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二百六卷目录

 鬲部汇考〈鍑附〉
  周礼〈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器〉
  方言〈鍑〉
  茶经〈鍑 交床〉
  博古图〈鬲鍑总说 商母乙鬲图考 商雷纹饕餮鬲图考 周蔑敖鬲图考 周伯鬲图考 周帛女鬲图考 周师鬲图考 周仲父鬲图考 周慧季鬲图考 周丁父鬲图 考 周京姜鬲图考 周戈足鬲图考 周直纹鬲图考 周饕餮鬲图考 周饕餮贯珠鬲图考 周素鬲图考 周兽耳鍑图考 汉兽耳鍑图考〉
  古器评〈商妇康鬲 商欱姬鬲 周宝鬲 周季姬鬲 周南宫鬲 商齐鬲 周虢叔鬲 周蔑敖鬲〉
 鬲部纪事
 甗部汇考〈锭附〉
  周礼〈冬官考工记〉
  博古图〈甗锭总说 商父己甗图考 商父乙甗图考 商祖己甗图考 商鬲甗图 考 商饕餮甗图考 周垂花雷纹甗图考 周盘云饕餮甗图考 周雷纹饕餮甗图考 周纯素甗图考 汉偃耳甗图考 汉直耳甗图考 汉虹烛锭图考〉
  古器评〈周父戊甗 商父己甗 商父乙甗 周父乙甗 周甗〉
  广川书跋〈伯父甗铭 方甗铭〉
 甗部艺文
  跋周阳侯家甗文后    宋黄伯思
 甗部纪事

考工典第二百六卷

鬲部汇考〈鍑附〉

《周礼》《冬官·考工记》

鬲实五觳,厚半寸,唇寸。
〈订义〉郑锷曰:鬲,则鼎之类,所以烹饪也。经于亨人言,鼎镬于小,宗伯言逆镬于小,司寇言实镬而不言鬲。《尔雅》曰:疑足谓之鬲,疑空也。盖其足之空中也。陈用之曰:有甑必有鬲,鬲盛水于下,甑加于上。以水巽火,水在火上,而水火相逮,炊以熟物。郑康成曰:豆实三而成觳,则觳受一斗二升。五觳者,六斗也。郑锷曰:《汉志》云:十斗为斛,今人亦以十斗为斛。斛之名,与觳相近,而容不同,以理推之,鬲所以蒸炊之器也。其上容甑焉。甑容多而鬲容少,同其常也,则觳为斗二,斗盖与斛异。

《尔雅》《释器》

鼎,款足者谓之鬲。
〈疏〉款,阔也。谓鼎足相去疏,阔者名鬲。

《方言》《鍑》

鍑,北燕、朝鲜冽水之间,或谓之錪,或谓之鉼。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锜,或谓之镂。吴、扬之间,谓之鬲釜。自关而西,或谓之釜,或谓之鍑。

《茶经》《鍑》

鍑,以生铁为之。今人有业冶者,所谓急铁,其铁以耕刀之趄鍊而铸之,内模土而外模沙。土滑于内,易其摩涤。沙涩于外,吸其炎焰。方其耳,以正令也。广其缘,以务远也。长其脐,以守中也。脐长则沸中,沸中则末易扬,末易扬则其味淳也。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可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雅则雅矣,洁亦洁矣,若用之恒,而卒归于银也。

《交床》

交床以十字,交之剜中令虚,以支鍑也。

《博古图》鬲鍑总说

周官三百六十,各有司存。陶人之职,所司之物,而鬲居其一。夫鬲与鼎致用则同,然祀天地,礼鬼神,交宾客,修异馔,必以鼎。至于常饪,则以鬲。是以语夫食之盛,则必曰鼎盛。语夫事之革,则必曰鼎新。而鬲则特言其器,而无义焉。亦犹簠所盛者,稻粱。簋所盛者,黍稷而已,故王安石以鼎鬲之字,为一类释之,以谓鼎。取其鼎盛,而鬲言其常饪,其名称,其字画,莫不有也。今考其器,信然。且《尔雅》以鼎款足者谓之鬲。而《博雅》复以、镂、鬲、鍑、,皆为釜,则鬲鼎属,又釜类也。然而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则名亦随异,故北燕朝鲜之间谓之錪,或谓之鉼。江淮陈楚之间谓之锜,或谓之镂。惟吴扬之间乃谓之鬲。名称虽异,其实一也。《汉志》谓空足曰鬲,以象三德。盖自腹所容,通于三足。其制取夫爨火,则气由是而易以通也。若鍑之为器,则资以熟物。而许慎谓似釜而大口,盖是器特适时所用,非以载礼。今考其所存,则镕范以成者,似异乎许氏之说。岂非不必拘于形制,徒取诸适用而然乎。
商母乙鬲图

