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录

 瓶部汇考
  诗经〈小雅蓼莪〉
  博古图〈总说 周蟠螭瓶图考 汉麟瓶图考 汉螭首瓶图考〉
  古器评〈汉麟瓶〉
  考槃馀事〈著瓶〉
 瓶部艺文一
  酒箴           汉扬雄
  瓶赋          唐柳宗元
  涵春君传〈花瓶〉    明支廷训
 瓶部艺文二〈诗〉
  铜瓶           唐杜甫
  大食瓶          元吴莱
 瓶部纪事
 瓶部杂录
 瓶部外编
 缶部汇考
  诗经〈陈风宛丘〉
  礼记〈礼器〉
  尔雅〈释器〉
  方言〈缶〉
  说文〈缶〉
  觥记注〈缶〉
  三才图会〈缶图考二〉
 缶部艺文
  太公宝缶铭跋       宋董逌
 缶部纪事
 缶部杂录
 甒部汇考
  礼记〈礼器 祭义〉
  仪礼〈少牢馈食礼〉
  三礼图〈瓦甒图考〉
 甒部纪事
 瓿部汇考
  说文〈瓿〉
  博古图〈周方斜瓿图考 周鱼瓿图考 周蟠虬瓿图考 周饕餮瓿图考〉
 瓿部艺文
  汉螭文瓿说       宋黄伯思

考工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瓶部汇考

《诗经》《小雅蓼莪》

瓶之罄矣。维罍之耻。
〈注〉瓶小而罍大,罄尽也。

《博古图》《总说》

尊壶为盛酒之器,而瓶者,亦用之以盛酒者也。此周人有瓶之罄矣。之诗然后知瓶亦古人之所用者。然其字从瓦,所以贵其质,而此皆以铜,复作螭麟鹦鹉之饰,盖古人大体,至汉盖雕镂矣。然贾至称汉杂三代之政,而王通亦谓舍两汉安之,则制作有出于此者,宜亦可观也已。
周蟠螭瓶图

周蟠螭瓶图考

右高一尺八分,深一尺一分,口径一寸七分,容四升八合,重六斤。无铭,盖瓶之为用久矣。《易》言:羸其瓶。《诗》曰:瓶之罄矣。是也。复作蟠螭,首尾纠结,形若麟瓶之状。周有一壶,其著象亦蛟螭。此瓶也,其饰如此,亦以壶类故也。
汉麟瓶图

汉麟瓶图考

右高八寸六分,深七寸五分,口径九分,容一升八合,重三斤四两。有鋬无铭,《书》曰:左右携仆。《韩子》曰:供给之人各执其物。此古提㩦供给之器也。走趋虽遽,满而不溢,口兼流用,坐无繁饰。周身甲错若麒麟,然盖炎汉已来物也。
汉螭首瓶图

汉螭首瓶图考

右高七寸二分,深七寸,口径八分,容一升三合,重一斤十两。有流无铭,是器纯素。唯流作螭首。昔人饮器,多取螭为饰,盖君子之于酒,交之以仁,制之以威者。凡欲如此,然制作浮薄而无古意。视三代之器,未可同日而语也。

《古器评》《汉麟瓶》

此古仆御供给之器也。左提右挈,奔走奉承,无满溢之失。古人制器,良有旨哉。麟之为物,昔人取以为圣时之瑞。以此饰器,殆不徒设。《宣和博古图》云:吏部尚书苏颂言:顷使卤于帐中,尝见之亦类此。然则当时所铸,必非一器也。

《考槃馀事》《著瓶》

吴中近制短颈细孔者,插著下重不仆。古铜者亦佳。官哥定窑者,不宜日用。

瓶部艺文一

《酒箴》汉·扬雄

子犹瓶矣。睹瓶之居,居井之湄,处高临深,动常近危。酒醪不入口,藏水满怀,不得左右,牵于纆徽。一旦专碍,为瓽所轠,身提黄泉,骨肉为泥。自用如此,不如鸱夷。鸱夷滑稽,腹大如壶,昼日盛酒,人复借酤。常为国器,托于属车,出入两宫,经营公家。繇是言之,酒何过乎。

