太康四年,刺史陶璜,表送林邑王范熊所献缥绀水精槃各一枚。
《晋书·五行志》:太康中,天下为晋世宁之舞,手接杯盘而反覆之,歌曰晋世宁,舞杯盘。识者曰:乐生人心,所以观事也。今接杯盘于手上而反覆之,至危之事也。杯盘者,酒食之器,而名曰晋世宁,言晋世之士苟偷于酒食之间,而知不及远,晋世之宁犹杯盘之在手也。
《世说》:王大将军初尚主,如厕。既还,婢擎金盘盛水,琉璃碗盛澡豆。
《晋书·王国宝传》:骠骑将军王徽请国宝同宴,国宝素骄贵使酒,怒尚书左丞祖台之,攘袂大呼,以盘盏掷台之,为褚粲所弹。
《邺中记》:石虎会上御食游盘两重,皆金银参带百二十盏,雕节并同其参带之,间茱萸画微如破发,近看乃得见动游盘,则圆转也。
《石虎》:皇后浴室中有双长生树,又安槃,受十斛于二树之间。
《异苑》:晋中朝有人畜,铜澡盘,晨夕𢘆鸣如人扣,乃问张华,华曰:此盘与洛钟宫商相应,宫中朝暮撞钟,故声相应耳。可错令轻,则韵乖鸣自止也。如其言,后不复鸣。
《晋四王启事》:惠帝还洛阳道中,有老人蒸鸡,素木槃中盛以奉帝。
《诚斋杂记》:桓元宠丁期,食毕便回盘与之,元临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
《东宫旧事》:长槃五,漆尺槃三十。
《风土记》:越俗饮宴,即鼓槃以为乐,取大素圆槃广,尺六者,抱以著腹,以右手五指更弹之,以为节舞者,应节而舞。
《述征记》:长安逍遥宫门里有铜浴槃,一面径丈二尺。《南史·刘穆之传》:穆之,家贫,妻兄江氏,庆会,穆之往,食毕求槟榔。江氏兄弟戏之曰:槟榔消食,君尝饥,何忽须此。及穆之为丹阳尹,召妻兄弟,令厨人以金槃贮槟榔一斛以进之。
《王彧传》:彧兄子奂,为雍州刺史,加都督。与宁蛮长史刘兴祖不睦。十一年,奂遣军主朱公恩征蛮失利,兴祖欲以启闻,奂大怒,收付狱。兴祖于狱以针画漆合盘为书,报家称枉,令启闻,而奂亦驰信启上,诬兴祖扇动荒蛮。上知其枉,敕送兴祖还都,奂恐辞情翻背,辄杀之。上大怒,遣中书舍人吕文显、直阁将军曹道刚领兵收奂。
《梁书·刘之遴传》:之遴好古爱奇,在荆州聚古器数十百种。又献古器四种于东宫。其第四种,古制澡槃一枚,铭云初平二年造。
《外国传》:有毗骞国,去扶南国八千里。有山出金,扶南王数遣使与书相报荅,常遗扶南王纯金五十人食器,形如圆槃,名为多罗,受五升。
《魏书·食货志》:自太祖定中原,世祖平方难,收获珍宝,府藏盈积。和平二年秋,诏中尚方作黄金合盘十二具,径二尺二寸,镂以白银,钿以玫瑰,其铭曰:九州致贡,殊域来宾,乃作兹器,错用具珍。锻以紫金,镂以白银,范围拟载,吐耀含真。纤文丽质,若化若神,皇王御之,百福维新。
