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九十九卷目录

 钲部汇考
  诗经〈小雅采芑〉
  宋陈旸乐书〈金钲 丁宁 鼓吹钲 警严钲 铜钲〉
  博古图〈周穟草钲图说 周龟纯钲图说 周瑞草钲图说 周隧钲图说 周云雷 钲图说一 周云雷钲图说二 周雷纹钲图说 周云目钲图说 周通甬钲图说〉
  明会典〈大驾卤簿〉
 钲部艺文
  钲铭          后汉李尤
 钲部选句
 钲部纪事
 钲部杂录
 铙部汇考
  周礼〈地官 夏官〉
  后汉刘熙释名〈释乐器〉
  宋书〈乐志〉
  宋史〈乐志〉
  陈旸乐书〈大金铙 小金铙 铜铙〉
  博古图〈汉舞铙图说一 汉舞铙图说二〉
  明王圻三才图会〈金铙图说〉
 铙部艺文
  执铙失位次判        阙名
 铙部选句
 铙部纪事
 铙部杂录

乐律典第九十九卷

钲部汇考

《诗经》《小雅采芑》

钲人伐鼓。
〈正义〉《周礼》有錞镯,铙铎无钲也。《说文》云:钲铙也,以铃柄中,上下通,然则钲即铙也。鼓人云:以金铙止鼓,大司马云:鸣铙且却,闻钲而止,是钲以静之。大司马又曰:鼓人三鼓车徒皆作,闻鼓而起,是鼓以动之也,说文又曰:镯钲也,铙也,则镯铙相类,俱得以钲名之。故《鼓人注》云:镯钲也,形如小钟,是镯亦名钲也。镯似小钟,铙似铃,是有大小之异耳,俱得名钲,但镯以节鼓,非静之义,故知钲以静之,所谓铙也,凡军进退,皆鼓动钲,止非临陈独,然文在陈师鞠旅之上,是未战时事也,〈朱注〉钲以静之,鼓以动之,钲鼓各有人,而云:钲,人伐鼓互文也,〈大全〉濮氏曰:《周礼》云:鼓人以金镯节鼓,以金铙止鼓,无钲名则镯铙通,谓之钲,而节止实用于鼓,故诗云然。

《宋·陈旸·乐书》金钲 丁宁

《诗》曰:钲人伐鼓。《国语》曰:鼓丁宁。《春秋传》曰:射汰辀而著于丁宁。韦昭曰:丁宁钲也,盖自其儆人言之,谓之丁宁自其正人言之,谓之钲,其实一也,后世合宫县用之,而有流苏之饰,非周制也。

鼓吹钲

《说文》曰:铮金声也。《释名》曰:金禁也,为进退之禁也。《东观汉记》:段颖有功,而还介士,鼓吹铮铎,金鼓雷震动地,然则鼓吹钲,其来尚矣。今太常鼓吹部用之,然钲铮一也,特其名异耳,缪袭作魏,鼓吹曲十六篇。韦昭作吴鼓吹曲十六篇,傅元作晋鼓吹曲二十二篇,沈约作梁鼓吹曲十二篇,然则鼓吹钲未尝不协,鼓吹曲矣。

警严钲

采芑钲人伐鼓,然则警严钲,其来尚矣,今太常鼓吹部,警严用之。

铜钲

钲如大铜叠县于簴,而击之,南蛮之器也。
《博古图》周穟草钲图

图说
右高一尺一寸八分,柄长六寸,径二寸二分,上径长九寸七分,阔六寸四分,下径长一尺一寸九分,阔八寸六分,重六十三斤无铭,古之田役,令其目,以旗帜,令其耳以鼓钲,于是闻鼓则知进,以鼓阳也,闻钲则知止,以钲阴也。盖钲亦不止用于节鼓而已,是钲所饰篆,画突起两面,状兽首,而中象黄,目周以穟草,其制作为周物,无疑也。
周龟纯钲图

图说
右高一尺七寸八分,柄长四寸九分,径四寸三分,上径长一尺七寸,阔一尺八寸,下径长一尺九寸五分,阔一尺四寸三分,重二百五十四斤无铭,夫是器钲也,其纯饰以龟,盖钲以止鼓为义,龟位壬癸于方,则止而静,而其为物又性隐伏,故取之以为饰也,周官公司马执镯,镯即钲也。然则司马掌兵,固阴类耳,先王之于彝器,或饰之,或司之者,莫不各有其意,饰之则睹器,而能知所用司之,则用器而必称其职,岂苟然哉。
周瑞草钲图

