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棨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戎政典

 第二百九十卷目录

 斧钺部汇考
  书经〈牧誓〉
  诗经〈豳风破斧 豳风伐柯 大雅笃公刘〉
  太公六韬〈立将〉
  尉缭子〈将令〉
  汉书〈刑法志〉
  释名〈释器用 释兵〉
  晋书〈天文志〉
  古今注〈斧钺锽〉
  宋史〈天文志〉
  辍耕录〈斧〉
  三才图会〈戚扬图说 剉子斧图说〉
  武备志〈大斧图说〉
 斧钺部艺文
  黄钺铭          汉蔡邕
  作斧教          诸葛亮
  为萧骠骑解严输黄钺表   梁江淹
 斧钺部纪事
 斧钺部杂录
 棨戟部汇考
  诗经〈秦风无衣〉
  礼记〈明堂位〉
  周礼〈考工记〉
  释名〈释兵〉
  方言〈杂说〉
  古今注〈棨戟〉
  中华古今注〈戈戟 矛殳〉
  三礼图〈戟图说〉
 棨戟部艺文
  手戟铭          晋张协
 棨戟部纪事
 棨戟部杂录

戎政典第二百九十卷

斧钺部汇考

《牧誓》

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
〈蔡注〉钺,斧也。以黄金为饰,王无自用钺之理,左杖以为仪耳。

《豳风·破斧》

既破我斧,又缺我斨。
既破我斧,又缺我锜。
既破我斧,又缺我銶。
〈注疏〉隋銎曰斧,孔形狭而长也。斨,方钺斧也,唯銎孔异耳,凿属曰锜。《韩诗》曰:木属木属曰銶。《韩诗》云:凿属,一曰今之独头斧。

《豳风·伐柯》

伐柯伐柯,匪斧不克。
〈朱注〉柯,斧柄也。〈大全〉《考工记》曰:柯长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首。

《大雅·笃公刘》

干戈戚扬。
〈正义〉《广雅》云:钺,戚斧也。则戚扬,皆斧钺之别名。传以戚为斧,以扬为钺,钺大而斧小。太公《六韬》云:大柯斧重八斤,一名天钺,是钺大于斧也。《牧誓》云:武王左杖黄钺。孔安国云:黄钺,以黄金饰斧也,以其特言黄钺,故云以金饰。然则不言黄者,未必皆金饰也。

《立将》

将既受命,乃命太史卜斋三日之太庙,钻灵龟卜吉日以授斧钺,君入庙门西面而立,将入庙门北面而立。君亲操钺持首授将,其柄曰:从此上至天者,将军制之。复操斧持柄授将其刃曰:从此下至渊者,将军制之。

《将令》

将军受命,君必先谋于庙,行令于廷。君身以斧钺授将曰:左右中军,皆有分职,若踰分而上请者死。军无二令,二令者,诛留令者诛,失令者诛。

《刑法志》

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

《释器用》

斧,甫也。甫始也凡,将制器,始用斧伐木,已乃制之也。斨,戕也,所伐皆戕毁也。

《释兵》

戚,戚也。斧以斩断,见者皆戚惧也。
钺,豁也。所向莫敢当前,豁然破散也。

《天文志》

天枪三星,在北斗杓东,一曰天钺,曰天之武备也。参十星,一曰参伐,一曰大辰,一曰天市,一曰鈇钺,主斩刈。

《斧钺锽》

金斧,黄钺也;铁斧,元钺也。三代通用之,以断斩,今以金斧黄钺为乘舆之饰。元钺,诸王公得建之,武王以黄钺斩纣,故王者以为戒;太公以黄钺斩妲己,故妇人以为戒。汉制诸公亦建元钺,以太公秉之,助武王断斩,故为诸侯之饰焉。大将军出征,特加黄钺者,以铜为之,黄金涂刃及柄,不得纯金也。得赐黄钺,则斩持节将也。
锽秦改铁钺作锽,始皇制也。一本云:锽,秦制也。今乘舆诸公王妃,主通建之也。

《天文志》

斧钺三星,在北落师门东,芟刈之具也,主斩刍槁以饲牛马。明,则牛马肥腯;动摇而暗,或不见,牛马死。《隋志》《通志》皆在八魁西北,主行诛、拒难、斩伐奸谋。明大,用兵将忧;暗,则不用;移动,兵起。月入,大臣诛。岁星犯,相诛。荧惑犯,大臣戮。填星入,大臣忧。太白入,将诛。客、彗犯,斧钺用;又占:客犯,外兵被擒,士卒死伤,外国降;色青,忧;赤,兵;黄白,吉。《史记·天官书》《汉·天文志》皆有此星,而《宋史》最详,故独录此〉

