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尊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尊彝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一百八十三卷目录

 尊彝部汇考一〈罍舟附〉
  诗经〈周南卷耳 鲁颂閟宫〉
  礼记〈礼器 郊特牲 明堂位〉
  周礼〈天官 春官〉
  尔雅〈释器〉
  三礼图〈蜃尊图考 概尊图考 散尊图考 大罍图考 洗罍图考 鸡彝图考 鸡彝舟图考 鸟彝图考 斝彝图考 黄彝图考 虎彝图考 蜼彝图考 献尊图考 象尊图考 著尊图考 壶尊图考 太尊图考 山尊图考 罍图考〉

考工典第一百八十三卷

尊彝部汇考一〈罍舟附〉

《诗经》《周南·卷耳》

我姑酌彼金罍。
〈传〉人君黄金罍,〈疏〉此无文也,故异义罍制。韩诗说金罍大夫器也,天子以玉诸侯大夫,皆以金士以梓毛诗说。金罍酒器也,诸臣之所酢人君,以黄金饰尊大一硕金饰龟目刻为云雷之象,谨按韩诗说,天子以玉经无明文,谓之罍者,取象云雷博施如人君下及诸臣。又司尊彝云,皆有罍,诸臣之所酢注,云罍亦刻而画之,为山云之形,言刻画则用木矣。故礼图依制度云刻木为之。韩诗说言士以梓士无饰言,其木体则以上同,用梓而加饰耳毛。诗言大一石礼图,亦云大一斛,则大小之制,尊卑同也,虽尊卑饰异,皆得画云雷之形,以其名罍取于云雷故也,毛诗说诸臣之所酢,于周礼文同,则人君黄金罍谓天子也,周南王者之风,故皆以天子之事言焉。

《鲁颂·閟宫》

牺尊将将。
〈传〉牺尊有沙饰也,〈疏〉牺尊春官司,尊彝作献尊郑司农云:献读为牺,牺尊饰以翡翠,象尊以象凤凰。或曰:以象骨饰尊,此传言牺尊者,沙羽饰与司农饰以翡翠意同,则皆读为娑,传言沙即娑之字也。阮谌礼图云:牺尊饰以牛象尊饰,以象于尊腹之上,画为牛象之形,王肃云将将盛美也。大和中鲁郡于地中得齐大夫子尾送女器有牺尊,以牺牛为尊,然则象尊,尊为象形也。王肃此言以二尊,形如牛象,而背上负尊,皆读牺为羲,与毛郑义异,未知孰是。〈朱注〉牺尊画牛于尊腹也。或曰:尊作牛形凿,其背以受酒也。

《礼记》《礼器》

宗庙之祭,五献之尊,门外缶,门内壶,君尊瓦甒。
〈疏〉五献子男之享礼也,缶尊名,列尊之法,缶盛酒,在门外,壶亦尊也,盛酒陈尊,在门内,君尊子男之尊也,子男用瓦甒为尊,瓦甒云君尊,则壶缶,但饮诸臣也,不云内外则陈之,在堂人君面尊专惠也。

天子诸侯之尊废禁,大夫士棜禁。
〈陈注〉禁与棜皆承酒樽之器,木为之禁,长四尺,广二尺四寸,通局足高三寸,漆赤中画青云气菱苕华为饰,刻其足,为褰帷之形,棜长四尺,广二尺四寸,深五寸,无足,亦画青云气菱苕华,为饰也,棜是舆名禁者,因为酒戒也,天子诸侯之尊,废禁者废去其禁而不用也,大夫士棜禁者,谓大夫用棜士用禁也。

牺尊疏布鼏,椫杓。
〈陈注〉牺尊刻为牺牛之形,读为娑,谓画为凤,羽婆娑然也,此尊以粗疏之布为覆鼏椫白木之有文理者,杓沃盥之具也,〈大全〉长乐陈氏曰:画牛于尊,谓之牺尊牛,取其能耕牺,言其共祭,言牺而不言牛,以共祭为主也,八尊所以祭天地,故尚质六彝所以祭宗庙,故尚文则疏布之所鼏,惟尊而已。

