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吊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吊哭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目录

 吊哭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高祖一则〉
  后汉〈总一则 明帝永平一则 殇帝延平一则〉
  魏〈明帝太和一则〉
  晋〈武帝咸宁一则 太康一则〉
  宋〈武帝永初一则〉
  南齐〈总一则 海陵王延兴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陈〈高祖永定二则〉
  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则〉
  北齐〈总一则〉
  北周〈总一则〉
  隋〈高农开皇二则〉
  唐〈总一则 高祖武德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后唐〈明宗天成一则〉

礼仪典第一百三十二卷

吊哭部汇考一

周制,吊临诸臣,及主人受吊仪。
《周礼》:天官宰夫,凡邦之吊事,掌其戒令。
郑康成曰:吊事,吊诸侯诸臣也。

大府,凡邦国之贡,以待吊用。
郑康成曰:此九贡之财所给,给吊用,给凶礼之五事。

世妇,掌吊临于卿大夫之丧。
郑康成曰:王使往吊。 贾氏曰:案司服,公卿大夫皆王亲吊之。此又使世妇者,盖使世妇致礼物,但吊是大名,虽致礼,亦名为吊。是以大仆云:掌三公六卿之吊。劳注云:致礼,同名为吊,是其事也。 王氏曰:世妇视大夫,故使吊临于卿大夫之丧。

女御,从世妇而吊于卿大夫之丧。
郑康成曰:从之数,盖如使者之介云。 贾氏曰:世妇象大夫,女御象元士,但介数依命数为差。则王之大夫四命,世妇之从亦四人。

《春官大宗伯》:朝觐会同,则为上相。王哭诸侯亦如之。
郑康成曰:哭诸侯者,为薨于国,为位而哭之。《檀弓》曰:天子哭诸侯也,爵弁绖缁衣。 胡康侯曰:周制,王哭诸侯,则大宗伯为上相,司服为王制缌麻,宰夫为掌邦之吊事,戒令与其币器财用。是王者所以怀诸侯。

鬯人,凡王吊临,共介鬯。
郑康成曰:以尊适卑曰临。《春秋传》曰:照临敝色。郑锷曰:《礼记》所谓临诸侯,畛于鬼神。曰:有天王某是也。王或亲吊诸臣之丧,或适四方,舍于诸侯祖庙之时。虽曰至尊,于人之祖先神明,有所不敢忽。使介执鬯以礼之,鬯人共介鬯,王亦未尝亲挚,所谓天子无挚也。

司服,凡吊事,弁绖服。
郑康成曰:《论语》曰:羔裘元冠,不以吊。弁绖者,如爵弁而素加环绖。

内宗,王后有事,则从,大丧序哭者,哭诸侯,亦如之。
贾氏曰:此诸侯来朝,薨于王国,王为之缌衰者。若《檀弓》云:以爵弁纯衣哭诸侯,谓薨于本国,王遥哭之,则妇人不哭。妇人无外事。

凡卿大夫之丧,掌其吊临。
郑康成曰:王后吊临诸侯而已,是以言掌卿大夫云。 王氏曰:世妇言掌吊临于卿大夫之丧,则王或使焉。乃往内宗,言凡卿大夫之丧,掌其吊临,则凡丧皆往,亦同族故也。

丧祝,王吊则与巫前。
郑司农曰:丧祝与巫,以桃茢执戈在王前。《檀弓》曰:君临臣丧,以巫祝桃茢执戈恶之也。所以异于生也。《春秋传》曰:楚人使公亲襚,公使巫以桃茢,先祓殡。楚人弗禁,既而悔之。君临臣丧之礼,故悔之。

男巫,王吊,则与祝前。
郑康成曰:巫祝前王也。 贾氏曰:丧祝云:王吊则与巫前。二官俱在王前也。 李嘉会曰:王吊,祝可往也,巫何与焉。祝则以辞,巫则用桃茢,以除害也。

女巫,若王后吊,则与祝前。
郑康成曰:女巫与祝,前后如王礼。 贾氏曰:与天官、女祝前后也。

典路,凡会同军旅,吊于四方,以路从。
易氏曰:为因会同宾客,而行吊事。

《夏官大司马》:王吊劳士庶子,则相。
郑康成曰:师败,王亲吊士庶子之死者,劳其伤者。则相王之礼庶子、卿大夫之子从军者,或谓之庶士。 郑锷曰:士庶子,宿卫王宫者也。王亲征,则从王在军,而属司马。有死者,王亲吊之。司马相其吊
劳之礼,以其在军故也。

司士,凡士之有守者,令哭无去守。
郑康成曰:守官不可空也。 易氏曰:不以丧而废其职。

大仆,掌三公孤卿之吊劳。
郑康成曰:王使往。 郑锷曰:王于公卿,有吊之之礼,以致其哀戚之情。有劳之之礼,以示其悯劳之意。三公孤卿近臣之重,故遣仆臣以往,见其恩厚也。

