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七十三卷目录

 啸部汇考
  唐孙广啸旨〈全〉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啸叶〉
 啸部艺文一
  啸赋          晋成公绥
 啸部艺文二〈诗〉
  寄南岳白莲道士能于长啸 唐僧齐己
 啸部选句
 啸部纪事
 啸部杂录
 啸部外编

乐律典第七十三卷

啸部汇考

《唐·孙广·啸旨》

序夫气激于喉中而浊,谓之言,激于舌而清,谓之啸。言之浊可以通人事,达性情。啸之清可以感鬼神,致不死。盖出其言善千里应之,出其啸善万灵受职,斯古之学道者哉。老君授王母,王母授南极真人,真人授广成子,广成子授风后,风后授啸父,啸父授务光,务光授尧,尧授舜,舜演之为琴,与禹自后乃废,续有晋太行山仙君孙公获之,乃得道而去,无所授焉。阮嗣宗得少分,其后湮灭不复闻矣。啸有十五章,句权舆正毕有十二法。

外激 内激 含  藏  散  越
大沈 小沈 疋  叱  五太 五少
皆在十五章之内,则啸之妙音尽矣。
权舆章第一

夫权舆者,啸之始也。夫人精神内定,心目外息,我且不竞物无害者,身常足心,常乐常定然,后可以议权舆之门,天气正地气,和风云朗畅,日月调顺,然后丧其神,亡其身,玉液傍润,灵泉外洒,调畅其出入之息,端正其唇齿之位,安其颊辅和其舌端,考击于寂寞之间,而后发折撮五太之精华,高下自恣,无始无卒者,权舆之音,近而论之,犹众音之发。调令听者审其一音也。耳有所主,心有所击,于性情和于心神,当然后入之。
外激

以舌约其上齿之里,大开两唇,而激其气,令其出,谓之外激也。
内激

用舌以前法,闭两唇于一角,小启如麦芒,通其气,令声在内,谓之内激也。


用舌如上法,两唇俱起,如言殊字,而激其气,令声含而不散也。


用舌如上法,正其颊辅端,其唇吻无所动,用而有潜,发于内也。


以舌约其上齿之内,宽如两椒,大开两唇,而激其气必散,故为散也。


用舌如上法,每一声以舌约其上腭,令断气绝,用口如言失字,谓之越也。
大沈

用舌如外激法,用气令自高而低,大张其喉,令口中含之大物,含气煌煌而雄者,谓之大沈也。
小沈

用舌如上法,小遏其气,令扬大小沈属阴命鬼吟,龙多用之。


用舌如上法,如言疋字,高低随其宜。


用舌如上法,如言叱字,高低随其宜。
五太

五太者,五色也。宫商角徵羽谓之五太,八九五少为应,故谓之太以配仁义礼智信,此有音之本谓声者,皆不逃五太,但以宫商发应均使次序,理则声,理乱则声乱。
五少

五少者,五太之应,五太自有阴阳。然大权而言,五太为阳,五少为阴,用声之至,详而后发,凡十二法象一岁十二月,内激为黄钟,外激为应钟,大沈为太蔟,小沈为夹钟,五太为姑洗,五少为仲吕,散为蕤宾,越为林钟,疋为夷则,叱为南吕,含为无射,藏为大吕,律吕相生而成,文此则十二法之首也。
流云章第二

流云古之善啸者,听韩娥之声而写之也。淫润流转妙中,宫声沈浮起伏,若龙游戏,春泉直上万仞,声遏流云,故曰:流云此当林塘春照晚日和风,特宜为之,始于内激,次散自含越小沈成于疋叱,具五少则流云之旨备矣。其音若龙、若虎、若蝉、若鬼,凡十二啸之变态极矣。夫琴象南风,笙象凤啸,笛象龙吟,凡音之发皆有象,故虎啸龙吟之类,亦音声之流今序于后。
深溪虎章第三

深溪虎者,古之善啸者,听溪中虎声而写之也。雄之馀怒之末,中商之初,壮逸宽恣略不屈挠,若当夏郁蒸华果四合特宜为之,始于内激,既藏又含外激而沈终于五少,而五太则深溪虎之音备矣。
高柳蝉章第四

