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陵寝祀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陵寝祀典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二百三十三卷目录

 陵寝祀典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后汉〈总一则 世祖建武三则 明帝永平三则 章帝建初一则 和帝永元三则 殇帝延平一则 安帝建光一则 延光一则 顺帝永建二则 永和一则 质帝本初一则 桓帝延熹三则 灵帝建宁二则 熹平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齐王嘉平一则〉
  晋〈武帝泰始二则 惠帝永平一则 成帝一则 穆帝永和四则 孝武帝太元六则 安帝隆安一则 元兴一则 义熙一则〉
  宋〈少帝景平一则 文帝元嘉二则〉
  南齐〈武帝永明一则 郁林王隆昌一则〉
  梁〈武帝大同一则〉
  北魏〈明元帝永兴一则 太武帝始光一则 孝文帝太和五则 宣武帝景明二则〉
  北周〈孝闵帝一则 明帝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永徽四则 显庆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景龙二则 元宗开元七则 天宝六则 代宗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二则 宪宗元和二则 敬宗宝历一则 宣宗大中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后梁〈太祖开平一则〉
  后唐〈庄宗同光一则 废帝清泰一则〉
  后晋〈出帝天福一则〉
  后周〈世宗显德一则〉

礼仪典第二百三十三卷

陵寝祀典部汇考一

周设尸以墓祭。
《周礼·春官》:冢人,凡祭墓为尸。
郑司农曰:为尸,冢人为尸。 郑康成曰:祭墓为尸,或祷祈焉。 王昭禹曰:凡祭墓为尸,非特甫竁为之尸。 张氏曰:墓祭,非古也。体魄则降,知气在上。故立之主以祀之,以致其精神之极,而谨藏其体魄,以竭其深长之思。此古人明于鬼神之情状,而笃于孝爱之诚实者也。然考之《周礼》,则有冢人之官。凡祭于墓为尸,是则成周之盛,亦有祭于墓者。虽非制礼之本经,而出于人情之所不忍,而于义理,不至于甚害。则先王亦从而许之。其必立之尸者,乃所以致其精神,而示享之者,非体魄之谓。其为义抑精矣。

后汉

后汉制,立秋,斩牲以荐陵庙。
《后汉书·礼仪志》:立秋之日,自郊礼毕,始扬威武,斩牲于郊东门,以荐陵庙。其仪:乘舆御戎路,白马朱鬣,躬执弩射牲。牲以鹿麛。太宰令、谒者各一人,载获车驰,驷送陵庙。
世祖建武六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世祖本纪》:建武六年夏四月丙子,幸长安,始谒高庙,遂有事于十一陵。
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文帝霸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宣帝杜陵,元帝渭陵,成帝延陵,哀帝义陵,平帝康陵。

《祭祀志》:古不墓祭,汉诸陵皆有园寝,承秦所为也。说者以为古宗庙前制庙,后制寝,以象人之居前有朝,后有寝也。《月令》有先荐寝庙,《诗》称寝庙奕奕,言相通也。庙以藏主,以四时祭。寝有衣冠几杖象生之具,以荐新物。秦始出寝,起于墓侧,汉因而弗改,故陵上称寝殿,起居衣服象生人之具,古寝之意也。建武以来,关西诸陵以转久远,但四时特牲祠;帝每幸长安谒诸陵,乃太牢祠。
建武十年秋八月己亥,幸长安,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建武十八年三月壬午,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按《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明帝永平元年,朝于原陵,如元会仪。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元年春正月,帝率公卿已下朝于原陵,如元会仪。
汉官仪曰:古不墓祭。秦始皇起寝于墓侧,汉因而不改。诸陵寝皆以晦、望、二十四气、三伏、社、腊及四时上饭。其亲陵所宫人,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庄具。天子以正月上园陵,公卿百官及诸侯王、郡国计吏皆当轩下,占其郡国谷价,四方改易,欲先帝魂魄知之也。

《礼仪志》:正月上丁,祠南郊。礼毕,次北郊,明堂,高庙,世祖庙,谓之五供。五供毕,以次上陵。西都旧有上陵。东都之仪,百官、四姓亲家妇女、公主、诸王大夫、外国朝者侍子、郡国计吏会陵。昼漏上水,大鸿胪设九宾,随立寝殿前。钟鸣,谒者治礼引客,群臣就位如仪。乘舆自东厢下,太常导出,西向拜,止旋升阼阶,拜神坐。退坐东厢,西向。侍中、尚书、陛者皆神坐后。公卿群臣谒神坐,太官上食,太常乐奏食举,《文始》《五行》之舞。礼乐阕,君臣受赐食毕,郡国上计吏以次前,当神轩占其郡谷价,民所疾苦,欲神知其动静。孝子事亲尽礼,敬爱之心也。周遍如礼。最后亲陵,遣计吏,赐之带佩。八月饮酎,上陵,礼亦如之。
丁孚《汉仪》曰:酎金律,文帝所加。以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酎酒。因合诸侯助祭,贡金。《汉律·金布令》曰:皇帝斋宿,亲帅群臣承祠宗庙。群臣宜分奉请,诸侯列侯各以民口数率千口,奉金四两奇。不满千口至五百口,亦四两。皆会酎少府受。又大鸿胪食邑九真、交阯、日南者,用犀角,长九寸以上。若玳瑁甲一,郁林用象牙,长三尺以上,若翡翠,各二十,准以当金。《汉旧仪》曰:皇帝惟八月酎车驾,夕牲牛,以绛衣之。皇帝暮视牲,以鉴燧取水于月,以火燧取火于日,为明水火。左袒,以水沃牛右肩,手执鸾刀,以切牛尾荐之,而即更衣巾,侍上熟,乃祀之。

永平二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二年冬十月甲子,西巡狩,幸长安,祠高庙,遂有事于十一陵。历览馆邑,会郡县吏,劳赐作乐。十一月甲申,遣使者以中牢祠萧何、霍光。帝谒园陵,过式其墓。
永平三年,车驾从皇太后幸章陵。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三年冬十月甲子,车驾从皇太后幸章陵,观旧庐。十二月戊辰,至自章陵。
章帝建初七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章帝本纪》:建初七年冬十月癸丑,西巡狩,幸长安。丙辰,祠高庙,遂有事于十一陵。遣使者祠太上皇于万年。
三辅黄图曰,高祖初都洛阳,太上皇崩,葬栎阳北原陵,号万年,仍令置万年县,故祭祀焉。
和帝永元三年十一月癸卯,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按《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永元九年,追尊皇妣为皇后,别就陵寝祭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九年九月甲子,追尊皇妣梁贵人为皇太后。冬十月乙酉,改葬恭怀梁皇后于西陵。 按《祭祀志》:章帝临崩,遗诏无起寝庙,庙如先帝故事。和帝即位不敢违,上尊号曰肃宗。后帝承尊,皆藏主于世祖庙,积多无别,是后显宗但为陵寝之号。永元中,帝追尊其母梁贵人曰恭怀皇后陵。以窦后配食章帝,恭怀皇后别就陵寝祭之。
永元十五年,帝幸章陵。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十五年冬十月戊申,幸章陵,祠旧宅。癸丑,祠园庙,会宗室于旧庐,劳赐作乐。
殇帝延平元年,帝崩,不祔庙,祭于陵寝。
《后汉书·殇帝本纪》:延平元年八月,帝崩。 按《祭祀志》:殇帝生三百馀日而崩,邓太后摄政,以尚婴孙,故不列于庙,就陵寝祭之而已。
安帝建光元年,追尊祖妣为皇后,陵曰敬北,就祭于陵寝。
《后汉书·安帝本纪》:建光元年三月戊申,追尊祖妣宋贵人曰敬隐皇后。 按《祭祀志》:安帝以清河孝王子即位,建光元年,追尊其祖母宋贵人曰敬隐后,陵曰敬北陵。亦就陵寝祭,太常领如西陵。
延光三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安帝本纪》:延光三年冬十月,行幸长安。闰月乙未,祠高庙,遂有事十一陵,历观上林、昆明池。遣使者祠太上皇于万年。
顺帝永建二年,葬恭悯皇后于恭北陵,就祭于陵所。按《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二年夏六月乙酉,追尊谥皇妣李氏为恭悯皇后,葬于恭北陵。 按《祭祀志》:顺
帝即位,追尊其母为恭悯后,陵曰恭北陵。就陵寝祭,如敬北陵。
永建三年,茂陵灾,遣使祭告。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三年秋七月丁酉,茂陵园寝灾,帝缟素避正殿。辛亥,使太常王龚持节告祀茂陵。
永和二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和二年冬十月甲申,行幸长安。十一月丙午,祠高庙。丁未,遂有事十一陵。
质帝本初元年,桓帝即位,依故事祭冲质帝于陵寝,并追尊祖考,陵曰乐成,曰博陵,祠以太牢。
《后汉书·质帝本纪》不载。 按《桓帝本纪》:本初元年,即皇帝位。冬十月甲午,尊皇母匽氏为孝崇博园贵人。
博本汉蠡吾县之地也。帝既追尊父为孝崇皇,其陵曰博陵,置园庙焉,故曰博园。

《祭祀志》:冲质帝皆小崩,梁太后摄政,以殇帝故事,就陵寝祭。凡祠庙讫,三公分祭之。桓帝以河间孝王孙蠡吾侯即位,亦追尊祖考,王国奉祀。 按《河间孝王开传》:梁冀立桓帝。梁太后诏追尊河间孝王为孝穆皇,夫人赵氏为孝穆后,庙曰清庙,陵曰乐成陵;蠡吾先侯曰孝崇皇,庙曰烈庙,陵曰博陵。皆置令、丞,使司徒持节奉策书、玺绶,祠以太牢。
桓帝延熹元年六月丙戌,分中山置博陵郡,以奉孝崇皇园陵。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延熹二年,有事于十一陵。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二年冬十月壬申,行幸长安。十一月庚子,遂有事于十一陵。十二月己巳,至自长安,赐园陵人粟五斛。
延熹七年,有事于园庙。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七年冬十月壬寅,南巡狩。庚申,幸章陵,祠旧宅,遂有事于园庙,赐守令以下各有差。
灵帝建宁元年,诏追尊祖考,陵曰敦陵,曰慎陵,使司徒持节,祠以太牢。
《后汉书·灵帝本纪》:建宁元年闰二月甲午,追尊皇祖为孝元皇,夫人夏氏为孝元皇后,考为孝仁皇,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 按《河间孝王开传》:建宁元年,窦太后诏追尊皇祖淑为孝元皇,夫人夏氏曰孝元后,陵曰敦陵;皇考长为孝仁皇,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陵曰慎陵。皆置令、丞,使司徒持节之河间奉策书、玺绶,祠以太牢,常以岁时遣中常侍持节之河间奉祠。
建宁五年,车驾上原陵。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注谢承汉书》曰:建宁五年正月,车驾上原陵,蔡邕为司徒掾从公行到陵。见其仪,忾然谓同坐者曰:闻古不墓祭,朝廷有上陵之礼,始为可损。今见威仪,察其本意,乃知孝明皇帝至孝恻隐,不可易。旧或曰:本意云。何昔京师在长安时,其礼不可尽得闻也。光武即世,始葬于此,明帝嗣位踰年,群臣朝正,感先帝不复闻见此礼,乃帅公卿百寮,就园陵而创焉。尚书陛西陛为神坐,天子事亡如事存之意。苟先帝有瓜葛之属,男女毕会,王侯大夫郡国计吏,各向神坐而言。庶几先帝神魂闻之。今者,日月久远,后生非时。人但见其礼,不知其哀。以明帝圣孝之心,亲服三年。久在园陵,初兴此仪,仰察几筵,下顾群臣悲切之心,必不可堪。邕见太傅胡广曰:国家礼有烦而不可省者,不知先帝用心周密之至于此也。广曰:然子宜载之,以示学者。邕退而记焉。鱼豢曰:孝明以正月旦,百官及四方来朝者,上原陵朝礼,是谓甚违古,不墓祭之义。臣昭以为,邕之言然。 按《祭祀志》:雒阳诸陵至灵帝,皆以晦望二十四气伏腊及四时祠。庙日上饭,太官送用物,园令、食监典省,其亲陵所宫人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严具。
熹平四年,延陵灾,遣使告祭。
《后汉书·灵帝本纪》:熹平四年五月,延园陵灾,遣使者持节告祠延陵。
成帝陵也。

文帝黄初三年,诏毁高陵祭殿。
《三国·魏志·文帝本纪》不载。 按《晋书·礼志》:古无墓祭之礼。汉承秦,皆有园寝。正月上丁,祠南郊礼毕,次北郊、明堂、高庙、世祖祠庙,谓之五供。魏武葬高陵,有司依汉立陵上祭殿。至文帝黄初三年,乃诏曰:先帝躬履节俭,遗诏省约。子以述父为孝,臣以系事为忠。古不墓祭,皆设于庙。高陵上殿皆毁坏,车马还厩,衣服藏府,以从先帝俭德之志。
齐王嘉平元年春正月甲午,车驾谒高平陵。
《三国·魏志·齐王本纪》云云。
《晋书·礼志》:齐王在位九年,始一谒高平陵。

武帝泰始二年,诏以衰绖谒山陵。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礼志》:泰始二年八月,诏书曰:此上旬,先帝弃天下日也,便以周年。吾焭焭,当复何时壹得叙人子情邪。思慕烦毒,欲诣陵瞻侍,以尽哀愤。主者奏行备。太宰司马孚、尚书令裴秀、尚书仆射武陔等奏:陛下至孝蒸蒸,哀思罔极。衰麻虽除,毁悴过礼,疏食粗服,有损神和。今虽秋节,尚有馀暑,谒见山陵,悲感摧伤,群下窃用悚息。平议以为宜惟远体,降抑圣情,以慰万国。诏曰:孤焭忽尔,日月已周,痛慕摧感,永无逮及。欲奉瞻山陵,以叙哀愤。体气自佳,其又已凉,便当行,不得如所奏也。主者便具行备。又诏曰:昔者哀适三十日,便为梓宫所弃,遂离衰绖,感痛岂可胜言。顾汉文不使天下尽哀,亦先帝至谦之志,是以自割,不以副诸君子。有三年之爱,而身体廓然,当见山陵,何心而无服,其以衰绖行。孚等重奏:臣闻上古丧期无数,后世乃有年月之渐。汉文帝随时之义,制为短丧,传之于后。陛下以社稷宗庙之重,万方亿兆之故,既从权制,释降衰麻;群臣庶僚吉服。今者谒陵,以叙哀慕,若加衰绖,近臣期服,当复受制进退无当,不敢奉诏。诏曰:亦知不在此麻布耳。然人子情思,为欲令哀丧之物在身,盖近情也。群臣自当案旧制。期服之义,非先帝意也。孚等又奏:臣闻圣人制作,必从时宜。故五帝殊乐,三王异礼。此古今所以不同,质文所以迭用也。陛下随时之宜,既降心克己,俯就权制;既除衰麻,而行心丧之礼。今复制服,义无所依。若君服而臣不服,虽先帝厚恩,亦未之敢安也。参量平议,宜如前奏。臣等敢固以请。诏曰:患情不能企及耳,衣服何在。诸君勤勤之至,岂苟相违。泰始四年秋七月己卯,谒崇阳陵。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惠帝永平元年春正月,诏子弟及群官并不得谒陵。按《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宣帝遗诏:子弟群官,皆不得谒陵。于是景、文遵旨。至武帝犹再谒崇阳
陵,一谒峻平陵,然遂不敢谒高原陵。至惠帝复止也。
成帝  年,罢中宫拜陵,以为永制。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元帝崩后,诸公始有谒陵辞告之事。盖由眷同友执,率情而举,非洛京之旧也。成帝时,中宫亦年年拜陵,议者以为非礼,于是遂止,以为永制。
穆帝永和七年,遣赵拔修复山陵。
《晋书·穆帝本纪》:永和七年九月,峻阳、太阳二陵崩。甲辰,帝素服临于太极殿三日,遣兼太常赵拔修复山陵。
永和八年,遣王惠如洛阳卫五陵。
《晋书·穆帝本纪》:永和八年二月,峻平、崇阳二陵崩。戊辰,帝临三日,遣殿中都尉王惠如洛阳,以卫五陵。永和九年春正月丙寅,皇太后与帝同拜建平陵。按《晋书·穆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穆帝时,褚太后临朝,又拜陵,帝幼故也。
永和十二年,有事于五陵。
《晋书·穆帝本纪》:永和十二年十一月,遣兼司空、散骑常侍车灌,龙骧将军袁真等持节如洛阳,修五陵。十二月庚戌,以有事于五陵,告于太庙,帝及群臣皆服缌,于太极殿临三日。
孝武帝太元元年春正月甲子,谒建平等四陵。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四年春正月丙子,谒建平等七陵。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五年春正月乙巳,谒崇平陵。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九年春正月辛亥,谒建平等四陵。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十年春正月甲午,谒诸陵。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十一年正月,谒诸陵。六月,遣杨亮卫山陵。按《晋书·孝武帝本纪》:太元十一年春正月乙酉,谒诸陵。六月庚寅,以前辅国将军杨亮为西戎校尉、雍州刺史,镇卫山陵。
安帝隆安 年,司马道子始请朔望诸节,谒于陵所。按《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孝武崩,骠骑将军司马道子曰:今虽权制服,至于朔望诸节,自应展情
陵所,以一周为断。于是至陵,变服单衣,烦黩无准,非礼意也。
元兴元年,桓谦奏罢拜陵。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元兴元年,尚书左仆射桓谦奏:百僚拜陵,起于中兴,非晋旧典,积习生常,遂为近法。寻武皇帝诏,乃不使人主诸王拜陵,岂惟百僚。谓宜遵奉。于是施行。及义熙初,又复江左之旧。
义熙十二年,遣使修谒五陵。
《晋书·安帝本纪》:义熙十二年冬十月己丑,遣兼司空、高密王恢之修谒五陵。

少帝景平二年,文帝谒初宁陵。
《宋书·少帝本纪》不载。 按《文帝本纪》:景平二年七月,少帝废。百官备法驾奉迎。八月丙申,车驾至京城。丁酉,谒初宁陵,还于中堂即皇帝位。
文帝元嘉四年,谒京陵。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四年二月乙卯,行幸丹徒,谒京陵。
元嘉二十六年二月,谒京陵。
《宋书·文帝本纪》:元嘉二十六年二月己亥,车驾陆道幸丹徒,谒京陵。 按《礼志》:自元嘉以来,每岁正月,舆驾必谒初宁陵,复汉仪也。世祖、太宗亦每岁拜初宁、长宁陵。

南齐

武帝永明九年,诏陵寝,停小行,唯二州一大行。
《南齐书·武帝本纪》:永明九年夏四月乙亥,有司奏:旧格一年两过行陵,三月十五日曹郎以下小行,九月十五日司空以下大行。今长停小行,唯二州一大行。诏曰:可。
郁林王隆昌元年正月戊午,车驾拜景安陵。
《南齐书·郁林王本纪》云云。

