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带佩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带佩部

钦定古今国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三百四十二卷目录

 带佩部汇考
  诗经〈卫风芄兰 王风丘中 郑风鸡鸣 子衿 秦风渭阳 曹风鸣鸠 小雅大东 大雅笃公刘〉
  礼记〈内则 玉藻〉
  尔雅〈释器〉
  方言〈衣服杂释〉
  释名〈带 佩〉
  说文〈带 佩〉
  白虎通〈带佩〉
  毛诗疑字议〈佩〉
  中华古今注〈文武品阶腰带 九环带 玉佩 天子乘舆赤绶 公侯大将军紫绶 皇后大后印绶〉
  三才图会〈杂佩 绶 缡 帨 觿 韘 大带 绦〉
  事物原始〈绅 带〉
  本草纲目〈衣带〉
 带佩部总论
  陈祥道礼书〈带〉
 带佩部艺文一
  带铭           周武王
  答太子书         魏刘桢
  谢赐佩启        齐褚彦回
  谢敕赐玉佩启      梁简文帝
  谢赵王赉犀带等启    北周庾信
  佩赋           唐胡运
  古君子佩玉赋        裴度
  佩赋           麻不期
  冲牙赋           阙名
  谢赐对衣金带马表     宋苏轼
  锦带赋         明李攀龙
 带佩部艺文二〈诗〉
  以玉带施元长老元以衲裙相报次韵 宋苏轼
  佩韦          元揭祐民
  癸未甲申三扈圣驾上陵赐大红织金曳撒鸾带等物         明于慎行
 带佩部选句

礼仪典第三百四十二卷

带佩部汇考

《诗经》《卫风芄兰》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容兮遂兮,垂带悸兮,〈又〉芄兰之叶,童子佩韘。
〈传〉觿,所以解结成人之佩也。韘,玦也,能射御则带韘。〈笺〉容,容刀也。遂,瑞也。绅带三尺,韘之言沓,所以彄沓手指。〈朱注〉觿,锥也,以象骨为之,所以解结成人之佩,非童子之饰也。容遂,舒缓放肆之貌。悸带,下垂之貌。韘,决也。以象骨为之,著右手大指,所以钩弦闿体。郑氏曰:沓也,即大射所谓朱极三是也。以朱韦为之,用以彄沓。右手食指,将指无名指也。〈大全〉郑氏曰:极,犹放也。所以韬指,利放弦也。三者,食指将指无名指也。

《王风丘中》

彼留之子,贻我佩玖。
〈正义〉玖,佩玉之名。

《郑风鸡鸣》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
〈朱注〉杂佩者,左右佩玉也。止横曰珩,下系三组,贯以蠙珠,中组之半,贯一大珠曰瑀。末悬一玉,两端皆锐曰冲牙,两旁组半各悬一玉长博而方曰琚,其末各悬一玉如半璧而内向曰璜。又以两组贯珠,上系珩,两端下交,贯于瑀,而下系于两璜,行则冲牙触璜而有声也。吕氏曰:非独玉也,觿燧箴管,凡可佩者,皆是也。〈大全〉建安熊氏曰:妇人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大觿木燧之属,备尊者使令也。燧取火箴,贮以管。

《子衿》

青青子佩。
〈朱注〉青青,组绶之色。佩佩,玉也。〈大全〉《礼记·玉藻注》曰:所以贯佩玉相承受者,组绶一物也。孔氏曰:礼不佩青玉,而云青青子佩者,佩玉以组绶带之。

《秦风渭阳》

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传〉琼瑰,石而次玉。〈疏〉琼者,玉之美名,非玉名也。瑰,是美石之名也。以佩玉之制,唯天子用纯,诸侯以下则玉石杂用,此赠晋侯,故知琼瑰是美石次玉。
《曹风鸤鸠》
淑人君子,其带伊丝。
〈笺〉大带用素丝,有杂色饰焉。〈疏〉《玉藻》说大带之制云,天子素带朱里终辟,诸侯素带终辟,大夫素带辟垂,士练带率下辟。是大夫以上,大带用素,故知其带伊丝,谓大带用素丝,故言丝也。《玉藻》又云杂带君朱绿,大夫元华士缁辟,是其有杂色饰焉。