图说
右高二尺一寸二分,柄长一尺二寸,上径长一尺七寸二分,阔一尺一寸五分,下径长二尺一寸八分,阔一尺四寸,重三百斤无铭,观此形制,上出柄而中空,正许慎所谓,似铃柄中,上下通者是也,然慎又以钲为铙,按周官鼓人以金铙,止鼓而释者,亦云:铙如铃无舌,与慎之说盖合,又许子铭钟,谓之铃钟,疑古之铃,制与钟同,而此钲也。虽无枚篆之饰,大概与钟相类,则知似铃之说,亦不谬矣。其两面四周皆作瑞草,盖连理芝草蓂荚嘉禾,皆草之为瑞者,故瑞应图曰:八方合为一家,则生连理古瑞,《命记》云:王者慈仁,则芝草生白兔,进亦曰:德至地则嘉禾生,蓂荚起而是,数瑞皆德之,所致则取以饰钲,亦见王者之兵,剪暴除害以德天下耳,故异诗人何草不黄之刺也。
周隧钲图

图说
右高一尺三寸三分,柄长七寸九分,上径长一尺八寸,阔四寸七分,下径长一尺五寸二分,阔一尺九寸,重七十八斤,有半无铭,柄中空,以夔为饰,两面又作蟠夔、萦纡、纠结之状,目曰:隧钲者,有凫氏言钟之,隧攠制耳,然钲之为用,非若钟之下垂植,其柄于座而鸣之,则钟之隧当在下,而钲之隧当在上也。
周云雷钲图二


图说图说
前一器高一尺五寸五分,柄长七寸九分,上径长一尺二寸六分,阔八寸,下径长一尺七寸,阔一尺二分,重一百五十斤无铭。
后一器高八寸五分,柄长五寸八分,上径长七寸九分,阔五寸,下径长一尺二分,阔七寸,重四十斤无铭,右二器皆以云雷为饰,按诗之常武美,宣王能立武事,而曰:如雷如霆,徐方震惊,则兵所贵者,在能震服而已,不特如此,雷为天威,而兵者所以将天威者也。雷之收发,必以其时,而兵者贵乎,戢而时动者也,虽然雷之所作,泽必从之,则吾之兵非以毒天下也,乃所以利之耳,又况其止戈为武,而钲又取夫止戈一而已。
周雷纹钲图

图说
右高九寸五分,柄长六寸二分,径二寸一分,上径长八寸九分,阔五寸四分,下径长一尺二寸四分,阔七寸六分,重五十一斤无铭,是器通体周以雷纹,每面作两黄目,独柄纯素,无纹,其规模复少,变于他钲耳。
周云目钲图

图说
右高七寸五分,柄长四寸八分,径一寸八分,上径长六寸九分,阔四寸三分,下径长九寸四分,阔五寸四分,重二十五斤四两无铭,是器内外遍饰云纹,或轻或重,两面各设两目,上为云翳,四边匝以连珠,比百宝钲为稍纯质,然形制大概相类,盖一时物耳。
周通甬钲图

图说
右高一尺一寸二分,柄长六寸径一尺〈阙〉寸,上径长九寸四分,阔五寸二分,下径长一尺一寸七分,阔七寸八分,重四十五斤无铭,是器两面作兽形,突起蟠夔,中设二目缘,閒饰以雷篆,正取其节,鼓之义,且其柄中通若钟甬,然故目曰:通甬钲云。

《明会典》《大驾卤簿》

金钲四面铜质,竹匡用红绠系钲,于匡钲径九寸五分。

钲部艺文

《钲铭》后汉·李尤

申严号令誓饬师旅,以肃纪律,万众是听。

钲部选句

《张衡赋》:戎士介而扬挥,戴金钲,而建黄钺。
《蔡邕太尉桥公庙碑文》:德铭于三鼎武,功勒于钲钺。梁简文帝《金錞赋》:刁斗暂捐,金钲虚置。
《阻归赋》:闻繁钲之韵,水听流风之入笳。
宋王禹《称赋》:肃肃戈戟,镗镗鼓钲。《梁元帝诗》:涉江望行旅,金钲閒彩斿。
又玉节威云梦,金钲韵渚宫。
《何妥诗》:钧天动丝竹,括地响錞钲。
《陆龟蒙诗》:笔阵初临夜正清,击铜遥认小金钲。宋《苏轼诗》:岭上青云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杨万里诗》:一事新来偏可恋,梦中闻打放船钲。

