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车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戎政典.车战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戎政典

 第一百一卷目录

 车战部汇考
  书经〈夏书甘誓〉
  诗经〈国风小戎 小雅六月 采𦬊〉
  周礼〈春官 冬官〉
  三才图会〈周元戎图说 秦小戎图说 刀车图说 绞车图说 撞车图说〉
  图书编〈冲车图 车上悬帘图 伏郎机车图 埋伏铳图 威远神铳之图〉

戎政典第一百一卷

车战部汇考

《书经》《夏书·甘誓》

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
〈传〉左车左,左方主射。攻,治也,治其职。

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
〈传〉右车右,勇力之士执戈矛以退敌。

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
〈传〉御以正马为政,三者有失,皆不奉命。

《诗经》《国风·小戎》

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传〉小戎,兵车也。俴,浅。收,轸也。五,五束也。楘,历录也。梁辀,辀上勾衡也。一辀五束,束有历录。游环,靷环也。游在背上,所以禦出也。胁驱,慎驾具,所以止入也。阴,掩轨也。靷,所以引也。鋈,白金也。续,续靷也。文茵,虎皮也。畅毂,长毂也。骐,骐文也。左足白曰馵。〈笺〉此群臣之兵车,故曰小戎。游环在背上,无常处,贯骖之外,辔以禁其出。胁驱者,著服马之外。胁以止骖之入。掩轨在轼前,垂辀上,鋈续,白金饰续靷之环。〈疏〉《正义》曰:兵车,兵戎之车,大小应同,而谓之小戎者,六月云:元戎十乘,以先启行。元,大也。先启行之车,谓之大戎。从后行者,谓之小戎。故笺申之云。此群臣之兵车,故曰小戎。言群臣在元戎之后故也。俴,浅。释言文收轸者,相传为然,无正训也。轸者,车之前后两端之横木也。盖以为轸者,所以收敛所载,故名收焉。辀者,辕也。言五楘梁辀,五楘是辕上之饰,故以五为五束,言以皮革五处束之。楘历录者,谓所束之处,因以为文章历录。然历录,盖文章之貌也。梁辀,辀上曲勾衡。衡者,轭也。辕从轸以前稍曲,而上至衡,则居衡之上,而向下勾之衡则横居辀下,如屋之梁然,故谓之梁辀也。《考工记》云:国马之辀,深四尺有七寸。注云:马高八尺,兵车乘车轵崇三尺有三寸,加轸与轐七寸,又并此辀深,则衡高八尺七寸也。除马之高,则馀七寸,为马颈之间也。是辀在衡上,故颈间七寸也。又解五是五道束之,楘则历录之称,而谓之五楘者,以一辀之上有五束,每束皆有文章历录,故谓之五楘也。此言浅收,下言畅毂,皆谓兵车也。兵车言浅轸长毂者,对大车平地载任之车,为浅为长也。《考工记》云:兵车之轮,崇六尺有六寸,椁其漆内,而中诎之以为之毂长。注云:六尺六寸之轮,漆内六尺四寸,是为毂长三尺二寸。郑司农云:椁者,度两漆之内,相距之尺寸,是兵车之毂长三尺二寸也。《考工记》云:车人为车,柯长三尺,毂长半柯,是大车之毂长尺半也。兵车之毂比之为长,故谓之长毂。《考工记》又云:舆人为车轮,崇车广衡长参如一,参分车广,去一以为隧。注云:兵车之隧,四尺四寸。郑司农云:隧谓车舆深也。则兵车当舆之内,从前轸至后轸,唯深四尺四寸也。《车人》云:大车牝服,二柯,有参分柯之二。注云:大车,平地载任之车。牝服长八尺,谓较也。则大车之用,内前轸至后轸,其深八尺。兵车之轸比之为浅,故谓之浅轸也。人之升车也,自后登之,入于车内,故以深浅言之,名之曰隧。隧者,深也。郑司农云:隧读如邃宇之邃,是轸有深浅之义。故此言浅轸也。游环者,以环贯靷游在背上,故谓之靷环也。贯两骖马之外,辔引辔为环,所束骖马,欲出此环牵之,故所以禦出也。定本作靷环胁驱者,以一条皮上系于衡,后系于轸,当服马之胁,爱慎乘驾之具,骖马虽入,则此皮约之,所以止入也。阴掩轨者,谓舆下三面材,以板木横侧车前,所以阴映此轨,故云掩轨也。靷者,以皮为之,系于阴板之上。何则,此车衡之长唯六尺六寸,止容二服而已。骖马颈不当衡,别为二靷以引车,故云所以引也。大叔于田云:两服齐首,两骖雁行。明骖马之首不与服马齐也。《襄十四年左传》称:庾公差追卫献公,射軥两而还。服虔云:軥,车轭也。两轭又马颈者,是一衡之下,唯有服马二颈也。《哀二年左传》称:邮无恤说己之御。云两靷将绝,吾能止之驾而乘材,两靷皆绝,是横轨之前别有骖马二靷也。《释器》云:白
金谓之银,其美者谓之镣。然则白金不名鋈,言鋈白金者,鋈非曰金之名,谓销此白金以沃灌靷环,非训鋈为白金也。金银铜铁总名为金,此设兵车之饰,或是白铜、白铁,未必皆白银也。刘熙《释名》云:游环在服马背上,骖马之外,辔贯之游移,前却无定处也。胁驱,当服马胁也。阴,荫也。横侧车前,所以荫荃也。靷所以引车也。鋈,沃也。冶白金以沃灌靷环也。续,续靷端也。茵者,车上之褥,用虎皮为之。言文茵,则皮有文采,故知虎皮也。刘熙《释名》云:文茵,车中所坐也。用虎皮,有文采是也。畅训为长,故为长毂,言长于大车之毂也。色之青黑者,名为綦,马名为骐,知其色作綦文。《释畜》云:膝上皆白为馵。郭璞曰:马膝上皆白,为惟馵。后左脚白者,直名馵。