高柳蝉者,古之善啸者,听而写之也。飘扬高举,缭绕萦彻咽中角之,初清楚轻切既断又续,华林修竹之下,特宜为之。始于大沈,次以五少,激散越系而令清终,以小沈则高柳蝉之音备矣。
空林夜鬼章第五

空林夜鬼者,古之善啸者,夜过空林而写之也。点〈缺〉蟋蟀,铁窃璚绝轻不举纤不灭中徵之馀,浓雪昼暝凄风飞雪之时,特宜为之,奏之当以道法,先呼群鬼聚于空林之中,递为应命,心常危危然。若有所遇,始于内激,次以五少,三去宫商耳,以越连之,则空林夜鬼之音备矣。
巫峡猿章第六

巫峡猿者,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幽隐清远,若在数里之外,若自外而至,自高而下,杂以风泉群木之响,迥然出于众声之表,中羽之初,日映空山风生众壑,特宜为之。初以内激,灱灱五连之,前二缓而清,后三急而高,错综遍此,则巫峡猿之旨备矣。
下鸿鹄章第七

下鸿鹄者,出于师旷清角之旨,古之善啸者听而写之也。其声宽绰浩渺,不绝以节,洪洞既上,未上宽大内外闻而乐之,轻浮遒急,闻而恶之,尝奏则求此一一听之,爱恶分明,鸿鹄下矣。且善啸无其声至,远不越数百尺,鸿鹄翔于冥冥之间,曷由闻而下也。盖激气出于唇齿之间,妙声转于风景之际,则风景和风,景和则元气下降,翔云之间,游元气之上,有不随而下哉。若高秋和风景丽,特宜为之。先以外激翔风数十发声,次以疋叱然,后纯以五太,终以散越成之,三奏而清风,臻五奏而流云,卷九奏而鸿鹄降,则下鸿鹄之音备矣。
古木鸢章第八

古木鸢者,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飞射哀咽,洪洞〈缺〉远,若有所不足,郁郁振荡,适断又续,寒郊原野,阴〈缺〉若雾,特宜为之。始于内激长引之,次疋叱又散,则古木鸢之音备矣。
龙吟章第九

龙吟者,龙吟水中古之善啸者,闻而写之也。深沉郁没,重厚湿润,高不扬不杀声中宫商傍映峦俯对潭洞特宜为之,先以内激,次含又藏具大终以沈,则龙吟之旨备矣。
动地章第十

动地者出于公孙,其音师旷清徵也。其声广博宏壮,始末不屈,隐隐习习震霆所不加郁结掩遏若将大激大发又以道法,先存以身入于太上之下鼓怒作气呵叱而令山岳俱举将手出于外。夫坤仪至厚,地道至静,而以一啸动之,不亦异乎。然有所动之,何者。夫人心志而发乎气,气激于外而成于声,声含太宫太商自然与四气相合,则吕动律应阳行阴伏必阳藏而动阴阴藏而动,阳当藏而动之,则振发不定,地居阴阳之上焉。有所负者,动而所据,能息〈缺〉然,则声作而见动地之道,知音乐之有感不必〈缺二字〉动然,后谓动地之声,地气闭凅烟凝阴冱,特宜为之。先以内激,次以大沈藏,含悉作动以五太成之,则动地之音备矣。
苏门章第十一

苏门者,仙君隐苏门所作也。圣人述而不作言,仙君述广成务光以陶性灵,以演大道,非有以成声音作程品也。昔人有游苏门,时闻鸾凤之声,其音美畅无异鸾凤,鸾凤有音而不得闻之,苏门者焉得而知鸾凤之响,后寻其声,乃仙君之长啸矣。仙君之啸,非止于养道怡神,盖于俗则致雍熙于时,则致太平于身,则道不死于事,则摄百灵御五云于万物,则各得其所感应之效,莫近于音。而仙君得之,至于飞走禽兽啸之末者,晋阮嗣宗善啸闻,仙君以为己若往诣焉。方披发握坐籍再拜而请之,顺风而请者,三承风而请者再,仙君神色自若,竟无所对,籍因长啸数十声而去,仙君料籍固未远,因动清角而啸,至四五发声,籍但觉林峦草木皆有异声,须臾,飘风暴雨忽至,已而鸾凤孔雀缤纷而至,不可胜数,籍既惧又喜而归,因传写之,十得其二,谓之苏门。今之所传者是也。深山大泽极高极远,宜为之先发五太,五少沈激内外一十二法,备举方少,得苏门之音矣。
刘公命鬼章第十二

