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方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一百卷目录

 镯部汇考
  周礼〈地官 夏官〉
  后汉许慎说文〈镯铙〉
  唐书〈礼乐志〉
  宋陈旸乐书〈金镯〉
 镯部纪事
 镯部杂录
 铎部汇考
  周礼〈地官 夏官〉
  后汉刘熙释名〈释兵〉
  宋博古图〈铎钲铙戚总说 周栖凤铎图说 周雷柄铎图说〉
  元史〈乐志〉
  明王圻三才图会〈金铎木铎图说〉
 铎部艺文一
  振木铎赋         唐王起
  振木铎赋         白行简
 铎部艺文二〈诗〉
  宿新喻驿夜闻风铎     宋朱熹
 铎部选句
 铎部纪事
 铎部杂录
 铎部外编
 方响部汇考
  唐书〈礼乐志〉
  段安节乐府杂录〈方响〉
  宋陈旸乐书〈方响 铁响〉
  元史〈礼乐志〉
  明会典〈大乐制度〉
  王圻三才图会〈方响图说〉
 方响部艺文〈诗词〉
  方响           唐牛殳
  夜泊鹦鹉洲         钱起
  方响            杜牧
  方响           陆龟蒙
  商明府家学方响       方干
  夜闻方响          雍陶
  闻方响〈以上诗〉     元王恽
  浣溪纱〈方响〉      宋苏轼
  念奴娇〈以上词〉      蒋捷
 方响部纪事
 方响部杂录
 钹部汇考
  宋陈旸乐书〈正铜钹 和铜钹〉
  明王圻三才图会〈铜钹图说〉
 钹部纪事

乐律典第一百卷

镯部汇考

《周礼》《地官》

鼓人,以金錞和鼓,以金镯节鼓。
〈订义〉郑康成曰:镯钲也,形如小钟,军行鸣之,以为鼓节。司马职曰:鼓行鸣镯。 郑锷曰:镯有独立之意。故可以节鼓。

《夏官》

司马,辨鼓铎镯铙之用,两司马执铎,公司马执镯。
郑锷曰:五人之长,曰:公司马,军制自五人始,人之寡不能节制,则众皆无节矣。故使执镯以节鼓,其职至卑,其名乃同于司马,欲重其权,以服人也。

《后汉·许慎·说文》《镯铙》

镯钲也铙也,则镯铙相类,俱得以钲名之。

《唐书》《礼乐志》

八音:一曰金,为镈钟,为编钟,为歌钟,为錞,为镯,为铎。

《宋·陈旸·乐书》《金镯》

《周官》:鼓人,以金镯节鼓,司马职,公司马执镯,军行鸣镯,《说文》曰:镯,钲也。郑康成曰:镯如小钟,军行鸣之,以为鼓节,盖自其声浊,言之谓之镯。

镯部纪事

《隋书·音乐志》:大驾鼓吹,并朱漆画。大鼓加金镯。《宋史·乐志》:元丰二年,详定所以朝会乐而有请者十:其四、武舞各依酂缀总干正立定位,堂上长歌以咏叹之。于是播鼗以导舞,舞者进步,自南而北,至最南表,以见舞渐。然后左右夹振铎,次击鼓,以金錞和之,以金镯节之。

镯部杂录

《周礼·夏官大司马注》:镯读如浊,其源之浊者,此读取音同之义。
《唐六典》:金之制四,錞,镯,铙,铎。

铎部汇考

《周礼》

《地官》

鼓人,以金铎通鼓。
〈订义〉郑康成曰:铎大铃也,振之以通鼓,司马职曰:司马振铎。 贾氏曰:此是金铃、金舌,故曰:金铎在军,所振言通鼓者,两司马振铎,军将已下即击鼓,故云通鼓也。 王昭禹曰:以金铎通鼓,鼓作而通之。

《夏官》

司马,辨鼓铎镯铙之用,卒长执铙,两司马执铎。
郑锷曰:二十五人之,两司马知其当进则进,故使执铎以通鼓。 王氏曰鼓阳也,尊者执之金阴也。卑者执之铙以止鼓,与阳更用事焉。故卒长执之,通鼓节鼓佐阳而已,故两司马,公司马执之。

