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日月祀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日月祀典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目录

 日月祀典部汇考一
  上古〈炎帝神农氏一则 帝喾高辛氏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太始一则 宣帝神爵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二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明帝太和一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南齐〈废帝永元一则〉
  北魏〈太祖天兴一则 高祖太和二则〉
  北周〈孝闵帝一则 武帝保定一则 宣帝宣政一则〉
  隋〈总一则 高祖开皇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辽〈太祖天赞一则 穆宗应历一则 圣宗统和二则 开泰三则〉
  宋〈真宗天禧一则 仁宗庆历二则 皇祐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金〈太宗天会一则 熙宗天眷一则 世宗大定三则 章宗明昌一则 宣宗贞祐一则〉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三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世宗嘉靖一则〉

礼仪典第一百七十九卷

日月祀典部汇考一

上古

炎帝神农氏,始祀朝日,揖夜光。
《史记·补三皇本纪》不载。 按《拾遗记》:炎帝神农,筑圆丘以祀朝日,饰瑶阶以揖夜光。
帝喾高辛氏,设丘兆以祀上帝、日月、星辰。
《史记·五帝本纪》:帝喾高辛氏,历日月而迎送之。按《路史》:帝喾高辛氏,以日至设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日月、星辰。

陶唐氏

帝尧以春分朝日。
《书经·尧典》: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
〈蔡传〉寅,敬也。宾礼,接之如宾客也。亦帝喾历日月而迎送之意。出日,方出之日,盖以春分之旦,朝方出之日。

周制,祀日月,大宗伯等官各供其事,又率诸侯礼日月于郊。
《周礼·天官》:掌次,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帟重案。
郑康成曰:次谓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处。《祭义》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虽有强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与诸臣代有事焉。

《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实柴祀日月星辰。
项氏曰:日司昼,月司夜,星辰司次十有二辰,二十有八星。 郑司农曰:实柴,实牛柴上也。 郑锷曰:日月星辰,民所瞻仰,而在祀典者,必以气臭而达之。故用实柴。实牲燔柴,则气臭上达矣。 陆氏曰:古者之祀日月,其礼有六。《郊特牲》郊之大报天而主日配以月,一也。《玉藻》曰:朝日于东门之外。《祭义》曰: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二也。《小宗伯·四类》兆日于东郊,兆月于西郊。三也。《大司乐》乐六变而致天神,及象物。《月令》孟冬祈来年于天宗。天宗者,日月之类。四也。《觐礼》拜日于东门之外,礼日于南门之外,拜月于西门之外,礼月于北门之外。五也。《左传》雪霜风雨之不时,于是乎禜之。六也。夫因郊报而祀之,非正祀也。类禜而祀之,与《觐礼》诸侯而礼之,非常祀也。春分朝日于东门之外,秋分夕月于西门之外,此祀之正与常也。日言朝则于日出之朝朝之。月言夕则于月入之夕夕之。日坛谓之王宫以其君道也,月坛谓之夜明以其明于夜也。

小宗伯之职,兆五帝于四郊,四望四类亦如之。
郑康成曰:兆为坛之营域。 郑锷曰:先儒以四类为日月星辰。考之书云:类于上帝惟天神。则类而祭之,以其神非一故也。日出于东,月始乎西。其类宜于东西。

肆师之职,掌立国祀之礼,以佐大宗伯,立次祀,用牲币。
郑司农曰:次祀日月星辰。

典瑞。王晋大圭,执镇圭。缫藉五采五就以朝日。
郑康成曰:王朝日者,示有所尊,训民事君也。天子常春分朝日,秋分夕月。《觐礼》曰:拜日于东门之外。
黄氏曰:《觐礼》载朝日之礼,盖时会殷同王既揖
诸侯于坛,乘龙辂,载大旂,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及祀方明,此所谓大朝觐也。常朝,春朝之日,诸侯有修岁事而朝者,岂非帅之而出欤。《国语》大采朝日,盖日朝焉。 王氏详说曰:经籍有言日不言月者,有并言日月者。且冬夏致日,春秋致月,见于冯相氏。而《尧典》于仲夏,则曰钦致而已。土圭以致四时,日月见于《典瑞》,而《玉人》于土圭,则曰致日而已。玉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未有祭天不及地,未有祭日不及月。并言日月者,备阴阳之义。言日不及月者,尊阳而卑阴之义。郊之祭也,大报天而主日。晋大圭,执镇圭以朝日,则郊之朝于天,又可知矣。言祀天地之圭,而不言朝天地之圭,岂其亦大圭镇圭欤。

圭璧以祀日月星辰。
郑锷曰:以圭邸于璧之上瑑出一圭也。日月星辰丽乎天,其用各主乎一,故用一圭。其体则托乎天,故以一圭而邸璧。 王氏详说曰:朝日以大圭、镇圭,祀日月以圭璧,是朝与祀异矣。

《仪礼·觐礼》:天子乘龙,载大旆,象日月,升龙降龙,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反祀方明。
〈注〉此谓会同以春者也。帅诸侯而朝日于东郊,所以教尊尊也。

礼日于南门外,礼月与四渎于北门外。
〈注〉此谓会同以夏秋冬者也。礼月于北郊者,月太阴之精,以为地神也。

始皇二十九年,东游,祀月莱山,祀日成山。
《史记·始皇本纪》不载。 按《封禅书》:始皇东游海上,祠八神。六曰月主,祠之莱山。在齐北,勃海。七曰日主,祠成山。成山斗入海,最居齐东北隅,以迎日出。各用一牢具祠,而巫祝所损益,圭币杂异焉。

高祖六年,长安置晋巫祠东君。
《汉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郊祀志》:高祖六年,长安置祠祀官、女巫;晋巫祠东君:以岁时祠宫中。
师古曰:东君,日也。
武帝元鼎五年,始行朝日夕月之礼。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朝日夕月。
师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盖常礼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仪。

