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三百四十五卷目录

 裙部汇考
  方言〈衣服杂释〉
  释名〈释衣服〉
  说文〈裙 裳〉
  中华古今注〈裙衬裙〉
  事物原始〈裙〉
 裙部艺文一
  谢竟陵王赉母赫国云气黄绫裙襦启 梁沈约
  纪锦裙         唐陆龟蒙
 裙部艺文二〈诗〉
  咏复裙          陈萧邻
  裙带间六言诗     宋红衣宫女
 裙部选句
 裙部纪事
 裙部杂录
 裙部外编
 裤部汇考
  方言〈衣服杂释〉
  释名〈释衣服〉
  说文〈裤〉
  中华古今注〈裈 裤〉
  事物原始〈裤 裈〉
  本草纲目〈裈裆〉
 裤部艺文
  谢赵王赉白罗袍裤启   北周庾信
  吴绢裤段赞        唐苏颋
 裤部选句
 裤部纪事
 裤部杂录
 裤部外编

礼仪典第三百四十五卷

裙部汇考

《方言》《衣服杂释》

裙,陈魏之间,谓之帔。自关而东,或谓之摆。

《释名》《释衣服》

凡服,上曰衣,下曰裳。裳,障也,所以自障蔽也。
裙,下裳也。连接,裙幅也。
缘裙,裙施缘也。

《说文》《裙》

裙,下裳也。重文作裙。

《裳》

衣裳字,本作常,下裙也,从巾象形。

《中华古今注》《裙衬裙》

古制,衣裳相连。至周文王,令女人服裙,裙上加翟衣,皆以绢为之。始皇元年,宫人令服五色花罗裙,至今礼席有短裙焉。衬裙,隋大业中,炀帝制五色夹缬花罗裙,以赐宫人及百僚母妻。又制单丝罗以为花笼裙,常侍宴供奉宫人所服。后又于裙上剪丝凤,缀于缝上,取象古之褕翟。至开元中,有制焉。

《事物原始》《裙》

梁简文诗:罗裙宜细裥。先是,广西妇人衣裙,其后曳地四五尺,行则以两婢前携,简多而细,名曰马牙简,或古之遗制也。与汉文帝后宫衣不曳地者不同。《韵书》曰:裥裙,幅相摄也。今北方尚有贴地者,盖谓不缠足之故,欲裙长以掩之也。杜牧咏袜诗云:五陵年少欺他醉,笑把花前出画裙。盖唐时裙长,亦可以掩足也。画裙,今俗盛行。

裙部艺文一《谢竟陵王赉母赫国云气黄绫裙襦启》梁沈约


窃以积丝成綵,散茧腾花。巧擅易水之间,价贵丛台之下。民受禄为养,沾荷弥深。圣恩曲渐,自叶流根。复袖缊裙,岂伊恒饰。荣新之宠,固难轻报。

《纪锦裙》唐·陆龟蒙

侍御史赵郡李君,好事之士也。因余话上元瓦官寺,有陈后主羊车一轮。天后武氏罗裙佛幡,皆组绣奇妙,李君乃出古锦裙一幅示余,长四尺,下广上狭。下阔六寸,上减三寸半,皆周尺如直。其前则左有鹤二十,势如飞起,率曲折一胫,口中衔草蘤辈。右有鹦鹉耸肩,舒尾数,与鹤相等。二禽大小不类,而又以花卉均布,无馀地。界道四向五色,间杂道上累细钿,点缀其中。微云琐结,互以相带,有若駮霞残虹,流烟堕雾,春草夹径。远山截空,坏墙杳苔。石泓秋水,印丹漫漏。蕊粉涂染,盭縆环佩。云隐涯岸,浓淡霏拂。霭抑冥密,始如不可辨别。及谛视之,条段斩绝,分画一一,有去处非绣非绘,缜致柔美,又不可状也。里用缯綵,下制线尚如旧,两旁皆解散,盖拆灭零落,仅存此故耳。纵非齐梁物,亦不下三百年矣。昔时之工如此妙耶,曳其裙者复何人焉。因笔之为辞,继于锦谱之后,俾善诗者赋焉。