钲部纪事

《路史》:黄帝命岐伯作鼓,吹铙角,灵鞞神钲以扬德,建武厉士风敌,而威天下。
《汉书·东方朔传》:朔上书曰:臣朔十五学击剑。十六学诗书,诵二十二万言。十九学孙吴兵法,战阵之具,钲鼓之教。
《平帝本纪》:元始二年,使谒者大司马掾四十四人持节行边兵。遣执金吾侯陈茂假以钲鼓。
《梦溪笔谈》:狄青在泾、原,尝以寡当众,度必以奇胜。预戒军中,尽舍弓弩,皆执短兵器。令军中:闻钲一声则止;再声则严阵而阳却;钲声止则大呼而突之。士卒皆如其教。才遇敌,未接战,遽声钲,士卒皆止;再声,皆却。卤人大笑,相谓曰:孰谓狄天使勇。时卤人谓青为天使钲声止,忽前突之,卤兵大乱,相蹂践死者,不可胜计。
《郡国志》:洞庭山有宫五门,东有石楼,楼下两石,鼓扣之,其声清越,世谓神钲。
《山川纪异》:武安县南有鼓山,上有二石,如鼓相传,鼓鸣则兵起,一名神钲。
《唐书·礼乐志》:讲武都外,大将立旗鼓之下。六军各鼓十二、钲一。
《战队之法》:长者持弓矢,短者持戈矛,力者持旌旗,勇者持钲、鼓。
《南蛮传》:韦皋作奉圣乐字,曲将终,雷鼓作于四隅,舞者皆拜,金声作而起,执羽稽首,以象朝觐。每拜跪,节以钲鼓。凡乐,分四部:一、龟玆部,二、大鼓部,三、胡部,四、军乐部。鼓、金钲,皆四。钲、鼓,金饰盖,垂流苏。龟兹、胡部,其钲、棡、铙、铎,皆覆以綵盖,饰以花趺,上陈锦绮,垂流苏。按《瑞图》曰:王者有道,则仪凤在鼓。故羽葆鼓栖以凤凰,钲栖孔雀,钲、棡顶足又饰南方鸟兽,明泽及飞走翔伏。钲、棡、铙、铎,皆二人执击之。
《续博物志》:昔有于王敦城下得一铜钲,中閒铸一物如羊头,其身如篆文,乃飞廉也。
《梦溪笔谈》:予昔年在姑熟王敦城下土中得一铜钲,刻其底曰诸葛士全茖鸣钲。茖即古落字也,此部落之落。士全,部将名其。钲中閒铸一物,有角,羊头;其身如篆文,如今时术士所画符。旁有两字,乃大篆飞廉字,篆文亦古怪;则钲閒所图,盖飞廉也。飞廉,神兽之名。淮南转运使韩持正亦有一钲。所图飞廉及篆字,与此亦同。
《元史·乐志》:至元十九年,王积翁奏请徵亡宋雅乐器至京师,置于八作司。二十一年,与之铙六,单铎、双铎各五,钲、錞各八。
《元氏掖庭记》:帝自制宫漏,约高六七尺,为木匮,藏壶其中,运水上下。匮上设四方三圣殿,匮腰设玉女捧时刻筹,时至,辄浮水而上。左右刊二金甲神,人一悬钟,一悬钲,夜则神人自能按更而击。

钲部杂录

《扪虱新话》:沈存中《笔谈说虞书》: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谓鸣球,非可以戛击也,和之至咏之,不足有时,而至于戛,且击琴瑟,亦非可以搏拊也,和之至咏之,不足有时,而至于搏且拊,所谓手舞足蹈之,而不知其然者,若然则鸣球,琴瑟当不成声,何名为乐乎,观《诗新义》云:方叔率止钲,人伐鼓钲,所以退而止鼓,所以动而进方,其动而进也,钲人亦奋而伐鼓,则士勇于进可见矣,夫钲鼓各自有人,今使钲人奋而伐鼓,不几于乱行乎,此两说自是一类,予尝以其语戏作联句,云:士勇而前致,鼓钲之乱击,乐和之至,令球瑟以无声,此亦可以一抚掌。

铙部汇考

《周礼》

《地官》

鼓人以金铙止鼓。
〈订义〉郑康成曰:铙如铃无舌,有秉执而鸣之,以止击鼓,司马职曰:鸣铙且却。贾氏曰:按《左传》: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哀公传》《陈书》曰:吾闻鼓而已,不闻金矣。是进军之时,击鼓,退军之时,鸣铙。王昭禹曰:以金铙止鼓,鼓退而止之。

《夏官》

司马辨鼓铎镯铙之用,卒长执铙。
郑锷曰:百人之卒长,知其当止则止,故使执铙以止鼓。王氏曰:鼓阳也尊者,执之金阴也,卑者执之铙以止鼓,与阳更用事焉,故卒长执之。

《后汉·刘熙·释名》《释乐器》

铙声铙铙也。

《宋书》《乐志》

铙,如铃而无舌,有柄,执而鸣之。《周礼》,以金铙止鼓。汉《鼓吹曲》曰铙歌。

《宋史》《乐志》

錞、镯、铙、铎,古谓之四金。鼓属乎阳,金属乎阴。阳造始而为之倡,故以金錞和鼓阳动而不知已,故以金镯节鼓。阳之用事,有时而终,故以金铙止鼓。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天之道也,故以金铎通鼓。