天道至教,圣人至德,庙堂之上,罍尊在阼,牺尊在西,庙堂之下,吉鼓在西,应鼓在东,君在阼。夫人在房,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此阴阳之分。夫妇之位也。君西酌牺象。夫人东酌罍尊,礼交动乎上,乐交应乎下,和之至也。
〈陈注〉罍尊夏后氏之尊也,牺尊周尊也,君在东而西,酌牺象夫人在西,而东酌罍尊,此礼交动乎,堂上也,罍尊画为山云之形,牺尊画凤羽而象骨饰之,故亦曰牺象。

《郊特牲》

黄目,郁气之上尊也。黄者中也。目者,气之清明者也。言酌于中而清明于外也。
〈陈注〉黄目,黄彝也,卣罍之类以黄金缕其外,以为目因名焉,用贮郁鬯之酒有芬芳之气,故云郁气中中央之色也。〈大全〉延平周氏曰:司尊彝之职,秋尝冬蒸祼用斝彝黄彝,黄彝即黄目,郁气之上尊也。盖万物之于冬,则反于土而复于本,反于土则终矣。故饰用黄复于本,则可以自见,故饰用目。然《周礼》谓之彝,此谓之尊何也。盖以彝对尊,则彝为常,尊为变,以尊对彝,则尊为尊,彝为卑,及离而言之,则尊与彝一也 严陵方氏曰:目之精水也,其光火也,以水为体,故其气清以火为用,故其气明郁在中,而以瓒酌之,盖酌于中也,直达于外焉,盖清明于外也。

《明堂位》

季夏六月,以禘礼祀周公于大庙,尊用牺象山罍,郁尊用黄目。
〈陈注〉尊,酒器也,牺,牺尊也,象,象尊也,山罍刻画山云之状于罍也,郁尊盛郁鬯酒之尊也,黄目,黄彝也,卣罍之类,以黄金镂其外为目,因名也。

泰有虞氏之尊也。山罍,夏后氏之尊也。著,殷尊也。牺象,周尊也。
〈陈注〉虞氏尚陶泰瓦尊也,著者无足而底著于地也,

灌尊,夏后氏以鸡夷,殷以斝,周以黄目。
〈陈注〉灌鬯酒之尊也,夷读为彝法也,与馀尊为法,故称彝刻画鸡形于其上,故名鸡彝。

《周礼》《天官》

酒正掌酒之政令。凡祭祀,以法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大祭三贰,中祭再贰,小祭壹贰,皆有酌数,唯齐酒不贰,皆有器量。
〈订义〉贾氏曰:五齐五尊,三酒三尊,故云八尊,此除明水元酒,若五齐加明水,三酒加元酒,此八尊为十六尊,不言者举正尊也。 郑锷曰:祭祀之礼,以神事之,则用五齐,以人养之,则用三酒。其尊有八酒,正以法共之,其实本以事神鬼,三酒之用不一始焉,以酌献终焉,以酢诸臣贵其有馀而不欲其嗛,是故大祭度用一尊,则用三尊,以为副贰中祭度用一尊,则用二尊,以为副贰小祭度用一尊,则用一尊,以为副贰祭之大,则所酌者多祭之,小则所酌者寡,此所以为降等,皆有酌数,取足而无乏耳,唯尊中所实齐酒,专以事神而不以饮,诸臣不用副贰之尊,器之大小,量之多寡,俱有一定之数,盖五齐,虽以致礼之文无实,则近于伪而不诚,非所以交神明之道,故虽不副贰,亦皆有器量,乃所以致礼之实。

幂人,祭祀,以疏布巾幂八尊,以画布巾幂六彝。
史氏曰:尊之名止六,此曰:八尊者。按司尊彝春祠夏礿献象皆两之,秋尝冬烝著壶皆两之,四时之间祀大山皆两之,是知每祀六尊,皆设而为二尊各加其一焉,故谓之八尊 贾氏曰:六彝者,鸡彝、鸟彝、斝彝、黄彝、虎彝、蜼彝,此六者,皆盛郁鬯以画布幂之。

《春官》

小宗伯之职,辨六彝之名物,以待祼将。
郑康成曰:六彝,鸡彝、鸟彝、斝彝、黄彝、虎彝、蜼彝。郑锷曰:郁人言祭祀,宾客和郁鬯以实彝,则六彝之盛郁鬯盖将以祼也。 王昭禹曰: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诏其爵辨其用,与其实尊彝之名物既不同,故所用亦异,小宗伯所以辨其名物,以待用也。