武帝大同十年,幸兰陵,谒建宁陵。
《梁书·武帝本纪》:大同十年三月甲午,舆驾幸兰陵,谒建宁陵。辛丑,至修陵。壬寅,诏曰:朕自违桑梓,五十馀载,乃眷东顾,靡日不思。今四方款关,海外有截,狱讼稍简,国务小閒,始获展敬园陵,但增感恸。故乡老少,接踵远至,情貌孜孜,若归于父,宜有以慰其此心。并可锡位一阶,并加颁赉。所经县邑,无出今年租赋。监所责民,蠲复二年。并普赉内外从官军主左右钱米各有差。因作《还旧乡》诗。癸卯,诏园陵职司,恭事勤劳,并锡位一阶,并加沾赉。庚戌,幸回宾亭,宴帝乡故老,及所经近县奉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赉钱二千。夏四月乙卯,舆驾至自兰陵。诏鳏寡孤独尤贫者赡恤各有差。

北魏

明元帝永兴三年五月丁卯,车驾谒金陵于盛乐。
《北魏书·明元帝本纪》云云。
太武帝始光三年,谒陵庙。
《北魏书·太武帝本纪》:始光三年六月,幸云中旧宫,谒陵庙。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三月谒永固陵四月再谒永固陵七月又谒永固陵十月复谒永固陵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有四年九月,太皇太后冯氏崩。葬于永固陵。十五年三月甲辰,车驾谒永固陵。夏四月癸亥,帝始进蔬食。乙丑,谒永固陵。秋七月乙丑,谒永固陵。冬十月庚寅,车驾谒永固陵。太和十有六年,帝哭于永固陵。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有六年九月辛未,帝以文明太皇太后再周忌日,哭于陵左,绝膳三日,哭不辍声。
《杜佑·通典》:太和十六年九月辛未,孝文帝哭于文明太后陵左,终日不绝声。素幂越席为次,侍臣侍哭。壬申,孝文又哭如昨。帝二日不御食。癸酉,朝中夕三时,哭拜于陵前。夜宿鉴元殿,是夜彻次。甲戌,帝拜哭辞陵,还永乐宫。
太和十有七年,帝南伐。八月丁亥,帝辞永固陵。按《北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十有八年闰二月甲戌,谒永固陵。秋七月戊戌,谒金陵。八月庚午,谒永固陵。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二十有一年二月甲戌,谒永固陵。三月辛卯,谒金陵。
《北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宣武帝景明元年春正月壬寅,车驾谒长陵。冬十月丁卯朔,车驾谒长陵。
《北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景明二年春正月丙申朔,车驾谒长陵。
《北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北周

孝闵帝元年,谒成陵。
《周书·孝闵帝本纪》:元年夏四月壬午,谒成陵。乙酉,还宫。
明帝元年十二月庚午,谒成陵。
《周书·明帝本纪》云云。

太宗贞观十三年,拜献陵。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十三年正月乙巳,拜献陵,赦三原及行从,免县人今岁租赋,赐宿卫陵邑郎将、三原令爵一级。丁未,至自献陵。 按《礼乐志》:皇帝谒陵,行宫距陵十里,设坐于斋室,设小次于陵所道西南,大次于寝西南。侍臣次于大次西南,陪位者次又于西南,皆东向。文官于北,武官于南,朝集使又于其南,皆相地之宜。前行二日,遣太尉告于庙。皇帝至行宫,即斋室。陵令以玉册进署。设御位于陵东南隅,西向,有冈麓之阂,则随地之宜。又设位于寝宫之殿东陛之东南,西向。尊坫陈于堂户东南。百官、行从、宗室、客使位神道左右,寝宫则分方序立大次前。其日,未明五刻,陈黄麾大仗于陵寝。三刻,行事官及宗室亲五等、诸亲三等以上并客使之当陪者就位。皇帝素服乘马,华盖、伞、扇,侍臣骑从,诣小次。步出次,至位,再拜。又再拜。在位皆再拜,又再拜。少选,太常卿请辞,皇帝再拜,又再拜。奉礼曰:奉辞。在位者再拜。皇帝还小次,乘马诣大次,仗卫列立以俟行。百官、宗室、诸亲、客使序立次前。皇帝步至寝宫南门,仗卫止。乃入,繇东序进殿陛东南位,再拜;升自东阶,北向,再拜,又再拜。入省服玩,抆拭帐箦,进太牢之馔,加珍羞。皇帝出尊所,酌酒,入,三奠爵,北向立。太祝二人持玉册于户外,东向跪读。皇帝再拜,又再拜,乃出户,当前北向立。太常卿请辞,皇帝再拜,出东门,还大次,宿行宫。若太子、诸王、公主陪葬柏城者,皆祭寝殿东庑;功臣陪葬者,祭东序。为位奠馔,以有司行事。或皇后从谒,则设大次寝宫东,先朝妃嫔次于大次南,大长公主、诸亲命妇之次又于其南,皆东向。以行帷具障谒所,内谒者设皇后位于寝宫东,大次前,少东。先朝妃嫔位西南,各于次东,司赞位妃嫔东北,皆东向。皇帝既发行宫,皇后乘四望车之大次,改服假髻,白练单衣。内典引导妃嫔以下就位。皇后再拜,陪者皆拜。少选,遂辞,又拜,陪者皆拜。皇后还寝东大次,陪者退。皇后钿钗礼衣,乘舆诣寝宫,先朝妃嫔、大长公主以下从。至北门,降舆,入大次,诣寝殿前西阶之西,妃嫔、公主位于西,司赞位妃嫔东北,皆东向。皇后再拜,在位者皆拜。皇后由西阶入室,诣先帝前再拜,复诣先后前再拜,进省先后服玩,退西厢,东向立,进食。皇帝出,乃降西阶位。辞,再拜,妃嫔皆拜。诣大次更衣,皇帝过,乃出寝宫北门,乘车还。天子不躬谒,则以太常卿行陵。所司撰日,车府令具轺车一马清道,青衣、团扇、曲盖伞,列俟于太常寺门。设次陵南百步道东,西向。右校令具薙器以备汛扫。太常卿公服乘车,奉礼郎以下从。至次,设卿位兆门外之左,陵官位卿东南,执事又于其南,皆西向。奉礼郎位陵官之西,赞引二人居南。太常卿以下再拜,在位皆拜。谒者导卿,赞引导众官入,奉行、复位皆拜。出,乘车之它陵。有芟治,则命之。凡园陵之制,皇祖以上至太祖陵,皆朔、望上食,元日、冬至、寒食、伏、腊、社各一祭。皇考陵,朔、望及节祭,而日进食。又荐新于诸陵,其物五十有六品。始将进御,所司必先以送太常与尚食,滋味荐之,如宗庙。贞观十三年,太宗谒献陵,帝至小次,降舆,纳履,入阙门,西向再拜,恸哭俯伏殆不能兴。礼毕,改服入寝宫,执馔以荐。阅高祖及太穆后服御,悲感左右。步出司马北门,泥行二百步。
《百官志》:膳部郎中、员外郎各一人,掌陵庙之牲

豆酒膳。诸司供奉口味,躬鐍其舆乃遣,进胙亦如之。非大礼、大庆不献食,不进口味。凡羊,至厨而乳者释之长生。大齐日,尚食进蔬食,释所杀羊为长生供奉。凡献食、进口味,不杀犊。尚食有猝须别索,必奏覆,月终而会之。凡尚食进食,以种取而别尝之。殿中省主膳上食于诸陵,以番上下,四时遣食医、主食各一人莅之。
《旧唐书·礼仪志》:太宗皇帝践祚之初,悉兴文教,乃诏中书令房元龄、秘书监魏徵等礼官学士,修改旧礼。元龄等始与礼官议。太常行山陵、天子上陵之礼。太宗称善,颁于内外行焉。
高宗永徽元年,吐火罗献大鸟,命献于昭陵。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高宗本纪》:永徽元年五月,吐火罗遣使献大鸟如驼,食铜铁,上遣献于昭陵。
永徽二年,有司请昭陵上食如献陵礼,从之。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永徽二年,有司言:先帝时,献陵既三年,惟朔、望、冬至、夏伏、腊、清明、社上食,今昭陵丧期毕,请上食如献陵。从之。
永徽五年十二月戊午,发京师谒昭陵。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高宗本纪》云云。永徽六年正月壬申,拜昭陵。
《唐书·高宗本纪》:永徽六年正月壬申,拜昭陵,赦醴泉及行从,免县今岁租、调,陵所宿卫进爵一级,令、丞加一阶。癸酉,以少牢祭陪葬者。甲戌,至自昭陵。 按《礼乐志》:永徽六年正月朔,高宗谒昭陵,行哭就位,再拜擗踊毕,易服谒寝宫。入寝哭踊,进东阶,西向拜号,久,乃荐太牢之馔,加珍羞,拜哭奠馔。阅服御而后辞,行哭出寝北门,御小辇还。
显庆五年,诏岁春、秋季三公一巡陵。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显庆五年,诏岁春、秋季一巡,宜以三公行陵,太常少卿贰之,太常给卤簿,仍著于令。
中宗嗣圣 年,〈即武后  年〉 令以四季月、生日、忌日遣使诣陵。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始,《贞观礼》岁以春、秋仲月巡陵,至武后时,乃以四季月、生日、忌日遣使诣陵起居。
景龙二年,敕乾陵二忌以内使朝奉,他陵停四季等祭。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景龙二年,右台侍御史唐绍上书曰:礼不祭墓,唐家之制,春、秋仲月以使具卤簿衣冠巡陵。天授之后,乃有起居,遂为故事。夫起居者,参候动止,事生之道,非陵寝法。请停四季及生日、忌日、节日起居,准式二时巡陵。手敕曰:乾陵岁冬至、寒食以外使,二忌以内使朝奉。他陵如绍奏。
景龙 年令乾陵朝晡进奠昭献二陵日一进按《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献、昭、乾陵皆日祭。太常博士彭景直上疏曰:礼无日祭陵,惟宗庙月有祭。故王者设庙、祧、坛、墠为亲疏多少之数,立七庙、一坛、一墠。曰考庙、曰王考庙、曰皇考庙,曰显考庙,皆月祭之。远庙为祧,享尝乃止。去祧为坛,去坛为墠,有祷焉祭之,无祷乃止。又谯周《祭志》:天子始祖、高祖、曾祖、祖、考之庙,皆月朔加荐,以象平生朔食,谓之月祭,二祧之庙无月祭。则古皆无日祭者。今诸陵朔、望食,则近于古之殷事;诸节日食,近于古之荐新。郑注《礼记》:殷事,月朔、半荐新之奠也。又:既大祥即四时焉。此其祭皆在庙,近代始以朔、望诸节祭陵寝,唯四时及腊五享庙。考经据礼,固无日祭于陵。唯汉七庙议,京师自高祖下至宣帝,与太上皇、悼皇考陵旁立庙,园各有寝、便殿,故日祭于寝,月祭于便殿。元帝时,贡禹以礼节烦数,愿罢郡国庙。丞相韦元成等又议七庙外,寝园皆无复。议者亦以祭不欲数,宜复古四时祭于庙。后刘歆引《春秋传》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祖祢则日祭,曾高则月祀,二祧则时享,坛、墠则岁贡。后汉陵寝之祭无传焉。魏、晋以降,皆不祭墓。国家诸陵日祭请停如礼。疏奏,天子以语侍臣曰:礼官言诸陵不当日进食。夫礼以人情沿革,何专古为。乾陵宜朝晡进奠如故。昭、献二陵日一进,或所司苦于费,可减朕常膳为之。 按《彭景直传》:中宗景龙末,景直为太常博士。时献、昭、乾三陵皆日祭,景直上言:宜罢诸陵日祭。帝不从。
元宗开元十五年,敕宣、光二陵州县岁一巡,凡公卿巡陵具仗出城。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开元十五年敕:宣皇帝、光皇帝陵,以县令检校,州长官岁一巡。又敕:岁春、秋巡陵,公卿具仗出城,至陵十里复。
开元十七年,有事于诸陵。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七年十一月丙申,拜桥陵,赦奉先县。戊戌,拜定陵。己亥,拜献陵。壬寅,拜昭陵。乙巳,拜乾陵。戊申,至自乾陵,大赦。免今岁税之半。赐文武官阶、爵,侍老帛。旌表孝子顺孙、义夫节妇,终身勿事。 按《礼乐志》:开元十七年,元宗谒桥陵,至壖垣西阙下马,望陵涕泗,行及神武门,号恸再拜。且以三府兵马供卫,遂谒定陵、献陵、昭陵、乾陵乃还。
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定拜陵之制。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礼仪志》:起居舍人王仲丘撰成一百五十卷,名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焉。
《开元礼》:皇帝将拜陵,所司承制,内外宣摄,随职供办。前发二日,太尉告太庙如常仪。将作先修理拜谒之所及寝宫,务极洁敬,不得喧杂。尚舍直长去陵十里所设行宫,奉御铺御座斋室如常仪。守宫设从驾百官及皇亲诸客使位及次如常仪。尚舍又于拜陵所道西量设小次,又于寝宫前之西南设大次东向如常仪。守宫量设侍臣次于大次西南,设群官应陪位者次于侍臣次之西南,随地之宜,皆东向北上,文官在北,武官在南,朝集使于武官之南。尚食先备太牢之馔,珍羞庶品,务极丰洁。
太常涤盏牲牢及粢盛,光禄、司农及长祠人供办如式。

拜谒前一日,皇帝至行宫,诣斋室,仗卫如式。陵令以玉册进,御署讫,近臣奉出,陵令受讫,奉礼设御位于陵东南隅,西向。
其有山谷隐映,则随地设位,望陵而拜。

又设位于寝宫之内寝殿东阶之东南,西向。又设百官位于陵所,行从官及皇亲诸亲并客使等分方位于神道左右;寝宫则于大次之前,分方序立如常,并随地之宜。拜谒日未明五刻,诸卫量设黄麾仗于陵寝陈布。
其陵寝旧宿卫人,各依本职掌,不得移动。

未明三刻,行从百官及诸皇亲五等已上、诸亲三等以上并客使等应陪位者俱就位。侍中版奏:请中严。
其布位及进严典仪赞相设之。

近仗就陈如常。未明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素服乘马以出,敕侍臣上马,曲直华盖伞扇侍卫如常仪,诣陵西南小次,所控马以入。少顷,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步出次,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前导,皇帝至位。太常卿前奏:请再拜。
博士与太常卿退立于后。

皇帝再拜。太常卿又前奏:请再拜。皇帝又再拜。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陪位者皆再拜,又再拜讫。
凡赞拜进退,皆通事舍人赞相,以后准此。

少顷,太常卿前奏:请辞。皇帝再拜,又再拜。奉礼曰:奉辞。赞者承传,陪位者再拜,又再拜。太常卿引皇帝还小次,乘马出次,敕侍臣上马,仪仗侍卫诣寝宫。皇帝从陵回诣大次,乘马以入,其仗卫等各立以俟,其行从百官及皇亲诸亲并客使等,并依位序立于大次之前。所司严洁具酒馔。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步出大次,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前导,皇帝至寝宫南门,仗卫停于门外。
其应从入之官,临时奏听进止。

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前导,皇帝入内门,取东廊进至寝殿东阶之东南,西向立定。太常卿前奏再拜讫,引皇帝升东阶,当神座前,北面再拜讫,又当皇后神座前再拜讫,入,进省服玩,拂拭床帐。敕所由进太牢之馔,加备珍羞陈设。
若有太子、诸王、公主陪葬柏城内者,并于寝殿东廊下所司致祭,功臣陪葬者,于东廊下各奠馔布位,量定献官行事。

太常卿引皇帝出,诣酒樽所,酌酒进。
其樽坫陈于堂户外之东南如常仪。

皇帝入奠酒三爵讫,当神座前北面立。太祝二人对持玉册于室户外之右,东向,一太祝东向跪读文讫,皇帝再拜,又再拜。若更进奠服玩,即躬自执陈。讫,太常卿引皇帝出户,当神座前北面立。太常卿奏:请辞。皇帝再拜,又再拜。讫,太常卿引皇帝出中门,太常卿前奏:请权停。
其从官及行事官并出大门外奉候。

其守宫使、内侍官引内官率寝宫内人谒见讫,皇帝出,侍卫如常仪,还大次。少顷,若犹宿,即乘马还行宫。若更向前陵,即于大次更进发。
皆近侍先奏取进北,与仗卫计会。

皇后拜陵。所司先设大次于寝宫之东,随地之宜,东向,铺御座如常。入设先朝妃嫔次于大次之南。守宫设大长公主、长公主及诸亲妇人、命妇等次于妃嫔之南,皆东向。及拜谒之处,皆障以行帷。前一日,内谒者设中宫御位于寝宫东次前近东,东向。又设先朝妃嫔以下位于御位西南,各于其次之东,皆重行东面,以北为上。司赞位于妃嫔东北,东面,掌赞二人在南,差退。皇帝发行宫后,皇后乘四望车如常行之式,发行,之大次,改服假髻、白练单衣服。内典引各引妃嫔以下就位立讫,内侍版奏:外办。司宫引尚宫,尚宫引皇后
每尚宫前导,皆司宫先引。

出就位。
尚服负琮宝以从之如式。

立定,尚仪前奏:再拜。退复位。皇后再拜。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诸陪位者皆再拜。少顷,尚仪又前奏:请再拜辞。皇后再拜。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诸陪位者皆再拜。尚宫引皇后还大次,谒寝宫如常仪。皇后初还大次,内典引各引陪位者退。皇后拜陵讫,于寝宫东大次改服钿钗礼衣。
若服常服,临时听进止。

乘舆诣寝宫,司服负琮宝以从,侍卫如常,先朝妃嫔、大长公主、长公主陪后如常式。至宫北门,降舆入大次。皇帝既入寝宫,尚宫引皇后侍从如常。诣寝殿前西阶之西,东面立。其妃嫔、公主等陪从立于皇后之南,皆东面北上。又设司赞位于妃嫔东北,东面;掌赞二人在南,差退。在位者立定,尚仪前奏:再拜。皇后再拜。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妃嫔以下皆再拜。讫,尚宫引皇后升自西阶,入室。
妃嫔公主等仍立于阶下。