《北周书·薛憕传》:魏文帝造二器。一为二仙人,同处一盘。一为二荷同处一盘,二盘各处一床,皆置清徽殿前,憕各为颂。《北齐书·世宗本纪》:初,梁将兰钦子京为东魏所虏,王命以配厨。钦请赎之,王不许。京与其党六人谋作乱。京将进食,王却,谓诸人曰:昨夜梦此奴斫我,宜杀却。京闻之,置刀于盘,冒言进食。挥刀杀王。
《杨愔传》:愔,昆季就学者三十馀人。学庭前有柰树,实落地,群儿咸争之,愔颓然独坐。其季父炜适入学馆,见之大用嗟异。宅内有茂竹,遂为愔于林边别葺一室,独处其中,常以铜盘具盛馔以饭之。因以督厉诸子曰:汝辈但如遵彦谨慎,自得竹林别室、铜盘重肉之食。
《隋书·杨素传》:上赐王公以下射,素箭为第一,上手以外国所献金精盘,价值钜万,以赐之。
《贺若弼传》:弼以克定三吴,功进爵宋国公,食邑三千户,加以宝剑、宝带、金瓮、金盘各一。
《隋唐嘉话》:隋高颎仆射,每以盘盛粉置于卧侧,思得一公事,辄书其上。至明,则录入朝行之。
《大业拾遗录》:隋炀帝诸郡进食,用九饤牙盘。
《迷楼记》:大业八年夏,帝烦燥,日引饮几百杯而渴不止。医丞莫君锡上奏曰:陛下心脉烦盛,多饮即大疾生焉。因进剂治之。仍乞置冰盘于前,俾帝日夕望之,亦治烦燥之一术也。自兹诸院美人,各市冰为盘,以望行幸。
《耳目记》:隋末,深州诸葛昂,性豪侠,渤海高瓒闻而造之,为设鸡豚而已,瓒小其用。明日,大设屈昂盘作酒碗,行巡,自为金刚舞以送之。昂后日报设,先令妾行酒,妾无故笑,昂叱下。须臾,蒸此妾,坐银盘,仍饰以脂粉,衣以锦绣,遂擘肉以啖,瓒诸人皆掩目。昂食之尽饱而止。
《唐书·裴行俭传》:行俭,初,平都支、遮匐,获瑰宝不赀,番酋将士愿观焉,行俭因宴,遍出示坐者。有玛瑙盘广二尺,文彩灿然,军吏趋跌盘,碎,惶怖,叩头流血。行俭笑曰:尔非故也,何至是。色不少吝。
《开元天宝遗事》:杨国忠子弟以奸媚结识朝士。每至伏日,取坚冰,令工人镂为凤兽之形,置之雕盘中,送与王公大臣,惟九龄不受此惠。
《酉阳杂俎》:安禄山恩宠莫比,锡赉无数,其所赐品目,有金银平脱隔,馄饨盘、金大脑盘、银平脱食台盘。《柳氏旧闻》:上幸肃宗院见宫中庭宇不洒扫使令,无有妓女。上令高力士招没入掖庭者,按籍阅视。得三人,以赐太子,而章敬吴皇后在选中。后侍寝,梦有神人为子,遂生代宗,代宗之载诞也。三日,上幸东宫,赐之金盘,命以浴。
《开元天宝遗事》:宫中每到端午节,造粉团角黍贮于金盘中,以小角造弓子。纤妙可爱,架箭射盘中粉团,中者得食。