商母乙鬲图考

右高四寸七分,深二寸九分,口径四寸二分,容一升六合,重一斤十有二两,两耳三足,铭作亚形中。孙执戟字曰:母乙按天有十日,以甲乙第其次,商自报丁以来,始以是为号至丁,天乙是为成汤由,成汤传二十八王,至于帝。辛未有不以是为称者,其间有祖乙,小乙、武乙、帝乙,则母乙者,疑为乙称之后,而后世子孙名之商祖于契,契之生实本自有娀氏之女,而诗于长发尝及之,则知具母道者,皆得庙食也。故周继商之后,亦有姜嫄之庙,而后世又以为禖神焉,然则商母乙鬲岂非用于宗庙之器耶。
商雷纹饕餮鬲图

商雷纹饕餮鬲图考

右高九寸。深五寸九分,口径八寸,容一斗一升,重一十斤二两,两耳三足,无铭是器鬲也,与他器无小异,但所受稍大,三股各作一饕餮形下齧,其足饕餮之间错以雷纹纯缘。而下复环以夔,三分其体而介之以鼻,左右从横视之,皆成兽形。考诸商器类多似此。

周蔑敖鬲图


周蔑敖鬲图考

右高五寸七分,深三寸二分,口径四寸五分,容一升九合,重二斤八两,两耳三足,铭十有一字所可辨者,九字而已,敖上髣髴若蔑字,按楚之君有霄敖、若敖、杜敖郏敖,而其名官亦曰莫敖所谓蔑敖殆出于斯,耶楚周诸侯国。故其器作周之形制曰光康者,古人铭意盖未可以臆论也。
周伯鬲图

周伯鬲图考

右高四寸八分,深三寸,口径四寸二分,容三升六合,重一斤十有五两,两耳三足,铭四字,按宝器以伯为铭者多矣,尊敦彝舟爵皆有伯作之铭,观古人或以伯为谥,或以伯为名,或以伯仲第其序,或以侯伯列其爵,所称非一,而此曰伯者殆未可以私智决也。
周帛女鬲图

周帛女鬲图考

右高四寸,深二寸四分,口径四寸,容一升六合,重二斤一两,铭五字,曰:帛女作齐鬲。帛女疑宫女之有职者,然考周官自九嫔世妇之馀所可见者,司服缝人而已。初无此名也,岂非自周之东。典礼不存因其职而命之欤,不然则诸侯不敢拟于天子而有是职欤。汉广川王以陶望卿主缯帛,疑亦祖述周人之意,其曰作齐鬲盖于祭祀之齐而所用之器也。
周师鬲图

周师鬲图考

右高三寸一分,深二寸二分,口径三寸五分,容一升,重一斤十有一两,三足,铭五字曰:师作宝鬲,内一字未详。昔者以师称其官,则有若尹氏大师者是也;以师称其姓,则有若师旷师丹者是也。此器铭曰师,疑以师言其姓或言其官耳,制作简古虽周之物,殆有商之遗意焉。
周仲父鬲图

周仲父鬲图考

右高四寸,深二寸二分,口径四寸一分,容一升三合,重二斤,三足,铭十有六字,仲下一字不可辨。昔有仲山父、仲庆父、仲考父、召仲丁父、仲仁父,而此曰仲父者,盖未知其为谁。考其制作,乃与聿远鬲稍相近耳。且诸器款识有曰孙子,有曰子子孙孙,有曰子子孙,盖孙可以为王父尸,子不可以为王父尸,故言孙子而以孙为先言之不足至于重复,故言子子孙孙而不嫌其烦或、叠言、或单举以互见,故言子子孙而不嫌其略,若此器再言子子人从而系之,是为孙孙之义,盖孙亦子属不待指而后著矣。噫古人制器尤在于遗后世且欲传守不失,故以子孙为丁宁。若乃汉器,铭子孙者十无二三,此所以不纯乎古也。
周慧季鬲图

