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乡饮酒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乡饮酒礼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三百七卷目录

 乡饮酒礼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成帝鸿嘉一则〉
  后汉〈明帝永平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咸宁一则 惠帝元康一则〉
  北魏〈孝文帝太和一则〉
  隋〈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永隆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宋〈太宗淳化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高宗绍兴三则 宁宗庆元一则 理宗景定一则〉
  明〈太祖洪武四则 孝宗弘治一则〉

礼仪典第三百七卷

乡饮酒礼部汇考一

周制,乡饮礼,乡大夫三年一举,党正一年一举。按《周礼·地官》:乡大夫之职,三年则大比,考其德行道艺,而兴贤者能者。
刘执中曰:大比,谓比而求其德行道艺。

乡老及乡大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礼宾之。
郑氏曰:以乡饮酒之礼,礼而宾之。 郑司农曰:宾,敬也。敬所举贤者能者。 郑锷曰:行乡饮之礼,而所举之人,特见宾异。主人拜迎之于庠门之外,而坐之于西北方,尊严之地,则其荣宠,可谓极矣。

党正,国索鬼神而祭祀,则以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以正齿位。
陆佃曰:其属饮,则于乡学。其主人,则以乡官。其宾介,则处士贤者。其谋介,则就先生。坐主人于东南,僎于东北,坐宾于西北,坐介于西南,此正位也。一命齿于乡里,再命齿于父族,三命而不齿。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此正齿也。 王氏详说曰:乡大夫三年一行乡饮酒礼,党正一年行乡饮酒礼。乡大夫行此礼,以宾兴。党正行此礼,以正齿位。

壹命,齿于乡里,再命,齿于父族,三命而不齿。
郑康成曰:凡射饮酒,此乡民虽为乡大夫,必来观礼。乡饮酒、乡射记:大夫乐作不入,士既旅不入是也。 陈君举曰:一命者,天子之下士,公侯伯之上士,子男之大夫,而与乡里齿焉。再命者,天子之中士,公侯伯之大夫,子男之卿,而又与族齿焉。三命者,天子之上士,公侯伯之卿,虽云不齿,亦异席而已,非敢居其上。 贾氏曰:乡饮酒、乡射,皆酒尊在室户之东,房户之西。宾主夹之,乡人谓乡大夫来观礼,为乡人所遵法,谓之为遵席,位在酒尊东。公三重,大夫再重,故知不齿。

《仪礼》:乡饮酒之礼,主人就先生而谋宾介。
〈注〉主人,谓诸侯之乡大夫也。先生,乡中致仕者。宾、介、处士、贤者,《周礼》大司徒之职,以乡三物教万民,而宾兴之。一曰六德,知仁圣义忠和。二曰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乡大夫以正月之吉,受法于司徒,退而颁之于其乡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考其德行,察其道艺。及三年大比,而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礼宾之。厥明,献贤能之书于王。是礼乃三年正月而一行也。诸侯之乡大夫、贡士于其君,盖如此云。古者,年七十而致仕,老于乡里,大夫名曰父师,士名曰少师,而教学焉。𢘆知乡人之贤者,是以大夫就而谋之,贤者为宾,其次为介,又其次为众。宾而与之饮酒,是亦将献之以礼,礼宾之也。今郡国十月行此饮酒礼,以党正每岁邦索鬼神而祭祀,则以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以正齿位之说,然此篇无正齿位之事焉。凡乡党饮酒,必于民聚之时,欲其见化,知尚贤尊长也。孟子曰:天下有达尊三,爵也,德也,齿也。〈疏〉自此至介亦如之,论乡大夫与先生谋宾介并戒告之仪。

主人戒宾,宾拜辱,主人答拜,乃请宾,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答拜。
〈注〉戒,警也,告也。拜辱,出拜,其自屈辱至己门也。请,告以其所为来之事。不固辞者,素所有志。

主人退,宾拜辱。
〈注〉退犹去也。去又拜辱者,以送谢之。

介亦如之。
〈注〉如戒宾也。

乃席宾主人介。
〈注〉席,敷席也。夙兴往戒,归而敷席,宾席牖前南面,
主人席阼阶上西面,介席西阶上东面。

众宾之席,皆不属焉。
〈注〉席众宾于宾席之西,不属者,不相续也。皆独坐,明其德各特。

尊两壶于房户间,斯禁,有元酒在西,设篚于禁南东肆,加二勺于两壶。
〈注〉斯禁,禁切地无足者。元酒在西,上也。肆,陈也。

设洗于阼阶东南。南北以堂深,东西当东荣,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
〈注〉荣屋翼。

羹定。
〈注〉肉谓之羹,定犹孰也。

主人速宾,宾拜辱,主人答拜,还宾拜辱。
〈注〉速,召也。还犹退。〈疏〉自此至皆从之,论主人往宾门召之使来之事。

介亦如之。
〈注〉如速宾也。

宾及众宾,皆从之。
〈注〉从犹随也,言及众宾介,亦在其中矣。

主人一相,迎于门外,再拜,宾,宾答拜,拜介,介答拜。
〈注〉相,主人之吏。摈,赞传命者。〈疏〉自此至答再拜,论主人迎宾入升堂并拜至之事。

揖众宾。
〈注〉差益卑也,拜介揖,众宾皆西南面。

主人揖先入。
〈注〉揖,揖宾也。先入门而西面。

宾厌介入门左,介厌众宾入,众宾皆入门左北上。
〈注〉皆入门,西东面宾之属。相厌,变于主人也。推手曰揖,引手曰厌。

主人与宾三揖,至于阶,三让,主人升,宾升,主人阼阶上,当楣北面再拜,宾西阶上,当楣北面答拜。
〈注〉三揖者,将进,揖。当陈,揖。当碑,揖。楣,前梁也。复拜,拜宾至此堂尊之。

主人坐取爵于篚,降洗。
〈注〉将献宾也。〈疏〉自此至主人阼阶上答,拜论主人盥洗献宾之节也。

宾降。
〈注〉从主人也。

主人坐奠爵于阶前辞。
〈注〉重以己事烦宾也。事同曰让,事异曰辞。

宾对。
〈注〉对,答也。宾主之辞未闻。

主人坐取爵,兴。适洗南面,坐奠爵于篚,下盥洗。
〈注〉己盥乃洗爵,致洁敬也。

宾进东北面,辞洗。
〈注〉必进东,行示情。

主人坐奠爵于篚,兴。对宾复位,当西序东面。
〈注〉言复位者,明始降时位在此。

主人坐取爵沃洗者,西北面。
〈注〉沃洗者,主人之群吏。

卒洗,主人壹揖壹让,升。
〈注〉俱升。

宾拜洗,主人坐奠爵,遂拜。降盥。
〈注〉复盥为手坋污。

宾降,主人辞。宾对,复位,当西序卒盥,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
〈注〉疑读为仡然从于赵盾之仡,疑然立,自定之貌。

主人坐取爵实之,宾之席前西北面,献宾。
〈注〉献进也进酒于宾

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
〈注〉少退,少避。

宾进受爵以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爵,宾少退。
〈注〉复位,复西阶上位。

荐脯醢。
〈注〉荐,进也。进之者,主人有司。

宾升席自西方。
〈注〉升由下也,升必中席。

乃设折俎。
〈注〉牲体枝解,节折右俎。

主人阼阶东疑立,宾坐左执爵,祭脯醢。
〈注〉坐,坐于席。祭脯醢者,以右手。

奠爵于荐西,兴。右手取肺却,左手执本,坐弗缭,右绝末以祭,尚左手,哜之。兴。加于俎。
〈注〉兴,起也。肺,离之,本端厚大者。缭犹紾也。大夫以上威仪,多紾绝之。尚左手者,明垂紾之,乃绝其末。哜尝也。

坐捝手,遂祭酒。
〈注〉捝拭也。

兴席末,坐啐酒。
〈注〉啐亦尝也。

降席坐奠爵,拜,告旨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
〈注〉降席,席西也。旨,美也。

宾西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阼阶上答拜。
〈注〉卒,尽也。于此尽酒者,明此席非专为饮酒起。

宾降洗。
〈注〉将酢主人。

主人降。
〈注〉亦从宾也。降,降立阼阶东西面。

宾坐奠爵,兴辞。
〈注〉西阶前也。

主人对,宾坐取爵,适洗南北面,主人阼阶东南面,辞洗,宾坐奠爵于篚,兴对,主人复阼阶东西面,宾东北面盥,坐取爵卒洗,揖让如初升,主人拜洗,宾答拜。兴。降盥如主人礼,宾实爵主人之席前,东南面酢主人,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进受爵复位,宾西阶上拜送爵,荐脯醢,主人升席,自北方设折俎祭,如宾礼。
〈注〉祭者,祭荐俎及酒,亦哜啐。

不告旨。
〈注〉酒己物也。

自席前适阼阶上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宾西阶上答拜。
〈注〉自席前者,啐酒席末,因从北方降由便也。

主人坐奠爵于序端,阼阶上北面再拜,崇酒,宾西阶上答拜。
〈注〉东西墙,谓之序。崇,充也。言酒恶相充实。

主人坐取觯于篚,降洗,宾降,主人辞降宾,不辞洗,立当西序东面。
〈注〉不辞洗者,以其将自饮。〈疏〉自此至复位,论主人酬宾之事。

卒洗,揖让升,宾西阶上疑立,主人实觯酬宾,阼阶上北面,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答拜。
〈注〉酬劝酒也。酬之言周,忠信为周。

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答拜,主人降洗,宾降辞,如献礼升,不拜洗。
〈注〉不拜洗,杀于献。

宾西阶上立,主人实觯宾之席前北面,宾西阶上拜,主人少退。卒拜,进坐奠觯于荐西。
〈注〉宾已拜,主人奠其觯。

宾辞坐,取觯复位,主人阼阶上拜送,宾北面坐奠觯于荐东,复位。
〈注〉酬酒不举,君子不尽人之欢,不竭人之忠,以全交也。

主人揖,降。宾降立于阶西,当序东面。
〈注〉主人将与介为礼,宾谦,不敢居堂上。〈疏〉自此下至主人介右答,拜论主人献介之事。

主人以介揖让升,拜如宾礼。主人坐取爵于东序端,降洗,介降,主人辞降,介辞洗如宾礼,升不拜洗。
〈注〉介礼杀也。

介西阶上立。
〈注〉不言疑者,省文。

主人实爵介之席前。西南面献介,介西阶上北面拜,主人少退,介进北面受爵,复位。主人介右北面拜送爵,介少退。
〈注〉主人拜于介右,降尊以就卑也。

主人立于西阶东,荐脯醢。介升席自北方,设折俎祭,如宾礼,不哜肺,不啐酒,不告旨,自南方降席,北面坐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主人介右答拜。
〈注〉不哜啐下宾。

介降洗,主人复阼阶,降辞如初。
〈注〉如宾酢之时。〈疏〉自此至介降立于宾南,论介酢主人之事。

卒洗,主人盥。
〈注〉盥者,当为介酌。

介揖让升,授主人爵于两楹之间。
〈注〉就尊南授之介,不自酌,下宾酒者,宾主共之。

介西阶上立,主人实爵,酢于西阶上介右,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介答拜,主人坐祭,遂饮卒爵。兴。坐奠爵,遂拜执爵。兴。介答拜,主人坐奠爵于西楹南介右,再拜崇酒,介答拜。
〈注〉奠爵西楹南,以爵献众宾。