《瓶赋》唐·柳宗元

昔有智人,善学鸱夷。鸱夷蒙鸿,罍罃相追。谄诱吉士,喜悦依随。开喙倒腹,斟酌更持。味不苦口,昏至莫知。颓然纵傲,与乱为期。视白成黑,颠倒妍媸。己虽自售,人或以危。败众亡国,流连不归。谁主斯罪,鸱夷之为。不如为瓶,居井之湄。钩深挹洁,澹泊是师。和齐五味,宁除渴饥。不甘不坏,久而莫遗。清白可鉴,终不媚私。利泽广大,孰能去之。绠绝身破,何足怨咨。功成事遂,复于土泥,归根反初,无虑无思。何必巧曲,徼觊一时。子无我愚,我智如斯。
《涵春君传》〈花瓶〉明·支廷训
余托居在委巷,穷僻处绝。无芳艳涉目,且日奔走于风尘,不知其腊之将去也。有涵春君者,修颈坦腹,独抱止水。每如,果然挈罗浮素质。踵余斋而明日春至矣。世传有脚阳春,今且无根自荣矣。师雄偶邀半晌,今且陪君起居矣。萧萧疏影,黯黯馀芳。最可人者,尤在灯下。经宿犹是,阅旬犹是且刊华而就实焉。余意罗浮氏素,非家养其来,固多拂郁曲折。乃于于徐徐,欣然自若,不识一枝之为寄也。岂转移造化,顾属君手邪。甚异之,君曰:何异乎。拂之因以得顺,折之转而为全。物情类然,逐众敷荣。大地阳春也,随缘自适,一掬阳春也。且过目成色,何必春之为春。与化俱徂,何必相之为相。借交于姚魏,受知于陶令。折节于董奉,师门亦披衷于六郎。西子无问富贵,高隐仙踪艳质,随所入必偕所与以进,而此衷常净。可自信,亦可信人。时与文人学士晤,对于芸窗,并侧于几案。足以助发其生意,而彼此视为莫逆。即与释部,谈空空元宗,课寂寂律议。森然亦若,相得益彰。而不病其为色碍,惟贾人竖子,日营营于多寡有无。似为不韵,未尝过而问焉。盖于万锦丛中结交,一杯水里涵养。春意虽觉,满怀尘根不留半点。东皇以其有护伤续韵之功,袭封涵春君。姓湛氏名撷英,移芳其字云。

瓶部艺文二〈诗〉

《铜瓶》唐·杜甫

乱后碧井废,时清瑶殿深。铜瓶未失水,百丈有哀音。侧想美人意,应悲寒甃沉。蛟龙半缺落,犹得折黄金。

《大食瓶》元·吴莱

西南有大食,国自波斯传。兹人最解宝,厥土善陶埏。素瓶一二尺,金碧粲相鲜。晶荧龙宫献,错落鬼斧镌。粟纹起点缀,花穟蟠蜿蜒。定州让巧薄,邛邑斗清坚。脱指滑欲堕,凝瞳冷将穿。逖哉贾胡力,直致鲛鳄渊。常嗟古器物,颇为世所捐。襆衫易冠衮,盘盎改豆笾。礼图日以变,戎索岂其然。在时苟适用,重译悉来前。大寰幸混一,四海际幅员。县度缚绳縆,娑𡗝航革船。凿空发使节,随俗混民编。汉玉堆椟笥,蕃罗塞鞍鞯。城池信不隔,服食奈渠迁。轮囷即上据,鼎釜畴能肩。插葩夺艳冶,盛酪添馨膻。当筵特见异,博识无庸诠。藏之或论价,裹此犹吾毡。珊瑚尚可击,碛路徒飞烟。彼还彼牙市,我且我杯棬。角貒独不出,记取征西年。

