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冠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冠礼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十五卷目录

 冠礼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惠帝一则 景帝一则 昭帝元凤一则 宣帝五凤一则 元帝竟宁一则〉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安帝永初一则 顺帝永建一则 桓帝建和一则 灵帝建宁一则 献帝兴平一则 建安一则〉
  魏〈齐王芳正始一则〉
  晋〈武帝泰始二则 咸宁一则 惠帝永平一则 成帝咸康一则 穆帝升平一则 孝武帝太元一则 安帝隆安一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孝武帝大明一则 后废帝元徽一则〉
  南齐〈武帝永明一则 明帝建武一则 永泰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陈〈文帝天嘉一则 后主至德一则〉
  北魏〈高祖太和一则 肃宗正光一则〉
  北齐〈后主天统一则〉

礼仪典第十五卷

冠礼部汇考一

古者二十而冠。周制,大宗伯掌之,以亲万民。
《礼记·曲礼》:二十曰弱,冠。
〈孔疏〉二十曰弱冠者,二十成人,初加冠礼,体犹未壮,故曰弱也。至二十九,通得名弱冠,以其血气未定故也。

《周礼·春官》:大宗伯之职,以嘉礼,亲万民。以昏冠之礼,亲成男女。
〈订义〉郑锷曰:昏者,礼之本。冠者,礼之始。昏则亲男女之情,冠则成男女之德也。

《仪礼》:士冠礼。
〈注〉童子任职,居士位,年二十而冠。主人元冠朝服,则是仕于诸侯天子之士,朝服皮弁,素积古者。四民世事,士之子恒为士。冠礼于五礼,属嘉礼。〈疏〉童子任职,居士位,年二十而冠,为士身加冠。又《大戴礼·公冠篇》及下诸侯有冠礼,亦据诸侯身自加冠。二十而冠者,郑据《曲礼》:二十曰弱冠,故云年二十而冠。其大夫始仕者二十,已冠,讫五十乃爵命为大夫。故大夫无冠礼。若诸侯,则十二而冠。故《左传·襄九年》:晋侯与诸侯伐郑,还,公送晋侯,以公宴于河上,问公年。季武子对曰:会于沙随之岁,寡君以生。注云:沙随在成十六年,晋侯曰:十二年矣。是谓一终一星终也。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可以冠矣。是诸侯十二而冠也。若天子亦与诸侯同,十二而冠。故《尚书·金縢》云:王与大夫尽弁。时成王年十五,云王与大夫尽弁,则知天子亦十二而冠矣。又《大戴礼》云:文王十三生伯邑考。《左传》云:冠而生子,礼也。是殷之诸侯,亦十二而冠。若夏之天子、诸侯,与殷天子,亦十二而冠,可知。若天子之子,则亦二十而冠。天子、诸侯冠,自有天子、诸侯冠礼。故《大戴礼》《公冠篇》,天子自然有冠礼。但《仪礼》之内亡耳。士既三加为大夫,早冠者亦依士礼三加。若天子、诸侯礼,则多矣。故《大戴·公冠篇》云:公冠四加者,缁布皮弁爵弁。后加元冕。天子亦四加后当加衮冕矣。案下文云:天子之元子犹士,天子无生而贵者,则天子之子虽早冠,亦用士礼而冠。案《家语·冠颂》云:王太子之冠,拟冠则天子,元子亦拟诸侯四加,若然诸侯之子,不得四加,与士同三加可知。

筮于庙门。
〈注〉冠必筮日于庙门者,重以成人之礼,成子孙也。庙谓祢庙不于堂者,嫌蓍之灵由庙神。

主人元冠朝服,缁带素韠,即位于门东西面,有司如主人服,即位于西方,东面北上,筮与席。所卦者,具馔于西塾,布席于门中,闑西阈外。西面,筮人执筴抽上韇,兼执之,进受命于主人,宰自右,少退赞命。筮人许诺,右还,即席,坐西面,卦者在左,卒筮书卦,执以示主人,主人受视反之。筮人,还东面,旅占卒,进告吉。若不吉,则筮远日,如初仪。彻筮席,宗人告事毕。
〈注〉主人将冠者之父兄也。元冠,委貌也。朝服者,十五升布衣而素裳也。衣不言色者,衣与冠同也。缁带,黑绘带也。士带博二寸,再缭四寸,屈垂三尺。素韠,白韦韠也。长三尺,上广一尺,下广二尺,其颈五寸,肩革带博三寸。有司群吏有事者,谓主人之吏,所自辟除府史以下也。筮所以问吉凶,谓蓍也。所卦者,所以画地记爻。馔,陈也。具,俱也。西塾,门外西堂也。闑,门橛也。阈,阃也。筮人,有司主三易者。韇,藏筴之器也。宰,有司主政教者也。赞,佐也。命,告也。佐主人告所以筮也。即,就也。东面受命,右还北行,就席卦者,有司主画地识爻者也。旅,众也。还与其属共占之,远日旬之外。宗人,有司主礼者也。
主人戒宾,宾礼辞许,主人再拜,宾答拜,主人退,宾拜
送。前期三日筮宾,如求日之仪,乃宿宾。宾如主人服,出门左,西面再拜。主人东面答拜,乃宿宾,宾许,主人再拜,宾答拜,主人退,宾拜送。宿赞冠者一人,亦如之。
〈注〉戒,告也。宾,主人之僚友。古者,有吉事,则乐与贤者欢成之。有凶事,则欲与贤者哀戚之。今将冠子,故告僚友,使来礼。辞,一辞而许也。再辞而许,曰固辞,三辞曰终辞,不许也。前期三日,空二日也。筮宾,筮其可使冠子者宿进也。宿者,必先戒,戒不必宿。其不宿者,为众宾,或悉来,或否。主人朝服,赞冠者,佐宾,为冠事者,谓宾。若他官之属中士,若下士也。宿之以筮,宾之明日。〈疏〉再举宿宾之文,上据摈者,传辞宾出与主人相见,此经据主人自致辞也。

厥明夕为期,于庙门之外,主人立于门东,兄弟在其南。少退,西面北上,有司皆如宿服,立于西方,东面北上,摈者请期,宰告曰质明行事,告兄弟及有司。告事毕,摈者告期于宾之家。
〈注〉宿服,朝服,告兄弟及有司摈者告也。告事毕,宗人告也。〈疏〉上文陈兄弟及有司位次,则兄弟及有司亦庙门之外矣。必告之者,礼取审慎之义故也。上摈者,请期此摈者告,可知知宗人告事毕者,亦以上文筮日时,宗人告事得知也。

夙兴,设洗直于东荣,南北以堂深,水在洗东。
〈注〉洗,承盥洗者,弃水器也。士用铁,荣屋翼也。周制,自卿大夫以下,其室为夏屋,水器尊卑,皆用金罍,及大小异。

陈服于房中西墉下。东领北上。
〈疏〉自此至东而论,陈设衣服器物之等,以待冠者。

爵弁,服纁裳,纯衣,缁带,𩎟韐。
〈注〉此与君祭之服爵,弁者冕之次,其色赤而微黑,如爵头然。或谓之緅,其布三十升,纁裳浅绛,裳凡染绛,一入谓之縓,再入谓之赪,三人谓之纁。朱则四入,与纯衣、丝衣也。馀衣皆用布,唯冕与爵弁服用丝耳。先裳后衣者,欲令下近缁,明衣与带同色。𩎟韐,缊韨也。士缊韨而幽衡,合韦为之士,染以茅蒐,因以名焉。今齐人名茜为𩎟韐韨之制,似韠冠弁者,不与衣陈而言于上,以冠名服耳。

皮弁,服素积,缁带,素韠。
〈注〉此与君视朔之服也。皮弁者,以白鹿皮为冠,象上古也。积,犹辟也。以素为裳,辟蹙其要中,皮弁之衣用布,亦十五升其色象焉。

元端,元裳,黄裳,杂裳,可也。缁带爵韠。
〈注〉此莫夕于朝之服,元端即朝服之衣,易其裳耳。上士元裳,中士黄裳,下士杂裳。杂裳者,前元后黄。士皆爵韦为韠,不以元冠名服者,是为缁布冠陈之。《玉藻》曰:韠君朱,大夫素,士爵韦。

缁布冠缺项青组,缨属于缺,缁纚广终幅,长六尺,皮弁笄,爵弁笄,缁组纮纁边,同箧。
〈注〉缺读如有頍者。弁之頍缁,布冠无笄者,著頍围发际,结项中,隅为四缀,以固冠也。项中有,亦由固頍为之耳。今未冠笄者,著卷帻頍,象之所生也。滕薛名帼,为頍属,犹著纚,今之帻梁也。终,充也,纚一幅,长六尺,足以韬发而结之矣。笄,今之簪,有笄者,屈组为纮,垂为饰。无笄者,缨而结其绦,纁边组侧赤也。同箧。谓此以上凡六物,隋方曰箧。

栉实于箪,蒲筵二在南,侧尊一甒,醴在服北,有篚实,勺觯,角柶,脯醢南上。
〈注〉箪,司也。筵,席也。侧犹特也。无偶曰侧,置酒曰尊。侧者无元酒,服北者纁裳北也。篚,竹器,如笭者勺尊升,所以𣂏酒也。爵三升曰觯,柶状如匕,以角为之者,欲滑也。南上者篚,次尊笾豆,次篚。古文甒作庑。〈疏〉《曲礼》:圆曰箪,方曰笥,举其类也。《周礼》:敷陈曰筵,籍之曰席,筵二者一为冠子,即下云筵于东序少北是也。一为醴子,即下云筵于户西南面是也。

爵弁皮弁,缁布冠,各一匴,执以待于西坫南。南面东上,宾升则东面。
〈注〉爵弁者,制如冕,黑色,但无缫耳。《周礼》王之皮弁,会五采玉綦,象邸玉笄。诸侯及孤卿大夫之冕皮弁,各以其等为之。则士之皮弁,又无玉,象邸饰缁布冠。今小吏冠,其遗象也。匴,竹器名,今之冠箱也。执之者,有司也。坫,在堂角。〈疏〉上文直举冠以表服,其冠实不陈,此专为冠言之。

主人元端爵韠,立于阼阶下,直东序西面,兄弟毕袗元,立于洗东。西面北上,摈者元端,负东塾,将冠者,采衣紒,在房中南面宾如主人服,赞者元端从之,立于外门之外。
〈注〉元端,士入庙之服也。阼犹酢也。东阶,所以答酢宾客也。堂东西墙,谓之序。兄弟,主人亲戚也。毕犹尽也,袗同也。元者,元衣元裳也。缁带韠位在洗东,退于主人,不爵韠者,降于主人也。古文袗作均,采衣,未冠者所服。《玉藻》曰:童子之饰也。缁,布衣。锦,缘
锦。绅,并纽锦。束发,皆朱锦也。紒,结发。古文紒为结。外门,大门外。〈疏〉宾如主人服者,以其宾与主人尊卑同,故得如之。赞者,皆降主人一等,其衣冠虽同,其裳则异,故不得如主人服。故别元端也。

摈者告,主人迎出门左,西面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者,与宾揖先入。
〈注〉告者,出请入告左东也。出以东为左,入以东为右。赞者,贱揖之而已。又与宾揖先入道之赞者,随宾。〈疏〉前为宾拜讫,今又揖者,主人将先入,故又与宾揖,乃入也。不见更与赞者为礼,故知随宾入也。

每曲揖,至于庙门揖入,三揖至于阶。三让。
〈注〉周左宗庙入外门,将东曲,揖直庙将北曲,又揖入门,将右曲。揖将北曲,揖当碑揖。

主人升立于序端西面,宾西序东面,赞者盥于洗西,升立于房中,西面南上,主人之赞者,筵于东序,少北西面,将冠者,出房南面。
〈注〉主人宾俱升立相乡,盥于洗西,由宾阶升也。立于房中,近其事也。南上尊于主人之赞者,主人之赞者,其属中士,若下士筵布席也。东序,主人位也。适子冠于阼少,北辟主人,南面立于房外之西,待宾命。

赞者奠纚笄栉于筵南端,宾揖将冠者,将冠者即筵坐,赞者坐栉设纚。
〈注〉赞者,宾之赞冠者也。奠,停也。〈疏〉前頍项以下六物,同一箧,陈于房。今将用之,故赞冠者取置于将冠之席南,拟用不言缨纮等四物,大略其实皆有可知。不言栉盛于箪,今亦并箪将来,置于席南端也。服不将来置于席南者,皆加冠讫,适房中隐处。加服讫,乃见容体也。

宾降,主人降,宾辞,主人对,宾盥卒,壹揖,壹让,升,主人升,复初位。
〈注〉主人降,为宾将盥,不敢安位也。辞对之辞未闻,揖让皆一者降于初。

宾筵前坐正纚,兴,降西阶一等,执冠者升一等,东面授宾。
〈注〉正纚者,将加冠宜亲之兴起也。降,下也。下一等,升一等,则中等相授,冠缁布冠也。〈疏〉赞者,前已设纚讫,今宾复出正之者,虽旧设已正,以亲加冠,故纚亦宜亲之也。天子之堂,九尺,九等为阶。诸侯七尺,七等阶。大夫五尺,五等阶。士三尺,三等阶。故郑以中等解之也。下文有皮弁、爵弁,知此是缁布冠也。

宾右手执项,左手执前进容,乃祝坐如初。乃冠,兴,复位,赞者卒。
〈注〉进容者,行翔而前鸧焉。至则立祝,坐如初坐筵前兴起也。复位西序,东面,卒谓设缺项结缨也。〈疏〉礼云:室中不翔,则堂下固得翔矣。又云:大夫济济,士跄跄,此进容是士,故知行翔而前跄焉。下云:坐如初,则祝时立可知。下文皮弁赞者,卒纮,此谓缁布冠无笄,纮直頍项,青组缨,属于頍,故卒者终頍项与结缨也。

冠者兴。宾揖之适房,服元端爵韠。出房南面。
〈注〉复出房南面者一加礼成观众以容体

宾揖之,即筵坐栉,设笄,宾盥正,纚如初。降二等,受皮弁,右执项,左执前进祝,加之如初。复位,赞者卒纮。
〈疏〉此当第二加皮弁之节云。即筵坐栉者,坐讫,当脱缁布冠,乃更栉也。云设笄者,凡诸设笄,有二种,一是紒内安发之笄,一是皮弁爵弁,及六冕固冠之笄。今此栉讫,未加冠,即言设笄者,宜是紒内安发之笄也。若安发之笄,则缁布冠亦宜有之。前栉讫,不言设笄者,以其固冠之笄。缁布冠无笄,而皮弁爵弁有笄。上文已陈讫,今若缁布冠亦言设笄,即与皮弁爵弁相乱。故缁布冠不言设笄,其实亦有也。若然缁布冠,不言设笄,而言设纚皮弁冠,言设笄,不言设纚,互见为义,明皆有也。其于固冠之笄,则于宾加弁时,自设之,可知。