辨六尊之名物,以待祭祀宾客。
郑司农曰:六尊,牺尊、象尊、壶尊、著尊、大尊、山尊。郑锷曰:司尊彝言朝献馈献用尊,则六尊之盛齐酒,盖将以献也,司尊彝辨其用矣。小宗伯又辨之,盖尊酌以献彝酌以祼,名既不同物亦各异,司尊彝辨于方用之前,小宗伯辨之以待行事之用,

郁人掌祼器。
郑康成曰:祼器谓彝及舟与瓒。 郑锷曰:典瑞于祼圭有瓒特辨其名物,司尊彝于彝舟特诏其爵辨其用,盖不掌其器郁人取所筑以煮之,郁金以和秬鬯实之于六彝,故并祼器掌之。

鬯人掌共秬鬯而饰之。
郑锷曰:祼者祭之始,礼之尤重者,故使郁人掌其器,鬯人掌共秬鬯,而为器之饰重其事,故分二官以主之也。 又曰:郑康成以设巾为饰非也,考下文祼器,有用修者,有用蜃者,有用概者,皆以盛秬鬯,鬯人所饰者,乃此器耳内备其物,故鬯必用秬,外致其美,故器必用饰。 易氏曰:鬯人共秬鬯,而不言祭祀天地之用,是天地之秬鬯,纯用朴素,而
无事乎,文采其馀,未免有饰焉。祭社于壝而用大罍,若近乎瓦尊,然以雷为文,则瓦尊之有饰者也。禜祭于国门而用瓢赍,若近乎匏尊,然割瓢以为齐,则瓢尊之有饰者也,庙用修者,如司尊彝,凡酒脩酌之义,则以人力脩之而为脩者也。凡山川四方用蜃者,如掌蜃共蜃器之类蜃,则又以蜃物为饰者也,凡祼事用概者,谓以朱带饰漆尊,而横概以落腹者也。凡副事用散者谓散尊,虽无琢刻而亦用漆以为饰者也,六者之用,各因其宜而已。

凡祭祀社壝用大罍。
郑康成曰:大罍瓦罍。 郑锷曰:社祭土以瓦罍出于土器,虽出于土,然非用人工以陶冶器,无自而成祭祀社壝,则用大罍以盛秬鬯,以见土者人,所用功而社神有功于土

禜门,用瓢赍。
郑锷曰:瓢赍者取出瓠割去其柢,以齐为尊质略无文之器,夫霜雪风雨水旱疫疠之变良由政失于此,变见于彼,兹其为过也,大矣。君子有过,则谢以质,故用瓢以赍,以表其纯质之义禜之于门,以冀其通变之意。王安石云雩禜所以除害门,所以禦暴除害禦暴,皆所以养人甘瓠,则有养人之美道,以之为瓢,又中虚为善容,亦有门之象易以艮为门阙八音,以艮为瓢爵之意,无乃穿凿之甚,观祭天用瓦泰瓦甒。又用瓢爵记礼言器用陶瓢,以象天地之性物,莫足以称天地之德,故贵全素而用陶瓠,此所谓大罍,则瓦甒之类,用瓢赍,则瓠之类,皆质而已。

庙用脩。
郑锷曰:考宗庙之中尊盛五齐三酒,不盛秬鬯,凡此所言祼器,非庙中之彝,改字为卣非也。王安石以脩为饰之义是。 王昭禹曰:用脩则增饰之,以色彩庙以享人鬼人道尚文。 陆氏《表记解》曰:脩爵也,乡饮酒义曰:脩爵无数。

凡山川四方用蜃。
郑锷曰:四方山川,则用漆尊而画为蜃形。先儒谓为蚌蛤一名含浆,则是容酒之类,余谓此乃海上能吐气为楼台者,非蚌蛤之比,四方山川为国泽蔽通气乎,天地之间蜃之为物,外坚有阻固捍蔽之义,且能一阖一辟,其通亦有时焉,故四方山川之祼尊则画以为饰

凡祼事用概。
郑锷曰:祼事用概概亦漆尊也,上下黑漆以朱落,其腹为饰,犹横概然,山林川泽材用百物之所出,人所取足而为之神者,初无私焉,其功利及物可谓平矣。 王昭禹曰:凡祼必和郁鬯,而多少之齐宜适平,故其罍以朱带为饰,而横概落腹以概落腹能平物故也。