《赣州府志》:大历十三年戊午,代宗召江西判官李泌入见,因言:朕面属卿于路嗣恭,而嗣恭取元载意,奏卿为虔州别驾。嗣恭初平岭南,献琉璃盘,径九寸,朕以为至宝。及籍载家,得嗣恭所遗载琉璃盘,径尺。俟其至当,与卿议之。泌曰:嗣恭为人小心,畏权势,精勤吏事而不知大体。虔州别驾,臣欲之非其罪也。且嗣恭已新立大功,岂能以一琉璃盘罪之耶。上意乃解,召为兵部尚书。
《清异录》:唐内库有一盘,色正黄,圜三尺,四周有物象。元和中,偶用之,觉逐时物象变更,辰时花草,间皆戏龙,转已则为蛇,转午则成马矣。因号十二时盘,流传及朱梁犹在。
《云仙杂记》:向范待客,有漆花盘。
《摭言》:王源中,文宗时为翰林承旨,暇日与诸昆季蹴鞠,毬子误中源中之额,薄有所损。俄有急召比至,上讶之,源中具以上闻。上曰:卿大雍睦。命赐酒二盘,每盘贮十金碗,源中饮之无馀,略无醉容。
《清异录》:文宗属宦竖专横,动即掣肘,颇以酣饮为娱,嫔御之小户者,厌患之,争赂内执事。造黄金盏,以金莲荷菱芰为玦束盘,其实中空,盏满则可潜引盘中。人初不知也,遂有神通盏、了事盘之号。
《本事诗》:李相绅镇淮南,张郎中又新罢江南郡,素与李搆隙,惧李之雠己。投长笺自首,谢李深悯之,遂释然如旧交。与张宴饮,必极欢醉。张尝为广陵从事,有酒妓,尝好致情而终不果纳,至是二十年,犹在席,目张悒然,如将涕下。李起衣,张以指染酒题词盘上,妓深晓之,李既至张持杯不乐,李觉之,即命妓歌以送酒,遂唱是词曰:云雨分飞二十年,当时求梦不曾眠。今来头白重相见,还上襄王玳瑁筵。张醉归,李令妓夕就张郎中。
《杜阳杂编》:罗浮先生轩辕集,年过数百而颜色不老。上召入内庭,尝赐柑子,集曰:臣山下有味逾于此者。上曰:朕无复得之。遂取上前碧玉瓯,以宝盘覆之,俄顷,撤盘即甘子至矣。芬馥满殿,其状盛大,上食之,叹其甘美无匹。
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广化里。一日,大会韦氏之族,韦氏诸家好为叶子戏。夜则公主以红琉璃盘盛夜光珠,令僧祁捧立堂中,而光明如昼焉。
《唐书·吐蕃传》:吐蕃之俗。其器屈木而韦底,或毡为盘,凝麨为碗,实羹酪并食之。《岭表录异记》:霍仙鸣别墅在龙门,一室之中开七井,皆以雕镂木盘覆之,夏月坐其上,七井生凉,不知暑气。
《志怪录》:萧馀上元夜,于宣阳里酒盘下得一物,如人眼睛,其体类美石,光彩射人。《北梦琐言》:庄宗年十一,从晋王讨王行瑜。初入觐献捷,昭宗一见骇异之,曰:此子有奇表。乃抚其背曰:我儿将来之国栋,勿忘忠孝于吾家。乃赐以翡翠盘。《五代史·谢彦章传》:彦章,幼事万从周,从周养以为子,授之兵法,从周以千钱置大盘中,为行阵编伍之状,示以出入进退之节,彦章尽得之。
《清异录》:郭江州有巧思,多创物。见遗占景盘,铜为之。花唇平底,深四寸许,底上出细筒,殆数十。每用时,满添清水,择繁花插筒中,可留十馀日不衰。