裙部艺文二〈诗〉《咏复裙》陈萧邻

皛皛金纱净,离离宝缝分。纤腰非学楚,宽带为思君。

《裙带间六言诗》宋·红衣宫女

百叠漪漪水皱,六铢縰縰云轻。直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

裙部选句

梁沈约诗:巴童方理瑟,汉女夜缝裙。
刘遵诗:风度开裙𧚥。陈后主乐府:红裙结未解,绿绮自难徽。〈又〉相邀开绣户,转态结红裙。
唐卢照邻诗:长裙随凤管,促柱送鸾杯。
虞世南诗:轻裙染回雪,浮蚁泛流霞。
王昌龄诗:荷叶罗裙一色裁。
万楚诗:红裙妒杀石榴花。
李白诗:移舟木兰棹,行酒石榴裙。
杜甫诗: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红裙。
韩愈诗:不解文字饮,惟能醉红裙。
王建宫词:金砌雨来行步滑,两人抬起隐花裙。〈又〉密奏君王知入月,唤人相伴洗裙裾。
白居易诗:歌脸有情凝睇久,舞腰无力转裙迟。〈又〉血色罗裙翻酒污。〈又〉秋水莲冠春草裙,依稀风调似文君。
皮日休诗:为说风标曾入梦,上仙初著翠霞裙。李群玉诗: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于鹄诗:新绣笼裙豆蔻花。
韩偓诗:学梳松鬓试新裙,消息佳期在此春。
元袁易诗:入舟山色羞眉黛,隔岸榴花避舞裙。张昱诗:上苑新波小海分,绿香溢岸好湔裙。
李裕诗:娇娘莫惜罗裙涴,看取腰肢醉后妍。
张雨诗:归来闭户偿高卧,莫遣人书白练裙。
杨维桢诗:新词未上鸳鸯扇,醉墨先污蛱蝶裙。明祝允明诗:想得美人帘底坐,月华斜样翠裙腰。

裙部纪事

《吴越春秋》:越王勾践入臣于吴,服犊鼻,著樵头夫人衣无缘之裳,施左阙之襦。夫斫剉养马,妻给水、除粪、洒扫。三年不愠怒,面无恨也。
《汉书·石奋传》:万石君石奋长子建,为郎中令。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牏,身自浣洒,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之,以为常。
《汝南先贤传》:戴良家五女,皆布裙无缘裙四等。《拾遗记》:成帝常以三秋闲日,与飞燕戏于太液池,以沙棠木为舟,贵其不沉没也。以云母饰于鹢首,一名云舟,又刻大桐木为虬龙,雕饰如真,以夹云舟而行。以紫桂为柂枻,及观云棹水玩撷菱蕖。帝每忧轻荡,以惊飞燕,命佽飞之士,以金锁缆云舟于波上,每轻风时至,飞燕殆欲随风入水,帝以翠缨结飞燕之裙,常怨曰:妾微贱,何复得预缨裙之游。今太液池尚有避风台,即飞燕结裙之处。
《赵飞燕外传》:汉成帝立飞燕为皇后,帝步太液池榭,后歌归风送远之曲,帝以文犀著击玉瓯。酒酣风起,后扬袖曰:仙乎仙乎,去故而就新,宁忘怀乎。帝令左右持其裙,风止,裙为之绉。他日,宫姝或擘裙为绉,号留仙裙。
《后汉书·王良传》:良,为大司徒司直。在位恭俭,妻子不入官舍,布被瓦器。时司徒史鲍恢以事到东海,过候其家,而良妻布裙曳柴,从田中归。恢告曰:我司徒史也,故来受书,欲见夫人。妻曰:妾是也。苦掾,无书。恢乃下拜,叹息而还,闻者莫不嘉之。《马皇后传》:后常衣大练,裙不加缘。朔望诸姬主朝请,望见,以为绮縠,就视,乃笑。
《五行志》:献帝建安中,男子之衣,好为长躬而下甚短,女子好为长裙而上甚短。时益州从事莫嗣以为服妖,是阳无下而阴无上也。
《高士传》:管宁常著布裙貉裘,唯祠先人,乃著旧布单衣,加首絮巾。辽东郡国图形于府殿,号为贤者。《三国志注》:燉煌俗,妇人作裙,挛缩如羊肠,用布一匹;皇甫隆禁改之,所省不赀。
《世说新语》:王丞相拜司空,桓廷尉作两髻,葛裙、策杖,路边窥之,叹曰:人言阿龙超,阿龙故自超。不觉至台门。
《要录》:俗说车武子妻大妒,尝呼其妇兄宿,取一绛裙衣挂屏风上。其妇拔刀径上床,发被,乃其兄也,惭而退。
《嵇康集》:孙登字公和,于汲郡北山中为土窟,夏则编草为裳,冬则以发自覆。
《后赵录》:孟卓字君伟,少修清苦之志。著单裙,十六年不换。
《宋书·羊欣传》:欣年二十,时王献之为吴兴太守,甚知爱之。献之尝夏月入县,欣著新绢裙昼寝,献之书裙数幅而去。欣本工书,因此弥善。
《南史·刘琎传》:琎,方轨正直。与友人会稽孔逖同舟入东,于塘上遇一女子,逖目送曰:美而艳。琎曰:斯岂君子所宜言乎。于是解裳自隔。
《梁书·任昉传》:昉,为义兴太守。在任清洁,儿妾食麦而已。友人彭城到溉,溉弟洽,从昉共为山泽游。及被代登舟,止有米五斛。既至无衣,镇军将军沈约遗裙衫迎之。
《北魏书·河间公齐传》:齐少雄杰魁岸,世祖爱其勇壮,引侍左右。从征赫连昌。世祖以微服入其城,齐固谏,不许,乃与数人从世祖入。城内既觉,诸门悉闭。世祖及齐等因入其宫中,得妇人裙,系之槊上,世祖乘而上,因此得拔,齐有力焉。
《北史·窦泰传》:泰母梦风雷暴起。寤而惊汗,遂有娠。期而不产,大惧。有巫曰:度河湔裙,产子必易。泰母从之,俄而生泰。及长,为御史中尉。
《北齐书·后主皇后穆氏传》:武成时,为胡后造真珠裙裤,所费不可胜计,被火所烧。后主既立穆皇后,复为营之。
《旧唐书·舆服志》:永徽之后,皆用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寻下敕禁断。
《唐书·五行志》:安乐公主使尚方合百鸟毛织二裙,正视为一色,傍视为一色,日中为一色,影中为一色,而百鸟之状皆见,以其一献韦后。公主又以百兽毛为鞯面,韦后则集鸟毛为之,皆具其鸟兽状,工费巨万。公主初出降,益州献单丝碧罗笼裙,缕金为花鸟,细如丝发,大如黍米,眼鼻嘴甲皆备,瞭视者方见之。皆服妖也。
杨贵妃常以假鬓为首饰,而好服黄裙。近服妖也。时人为之语曰:义髻抛河里,黄裙逐水流。
《开元天宝遗事》:长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设席藉草,以红裙递相插挂,以为宴幄。
《荆湖近事》:周行逢为武安节度使,妇人所著裙,皆不缝,谓之散幅裙。或曰:裙之于身,以幅多为尚。周匝于身。今乃散开,是不周也。不周不缝,是姓与名俱去矣。夫幅者,福也。福已破散,其能久乎。未几行逢卒。《清异录》:同光年,上因暇日晚霁,登兴平阁,见霞彩可人,命染院作霞样纱,作十褶裙,分赐宫嫔。是后,民间尚之,竞为衫裙,号拂拂娇。
《宋史·乐志》:队舞之制。女弟子队:六曰采莲队,衣红罗生色绰子,系晕裙,戴云鬟髻,乘綵船,执莲花。
《西河记》:西河无蚕,桑妇女著碧缬裙,加细布裳。《春渚纪闻》:嘉兴李巨山,钱安道尚书甥也。先生尝过安道小酌,其女数岁以领巾乞诗,公即书绝句云:临池妙墨出元常,弄玉娇痴笑柳娘。吟雪屡曾惊太傅,断弦何必试中郎。又于陶安世家见为刘唐年君佐小女裙带上,作散隶书绝句云:任从酒满翻香缕,不愿书来系綵笺。半接西湖横绿草,双垂南浦拂红莲。每句皆用一事,尤可珍宝也。
《泠斋夜话》:东坡倅钱塘,日梦神宗召入禁。宫女环侍,一红衣女捧红靴一双,命轼铭之。觉而记其中一联云:寒女之丝,铢积寸累。天步所临,云蒸雷起。既毕,进御,上极叹其敏。使宫女送出,睇视裙带,间有六言诗一首曰:百叠漪漪水皱,六铢縰縰云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
《墨庄漫录》:李豸方叔尝饮襄阳沈氏家,醉中题侍儿小莹裙带云:旋剪香罗列地垂,娇红嫩绿写珠玑。花前欲作重重结,系定春光不放归。后小莹归郭汲使君家,更名艳琼,尚存也。他日访之,乃襄阳士族家,遂嫁之。