《小雅大东》

鞙鞙佩璲,不以其长。
〈朱注〉鞙鞙,长貌。璲,瑞也。言东人或与之以鞙,然之佩璲,而西人曾不以为长。〈大全〉郑氏曰:佩璲者,以瑞玉为佩。

《大雅笃公刘》

何以舟之,维玉及瑶,韠琫容刀。
〈朱注〉舟,带也。韠,刀鞘也。琫刀,上饰也。容刀,容饰之刀也。或曰:容刀如言,容臭谓韠,琫之中容,此刀耳。

《礼记》《内则》

子事父母,左右佩用。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玦,捍,管,遰,大觿,木燧。
〈陈注〉所佩之物,皆是备尊者使令之用。纷以拭器,帨以拭手,皆巾也。刀砺,小刀与砺石也。觿,状如锥象,骨为之。小觿,所以解小结者。金燧,用以取火于日中者。玦,射者著于右手大指,所以钩弦而开弓。体捍拾也。韬左臂而收拾衣袖,以利弦也。管,旧注云笔彄,其形制未闻。遰,刀室也。大觿,所以解大结。木燧,钻火之器,晴则用金燧以取火,阴则用木燧以钻火也。

妇事舅姑,如事父母。左佩纷帨,刀,砺,小觿,金燧,右佩箴,管,线,纩,施縏帙,大觿,木燧,衿缨,綦屦,以适父母舅姑之所。
〈陈注〉箴管,箴在管中也。縏,帙,皆囊属施縏。帙者,为贮箴线纩也。衿,结也,缨,香囊也。〈大全〉陈氏曰:男女事父母,妇事舅姑,皆有缨以佩容臭,则与女子许嫁之缨不同。

男女未冠笄者,皆佩容臭。
〈陈注〉容臭,香物也。助为形容之饰,故言容臭,以缨佩之。后世香囊,即其遗制。

《玉藻》

天子素带朱里,终辟。
〈陈注〉素,熟绢也,用朱为里。终,竟也。终辟,终竟此带,尽缘之也。

而素带,终辟,大夫素带,辟垂,士练带,率下辟。居士锦带,弟子缟带。
〈陈注〉而下缺诸侯字。诸侯亦素带终辟,而不朱里。大夫之素带,则惟缘其两耳及垂下之绅腰,后不缘练缯也。士以练为带,单用之而缏缉其两边,故谓之繂腰。及两耳,皆不缘,惟缘其绅,故云下辟以锦为带,示文也,弟子用生绢,示质也。郑氏曰:居士,道艺处士也。

并纽约用组,三寸,长齐于带,绅长,制士三尺,有司二尺有五寸。子游曰:参分带下,绅居二焉。绅韠结三齐。
〈陈注〉疏曰:并,并也。谓天子下至弟子,其所纽约之物,并用组为之。方氏曰:纽带之交结也,合并其纽,用组以约,则带始束而不可解矣。三寸,其广也。长齐于带者,言组之垂适与绅齐也。绅之长制,士三尺者,自要而下为称也。士如此,亦举卑以见尊也。有司欲便于趋走,故特去五寸,引子游之言,言人长八尺,自要而下四尺五寸,分为三分,而绅居二,故长三尺也。韠,蔽膝也。结,即组也。绅韠结三者,皆长三尺,故曰三齐。

大夫大带四寸,杂带。君朱绿,大夫元华,士缁辟,二寸,再缭四寸。
〈陈注〉四寸,广之度也。杂带,谓以杂色为辟缘也。朱绿者,上以朱,下以绿。元华者,外以元,内以华。华,黄色也。士带之辟,则内外皆缁,是为缁带。大夫以上,带皆广四寸。士练带,惟广二寸,而再绕要一匝,则亦是四寸矣。一说大带者,正服之带,杂带者,杂服之带。

凡带,有率,无箴功。
〈陈注〉凡带,当率缏之处,箴线细密不见,用箴之功,若无箴功也。

肆束及带,勤者有事则收之,走则拥之。
〈陈注〉肆,读为肄馀也。《诗》:伐其条肄,谓约束带之馀。组及绅之垂者,遇有勤劳之事,则收敛而持于手。若事迫而不容不走者,则拥抱之于怀也。