凡副事用散。
郑锷曰:祭四方百物,则副磔牲体其尊用散取其散在四方,各以群分之意。 王昭禹曰:自概以上,皆有饰惟副事之罍无饰,故谓之散 陆氏《表记解》曰:罍以盛鬯,瓢以酌之,脩以献之,社壝言用大罍,禜门言用瓢,赍庙言用脩,相备也,社壝禜门庙言变山川四方埋事副事言常亦互相备。

司尊彝下士二人,府四人,史二人,胥二人,徒二十人。
郑锷曰:祭祀之礼,用鬯以祼用齐酒以献,是以用尊彝之器尊以盛五齐三酒,彝以盛郁鬯尊,则非惟宗庙用以献且上及于天,故名曰:尊彝则常用以祼,故名曰彝,彝之为言常也。 陈氏曰:先儒谓尊实五升,彝实三升,此虽无所经见,然彝祼而已,其实少尊,则献酬酢焉,其实多此尊,所以大于彝欤。

掌六尊六彝之位,诏其酌,辨其用,与其实。
王昭禹曰:六尊自献尊至山尊,六彝自鸡彝至蜼彝。 郑康成曰:位所陈之处酌泲之使可酌各异也,用四时祭祀所用亦不同,实郁及醴齐之属。郑锷曰:辨其所用之宜则尊之,所盛者,必用以献彝之,所盛者,必用以祼辨其所实之物,则郁鬯以实彝不可实于尊,齐酒以实尊不可实于彝,此言六彝六尊幂人,乃有八尊以盛五齐三酒,何也,若五尊盛五齐,则一尊常无用若以罍盛三酒则不应谓之八尊,盖尊与罍分而名之,则不同,合而言之,则谓之尊耳。

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
郑锷曰:祼献必用彝尊,非苟以为盛鬯齐之器而已,各因时而用之,时不同,则器不同,各因时以明义也,鬯必盛以彝春祠之彝,则饰以鸡,鸡,东方之畜,岁起于东于时,为春也,夏礿之彝,则饰以鸟,鸟,凤也。《书》曰我则鸣鸟,不闻指鸟为凤,夏为文明,而凤具五色,文明之禽也,王祼矣,后亚之故,用二彝王酌其一后酌其一。 王昭禹曰:春者时之始,而
鸡以其司晨而木之属,故用鸡彝夏于五行为火,而鸟火属也,故用鸟彝。

皆有舟。
郑康成曰:皆有舟,皆有罍言春夏秋冬,及追享朝享有之同 。郑锷曰:尊之有罍备齐酒之乏彝之有酒,岂不备鬯之乏乎?舟之制陆佃,谓如今世酒船之类,酒船喻舟其义甚著,但今宗庙中尊罍无此制度耳。 郑司农曰:若今时承槃 易氏曰考之礼制彝受三升,尊受五升罍受一石。郑氏谓舟为尊下台,故礼家不言所受,此不必论,大概舟之为物量其所受有济物之利受过,其量有沉溺之害雷之为物,应时而动,有泽物之利动,不以时有浸淫之患,知舟罍之戒,则知先王设尊罍之意。

其朝践用两献尊其再献用两象尊。
王氏曰:朝践者笾人醢人所谓朝事践践笾豆诗所谓笾豆有践再献者笾人、醢人,所谓馈食以朝事为初献,则馈食为再献,朝献即朝践,以笾豆言之,则曰践以爵言之,则曰献相备也,馈献即再献也,以序言之,则曰再以物言之,则曰馈,亦相备而已。 陈及之曰:一彝盛明水一彝盛郁鬯一献尊盛齐酒一献尊盛元酒,所以祼用鸡彝鸟彝,朝践再献必两尊。 李嘉会曰经文,既曰: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春夏,而各用其一明矣,至其下曰其朝献,用两献尊其再献,用两象尊,是春用献尊,夏用象尊,每尊各两,尊以盛酒,则特两耳秋冬所用彝,每一尊用两亦然,各随时以致义,非鸡彝献尊用于春,而夏兼之鸟彝,象尊用于夏,而春兼之纷杂而无辨也,明水之酒,则常礼也,所不必论酒,正以实八尊,则有元酒明水合之,而为八耳。

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
陈祥道曰:罍也者,贮酒而给于尊者。《诗》曰:瓶之罄矣,维罍之耻,则罍之为器,大谓之罍者,有雷之象,盖雷出以时则利于物,反之则为交器之为罍者,警之而已,记曰:终日饮酒而不醉焉,此先王之所用以避酒祸也,尊者,取其止而安 李嘉会曰在庭之臣如此其众每祭,岂四尊所能供,必有罍以父之,以为诸臣所酢之备,故有二是一之父尊,亦由平之父罍。

