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目录

 牍部汇考
  周礼〈春官〉
  后汉刘熙释名〈释乐器〉
  唐书〈礼乐志〉
  旧唐书〈音乐志〉
  宋聂崇义三礼图〈牍图说〉
  明朱载堉律吕精义〈展开舂牍小样图 收合舂牍小样图说 舂牍考證〉
 牍部杂录
 雅部汇考
  礼记〈乐记〉
  周礼〈春官〉
  唐书〈礼乐志〉
  三才图会〈雅图说〉
 雅部纪事
 雅部杂录
 拍板部汇考
  唐书〈南蛮骠国传〉
  旧唐书〈音乐志〉
  段安节乐府杂录〈拍板〉
  宋陈旸乐书〈拍板〉
  明会典〈大乐制度〉
  三才图会〈拍板图说〉
 拍板部艺文〈诗〉
  拍板           唐朱湾
  拍板谣         宋王禹偁
 拍板部选句
 拍板部纪事
 拍板部杂录
 拍板部外编
 壤部汇考
  风土记〈击壤〉
 壤部纪事
 壤部杂录

乐律典第一百三十五卷

牍部汇考

《周礼》《春官》

笙师掌教吹竽、笙、埙、籥、箫、篪、篴、管,舂牍,应,雅,以教祴乐。
〈订义〉郑锷曰:牍以竹为之,长者七尺,短者一二尺,其端有两孔,舂于地以作声,其名曰:牍牍之为言渎也。宾醉恐有渎乎。礼故以牍名之。

《后汉·刘熙·释名》《释乐器》

舂撞也,牍筑也,以舂地为节也。

《唐书》《礼乐志》

凡乐八音,八曰竹,为舂牍。

《旧唐书》《音乐志》

舂牍,虚中如筒,无底,举以顿地如舂杵,亦谓之顿相。相,助也,以节乐也。或谓梁孝王筑睢阳城,击鼓为下杵之节。《睢阳操》用舂牍,后世因之。
《宋·聂崇义·三礼图》牍图

《图说》
《周礼》:笙师教其舂牍,先郑云:牍以竹,大五六寸长七尺,短者一二尺,其端有两空髹,〈音休〉画以两手筑地。
《明·朱载堉·律吕精义》收合舂牍样图


《图说》《图说》
舂牍之为器,犹今拍板也。以竹为之,形如竹简,凡十二枚,广一寸,长一尺二寸,上端二寸,之下两旁,各有一孔,孔长二分,联以皮条,右手总握上端,而以下端挞于左手掌中。是故不曰击,而曰舂,非舂筑于地也。犹今搥衣服,古谓之捣衣,非于臼中捣也。

《舂牍考證》

《周礼》:笙师掌教舂牍,应,雅,以教祴乐。先儒谓舂牍,以竹为之,其上端有两孔,两手舂筑为乐之节,盖今世拍板之类也。牍乃竹简也。古者大事书之于策,小事简牍而已,策长二尺四寸,牍长尺有二寸,韦编三绝,即是此器。但失传既久,儒者不复识,以为广五六寸,长七尺,非也。太常雅乐亦无舂牍,宜用黍尺制造,广一寸,长一尺二寸,二六编联,以象律吕之数。
雅乐之器有名曰:舂牍者,见于《周礼》笙师,条下古注疏云:舂牍以竹,大五六寸,长七尺,短者一二尺,其端有两孔,以两手筑地。此盖后汉大予乐官掌之,非周物也。《周礼》失传,汉儒不识,道听涂说,半是半非,所谓以竹为之,短者一二尺,其端有两孔是也。所谓大五六寸,长七尺者,非也。今按牍亦名版,《周礼》大胥掌学士之版注云:版籍也。《左传》序曰:大事书之于策,小事简牍而已。《古注疏》引许慎说文曰:简牒也,牍书版也。蔡邕独断曰:策者,简也。其制长二尺,短者半之。由此言之,简策同物而异名也。是故舂牍以竹为之,广一寸,长尺二寸,凡十二简而为一编,象律吕之全数,版则以木为之,广三寸,长尺四寸,六枚而为一串,象律吕之半数,然则牍乃版之别名,版乃牍之遗制,今俗乐有版,而雅乐缺焉。礼失求诸,野则得之矣。搏拊舂牍乐之节也。古所谓观乐知政者,岂别有术哉。观其节奏,和否而已和也。者齐声相合也,节也者,板眼不差也。曰:和,曰:节,乐之能事毕矣。