一命缊韨幽衡,再命赤韨幽衡,三命赤韨葱衡。
〈陈注〉此以命数之多寡,定韨佩之制。缊,赤黄色也。幽
读为黝黑色也。衡,佩玉之衡也。葱,青色也。

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宫羽。
〈陈注〉徵角宫羽,以玉声所中言也。徵为事,角为民,故在右。右为动作之方也。宫为君,羽为物。君道宜静,物道宜积,故在左,左乃无事之方也。不言商者,或以西方肃杀之音,故遗之欤。

趋以采齐,行以肆夏,周还中规,折还中矩,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故君子在车则闻鸾和之声,行则鸣佩玉,是以非辟之心,无自入也。
〈陈注〉路寝门外至应门,谓之趋。于此趋时,歌采齐之诗,以为节。路寝门内至堂,谓之行。于行之时,则歌肆夏之诗以为节。进而前,则其身略俯如揖,然退而后,则其身微仰,故曰扬之。

君在不佩玉,左结佩,右设佩,居则设佩,朝则结佩。
〈陈注〉君在,谓世子在君所也。不佩,玉非去之也。但结蹙其左佩之绶,不使玉之有声。玉以比德,示不敢表其有如玉之德耳。右设佩者,佩谓事佩觿燧之属,设之于右,示有服役以奉事于上也。居则设佩,谓退而燕居,则佩玉如常也。朝则结佩,申言上意,此皆谓世子也。

齐则綪结佩,而爵韠。
〈陈注〉凡佩玉者,遇齐时则綪结其佩。綪,屈也。为结其绶,而又屈上之也。爵韠爵色之韦,为韠也。士之服但齐,则虽诸侯大夫,亦服之也。

凡带必有佩玉,唯丧否。佩玉有冲牙,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君子于玉比德焉。
〈陈注〉疏曰:凡佩玉,必上系于衡,下垂三道,穿以蠙珠下端,前后以悬璜。中央下端,悬以冲牙,动则冲牙,前后触璜,而为声所触之玉,其形似牙。

天子佩白玉而元组绶,公侯佩山元玉而朱组绶,大夫佩水苍玉而纯组绶,世子佩瑜玉而綦组绶,士佩瓀玫而缊组绶。
〈陈注〉绶,所以贯佩之珠玉而相承受者。元组绶,谓以元色之组为绶也。山元水苍,如山之元,如水之苍也。瑜,美玉也。綦,杂文也。瓀玫,石之次玉者。缊,赤黄色。

孔子佩象环五寸而綦组绶。
〈陈注〉象环,象牙之环也。其广五寸,孔子谦不佩玉,故燕居佩之,非谓礼服之正佩也。

《尔雅》《释器》

繸,绶也。
〈疏〉所佩之玉名。繸,系玉之组名。绶,以其连系繸玉,因名其绶曰繸。

《方言》《衣服杂释》

佩紟,谓之裎。
所以系玉佩带也。

《释名》《带》

带,蒂也。著于衣,如物之系蒂也。

《佩》

佩,倍也。言其非一物,有倍贰也。有珠有玉,有容刀,有帨巾,有觿之属也。

《说文》《带》

带,绅也。男子鞶带,妇人丝带。象系佩之形,带必有巾,故从巾。

《佩》

佩,大带佩也。从人从巾。佩必有巾,巾谓之饰。

《白虎通》《带佩》

所以必有绅带,示敬谨自约。整缋缯为结于前,下垂三分身半,绅居二焉。必有鞶带者,示有事也。所以必有佩者,《论语》曰:去丧,无所不佩。天子佩白玉,诸侯佩元玉,大夫佩水苍玉,士佩瓀珉石。佩即象其事,若农夫佩其耒耜,工匠佩其斧斤,妇人佩其针缕,何以知妇人亦佩玉。《诗》云: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毛诗疑字议》《佩》

佩者,服用之称。佩者,玉器之名,称其服用,则字从人。名其器,则字从玉。

《中华古今注》《文武品阶腰带》

盖古革带也。自三代以来,降至秦汉,皆庶人服之,而贵贱通以铜为銙,以韦为綎。六品以上,用银为銙。九品以上及庶人,以铁为銙。沿至贞观二年,三品以上,以金为銙,服绿。庶人以铁为銙,服白。向下捶垂头而取顺合呼挞尾。汉中兴,每以端午赐百寮乌犀腰带。魏武帝赐宫人金,隐起师子銙腰带,以助将军之勇也。贞观中,端午赐文官黑玳瑁腰带,武官黑银腰带,示色不改更故也。