秋尝,冬烝,祼用斝彝黄彝,皆有舟。
郑锷曰:康成读斝为稼,谓秋者,万物揫敛之时,禾稼西成,故祼用斝彝以明农事之成,黄彝者,画为黄目也,人目未尝黄龟目,则黄气之清明,未有如龟者,故记曰黄者,中也,目者清明也,言酌于中,而清明于外也,冬者,万物归根复命之时,祼用黄彝言明于外,而欲以观其复。 陆佃曰:春秋传燕以斝耳赂齐,则斝有耳,鸡鸟虎蜼之彝,取诸物也,斝耳黄目取诸身也。

其朝献用两著尊,其馈献用两壶尊,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
郑锷曰:秋之时物伤于末,将反其本,已敛其华,将取其实,故其献也,用著地无足之尊,冬之时人功已成,可劳享之而饮酒矣,故其献也,用酒壶之尊,名曰:壶者,收藏畜聚之义,记言君西酌牺象,夫人东酌罍尊,则知王与后不共尊兹,其所以皆两也。
王昭禹曰:万物于秋为入,入为止而著,有止之
象,故用著尊。

凡四时之閒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
郑锷曰:先儒谓虎者,西方之义兽蜼,似狝猴而大,其鼻上勾雨,则自垂于树以尾塞鼻,盖兽之智也,追享及迁庙之主世既远矣,犹不忘祭,是谓尊尊尊尊至于远祖可以谓之义彝刻以虎以其义也,朝享行于祖考之庙,亲为近矣,每月祭焉,是谓亲亲亲亲不忘乎,月祭可以谓之智彝刻以蜼以其智也。

其朝践用两大尊,其再献用两山尊,皆有罍,诸臣之所昨也。
王昭禹曰:大尊太古之瓦尊,有反本复始之意,禘以义追及其祖之所自出,亦以仁而反本复始,故用大尊山尊画为山形山,则以仁而兴利致养之,意祫以养死者之所归,合食于祖庙,亦以仁,而兴利致养,故用山尊。 易氏曰:成周功成治定兼用,四代之礼乐,四代之乐见于大司乐之职,四代之礼,于此见之,尝考虎蜼有虞氏之宗,彝泰为有虞之尊,山罍为夏后氏之尊,又夏后氏以鸡彝,殷以斝,以著周,以牺象,以黄目,以鲁壶,今于六享之间兼用之。

凡六彝六尊之酌。
贾氏曰:六彝与郁齐为目,六尊与醴齐盎齐为目,下有凡酒而上不言罍者,文不具也,凡言酌者,皆是泲之,使可酌 李嘉会曰:司尊彝所言,皆酌酒之事,非言齐酒之清浊也,其曰献酌者,摩莎泲之
出其香汁而酌之,明酌者,茅缩而酌之,涚酌者,涚和清酒而酌之,修酌者,以水洗勺而酌之。

郁齐献酌。
郑锷曰:郁鬯,固非齐名曰:郁齐者,泲郁,必以齐然后可酌,以祼献言用齐者,明其不可用酒,盖郁为最尊泲之以酒则近乎,渫泲之以齐乃所以尊之

醴齐缩酌。
贾氏曰:醴齐浊还用事酒之清明者,和醴齐然后用茅泲之,使可酌故为明酌。

盎齐涚酌。
郑康成曰:盎齐差清和以清酒泲之而已。

凡酒脩酌。
王昭禹曰:三酒,则人所饮故曰:凡酒用以羡尸,而尸饮焉,则尤宜脩治之,以致其味故曰:脩酌。

大丧存奠彝。
贾氏曰:大丧之奠,有彝尊盛郁鬯,唯祖庙厥明将向圹为大遣奠时有之奠彻之,早晚无文,按檀弓朝奠日出夕奠逮日,则朝奠至夕彻之夕奠至朝乃彻大遣亦然。

大旅亦如之。
王昭禹曰:有大故而祭,亦以丧礼悲哀祈于神,故亦存之,不即彻。

《尔雅》《释器》

彝、卣、罍,器也。小罍谓之坎。
〈疏〉别酒尊大小之异名也,彝其总名彝者法也,与诸尊为法,司尊彝云鸡彝、鸟彝、斝彝、黄彝、虎彝、蜼彝是也,卣中尊也,孙炎云尊彝为上,罍为下,卣居中。郭云不大不小者,是在罍彝之间,即周礼牺象壶著大山等六尊是也,罍者尊之大者也,即周礼司尊彝云,皆有罍诸臣之所酢是也。按礼图云六彝为上受,三斗六尊为中受,五斗六罍为下受,一斛是彝卣罍三者,皆为盛酒器也,其罍之小者别名坎。
《三礼图》蜃尊图