周慧季鬲图考

右高四寸三分,深二寸六分,口径四寸二分,容一升六合,重二斤三两,两耳三足,铭三字,按慧与惠通虢,姜敦款识有惠仲,春秋有惠伯、惠叔,而此鬲铭之为惠季,岂非惠为氏而伯仲叔季者乃其序耶。

周丁父鬲图


周丁父鬲图考
右高四寸八分,深三寸二分,口径四寸七分,容一升七合,重一斤十两,两耳三足,铭三字。夫世人但知十干为商名,遇款识有十干者,皆归之商,故或以丁父鬲为商器盖误矣,按商之铭于甲曰父甲,丁曰父丁,己曰父己。辛曰父辛,乙曰父乙,皆尊其父而上之,未见有列于下者,兼商鬲皆以父丁为铭,若谓丁父亦为商器,则是古人于名号间有变易矣,将何以示后世乎。盖在周之太公望再世而有丁公,故其后世以丁为氏是鬲周物也,岂其丁氏之子孙为其家庙而作耶。曰孙则又以言孝孙作之以奉其祖者也。
周京姜鬲图

周京姜鬲图考

右高三寸四分,深二寸二分,口径三寸四分,容九合,重一斤九两,三足,铭十有一字,按诗之思齐曰思齐太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盖太王之妃曰太姜,王季之妃曰太任,文王之妃曰太姒,曰京姜者京室之妇也,周有天下,在武王时及其追尊祖。考则以古公为太王季,历为王季,于是国以京言之,故谓之京姜。
周戈足鬲图

周戈足鬲图考

右高五寸一分,深三寸四分,口径四寸一分,容一升二合,重一斤二两,两耳三足,无铭是鬲。足锐如戈,按戈兵器也,戡戮战伐皆从之,盖有伤物之意,故古爵悉为此状释者,谓为酒戒。今鬲以饪物,而其足复作此,岂非一食之间过亦为害耶,则圣人之垂训其见于制作,防患何所不至也。
周直纹鬲图

周直纹鬲图考

右高三寸七分,深二寸四分,口径三寸九分,容一升,一合有半,重一斤六两,两耳三足,无铭,王安石释鬲字以谓鬲,空三足,气自是通上下,则鬲者,欲其通而无碍也,此器所饰文。皆直而不曲,盖示上下通达之意,然其制与周京姜鬲略相似也。
周饕餮鬲图二


周饕餮鬲图考周饕餮鬲图考
第一器高七寸一分,深四寸四分,口径五寸三分,容三升,重三斤六两,两耳三足无铭。
第二器高六寸五分,深四寸,口径四寸九分,容二升,重二斤十有一两,两耳三足无铭。
右二鬲皆甗属款足,以达水火之气,盖熟物自下始也,故其用未尝不同,但前一器差大而耳足纯素于腹间,止饰以饕餮,后一器亦以饕餮鼻为觚棱,大抵制作之工略异,然俱周物也。
周饕餮贯珠鬲图

周饕餮贯珠鬲图考

右高一尺六寸。深一尺一寸,口径一尺二寸,容四斗六升,重二十六斤,两耳三足无铭。纯缘饰以饕餮贯珠之纹,复加连珠为间古之鼎。彝之属多著饕餮。盖饮食人之大欲存焉。苟无以防其未然则亦何所不至耶。鬲以烹饪为事,故取此为象古人所以寓意者,可谓深矣。
周素鬲图

周素鬲图考

右高六寸九分,深四寸六分,口径六寸,客三升八合,重三斤一十两,两耳三足无铭。夫鬲之为用熟物器也,中虽有隔,而上下与气为流通是器,耳是纯素无纹,虽曰周器,而尚有商之遗法。
周兽耳鍑图