裙部杂录

《晏子》:景公衣黼黻之衣,素绣之裳,一衣而五采具备焉。
《西京杂记》:始元二年,黄鹄下太液池。上为歌曰:黄鹄飞兮下建章,金为衣兮菊为裳。
《晋·东宫旧事》:皇太子纳妃,有绛纱复裙,碧结绫复裙,丹碧纱纹双裙,紫碧纱文双裙,紫碧纱文绣缨双裙,紫碧纱縠双裙,丹碧纱杯文罗裙。
《宋书·五行志》:晋兴后,衣服上俭下丰,著衣者皆厌腰盖裙。
《清异录》:男子出家学佛,始衣矾墨连裙,谓之氅装。《女红馀志》:周昭王延娟,以奇锦为裙,昼看成凤,夜看成龙,名交龙斗凤裙。
《诚斋杂记》:广西妇人衣裙,其后曳地四五尺,行则以两婢前携。《琅嬛记》:孙真人有黄昏散,夫妻反目,服之必和。又名合欢。叔良制以为丸,赠窈窕,窈窕不服,佩之裙裾,香气异常。
《文献通考》:传授经曰:老子去周,左慈在魏,并葛巾单裙。不著褐,则是直著短衫,而以裙束其上。晋王献之书羊欣练裙,朱公叔绝交,论谓西华之子,冬月葛衣练裙,盖古人不徒衣裤,必以裙袭之。是正上衣下裳之制也。
《五色线》:白乐天《杭州春望》云:谁开湖寺西南路,草绿裙腰一道斜。
《珍珠船》:隋炀帝作长裙十二破,名仙裙。
《六典》:唐孙伏伽表近太后,常于民间借妇女裙襦,以充妓衣,于五月五日元武门游戏,非所以为子孙法。《溪蛮丛笑》:犵狫裙,裙幅两头缝断,自足而入,阑斑厚重,下一段纯以红,范史所谓独力衣,恐是也。