劈正斧以苍水玉碾造,高二尺有奇,广半之,遍地文藻粲然。或曰:自殷时流传至今者,如天子登极,正旦天寿节,御大明殿。会朝时则一人执之,立于陛下酒海之前。
扬图


戚扬图说戚扬图说
戚、扬二者,斧钺之别名。戚为斧,扬为钺,斧小于钺,钺大于斧。
剉子斧

剉子斧图说

剉子斧直柄横刃,长四寸,厚四寸五分,阔七寸,柄长三尺五寸,柄施四刃,长四寸,并用于敌楼战棚,滔空版下,钩刺攻城,人及斫攀城人手。
大斧图

大斧图说

大斧一面刃长,柯又有开山静燕,日华无敌,长柯之名,大抵其形一耳。

斧钺部艺文《黄钺铭》汉·蔡邕

孝桓之季年,鲜卑入塞,盗起匈奴,左部梁州叛,羌逼迫,兵诛淫衍,高句丽子百固,逆谋,并发,三垂骚然为国忧。念西府表桥公,昔在凉州,柔远能迩不烦,军师而车师克定。及至上谷汉阳,连在营郡,膂力方刚,明集士众,徵拜度辽将军。始受旄钺钲鼓之任,捍禦三垂。公以吏士频年在外,勤于奔命,人马疲羸。挠钝请且息州营横发之役,以补困惫,朝廷许之。于是储廪丰饶,室罄不悬,人逸马畜,弓劲矢利,而经用省息。官有馀资,执事无放散之尤,簿书有进入之赢,治兵示威,戎士踊跃。旌旗耀日,金鼓雷奋。守有山岳之固,攻有必克之势。羌戎授首于西疆,百固冰散于东邻。鲜卑收迹,烽燧不举。视事三年,马不带鈌,弓不受彄。是用镂石作兹钲钺,军鼓陈之东阶,以昭公文武之勋焉。铭曰:
帝命将军,秉兹黄钺。威灵振耀,如火之烈。公之在位,群狄斯柔。齐斧罔设,人士斯休。

《作斧教》诸葛亮

前后所作,斧多不可用。前到武都,鹿角坏刀斧千馀枚。赖贼已走,问自令作部刀斧百枚,用之百馀日,初无坏者。尔乃知彼主者,无意宜收治之非小事也。若临敌,败人军事矣。

《为萧骠骑解严输黄钺表》梁·江淹

臣某言逆沴电炽,凶妖雾舒,志大禋天,情已类社。故乃驰羽江郊,骛燧山甸。虽藏智审,其黥戮涵识判,其奔沮然。兵扈难轻义,险宜备,故膺宠无辞,奉钺不让。今元凶既殪,丑徒自紊。朝霭方卷,郢氛已廓。乐琯登肆,礼衣曳朝。不宜复假殊,服取缺彝。则辄上还王府,永戢秘馆。