诣先帝神座前,北面再拜。讫,尚宫又引皇后诣先帝皇后神座前,北面再拜。讫,复引皇后进省先后服玩。讫,引退西厢东面立。进食讫,皇帝出,尚宫引皇后从出,降自西阶,复阶下位。尚仪奏:再拜。讫,司赞曰:再拜。掌赞承传,请皇帝之大次更衣,妃嫔以下皆更衣。皇后出寝宫北门,乘四望车还行宫,侍从如来仪。 太常卿行诸陵。所司先择吉日。行日之朝,车府令具轺车,驾一马,清道。青衣、团扇、曲盖、伞扇俱诣太常寺门布列以候。守宫先于陵南百步道东设次,西向北上。右校令具剪除利器以备洒扫。太常卿公服乘车,奉礼以下公服陪从,到次降车。奉礼设卿位于北门外之左,西向,陵官在卿位东南,执事官又于其南,俱西面北上。设奉礼位在陵官之西,西面,赞者二人在南,少退。谒者引太常卿出次就位,赞引诸官以次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俱再拜。谒者引太常卿,赞引引诸官以次入奉行毕,谒者引复位。奉礼曰:再拜。赞者,皆再拜。谒者引太常卿,赞引引诸官各就便坐。少顷,乘车发行次,诣诸陵奉行如上仪。若应须洒扫及芟薙修理,皆即随事处分。
开元二十三年,诏定五陵,岁时祀典。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开元二十三年,诏:献、昭、乾、定、桥五陵,朔、望上食,岁冬至、寒食各日设一祭。若节与朔、望、忌日合,即准节祭料。桥陵日进半羊食。开元二十五年,敕诸陵并隶宗正寺。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五年秋七月己卯,敕诸陵庙并隶宗正寺,其宗正寺官员,自今并以宗枝为之。
开元二十七年,敕公卿巡陵乘辂。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开元二十七年,敕公卿巡陵乘辂,其令太仆寺,陵给辂二乘及仗。开元二十八年,诏:宣、光、景、元诸帝陵,置署官、陵户,春、秋,分命巡谒。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开元二十八年,制:以宣皇帝、光皇帝、景皇帝、元皇帝追尊号谥有制,而陵寝所奉未称。建初、启运陵如兴宁、永康陵,置署官、陵户,春、秋仲月,分命公卿巡谒。
天宝元年诏:建初、启运、兴宁、永康陵,岁时进食。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开元三十年诏:建初、启运、兴宁、永康陵,岁四时、八节,所司与陵署具进食。〈按开元三十年即天宝元年。〉
天宝二年,始以九月朔,及寒食五月五日荐衣、扇杂物于诸陵。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天宝二年,始以九月朔荐衣于诸陵。又常以寒食荐饧粥、鸡毬、雷车,五月五日荐衣、扇。
《杜佑·通典》:天宝二年七月敕:朕承丕业,肃恭祀事,至于诸节,常修荐享。且诗著授衣,令存休浣,在于臣子,犹及恩私,恭事园陵,未标令式。自今以后,每至九月一日,荐衣于陵寝。贻范千载,庶展孝思。且仲夏端午,事无典实,传之浅俗,遂乃移风,况乎以孝道人,因亲设教,变游衣于汉纪,成献服于礼文,宜宣示庶寮,令知朕意。
天宝九载十一月己丑,制自今巡陵为朝拜。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天宝十载春正月,置内官,供洒扫诸陵庙。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天宝十二载夏五月辛亥,诏诸陵署依旧隶太常寺。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元宗本纪》云云。天宝十三载,改五陵署为台,官为台令。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陵司旧曰署,天宝十三载改献、昭、乾、定、桥五陵署为台,官为台令,升旧一阶。是后诸陵署皆称台。
代宗大历十四年,德宗即位,始命皇族赴山陵,罢泰陵日荐。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德宗本纪》:大历十四年五月,即皇帝位。六月癸丑,命皇族五等以上居四方者,家一人赴山陵。 按《礼乐志》:大历十四年,礼仪使颜真卿奏:今元陵请朔、望、节祭,日荐,如故事;泰陵惟朔、望、岁冬至、寒食、伏、腊、社一祭,而罢日食。制曰:可。
德宗贞元四年,更定公卿岁时拜陵礼仪。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贞元四年,国子祭酒包佶言:岁二月、八月,公卿朝拜诸陵,陵台所由导至陵下,礼略,无以尽恭。于是太常约旧礼草定曰:所司先撰吉日,公卿辂车、卤簿就太常寺发,抵陵南道东设次,西向北上。公卿既至次,奉礼郎设位北门外之左,陵官位其东南,执事官又于其南。谒者导公卿,典引导众官就位,皆拜。公卿、众官以次奉行,拜而还。故事,朝陵公卿发,天子视事不废。
贞元十六年,始以拜陵官发,不视事。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贞元十六年,拜陵官发,会董晋卒,废朝。是后公卿发,乃因之不视事。
宪宗元和元年,罢崇陵日祭。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元和元年,礼仪使杜黄裳请如故事,丰陵日祭,崇陵惟祭朔、望、节日、伏、腊。
元和二年,始定诸陵以朔、望奠,亲陵以朝晡奠,馀并停。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元和二年,宰臣建言:礼有著定,后世徇一时之慕,过于烦,黩故陵庙有荐新,而节有遣使,请岁太庙以时享,朔、望上食,诸陵以朔、望奠,亲陵以朝晡奠,其馀享及忌日告陵皆停。
敬宗宝历二年,太常奏停孝敬四陵朝拜。
《唐书·敬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宝历二年二月,太常奏,追尊孝敬皇帝以下四陵,昔年追尊大号,皆是恩制,缘情而行,当时已不合经典,今乃二时朝拜,上拟祖宗,切以情礼之差,过犹不及,谨按礼记及历代礼文,并国朝故事,帝旁亲无服,又云,五代五亲服尽,伏以四陵亲非祖宗,事无故实,缘情权制,礼合变更,有司因循,尚为常典,况今宗庙之上,迁代已远,尊卑降杀,朝拜须停,敕旨依奏。
孝敬皇帝恭陵,让皇帝惠陵,奉天皇帝齐陵,承文皇帝顺陵。

宣宗大中十二年二月,停光陵朝拜及守陵宫人。
《唐书·宣宗本纪》云云。
懿宗咸通四年二月,拜十六陵。
《唐书·懿宗本纪》云云。

后梁

太祖开平三年二月,敕修陵园宫殿,以县令兼陵台令。
《五代史·梁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开平三年二月丙午,宗正寺请修兴极、永安、光天、咸宁陵,并合添修上下宫殿、栽植松柏。制可。癸亥,敕:丰沛之基,寝园所在,悽怆动关于情理,充奉自系于国章。宜设陵台,兼升县。其辉州砀山县宜升为赤县,仍以本县令兼四陵台令。

后唐

庄宗同光三年六月,敕修关内诸陵,并令修寿陵等十陵。
《五代史·唐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同光三年六月,敕:关内诸陵,顷因丧乱,历遭穿发,多未掩修。其宫殿法物等,各令奉陵州府据所管陵园修制,仍四时各依例荐飨。逐陵各差近陵百姓二十户放杂差役以备洒扫。其寿陵等一十陵,亦一例修掩,量差陵户。仍授尚书工部郎中李途京兆少尹,完修奉诸陵使。
废帝清泰三年,北幸,遂谒陵所。
《五代史·唐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清泰三年,车驾北幸路当徽陵乃至陵所朝谒。

后晋

出帝天福八年,寒食,望祭显陵。
《五代史·晋本纪》:天福八年二月庚午,寒食,望祭显陵于南庄,焚御衣、纸钱。
焚衣野祭之类,皆闾巷人之事也,用之天子见礼乐坏甚。

后周

世宗显德元年,拜嵩陵。
《五代史·周本纪》:显德元年三月,攻汉。六月乙巳,班师。乙丑,次新郑,遂拜嵩陵。
《文献通考》:显德元年六月,车驾征太原回,拜嵩陵。至陵所,哀泣,感左右,祭奠而退。赐奉陵将士及近郊人金帛有差。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二百三十四卷目录

 陵寝祀典部汇考二
  辽〈太宗天显六则 会同一则 穆宗应历三则 景宗保宁二则 圣宗统和九则 开泰二则 太平二则 兴宗景福一则 重熙四则 道宗清宁二则 咸雍一则 太康四则 太安一则 天祚帝乾统五则〉
  宋〈太祖乾德一则 开宝一则 太宗雍熙一则 至道一则 真宗景德三则 大中祥符三则 仁宗天圣一则 景祐二则 皇祐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神宗熙宁一则 元丰二则 哲宗元祐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高宗建炎二则 绍兴十则 孝宗乾道一则 淳熙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理宗端平一则〉

礼仪典第二百三十四卷

陵寝祀典部汇考二

辽太宗天显二年,葬太祖于祖陵,命置节度使以奉陵寝。
《辽史·太祖本纪》:天显元年七月,上崩,皇后称制,权决军国事。二年八月丁酉,葬太祖皇帝于祖陵,置祖州天城军节度使以奉陵寝。
天显四年夏四月甲寅,幸天城军,谒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五年,诏人皇王赴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天显四年,人皇王倍来朝。五年夏四月乙未,诏人皇王先赴祖陵谒太祖庙。
天显六年五月壬午,谒太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七年五月壬午朔,幸祖州,谒太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十一年夏四月,谒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天显十一年夏四月庚,谒祖陵。戊辰,还都,谒太祖庙。
会同九年,谒祖陵。
《辽史·太宗本纪》:会同九年六月戊子,谒祖陵,更閟神殿为长思。
穆宗应历四年十二月辛酉朔,谒祖陵。
《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应历六年夏五月丁酉,谒怀陵。九月戊午,谒祖陵。按《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应历十年夏五月乙巳,谒怀陵。丙寅,至自怀陵。按《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景宗保宁八年九月己巳,谒怀陵。
《辽史·景宗本纪》云云。
保宁十年三月庚寅,祭显陵。
《辽史·景宗本纪》云云。
圣宗统和元年,有事于诸陵。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元年二月甲午,葬景宗皇帝于乾陵。丙申,皇太后诣陵置奠,命绘近臣于御容殿,赐山陵工人物有差。辛亥,幸圣山,遂谒三陵。夏四月辛丑,谒三陵,以东京所进物分赐陵寝官吏。壬寅,致享于凝神殿。癸卯,谒乾陵。秋七月,司徒娄国坐称疾不赴山陵,笞二十。八月,上西巡。己丑,谒祖陵。癸巳,上与皇太后谒怀陵。己亥,猎赤山,遣使荐熊昉、鹿脯于乾陵之凝神殿。九月辛酉,幸祖州,谒祖陵。壬戌,还上京。十一月庚辰,上与皇太后祭乾陵。十二月壬午朔,谒凝神殿,遣使分祭诸陵,赐守殿官属酒。
统和三年,上谒凝神殿及乾陵,皇太后谒显陵。按《辽史·圣宗本纪》:统和三年八月庚辰,至显州,谒凝神殿。辛巳,幸乾州,观新宫。癸未,谒乾陵。甲申,命南、北面臣僚分巡山陵林木,及令乾、显二州上所部里社之数。癸巳,皇太后谒显陵。庚子,谒乾陵。辛丑,西幸。闰九月癸酉,命邢抱朴勾检显陵。
统和四年三月乙亥,以亲征告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十五年十一月丙戌,幸显州。戊子,谒显陵。庚寅,谒乾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十六年六月戊子朔,致奠于祖、怀二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二十年,谒显陵,告捷。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二十年九月癸巳朔,谒显陵,告南伐捷。冬十月癸亥朔,至自显陵。
统和二十六年夏五月庚午,致祭祖、怀二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二十八年八月丙寅,谒显、乾二陵。按《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二十九年二月己酉,谒显、乾二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五年八月,有事于诸陵。
《辽史·圣宗本纪》:开泰五年八月丙子,幸怀州,有事于诸陵。
开泰六年三月,有事于显、乾二陵。
《辽史·圣宗本纪》:开泰六年三月乙巳,如显州,葬秦晋国王隆庆。有事于显、乾二陵。
太平九年十一月乙卯朔,如显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孟冬朔拜陵仪:有司设酒馔于山陵。皇帝、皇后驾至,敌烈麻都奏仪办。閤门使赞皇帝、皇后诣位四拜讫,巫赞祝燔胙及时服,酹酒荐牲。大臣、命妇以次燔胙,四拜。皇帝、皇后率群臣、命妇,循诸陵冬三匝。还宫。翼日,群臣入谢。太平十年夏四月,如乾陵。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兴宗景福元年,谒庆陵。
《辽史·兴宗本纪》:景福元年秋七月,建庆州于庆陵之南,徙民实之,充奉陵邑。九月戊申,亲视庆陵。十一月丙申,谒庆陵,以遗物赐群臣,名其山曰庆云,殿曰望仙。十二月癸丑,至自庆陵。
重熙八年,谒庆陵。
《辽史·兴宗本纪》:重熙八年秋七月丁巳,谒庆陵,致奠于望仙殿;迎皇太后至显州,谒园陵,还京。
重熙十二年八月丙申,谒庆陵。九月壬申,谒望仙殿。壬午,谒怀陵。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重熙十四年闰五月丁卯,谒庆陵。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重熙二十三年六月丙申,如庆州。己亥,谒庆陵。按《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道宗清宁元年十一月甲戌,谒祖陵。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清宁三年,谒祖陵。
《辽史·道宗本纪》:清宁三年五月己亥,如庆陵,献酎于金殿、同天殿。冬十月己酉,谒祖陵。辛酉,奠酎于玉殿。
咸雍十年秋七月癸亥,谒庆陵。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康三年秋七月丁丑,谒庆陵。八月辛丑,谒庆陵。九月壬申,修乾陵庙。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康七年七月,谒庆陵。九月,命皇后谒怀陵及祖陵。按《辽史·道宗本纪》:太康七年六月甲子,诏月祭观德殿,岁寒食,诸帝在时生辰及忌日,诣景宗御容殿致奠。秋七月戊子,如秋山。丙申,谒庆陵。九月戊子,次怀州,命皇后谒怀陵。辛卯,次祖州,命皇后谒祖陵。太康八年九月庚寅,谒庆陵。冬十月丙子,谒乾陵。按《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康九年秋七月丁巳,谒庆陵。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安七年八月壬寅,幸庆州,谒庆陵。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天祚帝乾统元年八月甲寅,谒庆陵。冬十月壬辰,谒乾陵。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乾统三年夏五月丙午,谒庆陵。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乾统五年秋七月,谒庆陵。九月乙卯,谒乾陵。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乾统七年冬十月,谒乾陵。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乾统十年秋七月辛丑,谒庆陵。闰月辛亥,谒怀陵。己未,谒祖陵。
《辽史·天祚帝本纪》云云。