四牡孔阜,六辔在手,骐骝是中,騧骊是骖,龙盾之合,鋈以觼軜,言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我念之。
〈疏〉《正义》曰:此国人夸马之善,云我君兵车,所驾四牡之马,甚肥大也。马既肥大,而又良善,御人执其六辔在手而已,不假控制之也。此四牡之何等毛色。骐马,骝马是其中,谓为中服也。騧马,骊马是其骖,谓为外骖也。其车上所载攻战之具,则有龙盾之合,画龙于盾,合而载之,以蔽车也。其骖马内辔之末,鋈金以为觼,軜之于轼前,车马备具,如是以此伐戎,岂有不克者乎。

俴驷孔群,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镂膺,交韔二弓,竹闭绲縢,言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疏〉《正义》曰:此国人夸兵甲之盛,言我有浅薄金甲,以被四马,甚调和矣。三隅之厹矛,以白金为其錞矣。缯画杂羽,所饰之盾,其文章有苑然而美矣。其弓则有虎皮之韬,其马则有金镂之膺,其未用之时,备其折坏,交韔二弓于韔之中,以竹为闭置于弓隈,然后以绳约之。然则兵甲矛盾备具,如是以此伐戎,岂有不克者乎。

《小雅·六月》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俨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笺〉记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戎车,革辂之等也。其等有五,戎车之常服韦弁服也。〈疏〉《正义》曰:征伐之诗,多矣,未有显言月者。此独言之,故云记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春官》:巾车掌王之五路,革路以即戎,故知戎车,革路之等也。《春官》:车仆掌戎路之倅,广车之倅,阙车之倅,屏车之倅,轻车之倅。注云:此五者,皆兵车,所设五戎也。戎路,王在军所乘。广车,横阵之车。阙车,所用补阙之车也。屏车,所用对敌,自蔽隐之车也。轻车,所用驰敌,致师之车也。是其等有五也。吉甫用所乘兵车,亦革路,在军所乘,与王同。但不知备五戎与否。郑因事解之,不必备五也。言戎车之常服,韦弁服者,以上言戎车既饬即载,是常服是则戎车载之。故云戎车之常服也。