《陈旸·乐书》大金铙 小金铙

《周礼》:鼓人以金铙止鼓,大司马卒长执铙,以其声譊譊然,故以铙名之,《说文》曰:铙小钲也,象钟形,旁有二十四铣,饰以流苏,柄中上下通汉,鼓吹曲有铙歌,所以退武舞也,岂亦周之遗制欤,盖其小者似铃,有柄无舌,执而鸣之,以止鼓。大者象钟形,旁有二十四铣宫县用之,饰以流苏,盖应律声而和乐也。

铜铙

浮屠氏所用浮沤,器小而声清,世俗谓之铙,其名虽与四金之铙同,其实固异矣。
《博古图》汉舞铙图二


第一器长六寸九分,径四寸,重一斤四两无铭。第一器长六寸九分,径四寸,重一斤四两无铭。
第二器长六寸六分,径三寸九分,重一斤无铭。右许慎谓铙小钲也,如铃无舌,鸣之以止击鼓者也。是器颇近其制,而特有舌焉,盖欲便于作止,不待击而后鸣也,然不独卒,长职此而已,且舞人亦用之,《乐记》曰:复乱以武,则以武为铙,谓武人鸣,此以治理之,而又以为退却之节也。
《王圻·三才图会》金铙图

图说
如火斗有柄,以铜为匡疏,其上如铃,中有丸执,其柄而摇之,其声譊譊然,以止鼓。

铙部艺文

《执铙失位次判》阙名

分命庶官各供所职,有厥居守,无相夺伦,师贞丈人,或曜威而振旅,政成司马将作气,而利用则击鼓,其镗执铙以节,苟远盈竭无乖,疾徐类援,枹而可嘉,何动旝而能拟,或其失位讼匪,有孚我,则辨明诉,乃无咎。

铙部选句

梁简文帝《南郊颂序》:云䍐徐过,金铙韵响。唐段成式《广阳公宴诗序》:辄鸣瓦缶方应金铙。《刘禹锡诗》:江南千骑引金铙。
又山城迢递敞高楼,露冕吹铙屋上头。
《元稹诗》:近浦闻归楫,遥城罢晓铙。
《陆龟蒙诗》:目曾窥绝洞,耳不犯征铙。
《韩偓诗》:曳裾谈笑殿西头,忽听征铙从冕旒。

铙部纪事

《通鉴外纪》:岐伯作鼓吹铙,角灵鞞神钲,以扬德建武,〈注〉《黄帝内传》:元女请帝铸钲,铙以拟雹之声,今之铜锣,是其遗制也。
《建州图经》:鸣铙山,名一名大戈山,越王无诸乘象辂,大将军鸣铙,载旌畋猎,登于此山故名。
《隋书·礼仪志》:大业七年,征辽东,每骑兵四十队。队百人。鼓吹一部,其棡鼓、金钲各二具。后部铙吹一部,铙二面。
《音乐志》:三品以上,朱漆铙,饰以五采。驺、哄工人,武弁,朱褠衣。四品,铙及工人衣服同。《唐书·礼乐志》:临轩策皇太子。有司卜日,告天地宗庙。皇太子远游冠、绛纱袍,三师导,三少从,鸣铙而行。武舞:左干右戚,执旌居前者二人,执鼗执铎皆二人,金錞二,舆者四人,奏者二人,执铙二人。
《南蛮传》:贞元中,王雍羌闻南诏归唐,有内附心,遣使诣剑南节度使韦皋请献裔中歌曲,且令骠国进乐人。于是皋作《南诏奉圣乐》,乐分四部,其钲、棡、铙、铎,皆覆以綵盖,饰以花趺,上陈锦绮,垂流苏。羽葆鼓栖以凤凰,钲栖孔雀,铙、铎集以翔鹭。
《宋史·乐志》:绍兴十六年,降下古铜铙一,增造其六,并付太常寺掌之,专俟大礼施用。
《画史》:济州破朱浮,墓有石壁,上刻车服人物,仪卫甚多,十人骑马,作一队,内一队,皆持铙。

铙部杂录

《礼记·乐记》:始奏以文,复乱以武,〈疏〉复乱以武者,武谓金铙也,言舞毕反复乱理,欲退之,时击金铙而退,故云复乱以武也。
《管子·问甲兵篇》:兵车、旌旗、鼓铙、帷幕、师车之载、几何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