《九环带》

唐革隋政,天子用九环带,百官士庶皆同。

《玉佩》

玉佩之法,汉末丧乱而不传。至魏侍中王粲,识古佩之法,更制焉。

《天子乘舆赤绶》

天子乘舆之制,赤绶四采:黄、赤、缥、绀。黄为圭,长二丈九尺,五百首。诸侯赤绶,四采:赤、黄、缥、淳。赤圭,长二丈一尺,三百首。

《公侯大将军紫绶》

紫绶二采:紫、白。淳紫圭,长一丈七尺,一百八十首。公侯封君服紫绶、九卿、中二千石,绿绶三采:青、白、红。青圭,长一丈七尺,一百二十首。一千石、六百石墨绶三采:青、绀、淳,青圭,长一丈六尺,八十首。四百石、五百石之长,同前制也。三百石,二百石,黄绶,淳黄一采,圭长一丈五尺,六十首。一百石青绶,青绀纶,一采。婉转缪织长一丈二尺。自青绶以上,皆长三尺二寸,绿绶同采而首半之。縌者,古佩繸也。佩绶相迎受,故曰縌。紫绶已上,縌绶之间,施玉环玦。自黑绶已下,縌皆长三尺,与黄绶同采而首半之。凡先合单,方焉一丝。四丝为一扶,五扶为一首,五成为一文,文采淳为一圭,皆广一尺六寸。
《皇后太后印绶》
太皇太后,皇太后绶,其制与天子乘舆同。赤绶,四采:黄、赤、缥、绀。淳黄为圭,长二丈九尺,五百首。长公主、天子贵人、与诸侯王同制,其赤绶,四采:赤、黄、缥、绀,赤圭,长二丈一尺,三百首。诸国贵人,相国,皆绿绶,三采:绿、紫、绀、淳绿圭,长二丈一尺,三百四十首。

《三才图会》《杂佩》

杂佩者,左右佩玉也。上横曰珩系,三组贯以蠙珠。中组之半,贯瑀。末悬冲牙,两旁组各悬琚璜,又两组交贯于瑀,上系珩,下系璜。行则冲牙触璜,而有声也。

《绶》

《玉藻》曰:古之君子,必佩玉。天子佩白玉,而元组绶。公侯佩元玉,而朱组绶。大夫佩苍玉,而纯组绶。士佩瓀珉,而缊组绶。以其贯玉相承受也。

《缡》

《尔雅》云:妇人之袆谓之缡。孙氏云:袆,帨巾也。故集传曰:妇人之袆,母戒女而为之。施衿,结帨也。

《帨》

《礼记》:妇事舅姑,左佩纷帨。注:纷帨,拭手之巾也。

《觿》

状如锥角,以象骨为之头,以解结。

《韘》

古注云:韘,沓也。以朱韦为之射,以彄沓右手食指将指无名指,以遂弦也。

《大带》

带以素天子朱里终纰羽带,与纽及绅,皆饰其侧也。大夫裨其纽,及末士裨其末带。玦绢为之,广四寸,裨用黑缯,各广一寸,绅垂三尺,纽阔三寸,长三尺,与绅齐。

《绦》

以青丝绞如带中,别缀一流苏,即所谓儒绅大带之遗制也。

《事物原始》《绅》

绅,大带也。古者搢笏于绅,谓之搢绅。谓插笏于带也。其制始于周。

《带》

《易》曰:或锡之鞶带。注云:鞶,大也。即今鸾带之属。刘冯事始曰:带,所以结束衣服者。古有腰带以革为之,以纩为带,自秦二世始。
《本草纲目》《衣带·主治》
陈藏器曰:妇人难产,及日月未至而产,临时取夫衣带五寸,烧为末酒服之。裈带最佳。李时珍曰:疗小儿下痢、客忤,妊妇下痢、难产。
附方