刘公命鬼仙人刘根之所为也,昔刘根道成雅好长啸,为太守所屈,因啸召太守七世之祖立至其声,清净径急,中人已下恶闻之,虽志人好古啸者,多不肄习,以故其声,阙后之人莫能补者,谓之元刚,格先以五少之三去宫商,次用内激大小沈,终以疋叱,则刘公命鬼之声备矣。
阮氏逸韵章第十三

阮氏逸韵者,正阮籍所作也。音韵放逸,故曰:逸韵用法,多比权舆,与流云之鳞,轣十二间,无约束,多散越大雅,君子与常才龌龊者,皆宜听之。天气清肃,氛垢之外乃可杂埙篪俗态之乐,郑卫入耳善啸者,多能为之林泉逸人,每为呼风亦偶作一韵,法寄在众之中,兴短则短之,兴尽则止,则阮逸韵之旨备矣。
正章第十四

正者,正也,深远极大,非常声所拟近代孙公得之,人未之听,致平和而却老不死者,此声也。今有义亡其声。
毕章第十五

毕者五声之极,大道毕矣。尧舜之后有其义亡其声,
啸旨不著,作者氏名观其命辞,殆似出于。唐人而今不可考矣。是书人间罕传书序,谓王母授南极真人,真人授广成子。其说诞妄不经,惟十有二法及载,孙登阮籍则诚可谓得啸之旨者。序又谓登无所授,而籍之后湮灭无闻,予向尝以使事道经洛阳,游苏门山访孙阮遗迹,思鸾凤之声,不可得,闻为之怏悒。夫人之声即天地之声也,人有古今而声,无古今是书,既行安知山林之下无孙阮者,然则岂终于湮灭,而无闻也哉。正德庚辰虎丘老椎都穆跋。〈按此书字多错误未悉其详不便删改〉

宋·马端临《文献通考》《啸叶》

衔叶而啸,其声清震。橘柚尤善。或云卷芦叶而为之,形如笳者也。

啸部艺文一

《啸赋》晋·成公绥

逸群公子,体奇好异,傲世忘荣,绝弃人事,希高慕古,长想远思,将登箕山以抗节,浮沧海以游志。于是延友生,集同好,精性命之至机,研道德之元奥,悯流俗之未悟,独超然而先觉,狭世路之阨僻,仰天衢而高蹈,邈跨俗而遗身,乃慷慨而长啸。于时曜灵俄景,流光濛泛,逍遥㩦手,踟蹰步趾,发妙声于丹唇,激哀音于皓齿,响抑扬而潜转,气冲郁而熛起,协黄宫于清角,杂商羽于流徵,飘游云于泰清,集长风乎万里。曲既终而响绝,遗馀玩而未已,良自然之至音,非丝竹之所拟。是故声不假器,用不借物,近取诸身,役心御气。动唇有曲,发口成音,触类感物,因歌随吟。大而不洿,细而不沈,清激切于竽笙,优润和于瑟琴,元妙足以通神悟灵,精微足以穷幽测深,收激楚之哀荒,节北里之奢淫,济洪灾于炎旱,反亢阳于重阴。唱引万变,曲用无方,和乐怡怿,悲伤摧藏。时幽散而将绝,中矫厉而慨慷,徐婉约而优游,纷繁骛而激扬。情既思而能反,心虽哀而不伤。总八音之至和,固极乐而无荒。若乃登高台以临远,披文轩而骋望,喟仰抃而抗首,嘈长引而憀亮。或舒肆而自反,或徘徊而复放,或冉弱而柔挠,或澎濞而奔壮。横郁鸣而滔涸,列缭眺而清昶。逸气奋涌,缤纷交错,列列飙扬,啾啾响作。奏边马之长嘶,回寒风乎北朔,又似鸿雁之将雏,群鸣号乎沙漠。故能因形创声,随事造曲,应物无穷,机发响速,怫郁冲流,参谭云属,若离若合,将绝复续。飞廉鼓于幽隧,猛虎应于中谷;南箕动于穹苍,清飙振乎乔木;散滞积而播扬,流埃霭之溷浊,变阴阳之至和,移淫风之秽俗。若乃游崇冈,陵景山,临岩侧,望流川,坐盘石,漱清泉,藉皋兰之猗靡,荫修竹之婵娟,乃吟咏而发散,声络绎而响连,舒蓄思之悱愤,奋久结之缠绵,心涤荡而无累,志离俗而飘然。夫假象金革,拟则陶匏,众声繁奏,若笳若箫;磞硠灵隐,訇磕。发徵则隆冬熙蒸,骋羽则严霜夏凋,动商则秋霖春降,奏角则谷风鸣条。音均不恒,曲无定制,行而不流,止而不滞,随口吻而发扬,假芳气而远逝,音要妙而流响,声激嚁而清厉。信自然之极丽,羌殊尤而绝世,越韶夏与咸池,何徒取异乎郑卫。于是绵驹结舌而丧精,王豹杜口而失色,虞公辍声而止歌,宁子敛手而叹息,钟期弃琴而改听,尼父忘味而不食,百兽率舞而抃足,凤凰来仪而拊翼。乃知长啸之奇妙,盖亦音声之至极。