瓶部纪事

《左传》:襄公十七年,卫孙蒯田于曹隧,饮马于重丘,毁其瓶,重丘人闭门而询之。〈注〉询,骂也。
《洛阳伽蓝记》:永宁寺,熙平元年,灵太后胡氏所立也。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举。高九十丈,有刹复高十丈。刹上有金宝瓶,容二十五石。宝瓶下有承露金盘,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铎。孝昌二年,大风发屋拔树,刹上宝瓶随风而落入地丈馀,复命工匠更著新瓶。
《周书·薛憕传》:魏文帝造二敧器。一为二仙人共持一钵,同处一盘,钵盖有山,山有香气,一仙人又持金瓶以临器上,以水灌山,则出于瓶而注乎器,烟气通发山中,谓之仙人敧器。
《唐书·秦琼传》:琼降。高祖俾事秦王府,王尤奖礼。从镇长春宫,拜马军总管。战美良川,破尉迟敬德,功多,帝赐以黄金瓶。
《李大亮传》:贞观初,有台使见名鹰,讽大亮献之。大亮密表曰:陛下绝畋猎久矣,使者求鹰。信陛下意耶,乃乖昔旨;如其擅求,是使非其才。太宗报书曰:有臣如此,朕何忧。古人以一言之重订千金,今赐胡瓶一,虽亡千镒,乃朕所自御。
《回纥传》:回纥入朝。帝坐秘殿,陈十部乐,殿前设高坫,置朱提瓶其上,潜泉浮酒,自左閤通坫趾注之瓶,转受百斛镣盎,回纥数千人饮毕,尚不能半。
《法书要录》:萧翼奉敕取兰亭,得便驰驿至都奏御。太宗大悦,赐银瓶一,金缕瓶一,玛瑙碗一,并实以珠。《问奇类林》:房琯遇邢和璞,同至一废佛堂。松下以杖叩地,令侍者掘深数尺,得一瓶,瓶中皆是娄师德与永公书。和璞笑谓曰:省此乎。房遂洒然,方记为永禅师后身。
《册府元龟》:德宗贞元十一年,齐映为江西都团练,观察使。映尝自以为相无大过,当复入用。乃多进献及为金银器,以希旨。先是禁中银瓶大者,高五尺馀,及李兼为江西观察使,又献高六尺者,至是年帝降诞日,及端午,映献高八尺馀者。《杨文公·谈苑》:人言白居易作六帖,以陶家瓶数千各题门目。作七层架列置斋中。命诸生采集其事类,投瓶倒取之,抄录成书,故其所记时代,多无次序。《酉阳杂俎》:严绶镇太原,市中小儿如水际泅戏,忽见物中流流下,小儿争接,乃一瓦瓶,重帛羃之。儿就岸破之,有婴儿长尺馀,遂走,群儿逐之。顷间足下旋风起,婴儿已蹈空数尺,近岸舟子遽以篙击杀之,发朱色目在顶上。
《云仙杂记》:洛阳人家送鸡肉酒,用六木瓶贮之于亲知门,前留地而去。《传灯录》:华林与祐师争住沩山,百丈曰:若能下得一句出格,乃与住。持指净瓶曰:不得唤作净瓶。林曰:不可唤作木碗也。百丈不言,祐师乃踢倒净瓶,百丈笑曰:输却子山也。
《稽神录》:江西村中霆震,一老妇为电火所烧,一臂尽伤。既而空中有呼曰:误矣。即坠一瓶,瓶有药如膏,曰:以此傅之。即差如其言,随傅而愈。家人共议此神药也,将取藏之,数人共举其瓶,不能动。顷之,复有雷雨摄之而去。
《五代史·卢文纪传》:废帝欲择宰相,因悉书清望官姓名内琉璃瓶中,夜焚香咒天,以著挟之,首得文纪,欣然相之。
《宋史·刘重进传》:显德三年,世宗闻扬州无备,遣重进往袭取之。初,杨行密子孙居海陵,号永宁宫,周师渡淮,尽为李景所杀。重进入其家,得翡翠瓶以献。《占城国传》:周显德中,其王释利因德漫遣其臣莆诃散贡方物,有云龙形通犀带、菩萨石。又有蔷薇水洒衣经岁香不歇,猛火油得水愈炽,皆贮以琉璃瓶。《全唐诗》:周显德乙卯岁,伪涟水军使秦进崇修城,发一古冢,棺椁皆腐,得一瓶,中更有一瓶,黄质黑文。成隶字云:一双青乌子,飞来,五两头。借问船轻重,寄信到扬州。其明年,周师伐吴,进崇死之。
《闻见后录》:主父,齐贤者。自言少羁贫,客齐鲁村落中。有牧儿入古墓中求羊,得一黄磁小褊瓶,样制甚朴。时田中豆荚初熟,儿欲用以贮之,才投数荚,随手辄盈满。儿惊以告同队儿,三四试之,皆然。道上行人见之,投数钱,随手亦盈满,遂夺以去。儿啼号告其父,父方筑田,持锄追行人。及之相争,竞以锄击瓶破,犹持碎片以示齐贤,其中皆五色。画人面相联,贯色如新,亦异矣。齐贤为王性之云。