《后汉·刘熙·释名》《释兵》

铎,度也,号令之限度也。

《宋博古图》《铎钲铙戚总说》

凡乐之作,皆所以象成者也。若昔王业之兴,自汤武以来,盖未尝不先于,以武定天下之乱也,方其定乱之初,总兵之事,咸掌于司马,而军旅之行,与夫临阵对敌,则有坐作进退之方,进退坐作者,必齐之以金鼓,鸣鼓以进,鸣金而退,由是有铎钲镯铙之用焉,及其敌者,服暴者亡櫜弓束矢戢干戈,而散马牛,则功成矣。斯有象成之乐,则取彼所以成功之事,而形于歌咏,由是铎、钲、镯、铙复施于作乐之际也。夫钟磬必调于律吕,而合奏则系之丝木,越之匏竹,小大清浊,杂比而为和,凡此所主者,乐之均也。若夫铎钲镯铙,则非假调乎,律吕锵然并作,特用以为节检,而与鼓相閒。故周官鼓人之职,以金铎通鼓是也,执而振之,舞者视而为容焉,如镯之用,乃其一类耳,镯即钲也。特器同而名异,至若铙,则又为止鼓之器,《乐记》曰:复乱以武,武即铙也,以其舞毕而鸣,铙以治理之为乱也,且舞有文舞焉,干羽所以象,文有武舞焉,干戚所以象武,诗称值其鹭羽者,谓析其羽,而持之以舞,乃文舞也,其谓朱干玉戚,则武舞也,武舞执戚,用示其威,故耳凡兹数器原其始要,其终合为一类,故宜兼收以备,古人之制可考而知其法。
凤栖木形


《图说》《图说》
右高六寸八分,柄长四寸七分,上径长二寸四分,横三寸,下径长四寸四分,横三寸二分,重七斤三两铭,作凤栖木形是器铎也,周官鼓人以金铎通鼓,凡乐舞必振铎,以为之节,铭之以凤,亦取凤凰来仪之象而为,栖木形如诗所谓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盖铎者乐之节,取其乐调而物以类应之也。
周雷柄铎图

《图说》
右高六寸八分,柄长三寸八分,径一寸,上径长三寸三分,阔二寸八分,下径长四寸一分,阔三寸六分,重四斤十有一两无铭,古者以木铎振文,教以金铎,奋武卫。故书言每岁,孟春遒人以木铎,徇于路而鼓人以金铎。通鼓,则铎虽微物,其为用亦大矣。后世不知所重往,往仿之以为柴车之警,然其音声犹有暗合于律者,故晋荀勖作乐诏天下,上牛铎而出于龙德,太一宫养种园之地,岂其潜邸之符,有应于是耶,且自古在昔,凡所以揆文教,和乐律一本之于铎,然惟天下文明,然后有此,今铎出于龙德,太一固知不徒然也。其有半两钱一百三十,有九异布钱二十,有三与夫六花小鉴,马勒环同时而出,岂非其应于明时,为钱流地上控制,蛮夏之兆耶。

《元史》《礼乐志》

单铎、双铎,其制如小钟,上有柄,以金为舌,用以振武舞。两铎通一柄者,号曰双铎。
《明·王圻·三才图会》金铎木铎图

《图说》
《周礼》:鼓人,以金铎通鼓,两司马执铎,三鼓摝铎,振铎。舞者,振之警,众以为节,金铎以金为舌,所以振武事也,木铎以木为舌,所以振文事也。

铎部艺文一

《振木铎赋》唐·王起

国家敷文教布时,令爰振铎于九衢,将采诗于万姓,上立其典,将兴咏之,必闻下听其音,知从谏而则圣事。且彰于岁首礼,无亏于,春孟所以下训,是崇周官克敬,亦既戒止居,然可珍赫赫奕奕,烂烂燐燐,以金为铃,且尝巧于懿匠,剡木为舌,将托音于下人,及夫拂拭光生,提携彩发,顺一人之施,令采四海之箴,阙鐬鐬于遐,迩之路杳,若和銮煌煌,于前后之车,烂如明月,于以阐幽,于以冥搜,知政教之兹,始表申严之所由,动素手而知音,愈出注清耳,而其义可求,色耀皇衢,映迟迟而日丽,声摇紫陌,随猎猎而风遒,昭彰有仪,掌握成韵,因木德之将盛,怀金声而载振,或聆之,而胥悦或仰之,而旅进岂比夫鼓有节,而斯通雷发声,而先徇可以展六义,可以陈四诗,在道途而无壅致,朝廷之允,釐惊百众,以泠泠昭其声也,沃九重于翼,翼失则革之,铎之为义也,深铎之为用也,固虚其中,而不屈,圆其外,而合度可以扬天之声,可以遵王之路,令出不返,知遒人之,是司道之将行,幸夫子之可喻,故其镕铸式珍,错磨永新,旧典斯考英声,克振既有,符于元化,期永保夫青春。