兴,宾揖之适房,服素积素韠,容,出房南面。
〈疏〉上陈服皮弁,云缁带素韠。此不言缁带者,上惟有一带,不言可知。上加缁布冠时,直言出房南面,不言容,此则言容,以再加弥成,其仪益繁,故言容。其实彼出亦是容。

宾降三等,受爵弁加之。服纁裳𩎟韐,其他如加皮弁之仪。
〈注〉降三等,下至地也。他谓卒纮容出。

彻皮弁冠栉筵,入于房,筵于户西南面。
〈注〉彻者,赞冠者,主人之赞者,为之筵主人之赞者。户西,室户西。〈疏〉冠即缁布冠。不言缁布冠者,可知故也皮弁具言者,以有爵弁之嫌,然不言爵弁者,著之以受醴,至见母兄弟姑姊讫,乃易服故也。云彻者,赞冠者,主人之赞者为之者,以其赞冠者奠栉,主人之赞者设筵,故知还遣之也。知主人之赞
者,设筵者,以上文筵于东序,已遣主人之赞,故知此亦主人之赞者也。

赞者洗于房中,侧酌醴,加柶覆之面叶。
〈注〉洗盥而洗爵者,昏礼房中之洗在北堂,直室东隅,篚在洗东北面盥侧。酌者,言无为之荐者面前也。叶柶大端,赞酌者,宾尊不入房。〈疏〉凡洗爵者,必先盥,盥有不洗爵者。此经直云洗明盥手,乃洗爵,故郑云:盥而洗爵,引昏礼房中之洗,至北面盥者,證房中有洗之事。若然前设洗于庭者,不为醴,以庭中有洗醴尊也。云侧酌者,言无为之荐者,谓无人为之荐脯醢,还是此赞者。故下直言荐脯醢,不言别有他人,明还是赞者也。昏礼赞酌醴,是赞者自酌自荐,经虽不言侧酌,侧自明也。云叶柶大端者,谓扱醴之面柄细,故以为柶大端,此与昏礼宾皆云面叶者,此以宾尊不入户,赞者面叶授宾,宾得面枋授冠者,冠者得之面叶,以扱醴而祭昏礼,宾亦主人尊不入房。赞者面叶以授主人,主人面枋以授宾,宾得面叶以扱祭至于聘礼。礼宾宰夫实觯,以醴加柶于觯面枋,授公者,凡醴皆设柶聘礼,宰夫不讶授,公侧授醴,则还面枋以授宾,故面枋也。

宾揖冠者就筵。筵西南面,宾受醴于户东,加柶面枋,筵前北面。
〈注〉户东,室户东。今文枋为柄。

冠者筵西拜受觯,宾东面答拜。
〈注〉筵西拜,南面拜也。宾还答拜于西序之位,东面者,明成人与为礼,异于答主人。〈疏〉异于答主人者,按乡饮酒,乡射宾于西阶北面,答主人拜,今此以西序东面拜,故云异于答主人。

荐脯醢。
〈疏〉上文赞者酌醴,是赞冠者,此荐亦是赞冠者也。

冠者即筵坐,左执觯,右祭脯醢,以柶祭醴三。兴,筵末坐啐醴,捷柶兴,降,筵坐,奠觯拜,执觯兴,宾答拜。
〈注〉捷柶,扱柶于醴中,其拜皆如初。〈疏〉此啐醴不拜,既爵者,以其不卒爵,故不拜也。

冠者奠觯于荐东,降。筵北面坐,取脯,降自西阶,适东壁,北面见于母。
〈注〉荐东,荐左,凡奠爵,将举者于右,不举者于左。适东壁者,出闱门也。时母在闱门之外,妇人入庙由闱门。

母拜,受子拜,送母,又拜。
〈注〉妇人于丈夫,虽其子,犹侠拜。

宾降直西序东面,主人降,复初位。
〈注〉初位,初至阶让升之位。

冠者立于西阶东南面,宾字之,冠者对。
〈注〉对,应也。其辞未闻。〈疏〉下有宾祝辞,不见冠者应辞。

宾出,主人送于庙门外。请醴宾,宾礼辞,许,宾就次。
〈注〉不出外门,将醴之,此醴当作礼次门外更衣处也。必帷幕簟席为之。

冠者见于兄弟,兄弟再拜,冠者答拜。见赞者,西面拜,亦如之。入见姑姊如见母。
〈注〉见赞者,西面拜,则见兄弟东面拜赞者,后宾出入入寝门也。庙在寝门外,如见母者,亦北面,姑与姊亦侠拜也。不见,妹妹卑。〈疏〉兄弟位在东方,赞冠者,则宾之类。故赞者,东面也。言赞者先拜,冠者答之也。不见父与宾者,盖冠毕则已见也。

乃易服,服元冠元端爵韠,奠挚见于君,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
〈注〉易服,不朝服者,非朝事也。摰,雉也。乡先生,乡中老人,为卿大夫致仕者。〈疏〉朝服,与元端同。元端则元裳、黄裳、杂裳。黑履者,朝服元冠、元端虽同,但裳以素而履色白也。

乃醴宾以一献之礼。
〈注〉一献者,主人献宾而已。即燕,无亚献者。献酢酬宾,主人各两爵而礼成。士礼一献,卿大夫三献,宾醴不用柶者,泲其醴内则曰饮,重醴清糟。凡醴事,质者用糟,文者用清。

主人酬宾,束帛俪皮。
〈注〉饮宾客而从之以财货,曰酬。所以申畅厚意,束帛十端也。俪皮,两鹿皮也。

赞者皆与。赞冠者为介,宾出,主人送于外门外,再拜,归宾俎。
〈注〉赞者,众宾也。皆与亦饮酒为众宾,介宾之辅,以赞为之,尊之饮酒之礼。贤者为宾,其次为介一献之礼,有荐有俎,其牲未闻。使人归诸宾家也。〈疏〉宾不言荐脯醢者,案舅姑共飨,妇以一献,有姑荐则此一献,亦有荐脯醢可知。经有俎,必有特牲,但乡饮酒乡射,取择人而用狗,此冠礼无择人之义,则不用狗,但无正文。故云其牲未闻也。

若不醴,则醮用酒。
〈注〉若不醴,谓国有旧俗可行,圣人用焉,不改者也。酌而无酬酢,曰醮,醴亦当为礼。〈疏〉此以上说《周礼》冠子之法,此以下至取笾脯以降,如初说夏殷冠子之法云。若不醴,则醮用酒者,案上文适子冠于阼,三加讫,一醴于客位,是周法。今云若不醴则醮用酒,非周法,故知先王法矣。故郑云:若不醴,谓国有旧俗可行,圣人用焉,不改旧也。无酬酢曰醮,郑唯据此文而言所以然者,以周法用醮,无酬酢曰醮。案《曲礼》云:长者举未釂。郑注云:尽爵曰釂,是醮不专于无酬酢者。若然醴亦无酬酢,不为醮名者。但醴,太古之物,自然质,无酬酢。此醮用酒,酒本有酬酢,故无酬酢得名醮也。云醴亦当为礼者,亦上请醴宾之醴,故破之也。

尊于房户之间,两甒有禁,元酒在西,加勺南枋。
〈注〉房户间者,房西室户东也。禁,承尊之器也。名之为禁者,因为酒戒也。元酒,新水也。虽今不用,犹设之,不忘古也。〈疏〉醴不言禁,醴非饮醉之物,故不设戒,为此用酒。酒是所饮之物,恐醉,因而禁之。故云因为酒戒。若然元酒非饮,亦为禁者,以元酒对正酒,不可一有一无,故亦同有禁也。

洗有篚,在西,南顺。
〈注〉洗,庭洗,当东荣南北,以堂深篚,亦以盛勺觯陈于洗,西南顺北为上也。〈疏〉知洗,庭洗者,上周法用醴之时,醴之尊在房。今醮用酒,与常饮酒同,故洗亦当在庭。是以下云宾降,取爵于篚,卒洗,升酌。故知洗在庭也。设洗法在设尊前,此洗亦当在设尊前设之。故此直言洗,有篚在西,不言设也。若然上不言设洗者,以其上云醮用酒,即连云尊文势如此,故不言设洗云。当东荣南北,以堂深者,上已有文也。云篚亦以盛勺觯者,周法用醴在房,庭洗无篚,此用酒庭洗,有篚,故周公设经辨其异者。但醴篚在房,以盛勺觯,此庭洗篚亦盛勺觯,故云亦也。云西南顺北为上也者,席之制有首尾者,据识之先后,为首尾。此篚亦云上者,应亦有记识为上下,以其南顺之言,故北为上也。

始加。醮用脯醢,宾降,取爵于篚,辞,降如初。卒洗,升酌。
〈注〉始加者,言一加一醮也。加冠于东序,醮之于户西同耳。始醮亦荐脯醢宾。降者,爵在庭,酒在堂,将自酌也。辞降如初,如将冠时,降盥,辞主人降也。凡荐,出自东房。〈疏〉始加荐,用脯醢者,此言与周别之事。周家三加讫,乃一醴于客位,用脯醢,此始加讫,即醮于客位,用脯醢,是其不同也。但言始加醮,用脯醢者,言商与周异之意,其实未行事。是以下乃始云宾降,取爵于篚也。云加冠于东序,醮之于户西同耳者,经不见者,嫌与周异,故辨之。其经不言冠者,醮之处,即与周同,故经不言也。云始醮亦荐脯醢者,以其经云荐用脯醢泛言。若醮用酒,未著其节,故亦如上。周家三加始荐脯醢,云宾降者,爵在庭,酒在堂,将自酌也者,决周家醴在房,赞者酌授宾,宾不亲酌。此则宾亲酌酒洗爵,故有升降也。云辞降如初,如将冠时,降盥,辞主人降也者,欲见用醴时,直有将冠时宾降,无宾降,取爵以其酌在房故也。今云如初者,谓如将冠降盥之事也。云凡荐出自东房者,用醴时尊在房,脯醢出自东房,醮用酒,酒尊在堂,脯醢亦出自东房。乡饮酒、乡射、特牲、少牢荐者,皆出东房。故云凡以该之也。

冠者拜受,宾答拜如初。
〈注〉赞者筵于户西,宾升揖冠者,就筵乃酌。冠者南面拜受,宾授爵东面答拜,如醴,礼也。于宾答拜,赞者则亦荐之。〈疏〉此经略言拜受答拜,不言处所面位。言如初者,以其虽用酒与周异,自外与周同。故直言如初也。于宾答拜赞者,则亦荐之者,经直云拜受答拜如初,亦不言出荐之时节。故郑别言之,亦当如周家醴子时荐也。

冠者升筵坐,左执爵,右祭脯醢,祭酒,兴。筵末坐啐酒,降筵拜。宾答拜。冠者奠爵于荐东。立于筵西。
〈注〉冠者立,俟宾命,宾揖之,则就东序之筵。〈疏〉经虽用醴酒不同,其于行事与周礼醴子同,但位有异。彼一加讫,入房,易服讫,出房,立待宾客命。此则醮讫,立于席西,待宾命,为异。皆为更加皮弁也。云兴筵末,坐啐酒者,为醮于客位,敬之故也。

彻荐爵,筵尊不彻。
〈注〉彻荐与爵者,辟后加也。不彻筵尊三加,可相因由便也。

加皮弁如初仪。再醮摄酒,其他皆如初。
〈注〉摄,犹整也。整酒谓挠之。〈疏〉谓更挠搅、添益、整顿,示新也。

加爵弁如初仪,三醮,有乾肉,折俎哜之,其他如初。北面取脯见于母。
〈疏〉前三醮有脯醢,更加此乾肉折俎,言哜之者,谓至齿尝之案下。若杀再醮,不言摄,此经再醮,言摄
三醮,不言摄,则再醮之后,皆有摄。互文以见义也。云取脯见于母者,亦适东壁侠拜,与周同。大物解肆乾之,谓之乾肉。薄析,曰脯棰之而施姜桂,曰腵修,乾肉与脯修别。若今梁州鸟翅,或为豚解而七体以乾之,谓之乾肉。及用之,将升于俎,则节析为二十一体,与燕礼同。故总名乾肉折俎也。

若杀,则特豚载合升,离肺实于鼎设扃鼏。
〈注〉特豚,一豚也。凡牲皆用左胖煮,于镬曰亨,在鼎曰升,在俎曰载。载合升者,明亨与载皆合左右胖。离,割也。割肺者,使可祭也,可哜也。〈疏〉上醮子用乾肉,不杀。自此至取笾脯以降,论夏殷醮子杀牲之事。杀言若者,是不定之辞。杀与不杀,俱得云若也。云载合升者,在鼎曰升,在俎曰载,载在后,今先言载,后言升,又合字在载升之间,通言之者,欲见在俎在镬俱曰合也。云设扃鼏者,以茅覆鼏,长则束其本,短则编其中。案《冬官》匠人庙门,容大扃七个。注云:大扃,牛鼎之扃,长三尺。又曰:闱门容小扃,参个。注云:小扃,膷鼎之扃,长二尺。皆依汉礼而知。今此豚鼎之扃,当用小扃。凡牲皆用左胖者,案特牲少牢皆用右胖。少仪云:太牢则以牛左肩,折九个为归胙,用左则用左而祭之。乡饮酒乡射主人用右体,主人亦与祭同。用右者,皆据周而言也。此云用左,郑据夏殷之法与周异也。

始醮,如初。
〈注〉亦荐脯醢,彻荐爵,筵尊不彻矣。

再醮,两豆,葵菹蠃醢,两笾栗脯。
〈疏〉此二豆二笾增数者,为有杀牲,故盛其馔也。

三醮,摄酒如再醮,加俎哜之,皆如初哜肺。
〈注〉摄酒,如再醮,则再醮亦摄之矣。加俎哜之哜,当为祭字之误也。祭俎如初,如祭脯醢。〈疏〉祭俎如初,如祭脯醢者,以三醮,唯祭俎之肺,不复祭脯醢也。若然前不杀之时一醮,彻脯醢为辟,再醮之脯醢,至再醮,不言彻脯醢者,以三醮上唯加乾肉,不荐脯醢,故不彻也。今杀亦然。一醮彻荐爵,至再醮,亦不彻荐,唯彻爵而已。亦为三醮,以不加笾豆加牲俎,是以祝辞一醮,亦云嘉荐。至三醮者,直云笾豆,有楚楚陈列貌,是三醮不加笾豆,明文也。

