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角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目录

 笳部汇考
  后汉应劭风俗通〈箛〉
  晋书〈乐志〉
  宋书〈乐志〉
  隋书〈音乐志〉
  唐书〈仪卫志〉
  宋史〈仪卫志〉
  马端临文献通考〈大胡笳 大箛 芦笳 吹鞭 小胡笳〉
 笳部艺文一
  笳赋           魏杜摰
  笳赋           晋孙楚
  夜听笳赋         夏侯湛
 笳部艺文二〈诗〉
  胡笳曲          唐郑愔
  边笳曲          温庭筠
  听胡笳送人        僧皎然
  闻笳          明吴与弼
 笳部选句
 笳部纪事
 笳部杂录
 角部汇考
  晋书〈乐志〉
  隋书〈音乐志〉
  唐书〈礼乐志 百官志〉
  旧唐书〈音乐志〉
  段成式觱篥格〈角〉
  宋史〈乐志〉
  马端临文献通考〈双角 长鸣 中鸣 警角 铜角 龙头角 青角 赤角 黑角〉
  明会典〈仪仗〉
  王圻三才图会〈画角图说 梧桐角图说〉
 角部艺文一
  闻角赋          元刘诜
 角部艺文二
  听角思归         唐顾况
  听晓角           李益
  晚景           僧子兰
  赋得边角         白居易
  瓜州闻晓角         张祜
  闻角            杜牧
  边城听角         李咸用
  晚泊润州闻角        李涉
  听角行          元郝经
  闻角           赵孟頫
  桐角          明林景熙
 角部选句
 角部纪事
 角部杂录
 角部外编

乐律典第一百二十四卷

笳部汇考

《后汉·应劭·风俗通》《箛》

谨按《汉书旧注》箛吹鞭也,箛者,怃也,言其节怃威仪。

《晋书》《乐志》

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后渐用之。

《宋书》《乐志》

,杜挚《笳赋》云:李伯阳入西戎所造。汉书旧注曰:箛,号曰吹鞭。《晋先蚕注》:车驾住,吹小箛;发,吹大箛。箛即也。又有胡笳。汉旧《筝笛录》有其曲,不记所出本末。

《隋书》《音乐志》

羽葆鼓、铙及箫、笳工人服,并武弁,朱褠衣,革带。

《唐书》《仪卫志》

后部鼓吹:羽葆鼓十二,歌、箫、笳次之;铙鼓十二,歌、箫、笳次之。凡歌、箫、笳工各二十四人。

《宋史》《仪卫志》

左右清道率府校尉各一人。领大角三十六。铙鼓二,箫、笳各六。

《马端临·文献通考》

《大胡笳》〈大箛〉

《杜挚笳赋》云:李伯阳入西戎,所造晋先蚕仪注,车驾住,吹小箛发吹大箛,箛即笳也,又有胡笳《汉旧筝笛录》有其曲,不记所出本末。
胡笳似觱篥而无孔,后世卤部用之,岂张博望所传,摩呵兜勒之曲耶,晋有小箛、大箛,盖其遗制也,沈辽集大胡笳十八拍,世号为:沈家声;小胡笳十九拍,末拍为契声,世号为:祝家声;楚调有大胡笳鸣,小胡笳鸣,并琴筝笙得之,亦其遗声欤杜赋,以为老子所作非也。

《芦笳》

卷芦叶为笳,吹之以作乐,《汉筝篴录》有其曲,李陵有胡笳互动之说,是也。

《吹鞭》

汉有吹鞭之号,笳之类也,其状大类鞭马者,今牧童多卷芦叶吹之。

《小胡笳》〈小箛〉

《陈氏·乐书》曰:昔先蚕仪注,凡车驾所止,吹小箛发吹大箛,其实胡笳也,古之人激南楚,吹胡笳,叩角动商,鸣羽发徵,风云为之摇动,星辰为之变度,况人乎。

笳部艺文一

《笳赋》魏·杜挚
唯葭芦之为物,谅洁劲之自然,托妙体于阿泽,历百代而不迁,于是秋节既至,百物具成,严霜告杀,草木殒零,宾鸟鼓翼,蟋蟀悲鸣,羁旅之士,感时用情。乃命狄人,操笳扬清,吹东角,动南徵,清羽发,浊商起,刚柔待用,五音迭进,倏尔却转,忽焉前引,或缊缊以和怿,或悽悽以噍杀,或漂淫以轻浮,或迟重以沈滞。