小儿客忤卒中者,烧母带三寸,并发灰少许,乳汁灌之。〈外台秘要〉
小儿下痢,腹大且坚,用多垢,故衣带切一升,水五升,煮一升,分三服。〈千金方〉
妊娠下痢,中衣带三寸,烧研水服。〈千金方〉
金疮犯肉血出不止,取所交妇人中衣带三寸,烧末水服。〈千金方〉
令病不复,取女中下裳带一尺,烧研米饮服,即免劳复。〈肘后方〉

带佩部总论

《陈祥道·礼书》

《带》

古者革带大带,皆谓之鞶。《内则》所谓男鞶革带也。《春秋传》所谓鞶厉大带也。易言鞶带,扬子言鞶帨,以至许慎、服虔、杜预之徒,皆以鞶为带。特郑氏以男鞶革为盛帨之囊,误也。《诗》言垂带而厉。毛苌杜预之徒,皆以厉为带之垂者,特郑氏以而厉为如裂,亦误也。辟犹冠裳之辟,积也。率缝合之也。天子诸侯,大带终辟,则竟带之身辟之,大夫辟其垂,士辟其下而已。杂饰也。饰带,君朱绿,大夫元华,士缁。故《仪礼·士冠》主人朝服缁带,冠者爵弁皮弁缁布冠,皆缁。带则士带,练而饰以缁也。士辟下二寸,则所辟其下端二寸也。再缭四寸,则结处再缭屈之四寸也。天子至士,带皆合帛为之,或以素,或以练,或终辟,或辟垂,或辟下,其饰或朱绿,或元华,盖素得于自然,练成于人功,终辟则所积者备辟、垂辟,下则所积者少。朱者,正阳之色。绿者,少阳之杂。元与缁者,阴之体。华者,文之盛。惟天子体阳而兼乎下,故朱里而裨以朱绿。诸侯虽体阳,而不兼乎上,故饰以朱绿,而不朱里。大夫体阴而有文,故饰以元华,士则体阴而已,故饰以缁,然于大夫言带广四寸,则其上可知,而士不必四寸也。于士言绅三尺,则其上可知,而有司止于二尺五寸也。凡带有率无箴功,则带繂而已,无刺绣之功也。以至并组约纽,三寸再缭,四寸绅韠,结三齐,皆天子至士所同也。夫所束,长所饰,则失之太拘,所饰长于束,则失之太文。绅韠结三齐,然后为称,则有司之约韠,盖亦二尺五寸欤。古者于物言华,则五色备矣。于文称凡,则众礼该矣。郑氏以华为黄,以凡带为有司之带,以率为士与有司之带,以辟为裨,以二寸为士带,广以至大夫以上,用合帛,士以下裨而不合,皆非经据之论也。《内则》曰:男鞶革。《庄子》曰:带死牛之胁。《玉藻》曰:革带博二寸。士丧礼韐带用革,笏插于带之右旁,然则革带其博二寸,其用以系佩韨,然后加以大带而佩系于革带。笏搢于二带之间矣。《晋语》寺人勃鞮曰:乾时之役,申孙之矢集于桓钩,钩近于袪,而无怨言,则革带役,申孙之矢集于桓钩,钩近于袪,而无怨言,则革带有钩以拘之。后世谓之钩䚢。阮谌云:䚢,螳螂用以相拘带,谓之拘䚢。唐以玉为钩䚢,与古异矣。然革带用于吉而已。荀卿曰:缙绅而无钩带,是也。古者裼衣象裘色,韠屦象裳色,而革带与韠其用相因,则革带岂亦与韠同色欤。

带佩部艺文一《带铭》周武王

火灭修容,慎戒必恭,恭则寿。

《答太子书》魏·刘桢

太子初赐桢廓落带,其后师死,欲借取以为殉,因书啁桢,桢答之。

桢闻荆山之璞,曜元后之宝。隋侯之珠,烛众士之好。南垠之金,登窈窕之首。鼲貂之尾,缀侍臣之帻。此四宝者,伏朽石之下,潜污泥之中,而扬光千载之上,发彩畴昔之外,亦皆未能初自接于至尊也。夫尊者所服,卑者所脩也。贵者所御,贱者所先也。故夏屋初成,而大匠先立其下。嘉禾始熟,而农夫先尝其粒。恨桢所带,无他妙饰,若实殊异,尚可纳也。