俨狁匪茹,整居焦穫,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启行。
〈传〉元,大也。夏后氏曰:钩车,先正也。殷曰:寅车,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笺〉云钩鞶行,曲直有正也。寅,进也。二者及元戎,皆可以先前启突敌阵之前行,其制之同异未闻。

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猃狁,至于太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
〈笺〉戎车之安,从后视之如轾,从前视之如轩。然后适调也。佶,壮健之貌。

《采𦬊》

薄言采𦬊,于彼新田,于此菑亩,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乘其四骐,四骐翼翼,路车有奭,簟茀鱼服,钩膺鞗革。
〈笺〉方叔临视此戎车三千乘,其士卒皆有佐师,捍敌之用尔。《司马法》:兵车一乘,甲士三人,步卒七十二人。宣王承乱,羡卒尽起。〈疏〉召得军士,而大将方叔临视之,其车之多有三千乘矣。其士皆有佐师,捍敌之用,是取之得人也。大将方叔率之以行,乃自乘其四骐之马。此四骐之马,翼翼然,甚壮健矣。又此所驾路车有奭然,而赤其车以方文竹簟之席,为之蔽饰,其上所载有鱼皮,为矢服之器。其马娄颔有钩,在膺有樊缨之饰。又以鞗皮为辔首之革而垂之。方叔既率士众,乘是车马,往征之。

薄言采𦬊,于彼新田,于此中乡,方叔涖止,其车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约軝错衡,八鸾玱玱,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玱葱珩。
〈笺〉交龙为旂,龟蛇为旐。此言军众将帅之车皆备。〈传〉軝长,毂之軝也,朱而约之。错衡,文衡也。玱玱,声也。〈疏〉《正义》曰:言方叔为将,既率戎车,将率而行,乃乘金车,以朱缠约其毂之軝,错置其文于车之上。
衡车行动,其四马八鸾之声,玱玱然。

鴥彼飞隼,其飞戾天,亦集爰止,方叔涖止,其车三千,师干之试,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陈师鞠旅,显允方叔,伐鼓渊渊,振旅阗阗。
〈疏〉《正义》曰:鴥然而疾者,彼飞隼之鸟也。其飞乃高至天。虽能高飞,亦集其所止之处,不妄飞也。以兴彼勇武之众,其勇能深入于敌。虽则勇劲,亦禀于将帅之命,不妄动也。以此劲勇之征伐,故方叔临视之其车之众有三千乘,皆有佐师捍敌之用。方叔既临视,乃率之以行也。未战之前,而陈阅军士,则有钲人击钲以静之,鼓人伐鼓以动之。至于临陈欲战,乃陈师、陈旅誓,而告之以赏罚,使用命。方叔既誓师众,当战之时,身自伐鼓,率众以作,其气渊渊然,为众用力,遂败蛮荆。及至战止将归,又敛陈振旅伐鼓阗阗然,由将能如此,所以克胜也。

《周礼》《春官》

巾车,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
〈订义〉郑康成曰:革路,鞔以革而漆之,无他饰。龙,駹也。以白黑饰韦,杂色为勒。条读为绦。其樊及缨,以绦丝饰之,而五成不言樊字,盖脱尔。以此言条,知玉路、金路、象路饰樊缨,皆不用金玉象。大白,殷之旗。犹周,大赤,盖象正色也。即戎,谓兵事。四卫,四方诸侯守卫者,蛮服以内。 郑锷曰:革之为物,巩物而固之,坚而不可解,以象信也。其缨之就以五土之数也。所建者,大白,以信为主也。王即戎事,则乘之。诸侯守卫中国者,则以此封之。用兵贵其坚守,而守卫中国之诸侯,则以信固结之。