《笳赋》〈有序〉晋·孙楚

顷还北馆,遇华发人于润水之滨,向春风而吹长笳,音声寥亮,有感余情,爰作斯赋。

衔长葭以泛吹,噭啾啾之哀声,奏塞马之悲思,咏北狄之遐征,顺谷风以抚节,飘逸响乎天庭,尔乃调唇吻整容止,扬清矑,隐皓齿,徐疾从宜,音引代起,叩角动商,鸣羽发徵,若夫广陵散唫,三节白纻,太山长曲,哀及梁父,似鸿雁之将雏,乃群翔于河渚。

《夜听笳赋》夏侯湛

越鸟恋乎南枝,塞马怀夫朔风,惟人情之有思,乃否滞而发中,南闾兮拊掌,北阎兮鸣笳,鸣笳兮协节,分唱兮相和,相和兮谐,惨谐激畅兮清哀,奏烽燧之初惊,展从由之叹乖,伸弃兮更缠,迁调兮故颜,披凉州之妙,操掣飞龙之奇引,垂幽兰之游响,来楚妃之绝叹,放鶤鸡之弄音,散白雪之清变。

笳部艺文二〈诗〉

《胡笳曲》唐·郑愔

汉将留边朔,遥遥岁序深。谁堪牧马思,正是胡笳吟。曲断关山月,声悲雨雪阴。传书问苏武,陵也独何心。

《边笳曲》温庭筠

朔管迎秋动,雕阴雁来早。上郡隐黄云,天山吹白草。嘶马悲寒碛,朝阳照霜堡。江南戍客心,门外芙蓉老。

《听胡笳送人》僧皎然

一奏胡笳客未停,野僧还欲废禅听。难将此意临江别,无限春风葭菼青。

《闻笳》明·吴与弼

扁舟晴泊在渚沙,苇苗满目稀人家。夜江漠漠星汉斜,东风吹鬓怜春华。隔江维舫寂无哗,数声悲响空中笳。响彻碧霄哀更加,悠悠绿水天一涯。

笳部选句

《汉·李陵答苏武书》:胡笳互动,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
《魏文帝与吴质书》:从者鸣笳以启路,文学托乘于后车。
《梁沈约·郊居赋》:驱四牡之低昂,响繁笳之清啭。唐达奚珣太常《观乐器赋》:清笳閟列于军容,画角融怡于武力。
《张德升赋》:听胡笳之互动,看陇水之分流,何此声之可怨,使征客之含愁。
北周庾信奉《和山池诗》:鸣笳陵绝浪,飞盖历通渠。《隋炀帝还京师诗》:嘹亮铙笳奏,葳蕤旌旆飞。《张说》:安东郡主花烛行,綵軿绀幰纷如雾,节鼓清笳前启路。
杜甫《秋兴诗》:画省香炉违伏枕,山楼粉堞隐悲笳。《柳宗元诗》:列骑低残月,鸣笳度碧虚。
刘禹锡《早秋诗》:玉簟微凉宜白昼,金笳入暮应清商。《温庭筠诗》:早莺随彩仗,惊雉避凝笳。《李益诗》: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
《方干赠功成将诗》:深雪移军夜,寒笳出塞情。
《姚鹄赠边将诗》:清笳绕塞吹寒月,红旆当山肃晚风。杨巨源《赠张将军诗》:天晴红帜当山满,日暮清笳入塞长。