《振木铎赋》白行简

国家古典修时,令顺命遒人之职,执木铎以徇本,其教在每岁之发生听,其音知群物之始,振于是官师倾,听道路咸,闻采讴谣于多士,延讽刺于大君,外振金声,将发号而施令,中含木德,贵偃武而修文,所以应之如响,从之如云,道达天和,契宫商而成韵揄扬。帝命献诗颂,而为群懿,夫一器维,则万人是效儆,于有位伫从善,而如流慎,乃攸司固匪,怒而伊教,百官奉职而奔走,万族寻声而腾趠,观乎四会五达,举而摇之,溥天率土孰云:远而期赫赫于永代,每锵锵于此,时响不闻空能同诽谤之,木听犹在耳,将陈诵谏之诗,莫不献其词,而谔谔帅。其属而师师,靡其荒怠曷不肃祗士,传言而戾止,工执艺而畴咨,足以播祥风于地,末阐皇明于天垂,故夫圣之欣,合询刍荛,而听纳动而悦,随谋卿士之箴规,乃知我武不施,司马之执奚为斯文,未丧封人之喻,攸宜徒云:击石,拊石,曷若恩斯勤斯,与德音而共畅,载仁声而远驰,则六变通神,九成感物,不足擅义,而标奇也,故我后振铎以耸,善喜人之敢谏,俾夫下不渎,上不慢由,和铃之昭,其声致朝野之清宴。

铎部艺文二〈诗〉

《宿新喻驿夜闻风铎》宋·朱熹

倦枕攲眠到五更,却嫌风铎久悲鸣。恍疑絺绤南邻夜,寒铁丁东客梦惊。

铎部选句

北周庾信为晋阳公,进玉律秤尺斗,升表闻钟,洛浦即辨声,乖听铎邯郸先知响韵。
唐王勃《飞乌县白鹤寺碑文》:锵锵檐铎声,传桂叶之风,焰焰山炉气,结松阴之蔼。
罗立言《木铎赋》:范乎金,盖取乎刚,德示利振以木,期在乎直言,有章罔匪舌,而是出信,有声而必扬。梁昭明太子《讲席》诗:宝铎旦参差,名香晚芬郁。唐宋之问诗:风铎喧行漏,天花拂舞筵。
韦应物诗:谁知贾人铎,能使大乐谐。
元稹诗:又遣遒人持木铎,遍采歌谣天下过。
杜牧《宿长庆寺》诗:高铎数声秋撼玉,霁河千里晚横银。
李商隐诗:岂意闻周铎,翻然慕舜韶。
温庭筠《清凉寺》诗:松飘晚吹摐金铎,竹荫寒潭上石梯。