卒醮,取笾脯以降,如初。
〈疏〉此取笾脯见母,与前不异。上周法与不杀皆不云笾者,上皆直荐脯醢,不云笾豆。此若杀云两边,故云笾脯。然既杀有俎肉,而取脯者,见其得礼而已。故不取俎肉。如若得束帛者,不须取脯,是以《冠礼》礼宾得束帛,皆不取脯也。

若孤子,则父兄戒宿。
〈注〉父兄,诸父诸兄。〈疏〉上陈,士有父加冠礼讫,自此至东塾北面,论士之无父,自有加冠之法也。周公作文于此,乃见之者,欲见周与夏殷孤子,同冠于阼阶,礼之于客位,唯一醮三醴不同耳。

冠之日,主人紒而迎宾,拜揖让立于序端,皆如冠主,礼于阼。
〈注〉冠主,冠者亲父,若宗兄也。〈疏〉主人紒而迎宾者,即上采衣紒是也。云拜揖让,立于序端者,谓主人出先拜,宾答拜讫,揖让而入于庙门。既入门,又三揖。至阶,又三让而升堂。乃立于东序端,宾升,立西序端,一皆如上。父兄为主人礼于阼者,别言其异者也。

凡拜,北面于阼阶上,宾亦北面于西阶上答拜。
〈疏〉此亦异于父在者。云凡拜者,谓初拜至及啐拜之等。宾主皆北面与父在时,拜于筵西,南面。宾拜于序端,东面,为异也。

若杀,则举鼎陈于门外,直东塾北面。
〈注〉孤子得申礼盛之,父在,有鼎,不陈于门外。〈疏〉云若杀者,有则杀,无则已。故云若,不定之辞也。言举鼎者,谓于庙门外之东壁,镬所举至庙门外之东,直东塾三鼎,豚鱼腊鼎,皆北向相重而列之也。凡陈鼎在外者,宾客之礼也。在内者,私家之礼也。是在外者为盛也。

若庶子,则冠于房外南面,遂醮焉。
〈注〉房外谓尊东也,不于阼阶,非代也。不醮于客位,成而不尊。〈疏〉上已言三代适子冠礼讫,此经论庶子加冠法也。周公作经于三代之下言之,则三代庶子冠礼,皆于房外同用醮矣。但不知三代庶子,各用几醮耳。今于周之适子,三加一醴。夏殷适子,三加三醮。是以下文祝辞,醴一而醮三,皆为三代而为言。至于三代庶子,皆不见别辞。则周之庶子,宜依适子,用一醮。夏殷庶子,亦依三醮。三代适子,有祝辞。若庶子则无。故下文注云:凡醮者,不祝。

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
〈疏〉礼,母死,则不得使人受脯。今言不在者,或归宁,或疾病也。使人受脯,为母生在。于后见之。

戒宾曰:某有子,某将加布于其首,愿吾子之教之也。宾对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以病吾子,敢辞。主人曰:某犹愿吾子之终教之也。宾对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从。宿曰:某将加布于某之首,吾子将莅之。敢宿宾对曰:某敢不夙兴。始加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介尔景福。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三加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醴辞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醮辞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反时格,永乃保之。再醮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尔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三醮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尔服,肴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字辞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
〈疏〉周公设经,直见行事,恐失次第,不言其辞。今行事既终,总见戒宾醮及为字之辞。

屦夏用葛,元端黑屦,青絇繶纯,纯博寸。
〈注〉屦者,顺裳色,元端,黑屦,以元裳为正也。絇之言拘也,以为行戒状如刀衣,鼻在屦头繶缝中紃也。纯,缘也。三者皆青。博,广也。〈疏〉自此至穗屦,论三服之屦,不于上与服同陈者。一则屦用皮,用葛,冬夏不同。二则屦在下,不宜与服同列。故退在于此。此言夏用葛,下云冬皮,则春宜从夏,秋宜从冬。故举冬夏寒暑,极时而言。屦顺裳色者,礼之通例。衣与冠同,屦与裳同。元端有元裳、黄裳、杂裳。经唯云元端,黑屦,与元裳同色。不取黄裳、杂裳。故云以元裳为正也。

素积白屦,以魁柎之,缁絇繶纯,纯博寸。
〈注〉魁蜃蛤柎注也〈疏〉以蛤灰涂注于上使色白也

爵弁纁屦,黑絇繶纯,纯博寸。
〈注〉爵弁屦,以黑为饰。爵弁尊其屦,饰以缋次。〈疏〉按此三服见屦不同,何者。元端以衣见屦,以元端有黄裳之等,不得举裳见屦,故举元端见屦也。皮弁以素积见屦,屦裳同色,是其正也。爵弁既不举裳,又不举衣,而以爵弁见屦者,上陈服已言纁裳,裳色自显,以与六冕同,元衣纁裳,与冕服之嫌,故不以衣裳而以首服见屦也。

冬皮屦可也。不屦穗屦。
〈注〉穗屦丧屦也〈疏〉言此者欲见大功未可以冠子

《大戴礼·公符篇》:成王冠,周公使祝雍祝王曰:达而勿多也。祝雍曰:使王近于民,远于年,啬于时,惠于财,亲贤使能。

始皇九年四月己酉,王冠,带剑。
《史记·始皇本纪》云云。

惠帝四年三月,皇帝冠。
《汉书·惠帝本纪》:四年三月甲子,皇帝冠,赦天下。按《唐·杜佑·通典》:汉改皇帝冠为加元服。惠帝加元服,用正月甲子若丙子为吾。
景帝后三年正月,皇太子冠,赐民为父后者爵一级。按《汉书·景帝本纪》云云。昭帝元凤四年,帝加元服,见于高庙。
《汉书·昭帝本纪》:元凤四年,帝加元服,见于高庙。赐诸侯王、丞相、大将军、列侯、宗室下至吏民金帛牛酒各有差。赐中二千石以下及天下民爵。毋收四年、五年口赋。三年以前逋更赋未入者,皆勿收。
《后汉书·礼仪志注·博物记》曰:孝昭帝冠辞曰:陛下摛显先帝之光耀,以承皇天之嘉禄,钦奉仲春之吉辰,普尊大道之郊域,秉率百福之休灵,始加昭明之元服,推远冲孺之幼志,蕴积文武之就德,肃勤高祖之清庙,六合之内,靡不蒙德永永,与天无极。
宣帝五凤元年,皇太子冠。
《汉书·宣帝本纪》:五凤元年,皇太子冠。皇太后赐丞相、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帛,人百匹,大夫人八十匹。又赐列侯嗣子爵五大夫,男子为父后者爵一级。
元帝竟宁元年,皇太子冠。
《汉书·元帝本纪》:竟宁元年,皇太子冠。赐列侯嗣子爵五大夫,天下为父后者爵一级。

后汉

和帝永元三年春,皇帝加元服,赐诸侯王、公以下有差。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三年,皇帝加元服,赐诸侯王、公、将军、特进、中二千石、列侯、宗室子孙在京师奉朝请者黄金,将、大夫、郎吏、从官帛。赐民爵及粟帛各有差,大酺五日。郡国中都官系囚死罪赎缣,至司寇作及亡命,各有差。庚辰,赐京师民酺,布两户共一匹。
《礼仪志》:正月甲子若丙子为吉日,可加元服,仪

《冠礼》。乘舆初缁布进贤,次爵弁,次武弁,次通天。以据,皆于高祖庙如礼谒。王公以下,初加进贤而已。按《杜佑·通典》:后汉何休冠仪约制:将冠子者具衣冠。冠者父兄若诸父宗族之尊者一人为主,主人告所素敬僚友一人为冠宾。必自告其家,告曰:某之子某若弟某长矣,将加冠于首,愿吾子教之。宾既许,主人自定吉日。先冠一日,宿告宾曰:请以明日行事。宾曰:敢不从命。主人洒埽,内外皆肃。执事者于两楹间,为冠者设北向筵,又设宾东向筵,两筵相接。授冠以箧器设于两筵。又设樽爵于东方。冠者如常服,待命于房。夙兴,宾到,迎延揖让如常。坐定,执事白:请行事。主人跪告宾曰:请劳吾子。宾跪答曰:敬诺。宾起,立西序,东面听命之礼宾。冠者兴,西向拜宾,宾答拜讫,命就筵。宾主各还坐,冠者北向筵坐,伏。宾跪曰:吾子之使,请将命。主人跪答曰:劳吾子。宾起,就东向筵。执事者执爵,跪向冠者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冠者即坐,宾跪加冠讫,冠者执爵酹地,然后啐酒,讫,宾兴,复还本坐,主人亦起,乃俱坐。冠者还房,自整饰,出拜父,父为起,若诸父、群从及兄应答拜者,答拜如常。入拜母,母答拜。其馀兄弟姑姊妹,皆相拜如常。主人命冠者出,更设酬为劝,乃罢。异日有祭事白告祖考者,自如旧祭礼常仪。
安帝永初三年,帝加元服,赐王、公以下有差。
《后汉书·安帝本纪》:永初三年,皇帝加元服。大赦,赐王、主、贵人、公卿以下金帛各有差,男子为父后、及三老、孝悌、力田爵人二级;流民欲占者人一级。
顺帝永建四年正月,帝加元服,赐王、主、公卿以下有差。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四年,帝加元服。赐王、主、贵人、公卿以下金帛各有差。赐男子爵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为父后、三老、孝悌、力田人二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人帛一匹。
《晋书·礼志》:五礼之别,其五曰嘉。周末崩离,宾射宴飨之则罕复能行,冠婚饮食之法又多迁变。周礼虽有服冕之数,而无天子冠文。仪礼云,公侯之有冠礼,夏之末造也。王、郑皆以为夏末上下相乱,篡弑由生,故作公侯冠礼,则明无天子冠礼之审也。大夫又无冠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周人年五十而有贤才,则试以大夫之事,犹行士礼也。故筮日筮宾,冠于阼以著代,醮于客位,三加弥尊,皆士礼耳。然汉代以来,天子诸侯颇采其仪。正月甲子若景子为吉日,可加元服,仪从冠礼是也。汉顺帝冠,又兼用曹褒新礼,乘舆初加缁布进贤,次爵弁、武弁,次通天,皆于高庙,以礼谒见世祖庙。王公以下,初加进贤而已。按此文,始冠缁布,从古制也,冠于宗庙是也。
桓帝建和二年春,皇帝加元服,大赦,赐王、公以下有差。
《后汉书·桓帝本纪》:建和二年,皇帝加元服,大赦天下。赐河间、渤海二王黄金各百斤,彭城诸国王各五十斤;公主、大将军、三公、特进、侯、中二千石、二千石、将、大夫、郎吏、从官、四姓及梁邓小侯、诸大人以下帛,各有差。年八十以上赐米、酒、肉,九十以上加帛二匹,绵三斤。
灵帝建宁四年,帝加元服。
《后汉书·灵帝本纪》:建宁四年,帝加元服,大赦天下。赐公卿以下各有差,唯党人不赦。
献帝兴平元年春正月甲子,帝加元服。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按《礼仪志注·献帝传》:兴平元年,帝加元服,司徒淳于嘉为宾,加赐元纁驷马。贵人、公主、卿、司隶、城门五校、及侍中、尚书、给事黄门侍郎各一人为太子舍人。
建安十八年正月,济北王冠。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 按《礼仪志注·献帝起居注》曰:建安十八年正月,济北王加冠户外,以见父母。给事黄门侍郎刘瞻兼侍中,假貂蝉加济北王给之。

齐王芳正始四年,帝加元服。
《三国·魏志·齐王本纪》:正始四年,帝加元服,赐群臣各有差。
《晋书·礼志》:魏天子冠一加。其说曰,士礼三加,加有成也。至于天子诸侯无加数之文者,将以践阼临下,尊极德备,岂得与士同也。魏氏太子再加,皇子王公世子乃三加。孙毓以为一加再加,皆非也。

武帝泰始七年,皇太子冠,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惠帝之为太子,将冠,武帝临轩,使兼司徒高阳王圭加冠,兼光禄大夫屯骑校尉华廙赞冠。
泰始十年,制诸王十五而冠,不遣使命。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泰始十年,南宫王承年十五,依旧应冠。有司奏议:礼,十五成童,国君十五而生子,以明可冠之宜。又汉魏遣使冠诸王,非古典。于是制王十五而冠,不复加使命。王彪之云,礼、传冠皆在庙。按武帝既加元服,车驾出拜于太庙,以告成也。盖亦犹拟在庙之仪。
咸宁二年,遣使冠汝南王柬。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礼醮辞曰:令月吉日,以岁之正,以月之令。按鲁襄公冠以冬,汉惠帝冠以三月,明无定月。而后汉以来,帝加元服咸以正月。及咸宁二年秋闰九月,遣使冠汝南王柬,此则必非岁首。
惠帝永平元年,皇太子冠,见于太庙。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按《礼志》:冠礼于庙,然武、惠冠太子,太子皆即庙见,斯亦拟在庙之仪也。
《杜佑·通典》:晋王堪冠礼仪:永平元年。正月戊子,冠中外四孙。立于步广里舍之阼阶,设一席于东厢。引冠者以长幼次于席南,东上。宾宗人立于西厢,东面南上。堪立于东轩西,南面西上。陈元服于席上。宗人执仪,以次呼冠者,各应曰诺。宗人申诫之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兄弟具来,咸加尔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敬慎威仪,惟人之则,寿考惟祺,永受景福。冠者皆跪而冠,各自著布。兴,再拜,从立于宾,南上。酌四杯酒,各拜醮而饮。事讫,上堂,向御史府君再拜。讫,冠者皆东面坐,如常燕礼。
成帝咸康元年春正月庚午朔,皇帝加元服,大赦,改元。
《晋书·成帝本纪》:咸康元年春正月庚午朔,帝加元服,大赦,改元,增文武位一等,大酺三日,赐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米,人五斛。 按《礼志》:江左诸帝将冠,金石宿设,百僚陪位。又豫于殿上铺大床,御府令奉冕、帻、簪导、衮服以授侍中常侍,太尉加帻,太保加冕。将加冕,太尉跪读祝文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皇帝穆穆,思弘衮职。钦若昊天,六合是式。率遵祖考,永永无极。眉寿惟祺,介兹景福。加冕讫,侍中系元紞,侍中脱帝绛纱服,加衮服冕冠。事毕,太保率群臣奉觞上寿,王公以下三称万岁乃退。 按《华恒传》:恒领太常。及帝加元服。寇难之后,典籍靡遗,冠礼,无所依据。恒推寻旧典,撰定礼仪,事并施用。
穆帝升平元年,帝加元服。
《晋书·穆帝本纪》:升平元年正月,帝加元服,告于太庙,始亲万几。大赦,改元,增文武位一等。 按《礼志》:穆帝、孝武将冠,皆先以币告庙,讫又庙见也。
《杜佑·通典》:台符问:修复未毕,吉凶不相干,可加元服不。王彪之议:礼有丧冠,当是应冠之年,服制未终,若须服终,便失应冠之年故也。礼所以冠无定时月,春夏不可,便用秋冬。若今岁内修复未毕,入新年,卜仲春之日,加元服,不失年,不失礼。今便准丧冠,阙飨乐而行事,诚有倚傍。然加衮冕,火龙焕然,以准丧仪,情有不体。若别有事,必速加元服,权诸轻重,不须修复毕者,便当准丧冠耳。又议:新年至尊当加元服。今若依成帝故事用三元日者,冠有金石之乐,恐修山陵未毕,于乐便阙。礼,冠自卜日。又云夏葛屦,冬皮屦,无定时,不必三元也。按晋故事及两汉,皆非三元,当任时事之宜耳。又议:近访得成皇帝加元服仪注,阙无拜庙事。按礼,冠皆于庙。仪礼云既毕,宾出,主人送于庙门。明必在庙。近代以来,不复在庙。成皇帝既加元服,拜太庙以告成,盖亦犹拟在庙之仪。今既加元服,亦应拜庙。
孝武帝太元元年,帝加元服。
《晋书·孝武帝本纪》:太元元年,帝加元服,见于太庙。
安帝隆安元年,帝加元服。
《晋书·安帝本纪》:隆安元年,帝加元服,增文武位一等。