笳部纪事

《蔡琰别传》:琰字文姬,先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汉末大乱,为匈奴所获,在左贤王部伍,中春月感笳之音,作诗言志,曰:胡笳动兮,边马鸣,孤雁归兮声嘤嘤。
《晋书·刘琨传》:琨,在晋阳,尝为敌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悽然长叹。中夜奏胡笳,贼又流涕歔欷,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
《刘隗传》:隗伯父讷,讷子畴,字王乔,少有美誉,善谈名理。曾避乱坞壁,贾人百数欲害之,畴无惧色,援笳而吹之,为出塞、入塞之声,以动其游客之思。于是皆垂泣而去之。
《南史·王弘传》:弘弟子微,微兄远,远子僧祐,雅为从兄俭所重,每鸣笳列驺到其门候之,僧祐辄称疾不前。《沈庆之传》:庆之居清明门外,优游无事,尽意欢愉。柳元景、颜师伯尝诣庆之,会其游田,元景等鸣笳列卒满道,庆之独与左右一人在田。
《阮孝绪传》:孝绪,外兄王晏贵显,屡至其门,孝绪度之必至颠覆,闻其笳管,穿篱逃匿,不与相见。
《伽蓝记》:高阳王寺高阳王雍之宅也,正光中雍为丞相,贵极人臣,出则鸣驺,御道文物成行,铙吹发响笳,声哀转。
法云寺有田僧超者,善吹笳,能为壮士歌,项羽吟征西将军,崔延伯甚爱之,正光末高平失据,延伯总步骑五万讨之,延伯出师于洛阳城西,张方桥时公卿,祖道车骑成列,延伯危冠,长剑耀武于前,僧超吹壮士笛歌曲于后,闻之者,懦夫成勇,剑客思奋。
《周书·李迁哲传》:迁哲累世雄豪。缘汉千馀里閒,第宅相次。姬人之有子者,分处其间。迁哲每鸣笳导从,往来其间。纵酒饮宴,尽生平之乐。
《蔡祐传》:世宗与祐特相友昵,群臣朝宴,每被别留,或至昏夜,列炬鸣笳,送祐还宅。
《广博物志》:郭弘常夏至于射的,钓鱼供母,将饵闻笳角声鱼跃而出。
《文献通考》:至道元年,定州言新罗设番人二十人,自契丹亡归,传送阙下,帝召见便殿,皆手持大蠃,如五升器,称在契丹十一年,教令学吹此者,凡五十辈,帝令吹之,声重浊奋,厉大率如角。
《玉海》:景祐二年九月四日,诏笳管以牙骨,参用染以红。
《乐郊私语》:大漠迤西,俗能种羊,凡屠羊,用其皮肉,惟留骨以初冬未日埋著地中,至春阳季月上未日,为吹笳咒语,有子羊从土中出。
《明月编》:友人,靖江朱君明在,以尺一至,曰秋色俄半圆辉渐盈,治木兰于黄田闸,迟君矣,乃操单舸渡江,抵其家,主人以一艅艎载客,一载驺奴厮养,渡大江中流扬帆,入烟雾作军中乐笳,鼓竞奏黄头,辈杂以棹歌款,乃伊讴长风吹,声入云汉。

笳部杂录

《六韬军略》:凡三军,夜则击雷鼓,振鼙铎,吹鸣笳。《吴子·应变篇》:凡战之法,昼以旌旗幡麾为节,夜以金鼓笳笛为节。
《籁纪》:边笳者,边人捲芦叶吹之,作声也。
《乐府杂录》:鼓吹部即有卤簿钲鼓,及角乐用弦鼗笳箫,又即用哀笳,以羊角为管,芦为头也。
《彦周诗话》:曹景宗探韵,得竞病字诗云:去时儿女啼,归来笳鼓竞,诗人嗟赏之。
《丹铅总录》:事大而急者,用钟鼓,小而缓者,用铃与笛同,按《穆天子传注》戟吏所吹,亦犹急,就《章注》云:汉时亭长吹鞭也。

角部汇考

《晋书》

《乐志》

鼓角横吹曲。按角,说者云,蚩尤氏帅魑魅与黄帝战于涿鹿,帝乃命始吹角为龙鸣以禦之。其后魏武北征乌丸,越沙漠而军士思归,于是减为中鸣,而尤更悲矣。
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后渐用之横吹,有双角,即胡乐也。张博望入西域,传其法于西京,惟得摩诃兜勒一曲。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乘舆以为武乐。后汉以给边,和帝时,万人将军得之。魏晋以来,二十八解不复具存,用者有黄鹄、垄头、出关、入关、出塞、入塞、折杨柳、黄覃子、赤之杨、望行人十曲。

《隋书》《音乐志》

大驾鼓吹,大角工人,平巾帻,绯衫,白布大口裤。长鸣色角,一百二十具供大驾,三十六具供皇太子,十八具供王公等。
次鸣色角,一百二十具供大驾,十二具供皇太子,一十具供王公等。
大角,第一曲起捉马,第二曲被马,第三曲骑马,第四曲行,第五曲入阵,第六曲收军,第七曲下营。皆以三通为一曲。其辞并本之鲜卑。
诸王为州,皆给赤鼓、赤角,皇子则增给吴鼓、长鸣角,上州刺史皆给青鼓、青角,中州已下及诸镇戍,皆给黑鼓、黑角。乐器皆有衣,并同鼓色。