《谢赐佩启》齐·褚彦回

传诏宣敕,赐臣玉佩一具。制懋姬嬴,宝冠荆越。璇瑰镇曜,珩玦凝华。采贲蓬楹,响闻绳户。佩服载惊,心容交惕。

《谢敕赐玉佩启》梁·简文帝

臣纲言:主衣裘智,玮奏宣敕旨,垂赉臣玉佩一具。蓝田丽彩,槐水镂文。饰以金阙之珠,制以鲁班之巧。故以裾端照色,影外生光。恩发内府,猥垂沾赐。臣方温谢德,比振惭声。沐浴深慈,欣荷交至。

《谢赵王赉犀带等启》北周·庾信

某启:奉教垂赉犀装带钱十贯。魏君宝带,特赐刘桢。赵王国租,偏资裴楷。贯藏文马,如烧安息之银。带插通犀,似猎云南之兽。北郭骚之长贫,是所甘惬。南宫敬之载宝,殊非念望。花开四照,惟见其荣。鳌载三山,深知其重。昔沈羲将尽,逢司命而还生。士燮行埋,值仙人而更活。今日慈矜,斯之谓矣。马前驱而导路,或以识恩。鸡未晓而开关,容能报主。谨启。

《佩赋》唐·胡运

玉有环佩,所以节威仪。圭璋,所以应朝觐。朝觐贵乎特达,威仪在乎淑慎。则佩之为用以德闻,佩之为服以礼进。既取坚以缜密,亦体柔以温润。其彩炯明,涵黼黻之华。其声清越,谐金石之韵。岂止法先王之服,戒乎大夫。抑以观古人之象,原之帝舜。由是表尊卑之饰,彰朝觐之美。佩山元而抱水苍,摇摇兮耿光。左宫羽而右角徵,锵锵兮垂委。非徒抑其进退,亦以制其容止。珩韨相焕,品命不渝。贯以桃花之绶,错以明月之珠。时也朝北极,历天衢,明玉殿,耀金铺。徽音生于矩步,繁响起于风趋。济翼为君臣之荣观,逶迤乃贤哲之令图。亦何必搴修兰于长坂,折琼枝于远区。然后为美乎别有。楚台神媛,越国名姝。娇罗艳縠,秀色鲜肤。振鸣玉以亮响,践瑶阶以踟蹰。声珊珊兮若有无,睇绵绵兮意愉愉。翩跹跹兮望坐隅,欲从君子礼之拘。乃歌曰:佩玉蕊兮德音发,中规矩兮声不歇。驰畋猎兮思敬慎,寿考不忘兮长岁月。端法服兮临魏阙,群后觐兮万方谒。

《古君子佩玉赋》裴度

伊君子兮何师,邈淳古而绎思。俨然有章,相威仪于乐只。温其如玉,故切磋而佩之。缜密是比,贞明所资。追琢斯成,既殊张氏之印。清美可羡,宁匹孔侯之龟。是用濯自丹水,取诸元圃。君求美质,我则表温润于光容。臣听好音,我则动凄清于步武。结以绅带,缀以环组。使感之者在约而思纯,服之者居今而行古。岂比夫诗人无文,赠杂佩兮夫君。骚人著美,纫幽兰兮之子。是以嘉其抱素,贵以合真。想见白虹之气,思闻清越之声。发凝辉兮既昭我述,锵雅韵兮必俟君行。是以敬慎侯度,独高人情。至若斲以为壶,徒玩其质。执而为璧,徒旌其秩。岂若用之有方,垂之无必。威仪棣棣,居则粲然之光。进退玱玱,动则泠然之律。是以古之君子,物有其章。温恭可象,环佩其锵。既睹容而生敬,谅播往以传芳。然则贞玉之质,非贤无以服。用昔贤之佩,非玉无以表彰。故佩斯敬,睹斯庄。方今野无遗贤,山不藏玉。彼华佩兮同昔时以入用,彼君子兮思古人以自勖。故能振休风,播淳俗,则今日之佩玉,昔贤之高躅者也。