文帝元嘉十一年,营道侯义綦冠,诏详旧典施行。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周之五礼,其五为嘉。《春秋左氏》曰:晋侯问襄公年,季武子对曰:会于沙随之岁,寡君以生。晋侯曰:十二年矣,是谓一终,一星终也。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可以冠矣。大夫盍为冠具。武子对曰:君冠必以祼享之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今君在行,未可具也。请及兄弟之国而假备焉。晋侯许诺。还及卫,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贾、服说皆以为人君礼十二而冠也。《古尚书》说武王崩,成王年十三。推武王以庚辰岁崩,周公以壬午岁出居东,以癸未岁反。《礼》周公冠成王,命史祝辞。辞,告也;是除丧冠也。周公居东未反,成王冠弁以开金縢之书,时十六矣。是成王年十五服除,周公冠之而后出也。按《礼》《传》之文,则天子诸侯近十二,远十五,必冠矣。《周礼》虽有服冕之数,而无天子冠文。《仪礼》云:公侯之有冠礼,夏末造之。王、郑皆以为夏末上下相乱,篡弑由生,故作公侯冠礼,则明无天子冠礼之审也。大夫又无冠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周人年五十而有贤才,则试以大夫之事,犹行士礼也。故筮日筮宾,冠于阼以著代,醮于客位,三加弥尊,皆士礼耳。然汉氏以来,天子诸侯,颇采其议。《志》曰仪从《冠礼》是也。汉顺帝冠,又兼用曹褒新礼;褒新礼今不存。《礼仪志》又云:乘舆初加缁布进贤,次爵弁、武弁,次通天,皆于高庙。王公以下,初加进贤而已。按此文始冠缁布,从古制也,冠于宗庙是也。魏天子冠一加,其说曰,士礼三加,加有成也。至于天子诸侯,无加数之文者,将以践阼临民,尊极德备,岂得复与士同。此言非也。夫以圣人之才,犹三十而立,况十二之年,未及志学,便谓德成,无所劝勉,非理实也。魏氏太子再加,皇子、王公世子乃三加。孙毓以为一加再加皆非也。《礼》词曰令月吉日,又以岁之正,以月之令。鲁襄公冠以冬,汉惠帝冠以三月,明无定月也。后汉以来,帝加元服,咸以正月。晋咸宁二年秋闰九月,遣使冠汝南王柬,此则晋礼亦有非必岁首也。《礼》冠于庙,魏以来不复在庙。然晋武、惠冠太子,皆即庙见,斯亦拟在庙之仪也。晋穆帝、孝武将冠,先以币告庙,讫又见庙也。晋惠帝之为太子将冠也,武帝临轩,使兼司徒高阳王圭加冠,兼光禄勋、屯骑校尉华廙赞冠。江左诸帝将冠,金石宿设,百僚陪位。豫于殿上铺大床。御府令奉冕帻簪导衮服,以授侍中、常侍。太尉加帻,太保加冕。将加冕,太尉跪读祝文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皇帝穆穆,思弘衮职。钦若昊天,六合是式。率遵祖考,永永无极。眉寿惟祺,介兹景福。加冕讫,侍中系元纮。侍中脱绛纱服,加衮服。冠事毕,太保率群臣奉觞上寿,王公以下三称万岁,乃退。按仪注,一加帻冕而已。宋冠皇太子及蕃王,亦一加也。官有其注。晋武帝太始十年,南宫王承年十五,依旧应冠。有司议奏:十五成童。国君十五而生子,以明可冠之宜。又汉、魏遣使冠诸王,非古典。于是制诸王十五冠,不复加命。元嘉十一年,营道侯将冠。诏曰:营道侯义綦可克日冠。外详旧施行。何祯《冠仪约制》及王堪私撰《冠仪》,亦皆家人之可遵用者也。
元嘉十六年十二月乙亥,皇太子冠,大赦天下。按《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孝武帝大明七年冬十月壬寅,太子冠,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后废帝元徽二年,帝加元服,大赦。
《宋书·后废帝本纪》:元徽二年,御加元服,大赦。赐民男子爵一级;为父后及三老孝悌力田者爵二级;鳏寡孤独笃癃不能自存者,谷五斛;年八十以上,加帛一匹。大酺五日,赐王公以下各有差。

南齐

武帝永明五年,有司上南郡王冠礼。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郁林王本纪》:郁林王昭业,文惠太子长子,封南郡王。永明五年,冠于东宫崇政殿。其日小会,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 按《礼志》:永明五年十月,有司奏:南郡王昭业冠,求仪注未有前准。尚书令王俭议:皇孙冠事,历代所无。礼虽有嫡子嫡孙,然而地居正体,下及五世。今南郡王体自储晖,实惟国裔,元服之典,宜异列蕃。按《士冠礼》主人元冠朝服,宾加其冠,赞者结缨。郑元云主人,冠者之父兄也。寻其言父及兄,则明祖在,父不为主也。《大戴礼记·公冠篇》云公冠自为主,四加元冕,以卿为宾。此则继体之君及帝之庶子不得称子者也。《小戴礼记·冠义》云冠于阼,以著代也。醮于客位,三加弥尊,加有成也。注称嫡子冠于阼,庶子冠于房。《记》又云古者重冠,故行之于庙,所以自卑而尊先祖也。据此而言,弥与郑注《仪礼》相会。是故中朝以来,太子冠则皇帝临轩,司徒加冠,光禄赞冠。诸王则郎中加冠,中尉赞冠。今同于储皇则重,依于诸王则轻。又《春秋》之义,不以父命辞王父命。《礼》父在斯为子,君在斯为臣。皇太子居臣子之节,无专用之道。南郡虽处蕃国,非支庶之列,宜禀天朝之命,微申冠阼之礼。晋武帝诏称汉、魏遣使冠诸王,非古正典。此盖谓庶子封王,合依公冠自主之义,至于国之长孙,遣使惟允。宜使太常持节加冠,大鸿胪为赞;醮酒之仪,亦归二卿;祝醮之辞,附准经记,别更撰立,不依蕃国常体。国官陪位拜贺,自依旧章。其日内外二品清官以上,诣止车集贺,并诣东宫南门通笺。别日上礼,宫臣亦诣门称贺,如上台之仪。既冠之后,剋日谒庙,以弘尊祖之义。此既大典,宜通关八座丞郎并下二学详议。仆射王奂等十四人议并同,并撰立赞冠、醮酒二辞。诏可。祝辞曰:皇帝使给事中、太常、武安侯萧惠基加南郡王冠。祝曰:筮日筮宾,肇加元服。弃尔幼志,从厥成德。亲贤使能,克隆景福。醮酒辞曰:旨酒既清,嘉荐既盈。兄弟具在,淑慎仪型。永届眉寿,于穆斯宁。
明帝建武三年,皇太子冠。
《南齐书·明帝本纪》:建武三年,皇太子冠,赐王公以下帛各有差,为父后者赐爵一级。断远近上礼。
永泰元年,议定冠婚礼。
《南齐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礼志》:明帝永泰元年,徐孝嗣议曰:人伦之始,莫重冠婚,所以尊表成德,结欢两姓。年代污隆,古今殊则,繁简之仪,因时或异。三加废于王庶,六礼限于天朝,虽因习未久,事难顿改,而大典之要,深宜损益。案《士冠礼》,三加毕,乃醴冠者,醴则惟一而已,故醴辞无二。若不醴,则每加辄醮以酒,故醮辞有三。王肃云醴本古,其礼重;酒用时味,其礼轻故也。或醴或醮,二三之义,详记于经文。今皇王冠毕,一酌而已,即可拟古设醴;而犹用醮辞,实为乖衷。寻婚礼实篚以四爵,加以合卺,既崇尚质之礼,又象泮合之义。故三饭卒食,再酳用卺。先儒以礼成好合,事终于三,然后用卺合。仪注先酳卺,以再以三,有违旨趣。又《郊特牲》曰三王作牢用陶匏。言太古之时,无共牢之礼,三王作之,而用太古之器,重夫妇之始也。今虽以方樏示约,而弥乖昔典。又连卺以锁,盖出近俗。复别有牢烛,雕费采饰,亦亏曩制。方今圣政日隆,声教惟穆,则古昔以敦风,存饩羊以爱礼,沿袭之规,有切治要,嘉礼实重,宜备旧章。谓自今王侯已下冠毕一酌醴,以遵古之义。醴即用旧文,于事为允。婚亦依古,以卺酌终酳之酒,并除金银连锁,自馀杂器,悉用埏陶。堂人执烛,足充焫燎,牢烛华侈,亦宜停省。庶斲雕可期,移俗有渐。参议并同。奏可。

武帝天监十四年,皇太子冠。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十四年正月,皇太子冠,赦天下,赐为父后者爵一级,王公以下颁赉各有差,停远近上庆礼。 按《通典》:作十三年正月,冠太子于太极殿,修前代之仪。

文帝天嘉六年,皇太子加元服。
《陈书·文帝本纪》:天嘉六年春,皇太子加元服,王公以下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赐爵一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谷人五斛。
后主至德二年,太子加元服。
《陈书·后主本纪》:至德二年秋七月,太子加元服,在位文武赐帛各有差,孝悌力田为父后者各赐一级,鳏寡癃老不能自存者,人谷五斛。

北魏

高祖太和十九年,皇太子冠于庙。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按《礼志》:太和十九年五月甲午,冠皇太子恂于庙。丙申,高祖临光极堂,太子入见,帝亲诏之。事在《恂传》。六月,高祖临光极堂,引见群官。诏曰比冠子恂,礼有所阙,当思往失,更顺将来。礼古今殊制,三代异章。近冠恂之礼有三失,一,朕与诸儒同误,二,诸儒违朕,故令有三误。今中原兆建,百礼维新,而有此三失,殊以愧叹。《春秋》,襄公将至卫,以同姓之国,问其年几,而行冠礼。古者皆灌地降神,或有作乐以迎神。昨失作乐。至庙庭,朕以意而行拜礼,虽不得降神,于理犹差完。司马彪云,汉帝有四冠:一缁布,二进贤,三武弁,四通天冠。朕见《家语》《冠颂篇》,四加冠,公也。《家语》虽非正经,孔子之言与经何异。诸儒忽司马彪《志》,致使天子之子,而行士冠礼,此朝廷之失。冠礼朕以为有宾,诸儒皆以为无宾,朕既从之,复令有失。孔所云斐然成章,其斯之谓。太子太传穆亮等拜谢。高祖曰:昔裴頠作冠仪,不知有四,裴頠尚不知,卿等复何愧。 按《废太子恂传》:太和十七年七月癸丑,立恂为皇太子。及冠恂于庙,高祖临光极东堂,引恂入见,诫以冠义曰:夫冠礼表之百代,所以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故能正君臣,亲父子,和长幼。然母见必拜,兄弟必敬,责以成人之礼。字汝元道,所寄不轻。汝当寻名求义,以顺吾旨。
肃宗正光元年,帝加元服。
《魏书·肃宗本纪》:正光元年秋,帝加元服,内外百官进位一等。 按《礼志》:正光元年秋,肃宗加元服,时年十一。既冠,拜太庙,大赦改元。官有其注。

北齐

后主天统三年,帝加元服。
《北齐书·后主本纪》:天统三年二月,帝加元服,大赦,九州职人各进四级,内外百官普进二级。
《隋书·礼仪志》:后齐皇帝加元服,以玉帛告圆丘方泽,以币告庙,择日临轩。中严,群官位定,皇帝著空顶介帻以出。太尉盥讫,升,脱空顶帻,以黑介帻奉加讫,太尉进太保之右,北面读祝讫,太保加冕,侍中系元纮,脱绛纱袍,加衮服,事毕,太保上寿,群官三称万岁。皇帝入温室,移御坐,会而不上寿。后日,文武群官朝服,上礼酒十二钟,米十二囊,牛十二头。又择日亲拜圆丘方泽,谒庙。 皇太子冠,则太尉以制币告七庙,择日临轩。有司供帐于崇正殿。中严,皇太子空顶帻公服出,立东阶之南,西面,使者入,立西阶之南,东面。皇太子受诏讫,入室盥栉,出,南面。使者进揖,诣冠席,西面坐。光禄卿盥讫,诣太子前疏栉。使者又盥,奉进贤三梁冠,至太子前,东面祝,脱空顶帻,加冠。太子兴,入室更衣,出,又南面就席。光禄卿盥栉。使者又盥祝,脱三梁冠,加远游冠。太子又入室更衣。设席中楹之西,使者揖就席,南面。光禄卿洗爵酌醴,使者诣席前,北面祝。太子拜受醴,即席坐,祭之,啐之,奠爵,降阶,复本位,西面。三师、三少及在位群官拜事讫。又择日会宫臣,又择日谒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十六卷目录

 冠礼部汇考二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隋〈总一则〉
  唐〈总一则 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永徽一则 显庆一则 元宗开元三则〉

礼仪典第十六卷

冠礼部汇考二

北周

武帝建德元年,皇太子冠。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宣帝本纪》:宣帝,高祖长子也。建德元年,高祖亲告庙,冠于阼阶,立为皇太子。