《唐书》《礼乐志》

讲武之日,未明十刻而严,五刻而甲,步军为直阵以俟,大将立旗鼓之下。六军各鼓十二、钲一、大角四。金吾所掌有大角,即魏之簸逻回,工人谓之角手,以备鼓吹。

《百官志》

卫士六百为大角手,六番阅习,吹大角为昏明之节。节度使入境,州县筑节楼,迎以鼓角,衙仗居前,旌幢居中,大将鸣珂,金钲鼓角居后。

《旧唐书》《音乐志》

西戎有吹金者,铜角是也。长二尺,形如牛角。贝,蠡也,容可数升,并吹之以节乐。

《段成式·觱篥格》《角》〈一〉

革角长五尺,形如竹筒卤簿,军中皆用之,或竹木或皮。
元女请制角,二十四法雷雹声。
吹角三部,有长鸣、中鸣,长鸣曼声激昂,中鸣尤更悲切。

《宋史》《乐志》

凡车驾宿斋所止,夜设警场,用一千二百七十五人。奏严用金钲、大角,角手取于近畿。

《马端临·文献通考》

《双角》〈长鸣〉

《角书记》:所不载,或云:羌人以惊中国马,马融又云:出吴越。谷俭云:黄帝会群臣于泰山,作清角之音,似两凤双鸣,二龙齐吟,丹蛇绕首,雄虹带天,横吹双角之实,不过如此。《乐录》亦云:蚩尤氏率魍魉与黄帝战于涿鹿之野,黄帝乃命吹角为龙吟以禦之,沈约徐广并谓,经史所不载,则黄帝之说,岂先儒傅会言之邪。

《中鸣》〈簸逻回其制类胆瓶〉

《陈氏·乐书》曰:胡角本应胡笳之声,通长鸣,中鸣,凡有三部,魏武帝北征乌丸,越沙漠,军士闻之靡不动,乡关之思,于是武帝半减之为中鸣,其声尤更悲切,盖其制并五采衣,幡掌画蛟龙,五采脚。故律书乐图以为长鸣,一曲三声并马上严警用之,第一曰龙吟,二曰彪吼,三曰阿声,其中鸣一曲二声,一为:荡声;二为牙声,亦马上警用之也,其大者谓之簸逻回,羌人用之本,所以惊中国马非中华所宜用也,宋朝审定音乐更制,鼓吹虽角之尺度,均一声比钟律内之,乘舆行幸外之郡邑,警备莫不奏之以为警严。
〈注〉隋大角工,平巾帻,绛衫白,大口裤,内宫鼓乐服,色准之,大鼓长鸣,工服青地苣文。

《警角》

晋大司马桓温,屯中堂,夜吹警角。御史中丞司马恬,奏劾大不敬,厥明温见之,叹曰:此儿乃敢弹,我真可畏也又。陆士衡为河北都督,内怀忧懑,闻众军警角鼓吹,谓其司马孙拯曰:我今闻此,不如华亭鹤唳,然则军中用警角尚矣。卫公兵法曰:军城及野营,行军在外,日出没时挝鼓千槌,三百三十三槌为一通,鼓音止,角音动,吹十二声为一叠,三角三鼓而昏明毕也。宋张兴世谓父曰:天子鼓角,非田家翁所吹,然则桓温人臣,屯中堂而用之,虽欲勿劾得乎哉。宋朝警角天下郡邑,并得用之,非特武严之士也,然用之边郡可也,遍用诸郡邑恐,未为尽善之制邪。

《铜角》

高昌之乐器也,形如牛角,长二寸,西戎有吹金者,铜角是也,陶侃表有奉献金口角之说,谓之吹金,岂以金其口而名之邪,或云:本出吴越,非也。

《龙头角》

《晋书·安帝纪》曰:桓元制。龙角,或曰:所谓亢龙角也。大抵角头象龙,其详不可得而知,《武昌记》曰:武昌有龙山,欲雨,上有声如吹角,然则龙头角岂推本而为之乎。传曰:角十二具于鼓左右,后列各六具以代金,然则四金之制,不尚其来旧矣。

《青角》 《赤角》 《黑角》

革角长五尺,形如竹筒,本细末大唐卤簿,及军中用之,或以竹木,或以皮,非有定制也,侯景围台城,尝用之。大抵胡部俗,部通用之器也,北齐诸州镇戍,各给鼓吹,诸王给赤鼓、赤角,皇子增给吴鼓、长鸣角,上州刺史给青鼓、青角,中州以下,及诸州镇戍,给黑鼓,黑角器皆有衣,并同鼓色焉。

《明会典》《仪仗》

大驾卤簿金龙,画角二十四,枝木质黑,漆戗金为饰,上节宝相花,中节缠身单龙云文,下节八宝双海马,小铜角二个长三尺八寸,加漆贴金,大铜角二个,长三尺六寸一分,加漆贴金。
东宫仪仗金龙,画角十二,枝木质黑漆,戗金为饰,上节宝相花,中节缠身单龙云文,下节八宝双海马,小铜角一对,长三尺八寸,加漆贴金。大铜角一对,长三尺五寸七分,加漆贴金。
亲王仪仗,画角十二,枝木质黑,漆戗金。上宝相花,中单龙缠身云文,下八宝双海马为饰。
郡王仪仗,画角十,枝木质黑,漆戗金,文上宝相花,中单龙缠身云文,下八宝双海马为饰。
《王圻·三才图会》画角图