《郊祀志》:祭日以牛,祭月以羊彘特。泰一祝宰则衣紫及绣。五帝各如其色,日赤,月白。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昒爽,天子始郊拜泰一。朝朝日,夕夕月,则揖;而见。
《通典》:汉武帝立二十八年,始郊太一,朝日夕月,改周法。其后常以郊泰畤,质明,出行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即为郊日月,又不在东西郊,遂朝夕常于殿下东面拜日。群公无四朝之事。
太始三年,礼日于成山。
《汉书·武帝本纪》:太始三年二月,幸琅邪,礼日成山。登之罘,浮大海。山称万岁。
孟康曰:礼日,拜日也。如淳曰:祭日于成山也。
宣帝神爵元年,成山祠日,莱山祠月。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 按《郊祀志》:宣帝修武帝故事,盛车服,敬齐祀之礼,颇作诗歌,祠成山于不夜,莱山于黄。成山祠日,莱山祠月。京师近县鄠,则有日月祠。 按《地理志》:东莱郡不夜,有成山日祠。
师古曰:齐地记云古有日夜出,见于东莱,故莱子立城,以不夜为名。
成帝建始二年,罢成山、莱山之祠。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郊祀志》:成帝建始二年,匡衡、张谭复条奏:罢。雍旧祠二百三所,成山、莱山,皆罢。

后汉

世祖建武二年,初制圆坛,位日月于中营。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祭祀志》:建武二年正月,初制郊兆于雒阳城南七里。为圆坛;有四通道以为门。日月在中营内南道,日在东,月在西,别位,不在群神列。
建武 年,定日、月、北斗牲共牛一头。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祭祀志》:陇、蜀平后,乃增广郊祀。日、月、北斗共用牛一头。日、月、北斗无陛。

文帝黄初二年春正月乙亥,朝日于东郊。
《魏志·文帝本纪》云云。
《晋书·礼志》:礼,春分祀朝日于东,秋分祀夕月于西。汉武帝郊泰畤,平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即郊日月,又不在东西郊也。后遂旦夕常拜。故魏文帝诏曰:汉氏不拜日于东郊,而旦夕常于殿下东西拜日月,烦亵似家人之事,非事天神之道也。黄初二年正月乙亥,祀朝日于东郊之外,又违礼二分之义。
《通典》:秘书监薛靖论云:按周礼朝日无常日,郑元云用二分。秋分之时,月多东升,西向拜之,背实远矣。朝日宜用仲春之朔,夕月宜用仲秋之朔。淳于睿驳之,引礼记云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端其位。周礼秋分夕月,并行于上代。西向拜月,虽如背实,亦犹月在天而祭之于坎,不复言背也。犹如天子东西游幸,朝堂之官及拜官,犹北向朝拜,宁得以背实为疑。
明帝太和元年春二月丁亥,祀朝日于东郊。八月己丑,祀夕月于西郊。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宋书·礼志》:明帝太和元年二月丁亥朔,朝日于东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郊,此古礼也。《白虎通》:王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此其义也。

武帝太康二年,帝亲行朝日礼。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武帝太康二年,有司奏,春分依旧请车驾祀朝日,寒温未适,可不亲出。诏曰:礼仪宜有常,若如所奏,与故太尉所撰不同,复为无定制也。间者方难未平,故每从所奏,今戎事弭息,惟此为大。按此诏,帝复为亲祀朝日也。此后废。

南齐

废帝永元元年,议定朝日,夕月礼仪。
《南齐书·废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永元元年,步兵校尉何佟之议曰:盖闻圣帝明王之治天下也,莫不尊奉天地,崇敬日月,故冬至祀天于圆丘,夏至祭地于方泽,春分朝日,秋分夕月,所以训民事君之道,化下严上之义也。故礼云王者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周礼·典瑞》云王搢大圭,执镇圭,藻藉五采五就以朝日。马融云天子以春分朝日,秋分夕月。《觐礼》天子出,拜日于东门之外。卢植云朝日以立春之日也。郑元云端当为冕,朝日春分之时也。《礼记·朝事议》云天子冕而执镇圭,尺有二寸,率诸侯朝日于东郊,所以教尊尊也。故郑知此端为冕也。《礼记·保傅》云天子春朝朝日,秋暮夕月,所以明有敬也。而不明所用之定辰。马、郑云用二分之时,卢植云用立春之日。佟之以为日者太阳之精,月者太阴之精。春分阳气方永,秋分阴气向长。天地至尊用其始,故祭以二至,日月礼次天地,故朝以二分,差有理据,则融、元之言得其义矣。汉世则朝朝日,暮夕月。魏文帝诏曰:《觐礼》天子拜日东门之外,反礼方明。《朝事议》曰天子冕而执镇圭,率诸侯朝日于东郊。以此言之,盖诸侯朝,天子祀方明,因率朝日也。汉改周法,群公无四朝之事,故不复朝于东郊,得礼之变矣。然旦夕常于殿下东向拜日,其礼太烦。今采周春分之礼,损汉日拜之仪,又无诸侯之事,无所出东郊,今正殿即亦朝会行礼之庭也。宜常以春分于正殿之庭拜日,其夕月文不分明。其议奏。魏秘书监薛循请论云:旧事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案《周礼》朝日无常日,郑元云用二分,故遂施行。秋分之夕,月多东升,而西向拜之,背实远矣。谓朝日宜用仲春之朔,夕月宜用仲秋之朔。淳于睿駮之,引《礼记》云祭日于东,祭月于西,以端其位。《周礼》秋分夕月,并行于上世。西向拜月,虽如背实,亦犹月在大而祭之于坎,不复言背月也。佟之案《礼器》云为朝夕必放于日月。郑元云日出东方,月出西方;又云大明生于东,月生于西,此阴阳之分,夫妇之位也。郑元云大明,日也。知朝日东向,夕月西向,斯盖各本其位之所在耳。犹如天子东西游幸,朝堂之官及拜官者犹北向朝拜,宁得以背实为疑邪。佟之谓魏世所行,善得与夺之衷。晋初弃圆丘方泽,于两郊二至辍礼,至于二分之朝,致替无义。江左草创,旧章多阙,宋氏因循,未能反古。窃惟皇齐应天御极,典教惟新,谓宜使盛典行之盛代,以春分朝于殿庭之西,南向而拜日,秋分于殿庭之东,西向而拜月,此即所谓必放日月以端其位之义也。使四方观化者,莫不欣欣而颂美。旒藻之饰,盖本天之至质也,朝日不得同昊天至质之礼,故元冕三旒也。近代祀天,著衮十二旒,极文章之义,则是古今礼之变也。礼天朝日,既服宜有异,顷世天子小朝会,著绛纱袍、通天金博山冠,斯即今朝之服次衮冕者也。窃谓宜依此拜日月,甚得差降之宜也。佟之任非礼局,轻奏大典,实为侵官,伏追惭震。从之。