车仆掌戎路之萃,广车之萃,阙车之萃,苹车之萃,轻车之萃。
郑康成曰:此五者,皆兵车。所谓五戎,戎路,王在军所乘。 黄氏曰:萃,副也。有萃则有元,典路掌之。象路、木路亦有副,惟戎车则置官掌之。盖其施于戎事者,不止一车,独曰路者,尊王也。 郑康成曰:广车,横阵之车。《春秋传》曰:公丧戎路。又曰:其君之戎,分为二广,则诸侯戎路广车也。阙车,所用补阙之车也。苹犹屏也,所用对敌,自隐蔽之车。孙子八阵,有苹车之阵。轻车,所用驰敌致师之车也。 黄氏曰:广阙屏轻,其名不同,其用亦异。郑康成虽出于意料,然考其名义,则或是皆在中军。盖兵家之握机不用,则为王之卫。故楚有王族二广,晋有公行,齐有二广。启牢之名,皆在中军。 王氏曰:此五车皆戎车,故各有萃。萃,队也。各以其萃,以其车之卒伍睦焉。 贾氏曰:此车仆惟掌五戎之萃,其五戎之正,不言所掌者,巾车虽掌正戎之一,其下四戎之正亦掌之。

凡师,共革车,各以其萃。
王昭禹曰:凡师共革车,则师所用者,其车皆以革鞔之。 郑锷曰:革车亦各有萃,所以为不可败之策。 黄氏曰:车仆掌萃车共,革车则典路之职。萃则车仆共之。五戎制度虽异,皆革车也。愚考六乡、六军,不能备千乘车。乡军出,则以公车充之。故车仆掌五戎之萃,皆以副王为名,居中军,其卒皆乡兵,而乘之者,皆官府州乡之吏。《射人》曰:大师令有爵者,乘王之倅车,是也。五戎之元,典路掌之,王所乘。康成谓优尊者所乘,其说是。王虽以戎路即戎,及其在军,则无常乘也,意密。

会同亦如之。
郑锷曰:会同虽乘金路,亦共革车。文事必有武备。

《冬官》

《考工记》:车有六等之数。
郑锷曰:易兼三才而两之,故六车之为盖以象天,为轸以象地。人立其中,则三才之道备矣。六等之数,殆亦兼三才而两之之意。 毛氏曰:在内而尊者,莫若乘车。在外而重者,莫若兵车。乘车,王者所乘,所以表其尊,故必以三才为象。兵车,将率所乘,欲兵器之有序而已。故总计之而六等也。若田车,则不与焉者,田车六尺有三寸,加轸与轐,则不及四尺之等,与诸物参差而不齐,故不备以等也。大抵言轸及盖,而不言人,不失为三才之象。言轸及人,而不及盖,不失为六画之象。

车轸四尺,谓之一等。
郑康成曰:此谓兵车。 杨谨仲曰:学者多疑轸之名,以郑氏之说未明也。前言车轸四尺,谓之一等。注以为舆后横木,后言加轸与轐为四尺也。注以为轸舆。故学者惑焉。轸正是舆之名,盖四畔各以木加于舆上,以闲其所载。《诗》所谓俴收也。其四方则象地,故曰轸方象地。惟四畔皆木也,故论轸之高,则以后横木为度,六分其广,以一为轸。围车,广六尺六寸,则是舆后横木围一尺一寸,径三寸三分寸之,二轮六尺六寸,故轵高三尺三寸,并后轸
与轐七寸,共高四尺。自后而登,人长八尺,登下以四尺为得中,故指后横木为高之度。轸之义,不止后横木也。谓加轸与轐者,轐名伏兔,在车轴上,伏兔尾后上,载车轸,故曰舆轐。轐本不高也,惟学者止认横木为轸方之义,则疑其为方。不知方木安得名轸之围,而其方又安能象地。不可不辨。 赵氏曰:兵车之轮,六尺有六寸,轵崇三尺有三寸,轵谓毂末,贯于轮之中者。又加轸与轐之七寸,轸谓舆后横木,轐谓伏兔置于轮辐轴上,如两短柱以承轸者。轵崇三尺三寸,又加轸轐七寸,则轸去地四尺矣。故曰:车轸四尺,谓之一等。