隋制太子冠,先斋而后告庙行礼。
《隋书·礼仪志》:隋皇太子将冠,前一日,皇帝斋于大兴殿。皇太子与宾赞及预从官斋于正寝。其日质明,有司告庙,各设筵于阼阶。皇帝衮冕入拜,即御座。宾揖皇太子进,升筵,西向坐。赞冠者坐栉,设纚。宾盥讫,进加缁布冠。赞冠进设頍缨。宾揖皇太子适东序,衣元衣素裳以出。赞冠者又坐栉,宾进加远游冠。改服讫,宾又受冕。太子适东序,改服以出。宾揖皇太子南面立,宾进受醴,进筵前,北面立祝。皇太子拜受觯。宾复位,东面答拜。赞冠者奉馔于筵前,皇太子祭奠。礼毕,降筵,进当御东面拜。纳言承诏,诣太子戒讫,太子拜。赞冠者引太子降自西阶。宾少进,字之。赞冠者引皇太子进,立于庭,东面。诸亲拜讫,赞冠者拜,太子皆答拜。与宾赞俱复位。纳言承诏降,令有司致礼。宾赞又拜。皇帝降复阼阶,拜,皇太子以下皆拜。皇帝出,更衣还宫。皇太子从至阙,因入见皇后,拜而还。

