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藩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目录

 阶砌部汇考
  周礼〈冬官考工记〉
  释名〈释宫室〉
  博雅〈释室〉
  汉制考〈阶〉
 阶砌部艺文一
  阶赋           唐樊晦
 阶砌部艺文二〈诗〉
  咏玉阶         梁鲍子卿
  阶            唐陆畅
  前题           陆龟蒙
 阶砌部纪事
 阶砌部杂录
 藩篱部汇考
  尔雅〈释言〉
  释名〈释宫室〉
  齐民要术〈园篱〉
 藩篱部艺文一
  丙越度官府垣篱官司罪之辞云随甲而往 宋余靖
  芦藩赋           张耒
  东篱记           陆游
 藩篱部艺文二〈诗〉
  岳州行郡竹篱       唐张说
  伐棘篇          宋路振
  编篱曲         元华幼武
  编篱          明叶太叔
  前题            杭济
 藩篱部选句
 藩篱部纪事
 藩篱部杂录
 窦部汇考
  礼记〈月令 儒行〉
 窦部纪事
 窦部杂录

考工典第一百三十八卷

阶砌部汇考

《周礼》《冬官考工记》

夏后氏世室,九阶。
〈订义〉赵氏曰:九阶谓世室以南面三阶,东西北各二阶,是为九阶。《明堂位》云:三公中阶之前,北面东上;诸侯之位,阼阶之东,西面北上;诸伯之国,西阶之西,东面北上。据此则南面三阶可證也。

《释名》《释宫室》

阶,梯也。如梯之有等差也。

《博雅》《释室》

丰梯,阶也。

《汉制考》《阶》

堂涂注谓阶,前若今令甓裓也。〈疏〉汉时名堂涂为令辟裓,令辟则今之砖也。裓则砖道也。

阶砌部艺文一

《阶赋》唐·樊晦

昔在轩后,栋宇维新。摹诸大壮,赖及万人。修宫室以齐列,起窗户而相因。然后横高阶于左右,次危级之相巡。上嵯峨而山起,下崱屴而龙鳞。生蓂荚于尧日,舞干戚于舜辰。亦可以望圣帝升降,观享颐宾。若乃忆赵妃之娇妒,穷汉武之宠欲。昭阳特起,丽饰繁缛。梁缠藻绣,窗缀丹绿,砌铅黄金,阶阗白玉,使宫女而攒望,聊优游以自足。下朱履而影乱参差,度罗衣而香飞断续。亦有珍物,旁秀瑰奇,四烛珊瑚,碧树弄晴。风明月随,珠耀初旭。及夫陈后长信,独遭弃捐;尘駮紫藓,庭铺绿钱。望金屋而魂绝,对玉阶而愁连。至其战国云乱,七雄相躔,秦兵大起,围邯郸而已合,赵楚同会,运筹策而未宣。嗟两君之不决,叹毛公之独贤。历高阶而直上,挺长剑而无前。岂不以斯阶之见陟,光厥事而能全。既而众状丛开,奇势难纂,或干天而上峻,或盘空而不断。望之则意悦,升之则步缓。对谢庭而玉树中荣,临兔园而芳薇上满。睹台殿之要者,实莫过于兹阶。美峥嵘之壮丽,故作赋以摅怀。

