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干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戎政典

 第二百六十八卷目录

 干盾部汇考
  书经〈牧誓 费誓〉
  诗经〈秦风小戎〉
  周礼〈夏官〉
  方言〈杂释〉
  释名〈释兵〉
  天工开物〈干〉
  武备志〈牌 步兵旁牌图说 骑兵旁牌图说 手牌图说 燕尾牌图说 挨牌图 说 藤牌图说 腰刀图说 摽鎗图说 梭鎗图说〉
 干盾部艺文
  盾铭           汉李尤
 干盾部纪事
 干盾部杂录

戎政典第二百六十八卷

干盾部汇考

《书经》《牧誓》

比尔干。
〈蔡传〉干,楯也。楯则并以捍敌,故言比。

《费誓》

敿乃干。
〈蔡传〉敿,郑氏云:犹系也。王肃云:敿楯,当有纷系之也。

《诗经》《秦风·小戎》

龙盾之合。
〈朱注〉盾,干也。画龙于盾,合而载之,以为车上之卫,必载二者,备破毁也。

蒙伐有苑。
〈传〉蒙讨羽也,伐中干也,苑大貌。〈笺〉蒙厖也,讨杂也。画杂羽之文于伐,故曰:厖伐。〈正义〉上言龙盾是画龙于盾,则知蒙伐是画物于伐,故以蒙为讨羽,谓画杂鸟之羽,以为盾饰也。《夏官》司兵掌五盾,各辨其等,以待军事。注云:五盾十橹之属,其名未尽闻也。言辨其等,则盾有大小。襄十年《左传》说:狄虎弥建大车之轮,而蒙之以甲以为橹,橹是大盾。故以伐为中干,干、伐皆盾之别名也。蒙为杂色,知苑是文

《周礼》《夏官》

司兵掌五兵五盾,各辨其物,与其等,以待军事。
〈订义〉王昭禹曰:五盾则授兵舞者之盾,贰车之盾,乘车之盾,旅贲虎士之盾,藩盾,凡五。李嘉会曰:兵有五宜也,盾亦有五者。先王害人之意少,而自卫之意多故有五兵,必有五盾。

司戈盾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徒四人。
黄氏曰:司兵掌五兵五盾,戈盾用稍多,故别设官,其实司兵之支属。

掌戈盾之物而颁之。
郑锷曰:盾,干也,用以自卫也。如书云:敿乃干。《诗》云:龙盾之合,蒙伐有苑。伐中干也。又云:干戈戚,扬五兵之用,长以卫短,则人持其一矣。盾则夫人有之,《书》云:比尔干,干欲其比,则夫人有之,可知矣。司兵掌五盾,又是司戈盾之官者,盖司兵掌辨之,司戈盾正掌其物而颁之。

祭祀授旅贲殳,故士戈盾,授舞者兵亦如之。
郑康成曰:故士王族,故士与旅贲,当事则卫王。郑锷曰:舞者执戈盾,未尝执殳。所谓亦如者,亦如授,故士以戈盾也。

军旅会同,授贰车戈盾,建乘车之戈盾,授旅贲及虎士戈盾。
郑康成曰:乘车,王所乘车也。军旅则革路,会同则金路。郑锷曰:贰车言授,则授之于其人,贰车所以卫王,故必人自执之,乘车所以为节,故特建之于车较及舆也。刘执中曰:旅贲夹王车左右,而虎士趋王车后,先舍则守,王闲则殳与戈盾戒备之尤急者也,非其有屏蔽之用乎。

及舍设藩盾,行则敛之。
郑康成曰:舍,止也。藩盾,盾可以藩卫者,如今之扶苏与。郑锷曰:王之所舍,设梐枑,再重以为藩。又于梐枑之外,设藩盾欲以为卫,故行则敛而藏之。言授、言建、言设皆不同,知五盾各异用故也。