《妮古录》:司马公哥窑合卺双桃杯,桃一合一开,即有哥窑盘承之,盘中一坎正相容,亦奇物也。
《梦溪笔谈》:石曼卿居蔡河下曲,邻有一豪家,使人延曼卿。引曼卿入一别馆,供帐赫然。坐良久,有二鬟妾,各持一小槃至曼卿前,槃中红牙牌十馀。其一槃是酒,凡十馀品,令曼卿择一牌;其一槃肴馔名,令择五品。既而二鬟去,有群妓十馀人,各执肴果,萃立其前;食罢则分列其左右,京师人谓之软槃。酒五行,群妓皆退;主人者亦翩然而入,略不揖客。
《宋史·杨佐传》:佐,为陵州推官。有盐井,底用柏木为干。岁久干摧败,欲易之,而阴气腾上,入者辄死;惟天有雨,则气随以下,稍能施工,晴则亟止。佐教工人以木槃贮水,穴窍洒之,如雨滴然,谓之雨槃。如是累月,井𠏉一新。《墨庄漫录》:政和间,朝廷求询三代鼎彝器。李朝孺为陕西转运,遣人于凤翔府破商比干墓,得铜槃,径二尺馀。中有款识一十六字。以槃献之于朝,道君皇帝曰:前代忠贤之墓,安得发掘。乃罢朝孺,退出其槃。圣德高明,有如此者。
《节略》:绍兴二十一年十月,高宗幸清河郡王第,供进御筵,张俊进奉白玻璃圆盘子一,古器周盘一。《辟寒》:孝宗皇帝会庆圣节,至日,车驾过宫太上外殿起居,拜舞进寿酒,侍宴官吴郡王以下,各赐金盘等物。
《宋史·窦贞固传》:贞固少时中蛊,若赘在喉中,常鲠阂。及为相日,大吐,有物状蜥蜴落银盘中,毒气冲盘,焚于中衢,臭闻百步外,人皆异之。
《金史·礼志》:金因辽旧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礼。重五于鞠场,中元于内殿,重九于都城外。其制,刳木为盘,如舟状,赤为质,画云鹤文。为架高五六尺,置盘其上,荐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
《元史·张德辉传》:世祖在潜邸,召见。因问德辉曰:祖宗法度具在,而未尽设施者甚多,将如之何。德辉指银槃,喻曰:创业之主,如制此器,精选白金良匠,规而成之,畀付后人,传之无穷。当求谨厚者司掌,乃永为宝用。否则不惟缺坏,亦恐有窃而去之者矣。世祖良久曰:此正吾心所不忘也。
《琅嬛记》:七夕,徐婕妤雕镂菱藕,作奇花异鸟,攒于水晶盘以进上,极其精巧。
《甲乙剩言》:胡孟韬尝言:于任城客邸遇一人,丰颐长髯。谒胡,胡与之言则道流也。须臾,拉胡上太白楼,相与对坐,道人曰:仓卒无以为娱,聊与君饮。遂袖出一盘如赤玉,径八寸许,光莹可爱。又出二杯,则琥珀也。胡意安所得酒馔乎。未几,以盘向空言曰:取无魂馔来。忽见鹿脯满,中杯红香扑人矣。