小臣,掌士大夫之吊劳。凡大事,佐大仆。
郑锷曰:掌小事,故掌吊劳于士大夫。凡有大事,则为大仆之佐而已。

御仆掌群吏之逆,及庶民之复,与其吊劳。
李嘉会曰:群吏庶民,安有吊劳,观阳门之介夫死,而子产哭之哀。汉征民宿卫,及其去也,天子亲享之。群吏庶民,或有吊劳宜也。

《仪礼·士丧礼》:君使人吊,彻帷,主人迎于寝门外,见宾不哭,先入门右,北面。
〈注〉使人士也,礼使人必以其爵。彻帷㧁之事毕,则下之。

吊者入,升自西阶东面,主人进中庭,吊者致命。
〈注〉主人不升贱也。致命曰:君闻子之丧,使某如何不淑。

主人哭拜,稽颡成踊,宾出,主人拜送于外门外。
〈注〉稽颡,头触地。成踊三者三。

高祖二年,为义帝发丧,哀临三日。
《汉书·高祖本纪》:二年冬十月,项羽使九江王布杀义帝于郴。汉王为义帝发丧,袒而大哭,哀临三日。

后汉

后汉有吊临遣使之制,光禄大夫、大鸿胪分掌之。按《后汉书·礼仪志》:朝臣中二千石、将军,使者吊祭,郡国二千石、六百石以至黄绶,皆赐常车驿牛赠祭。宜自佐史以上达,大敛皆以朝服。君临吊若遣使者,主人免绖去杖望马首如礼。免绖去杖,不敢以戚凶服当尊者。
前书,贾山上书曰:古之贤君于臣也,尊其爵禄而亲之,疾则临视之无数,死则往吊哭之,临其小敛大敛,已棺涂,而后为之服,锡衰绖,而三临,其丧未敛,而不饮酒食肉,未葬不举乐,可谓尽礼矣,服法服端容貌正颜色,然后见之,故臣下莫敢不竭力尽死以报其上。功德立于世,而令问不忘也。

《百官志》:凡大夫、议郎皆掌顾问应对,无常事,唯诏命所使。凡诸国嗣之丧,则光禄大夫掌吊。大鸿胪。王薨则使吊之。
明帝永平元年,东海王彊薨,帝为发哀。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元年,东海王彊薨,遣司马冯鲂持节视丧事。 按《东海恭王彊传》:永平元年,彊临命上疏。天子览书悲恸,出幸津门亭发哀。
殇帝延平元年十二月甲子,清河王薨,使司空持节吊祭。
《后汉书·殇帝本纪》不载。 按《安帝本纪》云云。

明帝太和五年,曹真薨,帝幸城东,哭之。
《魏志·明帝本纪》:太和五年三月,大司马曹真薨。按《杜佑·通典》:魏大司马曹真薨,王肃为举哀表云:在礼,大臣之丧,天子临吊。诸侯之薨,又庭哭焉。同姓之臣,崇于异姓。自秦逮汉,多阙不行。光武颇遵其礼,时群臣莫不竞劝。博士范升上疏称扬以为美。可依旧礼,为位而哭,敦睦宗族。于是帝幸城东,张帷哭之。

武帝咸宁二年,诏定为王公大臣,发哀之制。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咸宁二年十一月,诏诸王公大臣薨,应三朝发哀者,踰月不举乐,其一朝发哀者,三日不举乐。
太康二年,贾充薨,有司议吊临仪。
《晋书·武帝本纪》:太康二年夏四月庚午,太尉、鲁公贾充薨。
《后汉书·礼仪志》:注晋起居注曰:太尉贾充薨,皇太子妃之父,又太保也。有司奏,依汉元明二帝亲临师保故事,皇太子素服为发哀,又临其丧。

武帝永初二年,零陵王薨。车驾三朝率百僚举哀于朝堂,一依魏明帝服山阳公故事。
《宋书·武帝本纪》云云。

南齐

南齐制,漆画轮车。御为郡公举哀临哭所乘。〈又〉白帢单衣,谓之素服,以举哀临丧。
《南齐书·舆服志》云云。
海陵王延兴元年,王薨,议百官临会仪。
《南齐书·海陵王本纪》不载。 按《礼志》:海陵王薨,百官会哀。时纂严,朝议疑戎服临会。祠部郎何佟之议:羔裘元冠不以吊,理不容以兵服临丧。宋泰始二年,孝武大祥之日,于时百僚入临,皆于宫门变戎服,著衣帢,入临毕,出外,还袭戎衣。从之。

梁制,小舆形似轺车,金装漆画,但施八横。元正大会,乘出上殿。西堂举哀亦乘之。行则从后。一名舆车。〈又〉单衣、白帢,以代古之疑衰、皮弁为吊服,为群臣举哀临丧则服之。
《梁书》不载。 按《隋书·礼仪志》云云。
武帝天监五年,皇太子为贵嫔母丧,举哀别第。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礼仪志》:天监五年,贵嫔母车丧,议者疑其仪。明山宾以为:贵嫔既居母忧,皇太子出贵嫔别第,一举哀,以申圣情,庶不乖礼。帝从之。

高祖永定二年,江阴王薨,诏遣太宰吊祭,司空监护丧事。
《陈书高·祖本纪》云云。
永定三年六月辛丑,故司空周文育之柩至自建昌。壬寅,高祖素服哭于东堂。
《陈书·高祖本纪》云云。

北魏

孝文帝太和十五年,帝为高丽王琏举哀于城东行宫。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太和十五年,高丽王死,十二月诏曰:高丽王琏守蕃东隅,累朝贡职,年踰期颐,勤德弥著。今既不幸,其赴使垂至,将为之举哀。而古者同姓哭庙,异姓随其方,皆有服制。今既久废,不可卒为之衰,且欲素委貌、白布深衣,于城东为尽一哀,以见其使也。朕虽不常识此人,甚悼惜之。有司可申敕备办。事如别仪。
太和十九年,为太师冯熙举哀于行在。
《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九年春三月戊子,太师冯熙薨。夏四月庚子,车驾幸彭城。癸丑,帝为太师冯熙举哀于行在所。