主人复阼阶揖降,介降立于宾南。
〈疏〉向来主人与介行礼于西阶上,事讫,故复阼阶,揖让,降介,降立于宾南者,以将献众宾,故介无事就宾南也。

主人西南面三拜众宾,众宾皆答壹拜。
〈注〉三拜,一拜,示遍不备礼也。不升拜,贱也。〈疏〉自此以下至奠于篚,论献众宾之事。

主人揖升,坐取爵于西楹下,降洗,升实爵于西阶上献众宾,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
〈注〉长其老者,言三人则众宾多矣。

主人拜送。
〈注〉于众宾右。

坐祭立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降复位。
〈注〉既,卒也。卒爵不拜,立饮,立授,贱者礼简。

众宾献,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
〈注〉次,三人以下也,不拜礼弥简。

每一人献,则荐诸其席。
〈注〉谓三人也。

众宾辩有脯醢。
〈注〉亦每献荐于其位,位在下,今文辩皆作遍。

主人以爵降奠于篚。
〈注〉不复用也。

揖让升,宾厌介升,介厌众宾升,众宾序升即席。
〈注〉序,次也。即,就也。今文厌皆为揖。〈疏〉自此至举觯者降,论偏献众宾讫将以旅酬之事。

一人洗升,举觯于宾。
〈注〉一人,主人之吏。发酒端曰举。

实觯西阶上,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席末答拜,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答拜,降洗,升,实觯立于西阶上,宾拜。
〈注〉宾拜,拜将受觯。

进坐奠觯于荐西,宾辞,坐受以兴。
〈注〉举觯,不授下主人也。言坐受者,明行事相接,若亲受谦也。

举觯者西阶上拜送,宾坐奠觯于其所。
〈注〉所荐西也。

举觯者降。
〈注〉事巳。

设席于堂廉东上。
〈注〉为工布席也。侧边曰廉,燕礼曰席。工于西阶上少东,乐正先升北面。此言乐正先升,立于西阶东,则工席在阶东。〈疏〉自此下至乐正告于宾乃降,论主人乐宾之事。

工四人,二瑟,瑟先;相者二人,皆左何瑟,后首,挎越,内弦。右手相。
〈注〉四人,大夫制也。二瑟,二人鼓瑟,则二人歌也。瑟先者,将入序在前也。相,扶工也。众宾之少者为之,每工一人。《乡射礼》曰:弟子相工如初入,天子相工使视瞭者。凡工,瞽矇也。故有扶之者,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固相师之道,后首者变于君也。挎,持也。相瑟者,则为之持瑟,其相歌者,徒相也。越瑟,下孔也。内弦,侧担之者。

乐正先升,立于西阶东。
〈注〉正长也。

工入升自西阶,北面坐,相者东面坐。送授瑟,乃降。
〈注〉降立于西方,近其事。

工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
〈注〉三者,皆《小雅》篇也。鹿鸣,君与臣下及四方之宾燕,讲道修政之乐歌也。此采其已有旨酒,以召嘉宾,嘉宾既来,示我以善道。又乐嘉宾,有孔昭之明德,可则效也。四牡,君劳使臣之来乐歌也。此采其勤苦王事,念将父母,怀归伤悲,忠孝之至,以劳宾也。皇皇者,华君遣使臣之乐歌也。此采其更是劳苦,自以为不及,欲咨谋于贤知,而以自光明也。

卒歌,主人献工,工左瑟一人拜,不兴受爵。主人阼阶上拜送爵。
〈注〉一人,工之长也。凡工贱,不为之洗。

荐脯醢,使人相祭。
〈注〉使人相者,相其祭酒祭荐。

工饮不拜,既爵,授主人爵。
〈注〉坐授之。

众工则不拜。受爵祭饮,辩有脯醢,不祭。
〈注〉祭饮,献酒重,无不祭也。今文辩为遍。

大师则为之洗,宾介降,主人辞降,工不辞洗。
〈注〉大夫,若君赐之乐,谓之大师,则为之洗尊之也。宾介降,从主人也。工,大师也。上既言献工矣,乃言大师者,大师或瑟,或歌也。其献之瑟则先,歌则后。

笙入堂下,磬南北面立,乐南陔。白华,华黍。
〈注〉笙,吹笙者也。以笙吹此诗以为乐也。南陔、白华、华黍,《小雅》篇也。今亡,其义未闻。

主人献之于西阶上。一人拜,尽阶,不升堂受爵,主人拜送爵阶前,坐祭立饮,不拜。既爵,升授主人爵。
〈注〉一人,笙之长者也。笙三人,和一人,凡四人。《乡射礼》曰:笙,一人,拜于下。〈疏〉自此至不祭,论献笙者之事。

众笙则不拜受爵,坐祭立饮,辩有脯醢不祭。
〈注〉亦受爵于西阶上,荐之,皆于其位磬南。今文辩为遍。

乃间歌鱼丽,笙由庚,歌南有嘉鱼,笙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仪。
〈注〉间,代也。谓一歌则一吹,六者皆《小雅》篇也。鱼丽,言太平年丰物多也,此采其物多酒旨,所以优宾
也。南有嘉鱼,言太平君子有酒乐,与贤者共之也。此采其能以礼下贤者。贤者累蔓而归之,与之燕乐也。南山有台,言太平之治,以贤者为本。此采其爱友,贤者为邦家之基,民之父母。既欲其身之寿考,又欲其名德之长也。由庚、崇丘、由仪,今亡,其义未闻。

乃合乐,周南,关雎葛覃卷耳。召南,鹊巢采蘩采蘋。
〈注〉合乐,谓歌乐与众声俱作。周南、召南,《国风》篇也。王后,国君夫人,房中之乐歌也。关雎,言后妃之德。葛覃,言后妃之职。卷耳,言后妃之志。鹊巢,言国君夫人之德。采蘩,言国君夫人不失职。采蘋,言卿大夫之妻能循其法度。夫妇之道,生民之本,王政之端。此六篇者,其教之原也。故国君与其臣下,及四方之宾燕用之合乐也。乡乐者,风也。《小雅》为诸侯之乐,《大雅》《颂》为天子之乐,《乡饮酒》升歌《小雅》,礼盛者,可以进取也。燕合乡乐,礼轻者,可以逮下也。〈疏〉此一经,论堂上堂下众声俱合之事。

工告于乐正曰:正歌备,乐正告于宾,乃降。
〈注〉乐正降者,以正歌备无事也。降立西阶东北面。

主人降席自南方。
〈注〉不由北方,由便。〈疏〉自此至退立于觯南,论立司正之事。

侧降。
〈注〉宾介不从。

作相为司正。司正礼辞许诺,主人拜,司正答拜。
〈注〉作,使也。礼乐之正既成,将留宾为有懈惰,立司正以监之。拜,拜其许。

主人升复席,司正洗觯。升自西阶,阼阶上北面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安于宾。司正告于宾。宾礼辞许。
〈注〉为宾欲去,留之,告宾于西阶。

司正告于主人,主人阼阶上再拜,宾西阶上答拜,司正立于楹间以相拜,皆揖复席。
〈注〉再拜,拜宾许也。司正既以宾许告,主人遂立楹间,以相拜宾。主人既拜,揖就席。

司正实觯,降自西阶,阶间北面坐奠觯退,共少立。
〈注〉阶间北面,东西节也。其南北当中庭,共拱手也。少立,自正慎其位也。己帅以正,孰敢不正。《燕礼》曰:右还北面。

坐取觯不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洗,北面坐奠觯于其所,退立于觯南。
〈注〉洗觯奠之,示洁敬,立于其南,以察众。

宾北面坐,取俎西之觯,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立于宾东。
〈注〉初起旅酬也。凡旅酬者,少长以齿,终于沃盥者,皆弟长而无遗矣。〈疏〉自此至司正降复位,论堂上堂下遍行旅酬之事。

宾坐奠觯,遂拜执觯。兴。主人答拜,不祭,立饮不拜。卒觯不洗,实觯东南面授主人。
〈注〉宾立饮,卒觯因更酌,以乡主人将授。

主人阼阶上拜宾。少退,主人受觯,宾拜送于主人之西。
〈注〉旅酬同阶礼杀。

宾揖复席。
〈注〉酬主人讫。

主人西阶上酬介,介降席自南方,立于主人之西,如宾酬主人之礼,主人揖复席。
〈注〉其酌实觯西南面,授介,自此以下旅酬酌者,亦如之。

司正升相旅,曰:某子受酬,受酬者降席。
〈注〉旅,序也。于是介酬众宾,众宾又以次序相酬。某者,众宾姓也。同姓则以伯仲别之,又同则以其字别之。

司正退立于序端东面。
〈注〉辟受酬者,又便其赞上赞下也。始升相西阶,西北面。

受酬者自介右。
〈注〉由介东也,尊介使不失故位。

众受酬者受自左。
〈注〉后将受酬者,皆由西变于介也。

拜兴饮,皆如宾酬主人之礼。
〈注〉嫌宾以下异也。

辩,卒受者以觯降,坐奠于篚。
〈注〉辩,辩众宾之在下者。《乡射礼》曰:辩遂酬在下者,皆升,受酬于西阶上。

司正降复位。
〈注〉觯南之位。

使二人举觯于宾介。洗升实觯于西阶上,皆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介席末答拜。皆坐祭,遂饮卒觯。兴。坐奠觯,遂拜执觯。兴。宾介席末答拜。
〈注〉二人,亦主人之吏。若有大夫,则举觯于宾与大夫。《燕礼》曰:媵爵者,立于洗南西面,北上,序进盥洗。
〈疏〉自此至无算乐,论宾主燕坐爵乐无数之事。

逆降洗升实觯,皆立于西阶上,宾介皆拜。
〈注〉于席末拜。

皆进荐西奠之。宾辞,坐取觯以兴。介则荐南奠之,介坐受以兴。退皆拜送降。宾介奠于其所。
〈注〉宾言取,介言受,尊卑异文。

司正升自西阶,受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坐于宾。宾辞以俎。
〈注〉至此盛礼俱成,酒清肴乾,宾主百拜,强有力,犹倦焉张而不弛,弛而不张,非文武之道。请坐者,将以宾燕也。俎者,肴之。贵者,辞之者,不敢以礼杀当贵者。

主人请彻俎,宾许。
〈注〉亦司正传请告之。

司正降阶前,命弟子俟彻俎。
〈注〉西阶前也。弟子,宾之少者。俎者,主人之吏。设之使弟子俟彻者,明彻俎宾之义。

司正升立于席端。
〈注〉待事。

宾降席北面,主人降席阼阶上北面,介降席西阶上北面,遵者降席东南面。
〈注〉皆立相须彻俎也。遵者,谓此乡之人仕至大夫者也。今来助主人乐宾,主人所荣,而遵法者也。因以为名,或有无来不来用时事耳。今文遵为𠊨或为全。

宾取俎还授司正,司正以降,宾从之。主人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自西阶,主人降自阼阶。介取俎还授弟子,弟子以降,介从之。若有诸公大夫,则使人受俎如宾礼。众宾皆降。
〈注〉取俎者,皆乡,其席既授弟子,皆降,复初入之位。

说屦揖让,如初升坐。
〈注〉说屦者,为安燕当坐也。必说于下者,屦贱不空,居堂说屦,主人先左,宾先右。今文说为税。〈疏〉自此以下至再拜,论无算爵饮酒礼终送宾之事。

乃羞。
〈注〉羞,进也。所进者,狗胾醢也。乡设骨体,所以致敬也。今进羞所以尽爱也。敬之,爱之,所以厚贤也。

无算爵。
〈注〉算,数也。宾主燕饮,爵行无数,醉而止也。《乡射礼》曰:使主人举觯于宾与大夫。又曰:执觯者,洗升实觯,反奠于宾与大夫,皆是。

无算乐。
〈注〉燕乐亦无数,或间或合,尽欢而止也。

宾出奏陔。
〈注〉陔,陔夏也。陔之言戒也。终日燕饮,酒罢,以陔为节,明无失礼也。《周礼》钟师以钟鼓奏九夏,是奏陔夏,则有钟鼓矣。钟鼓者,天子、诸侯备用之,大夫士鼓而已。盖建于阼阶之西南。鼓,《乡射礼》曰:宾兴,乐正命奏陔宾降及阶陔,作宾出,众宾皆出。

