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先圣先师祀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目录

 先圣先师祀典部汇考
  周〈总一则〉
  后汉〈明帝永平一则〉
  魏〈齐王正始一则〉
  晋〈孝武帝宁康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一则 高祖太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隋〈总一则〉
  唐〈总一则 高祖武德二则 高宗永徽一则 显庆一则〉
  辽〈道宗清宁一则〉
  宋〈徽宗大观一则〉
  元〈文宗天历一则〉
  明〈世宗嘉靖二则 穆宗隆庆一则〉
皇清〈康熙二则〉
 先圣先师祀典部总论
  文献通考〈祠祭先圣先师〉
 先圣先师祀典部艺文一
  祭先圣先师文       明会典
 先圣先师祀典部艺文二〈诗〉
  先圣先师歌        隋牛弘

礼仪典第一百九十七卷

先圣先师祀典部汇考

周制,先圣先师有释奠、释菜礼。
《周礼·春官》:大胥掌学士之版,以待致诸子。春,入学,舍采合舞。
贾氏曰:舍即释,采即菜也。 郑锷曰:礼有释奠,有释菜,莫厚于释奠,莫薄于释菜。盖释奠有迎牲,有酌献,有授舞者器之礼,所以致恭于先圣。释菜则不舞,不授器,不杀牲,但以蘋蘩蕴藻之类告虔于先师而已。 崔氏曰:先师,谓礼、乐、诗、书之官。周礼,凡有道有德者,使教焉。死则以为乐祖,祭于瞽宗,所谓知乐者也。若有诗书之德者,亦各祭于其所教之学。汉时,礼有高堂生,乐有制氏,书有伏生,诗有毛公,此之谓先师也。

《礼记·王制》:出征执有罪,反释奠于学,以讯馘告。
〈陈注〉获罪人而反,则释奠于先圣先师,而告讯馘焉。讯,谓其魁首当讯问者。馘,所截彼人之左耳。告者,告其多寡之数也。

《月令》:仲春之月,上丁,命乐正习舞,释菜。天子乃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仲丁,又命乐正入学习乐。
〈陈注〉习舞释菜,谓将教习舞者,则先以释菜之礼告先师也。〈大全〉严陵方氏曰:凡言释奠,则有饮焉。言释菜则以芹藻之类而已。《学记》所谓皮弁祭菜是也。于仲春释菜,则以品物少故也。以事言则曰释,以礼言则曰祭,其实一也。 马氏曰:释菜用丁,为文明故也。

《文王世子》: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亦如之。
〈陈注〉官掌教诗书礼乐之官也。若春诵夏弦,则太师释奠。教干戈,则小乐正及乐师释奠也。秋学礼,冬读书,则其官亦如之释奠者,但奠置所祭之物而已。无尸,无食饮酬酢等事。所以若此者,以其主于行礼,非报功也。先师,谓前代明习此事之师也。〈大全〉严陵方氏曰:释奠止言三时,而不及夏者,弦诵一师,夏则因春故也。 新安王氏曰:先师者,习乐有乐之先师,习礼有礼之先师,习书有书之先师。

凡始立学者,必释奠于先圣先师。及行事必以币。
〈陈注〉诸侯初受封,天子命之教,于是立学,所谓始立学也。立学事重,故释奠于先圣先师。四时之教,常事耳,故惟释奠于先师,而不及先圣也。行事,谓行释奠之事。必以币,必奠币为礼也。始立学而行释奠之礼,则用币。四时常奠,不用币也。〈大全〉长乐陈氏曰:四时释奠,止于先师始立学,释奠则及于先圣。德之小者,亲而不尊,故其祭数。德之大者,尊而不亲,故其祭疏。 马氏曰:必以币者,有以加其礼也。

凡释奠者,必有合也,有国故则否。凡大合乐,必遂养老。
〈陈注〉凡行释奠之礼,必有合乐之事。若国有凶丧之故,则虽释奠,不合乐也。旧说合者,谓若本国无先圣先师,则合祭邻国之先圣先师。本国故有先圣先师,如鲁有孔颜之类,则不合祭邻国之先圣先师也。未知是否。