啸部艺文二〈诗〉

《寄南岳白莲道士能于长啸》僧齐己
猿猱休啼月皎皎,蟋蟀不吟山悄悄。大耳仙人满颔须,醉倚长松一长啸。

啸部选句

晋桓元与袁宜都论啸书:论卿歌赋,序咏音声,皆有清味,然以啸为髣髴有限,不足以致幽旨,将未至耶。夫契神之音,既不俟多赡,而通其致,苟一音足以究清和之极,阮公之言,不动苏门之听,而微啸一鼓,元默为之改颜,若人之兴逸响,惟深也哉。
袁山松答桓南郡书:啸有清浮之美,而无控引之深,歌穷渊根之致,用之弥觉其远,至乎吐辞送意,曲究其奥,岂唇吻之切发,一往之清泠而已哉。若夫阮公之啸,苏门之和,盖感其一奇,何为徵此一至,大疑啸歌所拘耶。
陶潜归去来辞: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唐王勃上明员外启:一丘一壑,同阮籍于西山。一啸一歌,列嵇康于北面。
骆宾王文:伫啸高丘,应箕文而动韵。聆音大野,浮艮轴以流阴。
吴筠猿赋:连肱涧饮,命侣烟啸。
宋苏轼后赤壁赋:划然长啸,山鸣谷应,风起水涌。魏曹植《美女篇》:顾盻遗光彩,长啸气若兰。
晋郭璞游仙诗:绿萝结高林,蒙笼盖一山。中有寂士,静啸抚清弦。
陆云诗:逍遥近南畔,长啸作悲歌。
北周庾信诗:冷猿披云啸。
唐李白游太山诗: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
王维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孟浩然诗:岭猿相叫啸,潭影似空虚。
李商隐寄华岳孙逸人诗:唯应逢阮籍,长啸作鸾音。宋苏辙诗:萧然倚楹啸,遗响入云霄。