周兽耳鍑图考

右高一尺一寸六分,深一尺一寸三分,口径八寸六分,腹径一尺五寸五分,容五斗八升,重十有八斤两耳连环无铭。是器似釜而口敛口之。上且载鬲焉。以此熟物也,体纯素无纹,然形制古雅,盖非后世俗工之所能到,以类求之真周物耳。
汉兽耳鍑图

汉兽耳鍑图考

右高七寸六分,深七寸,口径五寸,腹径一尺,容一斗四升八合,重七斤十有二两,两耳连环无铭。是器鍑也,许慎谓似釜而大口,今正如釜之有六耳,腹周有隔脰,旁著两兽衔环玉,与汉方圜兽耳壶同然已失三代之制矣。
《古器评》商妇康鬲〈铭七字〉
束者莫知其为谁曰子孙妇,则言承祖考之祀者,固在乎子孙而妇之从夫亦当相其祀事耳,故采蘩之。美夫人采蘋之咏大,夫妻皆莫不以祭祀为先焉,甲庚丁者,纪其日也,商之辞略,故止言日而不言辰,至周则见于铭载者,如尊曰丁丑彝、曰己酉,盖又兼辰而言之矣。

商欱姬鬲〈铭五字〉

古之氏族或以王父字,或以谥,或以世系所封之地,此曰欱姬者,盖其氏族也,如以䜌公之谥为言,则曰䜌女以娀国为言,则曰有娀氏之女,以姜姓为言,则曰孟姜皆其类也。

周宝鬲〈铭十三字〉

是器不著名氏,但纪岁月设饰无华藻,唯作直纹,上下通贯而已,制作纯古有商之馀风焉。

周季姬鬲〈铭六字〉

昔晋文公重耳母曰季姬,齐悼公娶季康子之妹亦曰季姬,而文公母乃翟狐氏之女,太史公尝以狐季姬称之,则此曰季姬者,必有一于斯焉,夫鬲之于鼎,虽致用则同然,祀天地礼鬼神、交宾客、修异馔必以鼎至于烹,常饪则以鬲是以语,夫食之盛则必曰鼎,盛语夫事之革则必曰鼎新而鬲,特言其器而无斯义焉,奉祭祀者,夫人之职,此以季姬自铭盖其职欤。

周南宫鬲〈铭十二字〉

古之器,铭以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为辞者。比比皆是也。盖昔人制器,尤在于遗后世且欲传守不失,故以子孙为丁宁耳,是鬲也。而曰尊者,与尊鼎尊彝尊敦同意,观其制作文镂,殆与周仲父鬲相似,其为周物无疑。

商齐鬲〈铭八字〉

古者始字,则曰伯仲叔季,及其德劭则又称父焉。其曰作齐鬲者,盖于祭祀之齐而用之耳,周帛女鬲亦曰齐鬲,岂效法于此乎。

周虢叔鬲

《春秋左氏传》: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然则虢叔盖王季之子,文王之母弟也。虢以言其国叔,以言其字耳。

周蔑敖鬲〈铭九字〉

《宣和博古所载》:铭十有一字,敖上彷佛是蔑字,今此器乃少于前两字,何也。楚之君有霄敖,若敖,杜敖,而其名官亦曰莫敖,所谓蔑敖者,殆出于此耶。

鬲部纪事

《史记·蔡泽传》:泽,之韩、魏,遇夺釜鬲于途。
《家语》:鲁有俭者,瓦鬲煮食,食之,自谓其美,盛之土铏之器,以进孔子。孔子受之,欣然有悦,如受大牢之馈。《荆州记》:湘东阴山县西有鬲口溪,昔有大鬲容百斛出于此水,故因为名。
《唐书·武攸绪传》:攸绪,则天皇后兄子也。所赐金银铛鬲,尘皆流积,不御也。