《学记》: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
〈注〉祭菜礼,先圣先师菜,谓芹藻之属。〈疏〉熊氏云:始教,谓始立学。教皮弁祭菜者,谓天子使有司服皮弁,祭先圣先师,以蘋藻之菜也。正义曰:熊氏云以注礼先圣先师之义解经。始教,谓始立学也。若学士春始入学,唯得祭先师。故《文王世子》云,春官释奠于其先师,秋冬唯祭先师而已。不祭先圣,故大胥春释菜合舞。郑云,释菜,礼先师。是春始入学,不祭先圣也。〈大全〉临川吴氏曰:古者始入学,必释奠于先圣先师。故大学始初之教,有司先服皮弁服,行释奠礼,盖示学者以敬先圣先师之道也。

后汉

明帝永平二年,令郡县祀圣师周公、孔子。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明帝永平二年三月,郡、县、道行乡饮酒于学校,皆祀圣师周公、孔子,牲以犬。
郑元注《仪礼》曰:狗取择人。

齐王正始二年,释奠先圣先师。
《三国魏志·齐王本纪》:正始二年,帝初通《论语》,使太常以太牢祭孔子于辟雍。
《晋书·礼志》:魏正始中,齐王每讲经遍,辄使太常释奠先圣先师于辟雍,弗躬亲。

孝武帝宁康三年,释奠于中堂。
《晋书·孝武帝本纪》:宁康三年十二月癸巳,帝释奠于中堂。 按《礼志》:惠帝明帝之为太子,及悯怀太子讲经竟,并亲释奠于太学,太子进爵于先师,中庶子进爵于颜回。成、穆孝武三帝,亦皆亲释奠。孝武时,以学在水南悬远,有司议依升平元年,于中堂权立行太学。于时无复国子生,有司奏:应须复二学生百二十人。太学生取见人六十,国子生权铨大臣子孙六十人,事讫罢。奏可。释奠礼毕,会百官六品以上。

北魏

太祖天兴四年二月丁亥,命乐师入学习舞,释菜于先圣、先师。
《北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高祖太和十六年二月丁酉,诏祀唐尧于平阳,虞舜于广宁,夏禹于安邑,周文于洛阳。丁未,改谥宣尼曰文圣尼父,告谥孔庙。
《北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按《礼志》:太和十六年二月丁酉,诏曰:夫崇圣祀德,远代之通典;秩〈阙三字〉,中古之近规。故三五至仁,唯德配享;夏殷私己,稍用其姓。且法施于民,祀有明典,立功垂惠,祭有恒式。斯乃异代同途,奕世共轨。今远遵明令,宪章旧则,比于祀令,已为决之。其孟春应祀者,顷以事殷,遂及今日。可令仍以仲月而飨祀焉。凡在祀令者,其数有五。帝尧树则天之功,兴巍巍之治,可祀于平阳。虞舜播太平之风,致无为之化,可祀于广宁。夏禹禦洪水之灾,建天下之利,可祀于安邑。周文公制礼作乐,垂范万叶,可祀于洛阳。其宣尼之庙,已于中省,当别敕有司。飨荐之礼,自文公已上,可令当界牧守,各随所近,摄行祀事,皆用清酌尹祭也。