北齐

后齐,河清中,改易旧物,著令定制。乘舆。东、西堂举哀,服白帢。皇太子为宫臣举哀,白帢,单衣,乌皮履。未加元服,则素服。
《北齐书》不载。 按《隋书·礼仪志》云云。

北周

后周帝后及诸侯已下,吊服各有其制。
《北周书》不载。 按《隋书·礼仪志》:后周设司服之官,掌皇帝十二服。其吊服,锡衰以哭三公,缌衰以哭诸侯,疑衰以哭大夫皆素弁,环绖。〈又〉其吊服,诸侯于其卿大夫,锡衰;同姓,缌衰;于士,疑衰。其当事则弁绖,否则皮弁。公孤卿大夫之吊服,锡衰弁绖,皮弁亦如。士之吊服,疑衰素裳,当事弁绖,否则徒弁。〈又〉皇后之吊服。为妃、嫔、三公之夫人、孤卿内子之丧,锡衰。为诸侯夫人之丧,缌衰。为媛、御婉及大夫孺人、士之妇人之丧,疑衰。皆吉笄,无首。诸侯之夫人及三妃与三公之夫人已下凶事,则五衰:其吊,诸侯夫人于卿之内子、大夫孺人,锡衰。于已之同姓之臣,缌衰。于士之妇人,疑衰。皆吉笄,无首。其三妃已下及媛,三公夫人已下及孺人,其吊服锡衰。御婉及士之妇人,吊服疑衰,疑衰同笄。

高祖开皇 年,定临吊诸臣服制。
《隋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高祖初即位,将改周制,下诏:集通儒,详议。定令,采用东齐之法。乘舆白帢,白纱单衣,乌皮履,举哀则服之。临臣之丧,三品已上,服锡衰;五等诸侯,缌衰;四品已下,疑衰。皇太子白帢,单衣,乌皮履,为宫臣举哀,则服之。临吊三师、三少,则锡衰;宫臣四品已上,缌衰;五品已下,疑衰。开皇二年,使使吊于陈。
《隋书·高祖本纪》:开皇二年春正月庚申,陈宣帝殂。夏六月甲申,使使吊于陈。

