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三百四十八卷目录

 屐部汇考
  释名〈释衣服〉
  图画见闻志〈木屐〉
  本草纲目〈屐屧鼻绳〉
 屐部选句
 屐部纪事
 屐部杂录
 靴部汇考
  释名〈释衣服〉
  中华古今注〈靴〉
  本草纲目〈皮靴〉
 靴部艺文〈诗〉
  薛侍御处乞靴       唐李群玉
 靴部选句
 靴部纪事
 靴部杂录
 靴部外编
 行縢部汇考
  诗经〈小雅采菽〉
  礼记〈内则〉
  释名〈释衣服〉
  本草纲目〈缴脚布〉
 行縢部纪事
 行縢部杂录

礼仪典第三百四十八卷

屐部汇考

《释名》《释衣服》

屐,支也。为两足支以践泥也。
帛屐,以帛作之,如屩者。不曰帛屩者,屩不可践泥者也。此亦可以步泥而浣之,故谓屐也。

《图画见闻志》《木屐》

三代已后,始复木屐。伊尹以草为之,名曰履。秦世参用丝革。
《本草纲目》《屐屧鼻绳释名》
李时珍曰:屐,乃木履之下有齿者。其施铁者曰,音局。刘熙《释名》云:屐者,支也。支以踏泥也。志曰:别本注云,履屧,江南以桐木为底,用蒲为鞋,麻穿其鼻。江北不识也。久著断烂者,乃堪入药。
《主治》
《唐本草》:哽咽、心痛、胸满,烧灰水服。
《附方》
燕口、吻疮、木履尾,糖火中煨热,熨两吻,各二七遍。〈千金方〉

屐部选句

唐王维诗:宿雨乘轻屐,春寒著敝袍。〈又〉床下阮家屐,窗前筇竹杖。
李白诗:一双金齿屐,两足白如霜。〈又〉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杜甫诗:谢氏寻山屐,陶公漉酒巾。〈又〉雨后过畦润,花残步屐迟。〈又〉稀疏小红翠,驻屐近微香。
刘长卿诗:遂使康乐侯,披榛著双屐。
皇甫冉诗:登山自补屐,访友不赍粮。
刘禹锡诗:年年著山屐,曾得到招提。
贾岛诗:朝谒此时闲野屐,宿斋何处止鸣砧。
马戴诗:却将山屐到丹梯。
卢纶诗:桑屐时登望,荷衣自卷舒。
元稹诗:蹑屐看秧稻,敲船和采菱。
李商隐诗:岩光分蜡屐,涧响入铜瓶。
杜荀鹤诗:山衣草屐染莓苔,双眼犹慵向俗开。皮日休诗:刺谒戴接,赴宴著縠屐。陆龟蒙诗:藓街荒磴移桑屐,花浸春醪浥石缸。郑谷诗:烟舟撑晚浦,雨屐剪春蔬。
于鹄诗:传屐朝寻药,分灯夜读书。
韩偓诗:月滑侵簪冷,江光逼屐清。
李山甫诗:晓屐归来岳寺深,常思道侣会东林。僧齐己诗:闲穿藤屐起,乱踏石阶行。
宋王禹偁诗:雨屐送僧沙径滑,夜棋留客竹斋寒。梅尧臣诗:每爱前峰好,閒穿敝屐登。
欧阳修诗:山河昔留赏,屐齿无遗迹。
朱松诗:欲话此怀须我辈,一来蜡屐伴春行。苏轼诗:夜凉人未寝,山静闻响屐。〈又〉山好留归屐,风回落醉中。〈又〉不知野屐穿山翠,惟见轻桡破浪纹。张安国诗:我家江南山水国,日日行山劳屐齿。杨万里诗:去岁游春屐,苔痕故可寻。
陆游诗:引鹤时穿屐,逢梅一破颜。
唐异诗:屐齿遍林塘。
元王恽诗:寻源入云罗,不惜阮屐败。
范梈诗:始来武当时,祗著谢公屐。宋旡诗:晚陪灵运屐,早访董生帐。〈又〉磴危欺木屐,矶滑怯苔毡。
陈樵诗:金貂曾入丹阳市,蜡屐应归白下门。
王冕诗:夜半酒醒方脱屐,日高眠起不簪冠。
萨都剌诗:春著花间屐,秋乘柳下船。
倪瓒诗:苔生不碍山人屐,花发应连野老墙。
明祝允明诗:落地松花上屐香。
胡安诗:苔痕受雨初行屐,潮候兼风欲泛槎。
蔡羽诗:屐齿乍临惊梦破,苔痕新长与阶平。
李东阳诗:徒行却扣黄门宅,主翁醉睡惊倒屐。