盘部杂录

《礼记·内则》:适父母舅姑之所,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
《孙卿子》:君臣,槃也。民者,水也。盘圆则水圆,盘方则水方。
《淮南子·齐俗训》:窥面于盘水则圆,于杯则随,面形不变其故,有所圆、有所随者,所自窥之异也。
《抱朴子》:以丹金为盘,置食其中,令人长生。
《白帖》:顾彦先云:铜盘之冻,知万里之寒。
《朝野佥载》:龙朔年已来,百姓饮酒作令,云:子母相去离,连台拗倒。子母者,盏与盘也。连台者,连盘拗倒盏也。及天后永昌中,罗织事起,有宿卫十馀人于清化坊饮,为此令。此席人进状告之,十人皆弃市。自后,庐、陵、徙、均州,则子母相去离也。连台拗倒者,则天被废诸武迁放之兆。
《洞天清录》:香橼出时,山斋最要一事。得官、哥、定、窑大盘、青冬磁龙泉盘、古铜青绿盘。宣德暗花白盘、苏麻尼青盘、朱砂红盘、青花槃白槃数种,以大为妙。每槃置香橼二十四头,或十二十三头,方足香味,满室清芬。

盘部外编

《魏略》:高辛氏有老妇,居王室,得耳疾,挑之,乃得物大如茧。妇人盛瓠中,覆之以盘,俄顷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
《武帝内传》:帝好神仙,元封元年七月七日,西王母至,王母自设天厨,真妙非常,又命侍女更索桃果,须臾,以玉盘盛仙桃七颗,大如鸭卵。
《麻姑传》:汉孝桓帝时,神仙王方平降蔡经家,即令人相访麻姑,麻姑至,入拜方平,方平为之起立,坐定,召进行厨,皆金盘玉杯,肴膳多是诸花果,而香气达于内外。
《神异经》:西北荒中有二金阙,高百丈,金阙银盘圆五十丈。
《神仙传》:沈羲为仙人所迎,见老君,以金案玉盘赐之。后授官为碧落侍郎。
《神僧传》:石虎于临漳修治旧塔,少承露盘。佛图澄曰:临淄城内有古阿育王塔,地中有承露盘。其上林木茂盛,可掘取之。即画图与使,依言掘取,果得盘。《续齐谐记》: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彦负笼亦不觉重。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奁子,奁子中具诸食馔,其器皿皆铜物,气味香旨,世所罕见。日晚当别,诸器皿悉纳口中,留大铜盘可二尺广,与彦。别曰:无以藉君,与君相忆也。彦大元中为兰台,令史以盘饷侍中张散,散看其铭,题云:是永平三年作。《异苑》:谢晦在荆州,见壁角间有一赤鬼,长可三尺,来至其前,手擎铜盘,满中是血。晦得乃纸盘,须臾没。《述异记》:南康樗都县西,沿江有石室名梦口穴,尝有船人遇一人,通身黄衣,担两笼黄瓜,求寄载过。至岸下,此人唾盘上,径下崖直入石穴中。船主初甚忿之,见其人入室,始知异,视盘上唾,悉是金矣。

匜部汇考

《礼记》《内则》

父母舅姑之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
〈陈注〉敦与牟,皆盛黍稷之器。牟读为堥,土釜也。此器则木为之,象土釜之形耳。卮,酒器。匜,盛水浆之器。此四器皆尊者,所用子与妇,非馂其馀,无敢用此器也。

《仪礼》《公食大夫礼》

小臣具槃匜,在东堂下。
〈疏〉案特牲尸尊,不就洗盥,用槃匜,故知此所设槃匜亦为公盥,不就洗也。

《既夕》

用器,槃匜,匜实于槃中南流。
〈注〉此皆常用之器也。槃匜,盥器也,流匜,口也。〈疏〉槃匜,洗浴之器。皆象生时而藏之也。
《三礼图》

匜图考

匜者,盥手浇水之器。故孔义云:匜似羹魁,柄中有道,可以沃盥洗手也。又公食大夫礼云:小臣具盘匜。注云:君尊不就洗,故设盘匜。贾疏云:知此盘匜,为君设者。案特牲礼云:尸尊不就洗,而盥用匜,故知此设盘匜亦为君也。今开元礼,皇帝皇后太子行事,皆有盘匜,亚献已下及摄事者,皆无盘匜。亦君尊设洗,而不就洗之义也。案梁正张镒修阮氏等图云:匜受一斗,流长六寸,漆赤中,诸侯以象饰,天子以黄金饰,皆画赤云气。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径八寸,深四寸五分,底径六寸,微杀乃容一斗之数。流口径可一寸,然图本又有作流长三寸者,案郑注既夕礼云:流匜,口也。又士虞礼注云:流匜,吐水口也,并不言流口寸数,揆之人情,流长三寸,于义为近。但周监二代,损益可知。当国家沿革之初,庶为永式。

《博古图》匜总说

公食大夫礼曰:小臣具盘匜。郑元谓:君尊不就洗。贾公彦又援郊特牲不就洗之文。以谓设盘匜,所以为君聂崇义。从而和之,且陈开元礼谓,皇帝皇后太子行事,皆有盘匜。而亚献已下与摄事者,皆不设。以显君尊,不就洗之义。是皆执泥不通之说。殊不知《内则》论事父母舅姑之礼,而曰:杖屦祗钦之勿敢近,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夫论事父母舅姑而言,及于匜则是亦众人之所用耳,岂人君独享者哉。若或不然,则季加弡伯,安得而作之也。虽非人君所独享,然惟馂乃用,则其用亦未尝敢易也。观其鋬,皆作牛羊脊尾状,按易以坤为牛,而坤以顺承为事,故物之柔顺者,皆比于牛。盖匜为盥手泻水之具,而义取于承顺者,理也。
商启匜

