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一百二十八卷目录

 埙部汇考
  诗经〈小雅何人斯〉
  尔雅〈释乐纂〉
  后汉班固白虎通〈礼乐〉
  应劭风俗通〈埙〉
  旧唐书〈音乐志〉
  宋史〈乐志〉
  聂崇义三礼图〈古埙今埙图说〉
  马端临文献通考〈埙之属 大埙 古埙 小埙 雅埙 颂埙 七孔埙 八孔埙〉
  元史〈礼乐志〉
  明会典〈中和韶乐制度〉
  朱载堉律吕精义〈土之属 古埙考證〉
  王圻续文献通考〈埙式〉
 埙部艺文
  埙赋          唐郑希稷
  埙篪相须赋        许尧佐
 埙部纪事
 埙部杂录
 缶部汇考
  诗经〈陈风宛丘〉
  后汉应劭风俗通〈缶〉
  宋书〈乐志〉
  旧唐书〈音乐志〉
  宋陈旸乐书〈歌缶〉
  马端临文献通考〈古缶 胡缶 鼓盆〉
  元史〈礼乐志〉
  明朱载堉吕律精义〈缶〉
  王圻三才图会〈古缶图说〉
 缶部艺文一
  观雪          后汉黄宪
 缶部艺文二〈诗〉
  拊缶歌          汉杨恽
 缶部选句
 缶部纪事
 缶部杂录
 缶部外编
 瓯部汇考
  唐段安节乐府杂录〈瓯〉
  宋陈旸乐书〈拊瓴 扣瓮 击瓯〉
  马端临文献通考〈水盏〉
  元史〈礼乐志〉
  三才图会〈击瓯图说〉
 瓯部艺文一
  击瓯楼赋         唐张曙
  击瓯赋         宋梅尧臣
 瓯部艺文二〈诗〉
  季户曹小伎天得善击越器以成曲章 唐方千
 瓯部纪事
 瓯部杂录

乐律典第一百二十八卷

埙部汇考

《诗经》《小雅何人斯》

伯氏吹埙,仲氏吹篪。
〈传〉土曰:埙,竹曰:篪,〈笺〉伯仲喻兄弟也,我与女心如兄弟,其相应和,如埙篪以言,俱为王臣,宜相亲爱,〈正义〉土曰:埙,《汉书·律历志》:文。《周礼·小师职》作埙。古今字异耳〈注〉,埙烧土为之,大如雁卵,郑司农云:埙六孔。释乐。云:大埙,谓之嘂音叫。孙炎曰:音大如叫呼也。郭璞曰:埙烧土为之,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似称锤六孔,小者如鸡子。世本云:暴辛公作埙,苏成公作篪,《谯周古史考》云:古有埙篪尚矣,周幽王时,暴辛公善埙,苏成公善篪,记者因以为作谬矣,世本之谬信,如周言其云:苏公暴公所善,亦未知所出,苏暴并公卿,不当自言于乐之,小器以相亲也,此故郑以为喻,王肃亦云:我与女同寮,长幼之官,如篪埙之相和,与郑同也。

《尔雅》《释乐纂》

大埙谓之嘂。
〈注〉埙烧土为之,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秤锤,六孔,小者如鸡子。〈疏〉《说文》云:埙乐器名埙埙,《古今字释名》云:埙喧也,声浊喧喧,然大埙名嘂,孙炎曰:音大如叫呼声。《世本》云:暴辛公作埙,苏成公作篪。谯《周古史》云:古有埙篪尚矣,周幽王暴,辛公善埙,苏成公善篪,记者因以为作谬矣。《世本》之谬,信如周
言其云:苏公暴公所善,未知所出,盖以《诗·小雅》云: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苏公刺暴公也。故致斯谬。

《后汉·班固·白虎通》《礼乐》

埙坎音也,埙在十一月,埙之为言,勋阳气于黄泉之下,默蒸而萌。

《应劭·风俗通》《埙》

谨按《世本》:暴辛公作埙诗云:天之诱民,如埙如篪,埙烧土也,围五寸半,长三寸半,有四孔,其二通,凡为六孔。

《旧唐书》《音乐志》

埙,曛也,立秋之音,万物曛黄也。埏土为之,如鹅卵,六孔,锐上丰下。大者《尔雅》谓之嘂。

《宋史》《乐志》

土部有一:曰埙。其说以谓:释《诗》者以埙、篪异器而同声,然八音孰不同声,必以埙、篪为况。尝博询其音,盖八音取声相同者,惟埙、篪为然。埙、篪皆六孔而以五窍取声。十二律始于黄钟,终于应钟。者,其窍尽合则为黄钟,其窍尽开则为应钟,馀乐不然。故惟埙、篪相应。
《聂崇义三礼图》今埙图