裙部外编

《仙传拾遗》:汉初,小儿于道歌曰:著青裙,入天门。揖金母,拜木公。惟张子房知之,乃再拜之曰:此乃东王公之玉童也。
《洞冥记》:东方朔生三日而母死,邻母得而养之。经岁,母忽失朔,累月暂归。后复去家万里,见一枯树,脱白布裳挂树,裳化为龙。
《甄异记》:待制查道奉使高丽,晚泊一山而止,望见沙中有一妇人,红裳双袒,髻纷乱,肘后微有红鬣水。工曰:某在海上,未曾见此。查曰:此人鱼也,能与人奸。水族,人性也。
《搜神记》:淮南陈氏,于田中种豆,忽见二女子,姿色甚美,著紫缬襦,青裙,天雨而衣不湿。其壁先挂一铜镜,镜中见二鹿,遂以刀斫获之,以为脯。
《异苑》:元嘉二十年,王怀之丁母忧。葬毕,忽见树上有妪,头戴大发,身披白罗裙,足不践柯,亭然虚立。还家叙述,其女遂得暴疾,面乃变作向树杪鬼状,乃与麝香服之,寻复如常。
《广异记》:唐京兆韦训,暇日于其家学中读金刚经。忽见门外绯裙妇人,长三丈,踰墙而入,径投其家。先生为捽发,曳下地,又以手捉训,训以手抱《金刚经》,仓卒得免。先生被曳,家人随而呼之,其鬼走入大粪堆中,先生遍身已蓝淀色,舌出长尺馀,家人扶至学中,久之方苏,率村人掘粪堆中深数尺,乃得一绯裙,白衫破帛,新妇子焚于五达衢,其怪遂绝焉。

裤部汇考

《方言》

《衣服杂释》

裤,齐鲁之间谓之,或谓之襱,关西谓之裤。无襱之裤,谓之襣。
裤无踦者,即今犊鼻裈也。

大裤,谓之倒顿。
今雹裤也。

小裤,谓之,楚通语也。
裤也。

《释名》《释衣服》

裤,跨也。两服各跨别也。

《说文》《裤》

裤,胫衣也。

《中华古今注》《裈》


裈,三代不见所述,周文王所制裈,长至膝,谓之弊衣。贱人不下服,曰良衣,盖良人之服也。至魏文帝赐宫人绯交裆,即今之裈也。

《裤》

裤,盖古之裳也。周武王以布为之,名曰褶。敬王以缯为之,名曰裤。但不缝口而已。庶人衣服也。至汉章帝,以绫为之,加下缘,名曰口,常以端午日赐百官。水纹绫绔,盖取清慢而理人。若百官母及妻妾等承恩者,则别赐罗纹胜裤,令太常二人服紫绢裤,褶绯衣,执永籥以舞之,又时皇帝讲武之臣,近侍者朱韦裤褶,已下属于鞋。

《事物原始》《裤》

干宝《搜神记》晋时,始有裤。按《汉外戚传》霍后令宫人皆为穷裤。注云:即今裈裆,裤多用带,有前裆,不得交通,齐鲁谓之襱,关西谓之裤。唐娄师德为丰州都督,以皮为裤,率军屯田,积谷百万。又按《史记》屠岸贾灭赵氏,赵朔之妻有遗腹,生男。贾索之,夫人置之裤中,自此始也。今时武士大口裤,是魏文上马裤也。

《裈》

裈,亵衣也。汉司马相如著犊鼻裈,晋阮咸七夕晒犊鼻裈,以三尺布为之,前后各一幅,中裁两尖裆,交凑之,今之牛头孑裈,乃农衣也。始于西戎,以牛皮为之,今之皮裤亦然。夏时用绢,长至膝周。文王制,裈长于膝,今吴中妇女,多穿大脚开裆裈,独浦城妇人不穿裤。广西土官妇女,亦不穿裈,著裙五六层,其后曳地四五尺,盖夷俗也。唐人以花上矖裈,为杀风景。
《本草纲目》《裈裆释名》
李时珍曰:裈,亦作裈,亵衣也。以浑复为之,故曰裈。其当隐处者,为裆缝合者,为裤。短者为犊鼻。犊鼻,穴名也,在膝下。
《主治》
《别录》曰:洗裤汁解毒箭,并女劳复。
陈藏器曰:阴阳易病,烧灰服之,并取所交女人衣裳覆之。
李时珍曰:主女劳疸,及中恶鬼忤。
《发明》
李时珍曰:按张仲景云,阴阳易病,身体重、少气,腹里急,或引阴中拘急热,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眼中生花,膝胫拘急者,烧裈散主之,取中裈近隐处,烧灰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即利,阴头微肿,则愈。男用女,女用男,成无己。解云,此以导阴气也,童女者尤良。
《附方》
金疮伤重被惊者,以女人中衣旧者,炙裆熨之。〈李筌《太白经》注。〉
胞衣不下,以本妇裈覆井上,或以所著衣笼灶上。〈千金方〉
房劳黄病,体重不眠,眼赤如朱,心下起块若瘕,十死一生。宜烙舌下,灸心俞关元二七壮,以妇人内衣烧灰,酒服,二钱。〈三十六黄方〉
中鬼昏厥,四肢拳冷,口鼻出血,用久污溺衣烧灰,每服二钱沸汤下。男用女,女用男。〈赵原阳真人济急方〉