唐制,礼部郎中、员外郎,及鸿胪寺卿,掌吊事。
《唐书·目官志》:礼部郎中、员外郎。凡出蕃册授、吊赠者,给衣冠。皇亲三等以上丧,举哀,有司帐具给食。〈又〉鸿胪寺卿。皇帝、皇太子为五服亲及大臣发哀临吊,则卿赞相。
高祖武德四年,始著临吊舆服之制。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车服志》:武德四年,始著车舆、衣服之令。天子之车:曰四望车者,拜陵、临吊所乘也,制如安车,青油纁,朱里通幰,朱丝络网。皇后之车六:四望车者,拜陵、吊丧所乘也,青油纁,朱里通幰。皇太子之车三:四望车者,临吊所乘也。金饰末,紫油纁,朱里通幰。天子之服十四:白帢者,临丧之服也。白纱单衣,乌皮履。
元宗开元二十年,《开元礼》成,定举哀临吊之制。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礼仪志》:萧嵩为集贤院学士,奏起居舍人王仲丘撰成一百五十卷,名曰《大唐开元礼》。二十年九月,颁所司行用焉。按《开元礼》:皇帝为外祖父母举哀,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于别殿设素褥床席,为举哀成服位,南向。尚衣奉御先制小功五月之服。守宫先于举哀殿外门之外,随便设百官文武次如常。其日举哀前三刻,诸卫屯门列仗如常,诸应陪慰者并赴集次所,典仪于举哀殿门之外布百官位亦如常。又于殿前设诸王三品已上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诸亲位于文武官五品之下。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又于阶下当御位北向设太尉奉慰位。文武百官到,入次改服素服。侍中版奏:请中严。亦在三刻之前,尚衣奉御以箧奉衰服升,立于殿东间北面。典谒引诸王百官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诣閤奉迎。举哀前一刻,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素服,御舆出,升别殿,降舆,即哭位南向坐,侍卫如常。至时,侍中跪奏:请为故某官若某郡君。举哀。俛伏,兴。皇帝哭,十五举声。侍中跪奏:请哭止成服。俛伏,兴。皇帝止。尚衣奉御以箧奉衰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于变服,则权设步障,已而去之。成服已,侍中又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帝哭。通事舍人引诸王、文武百官三品以上入就殿庭位,舍人赞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群官在位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官在位皆止。舍人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又舍人次引百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三品以上退出。其四品以下位于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引退如殿庭之仪。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帝止,御舆降还,侍卫从至閤如初。所司宣仗散。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服衰服,出即位次哭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朝晡三日而止。 为皇后父母举哀与为外祖父母礼同。其异者,制缌麻三月之服,朝晡再哭而止。 为诸王妃主举哀,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奉御先于肃章门外道东设大次,南向,周以行帷,御座,设素褥床席。守宫随便于永安门外设文武官五品以上便次。其日举哀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前二刻,诸卫列仗如常。典仪于大次前量远近设一品以下应陪集者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百官皆集次,改服素服就位。又于大次前设奉慰位。前一刻,文武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如常。侍中版奏:外办。皇帝素服御舆复道以出,从闱宫后门入,之大次。降即哭位,南向坐,侍卫如常。至时,侍中跪奏:请为故臣某官若主若妃。举哀。俛伏,兴。皇帝哭。通事舍人赞群官拜,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若百官为门外位者,候入大次,通事舍人引三品以上入次前位,四品以下仍门外位。舍人赞哭,群臣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群臣在位者皆止。舍人引文武官行首皆一人,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群臣在位者皆再拜讫,有门外位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又奏请还宫,退本位立。皇帝哭止,御舆降还,其侍卫从至閤如常。所司宣仗散。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帝仍初服出位次哭如初。侍卫如初,百官不集。自后本服周者,凡三朝哭而止。本服大功者,其曰晡哭而止。本服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若皇太子陪举哀,则素服,左庶子启引从帷宫南门入,至大次前,启再拜讫,引升东间之南,北面哭。于百官哭止,进御座前,跪,俛伏,兴,再拜。于百官退,引降拜还如初。其宫官等应陪拜慰者,则随班于上台,自下皆然。 为内命妇宗戚举哀与为诸王妃主礼同。三品夫人以上,其日仍晡哭而止。其九嫔以下,一举哀而止,亦随恩赐之深浅。 为贵臣举哀与为诸王礼同,其异者一举哀而止。贵臣谓职事二品以上,散官一品。其馀官则随恩赐之深浅。 为蕃国主举哀与为贵臣礼同,其异者,城外张帷幔为次,向其国而哭之,至举声而止。 皇帝临诸王妃主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尚舍直长先设行宫大次于主人第大门外之西,南向。守宫于主人大门外,随便设诸从驾文武之官便次。其所临者五属之亲,于乘舆未到之前,并先集列于主人之第。其执事先于其寝北设帐幔,为主人五属妇女拜哭次。其日,未出宫前四刻,侍中版奏:请中严。出宫前三刻,搥一鼓为一严。所司整设小驾卤簿于所出宫门外如常仪。出宫前二刻,搥二鼓为再严,奉礼于所出宫门外设陪从官位如常。尚舍奉御先于主人第大门外便殿之内,设皇帝便座,南向。又于主人堂上中间设素下床席,为哭位,亦南向。典仪又于主人庭中设陪从官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于御座前阶下设奉慰位。主人执事于堂下设五属之亲位于东阶之东,重行,西面北上。又设五属妇女位于堂北幔下:主女位于东厢,西面南上;妻妾位于西厢,东面南上;众妇人位于北厢,重行南面。诸亲在东,相对为首。以服精粗为序,而尊者差前。其五属外内并临于此所。诸陪从之官,各常服赴集其位。有司整列皇帝四望车以下及仗卫之属应列卤薄者于内外如常仪。出宫前一刻,又搥三鼓为三严,侍卫之官诣閤奉迎如常。