《方言》《杂释》

盾自关而东,或谓之瞂,或谓之干,关西谓之盾。

《释名》《释兵》

盾,遁也。跪其后,避以隐遁也。大而平者,曰:吴魁。本出
于吴,为魁帅者所持也。隆者曰:须盾本出于蜀,须所持也。或曰:羌盾,言出于羌也。约胁而邹者曰:陷卤,言可以陷破卤敌也。今谓之曰:露见,是也。狭而长者曰:步盾、步兵所持与刀,相配者也。狭而短者曰:孑盾,车上所持者也。孑,小称也。以缝编板,谓之木络,以犀皮作之曰:犀盾。以木作之曰:木盾。皆因所用为名也。彭排,彭旁也,在旁排敌禦攻也。

《天工开物》《干》

凡干戈名最古,干与戈相连得名者,后世战卒、短兵、驰骑者,更用之。盖右手执短刀,则左手执干,以蔽敌矢。古者车战之上,则有专司执干,并抵同人之受矢者。若双手执长戈与持戟槊,则无所用之也。凡干长不过三尺,杞柳织成尺径圈,置于项下,上出五寸,亦锐其端。下则轻竿,可执若盾,名中干则步卒所持以蔽矢,并拒槊者。俗所谓傍牌,是也。
《武备志》《牌》〈腰刀、摽鎗、梭鎗附。〉
茅子曰:牌之制,其来尚矣。武经载牌二,一曰步,其式长。一曰骑,其式圆。然骑用牌非利器,近世南兵率用圆牌,而间之以腰刀,先之以摽鎗,亦一奇也。苗人用木牌,先王父尝以其制,告胡襄懋。近世朝鲜人以牌而间鸟铳,皆可法也。其梭鎗者出武经。
步兵旁牌图步兵旁牌图

正正

骑兵旁牌图

《旁牌图说》
右并以木为质,以革束而坚之,步兵牌长可蔽身,内施鎗木,倚立于地。骑兵牌正圆,施于马射,左臂系之,以捍飞矢。
手牌图

《手牌图说》

手牌宜用白杨木,或轻松木为之,取其轻而坚也。每面长五尺七寸,阔一尺,上下两头比中间阔三四分,俱小尺。
燕尾牌图

《燕尾牌图说》

燕尾牌,广中狼柳之兵用之,其长与手牌相似,但阔不满尺。背如鲫鱼,故侧身前逼,虽当利刃,而不能断。其体轻,故运如鸟翼,而一切矢石,皆可避。以柁木、桐木为之。

挨牌图


《挨牌图说》
挨牌亦用白杨木为之,每面长五尺,阔一尺五寸,上头比下略小四五分,俱小尺,用绳索及木橄榄挽之。
藤牌图

《藤牌图说》

老粗藤,如指用之为骨,藤篾缠联,中心突向外,内空庶,箭入不及手腕也。周檐高出,虽矢至,不能滑泄及人内。以藤为上下二环,以容手肱执持。
腰刀图

《腰刀图说》

腰刀造法,铁要多炼,刃用纯钢。自背起用平铲、平削至刃,刃芒平磨无肩,乃利妙尤在尖。近时匠役将刃打厚,不肯用工平磨。止用侧锉横出芒,两下有肩,砍入不深,刃芒一秃即为顽铁矣。此当辨之刀,要与手相轻,柄要短,形要弯庶宛转牌下,不为所碍,盖就牌势也。
摽鎗图