图说图说
埙烧土为之,大如雁卵,谓之雅埙,郭璞《尔雅注》云: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称锤六孔,小者如鸡子,谓之颂埙,围五寸半,长三寸四分。
《马端临·文献通考》《埙之属》 《大埙》《古埙》《小埙》
《陈氏乐书》曰:土则埏埴以成器,而冲气出焉,其卦则坤,其方则西南之维,其时则秋夏之交,其风则凉,其声尚宫,其音则浊,立秋之气也,先王作乐用之,以为埙之属焉,盖埙篪之乐,未尝不相应,诗曰: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又曰:如埙如篪。《乐记》以埙篪为德音之音,周官笙师并掌而教之,则其声相应信矣。
周官之于埙教,于小师播于瞽矇,吹于笙师,以埙为德音,见于礼,如埙如篪,见于诗则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平底六孔,水之数也,中虚上锐,如称锤。然火之形也,埙以水火相合,而后成器,亦以水火相和,而后成声。故大者声合黄钟大吕,小者声合太簇夹钟,要在中声之和而已,《风俗通》谓:围五寸半,长一寸半,有四孔,其二通,凡六空也,盖取诸此尔雅大埙谓之,嘂以其六孔交鸣,而喧哗故也,谯周曰:幽王之时,暴辛公善埙。《世本》曰:暴公作埙,盖埙之作,其来尚矣,谓之暴公善埙可也,谓之作埙,臣未之敢信矣,埙又作埙者,金方而土圆,水平而火锐,一从熏火也,其彻为黑则水而已,从圆则土之形圆,故也。或谓埙青之气,阳气始起,万物暄动,据水土而萌,始于十一月,成于立春,象万物萌出于土中,是主土王,四季而言非,主正位六月,而言亦一说也〈埙六孔上一前二后三〉

《雅埙》 《颂埙》

古有雅埙如雁子,颂埙如鸡子,其声高浊,合乎雅颂,故也,今太常旧器无颂埙,至皇祐中,始制颂埙,调习声韵,并合钟律,前下一穴为太蔟,上二穴,右为姑洗启下一穴为仲吕,左双启为林钟,后二穴,一启为南吕,双启为应钟,合声为黄钟,颂埙,雅埙对而吹之,尤协律清和,可谓善矣,诚去二变,而合六律,庶乎先王之乐也。

《七孔埙》

一三五为九,二四为六,九者阳数之穷,六者阴数之
中,古埙六孔,用其方色,所以应六律出中声也,今太乐旧埙七孔,上下皆圆,而髹之以应七音而已,非先王雅乐之制也。

《八孔埙》

景祐冯《元乐记》:今大乐埙八孔,上一、前五、后二、髹饰甚工,释名曰:埙之为言喧也,谓声浊喧喧然,主埙言之,又曰:埙埙也,主埙言之,故《说文》曰:埙为乐器,亦作埙其实一也。