屐部纪事

《异苑》:介子推逃禄隐迹,抱树烧死。文公拊木哀嗟,伐而制屐。每怀割股之功,俯视其屐曰:悲乎,足下。足下之称,将起于此。
《论语·隐义注》:孔子至蔡,解于客舍。夜有取孔子一只屐去,盗者置屐于受盗家。孔子屐长一尺四寸,与凡人屐异。
《孔丛子》:子高衣长裾,振褒袖,方屐粗翣,见平原君。君曰:吾子亦儒服乎。子高曰:此布衣之服,非儒服也。《汉书·袁盎传》:盎以太常使吴。吴王欲使将,不肯。欲杀之,使一都尉以五百人围守盎军中。会天寒,士卒饥渴,饮醉西南陬卒,卒皆卧。司马夜引盎起,曰:君可以去矣,吴王期旦日斩君。乃以刀决帐,道从醉卒直出。司马与分背。盎解节旄怀之,屐步行七十里,明,见梁骑,驰去,遂归报。
《后汉书·戴良传》:良五女并贤,每有求姻,辄便许嫁,疏裳布被,竹笥木屐以遣之。五女能遵其训,皆有隐者之风。
《语林》:郑康成在马融门下,业成辞归。融心忌之,康成亦疑有追,乃坐桥下据屐。融果逐之,告左右曰:元在土下水上而据木,此必死矣。遂罢追,竟以免。
《高士传》:袁闳字夏甫,汝南人。筑室于庭首,不著布,身无单衣,足著木屐。
《晋书·宣帝本纪》:青龙二年,帝与诸葛亮对垒百馀日,会亮病卒,诸将烧营遁走,帝出兵追之。关中多蒺藜,帝使军士二千人著软材平底木屐前行,蒺藜悉著屐,然后马步俱进。
《西州后贤志》:何随有家养竹园,人盗其笋。随遇行见之,恐盗者觉怖走竹中,伤其手足,挈屐徐步而归,其仁如此。
《晋书·王述传》:述性急。尝食鸡子,以著刺之,不得,便大怒掷地。鸡子圆转不止,便下床以屐齿踏之,又不得。嗔甚,掇内口中,齧破而吐之。
《世说新语》:王子敬兄弟见郤公,蹑屐问讯,甚修外生礼。及嘉宾死,皆著高屐,仪容轻慢。郗公慨然曰:使嘉宾不死,鼠辈敢尔。
王子猷、子敬曾俱坐一室,上忽发火,子猷遽走避,不遑取屐;子敬神色恬然,徐唤左右,扶凭而出,不异平常。世以此定二王神宇。
庾太尉在武昌,秋夜气佳景清,殷浩之徒登南楼理咏,音调始遒,闻有屐声甚厉,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馀人步来,诸贤欲起避之,公徐云:诸君少住,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
阮长之为中书郎,直省,夜往邻省,误著屐出閤。长之依事,自列门下,以闇夜人不知,不受列状,长之固遣送曰:长之一生,不侮闇室。
《晋书·谢安传》:安加侍中、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幽州之燕国诸军事、假节。时苻坚彊盛。安遣弟石及兄子元等应机征讨,所在克捷。元等既破坚,有驿书至,安方对客围棋,看书既竟,便摄放床上,了无喜色,棋如故。客问之,徐答云:小儿辈既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心喜甚,不觉屐齿之折。
《寻阳记》:庾亮临江州,闻翟汤之风,束带蹑屐而诣焉。亮礼甚恭,汤曰:使君直敬其枯木朽株耳。亮称其能,言表荐之。
《晋书·阮孚传》:初,祖约性好财,孚性好屐,同是累而未判其得失。有诣约,见正料财物,客至,屏当不尽,馀两小簏,以著背后,倾身障之,意未能平。或有诣阮,正见著蜡屐,因自叹曰:未知一生当著几量屐。神色甚闲畅。于是胜负始分。