《蜃尊图考》

蜃尊概尊散尊阮氏,并不图载此三尊名饰,虽殊以义例,皆容五斗漆赤中者,臣崇义案,周礼鬯人云庙用脩〈音卣〉,凡山川四方用蜃,凡埋事用概,凡副事〈孚逼反〉用散,后郑云卣蜃概散,皆漆尊画为蜃形蚌,曰:含浆尊之象也,卣中尊也,谓献〈音素何反〉象之属,然概中尊皆容五斗其蜃概散等,又列于中尊之下,与卣同,曰漆尊,故知皆受五斗,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径一尺二寸,底径八寸,足高一寸,下径九寸,底至口上下,中径一尺五分,乃容五斗之数。
此蜃尊既旧无图,载未详,蜃状有监丞李佐尧家在湖相学,亦该览以职分咨访,果得形制。
概尊图

《概尊图考》

形制容受如蜃,尊臣崇义案鬯人职云,凡祼事用概,后郑云概漆尊以朱带者,贾义云概尊朱带元纁相对,既是黑漆为尊,以朱络腹,故名概尊,取对概之义也,《大宗伯》云狸〈音埋〉沈祭山林川泽。后郑又云祭山林曰狸,川泽曰沈,然则狸沈之类,皆用概尊。
散尊图

《散尊图考》

形制容受如概,尊臣崇义案鬯人职云,凡副事用散尊,后郑云散漆尊无饰,曰:散。贾义云对概蜃献象等四尊,各有异物为饰,言此散尊,唯漆而已,别无物饰,故曰:散,《大宗伯》云副辜祭四方百物,后郑又云:副副牲胸也。贾疏云此无正文,盖见当时副磔牲体者,皆从胸臆副析之,言此副辜,谓披析牲体磔禳及蜡祭也,蜡祭百神,与四方百物是其一事,如此之类,乃用散尊。
大罍图

《大罍图考》

大罍有盖祭社尊也,鬯人云,凡祭祀社壝用大罍,注大罍瓦罍也,贾疏云壝谓委土为墠,墠内作坛而祭也,若三坛同墠之类,此经与封人及大司徒,皆云社壝者,但直见外壝而言也,知大罍是瓦罍者,旊人为瓦簋据外神明,此罍亦用瓦取质略之意。
洗罍图

《洗罍图考》

案旧图,亦谓之洗壶受一斛,口径一尺,脰高五寸,侈旁一寸,大中身锐下漆赤中,元士加青云气,诸说壶与罍形制相似,今以壶言之下不可小谨,以黍寸之尺计之,口空径一尺一寸,脰高五寸,脰中横径一尺,脰下横径一尺,腹中横径一尺四寸,底径一尺,足高三寸,下横径一尺二寸,自脰下至底中央直径一尺四寸半,乃容一石之数。又案郑注仪礼云:水器尊卑,皆用金罍,及大小异。贾疏云此亦据汉礼器制度云尊卑皆用金罍,及其大小皆异,凡罍洗及酌水之枓〈音注〉同时而设,今案《仪礼》诸篇,《士冠》《士昏》《礼乡》《饮酒》《乡射》《特牲礼》,皆直言水不言罍,《燕礼》《大射》虽言罍水,并不言枓,少牢司宫设罍水于洗东有枓,郑注云凡设水用罍沃盥用枓礼在此,欲见罍洗枓三器,唯少牢礼俱有馀文不具之意也。
鸡彝图