北齐

后齐制,新立学,必释奠礼先圣先师。每岁春秋二仲,常行其礼。
《隋书·礼仪志》云云。

隋制,国子寺,每岁以四仲月上丁,释奠于先圣先师。郡学则以春秋仲月释奠。
《隋书·礼仪志》云云。

唐制,中春、中秋释奠先圣、先师。
《唐书·礼乐志》:其中春中秋,释奠于文宣王、武成王,皆以上丁上戊。国学以祭酒司业博士三献乐,以轩县前享一日。奉礼郎设三献,位于东门内道北,执事位于道南,皆西向。北上学官馆官,位于县东,当执事西南西向。学生位于馆官之后,皆重行。北上观者,位于南门之内道之左右,重行,北面相对为首,设三献。门外位于东门之外道南,执事位于其后。每等异位北向,西上馆官学官,位于三献东南,北向,西上。设先圣神坐于庙室内西楹间,东向。先师于先圣东北,南向。其馀弟子及二十一贤,以次东陈、南向、西上,其馀皆如常祀。
高祖武德二年六月戊戌,立周公、孔子庙于国子监。按《唐书·高祖本纪》云云。
《阙里志》:武德二年,诏曰:大德必祀,义存方册。达人命世,流庆后昆。爰始姬旦,匡翊周邦。创设礼经,大明典宪。启生民之耳目,穷法度之本原。粤若宣尼,天姿睿哲,四科之教,历代不刊。三千之徒,风流无斁。惟兹二圣,道济生人,尊礼不修,孰明褒尚。宜命有司,立周公孔子庙各一所,四时致祭。武德七年二月丁巳,释奠于国学。
《唐书·高祖本纪》云云。 按《礼乐志》:高祖释奠,以周公为先圣,孔子配。
《册府元龟》:武德七年二月,诏曰:释奠之礼,致敬先师。鼓箧之义,以明逊志。比多阙略,更宜详备。仲春释奠,朕将亲览。所司具为条式,以时宣下。是月丁巳,帝幸国子学,亲临释奠。
高宗永徽 年,复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永徽中复以周公为先圣,孔子为先师。颜回、左丘明以降,皆从祀。
显庆二年,以孔子为先圣。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显庆二年,太尉长孙无忌等言,《礼》释奠于其先师,若礼有高堂生,乐有制氏,诗有毛公,书有伏生。又《礼》始立学,释奠于先圣。郑氏注,若周公孔子也。故贞观以夫子为先圣,众儒为先师。且周公作礼乐,当同王者之祀。乃以周公配武王,而孔子为先圣。
《文献通考》:显庆二年,太尉长孙无忌等议曰:按《新礼》孔子为先圣,颜回为先师。又准贞观二十一年,以孔子为先圣。更以左丘明等二十二人与颜回俱配尼父于太学。今据永徽令文,改用周公为先圣,遂黜孔子为先师,颜回丘明并为从祀。谨按《礼记》云,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郑元注曰,官,谓诗书礼乐之官也。先师者,若礼有高堂生,乐有制氏,诗有毛公,书有伏生,可以为师者。又《礼记》曰,始立学,释奠于先圣。郑元注曰,若周公孔子也。据礼为定,昭然自别。圣则非周即孔,师则偏善一经。汉魏以来,取舍各异。颜回夫子,互作先师。宣父周公,迭为先圣。求其节文,递有得失。所以贞观之末,亲降纶言,依《礼记》之明文,酌康成之奥说,正夫子为先圣,加众儒为先师,永垂制于后昆。革往代之纰缪。而今新令,不详制旨,辄事刊改,遂违明诏。但成王幼年,周公践极,制礼作乐,功比帝王。所以禹、汤、文、武、成王、周公,为六君子,又说明王孝道,乃还周公严配。此即姬旦鸿业,合同王者。祀之儒官就享,实贬其功。仲尼生衰周之末,拯文丧之弊,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弘圣教于六经,阐儒风于千世。故孟轲称生民以来,一人而已。自汉已降,奕叶封侯,崇奉其圣。迄于今日,胡可降兹上哲,俯入先师。且丘明之徒,见行其学,贬为从祀,亦无故事。今请改令,从诏于义为允。其周公仍依别礼,配享武王。诏从之。

道宗清宁六年六月,命以时祭先圣先师。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徽宗大观三年十一月丁未,诏算学以黄帝为先师,风后等八人配享,巫咸等七十人从祀。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时又有算学。大观三年,礼部、太堂寺请以文宣王为先师,兖、邹、荆三国公配享,十哲从祀。自昔著名算数者画像两庑,请加赐五等爵,随所封以定其服。于是中书舍人张邦昌定算学:封风后上谷公,箕子辽东公,周大夫商高郁夷公,大挠涿鹿公,隶首阳周公,容成平都公,常仪原都公,鬼俞区宜都公,商巫咸河东公,晋史苏晋阳伯,秦卜徒父颖阳伯,晋卜偃平阳伯,鲁梓慎汝阳伯,晋史赵高都伯,鲁卜楚丘昌衍伯,郑裨灶荥阳伯,赵史墨易阳伯,周荣方美阳伯,齐甘德菑川伯,魏石申隆虑伯,汉鲜于妄人清泉伯,耿寿昌安定伯,夏侯胜任城伯,京房乐平伯,翼奉良成伯,李寻平陵伯,张衡西鄠伯,周兴慎阳伯,单飏湖陆伯,樊英鲁阳伯,晋郭璞闻喜伯,宋何承天昌卢伯,北齐宋景业广宗伯,隋萧吉临湘伯,临孝恭新丰伯,张胃元东光伯,周王朴东平伯,汉邓平新野子,刘洪蒙阴子,魏管辂平原子,吴赵逵谷城子,宋祖冲之范阳子,后魏商绍长乐子,北齐信都芳乐城子,许遵高阳子,隋耿询湖熟子,刘焯昌亭子,刘炫景城子,唐傅仁均博平子,王孝通介休子,瞿昙罗居延子,李淳风昌乐子,王希明琅琊子,李鼎祚赞皇子,边冈成安子,汉郎顗观阳子,襄楷隰阴子,司马季主夏阳男,落下闳阆中男,严君平广都男,魏刘徽淄乡男,晋姜岌成纪男,张丘建信成男,夏侯阳平陆男,后周甄鸾无极男,隋卢大翼成平男。寻诏以黄帝为先师。礼部员外郎吴时言:书画之学,教养生徒,使知以孔子为师,此道德之所以一也。若每学建立殿宇,则配享、从祀,难于其人。请春秋释奠,止令书画博士量率职事生员,陪预执事,庶使知所宗师。医学亦准此。诏皆从之。

