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先农祀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录

 先农祀典部汇考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章帝元和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南齐〈世祖永明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永徽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神龙一则 元宗开元三则 肃宗乾元一则〉
  宋〈太宗雍熙一则 真宗景德一则 仁宗明道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二则〉
  元〈世祖至元六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太祖洪武四则 成祖永乐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悯帝崇祯二则〉
皇清〈顺治二则 康熙一则 先农坛图四〉
 先农祀典部艺文一
  祭先农文         明会典
 先农祀典部艺文二〈诗〉
  先农歌          隋牛弘
  飨先农歌四首       旧唐书
  飨先农歌八首       明会典

礼仪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先农祀典部汇考

周制中春,祈年于田祖。
《周礼·春官籥章》:凡国祈年于田祖,吹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
郑康成曰:祈年,祈丰年也。田祖,始耕田者,谓神农也。 王昭禹曰:丰年虽本于天时顺,而祈之亦成乎人事尔。先啬,神农也。以其始教天下耕稼,故祈之。 陈及之曰:田畯,田大夫,古有功于农事者。成周之时,春祈年于上帝。田祖、田畯皆祭之。诗曰: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黍稷。先王盖以田祖、田畯,其生也有功于农事。今农事将兴,举而祭之,不惟示重农之意,亦所以劝农之力田者。况大如上帝,则祈之。次如社稷,则祈之。则祈田祖、田畯,尚何疑乎。 贾氏曰:田祖、田畯所祈,当同日,但位别礼殊,乐则同。

汉制,祀先农以太牢。
《后汉书·礼仪志注》:汉旧仪曰:春始,东耕于藉田,祠先农。先农即神农炎帝也。祠以一太牢。

后汉

后汉制正月,祠先农,县邑以乙未祠于乙地。
《后汉书·礼仪志》:正月始耕。昼漏上水初纳,执事告祠先农。按《祭祀志》:县邑常以乙未日祠先农于乙地。
章帝元和元年,用《周颂·载芟》以祠先农。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按《南齐书·乐志》:章帝元和元年,元武司马班固奏用《周颂·载芟》祠先农。

武帝泰始四年,以太牢祠先农。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泰始四年,有司奏耕祠先农,可令有司行事。诏:主者详具其制。以太牢祠先农。

文帝元嘉二十一年,立先农坛祠以太牢。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志》:魏氏三祖皆亲耕籍,此则先农无废飨也。其礼无异闻,宜从汉仪。执事告祠以太牢。晋武、哀帝并欲籍田而不遂,仪注亦阙略。宋文帝元嘉二十一年春,亲耕,乃立先农坛于籍田中阡西陌南,高四尺,方二丈。为四出陛,陛广五尺,外加埒。去阡陌各二十丈。车驾未到,司空、大司农率太祝令及众执事质明以一太牢告祠。祭器用祭社稷器。祠毕,班馀胙于奉祠者。

南齐

世祖永明三年,有司奏:以来年正月丁亥,祀先农。从之。
《南齐书·世祖本纪》不载。按《礼志》:永明三年,有司奏:来年正月二十五日丁亥,可祀先农。兼太学博士刘蔓议:据五行之说,木生于亥,以亥日祭先农,又其义也。助教何佟之议:《少牢馈食礼》云孝孙其,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注云丁未必亥也,直举一日以言之耳。禘太庙礼日用丁亥,若不丁亥,则用己亥、辛亥,苟有亥可也。郑又云必用丁、巳者,取其令名,自丁宁自变改,皆为敬谨。如此,丁亥自是祭祀之日,不专施于先农。汉文用此日耕籍祀先农,故后王相承用之,非有别义。参议奏用丁亥。诏可。

武帝天监十二年,设先农神座,陈荐羞之礼。赞辞如社稷法。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梁初籍田,依宋、齐,以正月用事,不斋不祭。天监十二年,武帝以为:启蛰而耕,则在二月节内。《书》云:以殷仲春。籍田理在建卯。于是改用二月。又《国语》云:王即斋宫,与百官御事并斋三日。乃有沐浴祼飨之事。前代当以耕而不祭,故阙此礼。《国语》又云:稷临之,太史赞之。则知耕籍应有先农神座,兼有赞述耕旨。今籍田应散斋七日,致斋三日,兼于耕所设先农神座,陈荐羞之礼。赞辞如社稷法。

北魏

太祖天兴三年春,祭先农,用羊一。
《北魏书·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

北齐

北齐以每岁正月吉亥,祀先农。
《北齐书》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北齐每岁正月上辛后吉亥,使公卿以一太牢祀先农神农氏于坛上,无配飨。

隋制,以孟春吉亥,亲祭先农,行三献礼。
《隋书·礼仪志》:隋制,于国南十四里启夏门外,置地千亩,为坛,孟春吉亥,祭先农于其上,以后稷配。牲用一太牢。皇帝服衮冕备法驾,乘金根车。礼三献。