裤部艺文《谢赵王赉白罗袍裤启》北周·庾信

某启:垂赉白罗袍裤一具,程据上表,空论雉头。王恭入雪,虚称鹤氅。未有悬机巧综,变䌰奇文,凤不去而恒飞,花虽寒而不落。披千金之暂暖,弃百结之长寒。永无黄葛之嗟,方见青绫之重。对天山之积雪,尚得开裤。冒广厦之长风,犹当挥汗。白龟报主,终自无期。黄雀谢恩,竟知何日。

《吴绢裤段赞》唐·苏颋

吴越之缟,裁缝之裤。怀风纳凉,君子尚素。

裤部选句

梁简文帝答安吉公主启:岂直王济女奴,独有罗裤方使。乐府行胡,羞论歌舞。
唐王建诗:金吾除夜进傩名,画裤朱衣四队行。白居易诗:路喧歌五裤,军醉感单胶。〈又〉赤玉何人小琴轸,红缬谁家合罗裤。〈又〉浅色縠纱轻似雾,纺花纱裤薄如云。
元稹诗:玲珑合欢裤。
薛逢宫词: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裤宫人扫御床。罗隐诗:水寒不见双鱼信,风便唯闻五裤讴。
宋文同诗:归来事洗濯,袍裤纷纵横。
苏轼诗:不辞脱裤溪水寒,水中照见催租瘢。
黄庭坚诗:亦思还家洗袍裤。
苏辙诗:水寒双胫长,破裤不蔽膝。
朱熹诗:旧裤脱了却不辞,新裤知教阿谁做。
文彦博诗:民被襦裤惠,境绝枹鼓音。
陆游诗:布谷汝勿忧,吾裤真可脱。〈又〉裂面霜风快似镰,重重裘裤晚仍添。
陈师道诗:袯裤不容脱,鸟语徒殷勤。
元张翥诗:花裙草裤自膜拜。