《图说》
《黄帝内传》曰:元女请帝制角二十四,以警众,盖角肇于黄帝氏也,谷俭角赋,夫角。盖黄帝会群臣于泰山,作清角之音,号令之限度也,军中置之,以司昏晓,故角为军容也。
梧桐角图

《图说》
今浙东诸乡,农家儿童,以春月捲梧桐为角,吹之,声遍田野。前人有村南、村北梧桐角,山后山前白菜花之句状,时景也,则知此制已久也。
角部艺文一《闻角赋》〈有序〉      元刘诜
予久客城中,朝暮闻角,念岁月易徂,有感而赋。

孤城始秋,凉月流夜,悬叶鸣空,疏萤入榭,云鳞鳞而不风,汉耿耿以西下,鼓屡急而转绝,钟渐远而欲罢,有声呜,噫非咽非咤,节迭转而愈长,哀一送而如泻。于是刘子喟然叹曰:兹非羌人所以愁予焉者邪,鳌极四立物象,两数肇帝鸿之智,创忽几更于朝暮,天沄沄而如轮,人扰扰以俱骛年,逾年而递新,日复日以犹故,春花泫暾,寒鸟栖露,青山淡而无言,去轨盈而成路,蛾眉变而垂霜,华屋郁以为墓譬,栖尘之寄辙,倏东西而不悟,嗟。此声之何情送万化以终古,是以汉武欲求于飞仙,秦皇行乐而无度,皆无可于奈何,知不可为而勿顾,予欲破形息声,荡制除,故使斯人无昕晦之,怀忘阴阳之,节莽莽而行怡怡,而寤可乎。客有笑之曰:子惟多感,不求其端夫规之,以龙门之桐引之,以淇水之竿饰,藻绘之徽异,托奴隶之所刓,此天地之委质,曾何与于悲欢,且夫王孙公子抵掌歌啸,朝发五陵,暮宿温囿,靓妆吴娇嫚舞燕妙,将军胜敌行赏献庙,凯歌屡扬,笳鼓迭奏,前营旗之太白,后蹴鞠之要袅,千石一饮,万金一笑,岂不动于所闻,忽飘吹之惊,窦乃有宁生未遇,单练不完,翁子行歌樵歌,晚寒身辞家,而靡适妻去室,而不安东眺临淄,西望秦关,星月不动,迢迢千山,独抱志其何为。乃掩扉而长叹,正则去国,伯奇履霜,楟花寒而不吐,秋风起兮。吹霜,天茫茫而正色,雁矫矫而高翔,痛所天之未遇,独忍死而徬徨,又若陈后初绝班姬早衰,春苔绿兮生阶,曙月皎兮窥帷,菱鉴无色,兰芳歇菲,立长门之残雪,睨建章之高枝,抚长夜之如年,哀往日之莫追,此其人闻之。然后增欷填膺,发恨销骨,流涕而不自持也,是兹声之在宇宙,特羁穷不遇,憔悴失意者之所独悲也,彼其呜噫朝暮者,其亦安知之邪,是故感不在物,而在于心。山阳闻笛,东市泣琴,闻胡笳而折骨,掩琵琶而沾襟,慨所听之不同,亦何怨于无情。吾闻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苟有托于悠久,又安计于岁年,眷天道之有常,孰能系于运迁,彼视荫而嗟衰,谅不取于圣贤,于是客主释然一笑而起,庭月既半角声乃止。
角部艺文二〈诗〉《听角思归》唐·顾况
故园黄叶满青苔,梦后城头晓角哀。此夜断肠人不见,起行残月影徘徊。

《听晓角》李益

边霜昨夜堕关榆,吹角当城片月孤。无限塞鸿飞不度,秋风吹入小单于。

《晚景》僧子兰

池荷衰飒菊芬芳,策杖吟诗上草堂。满目暮云风卷尽,郡楼寒角数声长。
《赋得边城角》白居易
边角两三枝,霜天陇上儿。望乡相并立,向月一时吹。战马头皆举,征人手尽垂。呜呜三奏罢,城上展旌旗。
《瓜洲闻晓角》张祜
寒耿稀星照碧霄,月楼吹角夜江遥。五更人起烟霜静,一曲残声送落潮。

《闻角》杜牧

晓楼烟槛出云霄,景下林塘已寂寥。城角为秋悲更远,护霜云破海天遥。

《边城听角》李咸用

戍楼鸣画角,寒露滴金枪。细引云成阵,高催雁著行。唤回边将梦,吹薄晓蟾光。未遂终军志,何劳思故乡。

《晚泊润州闻角》李涉

孤城吹角水茫茫,曲引边声旅思长。惊起暮天沙上雁,海门斜去两三行。

《听角行》元·郝经

疏星澹不芒,破月冷无色。千年塞下曲,忽向窗中得。当空劲作六龙嘶,四海一声天地寂。长呼渺渺振长风,引起浮云却无力。此声谁谓非恶声,借问何人有长策。汉家有客北海北,节毛落尽头毛白。听此空令双泪垂,中原雁断无消息。南枝越鸟莫惊飞,牢落天涯永相失。江上旧梅花,今夜落谁家?楼头有恨知何事,牵住青空几缕霞。