《元史》《礼乐志》

登歌乐器。埙二,陶土为之,围五寸半,长三寸四分,形如称锤,六孔,上一,前三,后二,韬以黄囊。
宫悬乐器。埙八。

《明会典》《中和韶乐制度》

埙四个以土为质,形如称锤,平底中虚,上锐孔六,上一,前三,后二,黑漆戗金云文。

《朱载堉·律吕精义》《土之属》

谨按《八音》:内有所谓土音者,盖烧土为之,犹土簋土铏之,曰:土耳,铏簋二器,苟非烧土为之,岂不盛水,则坏然谓之土,何耶古人所谓土,犹今人谓之瓦耳,土音之埙缶,推此可知也,后世作乐苟简埙,虽土为之,大率不曾烧,盖由惑于土之一字,未暇详考,故耳《国语》曰:瓦丝尚宫。又曰:匏以宣之,瓦以赞之。《尔雅》曰:大埙谓之嘂。《注》云:六孔小者如鸡子。《风俗通》曰:埙烧土也,围五寸半,长三寸半,有四孔,其二通凡,为六孔。《文献通考》《风俗通》又略不同,长三寸半,作一寸半,盖传写之讹耳,然埙既有大小二等,其围五寸半,长三寸半者,为小埙而大埙旧不言其围,若干今以鹅卵鸡卵之围證之,然则大埙当围七寸半也,大埙围七寸半,长三寸半。小埙围五寸半,长三寸半,则各得其制矣。《陈旸乐书》曰:埙之为器,平底六孔,水之数也,中虚上锐,如称锤,然火之形也,埙以水火相合,而后成器,亦以水火相和,而后成声,故大者声合黄钟、大吕,小者声合太蔟、夹钟,要在中声之和而已。又曰:古有雅埙如雁子,颂埙如鸡子,其声清浊,合乎雅颂,故也埙腰四隅,各开一孔,相对透明,虽显四孔,只是两孔之通者耳。古云:其二通者此也,双孔之下复开一孔,形如鼎足,共上一孔,是为六孔,所谓前三,后二,并吹为六者是也。《旧说》:埙篪其窍,尽合则为黄钟,其窍尽开则为应钟,今按唇有俯仰抑扬气,有疾徐轻重,一孔可具数音,则旋宫亦自足不必,某孔为某声也,书曰:八音克谐,既有八音,安得无埙,以此观之,其来远矣。

《古埙考證》

锐上平底,埙之形也,鹅子鸡子不过喻其大小,而近代以埙为卵形误矣,埙篪皆活音,与群乐共奏,俯仰迁就,自能相合,而《旧说》指某孔为某律,亦非也。

《王圻·续文献通考》《埙式》

以白棉花和搥,黄土为之,形如称锤,上锐下平,中虚朱质,戗金云龙,高三寸四分,围七寸五分,厚四分,上窍径四分,前三孔,后二孔,皆一分半,又以灰为胎,胎乾却将黄土如前,式样做外土,乾将灰于上窍中挖,出此,乃为托胎,做埙之法也,除吹窍,共五孔,前三孔,后二孔。

埙部艺文

《埙赋》唐·郑希稷

至哉埙之自然以雅,不僭居,中不偏,故质厚之德,圣人贵焉,于是挫烦淫戒,浮薄徵甄,人之事业,暴公之作,在钧成性,其由橐籥,随时自得,于规矩任素,靡劳于丹雘,乃知瓦合成,亦天纵既敷,有以通无,遂因无以有,用广才连寸,长匪盈把,虚中而厚外,圆上而锐下,器是自周声无旁假。为形也,则小取类也,则大感和平之气,积满于中,见理化之音,激扬于外,迩而不逼,远而不背,观其正五声调,六律刚柔,必中清浊。靡失,将金石以同功,岂笙竽,而取匹,及夫和乐,既翕燕婉相亲,命矇瞍鸠,乐人应仲氏之篪,自谐琴瑟,杂伊耆之,鼓无相夺伦,嗟乎。濮上更奏桑閒,迭起大希之音,见遗俚耳,则知行于时,入于俗,曾不如折杨之曲,物不贵,人不知,岂大雅守道之。无为,夫其高则不偶绝,则不和,是以桓子怠朝,而文侯恐卧,岂虚然也,为政者,建宗立乐者,存旨化人成俗,何莫由此知音,必有孚以盈之,是以不徒忘味而已。

《埙篪相须赋》〈以乐和同声然后致理为韵〉许尧佐

彼埙篪兮,谓何同律吕兮,相和苟论功于众乐,孰有德而同科,遂使手之足之,候清音而屡舞,伯氏仲氏谐雅韵于升歌,疾徐共节,长短同旨,感肃雍兮,一贯伺戛击兮,双起为合雅而谐声,故殊形而共理,然则大篪谐奏美矣,德音之音,鸣埙独闻,同乎。以水济水是,故变通可象节奏,斯呈尔韵方舒我,则厉之以疾我音,斯浊尔必惩之,或清苟同方,而助化,故异气而成声,信可以发挥,韶夏协赞和平,故得舞兽呈姿,岂系于拊石,嘉宾展礼,不让于吹笙,且埙资土以辨类,篪假竹而成器,土容质可以符素,心竹声清可以涤烦志,是则相从以和律,相因以成事,苟洋洋而在听,谅醇醇而自致,且彼鼓钟于宫,未足论乎,异同鸣琴,自手且何议乎,先后岂若宫商,并奏律吕,相宣调五声,不资于繁细,应八佾无违于折旋,乐则既尔臣亦宜然,埙之得篪,载期于有辅臣之奉主,必致乎无偏,唱和之功备矣,献赞之道存焉,故能振三代之风,合九成之乐,彼众器之雕饰,此群声之烦数,又安足拟埙篪之纯质,论声音之清浊。