文宗天历二年,赐凤翔府岐阳书院额。书院祀周文宪王,仍命学官,春秋释奠,如孔子庙仪。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世宗嘉靖九年初,祀先圣先师。
《明会典》:嘉靖九年,初祀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凡十一位于文华殿之东间,位各有主,主各有龛。伏羲至武王,南向。周公西向,孔子东向。岁以仲春秋开讲。前一日,上亲致祭,每月朔望,具酒果,上服黄袍行礼,间遣辅臣及大臣代拜。
嘉靖十六年,移祀先圣先师于永明后殿。
《明会典》:先圣先师,嘉靖十六年,移祀于永明后殿,行礼如初。其后常遣官代行。
穆宗隆庆 年,仍于文华殿东室祭先圣先师。
《明会典》:先圣先师,隆庆初,仍于文华殿东室行礼。一。前期一日,太常博士捧祝版于文华殿,上填御名讫,捧出。一。正祭日,早,太常寺进笾豆祝帛,陈设毕,候上至行礼。一。陈设皇师伏羲氏圣位,皇师神农氏圣位,皇师轩辕氏圣位,帝师陶唐氏圣位,帝师有虞氏圣位,王师夏禹王圣位,王师商汤王圣位,王师周文王圣位,王师周武王圣位。每位铏一,笾豆各二,礼神制帛一,白色。先圣周公之位,先师孔子之位,每位铏一,笾豆二,帛一。一。正祭,是日,上具皮弁服,由文华殿出,内赞对引官导上至拜位,奏就位,上就御拜位,内赞导上至伏羲氏前奏搢圭,奏上香讫,诣各神位前,俱奏。上香讫,奏出圭,奏复位。上复位,奏再拜讫,读祝官启祝跪,内赞奏跪,上跪,赞读祝讫,奏俛伏兴平身,读祝官安祝退,奏再拜讫,赞焚祝帛,上退拜位之东,立捧祝。帛官出门,奏礼毕,内赞对引官导上出,还宫。

皇清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三年。
上幸阙里,特遣亲王及礼部尚书致祭周公,祝文用
白纸糊版,黄纸镶边,墨书供品,白色礼神。制帛一端,圆降真柱香一炷,细黄速香一觔,白磁爵三只,由太常寺预备羊一豕一,果品五,酒樽一,由地方官备办。
康熙二十四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四年,始祀。
圣师十一位于
文华殿之东,
传心殿内。其牌位神龛供器,俱礼部会同太常寺
陈设。
皇师伏羲氏
皇师神农氏
皇师轩辕氏
帝师陶唐氏
帝师有虞氏
王师夏禹王
王师商汤王
王师周文王
王师周武王圣位,正设南向。
先圣周公圣位,左旁西向。
先师孔子圣位,右旁东向。
前期,太常寺题请遣礼部堂官一员致祭。凡遇仲春仲秋,经筵前一日,