《闻角》赵孟頫

吹角秋风里,边声入暮云。抑扬如自诉,哀怨不堪闻。老马行知道,孤鸿飞念群。祇今霸陵尉,那识旧将军。

《桐角》〈楚间山家每季春截桐皮卷而吹之谓之桐角〉明·林景熙

田家无律吕,声寄始华桐。碧卷春风老,清吹野水空。客心寒食后,牛背夕阳中。不惹梅花恨,年年送落红。

角部选句

《王维诗》:画角发龙吟。
《杜甫诗》:曙角凌云罢,春城带雨长。
《钱起同王员外陇城诗》:不忆新城连障起,唯惊画角入云高。
韦应物《广陵行》:严城动寒角,晓骑踏霜桥。
戎昱《桂州腊夜诗》:革角分残漏,孤灯落碎花。
《白居易诗》:江城高角动,沙洲夕鸟还。
元稹《酬段丞诗》:晓雉风传角,寒丛雪压枝。
《温庭筠诗》:呜呜戍角上高楼。
《马戴诗》:雪积孤城暮,灯残晓角微。
《方干上杭州杜中丞诗》:寒角细吹孤峤月,秋涛横卷半江云。
《韦庄春日诗》:落星楼上吹残角,偃月营中挂夕晖。杜荀鹤《别罗隐诗》:更听寒角后,一叶渡江时。