阶砌部艺文二〈诗〉《咏玉阶》梁·鲍子卿

玉阶已夸丽,复得临紫微。北户接翠幄,南路抵金扉。重叠通日影,参差藏月辉。轻苔染朱履,微潋沸罗衣。独笑昆山曲,空见青凫飞。

《阶》唐·陆畅

甃玉编金次第平,花纹隐起踏无声。几重便上华堂里,得见天人吹凤笙。

《阶》陆龟蒙

草没苔封叠翠斜,坠红千叶拥残霞。年年直为秋霖苦,滴陷青珉隐起花。

阶砌部纪事

《墨子》:尧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剪。
《荆州记》:湖阳县,春秋蓼国樊重之邑也。重母畏雷,为石室避之,悉以文石为阶砌,今犹存。
《拾遗记》:蓬莱西有含明之国,以金银苍环,水精火藻为阶。
《述异记》:元祖肇建内殿,制度精巧,穷一时之丽,殿上设水精帘阶,琢龟文,绕以曲槛,槛与阶以白玉石为之。
《云仙杂记》:石崇砌上就苔藓刻成百花,饰以金玉,壶中之景,不过如是。
高展为并门判官,一日见砌间沫出,以手撮之,试涂一老吏面上,皱皮顿改,如少年色,展以谓必神药。问承天道士,答曰此名地脂,食之不死。展乃发砖,已无所睹。
《春渚纪闻》:钱塘西湖寿星寺老僧,则廉言东坡先生作郡,倅日始与参寥子同登,方丈即顾谓参寥曰:某生平未尝至此,而眼界所视皆若素,所经历者,自此上至忏堂,当有九十二级。遣人数之,果如其言。《辍耕录》:福州郑丞相府清风堂石阶上有卧尸迹,天阴雨迹尤显。盖郑显时侵渔百姓,至夺其屋庐,以广居宅,有被逼抑者,遂自杀于此。今所居为官势豪夺,子孙不绝如线。
《戒庵漫笔》:乾清宫阶墀取西山白玉石为之,每间一块,长五丈,阔一丈二尺,厚五尺,凿为五级,以万人拽之,日凿一井,以饮拽夫,名曰万人愁。

阶砌部杂录

《礼记·曲礼》:主人就东阶,客就西阶,客若降等,则就主人之阶,主人固辞,然后客复就西阶。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连步以上,上于东阶,则先右足,上于西阶,则先左足。〈注〉拾级,涉阶之级也。聚足,后足与前足相合也。
《事物原始》《墨子》曰:尧之土阶三尺,茅茨不剪。《书》云:舞干羽于两阶。《韩诗外传》云:凤蔽日而至,黄帝降于东阶,则阶宜自黄帝始。

藩篱部汇考

《尔雅》《释言》

樊,藩也。
〈注〉谓藩篱。〈疏〉孙炎曰樊,圃之藩也。郭曰谓藩篱,藩以细木为之。《齐风》东方未明,云折柳樊圃。《小雅·青蝇》云:营营青蝇,止于榛。《毛传》云:棘榛所以为藩也。

《释名》《释宫室》

篱,离也。以柴竹作之疏离,离也青。徐曰椐,椐,居也。居
于中也。

《齐民要术》《园篱》

凡作园篱法,于墙基之所,方整深耕。凡耕,作三垄,中间相去各二尺。秋上酸枣熟时,收,于垄中穊种之。至明年秋,生高三尺许,间断去恶者,相去一尺留一根,必须稀穊均调,行五条直相明当。至明年春,剥去横之,剥必留距。若不留距,侵皮痕大,逢寒即死。剥讫,即编为笆篱,随宜夹剥,务使舒缓。急则不复得长故也。又至明年春,更剥其末,又编之,高七尺便足。欲作高者,亦任人意。匪直奸人惭笑而返,狐狼亦息望而回。行人见者,莫不叹嗟,不觉白日西移,遂忘前途尚远,盘桓瞻瞩,久而不能去。枳棘之篱,折柳樊圃,斯其义也。其种柳作之者,一尺一树,初时斜插,插时即编。其种榆荚者,一同酸枣。如其栽榆,与柳斜直,高与人等,然后编之。数年长成,共相蹙迫,交柯错叶,特似房栊。既图龙蛇之形,复写鸟兽之状,缘势嵚崎,其貌非一。若值巧人,其便采用,则无事不成,尤宜作杌。盘纡茀郁,其文互起,萦布锦绣,万变不穷。

藩篱部艺文一

《丙越度官府垣篱官司罪之辞云随甲而往》宋余靖


协谋抵禁,法有减论,冒度干刑,理无从坐。既投足而同往,岂原心而或殊。丙德之弗修,动而有悔,不如己者,方踰数仞之墙,因而从之,遂罹三尺之法,自疏明慎,犹启薄言。况穴隙以相从,惟蔇茨而是履。前王著令,徒攀共犯之条;君子向儒,盍守独行之节。矧府寺之攸设,惟藩屏而是崇。不得其门,同临蔽恶之地,必求诸道,当惭由径之非。虽曰比之匪人,实亦动而过,则原其发虑,遽云职汝之由。详彼治躬,岂可效人之僻咎,将谁职戚。实己招视篱落之具,存当跬步而为过,别冒汉家之网,或异首科,自绝蒲人之袪。谅难降等三千之条,备纪七十之杖,何逃罪必甘心,词奚苦诉。