《苻健载记》:大雨霖,河渭溢,蒲津监寇登得一屐于河,长七尺三寸,人迹称之,指长尺馀,文深一寸。健叹曰:覆载之中何所不有。《谢元传》:元少颖悟,为叔父安所器重。于时苻坚彊盛,边境数被侵寇,朝廷求文武良将可以镇禦北方者,安乃以元应举。中书郎郤超虽素与元不善,闻而叹之,曰:安违众举亲,明也。元必不负举,才也。时咸以为不然。超曰:吾尝与元共在桓公府,见其使才,虽履屐间亦得其任,所以知之。
《义熙起居注》:黄门郎徐应桢,出为散骑,著屐出省閤,有司奏之,乃免官。
《交州记》:赵妪者,九真军安县女子,乳长数尺,不嫁入。山聚群盗,常著金檎踶屐。
《宋书·高祖本纪》:高祖性尤简易,常著连齿木屐,好出神虎门逍遥,左右从者不过十馀人。
《刘凝之传》:有人尝认其所著屐,笑曰:仆著之已败,今家中觅新者备君也。此人后田中得所失屐,送还之,不肯复取。
《礼志》:朝士诣三公,尚书丞、郎诣、尚书,并门外下车,履,度门阈乃纳屐。
《元嘉起居注》:刘桢弹广州刺史韦朗赃,有白荆屐六七十两。
《莲社高贤传》:谢灵运祖元,有功晋室,灵运为康乐公主孙,袭封康乐公,文章为江左第一。尝著木屐,上山则去前齿,下山则去后齿。
《南齐书·虞玩之传》:玩之,转少府。太祖镇东府,朝野致敬,玩之犹蹑屐造席。太祖取屐视之,讹黑斜锐,蒵断,以芒接之。问曰:卿此屐已几载。玩之曰:初释褐拜征北行佐买之,著已二十年,贫士竟不办易。太祖善之。《祥瑞志》:世祖在襄阳,梦著桑屐行度太极殿阶。庾温云:屐者,运应木也。臣按,桑字为四十而二点,世祖年过此即帝位,谓著屐而木行也。屐有两齿有声,是为明两之齿至四十二而行即真矣。
《文惠太子传》:襄阳有盗发古冢者,相传云是楚王冢,大获宝物玉屐、玉屏风、竹简书、青丝编。
《蔡约传》:约迁司徒左长史。高宗为录尚书辅政,百僚屣履到席,约蹑屐不改。帝谓江祏曰:蔡氏是礼度之门,故自可悦。祏曰:大将军有揖客,复见于今。
《梁书·孙谦传》:谦从子廉,便辟巧宦。齐时已历大县,尚书右丞。天监初,沈约、范云当朝用事,廉倾意奉之。及中书舍人黄睦之等,亦尤所结附。凡贵要每食,廉必日进滋旨,皆手自煎调,不辞勤剧,遂得为列卿、御史中丞、晋陵、吴兴太守。时广陵高爽有险薄才,客于廉,廉委以文记,爽尝有求不称意,乃为屐谜以喻廉曰:刺鼻不知嚏,蹋面不知嗔,齧齿作步数,持此得胜人。讥其不计耻辱,以此取名位也。
《南齐书·江泌传》:泌,字士清,济阳考城人也。父亮之,员外郎。泌少贫,昼日斫屧,夜读书,随月光握卷升屋。《北史·熊安生传》:安生,长乐阜城人也。同郡宗道晖好著高翅帽、大屐,州将初临,辄服以谒见,仰头举肘,拜于屐上,自言学士比三公。后齐任城王湝鞭之,道晖徐呼安伟,安伟出,谓人曰:我受鞭,不汉体。复蹑屐而去。冀州人为之语曰显公钟,宋公鼓,宗道晖屐,李洛姬肚,谓之四大。显公,沙门也,宋公,安德太守也;洛姬,妇人也。
《唐书·刘乂传》:乂少放肆为侠行,后折节读书,能为歌诗。然恃故时所负,不能俯仰贵人,常穿屐、破衣。闻韩愈接天下士,步归之。
《贵耳集》:东坡在儋耳,无书可读,黎子家有柳文数册,尽日玩诵。一日遇雨,借笠屐而归。人画作图,东坡自赞:人所笑也,犬所吠也,笑亦怪也。用子厚语。
《老学庵笔记》:翟耆年字伯寿,父公巽,参政之子也。能清言,工篆及八分。巾服一如唐人,自名唐装。一日往见许顗彦周,彦周髽髻,著犊鼻裈,蹑高屐出迎,伯寿愕然。彦周徐曰:吾晋装也,公何怪。
《名山藏》:刘佛子临,高蚕村人。幼学善壮,不置室,年四十馀,买耶村广福堂,后修炼悟道,尝著屐攀椰树,至其巅,倒首先下,以剑指树,其实自坠。