《佩赋》麻不期

夫圣人彰德以建物,表意以兴名。礼容孔备,制度昭明。衣冠振序,簪绂齐荣,亦兹佩之为用,随剑履而扬声。观其所兴,爰自古昔。玉华既重于周后,蠙珠亦珍于汉辟。盖将以威仪节度,知无不易。岂徒矜珠玉之芳声,喧步顿之前迹。懿其符彩照烛,流曜晖光。宫徵合韵,左右铿锵。此亦邦国之仪范,为衣裳之典章。于是垂为臣,倚为主,式标上下,动合规矩,亦非独洛妃解赠于陈思,汉女见投于交甫。尔其幽人所重,君子攸资,则兰蕊驰馨于楚客,象环腾誉于宣尼。斯偶物升荣,助荷衣之葱翠。因时适用,陪藻服之葳蕤。既而天子会朝臣,御华阙,冠盖云,发公侯进退而为容,卿七俛仰而趋谒。兹佩也,幸朝仪不弃,流响未歇。既连带于虹蜺,庶传名于日月。

《冲牙赋》阙名

佩必有节,牙惟应声。既熠熠以光动,始锵锵而韵清。驰声曲折之间,突尔乃激。方随步武之际,跳然若惊。嘉其琢自良工,饰于君子。冀静闻而中矩,每徐转而知止。乍旁达以散迁,忽高飘而间起。比于德宁,无故以去身。习乎容谅,和鸣而入耳。是知宫徵交应,周旋必闻。助清音而靡绝,混真质以才分。将观其礼,朝于君,假抑扬而有耀,俟动静以成文。故乃藉此相攻,彰夫必佩。窅尔同声,服而非碍。顾规模之可则,宛在其中。听寥亮之无差,不离于内。则知俯仰宁阻,进退皆由。引异响而非往,配礼容而必周。虚徐互振,寂寞相求。洞晨照而弥彻,惊微风而更幽。原夫制彼奇形,韵兹良玉。虽杳杳以将尽,竟迟迟而潜续。澹以成章,静而应曲。重轻莫杂,恒宛转而下垂。左右皆调,每玲珑而中触。由是孤光屡进,片影弥轻。驻幽音而乍默,值逸势而俄成。方将应组绶,厕瑶琼,应疾徐而动彻,顺激射以锵鸣。故其悄以分音,玲然自我。当待扣而逾寂,匪轻摇而孰可。岂不以佩服纷纶,威仪众夥。徵冲牙之微旨,然后知古礼之不堕。

《谢赐对衣金带马表》宋·苏轼

臣轼言。伏蒙圣恩,特赐衣一对,金腰带一条,金镀银鞍辔一副,马一匹者。命服斯皇,《诗》咏周宣之德;康侯用锡,《易》称王母之仁。惠泽所加,臣工知劝。伏念臣资材朽钝,学术空疏。矧兹衰病之馀,岂复光华之羡。荷宠章之蕃庶,人以为荣;顾形影之支离,臣惟自愧。此盖伏遇太皇太后陛下,知人尧哲,遍物舜仁。时遣拾遗补过之臣,出为承流宣化之任。子衣安吉,不待请而得之;我马虺隤,盖知劳而赐者。敢不勉思忠荩,务报恩勤。永为厩库之珍,莫非民力;无忘狱市之寄,以副上心。