斧钺部纪事

《史记·殷本纪》:夏桀为虐,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周本纪》:纣赐弓矢斧钺,使西伯得专征伐。武王至纣死所。武王自射之,三发而后下车,以轻剑击之,以黄钺斩纣头,县太白之旗。已而至纣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经自杀。武王又射三发,击以剑,斩以元钺,县其头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复军。其明日,除道,修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驱。武王弟叔振铎奉陈常车,周公旦把大钺,毕公把小钺,以夹武王。散宜生、太颠、闳夭皆执剑以卫。
《鲁周公世家》: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武王,衅社。
《淮南子》:武王伐纣,渡于孟津。阳侯之波逆流而击,疾风晦冥,人马不相见。于是武王左操黄钺,右秉白旄,瞑目而撝之曰:余任天下,谁敢害吾意者。于是风济而波罢。
《汉书·武帝本纪》:天汉二年夏五月,泰山、琅邪群盗徐勃等阻山攻城,道路不通。遣直指使者暴胜之等衣绣衣杖斧分部逐捕。〈注〉杖斧,持斧也。谓建持之以为威也。
《王莽传》:无盐索卢恢等举兵反城。莽遣司徒王寻将十馀万屯雒阳。初发长安,宿霸昌厩,亡其黄钺。寻士房扬素狂直,乃哭曰:此经所谓丧其齐斧者也。自劾去。莽击杀扬。
《后汉书·郭躬传》:永平中,奉车都护窦固出击匈奴,骑都尉秦彭为副。彭在别屯而辄以法斩人,固奏彭专擅,请诛之。显宗乃引公卿朝臣平其罪科。躬以明法律,召入议。议者皆然固奏,躬独曰:于法,彭得斩之。帝曰:军征,校尉一统于督。彭既无斧钺,可得专杀人乎。躬对曰:一统于督者,谓在部曲也。今彭专军别将,有异于此。兵事呼吸,不容先关督帅。且汉制棨戟即为斧钺,于法不合罪。帝从躬议。
《献帝本纪》:中平六年九月乙酉,董卓自为太尉,加鈇钺、虎贲。〈注〉诸侯赐鈇钺然后专杀。说文曰:鈇,莝刀也。苍颉篇曰:鈇,斧也。加鈇钺者,得专杀也。《桥元传》:四府举为度辽将军,假黄钺。
《魏志·典韦传》:太祖征荆州,至宛,张绣迎降,太祖甚悦,延绣及其将帅,置酒高会。太祖行酒,韦持大斧立后,刃径尺,太祖所至之前,韦辄举斧目之。竟酒,绣及其将帅莫敢仰视。
《吴志·陆逊传》:曹休举众入皖,乃召逊假黄钺,为大都督,逆休。
《晋书·文帝本纪》:景元四年冬十月,天子以诸侯献捷交至,乃申前命曰:公明慎用刑,简恤大中,章厥天威,以纠不虔,是用锡公鈇钺各一。
《张重华传》:石季龙侵寇。凉州振动。张眈言于重华曰:今彊寇在郊,诸将不进,人情骚动,危机稍逼。主簿谢艾,兼资文武,明识兵略,若授以斧钺,委以专征,必能折冲禦侮,歼殄凶类。
《南齐书·纪僧真传》:初,太祖在淮阴治城,得古锡鈇,大数尺,下有篆文,莫能识者。僧真曰:何须辨此文字,此自久远之物,九锡之徵也。太祖曰:卿勿妄言。
《魏书·始祖本纪》:五十八年,始祖不豫。乌丸王库贤,亲近任势,先受卫瓘之货,故欲沮动诸部,因在廷中砺钺斧。诸大人问欲何为,答曰:上恨汝曹谗杀太子,今欲尽收诸大人长子杀之。大人皆信,各各散走。《周书·武帝本纪》:保定四年冬十月甲子,诏大将军、大冢宰、晋国公护率军伐齐,帝于太庙庭授以斧钺。《酉阳杂俎》:李师古治山亭,掘得一物,类铁斧头。时李章武游东平,师古示之。章武惊曰:此禁物也,可饮血三斗。验之而信。
《云仙杂记》:杜甫子宗武以诗示阮兵曹,兵曹答以石斧一具,随使并诗还之宗武曰:斧,父斤也。兵曹使我呈父加斤,削也。俄而阮闻之曰:误矣。欲子砍断其手。此手若存,天下诗名又在杜家矣。
《宋史·杨存中传》:金人以拐子马翼进,存中曰:敌恃弓矢,吾有以屈之。使万人操长斧,如墙而进,诸军鼓噪奋击,金人大败。
《王德传》:兀朮以铁骑十馀万夹道而阵,德曰:贼右阵坚,我当先击之。麾军渡桥,首犯其锋。一人披甲跃马始出,德引弓一发而毙;乘胜大呼,令万兵持长斧,如墙而进。敌大败。
《云烟过眼录》:殷武钺长三丈馀,一段美玉,文藻细甚,三代之宝,宣和故物。又归大金,今在御府,每大朝会,必设之外庭。
《弇州史料》:宣平王朱永与王越厚相结,而出入中贵人汪直门。兵部尚书陈钺既以建州之役,中直心直,亦怙之。有阉而优者阿丑尝于上曲宴为中贵武状者,挟双斧踉跄而前,人问之曰:我汪太监也。已左右顾其手曰:我惟仗此两钺耳。