啸部纪事

《山海经》: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
《独异志》:禹伤其父功不成,乃南逃衡山,斩马以祭之,仰天而啸。忽梦神人。降金简玉字之书,得治水之要。《说苑辨物》:扁鹊过赵,赵太子暴疾而死,扁鹊造宫门曰:入言郑医秦越人能活太子。入诊之,太子,耳中焦焦如有啸者声。
《吴越春秋》:吴将伐楚,深恐以兵往破灭而已。登台向南风而啸。
越王念复吴雠非一旦也。愁心苦志,悬胆于户,出入尝之,不绝于口。中夜潜泣,泣而复啸。
《列女传》:鲁漆室女倚柱而啸。邻妇谓之曰:何啸之悲也。子欲嫁乎。吾为子求偶。女曰:吾岂嫁哉。吾忧鲁君老,而太子少也。
《古今注》:商陵牧子娶妻,五年而无子,父兄将为之改娶,妻闻之,中夜起倚户而悲啸。
《香案牍》:赵威伯善啸,若冲风之激长林,众鸟群鸣,须臾,云翔其上,冥雾四合,零雨其濛。
黄野人游罗浮,长啸数声,递响林樾。
《西京杂记》:东方生善啸,每曼声长,啸辄尘落帽。《赵飞燕外传》:帝于太液池,作千人舟,号合宫之舟池中,起为瀛洲,榭高四十尺后,歌舞归风送远之曲,帝令冯无方吹笙,以倚后歌,中流歌酣风大起,后扬袖曰: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帝曰:无方为我持后,无方舍吹,持后履久之风霁。后泣曰:帝恩使我仙去不得,怅然曼啸,泣数行下。
《拾遗记》:太始二年,西方有因霄之国,人皆善啸,丈夫啸闻百里,妇人啸闻五十里,如笙竽之音,秋冬则声清亮,春夏则声沈下,人舌尖处倒向喉内,亦曰:两舌重沓,以爪徐刮之,则啸声逾远。故《吕氏春秋》云:反舌殊乡之国,即此谓也。有至圣之君,则来服其化。《后汉书·向栩传》:栩,性卓诡不伦。恒读老子,状如学道。不好语言而喜长啸。宾客从就,辄伏而不视。
《党锢传序》:汝南太守宗资任功曹范滂,南阳太守成琎亦委功曹岑晊,二郡为谣曰: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琎但坐啸。《汉晋春秋》:桓帝幸樊城,百姓莫不观之,有一老父独耕不辍,议郎张温使问焉,父啸而不答。
《外史》:李膺访徵君于衡门,雪甚,道遇郭泰,乃税驾于野,乘蹇驴而造焉,时童子候门见二子来振衣长啸而入。
《魏略》:诸葛亮在荆州游学,每晨夜常抱膝长啸。《异苑》:刘元少与武帝善而轻何无忌,遂不相得,乃去游吴郡虎丘山,心欲留焉。夜临风长啸,对月鼓琴于剑池上。
《晋书·刘元海载记》:王弥从洛阳东归,元海饯弥于九曲之滨,泣谓弥曰:王浑、李憙以乡曲见知,每相称达,谗间因之而进,深非吾愿,适足为害。吾本无宦情,惟足下明之。恐死洛阳,永与子别。因慷慨歔欷,纵酒长啸,声调亮然,坐者为之流涕。
《石勒载记》:勒,年十四,随邑人行贩洛阳,倚啸上东门,王衍见而异之,顾谓左右曰:向者胡雏,吾观其声视有奇志,恐将为天下之患。驰遣收之,会勒已去。《赵书》:石勒屯葛陂,值天雨不息,长史刁膺,劝勒降晋,勒愀然长啸,张宾劝勒还北,勒鼓髯曰:宾计是也。《晋书·阮籍传》:籍,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时人多谓之痴,惟族兄文业每叹服之,以为胜己。尝于苏门山遇孙登,与商略终古及栖神道气之术,登皆不应,籍因长啸而退。至半岭,闻有声若鸾凤之音,响乎岩谷,乃登之啸也。遂归著大人先生传。《水经注》《臧荣绪晋书》称:孙登,尝经宜阳山,作炭人见之,与语,登不应。作炭者觉其精神非常,咸共传说。太祖闻之,使阮籍往观,与语,亦不应。籍因大啸,登笑曰:复作向声,又为啸,求与俱出。登不肯,籍因别去,登上峰行,且啸如箫,韶笙簧之音,声振山谷,籍怪而问作炭人,作炭人曰:故是向人声。籍更求之,不知所止,推问久之,乃知姓名。
《世说》:阮步兵啸,闻数百步。苏门山中,忽有真人,樵伐者咸共传说。阮籍往观,见其人拥膝岩侧,籍登岭就之,箕踞相对。籍商略终古,上陈黄、农元寂之道,下考三代盛德之美以问之,仡然不应。复叙有为之教、栖神导气之术以观之,彼犹如前,凝瞩不转。籍因对之长啸。良久,乃笑曰:可更作。籍复啸。意尽,退,还半岭许,闻上然有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顾看,乃向人啸也。
晋文王德盛功大,坐席严敬,拟于王者,唯阮籍,箕踞啸歌,酣放自若。
《晋书·谢鲲传》:邻家高氏女有美色,鲲尝挑之,女投梭,折其两齿。时人为之语曰:任达不已,幼舆折齿。鲲闻之,傲然长啸曰:犹不废我啸歌。
《成公绥传》:绥雅好音律,尝当暑承风而啸,冷然成曲,因为啸赋。