唐兴定皇帝、皇子及诸臣嫡子冠礼。
《唐书·礼乐志》:皇帝加元服。有司卜日,告天地宗庙。前一日,尚舍设席太极殿中楹之间,莞筵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有司设次,展县,设案,陈车辇。设文官五品以上位于县东,武官于县西,六品以下皆于横街之南,北上。朝集使分方于文武官当品之下,诸亲位于四品、五品之下,皇宗亲在东,异姓亲在西。藩客分方各于朝集使六品之南,诸州使人于朝集使九品之后。又设太师、太尉位于横街之南,道东,北面西上。典仪于县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又设门外位于东西朝堂,如元日。其日,侍中版奏请中严。太乐令、鼓吹令帅工人入就位。有司设罍洗于阼阶东南,设席于东房内,近西,张帷于东序外。殿中监陈衮服于内席,东领,缁纚、玉簪及栉三物同箱,在服南。又设莞筵一,纷纯,加藻席缁纯,加次席黼纯,在南。尚食实醴尊于东序外帷内,坫在尊北,实角、觯、柶各一。馔陈于尊西,笾、豆各十二;俎三,在笾、豆之北。设罍洗于尊东。衮冕、玉导置于箱。太常博士一人,立于西阶下,东面。诸侍卫之官俱诣阁奉迎,典仪帅赞者及群官以次入就位。太常博士引太常卿升西阶,立于西房外,当户北向。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空顶黑介帻、绛纱袍,出自西房,即御座立。太师、太尉入就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升自西阶,立于东阶上,东面。太尉诣阼阶下罍洗,盥手,升自东阶,诣东房,取纚栉箱进,跪奠于御座西端。太师诣御座前跪奏曰:坐。皇帝坐。太尉当前少左,跪,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西,东面立。太师降,盥,受冕,右执顶,左执前,升自西阶,当前少左,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寿考维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西阶上位。太尉前,少左,跪,设簪,结缨,兴,复位。皇帝兴,适东房。殿中监彻栉纚箱以退。皇帝衮服出,即席南向坐。太尉诣序外帷内,盥手,洗觯,酌醴,加柶覆之,面叶,立于序内,南面。太师进,受醴,面柄,前,北向祝曰:甘醴唯厚,嘉荐令芳。承天之休,寿考不忘。退,降立西阶下,东面。将祝,殿中监率进馔者奉馔设于前,皇帝左执觯,右取脯,擩于醢,祭于笾、豆之间。太尉取胏一以进,皇帝奠觯于荐西,受胏,舒左执本,右绝末以祭,止左手哜之,授太尉。太尉加于俎,降,立于太师之南。皇帝帨手取觯,以柶祭醴,啐醴,建柶,奠觯于荐东。太师、太尉复横街南位。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太师、太尉出。侍中前,跪奏礼毕。皇帝兴,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出。
皇子冠。前三日,本司帅其属筮日、筮宾于听事。前二日,主人至宾之门外次,东面,宾立于阼阶下,西面,傧者进于左,北面,受命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请某公教之。傧者入告,宾出,立于门左,西面,再拜。主人答拜。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愿某公教之。宾曰:某不敏,恐不能共事,敢辞。主人曰:某犹愿某公教之。宾曰:王重有命,某敢不从。主人再拜而还,宾拜送。命赞冠者亦如之。冠之日,夙兴,设洗于阼阶东南,席于东房内西墉下。陈衣于席,东领北上:衮冕,远游冠,缁布冠。缁纚、犀簪、栉实于箱,在服南。莞筵、藻席各三,在南。设尊于房户外西,两甒元酒在西,加勺羃。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加羃。豆十、笾十在服北,俎三在笾、豆之北。质明,宾、赞至于主人大门外次,远游三梁、缁布冠各一箱,各一人执之,待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设主人之席于阼阶上,西面;宾席于西阶上,东面;皇子席于室户东、房户西,南面。俱下莞上藻。主人立于阼阶下,当东房,西面。诸亲立于罍洗东南,西面北上。傧者立于门内道南,北面。皇子双童髻、空顶帻、綵裤褶、锦绅、乌皮履,立于房内,南面。主人赞冠者立于房内户东,西面。宾及赞冠者出,立于门西,赞冠者少退,俱东面北上。傧者受命于主人,出,立于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宾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某谨应命。傧者入告,主人出迎宾,西面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冠者,赞冠者报揖,主人又揖宾,宾报。主人入,宾、赞冠者以次入,及内门,主人揖宾,宾入,赞冠者从之。至内霤,将曲揖,宾报揖。至阶,主人立阶东,西面;宾立阶西,东面。主人曰:请公升。宾曰:某备将事,敢辞。主人曰:固请公升。宾曰:某敢固辞。主人曰:终请公升。宾曰:某敢终辞。主人升自阼阶,立于席东,西向;宾升自西阶,立于席西,东向。赞冠者及庭,盥于洗,升自西阶,入于东房,立于主人赞冠者之南,俱西面。主人赞冠者引皇子出,立于房户外西,南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簪箱,跪奠于皇子筵东端,兴,席东少北,南面立。宾揖皇子,宾、主俱即坐。皇子进,升席,南面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北面,跪脱双童髻置于箱,栉毕,设纚。宾降,盥,主从降。宾东面辞曰:愿主不降。主人曰:公降辱,敢不从降。宾既盥,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立于西阶上,东面。执缁布冠者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北面跪,冠,兴,复西阶上席后,东面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青衣素裳之服,出房户西,南面立。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降,盥,主人从降,辞对如初。宾跪取爵于篚,兴,洗,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坐,主人立席后,西面。宾诣酒尊所,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皇子筵西拜爵,宾复西阶上,东面答拜。执馔者荐笾、豆于皇子筵前。皇子升坐,左执爵,右执脯,擩于醢,祭于笾、豆之间,祭酒,兴,筵末坐,啐酒,执爵,兴,降筵,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冠者升筵,跪奠爵于荐东,兴,立于筵西,南面。执馔者彻荐爵。宾揖皇子,进,升筵,南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缁布冠,置于箱。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冠之。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服朝服,出房户西,南面。宾、主俱兴,宾揖皇子,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尊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其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皇子筵西拜,受爵,祭馔如初礼。宾揖皇子进,升席,南面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宾降三等,受冕,冠之。每冠,皆赞冠者设簪结缨。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服衮冕以出房户西,南面。宾揖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酒尊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祝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其服,殽升折俎。承天之庆,受福无疆。皇子筵西拜,受爵。执馔者荐笾、豆,设俎于其南。皇子升筵坐,执爵,祭脯醢。赞冠者取胏一以授皇子,皇子奠爵于荐西,兴,受,坐,祭,左手哜之,兴,加于俎。皇子坐,涚手执爵,祭酒,兴,筵末坐,啐酒,降筵西,南面坐,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皇子升筵坐,奠爵于荐东,兴。赞冠者引皇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初,皇子降,宾降自西阶,直西序东面立。主人降自东阶,直东序西面立。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其字,爰字孔嘉。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曰孟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皇子曰:某虽不敏,夙夜祗奉。宾出,主人送于内门外,主人西面请宾曰:公辱执事,请礼从者。宾曰:某既得将事,敢辞。主人曰:敢固以请。宾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宾就次,主人入。初,宾出,皇子东面见,诸亲拜之,皇子答拜。皇子入见内外诸尊于别所。宾、主既释服,改设席,讫,宾、赞俱出次,立于门西。主人出揖宾,宾报揖。主人先入,宾、赞从之。至阶,一揖一让,升坐,俱坐。会讫,宾立于西阶上,赞冠者在北,少退,俱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上,西面。掌事者奉束帛之篚升,授主人于序端。主人执篚少进,西面立。又掌事者奉币篚升,立于主人后。币篚升,牵马者牵两马入,陈于门内,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宾还西阶上,北面再拜。主人进,立于楹间,赞冠者立于宾左,少退,俱北面再拜。主人南面,宾、赞进,立于主人之右,俱南面东上。主人授币,宾受之,退,复位。于主人授币,掌事者又以币篚授赞冠者。主人还阼阶上,北面拜送,宾、赞降自西阶,从者讶受币。宾当庭实,东面揖,出,牵马者从出,从者讶受马于门外。宾降,主人降。送宾于大门,西面再拜。若诸臣之嫡子三加,皆祝而冠,又祝而酌,又祝而字。庶子三加,既加,然后酌而祝之,又祝而字。其始冠皆缁布;再加皆进贤;其三加,一品之子以衮冕,二品之子以鷩冕,三品之子以毳冕,四品之子以饰冕,五品之子以元冕,六品之子至于九品之子以爵弁。其服从之。其即席而冠也,嫡子西面,庶子南面。其筮日,筮宾、赞,遂戒之,及其所以冠之礼,皆如亲王。
太宗贞观五年,有司定皇太子冠期,帝以妨农停之。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通典》:贞观五年,有司上
言:皇太子将冠礼,宜用二月为吉,请追兵以备仪注。太宗曰:今东作方兴,恐妨农事。今改用十月,太子少保萧瑀奏称:准阴阳家,用二月为胜。上曰:阴阳拘忌,朕所不行。若动静必依阴阳,不顾礼义,欲求福佑,其可得乎。若所行皆遵正道,自然当与吉会。且吉凶在人,岂假阴阳拘忌。农时甚要,不可暂失。〈原本追兵阙疑〉贞观八年二月,皇太子加元服。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八年,皇太子加元服。降死罪以下,赐五品以上子为父后者爵一级,民酺三日。按《礼乐志》:皇太子加元服。有司豫奏司徒一人为宾,卿一人为赞冠,吏部承以戒之。前一日,尚书设御幄于太极殿,有司设群官之次位,展县,设案,陈车舆,皆如皇帝之冠。设宾受命位于横街南道东,赞冠位于其后,少东,皆北面。又设文武官门外位于顺天门外道东、西。其日,侍中奏请中严。群官有司皆就位。宾、赞入,立太极门外道东,西面。黄门侍郎引主节持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案,立于乐县东南,西面北上。侍中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乘舆出自西房,即御座。宾、赞入就位。典仪曰:再拜。在位皆再拜。侍中及舍人前承制,侍中降至宾前,称有制。公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公其将事。公少进,北面再拜稽首,辞曰:臣不敏,恐不能供事,敢辞。侍中升奏,又承制降,称:制旨,公其将事,无辞。公再拜。侍中、舍人至卿前称敕旨,卿再拜。侍中曰:将加冠于某之首,卿宜赞冠。卿再拜。黄门侍郎执节立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节,付于主节,又再拜。中书侍郎取制书立宾东北,西面,宾再拜,受制书,又再拜。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皆再拜。宾、赞出,皇帝降坐,入自东房,在位者以次出。初,宾、赞出门,以制书置于案,引以幡节,威仪铙吹九品以上,皆诣东宫朝堂。冠前一日,卫尉设宾次于重明门外道西,南向,赞冠于其西南。又设次于门内道西,以待宾、赞。又设皇太子位于阁外道东,西向。三师位于道西,三少位于其南,少退,俱东向。又设轩县于庭,皇太子受制位于县北,解剑席于东北,皆北面。冠日平明,宫臣皆朝服,其馀公服,集重明门外朝堂。宗正卿乘车侍从,诣左春坊权停。左右二率各勒所部,屯门列仗。左庶子版奏请中严。群官有司入就位。设罍洗于东阶东南。设冠席于殿上东壁下少南,西向;宾席于西阶上,东向;主人席于皇太子席西南,西向;三师席于冠席南。张帷东序内,设褥席帷中。又张帷序外具馔。内直郎陈服帷内,东领北上:衮冕,金饰象笏;远游冠。缁布冠,服元衣、素裳、素韠、白纱中单、青领褾襈裾,履、袜,革带、大带,笏。缁纚、犀簪二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莞筵四,藻席四,又在南。良酝令实侧尊甒醴于序外帷内,设罍洗于尊东,实巾一,角觯、柶各一。太官令实馔豆九、笾九于尊西,俎三在豆北。衮冕,远游三梁冠、黑介帻,缁布冠青组缨属于冠,冠、冕各一箱。奉礼郎三人各执立于西阶之西,东面北上。主人、赞冠者宗正卿为主人,庶子为赞冠。升,诣东序帷内少北、户东,西立。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初,宾、赞入次,左庶子版奏外办。通事舍人引三师等入就阁外道西位,东面立。皇太子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綵衣、紫裤褶、织成褾领、绿绅、乌皮履,乘舆以出。洗马迎于阁门外,左庶子请降舆,洗马引之道东位,西向立。左庶子请再拜。三师、三少答拜。乃就阶东南位。三师在前,三少在后,千牛二人夹左右,其馀仗卫列于师、保之外。皇太子乃出迎宾,至阼阶东,西面立。宗正卿立于门东,西面。宾立于西,东面。宗正卿再拜,宾不答拜。宾入,主人从入,立于县东北,西面。宾入,赞冠者从,宾诣殿阶间,南面。赞冠者立于宾西南,东面。节在宾东少南,西面。制案在赞冠西南,东面。宾执制,皇太子诣受制位,北面立。主节脱节衣,宾称有制。皇太子再拜。宣诏曰:有制,皇太子某,吉日元服,率由旧章,命太尉某就宫展礼。皇太子再拜。少傅进诣宾前,受制书,以授皇太子,付于庶子。皇太子升东阶,入于东序帷内,近北,南面立。宾升西阶,及宗正卿各立席后。初,宾升,赞冠者诣罍洗,盥手,升自东阶帷内,于主人冠赞之南,俱西面。主人赞冠者引皇太子出,立于席东,西面。宾赞冠者取纚、栉二箱,坐奠于筵。皇太子进,升筵,西面坐。宾之赞冠者东面坐,脱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北,南面立。冠缁布冠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东向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厥幼志,慎其成德。寿考惟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位。皇太子东面立,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服元衣素裳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跪脱缁布冠置于箱,兴,复位。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右执项,左执前,进,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嘉服,克敬威仪,式昭厥德。眉寿万岁,永受胡福。乃跪,冠,兴,复位。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适东序帷内,朝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升筵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远游冠,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右执项,左执前,进,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其服,以成厥德。万寿无疆,承天之庆。乃跪,冠,兴,复位。每冠,皆赞冠者跪设簪、结缨。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适东序,服衮冕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赞冠者彻纚、栉箱以入,又取筵入于帷内。主人赞冠者又设醴,皇太子席于室户西,南向,下莞上藻。宾之赞冠者于东序外帷内,盥手洗觯。典膳郎酌醴,加柶覆之,面柄,授赞冠,立于序内,南面。宾揖皇太子就筵西,南面立。宾进,受醴,加柶,面柄,进,北向立,祝曰:甘醴唯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厥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皇太子拜,受觯。宾复位,东面答拜。赞冠与进馔者奉馔设于筵前,皇太子升筵坐,左执觯,右取脯,擩于醢,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韭菹,遍擩于豆,以授皇太子,又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胏一,以授皇太子,皇太子奠觯于荐西,兴,受胏,却左手执本坐,缭右手绝末以祭。止,左手哜之,兴,以授赞冠者,加于俎。皇太子坐,帨手取觯,以柶祭醴三,始扱一祭,又扱再祭,加柶于觯,面叶,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西,南面坐,奠觯,再拜,执觯,兴。宾答拜。皇太子降,立于西阶之东,南面。宾降,立于西阶之西少南,赞冠随降,立于宾西南,皆东面。宾少进,字之,祝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厥字,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奉敕字某。皇太子再拜曰:某虽不敏,敢不祗奉。及再拜。洗马引太子降阼阶位,三师在南,北面,三少在北,南面立。皇太子西面再拜,三师等各再拜以出。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左庶子前,称礼毕。皇太子乘舆以入,侍臣从至阁,宾、赞宗正卿出就会。
高宗永徽六年二月,皇太子加元服。
《唐书·高宗本纪》:永徽六年,皇太子加元服,降死罪以下,赐酺三日,五品以上为父后者勋一转。
显庆四年十月,皇太子加元服,大赦,赐五品以上子孙为父祖后者勋一转,民酺三日。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元宗开元六年,侍中宋璟表,请东宫加冠,停止上礼。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通典》:开元六年,宋璟上
表曰:臣伏以太常状,准东宫典记,有上礼之仪。谨按上礼非古,从南齐、后魏方始有此事。而垂拱、神龙,更扇其道,群臣敛钱献食,君上厚赐答之,姑息施恩,方便求利。皇太子冠乃盛礼,自然合有锡赉。上台东宫两处宴会,非不优厚。其上礼宜停。
开元八年春正月甲子朔,皇太子加元服。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本纪》云云。
开元二十年,中书令萧嵩等改修五礼。定皇太子、亲王品官冠仪。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开元二十年,中书令萧嵩等改修五礼。
《开元礼·皇太子加元服》:告太庙,将冠,先告太庙,如常告之仪。临轩会宾赞,所司先奏请司徒一人为宾,卿一人为赞冠,吏部承以戒之。前一日,尚舍奉御整饬御幄于太极殿,卫尉设群官、朝集使、诸蕃客次于左右朝堂。太乐令展宫悬之乐于殿庭,设举麾位于殿上,一位于悬下。鼓吹令设十二案,乘黄令陈车辂,尚辇奉御陈舆辇。典仪设文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位于横街之北,西面北上,诸州使人五品以上合班;六品以下位于横街南,诸州使人六品以下、诸蕃客又在南,皆西面北上。设武官五品以上位于横街北,东面北上,诸州使人五品以上合班,诸亲位于其南;六品以下位于横街南,诸州使人六品以下及蕃客等又于其南,皆东面北上。设典仪位于悬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少退,俱西向。设东受命位于横街南道东,北面,赞者位又于其后,少东,北面。奉礼郎设门外文官一品以下位于顺天门外道东,每等异位,重行西面;武官三品以下位于门西,每等异位,重行东面:并以北为上。其日,诸位勒所部列黄麾仗如常仪。群臣各依时刻集朝堂,俱就次各服其服。侍中量时版奏:请中严。协律郎、太乐令帅工人就位。诸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奉迎。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通事舍人引先置群官入,立定,又宾赞入立于太极门外道东,西向。黄门侍郎引主持幡节,中书侍郎引制书案,立于乐悬东南,面西北上。侍中版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太乐令命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协律郎举麾,鼓柷,奏太和之乐。皇帝升舆,出自西房,即御座,南向坐,符宝郎奉宝置于御座,乐止。通事舍人引宾赞入就位,宾赞初行入门,舒和之乐作,至位乐止。立定,典仪曰:再拜。侍中及舍人前承制,侍中降至宾前,称有制。公再拜。将加冠于某之首,公其将事。公少进,北面再拜稽首,辞曰:臣不敏,恐不能供事,敢辞。侍中拜奏,又承制降称:制旨某公将事,无辞。公再拜,退,复位。侍中退。舍人至卿前,称敕旨。卿再拜。将加冠于某之首,卿宜赞冠。卿再拜。舍人退。黄门侍中引主节至宾所,主节授黄门侍郎,黄门侍郎执节立于宾东北,西面。宾再拜,授节,付主节讫,又再拜。主节立宾后,黄门侍郎退。中书舍人引制书案至宾所,取制书,在宾东北,面西立。宾再拜,受制书,执立,又再拜。持案者立宾后,中书侍郎退。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舍人引宾赞出,宾赞初行乐作,出门乐止。侍中前,跪奏称:侍中臣某言,礼毕。俛伏,兴,还侍位。皇帝兴,太乐令令撞蕤宾之钟,左右钟皆应,鼓柷,奏太和之乐。皇帝降座,侍卫警跸如来仪,入自东房,乐止。舍人引一品以下以次出。初宾赞出门,以制书置案,升车,从辂而行。威仪鼓吹诣东宫,降辂,入次,宾赞具服。一品以下以次出。蕃客各还馆。九品以上诣东宫朝堂次,服其服,就位如冠仪。冠,前一日,卫尉设宾次重明门外道西,南向,赞冠次又于其西,南向,并铺床席。又于重明门内道西施一次,拟会宾赞。设文武群官九品以上及群亲并宫臣次如常仪。奉礼设文武群官九品以上、诸亲在五品下及宫臣门臣外位如常仪。设殿庭位:文武群官共典仪共宫臣合班,诸亲在五品下;文官在东,西面,武官在西,东面,皆以北为上。又设皇太子位于阁外道东,西向。设三师位于阁外道西,三少位于三师南,少退,东向。典仪又设皇太子受制位于乐悬北,北面。所又设轩悬之乐于殿庭,又设举麾位于庭上,一位于悬下。有司设皇太子羽仪车舆于殿庭如常仪。典设郎帅其属铺解剑席于悬之东北。冠日守门,宫臣皆朝服,非宫臣者公服,三师、三少公服,并集重明门外次。宗正卿乘犊车侍从,诣左春坊权停。左右二率各勒所部屯门列仗。左庶子版奏:请中严。工人及诸行事官各入就位。奉礼郎设罍洗于东阶东南,罍在洗东,篚在洗西,南肆。〈篚实巾加勺羃。〉典礼郎铺皇太子冠席于殿上东壁下近南,西向。设宾席于西阶上,东向。设主人席于皇太子席西南,西向。设三师席于冠席北,三少席于冠席南。典设郎张帷幄于东序内,设褥席于帷中。又张帷幄于序外,拟置馔物等。内直郎陈服帷内,东领北上。衮冕服,元衣纁裳,九章。白纱中单,黼领,襟、襈、裙。革,金钩䚢,大带,朱黻二章,玉贝剑火珠镖首,瑜玉双佩。珠组双大绶,四綵赤白缥绀,纯朱质,长一丈八尺,三百二十首,广九寸。〈小绶长二尺六寸,色同首绶,而首绶之,间施二玉环。〉白袜赤舄,金饰。象笏。远游冠服,绛纱袍,白纱中单,皂领、褾、襈、裙。白方心曲领假带,绛纱蔽膝。白练裙襦,白袜黑舄。其革带、剑、佩、绶、笏与冕服同。缁布冠,元衣素韠,白纱中单,青领、褾、襈、裙。履、袜、革带、大带、笏、缁纚。〈用皂罗中方六寸,属带于前两隅。〉犀簪二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莞筵四,纷纯;缫席四,缋纯,又在南。良酝令实侧樽甒醴加勺羃于序外帷内。设罍在洗西,篚在洗南,东肆,实巾一,角觯角柶各一,加羃。太官令实馔豆九笾樽于西,俎在豆北。执在庭罍洗者,绛公服,立罍洗西,北向。执帷内樽罍洗笾豆俎等,并绛公服,立于樽罍豆俎之所。冕,白珠九旒,犀导,组缨,青纩充耳;远游三梁冠,金附蝉九首,施朱翠,黑介帻,犀导,肆发缨緌:缁布冠,青组缨属于冠。冠冕各一箱盛,奉礼郎二人各执立于阶之西,东面北上。主人各赞冠者〈庶子为之〉。升,诸东序帷内,少北,户东西面立。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常位。初宾赞入次,左庶子版奏:外办。通事舍人引三师等入就阁外道西位,东面立。皇太子著空顶黑介帻,双童髻,玉导,宝饰綵衣。〈紫褶绿裤,织成领,绿锦绅,乌皮履。〉乘舆以出,洗马迎于阁门外。左庶子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殿下降舆。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舆,洗马引之道东位,西向立。左庶子又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殿下再拜。皇太子再拜,三师、三少答再拜。洗马引就阶东南位,三师训导在前,三少训从于后,千牛仗二人夹左右,其馀仗卫列于师保之外。通事舍人引宗正卿入见皇太子讫,通事舍人引出迎宾。洗马引皇太子,初行乐作;至阶东,西面立,偃麾,乐止。〈凡乐皆令官帅举麾,工鼓柷而后作,偃麾戛敔而后止。〉宗正卿引迎宾于门东,西面。宾立于门西,东面。宗正卿再拜,宾不答拜。宾入门,乐作。主人从入立于乐悬东北,西面。宾入,赞冠者从入,舍人引宾赞诣殿阶间南立,乐止。赞冠者立于宾西南,东面;节在宾东少南,西面;制案在赞冠西东,南面。宾就案取制执。洗马引皇太子诣受制位,北面立,皇太子初行乐作,至位乐止。主节脱节衣,宾称:有制。皇太子再拜。宣诏曰:制皇太子某,吉日元服,率由旧章,命太尉就宫展礼。讫,皇太子又再拜。少傅进诣宾前受制书,退授皇太子,皇太子受制书付庶子。案退。洗马引皇太子保傅等如式升东阶。〈量人从升。〉初行乐作,至阶乐止。入东序帷内,近北西向立。师保等就席位讫,宾升西阶,宗正卿升东阶,各立席后。初宾升,舍人引赞冠者诣罍洗盥手,升东阶,诣序帷内,于主人赞冠之南,俱西面。赞引皇太子出立于席东,西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二箱,坐奠于皇太子南端,兴,席北少东西向立。宾揖皇太子进,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面坐,脱空顶黑介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少北南面立。宾降盥,主人从降,乐作,宾升,乐止,主人从升。执缁布冠者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太子筵前,东向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厥幼志,顺其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景福。乃跪,冠,兴,复位东面立。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面跪,结缨,兴,复位。皇太子兴,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皇太子适东序帷内,著元衣素裳之服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进,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面跪,脱缁布冠,置于黑介帻之箱,栉纚依旧不解,兴,复位。宾降二等受远游冠,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子筵前,东向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嘉服,克敬威仪,式昭厥德,眉寿万年,永受祺福。乃跪,冠,兴,复位。宾之赞冠者引皇太子适东序帷内,著朝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宾揖皇太子,进,升筵,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向跪,脱远游冠,置于纚箱,栉纚依旧不解,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子筵前,东向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其服,以成厥德,万寿无疆,承天之庆。乃跪,冠,兴,宾复位。宾之赞冠者跪,受簪结缨,兴,复位。揖宾皇太子,赞冠者引皇太子适东序,著衮冕之服以出,立于席东,西面。赞冠者彻缨栉二箱入于帷内。主人赞冠者又设醴皇太子席于室户西,南向,下莞上藻。宾之赞冠者于东序帷内盥手洗觯;典膳郎酌醴,加柶,覆之,面柄;宾之赞冠者受,面叶,立于序内,南面立。宾揖皇太子,赞冠者引皇太子就筵西,南面立。宾进受醴,加柶,面柄,进皇太子筵前,北面立,祝曰: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厥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皇太子筵西拜受觯,宾复位,东面答拜。赞冠者兴进馔陈于皇太子筵前。皇太子升筵,坐,左执觯,右执脯,擩于醢,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篚菹,遍擩于豆,以授皇太子,又祭于笾豆之间。赞冠者取肺一以授皇太子。皇太子奠觯于荐西,兴,受肺,却左手执本,坐,缭,右手执末以祭,上左手,哜之,兴,以授赞冠者,加于俎。皇太子帨手,兴,取觯,以柶祭礼三,始扱一祭,已又扱再祭,加柶于觯,面叶,兴;筵末坐,啐醴,建柶,兴;降筵西南,南面坐,奠觯,再拜,执觯兴。宾答拜。皇太子升筵,坐,奠觯于荐东,兴,降筵。赞冠者引皇太子降自西阶,立于西阶之东,南面。宾初答拜讫,降立于西阶之西近南,东面,引宾之赞冠者随降立于宾西东,南面。皇太子立定,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厥字,君子攸宜,宜之于嘏,永宁保之。奉敕字某。皇太子再拜,曰:某虽不敏,敢不祗奉。又再拜。洗马引皇太子降,初行乐作,至阼阶下位,乐止。三师在南,北面,三少在北,南面,立定,皇太子西面再拜,三师等答再拜以出。于三师拜讫,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群官在位者皆再拜。左庶子前,称礼毕。皇太子乘舆以入,侍臣从至阁如常仪。初皇太子降,通事舍人引宾赞及宗正出就会所。会宾赞,宾出,立于会所门外之西,东面北上。宗正卿立于门东,西面。立定,一揖一让而入。宗正卿立于座东,西面,宾赞立于座西,东面,俱再拜,就座,俛伏,坐。遂行酒,酒至,宾主俱兴,再拜,就席坐饮。食至,宾主俱兴,说食说,宾主俱坐食。会讫,赞立于西厢,东面南上;宗正卿立于东厢,西面。执事奉束帛之篚以授宗正卿,又执事者奉束帛篚立于宗正卿后,后牵乘马入陈于庭,北首西上。宾赞俱回,北面西上,再拜。宗正卿以币篚进,西南向授宾;执事者以币进授赞冠者。宗正卿与执事者退复位。宾赞降,从者互受币。宾当庭实揖左右马以出,三马从出,从者互受马。宗正卿出门东,西面;宾出门东,西面北上。宗正卿与宾俱揖而退。宾赞就车辂,诣顺天门外复命。朝谒,朝前,卫尉先于顺天门外东朝堂北设太子次,又于后设三师、三少及詹事等次。皇太子冠讫,诸卫尉率依常行卤簿,陈列威仪仗卫,前后部鼓吹备列。师傅以下及宫臣皆服其服。皇太子服远游冠,绛纱袍,乘舆以出,仪卫侍从如常礼,洗马前导。皇太子出重明门,左庶子跪奏:请降舆升辂。右庶子称:令曰诺。左庶子俛伏,兴。皇太子降舆升金辂,三师乘轺车训导在前,三少亦乘轺车训从在后,威仪仗卫依卤簿发引,鸣铙而行。至长乐门,铙吹止。至顺天门次,回辂西向。左庶子跪奏:请降辂就次。右庶子复称:令曰诺。左庶子俛伏,兴。皇太子降辂,洗马前导入次,左庶子侍右。舍人引三师、三少、詹事就次。皇太子停于次少顷,舍人奏闻。典仪先于皇帝所御殿前设皇太子位。左庶子跪奏:请入。右庶子复称:令曰诺。左庶子俛伏,兴。皇太子出次,左庶子等夹侍,舍人引洗马导引。当门揖,引入。外宫,诸仪卫卤簿等悉陈列于门外。皇太子自东上阁,洗马、左庶子等从入。至皇帝所御殿前位,北向立,从官陪后。左庶子赞拜,皇太子再拜。侍中宣敕戒曰:事亲以孝,接下以仁,使人以义,养人以惠。讫,皇太子再拜,少进,称:臣虽不敏,敢不祇奉。又再拜讫,引下诣皇后所御殿。至殿院,内给事奏闻。出,则皇太子入,洗马、左庶子等不入。太子至皇后所御殿前北向立,再拜。尚仪前承令,降诣皇太子西北,东面称:令旨。皇太子再拜。宣令戒之,词如皇帝。皇太子再拜,少进,称:臣夙夜祗奉,不敢失坠。又再拜。司言引至阁,舍人承引以出。皇太子还如来仪。皇太子谒太庙,前一日,皇太子宿斋正殿,宫臣从入庙者,宿斋于家正寝。所司拂除庙之内外。卫尉设皇太子次于正寝西南角,东向。又设三师以下及宫官次于皇太子后,少近西,俱东向。又设宫官次于东宫官堂。奉礼郎设皇太子版位于朝廷道东,北向。典仪设宫臣位于重明门外,文官在东,西面,武官在西,东面,每等异位,重行,俱以北为上。其日未明,所司依卤簿陈设重明门外。宫臣应从者,依时刻集朝堂次,皆服朝服,非朝服者服常服。诸率各勒所部,陈设如式。左庶子版奏:请中严。仆策辂于西阁外,南向。左右执刀立辂前,北向。舍人引宫官各就位。侍卫之官各服其器服,庶子负宝如式,俱诣閤奉袍。左庶子版奏:外办。仆奋衣而升,正立执辔。皇太子服远游冠、绛纱袍出,左右侍卫如常。洗马引皇太子升,仆立授绥,命车右升讫,车驱,左庶子以下夹侍如式。出重明门,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车辂权停,请侍臣上马。俛伏,兴,退称:侍臣上马。赞者唱:侍臣上马。文武侍臣皆上马。宫官上马毕,左庶子进当辂前,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发引。俛伏,兴,退复位。皇太子车辂动,铙吹不作,文官在左,武官在右。至下马所,侍臣并下车马。皇太子至次所,回辂南向。庶子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殿下降辂。俛伏,兴,还侍位。皇太子降辂,洗马引入次,侍臣立如常。皇太子入次一刻顷,左庶子跪奏称:左庶子臣某言,请殿下出次。俛伏,兴。皇太子出次,谒者引家令,家令引皇太子,入自南门,三师三少导从如式。庶子二人,一人赞左,一人赞右。舍人二人从,近侍量人从入。皇太子至位,立定,家令奏:请殿下再拜。皇太子再拜。少顷,家令奏:事毕。谒者引家令,家令引皇太子,出自南门,升辂还宫如来仪。至重明门外,皇太子乘辂入。将士停,三师三少还。皇太子至殿前,回辂。左庶子跪奏:请殿下降辂。俛伏,兴。皇太子降,入,侍臣从至阁。左庶子跪,奏请将士各还本位。其还宫,鸣铙吹俱如常仪。会群臣,皇太子冠见庙之明日,皇帝会群臣如元会之仪。其上寿词云:皇太子爰以吉辰,载加元服,德成礼备,普天同庆。臣等不胜悦庆,谨上千万岁寿。群臣上礼,先上礼三日,本司宣令诸应上礼文武之官,一品以下,五品以上。前一日,卫尉量设次于东朝堂。漏上水七刻,各集于次,皆朝服。奉礼郎先设上礼之官位于东朝堂南,文东武西,北面重行,相对为首。又设中书舍人位于文官为首者之北,南向。设奉礼郎位于文官东北,赞者二人在东南,差退,俱西向。牛酒在文武二位之间,少前。舍人各引应上礼之官就位。定,令史二人对举贺录案,礼部郎中引就中书舍人前,取贺录授舍人讫,引案退。奉礼郎唱再拜,赞者承传,在位者皆再拜。中书舍人奉贺录入进。舍人引在位者退。酒十二斛,犊十二头,赤绳为笼头,奏讫,并付所司。皇太子会宫臣如常会之仪。上寿与上同词。宫臣上礼,先一日,詹事宣告上礼之官,詹事以下,七品以上。昼漏上水七刻,皆朝服集东宫南门之左。典仪先设群官位于中门外,北面,以西为上。牛酒置其位西五步,少近。昼漏上水八刻,通事舍人引群官皆就位。定,詹事承奉群官简录案于詹事前,东面跪授导客舍人,导客舍人西面立受,回南向立。典仪唱曰:再拜。詹事以下俛伏,兴,皆再拜。导客舍人以简录案入。通事舍人引群官以下。左庶省进酒九斛,盛以铜钟,犊九头,赤绳为笼头,皆付所司。
《亲王冠礼》
百官一品以下尽九品、庶人并附。其嫡子但以品第。庶子与亲王同,其降杀则异。