甗部汇考〈锭附〉

《周礼》《冬官·考工记》

陶人为甗,实二釜,厚半寸,唇寸。
〈订义〉王昭禹曰:陶人所以为甗,为盆,为甑,为鬲,为庾皆烧土为之。郑司农曰:甗无底甑。赵氏曰:甗必有物以为底,如今甑以竹为箄之类,若果无底,蒸物不得厚半寸。言其身唇寸,言其口边,又厚也。郑康成曰:量六斗四升曰釜。陈用之曰:先儒所引者,齐人之乱法,非先王之制度。所以知釜为斛者,盖栗氏为量。内方尺而员其外,其实一釜,其唇一寸,其实一豆。豆谓斗也。斗十之而为斛,则釜之方尺为斛可知。或言釜,或言斛,互相见也。郑锷曰:釜之唇一寸,其实一升,则其腹深尺,当实十斗,釜宜。如管子所谓:百升而成,釜之釜也。有足者谓之釜,无足者谓之釜。所容皆同,故其名相近也。

《博古图》甗锭总说

甗之为器,上若甑而足以炊物,下若鬲而足以饪物,盖兼二器而有之。或三足而圜,或四足而方。考之经传,惟周官陶人为甗。止言实三釜,厚半寸,唇寸,而不释其器之形制。郑元乃谓:甗,无底甑。而王安石则曰:从献从瓦,鬲献其气,甗能受焉。然后知甑无底者,所以言其上鬲献气者,所以言其下也。然说文止谓为甑,盖举其具体而言之耳。五方之民,言语不同,故各为方言以自便。是以自关以东谓之甗,或谓之鬵。至梁乃谓之鉹,或谓之酢馏。名虽不同,所以为器则一而已。是甗也,有铭。曰彝者,谓其法度之所寓,而有常故也。惟有常而不作奇巧,此所以为轨物欤。其后复有铭锭者,用以荐熟物,其上则环以通气之管,其中则置以蒸饪之具,其下则致以水火之齐,盖致用实有类于甗,故有所谓虹烛锭。与夫素锭者,于是咸附之于甗末焉。
商父己甗图二


商父己甗图考商父己甗图考
第一器高一尺三寸,深自口至隔六寸有半,自隔至底三寸,口径八寸九分,耳高二寸二分,阔二寸五分,容自口至隔一斗一升,自隔至底三升九合,重一十四斤十有四两,三足,铭三字。
第二器高一尺二寸一分,深自口至隔五寸八分,自隔至底三寸,口径九寸,耳高二寸,阔二寸一分,容自口至隔九升,自隔至底三升三合,重十有一斤,三足,铭七字。
右按三代之间,惟商人号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陈之祭祀者,曲致其尽,故于此特以见为铭。盖以祭神,如神在而僾然必有见乎其位故也,非事亡。如事存者,曷以至此。后一器曰亚者,庙室之形。曰无俦者,疑其作器者之名也。

商父乙甗图


商父乙甗图考

右高一尺一寸九分,深自口至隔五寸九分,自隔至底四寸一分,口径八寸八分,耳高二寸一分,阔二寸二分,容自口至隔八升,自隔至底三升五合,重十有一斤四两,三足,铭四字曰:子虎父乙。子,商器类,铭之,盖子商姓也。乙,商君之号。曰虎则取似其形,而所藏器有五虎,父丁鼎亦作此虎形,盖飨礼形盐亦虎也。以人道事神,故宜有此,而司尊彝用虎,以为追享之器。则虎之为义,其或取此。是器纯缘,之外三面作雷电饕餮,而隔复皆不加文饰,为商物也。
商祖己甗图

商祖己甗图考

右高一尺一寸四分,深自口至隔五寸八分,自隔至底二寸八分,口径八寸六分,耳高二寸二分,阔二寸一分,容自口至隔七升,自隔至底二升五合,重九斤有半,三足,铭六字。或以商高宗朝有臣,尝作高宗肜日,以训王曰:祖己。则祖己者,疑商之臣乎。然按彝器,间类多以祖乙、祖丁、祖戊、祖辛为铭。则凡称祖者,孙之所作也。乙丁戊辛云者,乃其号耳。用是考之祖己者,其惟商之雍己欤。言癸者,商有天癸。癸为己,作祭器也。此甗而谓之尊彝,非周官所谓六尊六彝之谓,盖商制未分,凡可尊可法者,则曰尊彝。
商鬲甗图二