斧钺部杂录

《易经·旅》:九四,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按程传:得货财之资,器用之利也,大全进斋。徐氏曰:资当作齐。按《汉书》:王莽遣王寻屯洛阳,将发,亡其黄钺。其士房扬曰:此经所谓丧其齐斧者也。应劭云:齐,利也。读如齐衰之齐资,齐音同,误作资。胡氏曰:资与二象同,斧即离,为兵象,亦互兑。金在巽木上,象离兑,在四上,所以得也。若巽上九,丧其资斧,亦有离兑巽象,然皆在上爻下,所以丧也。合两卦论,取象甚明。
《巽》: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按本义,丧其资斧,失所以断也。
《诗经·齐风》: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
《豳风》:取彼斧斨,以伐远扬。
《商颂长发》:武王载旆,有虔秉钺。按注:虔,敬也,言恭行天讨也。
《礼记·王制》:诸侯赐弓矢,然后征;赐鈇钺,然后杀。《西溪丛语》:齐斧虞喜志林音,侧阶切。凡师出齐,戒入庙受斧,故云齐也。陈琳云:腰领不足以膏,齐斧服,虔注云:易丧其资斧。张姜云:斧,钺也,以整齐天下。应劭云:齐,利也。萧斧或云:钺,斧也。《淮南子》云:磨萧斧以伐朝菌萧,之义未详。《太平御览》《汉书·王莽传》:丧其齐斧音齐。

棨戟部汇考

《诗经》《秦风·无衣》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传〉戟,车戟也,长丈六尺。〈大全〉郑氏曰:车戟常也。〈正义〉《考工记》:庐人文常长丈六。

《礼记》《明堂位》

越棘大弓,天子之戎器也。
〈注〉越,国名,棘戟也。

《周礼》《考工记》

冶氏,戟广寸有半,内三之,胡四之,援五之,倨句中矩,与刺重三锊。
〈订义〉王昭禹曰:戟,今戈类,然戟有三锋,则其广宜少杀于戈,然后便于用。故戈广二寸,而戟广寸,有半寸内三之凡长四寸,有半寸援五之则其长七寸,有半寸与内之长亦共尺有二寸。 赵氏曰:三锋共广四寸,半戟之长,亦尺有二寸,胡之长亦六寸,特胡内独长于戈之内半寸,援却短于戈之援半寸,盖戟刃多则头重,所以深内半寸,减援半寸,则戟柲插得牢而难脱也。倨句中矩,若以平易解之,皆是说胡谓胡直处曲处中处矩,四方平正也。然倨句之形,惟方而无角者,方是既为倨句,乃不方不员,岂得曰中矩。此注所以分为二事,分据于援,分中矩于胡也。注云:胡直中矩,言方正也。戟胡横贯之,胡中矩则援之外,句磬折欤。疏云:胡六寸,横贯三寸,直下三寸,是胡中矩也。援七寸半,亦以三寸为横,稍举之,使不中矩。以四寸半者,向上为磬折向外,此援为倨句也。 郑锷曰:五兵之制尚矣。书有执戈上刃之文,而执剑执瞿说者,皆以为戟属。经有司戈盾之官,而不司戟。诗有干戈戚扬之文,亦不言戟,以理考文兵之用最多者,无如戈。观富父终生以戈桩侨如之喉,狼瞫以戈斩秦囚,子南以戈击子晰,长鱼矫以戈杀驹伯。诗曰:荷戈与殳。书曰:称尔戈经之司,戈盾言祭祀授,故士戈军旅,会同授贰车,戈授虎士,戈无所往而不用焉,岂非以其柲短而易持。其胡其援,广而易入,可以桩,可以斩,可以击,可以钩,故欤然。《左传》:有子都援棘之事,明堂位,言越棘经于掌,舍有棘门,楚武王荆尸而举,授师孑焉。说者谓孑者,戟也。则戟亦未尝不与戈并用然。不若戈为常用,故后世以戟赐臣下之有勋者。或韬以赤油,或韬以黼黻,而谓之棨戟,以代斧钺焉。先儒谓戈,或谓之鸡鸣者,以其胡似鸡也,或谓之拥颈者,以其胡曲,故谓之拥颈也。凡戟而无刃者,秦晋之间谓之孑,或谓之镳。吴扬之间谓之伐,东齐秦晋之间,其大者谓之曼,胡其曲者谓之句孑曼胡。