北魏

太祖天兴三年二月丁亥,诏有司祀日于东郊。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按《礼志》:天兴三年春,帝始祀日于东郊,用骍牛一。秋分祭月于西郊,用白羊一。
高祖太和十五年,诏:朝日以朔,夕月以朏。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礼志》:太和十五年八月甲寅,集群官,诏曰:近论朝日夕月,皆欲以二分之日,于东西郊行礼。然月有馀闰,行无常准。若一依分日,或值月出于东,而行礼于西,寻情即理,不可施行。昔秘书监薛靖等尝论此事,以为朝日以朔,夕月以朏。卿等意谓朔朏二分,何者为是。尚书游明根对曰考案旧式,推校众议,宜从朏月。
太和十六年二月,朝日于东郊。八月,夕月于西郊。按《魏书·高祖本纪》:太和十六年二月甲午,初朝日于东郊,遂以为常。八月庚寅,车驾初夕月于西郊,遂以为常。

北周

孝闵帝元年二月癸酉,朝日于东郊。
《周书·孝闵帝本纪》云云。
《隋书·礼仪志》《礼》:天子以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汉法,不俟二分于东西郊,常以郊泰畤。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魏文讥其烦亵,似家人之事,而以正月朝日于东门之外。前史又以为非时。及明帝太和元年二月丁亥,朝日于东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郊。始合于古。后周以春分朝日于国东门外,为坛,如其郊。用特牲青币,青圭有邸。皇帝乘青辂,及祀官俱青冕,执事者青弁。司徒亚献,宗伯终献。燔燎如圜丘。秋分夕月于国西门外,为坛于埳中,方四丈,深四尺,燔燎礼如朝日。
武帝保定元年春二月甲午,朝日于东郊。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宣帝宣政元年六月,即位。秋八月丙寅,夕月于西郊。按《周书·宣帝本纪》云云。

隋制,以日月从祀圆丘,在丘第二等。
《隋书·礼仪志》:高祖受命。为圆丘于国之南。日月在丘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犊各一。
高祖开皇七年二月丁巳,祀朝日于东郊。
《隋书·高祖本纪》云云。 按《礼仪志》:开皇初,于国东春明门外为坛,如其郊。每以春分朝日。又于国西开远门外为坎,深三尺,广四丈。为坛于坎中,高一尺,广四尺。每以秋分夕月。牲币与周同。

高祖武德 年,定日月祀典及从祀仪。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礼乐志》: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广四丈,高八尺者,朝日之坛也。为坎深三尺,纵广四丈,坛于其中,高一尺,方广四丈者,夕月之坛也。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大明、夜明在坛之第一等。蜡祭百神,大明、夜明在坛上。夏至祀皇地祇,而朝日、夕月无配。大享于明堂。日、月,以太尊实醴齐,著尊实盎齐,皆二,以山罍实酒一。从祀于圆丘,以太尊二实汎齐。冬至,祀昊天上帝以苍璧。日以圭、璧,币以青;月以圭、璧,币以白。大明、夜明,笾八、豆八、簋一、簠一、豋一、俎一。蜡祭百神,大明、夜明,笾十、豆十、簋一、簠一、豋一、俎一。昊天上帝,苍犊;大明,青犊;夜明,白犊。
《旧唐书·礼仪志》:武德初,定令:每岁冬至,祀昊天上帝于圆丘。日月,从祀,在坛之第二等。牲,用方色犊各一。〈又〉武德观之制。春分,朝日于国城之东;秋分,夕月于国城之西。各用方色犊一,笾、豆各四,簠、簋、豋、俎各一。
元宗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以日月为中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礼仪志》:王仲丘撰成一百五十卷,名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焉,以日月为中祀。
《开元礼》:春分朝日于东郊。斋戒。前祀五日,皇帝散斋三日,致斋二日,如圆丘仪。诸应祀之官斋戒,如别仪。陈设。前祀二日,尚舍直长施大次于外壝东门之内道北,南向。
摄事,卫尉设祀官、公卿次于东壝之外道南,北向西上。

尚舍奉御铺御座。卫尉设陈馔幔于内壝东门之外道南,北向。设文武侍臣次。又设祀官及从祀群官、诸州使人、蕃客等次。
摄事无御座及文武侍臣至蕃客等次。

大乐令设宫县之乐于坛南内壝之内,设歌钟歌磬于坛上,如圆丘之仪。右校扫除坛之内外。郊社令积柴于燎坛,其坛于神坛之右,内壝之外。方八尺,高一丈,门上,南出户,方三尺。前祀一日,奉礼设御位及望燎位,从祀群官、诸州使人、蕃客等位于内壝之内,皆如圆丘之义。
摄则设祀官、公卿位内壝内道北,执事位于道南,馀同圆丘。