铎部纪事

《通鉴前编》:禹揭钟鼓磬铎,鼗以待四方之士,为名于,簨簴曰:告以事者振铎。《书经·引征》:每岁孟春,遒人以木铎徇于路,〈蔡传〉遒人宣令之,官木铎金,口木舌,所以振文教。
《礼记·月令》:仲春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
《周礼·天官》:小宰之职,正岁,帅治官之属,而观治象之法,徇以木铎,曰:不用法者,国有常刑。〈订义〉郑康成曰:古者将有新令,必奋木铎以警众使明听也,木铎木舌也,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王昭禹曰:垂以治象,使有目者,皆睹徇以木铎,使有耳者皆闻。
宫正,春秋以木铎修火禁。〈订义〉史氏曰:火星三月见于辰,九月伏于戌,修火禁于宫中,必待春秋,顺时令也。《地官》:乡师,凡四时之徵令有常者,以木铎徇于市朝。〈订义〉郑康成曰:徵令有常者,谓田狩,及正月命修封疆,二月命雷且发声。郑锷曰:不烦号令之劳,但振木铎以徇之,使闻其所警,而自知可谓上素,信于其下,民习知其政,可以无为而治。
《秋官》:士师之职,掌国之五禁之法,以左右刑罚,一曰:宫禁,二曰:官禁,三曰:国禁,四曰:野禁,五曰:军禁,皆以木铎徇之于朝,书而县于门闾。〈订义〉贾氏曰:《尔雅》云:巷门谓之闾,则县于处,处巷门使知之。郑锷曰:以木铎徇之于朝,所以示贵者,书而县于闾巷之门,所以示贱者,贵贱皆知,禁刑将措而无用。
《国语》:吴王夫差使王孙苟告劳于周,曰:夫差不贳不忍,披甲带剑,挺铍搢铎,以彻于兄弟之国。
吴王既陈,去晋军一里。昧明,王乃秉枹,亲就钟鼓、丁宁、錞于振铎。
《战国策》:秦攻赵,鼓铎之音闻于北堂。希卑曰:夫秦之攻赵,不宜急如此。此召兵也。
《说苑》:越甲至齐,雍门子狄请死之,齐王曰:鼓铎之声未闻,矢石未交,长兵未接,子何务死之。为人臣之礼邪。
《汉书·食货志》: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大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子。《晋书·荀勖传》:勖进位光禄大夫。既掌乐事,又修律吕,并行于世。初,勖路逢赵贾人牛铎,识其声。及掌乐,音韵未调,乃曰:得赵之牛铎则谐矣。遂下郡国,悉送牛铎,果得谐者。
《郭璞传》:元帝初镇建邺,令璞筮之,遇咸之井,璞曰:东北郡县有武名者。当出铎,以著受命之符。西南郡县有阳名者,井当沸。其后晋陵武进县人于田中得铜铎五枚,历阳县中井沸,经日乃止。及帝为晋王,又使璞筮,遇豫之睽,璞曰:会稽当出钟,以告成功,上有勒铭,应在人家井泥中得之。繇辞所谓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者也。及帝即位,太兴初,会稽剡县人果于井中得一钟,长七寸五分,口径四寸半,上有古文奇书十二字,云会稽岳命,馀字时人莫之识。璞曰:盖王者之作,必有灵符,塞天人之心,与神物合契,然后可以言受命矣。观五铎启号于晋陵,栈钟告成于会稽,瑞不失类,出皆以方,岂不伟哉。若夫铎发其响,钟徵其象,器以数臻,事以实应,天人之际不可不察。帝甚重之。
《异苑》:苻坚建中元年,长安樵人于城内见金鼎,走白坚,坚遣载取,到化为铜鼎,入门又变成大铎。
《后赵录》:石勒幼而力耕,每闻鞞铎之声,或在前后,归以告其母,母曰:作劳耳,鸣非不祥也。
《宋书·符瑞志》:晋悯帝建兴二年十二月,晋陵武进县民陈龙在田中得铜铎五枚。
《梁书·谢几卿传》:几卿坐军败免官。时左丞庾仲容亦免官归,二人意志相得,并肆情诞纵,或乘露车历游郊野,既醉则执铎挽歌,不屑物议。