庐人,戈柲六尺有六寸,殳长寻有四尺,车戟常,酋矛常有四尺,夷矛三寻。
〈订义〉王昭禹曰:戈,矛戟之柄。谓之柲者,盖操执之以为用,则谓之柄左右戾,而为取小,则谓之柲。 郑康成曰:八尺曰寻,倍寻曰常。 陈用之曰:戈戟,皆刺兵也。戈二刃,戟三刃。 郑锷曰:车戟常则一丈六尺,谓之车戟者,疑戟之制。人所执者,与车所建者长短不一也。惟建于车戟,则丈六尺也。《左传》言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注谓孑,戟也。戟以授师,岂非人所执之戟乎。顾命云:一人执戣,一人执瞿,说者皆以为戟,谓之执,则人所执可知。以是观之,说者曰车戟,所以别之也。

《释名》《释兵》

戟,格也,旁有枝格也。
戈句,矛戟也,戈过也,所刺捣则决过,所钩引则制之,弗得过也。车戟曰:常长丈六尺,车上所持也。八尺曰寻倍,寻曰常,故称常也。
手戟,手所持摘之戟也。

《方言》《杂说》

戟楚谓之孑,凡戟而无刃,秦晋之间谓之,或谓之鏔,吴扬之间谓之戈,东齐秦晋之间谓其大者曰镘胡,其曲者谓之钩镘胡。
孑,取名于钩也,即今鸡鸣孑戟也。

三刃枝,南楚宛郢谓之匽戟,其柄自关而西,谓之柲,或谓之殳。
三刃枝,今戟中有小孑刺者,所谓雄戟也;宛郢,今江陵也。

《古今注》《棨戟》

棨戟,殳之遗象也,诗所谓伯也执殳,为王前驱。殳,前驱之器也,以木为之,后世滋伪,无复典刑,以赤油韬之,亦谓之油戟,亦谓之棨戟,王公以下通用之,以前驱。

《中华古今注》《戈戟》

鲁阳以长戈指日,日为之退,舍戈由殳也,戟以木为之,后世刻伪,无复典刑。赤油韬之,亦谓之油戟,亦谓之棨戟。王公已下通用以为前驱,唐五品以上皆施棨戟于门。

《矛殳》

殳,亦戟之象也,诗云:伯也执殳,为王前驱。其器也,以
木为之。
《三礼图》戟图

戟图说

戟广寸半,内三之胡,四之援,五之倨,句中矩,与刺重三,锊注云:戟,今三锋戟也,内长四寸半,胡长六寸,援长七寸半,三锋者,胡直中矩,言正方也。剌者著柲,直前如鐏者也。戟,胡横贯之胡中,矩则援之外,句磬折与,柲长一丈六尺。