商启匜图考

右通盖高七寸七分,深三寸四分,口径长六寸三分,阔二寸七分,容一升有半,共重二斤十有五两,有流有鋬,圈足,盖器铭共八字曰:启作宝彝。按商,太丁之子曰乙,乙之子曰启,此铭启者,乃乙之子也。是器形制浑厚,字画奇古,劲若屈铁,非周秦篆画之可拟。伦者以时考之,盖商之器无疑。
商凤匜

商凤匜图考

右通盖高九寸二分,深三寸七分,口径长六寸六分,阔三寸,容一升有半,共重七斤,有流有鋬,圈足,无铭、通体设饰不一,其状有夔、有螭、有兕。小者、大者,起伏偃仰,颉颃差池,不可名状。又峙二角于其前,两腋间别出两凤,势若飞动,故因此名之。
商三夔匜

商三夔匜图考

右通盖高五寸四分,深二寸八分,口径长四寸七分,阔二寸二分,容一升,共重一斤十有一两,有流有鋬,圈足,无铭。通体作夔象,而盖纹隐起者,有三,蜿蜒夭矫,如得风云之状。复螭其鋬,观其制作,颇类凤匜,故宜类之于商也。
周父癸匜

周父癸匜图考

右高四寸五分,深二寸九分,口径长五寸,阔二寸六分,容九合,重一斤三两,有流有鋬,阙盖圈足,铭四字曰:爵方父癸。按周之君臣,其有癸号者,惟齐之四世,癸公慈母也。太公吕望实封于齐,其子曰丁公伋,伋之子曰乙公得,得之子曰癸公慈母,慈母之子曰哀公臣,然则作是器也,其在哀公之时欤。故铭父癸者,此也。昔之匜,通用于人神。此铭父癸,则其祭祀宗庙之器耶。此匜也,而铭有曰爵者,岂诗所谓洗爵奠斝之意欤。方事洗盥,则不可无匜尔。
周司寇匜

周司寇匜图考

右高一寸四分,深七分,口径长二寸五分,阔一寸一分,容一合,重二两二钱,有流有鋬,四足,铭二十字曰:作司寇彝。按周官大司寇之职,掌建邦之六典,以佐五刑。邦国诘四方小司。寇之职,掌外朝之政,以致万民而询焉,则司寇在周官,盖有大小之异。是器铭文曰:维之百僚,则非大司寇不足以当。是语也。然而是匜非他匜之比,正如汉金银错鼒,小而有适于用,岂匜亦固如鼐鼒之有别耶。特书传不见其所考,尔要之有是理也。
周文姬匜

周文姬匜图考

右通盖高一尺一寸二分,深四寸五分,口径长八寸三分,阔四寸一分,容四升,共重六斤十有一两,有流有鋬,四足,器与鋬铭共二十一字,初曰丙寅,纪其时也。次曰锡龟贝作文姬宝彝,著其名也。通体作犀兕之形,鋬亦如之,饰以云雷之纹,宛转盘绕于其上,已足贵矣。至于字画,仍复奇古,宜比于周。
周义母匜

周义母匜图考

右高六寸,深三寸六分,口径长九寸七分,阔六寸一分,容四升,重四斤九两,有流有鋬,四足铭一十七字。按《国语》:晋公子重耳过秦。穆公归女五人,怀嬴与焉。公子使奉匜沃盥,既而挥之。韦昭以谓:嫡入于室,媵御奉匜盥,是器铭曰:仲吉义母作旅。匜者,盖晋文公重耳娶齐女姜为正嫡,次杜祁,次偪吉,次季隗。然杜祁以吉生襄公,故巽而上之居第。二是为仲吉,以隗在狄所娶,故巽而已。次之是为季隗,而祁自居第四。昔赵孟尝曰:母义子爱足以威民。则义母者,杜祁也。礼曰铭者,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则所谓仲吉者,自名也。义母者,襄公谓杜祁也。按通礼,义纂以谓媵御交盥,盖媵送女之从者。御婿之从者,夫妇礼始相接。廉耻有间,故媵御交相为殊,以通其志,彼其婚姻欤。此称义母,则非初嫁之时,有子职在焉故也。称旅匜,则非交盥所用,特其匜之不一耳。