前三日,本司率其属筮、宾于厅事。
五品以上嫡子,筮于庙门外。无庙,筮于正寝之堂。主人公服立于楹间之东,西面。于寝明堂上楹间近东。掌事者各服其服,立于门西,东面。于寝明楹间近西,东面,布筮宾位于主人之西,西面,馀并如别仪。前三日筮宾,如求日之仪。主人,谓将冠者之
父也。宾谓可使冠者。

前二日,主人至宾第,掌次者引之次,主人公服出,立于大门之外西,东面。宾公服立于阼阶下,西面。傧者公服进于宾之左,北面受命,出立于东,西面曰:敢请事。主人曰:皇子某王
一品以下曰某之子其。下仿此。

将加冠,请某子教之。
相称各随官爵。

傧者入告。宾出立于门左,西面再拜。主人答拜。主人曰:皇子某王将加冠,愿某公教之。
一品以下一云吾子。下仿此。

宾曰:某不敢,恐不能供事,
一品以下加以辱吾子。

敢辞。主人曰:某犹愿某公教之。宾曰:王重有命,某敢不从。主人再拜,宾答拜。主人还,拜送。主人命使者戒赞冠者,如戒宾。
一品以下,主人戒赞冠者如戒宾,亦通使子弟戒之。

前一日,掌次者设次于大门外之右,南向。其日夙兴,掌事者
一品以下赞者,庶子同

设洗于阼阶东南,东面当东霤,
六品以下当东荣。

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东,加勺羃;篚在洗西,南肆。
篚实巾一,爵一,加羃。

席于东房内西牖下,
无房者张帷。

陈衣于席,东领北上。衮冕服,青衣纁裳,九章。
五章在衣:山、龙、华虫、火、宗彝。四章在裳:藻、粉米、黼、黻。一品冕服同上。二品鷩冕服,七章。三章在衣:华虫、藻、火;四章在裳:宗彝、粉米、黼、黻。三品毳冕服,五章。三章在衣:宗彝、藻、粉;二章在裳:黼、黻。四品冕服,三章。一章在衣:粉米;二章在裳;黼、黻。五品元冕,衣无章,裳刺黼一章。六品以下爵弁服,青衣纁裳。

白纱中单,黼领,青褾、襈、裙。革带,钩䚢,大带。
青带,纯其外,上朱下绿,约用组。一品二品革带皆纯其外,上以朱,下以绿。三品大带,四品五品素,皆纯其垂,外以元,内以黄。约皆用青组。六品以下练带,纯其,内外以,约用青组。中单,青领。

朱黼二章:山、火。
三品以上,饰以裳色山火二章。四品、五品绣冕,山一章。元冕,无章。六品爵韠。

剑饰以珠玉。
三品以上饰以珠玉,四品五品饰以金。

山元玉双佩。纁朱双绶,四綵,赤黄缥绀,纯朱质,缠文织,长丈八尺,二百四十首,广九寸。
小双绶,长二尺六寸,色同大绶而首半之,间施二玉环。一品双佩山元玉。五品以上水苍玉。双绶:一品绿綟绶,四綵,紫黄赤,缘质,长丈八尺,二百四十首,广九寸。二品三品紫绶,三綵,紫黄赤,缘紫质,长丈六尺,一百八十首,广八寸。皆有小双绶,长二尺六寸,色同大绶而首半之,一品施二玉环。四品青绶,二綵,青白红,纯青质,长丈四尺,一百三十首,广七寸。五品黑绶,三綵,青绀,纯绀质,长丈二尺,一百首,广六寸。皆有小双绶,长三尺六寸,色同大绶而首半之。六品以下无剑、佩、绶。

朱袜赤舄。
五品以上同。六品以下,白袜赤履。度八品帻,服绛公服,方心,革带,纫绁,假带,袜,履。庶子以上皆同

远游冠,绛纱单,皂领、褾、襈、裙,白裙襦。
赤裙衫。一品以下进贤冠。

假带,曲领方心,绛纱蔽膝,白袜黑舄。
一品以下,革带钩绁,佩,双绶。六品以下,无剑绶。八品以下,去中单曲领、蔽膝,黑履。庶人黑介帻服,白裙襦,青领,带革,袜。

缁布冠服,青衣青裳,白纱中单,青领、褾、裙,素韠。
其革带、大带、剑、佩、绶与冕服同,袜舄与远游冠服同。三品以上中单、革大带、剑、佩、绶与冕服同,袜舄与进贤冠同。六品以下中单、革带、绣带与爵弁同,袜履与进贤服同。庶人带、袜、履与介帻服同,去韠。

缁纚、
其纚用皂巾,方六寸,属于前西隅。

犀簪、栉实于箱,在服南。莞筵三,粉纯,加藻席三,缁纯,在南。
三品以上莞筵四,加藻席四。四品、五品蒲筵四,缁布纯;加萑席四,元帛纯。六品以下蒲筵四,加萑席。其庶子各如其品。嫡子之席各用三。

樽于房外之西边两甒,元酒在西,加爵羃。设坫于樽东,置二爵,加羃。豆十笾十在服北,俎三在笾豆北。
凡牲醴节折,如离肺。俎三,实羊豕及腊。笾实脯枣之类,豆实菹醢之类。一品以下侧樽醴在服北,加
勺羃。设在樽北,实角觯柶各一,加羃。馔陈于坫北。四品以下无坫,同设篚。庶子尊于房户外之西两甒,元酒在西,加勺羃。设坫于樽东,置二爵于坫,加羃。馔陈于服北。一品俎三、笾十、豆十。三品八,四品五,五品六。六品以下用特,俎一、笾二、豆三。庶子嫡子之牲器。

设洗于东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东,北肆,实以巾。质明,宾赞至于主人大门外,掌次者引之次。宾赞俱公服,诸行事者各服其服。
六品以下无公服者服常服。

执樽罍篚者皆就位。冕,青珠九旒,青纩充耳,犀簪导,组缨色如其绶;
三品以上衮冕,垂青珠九旒,旒以组为缨,色如其绶,青纩充耳,角簪导。鷩冕七旒,毳冕五旒,馀皆同衮冕。四品五品绣冕,垂青珠四旒,以组为缨,其色如冕,青纩充耳,角簪导。元冕三旒,馀同绣冕。六品以下爵弁,元缨导。庶人则用黑介帻。庶子则与嫡子同。

远游冠,三梁,金附蝉,黑介帻,缨青緌,犀导;
三品以上进贤冠,三梁,缨青緌,导。四品、五品二梁,六品以下一梁。庶人则黑介帻。

缁布冠,青组缨。冠冕各一箱,各一人执之,侍于西阶之东,西北上。设主人之席于阼阶上,西面;设宾席于西阶上,东面;皇子席于房户之西,南面:
房外樽东。

俱下莞上藻。
一品以下冠者席于主人东北,面。庶子如亲王仪。

主人公服立于阼阶东,当序,西面。亲公服,非公服者常服,立于罍洗东南,西面北上。
一品以下偕诸尊者停别室。傧者公服立于门内道东,北面。

皇子双童髻,空顶帻,玉导,金宝饰,綵裤褶,锦绅,乌皮履,
四品五品导饰以金,六品以下无金饰。

立于房内,南面。主人赞冠者公服立于房内户东,西面。宾及赞冠者出入,立于门西,赞冠者少退,俱东面北上。傧者进于主人之左,北面受命,出,立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宾曰:皇子某王将冠,某谋应命。
一品以下云:某子有嘉礼,命执事。同庶子。

傧曰入告。主人迎宾于大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答拜。
凡宾主拜揖出入,赞者相导。

主人揖赞冠者,报揖。主人又揖宾,报揖。主人先入,宾及赞冠者次入。及内门,主人揖宾,报揖,主人与宾入,赞冠者从。至内霤,将曲揖,宾报揖。主人及阶,主人立于阶东,西面;宾立于阶西,东面。主人曰:请公升。
一品以下请吾子升。他仿此。

宾曰:某备将事,敢辞。主人曰:固请公升。宾曰:某敢固辞。主人曰:终请公升。宾曰:敢终辞。主人升自阼阶,立于席东,西面。宾升自西阶,立于席西,东向。赞冠者及庭,盥洗以,升自阼阶,入东房,立于主人赞冠者之南,俱西面。主人赞冠者引皇子出,立于户外之西,南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簪箱,跪奠于皇子筵东端,
一品以下筵南,庶子筵东。