太宗贞观三年正月二十一日,亲祭先农。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会要》云云。
高宗永徽三年正月丁亥,亲飨先农。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会要》云云。
中宗嗣圣 年〈即武后垂拱 年〉,改籍田坛为先农坛。按《唐书·武后本纪》不载。按《礼乐志》:先农唐初为帝社,亦曰籍田坛,垂拱中,武后改籍田坛曰先农坛,神龙元年,改先农坛为帝社坛。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神龙元年,礼部尚书祝钦明议曰:周颂载芟,春籍田而祈社稷,礼,天子为籍千亩,诸侯百亩,则缘田为社,曰王社侯社,今曰先农,失王社之义,宜正名为帝社,太常少卿韦叔夏,博士张齐贤等议曰:祭法,王者立太社,然后立王社,所置之地,则无传也,汉兴已有官社,未立官稷,乃立于官社之后,以夏禹配官社,以后稷配官稷,臣瓒曰:高祖立汉社稷,所谓太社也,官社配以禹,所谓王社也,至光武乃不立官稷,相承至今,魏以官社为帝社,故挚虞谓魏氏故事立太社是也,晋或废或置,皆无处所,或曰二社并处,而王社居西,崔氏皇甫氏皆曰:王社在籍田,按卫宏汉仪,春始东耕于籍田,引诗先农,则神农也,又五经要义曰:坛于田,以祀先农,如社,魏秦静议,风伯,雨师,灵星,先农,社,稷,为国六神,晋太始四年,耕于东郊,以太牢祀先农,周隋旧仪及国朝,先农皆祭,神农于帝社,配以后稷,则王社先农,不可一也,今宜于籍田立帝社帝稷,配以禹弃,则先农帝社并祠,叶于周之载芟之义,钦明又议曰:籍田之祭本王社,古之祀先农,勾龙后稷也,烈山之子,亦谓之农,而周弃继之,皆祀为稷,共工之子曰后土,汤胜夏,欲迁而不可,故二神社稷主也,黄帝以降,不以羲农列常祀,岂社稷而祭神农乎,社稷之祭,不取神农耒耜大功,而专于共工烈山,盖以三皇洪荒之迹,无取为教,彼秦静何人,而知社稷先农为二,而籍田有二坛乎,先农王社一也,皆后稷勾龙异名而分祭,牲以四牢,钦明又言汉祀禹,谬也,今欲正王社先农之号而未决,乃更加二祀,不可,叔夏齐贤等乃奏言,经无先农,礼曰:王自为立社曰王社,先儒以为在籍田也,永徽中,犹曰籍田,垂拱后乃为先农,然则先农与社一神,今先农坛请改曰帝社坛,以合古王社之义,其祭,准令以孟春吉亥祠后土,以勾龙氏配,于是为帝社坛,又立帝稷坛于西,如太社太稷,而坛不设方色,以异于太社。
元宗开元十九年,停帝稷而祀神农氏于坛上,以后稷配。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云云。
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定先农祀仪。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礼仪志》:起居舍人王仲丘撰成一百五十卷,名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焉。
《开元礼》:皇帝吉亥飨先农仪,前祀五日,皇帝散斋三日于别殿;致斋二日,一日于太极殿,一日于行宫。馀同上辛仪。前飨三日,陈设如圆丘仪。前飨二日,太乐令设宫悬乐如圆丘仪,唯乐悬树路鼓、为瘗埳于坛壬地外壝之内为异。前飨一日,奉礼设御位如圆丘仪,唯设望瘗位于内壝东门之内道南、又设奉礼位于瘗埳西南东面南上为异。
摄事,右校扫除坛之内外。前飨二日,卫尉设飨官公卿以下次于外壝东门外道南,北向西上。设陈馔幔于内壝东门外道南,北向。太乐令设宫悬。前飨一日,奉礼郎设飨官公卿位于内壝东门内道北,执事位于道南,西向北上,设御史位于坛下如式。又设奉礼位于乐悬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北上。又设奉礼、赞者位于瘗埳,东面南上。设协律郎位于坛上南陛之西,东向。太乐令于北悬间。飨官门外位皆于东壝外道南如式。

又设御耕籍位于外壝南门之外十步所,南向。设从耕位:三公、诸王、诸尚书、诸卿位于御座东南,重行西向,各依推数为列,其公王尚书卿等非耕者位于耕者之东,重行西向,俱北上。介公、酅公位于御位西南,东向,以北为上。尚舍设御耒席于三公之北,少西,南向。奉礼又设司农卿位于御耒席东,少南,向西面。廪牺令于司农卿之南,少退,诸执耒耜者位于公卿耕者之后,非耕者之前,西面。
御耒耜二具,三公耒耜三具,诸王、尚书、卿各三人,合耒耜九具。以下耒耜,太常各令籍田农人执之。摄事无设耕籍位以下至此仪。

设酒樽之位于坛上。神农氏牺樽二、象樽二、山罍二东南隅,北向。后稷氏牺樽二、象樽二、山罍二在神农酒樽之东,俱北向西上。
樽皆加勺羃,有坫以置爵。

设御洗于坛南陛东南,亚献之洗于东陛之南,俱北向。执樽罍篚羃者,各位于樽罍篚羃之后。设币篚于坛上,各于樽坫之所。晡后,郊社令帅斋郎以坫罍洗篚羃入设于位。谒者引光禄卿诣厨视濯溉。赞引引御史诣厨省馔具。
光禄卿以下,每事讫各还樽所。

飨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帅宰人以鸾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各置于馔所,遂烹牲。未明五刻,太史令、郊社令各服其服,升设神农氏神座于坛上北方,南向,设后稷氏神座于东方,西向,席皆以莞,设神位于座首。銮驾出宫,乘耕根车于太极殿前,馀同圆丘仪。飨日未明三刻,诸飨官及从飨之官各服其服。郊社令、良酝令帅其属入实樽罍及币。
牺樽实以醴齐,象樽实以盎齐,山罍实以清酒。齐皆加明水,酒皆加元酒,各实于上樽。币皆以青。