商鬲甗图考商鬲甗图考
第一器高一尺一寸八分,深自口至隔五寸九分,自隔至底四寸,耳高二寸二分,阔二寸二分,口径九寸一分,容自口至隔八升三合,自隔至底三升二合,重十有一斤七两,三足,铭一字。
第二器高一尺二寸一分,深自口至隔六寸,自隔至底三寸三分,口径九寸三分,容自口至隔九升,自隔至底三升二合,重十有一斤四两,两耳三足,铭一字。右二器铭各一字,皆象鬲之形,盖甗之为器,上体作甑,下体作鬲。王安石尝释其义,以谓鬲献其气,甗能受焉。取鬲以为铭,可谓得之矣。
商饕餮甗图

商饕餮甗图考

右高一尺一寸五分,深自口至隔五寸五分,自隔至底二寸八分,口径八寸六分,耳高二寸,阔一寸八分,容自口至隔五升八合,自隔至底二升四合,重七斤,三足无铭。足间所饰饕餮,与商甗皆相类。而两耳纯缘,文镂至隔。又与商立戈甗无少异,制鍊精工,非商物不能及此。
周垂花雷纹甗图

周垂花雷纹甗图考

右高一尺四寸二分,深自口至隔一尺,自隔至底六寸,口径九寸,耳高二寸一分,阔二寸三分,容自口至隔九升,自隔至底三升,重九斤八两,三足无铭。是器甗也。所以为炊物之具。三面设饕餮之饰,间以雷纹,如连珠相属。下有垂花,隔作三象,出鼻为足。中有隔,可以熟物。古人创物之智,其所以造形穷理,为备于此,是必周器也。
周盘云饕餮甗图

周盘云饕餮甗图考

右高一尺七寸七分,深自口至隔八寸二分,自隔至底三寸八分,耳高四寸三分,阔三寸七分,口径一尺三寸九分,阙隔通容三斗六升,重三十五斤,三足无铭。且甗常隔而能通,所以献其气于上,以为饪物之具。以达水火之气,盖熟物自下始也。饰以盘云,以象其气盘结不散,致雨之道也。气之熟物,其犹是欤,饰以饕餮,所以思患豫防之义存焉。
周雷纹饕餮甗图

周雷纹饕餮甗图考

右高一尺二寸三分,深自口至隔六寸,自隔至底四寸六分,口径九寸三分,耳高二寸四分,阔二寸五分,容自口至隔九升有半,自隔至底三升六合,重十有一斤八两,三足无铭。是器甗也。甗之为饰,类以饕餮,雷纹间错。而耳作绹纽,足为象鼻,盖先后制作相承,故无少异,非若尊彝,各有取法,所以无嫌于沿袭。
周纯素甗图一

周纯素甗图二周纯素甗图二

周纯素甗图考周纯素甗图考
第一器高一尺三寸,深自口至隔七寸一分,自隔至底三寸八分,口径八寸六分,耳高二寸二分,阔二寸六分,容自口至隔一斗一升,自隔至底三升有半,重一十五斤十有二两,三足无铭。
第二器高一尺二寸一分,深自口至隔五寸八分,自隔至底三寸九分,口径八寸七分,耳高二寸三分,阔二寸六分,容自口至隔九升,自隔至底二升九合,重十有二斤六两,三足无铭。
右二器纯素不加雕镂,其上则甑而无底,其下则隔以献气,合二体而甗之,所以备焉。《周礼》则陶人为甗,而此悉铜为之,考其所自,由关而东谓之甗,至梁乃谓之鉹,鉹之字从金,则甗未必为陶器也。
汉偃耳甗图

汉偃耳甗图考

右高六寸,深五寸七分,口径八寸三分,耳高二寸一分,阔二寸,容一斗六合,重四斤,无铭。耳外附如釴,而偃底疏通不设隔。与蟠夔甗一类,惟腹著蝉纹为少异,盖亦汉物也。
汉直耳甗图

汉直耳甗图考

右高一尺六寸,深自口至隔七寸,自隔至底三寸五分,口径一寸四分,耳高一寸三分,阔二寸二分,容自口至隔一斗九升,自隔至底六升八合,重二十一斤六两,三足无铭。是器腹间微敛,可以承隔而无鼻鋬,虽鍊冶未尽善,而形制近古,必汉初物也。
汉虹烛锭图