设酒樽之位,太樽二,著樽二,罍一,在坛上,于南隅,北向。
樽皆置于坫,加勺羃,设爵于樽下。

设御洗于坛南陛东南,亚献之洗又于东南,俱北向。罍水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以巾爵。执樽罍篚羃者,各立于樽罍篚羃之后。设玉币之篚于坛上樽坫之所。晡后,谒者引光禄卿诣厨视濯溉,又谒者引诸祀官诣厨省馔具讫,俱还斋所。祀日未明十刻,太官令帅宰人以鸾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于馔所,遂烹牲。大明青牲一,夜明白牲一。未明五刻,太史令、郊社令升设大明。神座于坛上北方,南向,席以槁秸,设神位于座首。
銮驾出宫如圆丘之仪。

奠玉帛。祀日未明三刻,诸祀官各服其服。郊社令、良酝令各帅其属入实樽罍玉币。
凡樽之次,太樽为上,实以醴齐;著樽次之,实以盎齐;罍樽实以清酒。其元酒各实于上樽,罍樽无元酒。礼神之玉以圭有邸。其币大明以青,夜明以白。

太官令帅进馔者实诸笾豆簠簋,入设于内壝东门之外馔幔内。未明二刻,奉礼帅赞者先入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及令史与执樽罍篚羃者入自东门,当坛南,重行北面,以西为上。
凡引导者每曲一逡巡。

立定,奉礼曰:再拜。赞者承传。
凡奉礼有词,赞者皆承传。

御史以下皆再拜。讫,执樽者升自东陛,立于樽所,坛下执罍洗篚羃者各就位。赞引引御史、太祝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令史、祝史行扫除于下,讫,引降就位。驾将至,谒者、赞引各引祀官及从祀群官、诸国蕃客使,俱就门外位。驾至大次门外,回辂南向,将军降立于辂右。侍中进当銮驾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请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帝降辂,之大次。通事舍人引文武五品以上从祀之官,皆就门外位。太乐令帅工人、二舞次入就位,文舞入陈于悬内,武舞立于悬南道西。谒者引司空入就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司空再拜讫,谒者引司空诣坛东陛,升,行扫除于上,降,行乐悬于下,讫,引出就位。皇帝停大次半刻顷,通事舍人分引从祀文武群官、介公、酅公、诸国客使先入就位。太常博士引太常卿立于大次门外,当门北向。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元冕出次,华盖侍卫如常仪。侍中负宝陪从如式。博士引太常卿,太常卿引皇帝。
凡太常卿前导,皆博士先引。

至南内壝门外。殿中监进大圭,尚衣奉御又以镇圭授殿中监,殿中监受,进,皇帝搢大圭,执镇圭。华盖仗卫停于门外,近侍者从入如常,谒者引礼部尚书、太常少卿陪从如常。皇帝至版位,西面立。
每立定,太常卿与博士退立于左。

谒者、赞引各引祀官次入就位。立定,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太常卿前奏:有司谨具,请行事。
摄则初司空入,谒者、赞引各引祀官以次入就位,赞拜讫,谒者进太尉之左曰请行事。凡献皆以太尉为初献,下仿此。

退复位。协律郎跪,俛伏,举麾。
凡取物者,皆跪俛伏而取以兴。奠物则奠讫俛伏而后兴。

鼓柷,奏元和之乐,乃以圜钟之均,以文舞之舞乐,舞六成,偃麾,戛敔,乐止。
凡乐皆协律郎举麾,工鼓柷而后作,偃麾戛敔而后止。

太常卿前奏称:请再拜。退复位。
摄则奉礼赞曰众官再拜。

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太祝取玉币于篚,立于樽所。太常卿引皇帝,太和之乐作。
皇帝每行皆作太和之乐。

皇帝诣坛,升自南陛,侍中、中书令已下及左右侍从量人从升。皇帝升坛,北向立,乐止。
摄则谒者引太尉升奠。

太祝加玉于币以授侍中,侍中奉玉帛东向进,皇帝搢镇圭,受玉帛。每受物,搢镇圭,奠讫执圭,俛伏,兴。登歌,作肃和之乐,乃以大吕之均。太常卿引皇帝进,北面跪奠于大明。神座,俛伏,兴,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再拜讫,登歌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南陛,还版位,西向立,乐止。
摄则谒者引太尉。

初群官拜讫,祝史奉毛血之豆立于门外,于登歌止,祝史奉毛血入,升自南陛,太祝迎取于坛上,进奠于神座前,太祝与祝史退立于樽所。进熟。皇帝既升奠。玉帛。
摄则太尉既升奠。

太官令出,帅进馔者奉馔陈于内壝门外,谒者引司徒出,诣馔所,司徒奉俎。初皇帝既入至位乐止,太官令引馔入,俎初入门,雍和之乐作,以黄钟之均,馔至陛,乐止。祝史进,彻毛血之豆,降自东陛以出。馔升南陛,太祝迎引于坛上,设于神座前。
笾豆,盖羃先彻,乃升。簋簠既奠,却其盖于下。

设讫,谒者引司徒以下降自东陛,复位,太祝还樽所。太常卿引皇帝诣罍洗,乐作。
其盥洗之仪如圜丘。

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诣坛,升自南陛,乐止。谒者引司徒升自东陛,立于樽所,斋郎奉俎从升,立于司徒之后。太常卿引皇帝诣樽所,执樽者举羃,侍中赞酌醴齐讫,寿和之乐作。
皇帝每酌献及饮福,皆作寿和之乐。

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立,乐止。太祝持版进于神座之右,东面跪读祝文曰:维某年岁次月朔日,子嗣天子某。
摄则云谨遣太尉封臣名。