皇上亲诣传心殿致祭。太常寺预行题请,派读祝官
祝文,由内阁撰,发太常寺,用白纸糊版,黄纸镶边,墨书,不填

御名。太常寺官补服,捧举御仗一对,前导自太常寺,
送至传心殿祝版房,安设黄案。上一跪三叩头,退。
皇师
帝师
王师,每位前供品:
礼神制帛一,白色。圆降真柱香、细降真块香、白磁爵三铏一,醓醢一盘,鹿醢一盘,圆眼一盘,栗一盘,酒三樽。
先圣周公先师孔子,每位前供品:
礼神制帛一,白色。圆降真柱香,细降真块香,白磁爵三,铏一,圆眼一盘,栗一盘,酒樽三。
祭日,太常寺堂官奏请诣祭。

上升舆入
文华殿门,至东旁门降舆,赞引官、对引官、迎导

驾,由景行门入。
传心殿中门,于拜位前,立典、仪唱、执事官,各执其
事。捧香官捧香盒,就各
圣位前旁立。赞引官奏就位,

上就拜位立,赞引官导。
上诣
皇师伏羲氏位前,捧香官跪,赞引官奏上香,

上举柱香,上炉内,又三上块香。毕,次诣各
圣位前,照前上香毕,赞引官奏复位。

上复拜位立,赞引官奏跪𨙫兴,上行二跪六叩头,礼兴,读祝官前进,一跪三叩头,捧
祝文至祝案左旁立,赞引官奏跪,

上跪读祝,官亦跪。赞引官赞读祝,读毕,捧祝版至
皇师伏羲氏位前跪,安帛匣内三叩头。退,赞引官
奏叩兴,

上行三叩头礼兴,赞引官奏跪叩兴,
上行二跪六叩头礼兴。典仪唱捧祝帛,恭诣燎位,捧
祝帛香官,就各
圣位前跪,捧祝帛官三叩头,捧香官不叩,各捧起。

上转至东旁西向立,俟祝帛香过,
上复位立,焚祝帛。赞引官奏礼毕,
上乘舆还宫。
如遣官致祭,在殿外行礼,祝帛诣燎位时,转立西旁,其供献行礼俱同。
每月朔望,太常寺堂官供酒果,上香烛。

先圣先师祀典部总论

《文献通考》

祠祭先圣先师

长乐陈氏曰:周有天下,立四代之学。虞庠则以舜为先圣,夏学则以禹为先圣,殷学则以汤为先圣,东胶则以文王为先圣,各取当时左右四圣成其德业者,为之先师,以配享焉。此天子立学之法也。
临邛魏氏曰:《记》曰,凡学,春官释奠于其先师。释者曰,若礼有高堂生,乐有制氏,诗有毛公,书有伏生。又曰,凡释奠者,必有合也。曰,若周有周公,鲁有孔子,各自奠之,不合也。至于祀先贤于西学,祭乐祖于瞽宗。传者亦谓各于所习之学祭先师。夫周公、孔子,非周鲁之所得专也。而经各立师,则周典安有是哉。古者,民以君为师,仁鄙寿夭,君实司之,而臣则辅相人君,以师表万民者也。自孔子以前,曰圣曰贤,有道有德,则未有不生居显位,没祭大烝者,此非诸生所得祠也。自君师之职不修,学校废,并牧坏,民散而无所系,于是始有师,弟子群居以相讲授者,所谓各祭其先师。疑秦汉以来,始有之。而诗、书、礼、乐各立师,不能以相通。则秦汉以来为士者,断不若是之隘也。此亦可见世变日降,君师之职下移,而先王之道分裂矣。然而春秋战国之乱,犹有圣贤为之师。秦汉以来,犹有专门为之师。故所在郡国,尚有先师之号。奠祠于学故,记人识于礼,而传者又即其所见,闻以明之也。

先圣先师祀典部艺文一

《祭先圣先师文》明·会典

维年月朔日,皇帝谨告于先圣先师,暨周公孔子曰:予惟后学之资,必赖先圣。遗集以为进修,兹于明日,〈春秋〉开讲学。伏惟默运神机,觉我后学,俾诚正之功不替,庶治平之至可臻。而圣道永有沾民之惠矣。特用奠告,惟圣师鉴焉。

先圣先师祀典部艺文二〈诗〉

《先圣先师歌》隋·牛弘

经国立训,学重教先。三坟肇册,五典留篇。开凿理著,陶铸功宣。东胶西序,春诵夏弦。芳尘载仰,祀典无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