太祖乾德三年,始令宫人谒陵上冬服。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礼志》:乾德三年,始令宫人诣陵上冬服,岁以为常。
《文献通考》:乾德四年九月,命内人诣巩县安陵,荐寒衣。遂为定式。自是寒食,亦往。其后定制,每岁春秋仲月,遣太常宗正卿,朝拜祖宗及后陵。先斋三日,牲用少牢一献,服本品祭服,奉御书祝版,逐陵复上起居,表其仪。祭日质明,礼生引奉礼先升、奉币,次卿诣褥位,解剑,脱履,升,奉币。跪奠讫,再拜,降,复位。次诣罍洗讫,升诣神座前,执爵,奠酒,俛伏,兴。俟太祝读文讫,再拜,降阶,佩剑,纳履,复位。礼生赞拜,在位皆再拜。诣焚板币位,东向,俟焚火半,退。次诣诸陵,奉行皆如仪。后以卿阙,分遣宗正寺太常礼官,常参行故事。〈按《礼志》
三年,《通考》作四年,今从《礼志》
〉开宝九年,有事于安陵。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九年三月丙子,幸西京。己卯,次巩县,拜安陵,号恸陨绝者久之。庚辰,赐河南府民今年田租之半,奉陵户复一年。
《文献通考》:会要汉仪乘舆谒陵太官荐食太常荐乐舞如吉祭国朝谒陵皆辍乐举哭,素服行事。
太宗雍熙二年,议定陵寝祀典。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雍熙二年,宗正少卿赵安易言:昨朝拜安陵、永昌陵,有司止设酒、脯、香,以未明行事,不设烛燎。又先赴永昌陵,后赴安陵,及帝后二位不遍拜,颇愆于礼。事下有司,议曰:按《开元礼》,春秋二仲月,司徒、司空巡陵,不设牲牢之祀。今请如宗庙荐享,少加裁减,除不设登铏、牙槃食及太常登歌外,馀悉如大祠。朝拜日,有司豫于陵南百步道东设次,具剪除器以备洒扫。设宗正卿位于兆外之左,西向;陵官位于卿之东南,执事官又于其南,俱西向北上。设祭器、礼料、酒馔于兆门内。宗正卿以下各就位,再拜,盥手,奠酒,读祝册,再拜。先赴安陵,次永昌陵,次孝明、孝惠、懿德、淑德皇后陵。从之。〈又〉上陵之礼。古者无墓祭,秦、汉以降,始有其仪。至唐,复有清明设祭,朔望、时节之祭,进食、荐衣之式。五代,诸陵远者,令本州长吏朝拜,近者遣太常、宗正卿,或因行过亲谒。宋初,春秋命宗正卿朝拜安陵,以太牢奉祀。
至道三年,真宗即位,作殿于太宗陵,朝暮上食,四时致祭。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至道三年,太宗崩,真宗即位。十一月,置卫士五百人于陵所,作殿以安御容,朝暮上食,四时致祭焉。
真宗景德二年,契丹遣使修好,遣官奏告诸陵。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云云。
景德三年九月,置诸陵斋宫。十二月,朝陵。
《宋史·真宗本纪》:景德三年二月甲申,禁民间开近陵域地。九月甲子,置诸陵斋宫。十二月辛卯,朝陵,缘路禁乐。 按《礼志》:景德三年,真宗将朝诸陵,以宰臣王旦为朝拜诸陵大礼使。太常礼院言:朝陵故事,合排小驾卤簿。唐太宗朝献陵,宿设黄麾仗,周卫陵寝。今请周设黄麾仗。又唐制:前一日,陵令以玉册进御亲书,近臣奉出,陵令受之。今请造竹册四幅,祝毕焚之。其百官位旧设陵所,从祝官及皇亲、客使分于神道左右,贞观中并陪列司马门内。今望准旧仪施行。又旧仪,诣寝宫至大次之时,设百官位,奏请行礼。望令先入赴寝殿立班。贞观中,皇帝至小次,素服乘马。检会今年正月,车驾朝拜明德攒宫,止素服白衣。当时皇帝在大祥之内,今既服除,望止服淡黄袍。又按贞观、永徽故事,朝陵皆先亲后尊,拜辞讫,出还大次,便进发,今望先朝永熙陵;行事及辞,皇帝皆两次再拜,陪位官每陵亦各两次再拜,今请皇帝诣安陵参辞,四度再拜,永昌、永熙陵各两度设拜。旧仪,逐寝殿上食,备太牢之馔,珍羞庶品。近以羊豕代太牢。今请备少牢之祭,设奠、读册毕,复诣寝宫上珍羞庶品,别行致奠之礼。又旧仪,前发二日,太尉告太庙。今请依礼遍告六室。诏特素服白衣,行事次序如告太庙,馀依所请。
《文献通考》:景德三年八月,诏以来春朝拜诸陵。凡百费用,以官物充,增修馆驿,以备行宫。从臣百司储拟供御,并从省约。诸司需索,非有敕命,州县不得供给,道路不得广役夫丁修治。邻近州府长吏,不得擅离本任。赴行在诸道,不得以进奉为名科配。起居表章,附厩置以闻。景德四年,至陵所,素服行事。
《宋史·真宗本纪》:景德四年春正月乙巳,以丁谓为随驾三司使。己未,车驾发京师。庚申,次中牟县,除逋负,释系囚,赐父老衣币,所过如之。丁卯,帝素服诣诸陵。减西京及诸路系囚罪,己亥诏。置永安县及三陵副使、都监。 按《礼志》:景德四年正月,车驾次巩县,罢鸣鞭及太常奏严、金吾传呼。既至,斋于永安镇行宫,太官进蔬膳。是夜,漏未尽三鼓,帝乘马,却舆辇伞扇,至安陵,素服步入司马门行奠献礼,诸陵亦然。又诣下宫。凡上宫用牲牢、祝册,有司奉事;下宫备膳差,内臣执事,百官陪位,又诣元德太后陵奠献,别于陵西南设幄殿,祭如下宫。礼毕,遍诣孝明、孝惠、孝章、懿德、淑德、明德、庄怀七后陵,遂单骑从内臣巡视陵阙,而亲奠夔、魏、𨙸、郓、安、周六王及恭孝太子诸坟。其三陵陪葬皇子、皇孙、公主之未出閤者,及诸王夫人之蚤亡者,各设位次诸陵下宫之东序。安陵百二十一坟,量设三十位,男子、女子共祝版二;昌陵十五坟,量设十位,熙陵八坟,量设五位,并祝版一以致祭焉。辰后,暂诣幄次更衣,复诣诸陵奉辞。有司以朝拜无辞礼,帝不忍,故复往。仍遣官祭一品皇亲诸亲。
大中祥符三年,奉安宣祖、太祖圣容于二陵,诏自今祀汾阴,还朝拜二陵。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三年十一月庚寅,遣内臣奉安宣祖、太祖圣容于二陵。
《文献通考》:大中祥符三年,诏将来祀汾阴,还时朝拜诸陵,大略如景德四年之礼。
大中祥符四年,祀汾阴,有事于三陵,更定遣官朝陵仪注。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春正月辛丑,陈幄殿于訾村,望拜诸陵。三月壬辰,诏朝陵自西京至巩县不举乐。甲午,发西京。丙申,谒安陵、永昌诸陵。 按《礼志》:大中祥符四年正月,祀汾阴,经巩县,有司请于訾村王喜设幄殿,置三陵神坐,皇帝靴袍就幄,设香酒、时果、牙菜食奠献,而命大臣以香币、酒脯诣诸陵致告。驾还,复行亲谒之礼,帝素服乘马至永安县,斋于行宫,夜漏未尽二鼓,诣三陵及元德太后、明德皇后陵奠献,哀恸。未明,礼毕,复诣四陵奉辞,省视几筵,奠献如初礼。又遍诣诸后陵、诸王坟致奠。命中使遍祭皇亲诸亲坟及汝州秦王坟。是岁,命礼官定春秋二仲遣官朝陵仪注,以祭服行事,专差宗正卿一员朝拜三陵,别遣官二员分拜诸陵。又制长竿檐床二副,置陵表祝版,遣宽衣军士三十二人舆送陵下。其后添差陵庙行礼官四员,选朝官、京官宗姓者充。翰林学士钱惟演言:春秋朝陵,载于旧式,公卿亲往,盖表至恭。唐显庆中,始诏三公行事,天宝以后,亦遣公卿巡谒,盖取朝廷大臣,不必须同国姓。后参用太常、宗正卿。晋开运中,亦命吏部侍郎。近年以来,止遣宗正等官,人轻位卑,实亏旧制,望自今于丞、郎、诸司三品内遣官,阙则差两省谏、舍以上。所冀仰副追孝之心,以成稽古之美。
大中祥符六年,以圣像至,遣官奏告诸陵。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六年三月乙卯,建安军铸玉皇、圣祖、太祖、太宗尊像成,以丁谓为迎奉使。五月甲辰,圣像至。乙卯,谒圣像,奉安于玉清宫。丁巳,遣使奏告诸陵。
仁宗天圣七年秋七月癸亥,以玉清昭应宫灾,遣官告诸陵。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景祐四年,减诸陵柏子户。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景祐四年,减柏子户,安陵、永昌、永熙各留四十户,永定五十户,会圣宫十户。
景祐 年,始令宗室正刺史以上一员拜陵。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景祐初,沧州观察使守节言:寒食节例遣宗室拜陵,而十月令内司宾往,非所以致恭。乃诏宗室正刺史以上一员朝拜。
皇祐三年,诏祀安陵昭宪皇后,准太庙同室礼,更令县官朔望朝诸陵。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皇祐三年,太常博士李寿朋奏:帝后诸陵,荐飨皆有时,独昭宪皇后以合葬安陵,不及时祭。礼院言:朝拜仪注,牲牢并如太庙常飨例,诸陵止奠一爵,而安陵奠两爵,两赞再拜,惟祭馔不兼设,盖有司相承失之。于是诏安陵昭宪皇后祝版、牲币、御封香依太庙同室礼。更造诸陵祭器贮别库。三陵皆置卒五百人,惟定陵以章献太后故,别置一指挥。昭陵使甘昭吉引定陵例,请置守陵奉先两指挥,京西转运司请减定陵卒半以奉昭陵,诏选募一指挥,额五百人。初,永安县官月朔朝定陵,望朝三陵。韩琦言:昭陵未有朝日。乃令县官朔望分朝诸陵。
英宗治平三年,诏濮安懿王园庙,置园令一人,并定飨祭之仪。
《宋史·英宗本纪》:治平三年春正月丁丑,皇太后下书中书门下:封濮安懿王宜如前代故事。诏遵慈训。以茔为园,置守卫吏,即园立庙,俾王子孙主祠事,如皇太后旨。 按《礼志》:濮安懿王园庙。治平三年,诏置园令一人,以大使臣为之。募兵二百人,以奉园为额。置柏子户五十人。庙三间二厦,神门屋二所,及斋院、神厨、棂星门。其告祭濮安懿王及诸神祝文,并本宫教授撰。河南府给香币、酒脯、礼物。太祝、奉礼则命永安县尉、主薄摄,如阙官,以本府曹官。凡祭告及四仲飨,并依此制。奉安神主三献,命西京差判官一员亚献,朝臣一员终献,摄。知园令出纳神主。庙制用一品,夫人任氏坟域亦称为园。
神宗熙宁五年,诏寺观奉陵寝神御者免役钱,文武大臣过陵朝拜,又诏:臣僚朝陵,唯执政官许进汤,又建昭孝院,奉永昭、永厚二陵。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五年十二月戊寅,诏寺观奉圣祖及祖宗陵寝神御者免役钱。 按《礼志》:熙宁中,诏文臣及两省、武臣閤门使以上,经过陵下,并许朝拜。又诏:自今臣僚朝拜诸陵,除见任、尝任执政官许进汤,馀止奠献、荐新,不特拜。
《文献通考》:熙宁五年,建昭孝院,奉永昭、永厚陵,以官田给。始,诏文臣两省、武臣閤门使以上过陵下,听朝谒。故事,岁遣朝陵官,自宣祖至真宗、章惠皇后,总以太常宗正卿二人,其馀九陵,通遣郎中或清望官二人分诣。太常宗正卿阙,以尚书省四品、两省五品以上,或大卿监充。又阙,遣以次官。独永定陵轮宗寺,及太常礼院官一员,春秋朝享因之。检察陵事,以陵台令陪位。若非时祭,则遣朝官其永厚陵,准永定陵故事,应诸陵奉祀牙床、什器,各以东阙庭藏之。
元丰六年,何洵直请定陵寝祀仪。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元丰六年,太常博士何洵直言:自秦汉,即陵为寝,有事生之,具令祠陵官,具牲牢俎豆,以祭服行礼。而朝献景灵宫,纯用时王之制,陵寝义当一体。其朝陵荐牙盘食献,官止以常服。六陵下宫及会圣宫门,各视庙社宫门列戟二十四。皆从之。复诏朝陵,自今各遣官太常寺轮长贰,馀以宗室遥郡防禦使。永安陵下宫之南,令加旧地十步三尺。仍视其制度增修永厚陵。其永昌、永熙陵,亦缮治之。陵官辄离陵所,以擅去官守法论。若宫人朝陵,毋以伎乐迎送。
元丰七年,诸陵始设后位。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昭陵下宫,帝后同幄荐献。安陵以合祔。及昌熙定陵,悉无诸后神像。长至元正清明节,帝后异宫酌献上食,皆不豫飨。元丰七年,因何洵直之请,乃命各设后位,遂选官定荐献供奉式焉。
哲宗元祐八年八月,太皇太后疾。乙亥,祷于诸陵。
《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徽宗政和三年,诏以天赐元圭,告诸陵。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三年春正月甲子,诏以天赐元圭,遣官册告永裕、永泰陵。 按《礼志》:政和三年二月,以太平告成,册告诸陵。
政和四年,以皇太子冠,告诸陵。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四年二月癸酉,长子桓冠。按《礼志》:政和四年二月,皇太子冠,告诸陵。
高宗建炎元年,诏西京留守及台臣一员,省视陵寝,又诏河南镇抚使翟兴保护。
《宋史·高宗本纪》:建炎元年五月,命西京留守司修奉祖宗陵寝。 按《礼志》:宋初,故事,车驾诣陵,谓之亲谒。南渡之后,此礼不举,故上陵或曰省视,或曰保护,或曰荐献,或曰祭告,或曰致祭,或曰望祭,或曰修奉,悉遣官,不专于行礼也。建炎元年五月一日诏:应永安军祖宗陵寝,可差西京留守及台臣一员躬亲省视,如有合修奉去处,措置奏闻。仍诏鄜延路副总管刘光世充省视陵寝使。又诏河南府镇抚使翟兴团结本处义兵,保护祖宗陵寝。
建炎四年,诏礼部给降度牒一百道充祭陵礼料。按《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建炎四年六月,诏令礼部给降度牒一百道充祭告诸陵礼料,仍令翟兴所差来人赍祭告表以行。
绍兴元年,诏昭慈献烈皇后攒宫,遣官行礼,又诏列圣陵邑,每半年遣官省视。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元年六月,太常寺言:昭慈献烈皇太后攒宫在越州会稽县,合依四孟朝献礼例,差宰执一员,前一日赴攒宫泰宁寺宿斋,至日,行朝拜之礼。诏同知枢密院事李回行礼。〈又〉九月,起居郎陈兴义言:陛下躬履艰难之运,驻跸东南,列圣陵邑,远在洛师,顾瞻山川,未得时省。虽欲遣使,道路不通,圣怀日愤。近闻道路少通,差易前日,愿诏执事每半年择遣使臣两员,往省诸陵。诏令枢密院每半年差使臣两员前去。
绍兴二年,张守请朝谒昭慈献烈皇后攒宫,许之。按《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二年三月,知绍兴府张守言:昭慈献烈皇后攒宫近在府界,望许臣以时朝谒。从之。自是守臣皆许朝谒。
绍兴三年正月,诏春秋二仲,于行在法惠寺,荐献诸陵。二月,诏春秋望祭。五月,诏任直清祭告诸陵。按《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年正月庚辰,诏春秋望祭诸陵。 按《礼志》:绍兴三年正月,礼部、太常寺言:春秋二仲,荐献诸陵,乞于行在法惠寺设位,望祭行礼。从之。自是每岁荐献,率循此制。五月,诏令户部支金一百两付河南府镇抚使司干办公事任直清,充祭告永安军诸陵。
绍兴九年,以金人归地,遣使修奉诸陵,上徽宗陵名曰永固。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九年春正月戊子,遣判大宗正事士㒟、兵部侍郎张焘诣河南修奉陵寝。 按《礼志》:绍兴九年正月,上谓辅臣曰:祖宗陵寝,久沦异域,今金国既割还故地,便当遣宗室使相与臣僚前去修奉洒扫。寻命同判大宗正事士㒟、兵部侍郎张焘前去河南府祗谒修奉。六月,太常丞梁仲敏等言:春秋二仲,遣宗室遥郡防禦使荐献诸陵,太常少卿荐献永祐陵,权宜于行在设位行礼。今道路既通,望依旧遣官前诣。诏令西京留守司候仲秋就便选官前诣诸陵荐献。士㒟、张焘回,言:诸陵下石涧水,自兵兴以来,涸竭几十五年。二使到日,水即大至,父老惊叹,以为中兴之祥。
《文献通考》:绍兴九年正月,太常寺言:徽宗及显肃皇后将及大祥,虽未置皇堂,若不先建陵名,则春秋二仲有妨荐献。请先命宰臣上陵名。宰臣秦桧等,请上陵名曰永固。诏恭依。又以金人归河南地,命大宗正士㒟、兵部侍郎张焘,祗谒陵寝。二人至西京,朝拜陵寝,民夹道驩迎。遂入柏城,披荆履糵,随宜葺之而去。及还,上问陵寝如何。焘不对,惟言:万世不可忘此贼。上为之黯然。时方庭实为三京淮北宣谕使,至西京先朝谒陵寝,见永昌而下,皆遇惊犯。泰陵至暴露。庭实解衣覆之。归日,痛哭流涕,为上言之。由是大忤秦桧。
绍兴十年,诏修诸陵,尽斥金玉珍宝,播告天下。按《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十年三月,礼部言:池州铜陵县丞吕和问进宫陵仪制,望付太常寺以备检照。永安军等处今已收复,遂委知军诣诸陵逐位检视,除永定、永昭、永厚、永裕、永泰陵园庙并无损动,内永安、永昌、永熙陵神台璺裂,未敢擅行补修伏饬。太常寺看详若行补修,合就差所委修饰官奏告行礼。诏令河南府委官,如法补饰,不得灭裂。其后兵部侍郎兼史馆修撰张焘言:伏见宣谕官方庭实有请,乞将来先帝山陵,一依永安陵等制度。臣区区愚忠,愿明诏有司,异时永固陵凡金玉珍宝尽斥不用,播告天下,咸使闻知。如是,自然可保无虞。上纳之。
绍兴十三年,令郊祀毕权于法惠寺,望祭诸陵。按《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绍兴十三年十月,礼部太常寺言:将来郊祀礼毕,合奏谢诸陵。昭慈圣献皇后攒宫、永祐陵攒宫,已差官行礼。内诸陵,权于临安府法惠寺,设位望祭。差南班宗室二员行礼。从之。
绍兴十七年,命春秋荐献攒宫,又每月遣官永祐陵行礼。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十七年冬十月丁未,命太常岁以春秋二仲荐献攒宫,季秋遣御史按视。 按《礼志》:绍兴十七年十一月,殿中侍御史佘尧弼言:望举行旧制,于春秋二仲遣官诣永祐陵攒宫荐献。臣僚又言:陵庙之祭,月有荐新,著在令典。方今宗庙久已遵奉,惟是永祐陵阙而未讲,望令有司讨论,举而行之。太常寺讨论:欲依《政和五礼》依典故,令两攒宫遵依每月检举,差官行礼,其新物令逐宫预行关报绍兴府排办。从之。
绍兴二十七年,诏设检察宫陵所。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二十七年六月,诏:永祐陵及昭慈圣献皇后攒宫检察承受,以检察宫陵所为名。
绍兴三十年,诏会稽知县,兼主攒宫事务。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三十年九月,吏部言:绍兴府会稽知县依仿陵台令典故,于阶御内带兼主管攒宫事务,量加优异。
绍兴三十二年,诏祖宗陵寝,令本处官吏朝谒。按《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三十二年六月,诏祖宗陵寝,令本处招讨使同本处官吏躬亲朝谒,如法修奉,务在严洁,以称孝思之意。
孝宗乾道六年,遣使于金请归陵寝地,特转刘湛等官,以保护陵寝。
《宋史·孝宗本纪》:乾道六年闰五月戊子,遣范成大等使金求陵寝地。 按《礼志》:乾道六年八月,诏承信郎刘湛特转两官,右迪功郎刘师颜特与右承务郎升擢差遣,秦世辅特转一官,升充正将,以湛等归正结义保护陵寝故也。
《文献通考》:乾道六年,以起居郎范成大为祈请使,之金,请陵寝地。先时,上赐宰臣陈俊卿手札曰:朕痛念祖宗陵寝,迥隔四十馀年。今欲特遣使,就彼祈请,卿以为何如,可密奏来。俊卿以为未可,坐罢相,知福州。乃遣成大行令学士院,草国书,以陵寝所在,欲求河南地为辞。成大将行,秘书少监李焘等,皆以为不然。国子博士丘崇轮对,论其无益启侮。上不乐,曰:卿家祖先坟墓,为人占据,莫不须理会否。答云:臣但能诉之,不能告之。上赫怒。成大既出疆,使还其国书云:和约既成界,山河以如旧。缄音遽至指,巩洛以为言。援曩时无用之文,渎今日既盟之好。既云废祀,欲伸追远之怀。止可奉迁,即俟刻期之报。至若未归之旅柩,亦当并发于行涂。既而遣赵雄贺金主生辰,复附国书。其略曰:惟列圣久安之陵寝,既难一日而骤迁。则靖康未返之衣冠,岂敢先期而独请。其后金人徙葬钦宗于巩原,而荆襄谍报,乃谓金以十万骑,奉迁陵寝以来。中外汹汹,边帅咸请增戍。后卒无事。
淳熙元年,诏春秋二仲,以太常少卿荐献永祐陵,以太常丞代之。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淳熙元年正月,礼部、太常寺言:春秋二仲,差太常少卿荐献永祐陵攒宫,并周视陵域。如遇少卿有阙,乞从本寺前期取指挥。差本寺以次官充摄。所有今年仲春荐献,即日见阙少卿。诏差太常丞钱良臣。自后春秋遇少卿阙,率以为例。
光宗绍熙元年,有司请秀安僖王园庙典礼如濮安懿王故事,从之。
《宋史·光宗本纪》:绍熙元年三月丁卯,诏秀王袭封,置园庙。 按《礼志》:秀安僖王园庙。绍熙元年三月,诏秀王袭封等典礼。礼部、太常寺乞依濮安懿王典礼,避秀安僖王名一字。诏恭依,仍置园庙。四月,诏:皇伯荥阳郡王伯圭除太保,依前安德军节度使,充万寿观使,嗣秀王,以奉王祀。六月,礼部、太常寺言:濮安懿王园庙制度,庙堂、神门宜并用兽。所安木主石埳,于室中西壁三分之一近南去地四尺开埳室,以石为之,其中可容神主趺匮。今来秀安僖王及夫人神主,欲乞并依上件典礼。四仲飨庙,三献官并奉礼郎等,系嗣秀王充初献,本位侄男摄亚、终献,其奉礼郎等,乞湖州差官充摄。行礼合用牲牢羊、豕,湖州排办;祭器、祭服,工部下文思院制造。每遇仲飨,本府前期牒报湖州排办。所有行礼仪注,乞从太常寺参照濮安懿王仪注修定。并从之。其园庙差御带霍汉臣同湖州通判一员相度闻奏。八月,霍汉臣暨通判湖州朱僎言奉诏相度园庙,以图来上。十月,诏委通判一员,提督修造祠堂,如法修盖。十一月,礼工部、太常寺言:濮安懿王园庙三间二厦、神门屋二所、斋院、神厨、棂星门,欲令湖州照应建造。从之。
宁宗庆元元年,诏:永阜陵秋季遣御史朝拜检察。诸陵亦如之。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庆元元年六月,诏:永阜陵孝宗皇帝攒宫,每岁秋季一就,令所差监察御史恭诣朝拜检察。从御史台申请。诸陵亦如之。
理宗端平元年,以金灭汛扫诸陵,遣官朝谒。
《宋史·理宗本纪》:端平元年春正月,史嵩之露布告金亡,谨遣郭春按循故壤,诣奉先县汛扫祖宗诸陵。三月辛酉,诏遣太常寺主簿朱扬祖、閤门祗候林拓诣洛阳省谒八陵。四月辛未,诏遣朱复之诣八陵,相度修奉。八月甲戌,朱扬祖、林拓朝谒八陵回,以图进,上问诸陵相去几何及陵前涧水新复,扬祖悉以对,上忍涕太息。 按《礼志》:端平元年正月,京西湖北安抚制置使史嵩之露布以灭金闻。二月,御笔:国家南渡以后,八陵迥隔,常切痛心。今京湖帅臣以图来上,恭览再三,悲喜交集,凡在臣子,谅同此情。可令卿、监、郎官以上,诣尚书省恭视集议。遂遣太常寺主簿朱扬祖、閤门祗候林拓朝谒八陵。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二百三十五卷目录