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簠簋等,入设于馔幔内。未明二刻,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其御史及礼官等入再拜、扫除及就位,如圆丘仪。未明一刻,谒者、赞引各引飨官以下就门外位,司空行扫除及从飨群官客使等次入就位,并如圆丘仪。
摄事自未明三刻至此为正仪也。

初未明三刻,诸卫列大驾仗卫,陈设如式。侍中板奏:外办,请中严。乘黄令进耕根车于宫南门外,回车南向。
若行宫去坛稍远,严警如式。

未明一刻,侍中板奏:外办。质明,皇帝服衮冕,乘舆以出,伞扇华盖侍卫如常仪。侍中负玺陪从如式。皇帝升车讫,乘黄令进耒,太仆受载如初。黄门侍郎奏请銮驾发引,还侍位,銮驾动,之大次,并如圆丘仪。郊社令以祝板进御署讫,近臣奉出,郊社令受,各奠于坫,如圆丘仪。初皇帝降车讫,乘黄令受耒耜,授廪牺令而横执之,于左其耜。之耜所,置于席,遂守之。
凡执耒耜皆横之,授则先其耒,后其耜。

皇帝停大次半刻顷,其奏办、出次、太常卿请行事,并如圆丘仪。
摄事,众官拜讫,谒者白太尉有司谨具,请行事,如初未明三刻下至此仪。

协律郎举麾,工鼓柷,以角音奏永和之乐,以姑洗之均。作文武舞乐,舞三成,偃麾,戛敔,乐止。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及奠玉币、奏乐之节,并如圆丘仪。
摄事,谒者引太尉升奠币。

太常卿引皇帝进,北面跪奠于神农氏神座,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再拜。讫,太常卿引皇帝又立于西方,东向。又太祝以币授侍中,侍中奉币北向进,皇帝受币,太常卿引皇帝进,东面跪奠于后稷氏神座,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东面再拜讫,登歌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南陛,还板位西向立,乐止。初群官拜讫,祝史奉毛血之豆立于门外,于登歌止,祝史奉毛血入,升自南陛,配座升自东陛,太祝迎取于坛上,进奠于神座前,太祝退立于樽所。皇帝既升奠币,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内壝门外,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司徒奉神农之俎。皇帝既至板位,乐止,
摄事无。

太官令引馔入。俎初入门,雍和之乐作,馔至陛,乐止。祝史进彻毛血之豆,降自东陛以出。神农氏之馔升自南陛,配座之馔升自东陛,太祝迎引于坛上,各设于神座前。
笾豆盖羃先彻乃升;簠簋既奠,却其盖于下。

设讫,谒者引司徒以下降自东陛,复位,太祝各还樽所。太常卿引皇帝
摄事,谒者引太尉。

诣罍洗,乐作,其盥洗、奏乐及斋郎奉俎,并如圆丘之仪。太常卿引皇帝诣神农氏酒樽所,执樽者举羃,侍中赞酌醴齐讫,寿和之乐作,
皇帝每酌献及饮福,皆作寿和之乐。

太常卿引皇帝进神农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俯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立,乐止。太祝持板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开元神武皇帝某,
摄事云谨遣太尉封臣名。

敢昭告于帝神农氏:献春伊始,东作方兴,率由典则,恭事千亩。谨以制帛牺齐,粢盛庶品,肃备常祀,陈其明荐,以后稷氏配神作主,尚飨。讫,兴。皇帝再拜。
摄事,太尉再拜。下仿此。

初读祝文讫,乐作,太祝进,跪奠板于神座,兴,还樽所,皇帝拜讫,乐止。太常卿引皇帝诣后稷氏酒樽所。
酌献乐作并如神农氏,唯皇帝东向立为异。

太祝持板进于神座之右,北向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开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于后稷氏:土膏脉起,爰修耕籍,用荐常事于帝神农氏。惟神功协稼穑,实允昭配,谨以制帛牺齐,粢盛庶品,式陈明荐,作主侑神,尚飨。讫,兴。皇帝再拜。初读祝文讫,乐作,太祝进,跪奠板于神座,俯伏,兴,还樽所,皇帝拜讫,乐止。太常卿引皇帝进神农氏神座前,北向立,乐作,太祝各引爵酌上樽福酒,
摄事,太祝酌罍福酒。