《芦藩赋》张耒

张子被谪客居齐安,陋屋数椽,织芦为藩,疏弱陋拙,不能苟安。昼风雨之不禦,夜穿窬之易干。上鸡栖之萧瑟,下狗窦之空宽。先生家贫,一裘度寒,曾胠箧之不恤,何藩篱之足言。鼓钟于宫,声出于垣中,空然而无有,徒望意而辄还。故吾守此败芦,其固比夫河山,若夫朝旸,不出微霰。既零声如跳珠,淅淅可听。及夫衡门暮掩,鸟雀既栖。挂荒山之落景,络衰蔓之离离。其下榛草樵苏往来,蝼蚓出入,羊牛觇窥,先生跫然。杖藜过之,瞻顾四隅,悯然歌之曰:公宫侯第万瓦连,碧紫垣玉府十仞。涂青何尝知淮夷之陋俗,穷年卒岁乎柴荆也哉。

《东篱记》陆游

放翁告归之三年,辟舍东茀地,南北七十五丈,东西或十有八尺,而赢或十有三丈。而缩插竹为篱,如其地之数,薶五石瓮,潴泉为池,植千叶白芙蕖,又杂木之品若干,草之品若干,名之曰东篱。放翁日婆娑其间,掇其香以嗅,撷其颖以玩。朝而灌,莫而锄。凡一甲拆一敷,荣童子皆来报。惟谨放翁,于是考《本草》以见其性质,探《离骚》以得其族类。本之诗《尔雅》及毛氏郭氏之传,以观其比兴,穷其训诂,又下而博取汉魏晋唐以来一篇一咏无遗者,反覆研究,古今体制变革,间亦吟讽为长谣短章,楚调唐律,酬答风月烟雨之态度,盖非独娱身目遣暇日而已。昔老子著书末章,自小国寡民,至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其意深矣。使老子而得一邑一聚,盖真足以致此于。虖吾之东篱,又小国寡民之细者欤。开禧元年四月乙卯放翁记。

藩篱部艺文二〈诗〉

《岳州行郡竹篱》唐·张说

山郡不沟郭,荒居无翳壅。爱人忠主利,善守闭为勇。苟非小勤瘁,安得期逸宠。版筑恐土疏,襄城嫌役重。藩栅聊可固,筠篁近易奉。差池截浦沙,缭绕缘隈垄。矗似长云亘,森如高戟耸。预绝豺狼忧,知免牛羊恐。闾里宽矫步,榛丛恣踏踵。始果游处心,终日成闲拱。

《伐棘篇》宋·路振

伐棘何所山之巅,秋风骚颾棘子丹。折根破柢坚且顽,斸夫沬趄汗污颜。攒锋刺芒趋道还,稕之森森缭长藩。暮冬号风雪暗天,漏寒不鸣守犬眠。主人堂上多金钱,东陵暴客来窥垣。举手触锋身陨颠,千矛万戟争后先。襟袖结裂不可揎,蹠破指伤流血殷。神离气沮走蹁跹,数尺之墙弗复攀。索头丑奴搔河壖,朔方屯师连七年。木波马岭沙填填,气脉不绝如喉咽。官军虎怒思吼轩,强弩一发山河穿。将不叶谋空即安,玩养小丑成凶颠。推刍挽粟徒喧喧,边臣无心静国艰,为余讽此伐棘篇。

《编篱曲》元·华幼武

编竹篱,密密编。朝禦鸡犬入,暮防豺虎穿。交加编联互相倚,竹密藤缠坚莫比。春风披拂百花开,一片繁华如锦绮。君不见西家有篱编不密,夜夜惊呼防盗贼。愿言兄弟莫相疑,明日齐心编竹篱。