敢昭告于大明:惟神宣布太阳,照临下土,动植咸赖,幽隐无遗。时维仲春,敬遵常礼。
夜明云昭著元象,煇耀阴精,理历授时,仰观取则,爰兹仲秋,用率常礼。

谨以玉帛牺齐,粢盛庶品,祗祀于神,尚享。讫,兴。皇帝再拜。初读祝文讫,乐作,太祝进奠版于神座,还樽所,皇帝拜讫,乐止。太祝以爵酌上樽福酒授侍中,侍中受爵西向进,皇帝再拜受爵,跪,祭酒,啐酒,奠爵,俛伏,兴。太祝帅斋郎进俎,太祝减神前胙肉加于俎,太祝持俎以授司徒,司徒奉俎西向进,皇帝受以授左右。
摄则太尉受以授斋郎。

谒者引司徒降复位。皇帝跪取爵,遂饮,卒爵,侍中进受爵以授太祝,太祝受爵复于坫,皇帝俛伏,兴,再拜,乐止。太常卿引皇帝,乐作,皇帝降自南陛,还版位,西向立,乐止。文舞出,鼓柷,作舒和之乐,出讫,戛敔,乐止。武舞入,鼓柷,作舒和之乐,立定,戛敔,乐止。皇帝献将毕,谒者引太尉诣罍洗,盥手
摄则太尉献将毕,谒者引太常卿为亚献下,皆仿此。

洗匏爵讫,谒者引太尉自东陛升坛,诣樽所,执樽者举羃,太尉酌盎齐,武舞作。谒者引太尉进大明神座前,北向跪奠爵,兴,谒者引太尉少退,北向再拜。太祝以爵酌罍福酒,进太尉之右西向立,太尉再拜受爵,跪,祭酒,遂饮,卒爵,太祝进受爵复于坫,太尉兴,再拜,谒者引太尉降复位。初太尉献将毕,谒者引光禄卿
皇帝仪与摄事同以光禄卿为终献。

诣罍洗,盥洗匏爵,升酌盎齐终献,如亚献之仪。讫,谒者引光禄卿降复位。武舞六成,乐止。舞献俱毕,太祝进彻豆,还樽所。彻者,笾豆各少移于故处。奉礼曰:赐胙。赞者唱: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已饮福受胙者不拜。太和之乐作,太常卿前奏称:请拜。退复位。皇帝再拜。奉礼曰:众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乐一成,止。太常卿前奏:请就望燎位。太常卿引皇帝,乐作。
摄则谒者引太尉。

皇帝就望燎位,南向立,乐止。于群官将拜,太祝执篚进神座前,跪取玉帛、祝版,斋郎以俎载牲体、黍稷饭、爵酒,兴,降自南陛,南行,经悬内,当柴坛南,东行,自南陛登柴坛,以玉币、祝版、馔物置于柴上户内。讫,奉礼曰:可燎。东西各四人以炬燎火。半柴,太常卿前奏:礼毕。太常卿引皇帝还大次,乐作,皇帝出内壝门,殿中监前受镇圭,以授尚衣奉御,殿中监又前受大圭,华盖仗卫如常仪,皇帝入次,乐止。谒者、赞引引祀官及从祀群官、诸国蕃客以次出。赞引引御史以下俱复执事位,立定,奉礼曰:再拜。御史以下俱再拜,赞引引出。工人、二舞以次出。
銮驾还宫如圆丘仪。

《文献通考》:唐制,以二分日,朝日、夕月于国城东西,各用方色犊,笾豆各十,簠簋豋俎各一。乐旧用黄钟之均,三成。新改用天神之乐,圜钟之均,六成。
天宝三载,诏升日月为大祀。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天宝三载三月戊寅,诏曰:祭之为典,以陈至敬。名或不正,是相夺伦。日月昭临,下土式瞻。既超言象之外,宜极尊严之礼。列为中祀,颇紊大猷。自今已后,升为大祀,仍以四时致祭,庶昭报之诚,格于上下。钦崇之称,合于典则。

太祖天赞三年九月庚子,拜日于蹛林。
《辽史·太祖本纪》云云。
穆宗应历二年冬十一月己卯,日南至始,用旧制行拜日礼。
《辽史·穆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拜日仪:皇帝升露台,设褥,向日再拜,上香。门使通,阁使或副、应拜臣僚殿左右阶陪位,再拜。皇帝升坐。奏榜讫,北班起居毕,时相以下通名再拜,不出班,奏圣躬万福,又再拜,各祗候。宣徽以下横班同。诸司、閤门、北面先奏事;馀同。教坊与臣僚同。
圣宗统和元年十二月戊申,千龄节,祭日月,礼毕,百僚称贺。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统和四年十一月癸未,祭日月,为驸马都尉勤德祈福。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二年夏四月甲子,拜日。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开泰四年六月,拜日。七月,又拜日。
《辽史·圣宗本纪》:开泰四年六月庚戌,上拜日如礼。秋七月,上又拜日,遂幸秋山。
开泰七年夏四月,拜日。
《辽史·圣宗本纪》云云。