《摽鎗图说》

或用稠木、细竹皆可,铁锋要重,大柄前重后轻,前粗后细,为得法。
梭鎗图

《梭鎗图说》

梭鎗长数尺,本出南方,蛮獠用之。一手持旁牌,一手摽以掷人,数十步内中者,皆踣以其如梭之掷,故云梭鎗亦曰:飞鎗。

干盾部艺文

《盾铭》汉·李尤

吴旂、鲁瞂,戎兵特颁进则避刃,爰以卫躯。

干盾部纪事

《国语》:桓公问曰:齐国寡甲兵,为之若何。管子曰:轻过而移诸甲兵。桓公曰:为之若何。管子对曰:轻罪赎一盾一戟。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师及齐师战于炊鼻,齐子渊捷从泄声子,射之中楯瓦,繇胊汰,辀匕入者三寸。〈注〉楯瓦、楯脊、胊车、轭辀、车辕、匕矢镞也。
《史记·项羽传》:沛公从百馀骑见项王。项王即日留沛公与饮。范增起,出召项庄,请以剑舞,因击沛公。樊哙即带剑拥盾入军门。交戟之卫士欲止不内,樊哙侧其盾以撞,卫士仆地,哙遂入。
《后汉书·逄萌传》:萌字子庆,北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候迎拜谒,既而掷楯叹曰:大丈夫安能为人役哉。遂去之长安学,通春秋经。时王莽杀其子宇,萌谓友人曰:三纲绝矣。不去,祸将及人。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家属浮海,客于辽东。《袁绍传》:绍讨公孙瓒。先令曲义领精兵八百,强弩千张,以为前登。瓒轻其兵少,纵骑腾之,义兵伏楯下,一时同发,瓒军大败。
袁绍与曹操官度,合战。操军不利,复还坚壁。绍为高橹,起土山,射营中,皆蒙楯而行。
《世说》:魏武征袁本初,治装,馀有数十斤竹片,咸长数寸,众并谓不堪用,正合烧除。太祖意甚惜,思所以用之,谓可以为竹甲楯,而未显其言,驰使以问杨主簿德祖。应声答,与帝正同。众伏其辩悟。
《魏略》曰:鲍出游侠。兴平中,三辅乱,出母为贼所略,出攘臂结衽独持盾追之,行数里及贼。杀数十馀人。贼乃解母还。
《吴书》:鲁肃,少有壮节,好为奇计。中州扰乱,命其属三百馀徙江东。州追骑至,肃植盾,引弓射之,矢皆洞贯。骑度不能制,乃相率还。
《吴志·孙皓传》:天纪四年,沈莹领丹阳锐卒刀楯五千,号曰青巾兵,前后屡陷坚阵,于是以驰淮南军,三冲不动。退引乱,薛胜、蒋班因其乱而乘之,吴军以次土崩,将帅不能止。
《晋记》:吴军师张悌帅众一二万济江。与讨吴护军张翰、扬州刺史周陵成阵相对。沈莹领丹阳锐卒刀盾五千,号青巾兵,屡陷坚阵。
《异苑》:河南褚裒字季野,将北伐,军士忽同时唱言,可各持两楯,复相谓曰:一人焉用两楯为。及败北,抛戈弃甲,两手各持一楯,蒙首而奔。
《元晏春秋》云:皇甫谧年十七,未通经史,编荆为盾,执枝为戈。
《宋书·宗越传》:越,南阳叶人也。为队主。蛮有为寇盗者,常使越讨伐,往辄有功。家贫无以市马,刀楯步出,单身挺战,众莫能当。每一捷,郡将辄赏钱五千,因此得买马。
《宋略》:宁朔将军、益州刺史刘豪少工刀楯,勇冠三军。《宋书·宗室长沙景王传》:长沙景王子义融历侍,左卫军领,太子中庶子,五兵尚书,领军。有质干,善于用短楯。
《孔觊传》:齐王率军东讨,与张永、刘亮、杜幼文、沈怀明于晋陵九里西结营。刘亮果劲便刀楯,朝士先不相悉,上亦弗闻,唯尚书左丞徐爰知之,白太宗,称其骁敢。至是,每战以刀楯直荡,往辄陷决,张永嫌其过锐,不令居前。贼连栅周亘,塘道迫狭,将士刀不得展,亮乃负楯而进,直入重栅,众军因之,即皆摧破。
《元嘉起居注》:御史中丞刘损奏,风闻前广州刺史韦朗莅任,虐法暴浊,是彰于州。所造牙盾三十幡,朱画青绫盾三十五幡,请以见事,追免朗前所居官。《南齐书·桓康传》:黄回初与屯骑校尉王宜兴同石头之谋,太祖隐其事,犹以重兵付回而阴配以腹心。宜兴拳捷,善舞刀楯,回尝使十馀人以水交洒,不能著也。