裤部纪事

《吕氏春秋》:子产治郑,邓析务难之,与民之有狱者约,大狱一衣,小狱襦裤。郑国大乱,于是杀邓析而民心乃服。
《韩子》:郑县人乙子使其妻为裤,其妻问曰:今裤何如。夫白:象吾故裤。妻因毁新,令如故裤。
韩昭侯使人藏敝裤,侍者曰:君亦不仁矣,敝裤不以赐左右而藏之。昭侯曰非子之所知也。吾闻明主爱一嚬一笑,嚬有为嚬,而笑有为笑。今夫裤,岂特嚬笑哉。裤之与嚬笑远矣。吾必待有功者,故收藏之未有予也。
齐有狗盗之子与刖危子戏而相誇。盗子曰:吾父之裘独有尾。危子曰:吾父独冬不失裤。
《史记·赵世家》:屠岸贾攻赵氏于下宫,皆灭其族。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无何,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裤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
《韩信传》:信始为布衣时,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裤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裤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汉书·周仁传》:景帝,拜仁为郎中。仁为人阴重不泄。常衣弊补衣溺裤,故为不絜清,以是得幸。
《司马相如传》:卓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与驰归成都。家徒四壁立。文君久之不乐。相如与俱之临邛,尽卖车骑,买酒舍,乃令文君当垆。相如身自著犊鼻裈,与庸保杂作,涤器于市中。卓王孙耻之,为杜门不出。《淮南子》:九疑之南,陆事寡而水事众,民人被发文身,以像鳞虫;短绻不绔,以便涉游。《汉书·孝昭上官皇后传》:上官后,霍光外孙。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绔,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注〉服虔曰:穷绔,有前后裆,不得交通也。师古曰:绔,古裤字也。穷绔即今之绲裆裤也。《朱博传》:博,为琅邪太守。敕功曹:官属多褒衣大袑,不中节度,自今掾史衣皆令去地三寸。〈注〉师古曰:袑,谓大裤也。
《东观汉记》:更始在长安,所爵多群小,三辅苦之。被服威仪,不以衣冠,或绣衣锦裤。《钟离意别传》:钟离意字子阿,为司徒侯霸府议曹掾。诏送三百人到河北,遇隆冬,到弘农,意辄使属县令出钱,与徒作襦裤。光武谓侯霸,曰:君所使吏仁恕用心乎。
《后汉书·马援传》:援转游陇汉间。因处田牧,至有牛马羊数千头,谷数万斛。既而叹曰:凡殖货财产,贵其能施赈也,否则守钱虏耳。乃尽散以班昆弟故旧,身衣羊裘皮裤。
《陈重传》:重举孝廉,在郎署。同舍郎有告归宁者,误持邻舍郎裤以去。主疑重所取,重不自申说,而市裤以偿之。后宁丧者归,以裤还主,其事乃显。
《吴良传》:良初为郡吏,岁旦与掾史入贺,门下掾王望举觞上寿,谄称太守功德。〈注〉良时跪曰:门下掾佞谄,明府勿受其觞。盗贼未尽,人庶困乏。今良曹掾,尚无裤。望曰:议曹惰窳,自无裤,宁足为不家给人足邪。太守曰:此生言是。赐良鳆鱼百枚。
桓谭《新论》:待诏景子春,素善占。坐事系狱,其妻朱君至狱门,通言遗襦裤。子春惊曰:朱君来言,与朱为诛。裤而襦,中绝者也,我当诛断也。后遂腰斩。
《江表传》:吴吕范谓孙策曰:将军士众日盛,纲纪不整,乞暂领都督部分之便。释褠著裤褶,执鞭诣阁下,乃委以事,军禁大行。
《魏略》:赵岐避难至北海,著絮巾布裤,在市中卖饼。《三国志·贾逵传〈注〉·魏略》曰:逵世为著姓,少孤家贫,冬常无裤,过其妻兄柳孚宿,其明无何,著孚裤去,故时人谓之通健。
《崔琰传》:太祖征并州,留琰傅文帝于邺。世子仍出田猎,变易服乘,志在驱逐。琰谏:世子燔翳捐褶,以塞众望。世子报曰:昨奉嘉命,惠示雅数,欲使燔翳捐褶。翳已坏矣,褶亦去焉。后有此比,蒙复诲诸。
《裴潜传〈注〉:韩宣字景然,渤海人也。黄初中,为尚书郎,尝以职事当受罚于殿前,已缚束,杖未行。文帝辇过。特原之,遂解其缚。时天大寒,宣前以当受杖,豫脱裤,缠裈面缚,及其原;裈腰不下,乃趋而去。帝目而送之,笑曰:此家有瞻谛之士也。后出为清河、东郡太守。《魏旧事》:杨平善裁裤,以宫绢百疋,作小裤百枚。《广州先贤传》:钟翔字元游,苍梧人,为九真郡尉。郁林太守常衣布裤,乡邑叹慕之。
《世说新语》:武帝尝降王武子家,武子供馔,并用琉璃器。婢子百馀人,皆绫罗裤褶,以手擎饮食。
《独异志》:刘伶好饮酒,常袒露不挂丝,人见而责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体,君等无事,何得入我裈体中。其人笑而退。《晋书·阮咸传》:咸任达不拘,与叔父籍为竹林之游,当时礼法者讥其所为。咸与籍居道南,诸阮居道北,北阮富而南阮贫。七月七日,北阮盛晒衣服,皆锦绮粲目。咸以竿挂大布犊鼻于庭,人或怪之,答曰:未能免俗,聊复尔耳。