其饮福、受胙、乐舞等并如圆丘仪。
摄事亦同圆丘摄事。

初皇帝将复位,谒者引太尉诣罍洗,
摄事,谒者引太常卿为亚献。

盥手洗爵讫,谒者引太尉自东陛升坛,诣神农氏象樽所,执樽者举羃,太尉酌盎齐。武舞作。谒者引太尉进神农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谒者引太尉少退,北向再拜。谒者引太尉诣后稷氏象樽所,取爵于坫,执爵者举羃,太尉酌盎齐,谒者引太尉进后稷氏神座前,东向跪奠爵,兴,谒者引太尉少退,东向再拜。谒者引太尉进神农氏神座前,北向立,太祝各以爵酌罍福酒,合置一爵,太祝持爵进太尉右,西向立,太尉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太祝进受爵,复于坫,太尉兴,再拜,谒者引太尉降复位。初太尉献将毕,谒者引光禄卿诣罍洗,盥手洗爵,升酌盎齐终献,如亚献之仪。讫,谒者引光禄卿。降复位。摄事同。武舞止。诸祝各进,跪彻豆,兴,还樽所。彻者,笾豆各少移于故处。奉礼曰:赐胙。赞者唱: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者不拜。永和乐作,太常卿前奏称: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乐一成止。太常卿奏:请就望瘗位。奉礼帅赞者就瘗埳西南位。太常卿引皇帝,太和之乐作,皇帝就望瘗位,北向立,乐止。于群官将拜,祝各执篚进神座前取币,各由其陛降坛诣埳,以币置于埳,太常卿前奏:礼毕,请就耕籍位。
摄事,谒者进太尉之左白礼毕,飨官执事再拜出,如圆丘摄事。

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诣耕籍位,南向立,乐止。白礼毕,奉礼帅赞者还本位。
摄事无诣耕籍位。

开元二十三年,亲祀神农于东郊,配以勾芒。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云云。
《会要》:开元二十三年正月十八日,亲祀先农,其年十一月十六日,亲祀神农于东郊,以后稷配。
肃宗乾元二年,祭神农以后稷配。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乾元二年,天子出通化门,释軷而入坛,遂祭神农氏,以后稷配。

太宗雍熙四年,诏以来年正月祀先农。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雍熙四年,诏以来年正月择日有事于东郊。所司详定仪注:依南郊置五使。除耕地朝阳门七里外为先农坛,高九尺,四陛,周四十步,饰以青。其祭先农,用纯色犊一,如郊祀例进胙,馀并权用大祠之制。皇帝散斋三日,致斋二日,百官不受誓戒。神农、后稷册,学士院撰文进。
真宗景德四年,有司请以上辛祀上帝,亥日祀先农。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景德四年,判太常
礼院孙奭言:来年,正月一日飨先农,九日上辛祈谷,祀上帝。《春秋传》曰:启蛰而郊,郊而后耕。《月令》曰:天子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亲载耒耜,躬耕帝籍。先儒皆云:元日,谓上辛郊天也;元辰,谓郊后吉亥飨先农而耕籍也。《六典》《礼阁新仪》并云上辛祀昊天,次云吉亥飨先农。望改用上辛后亥日,用符礼文。
仁宗明道二年二月丁未,祀先农于东郊。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玉海》:明道二年正月庚辰,诏以皇兄建雄军节度允升,摄左卫上将军蒋国公,为祀先农亚献。彰信军节度使观察留后允宁,摄右卫上将军莱国公,为三献。二月丙午,上斋宿于东郊,日傍有黄气,如龙凤。丁未,服衮冕,执圭,祀神农、后稷于坛。
《会要》:学士院撰飨先农登歌乐章
神宗元丰二年,诏于京城东南设千亩,建先农坛。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元丰二年,诏于京城东南度田千亩为籍田,置令一员,徙先农坛于其中。
徽宗政和元年,有司议:飨先农为中祠,命有司摄事。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云云。高宗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先农之祀。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按《礼志》:绍兴七年,始举飨先农之礼,以立春后亥日行一献礼。
绍兴十六年,皇帝亲飨先农。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十六年春正月壬辰,亲飨先农于东郊。
《玉海》:绍兴十六年正月五日,礼官修定亲飨先农亲耕仪注,上之。二十二日壬辰,皇帝衮冕,亲飨先农。二十五日乙未,百官表贺。
《文献通考》:仪注:飨先农前一日,设帝神农氏位于坛之北方,南向。后稷氏位于东方,西向。席皆以莞。设帝位板于坛下小次前,西向。饮福位于坛上稍西,北向。望瘗位于子阶之西,北向。群臣位各以其方,樽罍俎豆,皆如大祀。祀之日,质明,帝履袍辇,出宫门,至思文殿,降辇,入后阁。群臣入就位。帝服衮冕,至内壝门外,执大圭,入自正门,宫架隆安之乐作。至午阶,板位,西南立,宫架作静安之乐。储灵锡庆之舞,三成。帝再拜,群臣皆再拜。凡帝拜,群臣皆拜,宫架乐作。帝搢大圭,沃盥,执圭,升坛。耕籍使从宫架乐作。升自午阶,登歌嘉安之乐作。帝搢大圭,执镇圭,进帝神农氏位前,北向立,跪,奠镇圭于缫藉。执大圭,兴,搢圭,跪,奠币,执圭兴。次进后稷氏位,前亦如之。帝还板位,登歌乐作。降阶,宫架乐作。至板位西南立,祝史奠毛血槃,礼部尚书执笾豆簠簋,兵、工部尚书奉俎入,宫架丰安之乐作。皆奉以升,北面跪奠之,宫架乐作。帝搢大圭,沃盥,洗爵,执圭,升。宫架乐作。至坛上,登歌禧安。进帝神农氏位前,北面立,搢大圭,跪,执爵,三祭酒于地,执圭,兴,祝东向跪,读祝词。帝再拜。次进后稷氏位前,酌献亦如之。帝还板位,登歌乐作。降阶,宫架乐作。至板位,西向立,还小次,释大圭,文舞退,武舞进,宫架正安之乐作。亚献,沃盥,洗爵,升进帝神农氏尊所,西面立。宫架作正安之乐,严恭将事之舞。既实爵,进神位前,跪,祭酒,奠爵,再拜。次献后稷氏,亦如之。降复位,终献亦如之。宫架乐作。帝执大圭,升,登歌禧安。至饮福位,北面立,尚酝奉御酌福酒,殿中监奉爵西面立。帝再拜,殿中监跪进爵,帝搢大圭,跪受之,三祭于地,啐酒,奠爵。兵部尚书西向跪,进胙俎。帝受俎,奠之。太祝东向跪,进黍豆。帝受豆,奠之。殿中监跪,再进酒。帝遂饮,卒爵,奠之,执大圭,再拜,还板位,登歌乐作。降阶,宫架乐作。彻笾豆,彻俎,登歌歆安。遂赐胙,群臣皆再拜,送神。宫架作静安之乐,一成。帝至望瘗,北面立,宫架乐作。乃瘗。帝还大次,宫架乐作。出内壝门外,释大圭,群臣各俟于次。