戈柲六尺,有六寸,既建而迤,崇于轸四尺,谓之二等。
赵氏曰:自轸而下,皆以四尺为差。戈殳戟矛,是车上所插兵器。古者,车战兵器插在车上,以刃向外,使人不敢犯。人立于兵器之后,欲以此自卫也。戈谓刃,柲谓柄,建谓插在车上,迤谓放邪倚也。戈柲虽长六尺六寸,然邪倚则有折除之数,其实只高四尺。崇谓高也,故曰崇于轸四尺,谓之二等。 易氏曰:既建而迤,止戈为武之义。出先刃,则邪向前,入后刃,不以刃向国,以有国者之所宜远也。

人长八尺,崇于戈四尺,谓之三等,殳长,寻有四尺,崇于人四尺,谓之四等,车戟常崇于殳四尺,谓之五等。
赵氏曰:殳下有铸鐏而上无刃,是击打人之器。戟,戈类也。戈兵之最健者,其别于戈,而言车戟者,以其长则不必皆倍寻,惟建于车者必然。 郑锷曰:人长八尺,立于车上,则又崇干戈者四尺,是谓三等。八尺谓之寻倍,寻谓之常,殳长寻有四尺,则丈二也。其崇于人者四尺,是谓四等。戟则倍寻,其长丈六,其崇于殳者四尺,是谓五等。 易氏曰:殳戟酋矛,皆置之车傍,备而不用之义。

酋矛常有四尺,崇于戟四尺,谓之六等。
赵氏曰:酋矛,钩兵也。其刃曲,可以钩物,常有四尺,则长二丈矣。又崇于戟四尺,故谓之六等。 毛氏曰:酋矛为发语之声,盖以酋矛短,故合口促声而言之。夷矛长,故开口引声而言之。然此言声而已。若以义求,酋则酋敛。酋敛则促,故有短之义。夷则平缓,平缓则伸,故有长之义。然则夷矛者,其步卒之所用欤。故庐人云:无过三其身者,指人而言其身,明不系于车也。 王氏曰:五兵之用,远则弓矢射之,近则矛者钩之。然后殳者击之,戈戟刺之。《司马法》曰:弓矢围,殳矛守,戈戟助。凡用此者,皆长以卫短,短以救长。今此戈殳矛戟,皆置之车傍,不言弓矢,则乘车之人佩之。 易氏曰:观兵车之制,先王不急于用兵,可推矣。
《三才图会》周元戎图

《元戎图说》
元戎十乘,以先启行。元,大也。戎,戎车,先军之前锋也。元戎,甲士三人同载,左持弓,右持矛,中御戈殳,戟矛插于轼,帜画鸟隼之章。
秦小戎图

《小戎图说》
小戎篇云: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馵。又云:四牡孔阜,六辔在手。龙盾之合,鋈以觼軜。俴驷孔群,厹矛鋈錞。虎韔镂膺,交韔二弓。
刀车图

《刀车图说》

刀车以两轮,车自后出,鎗刃密布之。凡为敌攻坏城门,则以车塞之。
绞车图

《绞车图说》

绞车,合大木为床,前建两叉手柱,上为绞车,下施四卑轮,皆极壮大,力可挽二千斤。飞梯木幔逼城,使善用搭索者,遥抛钩索,挂及梯幔,并力挽,令近前,即以长竿举大索钩,及而绞之入城。如绞木驴。待其逼城,且掷大木擂石击之,次下小石勿绝,使木驴内惊惧,人不敢出。则使二壮士坐皮屋中,自城上设辘轳,系铁索,缒至木驴上,二人俱出,引绞车钩索,挂搭木驴毕,复拽上,即速绞入城。〈皮屋以铁捲为质,生牛革囊之,开出入窍,可容三壮士〉
撞车图

《撞车图说》

撞车,上设撞木〈制如榨油撞法〉。以铁叶裹其首,逐便移徙,伺飞梯临城,则撞之。

《图书编》伏郎机车图


车上悬帘图车上悬帘图

威远神铳之图车上悬帘图

威远神铳之图威远神铳之图车上悬帘图威远神铳之图

车上悬帘图威远神铳之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戎政典.车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