埙部纪事

《拾遗记》:春皇庖牺氏,灼土为埙。
《通历》:高辛氏制钟磬埙篪。
《吕氏春秋·仲夏纪》:仲夏之月,命乐师,调笙竽埙篪。《飞燕外传》:十月五日,宫中故事,上灵安庙,是日吹埙击鼓,连臂踏地,歌赤凤来曲。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十年闰四月甲午,南巡狩,幸南阳,召校官子弟作雅乐,奏鹿鸣,帝自御埙篪和之,以娱嘉宾。
《宋史·乐志》:景祐二年,礼官言:大乐埙,旧以漆饰,敕令黄其色,以本土音。
皇祐二年九月,帝服靴袍,御崇政殿,阅雅乐,因出新制颂埙,仍令登歌以八音诸器各奏一曲。
元丰三年,诏范镇与刘几定乐,镇上奏曰:今八音无匏、土二音:笙、竽以木斗攒竹而以匏裹之,是无匏音;埙器以木为之,是无土音也。八音不具,以为备乐,安可得哉。不报。
元祐三年,范镇乐成,其所制,箫、笛、埙、篪各二。
绍兴十三年,郊祀,有司言:大礼排设乐器,登歌则用,笛四,埙、篪、箫并一。宫架则用,埙一十二,篪一十八。

埙部杂录

《诗经·大雅》:板,天之牖民,如埙如篪。〈注〉埙唱而篪和,言天之开民,其易如此,以明上之化,下其易亦然也。《管子·轻重篇》:秋至而禾熟,天子祀于太惢,锡监,吹埙篪之风。
《荀子·乐论篇》:声乐之象,埙篪翁博。
《蔡邕月令章句》:季秋之月,上丁入学习吹,所以通气也,管、箫、笙、竽、埙、篪,皆以吹鸣者也。
乐纬坎主冬至乐用管艮,主立春乐用埙震,主春分,乐用鼓巽,主立夏,乐用笙离,主夏至,乐用弦坤,主立秋,乐用磬兑,主秋分,乐用钟乾,主立冬,乐用柷敔,此八方之音。
《文中子·天地篇》:吾上陈应刘,下述沈谢,分四声八病,刚柔清浊,各有端序,音若埙篪。
《小学绀珠》:八风,条为笙,明庶为管,清明为柷,景为弦,凉为埙。
《避暑录话》:大乐旧无匏土二音。笙竽,但如今世俗所用木刻其本,而不用匏埙,亦木为之,是八音而为木者三也,元丰末,范蜀公献乐书,以为言,而未及行,至崇宁,更定大乐始具之。
《玉海·古史考》云:古有埙篪尚矣。

缶部汇考

《诗经》

《陈风宛丘》

坎其击缶,宛丘之道。
〈正义〉缶瓦器,郭璞曰:盎盆也。此云:击缶则缶,是乐器可以节乐,若今击瓯。

《后汉·应劭·风俗通》《缶》

谨按《易》称: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诗》云:坎其击缶,宛丘之道。缶者瓦器所以盛浆,秦人鼓之,以节歌。太史公记:赵惠文王与秦昭王会于渑池,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曰:某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奏缶以相乐,秦王怒不许,于是相如进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张目叱之,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御史书曰:秦王为赵王击缶也。

《宋书》《乐志》

旧志云:古乐有缶。今并无。史臣按:《诗》云:坎其击缶。毛传曰:盎谓之缶。

《旧唐书》《音乐志》

古缶,如足盆,古西戎之乐,秦俗用之。其形似覆盆,以四杖击之。秦、赵会于渑池,秦王击缶而歌。八缶,唐永泰初司马滔进《广平乐》,盖八缶具黄钟一均声。

《宋·陈旸·乐书》《歌缶》

《易》:离之。九三: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盖阳为实,阴为虚,二为中,三为过,六二以阴居中,则虚而善应缶之象也,九三刚过,而不中不鼓缶而歌之,象也,不鼓缶而歌,则失时极甚矣,其取大耋之凶,不亦宜乎,庄周鼓盆而歌,后世有颂缶,亦其类也。