主人送于门外。再拜。
〈注〉门,东西面拜也。宾介不答拜,礼有终也。

宾若有遵者,诸公大夫则既一人举觯。乃入。
〈注〉不干主人,正礼也。遵者,诸公大夫也。谓之宾者,同从外来耳。大国有孤,四命谓之公。〈疏〉自此以下至不加席,论乡内有诸公大夫来观礼,主人迎之与行礼事也。

席于宾东。公三重,大夫再重。
〈注〉席此二者于宾东,尊之,不与乡人齿也。天子之国三命者,不齿于诸侯之国。爵为大夫,则不齿矣。不言遵者,遵者亦卿大夫。

公如大夫入,主人降,宾介降,众宾皆降。复初位,主人迎揖让升,公升如宾,礼辞一席,使一人去之。
〈注〉如读若今之若,主人迎之于门内也。辞一席,谦自同于大夫。

大夫则如介礼。有诸公则辞加席,委于席端。主人不彻,无诸公,则大夫辞加席,主人对,不去加席。
〈注〉加席,上席也。大夫席再重。

明日宾服乡服以拜赐。
〈注〉拜赐,谢恩惠。乡服,昨日与乡大夫饮酒之朝服也。不言朝服,未服以朝也。

主人如宾服以拜辱。
〈注〉拜宾,复自屈辱也。《乡射礼》曰:宾朝服以拜赐于门外,主人不见。如宾服,遂从之,拜辱于门外,乃退。

主人释服。
〈注〉释朝服,更服元端也。古文释作舍。〈疏〉自此已下至乡乐惟所欲,论后日息,司正徵惟所欲更行饮酒之礼。

乃息司正。
〈注〉息,劳也。劳赐昨日赞执事者,独云司正,司正庭长也。

无介。
〈注〉劳礼略也,司正为宾。

不杀。
〈注〉市买,若因所有可也,不杀则无俎。

荐脯醢。
〈注〉羞同也。

羞唯所有。
〈注〉在有何物。

徵唯所欲。
〈注〉徵,召也。

以告于先生君子,可也。
〈注〉告,请也。先生不以筋力为礼,于是可以来君子。国中有盛德者,可者召,不召唯所欲。

宾介不与。
〈注〉礼渎则变,古文与为预。

乡乐唯欲。
〈注〉乡乐,周南、召南六篇之中,唯所欲作,不从次也。不歌鹿鸣、鱼丽者,辟国君也。

记,乡朝服而谋宾介,皆使能不宿戒。
〈注〉乡,乡人,谓乡大夫也。朝服,冠元端,缁带,素韠,白屦。今郡国行乡饮酒之礼,元冠而衣,皮弁服,与礼异。再戒为宿戒,礼将有事,先戒而复宿戒。〈疏〉上经直云主人与先生谋宾介,不云服衣,不云使能及不宿戒之事,故记之也。

蒲筵缁布纯。
〈注〉筵,席也。纯,缘也。

尊绤羃。宾至彻之。
〈注〉绤,葛也。羃,覆尊巾。

其牲狗也。
〈注〉狗取择人。

亨于堂东北。
〈注〉祖,阳气之所始也。阳气主养。《易》曰: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

献用爵,其他用觯。
〈注〉爵,尊不亵用之。

荐脯五挺,横祭于其上,出自左房。
〈注〉挺,犹膱也。《乡射礼》曰:祭半膱,膱长尺有二寸,在东,阳也。阳主养房,馔陈处也。冠礼之馔,脯醢南上。《曲礼》曰:以脯修置者,左朐右末。

俎由东壁,自西阶升。
〈注〉亨狗既孰,载之,俎馔于东方。

宾俎脊胁肩肺,主人俎脊胁臂肺,介俎脊胁胳肺,肺皆离,皆右体进腠。
〈注〉凡牲,前胫骨三,肩臂臑也。后胫骨二,膊胳也。尊者俎尊骨,卑者俎卑骨。《祭统》曰:凡为俎者,以骨为上。骨有贵贱,凡前贵后贱,离犹殹也。腠,理也。进理谓前其本也。

以爵拜者不徒作。
〈注〉作,起也。言拜既爵者,不徒起,起必酢主人。

坐卒爵者拜既爵,立卒爵者不拜既爵。
〈注〉降杀各从其宜,不使相错。惟工不从此礼。

凡奠者于左。
〈注〉不饮者,不欲其妨。

将举于右。
〈注〉便也。

众宾之长,一人辞洗如宾礼。
〈注〉于三人之中,复差有尊者。馀二人虽为之洗,不敢辞,其下不洗。

立者东面北上,若有北面者则东上。
〈注〉贤者,众寡无常也。或统于堂,或统于门。

乐正与立者皆荐以齿。
〈注〉谓其饮之次也。尊乐正同于宾,党不言饮,而言荐,以明饮也。既饮,皆荐于其位。乐正位西阶东北面。

凡举爵,三作而不徒爵。
〈注〉谓献宾,献大夫,献工,皆有荐。

乐作,大夫不入。
〈注〉后乐贤者。

献工与笙,取爵于上篚。既献,奠于下篚。
〈注〉明其异器敬也。如是则献大夫亦然。上篚,三爵。

其笙则献诸西阶上。
〈注〉谓主人拜送爵也。于工拜于阼阶上者,以其坐于西阶东也。

磬阶间缩霤,北面鼓之。
〈注〉缩,从也。霤以东西为从。鼓犹击也。大夫而特县方,宾乡人之贤者,从士礼也。射则磬在东。

主人介,凡升席自北方,降自南方。
〈注〉席南,上升由下,降由上,由便。

司正既举觯而荐诸其位。
〈注〉司正,主人之属也。无献,因其举觯而荐之。

凡旅不洗。
〈注〉敬礼杀也。
不洗者不祭。〈注〉不甚洁也。

既旅,士不入。
〈注〉后正礼也。既旅,则将燕矣。

彻俎,宾介遵者之俎,受者以降,遂出授从者。
〈注〉送之。

主人之俎以东。
〈注〉藏于东方。

乐正命奏陔,宾出至于阶。陔作。
〈疏〉陔谓陔夏,诗篇名。命击鼓者,宾降自西阶,恐宾醉失礼,故至阶奏之。

若有诸公,则大夫于主人之北西面。
〈注〉其西面者,北上统于公。

主人之赞者,西面北上,不与。
〈注〉赞,佐也。谓主人之属,佐助主人礼事。彻鼏沃盥,设荐俎者,西面北上,统于堂也。与,及也。不及,谓不献酒。

无算爵,然后与。
〈注〉燕乃及之。

成帝鸿嘉二年三月,博士行饮酒礼。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后汉

明帝永平二年,行乡饮酒于学校。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永平二年,郡、县、行乡饮酒于学校。

武帝泰始六年冬十一月,幸辟雍行乡饮酒之礼。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泰始六年十一月,帝临辟雍,行乡饮酒之礼。诏曰:礼仪之废久矣,乃今复讲肄旧典。赐太常绢百匹,丞、博士及学生牛酒。
咸宁三年,复行乡饮酒礼。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惠帝元康九年,复行乡饮酒礼。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册府元龟》:元康九年,临辟雍,行乡饮酒之礼。

北魏

孝文帝太和十一年,诏行乡饮礼命,推贤而长者,教其里人。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一年冬十月甲戌,诏曰:乡饮礼废,则长幼之叙乱。孟冬十月,民閒岁隙,宜于此时导以德义。可下诸州,党里之内,推贤而长者,教其里人父慈、子孝、兄友、弟顺、夫和、妻柔。不率长教者,具以名闻。

隋制,国子寺,每岁以四仲月上丁,释奠于先圣先师。年别一行乡饮酒礼。州郡县亦每年于学一行乡饮酒礼。
《隋书·礼仪志》云云。

太宗贞观六年七月己巳,诏天下行乡饮酒礼。
《唐书·太宗本纪》云云。
《杜佑·通典》:贞观六年,诏曰:比年丰稔,闾里无事。乃有堕业之人,不顾家产,朋游无度,酣宴是耽,危身败德,咸由于此。自非澄源正本,何以革兹弊俗。可先录乡饮酒礼一卷,颁于天下,每年令州县长官,亲率长幼,依礼行之。庶乎人识廉耻,时知敬让。
高宗永隆元年,诏诸州行乡饮酒礼。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永隆元年七月,制曰:乡饮之礼,为日已久。宜令诸州,每年遵行乡饮之礼。
元宗开元十八年,裴耀卿请乡饮用古乐。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杜佑·通典》:开元十八年,宣州刺史裴耀卿上疏曰:州牧县宰,所主者宣扬礼乐,典册经籍,所教者反古还淳,上奉君亲,下安乡族。外州远郡,俗习未知,徒闻礼乐之名,不知礼乐之实。窃见以乡饮酒礼颁于天下,比来惟贡举之日,略用其仪,闾里之间,未通其事。臣在州之日,率当州所管,一一与父老百姓,劝遵行礼。奏乐歌至白华、华黍、南陔、由庚等章,言孝子养亲及群物遂性之义,或有泣者,则人心有感,不可尽诬。但以州县久绝雅声,不识古乐。伏计太常具有乐器,太常久备和声,请令天下大州,简有性识人,于太常调习雅声。仍付笙竽琴瑟之类,各三两事,令比州转次造习。每年各备礼仪,准令式行,稍加劝奖,以示风俗。
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定乡饮酒之仪。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年九月乙巳,中书令萧嵩等奏上《开元新礼》一百五十卷,制所司行用之。
《开元礼》:乡饮酒之礼,刺史为主人。
此为贡人之中,有明经进士身兼德行孝谊,灼然
明著,道表门闾及有秀才,皆刺史为主人。若无,上佐摄行事。

先召乡之致仕有德者谋之。贤者为宾,其次为介,又其次为众宾,与之行礼而宾举之。
介以下无其人则阙。正齿位,每年季冬,县令为主人,乡之老人六十以上有德行者一人为宾,次一人为介,又其次为三宾,又其次为众宾。

主人戒宾,立于宾大门外之西,东面;宾立东阶下,西面。将命者立于宾之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外之东,西面,曰:敢请事。主人曰:某日行乡饮酒之礼,请某子临之。将命者入告。宾出立于门东,西面北向再拜毋辱,主人答拜。主人曰:吾子学优行高,应兹观国。某日展礼,请吾子临之。宾曰:某固陋,恐辱命,敢辞。主人曰:某谋于父师少师,莫若吾子贤,敢固以请。宾曰:夫子申命之,某敢不敬须。主人再拜,宾答拜;主人退,宾拜送。主人戒介亦如之。戒辞曰:某日行乡饮酒之礼,请吾子贰之。其日质明,设宾席于楹间近北,南向;设主人席于阼阶上,西向;设介席于西阶上,东向;设正宾。席三于宾席之西,各南向,皆不属焉。又设堂下众宾席于西阶西南,面北上。
正齿位设众宾席于楹间近南,北向东上。