《刘琨传》:琨,在晋阳,尝为贼骑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悽然长叹。中夜奏胡笳,贼又流涕歔欷,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
《王廙传》:廙为荆州刺史。性俊率,尝从南下,旦自寻阳,迅风飞帆,暮至都,倚舫楼长啸,神气甚逸。王导谓庾亮曰:世将为伤时识事。亮曰:正足舒其逸气耳。《世说》:谢太傅,与孙兴诸人泛海。风起浪涌,诸人色动。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辍。
《晋书·谢万传》:万既受任北征,矜豪傲物,尝以啸咏自高,未尝抚众。兄安深忧之,自队主将帅已下,安无不慰勉。万乃召集诸将,都无所说,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将皆劲卒。诸将益恨之。
《王徽之传》:徽之,性卓荦不羁。时吴中一士大夫家有好竹,欲观之,便出坐舆造竹下,讽啸良久。主人洒埽请坐,徽之不顾。将出,主人乃闭门,徽之便以此赏之,尽欢而去。尝寄居空宅中,便令人种竹。或问其故,徽之但啸咏,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耶。
《世说》:刘道真少时,常渔草泽,善歌啸,闻者莫不留连。有一老妪,识其非常人,甚乐其歌啸,乃杀豚进之,道真食尽了不谢。妪见不饱又尽一豚。食半馀半,乃还之。后为吏部郎,妪儿为令史,道真超用之,不知所由,问母,母告之,于是赍牛酒诣道真。道真曰:去,去。无可复用相报。
《晋中兴书》:桓石秀风韵,秀彻叔父冲尝与石秀共猎,猎徒甚盛,观者倾坐,石秀未尝瞻盻,啸咏而已。《异苑》:寻阳姑石山在江之坻,初桓元至西下令人登之中岭,便闻长啸声,甚清彻,及至峰,顶见一人箕踞石上。
《神境记》:荥阳郡西有灵源山,有石髓紫芝,昔者有采药,此山闻林谷间有长啸者,今樵人往往犹闻焉。《搜神记》:赵炳尝临水求渡,船人不许。炳乃张帷盖,坐其中,长啸呼风,乱流而济。
《稽神录》:江南内臣朱廷禹言其诸亲,自江西如广陵,携一十岁儿行至马当泊登岸及还,船失其儿,遍寻之得于茂林中,已如痴矣。翊日,乃能言云:为人召去,有所教我。乃吹指长啸,有山禽数十百只应声而至,毛彩怪异,人莫能识,自尔东下时,时吹啸,众禽乃至。《搜神后记》:临川间诸山有妖物,来常因大风雨,有声如啸。
《南史·沈攸之传》:攸之弟雍之孙僧昭。尝校猎,中道而还,左右问其故,答曰:国家有边事,须还处分。问何以知之,曰:向闻南山虎啸知耳。
《渔父传》:孙缅为寻阳太守,恒于渚际,见一渔父,神韵潇洒,垂纶长啸。缅甚异之,欲招以共仕,渔父悠然鼓棹而去。
《博物志》:萧思遇梁武帝从侄孙父悫为侯景所杀,思遇以父遭害不乐仕,进常慕道有冀神人故名思遇,而字望明言,望遇神明也。居虎丘东山,性简静,爱琴书,每松风之夜,罢琴长啸,一山楼宇皆惊。
《唐书·崔咸传》:咸素有高世志,造诣崭远。间游终南山,乘月吟啸,至感慨泣下。
《云溪友议》:李尚书初守庐江,时有重系者,合当大辟引谳之时,启鸣曰:某偶黩典章,即从诛戮,然昔于群小专,习一艺,愿于贵人之前试之,死而无恨。乃长啸也。公命缓系而听之,清声上彻云汉,公曰:不意苏门之风,出于赭衣之下,可命鸾鹤同游,当与孙阮齐躅去。其械梏蠲其罪戾。
《甘泽谣》:韦驺者,明五音,善长啸。
《宋史·柴通元传》:元,为道士于承天观。年百馀岁,善长啸。言唐末事,历历可听。
《范镇传》:镇,学本《六经》,口不道佛、老、申、韩之说。契丹、高丽皆传诵其文。少时赋《长啸》,却边骑,晚使辽,人相目曰:此长啸公也。
《王柏传》:柏少慕诸葛亮为人,自号长啸。
《癸辛杂志》:合沙人潘牧殿试第三,人跌宕不羁,傲侮一世,为福建帅司机宜文字,尝约友剧饮南雪亭梅花下,衣皆白,既而尽去宽衣脱帽呼啸,酒酣客散则衣间各浓墨,大书一诗于上矣。
《杭州府志》:宋僧智一善啸,有哀松之韵,尝养猿于山间,临涧长啸,众猿毕集,人谓之猿父。
《元史·刘因传》:因父述刻意问学邃性理之说,好长啸。《甲乙剩言》:胡孟韬尝言于任城客邸,遇一人丰颐长髯,头著青帻,身披布衲,手捉一扇,来谒胡,胡与之言则道流也。须臾,拉胡上太白楼下,瞰南池,远眺洸水,划然长啸,有如凤音。
《列朝诗小传》:徐文长貌修伟白晰,音朗然如唳鹤,中夜呼啸,有群鹤应焉。
《仰山脞录》:海宁萝石董公沄厉隐操,流连山水,有终日长啸而忘返者。
《珍珠船》:峨嵋山陈道士善长啸作霹雳声,坐客惊悚。《无为州志》:张纶贫,无寸业,独喜题咏,每朗吟,长啸声琅琅然,闻者莫不竦,敬不知其贫。
《宣城县志》:城东十字路山,其地有啸泉,人鼓掌而啸,则泉涌出。