《梁书·王神念传》:神念少善骑射,既老不衰,尝于高祖前手执刀楯,左右交度,驰马往来,冠绝群伍。时复有杨华者,能作惊军骑,并一时妙捷,高祖深叹赏之。《南史·王洪轨传》:桂阳王之难,洪轨随齐高帝镇新亭,常以身捍矢。高帝曰:我自有楯,卿可自防。答曰:天下无洪轨何有哉,苍生方乱,岂可一日无公乎。帝甚赏之。
《北史·任城王云传》:蠕蠕犯塞,云为中军大都督,从献文讨之。过大碛,云曰:异域之马初不见武头盾,若令此盾在前,破之必矣。帝从之。于是相率而歌,方驾而前。大破之。
《唐书·李密传》:炀帝遣王世充击密。密兵多骑与长槊,而北薄山,地隘骑迮不得骋。世充多短兵盾䂎,蹙之,密军却。
《黠戛斯传》:戛斯战有弓矢、旗帜,其骑士析木为盾,蔽股足,又以圆盾傅肩,可捍矢刃。
《高丽传》:李绩围辽东。众登陴,城中蒙盾以拒,士举长矛舂之。
《崔义元传》:义元,为婺州刺史。睦州女子陈硕真反。义元发兵,自统众继之。诘朝奋击,左右有以盾障者,义元曰:刺史而有避耶,谁肯死。敕去之。由是众为用。《孔帖》:刘禹锡为记室参军,会出师淮上,常磨墨于楯鼻。
《宋史·赵赞传》:赞仕周,历左右羽林、左龙武三统军。世宗征寿春移兵趋濠,以牛革蒙大盾攻城,赞亲督役,矢集于胄,虽被重伤,犹力战,遂拔其羊马城。
《曹利用传》:利用至岭外,遇贼武仙县。贼持健标,蒙采盾,衣甲坚利,锋镝不能入。利用使士持巨斧长刀破盾,遂斩首以徇。
《兵志》:庆历元年,知州杨偕遣曲阳县主簿杨拯献《龙虎八阵图》及所制神盾、劈阵刀、手刀、铁连槌、铁简,且言《龙虎八阵图》有奇有正,有进有止,远则射,近则击以刀盾。彼蕃骑虽众,见神盾之异,必遽奔溃,然后以骁骑夹击,无不胜者。历代用兵,未有经虑及此。帝阅于崇政殿,降诏奖谕。其后,言者以为其器重大,缓急难用云。
《通鉴·元纪》:刘国杰师出播州境,与贼遇战失利。乃令军士人持一盾,而钉其上,俟阵合,即弃盾佯走,贼果逐之,马遇盾皆仆,国杰鼓噪趋之,贼大败。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正月,马八国遣使进铜盾。
《兵略纂闻》:傅友德沐英征云南,与达里麻阻水而阵,将济师达里麻惊惧,急撤阵。后军禦之水上,军觉之心动而阵乱,英乃拔刀以济,士有猛而善泅者,数百人,皆蒙盾而渡,以长刀仰砍岸上军,却我军毕济。隆庆时,贼寇界岭,我兵禦之。欻东风大作,而南角不戢,人争避之,贼乘虚入三十步许。挥佥李文急拔其纛,大呼曰:若辈不随我守东南角,事宁军法不贷。然随行者仅百馀人,矢如雨下,莫能立,乃取空舍,磨盘为盾,竖于垒旁。众始稍厝足,设大炮壕外,连发中百人,贼围解而去。
陆完讨山东盗,刘六刘七等贼据山岭,矢石雨下,副总刘晖等引所部力战,戴盾跽行,夺其险,贼坠死无算。

干盾部杂录

《韩子》:人鬻矛与楯者,誉其楯之坚,物莫能陷也,俄而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物无不陷也。人应之曰:以子之矛陷子之楯何如。其人弗能应也。
晁错上言兵事,材官驺发矢道同的,则匈奴之革笥,木荐弗能支也。孟康注曰:木荐,以木板作如楯。《物理论》:古有阮师之刀,苏家之瞂,皆为良工利器,时所宝贵也。夫刀者,身之宝也。盾者,身之卫也。禦难之藩墙,守卫之城池也。《炙毂子录》:旁排自夷子始也,谓之彭排,步卒用八尺牛肋排马,军用朱漆排,至今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