 陵寝祀典部汇考三
  金〈海陵天德一则 世宗大定七则 章宗明昌三则 泰和一则 卫绍王大安一则 哀宗正大一则〉
  元〈总一则〉
  明〈太祖吴元年一则 洪武五则 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二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五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二则〉
皇清〈总一则 崇德一则 顺治五则 康熙九则〉

礼仪典第二百三十五卷

陵寝祀典部汇考三

金海陵天德四年正月,朝谒世祖、太祖、太宗、德宗陵。
《金史·海陵本纪》云云。
世宗大定二年正月,献享山陵。十月,如山陵。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二年正月乙亥,如大房山。丙子,献享山陵。戊寅,还宫。十月戊辰,如山陵,谒睿宗皇帝梓宫,哭尽哀。
大定三年八月,谒睿陵。十二月,猎近郊,以所获荐山陵。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三年八月乙酉,如大房山。丁亥,荐享于睿陵。戊子,还宫。十二月丁丑,腊,猎于近郊。以所获荐山陵,自是岁以为常。
大定四年正月,获头鹅。遣使荐山陵,自是岁以为常。八月己卯,如大房山。辛巳,致祭于山陵。
《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大定七年八月己未,如大房山。壬戌,致祭睿陵。按《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大定八年定朔,望致祭山陵礼。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八年十月乙未,命涿州刺史兼提点山陵,每以朔望致祭,朔则用素,望则用肉,仍以明年正月为首。
大定二十四年三月丁酉,如山陵。己亥,还都。
《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大定二十六年十一月甲辰朔,定闵宗陵庙荐享礼。按《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章宗明昌元年正月,谒兴、裕二陵。三月,谒兴陵。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元年春正月甲子,如大房山。乙丑,奠谒兴陵、裕陵。丙寅,还都。二月甲寅,如大房山。三月乙卯朔,谒奠兴陵。丙辰,还都。
明昌二年九月,谒裕陵。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二年九月甲寅,如大房山。乙卯,谒奠裕陵。丙辰,还都。
明昌四年九月,谒奠陵。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四年九月庚午,如山陵,次奉先县。壬申,致奠诸陵。
泰和三年十二月,诏诸亲王、公主每岁寒食、十月朔听朝谒兴、裕二陵。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卫绍王大安元年九月,如大房山,谒奠睿陵、裕陵、道陵。
《金史·卫绍王本纪》云云。
哀宗正大元年十二月甲寅,宣宗小祥,烧饭于德陵。按《金史·哀宗本纪》云云。

元制,山陵烧饭三年,取马乳以祀,五年乃止。
《元史·祭祀志》:凡宫车晏驾,送葬官三员,居五里外。日一次烧饭致祭,三年然后返。 按《兵志》:自世祖而下山陵,各有酝都,取马乳以供祀事,号金陵挤马,越五年,尽以与守山陵使者。

太祖吴元年,命太子及诸王展奠皇陵。
《续文献通考》:太祖吴元年丁未夏四月,仁祖忌日,太祖诣太庙祭。毕,退御便殿,泣下不止。顾谓起居注詹同曰:往者吾父以是月六日亡,兄以九日亡,母以二十二日亡。一月之间,三丧相继。人生值此,其何以堪。终天之痛,念之罔极。愈呜咽不胜。左右皆感泣。既而命太子及诸王,往凤阳展奠皇陵。临遣,恻然命之曰:吾祖宗去世已远,吾父母又相继早亡。每念劬劳鞠养之恩,惟有感泣而已。今日虽尊为天子,富有四海,致敬尽孝,为一日之奉,不可得矣。哀慕之情,昊天罔极。今凤阳,陵寝所在。特命尔等躬诣致祭,以代朕行。孔子曰: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尔等识之。
洪武 年,始定熙祖、德祖、懿祖、仁祖四陵祀礼。
《明会典》:熙祖陵,在今凤阳泗州蠙城之北。洪武初,号曰祖陵,即祖陵望祭德祖、懿祖二陵,设泗州祠祭署,置奉祀一员,陵户二百九十三户,供洒扫。每岁冬至、正旦,以三太牢。清明、中元、孟冬及每月朔望,以三少牢。本署官行礼。仁祖陵,在中都凤阳府太平乡。洪武初号曰英陵,寻改皇陵。设皇陵卫并祠祭署奉祀一员,祀丞三员,置陵户三千三百四十二户,供值宿洒扫。内选礼生二十四名,供祭祀执事。每岁冬至、正旦,以太牢。清明、中元、孟冬以少牢。俱署官行礼。朔望以少牢,中都留守司行礼。
洪武七年,陵寝告备,遣皇太子代祭行礼。
《续文献通考》:洪武甲寅,命皇太子至盱眙县,修德祖元皇帝、元皇后、懿祖桓皇帝、桓皇后、熙祖裕皇帝、裕皇后诸陵寝,遂葬衣冠。上亲为文祭告之。时陵寝已备,至是乃命制衮冕服,遣皇太子代礼。祭文曰:呜呼,昔者列祖,立命是方。积德深长,致天昭鉴,福垂后嗣。今也子孙蕃衍,宅于宇内,以统黔黎。深思皇考生前岁月之艰难,思念列祖音容,孙常切记,已有年矣。呜呼,以万几之冗,未获躬诣拜扫。今特遣元孙皇太子,以牲醴之奠,诣陵修缮,敬葬衣冠,以伸孝思。神其鉴之。
洪武八年,诏定陵寝朔望节序礼。
《续文献通考》:洪武乙卯年冬十月,诏定陵寝朔望节序祀礼。时礼部学士乐韶凤等奏:每岁元旦、清明、七月望、冬夏二至日,用太牢。其伏腊社,每岁朔望日则用特羊祠祭,署官行礼。如节与朔望伏腊社同日,则用节礼。从之。后清明、中元、冬至日,祭列圣陵寝,分遣勋戚大臣行礼,翰林官二员陪祭。
洪武九年,令陵寝朔望用少牢。
《明会典》:凡皇陵朔望供祀,洪武九年,令用少牢。洪武二十六年,令车马过陵,及守陵官民入陵者,俱百步外下马。
《明会典》:凡陵寝禁例,洪武二十六年,令车马过陵者及守陵官民入陵者,百步外下马。违者,以大不敬论。
成祖永乐元年,躬祀孝陵。
《续文献通考》:永乐元年五月,太祖高皇帝忌辰,上率诸王于奉先殿祭。毕,仍率百官躬诣孝陵致祭,公侯驸马伯、文武四品以上及近侍官,于殿前行礼。五品以下官于门外行礼。
永乐二年,诣孝陵。有司请具法驾,上不许。
《续文献通考》:永乐二年五月己酉,锦衣卫奏:明日,上诣孝陵,请具法驾。上曰:不用,但以骑士数人前导。已而顾侍臣曰:明日,皇考忌日。正属感慕之时,何用法驾。非为辟除道路,则前导骑士,亦不可用。〈又〉太祖高皇帝陵曰孝陵,在南京钟山之阳,高皇后马氏合葬。设神宫监,并孝陵卫及祠祭署。每岁正旦、孟冬、忌辰、万寿圣节,俱行香。清明、中元、冬至,俱祭祀。特令勋旧大臣一员行礼。南京各衙门文武官,俱陪行礼。若亲王之国,过南京者,谒陵。官员以公事入城者,谒陵。出城者,辞陵。国有大事,则遣大臣祭告。
永乐六年,始定巡狩,祭告诸陵。
《明会典》:永乐六年,定巡狩车驾将发,奏告孝陵。经过处所,泗州祭祖陵,凤阳祭皇陵。
永乐十八年,令孝陵神宫监鸡鸭,日给稻谷一合。按《明会典》:永乐十八年,令孝陵神宫监鸡鸭,每一只,日给稻谷一合,喂养。应天府于存留粮内折送。
宣宗宣德五年二月,上奉皇太后及皇后谒长陵、献陵。
《续文献通考》:宣德五年二月乙未,上奉皇太后率皇后谒长陵、献陵。车驾发京师。三月壬寅,驻跸陵下开平,守将陈边务数事。戊申,上奉皇太后,率皇后还京师。
英宗正统元年,谕百官,遇祭陵日,俱服浅淡色。
《明会典》:凡遇陵祭,正统元年,谕是日与百官俱浅淡服色。
正统二年,谕剪伐天寿山树木者,从重治罪。
《续文献通考》:正统二年,谕天寿山祖宗陵寝,敢有剪伐树木者,治以重罪。家属发边远充军,即出榜禁约。仍令锦衣卫官校巡视,工部同钦天监官环山立界,界外听民樵采。
宪宗成化九年,奏准祭孝陵南京官,有不赴者,纠察之。
《明会典》:成化九年,奏准孝陵祭祀,凡南京大小官员,有不赴者,令御史纠察。
成化十五年,令陵寝所在,毋得作践。并上仁祖陵号,行祭告礼。
《续文献通考》:成化十五年,令凤阳皇陵、皇城并泗州祖陵所在,应禁山场地土,巡山官军务要用心巡视,不许伐树、取土石、开窑、烧造、烧山,及于皇城内外耕种、牧放作践。有犯者,正犯处死,家口俱发边远充军。有科敛银两馈送,不用心巡视及守备留守等官,贪图贿赂,不严加约束,以致下人恣肆作弊,不能禁治者,一体重罪。是年,尊上仁祖陵曰英陵。时礼部尚书崔亮,以既上尊号,请行祭告礼。太常博士孙吾与奏云:汉唐故事,其于祭告之礼并无,且庙号与陵不同,庙号是易大行之号,不祭告,不可。故必上册谥,以告之神明。若陵之有号,则嗣王所以识别先陵而已。故历代皆不以告。今英陵加号,亮欲行祭告,臣窃以为非宜。亮驳之曰:加上陵号,尊归先世考之典礼,如汉光武加上先陵曰昌,宋太宗加上高祖陵曰钦,曾祖陵曰康,祖陵曰定,考陵曰安,盖创业之君,尊其祖考,则亦尊崇其陵。既尊其陵,亦必以告礼。缘人情,加先帝陵号,而不以告先帝者,非人情也。臣以为告之是。上敕廷议佥曰:亮议是。遂遣太常行祭告礼。
孝宗弘治元年,敕内官一员,监护祖陵。
《明会典》:弘治元年,敕内官一员,监护熙祖、德祖、懿祖、仁祖四陵。凡官员以公事经过者,俱谒陵。
武宗正德十三年,诣天寿山,祭六陵。
《续文献通考》:正德十三年夏四月朔,上以大行太后梓宫将祔葬,亲诣天寿山,祭告六陵。
世宗嘉靖十五年,奉皇太后同谒山陵,并躬行春秋二祭礼。
《明会典》:嘉靖十五年,奉皇太后谒陵仪。先期,太常寺具酒果脯醢,翰林院撰告词。上至长陵,行谒告礼。毕,奉皇太后率皇妃入女官奏就位,行四拜礼。奏:上香。女官捧香,皇太后三上香。讫,奏:复位,跪。皇太后跪,皇妃皆跪,上跪于皇太后之左,读词官跪于上后。读讫,奏:兴,四拜。礼毕,次诣献陵。上先谒告,仍奉皇太后谒,如前仪。次谒景陵,同。明日,遍谒裕陵等四陵,亦如之。上还,往西山拜恭让章皇后及景皇帝、后各陵寝,行三献礼。又遣官前诣孝陵、显陵,行祭告礼。〈又〉嘉靖十五年三月,上躬行春祭礼。七月,改命春以清明,秋以霜降,遣官行礼,各衙门官陪祭。其中元、冬至等节,遣官行礼,俱不陪祭。九月,上躬行秋祭礼,自奉慈殿迁孝肃皇后神主于裕陵,孝穆皇后、孝惠皇后神主于茂陵。躬行奉慰礼。 山陵躬祭仪:一,发京先期,太常寺备告庙及祀陵祭品如常仪。翰林院撰祭告文,锦衣卫设丹陛仪卫扈行,兵部奏请简命文武大臣居守京师,请敕行事,及奏请直守皇城四门、京城九门分调提督武臣,把守各山口关隘,选点扈驾军马,奏差科道官点闸,户部给扈从官军行粮,工部差官修理桥梁道路,光禄寺预备御膳酒饭供具,教坊司备大乐,五府及九卿衙门正官、司属官各一员、太常寺、鸿胪寺堂属官、光禄寺、太仆寺卿、翰林院学士并日讲官、国子监祭酒、顺天府府尹、六科官六员、十三道官十三员,俱从。凡在途,供事以便衣,朝参以吉服。前期一日,上率后妃告于庙。至日早,免朝驾,发由长安左门,后妃辇轿由东安门出,扈从官前行,居守官同文武百官俱吉服,趋德胜门外候送驾过,退。驾至行宫,进膳毕,升座,从官朝见,行叩头礼如常仪。次日早,从官朝参奏事。毕,鸿胪寺引昌平州官吏、师生及公差有事官员见,行五拜三叩头礼。朝罢,从官先行,至天寿山行宫,候驾。驾发,后妃后从至天寿山红门,上降辇由左门入。驾至行宫,进膳毕,上出,升座,从官行叩头礼。毕,退。次日早,从官朝参奏事如常仪。一,致祭,是日,免朝。质明,上具青袍,恭诣长陵,致祭,如常仪。遣官六员,青服,各诣陵行礼。从官俱青布服,恭诣长陵陪祀。祭毕,先趋赴行宫候驾。每日早朝,参奏事如常仪。一,回銮。是日早,免朝,从官先行,至沙河行宫候驾。驾至,从官行叩头礼,如常仪。次日早,从官朝参奏事毕,鸿胪寺官引昌平州官吏师生,辞行礼如常仪。朝罢,从官先还驾,由德胜门入,文武百官及军民耆老人等,俱于门外候迎。居守文武大臣,伏谒驾前,致词,行叩头礼。教坊司大乐,鼓吹振作。驾入,告庙,谒皇太后。礼毕,还宫。越二日,上御奉天门,文武官各具吉服,致词,行礼。 山陵遣祭仪:陈设用牲醴,赞引引遣官由殿右门入。典仪唱: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引遣官就拜位,执事捧香盒至香案前,赞引导遣官至香案前。赞:跪。赞:上香。遣官三上香。讫,赞:复位。赞:四拜。通赞众官同。典仪唱:奠帛,行初献礼。执事捧帛爵各跪献于御案前。讫,赞:跪。通赞众官皆跪。赞:读祝。读讫,赞:俯伏,兴,平身。通赞众官同。典仪唱:行亚献礼仪。同初献,惟不奠帛、读祝。典仪唱:行终献礼仪。同亚献。赞:四拜。通赞众官同。典仪唱: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诣瘗位。赞:礼毕。
嘉靖十七年,躬行春祭礼。并命从葬诸妃从祀于祾恩殿。
《明会典》:嘉靖十七年二月,上躬行春祭礼。改陵殿曰祾恩,殿门曰祾恩门。四月,建成祖文皇帝圣迹亭于平台山,率从官行祭礼。先是,从葬诸妃,岁时俱享于殿内,其别葬者,俱遣内官,祭以牲醴。嘉靖十七年,始命并入各陵,从祭祾恩殿之两傍,以红纸牌书曰大明某宗皇帝第几妃之位。祭毕,焚之。
嘉靖十八年,南巡谒显陵。
《明会典》:嘉靖十八年,驾幸承天府谒陵仪:前期,太常寺陈设牲犊、酒醴、香烛、制帛。上具常服,诣陵,由陵左门入殿左门,内赞奏:就位。奏:上香。奏:四拜。奏:奠帛,行初献礼。赞:读祝。奏:跪。读祝官读毕,奏:俯伏,兴,平身。奏:行亚献礼,终献礼,如仪。奏:四拜。焚祝帛。礼毕。从驾官及抚按等官,俱吉服陪拜。〈又〉睿宗献皇帝陵曰显陵,在湖广承天府之松林山,今号纯德山。献皇后蒋氏合葬。建享殿,设神宫监、显陵卫、祠祭署,置奉祀一员,以戚属为之。给署印设礼生二十四名,供祭祀职事。陵户六十户,供洒扫。校尉二十名,供巡视。十八年,升戚属为都督佥事,给钦差纯德山掌祀关防职,专守护。始于太常寺选补奉祀及增祀丞一员,如七陵之制。
《大政纪》:嘉靖十八年三月己卯,帝至承天府,入御旧邸。壬午,帝谒显陵,夜祀龙飞殿。乙酉,祀显陵。戊子,阅显陵。
嘉靖二十五年,量拨未央宫庄田,供章皇后陵寝香火。
《明会典》:恭让章皇后陵寝,在金山。祭遣内官行礼。嘉靖二十五年,令于未央宫庄田六百五顷九十七亩内,量拨一半,供奉香火。
嘉靖二十七年,令显陵制俱照长陵。
《明会典》:嘉靖二十七年,令显陵照长陵制,设左司乐一员,右司乐三员,俳长四名,色长十四名,孝师十六名,供祀。铸给显陵供祀教坊司印信。每岁清明、霜降、二圣忌辰,遣镇守湖广勋臣行礼。勋臣有故,以守护奉祀官代行。奉祀官有故,则分守官代。圣旦、正旦、中元、孟冬、冬至,遣守护奉祀官行礼。
穆宗隆庆二年,诣天寿山谒诸陵。
《续文献通考》:隆庆二年二月丁未,上诣天寿山,展谒诸陵。谕户部曰:朕躬奉春祀式,弘先德以惠民生。所过地方,其量免本年田租。尚书马森等请覈昌平州宛平、大兴二县地,凡建设行宫,及屯营军,为开除驰道者,免十分之五。所过者,免十分之三。上允之。仍命查所毁民房,亦量与价值,以示轸恤。
隆庆六年,制各陵从祀诸妃木位。
《明会典》:隆庆六年,从葬诸妃改造木位,刻列名号,置各陵,永远从祀。其世庙诸妃,并迁祔永陵,各置本位配享。
神宗万历三年,祔孝烈、孝恪二后于永陵,遣官行礼。按《明会典》:万历三年,孝烈皇后、孝恪皇后神主迁祔永陵仪:先期,命大臣一员,先诣永陵,行祭告礼。一员
护送神主至殿内。侍官先于永陵殿内,会同神宫监官,陈设各合用神座、几案、册宝衣冠等案。是日,弘孝、神霄二殿行奉迁礼。毕,神主舆由中门出,至午门外,锦衣卫、仪卫前导,由端门、承天门、长安左门,俱中门出,由德胜门,诣陵。百官青衣角带,先诣德胜门外候神主舆至,入班,行五拜三叩头礼。舆过,方退。神主舆至红门外,内侍官各诣二后神主舆前,跪,请捧神主出舆,由左门入,复升舆,至永陵,由中门入,至享殿门外。内侍官各捧入孝烈皇后神主,奉安世宗肃皇帝神寝之左室,孝恪皇后神主,安于右室。册宝衣冠,俱各奉安于室。讫,遣官行安神礼。礼毕,回京,复命。万历八年,奉两宫皇太后及后妃谒山陵。
《春明梦馀录》:万历八年三月,上奉两宫皇太后率后妃谒陵,行春祭礼。辛亥,发京师,次巩华城,从官行礼毕,蓟辽总督官梁梦龙、昌平总兵官杨四畏及昌平州官吏师生,朝见于行宫。赐元辅张居正及次辅张四维、申时行膳酒有差。壬子,驾发巩华城,至天寿山红门,降辇,由左门而入。两宫皇太后升舆驾前导,后妃后随,至感思殿,侍膳毕,上升座,从官行叩头礼。本日,驻跸感思殿。祭日,质明,上具青袍,奉两宫皇太后,率后妃,乘舆,至长陵东,降舆。皇太后、后妃于陵殿左右设障屏,少待。导引官导上至左门外。典仪唱:执事官各司其事。内赞、对引、导驾至拜位,奏:就位,上香。上三上香。讫,复位,四拜。传赞同。奠帛,行初献礼,导至御案前,献爵。导至文皇帝御座前,献爵。又导至文皇后御座前,献爵。复位,跪。传赞众官皆跪。读祝,俯伏,兴平身,传赞同。亚献礼、终献礼,执爵者代献,四拜,传赞同。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各诣燎位。上退拜位之东,捧祝官出殿门。礼毕。传赞同。百官以次出,先诣永陵候驾,执事官彻牲设酒果脯醢,上奉两宫皇太后率后妃入,女官奏:就位。行四拜礼。奏:上香。女官捧香,皇太后三上香。讫,奏:复位,跪。皇太后跪,后妃皆跪。上跪于皇太后之左,读祝官跪于上后。读讫,奏:兴,四拜。礼毕。出次诣永陵、昭陵,行礼如长陵。是日,遣公徐文璧、侯李言恭、伯陈王谟、杜继宗、陈景行、李伟分祭献陵、景陵、裕陵、茂陵、泰陵、康陵。都督沈至祭景皇帝陵寝,李鹤祭恭让章皇后,中官祭宪庙废后、吴后,都指挥佥事蒋克谦祭哀冲庄敬二太子各陵园,侯张建元祭天寿山神。初,拟本日仍驻跸感思殿,圣母与上闻陵所艰于得水,因念六军难以久屯,遂即日驾回巩华城,以扈驾祭陵行礼。毕,赐辅臣张居正、张四维、申时行白金纻币。谕兵部以辽蓟昌平迎驾官军防护辛苦,给赏如京军例。又次赏宣大顶关防护官军,以示朝廷抚恤恩优,垂念边兵之至意。谕户部曰:朕兹躬谒山陵,经过地方,百姓劳苦。本年分田租,量与蠲免,以示优恤。甲寅,驾发巩华城,暂驻跸功德寺行宫,复赐辅臣酒膳,奉两宫圣母后妃御龙舟回京,文武百官军民耆老,俱于西直门迎驾。上还宫。是行也,上自发京以至还宫,往来皆乘马。诸供亿悉省约。居人老幼扶携载道,瞻仰欢颂,达于远近。