《马端临·文献通考》

《古缶》

土音缶立秋之音也,古者盎谓之缶,则缶之为器,中虚而善容,外圆而善应,中声之所自,出者也,唐尧之时,有击壤而歌者,因使郑以麋辂,置缶而鼓之,是以易之盈缶,见于比用缶,见于坎鼓缶,而歌见于离诗之,击缶见于宛丘,是缶之为乐,自唐至周,所不易也,昔秦赵会于渑池,秦王为赵王击缶,亦因是已,孰谓始于西戎乎,先儒之说,一何疏也。徐干曰:听黄钟之音,知击缶之细,则缶之乐,特其器之细者欤。

胡缶

古者西戎用缶以为乐,党项国亦击缶焉。李斯曰:击瓮扣缶,其秦之声,岂以秦人,尽有西戎之地,而为此声故也。

鼓盆〈覆缶〉

古之缶制,形如覆盆,缶类也,庄周鼓盆而歌,以明哀乐,不入于胸次,齐景公饮酒去冠,披裳而鼓盆,晏子责之。

《元史》《礼乐志》

水盏,以铜为之,凡有十二,击以铁箸。
《明·朱载堉·律吕精义》《缶》
《周礼》载:诸乐器独不言缶。《尔雅·释乐》亦不言缶,而缶乃在释器篇中,则缶本非乐器,偶值无钟磬时,权以缶代之耳,后世宫悬既有钟磬,而又击缶非也,今附录于土音条下,若夫深山穷谷幽人,隐士或一用之,庶几考槃在涧之遗意云。
《王圻·三才图会》古缶图

图说
缶土音立秋之音也,古者盎谓之缶,缶之为器,中虚而善容,外员而善应,中声之所自出。

缶部艺文一《观雪》后汉·黄宪

秦王与徵君饮,观雪于庭,有姬卧貂帷,赋白雪之歌,起而觅瑟。不得,倚帷而咏之,声绕殿阁,积雪倒飞,秦王甚异之。乃鼓缶而和,命左右以觞进徵君。徵君曰:王亦止缶乎。秦王曰:何谓也。曰:夫物不可过盛,音不可过扬,过盛则亢,过扬则淫,今王之缶淫矣,不可鼓也,臣是以请止之。秦王曰:嗟乎。先生欲以寡人之姬,喻是寡人有淫姬也,于缶何有焉,遂不悦,而罢酒,左右附秦王之耳,告曰:王请烹之。秦王曰:烹一士而动诸侯,不可。谓武,徵君徉醉而出,秦王解白狐裘赐之,以禦寒,徵君谓李元曰:秦未可去也。

缶部艺文二〈诗〉《拊缶歌》汉·杨恽

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

缶部选句

后汉《李尤赋》:龟螭蟾蜍,挈琴鼓缶。
《陆机文赋》:惧蒙尘于叩缶,顾取笑于鸣玉。
《潘岳西征赋》:耻东瑟之偏鼓,提西缶而接刃。
《梁元帝全德志论》:酌升酒而歌南山,烹羔豚而击西缶。
唐达奚珣太常《观乐器赋》:怒齐竽之滥吹,壮秦缶之争雄。
《晋潘岳诗》: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
《元稹诗》:乱击相如缶。
《晁冲之诗》:君王击缶罢,将军负荆来。

缶部纪事

《路史》:葛天氏块柎瓦缶,武喿从之,是谓广乐。
帝尧陶唐氏击石,拊石上当玉磬,乃麋置缶而鼓之。
《新序·刺奢篇》:齐景公饮酒而乐,释衣冠自鼓缶,谓侍者曰:仁人亦乐是夫。梁丘子曰:仁人耳目亦犹人也。奚为独不乐也。公曰:速驾迎晏子。晏子朝服而至。公曰:寡人甚乐此乐也,愿与夫子共之,请去礼。晏子对曰:君之言过矣,诗曰: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故礼不可以去也。公曰:善。乃废酒而更尊朝服而坐,觞三行,晏子趋出。
《史记·蔺相如传》:秦王使使者告赵王,欲与王为好会于西河外渑池。赵王畏秦,欲毋行。廉颇、相如计曰:王不行,示赵弱且怯也。赵王遂行,相如从。廉颇送至境,与王诀曰:王行,度道里会遇之礼毕,还,不过三十日。三十日不还,则请立太子为王。以绝秦望。王许之,遂与秦王会渑池。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赵王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奉盆缶秦王,以相娱乐。秦王怒,不许。于是相如前进缶,因跪请秦王。秦王不肯击缶。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秦之群臣曰:请以赵十五城为秦王寿。蔺相如亦曰:请以秦之咸阳为赵王寿。秦王竟酒,终不能加胜于赵。赵亦盛设兵以待秦,秦不敢动。
《汉书·杨恽传》:恽,报会宗书曰:家本秦也,能为秦声。妇,赵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数人,酒后耳热,仰天叩缶而呼呜呜。
《北史·四裔传》:党项羌者,三苗之后。有琵琶、横吹,击缶为节。