设两壶于宾席之东,少北退,元酒在西,加勺羃,置篚于壶南,东肆,实以爵觯。设赞者位于东阶东,西面北上。宾、介及宾至,立于厅事大门外之右,东向北上。执事者俱复位。主人迎宾于门外之左,西面拜宾,宾答拜。又西南面拜介,介答拜。又西南面揖众宾,众宾报揖。主人又揖宾,宾报揖。主人先入门降而右,西面;宾入门而左,东面;介及众宾序入立于宾西东,南面北上;众宾非三宾者,皆北面东上。
凡宾主拜揖问施,皆有相赞。正齿位,众宾立于三宾之后。

主人将进揖,当阶。揖,宾皆报揖。至阶,主人曰:请吾子升。宾曰:某敢辞。主人曰:固请吾子升。宾曰:某敢固辞。主人曰:终请吾子升。宾曰:某终敢辞。主人升自阼阶,宾升自西阶,当楣北面立。执尊者彻羃,主人适篚,跪取爵,兴,适尊实之,进宾适前,西北面献宾。宾西阶上北面立,主人少退,宾进于席前受爵,退复西阶上,北面立。主人退于阼阶上,北面拜送爵,宾少退。赞者荐脯。于宾席前。
正齿位,宾以下年六十者三豆,七十四豆,八十五豆,九十及主人皆六豆。

宾自西方升席,南面立。赞者设折俎。宾跪,左执爵,右取脯醢,祭于笾豆之间,遂祭酒,啐酒。兴,降席东,适西阶上,北面跪卒爵,兴,适尊实之,进主人席前,东南面酢主人。主人于阼阶上北面立,宾少退,主人进受爵,退复阼阶下北面立。宾退复西阶上,北面拜送爵。赞者荐脯醢于主人席前。主人由席东自北方升席。赞者设折俎。主人跪,左执爵,右取脯醢,遂祭酒,啐酒,兴,自南方降席,复阼阶上,北面跪卒爵,执爵兴,跪奠爵于东序端;兴,适篚,跪取觯实之以酬,复阼阶上,北面跪奠觯,遂拜,执觯兴,宾西阶上答拜,主人跪祭,遂饮卒觯,执觯兴,适尊实之,进宾席前,北面。宾拜,主人少退。宾既拜,主人跪奠觯于荐西,兴,复阼阶上位。宾遂进席前,北面跪取觯,兴,复西阶上位,主人北面拜送。宾进席前,北面跪奠觯于荐东,兴,复西阶上位。主人北面揖,遂降立于阼阶下,西面;宾降立于西阶,当西席,东面。
主人将兴降于礼,故宾不居堂上位。

主人进延介,主人揖,介报揖。至阶,一让,主人升阼阶,介升西阶,皆当楣北面立。主人诣东序端,跪取爵,兴,适尊实之,进于介席前,西面南献介。介西阶上北面拜,主人少退,介进,北面受爵,退复位。主人于介右,北面拜送爵,介少退,主人立于西阶之东。赞者荐脯醢于介席前。介进,自北方升席。赞者设折俎。介跪,左执爵,右取脯醢,遂祭酒,执爵兴,自南方降席,北面跪卒爵,执爵兴,介授主人爵。主人适尊实之,酢于西阶上,立于介右,北面跪奠爵,遂拜,执爵兴。介答拜。主人跪祭,遂饮卒爵,执爵兴,进,跪奠爵于西楹南,还阼阶上,揖,降。介降立于宾南。主人于阼阶前,西面揖众宾,遂升,适西楹南,跪取爵兴,适尊实之,进于西阶下,南面献众宾之长。升西阶上,北面拜受爵。主人于众宾长之右,北面拜送。赞者荐脯醢于其席前。众宾之长升席,跪,左执爵,右取脯醢,祭酒,执爵兴,退于西阶上,立饮讫,授主人爵,降复位。主人又适尊实之,进于西阶上,南面献众宾之次者,如献众宾长之礼,又次一人升饮亦如之。主人适尊实酒,进于西阶上,南面献堂下众宾。每一人升受爵,跪祭立饮,赞者遍荐脯醢于其位,主人受爵奠于篚。主人与宾一揖一让升,宾、介、众宾序升即席。设工人席于堂庑西阶之东,北面东上。工四人入,先二瑟,后二歌,工持瑟升自西阶,就位坐。工歌鹿鸣。卒歌,笙入,立于堂下,北面奏南陔讫,乃间歌,歌南有嘉鱼,笙崇丘。乃合乐周南关雎、召南鹊巢。讫,司正升自西阶。
司正谓主人之赞。礼乐之正既成,将留宾,虑有懈惰,立司正以监之。

跪取觯于篚,兴,适尊实之,降自西阶诣阶间,右还,北面跪奠觯,拱手少立,跪取觯,遂饮卒觯,奠觯再拜。宾降席,取觯于篚,适尊实之,诣阼阶上,北面酬主人。主人降席,进立于宾东。
初起旅酬也。凡旅酬者,少长以齿。

宾跪奠觯,遂拜,执觯兴,主人答拜,宾立饮卒觯;适尊实之,进阼阶上,东南面授主人,主人再拜,宾少退;主人受觯,宾于主人之西,北面拜送。宾揖,复席。主人进西阶上,北面酬介,介降席自南方,进立于主人之西,北面。主人跪奠觯,遂拜,执觯兴,介答拜,主人立饮卒觯,适尊实之,进西阶上,西南面立。介拜,主人少退;介受觯,主人于介东,北面拜送,主人揖,复席。司正升自西阶,北面立,相旅曰:某子受酬。受酬者降席自西方,近,北面立于介右。
旅,序也。于是介酬众宾,又以次序相酬也。某者,众宾也。同姓则以伯仲别之。又同,则以某字别之。受酬者由介东,尊介,使不失其位。

司正退立于序端,东面。
避受酬者,又使其赞相上下。

介跪奠觯,遂拜,执觯兴,某子答拜,介立饮卒觯,适尊实之,进西阶上,西南面授某子,某子受觯,介立于某子之左,北面揖,复席。司正曰:某子受酬。受酬者降自西方,立于某子之左,北面。某子跪奠觯,遂拜,执觯兴,受酬者答拜,某子受立饮卒觯,适尊实之,进西阶上,西南面授之。受酬者受觯,某子立于受酬者之右,揖,复席。次一人及堂下众宾受酬亦如之。于某子。卒受酬者以觯跪奠于篚,兴,复阶下位。司正适阼阶上,东面请命于主人。主人曰:请坐于宾。司正回北面,告于宾曰:请宾坐。宾曰:惟命。宾主,各就席坐。
若宾主俱公服者,则皆降,脱履于阶下,主人先左,宾先右。礼毕,降纳如常。正齿于楹间,北面,乃扬觯而言曰:朝廷率由旧章,敦行礼教。凡我长幼,各相劝勖,忠于国,孝于亲,内睦于闺门,外比于乡党,无或愆堕,以忝所生。宾主以下皆再拜。司正跪奠觯,再拜,跪取觯,饮,卒觯,兴。宾主以下皆坐。司正适篚,跪奠觯,兴,降,复其位。

司正降复位。乃羞。无算爵。无算乐。主人之赞者兴。燕讫,宾主俱兴,宾以下降自西阶,主人降自东阶。宾以下出立于门外之西,东面北上;主人送于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介逡巡而退。