皇清

《大清会典》
国初,肇基兴京,京城西北十里为

肇祖原皇帝陵、
兴祖直皇帝陵,共一山,称
兴京陵。盛京城东南一百二十里为
景祖翼皇帝陵、
显祖宣皇帝陵,共一山,称
东京陵。
崇德 年
《大清会典》:崇德间,定
兴京陵,岁除日,宰牛一。清明日,宰牛一。遣守陵官行礼,
致祭。

东京陵,岁除日,宰牛二。清明日,宰牛二。遣宗室觉罗大
臣,行礼致祭。

福陵,岁除日,宰牛一,羊二。清明日,宰牛一,羊二。忌辰、中
元、

万寿圣节,上香烛,供酒果。俱遣大臣一员,读祝致祭。
每月朔望日,宰牛一。上香烛,供酒果。无祝帛。遣守陵官行礼,致祭。凡祭肉,皆熟献。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封
兴京陵山为启运山,
东京陵山为积庆山,俱从祀
地坛,各设官员及守陵人户,并定祭祀礼仪。
太祖高皇帝陵,在盛京城东北二十里,称
福陵。
太宗文皇帝陵,在盛京城西北十里,称
昭陵。顺治八年,封
福陵山为天柱山,
昭陵山为隆业山。俱从祀
地坛。
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年,议准
兴京陵、
东京陵冬至、岁除、清明、冬宰牛一,献酒果,上香烛,焚帛,
读祝文。中元、十月朔,各宰羊一,献酒果,上香烛,焚帛,读祝文。俱遣宗室觉罗大臣行礼致祭。祭肉皆生献。每月朔望,荐熟羊一,献酒果,上香烛,遣守陵官行礼致祭。

福陵、
昭陵,冬至,宰牛、羊、豕各一,献酒果,上香烛,焚帛,读祝文。
忌辰、清明、岁除、中元、十月朔、

万寿圣节,献酒果,上香烛,无祝帛。遣盛京官行礼致
祭。
是年,又议准

兴京陵、
东京陵,俱照
福陵、
昭陵例,致祭。其元旦祭祀,俱停,止预于岁除日举行。
顺治十三年,题准谒

陵礼,亲王以下、参领、阿达哈哈番以上,若到
盛京,并往来经过,俱于

福陵、
昭陵内门外,行三跪九叩头礼。
顺治十五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五年,奉移
东京陵,改祔
兴京陵安葬。其积庆山祀典,停罢。
顺治十六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六年,尊称
兴京祖陵为
永陵,遣官致祭。
顺治十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八年,建
永陵前享殿成,立
景祖、
显祖、迁祔
永陵石碑。
康熙元年
《大清会典》:康熙元年,设
四祖神牌于享殿,四时致祭,及每月朔望日供献。
康熙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年,改造
福陵、
昭陵地宫,奉安
宝座于享殿内,各设
神牌其帐幔、衾褥、龛椅等项,俱照
太庙例成造。
又题准谒

陵礼,凡有事往
盛京者,三品以上官,在

福陵、
昭陵城门外行礼。若遇致祭日,二品以上官进城门内,
随守陵官排班行礼。回时,亦照前行礼。

世祖章皇帝陵,在遵化州凤台山,称
孝陵。康熙二年,封为昌瑞山,从祀
地坛。
又题准

祾恩殿,中一间,正设世祖章皇帝神牌。左一间,正设
章皇后神牌。右一间,正设
端敬皇后神牌。以享殿为
隆恩殿,门为隆恩门,楼为明楼,上书

孝陵牌匾。每年清明、中元、冬至、岁暮四次致祭。
又题准

陵寝周围立界,界内禁止樵采。
又设

孝陵官,吏部设郎中一员,员外郎二员,读祝官二员,赞
礼郎四员,笔帖式八员,兵部设总管一员,噶喇大二员,八旗章京十六员,兵八十名,又设副将一员,守备二员,千总二员,把总四员,兵六百名,内务府设郎中一员,员外郎二员,包衣大二员,太监二十名,司茶膳人员十三名,銮仪卫设校尉二十四名,户部设马法二名,拨什库一名,各项人役三百二十馀名。
又题准,

孝陵,每年以清明、中元、冬至、岁除为四大祭,供献行礼,
俱照

昭陵例行。
康熙三年

《大清会典》:康熙三年,议准谒
陵礼,凡往石门者,王、贝勒于享殿大门外,行三跪九叩
头礼,开殿城门。贝子以下、三品官以上行礼,俱不开门,由驻守礼部官及看守直班官引进。回时,不必进谒。凡往汤泉者,回时,准其进谒。若遇祭祀日,免行礼。
又议准每岁清明节,于各

陵上土,承祭官、总管官、掌关防官,预于界外取土,贮红
墙外洁净处,候用。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康熙九年,题准祭祀神位,
世祖章皇帝居中,南向。
章皇后居左,西向。
端敬皇后居右,东向。
仁孝皇后陵寝,在

孝陵附近之山。
八月

皇上奉
太皇太后、
皇太后率
皇后,恭谒
孝陵。先期,钦天监择吉日,礼部具题,内阁撰告祭文及


陵文,太常寺办告祭应用等物,宗人府题请随驾王以下宗室、觉罗等官,各部院题请随
驾堂官科道各派官一员,各部院酌派司属官员,兵
部题请扈从官兵额数,銮仪卫备,应用随行仪仗,户部给扈从官军行粮,工部修理桥路,光禄寺预办

御膳供具,教坊司设大乐。
驾行前一日,
上躬诣
太庙,行告祭礼,不设卤薄大驾。驾发日,用行幸仪仗,不作乐。
午门鸣钟,其不随

驾王以下文武各官,俱便服在
午门外,分翼齐集,跪候

驾过,各退。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后,俱由
午门出东长安门。

驾经通州、三河、蓟州,其地方文武官员,俱于道右百
步外跪接。次日,

驾发,仍跪道右,候过。其迎送各官,礼部奏请朝见。将


孝陵,守陵官员不值班次者,俱至兴隆口外,跪于道右


驾。至日,行谒见礼。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后率公主等先行,
上率王以下、参领、侍卫等官,随后行。进
昌瑞山红门,

太皇太后驾入
隆恩门,至明楼台阶前降辇。

皇太后驾入
隆恩门,至
隆恩殿台基东南降辇。

上至下马牌,降辇。
皇后驾入
隆恩门台阶下燎炉处降辇。公主等至
隆恩门台阶下下马。扈从妇女至三洞桥迤南下
马。王以下各官俱在五洞桥迤北下马。

上诣更衣殿,更衣。礼部堂官导
驾至祭台前,行三跪九叩头谒见礼,不赞。王以下各
官俱在

陵寝门外,分翼排立,随行礼。毕,
上兴,举哀,众皆举哀,退。
驾还行宫。次日,
隆恩殿大祭,守陵官预办致祭应用等物,恭请

世祖章皇帝、
章皇后、
端敬皇后神位,各于宝座上奉安。王以下各官,俱常服,
至殿下两旁,分翼排立。礼部奏请

上御常服,内大臣二等侍卫以上,亦常服,随后。上至下马牌,降辇。礼部堂官二员,前引至
隆恩门。赞引官、对引官导

上入
隆恩殿左门东立,西向。鸿胪寺官引王等东西台
阶上两旁排立。各官台阶下两旁排立。赞引官导

上至拜位前立。典仪唱: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官奏:
就位。

上诣拜位立。王以下各官各就位立。赞引官导上诣香案前,司香官捧香盒跪于右,赞引官奏:跪,上
香。

上跪,接香,拱举,仍授司香官。
上兴,三上香。毕,赞引官奏:复位。
上复位,立。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三跪九叩头礼,兴。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典仪
唱:奠帛,行初献礼。赞引官导

上诣帛案前,捧帛官跪于左。赞引官奏:跪,献帛。上跪,接帛,献案前,行三叩头礼,兴,不赞。赞引官导上诣爵案前,执爵官跪于左。赞引官奏:献爵。
上立,接爵,先献
世祖章皇帝前,次献
章皇后前,次献
端敬皇后前。毕,赞引官奏:复位。
上复位,立。读祝官诣祝案前,一跪三叩头,捧祝文立。
赞引官奏:跪。

上跪,王以下各官俱跪。赞:读祝。读祝官跪读,毕,兴,捧
祝文安设案前帛匣上,一跪三叩头,退。赞引官奏:叩,兴。

上行三叩头礼,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典仪唱:行亚
献礼。献爵官依次捧爵立献,退,不叩头。典仪唱:行终献礼。献爵官进爵,如亚献仪。毕,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三跪九叩头礼,王以下各官俱随行礼。典仪唱:
捧祝帛恭诣燎炉。捧祝官捧帛官,各一跪三叩头,捧祝在前,帛在后,俱送燎炉。

上转立东旁,西向。王以下各官俱至两旁排立,候祝
帛过,仍复原位立。祝帛焚半,赞引官奏:礼毕。俱退。又次日,在
宝城前致祭,工部官预备祭品,礼部官奏:陈设毕。

太皇太后、
皇太后、
皇后率公主等先行,
上率王以下各官照前,降辇,下马。礼部堂官二员,前
引至

陵前致祭处。
上东立西向,王等在门外两旁排立,各官在
隆恩殿院内分翼排立。

上诣拜位立,读祝官至案前,一跪三叩头,捧祝文,跪
于读祝处。

上跪,王以下各官俱跪。读祝官读毕,兴,捧祝文至案
上,一跪三叩头,退。

上跪,奠酒三爵。每奠,一叩头。王以下各官亦随叩头。
奠毕,

上兴,东立西向,举哀。毕,彻祭品。读祝官进前,一跪三
叩头,捧祭文前行,

上随后行。王等各官先出
隆恩门外,两旁跪,候

惊过,随后行。至燎所,焚祭文,
上跪,奠酒三爵,每奠一叩头,兴。王以下各官俱随叩
头,兴。礼毕,

上御行宫,守陵官员行谒见礼。
驾发回京,照前排设仪仗,作乐。经过地方官员,俱朝
服跪接。

上回京日,亲诣
太庙告祭。祭毕,还宫。
午门鸣钟。不随

驾王以下文武各官,俱朝服在
午门外齐集跪,迎

驾过,各退。越二日,
上升
太和殿,设卤簿大驾,王以下文武各官,俱朝服行

表庆贺礼,如常仪。
康熙十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年九月,
皇上恭谒
福陵、
昭陵,致祭。前期一日,
上躬诣
太庙,行告祭礼。次日,
驾发设行幸仪仗,不作乐。
午门鸣钟。不随

驾王以下文武各官,俱常服于
午门外,分翼齐集,跪送。王以下大臣,俱出城外恭
送,候

旨方回。其随
驾王以下宗室觉罗官,及各部院官扈从官军,及各
执事人员,俱照例具题派出。

上经过地方,文武各官,俱常服,于路右百步外跪接。
次日

驾行,亦跪道右,候过。其迎送各官,由鸿胪寺题请朝
见。至

陵日,鸿胪寺预题令守陵官及
盛京文武各官,俱常服,跪于路右接

驾。
上至日,恭谒
福陵,御常服,亲王以下、三等侍卫、文武三品以上官,俱
常服随后。

上由红门左门入,至台阶,下马。内外王等在红门外
下马,贝勒以下各官,在下马牌处下马。礼部堂官二员,前引

上至祭台拜位立,不赞,行三跪九叩头谒见礼。王以
下各官在
隆恩殿两旁分翼排立,随行礼。

上奠酒三爵,每奠,一叩头,众皆随叩。奠毕,
上兴,举哀,众皆举哀,退。次诣
昭陵,
上进红门,至碑亭前下马,王等在牌楼前下马,贝勒
以下各官,在下马牌处下马。其谒见行礼,俱与

福陵同。礼毕,
驾回行宫。次日,
福陵隆恩殿大祭,
上御常服,致祭,行礼。一应礼仪,与九年
孝陵大祭同。又次日在
隆恩殿前致祭,王以下、三等侍卫、文武三品以上
官,先赴
隆恩殿院内,分翼排立。礼部官设黄幄于
隆恩殿前,供献祭品。礼部堂官奏陈设毕。

上乘马至陵,如前下马。礼部堂官二员,前引至祭所,
上东立西向,王以下各官两旁对立。读祝官诣祝案
前,一跪三叩头,捧祝文,跪。

上就拜位,跪。王以下各官分翼排跪。读祝官读毕,兴,
捧祝文置案上,一跪三叩头,退。

上跪,奠酒三爵,每奠一叩头,众皆随叩。奠毕,
上兴,东立西向,举哀,众皆举哀。毕,撤祭品,读祝官诣
祝案前,一跪三叩头,捧祝文。礼部官前引,送至红门外。工部堂官视燎。礼部堂官奏:礼毕。

上回行宫。
上诣
昭陵,致祭,行礼,俱与
福陵同。祭毕,鸿胪寺题请令守陵官员,及
盛京文武各官,在
行宫前排立,行三跪九叩头礼。毕,又令守陵官员、盛京官员,并老疾休致候补官员,俱朝服在大清门,两旁分翼齐集。其行幸仪仗列于
大清门前,

上御门,升座,作乐,
赐宴,颁赏。毕,各官俱行三跪九叩头礼。次
颁赏守陵兵丁、
盛京兵丁及老疾辞退兵丁等。毕,

上回行宫,
遣王及内大臣前往

永陵,照常致祭。其祭
福陵、
昭陵时,诸妃照常供献。颖亲王、克勤郡王及功臣蜚英
东额亦都杨骨利兔尔格坟,各遣大臣奠酒。

上回京时,率王以下各官诣
福陵、
昭陵,行三跪九叩头礼。是日,不开正三门。
上进旁门,下马,诸王于旁门外下马,各官于红木前
下马。

驾发,设仪仗,作乐。经过地方官员,俱朝服照常跪接。上往返,俱诣
孝陵奠酒。
上进京日,亲诣
太庙告祭。祭毕,还宫。
午门鸣钟。不随行王以下文武官员,俱朝服在午门外跪接。

上还宫,各退。王以下文武各官行进
表庆贺礼,如常仪。
康熙十五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五年,题准每月朔望,奉祀官上香
烛,行三跪九叩头礼。忌辰及

圣节,行礼同。
又议准

孝陵祭品内,停用豕,以羊代。
诸陵供献,酌定用五十碟,永为定例。每年清明、中元、冬
至、岁暮,每

陵各遣官一员,宰牛羊,上香烛,供酒果,焚帛,读文,致祭。
遣官由宗人府具题。

万寿圣节,
诸陵上香烛,供酒果,无祝帛。遣守陵官致祭。
诸陵忌辰,行礼同。每月朔望,每
陵各宰羊一,果品十二色,上香烛。守陵官行礼,供献。已
上俱由太常寺具题。
凡遣官行礼仪注,大祭日,承祭官及各官从右门入,至

陵前于两旁排立。赞引官赞:就位。引至台阶下,各就拜
位立。典仪赞:执事官各司其事。赞引官导承祭官上西台阶,诣殿内香案前立。赞:跪。承祭官跪。司香官捧香盒跪于右。赞引官赞:上香。承祭官接香,向上拱举,授左边捧香官。三上香毕,赞:就位。承祭官退至拜位立。赞:跪,叩,兴。承祭官及各官,俱行三跪九叩头礼。典仪赞:奠帛,行初献礼。献帛官在前,献酒官在后,捧帛爵,依次由中门入,献帛官献讫,一跪三叩头,由左门出。献爵官二员,立献,不叩,由右门出。读祝官由右门入,一跪三叩头,捧祝版,由中门出,立于西旁。赞引官赞:跪。承祭官及各官读祝官俱跪。典仪赞:读祝。读祝官读讫,捧祝版至

神位前,跪,安帛匣上,一跪三叩头,退至原位,立。赞引官
赞:叩,兴。承祭官及各官行三叩头礼,兴。典仪赞:行亚献礼。捧爵官献爵如初献仪。毕,典仪赞:行终献礼。捧爵官献爵,如亚献仪。毕,赞:跪,叩,兴。承祭官及各官行三跪九叩头礼。毕,典仪赞:捧祝帛恭诣燎炉。读祝官入殿内,一跪三叩头,捧祝版。献帛官入殿内,一跪三叩头,捧帛。承祭官及各官俱退立西旁,捧祝官在前,捧帛官在后,由中道出,送至燎炉。承祭官及各官仍复拜位立。
祝帛焚过,赞礼官赞:礼毕。各退。
康熙十九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九年,设守
陵官员人数,俱与
孝陵同。惟内务府添设司膳妇女等三十户,户部设各
项人役一百十八名。
康熙二十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年,奉移
仁孝皇后梓宫、
孝昭皇后梓宫同安地宫。
康熙二十一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一年二月,
皇上躬诣
永陵、
福陵、
昭陵,致祭。凡随
驾王以下文武各官兵丁,俱由各该衙门具题派出。驾行前一日,内务府备祭仪,告祭
奉先殿。
上往返经由州县,官员迎接如常仪。至
盛京,守陵官员及
盛京官员,迎接如常仪。其初到谒见