角部纪事

《刘恕外纪》:黄帝命岐伯作鼓,吹铙角以扬德建武。《黄帝内传》:黄帝与蚩尤战,元女请帝制角二十四以警众。
《燕书》:顿国之大夫权,闻黄帝与蚩尤战,制角以象龙鸣,乐之刳桐而髹锢焉,画为龙文日习焉,其音郁纡而回旋优优焉,廱廱焉,可听若能通乎,元潜者,大夫吹向南山之湫,以感龙湫,中三足能闻角鸣,噫人将醢己呀然号,林木皆动,大夫惊,谓真龙吟也,走谓公之奇,曰:真龙之鸣,业业如灵鼓,前后相续,宛转不能休,吾向学者,殆非也。请改而习诸何。如公之奇,曰:子所闻者能也,非龙也,龙之鸣,人鲜能闻。子之角固伪也,今子又以能为龙,益伪矣,舍伪而学伪,奚择焉。《抱朴子·弹祢篇》:汉末有祢衡者,游许下,百官大会,衡时在坐,曹公尝切齿欲杀之,然复无正,有入法应死之罪,又惜有杀儒生之名,乃谪作鼓吏,衡了无悔情耻色,乃缚角于柱口,就吹之,有异声。
《吴志·虞翻传注》:孙策讨山越,斩其渠帅,悉令左右分行逐贼,独骑与翻相得山中,问:左右安在。策曰:悉行逐贼。翻曰:危事也。步行随之。行一大道,得一鼓吏,策取角自鸣之,部曲识声,大小皆出,遂从周旋,平定三郡。
《语林》:陆机为河北都督,闻警角之声,谓孙拯曰:闻此不如华亭鹤唳。
《晋书·王羲之传》:时骠骑将军王述少有名誉,与羲之齐名,而羲之甚轻之,由是情好不协。述先为会稽,以母丧居郡境,羲之代述,止一吊,遂不重诣。述每闻角声,谓羲之当候己,辄洒扫而待之。
《元经·薛氏传》:简文初立,未解严,而桓温屯中堂,吹警角,谯敬王,恬劾奏温大不敬。温闻奏叹曰:此儿敢弹我,真可畏也。
《晋书·石勒载记》:勒,卖与荏平人师欢为奴。每耕作于野,常闻鼓角之声。勒以告诸奴,诸奴亦闻之,因曰:吾幼来在家恒闻如是。诸奴归以告欢,欢亦奇其状貌而免之。
《垄上记》:郤方回葬妇于骊山,使会稽郡吏史泽治墓,多平夷古坟,后坏一冢,构制甚伟,器物殊盛,冢发闻鼓角声。
《三秦记》:太白山不知高几许,俗云: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山下军行不得鸣鼓角鸣。鼓角则疾风暴雨兼至也。
河西有沙角山,峰崿危峻逾于石山,其沙粒粗色者,有如乾糒,又山之阳有一泉,云:是沙井,绵历今古沙不填足,人欲登峰,必步下入穴,即有鼓角之音,震动人足。
《九域志》:鼓角山在蕲州,每天欲雨,即先鼓角鸣。《宋书·张兴世传》:兴世,父仲子,由兴世致位给事。兴世欲将往襄阳,爱恋乡里,不肯去。尝谓兴世:我虽田舍老公,乐闻鼓角,汝可送一部,行田时吹之。兴世素恭谨畏法宪,譬之曰:此是天子鼓角,非田舍公所吹。《南史·王敬则传》:敬则,母为女巫,常谓人曰:敬则生时胞衣紫色,应得鸣鼓角。人笑之曰:汝子得为人吹角可矣。齐高帝受禅,封浔阳郡公。永明二年,给鼓吹一部。
《周盘龙传》:盘龙,子奉叔,舅力绝人,帝从其学骑,尤见亲宠。与綦毋珍、曹道刚、朱隆之共相唇齿,煽弄威权。求武帝御角及舆,并求御仗以给左右,事无不从。《南史·齐江夏王宝元传》:宝元,字智深,明帝第三子也。东昏即位,恨望有异计。崔慧景举兵,还至广陵,宝元密与相应,开门纳慧景,慧景败。宝元逃奔,数日乃出,帝召入后堂,以步障裹之,令群小数十鸣鼓角驰绕其外,遣人谓曰:汝近围我亦如此。少日乃杀之。《北史·蠕蠕传》:神龟元年,阿那瑰归魏。诏封阿那瑰朔方公、蠕蠕主。二年,明帝临西堂,引见赐赤漆鼓角二十具。
《北齐书·高祖本纪》:尔朱荣,以神武为晋州刺史。时州库角无故自鸣,神武异之。
《平秦王归彦传》:魏时山崩,得石角二,藏在武库。文宣入库,赐从臣兵器,特以二石角与归彦。谓曰:尔事常山不得反,事长广得反,反时,将此角嚇汉。
珍珠船大历中,吴士顾子画,山水甚怪,先布绢于地研调采色,使数十人吹角击鼓,叫噪取墨汁写绢上,次泻诸色,以大笔开决,为峰峦岛屿之状。
《丁晋公谈录》:杨渥欲兴兵取钱唐,密遣人往听鼓角,听者回告杨氏曰:钱唐鼓角,子子孙孙王爵不绝,不可轻动。
《宋史·刘几传》:几,在保州,闻角声,曰:宫微而商离,至秋,守臣忧之。及期,几遇疾。
《渑水燕谈录》:元祐四年夏,予初至河东,一日与郡寮旅见提刑孙亚夫,孙曰:近日府中角声不和,应在太守,时蒲资政方到,未几王震,待制自同,复镇蒲俱丁。母夫人忧去,至九月孙复语郡官曰:角声不和尤甚,前日寻报蒲中,行龙图自襄。移蒲,十月到官,明年春病卒,其验如此不知何术。
《梦华录》:冬至前三日,驾宿大庆,殿置警场于宣德门外,兵士画鼓二百面角,称之其角皆以綵帛,如小旗脚装结其上,兵士皆小帽黄绣抹额,黄绣宽衫,青窄衬衫,日晡时,三更时各奏严也,每奏先鸣角,角罢,一军校执一软藤条上系,朱拂子擂鼓者,观拂子高低以鼓,声应其高下。
《宋史·乐志》:绍兴十六年,有司请下军器所造节鼓一,奏严鼓一百二十,鸣角亦如之。
《齐东野语》:宝庆閒,有孙氏子名守荣,善风角,其术多验,号富春子薄游霅上,闻谯楼鼓角声,惊曰:旦夕且有变,而土人当有典郡者,适见。富公王元春因贺之,曰:旦夕乡郡之除,必君也,王以为诞,越两月潘丙作乱,王果以告变之功典郡,自是人始神之。
《文献通考》:古奴其俗昼,夜作市舟,中皆鸣鼓,吹角以为乐。
獠蛮其王各有鼓角一双,使子弟自吹击之,多执矛,用竹为簧,群聚鼓之以为音节。
《扬州府志》:江都天宁寺,宋时孚禅师,在寺闻鼓角声,悟道作颂曰:三十年前未遇时,一声鼓角一声悲,如今枕底无閒梦,大小梅花一任吹。
《元史·床兀儿传》:床兀儿帅师,攻八邻之地。八邻南有荅鲁忽河,其将帖良台阻水而军,伐木栅岸以自庇,士皆下马跪坐,持弓矢以待我军,矢不能及,马不能进。床兀儿命吹铜角,举军大呼,其众不知所为,争起就马。于是麾师毕渡。