太宗淳化三年,诏讲求乡饮仪。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乡饮之礼有三:《周礼》,乡大夫,三年大比,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宾之,一也;党正,国索鬼神而祭祀,则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以正齿位,二也;州长,春秋习射于序,先行乡饮礼,三也。后世腊蜡百神、春秋习射、序宾饮酒之仪,不行于郡国,进贡士日设鹿鸣宴,犹古者宾兴贤能,行乡饮之遗礼也。然古礼有宾主僎介,与今之礼不同。器以尊俎,与今之器不同。宾坐于西北,介坐于西南,主人坐东南,僎坐东北,与今之位不同。主人献宾,宾酢主人,主人酬宾,次主人献介,介酢主人,次主人献众宾,与今之仪不同。今制,州、军贡士之月,以礼饮酒,且以知州、军事为主人,学事司所在,以提举学事为主人,其次本州官人行,上舍生当贡者,与州之群老为众宾,亦古者序宾、养老之意也。是月也,会凡学之士及武士习射,亦古者习射于序之意也。唐贞观所攽礼,惟明州独存,淳化中会例行之。
《玉海》:淳化三年,诏有司讲求乡饮酒故事,命学士承旨苏易简等,撰《乐章》三十四,《鹿鸣》六,《南陔》二,《嘉鱼》八,《崇丘》二,《关雎》十,《鹊巢》六。五月,礼院详定其仪。后不果行。
徽宗政和三年,诏州郡鹿鸣宴,改为乡饮酒。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云云。
政和五年,定乡饮酒参用射仪。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政和礼局定饮酒登降之节,与举酒作乐器用之属,并参用辟廱宴贡士仪,其有古乐处,令用古乐。既又以河北转运判官张孝纯之言:《周官》以六艺教士,必射而后行。古者诸侯贡士,天子试诸射宫,请诏诸路州郡,每岁宴贡士于学,因讲射礼。于是礼官参定射仪:乡饮酒前一日,本州于射亭东西序,量地之宜,设提举学事诸监司、知州、通判、州学教授、应赴乡饮酒官贡士幕次,本州兵马教谕备弓矢应用物,设乐。其日初筵,提举学事、知州军、通判帅应赴乡饮酒官贡士诣射亭,执弓矢,揖入射,乘矢若中,则守帖者举获唱获,执算者以算投壶毕,多算胜少算。射毕,赞者赞揖,酬酢如仪毕,揖退饮,如乡饮酒。〈按玉海作政和五年〉
高宗绍兴七年,郡守仇念置田以供乡饮之费。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绍兴十三年夏四月癸亥,颁乡饮酒仪于郡国。按《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绍兴十三年,比部郎中林保乞修定乡饮仪制,遍下郡国,于是国子祭酒高闳草具其仪上之。
《玉海》:林保修定乡饮酒矩范仪制,请遍下郡国,令取明州已行仪制,与林保所具规式参酌,修具镂板,颁行。奏可。其礼有主宾𠊨介,三宾有肃宾、序宾。祭酒主献,宾酬,主人酬介,介酬众宾,修爵无算。沃洗扬觯,拜送,既及约束九事。
绍兴十七年春正月,命州县行乡饮礼以贡士。按《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十七年春正月辛卯,以举人多冒贯,命州县每三岁行乡饮酒礼以贡士。
宁宗庆元 年,朱熹改定乡饮仪制。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十三年,国子祭酒高闳草具其仪,僎介之位,皆与古制不合,诸儒莫解其指意。庆元中,朱熹以《仪礼》改定,知学者皆尊用之,主宾、僎介之位,始有定说。其主,则州以守、县以令,位于东南;宾,以里居年高及致仕者,位于西北𠊨,则州以倅、县以丞或簿,位东北;介,以次长,位西南。三宾,以宾之次者;司正,以众所推服者;相及赞,以士之熟于礼仪者。其日质明,主人率宾以下,先释菜于先圣先师,退各就次,以俟肃宾。介与众宾既入,主人序宾祭酒,再拜,诣罍洗洗觯,至酒尊所酌实觯,授执事者,至宾席前跪以献宾,宾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众宾,宾主以下各就席坐讫。酒再行,次沃洗,赞者请司正扬觯致词,司正复位,主人以下复坐。主人兴,复至阼阶楣下𠊨从宾介复至西阶下立,三宾至西阶立,并南向。主人拜,宾介以下再拜。宾介与众宾先自西趋出,主人少立,自东出。宾以下立于庠门外之右,东乡;主人立于门外之左,西乡。𠊨从主人再拜,宾介以下皆再拜,退。
理宗景定五年夏四月辛亥,诏郡邑行乡饮酒礼。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五年,诏天下行乡饮酒之礼。
《明会典》:洪武初,诏中书省详定乡饮酒礼条式,使民岁时燕会,习礼读律,期于申明朝廷之法,敦叙长幼之节。遂为定制。五月,定在内应天府及直隶府州县,每岁孟春、正月、孟冬、十月,有司与学官,率士大夫之老者,行于学校。在外行省所属府州县,亦皆取法于京师。其民间里社,以百家为一会,或粮长,或里长,主之。百人内,以年最长者为正宾,馀以齿序坐。每季行之于里中。若读律令,则以刑部所编申明戒谕书兼读之。其武职衙门在内,各卫亲军指挥使司及指挥使司,凡镇守官,每月朔日,亦以大都督府所编戒谕书,率僚佐读之。
洪武十六年,诏颁乡饮酒礼图式。
《明会典》:洪武十六年,颁行图式。一,各处府州县,每岁正月十五日、十月初一日,于儒学行乡饮酒礼。酒肴于官钱约量支办,务要丰俭得宜。除宾𠊨外,众宾序齿列坐,其僚属则序爵。前一日,执事者于儒学之讲堂,依图陈设坐次。司正率执事习礼。至日黎明,执事者宰牲,具馔,主席及僚属司正,先诣学,遣人速宾僎以下。比至,执事者先报曰:宾至。主席率僚属出迎于庠门之外,以入,主居东,宾居西,三让三揖,而后升堂,东西相向立。赞:两拜。宾坐。执事又报曰:僎至。主席又率僚属出迎,揖让升堂,拜坐如前仪。宾𠊨介至,既就位,执事者唱:司正扬觯。执事者引司正,由西阶升诣堂中,北向立。执事者唱:宾𠊨以下皆立。唱:揖。司正揖,宾僎以下皆报揖。执事者以觯酌酒授司正,司正举酒曰:恭惟朝廷率由旧章,敦崇礼教,举行乡饮。非为饮食,凡我长幼,各相劝勉,为臣尽忠,为子尽孝。长幼有序,兄友弟恭。内睦宗族,外和乡里。无或废坠,以忝所生。读毕,执事者唱:司正饮酒。饮毕,以觯授执事。执事者唱:揖。司正揖,宾僎以下皆报揖。司正复位,宾僎以下皆坐。唱:读律令。执事者举律令,案于堂之中,引礼引读律令者诣案前,北向立。唱:宾𠊨以下皆拱立,行揖礼,如扬觯仪。然后读律令。有过之人,俱赴正席立听。读毕,复位。执事者唱:供馔案。执事者举馔案,至宾前,次𠊨,次介,次主。三宾以下,各以次举讫。执事者唱:献宾。主起席北面立,执事斟酒,以授主。主受爵,诣𠊨前,置于席,交拜如前仪。毕,主退复位。执事者唱:宾酬酒。宾起,僎从之,执事者斟酒授宾,宾受酒,诣主前,置于席,稍退。赞:两拜。宾𠊨主交拜讫,各就位坐。执事者分左右立,介三宾众宾以下,以次斟酒于席。讫,执事者唱:饮酒。或三行,或五行。供汤。又唱:斟酒,饮酒,供汤。三品毕,执事者唱:彻馔。候彻馔案讫,唱:宾𠊨以下皆行礼。僎主僚属居东,宾介三宾众宾居西。赞:两拜。讫,唱:送宾。以次下堂,分东西行,仍三揖,出庠门而退。一,里社每岁春秋社祭会饮毕,行乡饮酒礼。所用酒肴,于一百家内供办,毋致奢靡。百家内除乞丏外,其馀但系年老者,虽至贫,亦须上坐。少者虽至富,必序齿下坐,不许搀越。违者,以违制论。其有过犯之人,虽年长,财富,须坐于众宾席末。听讲律受戒谕。供饮酒毕,同退,不许在众宾上坐。如有过犯之人,不行赴饮,及强坐众宾之上者,即系顽民。主席及诸人首告,迁徙边远住。坐其主席者,及众宾推让有犯人在上坐,同罪。其各里社,以百家为一会。百家之内,以里长主席,其馀百人选年最高有德,人所推服者一人为宾,其次一人为介。其馀各依年齿序坐。如有乡人为官致仕者,主席请以为𠊨,择通文学者一人为扬觯,一人为读律,二人为赞礼。前期一日,主诣宾门,宾出迎大门之外,肃主以入至中堂。主宾相揖讫,主稍前曰:某日行乡饮酒礼,吾子年高德劭,敢请为宾。宾曰:某固陋,恐辱命,敢辞。主曰:询诸众,莫若吾子贤。敢固请。宾曰:夫子申命之,某不敢辞。主再拜,宾答拜。介亦如之。但改请吾子为介执事者,设宾席于堂中,稍西,南向。设主席于堂东南,西向。宾六十以上者,席于堂中上,两序东西相向。如宾多,年幼者席于堂下阼阶之南,北面西上。是日清晨,宾及众宾皆至门外,主出迎,西向揖,宾东向答揖。主先入门而右,宾入门而左,至阶,主揖宾,宾揖主。主先升自东阶,宾升自西阶,至中堂,主西向立,宾东向立。赞礼唱:拜,兴。二主宾皆两拜。主肃宾各就位。赞礼唱:扬觯。扬觯者举觯酌酒,诣中堂,北向立。赞礼唱:在坐皆起。宾主以下皆起,拱立。扬觯者乃扬觯,而言与前同。毕,唱:揖。扬觯者揖。宾主以下皆揖。扬觯者遂饮酒。讫,复揖。宾主以下皆揖。以爵授执事者,复位。宾主以下皆坐。赞礼唱:读律。执事者,设案于堂中,次引读律者诣案前。赞礼唱:在坐者皆起,揖。唱:读律者揖。宾主以下皆立,遂展律于案,详缓读之。讫,复以申明戒谕读之。毕,赞礼唱:揖。读律者揖,宾主以下皆揖。读律者复位。赞礼唱:众皆坐。宾主以下皆坐。执事者供馔案,行酒。赞礼唱:饮酒。众宾皆饮,或五行,或七行,礼同前。食毕,彻案。赞礼唱:礼毕。主先行西向立,赞礼引宾以下东向立。赞:拜,兴,拜,兴。宾主皆两拜。主送宾于门外,东西相揖,乃退。明日,宾介𠊨众宾诣主家,拜谢乡饮之赐。主出门外拜,谓辱屈昨日之来。一乡饮之设,所以尊高年,尚有德,兴礼让。敢有諠哗失礼者,许扬觯者以礼责之。其或因而致争竞者,主席者会众罪之。
洪武十八年,大诰天下乡饮酒礼,叙长幼,论贤否,异罪人。违者,全家移出化外。
《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二年,重颁乡饮酒图式。
《明会典》:洪武二十二年,再定图式。凡良民中年高有德,无公私过犯者,自为一席,坐上等。有因户役差税迟误,及犯公杖私笞,招犯在官者,又为一席,序坐中门外。其曾犯奸盗诈伪,说事过钱,起灭词讼,蠹政害民,排陷官长,及一应私杖徒流重罪者,又为一席,序坐东门内。执壶供事,各用本等之家子弟,务要分别三等坐次,善恶不许混淆。所行仪注,并依原颁定式。如有不遵图序坐,及有过之人,不行赴饮者,即以违制论。主府知府、州知州、县知县,如无正官,佐贰官代,位于东南。大宾以致仕官为之,位于西北。僎宾择乡里年高有德之人,位于东北。介以次长位于西南。三宾以宾之次者为之,位于宾主介僎之后。司正以教职为之。主扬觯以罚赞礼者,以老成生员为之。
孝宗弘治十七年,题准乡饮,不许贵贱混淆,贤否无别。违者治罪。
《明会典》:弘治十七年,题准今后,但遇乡饮酒,延访年高有德,为众所推服者,为宾。其次为介。如本县有以礼致仕官员,主席请以为僎,不许视为虚文,以致贵贱混淆,贤否无别。如违,该府具呈巡按御史,径自提问,依律治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三百八卷目录

 乡饮酒礼部汇考二
皇清〈顺治一则 康熙二则〉
 乡饮酒礼部汇考三
  礼记〈乡饮酒义〉
 乡饮酒礼部总论
  礼记〈经解 乡饮酒义〉
  白虎通〈乡射〉
  大学衍义补〈郡国之礼〉
 乡饮酒礼部艺文一
  辟雍乡饮酒赋       晋傅元
  乡饮赋          唐阙名
  行乡饮酒礼告先圣文    宋朱熹
  乡饮酒礼议       明刘雷恒
 乡饮酒礼部艺文二〈诗〉
  谢邑令请乡饮       明邵宝
 乡饮酒礼部纪事
 乡饮酒礼部杂录

礼仪典第三百八卷

乡饮酒礼部汇考二

皇清

《大清会典》:顺治初,令京府及直省府州县,每岁举行
乡饮酒礼。设宾、𠊨、介、主,酒席于存留钱粮内支办,凡以申明

朝廷之法,敦叙长幼之节。遂为定制。
顺治二年
《大清会典》:顺治二年,顺天府详查乡饮酒礼旧制,移
送礼部,题请施行。嗣后,每岁由顺天府题明。
康熙元年
《大清会典》:康熙元年,令奉天府州县行乡饮酒礼。
康熙四年

《大清会典》:康熙四年,令锦州府州县行乡饮酒礼。
凡乡饮酒仪注:京府及直省府州县,每岁正月十五日、十月初一日,于儒学,行乡饮酒礼。前一日,执事者于儒学之讲堂,依图陈设坐次。司正率执事习礼。至日黎明,执事者宰牲具馔,主席及僚属、司正,先诣学,遣人速宾、𠊨以下。比至,执事者先报曰:宾至。主席率僚属出迎于庠门之外以入,主居东,宾居西,三让三揖,而后升堂,东西相向立。赞:两拜。宾坐。执事又报曰:𠊨至。主席又率僚属出迎,揖让,升堂,拜坐,如前仪。宾、𠊨、介至,既就位,执事者唱:司正扬觯。执事者引司正由西阶升,诣堂中,北向立。执事者唱:宾𠊨以下皆立。唱:揖。司正揖,宾𠊨以下皆揖。执事者以觯酌酒授司正,司正举酒曰:恭惟