《锦带赋》明·李攀龙

彼都人士,上谷少年。翩翩逸丽,原尝是贤。连交绂冕英俊之域,缔好貂珰景缪之家。三辅豪举,五陵纷华,莫不肺肝共沥,意气相加。尔其冠盖如云,骑从如水,持觞俟尽,投袂鹊起。浮游近县,迈言千里。思美孟姜,在济之湄。神招魂佻,匪我愆期。怨青春兮桃李衰,况白日兮西南驰。握君手兮泪愈滋,怅轩车兮来何迟。忽嫭目兮调笑容,复易中兮思怨移。縆洞房罗,帱帐爇兰。镫酌瑶浆,桑间诗芍。药章酡朱,颜发娭光。始容与以微动兮,体陂陁而精荡。頩薄怒以相难兮,旋靡迤而态畅。尔乃下装金,恣欢情,沈湎日夜,极欲所营。乍百草兮艳阳,又群芳兮素秋。胡雁鸣兮忆故乡,逝将返兮动离忧。几抗轫而北发,重嫣然而且留。若乃聊城控急,邯郸被围。射书则纷难立解,窃符则赵魏焉依。回镳迅赴,媚子顿违。羁栖就道,缱绻去闱。送复送兮远山曲,行复行兮大河隈。飞雪掩野,悲风北来。抆血相对,洒涕衔恩。妾居齐右,君家蓟门。掺子袪兮苍玉玦,捐余佩兮赠王孙。于是愿假须臾,似行未辞。何以报之,锦带幡而方。其织下秦川之机,垂诸燕市之侠。飏缨绣于轻飙,系陆离之长铗。容兮遂兮,鞙鞙猎猎。于是引如霜兮并刀,剖五色兮纷。乍若彩霞初断,倚若木。又如虹霓中绝,垂碧涛。鸂𪆵兮凤凰,羽翼兮垂伤。令黄河兮如此带,置怀袖兮天地长。女如束素,郎亦青衿。虽缕思之乍分,庶离绪之可寻。羌良会兮终合,将永结兮同心。于是纡领徘徊,引踵迁延。痛一逝而异乡,恐芳华之坐捐。驱征轮兮不顾,望行尘兮沾巾。尘漠漠而无见,别脉脉以方新。居人闺掩,游子马嘶。梦摇摇以空逐,形恍恍以长睽。抚此物兮准畴,昔欲往从之谁为匹。

带佩部艺文二〈诗〉《以玉带施元长老元以衲裙相报次韵》宋苏轼


瘦骨难堪玉带围,钝根仍落箭锋机。欲教乞食歌姬院,故与云山旧衲衣。

《佩韦》元·揭祐民

吾韦佩已久,韦敝将若何。纵有未革性,谢韦功已多。

《癸未甲申三扈圣驾上陵赐大红织金曳撒鸾带等物》明·于慎行

阁门五夜听传呼,受赐先从左阙趋。绣带平悬金凿落,鞶囊斜挂锦襜褕。行随豹尾陪天仗,立傍螭坳夹御炉。却笑甘泉称侍从,不知原庙似今无。

带佩部选句

《楚辞》:纫秋兰以为佩。〈又〉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又〉壒吾游此春宫兮,折琼枝以继佩。〈又〉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澧浦。〈又〉抚余佩兮缤纷,高太息兮自怜。
汉班固《与窦宪笺》:复赐群毗金头带,此将军所自带也。
魏曹植《七启》:佩则结绿,悬黎宝之微妙,符彩昭烂,流景扬辉。
《洛神赋》: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
梁刘孝绰《谢晋安王赐银装丝带启》:雕镂新奇,织制精洁。越中玉女,不得关思。上方名匠,莫能议巧。人情骇观,如见买臣之绶。望貌移姿,似逢子训之术。唐王维诗: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又〉晨摇玉佩趋金殿,昼捧天书拜琐闱。
岑参诗: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
贾至诗: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
杜甫诗:时闻杂佩声珊珊。〈又〉宫草霏霏承委佩。皇甫曾诗:玉佩成行引上公。
耿湋诗:侍臣鸣佩出西曹。
白居易诗:银鱼金带绕腰光。〈又〉剑佩晓趋双凤阙。〈又〉鱼佩葺鳞光照地,鹘衔瑞带势冲天。
姚合诗:仰闻天语近,俯拜佩声连。
韩愈诗:乞君飞霞佩,与我高颉颃。〈又〉带垂苍玉佩。柳宗元诗:响切晨趋佩。
韦元旦诗:佩玉朝三陛,鸣珂度九门。
宋文彦博诗:锦带佩吴钩,翩翩跃紫骝。
陆游诗:五更束带听朝鸡,出省回家日已西。
元袁桷诗:花光摇曳佩仙仙。
李裕诗:千年仙去空尘土,半夜月明闻佩环。
葛逻禄乃贤诗:珊瑚小带佩豪曹,压辔铃铛雉尾高。伯颜帖木儿游金城开福寺诗:珍重坡仙留玉带,山门千古有光荣。
虞集诗:退朝花底佩珊珊。
明刘基诗:好将薜荔纫衣带,更取新衣结佩纕。程敏政诗:剑佩森森拱太微。杨子器诗:向曙趋朝玉佩和。
于慎行诗:九庙神灵应已慰,两阶环佩不胜欢。〈又〉日浮仙佩暖宜春。
谢榛诗:剑佩炉烟近,旌旗日影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带佩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