福陵、
昭陵,并双日大祭,单日致祭礼仪,及
赐宴颁赏,俱照康熙十年例行。

太妃、
贵妃前,
上亲诣,奠酒。
淑妃等,遣王奠酒。颖亲王、克勤郡王、功臣蜚英东额
亦都扬骨利兔尔格,遣大臣读文致祭。贝勒以下、奉国将军以上、一品官坟,遣官奠酒。东京达尔汉、巴图鲁、亲王、卓立克图、贝勒坟,亦遣大臣奠酒致祭。

二陵礼毕,
上诣
永陵,行谒见礼。亲王以下、一等侍卫、三品官以上,随驾至
陵,俱素服。
上至栅栏门前,下马。内外王等至红木处下马。贝勒
以下各官,未到红木,下马。是日,
盛京礼部官预陈设祭物,恭请

神位,奉安宝座上。礼部堂官前引
上由左门入,至台阶下,就拜位立,行三跪九叩头谒
见礼,不赞。王以下各官在殿两旁,分翼排立,俱随行礼。毕,

上兴,东立西向。执事官举酒案于拜位前陈设,上诣拜位,跪,奠酒十二爵,每奠,一叩头。王以下各官
随叩。奠毕,

上兴,东立西向,举哀。众皆举哀。毕,其致祭礼仪,与福陵、
昭陵同。其在
永陵内武功郡王、恪恭贝勒坟,遣大臣于殿外两旁,陈
设,致祭。毕,颁赏

永陵居住官员兵丁。毕
上诣吴喇地方,率诸王大臣官员,遥望长白山神,行
礼。毕,

驾至
盛京,诣

福陵、
昭陵,奠酒。
上往返,俱诣
孝陵奠酒。
上进京日,
午门鸣钟,不随行王以下文武各官,俱朝服在午门跪接。

上还宫,各退。内务府备祭仪,告祭
奉先殿。其王以下文武各官,进表行礼。奉
谕:停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目录

 陵寝祀典部总论
  礼记〈檀弓 曾子问〉
  文献通考〈论汉明帝朝原陵〉
  大学衍义补〈宗庙之礼〉
 陵寝祀典部艺文一
  为宋公至洛阳谒五陵表   宋傅亮
  谏遣使往诸陵起居疏    唐唐绍
  加笾豆议         杨仲昌
  大祀山陵赋〈有序〉   明魏学礼
 陵寝祀典部艺文二〈诗〉
  钟山下拜陵诗      宋颜延之
  上陵者篇         何承天
  行次昭陵         唐杜甫
  重经昭陵          前人
  拜丰陵           张籍
  陪祀山陵二首      明李东阳
  谒陵           李梦阳
  皇陵           何景明
  长陵           李攀龙
  奉谒茂陵祀孝贞太后     薛蕙
  谒孝陵           刘昌
  陪祀昭陵         赵用贤
  上陵           于慎行
  长陵陪祀         刘士骥
  雨中祀长陵柬同事诸子作  区大相
 陵寝祀典部纪事
 陵寝祀典部杂录

礼仪典第二百三十六卷

陵寝祀典部总论

《礼记》《檀弓》

孔子既得合葬于防,曰:吾闻之,古也墓而不坟,今丘也。东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识也。于是封之,崇四尺。
〈集说〉广安游氏曰:古者墓而不坟,坎其中而践其左。古人达于死生之变,非若后世滞于形魄,故曰葬者,藏也,为使人弗见而已。及夫后世,不明死生之故,而滞于体魄送死,坟墓之事,始加详矣。其加详有二焉,厚葬一也,墓祭一也。古人以为死者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于人之始死,而为之重,既葬而为之主。召致其魂气而祭之,于体魄则无所事焉。及夫后世,始封为坟。夫既已为之坟,则孝子仁人见之,固亦有所不忍。此虽后世之异,于古人亦人情所不能已也。宋人始厚葬其君,君子非之。汉明始墓祭其亲,蔡邕与之,夫厚葬无益于死,有害于人,宜为君子之所非。若夫蔡邕之见,则亦为其心有所不忍。虽君子有所不能已,此则孔子封墓崇四尺,而又言古不修墓,泫然流涕之意。 广汉张氏曰:墓祭,非古也。体魄则降知,气在上,故立主以祀,以致其精神之极,而谨藏其体魄,以竭其深长之思。然考之《周礼》冢人之官,凡祭于墓为尸,是则成周之时,固亦有祭于墓者,虽非制礼之本经,而出于人情之所不忍,其于义理,不至于甚害,则先王亦从而许之。

《曾子问》

曾子问曰:宗子去在他国,庶子无爵而居者,可以祭乎。孔子曰:祭哉。请问其祭如之何。孔子曰:望墓而为坛,以时祭。若宗子死,告于墓,而后祭于家。
〈集说〉郑氏曰:有子孙存不可以乏先祖之祀,望墓为坛,谓不祭于庙。无爵者贱,远辟正主也。 横渠张氏曰:嘉礼不野合,野合则稊稗也。故生不野合,死不墓祭,盖燕飨祭祀,乃宫室中事。后世习俗废礼,有踏青藉草而饮食,故墓亦有祭。如礼望墓为坛,是亦有时为之,非礼经也。后世在上者,未能制礼,则随俗,未免墓祭。

《文献通考》《论汉明帝朝原陵》

致堂胡氏曰:送死之礼,即远而无近。至于墓,则终事尽矣。人子孝思不忘,则专精于庙飨而已矣。盖墓藏体魄而致生之,是不智也。庙以宅神而致死之,是不仁也。此圣人制礼明乎幽明之故,仁智合而理义全也。既以送形而往安于地下,迎精而反主于庙中,而又致隆于陵园。如元会仪,上食奏乐,郡国奏计,言民疾苦,是反易陵庙之理,以体魄为有知。虚庙祏而不重设,复举庙中之主而祭于陵所,皆违礼也。夫丧葬即远,岂得已而为之,不可沐浴而不敛也。故为之敛,不可敛而不殡也。故为之殡,不可殡而不葬也。故为之葬,首为中制,以节贤者之过,而引不肖者之不及也。若遂孝子思慕无穷之心,则葬之不得见。曷若存之于殡之为近殡,诸客位之为近,曷若勿敛勿浴,勿饮勿含之可以称,吾之不忍也。原情至此,则大圣至愚,均于不行,故不若循礼中节之为当也。明帝此举,盖生于原庙。蔡邕不折衷以圣人之制,而直论其情,情岂有既哉。使明帝移此情于四时太庙之祭,簠簋笾豆,尊彝鼎俎,惟礼之循而兢兢业业,监于光武成宪,损益修明之期乎。至治其为孝也,虽圣主何以加诸。

《大学衍义补》《宗庙之礼》

《宋志》:古者无墓祭,秦、汉以降,始有其仪。至唐,有清明设祭,朔望、时节之祀,进食、荐衣之式。五代,诸陵远者,令本州长吏朝拜,近者遣太常、宗正卿,或因行过亲谒。宋初,春秋命宗正卿朝拜安陵,以太牢奉祠。乾德四年,始令宫人诣陵上冬服。其后定制,春秋仲月,遣太常宗正卿先斋三日,牲用少牢,一献。
臣按,《礼经》无墓祭之文。后世行之,虽非古也,然祖宗体魄所藏,留骨所在,为子若孙者,漠然以土垄视之,阅岁踰时不一展省焉,其情安乎。情之所不安,义之所不当,此礼所以贵乎义起也。上陵之礼,三代以前虽不经见,然自汉以后,历代相承,率不敢废,非不敢也,盖不忍也。在汉初,天子虽不躬行,然奉常属官有寝园令长丞,又有园郎寝郎,园中各有寝便殿,日祭于寝,时祭于便殿。寝日四上食,丞相以四时行园。光武自建武六年至二十二年,凡三幸长安,皆有事于十一陵,则固躬诣陵行礼也。但未立定制耳。唐开元礼,有天子上陵仪注。又岁有清明设祭,朔望时节之祀。宋又行于春秋,岁以为常。我朝上陵之礼,岁凡三举焉。清明也,中元也,冬至也。每遇行礼,文武诸司,各遣官一员,而以亲王或驸马都尉主祀事。天下无事,天子于清明日,亦时或一行。其忌日,则惟遣驸马,而百官不与焉。其或藩王有来朝者,亦许拜谒。孝陵在南京,内外臣僚,有事经过者,必先拜谒,否则有罪。臣窃以为人子于其亲,当一于礼,而不可苟。于其生也,则既事之以礼矣,迨其死也,其体魄之归于地者,为宅兆以藏之。其魂气之在乎天者,为庙祏以栖之。其洋洋乎在庙祏者,则固事之以生矣。其累累然在丘垄者,安忍以死视之哉。但为之制,不可尽备,宜视岁飨而杀一事之,以神道而兼用吉凶之礼,庶乎得古人起礼之义云。则此礼虽古无有,而今有之,亦不为过矣。

陵寝祀典部艺文一

《为宋公至洛阳谒五陵表》宋·傅亮

臣裕言:近振旅河湄,扬旌西迈。将届旧京,威怀司雍。河流遄疾,道阻且长。加以伊洛榛芜,津涂久废。伐木通径,淹引时月。始以今月十二日,次故洛水浮桥。山川无改,城阙为墟,宫庙隳顿,钟虡空列,观宇之馀,鞠为禾黍。廛里萧条,鸡犬罕音。感旧永怀,痛心在目。以其月十五日,奉谒五陵。坟茔幽论,百年荒翳,天衢开泰,情礼获申,故老掩涕,三军悽感,瞻拜之日,愤慨交集。行河南太守毛修之等。既开剪荆棘,缮修毁垣。职司既备,蕃卫如旧。伏惟圣怀,远慕兼慰,不胜下情。谨遣传诏殿中中郎臣某奉表以闻。
《谏遣使往诸陵起居疏》唐绍
自安宅兆,礼不祭墓。当谓送形而往,山陵为幽静之宫;迎精而返,宗庙为飨荐之室。但以仲月,命使巡陵,卤簿衣冠,礼容必备。自天授以后,时有起居,因循至今,乃为常事。起者以起动为称,居者以居止为名,参候动止,非陵寝之法。生事以礼,必勤于定省;死葬以礼,宜閟于安厝。岂可以事居之道,行送往之时。敢辞命使劳繁,但恐不安灵域。又诞降之日,穿针之辰,皆以续命为名,时人本多有进。今圣灵日远,仙驾难攀,进止起居,恐乖先典。请停四季及降诞并节日起居陵使,但式遵二时巡陵,庶义合礼经,陵寝安谧。

《加笾豆议》杨仲昌

汉家园陵,八节上食。自兹以降,代行其典。国初贞观之后,礼法刊定,今陵寝现有八节之奠,兼朔望常食,圣心追远,每物加荐,不敢黩于宗庙,施之于园陵。
《大祀山陵赋》〈有序〉明魏学礼
万历庚辰岁,皇帝将有事于山陵。宗伯以故事请曰:展陵视寝,永昭孝思。每帝嗣统,则斯礼称焉。主上光绍鸿极,八载于兹矣。爰修缛典,仰答神灵,帝其念哉。帝曰:俞是惟朕衷,厥俟典礼,卜日考仪,则秩宗其,视厥载往。钦哉。乃以季春十有二日,圣驾夙跸,两宫圣母暨中宫皇后,及诸嫔妃,咸舆以从。再越日,肇称祀典,长永昭献景裕茂泰康九陵,及章皇后景皇帝陵厥明。上奉两慈宫以旋,后妃从诘朝而还宫。礼也。臣伏睹旷仪,思扬洪美,惟昔何承天有上陵篇,未足以极其致,乃造斯赋以仰颂万一云尔。其辞曰:

皇明开天,垂祀万叶。诞此神圣,茂隆昌业。绍九帝以骏弘,迈三代而光晔。逮垂衣之八载,将展祀乎山陵。思神灵之在天,超埃壒而崇登。峻皇陇之巍峙,实玉体之是凭。怅仪刑之莫觌,抒遐思而靡胜。于是命秩宗,稽懿典,询太卜,戒云辇,建行宫以待涖兮,运嘉木以经营。覆善土以清路兮,望驰道之允平。肃九门之环卫兮,属元侯之上卿。拱渊穆之宸居兮,夹万雉之朱城。乃吉日之既届兮,銮舆夙以启行。辟长安之左扉兮,历辅权与玑衡。炳瑶晖于泰阶兮,睹斗纬之清明。蔚戈鋋之先导兮,抗霞采之幢旌。错五色以成章兮,卷蜚飙而纵横。玉辂耀以融丽兮,俨曲盖之葱茜。识卤簿之威仪兮,阳羲升而雾散。两宫皇母,暨厥后妃,东华东安,宛见翟翚。彼群妪之捧乘兮,粲綵裾之菲菲。纷翼侍之服御兮,载晻霭而交辉。从官前行,居守趋送。驾次巩华,翩跹翠凤。既侍膳于慈闱,朝昌平之群众。诏奉车使驭跸兮,屯六师之如云。虎旅集其警严兮,刁斗远其相闻。厥明至于天寿兮,翠华弭于感思。惟诘旦以行祭兮,诣长陵以停绥。御青袍以对越兮,燎芳芬以猋吹。列鼎俎与簠豆兮,献桂酒以陈辞。思雄武之御世兮,极神谟之飞宕。控九宇以张弛兮,齐弘功于肇创。都燕甸以抚夏兮,埽沙漠之翠帐。振长算以诏后兮,鬯神明以开亮。惟圣智之建始兮,繄繁祉之锡贶。祭竟彻牲,百官既出,更设酒脯,内祀静谧。两宫中宫,拜起斋栗。聿爱敬之咸尽,昭内外之若一。惟永昭之二陵,实肃庄之元殿。爰自仁而率亲,亦如仪而躬荐。献景裕茂以及泰康,章后景帝,奕叶重光。八陵迢递,亲禋不遑。乃遣官以代祀,佥缛文之是详。觏圣制之有奕兮,循弘鬯之彝章。肆经纬乎天地兮,亦符协乎阴阳。式遄发以还阙兮,朝百辟于明堂。衍宗祊于万载兮,飨血食以孔长。缵祖德以恒思兮,流祚庆于无疆。荷天命之弥笃兮,永不式于四方。

陵寝祀典部艺文二〈诗〉

《钟山下拜陵诗》宋·颜延之

周德恭明祀,汉道尊光灵。哀敬隆祖庙,崇树加园茔。逮事休命始,投迹阶王庭。陪厕回天顾,朝宴流圣情。早服身义重,晚达生戒轻。否来王泽竭,泰往人悔形。敕躬惭积素,复与昌运并。恩合非渐渍,荣会在逢迎。夙御严清制,朝驾守禁城。束绅入西寝,伏轸出东坰。衣冠终冥漠,陵邑转葱青。松风遵路急,山烟冒垄生。皇心凭容物,民思被歌声。万纪载弦吹,千岁托旒旌。未殊帝世远,已同沦化萌。幼壮困孤介,末暮谢幽贞。发轨丧夷易,归轸慎攲倾。

《上陵者篇》何承天

上陵者,相追攀,被服纤丽振绮纨。㩦童幼,升崇峦,南望城阙郁盘桓。王公第,通衢端,高甍华屋列朱轩。临浚谷,掇秋兰,士女悠奕映隰原。指营丘,感牛山,爽鸠既没景君叹。嗟岁聿,逝不还,志气衰沮元鬓斑。野莽宿,坟土乾,顾此累累中心酸。生必死,亦何怨,取乐今日展情欢。

《行次昭陵》唐·杜甫

旧俗疲庸主,群雄问独夫。谶归龙凤质,威定虎狼都。天属尊尧典,神功协禹谟。风云随绝足,日月继高衢。文物多师古,朝廷半老儒。直词宁戮辱,贤路不崎岖。往者灾犹降,苍生喘未苏。指麾安率土,荡涤抚洪垆。壮士悲陵邑,幽人拜鼎湖。玉衣晨自举,铁马汗常趋。松柏瞻虚殿,尘沙立暝途。寂寥开国日,流恨满山隅。

《重经昭陵》前人

草昧英雄起,讴歌历数归。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翼亮贞文德,丕承戢武威。圣图天广大,宗祀日光辉。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再窥松柏路,还见五云飞。

《拜丰陵》张籍

岁朝园寝遣公卿,学省班中亦摄行。身逐陵官齐再拜,手持木铎叩三声。寒更报点来山殿,晓炬分行照柏城。却下龙门看渐远,金峰高处日微明。

《陪祀山陵》〈二首〉明·李东阳

十年三赴四陵朝,又逐诸公一举镳。龙尾道瞻回辇近,马蹄尘送入山遥。天开野色川原净,日出城头雨露消。无数晚花秋树里,漫云风物向春饶。
夜深灯火下斋宫,路转西岩却又东。四塞河山今古在,诸陵云雾往来同。烟丛簇簇溪藤暗,秋叶萧萧岭树红。独愧两都词赋手,玉堂椽笔待名公。