《郭璞传》:璞好经术,博学有高才,妙于阴阳算历。王敦之谋逆也,收璞,诣南冈斩之。初,璞中兴初行经越城,间遇一人,呼其姓名,因以裤褶遗之。其人辞不受,璞曰:但取,后自当知。至是,果此人行刑。
《谢尚传》:尚,脱略细行,不为流俗之事。好衣刺文裤,诸父责之,因而自改,遂知名。司徒王导深器之,辟为掾。袭父爵咸亭侯。转督江夏义阳随三郡军事。为政清简,始到官,郡府以布四十匹为尚造乌布帐。尚坏之,以为军士襦裤。
《韩伯传》:伯母殷氏,高明有行。家贫窭,伯年数岁,至大寒,母方为作襦,令伯捉熨斗,而谓之曰:且作襦,寻当作复裈。伯曰:不复须。母问其故。对曰:火在斗中,而柄尚热,今既著襦,下亦当煖。母甚异之。
《郭文传》:文,居山中穷谷无人之地。馀杭令顾飏与葛洪共造之,而携与俱归。飏以文山行或须皮衣,赠以韦裤褶一具,文不纳,辞归山中。飏追遣使者置衣室中而去,文亦无言,韦衣乃至烂于户内,竟不服用。晋《义熙起居注》:安帝自荆州至新亭,诏曰:诸侍官,戎行之时,不备朱服,悉令裤褶从。
《世说新语》:范宣洁行廉约,韩豫章遗绢百匹,不受;减五十匹,复不受。如是减半,遂至一匹,既终不受。韩后与范同载,就车中裂二丈与范,云:人宁可使妇无裈邪。范笑而受之。
蔡廓弹事兼司徒、员外散骑常侍,谢祭应,著绛裤而祭披裤,不以贯足,有亏常体。
《高士传》:孙略冬日见贫士,脱裤遗之。
《十六国春秋》《后赵录》:石虎置女尚书,官属皆著紫裤,佩玉羽仪,杂伎工巧,皆与外侔。
《南史·王裕之传》:裕之左右尝使二老妇女,戴五条辫,著青纹裤,饰以朱粉。《宋书·袁淑传》:淑迁太子左卫率。元凶将为弑逆,其夜淑在直,二更许,呼淑及萧斌等流涕谓曰:主上信谗,将见罪废。省内无过,不能受枉。明旦便行大事,望相与戮力。淑及斌并曰:自古无此,愿加善思。劭怒变色。左右引淑等裤褶,又就主衣取锦,截三尺为一段,又中破,分斌、淑及左右,使以缚裤。淑出环省,绕床行,至四更乃寝。
《南史·张畅传》:畅为南谯王义宣司空长史、南郡太守。元凶弑逆,义宣发哀之日,即便举兵。畅为元佐,位居僚首,哀容俯仰,荫映当时。举哀毕,改服著黄裤褶,出射堂简人。音姿容止,莫不瞩目,见者皆愿为尽命。《南齐书·武陵昭王晔传》:晔以公事还过竟陵王子良宅,冬月道逢乞人,脱襦与之。子良见晔衣单,荐襦于晔。晔曰:我与向人亦复何异。《吕安国传》:安国,徵为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欣有文授,谓其子曰:汝后勿裤褶驱使,单衣犹恨不称,当为朱衣官也。
《梁书·昭明太子统传》:普通中,大军北讨,京师谷贵,太子因命菲衣减膳。每霖雨积雪,遣腹心左右,周行闾巷,密加赈赐。又出主衣绵帛,多作襦裤,冬月以施贫冻。
《南史·悯怀太子方矩传》:太子,眤狎群下,好著微服。尝入朝,公服中著碧丝布裤,抠衣高,元帝见之大怪,遣尚书周弘正责之。
《周弘正传》:弘正,善元理,为当世所宗。藏法师于开善寺讲说,门徒数百。弘正年少,未知名,著红裈,锦绞髻,踞门而听,众人蔑之,弗谴也。既而乘间进难,举坐尽倾,元帝遣使迎之。授黄门侍郎,直侍中省。俄迁左户尚书。夏月著犊鼻裈,衣朱衣,为有司所弹。其作达如此。
《北史·平文皇后传》:后年十三,因事入宫,得幸于平文,生昭成帝。平文崩,昭成在襁褓,时国有内难,将害帝子。后匿帝于裤中,咒曰:若天祚未终者,汝无声。遂良久不啼,得免于难。
《魏书·乐浪王忠传》:肃宗时,复前爵,位太常少卿。出帝汎舟天渊池,命宗室诸王陪宴。忠愚而无智,性好衣服,遂著红罗襦,绣作领;碧紬裤,锦为缘。帝谓曰:朝廷衣冠,应有常式,何为著百戏衣。忠曰:臣少来所爱,情存绮罗,歌衣舞服,是臣所愿。帝曰:人之无良,乃至此乎。
《胡叟传》:叟不治产业,常苦饥贫,然不以为耻。每至贵胜之门,恒乘一㹀牛,敝韦裤褶而已。《北齐书·陆法和传》:法和,衣食居处,一与苦行沙门同。有小弟子戏截蛇头,来诣法和。法和曰:汝何意杀蛇。因指以示之,弟子乃见蛇头齰体裆而不落。法和使忏悔,为蛇作功德。
《唐书·娄师德传》:师德,字宗仁。天授初,为左金吾将军,检校丰州都督。衣皮裤,率士屯田,积谷数百万,兵以饶给,无转饟和籴之费。武后降书劳之。
《云仙散录》:李白游慈恩寺,僧用松水牌乞诗,题讫,僧献兰缣裤。
《唐书·归崇敬传》:崇敬授主客员外郎,复兼修撰。代宗幸陕,召问得失。时百官朝朔望,皆服裤褶,崇敬非之,建言:三代逮汉无其制,隋以来,始有服者,事不稽古,宜停。诏可。
《食货志》:德宗居奉天,储蓄空窘,尝欲遣士卒视贼,以苦寒乞襦裤,帝不能致,剔亲王带金而鬻之。
《谈录》:徐左铉,一生好服,宽裤未尝窄衣裳。
《清异录》:潞王从珂出驰猎,从者皆轻零衫、佛光裤。佛光者,以杂色横合为裤。
《宋史·太宗本纪》:雍熙二年十二月,遣中使赐缘边戍卒襦裤。
《真宗本纪》:景德元年十二月,车驾发澶州,大寒,赐道旁贫民襦裤。
《老学庵笔记》:祖妣楚国郑夫人,有先左丞遗服一箧,裤有绣者,白地白绣,鹅黄地鹅黄绣,裹肚则紫地皂绣。祖妣云,当时士大夫皆然也。
《贵耳集》:何自然中丞上疏,乞朝廷并库,寿皇从之。方且讲究未定,御前有燕杂剧,伶人装一卖,故衣者持裤一腰,只有一只裤口,买者得之,问如何著。卖者云:两脚并做一裤口。买者云:裤却并了,只恐行不得。寿皇即寝此议。
《见闻录》:王世贞字元美,为青州兵备。青多大侠巨盗,探丸杀人,有司不能制。公身系裤褶,集强壮教之,射申饬保甲,重悬购盗之赏。