牍部杂录

《乐书》《周礼·春官》:舂牍,应,雅,以教祴乐。祴夏之乐,先王所以示戒也,继之舂牍应雅者,所以节之也。《曲礼》曰:舂不相乐。记曰:治乱以相言,牍应雅,则知舂之为相于相言舂则知,牍应雅无非舂也。牍犹简牍之牍,杀其声,而使小者也。应犹鹰之,应物因其声而应之也。雅犹佳,而且顺放淫邪而正之也。笙师之教祴乐,有舂以相之,牍以杀之,应以应之,雅以正之,确乎。郑卫,不能乱也。

雅部汇考

《礼记》

《乐记》

讯疾以雅。
〈注〉雅乐器名也,状如漆筒,中有椎。〈疏〉舞者讯疾奏此雅器以节之,故云:讯疾以雅。

《周礼》《春官》

笙师掌教吹竽、笙、埙、籥、箫、篪、篴、管,舂牍,应,雅,以教祴乐。
〈订义〉郑锷曰:雅状如漆筒,而弇口大二围长五尺六寸,以羊韦鞔之,有两纽亦舂于地,其名曰:雅宾,醉而出,恐其失礼,欲其雅正也。

《唐书》《礼乐志》

凡乐入音,六曰木,为雅,为应。
《三才图会》雅图

《图说》
《周官》笙师掌教,雅,以教祴,夏状如漆桶,而弇口大二围长五尺六寸,以羊韦鞔之,旁有两纽疏,画武舞工人所执以节舞。

雅部纪事

《宋史·乐志》:景祐二年九月,翰林学士承旨章得象等言:宋祁所上《大乐图义》,其论武舞所执九器,经、礼但举其凡而不著言其用后先,故旅进辈作而无终始之别。且鼗者,所谓导舞也;铎者,所谓通鼓也;錞者,所谓和鼓也;铙者,所谓止鼓也;相者,所谓辅乐也;雅者,所谓陔步也。宁有遵舞方始而参以止鼓,止鼓既摇而乱以通铎。臣谓当舞入之时,左执于,右执戚,离而为八列,使工人执旌最前,鼗、铎以发之,錞以和之,左执相以辅之,右执雅以节之。

雅部杂录

《乐书》《礼记·乐记》:讯疾以雅,谓有法度,以正之,使之奋而不拔也。荀卿之论,舞以谓目不自见,耳不自闻,然而治俯仰,诎进退迟速,莫不廉制,尽筋骨之力,以要钟鼓拊会之节,而靡有悖逆者,在相与雅而已。《诗》曰:屡舞僛僛。无雅以正之也。故雅之为器,所以正武舞也。笙师掌教雅以教祴乐,是已宾出,以雅欲其醉,不失正也。工舞以雅,欲其讯疾,不失正也。

拍板部汇考

《唐书》

《南蛮骠国传》

贞元中,王雍羌闻南诏归唐,有内附心,异牟寻遣使杨加明诣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请献裔中歌曲,且令骠国进乐人。雍羌亦遣弟悉利移城主舒难陀献其国乐,至成都,韦皋复谱次其声。以其舞容、乐器异常,乃图画以献。工器有铁拍板二,长三寸五分,博二寸五分,面平,背有柄,系以韦,与铃钹皆饰绦纷,以氎缕为蕊。

《旧唐书》《音乐志》

拍板,长阔如手,厚寸馀,以韦连之,击以代抃。

《段安节·乐府杂录》《拍板》

拍板本无谱,明皇遣黄幡绰造谱,乃于纸上画两耳以进,上问其故:对但有耳,道无节奏也。韩文曰:乐句古乐工都计五千馀人,内一千五百人,俗乐系梨园新院于此,旋抽入教坊,计司每月之精料于乐寺,给散太乐,署在寺院之东,令一丞一鼓吹,署在寺门之西,令一丞一。