朝廷,率由旧章。敦崇礼教,举行乡饮,非为饮食。凡我
长幼,各相劝勉,为臣尽忠,为子尽孝。长幼有序,兄友弟恭。内睦宗族,外和乡里。无或废坠,以忝所生。读毕,执事者唱:司正饮酒。饮毕,以觯授执事。执事者唱:揖。司正揖,宾僎以下皆揖。司正复位,宾僎以下皆坐。唱:读律令。执事者举律令案于堂之中,引礼引读律令者诣案前,北向立。唱:宾僎以下皆立,行揖礼如前。读毕,复位。执事者唱:供馔案。执事者举馔案至宾前,次僎,次介,次主。三宾以下,各以次举。讫,执事者唱:献。宾主起席,北面立。执事斟酒以授主,主受爵诣宾前,置于席,稍退。赞:两拜。宾答拜。讫,执事又斟酒以授主,主受爵诣𠊨前,置于席,交拜如前仪。毕,主退,复位。执事者唱:宾酬酒。宾起,𠊨从之。执事者斟酒授宾,宾受爵,诣主前,置于席,稍退。赞:两拜。宾僎主交拜。讫,各就位坐。执事者分左右立,介三宾,众宾以下以次斟酒于席。讫,执事者唱:饮酒。或三行,或五行。供汤。又唱:斟酒。饮酒,供汤三品。毕,执事者唱:彻馔。候彻馔案讫,唱:宾𠊨以下皆行礼。𠊨主僚属居东,宾介三宾众宾居西。赞:两拜。讫,唱:送宾。以次下堂,分东西行,仍三揖,出庠门而退。
凡乡饮酒礼,序长幼,论贤良,别奸顽。其坐席间,高年有德者,居上。高年淳笃者,并之。以次序齿而列。其有违条犯法者,不许干于良善之席。违者,罪以违制。敢有喧哗失礼者,扬觯者以礼责之。
主府知府、州知州、县知县,如无正官,佐贰官代,位于东南。
大宾,以致仕官为之,位于西北。
𠊨宾,择乡里年高有德之人,位于东北。介以次长,位于西南。
三宾以宾之次者为之,位于宾主介𠊨之后。除宾𠊨外,众宾序齿列坐,其僚属则序爵。司正,以教职为之,主扬觯以罚。
赞礼者,以老成生员为之。

乡饮酒礼部汇考三

《礼记》

《乡饮酒义》〈疏〉

郑目录云:名曰乡饮酒义者,以其记乡大夫,饮宾于庠序之礼,尊贤养老之义。此于别录,属吉事。《仪礼》有其事,此记释其义也。但此篇前后,凡有四事,一则三年宾贤能,二则乡大夫饮国中贤者,三则州长习射饮酒,四则党正蜡祭饮酒。总而言之,皆谓乡饮酒。知此篇合有四事者,以郑注乡人、乡大夫。又云:士、州长、党正。郑又云:饮国中贤者,亦用此礼也。郑必知此篇,乡大夫宾贤能,及饮国中贤者,并州长、党正者,以此经云:乡人即乡大夫,士则州长,党正又云君子。谓乡大夫饮国中贤者,下又云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亦是党正饮酒之事。下又云合诸乡射,是亦州长习射之礼。郑以此参之,故知此篇兼有四事。乡则三年一饮,州则一年再饮,党则一年一饮也。所以然者,天子六乡,诸侯三乡,卿二乡,大夫一乡,各有乡大夫,而乡有乡学,取致仕在乡之中大夫为父师,致仕之士为少师,在于学中,名为乡先生,教于乡中之人,谓乡学。每年入学,三年业成,必升于君,若天子之乡,则升学士于天子。若诸侯之乡,则升学士于诸侯。凡升之,必用正月也。将用升之,先为饮酒之礼。乡大夫与乡先生,谋事学士最贤,使为宾,次者为介,又次者为众宾。比乡大夫为主人,与之饮酒而后升之。故《周礼·乡大夫职》云:三年则大比,考其德行道艺,而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礼宾之。郑云:贤者,有德行者。能者,有道艺者。故郑云:古者年七十而致仕,老于乡里,大夫名曰父师,士名少师,而教学焉。恒知乡人之贤者,是以大夫就而谋之。贤者以为宾,其次以为介,又其次为众宾,而与之饮酒,是亦将献之以礼礼宾之也。若州一年再饮者,是春秋习射,因而饮之,以州长为主人也。若党一年一饮者,是岁十二月,国于大蜡祭,而党中于学饮酒,子贡观蜡是也。亦党正为主人也。此乡饮酒之义,说《仪礼》乡饮酒也。但《仪礼》所据,是诸侯之乡大夫,三年宾贤能之礼。故郑《仪礼·乡饮酒·目录》云:诸侯之乡大夫,三年将献贤者于君,以礼宾,与之饮酒是也。郑必知诸侯乡大夫者,以乡饮酒礼云:磬阶间缩霤。注云:大夫而特县方宾乡人之贤者,从士礼也。若天子之大夫,特县则钟磬并有。今惟云磬,故知诸侯之乡大夫也。若诸侯之州长,则士也。故《仪礼·乡射》是诸侯州长。经称《鹿中记》云:士则鹿中,明非诸侯之乡大夫为之也。

乡饮酒之义,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入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盥洗扬觯,所以致挈也。拜至,拜洗,拜受,拜送,拜既,所以致敬也。尊让絜敬也者,君子之所以相接也。君子尊让则不争,絜敬则不慢,不慢不争,则远于斗辨矣。不斗辨则无暴乱之祸矣。斯君子所以免于人祸也。
〈陈注〉郑氏曰:庠,乡学也。州党曰序。扬,举也。 疏曰:此谓乡大夫故迎宾于庠门外。若州长、党正,则于序门外也。盥洗扬觯者,主人将献宾以水盥手,而洗爵、扬觯也。拜至者,宾至,升堂,主人于阼阶上,北面再拜也。拜洗者,主人拜至讫,洗爵而升,宾于西阶上,北面再拜,拜主人之洗也。拜受者,宾于西阶上拜受爵也。拜送者,主人于阼阶上拜送爵也。拜既者,既尽也。宾饮酒既尽而拜也。〈大全〉蓝田吕氏曰:拜洗者,宾拜主人洗,主人复拜宾洗是也。拜受、拜送者,宾受献,主人受酢,宾受酬献、酢酬者。拜送受者,拜受也。拜既者,宾主献酬、卒爵,皆拜也。

故圣人制之以道,乡人,士君子,尊于房户之间,宾主共之也。尊有元酒,贵其质也。羞出自东房,主人共之也。洗当东荣,主人之所以自絜,而以事宾也。
〈陈注〉疏曰:乡人,谓乡大夫也。士谓州长、党正也。君子谓卿大夫也。尊于房户之间,宾主共之者,设酒尊于东房之西,室户之东,在宾主之间。酒虽主人之设,而宾亦以之酢主人,故云宾主共之也。北面设尊,元酒在左,是在酒尊之西也。地道尊右,设元酒在西者,贵其质素故也。共之者,供于宾也。荣,屋翼也。设洗于庭,当屋之翼,必在东者,示主人以此自絜而事宾也。
宾主,象天地也。介僎,象阴阳也。三宾,象三光也。〈陈注〉赞皇浩斋曰:立宾以象天,所以尊之也。立主以象地,所以养之也。介以辅宾,僎以辅主人,象阴阳之辅天地也。三宾,众宾之长也。其以辅宾,犹三光之辅于天也。三光,星之大者,有三,其名不可得而考。先儒谓三大辰心为大辰,伐为大辰,北辰亦为大辰,理或然也。

让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也。
〈陈注〉刘氏曰:以月魄思之,望后为生魄,然人未尝见其魄,盖以明盛,则魄不可见。月魄之可见,惟晦前三日之朝,月自东出,明将灭而魄可见。朔后三日之夕,月自西将堕,明始生而魄可见。过此,则明渐盛而魄不复可见矣。盖明让魄,则魄现。明不让魄,则魄隐。魄,阴象。宾,明,阳象。主,主人,让宾,至于三象,明之让魄,在前后三日,故曰让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也。

四面之坐,象四时也。
〈陈注〉浩斋曰:谓宾主介僎之坐,象春夏秋冬也。或曰介有刚辨之义,僎有巽入之义,各从其类,理或然欤。

天地严凝之气,始于西南,而盛于西北,此天地之尊严气也。此天地之义气也。天地温厚之气,始于东北,而盛于东南,此天地之盛德气也。此天地之仁气也。主人者尊宾,故坐宾于西北,而坐介于西南,以辅宾,宾者,接人以义者也。故坐于西北,主人者,接人以仁以德厚者也。故坐于东南,而坐僎于东北,以辅主人也。仁义接,宾主有事,俎豆有数,曰圣,圣立而将之以敬,曰礼,礼以体长幼,曰德,德也者,得于身也。故曰:古之学术道者,将以得身也。是故圣人务焉。祭荐,祭酒,敬礼也。哜肺,尝礼也。啐酒,成礼也。于席末,言是席之正,非专为饮食也。为行礼也。此所以贵礼而贱财也。卒觯致实于西阶上,言是席之上,非专为饮食也。此先礼而后财之义也。先礼而后财,则民作敬让而不争矣。
〈陈注〉疏曰:祭荐者,主人献宾,宾即席祭所荐脯醢也。祭酒者,宾既祭荐,又祭酒也。此是宾敬重主人之礼也。宾既祭酒之后,兴,取俎上之肺,哜齿之,所以尝主人之礼也。啐,谓饮主人酒而入口,所以成主人之礼也。席末,席西头也。按《仪礼》:祭荐,祭酒,哜肺,皆在席之中。惟啐酒在席末。又哜肺在前,祭酒在后。此先云祭酒者,哜是尝哜之名,祭酒是未饮之称。故祭酒与祭荐相连,表其敬礼之事,敬主人之物,故祭荐、祭酒、哜肺皆在席中,啐酒入于口,故在席末。于席上者,是贵礼。于席末啐酒,是贱财也。啐才始入口,犹在席末,卒觯则尽爵,故远在西阶上。云卒觯者,论其将欲卒觯之事致实,则论其尽酒之体,酒为觞中之实,今致尽此实也。

乡饮酒之礼,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听政役,所以明尊长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养老也。民知尊长养老,而后乃能入孝弟,民入孝弟,出尊长养老,而后成教,成教而后国可安也。君子之所谓孝者,非家至而日见之也。合诸乡射,教之乡饮酒之礼,而孝弟之行立矣。
〈陈注〉坐者,坐于堂上。立者,立于堂下。豆当从偶数,此但十年而加一豆,非正礼也。旧说,此是党正属民饮酒,正齿位之礼,非宾兴贤能之礼也。

孔子曰:吾观于乡,而知王道之易易也。主人亲速宾及介,而众宾自从之,至于门外,主人拜宾及介,而众宾自入,贵贱之义别矣。三揖至于阶,三让以宾升,拜至献酬辞让之节繁,及介,省矣。至于众宾,升受,坐祭,立饮,不酢而降,隆杀之义辨矣。
〈陈注〉疏曰:主人既拜其来,至又酌酒献宾,宾酢主人,主人又酌而自饮以酬宾。介酢主人,则止,主人不酢介,是及介省矣。主人献众宾于西阶上,受爵,坐祭,立饮,不酢主人而降,于宾礼隆,众宾礼杀,是隆杀之义别矣。 方氏曰:主酌宾为献,宾答主,主又答宾为酬,是礼也。三宾则备之,至于介则省酬焉。至于众宾,则又省酢矣。升、受、坐祭、立饮者,其升而受爵者,惟祭酒则坐,饮酒则立也。盖饮酒所以养老,以其卑,不敢坐而当其养故也。此所以杀于三宾。

工入,升歌三终,主人献之,笙入三终,主人献之,间歌三终,合乐三终,工告乐备,遂出,一人扬觯,乃立司正焉。知其能和乐而不流也。
〈陈注〉工人而升堂,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每一篇而一终,三篇终,则主人酌以献工焉。吹笙者入于堂下,奏南陔、白华、华黍,亦每一篇而一终,三篇终,则主人亦酌以献之也。间者,代也。笙与歌皆毕,则堂上与堂下更代而作。堂上先歌鱼丽,则堂下笙由庚,此为一终。次则堂上歌南有嘉鱼,则堂下笙崇丘,此为二终。又其次堂上歌南山有台,则堂下笙
由仪,为三终也。合乐三终者,谓堂上下歌瑟及笙并作也。工歌关雎,则笙吹鹊巢合之。工歌葛覃,则笙吹采蘩合之。工歌卷耳,则笙吹采蘋合之。如此皆竟,工以乐备告乐正,乐正告于宾,而遂出。盖乐正自此不复升堂矣。故云遂出也。一人者,主人之吏也。此人举觯之后,主人使相礼者一人为司正,恐旅酬时有懈惰失节者,以董正之也。如此,则虽和乐,而不至于流放矣。