真宗天禧 年,定朝日、夕月礼。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天禧初,太常礼院以监察御史王博文言,详定:准礼,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国语》:大采朝日,少采夕月。又曰:春朝朝日,秋夕夕月。唐柳宗元论云:夕之名者,朝拜之偶也。古者旦见曰朝,暮见曰夕。按礼,秋分夕月。盖其时昼夜平分,太阳当午而阴魄已生,遂行夕拜之祭以祀日。未前十刻,太官令率宰人割牲,未后三刻行礼,盖是古礼以夕行朝祭之仪。又按礼云:从子至巳为阳,从午至亥为阴。参详典礼,合于未后三刻行礼。
仁宗庆历三年,定朝日、夕月之圭。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庆历三年,定朝日之圭、夕月之圭皆五寸。
庆历 年,定朝日、夕月牲豆之数。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朝日、夕月。庆历用羊、豕各二,笾、豆十二,簠、簋、俎二。
皇祐五年,改定朝日、夕月坛制。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皇祐五年,定朝日坛,旧高七尺,东西六步一尺五寸;增为八尺,广四丈,如唐《郊祀录》。夕月坛与隋、唐制度不合,从旧则坛小,如唐则坎深。今定坎深三尺,广四丈。坛高一尺,广二丈。四方为陛,降入坎中,然后升坛。坛皆两壝,壝皆二十五步。增大明、夜明坛山罍二,笾豆十二。礼生引司天监官分献,上香,奠币、爵,再拜。
神宗元丰六年,改建夜明坛。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元丰六年,礼部言:熙宁祀仪朝日坛,广四丈。夕月坛,广二丈。以唐王泾《郊祀录》考之,夕月坛方广四丈,今止二丈,盖礼仪之误。请依制广改造夜明坛。从之。
徽宗政和三年,班《五礼新仪》,定日月坛制如故。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三年夏四月庚戌,班《五礼新仪》。 按《礼志》《五礼新仪》定二坛高广、坎深如皇祐,无所改。
《文献通考》:政和三年,议礼局上《五礼新仪》:朝日坛,广四丈,高八尺。四出陛,两壝二十五步。夕月坎深三尺,广四丈。坛高一尺,广二丈。四方各为陛,入坎中,然后升坛。两壝,每壝二十五步。
高宗绍兴三年,复举日月祀典。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年四月己亥,复举五帝日月之祀。
《文献通考》:绍兴三年,司封员外郎郑士彦言,春分朝日,秋分夕月,祀典未举。望诏礼官讲求。从之。其后于城外惠照院,望祭。位版日书曰:大明。月书曰:夜明。玉用圭璧,大明币用赤,夜明币用白。礼如祀感生帝。

太宗天会四年春正月丁卯朔,始朝日。
《金史·太宗本纪》云云。 按《礼志》:朝日夕月仪。斋戒、陈设、省牲器、奠玉币、进熟,其节并如大祀之仪。朝日玉用青璧,夕月用白璧,币皆如玉之色。牲各用羊一、豕一。有司摄三献司徒行事。其亲行朝日,金初用本国礼,天会四年正月,始朝日于乾元殿,而后受贺。
熙宗天眷二年定朔,望朝日仪。
《金史·熙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天眷二年,定朔望朝日仪。皇帝服靴袍,百官常服。有司设炉案、御褥位于所御殿前陛上,设百官褥位于殿门外,皆向日。宣徽使奏导皇帝至位,南向,再拜,上香,又再拜。各门皆相应赞,殿门外臣僚陪拜如常仪。
世宗大定二年,罢拜日礼。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大定二年,以无典故罢。
大定十五年,复拜日礼,诏从南向。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大定十五年,言事者谓今正旦并万春节,宜令有司定拜日之礼。有司援据汉、唐春分朝日,升烟奠玉如圜丘之仪。又按唐《开元礼》,南向设大明神位,天子北向,皆无南向拜日之制。今已奉敕以月朔拜日,宜遵古制,殿前东向拜。诏姑从南向。其日,先引臣僚于殿门外立,陪位立殿前班露台左右,皇帝于露台香案拜如上仪。
大定十八年,拜日于仁政殿,始行东向之礼。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大定十八年,上拜日于仁政殿,始行东向之礼。皇帝出殿,东向设位,宣徽赞:拜。皇帝再拜,上香,讫,又再拜。臣僚并陪拜,依班次起居,如常仪。
章宗明昌五年三月庚辰,初定日月常祀。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宣宗贞祐元年,拜日于仁政殿。
《金史·宣宗本纪》:贞祐元年闰九月戊辰朔,拜日于仁政殿,自是每月吉为常。

元制,日月从祀圆丘,并定圭、币、笾豆、牲牢之数。按《元史·祭祀志》:从祀圆坛,第一等;大明位卯,夜明位酉,用神位版,丹质黄书。神席绫褥座各随其方色,藉皆以槁秸。大明青圭有邸,夜明白圭有邸,币皆如其玉色。日月,皆太尊一、著尊二。各设于神座之左而右向,皆有坫,有勺,加羃,羃之绘以云,惟设而不酌者无勺。笾豆皆八,簠一,簋一,豋一,俎一,匏爵一,有坫,沙池一,玉币篚一。凡笾之设,居神位左,豆居右,豋、簠簋居中,俎居后,笾皆有巾,巾之绘以斧。以太尊实泛齐,以著尊实醍齐,皆有上尊,大明青犊,夜明白犊。
世祖至元十六年十二月甲申,祀太阳。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五年春正月庚寅,祭日于司天台。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三十一年四月,成宗即位。五月,祭太阳于司天台。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议定朝日、夕月典礼。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三年冬十月丙午,三宝奴及司徒田忠良等言:曩奉旨举行南郊配位从祀,北郊方丘、朝日夕月典礼。臣等议,欲祀北郊,必先南郊。今岁冬至,圜丘,尊太祖皇帝配享,来岁夏至,祀方丘,尊世祖皇帝配享,春秋朝日夕月,实合祀典。有旨:所用仪物,其令有司速备之。