缶部杂录

《易经》:离卦,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诗经》:宛丘,坎其击缶,宛丘之道。
《墨子·三辨篇》:农夫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息于聆缶之乐。
《淮南子·精神训》:夫穷鄙之社,扣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为乐。尝试为之击建鼓,撞巨钟,乃始知夫盆瓴之足羞也。
《说林训》:君子有酒,鄙人鼓缶,虽不见好,亦不见丑。《盐铁论·散不足篇》:往者,民閒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
《徐干中论》:听黄钟之音,知击缶之细,涉庠序之教,知不学之困。
《颜氏家训》:荀奉倩丧妻,神伤而卒,非鼓缶之情也。《丹铅总录》:古者西戎用缶以为乐,即古之土音也,党项国亦击缶焉,然缶本中国之乐,外国窃而用之耳。李斯曰:击瓮扣缶,真秦之声,渑池之会,蔺相如请秦王击缶。《淮南子》云:君子有酒,小人鼓缶,是其證也。后世水盏之乐,亦原于击缶焉。

缶部外编

《宝椟记》:丹丘国有夜叉。驹践之鬼,以赤玛瑙作瓶缶,及乐器皆轻妙。
《宣室志》:李员,居长安延寿里,一夕,忽闻室之西南隅有歌,其音清越,泛泛然,久不已。歌词曰:色分蓝叶青,声比磬中鸣。七月七日,吾当示汝之形。至秋,始六,夜有甚雨,溃其堂之北垣。明日,垣圮又闻其声,如前闻者,员惊视之,于垣下得一缶,径尺馀,形状奇古,有文,视不可见。叩之,韵极长。命涤去尘藓,历然可读,字若小篆,乃崔子玉座右铭。员得而异之。

瓯部汇考

《唐·段安节·乐府杂录》

《瓯》

武宗朝郭道源,后为凤翔府天兴寺丞,充太常寺调音律官,善击瓯,率以邢瓯越瓯,用十二只旋,加减水于其中,以著击之,咸通中有吴蠙,洞晓音律,亦为鼓吹,署丞充调。音律,官善于击瓯击瓯,盖出于击缶。

《宋·陈旸·乐书》《拊瓴》 《扣瓮》 《击瓯》

唐武宗大中初,天兴县丞郭道源,取邢瓯十二,酌水作调,以著击之,其音妙于方响,咸通中吴,蠙亦精于此,刘安曰:穷乡之社,扣瓮拊瓴相和,而歌以为乐,岂亦击瓯类欤,非古制也,自击建鼓,撞巨钟。观之则扣瓮,拊瓴之乐,亦足羞矣。《墨子》曰:农夫息于聆缶。之乐,亦此类欤。

《马端临·文献通考》

《水盏》

近世民閒,用九瓯盛水击之,谓之水盏,合五声四清之音,其制盖始于李琬特,世俗之乐,非雅调也。
《明·王圻·三才图会》击瓯图

图说
击瓯盖击缶之遗事也,唐大中初,郭道源善之,用越瓯邢瓯十二,旋加减水以铁著,击之其音妙于方响,昔人于此记其法,疑其自道源始也。

瓯部艺文一

《击瓯楼赋〈并序〉唐·张曙

宋玉《九辨》曰:悼予生之不时也,甲辰窜身巴南,避许溃师,郡刺史甚欢接春,一日登郡东楼,下临巴江,馔酒簇乐,以相为娱,言閒有马处士末至,善击瓯者,请即清宴,爰骋妙绝,处士审音以知声。余审乐以知化,斯可以抑扬,淫放顿挫,匏竹运动,节奏出鬼入神,太守请余赋之,余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酒酣舐笔,乃为赋云。