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常服,御舆以出,伞扇华盖侍卫警跸如常仪。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进,当车前跪,奏称:黄门侍郎臣某言,请乘舆发。退复位。驾动,警跸如常,黄门侍郎与赞者夹辂以出。至侍臣上马所,黄门侍郎进,跪奏称:请驾权停,敕侍臣上马。俛伏,兴。侍中前承诏,退称:制曰可。黄门侍郎退,唱:侍臣上马。赞者承传,文武侍臣上马毕,黄门侍郎奏称:请乘舆发。退复位。銮驾动,称警跸,鼓吹不作。文武群官应陪从者乘马以从。驾至行宫门外,侍中进,跪奏:请降车。俛伏,兴,退复位。皇帝降车,御舆就大次。其舆辇以下钑戟仗卫之属,陈列于大次之前左右。皇帝变服素服,其陪从之官各舍于便次变服素服,其侍臣及武官不变服。主人相者引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服缞服就堂下外内位次哭。典仪一人立于堂下东阶东南,赞者二人立于其南退,俱西面。皇帝变服讫,御舆出,侍御如常。主人免绖去杖,司仪令引出大门外,望见乘舆,止哭,再拜迎。仍引主人先入门右西面立,不哭。其未殡即通拜迎拜送于大门内。皇帝至堂,侍中跪奏:请降舆,升。俛伏,兴。于所临丧者非尊秩,则御舆升堂。皇帝降舆,升自东阶,即哭位。巫祝各一人先升,巫执桃立于东南,祝执茢立于西南,相向。千牛四人执戈随升,二人先,二人后。侍臣夹升,列于户内外及阶下左右。其仗卫卤簿列于门外内如常。司仪令引主人入中庭,北面。典仪称拜,主人内外皆再拜。敕引主人升。司仪令引主人升主于户内之东,西面。侍中跪奏:请哭。俛伏,兴。皇帝哭。典仪称哭,赞者承传,唱可哭。凡典仪有词,赞者皆承传。主人以下在位者皆哭。典谒引诸从官应陪临者入即班位。立定,典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典仪称哭,从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典仪称止,从官在位者皆止。典谒引诸王为首者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典谒接引还本位。又典谒次引诸从官文武行首一人进,舍人接引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典谒引从官在位者出。又典谒次引诸王等以次出。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帝止。典仪称哭止,主人以下皆止。司仪令引主人降立于庭中之东,北面,典仪称拜,主人以下皆再拜。侍中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帝降,御舆出,侍卫警跸如初。司仪令引主人先出,俟于大门外拜送。皇帝至大次,降舆即御座变服。司仪令引主人哭还庐次。皇帝停大次,未发前三刻,侍中版奏:请中严。所司先奏三严搥鼓,整列仗卫卤簿于还途如来仪。奉礼于行宫南门外道左,向道重行设陪从之官位,文左武右。陪从之官于便次变服常服,赴集位所,典谒引即班位。三严已,侍中版奏:外办。皇帝御舆出,侍卫警跸并如初。皇帝降舆升车,黄门侍郎奏请及群官陪从、鼓吹不作并如来仪。乘舆至殿前,若閤外。回车。侍中跪奏:请降入。俛伏,兴。皇帝降车御舆入,侍臣从至閤如初。侍中版奏:解严。将士各还其所,百官皆退。 临外祖父母丧皇后父母、宗戚、贵臣并与临诸王妃主礼同。其临王妃丧及凡内丧,则并幸其前寝次也。其尊应就丧殡寝者,则临殡寝所。 凡临诸王妃主尊亲者及师保傅与三老五更、二王后丧,则敬同外祖。其所临幸者若第邻宫阙,率尔往还,则容不备卤簿与严鼓,皆禀当时别仪注。其内外文武陪从官,准驾备略。车驾若经太庙,则侍中跪奏式,过乃复常。
敕使吊诸王妃主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外之右设使者次,南向。其日,使者至,掌次者引之次。内外衰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立哭于东阶下,妇人立哭于殡所如常仪。使者素服出次,司仪引立于大门外西,东面。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史二人对举吊书案,立于使者之南,差退,俱东面。城外不持节。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主人出门,止哭,迎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司仪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入门而左,立于阶间,南面;节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持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司仪引主人进当使者前,北面。持节者脱节衣。史以案进诣使者前,使者取吊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制,吊。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进受吊书,退立于东阶下,西面哭。持节者加节衣。司仪引使者,持节者先导,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主人以吊书授左右,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取吊书于阶下,升,奠于柩东。使人若须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讫,引出。若朝使致赙,宾至,主人迎受如吊书仪,唯赙物掌事者受以东。藏之。 敕使吊外祖父母丧后父母、宗戚、贵臣、蕃国主并与吊诸王妃主丧同。 制遣百僚会王公以下丧,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外,随便量设百官文武应会吊者便次。其日,司仪令先于主人第前寝庭,北面重行设百官位,以西为上。百官应会吊者,并赴集主人第门外便次,各服素服,司仪以次引入就班位。立定,司仪赞可哭,诸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司仪赞可止,诸官在位者皆止。司仪引诸官行首一人升,诣主人前席位展慰非应致敬者则立慰。讫,引降出。又司仪引诸在位者以次立。不致敬者出,应致敬者再拜引退。 敕使荣赠诸王,守宫于主人大门外之西,设使者及使副次,南向。其日,使人及副公服从朝堂受册,载于犊车。使人及副各备卤簿,鼓乐备而不作。至主人大门外,降车,掌次引之次。内外衰服。司仪引主人以下就东阶下位,妇人升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出次,谒者绛公服引立于门西,东面。使副立于使者之南,持节者立于使者之北,少退,史二人对举册案,立于使副西南,俱东面。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主人出门,止哭,迎使者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谒者引使者入,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册案者次之。内外止哭。使者升,立于柩东,北厢,南面。持节者在使者之东少南,西向。使副立于持节南,持册案者立于使副东南,俱西面。司仪引主人升,立于阶上,当使者北面。持节者脱节衣。