《宋·陈旸·乐书》《拍板》

九部裔乐有拍板,以节乐句,盖本无谱也。大周正乐所传连九枚,今教坊所用六枚,盖古今异制也。

《明会典》《大乐制度》

板四串用铁力,木六片,长一尺一寸,上阔一寸九分,下阔二寸五分,联以青丝,绦垂綵线帉
《三才图会》拍板图

《图说》
《杂录》云:明皇令黄幡绰撰拍板,《通典》有击以代抃。抃,击节也。因其声以节舞,盖出于击节也。《邺城旧事》曰:华林园齐武帝时,穿池为北海,中有蜜,作堂以船为脚,作木人七,一拍板则此器已见于北齐矣。

拍板部艺文〈诗〉《拍板》唐·朱湾

赴节心常在从绳,道可观,须知片木,用莫作散材,看空为歌,偏苦仍愁,和即难既,能亲掌握,愿得接同欢。

《拍板谣》宋·王禹偁

麻姑亲采扶桑木,镂脆排焦其数六。双成捧立王母前,曾按瑶池白云曲。几时流落来人閒,梨园部中齐管弦。口中才动我能应,知音审乐功何全。吴宫女儿手如笋,执向玳筵为乐准,数声慢仙人屐齿,下云栈老狐腊月渡黄河,缓步轻轻踏冰片。数声急空江雹打,渔翁笠鲛人泣对。水晶盘满抱珠玑,连泻入划然一声。送曲彻由基射透,七重扎金罍冷落。阒无声陇头冻把,泉声绝律吕与我。数自齐丝竹望我,为宗师总驱节奏。在术内歌舞之人无我欺,所以唐相牛僧孺为文,命之为乐句。

拍板部选句

唐王建宫词:整顿衣裳皆著却舞头,当拍第三声。元稹诗:含词待残拍,促舞递繁吹。白居易醉后赠人诗:香毬趁拍回环匼,花盏抛巡取次飞。
杜牧赠裴坦诗:画堂檀板秋拍碎,一引有时联十觥。宋葛长庚诗:舞拍歌声妙不同,笑携玉斝露香葱。元揭奚斯赋吴歌诗:叠应红牙拍,辞传金缕名。张羽席上闻歌妓诗:浅按红牙拍,轻和宝钿筝。

拍板部纪事

《野记》:晋魏之代,有宋纤善击节,以木拍板代之。《羯鼓录》:上洞晓音律,制作曲调,随意即成,不立章度,取适长短,应指散声,皆中点拍。
《太真外传》:元宗制紫云回凌波,曲既成时新丰初进女伶谢阿蛮善舞,上与妃子钟念,因而受焉。就按于清元小殿,宁王吹玉笛,上羯鼓,妃琵琶,马仙期方响,李龟年觱篥,张野狐箜篌,贺怀智拍自旦,至午欢洽异常。
开元中,禁中种木芍药,沈香亭前会花繁开,上乘照夜,白妃以步辇从诏,选梨园弟子中尤者,得乐十六色,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手捧擅板押众乐前。《开元天宝遗事》:念奴者,有姿色,善歌唱,未尝一日离帝左右,每执板当席歌喉,声出朝霞之上。
《玉海》:唐王维有以按乐图示之者,维曰:此霓裳第三叠拍也,为一拍之终。
《唐书·南蛮传》:韦皋作《南诏奉圣乐》,复述《五均谱》,分金石之节奏:四曰林钟,徵之宫,敛拍单声,奏《奉圣乐》,丈夫一人独舞。
《摭言》:韩愈、皇甫湜,一代龙门。牛僧孺以所业谒之。其首篇曰说乐。韩始见题即掩卷问曰:且以拍板为什么。僧孺曰:乐句。二公大称赏。
《碧鸡谩志》:三月上巳日,蜀王衍宴怡神亭,衍自执板唱,霓裳羽衣后庭花,思越人曲。
《益州草木记》:雅州名山县出虞美人,草如鸡冠花,叶两相对,为唱虞美人曲,应拍而舞,他曲则否。
《避暑录话》:韩持国喜声乐,遇极暑辄求避,屡徙不如意,则卧一榻,使婢执板缓歌不绝声,辗转徐听,或颔首抚掌,与之相应,往往不复挥扇。
《湘山野录》:君谟蔡公出守福唐时,李泰伯遘自建昌携文迓之。一日,命遘及陈孝廉烈早膳于后圃望海亭,时方暮春,鬻酒于园,郡人嬉游,籍姬数子,时亦寻芳于此,蔡公遂留之,旋命觥具就以为侑酒,方行举歌一拍,陈烈者惊惧怖骇,越墙攀木而遁,泰伯即席赋诗云:山鸟不知红粉乐,一声檀板便惊飞。盖讥其矫之过也。《砚冈笔志》:陈亚性颇真率,尤喜唱清和乐。知越州时,每拥骑自衙庭出,或由鉴湖缓辔而归,必敲镫代拍,唱彻三十六遍。
《梦华录》:十月十二日,天宁节教坊乐部列于山楼下,前列拍板十串一行。
《研北杂志》:宋赵子固,每醉歌乐府,执红牙板以节曲。