屐部杂录

《后汉书·五行志》:延熹中,京都长者皆著木屐;妇人始嫁,至作漆画五采为系。此服妖也。到九年,党事始发,传黄门北寺,临时惶惑,不能信天任命,多有逃走不就考者,九族拘系,及所过历,长少妇女皆被桎梏,应木屐之象也。
《东观汉记》:范升奏云:伏见太原周党、东海王良、山阳王戎,使者三到,乃肯就车。脱衣解屐,升于华毂。《晋书·五行志》:初作屐者,妇人头圆,男子头方。圆者顺之义,所以别男女也。至太康初,妇人屐乃头方,与男无别。此贾后专妒之徵也。
旧为屐者,齿皆达楄上,名曰露卯。太元中忽不彻,名曰阴卯。识者以为卯,谋也,必有阴谋之事。至烈宗末,骠骑参军袁悦之始揽搆内外,隆安中遂谋诈相倾,以至大乱。
《颜氏家训》: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无不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棋子方褥,冯斑丝隐囊。
《唐国史补》:猩猩者,好酒与屐。人有取之者,置二物以诱之,猩猩始见,必大骂曰:诱我也。乃绝走远去,久而复来。稍稍相劝,俄顷俱醉。其足皆绊于屐,因遂获之。

靴部汇考

《释名》

《释衣服》

靴,跨也,两足各以一跨骑也。
,靴之缺。前壅者,犹速独足直前之言也。

《中华古今注》《靴》

靴者,盖古西制也。昔赵武灵王常服之,其制短靿黄皮,闲居之服。至马周改制,长靿以杀之,加之以毡及绦,得著入殿省敷奏,取便乘骑也。文武百僚咸服之。至贞观三年,安西国进绯韦短靿靴,诏内侍省分给诸司。至大历二年,宫人锦靿靴侍于左右。
《本草纲目》《皮靴释名》
李时珍曰:靴,皮履也。所以华足,故字从革华。刘熙《释名》云:靴,跨也。便于跨马也。赵武灵王好著短靿靴,后世乃作长靿靴。入药,当用牛皮者。
《主治》
李时珍曰:癣疮,取旧靴底烧灰,同皂矾末糁之,先以葱椒汤洗净。
《附方》
瘰𤻤已溃,牛皮油靴底烧灰,麻油调,傅之。〈集元方〉