使以册案进使副前,使副取册,案退复位;使副以册进,使者受,称:有制。主人降于阶间,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升,复北面位。内外止哭。使者读册讫,主人降于阶间,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升,诣使者前受册,退,跪奠于柩东,兴,降立于东阶下,西面。初使人受册讫,持节者加节衣。谒者引使者,持节者先导,使副及持案者次之,出,复门外位。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绖杖哭而入。其使者应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引出。 敕使荣赠外祖父母后父母、贵臣、蕃国王并与册赠诸王礼同。若主人六品以下,则拜及受制皆于堂下。 敕使致奠诸王妃主丧,守宫于主人大门外量设便次。使者至,掌次者引之次。内外衰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就东阶下位,妇人就堂上位,皆立哭。使者公服出次,谒者绛公服引立于门西,东面。执事者陈牢馔于使者东南,当门北向,西上。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迎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谒者引使者入,内外止哭。使者升自东阶,立于柩东少北,南面。执事者以牢馔入,升设于柩东,西向南上。司仪引主人升自西阶,立于阶上,当使者北面。执事者酌酒,西面奠于席,退复位。使者曰:某封若某位将归幽宅,制使某奠。主人降诣阶间,北面哭拜稽颡,内外皆哭。谒者引使者及从者降出,复门外位。初主人拜稽颡讫,司仪引主人退哭于东阶;使者出,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 敕使致奠外祖父母丧后父母、贵臣、蕃国主丧奠,并与诸王、妃主礼同。 皇后临内命妇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降临前二刻,尚仪版奏:请中严。尚寝先于命妇以下寝中间北厢,设素下床席,为后哭位,南向。小舆进于内庭。降临前一刻,尚仪版奏:外办。后服素服升舆,出,常侍从者侍卫如常式。至内命妇以下丧寝,降舆即位哭,侍卫如常式。于后之将至也,女侍者启引亡者所生皇子,降东阶之南,西面再拜;已成服则去杖。又女侍者启引亡者所生皇女,出北户,降寝北,南面再拜。引并升,复位,哭如初。尚仪跪奏:请哭。后哭,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尚仪跪奏:请哭止,抚慰皇子等。后止。女侍者引皇子就后前跪哭,后抚慰,皇子兴,再拜,仍立哭。又引皇女进,抚慰如抚慰皇子之礼。尚仪跪奏:请还。后升舆,引降还,侍卫如初。于后之降也,侍者启引皇子降拜,引升复位哭,女侍者启引皇女降拜,引升复位哭,并如初。 后吊外祖父母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备办。内给事二人为使者。守宫先于主人第大门之外右,设使者次,南向。其日,使至,掌次者延入次。内外衰服。司仪引主人以下俱立哭于东阶下,妇人立哭于殡所如常仪。使者素服出次,内典引引使者立大门外之西,东面。内给使二人以案奉令书,立于使者之南,差退,俱东面。司仪入告,主人去杖免绖,司仪引出门,止哭,迎于大门外,见宾先入,立于门右,北面。内典引引使者以下入,内外止哭,使者入门而左,立于阶间,南面;持案者立于使者西南,东面。司仪引主人进当使者前,北面。内给使以案进诣使者前,使者取吊书,持案者退复位。使者称:有令吊。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司仪引主人进受吊书,退立于东阶下,西面哭。内典引引使者以下出,复门外位。主人以吊书授左右,司仪引主人出内门,止哭,拜送于大门外。使者还,主人杖哭而入,取吊书于阶下,升,奠于柩东。若使者须私吊,则通名,引入吊如常礼讫,引出。 后吊诸王妃主丧吊宗戚丧皆与遣使吊外祖父母丧礼同。凡葬及练祥使吊之礼并同。 皇太子为诸王妃主举哀,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斋师先于宜秋门外道东设皇太子次,南向,周以行帷,设素下床褥席。守宫于重明门外设宫臣七品以上便次。其日,举哀前三刻,左庶子版奏:请中严。举哀前二刻,诸卫率列仗如常。掌仪于次前设宫臣五品以上哭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设一品以下七品以上于帷宫门外,亦如之。又于次前设奉慰位。宫臣七品以上应陪慰者,并赴集便次,改服素服。前一刻,通事舍人引一品以下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并诣閤奉迎如常式。左庶子版奏:外办。皇太子服素服,升腰舆出閤,从帷宫后门入,降舆,就哭位即坐,侍卫如常仪。左庶子跪奏:请为某王若某公,某王太妃。举哀。俛伏,兴。皇太子哭。通事舍人引宫臣五品以上入,各就班位。立定,舍人赞拜,宫臣在位者皆再拜;舍人赞哭,宫臣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舍人赞止,宫臣在位者皆止。舍人引宫臣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舍人引退,还本位。舍人赞拜,宫臣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宫臣等出。其六品以下位于门外者,典谒赞拜、赞哭、赞止、引退皆如门内之仪。左庶子跪奏:请哭止。俛伏,兴,还本位。皇太子止,升腰舆还,侍卫从至閤俱如常仪。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太子仍初服出即位次,哭如初。其宫臣等非近侍者,其日晡临不集。皇太子于师保傅奉慰再拜,则左庶子奏:兴受。答再拜,乃坐哭。自后本服周者,三朝哭而止。本服大功者,其日晡哭而止。本服小功以下,一举哀而止。其有皇子皇孙应陪举哀者,皇子则位于皇太子之下,皇孙则位于东间之南,北面,与皇太子俱哭。于引宫官以下退已,乃赞止,引退。其应拜慰者,引进跪奉慰如常礼。自下皆然。为良娣举哀,则于内别殿,三朝哭而止。为良媛一举哀而止。师保傅与诸王同,宗戚与妃主同,宫臣与诸王同,并一举哀而止。宫臣通第三品以此,其馀官随恩深浅。 为外祖父母举哀。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斋师先于东宫别殿北壁下设素下床席,为皇太子举哀成服位,南向。有司先制皇太子小功五月之服。其为妃父母,则制缌麻三月之服。所司先于重明门外之左右,量设宫臣以下次。其日,举哀前三刻,又设一品以下九品以上哭位于举哀殿门外,亦如之。又于阶下当举哀位,北向设奉慰位。宫臣应陪临者,并赴集便次服素服。斋师以箧奉衰服,升立于殿东间,北面立。典谒引一品以下九品以上俱就门外位。文武侍卫之官诣閤奉迎。举哀前一刻,左庶子版奏:外办。至时,皇太子服素服升舆出,升别殿,降即哭位坐,侍卫如常。左庶子跪奏:请为故某官若某郡君。举哀。俛伏,兴。皇太子哭,十五举声,左庶子跪奏:请哭止,成服。俛伏,兴。皇太子止哭。斋师以箧奉衰服进,跪授,兴,仍赞变服焉。成服,左庶子跪奏:请哭。俛伏,兴。至成服讫请哭止,如诸王妃主仪。皇太子止哭,升舆降还,侍卫从至閤如常。其日晡哭,则晡前二刻奏严,一刻奏办,皇太子服衰服,出即位次,哭如初。宫官不集。自后朝晡凡三日而止。
临诸王妃主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守