《笔谈》:王荆公当国,东坡出知杭州。荆公嘱东坡入京,乞携扬子江心水一瓶,见惠至期,经金山,令人汲一瓶㩦送去。荆公云此必空瓶也。启视之,果然。盖扬子江心水,非银瓶不注,古有是言也。
苏轼《瓶笙诗》引:庚辰八月二十八日,刘几仲饯饮东坡。觞中闻笙箫声,杳杳若在云霄间。徐而察之,则出于双瓶,水火相得,自然吟啸。坐客惊叹,请作《瓶笙诗》记之。
《续明道杂志》:有奉议丁綖者,某同年进士也。尝言其祖好道,多延方士。常任荆南监兵,有一道人礼之,颇厚。丁罢官,道人相送,临行出一小木偶人,如手指大。谓丁曰:或酒尽时,以此投瓶中。丁离荆南数程,野次逢故旧,相与饮酒,俄而壶竭。丁试取木偶投瓶中,以纸盖瓶口,顷之闻木人触瓶纸有声,亟开视之,芳酎溢瓶矣。不知后如何。
《西湖志》:银瓶娘子者,武穆王季女也。闻王下狱,哀愤骨立。欲叩阙上书,而逻卒婴门不能自达。遂抱银瓶投井死。
《彝坚志》:淳熙元年,吴江长桥侧居民郑氏媪,年八十。馀日旁于市,而蓄其剩钱于瓶,欲以画观音像。忽邻火延烧,谓其瓶亦尽矣。明日泣理故处,于烬中得瓶,略无坏缺,而钱镕成宝像,高一尺许,冠衣璎珞,杨枝净瓶皆具,工制巧妙,匠者惊叹,以为不能及。巨室王氏取去,营一室奉像,留媪事香火,寿过百馀岁。《墨庄漫录》:主帅取青唐时大军,始集下寨,治作壕堑,凿土遇一圹,得一璃琉瓶,莹彻如新,瓶中有大髑髅。其长盈尺,瓶口仅数寸许,不知从何而入,主帅命复瘗之,斯亦异矣。
《鸡林类事》:高丽早晚为市,皆妇人以稗米定物之价,而贸易之,其地皆视此为价之高下。若其数多,则以银瓶。每重一斤,工人制造用银十二两半,入铜二两半,作一斤以铜,当工匠之直。
《元史·别儿怯不花传》:宣徽所造酒,横索者众,岁费陶瓶甚多。别儿怯不花奏制银瓶以贮,而索者遂止。《虚谷閒抄》:徐太尉彦若之赴广南,将度小海,有随军将忽于沙浅濑中得一小琉璃瓶。子大如婴儿之拳,内有一小龟子,长可一寸,往来旋转其间,略无暂已,瓶顶极小,不知所入之由也。因取而藏之,其夕忽觉船一舷压重,乃起视之,即有众龟层叠,就船而上。其人大惧,以将涉海,虑致不虞,因取瓶祝而投诸海,众龟遂散。既而话于海船之众人,曰:此所谓龟宝也。希世之灵物,惜其遇而不能有。盖福薄之人不胜也。苟或得而藏之家,何虑宝藏之不富哉。惋叹不已。《席上腐谈》:有道人剧烧片纸,纳空瓶,急覆于银盆水中。水皆涌入瓶,而银盆铿然有声,盖火气使之然也。又依法放于壮夫腹,上挈之不坠。
《芸窗私志》:北胊国献吸火水晶瓶,纵烈火野外,㩦瓶口向之,顷刻数顷之火,皆吸入瓶中。瓶亦不热,亦无馀烟,自是宫中无火患。
《己疟编》:国初内中,尝失金瓶,盖谓执事内监窃之。命斩于市,临刑追免之,盖已得也。冷谦,字启敬,杭州人。精音律,善鼓琴,工绘画。元末以黄冠隐居吴山顶上。国初,召为太常协律,尝遇异人,传仙术。有友人贫不能自存,求济于谦,谦曰:吾指汝一所往焉,慎勿多取。乃于壁间画一门,一鹤守之,令其人敲门,门忽自开,入其室,金宝充牣,盖朝廷内帑也。其人恣取以出,不觉遗其引。他日,库失金,守库吏得引以闻,执其人。讯之,词及谦,逮谦将至,曰:吾死矣。安得少水以济吾渴。逮者以瓶汲水与饮,谦且饮且以足插入瓶中,其身渐隐,逮者惊曰:汝无然,吾辈皆坐汝死矣。谦曰:无害汝。但以瓶至御前,上问之,辄于瓶中应,如响,上曰:汝出,朕不杀汝。谦对:臣有罪,不敢出。上怒击其瓶,碎之,片片皆应,终不知所在。移檄物色之,竟不能得。
《雪涛谈丛》:成化中,南郊事竣,撤器亡一金瓶。时有庖人侍其处,遂执之官。司备加考掠,不胜痛楚,辄诬服。及与索瓶,无以应,迫之,漫云在坛前某地。如其言掘地不获。仍系狱无何。窃瓶者持瓶上金绳,鬻于市。有疑之者质于官,竟得其窃瓶。状问曰:瓶安在乎。亦云在坛前某地,如其言掘地,竟获。盖比庖人所指掘之地不数寸耳。假令庖人往掘时而瓶获,或窃者不鬻金绳于市,则庖人之死,百口不能解。然则严刑之下,何求不得。国家开矜疑一路,所全活冤民,多矣。呜呼仁哉。
《帝城景物略》:东之琉璃厂店,西之白塔寺,卖琉璃瓶。盛朱鱼转侧,其影小大,俄忽别有衔而嘘吸者,大声咏味,小声唪唪,曰倒掖气。