裤部杂录

《礼记·内则》: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学书计,衣不帛襦裤。〈注〉为太温也。
《淮南子》:短绻不裤,以便涉游;短袖攘卷,以便刺舟。《盐铁论》:古者,鹿裘皮帽。及其后,大夫士狐貉。庶人则毛裤。
《汉官仪》:司空骑吏以下皂裤,因秦水德,今汉家火德,宜著绛裤。虎贲中郎将衣纱縠,单衣虎锦裤。
《易林》:济深难渡,濡我衣裤。五子善棹,脱无他故。《晋·东宫旧事》:太子纳妃,有绛直文罗裤、七彩杯文锦裤。
《世说》:孙兴公云:曹毗才如白地明光锦,裁为负版裤,非无文彩,酷无裁制。
《邺中记》:石虎时著金缕合欢裤。
《旧唐书·音乐志》《景云乐》,舞八人,花锦袍,五色绫裤。《天竺乐》,工人皂丝布头巾,白练襦,紫绫裤,绯帔。
《老学庵笔记》:元丰官制,尚书省复二十四曹,繁简绝异。京师有语曰:兵职驾库,典了袯裤。
《北堂书抄》:南郊著皂斑褶绣裤。
《东京梦华录》:诸军呈百戏,或用手握定镫裤,以身从后鞦来往,谓之跳马。
《西河记》:西河无蚕桑,妇女以外国异色锦为裤褶。《异域志》:扑子蛮,以青姿罗为通身裤。
《辍耕录》:苗獠喜著斑斓衣,制衣袖,广狭修短与臂同,衣幅长不过膝,裤如袖,裙如衣,总名曰草裙草裤。元稹《井田判》:廉叔劝蜀,襦裤与讴。
《娱书堂诗话》:古乐府云:爱惜加穷绔,防闲托守宫。《泠斋夜话》云,穷绔,汉时语,今裆裤也。然未详所出,按西汉《上官后传》,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服。虔曰:穷裤有前后,裆不得交通也。师古云即今裈裆裤也。《文献通考》:按裤褶,魏晋以来以为车驾,亲戎中外戒严之服。晋制虽有其说而不言其制,然既曰戒严服之,必戎服也。至隋炀帝时,巡游无度,诏百官从行,服裤褶军旅间不便,遂令改服戎衣,为紫绯绿青之服,则所谓裤褶者,又似是褒衣长裾,非鞍马征行所便者,与戒严之说不类。唐时以裤褶为朝见之服,开元以来,屡敕百官朝参应服裤褶,而不服者令御史纠弹治罪,盖以为六品以下之通服。《韵书训》褶为裤,又为袷也。然裤,裳也。袷衣之交领也。则不知所谓裤褶者,一物乎,二物乎。唐《舆服志》群臣服条内有绯褶大口,裤则似是二物。然不知所谓绯褶者,衣乎,裳乎。当俟精识考古之士而订之。

裤部外编

《搜神记》:乐安刘池苟,家在夏口,忽有一鬼来往刘家。初因闇彷佛见形如人,著白布裤。自尔后,数日一来,不复隐形,便不去。喜偷食,不以为害。
庐江杜谦为诸暨令。县西山下有一鬼,长三丈,著赪衣裤褶,在草中拍张。又脱褶掷草上,作懊恼歌。百姓皆看之。
《定命录》:元宗梦入井,有一兵士著绯裈,背负而出。明日使于兵号中寻访,总无此人。又于苑中搜访,见一掌关著绯裈,便引见上。问汝昨夜作何梦,对曰:从井中背负日出登天。上睹其形状,与梦相似,乃问:汝欲官乎。答曰:臣不解作官,臣家贫。遂敕赐钱五百千。《广异记》:扶沟令某霁者,失其姓,以大历二年卒。经半岁,其妻梦与霁遇,问其地下罪福。霁曰:吾生为进士,陷于轻薄,或毁讟词赋,或诋诃人物。今被地下所主,每日送两蛇及三蜈蚣,出入七窍,受诸痛苦,不可堪忍。法当三百六十日受此罪,罪毕方得托生。近以他事为阎罗王所剥,旧裈狼藉,为人所笑,可作一裈与我。妇云:无物可作。霁曰:前者万年尉盖又元将二绢来,何得。云:无。兼求铸像,写《法华经》,并许之,然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