靴部艺文〈诗〉《薛侍御处乞靴》唐·李群玉

越客南来誇桂麖,良工用意巧缝成。看时共说茱萸绉,著处嫌无鸲鹆鸣。百里奚身嗟甚似,五羊皮价敢全轻。日于文苑陪高步,赢得芳尘接武名。

靴部选句

梁简文帝诗:风吹凤凰袖,日映织成靴。
唐李白诗: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蛾眉红锦靴。元稹诗:正面偷输光滑笏,缓行轻踏绉纹靴。
李商隐诗:长者子来辄献盖,辟支佛去空留靴。杜牧诗:舞靴一任旁人看,笑脸还须待我开。
宋曾巩诗:乌靴况已踏台省,黑绶未得辞州县。梅尧臣诗:犀靴踏玉升东陛。
苏轼诗:脱靴吟芍药,给札赋云梦。
黄庭坚诗:麝煤漆泽乌纹靴。〈又〉九衢尘土乌靴底,想见沧洲白鸟双。
范成大诗:俗客扣门称问字,又烦居士起穿靴。陆游诗:归来脱靴靴满霜,月明如水浸野堂。
刘克庄诗:朱门画鼓舞宫靴,应笑狂歌似采和。〈又〉梅醭朝衣尘满靴,曾穿细仗对延和。
元刘仁本宫词:舞靴轻转玉阶前,忆昔承恩已十年。赵孟頫诗:游骑等闲来洗马,舞靴轻妙迅飞凫。胡天游诗:二八女儿红绣靴,朝朝马上画双蛾。萨都剌《王孙曲》:衣裳光彩照暮春,红靴著地轻无尘。杨维桢《崔小燕嫁词》:崔家姊妹双燕子,踏青小靴红鹤觜。
袁桷诗:乌靴笮窄称宫袍。