世祖至元九年春,始祭先农。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九年二月戊申,始祭先农如祭社之仪。按《祭祀志》:先农之祀,始自至元九年二月,命祭先农如祭社之仪。
至元十三年二月戊午,祀先农东郊。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四年二月戊辰,祀先农东郊。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五年二月戊午,祀先农。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六年二月戊寅朔,祭先农于籍田。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一年二月丁亥,命翰林学士承旨撒里蛮祀先农于籍田。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始,定先农、先蚕二坛祀典。
《元史·武宗本纪》不载。按《祭祀志》:武宗至大三年夏四月,从大司农请,建农、蚕二坛。博士议:二坛之式与社稷同,纵广一十步,高五尺,四出陛,外壝相去二十五步,每方有棂星门。今先农、先蚕坛位在籍田内,若立外壝,恐妨千亩,其外壝勿筑。是岁命祀先农如社稷,礼乐用登歌,日用仲春上丁,后或用上辛或甲日。祝文曰:维某年月日,皇帝敬遣某官,昭告于帝神农氏。配神曰于后稷氏。祀前一日未后,礼直官引三献、监祭礼以下省牲馔如常仪。祀日丑前五刻,有司陈灯烛,设祝币,太官令帅其属入实笾豆尊罍。丑正,礼直官引先班入就位,立定,次引监祭礼按视坛之上下,纠察不如仪者。毕,退复位,东向立。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再拜讫,奉礼又赞诸执事者各就位。礼直官各引执事官各就位,立定。次引三献官并与祭等官以次入就位,西向立。礼直官于献官之右,赞请行事,乐作三成止。奉礼赞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太祝跪取币于篚,立于尊所。礼直官引初献官诣盥洗位,北向立,盥手帨手毕,升自东阶,诣神位前北向立,搢笏跪,三上香,受币奠币,执笏俯伏兴,少退,再拜讫,降复位,立定。太官令率斋郎设馔于神位前毕,俯伏兴,退复位。礼直官引初献再诣盥洗位,北向立,盥手、帨手,诣爵洗位,洗爵拭爵,诣酒尊所酌酒毕,诣正位神位前,北向立。搢笏跪,三上香,三祭酒于沙池,爵授执事者,执笏俯伏兴,北向立。俟读祝毕,再拜兴。次诣配位酒尊所,酌酒讫,诣神位前,东向立。搢笏跪,三上香,三祭酒于沙池,爵授执事者,执笏俯伏兴,东向立。俟读祝毕,再拜,退复位。次引亚终献行礼,并如初献之仪,惟不读祝,退复位,立定。礼直官赞彻笾豆,乐作,卒彻,乐止。奉礼赞赐胙,众官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讫,乐作送神之曲,一成止。礼直官引斋郎升自东阶,太祝跪取币祝,斋郎捧俎载牲体及笾豆簠簋,各由其阶至坎位,北向立。俟三献毕,至立定。各跪奠讫,执笏俯伏兴。礼直官赞可瘗,乃瘗。焚瘗毕,三献以次诣耕地所,耕讫而退。此其仪也。