宫先于重明门外之左设三师等次;又于主人第大门外之右设皇太子便次,南向;又于大门之左右随便设陪从之官次。其所临者五属之亲先集列于主人之第。其执事先于寝北设障幔,为主人五属妇人拜哭次。其日,出宫前四刻,左庶子版奏:请中严。出宫前三刻,搥一鼓为一严。二卫率等备列常行仗卫卤簿所出宫门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二刻,又搥二鼓为再严,奉礼于重明门外之左右设宫官从者位,文东武西,重行相向,皆以北为上。斋师先于主人大门外次内,设皇太子座,南向;又于主人堂上中间近北设素下床席,为皇太子哭位,南向。掌仪于主人庭设从官之位,文东武西,重行北面,相对为首;又于皇太子座前阶下设奉慰位。主人执事于堂下设五属之亲位于东阶之东,重行,西面北上。以服精粗为序,而尊者差前。又设五属妇女位于堂北幔下:主女位于东厢,西面南上;妻妾位于西厢,东面南上;众妇人位北厢,南面,诸妇在西,诸亲在东,相对为首。其五属内外,并陪临于此所。其陪从宫官以下皆常服赴集其位。有司整列皇太子四望车,及副车仗卫之属,应列卤簿者于外,内如常仪。出宫前一刻,又搥三鼓为三严,诸侍卫之官俱诣閤奉迎。左庶子版奏:外办。皇太子服常服,升舆以出,扇盖及侍从如常仪。皇太子降舆升车,中允进,跪奏称:中允臣某言,请车发。俛伏,兴,退复位。凡中允奏请,皆进跪奏称某官臣某言,讫,俛伏,兴。车动,中允兴赞者夹引以出。至侍臣上马所,中允奏称:请车权停,令侍臣上马。左庶子承令,退称:令曰诺。中允退称:侍臣上马。赞者承传,文武侍臣皆退,上马毕,中允奏:请车发。退复位。皇太子车动,鼓吹不作,三师乘车训导,三少乘车训从,宫臣文武应陪从者皆乘马以从如常。至主人大门次前,左庶子进,跪奏:请降车。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车,升舆入次。其车舆以下卤簿仗卫之属,列于次前之左右。皇太子变服素服,其陪从之官各就次变服素服,侍臣及文武官不变服。相者引主人内外五属之亲,各服衰服就堂下位次哭。掌仪一人立于堂下东阶东南,赞者二人立于其南差退,俱西面。皇太子变服讫,升舆出,侍卫左右如初。主人免绖去杖,相者引出门外,遥见舆,止哭再拜迎。仍引主人先入,门左西面立,不哭。若未殡,则通拜迎拜送于大门之内。相者赞众主人以下皆止哭。皇太子至堂,左庶子跪奏:请降舆,升。俛伏,兴。皇太子降舆,升自东阶,即哭位。应拜者则奉引拜灵次。侍臣夹升列于户内外及阶下之左右,其仗卫卤簿止列于门内外之左右,并如常仪。司仪引主人进中庭,北面。掌仪称拜,主人以下应拜者皆再拜。令引主人升。司仪引主人升,立于户内之东,西面。左庶子临奏:请哭。俛伏,兴。皇太子哭。掌仪称哭,赞者承传,唱:可哭。主人以下及在位者皆哭。通事舍人引诸从官应陪位者入,即班位。立定,掌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掌仪称哭,从官在位者皆哭;十五举声,掌仪称止,从官在位者皆止。通事舍人引从官行首一人进诣奉慰位,跪奉慰,俛伏,兴,引退还本位。掌仪称拜,从官在位者皆再拜讫,舍人引从官出。左庶子跪奏:请哭止,抚慰主人。俛伏,兴。皇太子止,兴,就主人前执手讫,主人再拜,皇太子复位哭,又尽一哀。凡所临非五属之亲,则一哭而止。左庶子跪奏:请哭止。俛伏,兴。皇太子止。掌仪称止,主人以下在位者皆止。司仪引主人降立于庭中之东,北面。掌仪称拜,主人以下在位者皆再拜。左庶子奏:请还。皇太子降,升舆出,侍卫如初。司仪引主人先出,俟于大门外,拜送。皇太子至次,降舆,即座服常服。司仪引主人哭还庐次。皇太子停大次,未发前三刻,左庶子版奏:请严。有司依式先奏三严搥鼓如初。二卫率等整列仗卫卤簿还途如来仪。奉礼设宫官陪从者位于皇太子次前道左,文武皆重行向道。陪从之官各于次变服讫,谒者各引就班位。三严已,左庶子又奏:外办。皇太子升舆出,升车还宫。左庶子奏请及宫官陪从、不鸣鼓吹皆如来仪。到重明门外,宫官文武皆下马,三师三少皆还。皇太子至殿前,回车南向。左庶子跪奏:请降车。俛伏,兴。皇太子降车,升舆入,侍臣从至閤。左庶子奏请解严,将士各还其所,宫官皆退。 临外祖父母丧妃父母、师傅保、宗戚、宫臣并与诸王妃主礼同。其临诸王妃主以下内丧,则并位于前寝次。其尊亲应就丧殡寝者,则临殡可。凡所临诸王妃主以下丧,若未殡,若已殡,或临启引,或练禫,皆以本服亲疏及恩赐深浅而为疏数之异。其亲临之仪及主人迎待之式,其礼如初。