宾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众宾,少长以齿,终于沃洗者焉。知其能弟长而无遗矣。
〈陈注〉浩斋曰:前言介之无酬,众宾之无酢者,盖未歌之时也。此言宾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众宾者,既歌之后,行旅酬之时也。沃洗者,涤濯之人也。虽至贱,旅酬之际,犹以齿焉。则贵者可知矣。自贵及贱,无不序齿,此所以知其能弟长而无遗矣。

降说屦升坐,修爵无数,饮酒之节,朝不废朝,莫不废夕,宾出,主人拜送,节文终遂焉。知其能安燕而不乱也。
〈陈注〉浩斋曰:前此皆立而行礼,未彻俎,故未说屦。至此彻俎之后,乃说屦,升堂而坐燕也。修,举也。修爵无数,无算爵是也。凡治事者,朝以听政,而乡饮听政罢方行,是朝不废朝也。夕以修令,而乡饮礼毕,犹可以治私事,是莫不废夕也。若党正饮酒,一国若狂,则无不醉矣。终,竟也。遂犹申也。言虽礼毕,主人犹送以拜宾,节文之礼终申遂而无所缺,则知其安于燕乐,而不至于乱矣。

贵贱明,隆杀辨,和乐而不流,弟长而无遗,安燕而不乱,此五行者,足以正身安国矣。彼国安而天下安,故曰:吾观于乡,而知王道之易易也。乡饮酒之义,立宾以象天,立主以象地,设介僎以象日月,立三宾以象三光,古之制礼也。经之以天地,纪之以日月,参之以三光,政教之本也。烹狗于东方,祖阳气之发于东方也。洗之在阼,其水在洗东,祖天地之左海也。
〈陈注〉浩斋曰:烹狗以养宾,阳气以养万物,故祖而法之,烹于东方焉。海水之委也,天地之间,海居于东,东则左也。故洗之在阼,其水在洗东,有左海之义焉。〈大全〉严陵方氏曰:凡植物,皆地产,足以养人之阴。凡动物,皆天产,足以养人之阳。天产,不特狗也。而特烹狗以祖阳气者,盖阳之辰,穷于戌,而为阳之至。故辰在戌,而属狗,则狗者,至阳之畜也。东方者,得阳之中,烹至阳之畜,于阳中之方,又得其宜矣。水则盛之于罍者,盖酌之于罍,而涤之于洗,故其水在洗东。洗既在东,水又在洗之东者,凡以祖天地之左海也。左亦东也。

尊有元酒,教民不忘本也。
〈陈注〉上古之世,无酒,以水行礼。故后世因谓水为元酒。不忘本者,思礼之所由起也。

宾必南乡,东方者春,春之为言蠢也。产万物者圣也。南方者夏,夏之为言假也。养之长之假之,仁也。西方者秋,秋之为言愁也。愁之以时察,守义者也。北方者冬,冬之为言中也。中者藏也。是以天子之立也。左圣,乡仁,右义,背藏也。介必东乡,介宾主也。主人必居东方,东方者春,春之为言蠢也。产万物者也。主人者造之,产万物者也。月者三日则成魄,三月则成时,是以礼有三让,建国必立三卿,三宾者,政教之本,礼之大参也。
〈陈注〉蠢者,物生动之貌。天地大德曰生,圣人德合天地,故曰产。万物者,圣也。假,大也。愁读为揫,揫,敛也。察犹察,察,严肃之意。揫之以时察,言揫敛之,以秋时严肃之气也。物之藏,必自外而入内,故曰:中者,藏也。天子南面而立,则左东右西,南前北后也。张子曰:坐有四位者,礼不主于敬,主欲以尊贤,若宾主相对,则是礼主于敬主矣。故宾主不相对坐,介僎于其间,以见宾贤之义。因而说四时之坐,皆有义,其实欲明其尊贤。 方氏曰:饮食之养,则主人之所造也。而有产万物之象,所以居东。

乡饮酒礼部总论

《礼记》

《经解》

乡饮酒之礼,所以明长幼之序也。
〈大全〉马氏曰:乡饮所以尚齿,故席则有上下,豆则有多寡,皆所以明长幼之序也。

乡饮酒之礼废,则长幼之序失,而争斗之狱繁矣。
〈正义〉乡饮酒之礼,明上下长幼,共相敬让。今若废而不行,则高卑无序,故争斗之狱繁多矣。

《乡饮酒义》

吕氏曰:乡饮酒者,乡人以时会聚,饮酒之礼也。因饮酒而射,则谓之乡射。郑氏谓:三年大比,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率其吏与其众,以礼宾之,则是礼也。三年乃一行诸侯之卿、大夫、贡士于其君,盖亦如此。党正每岁,国索鬼神而祭祀,则以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但此礼略而不载,则党正因蜡饮酒,亦此礼也。先儒谓乡饮有四,一则三年宾贤能,二则乡大夫饮国中贤者,三则州长习射,四则党正蜡祭。然乡人凡有会聚,当行此礼,恐不特四事也。

《白虎通》乡射

所以十月行乡饮酒之礼,何。所以复尊卑长幼之义。春夏事急,浚井次墙,至有子使父,弟使兄。故以事闲暇,复长幼之序也。

《大学衍义补》《郡国之礼》

《礼记》曰:乡饮酒之义,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入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盥洗扬觯,所以致洁也。拜至,拜洗,拜受,拜送,拜既,所以致敬也。尊让洁敬也者,君子之所以相接也。君子尊让则不争,洁敬则不慢,不慢不争,则远于斗辨矣。不斗辨则无暴乱之祸矣。
臣按:先儒谓:乡饮有四,一则宾兴贤能,二则乡大夫饮国中贤者,三则州长习射,四则党正蜡祭。今世所行者,惟存一,乡大夫饮国中贤者尔。他如所谓州长习射,党正蜡祭,世不复讲。而三年宾兴贤能,其宴会虽谓鹿鸣,而亦不以乡饮为名焉。夫乡饮之名,始于成周,汉唐以来,亦间行之。然无定制。我太祖皇帝得国之初,即诏天下府州县,每岁再行,永为定制。伏读御制大诰,有云:乡饮酒礼,不过申明古先哲王教令而已。所以乡饮酒礼,叙长幼,论贤良,别奸顽,异罪人。其坐席间,年高有德者居于上,高年淳笃者并之以次,序齿而列。其有曾违条犯法之人,列于外坐,同类者成席,不许干于良善之席。主者若不分别,致使贵贱混淆,察知,或坐中人发觉,主者坐以违制。奸顽不由其主,紊乱正席,全家移出化外。呜呼,斯礼古先哲王之制,安良民于宇内,至今乡党安邻里,和长幼序无穷之乐。大哉,王言,所谓从者昌,否者亡。其垂世警俗之意,深矣。传曰: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于未形,使民日迁善远罪,而不自知也。其此意欤。

故圣人制之以道,乡人,士君子,尊于房户之间,宾主共之也。尊有元酒,贵其质也。羞出自东房,主人共之也。洗当东荣,主人之所以自洁,而以事宾也。
臣按:此古人行乡饮酒礼之一。贾公彦所谓又有乡大夫士饮国中贤者,用乡饮酒者,此也。由是观之,则是礼非独尚齿,又所以尚贤也。而我圣祖之诰,所谓序长幼,尚齿也。论贤良,尚贤也。然非特如此而已。又因之以别奸顽、异罪人,一礼之举,众义备焉。呜呼盛哉。

《周礼》:乡大夫之职,三年则大比,考其德行道艺,而兴贤者能者,乡老及乡大夫帅其吏,与其众寡,以礼礼宾之。
臣按:此古人行乡饮酒礼之二也。本朝三年大比,一开科两京,十三藩皆有乡试。撤棘之日,有司设席以待考试官及中式举子,谓之鹿鸣宴。今宜斟酌古制,以解首为宾,以次为介,为三宾,为众宾,而以考试官为僎,提调官为主,监试官为司正,执事官及藩臬官僚皆以陪位。其中执事人员,有营私作弊者,列于外坐,一如朝廷颁降礼制而行,以复古人宾兴贤能之礼。

党正,国索鬼神而祭祀,则以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以正齿位。
臣按:此古人行乡饮酒礼之三也。窃惟今制,一岁凡再行乡饮酒礼,既行之于正月望日,又以十月朔旦行焉。岁首之礼,宜如常制,合养在官在民之老,以正齿位。若夫孟冬之月,百谷告成,农夫终岁勤苦,始得少息。请略仿周人蜡祭之礼,备牲醴以索祭鬼神,聚民之老者,饮以劳之,遂礼其年高有德者,以为大宾,而以其能帅子弟耕稼者,为众宾。庶合古礼意。

射义曰:卿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
臣按:此古人行乡饮酒礼之四,是即州长春秋以礼会民,而射于州序也。臣请于正月望日、十月朔日行礼之后,即率宾介以下,依朝廷原降射礼仪,注行射礼于学中。庶古礼复行于今日。

孔子曰:吾观于乡,而知王道之易易也。
黄干曰:请宾介,陈器,馔献,宾介献,僎旅,酬燕,此六者,礼之大节也。登降辞受,礼之文。鼎俎笾豆,礼之器也。脯醢脊胁,礼之用也。此观礼者所共知也。其
数易知,其义难知也。乡饮,教亲睦也。乡闾亲睦,陵犯争讼之风息矣。一饮一食,一拜一坐,一揖一降,无非教也。通于义者,又非但可以亲睦乡闾而已也。天理得,人心正,无所施而不可也。圣人著为礼以教人,凡为乡人者,皆知此义焉。此成周之世,所以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也。礼废乐坠,乡人之群饮未尝废。丰饮食,侈供张,悦声妓,恣驩嗷。教侈也,诲淫也,恣欲也,无非所以败人心者也。后世之士大夫,曾古之服,勤于畎亩者之不若也。然则是礼也,今世学士大夫,有志于古者,其可不思所以讲明,而肄习之欤。
臣按:孔子此言,与所谓圣人制之以道,及我圣诰之文,是知是礼之在天下,诚行王道之要,万世帝王所当举行。而凡有民社之寄者,不可徒应故事,而不知所以敬慎之也。

乡饮酒礼部艺文一

《辟雍乡饮酒赋》晋·傅元

时皇帝亲枉万乘之尊号,以幸乎辟雍,卤簿齐列,官正其容,乃延卿士,乃命王公,定小会之常仪兮,飨殊俗而见远邦,揖让而升,有主有宾,礼虽旧制,其教维新,若其俎豆有数,威仪翼翼,宾主百拜,贵贱修敕。酒清而不饮,肴乾而不食,及至嘒嘒笙磬,喤喤钟鼓,琴瑟安歌,德音有叙,乐而不淫,好朴尚古,四坐先迷而后悟,然后知礼教之弘普也。

《乡饮赋》唐·阙名

乡饮之制,本于酒食,形于樽俎,和其长幼,洽其宴语。象以阴阳,重以宾旅。此六体者,礼之大序。至如高馆初启,长筵初肆,众宾便仙而入门,主人稽首而再至。则三揖以成礼,三让以就位。贵贱不共其班,少长各以其次。然后肴栗具设,酒醴毕备。鼙鼓递奏,工歌咸萃。以德自持,终无至醉。夫观其拜迎拜送,则人知其洁敬。察其尊贤尚齿,则我欲其无竞。君若好之,寔曰邦家之庆。士能勤之,必著乡曲之行。今国家徵孝秀,辟贤良,则必设乡饮之礼,歌鹿鸣之章。故其事可得而详。立宾立主,或陛或堂。列豆举爵,鼓瑟吹簧。动而敬,居则庄。百拜乃毕,用宾于王。礼主于敬,乐主于同。明士苟习于礼乐,则可招贲于旌弓。庶其缉熙圣迹,宣畅皇风。岂徒务燕谑,而湛乐之是崇。