《伽蓝记》:永宁寺熙平元年,灵太后胡氏所立也,中有九层浮图一所,架木为之,高九十丈,有刹复高十丈,合去地一千尺,去京师百里,遥已见之,刹上有金宝,瓶容二十五石,宝瓶下有承露,金盘三十重,周匝皆垂金铎,复有铁锁四,道引刹向浮图,四角锁上亦有金铎浮图,有九级角,角皆悬金铎,合上下有一百二十铎,至于高风永夜,宝铎和鸣,铿锵之音,闻及十馀里。
《周书·长孙绍远传》:绍远为太常,广召工人,创造乐器,土木丝竹,各得其宜。为黄钟不调,绍远每以为意。尝因退朝,经韩使君佛寺前过,浮图三层之上,有鸣铎焉。忽闻其音,雅合宫调,取而配奏,方始克谐。绍远乃启世宗行之。
《唐书·礼乐志》:祖孝孙定乐,更文舞曰《治康》,武舞曰《凯安》。武舞:左干右戚,执旌者二人,执鼗执铎者二人。《李嗣真传》:嗣真擢太常丞。太常𡙇黄钟,铸不能成,嗣真居崇业里,疑土中有之,弗得其所。道上逢一车,有铎声甚厉,嗣真曰:宫声也。市以归,振于空地,若有应者,掘之得钟,众乐遂和。
《开元天宝遗事》:岐王宫中,于竹林内,悬碎玉片子,每夜闻玉片子相触声,即知有风号为占风铎。
《碧鸡漫志》:世传明皇宿上亭,雨中闻牛铎声,怅然而起问,黄幡绰作何语,曰:谓陛下特郎当,特郎当俗称,不整治也,明皇一笑,遂作《雨霖铃》曲。
《羯鼓录》:宋璟孙沇,一日早于光宅佛寺,待漏闻塔上风铎声,倾听久之,朝回复止寺舍,问寺主僧,曰:上人塔上铎,皆知所自乎,曰:不能知。沇曰:其閒有一是古制,某请一言登塔循金索,历叩以辨之,可乎。僧初难,后许,乃叩而辨焉。寺众即言往往无风,自摇洋洋,有闻非此耶。沇曰:是耳,必因祠祭,考本悬钟而应也,固求摘取而观之,曰:此姑洗之编钟耳。请且独缀于僧庭,归太常,令乐工与僧同约,其时彼叩乐悬此,果应之,遂购而获焉。又曾送客出通化门,路逢度支运承驻马,俄顷忽草草揖客别,随乘至左藏,认一铃,言亦编钟也。他人但觉镕铸,独工不与众者,埒莫知其馀及配悬钟音,形皆合其度。
《枫窗小牍》:太常音律官田琮,家庭中尝有光怪,掘地得古铎三枚,一黄钟,一中吕。一土死无声,又一玉管校长于古玉管,盖汉晋閒物也,其年遂迁职。
《唐书·南蛮传》:贞元中,王雍羌闻南诏归唐,有内附心,异牟寻遣使杨加明诣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请献裔中歌曲。于是皋作《奉圣乐》,分四部:一、龟兹部,二、大鼓部,三、胡部,其钲、棡、铙、镯,皆覆以綵盖,饰以花趺,上陈锦绮,垂流苏。按《瑞图》曰:王者有道,则仪凤在鼓。故羽葆鼓栖以凤凰,钲栖孔雀,铎集以翔鹭。
《玉海》:咸平五年九月乙未,辰州贡古铜铎一,诏送上清宫。
《湖广通志》:元丰中,永庆庄耕者,获一铜铎,以其完好,辇致礼部秘书省。
《梦华录》:正旦大朝会,车驾坐大庆殿,诸国使人各执方物,入献于阗,并妻男同来,乘骆驼毡兜铜铎入贡。《艾子杂说》:营丘士性不通慧,每多事好折难,而不中理,一日造,艾子问曰:凡大车之下,与橐驼之项,多缀铃铎,其故何也。艾子曰:车驼之为物,甚大且多,夜行忽狭路相逢,则难于回避,以藉鸣声相闻,使预得回避尔,营丘士曰:佛塔之上,亦设铃铎,岂谓塔亦夜行,而使相避耶。艾子曰:君不通事理,乃至如此。凡鸟鹊多托高以巢,粪秽狼籍,故塔之有铃,所以惊鸟鹊也,岂以车驼比耶。营丘士曰:鹰鹞之尾,亦设小铃,安有鸟鹊巢于鹰鹞之尾乎。艾子大笑曰:怪哉,君之不通也,夫鹰隼击物,或入林中,而绊足绦线,偶为木之所绾,则振羽之际,铃声可寻而索也,岂谓防鸟鹊之巢乎。营丘士曰:吾尝见挽郎秉铎而歌,虽不究其理,今乃知恐为木枝所绾,而便于寻索也,抑不知挽郎之足,用皮乎,用线乎。艾子愠而答曰:挽郎乃死者之,导也为死,人生前好诘难,故鼓铎以乐其尸耳。
《指月录》:镇州普化和尚,凡见人无高下,皆振铎一声,或将钟就人耳边振之,或附其背有回顾者,即展手曰:乞我一钱。
《珍珠船》:海上,渔人得一铎,击之声如霹雳,问博识者,云:始皇驱山铎也。