汉虹烛锭图考

右高五寸五分,深四寸五分,口径三寸,容四升八合,重四斤八两,三足铭一十八字。自三代至秦,器无斤两之识,此器显其斤重,又字画与汉五凤炉款识相类,实汉物也。说文以锭为镫,镫则登。而有用者,铭曰虹烛者,取其气运如虹之义,殆荐熟食之器。但阙其盖而不完。曰王氏者,未审其为谁也。曰第一,则知为虹烛者,数不特此耳。

《古器评》

周父戊甗〈铭八字〉

前三字漫灭不可复辨。后曰:作父戊尊彝。世人但知十干为商之号,故凡彝器有曰父甲父乙之类者,皆为商器误矣。要在识其制作,则虽无铭载,三代固已判然。是器既曰父戊,疑若商君之号。且纯素无文郁,有尚质之风,倘不以制作考,安知其为周物也。

商父己甗〈铭三字〉

按商十世之君曰雍已,此曰父己,则是其子铭其父之器也。又曰见者,岂记礼者所谓祭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见乎其位者耶。商人号为尊神于祭祀曲致,其尽而铭者,所以立义考其铭而求其义,则事死如事生。祭神如神在,不待较而后可知矣。

商父乙甗〈铭三字〉

按商以乙为号者六,曰报乙,曰天乙,曰祖乙,曰小乙,曰武乙,曰太乙。而此曰父乙者,未知其决为何乙也。然必子为父作以追享之耳。举则取其以手,致而与人之义,盖亦示用之于父,尽力以致享,而不敢虚美其先者也。是器制作文镂,与商父己甗殊相类,其为商无疑。

周父乙甗〈铭七字〉

父乙,则言其父名乙,以明子为父作耳。曰彝则谓其器可法,非六彝之谓彝也。是器文饰制作与商甗相类,加以铜色黤渍,间以红绿,殊为观美,必周初物也。

周甗

甗之为器,其上则甑而无底,其下则隔以通气,盖炊物之具也。此甗而铭之曰彝者,非周官六彝之谓,特以法度之,所寓而有常耳。

《广川书跋》父甗铭

古甗皆有盖有秝,其下可爨,上可羃,以为承尘者也。许慎言后改为甑,甑甗形相类,不可便为一物,迨后世,甗废而甑独存也。观廪人溉甑甗,司空濯豆笾,便知甗非甑矣。甗在汉读若言,在隋音彦。今人作偃不知声类所以改者,何也。古者鼎俎簠簋皆有数,故其次者谓之旅旅,言其众。又曰亚也,独甑不见上下之等,与其数如何。今其铭曰:伯父。作旅甗,知古之为甗,以备薪烝者,非一器也。考古图以作温,今校籀书温之文若此,孙炎翻以余廉谓进也。王存乂泸水,篆字亦若此,然则字当为泸。

方甗铭

李氏甗无秝铭曰:方甗或疑其制,余为考之古者,谓鼎上下大小若甑,曰鬵。亦鬻器类。甗,古文作鬳,今仲信父之铭则作甗,知字有兼存,古人用之不一其制矣。纪有甗,齐晋以为重器。然其用不过行于飨食,今举国为重,号于天下,则必有异者。将国君之器自异而纪侯之甗,则又其尤异者也。

甗部艺文

《跋周阳侯家甗文后》宋·黄伯思

此西汉时器,在文潞公家字画,细浅难椎拓。今以拓书纸帖器铭上就摹之,殊不失真也。

甗部纪事

《左传》:成公二年,晋侯从齐师,入自丘,舆击马陉,齐侯使宾媚入,赂以纪甗,玉磬,与地,不可,则听客之所为。《玉海》:宋太宗时,长安民得甗,其状下为鼎三足,上为方甑,中设铜箄,可以开阖,有铭在其侧,句中正识其文,曰:甗也。遂藏秘阁。
《云烟过眼录》:张受益所藏商甗,内有款,归之张与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