靴部纪事

《北堂书钞》:魏武帝遗杨彪织成花靴一緉。
《晋书·毛宝传》:祖约遣祖焕、桓抚等欲袭湓口,桓宣求救于宝。宝赴之。未至,而贼已与宣战。宝军悬兵少,器杖滥恶,大为焕、抚所破。宝中箭,贯髀彻鞍,使人蹋鞍拔箭,血流满靴。
《石季龙载记》:季龙常以女骑一千为卤簿,皆著紫纶巾、熟锦裤、金银镂带、五文织成靴,游于戏马观。《邺中记》:石虎皇后,出女骑千人,皆著五采靴。
《梁书·萧琛传》:琛少朗悟,有纵横才辩。起家齐太学博士。时王俭当朝,琛年少,未为俭所识,负其才气,欲候俭。时俭宴于乐游苑,琛乃著虎皮靴,策桃枝杖,直造俭坐,与语,大悦。
《南史·侯景传》:景自篡立后,常设胡床及筌蹄,著靴垂脚坐。或跂户限,或走马遨游,弹射鸦鸟。
《后魏书》:有人遗赵柔靴数百枚,柔与子善明鬻之于市。有人从柔买,柔索绢二十疋。有商人知其贱,与柔三十疋,善明欲取之。柔曰:与人交易,一言便定,岂可以利动心也。遂与之。
《北史·冯翊太妃郑氏传》:妃,名大车,神武纳之,宠冠后庭,文襄烝于大车。神武杖文襄一百而幽之,武明后亦见隔绝。文襄求救于司马子如。子如来朝,伪为不知者,请武明后。神武告其故。子如曰:妃是王结发妇。王避葛贼,同走并州。贫困,然马屎,自作靴,恩义何可忘。
《北齐书·任城王湝传》:湝,神武第十子也。天统三年,拜太保、并州刺史,别封平正郡公。时有妇人临汾水浣衣,有乘马人换其新靴驰而去者,妇人持故靴,诣州言之。湝召城外诸妪,以靴示之,绐曰:有乘马人在路被贼劫害,遗此靴焉,得无亲属乎。一妪抚膺哭曰:儿昨著此靴向妻家。如其语,捕获之。时称明察。
《北周书·武帝本纪》:帝劳谦接下,自强不息。平齐之役,见军士有跣行者,帝亲脱靴以赐之。故能得士卒死力。
《王罴传》:罴性严急,尝有吏挟私陈事者,罴不暇命捶扑,乃手自取靴履,持以击之。
《朱子语类》:隋炀帝出幸,因令百官以戎服从,一品紫,次朱,次青,皂靴乃马靴也。后世循袭,遂为朝服。《事物纪原》:唐马周以麻为靴,杀其靿,加以靴毡。故事,不许著入殿省,至是加饰,乃许也。
开元中,裴叔通以羊皮为靴。
《唐书·李白传》:天宝初,白至长安。往见贺知章。知章言于元宗,召见金銮殿,论当世事,奏颂一篇。有诏供奉翰林。白犹与饮徒醉于市。帝坐沈香亭子,意有所感,欲得白为乐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沬面,稍解,援笔成文,婉丽精切无留思。帝爱其才,数宴见。白尝侍帝,醉,使高力士脱靴。力士素贵,耻之,摘其诗以激杨贵妃,帝欲官白,妃辄沮止。
《崔戎传》:戎为华州刺史。徙兖海沂密观察使,民拥留于道不得行,乃休传舍,民至抱持取其靴。戎夜单骑亡去,民追不及。
《朱桃椎传》:桃椎淡泊绝俗。长吏窦轨,遗以衣服、鹿帻、麂靴。委之地,不肯服。
《韦斌传》:斌天性质厚,每朝会,不敢离立笑言。尝大雪,在廷者皆振裾更立,斌不徙足,雪甚,几至靴,亦不失恭。
《皇甫镈传》:帝斥内帑所馀,诏度支评直,镈贵售之以给边兵,故缯陈綵,触手辄坏,士怨怒,聚焚之。裴度以其事奏闻,镈指所著靴曰:此内库所出,牢韧可服,彼言不可用,诈也。帝信之。
《耳目记》:唐柴驸马,绍之弟,有材力,轻趫迅捷,踊身以上,挺然若飞,十数步乃止。尝著吉莫靴,上砖城,直至女墙,手无扳引。又以足指缘佛殿柱,至檐头捻椽,覆上越百尺楼阁,了无障碍。文武圣睿皇帝奇之曰:此人不可以处京邑。出为外官,时上号为壁龙。
《南唐近事》:元宗幼学之年,冯权常给使左右,上深所亲幸。每曰:我富贵之日,为尔置银靴焉。保大初,听政之暇,命亲王及东宫旧僚,击鞠欢极,颁赉有等。语及前事,即日赐银三十斤,以代银靴。权遂命工锻靴穿焉,人皆哂之。
《五代史·李仁矩传》:仁矩少事明宗为客将,明宗即位,以为客省使、左卫大将军。恃恩骄恣,见藩臣不以礼。东川节度董璋置酒召仁矩,仁矩辞醉不往,于传舍与娼妓饮。璋怒,率卫兵露刃之传舍,仁矩惶恐,不袜而靴走庭中,璋责之曰:尔以西川能斩李严,谓我独不能斩尔耶。顾左右牵出斩之。仁矩涕泣拜伏谢罪,乃止。
《冷斋夜话》:东坡倅钱塘日,梦神宗召入禁,宫女环侍。一红衣女捧红靴一双,命轼铭之。觉而记其中一联云:寒女之丝,铢积寸累。天步所临,云蒸雷起。既毕进御,上极叹其敏。《归田录》:故老能言五代时事者,云冯相道、和相凝同在中书,一日和问冯曰:公靴新买,其直几何。冯举左足示和曰:九百。和性褊急,遽回顾小吏云:吾靴何得用一千八百。因诟责久之。冯徐举其右足曰:此亦九百。于是哄堂大笑,时谓宰相如此,何以镇服百僚。《元史·察罕传》:察罕,幼牧羊于野。太祖出猎,见而异之,乃挈以归。尝行困,脱靴藉草而寝。鸮鸣其旁,心恶之,掷靴击之,有蛇自靴中坠。归,以其事闻。帝曰:是禽人所恶者,在尔则为喜神,宜戒子孙勿杀其类。
《辍耕录》:太府少监呵鲁,奏取黄金三两,为御靴刺花用。上曰:不可。因请易以银而镀金者,上曰:亦不可。金银,首饰也。今民间所用何物。对曰:用铜。上曰:可。杨太史瑀所言。太史居官,时日侍上,故知其详。
《见闻录》:王英字俊伯,昆山人。洪武初,从乡校贡太学,选授山东道监察御史。上察其可用,特命署都御史事,大书敦厚王英四字,揭诸殿柱。居乡尤率易,尝微服入郡城,时禁庶民服靴,门者缚英,英笑曰:吾官人也。顾取舟中冠带示之,始得释,亦不色怒。