铎部杂录

《礼记·明堂位》:振木铎于朝,天子之政也。
六韬兵徵,金铎之声,扬以清,鼙鼓之声,宛以鸣,此得神明之助,大胜之徵也。金铎之声,下以浊鼙,鼓之声湿以沐,此大败之徵也。
军略凡三军,夜则击雷,鼓振,鼙铎。
《扬子·学行篇》:天之道不在仲尼乎。仲尼驾说者也,不在兹儒乎。如将复驾其所说,则莫使诸儒金口而木舌。
《淮南子·说林训》:心所说,毁舟为杖;心所欲,毁钟为铎。《拾遗记》:䀟泽出精铜,可为钟铎。《中论·爵禄篇》:夫登高而建旌,则其所视者广矣,顺风而振铎,则其所闻者远矣。非旌色之益明,铎声之益远也,所托者然也。
《文心雕龙·原道篇》:夫子继圣,独秀前哲,木铎启而千里应,席珍流而万世响。
《日知录》:金铎所以令军中,木铎所以令国中,此先王仁义之用也,一器之微,而刚柔别焉。其可以识治民之道也欤。

铎部外编

《异苑》:虞道施,乘车出行,忽有一人著乌衣,径来寄载,临别语道施曰:我是驱除大将军,感汝相容,因赠银铎一双而灭。
《异闻总录》:方子张家居秀州魏塘村,其田仆邹大善刀镊,尝有人唤之,云:某家会客,须汝为戏邹,谢曰:吾所能只唱挽歌尔,何所用,曰:主人欲闻此曲,当厚相谢,邹固讶其异,然度不可拒,密携铃铎寘怀袖,以行既至,去所居甚近,念常时无此人家,而屋又窄小,且哀挽非酒席閒,所宜听益疑焉,将鼓铎而歌,坐上男女二十馀人,同词言曰:吾曹皆习熟其音调,无庸此以相溷也。乃徒歌数阕,皆击节称善,欢饮半酣,又问曰:更能作何艺,曰:颇解持大悲秽,迹神咒,皆曰:非所须也。邹灼知其鬼物,探铎振杵,高诵咒未数,声阴风肃然,灯烛什器皆不见,举目正黑,望屋顶小窍,略通人而月光穿漏,尚可睹物,局身侧出,仅得免,明日审其处,榛棘蒙茸,盖一古冢耳。

方响部汇考

《唐书》

《礼乐志》

方响,以体金应石而备八音。倍四本属清乐,形类雅音,而曲出于胡部。

《段安节·乐府杂录》《方响》

乐部中无方响,只有丝竹缘,方响不应诸调,有直拔声,太宗于内库别收一片铁,有以方响,下于中吕调,头一韵声名大吕,应高般涉调,头方得应二十八调。

《宋·陈旸·乐书》《方响》

其编悬之,次与雅乐,钟磬异下,格以左为首,其一黄钟,二太蔟,三姑洗,四中吕,五蕤宾,六林钟,七南吕,八无射。上格以右为首,其一应钟,二黄钟之清,三太蔟之清,四姑洗之清,五中吕之清,六大吕,七夷则,八夹钟,此其大凡也。后世或以铁为之,教坊燕乐用焉,非古制也,不可施之,公庭用之,民閒可也。

《铁响》

梁有铜磬,盖今方响之类也。方响以铁为之,修八寸广二寸,圆上方下,架如磬,而不设业,倚于架上,以代钟磬,人閒所用者,才三四寸,周正乐,载西凉清乐,方响一架十六枚,具黄钟大吕,二均声。唐武宗朝朱崖李太尉有乐史,廉郊尝携琵琶于池上,弹蕤宾调,忽闻芰荷閒有物跃出,其岸视之,乃方响蕤宾铁也,岂指拨精妙,能致律吕而然耶。和凝有响铁之歌,盖本诸此。

《元史》《礼乐志》

方响,制以铁,十六枚,悬于磬簴,小角槌二。庭中设,下施小交足几,黄罗销金衣。

《明会典》《大乐制度》

方响四架,每架用铁,方响十六,厚薄不等,应六律六吕,四清声以铁,条四裹以黄毡,横置架内贯而列之,为二层,每层方响八承,以朱红漆木架,左右二柱,并上下匡,俱抢金花,文架高五尺,阔二尺二寸,上用雕木五彩,花板一其上雕木贴金龙一,閒以五彩架上贴金火燄宝珠一,左右两如意云,上施贴金龙二,龙头口衔,红绿帉錔。其下雕饰五彩线,金芝草文。
《王圻·三才图会》方响图

《图说》
《通典》:梁有铜磬,则今方响也。方响,以铁为之,以代磬。《唐书·礼乐志》曰:方响,体以应石,审此则是出于编磬之制,而梁始为之者也。

方响部艺文〈诗词〉《方响》唐·牛殳

乐中何乐偏堪赏,无过夜深听方响。缓击急击曲未终,暴雨飘风生坐上。铿铿铛铛寒重重,盘涡蹙派鸣蛟龙。高楼漏滴金壶水,碎雹打著山寺钟。又似公卿入朝去,环佩鸣玉长街路。忽然碎打入破声,石崇推倒珊瑚树,长短参差十六片。敲击宫商无不遍,此乐不教外人闻,寻常只向堂前宴。