拍板部杂录

《闻见后录》:予尝见东坡一帖云:王十六秀才遗拍板一串,意予有歌人,不知其无也。然亦有用陪傅大士唱金刚经耳。字画奇逸,如欲飞动,鲁直作小楷书,其下云:此拍板以遗朝云使歌公所作满庭芳,亦不恶也。然朝云今为惠州土矣,予意韩退之张籍翰墨閒亦无此一段风流耳。
合璧拍板,啄木为舌,可引作穿绳。
《碧鸡谩志》:六幺前后,十八拍又四花拍,共二十二拍。乐家者流所谓花拍,盖非正也。
佩楚轩客谈歌曲,八字一拍,当云:乐节非句也。天乐不同,拍板以鼓为节,当对云:与鼓同犹佳。
《辍耕录》:天子凡宴飨,一人执酒觞立于阶右,一人执拍板立于阶左,执板者抑扬其声,赞曰:斡脱执觞者如其声。和之曰:打弼则执板者节一板,从而王侯卿相合坐者坐合,立者立于是。众乐皆作,然后进酒诣上前,上饮毕授觞,众乐皆止,别奏曲以饮,陪位之官谓之谒盏,盖沿袭亡金旧礼,至今不废,诸王大臣非有赐命不敢用焉。斡脱打弼,彼中方言未暇考求其义。
武陵竞渡,略行船以旗为眼,动桡以鼓为节桡,齐起落,不乱分毫,与桡相应,惟拍板声最妙,如出桡閒,响戛空水,诸处不用拍板惟,武陵为然,或代以金,失之愈远。
亘史善歌者,有新腔而无定板。

拍板部外编

《志怪录》:吏人蔡超家狗作怪,蹲于堂下,将拍板唱歌声悲怨,其月超遇害。
《续仙传》:蓝采和不知何许人也。常衣破蓝衫行歌于城市乞索,持大拍板,长三尺馀,醉言踏歌: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红颜一春树,流年一掷梭。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纷纷来更多。朝骑鸾凤到碧落,暮见苍田生白波。长景明晖在空际,金银宫阙高嵯峨。歌词极多,率皆仙意,人莫之测,后踏歌于濠梁閒酒楼,乘醉有云鹤笙箫声,忽然轻举于云中,掷下拍板,冉冉而去。
《珍珠船》:柳下一小儿,才三岁,曲拍皆中节,在母怀中食乳,撚手指应节,盖宿习也。

壤部汇考

《风土记》

《击壤》

击壤者以木作之,前广后锐其形如履腊,节僮少以为戏也。

壤部纪事

《高士传》:帝尧之世,天下太和,百姓无事,壤父年八十馀而击壤于道中,观者曰:大哉,帝之德也。壤父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德于我哉。

壤部杂录

艺经击壤古戏
纬略击壤野老之戏
《丹铅总录》:宋世寒食,有抛堶之戏,儿童飞瓦石之戏,若今之打瓦也。梅都宫禁烟诗:窈窕踏歌,相把袂轻浮。赌胜各飞,堶堶七禾切。或云:起于尧民之击壤。《弇州山人稿》:郧阳迎春日,乡民以三尺木作箍,聚土实其中,使坚而击之,为村歌,且舞曰:此古击壤遗法也。按《周处风土记》云:以木为之,前广后锐,长尺三寸,形如履,先侧一壤于地,遥于三十四步,以手中壤击之,中者为上,按壤之为字,从土且一中则已,何所取节奏而歌乎。周所记恐亦非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