靴部杂录

《傅中丞集》:凉州民先办从军之物,然后作靴。
《唐六典》:平巾帻之服,武官及卫官乌皮靴。
《图画见闻志》:唐代宗朝,令宫人侍左右者,穿红锦靿靴。
《北辕录》:归德府无贵贱,皆著尖头靴,所顶之巾,谓之蹋鸱。
《梦溪笔谈》:中国衣冠,自北齐以来,乃全用窄袖、绯绿短衣、长靿靴。
《北堂书钞》:慕容皝与顾和书云:今致绣靴一緉。《归田录》:往时学士循唐故事,见宰相不具靴笏,系鞋坐玉堂上,遣院吏计会堂头直省官,学士将至,宰相出迎。近时学士,始具靴笏,至中书,与常参官杂坐于客位。有移时不得见者,学士日益自卑。丞相礼亦渐薄,盖习见已久,恬然不复为怪也。
《文献通考》:隋文帝听朝之服,有六合靴,与贵臣同服。《辍耕录》:杜清碧先生,本应召次钱塘,诸儒者争趋其门。燕孟初作诗嘲之,有紫藤帽子高丽靴,处士门前当怯薛之句。闻者传以为笑。用紫色棕藤缚帽而制靴,作高丽国样,皆一时所尚。怯薛,则内府执役者之译语也。

靴部外编

《酉阳杂俎》:于阗国赞摩寺有辟支佛靴,非皮非綵,岁久不烂。
《辟寒》:蓝采和常衣破蓝衫六銙,黑木腰带,一脚著靴,一脚跣冬,则卧雪中,气出如蒸。

行縢部汇考

《诗经》

《小雅·采菽》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
〈传〉诸侯赤芾,邪幅,幅偪也,所以自偪束也。〈笺〉邪幅,如今行縢也。偪束其胫,自足至膝,故曰在下。〈疏〉古今名异,欲以今晓今人,故曰邪幅,如今行縢。《说文》云:縢,缄也。名行縢者,言行而缄束之故。云偪其胫也。又解在下之义,故云自足至膝,故曰在下,因在下之文,从下而上言之,故云自足。足,即脚跗也。

《礼记》《内则》

偪,屦,著綦。
〈注〉偪,行縢。〈陈注〉即诗所谓邪幅也。

《释名》《释衣服》

偪,所以自逼束,今谓之行縢。言以裹脚可以跳腾轻便也。
《本草纲目》《缴脚布释名》
李时珍曰:即裹脚布也。李斯书云:天下之士,裹足不入秦,是矣。古名行縢。
《主治》
陈藏器曰:无毒。主天行劳复、马骏风、黑汗出者,洗汁服之,多垢者佳。
李时珍曰:妇人欲回乳,用男子裹足布勒住,经宿即止。

行縢部纪事

《战国策》:苏秦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去秦而归。嬴縢履蹻。
《三国志·吕蒙传》:蒙,拜别部司马。权统事,料诸小将兵少而用薄者,欲并合之。蒙阴赊贳,为兵作绛衣行縢,及简日,陈列赫然,兵人练习,权见之大悦。
《唐书·南蛮传》:东谢蛮,居黔州西。谢氏,世为酋长,部落尊畏之。贞观三年,其酋元深入朝,冠乌熊皮若注旄,以金银络额,被毛帔,韦行縢,著履。中书侍郎颜师古因是上言:昔周武王时,远国入朝,太史次为《王会篇》,今蛮夷入朝,如元深冠服不同,可写为《王会图》。诏可。《日知录》:唐德宗入骆谷,值霖雨,道涂险滑,卫士多亡归朱泚。东川节度使李叔明之子升,及郭子仪之子曙令狐建之子彰等六人,恐有奸人危乘舆,相与齧臂为盟,著行縢钉鞋,更鞚上马,以至梁州。他人皆不得近,及还京师,上皆以为禁卫将军,宠遇甚厚。《今言》:吴元年冬孝陵念七子渐长,宜习劳,令内侍制麻履行縢,凡诸子出城稍远,马行十七,步行十三。七子懿文太子、秦悯王、晋恭王、成祖、周定王、楚昭王,齐庶人也。

行縢部杂录

《左传》:带,裳,幅,舄。〈注〉幅,今之行縢,谓偪束其胫,自足至膝也。
《日知录》:古人之袜,大抵以皮为之。《春秋左氏传注》曰:古者臣见君解袜,既解袜则露其邪幅,而人得见之。采菽之诗所以为咏,今之村民往往行縢而不袜者,古人之遗制也。吴贺邵为人美容止,坐常著袜,希见其足,则汉魏之世,不袜而见足者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