《编篱》明·叶太叔

负郭幽居僻,编篱接短墙。种瓜看蔓引,栽菊待花黄。犬吠惊残月,鸡栖趁夕阳。贫家随分事,世外得清狂。

《前题》杭济

插棘编篱短,缘篱入径赊。烟丛引疏密,凤蔓敛横斜。隘步能容杖,幽寻不碍家。吾心聊自适,何意羡繁华。

藩篱部选句

晋陶潜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唐杜甫诗:疏篱带晚花。〈又〉山篱带薄云。〈又〉向来幽兴极,步屧过东篱。〈又〉茅舍竹篱短。〈又〉缺篱将棘拒。王维诗:无才不敢累明时,思向东溪守故篱。
元稹诗:苫茅荻补篱。
宋苏轼诗:野桃含笑竹篱短。
晁补之诗:驿后新篱接短墙。
陆游诗:一窗终日对东篱。〈又〉断竹作短篱。〈又〉落叶拥篱门巷晚。
戴炳诗:栽荷填废沼,移竹补疏篱。

藩篱部纪事

《左传》:宋向戍,欲弭诸侯之兵,诸侯之大夫会于宋,以藩为军。〈疏〉古人行兵止,则筑为垒堑,以备不虞。此藩篱为军者,方欲弭兵,以示不相忌也。
吴徵会于卫,卫侯会吴于郧,公及卫侯,宋皇瑗盟,而卒辞吴盟,吴人藩卫侯之舍,子服景伯谓子贡曰:夫诸侯之会,事既毕矣。侯伯致礼地主归饩,以相辞也。今吴不行礼于卫,而藩其君舍以难之,子盍见大宰,乃请束锦以行,语及卫故,乃舍卫侯。
《后汉书·董卓传注》:魏志曰乘舆时居棘篱中,门户无关闭,天子与群臣会,兵士伏篱上观,互相镇压以为笑。
《会稽典录》:陈嚣与纪伯为邻,伯夜窃嚣藩地自益,嚣伺伯去后密拔其藩一丈,以地益伯。伯惭惧,既还所侵,又却一丈,号曰义里。
《晋书·夏统传》:统,从父敬宁祠先人,迎女巫章丹、陈珠二人,在中庭,轻步徊舞,灵谈鬼笑,飞触挑拌,酬酢翩翻。统惊愕而走,不由门,破藩直出。
《拾遗记》:贾逵年五岁,明惠过人,其姊闻邻中读书,旦夕抱逵隔篱而听之。逵静听不言,姊以为喜,至年十岁,乃暗诵六经。
《晋书·庾衮传》:衮诸父并贵盛,惟父独守贫约。衮躬亲稼穑,以给供养,而执事勤恪,与弟子树篱,跪以授条。或曰:今在隐屏,先生何恭之过。衮曰:幽显易操,非君子之志也。
《南朝宫苑记》:建康篱门,旧南北两岸篱门五十六所,盖京邑之郊门也。如长安东都门,亦周之郊门。江左初立,并用篱为之,故曰篱门。南篱门在国门西,三桥篱门在今光宅寺侧。东篱门本名肇建篱门,在古肇建市之东。北篱门今覆舟东头元武湖东南角,今有亭名篱门亭。西篱门在石头东城护军府,在西篱门外路北。白杨篱门外有石井篱门。
《世说新语》:孟昶未达时,家在京口。尝见王恭乘高与,被鹤氅裘。于时微雪,昶于篱间窥之,叹曰:此真神仙中人。
《南史·王俭传》:宋世,宫门外六门城设竹篱,是年初,有发白虎樽言白门三重门,篱竹穿不完。上感其言,改立都墙。俭又谏,上答曰:吾欲后世无以加也。
《谢晦传》:晦兄瞻。为宋武帝相国从事中郎。晦时为宋台右卫,权遇已重,于彭城还都迎家,宾客辐凑。时瞻在家,惊骇谓晦曰:吾家以素退为业,汝遂势倾朝野,此岂门户福邪。乃篱隔门庭曰:吾不忍见此。
《张裕传》:裕,子镜。少与光禄大夫颜延之邻居,颜谈义饮酒,喧呼不绝,而镜静默无言声。后镜与客谈,延之从篱边闻之,取胡床坐听,辞义清元。延之心服,谓客曰:彼有人焉。由是不复酣叫。
《南齐书·陈显达传》:显达马槊从步军数百人,于西洲前与台军战,再合,大胜,手杀数人,槊折,官军继至,显达不能抗,退走至西洲后乌榜村,为骑官赵潭注槊刺落马,斩之于篱侧,血涌湔篱,似淳于伯之被刑也。时年七十三。
《南史·隐逸传》:阮孝绪,陈留尉氏人也。外兄王晏贵显,屡至其门,孝绪度之必至颠覆,闻其笳管,穿篱逃匿,不与相见。
《唐书·杨收传》:收,十三通大义。善属文,所赋辄就,吴人号神童。里人多造门观赋诗,至压败其藩。收嘲之曰:尔非羸角者,奚至触吾藩。切当率类此。
《闻奇录》:琅琊费县民家常患失物,谓是偷者,每以扃钥为意,常周行宅内,后果见篱一穿穴,可容人臂,滑泽有踪迹,乃作绳彄放穴口,夜中忽闻有摆扑声,往掩得一发长可三尺许,从此无复所失。
《云仙杂记》:杜胜宅以软漆缠桑枝编为篱障,雨一过黑光照四面,时通甫爱之,欲以铜官第取不应。《夷坚志》:吴湛居临荆溪,有一泉极清澈,市人赖之,湛为竹篱遮护。