周孟皇父匜


周孟皇父匜图考

右高五寸五分,深二寸七分,口径长八寸,阔四寸一分,容二升,重三斤二两,有流有鋬,四足铭六字曰:孟皇父作旅匜。昔鲁桓公之后,析为三族,有仲孙、叔孙、季孙焉。仲孙于三桓氏为长,乃曰孟氏,此孟族所由出也。是则孟乃仲孙之氏,而姓则姬也。诗十月之交曰:皇父卿士而释者,谓皇父字也。然则此曰皇父,亦其孟之字欤。曰作旅匜,则又言非止一器,所以御宾客,供盥濯者,宜非一耳。
周螭首匜

周螭首匜图考

右高一寸九分,深一寸,口径长三寸五分,阔二寸,容二合,重六两二钱,有流有鋬,三足无铭。匜也,大小虽殊,而其制则同。前一器鋬作螭首,四足股间复饰以兽状。后一器甚小,而鋬亦状螭口齧。其器纯缘,下环以雷篆纹镂之。工若甚拙,而后世所不能及,实周一时物也。〈按图考有二器今止一图疑阙〉
周弡

周弡伯匜图考

右高四寸三分,深二寸八分,口径长八寸,阔四寸五分,容二升一合,重二斤十有四两,有流有鋬,四足铭十有三字,曰弡伯者,恐其姓与谥也。然有弡仲作宝簠,则又知弡之一族尔。此称伯,彼称仲,昆季之序也。
周季姬匜

周季姬匜图考

右高五寸一分,深二寸七分,口径长七寸三分,阔四寸一分,容一升五合,重二斤三两,有流有鋬,四足铭四字。昔晋文公重耳母曰季姬,齐悼公娶季康子之妹,亦曰季姬,而文公母乃翟狐氏女。太史公尝以狐季姬称之,则此曰季姬者,必有一于斯焉。是匜,盥器也。易谓盥而不荐,则洁以致诚而已。奉祭祀者,夫人之职,此以季姬自铭。盖其职欤。
周遍地雷纹匜

周遍地雷纹匜图考

右高四寸五分,深二寸六分,口径长五寸,阔三寸,容八合,重一斤十有一两,有流有鋬,阙盖圈足,无铭。是器通作夔状,色如精金,但下有翅足,其首背在盖,而亡之。其体间复作雷纹,间以小夔。考其制度,非周不能为也。
周夔匜

周夔匜图考

右通盖高六寸,深二寸八,分口径长四寸八分,阔二寸三分,重二斤四两,有流有鋬,无铭。是器通体饰以夔纹,盖亦如之。制作华藻大概,与周祖戊匜形制相近,但阙其铭耳。
周牛足匜

周牛足匜图考

右高四寸三分,深二寸九分,口径长九寸四分,阔五寸,容三升四合,重三斤九两,有流有鋬,四足无铭。是器以牛首为鋬,易曰坤为牛,牛地类,故其足斥以地之数,偶而不奇。马天类,故其足圜以天之形,圜而不方。今其足牛也,斥而偶,方而不圜,乃知莫不有法象耳。匜,盥洁之器。将以达其诚,是亦若郊牛茧栗,以将其诚而已。
汉注水匜

汉注水匜图考

右高一寸二分,深一寸一分,口径三寸,容三合,重五两,有流铭二十二字,曰:始建国元年正月癸酉朔日制。按汉新室,当孺子婴初始元年戊辰十二月改为建国,此言元年正月,则当是明年己巳岁制此器也。此器形制如盂,而浅且其旁,复出一流,与匜略不相类。迨见其识文,乃知匜也,然所容三合,其器特小,恐几格间所用者耳。
汉螭匜