棨戟部艺文

《手戟铭》晋·张协

锬锬雄戟,淬金炼刚。名配越戟,用过干将。严锋劲柲,摛锷耀芒。

棨戟部纪事

《左传》:庄公四年,春,正月,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注〉孑,戟也。
宣公二年,春,郑公子归生受命于楚,伐宋,宋华元,乐吕,御之,二月,壬子,战于大棘,宋师败绩,囚华元,获乐吕,及甲车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人,馘百人,狂狡辂郑人,郑人入于井,倒戟而出之,获狂狡,君子曰:失礼违命,宜其为禽也。戎昭果毅以听之,之谓礼,杀敌为果,致果为毅,易之戮也。
《汉书·吴王濞传》:吴王败走,保东越。汉使人以利啖东越,东越即绐吴王,吴王出劳军,使人鏦杀吴王。〈注〉孟康:方言戟谓之鏦。师古曰:鏦谓以矛戟撞之。
《韩延寿传》:延寿在东郡时,试骑士,治饰兵车,画龙虎朱爵。延寿衣黄纨方领,驾四马,傅总,建幢棨,植羽葆,鼓车歌车。功曹引车,皆驾四马,载棨戟。〈注〉幢,麾也。棨,有衣之戟,其衣以赤黑缯为之。
《后汉书·姚期传》:光武略地颍川,召署贼曹椽。时王朗檄书到蓟。光武趋驾出,百姓聚观,遮路不得行,期骑马奋戟,瞑目大呼左右曰䟆,众皆披靡。《杜诗传》:建武元年,岁中三迁为侍御史,安集洛阳。时将军萧广放纵兵士,暴横民间,百姓惶扰,诗敕晓不改,遂格杀广,还以状闻。世祖召见,赐以棨戟。〈注〉汉杂事曰:汉制假棨戟以代斧钺。崔豹古今注曰:棨戟,前车之器也,以木为之。后代刻伪,无复典刑,以赤油韬之,亦谓之油戟,亦曰棨戟,王公已下通用之以前驱也。
《汉杂事》:窦固征匈奴骑都尉,秦彭擅刺。军司马固奏劾之,公府掾郭公曰:汉制假棨戟以当斧钺,彭得斩人。
《后汉书·吕布传》:董卓以布为骑都尉,誓为父子,甚爱信之。稍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卓自知凶恣,每怀猜畏,行止尝以布自卫。尝小失卓意,卓拔手戟掷之。布拳捷得免,而改容顾谢,卓意亦解。布由是阴怨于卓。卓又使布守中阁,而私与傅婢情通,益不自安。因往见司徒王允,自陈卓几见杀之状。时允与尚书仆射士孙瑞密谋诛卓,因以告布,使为内应。布曰:如父子何。曰:君自姓吕,本非骨肉。今忧死不暇,何谓父子。掷戟之时,岂有父子情也。布遂许之,乃于门刺杀卓。袁术遣将纪灵等步骑三万以攻备,备求救于布。诸将谓布曰:将军常欲杀刘备,今可假手于术。布曰:不然。若破备,则北连大山,吾为在术围中,不得不救也。便率步骑千馀,驰往赴之。灵等闻布至,皆敛兵而止。布屯沛城外,遣人招备,并请灵等与共飨饮。布谓灵曰:元德,布弟也,为诸君所困,故来救之。布性不喜合斗,但喜解斗耳。乃令军候植戟于营门,布弯弓顾曰:诸君观布射戟小支,中者当各解兵,不中可留决斗。布即一发,正中戟支。灵等皆惊,言将军天威也。明日复欢会,然后各罢。
《魏志·武帝纪》:太祖常私入中常侍张让室,让觉之。乃舞手戟于庭,踰垣而出。才武绝人,莫之能害。
《张辽传》:太祖征孙权还,使辽屯合肥。俄而权率十万众围合肥。于是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椎牛飨将士,明日大战。平旦,辽被甲持戟,先登陷阵,杀数十人,斩二将,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以长戟自守。
《典韦传》:韦好持大双戟与长刀等,军中为之语曰:帐下壮士有典君,提一双戟八十斤。
《吴志·孙权传》:建安二十三年十月,权将如吴,亲乘马射虎于庱亭。马为虎所伤,权投以双戟,虎却废,常从张世击以戈,获之。
《太史慈传》:慈到曲阿,会孙策至。慈侦视轻重。时独与一骑卒遇策。策从骑十三,皆韩当、宋谦、黄盖辈也。慈便前斗,正与策对。策剌慈马,而揽得慈项上手戟,慈亦得策兜鍪。会两家兵骑并各来赴,于是解散。《诸葛恪传》:孙权拜恪抚越将军,领丹阳太守,授棨戟武骑三百。
《晋书·陶璜传》:璜从海道,至交趾,董元距之。诸将将战,璜疑断墙内有伏兵,列长戟于其后。兵才接,元伪退,璜追之,伏兵果出,长戟逆之,大破元等。
《杨骏传》:永熙中,温县有人如狂,造书曰:光光文长,大戟为墙。毒药虽行,戟还自伤。及骏居内府,以戟为卫焉。