其所临者若邻宫阙,率尔往还,则容不备常行仗卫与严鼓,皆禀当时别旨而为仪注。其宫臣陪从文武官,亦准临时备略。皇太子每过太庙,则左庶子奏式,过乃复常。 遣使吊诸王妃主、外祖父母、妃之父母、师傅保、宗戚、贵臣、上台贵臣,并与讣奏吊仪同。 皇太子妃临良娣以下之丧,本司散下其礼,所司随职供办。降临前二刻,司则版启:请中严。掌筵先于丧寝中间北厢设素下床席,为妃哭位,南向。腰舆进于内庭。降临前一刻,司则版启:外办。妃服素服,升舆出,常侍从者侍卫如常。至丧寝所,降舆,升丧寝,即位坐,哭,侍从者侍卫如常。于妃之将至也,女侍者启引亡者之子,降东阶之南,西面再拜。已成服则去杖。又女侍者启引亡者之女,出北户,降寝北,面再拜。引并升,复位哭如初。司则跪启:请哭。妃哭,从临者皆哭,十五举声,跪启:止,抚慰。妃止。女侍者引亡者之子诣妃前跪哭,抚慰之,子兴,再拜,引退复位。又引亡者之女如上礼。司则跪启:请还。妃升舆,引降,还,侍卫如初。于妃之降也,侍者启引亡者之子降拜,引升,复位哭。女侍者启引亡者之女降拜,引升,复位哭并如初。 敕使吊,使者公服入立于寝门外之西,东面。相者入告。主人素冠降自西阶,迎于寝门之外,见宾不哭,先入立于门右,北面。内外皆止哭。开帷。使者入,升立西阶,东面。进主人于阶下,北面。使者称:有敕。主人再拜。使者宣敕云:某封位薨。情以恻然,如何不淑。主人哭拜稽颡,内外皆哭。使者出,主人拜送于大门之外。亲故为使吊者,既出,易服入,向尸立哭十数声,止,降出。主人唯于敕使出,升降自西阶。 宾吊,宾至,掌次者引之次,宾著素服。相者入告。内外衰服。相者引主人以下立哭于阼阶下,妇人升哭于殡西。相者引宾入立于庭,北面西上。为首者一人进,当主人东面立,云如何不淑。主人哭,再拜稽颡。为首者复北面位。吊者俱哭十馀声。相者引出。少顷,相者引主人以下各还次。 亲故哭。若有亲故哭殡者,内外俱升就殡堂位,尊者坐,若宾敌体以上,宾初入则起,宾坐亦坐,宾起亦起。内外俱哭。相者引宾入,升堂立于殡东,西向南上,尊者坐,俱哭尽哀。尊者起,相者引出。卑者再拜讫,乃就主人前稍南,东北面执爵。相者引以次出。恩深者,宾拜讫,主哭尽哀,或就孝子抚哭尽哀而出。少顷,相者引主人以下降还次。 州县官长吊,若刺史哭其所部,主人设席于柩东,西向。刺史素服将到,相者引主人去杖立于门内之左,北面。刺史入,升自东阶,即座,西向坐哭。主人升就位哭。刺史哭尽哀,将起,主人降复阶下位。刺史降出,主人拜送于大门外,杖哭而入。刺史遣使吊,若刺史遣使吊,使者至,掌次者引就次。内外俱衰服。主人以下就阶下位,妇人入就堂上位,内外俱哭。使者素服执书,相者引入门而左,立于阶间东面。使者致辞,主人拜,稽颡,相者引主人进诣使者前,西面受书,退复位,左右进,受书。主人拜送于位,相者引使者出。使者若自入吊哭,如上吊仪。客出少顷,内外止哭,各就位。 亲故遣使致赙。使者立于大门外之西,东面。从者以篚奉元纁束帛立于使者西南,俱东面。相者入告。主人立哭。相者进主人前,东面受命,出,诣使者前,西面曰:敢请事。使之从者以篚进诣使者前,西向以授使者,退复位。使者曰:某封若某官无官封者即称某子。使某赙。相者入告,出曰:孤某须矣。相者引使者入,立于内门外之西,东面。主人止哭。使者少进,东面曰:某封若某官使某赙。主人哭,再拜。使者少进,坐委之,兴,复位。掌事者进,坐举之,兴以东。相者引使者出,主人拜送。若使者致物不以器,掌事者讶受之,不委于地。其馀赙物,从者执之,立于使者东南,北面西上。掌事者受之以东,藏之。 亲宾致奠,启之日,亲宾致奠于主人。设启奠后,诸尊者入,立于寝门之外,东向。祭具陈于尊者东南,北向西上。相者入告。内外卑者皆兴,立哭于位。又相者引尊者入,升,当柩东,西面。尊者哭,祭具从升,于柩东尊者之西,西向南上。设馔讫,执馔者降出。奠者止哭,诣酒樽所,取爵酌酒,跪奠于柩东,兴,少退,西面立。内外皆止哭。奠者曰:某封若某位伯叔。将归幽宅,谨奉奠。若异姓,各从其称。若使者,云某封若某姓,闻某封若某官将归幽宅,使某奉辞。奠毕,应拜者再拜,内外皆哭,主人哭拜稽颡。奠者哭,尽哀止,相者引。执事者以次彻馔而去。

后唐

明宗天成元年冬十月辛丑,契丹使没骨馁来告阿保机哀,废朝三日。
《五代史·唐本纪》云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吊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