啸部杂录

《礼记·内则》:男子入内,不啸不指。
《法苑珠林》:随心放荡,饮啄自在,鸣啸无为,出彼樊笼,免乎系缚也。
《岩栖幽事》:韵书,字学啸,旨山居,清暇不可不习。《梦书》:梦吹啸者,欲有求。

啸部外编

《神仙传》:刘根者,京兆长安人也。少明五经,以汉孝成。皇帝绥和二年,举孝廉除郎中,后弃世学道,入嵩高山。时颍川太守张府君以根为妖,遣吏召根拟戮之,根至,府君烈声问曰:能召鬼乎。根曰:召鬼至易见耳。借笔砚及奏按鎗鎗然,作铜铁之声,闻于外又长啸,啸音非常清亮,闻者莫不肃然。
《灌畦暇语》:仙人海春居髑髅山,善啸术,太山道士钟约往来,敬其艺,愿学焉,而无由,一日春变其形为石,约不知之乃坐旁石上,仰春面而啸,春所化石应之而发声,倾山倒涧云雾为之下堕,约知是春惊起再拜以祈请焉。春哀其诚,因教以三术,凡不饮不食,乃得啸而风,生于虚也。
《云笈七签》:赵成子,初受《镇生五藏上经》,乃案为之。成子欲还入太阴,求改貌化形,故自死于幽州上谷中石室之下,山行者,见五脏中各有一白石子,五色,如容。取而吞之。四五年,而成子之尸当生,彼人先服石子,皆从口中飞出。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间。其人入山寻视。到石室前,方见成子据洞啸,面有玉光。
神丹。以二月、八日朔平旦,向太岁王方再拜,以东流水服一两,即头有九晨之光,面有玉华,飞映宝曜,洞观天下。闭气则立致三素之云舆,唾地则化为日月之光,左啸则神仙启首,右啸则八景合真。
《通州志》:孙幼登,字啸父,为诸生谢去,浪迹吴越间,遇异人王元阳,授以啸旨,每作鹤啸,野鹤皆应声而来,遂以啸名,诗才敏捷,年七十卧病三日不醒,梦至名山洞府与仙人对奕,赢其长髾丽人,复以白璧二双赎去,越数日病剧,复梦神人顶星冠衣云衣,执手语曰:尔今未死也。遂闻异香,馥郁不药而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