太祖洪武三年,始定朝日、夕月之祀。
《大政纪》:洪武三年正月,礼部定朝日、夕月礼。朝日以春分,夕月以秋分。星辰则祔祭于月坛。
洪武四年正月,定朝日、夕月祭服。九月,更定斋戒之仪。
《大政纪》:洪武四年正月,诏定亲祀朝日、夕月服衮冕,陪祭官各服本品梁冠祭服。九月乙亥,诏亲祀日月斋三日,降香斋一日。著为令。
洪武二十一年,建日月坛于大祀殿。罢朝日、夕月之祭。
《大政纪》:戊辰洪武二十一年三月,增修南郊坛壝于大祀殿丹墀内,叠石为台四,东西相向,以为日月星辰四坛从祀。其朝日、夕月、荧星之祭,悉罢之。按《续文献通考》:洪武戊辰,增修坛壝于大祀殿丹墀中,垒土为台,东西相向,以祀日月星辰。命文武大臣分献,罢朝日、夕月之祭。
世宗嘉靖九年,复行朝日、夕月之礼。
《续文献通考》:嘉靖九年,用夏言议,改建四郊,兆日于东郊,兆月于西郊。每岁春分行朝日礼,秋分行夕月礼。朝日坛在朝阳门外,方广五丈,高五尺九寸,坛面砖青色琉璃,四出陛九级,圆壝墙七十五丈,高八尺一寸,厚二尺三寸。棂星门六,正西三,南东北各一,外围墙,前方后圆。西北各三门,墙西北有石坊曰礼神街。夕月坛在阜成门外,方广四丈,高四尺六寸,坛面砖白色琉璃。四出陛六级,方壝墙二十四丈,高八尺,厚二尺二寸八分。棂星门六,正东三,南北西各一。外围方墙,东北各三门,墙东北有石坊,亦曰礼神街。朝日坛仪注,一,前期三日,太常寺奏祭祀如常仪。谕百官致斋二日。一,前期二日,太常卿同光禄卿奏省牲如常仪。一,前期一日,上亲填祝版于文华殿,遂告于庙。
红楮版朱书,如遇遣官之岁,则中书官代填。

一,陈设大明之神西向,犊一,羊一,豕一,豋一,铏一,簠簋各二,笾十,豆十,玉爵三,酒尊三,红瓷酒盏三十,红玛瑙玉一,帛一,红色篚一,祝案一。一,正祭,是日,免朝,锦衣卫备随朝驾,上常服,乘舆,由东长安门出,至坛北门入,至具服殿,具祭服出。导引官导上由左门入。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内赞奏:就位。上就拜位。典仪唱:迎神。乐作,乐止。内赞奏:四拜。典仪唱:奠玉帛。乐作。内赞奏:升坛。导上至大明神位前。奏:跪。奏:搢圭。司香官捧香跪进于上左。内赞奏:上香。上三上香讫,捧玉帛官以玉帛跪进于上右。内赞奏:献玉帛。上受玉帛,奠讫。奏:出圭。奏:复位。乐止。典仪唱:行初献礼。乐作。内赞奏:升坛。导上至神位前。奏:搢圭。捧爵官以爵跪进于上右。上受爵。内赞奏:献爵。上献讫,奏:出圭。奏:诣读祝位。上诣读祝位。奏:跪。传赞:众官皆跪。乐暂止。赞:读祝。读祝官跪读祝毕,乐复作。奏:俯伏,兴,平身。奏:复位。乐止。典仪唱:行亚献礼。乐作,仪同初献,但不读祝。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乐作,仪同亚献。乐止。太常卿进立于坛前之右,唱:赐福胙。内赞奏:诣饮福位。导上至饮福位。奏:跪。奏:搢圭。光禄官捧福酒跪进于上右。内赞奏:饮福酒。上饮讫,光禄官捧福胙跪进于上右。内赞奏:受胙。上受讫,奏:出圭,俯伏,兴,平身。奏:复位。上复位。奏:两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彻馔。乐作。执事官彻馔讫,乐止。典仪唱:送神。乐作。内赞奏:四拜,兴,平身。乐止。典仪唱: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掌祭官捧馔,各诣燎位。乐作。内赞奏:礼毕。乐止。导引官导上至具服殿,易常服,升辇,还,参拜于庙。 夕月坛仪注,一,前二日,太常寺奏祭祀如常仪。谕百官致斋二日。一,前期一日,太常卿同光禄卿奏省牲如常仪。是日,上亲填祝版于文华殿。
白楮版墨书,如遇遣官之岁,则中书官代填。