瓶部杂录

《易经·井卦》: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本义〉汔,几也。繘,绠也。羸,败也。汲井几至未尽,绠而败其瓶,则凶也。《礼记·礼器》:奥者,老妇之祭也。盛于盆,尊于瓶。〈注〉老妇,先炊者也。盆瓶,炊器也。老妇之祭,其祭卑。惟盛食于盆,盛酒于瓶,卑贱若此,何得燔柴祭之也。
《左传》:虽有挈瓶之知,守不假器,礼也。
《清异录》:五位瓶自同光至开运盛行,以银铜为之,高三尺,围八九寸,上下直如筒,样安嵌盖,其口有微洼处,可以倾酒。春日郊行,家家用之。
《茶录》: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
《物类相感志》:酒瓶漏者,以羊血擦之,则不漏。
《大观茶论》:瓶宜金银,小大之制,惟所裁给。注汤害利,独瓶之口嘴而已。嘴之口差大而宛直,则注汤力紧而不散,嘴之末欲圆小而峻削,则用汤有节而不滴沥。盖汤力紧,则发速有节,不滴沥则茶面不破。《晁氏客话》:刘器之云:富郑公年八十,书坐屏云:守口如瓶,防意如城。
《云麓漫抄》:建炎中,兴张韩刘岳为将,人自为法。当时有张家军、韩家军之语。四帅之中,韩岳兵尤精。常时于军中角其勇健者,另为之籍。每旗头押队,阙于所籍中。又角其勇力出众者,为之将副。有阙则于诸队旗头押队内取之,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峞,悉于四等人内角其优者,补之一入背峞。诸军统制而下,与之亢礼,犒赏异常,勇健无比。凡有坚敌,遣背峗军,无有不破者。见范参政致能说燕,北人呼酒瓶为峗。大将之酒瓶,必令亲信人负之。范尝使燕见道中人,有负罍者,则指云:此背峗也。故韩兵用以名军峞,即罍北人语讹,故云:韩军误用字耳。
《井观琐言》:今人呼酌酒器为壶瓶,按《唐书》,太宗赐李大亮胡瓶。《史照通鉴》释文,以为汲水器,胡三省辩误曰:胡瓶,盖酒器,非汲水器也。瓶瓶,字通,今北人酌酒以相劝,酬者亦曰胡瓶,然壶字正当作胡耳。
《瓶史》:养花瓶,亦须精良。譬如玉环飞燕,不可置之茅茨。又如嵇阮贺李,不可请之酒食店中。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其次官哥象定等窑,细媚滋润,皆花神之精舍也。大抵斋瓶宜矮而小,铜器如花觚、铜觯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尊花囊,蓍草蒲槌,皆须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不然,与家堂香火何异。虽旧亦俗也。然花形自有大小,如牡丹、芍药、莲花,形质既大,不在此限。尝闻古铜器入土年久,受土气深,用以养花,花色鲜明。如枝头开速而谢迟,就瓶结实。陶器亦然,故知瓶之宝古者,非独以玩,然寒酸之士无从致,此但得宣成等窑磁瓶各一二枚,亦可谓乞儿暴富也。冬花宜用锡管,北地天寒,冻冰能裂铜,不独磁也。水中投硫黄数钱亦得。
《陈继·儒妮古录》:余秀州买得白锭瓶,口有四纽,斜烧成仁和馆三字,字如米氏父子所书。
《群碎录》:陶人之为器,有酒经焉。晋安人盛酒,似瓦壶之制,小颈、环口修腹,受一斗。凡馈人,书一经,或二经,或五经,他境人不达,其义闻五经至,束带迎于门,乃知是酒五瓶为五经也。《瓶花谱》:凡插贮花,先须择瓶。春冬用铜,秋夏用磁,因乎时也。
大都瓶,宁瘦母过壮,宁小无过大。极高者不可过一尺,得六七寸,四五寸瓶,插贮佳。若太小,则养花又不能久。
古铜瓶钵,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如枝头开速而谢迟,或谢则就瓶结实,若水秀传世古,则尔陶气入土千年亦然。
古无磁瓶,皆以铜为之。至唐始尚窑器,厥后有柴汝官哥定龙泉均州,章生乌泥。宣城等窑而品类多矣。尚古莫如铜器,窑则柴汝最贵。而世绝无之,官哥宣定为当今第一珍品,而龙泉均州章生乌泥,成化等瓶亦以次见重矣。
瓷器以各式古壶胆瓶尊,觚一枝瓶为书室中妙品。次则小蓍草瓶,纸槌瓶,圆素瓶,鹅颈壁瓶,亦可供插花之用。馀如闇花,茄袋,葫芦。样细,口匾,肚瘦足药坛等瓶,俱不入清供。
古铜壶,龙泉均州瓶,有极大高三二尺者,别无可用。冬日投以硫黄,斫大枝梅花插供,亦得。