太祖洪武元年,御史寻适请耕籍田,飨先农,以劝天下。上从之。
《春明梦馀录》云云。
洪武二年,始建先农坛。
《明会典》:洪武二年,始建先农坛于山川坛西南,列为大祀。每岁亲祭,遂耕籍田,以后稷氏配。已,又奉仁祖配。后改中祀,止遣应天府官致祭,不设配位。祭毕,犹亲耕籍田。
《图书编》:洪武二年,建坛于山川坛之西南墠崇尺许,南为籍田,北为神仓。岁仲春,遣应天府官祭先农之神于先农坛。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引献官至盥洗所。赞:诣盥洗所,搢笏,出笏。赞引赞就位。典仪唱:瘗毛血,迎神,奏乐,止。赞引赞:四拜。陪祭官同。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奏乐。诣神位前,搢笏。执事官以帛跪进于奠官,奠讫,执事官以爵跪进于献官。赞引赞:献爵,出笏。诣读祝位,跪。读祝官跪于献官左,读祝毕,进祝于神位前。赞引赞:俯伏,兴,平身,复位。乐止。典仪唱:亚献礼,奏乐。执事以爵进于神位前,乐止。典仪唱:终献礼,仪同亚献。典仪唱:饮福受胙。赞引赞诣饮福位,执事以爵进于献官。赞:饮福酒,受胙,出笏,俯伏,兴,平身,复位。赞引赞:二拜。典仪唱:彻馔。奏乐。执事于神位前彻馔,乐止。典仪唱:送神。赞:奏乐。赞引赞:四拜。乐止。典仪唱:读祝官捧祝,掌祭官捧帛,馔各诣燎位,望瘗。赞引赞:诣望瘗位。赞:礼毕。乐八奏,乐生七十二人,舞八佾,文生六十四人,武生六十四人。
洪武八年,令府尹祭先农坛,不设配。
《春明梦馀录》云云。
《图书编》:洪武八年,奉钦:依我想,先农只是上古一个种田的人。今后祭先农时,百官都致斋。那当祭日子,教应天府官率耆老并种田的老人去祭。祭毕,我率百官到那田所,亲耕。钦此。遣应天府尹祭,不设配。上亲耕如故。
洪武二十六年,定先农坛祀典。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定先农祀典:一,斋戒二日。一:省牲,牛一,羊一,豕一,鹿一,兔一。一,陈设,先农之神南向,犊一,羊一,豕一,豋一,铏二,笾豆各十,簠簋各二,帛一,青色。设酒尊三,爵三,篚一于坛南,西向祝文案。一,于坛西正祭,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引献官至盥洗所,搢笏,出笏。赞:就位。典仪唱:瘗毛血,迎神,奏乐,乐止。赞:四拜。陪祭官同。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乐作。赞:诣神位前,献帛,献爵。讫,诣读祝位,跪读。毕,赞:俯伏,兴,平身,复位,乐止。行亚献礼,乐作,乐止。行终献礼,仪同。典仪唱:饮福,受胙。讫,俯伏,兴,平身,复位。赞:两拜。彻馔,奏乐。执事于神位前彻馔,乐止。唱:送神。奏乐。赞:四拜。乐止。典仪唱:捧祝帛馔各诣瘗位。礼毕。
成祖永乐 年,建先农坛,定亲祭遣官礼制。
《明会典》:永乐定都,建坛如南京。遣顺天府官致祭。自后遇登极,初行耕籍礼,则亲祭。每岁以仲春上戊日,遣官致祭。
《春明梦馀录》:先农坛,永乐初建于太岁坛傍之西南,为制一成,石包砖砌,方广四丈七尺,高四尺五寸,四出陛,西为瘗位,东为斋宫銮驾库,东北为神仓,东南为具服殿。殿前为观耕台,用木方五丈,高五尺。南东西三出陛,台南为籍田,护坛地六百亩,供黍稷及荐新品物。又地九十四亩有奇,每年额税四石七斗有奇。太常寺会同礼部收贮神仓,以备旱潦。又令坛官种一百九十亩,坛户二百六十六亩七分。上耕籍田,亲祭。馀年顺天府尹祭。
世宗嘉靖九年,更定先农坛之礼。
《明会典》:嘉靖九年,更定:一,祭品,每亲祭,加和羹胙牛各一只,豚胉豕一口,馀如旧例。一,祭仪,前三日,太常寺奏致斋如常祀仪。上先期致告于庙。至日,上诣坛所具服殿,具皮弁服。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内赞导引官导上至拜位。内赞奏:就位。典仪唱:瘗毛血,迎神,乐作,乐止。内赞奏:四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乐作。执事官捧帛爵跪奠于神位前。讫,内赞奏:跪。乐暂止。内赞唱:读祝。读祝官跪于神位前,读讫,乐作。奏:俯伏,兴,平身。传赞百官同。乐止。典仪唱:行亚献礼。乐作。执事官捧爵,跪奠于神位前。讫,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乐作。执事官捧爵跪奠于神位前。讫,乐止。太常寺官进,立坛东,西向。唱:答福胙。内赞唱:跪。奏:搢圭。光禄寺官以福酒跪进于上右。内赞奏:饮福酒。上饮讫,光禄寺官以胙跪进于上右。内赞奏:受胙。上受讫,奏:出圭,俯伏,兴,平身。奏:二拜。典仪唱:彻馔。乐作。执事官诣神位前,彻馔讫,乐止。典仪唱:送神。乐作。内赞奏:四拜。乐止。典仪唱:读祝官捧祝,掌祭官捧帛馔,各诣瘗位。乐作。礼毕,乐止。上还具服殿,更翼善冠,黄袍,行耕籍田礼。
世宗嘉靖十六年,谕户部尚书祭先农。
《明会典》:嘉靖十六年,谕凡亲耕,则户部尚书先祭先农。上至,止行三推礼。
《图书编》:嘉靖十六年,遣户部尚书,用乐舞。
嘉靖四十一年,仍遣顺天府尹祭先农,免乐舞。按《图书编》云云。
穆宗隆庆元年,礼官言:先农之祭,即祈谷遗意。宜罢祈谷于先农,行事大飨礼亦宜罢。诏可。
《春明梦馀录》云云。
神宗万历四年,先农坛墙垣,禁止作践兼敕修葺。
《明会典》:万历四年,题准先农坛内墙垣,兵部行令巡捕官兵,常川巡缉作践墙垣者,拿究。坛内耕种地土,离墙二丈外,方许锄犁。〈又〉万历四年,题准先农坛,每年春秋二季,行太常寺委官摘拨坛户,将瓦上砖地内草木芟除,墙垣行管理,重城司官巡视。如有剥裂处所,量取砖石,顾募匠作修补。
悯帝崇祯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亲祭先农坛。
《春明梦馀录》云云。
崇祯十五年,复亲祀先农。
《春明梦馀录》:崇祯十五年二月己未卯刻,上驾至先农坛,六科同礼部导驾至具服殿,易皮弁服,绛纱祭服,至坛。坛上结黄幄,奉先农下设上拜位,上拜揖甚恭。