遂告于庙。一,陈设夜明之神,东向,犊一,羊一,豕一,豋一,铏二,簠簋各二,笾十,豆十,金爵三,酒尊三,白瓷酒盏三十,玉用白璧一,帛一,白色,篚一,祝案一。从位一坛,南向,笾十,豆十,帛十,青红黄各一,白六,元一。一,正祭,是日,免朝。锦衣卫备随朝驾。申时,上常服,乘舆,由西长安门出,至坛北门入,至具服殿。具皮弁服出。导引官导上由中门入。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内赞奏:就位。上就拜位。典仪唱:迎神。乐作,乐止。内赞奏:两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奠玉帛。乐作。内赞奏:升坛。导上至夜明神位前。奏:跪。奏:搢圭。司香官捧香跪进于上左。内赞奏:上香。上三上香讫,捧玉帛官以玉帛跪进于上左。内赞奏:献玉帛。上受玉帛,奠讫,奏:出圭。奏:复位。乐止。典仪唱:行初献礼。乐作。内赞奏:升坛。导上至神位前。奏:搢圭。捧爵官以爵跪进于上右。上受爵。内赞奏:献爵。上献讫,奏:出圭。诣读祝位。奏:跪。传赞众官皆跪。乐暂止。赞:读祝。读祝官跪读祝毕,乐作。奏:俛伏,兴,平身。传赞百官同。奏:复位。上复位。乐止。典仪唱:行亚献礼。乐作,初献同,不读祝。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乐作,仪同亚献。乐止。太常卿进立于坛前之右。唱:赐福胙。内赞奏:诣饮福位。导上至饮福位。奏:跪。奏:搢圭。光禄卿捧福酒跪进于上右。内赞奏:饮福酒。上饮讫,光禄官捧福胙跪进于上右。内赞奏:受胙。上受讫,奏:出圭,俛伏,兴,平身。奏:复位。上复位。奏:两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彻馔。乐作。执事官彻馔讫,乐止。典仪唱:送神。乐作。内赞奏:两拜。百官同。乐止。典仪唱: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掌祭官捧馔,各诣瘗位。乐作。内赞奏:礼毕。乐止。导引官导上入具服殿,易常服,升辇,还,参拜于庙。参拜毕,上还宫。遣官则否。一,分献官仪注,初献、读祝、献官朝上跪,至俛伏,兴,平身,赞引引献官由北级上,至神位前。赞:搢笏,上香,献帛,献爵。讫,赞:出笏。复位。亚终献,同。上复位,赞引引献官至神位前,赞:搢笏,献爵,出笏,复位。
《图书编》:朝日坛,嘉靖九年罢从祀。建坛朝阳门外二里许,为制一成,坛面红琉璃,东西南北阶九级,俱白石。内棂星门四,西门外为燎炉瘗池,西南为具服殿,东北为神库、神厨、宰牲亭、灯库、钟楼。北为遣官房。外建天门二,北天门外,西北为礼神坊。西天门外,迤南为陪祀斋宿房。护坛地一百亩,岁春分祭大明之神于朝日坛,西向。甲丙戊庚壬年,上祭服亲祀。馀年,遣文大臣摄之。先十五日,委协律郎率乐舞生演礼乐。先十日,题请上行礼。先三日,奏致斋,进铜人、斋牌示长安门。是日,诣太和殿,观礼乐,牺牲所看牲。先二日,同光禄寺奏省牲。次日,具本复命。博士捧祝版候填御名,捧安于香帛亭。厨役舁至神库奉安。乐舞生烧香陈设乐器,铺排洗祭器。夜半,奉安神牌,陈设笾豆祭品,大明赤璋一,礼神帛一,红色玉爵三,瓷酒盏三十,骍犊一,羊一,豕一,豋一,铏二,簠簋各二,笾豆各十。
嘉靖九年,钦依赤玉无切物可改,而就礼。礼不可改而就物。日以赤玉,月以白玉,此不易之理。见无赤玉,合暂以次玉玛瑙之类代之。

明旦,上以出祭朝日告内殿,卿诣皇极门,候请圣驾。上由东长安门出,至坛北门入,至具服殿,具祭服出。导引官导由左门入。典仪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内赞奏:就位。位设于上成。典仪唱:迎神。奏乐,乐止。奏:四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奠玉帛。奏乐。内赞奏:升坛。导上至香案前。奏:跪。奏:搢圭。奏:上香。奏:献玉帛。奏:出圭。奏:复位。乐止。典仪唱:行初献礼。奏乐。内赞奏:升坛。导上至神位前。奏:搢圭。奏:献爵。奏:出圭。奏:复位。乐暂止。奏:跪。传赞百官同。赞:读祝。讫,乐复作。奏:俛伏,兴,平身。传赞同。乐止。典仪唱:行亚献礼。奏乐,仪同初献,惟不读祝。乐止。典仪唱:行终献礼。奏乐,仪同亚献,乐止。卿立于坛之左,唱:赐福胙。光禄卿捧福酒胙跪进于右。内赞奏:跪。奏:搢圭。奏:饮酒。奏:受胙。奏:出圭,俛伏,兴,平身。奏:再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彻馔。奏乐,乐止。典仪唱:送神。奏乐。奏:四拜。传赞百官同。典仪唱: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掌祭官捧祭馔,各诣燎位。奏乐。上退拜位,南立。捧祝帛馔官下升。奏:礼毕。内赞导上出左门,导引官导至具服殿。上回,参内殿。遣官之年,先期题钦定大臣一员摄祭位于坛下,由北级升降,不饮福受胙,馀仪同。乐章乐七奏,乐生七十二人,舞八佾,文生六十四人,武生六十四人。 夕月坛,嘉靖九年,罢从祀,建坛阜城门外之南二里许,为制一成,坛用白琉璃,东西南北阶六级,俱白石。内棂星门四,东门外为瘗池,东北为具服殿。南门外为神库,西南为宰牲亭、神厨、祭器库。北门外为钟楼、遣官房。外天门二,东门外北为礼神坊,护坛地三十六亩七分。
十年,钦依夕月坛,以铁炉置于坎上焚燎,不必造燎坛,以称祭月于坎之义。

岁秋分,祭夜明之神于夕月坛,东向,从祀木火土金水星、二十八宿、周天星辰,南向。丑辰未戌年,上皮弁服亲祀。馀年,遣武大臣摄之。先十五日,委协律郎率乐舞生演礼乐。先十日,题请上行礼,并题钦遣大臣分献。先二日,奏致斋进铜人、斋牌,示长安门,诣太和殿观礼乐,牺牲所看牲。先一日,光禄寺奏省牲。次早,具本复命。上以出祭夜明,告内殿。博士捧祝版候填御名,捧安于香帛亭。厨役舁至神库,奉安。乐舞生烧香陈设乐器,铺排洗祭器。是日午后,本寺官奉安神座神牌,陈设笾豆祭品。夜明白琥一,礼神帛一,白色,金爵三,磁酒盏三十,骍犊羊豕各一,豋一,铏二,簠簋各二,笾豆各十。星辰配位礼神帛十,青红元黄各一,白六,磁爵三,馀同。申刻,上由西长安门出,至坛北门,入至具服殿。具皮弁服,出。导引官导上由中门入。
仪同朝日,惟行再拜礼,改赐福胙为答福胙。

分献官于唱初献读祝时,听赞,朝上跪,至俛伏,兴,平身,赞引由北级上至神位前,赞搢笏,上香,献帛,献爵,讫,其亚终献,俱候上复位,然后行礼。遣官年,先期题钦遣大臣一员摄祭,一员分献摄官位,于坛下由南级升降,不答福胙,馀仪同。乐章乐六奏,乐生七十二人,舞八佾,文生六十四人,武生六十四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日月祀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