《行乡饮酒礼告先圣文》宋·朱熹

一昨朝廷举行乡饮酒之礼,而县之有司,奉行不谨。容节谬乱,仪矩阙疏,甚不足以称明天子举遗兴礼之意。今者宾兴有日,熹谨与诸生考协礼文,推阐圣制,周旋揖逊,一如旧章。即事之初,敢以舍菜之礼,谨修虔告。

《乡饮酒礼议》明·刘雷恒

学校为礼乐相先之地,而礼乐之仅存者,唯春秋二丁大祭,与乡饮酒耳。今丁祭之礼虽具,而乐舞全阙。当事者,慨然振兴,则乐谱、舞谱,固班班可考也。若乡饮酒礼,虽现在举行,于《仪礼》古文,全不相合。《会典·仪注》,亦沿习而失其初,何可不讲也。《仪礼》曰:主人就先生而谋宾介。注主谓乡大夫,先生,乡中致仕者。宾介,处士之贤者。盖以先生能知乡人之贤者,大夫就而谋之,非先生躬为大宾也。洪武十六年,刊定大宾以致仕官为之,弘治十七年,改定今后乡饮酒,延访年高有德,为众所推服者一人为宾,其次为介,则亦不拘致仕官矣。所当虚躬延访,崇礼潜德,以示风教之原。尚齿尚德,不专尚爵,若有爵之人,官评乡评,久已昭著,不待延访而后知也。僎,《仪礼》作遵。注云:遵者,谓此乡之人,仕至大夫者也。来助主人乐宾,主人所荣而遵法者。据此,则僎固乡先生之为也。洪武刊定僎宾,乡里年高有德之人。弘治年,定今后遇乡饮,如本县有以礼致仕官员,主席请以为𠊨。则𠊨非僚属明矣。况《会典·仪注》,主人率僚属迎宾庠门之外以入,揖让行礼毕,又率僚属出迎。僎决无率僚属以迎僚属之事。今废迎僎之礼,以佐贰充𠊨,不若以乡先生有齿有德、可遵法者为之,为合于礼也。礼,四面之坐,象四时。先儒谓坐有四方者,礼不主于敬主,欲以尊贤。故其位,宾主不相对而坐。𠊨于其间,以见宾贤之义也。所谓主坐东南者,坐东近南而面西。记曰:主人必居东方也。宾坐西北者,坐北近西而面南。记曰:宾必南向也。主西向,宾南向,所谓宾主不相对也。今主坐东南隅,向西北。宾坐西北隅,向东南,是相对矣。坐介于西南,南者宾之南也。坐西面东,非坐西南隅也。记曰:介必东向,可证也。坐僎于东北,北者主之北也。坐北面南,非坐东北隅也。宾主象天地,介僎象日月,而可无正欤。且三宾、众宾、司正僚属,俱正向坐,而主宾僎介又各坐隅,是八面之坐,非四面以象四时也。席不正不坐,而乡饮乃有侧席之坐,何以示民。明初集礼图,次原无侧坐之说,何自舛错若此乎。乐以乐宾,礼乐不相离也。工入升歌,三终,主人献之。笙入三终,主人献之。间歌三终,合乐三终,宾出至于阶,奏陔皆所以备乐也。其献之,尊先王之乐也。今不行矣。升歌者,鼓瑟而歌,瑟先歌后,其升堂之序也。今有歌无瑟矣。歌鹿鸣,美嘉宾也。四牡,辞亲从王,于是乎始也。皇皇者,华将为天子使也。古者宾兴而行乡饮之礼,所以有四牡、皇华之歌,而今混之矣。次则笙入而奏于堂下,奏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奏白华,孝子之洁白也。奏华黍,时和岁丰,宜稷黍也。既乃一歌一唱,相间而作。歌鱼丽,笙由庚,歌南有嘉鱼,笙崇丘,歌南山有台,笙由仪。既乃合而奏周南之关雎、葛覃、卷耳、召南之鹊巢、采蘩、采蘋。乐于是乎备笙。诗虽亡,束晰补诗六章,李之藻协为笙谱,具载頖宫礼乐。疏惜乎不行于世,虽歌鱼丽三诗,罢吹笙矣。间歌合乐,概不备矣。宾出奏陔,言燕饮以戒为节,明无失礼也。既醉之,诗是也。今并废之意者,脱屦、升坐、修爵无算之礼,既已不行,固无患于燕安,而或乱乎。夫乡饮之乐,有瑟无琴,有笙无箫。篴埙篪有磬无钟,其磬有特县无编,县乐之略者也。瑟二人,歌二人,笙三人,手舂牍而和者一人,磬一人,鼓𩊠一人,搏拊一人。工之易备者也。既行古礼,何不具古乐也。况行礼于学,而先师之庙,主宾不一展谒,尤为阙礼。朱子礼仪,质明,主人率宾以下先释菜于先圣先师,退,各就次以俟肃宾,此其徵矣。由今之礼而加之考订,亦惟是宾以处士,则潜德光焉。僎以致仕官,则舆望归焉。宾介必谋于先生,则滥举之窦塞焉。拜,至就坐,扬觯,读律令,甲已载者,固当恪遵。而释菜以尊圣,正席以见方,洗爵以致洁,荐祭以报本,备乐以崇雅,旅酬以周惠,皆当参酌仪礼行之。庶几敬老尊贤,群沐于古礼、古乐之化也哉。

乡饮酒礼部艺文二〈诗〉

《谢邑令请乡饮》明·邵宝

迷途岁晚尚茫茫,谓我嘉宾讵敢当。扬觯有人惭杜举,承筐无地想周行。一经讲受曾他日,三老周旋即此堂。为语县侯休见讶,莱衣方作小儿狂。

乡饮酒礼部纪事

《汉书·儒林传》:序高皇帝诛项籍,引兵围鲁,鲁中诸儒尚讲诵习礼,弦歌之音不绝。于是诸儒始得修其经学,讲习大射乡饮之礼。
《后汉书·伏湛传》:湛虽在仓卒,造次必于文德,以为礼乐政化之首,颠沛犹不可违。是岁奏行乡饮酒礼,遂施行之。
《李忠传》:建武六年,忠迁丹阳太守。忠以丹阳越俗不好学,嫁娶礼仪,衰于中国,为起学校,习礼容,春秋乡饮,选用明经,郡中向慕之。
《秦彭传》:建初元年,彭为山阳太守。以礼训人,不任刑罚。崇好儒雅,敦明庠序。每春秋享射,辄修升降揖让之仪。乃为人设四诫,以定六亲长幼之礼。有遵奉教化者,擢为乡三老,常以八月致酒肉以劝勉之。《唐书·选举志》:唐制,取士之科,由州县者曰乡贡,皆怀牒自列于州、县。试已,长吏以乡饮酒礼,会属僚,设宾主,陈俎豆,讲管弦,牲用少牢,歌《鹿鸣》之诗,因与耆艾叙长少焉。
武后长安二年,始置武举,亦以乡饮酒礼送兵部。《韩思彦传》:思彦子琬。字茂贞,喜交酒徒,落魄少崖检。有姻劝举茂才,名动里中。刺史行乡饮饯之,主人扬觯曰:孝于家,忠于国,今始充赋,请行无算爵。儒林荣之。
《李栖筠传》:栖筠为常州刺史,行乡饮酒礼,登歌降饮,人人知劝。
《五代史·李愚传》:愚守左仆射。是时,兵革方兴,天下多事,而愚为相,欲依古以创理,乃请颁《唐六典》示百司,使各举其职,州县贡士,作乡饮酒礼,时以其迂阔不用。
《续文献通考》:淳祐元年王泌知睦州修州学行乡饮新钓台书院次第备举

乡饮酒礼部杂录

《兼明书》:今州府贡士陈乡饮酒堂上,堂下乐工皆坐,亦皆有人歌,又皆丝竹。明曰:如此则尊卑无别,何为分居上下哉。按《乡饮酒礼》《燕礼》事,皆云升歌《鹿鸣》《四牡》《皇皇者华》,笙入立于堂下,奏《南陔》《白华》《华黍》即是堂上乐,有人歌,以琴瑟和之,并无竹器。乐工皆坐堂下,无人歌,但吹笙播诗,亦无琴瑟,吹笙者皆立。故《郊特牲》云: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贵人声也。言贵重人之声,故歌者在上;轻贱匏竹之器,故令在下。今州府所行,并无等级,有司不辨故也。
《图书编》《周礼图说》曰:乡饮酒之礼,失礼经之旨者二,其一,宾僎介主之义不明也。其一,设席之不正也。夫所谓乡饮者,以养老为义也。天子养老于大学,诸侯养老于国学,是故乡大夫养其乡之老者于乡学也。故所谓主者,即乡大夫也。所谓宾者,乃一乡中齿德之至尊者也。所谓介者,齿德亚于宾,所以辅宾者。古人每事必有介,以辅其不及也。所谓𠊨者,何也。众宾中之贵者也。《仪礼》曰:宾若有尊者,诸公大夫则既一人举觯,乃入席于宾东是也。所谓诸公大夫者,谓天子之三公、卿大夫致政,而在乡者也。苟序爵而躐居宾之位,则屈夫齿而失养老之义。序齿而降居宾之下,则屈其爵而非贵贵之礼。故别设位于宾之东以居之。《周礼·党正》饮酒于序,以正齿位。三命而不齿,即此位也。三宾介𠊨之仪既明,而后其位可得而正矣。夫堂上之位,莫尊于南面之正中。以其有尊,故坐宾于西北。谓在北面南向稍西也。僎则席于宾之东,尊与宾并也。介则坐于西北,谓在北面南向稍西也。𠊨则席于宾之东,尊与宾并也。今则宾阶上东面,以受生气,亦尊者所居也。主则阼阶上西面,其位为卑,自卑而尊人也。故所谓西北者,谓在北而稍西。东北者,在北而稍东。西南者在南。记言:僎以介主人,而误也。其坐位则四隅相向,古未尝有此坐向。语云:席不正不坐,苟如此,尚得为正乎。观于《仪礼》:宾升席,自西方,介、主人升席自北方,降自南方。盖设必正方,故升亦正方。且记亦曰:宾必南向,介必东向。今人设四隅之向者,因记言四隅之位而误也。按《礼记·乡饮酒义》发明切当,但亦有纯驳班如者,不能不启后人之惑。如云:介𠊨象日月,复云立三宾以象三光。是三宾复为日月矣。且大宾主于一,唯主人献。众宾,则众宾之长,升拜受者三人耳。何尝有所谓三宾乎。其曰:僎以辅主人,赞乃主人之辅,𠊨亦宾也。何得言坐僎于东北,以辅主人乎。夫堂上之位,以向明为尊,其次则东面,以受生气为尊。宾与𠊨既南面,则介自当东面。主人居南而西面,亦必然之理。何必以温和之气配僎与主,严凝之气配介与宾,而反失僎宾介主之大义乎。古人制礼,哭踊揖让,必成于三。其曰让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则哭踊岂亦象日月而为之,即羞出自东房,烹狗于堂东北,皆出自主人之意。而曰祖阳气之发于东方,皆不免于傅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