《夜泊鹦鹉洲》钱起

月照溪边一罩篷,夜闻清唱有微风。小楼深巷敲方响,水国人家在处同。

《方响》杜牧

数条秋水挂琅玕,玉手丁当怕夜寒。曲尽连敲三五下,恐惊珠泪落金盘。

《方响》陆龟蒙

击霜寒玉乱丁丁,花底秋风拂坐生。王母閒看汉天子,满猗兰殿佩环声。

《商明府家学方响》方干

葛溪铁片梨园调,耳底丁东十六声。彭泽主人怜妙乐,玉杯春暖许同倾。

《夜闻方响》雍陶

方响闻时夜已深,声声敲著客愁心。不知正在谁家乐,月下犹疑是远砧。

《闻方响》元·王恽

丁东铿戛碎璆琳,掩尽朱弦窈眇音。花外粉墙遮不断,佩环清彻洞房深。

浣溪纱〈方响〉      宋苏轼

《通典》:梁有铜磬,乃今之方响。方响,以铁为之,以代磬,自梁始。 廉郊弹琵琶,池内跃出,方响一片,物类相感。 胡部无方响,以直板,声不应诸调,惟太宗内库片铁,方响应二十八调。

花满银塘水漫流,犀槌玉板奏凉州,顺风环佩过秦楼。 远汉碧云轻漠漠,今宵人在鹊桥头,一声敲彻绛河秋。
《念奴娇》〈梦有奏方响而舞者〉蒋捷
夜深清梦,到丛华,深处满襟冰雪。人在璚云,方响乐,
杳杳冲牙清绝。翠簨翔龙,金枞跃凤,不是蕤宾铁。凄锵仙调,风敲珠树新折。 中有五色光开,参差披影对,舞山香彻。雾阁云窗,归去也,笑拥灵君旌节。六曲栏干,一声鹦鹉霍,地花空灭。梦回孤馆,秋笳霜下呜咽。

方响部纪事

《唐书·礼乐志》:高宗即位,景云见,河水清,张文收采古谊为《景云河清歌》,亦名燕乐。有玉磬、方响,皆一。《疑仙传》:长安乐人郑文,家生一女,生而能言,及年七岁,容貌端庄,而善于方响,其亲族皆呼为方响女,贵妃知之,因欲取焉。父母问之,方响女曰:我岂是宫人耶。杨妃自与我同辈也,那得如此,其夜忽失之,父母哀悯,无以求寻,后三年复至家,父母惊问其由,谓父母曰:我暂到上清宫中,人言我父母悲号不止,而忆念我。我故再来耳,父母因曰:尔若是仙家之人,何来我家为我女也。女曰:我上清方响妓女也,因窃睹下界而罚我,必不久住此人间。父母当勿忆念。父母曰:尔仙家何乐,我人閒亦有富贵之乐,尔奚不且住人閒,以慰我心。女曰:人閒忧恼多,而又奚乐耶,我往上清无俗事。以累我也,无俗心以恼我也。侍立之外,即每乘云御气,驾鸾凤嬉游天外时,酌琼浆亦有时,诣蓬岛上天台,揖嫦娥于月宫,戏织女于银河,人閒何乐也,若以富贵为乐,殊不知富与贵,但多事也,况才见生,俄见死耶。父母乃曰:当且住以慰我心,无优劣人间天上之事,且以生尔之,父母为念。女谓父母曰:我若且住,必不得还上清之宫阙也,父母悲言之。次忽不见其女,不知所之。
《唐书·南蛮传》:贞元中,王雍羌闻南诏归唐,有内附心,异牟寻遣使杨加明诣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请献裔中歌曲,于是皋作《南诏奉圣乐》,乐分四部:一、龟兹部,有长短箫、横笛、方响、皆四。
《杜阳杂编》:宫人沈阿翘进白玉方响,云:本吴元济所与也,光明皎洁,可照十数步,言其犀槌,即响犀也。凡物有声,乃响应其中焉,架则云檀香也,而文彩若云霞之状,芬馥著人,则弥月不散,制度精妙,固非中国所有。
《乐府杂录》:方响武宗朝郭道源,后为凤翔府天兴寺丞,充太常寺调音律,官亦善击瓯,率以邢瓯,越瓯去十二只旋,加减水于其中,以著击之,咸通。中有异蠙洞晓音律,亦为鼓吹,署丞充调音,律官善于击瓯。击瓯盖出于击缶。
唐咸通中有调音律官,吴续为鼓吹署丞,善打方响,其妙超群,本朱崖李太尉家乐人也。
《南唐近事》:冯僎即刑部尚书,谧之子也,举进士,初一夕梦登崇孝寺,幡刹极高处打方响,先是徐幼文能圆梦,遂诣徐请圆之,徐曰:虽有声价,终至下地,洎来春僎,俄成名于侍郎,韩熙载榜,下放榜。数日中书奏主司,取士不当,遂追榜御,试冯果覆落。
《宋史·乐志》:熙宁九年,教坊副使花日新言:乐声高,歌者难继。方响部器不中度,丝竹从之。宜去噍杀之急,归啴缓之易,请下一律,改造方响,以为乐准。丝竹悉从其声,则音律谐协,以导中和之气。诏从之。十一月,奏新乐于化成殿,帝谕近臣曰:乐声第降一律,已得宽和之节矣。增赐方响为架三十,命太常下法驾、卤部乐一律,如教坊云。
《于役志》:癸卯君贶公期道,滋先来登祥源,东园之亭已而,君谟来遂,留宿君谟作诗,道滋击方响,秀才韩杰居,河上亦来会宿。
《枫窗小牍》:高庙在建康,有大赤鹦鹉,自江北来,集行在承尘上,口呼万岁,宦者以手承之,鼓翅而下,因索架置之,稍不惊怪,比上膳行在草次无乐,鹦鹉大呼,卜尚乐,起方响久之,曰:卜娘子不敬万岁,盖道君时掌乐宫人以方响引乐者,故仍以旧格相呼也。《梦华录》:十月十二日,天宁节教坊乐部列于山楼下,次列铁石,方响明金綵画,架子双垂流苏。
宰执亲王宗室,百官入内,上寿第五盏,御酒独弹琵琶,宰臣独打方响。
冬至驾诣郊坛,行礼坛前,设宫架乐,前列编钟,玉磬,其架有如常乐,方响增其高大。