瓶部外编

《搜神后记》:庐陵巴丘人陈济者,作州吏,其妇秦,独在家。常有一丈夫,著绛碧袍,采色炫耀,来从之。后常相期于一山涧间。至于寝处,不觉有人道相感。如是数年。比邻人观其所至,辄有虹见。秦至水侧,丈夫以金瓶引水共饮。后遂有身,生而如人,多肉。济假还,秦惧见之,乃纳儿著瓮中。此丈夫以金瓶与之,令覆儿,云。《河东记》:唐贞元中,扬州忽有一技术丐乞者,自称姓胡名媚儿,颇甚怪异。一旦,怀中出一璃琉瓶,子可受半升,表里烘明,如不隔物。曰:施此瓶满,足矣。瓶口刚如苇管,大有人与之。百钱,则见瓶间大。如粟粒,与千钱万钱、十万二十万,皆如之。或以马骡入之瓶中,见人马皆如蝇大,动行如故。俄有度支纲,至数十车,纲主驻车观之,曰:尔能令诸车入此中乎。媚儿曰:许之则可。纲主曰:且试之。乃微侧瓶口,喝诸车悉入,历历如行蚁。然有顷,渐不可见。媚儿即跳入瓶,纲主大惊,遽取扑破求之,一无所有。后月馀,有人于清河北逢媚儿,部领车乘,趋东平而去。
《辟寒》:申徒有,涯方外士也。尝㩦一白瓷瓶游吴中,大风雪中脱衣赁舟沽酒,饮毕大吐,傍舟者逐之。有涯挈瓶登岸,倚树高吟,其《诗》曰:仲尼非不贤,为世所不容。嗤嗤同舟子,不识人中龙溪雪戴落梅,寒声激长松。狂来但清啸,一壶隐尘踪。吟讫,跳身入瓶。傍舟者大骇,举瓶碎之,无见也。他日,同舟者见有涯箕踞于虎丘剑池之侧,知其异人,欲逼问之,倏尔不见。

缶部汇考

《诗经》《陈风宛丘》

坎其击缶。
〈疏〉孙炎曰:缶,瓦器。郭璞曰:盎,盆也。此云击缶,则缶是乐器。《易·离卦》九三云: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注云:艮,爻也。位近丑,丑上值弁星,弁星似缶。《诗》云:坎其击缶。则乐器亦有缶。又《史记》:蔺相如使秦,王鼓缶,是乐器为缶也。按《坎卦》六四:樽酒簋贰,用缶。注云:爻辰在丑,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斗上有建星,建星之形似簋贰,副也。建星上有弁星,弁星之形又如缶。天子大臣以王命出,会诸侯主国,尊于簋副,设元酒以缶,则缶又是酒器也。《比卦》初六:爻有孚盈缶。注云:爻辰在未上,值东井,井之水人所汲用缶,缶汲器。襄九年,宋灾。《左传》曰:具绠缶,备水器。则缶是汲水之器。然则缶是瓦器,可以节乐,若今击瓯,又可以盛水、盛酒,即今之瓦盆也。

《礼记》《礼器》

宗庙之祭,五献之尊,门外缶,门内壶,君尊瓦甒。
〈疏〉门外缶者,缶尊名也。列尊之法,缶盛酒在门外。门内壶者,壶亦尊也。盛酒陈尊在门内。

《尔雅》《释器》

盎谓之缶。

《方言》《缶》

缶谓之瓿,其小者谓之瓶。《说文》《缶》
缶,瓦器,所以盛酒浆。秦人鼓之以节歌。

《觥记注》《缶》

缶者,小瓦盆也。秦人击之以节歌。杜子美诗:莫笑田家老瓦盆,自从盛酒长儿孙。
《三才图会》缶图

《缶图考》
《旧图》云:咸平年,同州民汤善德获于河滨,以献。此器与弡中及史,二器形制全相类,铭皆从〈音方〉而文不同,此器从缶,弡中器从夫,史器从,亦缶字。字即古簠字,缶与簠声相近,又形制皆如簋,而方文虽不同,疑皆簠也。此得于蓝田,形制皆同,缩七寸有半,衡九寸有半,深二寸,容四升,唇盖有铭。

缶图


《缶图考》
可以节乐,又饮器,又汲水器。《左传》:宋灾,乐喜为政,具绠缶。

缶部艺文《太公宝缶铭跋》宋·董逌

谥书无太,自周书定法,后世虽有附入,然不著此也。昔齐有太公,则谓先君。太公望子久矣,故假以自见。然则太上为古,非考行而传也。后世虽不以此考谥,如田和辈,皆取以自号于世。秦自夷公后,太公继之,其子代立是为惠公。夫惟子代其位,故以太上自称。秦齐皆有太公,秦纪失传,其故世不考之。其以谥为太公,惟秦则然矣。其曰:太公宝缶,则秦之庙器也。杨南仲以其书为缶,《吕氏图》为古,古非器名,则其说不可据也。今考于小篆,则为缶者类矣。虽秦篆,故有与古文类者。其不相类则亦众也,岂可尽据以求合耶。传曰:盎谓之缶。郑康成、许慎、服虔,皆以缶为瓦。又曰:汲器。又谓缶无以五金名者,今考弡伯作匜铭,殆与此类,故知其为簠也。古之为簠者,本或作,亦或作,则书画类也。然自古者,缶簠同文,特后世不知考,故识者疑也。