藩篱部杂录

《易经·大壮》:九三:羝羊触藩,羸其角。
九四:藩决不羸。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诗经·齐风·东方未明篇》:折柳樊圃,狂夫瞿瞿。
《小雅·青蝇篇》:营营青蝇,止干樊。
《陆疏广要》:槿,今人多植之庭院间,亦可作篱。

窦部汇考

《礼记》《月令》

仲秋之月,可以穿宝窖。
〈集注〉穿地圆曰窦,方曰窖。〈注〉郑氏曰入地,隋曰窦,方曰窖。〈疏〉孔氏曰隋者,似方非方,似圆非圆也。〈集说〉山阴陆氏曰藏而留穴,谓之窦。窦出于一孔,窖尽藏之也。

《儒行》

儒有筚门圭窬。
〈注〉圭窬穿墙为之门,旁小户也。上锐下方,状如圭。

窦部纪事

《左传》:昔有过浇,杀斟灌以伐斟寻,灭夏后相,后缗方娠,逃出自窦,归于有仍,生少康焉。
《家语》:蒯瞆之乱,季羔逃之,走郭门,门者谓:彼有缺。羔曰:君子不踰。又曰:彼有窦。羔曰:君子不窦。
《晋书·光逸传》:光逸,避乱,依胡母辅之。初至,属辅之与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彝、阮孚散发裸袒,闭室酣饮已累日。逸将排户入,守者不听,逸便于户外脱衣露头于狗窦中窥之而大叫。辅之惊曰:他人决不能尔,必我孟祖也。遽呼入,遂与饮,不舍昼夜。时人谓之八达。
《芝田录》:陆贽贬忠州,土塞其门,盐菜皆由狗窦中出,端坐抄药方,儿侄亦罕与语。
《五代史·刘鄩传》:梁已破朱瑾等,悉有兖、郓,鄩乃使人负油鬻城中,悉视城中虚实出入之所。油者得罗城下水窦可入,鄩乃以步兵五百从水窦袭破之。《宋史·文苑传》:安德裕,字益之,一字师皋,河南人。父重荣,晋成德军节度。德裕生于真定,未期,重荣举兵败,乳母抱逃水窦中。将出,为守兵所得,执以见军校秦习,习与重荣有旧,因匿之。习先养石守琼为子,及年壮无嗣,以德裕付琼养之,因姓秦氏。
《理宗本纪》:宝庆元年春正月庚午,湖州盗潘壬、潘丙、潘甫谋立济王竑,竑闻变,匿水窦中,盗得之,拥至州治,以黄袍加其身,守臣谢周卿率官属入贺。

窦部杂录

《左传》:荜门圭窦之人,而皆凌其上,难乎其为上矣。王褒僮约餔已,盖藏关门塞窦。
《释常谈》:沟渠谓之水窦。《左传》曰:荜门圭窦之人,而皆凌其上。又曰:礼义者,人情之窦,大可通流也。
疑耀京师风俗,入冬以地窖养花,其法自汉已有之。汉世大官冬种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贮煴火,得温气,诸菜皆生。召信臣为少府,谓此皆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不宜以奉供养。奏罢之,但此法以养菜茹,未尝养花木也。今内家十月即进牡丹,亦是此法,然在汉止言覆以屋庑而已,今法皆掘坑堑以窖之,盖入冬土中气煖,所养花木借土气火气相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