器之为质兮白,而贞水之为性兮柔,而清水投器而有象,器藉水而成声,始因声而度曲,俄应手以徵情。莫不敲萧熠爚,撒捩纵横,胡不自匏,丝而起,胡不从,金石而生,孰为节奏,乐我生平何彼秾矣,高楼燕喜,叩寂含商,穷元咀徵,拂绮井以连骞,送枫汀之靡迤,岩隈有雪,彪咻而雕虎,扬睛潭,上无风捷,猎而金虬跋尾,目运心语,波回浪旋,似欲奋而还,驻若将穷,而复连惊沙,叫雁高柳,鸣蝉董双,成青琐鸾,饥啄开珠,网穆天子,红缰马解踏,破琼田愕,眙衡盱,神清调古,既嗟叹之不足,谅悲哀以为主,誓不向单于台畔,和塞叶,胡笳岂入。宋玉筵中随齐竽,楚舞疾,徐奋袂曲折萦,组潺湲下陇,底之泉呜咽,上涔阳之橹莺,隔溪而对语,一浦花红猿袅,树以哀吟,千山月午,斯皆从有入,无妙动元,枢滟飐则水心,云母丁当,则杖杪真珠,于是发春卉骇灵,姝羞杀兮,钿筝金铎愁闻兮,鬼啸神呼时也,曲阕酒阑烟迷,雾隔览。故步以踯躅,有馀声而滴沥,临流而欲去,依依转首,而相看,脉脉,太守曰:遘止良辰,好乐还淳,讽赋已劳,于进牍讴歌,为序,其芳尘。余乃歌曰:江风起兮,江楼春,千里万里兮愁杀人,楼前芳草兮关山道,江上孤帆兮杨柳津,是何况我兮击拊,眷我兮慇勤,回首而渔翁鼓枻,凝眸而思妇,沾巾夫当筵,一曲人生一世,何纷糅乎。是非,顾何慕乎隆替,飘缨宜入醉乡,来自识天人之际。

《击瓯赋》宋·梅尧臣

余观今乐,爱乎清越,出金石之閒,所击瓯者,本埏埴异琳球,入伶伦兮间,齐优其可尚者,鸣非瓦釜律,度合鼓非土缶,音韵周和,非埙篪上下应作,非钟磬节奏,侔而又冰质莹,然水声翛然,度曲泠,然入耳浏,然犹有非之者,曰:善,则善矣,未若艳女之歌喉,何则是谓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以其近自然之气,况此曾何参于乐录之目,乎余辨之曰:融结合于造化,坚白播于陶钧,发和于器,导和于人,可以乐嘉,宾可以畅百神,安得丝竹讴,吟之匪伦也哉。
瓯部艺文二〈诗〉《李户曹小伎天得善击越器以成曲章》唐方干

越器敲来曲调成,腕头匀滑自轻清。随风摇曳有馀韵,测水浅深多泛声。昼漏丁当相续滴,寒蝉计会一时鸣。莫教进上梨园去,众乐无由更擅名。

瓯部纪事

《飞燕外传》:成帝太液池中,起瀛洲榭,高四十尺,后于榭上歌,归风送远之曲,帝以文犀簪击,玉瓯以倚后歌。
《唐书·礼乐志》:张文收既定乐,复铸铜律三百六十、铜斛二、铜秤二、铜瓯十四。
《非烟传》:临淮武公业爱妾曰:非烟姓步氏,容止纤丽,不胜绮罗,善秦声,好文笔,尤工击瓯。
《宋史·乐志》:阮逸言:乞将铸成铜瓯,再限半月内更铸嘉量,以中黄钟之宫。
《钱塘县志》:徐百龄字延之,号箨冠道人,博学强记,洞晓音律,尤工乐府,尝杂集瓷瓯,数十枚。考其音之中度者,奏曲一章,茶顷而协。
《名山藏》:孙宜,嘉靖中,举于乡,遂不复就试,自称洞庭渔人,每酒酣欢极呼,卢击缶放歌,渔父词意翩翩遗世。

瓯部杂录

《诗经》:陈风宛丘,坎其击缶。〈疏〉郭璞曰:缶乐器可以节乐,若今之击瓯。
《宋史·乐志》:匏,笙也,攒之以斗;埙,土也,变而为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