缶部纪事

《左传》:襄公九年,春,宋灾,乐喜为司城,以为政,使伯氏司里,陈畚挶,具绠缶。
《史记·蔺相如传》:秦王使使者告赵王,欲与王为好会于西河外渑池。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赵王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奉盆缶秦王,以相娱乐。秦王怒,不许。于是相如前进缶,因跪请秦王。秦王不肯击缶。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秦之群臣曰:请以赵十五城为秦王寿。蔺相如亦曰:请以秦之咸阳为赵王寿。秦王竟酒,终不能加胜于赵。
《说苑》: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有羊,以问孔子,言得狗。孔子曰:以吾所闻,非狗,乃羊也。木之怪夔罔两,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羵羊也,非狗也。桓子曰:善哉。卫有五丈夫,俱负缶而入井灌韭,终日一区。邓析过,下车为教之,曰:为机,重其后,轻其前,命曰桥。终日溉韭,百区不倦。五丈夫曰:吾师言曰:有机知之巧,必有机知之败;我非不知也,不欲为也。
《全唐诗》:河东李员居长安延寿里。元和初,室西隅有声若韵金石,俄有歌者,音清越久不已,凡数夕闻焉。后至秋始六日,夜雨隤堂北垣。明日得一缶,仅尺馀,制用金,形状奇古,盖百年之器。《诗》云:色分蓝叶青,声比磐中鸣。七月初七夜,吾当示汝形。
《春渚纪闻》:宣义郎万延之,钱塘南新人。刘煇榜中乙科,释褐性素刚不能屈。曲州县中,年拂衣而归。徙居馀杭,行视苕霅陂泽可为田者,即市之。遇岁运土,田围大成,岁收租入,数盈万斛。常语人曰:吾以万为氏,至此足矣。即营建大第,为终焉之计。家蓄一瓦缶,盖初赴铨时,遇都下铜禁严甚。因以十钱市之,以代沃盥之用。时当凝寒,注汤沬面。既覆缶出水,而有馀水留缶,凝结成冰,视之桃花一枝也。众人观异之,以为偶然。明日用之,则又成开双头牡丹一枝。次日又成寒林。满缶皆水村竹屋,断鸿翘鹭,宛如图画。远近景者,自后以白金为护,什袭而藏。遇凝寒时即预约客,张宴以赏之,未尝有一同者,前后不能尽记。余与赏集数矣,最诡异者,上皇登极而致仕,官例迁一秩万。迁宣德郎,诏下之日,适其始生之晨。亲客毕集,是日复大寒,设缶当席,既凝冰成象,则一山石,上坐一老人,龟鹤在侧,如所画寿星之像。观者莫不咨嗟叹异,以为器出于陶革于凡火,初非五行,精气所钟而变异若此。竟莫有能言其理者。然万氏自得缶之后,虽复资用饶给,其剥下益甚。后有诱其子结婚。副车王晋卿家费用几二万缗,而娶其孙女,奏补三班借职。延之死,三班亦继入鬼录。馀资为王氏席捲而归。二子日就沦替。今至寄食于人众,始悟万氏之富,如冰花在玩,非坚久之祥也。后归蔡京家云。
《宝椟记》:丹丘国有夜义,驹践之鬼,以赤玛瑙作瓶缶及乐器,皆轻妙,魑魅不能逢旃。

缶部杂录

《易经·比卦》:初六: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终来有他,吉。〈程传〉诚信充实于内,若物之盈满于缶中也。缶质素之器言,若缶之盈实其中。外不加文饰,则终能来有他吉也。
《坎卦》:六四:樽酒簋贰,用缶。〈程传〉一樽之酒,二簋之食。复以瓦缶为器,质之至也。〈大全〉吴氏曰:以尊盛酒,以簋盛食。又以缶盛酒,贰其尊。尊中之酒,不满则酌。此器之酒以益之也。
《离卦》:九三: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程传〉日昃将没矣,盛必有衰,始必有终,常道也。达者顺理为乐缶,常用之器。鼓缶而歌,乐其常也。不能如是,则以大耋为嗟忧,乃为凶也。此处死生之道也。