汉螭匜图考

右高四寸三分,深二寸四分,口径长八寸,阔四寸九分,容二升,重二斤八两,有流有鋬,四足无铭,鋬饰以兽而有首足,鳞爪如龙,乃螭也。匜,盥手之器。而所饰如此,意亦有寓焉。盖螭为少仁多威之兽,未审厥意果何在也。
《古器评》周孟皇父匜〈铭六字〉
昔鲁威公之后,析为三族,曰仲孙、叔孙、季孙。仲孙于三威氏为长,乃曰孟氏,此孟族所由出也。故春秋每书仲孙,则传必谓之孟。如昭公九年,仲孙貜如齐。而传为之孟僖子如齐之类是也。是则孟乃仲孙之氏,而姓则姬也。十月之交诗曰:皇父卿士而释者,谓皇父字也。此曰皇父,亦岂孟之字与。

周伯匜〈铭四字〉

古之匜器,多有伯作之铭。所谓伯者,名耶。谥耶。伯仲之序耶。侯伯之爵耶。盖未可执一而谕之也。是器足与纯缘之下,皆著饕餮,文镂简古,其为周物无疑。

周伯吉父匜盘〈铭一百三十三字〉

曰惟五年三月,既死霸,庚寅以年系月,以月系日也。既死霸,则如书所谓旁死魄者是也。曰从王首书,勋绩也。曰锡马驹轩,纪君惠也。曰敢不用命,则即刑载誓词也。伯吉父虽不见于传记,然考其铭识,颇有周书誓诰之风。岂周家有功之人,赐作此器以昭其功耶。

周兕匜盘〈铭一字〉

是器铭文上为屋宇之状,而下作兕形,与周兕敦款识略无少异,盖宗庙之器也。

《广川书跋》《旅匜铭》

此器类觚,但容受胜尔,孙炎翻字作移尔,隋韵始为颐音。古今之言异也。昔人得于万年涸中,欧阳文忠释其文曰:弡伯作煮𦣞,考之于字煮,当作旅。以王存乂书考之,𦣞则沱字,今文以沱为池,宜世不加考也。礼器有匜而无沱,匜为方中也。则此器为匜,可知古人于书,凡器用则外从方古人。方为匜。若缶为,杯为,笾为,簋为。其取类众矣。篆文匜从方,而古文不用疑。昔人作字务从简古,或去其方,故后世疑之。礼家论匜,谓为盛水器。陆法言刘臻以为类桸,盖古所用以酌也。汉人或谓形羹魁,中有道可以注水。故怀嬴奉盥,公子挥之。今考其制,与羹魁异矣。是匜之类,不一疑,汉人所见异也。

匜部艺文

《议洗匜诏》梁武帝

祭祀用洗,匜中水盥。仍又涤爵,爵以礼神,宜穷精洁。而一器之内,杂用洗手,外可详议。

匜部纪事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晋公子及楚,楚子送诸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
《国语》:勾践命诸稽郢行成于吴,曰:勾践请盟:一介适女,执箕帚以眩姓于王宫;一介适男,奉盘匜以随诸御。
《酉阳杂俎》:予门吏陆畅初娶童溪女,每旦群婢捧匜,以银奁盛澡豆,陆不识,辄沃水服之。
《梦溪笔谈》:予于关中得一铜匜,其背有刻文二十字曰:律人衡兰注水匜,容一升。始建国元年一月癸卯造。皆小篆。律人当是官名。《王莽传》中不载。
《云烟过眼录》:张受益所藏铜器中,最佳者莫如监水匜,文藻精妙,色如绿玉,第无款耳,三代之器都无款,归之张与可。
《胡存斋咏》:所藏玉匜,有足双耳,亦径尺馀,色微黄,前后碾两饕餮,口有缘亦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