皇清

顺治十一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一年二月,
皇上行耕籍礼,躬祭
先农坛。
一,前期二日,礼部太常寺官进斋戒牌、铜人如常仪。今由太常寺。

上致斋二日,王以下、公以上陪祀各官,俱斋戒二日,
如常仪。
一,前期二日,太常寺官视牲如常仪。
一,祝版用白纸糊版,黄纸镶边,墨书。前期二日,太常寺官送至内阁,恭填

御名。是日,礼部、太常寺题请视祝版,并泒读祝官。今
由太常寺。
一,前期一日,太常寺堂官奏请

上御中和殿,视祝文。毕,太常寺官捧祝版,送至
先农坛神库内安设,如常仪。
一,前期一日,礼部、都察院、太常寺、光禄寺官赴
坛,监视宰牲,瘗毛血,如常仪。
一,正祭日早,陈设祭品毕,太常寺官朝服至
神库内,上香,捧请
神牌奉安坛上,正中,南向。捧祝官至
神库内上香,捧祝版送至坛内祝案上,安设,俱如
常仪。
一,正坛陈设礼:神帛一,青色。牛一,羊一,豕一,豋一,铏二,簠二,簋二,笾十,豆十,白磁爵三,酒盏三十,酒樽一。
一,正祭日早,

上乘辇出宫,卤簿大驾全设,不作乐。陪祀王等在
午门内金水桥南排立,候

驾过,随行。陪祀文武官,俱预赴
先农坛前,两旁排列候

驾。不陪祀文武各官,在
天安门外,分翼排列,候

驾出,跪送。
驾至坛于先农门外,降辇。太常寺赞引官、对引官导上进具服殿,盥手毕,导
上至坛上黄幄,次拜位前立。鸿胪寺官引王以下陪
祀,文武各官于坛下排列。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武舞生引进。赞引官奏:就位。导

上诣拜位立。典仪唱:瘗毛血,迎神。协律郎唱:举迎神
乐,奏永丰之章。乐作。赞引官奏:升坛。导

上诣香案前立。司香官跪于
上右,赞引官奏:上香。
上举柱香上炉内,又三上块香。毕,赞引官奏:复位。上复位立,乐止。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三跪九叩头礼,兴。王以下陪祀各官俱随行礼。
毕,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协律郎唱:举初献乐,奏时丰之章。乐作。献帛爵官捧帛爵,诣

神位前,献帛官跪献,行三叩头礼。献爵官跪献案上
正中,不叩,俱退,乐止。读祝官诣祝案前,一跪三叩头,捧起祝文,立案左。赞引官奏:跪。

上跪。王以下各官、读祝官俱跪。赞引官赞:读祝。读祝
官读毕,兴,捧祝文跪置案前帛匣上,三叩头,退,乐复作。赞引官奏:叩,兴。

上行三叩头礼,兴。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毕,乐止。武
舞生引退,文舞生引进。典仪唱:行亚献礼。协律郎唱:举亚献乐,奏咸丰之章。乐作。献爵官献于案左,退,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协律郎唱:举终献乐,奏大丰之章。乐作。献爵官献于案右,退,乐止。文舞生引退。太常寺官一员在坛东向西立,赞:赐福胙。光禄寺官二员,捧酒胙于
神位前,拱举,跪于

上右。接酒胙侍卫二员,跪于
上左。赞引官奏:跪。
上跪。奏:饮福酒。
上受爵,拱举,授接爵侍卫。奏:受胙。
上受胙,拱举,授接胙侍卫。俱退。赞引官奏:叩,兴。上行三叩头礼,兴。王以下各官不随叩。次行谢福胙
礼。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二跪六叩头礼,兴。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毕,典
仪唱:彻馔。协律郎唱:举彻馔乐,奏屡丰之章。乐作。彻馔毕,乐止。典仪唱:送神。协律郎唱:举送神乐,奏报丰之章。乐作。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三跪九叩头礼,兴。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毕,乐
止。典仪唱:捧祝帛香馔恭送瘗位。捧祝帛官诣
神位前,一跪三叩头,捧起祝帛。捧香馔官跪捧香
馔,起,不叩。依次送至瘗位。