方响部杂录

《补笔谈》:予尝问教坊乐工,云:乐声岁久,势当渐下。唯方响皆是古器。铁性易缩,时加磨莹,铁愈薄而声愈下。乐器须以金石为准;若准方响,则声自当渐变。《中山诗话》:近世乐府为繁声,加重叠谓之缠声,促数尤甚,固不容一唱三叹也,胡先生许太学诸生鼓琴吹箫,及以方响代编磬,所奏唯采蘋鹿鸣,数章而已。故稍曼延傍迩,郑卫声,或问之曰:无他,直缠声鹿鸣采蘋尔。

钹部汇考

《宋·陈旸·乐书》

《正铜钹》

《铜钹本》:南齐穆士素所造,其圆数寸,大者出于扶南,高昌疏勒之国,其圆数尺以韦贯之相击,以和乐唐之燕乐,法曲有铜钹,相和之乐,今浮屠氏法曲用之,盖出于裔音也。然有正与,和其大小清浊之辨欤。

《和铜钹》

铜钹谓之铜盘,本西戎南蛮之器也。昔晋人有铜藻盘,无故自鸣,张茂先谓人曰:此器与洛阳宫钟声相谐,宫中撞钟,故鸣也。后验之,果尔,大抵音比,则和声同,则应非有物使之然也。
《明·王圻·三才图会》铜钹图

《图说》
《通典》曰:钹,亦名铜盘,出西戎及南蛮。其圆数寸,隐起如浮沤,贯之以韦,相击以和乐。南蛮大者圆数尺,或谓齐穆士素所造。

钹部纪事

《文献通考》:哥罗国,汉时闻于中国。其音乐有琵琶、横笛、铜钹、铁鼓。
渤泥国,其人宴会聚乐,必坎鼓、吹笛、击钹、批掌、歌舞以为乐。
《隋书·音乐志》《康国》,乐器有笛、正鼓、加鼓、铜钹等四种,为一部。
《唐书·南蛮传》:韦皋作《南诏奉圣乐》,分四部:一、龟兹部,有长短箫、横笛、方响、大钹、贝,皆四。雍羌亦遣弟悉利移城主舒难陀献其国乐,至成都,韦皋复谱次其声。以其乐器异常,乃图画以献。其音八:金。铃钹四,制如龟兹部,周圆三寸,贯以韦,击磕应节。皆饰绦纷,以花氎缕为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