《宋书·五行志》:晋惠帝永兴元年,成都伐长沙,每夜戈戟锋有火光如县烛。此轻民命,好攻战,金失其性而为变也。
《南齐书·祥瑞志》:升明三年,左里村人于宫亭湖得靫戟二枚,傍有古字,文远不可识。
《魏书·自序传》:子建子收,字伯起。随父赴边。值四方多难,好习骑射,欲以武艺自达。荥阳郑伯调之曰:魏郎弄戟多少。收惭,遂折节读书。
《周书·达奚武传》:武转太傅。武贱时,奢侈好华饰。及居重位,不持威仪,行常单马,左右止一两人而已。外门不施戟,恒昼掩一扉。或谓武曰:公位冠群后,功名盖世,出入仪卫,须称具瞻,何轻率若是。武曰:子之言,非吾心也。吾在布衣,岂望富贵,不可顿忘畴昔。且天下未平,国恩未报,安可过事威容乎。言者惭而退。《隋书·柳彧传》:彧为屯田侍郎,固让弗许。时制三品已上,门皆列戟。左仆射高颎子弘德封应国公,申牒请戟。彧判曰:仆射之子更不异居,父之戟槊已列门外。尊有压卑之义,子有避父之礼,岂容外门既设,内阁又施。事竟不行,颎闻而叹伏。
《唐书·淮安王神通传》:齐物字道用。天宝初,擢累陜州刺史。开砥柱,通漕路,发重石,下得古铁戟,铭曰平陆。上之,诏因以名县。
《卢坦传》:旧制,官、阶、勋俱三品始听立戟,后虽转四品官,非贬削者戟不夺。坦为户部侍郎时,阶朝议大夫,勋护军,以尝任宣州刺史三品,请立戟,许之。时郑馀庆淹练旧章,以为非是。为宪司劾正,诏罚一月俸,夺戟。自贞元以来,立戟十八家不应令,并追正之。《张介然传》:张介然者,猗氏人,本名六郎。性慎愿,长计画。始为河、陇支郡太守。王忠嗣、皇甫惟明、哥舒翰踵领节度,并署营田、度支等使。入奏称旨,赐与良渥。介然启曰:臣位三品,当给棨戟。若列于京师,虽富贵,不为乡人知,愿得列戟故里。元宗许之,别赐戟京师第门,仍赐绢五百匹,宴闾里长老。本乡得列戟,自介然始。
《张俭传》:俭历东夷校尉官为都护府,即以俭为都护。永徽初,加金紫光禄大夫。卒,年六十,谥曰密。俭兄大师,太仆卿、华州刺史、武功县男。弟延师,左卫大将军、范阳郡公。性谨畏,典羽林兵三十年,未尝有过。卒,赠荆州都督,谥曰敬,陪葬昭陵。俭兄弟三人门皆立戟,时号三戟张家。
《尹思贞传》:思贞授司府少卿。时卿侯知一亦厉威严,吏为语曰:不畏侯卿杖,祇畏侯卿笔。加银青光禄大夫。其家砍地,获古戟十二,俄而门树戟,时人异焉。《珍珠船》:隋书三品以上,门皆立戟,五代冯道官一品,给门戟十六枚,中书侍郎平章事,桑维翰李崧给十二枚。
《册府元龟》:晋天福三年五月,敕旧制,内外臣僚据官品私门,合立戟,事将相之崇,朝廷所重。并输忠节,仰奉宗祧,宜旌佐国之功,显示荣家之庆。应中外臣僚,带平章事侍中、中书令及诸道节度使,并许私门立戟,仍并官给,并各赐诏书,仍据官品,依令式处分。《宋史·太祖本纪》:开宝四年秋七月戊戌,赐开封尹光义门戟。
《宋史·舆服志》:门戟。木为之而无刃,门设架而列之,谓之棨戟。天子宫殿门左右各十三,应天数也。宗庙门亦如之。国学、文宣王庙、武成王庙亦赐焉,惟武成王庙左右各八。臣下则诸州公门设焉,私门则府第恩赐者许之。太宗淳化二年,诏诸道州、府、军、监奏乞鼓角戟槊,如令文合赐,即下三司指挥。仁宗天圣四年,太常礼院言:准批状,详定知广安军范宗古奏,本军乞降槊。检会令文,京兆河南太原府、大都督府、都护门十四戟,若中都督、上都护门十二戟,下都督、诸州门各十戟,并官给。所有军、监门不载,伏请不行。神宗元丰之制,凡门列戟者,官司则开封、河南、应天、大名、大都督府皆十四,中都督皆十二,下都督皆十。品官恩赐者,正一品十六,二品以上十四。中兴仍旧制。《元史·齐荣显传》:荣显攻濠州,宋兵背城为阵,荣显薄之,所向披靡。其属王孝忠力战,中钩戟,荣显断戟援孝忠出,复逐北,入其郭而还。

棨戟部杂录

《礼记·曲礼》:进矛戟者前其镦。按注疏曰:矛,如鋋而二廉;戟,今之戟也;镦为矛戟柄尾平,底以平。向人敬也。亦应并授,不云左右,而云前后者,互文也。若相对则前后也,若并授则左右也。
《淮南子·人间训》:戟者,所以攻城也;镜者,所以照人也。宫人得戟,则以刈葵。〈宫人宦侍也〉
《演繁露》:交戟之内,案通典卫尉公车令曰胡,广曰诸门部,各陈屯夹道,其旁设兵,以示威武,交节立戟,以遮呵出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