上转立拜位东,祝帛香馔过,仍复位立。典仪唱:视瘗。
协律郎唱:举视瘗乐,奏庆丰之章。乐作。赞引官奏:诣视瘗位。导

上诣视瘗位立。奏:礼毕。次行耕籍礼。〈另载耕籍仪〉
一,祭毕,太常寺官至
神位前,捧请
神牌,送神库内安设,上香,行礼,如常仪。
一,祭日,太常寺官至
乾清门,彻斋戒牌、铜人,如常仪。
顺治十二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二年,题准每年春二月,致祭一次。
遣顺天府堂官行礼。前期,礼部题请。
一,前期一日,太常寺官补服,捧祝版,送至
先农坛神库内,安设,上香,一跪三叩头,退。
一,前期一日,太常寺官监视宰牲。
一,坛前陈设供品同前。
一,正祭日,太常寺官至
神库内,捧请
神牌奉安坛上。捧祝官至
神库内,捧请祝版奉安坛内祝案上。俱如常仪。
一,正祭日,承祭官及陪祀宛平、大兴二县官,俱赴
先农坛前。教坊司作乐,赞引官、对引官,引承祭官
至盥洗处。盥手毕,引至行礼处立。陪祀官随后立。典仪唱: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官赞:就位。承祭官就位立。典仪唱:瘗毛血,迎神。瘗毕,赞引官赞:升坛。导承祭官由坛右阶上,至香案前立。司香官跪于案左。赞引官赞:跪。承祭官跪。赞:上香。承祭官举柱香上炉内,又三上块香。毕,赞引官赞:复位。承祭官复位,立。赞:跪,叩,兴。承祭官及陪祀官俱行三跪九叩头礼,兴。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捧帛官至
神位前,跪奠,三叩头,退。献爵官跪献案上正中,不
叩,退。读祝官至祝案前,一跪三叩头,捧祝文立。赞引官赞:跪。承祭官、陪祀官、读祝官俱跪。典仪唱:读祝。读祝官读毕,捧祝文送至
神位前,跪,安帛匣上,三叩头,退。赞引官赞:叩,兴。承
祭官、陪祀官俱行三叩头礼,兴。典仪唱:行亚献礼。献爵官跪献于案左,退。典仪唱:行终献礼。献爵官跪献于案右,退。典仪唱:彻馔。唱:送神。赞引官赞:跪,叩,兴。承祭官、陪祀官俱行三跪九叩头礼,兴。典仪唱:捧祝帛馔恭诣瘗位。捧祝帛官至
神位前,一跪三叩头,捧起祝帛。捧香馔官跪,捧起,
不叩。依次送至瘗位。典仪官:唱视瘗。赞引官赞:诣视瘗位。导至视瘗位立。赞引官赞:礼毕。退。
康熙十一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一年二月,
皇上行耕耤礼,亲祭
先农坛。前期,遣官告祭

奉先殿。太常寺官将斋戒牌、铜人送至
乾清门,安设如常仪。前一日,

御中和殿,视祝文。其正祭日,一应礼仪,俱与顺治十
一年同。
先农坛总图

先农坛耕祭图南向

先农坛祭祀图南向先农坛祭祀图南向

先农坛陈设图先农祀典部艺文一《祭先农文》明·会典先农坛陈设图先农坛祭祀图南向先农坛陈设图

先农祀典部艺文一《祭先农文》明·会典先农祀典部艺文一《祭先农文》明·会典
惟神生于天地开辟之初,创田器,别嘉种,以肇兴农事。古今亿兆,非此不生,永为世教。帝王祀典,敬不敢忘。某本庶民,因天下乱,集兵保民,一纪于兹。荷天地眷佑,海内一家,临御称尊,纪纲黎庶。考典崇祀,即今东作方兴,礼宜告祭。谨命太常,筑坛京城之阳,躬率百官,诣坛展礼。缅惟神明,造化万古,如斯仰冀,发太古之苗,实初生之粟。为民立命,昭祀无疆。谨以制帛、牺牲、粢盛庶品,肃修常祀,式陈明荐。以后稷氏配,神作主尚飨。

先农祀典部艺文二〈诗〉

《先农歌》隋·牛弘

农祥晨晰,土膏初起。春原俶载,青坛致祀。敛跸长阡,回旌外壝。房俎饰荐,山罍沈滓。亲事朱纮,躬持黛耜。恭神务穑,受禧降祉。

《飨先农歌四首》旧唐书

粒食伊始,农之所先。古今攸赖,是曰人天。耕斯帝籍,播厥公田。式崇明祀,神其福焉。
樽彝既列,瑚簋有荐。歌工载登,币礼斯奠。肃肃飨祀,颙颙缨弁。神之听之,福流寰县。
前夕视牲,质明奉俎。沐芳整弁,其仪式序。盛礼毕陈,嘉乐备举。歆我懿德,非馨稷黍。
羽籥低昂文缀已,干戚蹈厉武行初。望岁祈农神所听,延祥介福岂云虚。

《飨先农歌八首》明·会典

东风启蛰,地脉奋然。苍龙挂角,晔晔天田。民命惟食,创物有先。圜钟既奏,有降斯筵。
帝出乎震,天发农祥。神降于筵,蔼蔼洋洋。礼神有帛,其色惟苍。岂伊具物,诚敬之将。
九谷未分,庶草攸同。表为嘉种,实在先农。黍稌斯丰,酒醴是共。献奠之初,以祈感通。
倬彼甫田,其隰其原。耒耜云载,骖御之间。报本思飨,亚献惟虔。神其歆之,自古有年。
帝籍之典,飨祀是资。洁丰嘉栗,咸仰于斯。时惟亲耕,飨我农师。礼成于三,以讫陈词。
于赫先农,歆此洁修。于篚于爵,于馔于羞。礼成告彻,神惠敢留。馂及终亩,丰年是求。
神无不在,于昭于天。曰迎曰送,于飨之筵。冠裳在列,金石在悬。往无不之,其佩翩翩。
祝帛牲醴,先农既歆。不留不亵,瘗之厚深。有幽其瘗,有赫其临。曰礼之常,匪今斯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