《鸡彝图考》

鸡彝受三斗,宗庙器盛明水彝者,法也,言与诸尊为法也,臣崇义先览郑图形制如此案,旧图云于六彝之间,唯鸡鸟虎蜼四彝,皆云刻木为之,其图乃画鸡凤虎蜼四物之形,各于背上负尊皆立一圆器之上,其器三足,漆赤中,如火炉状,虽言容受之数,并不说所盛之物。今见祭器中,有如图内形状,仍于鸡凤腹下,别作铁脚距立在方板为别如其,然则斝彝黄彝二器之上,又何特画禾稼眼目以饰尊乎,形制二三皆非典实。又案《周礼·司尊彝》云春祀夏礿祼用鸡彝鸟彝。后郑云谓刻而画之为鸡,凤凰之形著于尊上,考文审象法制甚明。今以黍寸之尺依而计之,口圆径九寸,底径七寸,其腹上下空径高一尺,足高二寸下径八寸,其六彝所饰,各画本象,虽别其形制,容受皆同。
鸡彝舟图

《鸡彝舟图考》

《周礼》:司尊彝云: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皆有舟。先郑云尊下台,若今承槃臣崇义先览郑图,颇详制度,其舟外漆朱中。今以黍寸之尺审而计之,槃口圆径尺四寸,其周高厚各半寸,槃下刻杀二等而渐大,圆局足与槃通,高一尺,足下空径横尺二寸,六彝下舟形制皆同,其舟足以各随尊刻画其类以饰之,此舟漆赤中,唯局足内青油画鸡为饰制度,容受同鸡彝用盛郁鬯。
鸟彝图

《鸟彝图考》

司尊彝云: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谓春夏将祭先于奏乐降神,之后王始以圭瓒酌,此鸟彝郁鬯以献尸祼神,后亦以璋瓒酌郁鬯亚祼,今二祼并奠于神座,经云鸟彝,后郑以为画凤凰形于尊上,知鸟是凤凰者案,尚书君奭云我则鸣鸟,不闻彼鸣鸟是凤凰,故知此鸟彝亦凤凰也,其与舟俱漆并赤中,前鸡彝与舟欲见法度,故图之异处,自鸟彝已下尊,与舟相连图之贵省略也。
斝彝图

《斝彝图考》

斝彝盛明水,先郑读斝为稼,谓画禾稼于尊,因为尊名,然则宜画嘉禾以为饰,其彝与舟并漆赤中,其局足内亦漆画,禾稼为饰。
黄彝图

《黄彝图考》

黄彝盛郁鬯司尊彝云:秋尝冬蒸祼用斝彝黄彝,皆有舟王以圭瓒酌献尸,礼神后以璋瓒亚献,后郑云黄彝谓黄目以黄金为目也,郊特牲曰黄目,郁气之上尊也,黄者,中也,目者,气之清明者也,言酌于中,而清明于外也,其彝与舟并以金漆通漆。
虎彝图

《虎彝图考》

虎彝画虎于尊盛明水,其尊与舟并漆赤中其局足内亦漆,及画虎为饰,旧图形制,既非郑义,今亦不取于鸡彝下已有解说。
蜼彝图

《蜼彝图考》

蜼彝盛郁鬯司尊彝云: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王,亦以圭瓒酌郁鬯以献尸,礼神后亦以璋亚献,其形制亦与图不同,已在上,解其彝与舟,皆漆赤中其局足,内亦漆画蜼以为饰。按《尔雅》云蜼卬鼻而长尾,郭云蜼似狝猴而大,黄黑色,尾长数尺似獭尾,末有岐鼻露向上雨,即自悬于树以尾塞鼻,或以两指江东人,亦取养之为物捷健。
献尊图

《献尊图考》

《明堂位》云献象周尊也,司尊彝云:春祠,夏礿,其朝践用两献尊,一盛元酒,一盛醴,齐王以玉爵酌醴齐以献尸也,礼器曰庙,堂之上牺,尊在西,注云牺周礼作献,又诗颂毛传说用沙羽以饰尊,然则毛郑献沙,二字读与婆娑之娑义同,皆谓刻凤凰之象于尊,其形婆娑然。又诗传疏说王肃注礼以牺象二尊,并全刻牛象之形,凿背为尊,今见祭器内有作牛象之形,背上各刻莲华座,又与尊不相连,比其王义大同而小异,案阮氏图其牺尊饰以牛。又云诸侯饰口以象骨天子饰以玉,其图中形制,亦于尊上画牛为饰,则与王肃所说全殊,揆之人情可为一法,今与郑义并图于右请择而用之。
象尊图