《谒陵》李梦阳

本朝陵墓傍居庸,闻说先王驻六龙。一自玉舆回朔漠,遂令金殿锁秋峰。明禋衮职虽多预,备物祠官岂尽供。报祀独知今上切,每于霜露见愁容。

《皇陵》何景明

陵阙皇灵閟,山河王气遥。万年龙虎抱,每夜鬼神朝。玉碗留天地,金灯照寂寥。如看翠华度,缥缈在青霄。

《长陵》李攀龙

明禋趋岁序,陟降俨昭回。云物中原在,乾坤北极开。松楸千骑入,风雨百灵来。共话犁庭后,遗弓重可哀。

《奉谒茂陵祀孝贞太后》薛蕙

一弃东朝养,千秋不复归。夜台长寂寞,月殿少光辉。野露栖金碗,山风动玉衣。茂陵多碧草,春日自芳菲。

《谒孝陵》刘昌

佳气葱葱山势尊,草香犹藉辇来痕。五更月照沧江树,万岁云开飨殿门。周后神灵依上帝,汉皇基业付诸孙。清平一曲今遭遇,惭愧春晖未报恩。

《陪祀昭陵》赵用贤

瑶坛晴雪净春空,剑佩声沈苑路东。霜露每勤忧圣主,貂珰无复肃斋宫。通原燎火分宵白,拂树霓旌映晓红。寂寞翠华谁望幸,惟馀金粟鸟呼风。

《上陵》于慎行

閤门五夜听传呼,受赐先从左阙趋。绣带平悬金凿落,鞶囊斜挂锦襜褕。行随豹尾陪天仗,立傍螭坳夹御炉。却笑甘泉称侍从,不知原庙似今无。

《长陵陪祀》刘士骥

赤县归真主,青山锁故宫。玉鱼沈永夜,石马立西风。霜露秋容肃,椒兰祀典崇。明禋鸾驭在,济济骏奔同。

《雨中祀长陵柬同事诸子作》区大相

冒雨祠官肃,山园禁漏稀。云轻沈穗帐,风细飒灵衣。淅沥松阶静,深沈燎火微。群公攀望处,入夜有龙归。

陵寝祀典部纪事

《汉书·叔孙通传》:高帝崩,孝惠即位,乃谓通曰:先帝园陵寝庙,群臣莫习。徙通为奉常。惠帝为东朝长乐宫,作复道,通奏事,因请间,曰:陛下何自筑复道高帝寝,衣冠月出游高庙。子孙奈何乘宗庙道上行哉。惠帝惧,曰:急坏之。通曰:愿陛下为原庙,衣冠月出游之,益广宗庙,大孝之本。上乃诏有司立原庙。
《韦元成传》:初,高祖时,令诸侯王都皆立太上皇庙。而京师自高祖下至宣帝,与太上皇、悼皇考各自居陵傍立庙。又园中各有寝、便殿。日祭于寝,月祭于庙,时祭于便殿。寝,日四上食;庙,岁二十五祠;便殿,岁四祠。又月一游衣冠。
《旧唐书·礼仪志》:后汉世祖光武皇帝葬于原陵,其子孝明帝追思不已。永平元年,乃率诸侯王、公卿,正月朝于原陵,亲奉先后阴氏妆奁箧笥悲恸,左右侍臣,莫不呜咽。
《后汉书·东平宪王苍传》:苍薨。元和三年,行东巡狩,幸东平宫,帝追感念苍,谓其诸子曰: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因泣下沾襟,遂幸苍陵,为陈虎贲、鸾辂、龙旂,以章显之,祠以太牢,亲拜祠坐,哭泣尽哀,赐御剑于陵前。
《清河孝王庆传》:庆母宋贵人,葬于樊濯聚。庆小心恭孝,自以废黜,尤畏事慎法。常以贵人葬礼有阙,每窃感恨,至四节伏腊,辄祭于私室。窦氏诛后,始使乳母于城北遥祠。太后崩,庆求上冢致哀,帝许之,诏大官四时给祭具。庆垂涕曰:生虽不获供养,终得奉祭祀,私愿足矣。
《张禹传》:永元十五年,南巡祠园庙,禹以太尉兼卫尉留守。闻车驾当进幸江陵,驿马上谏。诏报曰:祠谒既讫,当南礼大江,会得君奏,临汉回舆而旋。
《册府元龟》:汉明帝永平十七年正月,当谒原陵,夜梦先帝、太后如平生欢。既寤,悲不能寐,即按历,明旦日吉,遂率百官及故客上陵。其日,降甘露于陵树,帝命百官采取以荐。会毕,帝从席前伏御床,视太后镜奁中物,感恸悲泣,令易脂泽装具。左右皆泣,莫能仰视焉。是年,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祥物显应,乃并集朝堂,奉觞上寿。帝曰:其敬举觞,太常择吉日策告宗庙。
魏武帝葬高陵,有司依汉立陵上祭殿。至文帝黄初三年,乃诏曰:先帝躬履节俭,遗诏省约。子以述父为孝,臣以继事为忠。古不墓祭,皆设于庙。高陵上殿屋皆毁坏,车马还厩,衣服藏府,以从先帝俭德之志。及文帝自作终制又曰:寿陵无立寝殿,造园邑。
《宋书·礼志》:孙皓初立,追尊父和曰文皇帝,改葬和于乌程西山,号曰明陵,置园邑二百家。于乌程立陵寝,使县令丞四时奉祀。
《晋书·荀崧传》:崧为襄阳太守。时山陵发掘,崧遣主簿石览将兵入洛,修复山陵。以勋进爵舞阳县公。《皇甫谧传》:谧著论为葬送之制,名曰笃终,云:礼不墓祭,但月朔于家设席以祭,百日而止。临必昏明,不得以夜。制服常居,不得墓次。夫古不崇墓,智也。今之封树,愚也。
《惠帝本纪》:建武元年八月戊辰,安北将军王浚遣乌丸骑攻成都王颖于邺,大败之。颖与帝单车走洛阳。至温,将谒陵,帝丧履,纳从者之履,下拜流涕,左右皆歔欷。
《王导传》:汉魏以来,群臣不拜山陵。导以元帝眷同布衣,匪唯君臣而已,每一崇进,皆就拜,不胜哀戚。由是诏百官拜陵,自导始也。
《蔡谟传》:初,皇后每年拜陵,劳费甚多,谟建议曰:古者皇后庙见而已,不拜陵也。由是遂止。
《册府元龟》:石季龙僭称大赵天王,追尊祖㔨邪武皇帝,父寇览太宗孝皇帝。其后籍田毕,遂如襄国谒勒墓。
《旧唐书·礼仪志》:梁武帝父丹阳尹顺之,追尊为太祖,先葬丹徒,亦尊为建陵。武帝即大位后,大同十五年,亦朝于建陵,有紫云荫覆陵上,食顷方灭。梁主著单衣介帻,设次而拜,望陵流泪哭,泪之所沾,草皆变色。陵傍有枯泉,至时而水流香洁。因谓侍臣曰,陵阴石虎,与陵俱创二百馀年,恨小,可更造碑石柱麟,并二陵中道门为三闼。园陵职司,并赐一级。奉辞诸陵,哭踊而拜。
《册府元龟》:梁武帝尝梦具朝服入太庙,拜伏悲感,旦于延务殿说所梦,何敬容对曰:臣闻孝弟之至,通于神明。陛下性与天通,故感应斯梦,上极然之。便有拜陵之议。
《旧唐书·礼仪志》:贞观十三年正月乙巳,太宗朝于献陵。先是日,宿设黄麾仗周卫陵寝,至是质明,七庙子孙及诸侯百僚、蕃夷君长皆陪列于司马门内。皇帝至小次,降舆纳履,哭于阙门,西面再拜,恸绝不能兴。礼毕,改服入于寝宫,亲执馔,阅视高祖及先后服御之物,匍匐床前悲恸。左右待御者莫不歔欷。初,甲辰之夜,大雨雪。及皇帝入陵院,悲号哽咽,百辟哀恸,是时雪益甚,寒风暴起,有苍云出于山陵之上,俄而流布,天地晦冥。至礼毕,皇帝出自寝宫,步过司马门北,泥行二百馀步,于是风静雪止,云气歇灭,天色开霁。观者窃议,以为孝感之所致焉。
《册府元龟》:太宗贞观十六年四月辛亥,制每荐新于太庙,命太常卿及少卿一人行事。十二月,命左监门中郎将齐士员将兵卫献陵。乙酉,帝诏士员至望,见而降殿自迎,悲咽不已。谓从官曰:顷属岁暮,情深罔极。所备新衣珍馔,欲以正旦奉荐园陵。朕若亲行,便劳扈从,三元告始,家有吉凶,庆慰之礼,咸重兹日。朕不欲烦劳,乃自抑止,因命江夏王道宗代行,所献之物,并跪授道宗焉。
高宗永徽六年正月壬申朔,亲谒昭陵,文武百僚,及宗室子孙并陪位。帝降辇易服,行哭就位,再拜擗踊,礼毕,又改服,奉谒寝宫。其崇圣宫妃嫔,大长公主以下,及越赵二国太妃等,先于神座左右侍列,如平生。帝入寝,哭踊,绝于地,进至东阶,西面再拜,号恸久之,乃进太牢之馔,及珍馐具品,引太尉无忌,司空绩,越王福,曹王明,左屯卫大将军程知节,并入执爵进俎,帝至神座前,拜哭奠馔,阅先帝先后衣服,拜辞讫,行哭出寝北门,乃御小辇还行宫。五月辛未,以高祖太武皇帝既开基业,不可限以常礼,忌日特宜废务。《唐书·唐绍传》:中宗始郊,国子祭酒祝钦明等知韦后能制天子,欲迎谄之,即奏以皇后亚献,安乐公主终献,又四时及列帝诞日,遣使者诣陵如事生。绍以为非礼,引正谊固争。帝又诏武氏陵及诸武墓皆置守户,绍谓:昊、顺二陵守户五百,与昭陵同。在令,先世帝王陵户二十,今虽崇奉外家,宜准附常典。又亲王墓户十,梁、鲁乃追赠,不可踰真王。褒德卫卒,至踰宗庙,不可明甚,请罢之。
《陈贞节传》:贞节,颍川人。开元初,为右拾遗。初,隐、章怀、懿德、节悯四太子并建陵庙,分八署,置官列吏卒,四时祠官进飨。贞节以为非是,上言:王者制祀,以功德者犹亲尽而毁,四太子庙皆别祖,无功于人,而园祠时荐,有司守卫,与列帝侔。金奏登歌,所以颂功德,《诗》曰:钟鼓既设,一朝飨之。使无功而颂,不曰舞咏非度邪。周制:始祖乃称小庙。未知四庙欲何名乎。请罢卒吏,诏祠官无领属,以应礼典。古者别子为祖,故有大、小宗。若谓祀未可绝,宜许所后子孙奉之。诏有司博议。驾部员外郎裴子馀曰:四太子皆先帝冢嗣,列圣念懿属而为之飨。《春秋》书晋世子曰:将以晋𢌿秦,秦将祀予。此不祀也。又言:神不歆非类,君祀无乃戾乎。此有庙也。鲁定公元年,立炀宫。炀,伯禽子,季氏远祖,尚不为限,况天子笃亲亲以及傍期,谁曰不然。太常博士段同曰:四陵庙皆天子睦亲继绝也。逝者锡蘋蘩,犹生者之开茅土。古封建子弟,讵皆有功。生无所议,死乃援礼停祠,人其谓何。隐于上,伯祖也,服缌;章怀,伯父也,服期;懿德、节悯,堂昆弟也,服大功。亲未尽,庙不可废。礼部尚书郑惟忠等二十七人亦附其言。于是四陵庙惟减吏卒半,它如旧。
《姚崇传》:崇子奕,为太子舍人。开元中,有事五陵,有司以鹰犬从,奕曰:非礼也。奏罢之。
《旧唐书·元宗本纪》:初,上皇亲拜五陵,至桥陵,见金粟山冈有龙盘凤翥之势,复近先茔,谓侍臣曰:吾千秋后宜葬此地,得奉先陵,不忘孝敬矣。
《礼仪志》:开元十七年十一月丙申,皇帝初至桥陵,质明,柏树甘露降,曙后祥烟遍空。皇帝谒昭陵,陪葬功臣尽来受飨,风吹飒飒,若神祇之所集。陪位文武百僚皆闻先圣叹息、功臣蹈舞之声,皆以为至孝所感。《册府元龟》:德宗贞元十四年正月,诏曰:八陵宫寝,久要修葺。秖缘日月非便,未及兴工。宜令宗正寺与所司,即计料,依所择日,速修理。初,宗正寺奏诸陵宫寝,屋宇摧坏,及要科松柏等。敕诏阴阳人杨季炎择日起修。三月,诏曰:八陵旧寝,宫在山上,置来多年,曾经野火烧焚,摧毁略尽。其宫寻移在瑶台寺侧左,今属通年,欲议修置,缘供水稍远,百姓非常劳弊。今欲于见住行宫处修造,冀久远便人,又为改移旧制,恐所见未周。宜令中书门下及百寮,同商量可否闻奏。丁丑,令昭陵宜修旧宫。先有五间殿,依旧基创造寝殿五间,馀舍屋准图起造。初,正月中,令有司修葺陵寝,以昭陵旧宫,先因火焚毁,百官详议。而议者多云修旧宫。帝意欲迁移,由是以山下为定,于是遣右谏议大夫平章事崔埙充修八陵使。及所司计料,献昭乾定泰五陵,各造屋三百七十八间,桥陵一百四十间,元陵三十间,唯建陵不复创造,但修葺而已。所缘陵寝中惟床蓐一事已上,并令创造,帝亲加阅视,然后遣送赴陵所。八月,以修八陵毕,废朝一日,群臣于宣政殿前,横行称贺。中尉第五守亮宣诏曰:朕获主宗祀,以奉园陵岁月滋深,是有崇饰,今修奉既毕,感慕增怀,所贺知。
文宗太和元年五月,京兆府奏庄陵准穆宗陵例,割邻近县乡奉陵供应。今高陵县万福乡,富陵县从化乡,云阳县善化乡,泾阳县常乐乡,其界并不隔越。伏准穆宗陵,例合割前件四乡,属三原县,添奉陵寝。从之。
明宗天成元年十一月庚寅,宗正少卿李荛奏恭陵所,其山园之内,被民户起舍屋居止,台观皆被侵耕。柏城松径,樵采殆尽,乞下本县与寺司重定本园林地。从之。
周世宗显德元年六月,亲征河东,回至新郑县。丙寅,亲拜嵩陵,望陵号恸,至陵俯伏,悲泣哀感,左右拜跪祭奠而退,赐奉陵将吏及近郊人户帛有差。

陵寝祀典部杂录

李氏《刊误开元礼》:春秋二仲月,司徒司空巡陵。春则扫除枯朽,秋则芟薙繁芜。扫除者,当发生之时。欲使盛茂也。芟薙者,当秋杀之时,除去拥蔽,且虑火灾也。以二公之任,隆位高度,力展仪以己,率众令巡陵公卿,皆持小斧,即其义也。近代选任稍轻,不达旧礼,将及陵关,则取县吏持斧击树三发,谓之告神,其为不经,又何甚也。
奉陵内官内人,固有旧制。某自省事六十年来,常见报状云,内官某以某过奉陵,内人亦时有之。伏见士大夫,每选儿孙主守茔域,必以谨良寡过者处之。夫事生尚择其人,奉先尤宜尽敬。且礼云,父母爱一人焉,子爱一人焉。自衣服饮食,无敢视父母所爱者。圣人垂教,诚可企及,今以罚过配陵,实乖严奉之礼。其奉陵内官,伏请遵行旧制,不用有过之人。
《文献通考》:王肃曰:礼不墓祭,而汉氏正月上陵。神座在西序,东向,百辟计吏前告郡之谷价,人之疾苦,欲先帝魂灵闻知。时蔡邕以为礼有烦而不可去,事亡如存,况今无填卫之禁,而合于如事存之义。可见于门内,拜讫入帐,临乃除服。
《图书编》:按礼经无墓祭之文,而上陵之礼,三代以前虽不经见,然自汉以后,历代相承,率不敢废。非不敢也,盖不忍也。光武凡三幸长安,皆有事于十一陵。唐开元礼,有天子上陵仪注,又岁有清明设祭,朔望时节之祀。宋又行于春秋,岁以为常。我朝上陵之礼,岁凡三举焉。清明也,中元也,冬至也。每遇行礼,文武诸司各遣官一员,而以亲王或驸马主祀事。天下无事,天子于清明日亦或一行。其藩王来朝者,亦许谒。孝陵在南京,内外臣僚,有事经过者,必先拜谒,否则有罪。
每岁圣旦、元旦、清明、中元、霜降、冬至,分遣勋戚大臣祭长献景裕茂泰康永陵于天寿山。清明、霜降,则百官陪拜。悯忌,专遣祭。章皇后、景皇后、孝懿皇后陵,亦如之。此天寿山祀典也。基运翊圣神烈纯德诸陵祀典,载南太常志,及天人志中。嘉靖十年,有建议迁显陵天寿山者,廷臣极论其不可,遂斥之。十五年,以宪宗母孝肃周皇后,孝宗母孝穆纪皇后,献皇帝母孝惠邵皇后,不得祔庙,宜祔陵殿,乃奉孝肃于裕陵,孝穆孝惠于茂陵,合飨之,罢三后奉慈殿之祭。十七年,南祔献皇后于显陵。累朝春秋陵祀,皇帝间率后妃亲诣行礼。凡亲王来京及之国,则有谒辞之祭。按春露秋霜之感,列圣并降。而世宗躬修陵祀尤数,故陟降兴思,旷仪具举,观于三后之祔陵殿,盖身体三宗之心,而曲遂之也。至如陵山松柏,一枝一柯,戒勿擅动。圣心所寓,周且远矣。岂特飨荐之勤已哉。
《日知录》:太甲之书曰,王徂桐宫居忧,此古人庐墓之始。曾子问:宗子去在他国,庶子无爵而居者,可以祭乎。孔子曰:祭哉。请问其祭如之何。孔子曰:向墓而为坛,以时祭。若宗子死,告于墓,而后祭于家。此古人祭墓之始。
《记》言:古不墓祭,宗子去在他国,事之变也。将祭而为坛,礼之权也。秦兴西戎宗庙之礼无闻,而特起寝殿于墓侧。
蔡邕记曰:昔京师在长安时,其礼不可尽得闻也。光武即世,始葬于此。明帝嗣位,踰年,群臣朝正,感先帝不复闻见,乃帅公卿百寮,就园陵而创焉。
胡三省曰:唐开元,敕:寒食上墓,礼经无文,近代相传,寖以成俗。宜许上墓同拜扫。礼但许士庶之家行之,而人君无此礼也。《五代会要》言后唐庄宗,每年寒食出祭,谓之破散。其后袭而行之。欧阳公《五代史》所谓寒食野祭而焚纸钱,即谓此也。
韩退之《丰陵行》曰:臣闻神道尚清净,三代旧制,存诸书墓藏,庙祭不可乱。欲言非职,知何如,盖深非之也。若明代之制,无车马,无宫人,不起居,不进奉,亦庶几得礼之中者与。
古人于墓之礼,但有奔丧去国二事。《记》曰:奔丧者不及殡,先之墓,北面坐,哭尽哀,主人之待之也。即位于墓左,妇人墓右,成踊尽哀。又曰:若除丧而后归,则之墓,哭成踊,束括发袒绖,拜宾成踊,送宾反位,又哭尽哀,遂除,于家不哭。又曰:奔兄弟之丧,先之墓而后之家,为位而哭,所知之丧,则哭于宫而后之墓。又曰:去国,则哭于墓而后行,反其国则不哭,展墓而入,鲁昭之孙,于齐也,与臧孙如墓,谋遂行。吴延陵季子之于王僚也,复命哭墓,是则古人之至于墓,皆有哭泣哀伤之事。而祭者,吉礼也,无舍庙而之墓者也。
汉人以宗庙之礼,移于陵墓。有人臣而告事于陵者,苏武自匈奴还诏,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是也。有上冢而会宗族故人,及郡邑之官者,楼护为谏大夫,使郡国过齐,上书求上先人冢,因会宗族故人,班伯上书,愿过故郡,上父祖冢。有诏太守都尉以下会是也。有上冢而太官为之供具者,董贤为侍中,驸马都尉上冢有会,辄太官为供是也。有赠谥而赐之于墓者,阴兴夫人卒,肃宗使五官中郎将持节即墓,赐策追谥,兴曰翼侯是也。有人主而临人臣之墓者,光武至湖阳,幸樊重墓,霍峻葬成都,先主率群寮临会吊祭,因留宿墓上是也。有庶民而祭古贤人之墓者,曹昭《东征赋》蘧氏在城之东南兮,民亦飨其丘坟。是也。人情所趋,遂成习俗。其末流之弊,有如杨伦行丧于恭陵者矣。有如赵宣葬亲,而不闭埏隧,因居其中行服二十馀年者矣。至乃市贾小民,相聚为宣陵孝子者,数十人皆除太子舍人,而礼教于斯大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