角部杂录

风后握奇经,角音二初警众,末收众。
金革之閒,加一角音者,在天为兼风,在地为兼云,在龙为兼鸟,在虎为兼蛇。加二角音者,全师进东。加三角音者,全师进南。加四角音者,全师进西。加五角音者,全师进北。𩊠音不止者,行伍不整。金革既息,而角音不止者,师并旋。
麾法有五、光目条流角音有五,初警末收麾者,指挥角者,惊觉临机变化,慎勿交错。
《尉缭子·攻权篇》:明王战攻之日,合鼓合角,节以兵刃,不求胜而胜也。
诸葛亮军令始出,营竖矛戟,舒幡旗,鸣鼓角,违令者髡。
《通礼义纂》曰:蚩尤师蝄蜽与黄帝战,帝命始吹角作龙鸣,以禦之,盖角肇于黄帝氏也,黄帝会群臣于泰山,作清角之音,号令之限度也,军中置之以司昏晓,故角为军容也。
《通典·卫公兵法》曰:夫军城及屯营行军在外,日出日没时,挝鼓一千搥。三百三十三搥为一通;鼓音止,角音动,吹十二声为一叠;角音止,鼓音动。如此三鼓三角,而昏明毕。
诸行军立营,或逢泥溺,或阻山河,同听角声,俱共齐发,路狭难进,途饲马驴。应发营第一角声绝,右虞候捉马驴;第二角声绝,即被驾,右一军捉马驴;第三角声绝,右虞候即发引,右一军被驾,右二军捉马驴;第四角声绝,右一军即发引,右二军被驾。以后诸军,每听角声,装束被驾准此。每营各出一战队,令取虞候进止,防有贼至,便用腾击,前有贼前头用,后有贼回捍后。如其路更细小,即须更加角声,仍令虞候及当营官人虞候子排比,催督急过,不得停拥。过讫,以后军准前排比,并催迫急过。
《乐府杂录》:鼓吹部有钲、鼓及角。
《演繁露》:节将入界,每州县须起节楼,本道亦至界首衙仗,前引旌幢,中行大将打金,珂金钲鼓角随后。《鼠璞·百官志》:节度使辞日赐双旌:双节,行则建节立六纛,入境筑节楼,迎以鼓角。
《三馀赘笔》:谯楼画角之曲,有三弄,相传为曹子建作,其初弄曰:为君难,为臣亦难,难又难。再拜曰:创业难,守成亦难,难又难。三弄曰:起家难,保家亦难,难又难。今角音之呜,呜者皆难字之曳声耳。
《丹铅总录》:宋韦禹锡《道州鼓角楼记》云:鼓角之制,其来远矣,肇帝之御宇,战蚩尤于涿野,克壮乎,虎旅取象乎龙吟,尔后始备于卤簿,〈缺〉嗣定于雅乐,前征乌蛮之国,遂寝于兜勒之曲,后分熊轼之寄,乃限于天骄之奏。故有屹襄湖之峻,雉敞云构之飞,谯三吹之调切深,七萃之师咸肃,丕显乎威武,底宁乎,边鄙则知圣人备物制用,其利溥哉,胡祭酒俨云:画角之曲曹子建所作,其词云:为君难,为臣难,难又难。其说甚新,然不著出处,诸书亦不见其事,按《陈氏·乐书》《文献通考》《事物纪原》最为博引,亦不载其事,韦禹锡此记遍徵鼓角,前事可谓无遗,曹植名人岂应遗漏,胡氏此说似为无稽,恐出俗口,不载典册,未可据也。鼓三百三十三槌为一通,鼓止,角动,吹十二声为一叠,故唐诗有叠鼓鸣笳之句。

角部外编

《异苑》:晋孝武太元末,帝每闻手巾箱中有鼓吹。鞞角响,于是请僧斋会,夜见一臂长三尺许,手长数尺来摹经案。
《永宁县》:涛山有河,水色红赤,有自然石桥,多鱼獭异。禽,阴雨时,尝闻𩊠角声甚亮。凉州西有沙山,俗云:昔有覆师于此者,积尸数万从,是有大风吹沙覆其上,遂成山阜,因名沙山,时闻有鼓角声。
《湘中记》:衡山白槎庙,古老相传,昔有神槎,皎然白色,祷之无不应,晋孙盛临郡,不信鬼神,乃伐之,斧下流血,其夜波流神槎向上,但闻鼓角之声,不知所止。《睽车志》:吴时倪彦思忽见鬼魅入其家,乃延道士逐之,酒肴既设,道士便击鼓召诸神魅,乃取伏虎于神坐,吹作角声以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