甒部汇考

《礼记》《礼器》

宗庙之祭,五献之尊,门外缶,门内壶,君尊瓦甒。
〈注〉君尊瓦甒者,君尊子男尊也。子男用瓦甒为尊,故云君尊瓦甒。瓦甒即燕礼,公尊瓦大也。瓦甒五斗,瓦大受五升,口径尺,颈高二寸,径尺。

《祭义》

荐黍稷羞肝肺,首心,见间以侠甒加以郁鬯,以报魄也。
〈陈注〉见间,即瞷字误分也。侠甒,两甒也。当此荐与羞,而杂以两甒醴酒,故曰瞷以侠甒也。

《仪礼》《少牢馈食礼》

司宫尊两甒于房户之间,同棜皆有幂,甒有元酒。
《三礼图》瓦甒图

《瓦甒图考》

《郊特牲》疏云:祭天用瓦,大瓦甒盛五齐。《旧图》云:醴甒以瓦为之,受五斗,口径一尺,脰高二寸,大中身,兑下平底。今依此以黍尺计之,脰中横径宜八寸,腹横径一尺二寸,底径六寸,自脰下至腹,横径四寸,自腹径至底径,深八寸,乃容五斗之数,与瓦大并有盖。

甒部纪事

《辽史·穆宗本纪》:应历十八年三月乙酉,获鴐鹅,祭天地。造大酒器,刻为鹿文,名曰鹿甒,贮酒以祭天。

瓿部汇考

《说文》《瓿》

瓿,甂也。
《博古图》周方斜瓿图

《周方斜瓿图考》

右高八寸四分,深七寸二分,口径六寸六分,腹径九寸五分,容一斗五升四合,重八斤有半,无铭。是器文饰极精妙,肩作电形,近类古文申字。环腹之饰皆取象于雷。肩脰之间,文镂相错,如盘丝发,微起乳形。而中作黄目状。苟非成周文备之时,畴能致此。盖前此未之或见,后此亦未知其能及也。
周鱼瓿图

《周鱼瓿图考》

右高六寸六分,深五寸四分,口径五寸六分,腹径八寸七分,容一斗,重五斤十有二两,无铭。是器铜色,制度不减方斜。瓿肩腹之间,饰以鱼形。凡器以鱼为饰者,不一如鱼,洗鱼符之类是矣。且《诗》所谓:季冬荐鱼。春献鲔则鱼者荐,献之所先也。又况五齐、七醢、七菹、三臡,所实之器欤。此器之饰,所以因取于鱼也。虽然鱼丽之诗美,万物盛多能备礼,而鱼之为物,潜逃幽眇,难及以政。至于盛多,则王者之政成,而荐献之礼备矣。故于牣鱼跃,为文王灵德之所及。白鱼跃入王舟,为周家受命之符。周器以鱼为饰者,殆以此欤。
周蟠虬瓿图一

周蟠虬瓿图二周蟠虬瓿图二

《周蟠虬瓿图考》《周蟠虬瓿图考》

前一器高七寸五分,深九寸一分,口径五寸六分,腹径一尺八分,容二斗五升三合,重十有二斤,无铭。后一器高九寸三分,深九寸,口径五寸六分,腹径一尺一寸一分,容二斗四升有半,重十有一斤四两,无铭。
右二器皆饰以蟠虬。凡食饮之器,饰以虬者,皆是也。若乃瓿所以盛醯醢之物,故亦状此耳。
周饕餮瓿图四

周饕餮瓿图二周饕餮瓿图二

周饕餮瓿图三《周饕餮瓿图考》周饕餮瓿图三周饕餮瓿图二周饕餮瓿图三

《周饕餮瓿图考》周饕餮瓿图二周饕餮瓿图三

《周饕餮瓿图考》《周饕餮瓿图考》

第一器高六寸一分,深四寸九分,口径六寸,腹径七寸九分,足径五寸二分,容六升六合,重三斤十有一两,无铭。
第二器高七寸五分,深六寸一分,口径七寸二分,腹径一尺三分,足径六寸三分,容一斗五升四合,重七斤有半,无铭。
第三器高六寸二分,深五寸,口径六寸一分,腹径九寸,容七升,重三斤十有二两,无铭。
第四器高五寸三分,深四寸九分,口径五寸一分,腹径八寸二分,容五升四合,重三斤一两,无铭。
右四器皆饰以饕餮,或间以雷纹,形模典雅,虽无铭识可求要之,非周文物盛时不能有。

瓿部艺文《汉螭文瓿说》宋·黄伯思

《说文》:瓿,甂也。大口而卑,用以食。此器如之刘歆戏扬雄有覆瓿之语。虽出于善谑,然当时覆此器必以巾幂之属,为无盖故也。今此器但可出纳而无盖,又设饰纤巧,颇乏古象,正汉世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