《象尊图考》

《周礼》:司尊彝云:春祠,夏礿,其再献用两象尊,一盛元酒,一盛盎,齐王以玉爵酌献尸,后郑云象尊以象骨饰尊梁正阮氏,则以画象饰尊,今并图于右亦请择而用之。
著尊图

《著尊图考》

著尊受五斗,漆赤中旧图有朱带者,与概尊相涉,恐非其制,周礼司尊彝云秋尝冬烝,其朝献用两著尊,一盛元酒,一盛醴,齐王以玉爵酌献尸,《明堂位》曰:著殷尊也,注云著,著地无足,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圆径一尺二寸,底径八寸,上下空径一尺五分,与献尊象尊形制容受并同,但无足及饰耳。
壶尊图

《壶尊图考》

壶尊受五斗,周礼司尊彝云秋尝冬烝,其馈献用两壶尊,一盛元酒,一盛盎,齐王以玉爵酌献尸,注云壶尊以壶为尊也。《左传》曰:尊以鲁壶,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圆径八寸,脰高二寸,中径六寸半,脰下横径八寸,腹下横径一尺一寸,底径八寸,腹上下空径一尺二寸,足高二寸,下横径九寸,漆赤中旧图文略制度之法无闻,六尊用同盛受之数难异。
太尊图

《太尊图考》

太尊受五斗,周礼司尊彝云追享朝享其朝践用两太尊,一盛元酒,一盛醴,齐王用玉爵酌醴齐献尸,注云太尊太古之瓦尊也,《明堂位》曰:泰有虞氏之尊也,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圆径一尺,脰高三寸,中横径九寸,脰下大横径一尺二寸,底径八寸,腹上下空径一尺五分,厚半寸,唇寸底平厚寸,与瓦甒形制容受皆同。
山尊图

《山尊图考》

山尊受五斗,周礼司尊彝云追享朝享其再献,用两山尊,一盛元酒,一盛盎,齐王用玉爵酌盎齐以献尸,注云山尊、山罍也,《明堂位》曰:山罍夏后氏之尊,亦刻而画之,为山云之形,今以黍寸之尺计之,口圆径九寸,腹高三寸,中横径八寸,脰下大横径尺二寸,底径八寸,腹上下空径一尺五分,足高二寸,下径九寸,知受五斗者案,郭璞云罍形似壶,大者受一斛,今山罍既在中尊之列,受五斗可知也。
罍图

《罍图考》

案司尊彝职云:春祠,夏礿,祼用鸡彝鸟彝,皆有舟。〈六彝皆受三斗〉朝践用两献尊,〈音素何反六尊皆受五斗〉诸臣之所酢也。张镒引阮氏图云瓦为之受五斗,赤云气画山文大中身兑平底有盖,张镒指此瓦罍为诸臣所酢之罍,误之甚矣。此瓦罍正谓祭社之太罍也,又开元礼云宗庙春夏,每室鸡彝一,鸟彝一,牺尊二,象尊二,山罍二,但于罍上加一山字,并不言容受之数案,周礼六尊之下,唯言皆有罍,并无山罍、瓦罍之名,又不知张镒等,各何依据,指此山瓦二罍以为诸臣所酢者也,况此六罍厕在六尊之,间以盛三酒,比于六尊设之稍远案,《礼记》以少为贵,则近者小,而远者大,则此罍不得容五斗也。又《尔雅》释器云彝卣罍器也。郭璞云皆盛酒尊。又曰小罍,谓之坎,注云罍形似壶,大者一斛,又曰卣中尊也,此欲见彝为上尊,罍为下尊也,然则六彝为上受,三斗六尊为中受,五斗六罍为下受,一斛是其差也,案诗周南风我姑酌,彼金罍,《孔疏毛传》指此诸臣所酢之罍,而受一石者也。又引礼图依制度刻木为之,又郑注司尊彝,云罍刻而画之,为山云之形,既言刻画则用木矣。又引韩诗说士用梓无饰,言其木体,则士已上同用梓而加饰耳,又毛以金罍大一石,礼图亦云大一斛,毛说诸臣之所,酢与《周礼》同,天子用黄金为饰。今据《孔贾疏义》《毛郑传注》,此罍用木不用瓦受一石,非五斗明矣,谨以黍寸之尺依而计之,口径九寸五分,脰高三寸,中径七寸五分,脰下横径九寸,底径九寸,腹中横径一尺四寸,上下中径一尺六寸,足高二寸,下径一尺,画山云之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尊彝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