兴,席东少北面南立。
一品以下席北少东西面立。庶子南面。

宾揖皇子。宾主俱即席坐。皇子进,升席南面坐。
一品以下西面坐。庶子南面。

宾之赞冠者进筵前,北面,
一品以下东面,庶子北面。

跪,脱双童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宾主俱兴。宾降盥,主人从降,宾东面辞曰:愿主不降。
一品以下云吾子。下仿此。

主人曰:公降辱,敢不从。宾降,至罍洗,盥手讫,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立于西阶上,东面。执缁布冠者升,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诣皇子前,北面跪,冠,兴,复西阶上席后,东面立。
祝文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介尔景福。乃跪奠跪冠,兴。


西阶上席后,东面立。

宾之赞冠者进筵前,北面跪,设頍,结缨,兴,复位。
一品以下东向跪,结缨。庶子同亲王而无頍。

皇子兴,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著青衣紫裳之服出,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皇子进立于席后,南向。
一品以下进升席,西向坐。庶子同亲王。

宾降盥,主人从降,辞对如初。宾盥手,跪取爵于篚,兴,诣西阶,宾主一揖一让升,主人立于席后,西面。宾诣酒樽所,酌酒,进皇子筵前,北向立,祝曰:旨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皇子筵前四拜,受爵,宾复西阶,东面答拜。执馔者荐笾豆于皇子筵前。皇子升筵坐,左执爵,右取脯,擩于醢,祭于笾豆间,祭酒,兴,筵末坐,啐酒,执爵兴,降筵西,跪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冠者升筵,跪奠爵于荐东,兴,立筵西。执馔者彻荐爵。宾揖,皇子进升筵,南面坐。
一品以下,无宾降盥主人从降,下至此仪。其一品以下嫡子,三加冠后,酌醴之礼,又有祝辞。其庶子则醮而不醴。亲王冠同于庶子。

宾之赞冠者跪,脱缁布冠,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宾降二等受远游冠,
一品以下进贤冠,庶人黑介帻。

左执项,右执前,诣皇子筵前,北面跪冠,
一品以下,诣冠者筵前东向立,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斯福。乃跪冠。

兴,复位。宾之赞冠者,设簪,结缨之。皇子筵前,宾揖,皇子适房,宾主俱坐。皇子著朝服
一品以下庶子著绛纱服,庶人则白裾襦服。

出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皇子进立席后,南面。宾诣酒樽所,
一品至三品嫡子冠礼,无宾诣酒樽所以下执馔者彻荐爵立俟。

取爵酌酒,进皇子筵前,北面立,祝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其服,
庶子云尔服。

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祜。皇子筵前四拜,受爵。宾复西阶,东面答拜。执馔者荐笾豆。皇子升,筵末坐,啐酒,执爵兴,筵西,跪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皇子升筵坐,奠爵于席东,兴,立于筵西,南面。执馔者彻荐。宾揖,皇子升进席,南面。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
庶人脱黑介帻。

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
六品以下角弁,庶人则黑介帻。

左执项,右执前,诣皇子筵前,北面跪冠,兴,复位。宾之赞冠者跪,设簪,结缨,兴,复位。宾揖皇子,皇子适房,宾主俱坐。主人之赞冠者彻栉箱入房。皇子著衮冕之服
庶子及六品以下角弁服,庶人绛公服。

出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皇子进立于席后,南面。宾诣酒樽所,取爵酌酒,进皇子筵前,北面立,祝曰:旨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其服,
庶子云尔服。

肴升折俎,承天之庆,福寿无疆。皇子筵前四拜,受爵,宾复位,东面答拜。
三品以上,宾之赞冠者跪设簪结缨,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适房,宾主俱坐。冠者著绛纱服。庶人白裾襦服。出房,户西南面。宾主俱兴。宾揖,冠者进升席,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庶人黑介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宾降三等受冕。六品受爵弁,庶人黑介帻。左执项,右执前,进冠者筵前,东向立,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乃跪冠,兴,复位。宾之赞冠者跪设簪结缨,兴,复位。宾揖,冠者适房,宾主俱坐。主人之赞冠者彻纚栉簪及筵入于房。又筵于室户西,南向。冠者著冕服。六品以下爵弁服,庶人绛公服。出,户西南面。宾主俱兴。主人赞冠者盥手洗觯于房,酌醴,加柶覆之,面叶,出房,南面立。宾揖,冠者就筵西,向立。宾进醴,室户东,加柶面柄,进冠者筵前,北面立,祝曰:甘醴维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冠者筵西拜,受觯。宾复西阶上,东面答拜。一品以下庶子,与亲王仪同。

执馔者荐笾豆,设俎于笾豆南。皇子升筵坐,左执爵,
一品以下用觯,下仿此。

右祭脯醢。赞冠者取肺一以授,皇子奠爵于荐西,兴,受。却左手执本,右手绝末祭,上左手,哜之,兴,加于俎。皇子帨手,执爵祭酒,兴,筵末坐,啐酒,兴,降筵西,南面坐奠爵,再拜,执爵兴。宾答拜。皇子升筵,坐奠爵于荐东,兴。赞冠者引皇子降立于西阶之南,东面。初皇子降,宾自西阶,直西序,东面立。主人降自阼阶,直东序,西面立。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君子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子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皇子曰:某虽不敏,夙夜祗奉。宾出,主人送于内门之外。
一品以下,答拜。宾主俱坐。冠者升筵,跪奠觯于荐东,兴,进,北面跪取脯,降自西阶,入见母,进奠脯于荐前,退,再拜以出。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初冠者入见母,宾主俱兴,宾降,当西序东向立;主人降,当东序西向立。冠者既见母,出立于西阶之东,南向。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
之。曰子某。冠者曰:某虽不敏,夙夜祗奉。宾出,送于内门外。一品以下庶子取脯见母如嫡子,馀如亲王。

主人西面请宾曰:公辱执事,请礼从者。宾曰:某既得将事,敢辞。主人曰:敢固以请。宾曰:某辞不得命,敢不从。宾就次,主人入。初宾出,皇子东面见诸亲,拜之,皇子答拜。
一品以下,及冠者西南拜宾之赞冠者,答拜。庶子同。

皇子入见内外诸尊于别所。宾主既释服,改设席讫,宾赞俱出次,立于门西东面。主人出,门东西面。主人揖宾,宾报揖,主人先入,宾赞从之,至阶,一揖一让升,各就座后,立定,俱升座。会就,宾主俱兴,宾立于西阶上,赞冠者在北,少退,俱东面。主人立于东阶上,西面。
一品以下,及众宾降立于西阶下,东面。庶子同。

掌事者受东北之篚,授主人于东序端。主人执篚少进,西面立。又掌事者奉币篚升,立于主人后。币篚升,牵马者牵两匹马入陈于内门三分庭一在南,北首,西上,北面。宾还西阶上北面,赞冠者立于左,少退,俱北面再拜。主人进立于楹间,南面。宾赞进立于主人之右,俱南面,东上。主人授币篚,宾受之,退复东面位。于主人授币篚,掌事者又以币篚授赞冠者,退复位。主人还阼阶上,北面拜送。宾赞降自西阶,从者迓受币。宾当庭实,东面揖,牵马者从出,迓受马于门外。宾降,主人降,送于大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退,主人入。
四品以下,于众宾之降,并立于西阶下,掌事者以币篚升授主人于序端。宾北面再拜。主人进立于楹间,南面。宾进立于主人之右,俱南面。宾受篚,退复东面位。主人还阼阶,北面再拜送。宾降自西阶,从者拜受篚。宾出,主人送宾于大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退,主人入。庶子同亲王仪。孤子则诸父诸兄戒宿。冠之日,主人髻而迎宾,拜揖让如冠主。冠于阼。醴之、庶子醮之及礼宾、拜送皆如上仪。明日,见于庙,冠者朝服。无庙者,见祖祢于寝。质明,赞礼者引入庙南门,中庭道西,北宾,赞再拜讫,引出。六品以下,见祖祢于正寝,冠者公服,庶人常服。质明,张几筵于正寝,赞礼者引入,正庭,北面再拜讫,引出。五品以上子孙、九品以上子冠,假用出身品服。其三品以上大功以上亲,冠同八品九品之服。

皇子诣阙,至次,著朝服。通事舍人引皇子入诣皇帝所御之殿,至阙阁,近臣奏,皇帝即御座,南向坐。近臣引皇子入,立于阶间,北面再拜讫,近臣引皇子至皇后殿阁外。近臣附奏,皇后即御座,南向坐。司言至阁,引皇子入,立于阶间,北面再拜。司言引出阁,皇子出还第如来仪。〈按《通典》:原本多错讹照仪礼改正〉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十七卷目录

 冠礼部汇考三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徽宗大观一则 政和一则 宣和一则 孝宗淳熙一则 理宗宝祐一则 文公冠礼附〉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一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礼仪典第十七卷

冠礼部汇考三

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十二月,皇子冠。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按《礼志》:皇子冠,前期择日奏告景灵宫,太常设皇子冠席文德殿东阶上,稍北东向,设褥席,陈服于席南,东领北上。九旒冕服、七梁进贤冠服、折上巾公服、七梁冠簪导、九旒冕簪导同箱,在服南。设罍洗、酒馔、旒冕、冠、巾及执事者,并如皇太子仪。其日质明,皇帝通天冠、绛纱袍,御文德殿。皇子自东房出,内侍二人夹侍,王府官从,《恭安》之乐作,即席南向坐,乐止。掌冠者进折上巾,北向跪冠,《修安》之乐作;赞冠者进,北面跪正冠,皇子兴,内侍跪进服讫,乐止。掌冠者揖皇子复坐,以爵跪,祝曰:酒醴和旨,笾豆静嘉。授尔元服,兄弟具来。永言保之,降福孔皆。皇子搢笏,跪受爵,《翼安》之乐作,饮讫,太官令进馔讫。再加七梁冠,《进安》之乐作。掌冠者进爵,祝曰:宾赞既成,肴核维旅。申加厥服,礼仪有序。允观尔成,承天之祜。皇子跪受爵,《辅安》之乐作,太官奉馔。三加九旒冕,《广安》之乐作。掌冠者进爵,祝曰:旨酒嘉栗,甘荐令芳。三加尔服,眉寿无疆。永承天休,俾炽而昌。皇子跪受爵,《贤安》之乐作,太官奉馔,馔彻。皇子降,易朝服,立横阶南,北向位,掌冠者字之曰:岁日云吉,威仪孔时。昭告厥字,君子攸宜。顺尔成德,永受保之。奉敕字某。皇子再拜舞蹈,又再拜,奏圣躬万福,又再拜。左辅宣敕,戒曰:好礼乐善,服儒讲艺。蕃我王室,友于兄弟。不溢不骄,惟以守之。皇子再拜,进前俛伏,跪称:臣虽不敏,敢不祗奉。俛伏,兴,复位,再拜,出。殿上侍立官并降,复位,再拜,放仗。明日,百僚诣东上阁门贺。
《玉海》:祥符八年十二月戊寅,承天节群臣上寿。是日,皇子庆国公加冠礼,辅臣面贺,宗室贺于内东门。司天言:日辉珥直抱气。戊子,集贤校理晏殊上皇子冠礼赋,诏奖之。辛卯,进封寿春郡王,制曰:辩惠之性,言必有章。趋进之容,动皆合礼。维城之制,载协周邦。半楚之封,尚尊汉牍。 《会要》:近制,加冠者,上加乌纱,折上巾,不用开宝礼。
徽宗大观二年,诏定皇太子冠礼,复亲制《冠礼沿革》十一卷。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太子冠仪,常行于大中祥符之八年。徽宗亲制《冠礼沿革》十一卷,命仪礼局仿以编次。其仪:前期奏告天地、宗庙、社稷、诸陵、宫观。殿中监帅尚舍张设垂拱、文德殿门之内,设香案殿下螭陛间,又为房于东朵殿。大晟展宫架乐于横街南,太常设太子冠席东阶上、东宫官位于后,设褥位,陈服于席南,东领北上。远游冠簪导、衮冕簪导同箱,在服南。设罍洗阼阶东,罍在洗东,篚在洗西,实巾一,加勺幂。光禄设醴席西阶上,南面,实侧尊在席南。又设馔于席,加幂。执事者并公服,立罍洗酒馔之所。九旒冕、远游冠、折上巾各一匴,奉礼郎三人执以侍于东阶之东、西北上。设典仪位于宫架东北,赞者二人在南,西向。礼直官、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太子诣朵殿东房。皇帝乘辇,驻垂拱殿,百官起居如月朔视朝仪。左辅版奏中严,内外符宝郎奉宝先出;左辅奏外办,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诣文德殿,帘捲。大乐正令撞黄钟之钟,右五钟皆应。殿上鸣鞭,皇帝出西閤乘辇,协律郎俛伏,跪,举麾,兴,工鼓柷,奏《乾安》之乐,殿上扇合。礼直官、太常博士引礼仪使导皇帝出,降辇即坐,帘捲扇开,鞭鸣乐止,炉烟升。符宝郎奉宝陈于御坐左右,礼直官、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掌冠、赞冠者入门,《肃安》之乐作,至位,乐止。典仪曰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左辅诣御坐前,承制降东阶,诣掌冠者前西向称有制,典仪赞在位官再拜讫,宣制曰:皇太子冠,命卿等行礼。掌冠、赞冠者再拜讫,文臣侍从官、宗室、武臣节度使以上升殿,东西立,应行礼官诣东阶下立。东宫官入,诣太子东房,次礼直官等引太子,内侍二人夹侍,东宫官后从,《钦安》之乐作,即席西向坐,乐止。引掌冠、赞冠者以次诣罍洗,乐作,搢笏,盥帨讫,出笏,升,乐止。执折上巾者升,掌冠者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子席前,北向立,祝曰:咨尔元子,肇冠于阼。筮日择宾,德成礼具。于万斯年,承天之祜。乃跪冠,《顺安》之乐作,掌冠者兴,席南北面立,后准此。赞冠者进席前,北面跪正冠,兴,立于掌冠者之后。太子兴,内侍跪进服,服讫,乐止。掌冠者揖太子复坐,礼直官等引掌冠者降诣罍洗,如上仪。赞冠者进席前,北向跪,脱折上巾置于匴,兴,内侍跪受,兴,置于席。执远游冠者升,掌冠者降二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太子席前,北向立,祝曰:爰即令辰,申加元服。崇学以让,三善皆得。副予一人,受天百福。乃跪冠,《懿安》之乐作,掌冠者兴。赞冠者进,跪簪结纮,兴。太子兴,内侍跪进服,服讫,乐止。掌冠者揖太子复坐,掌冠者降诣罍洗,及赞冠者跪,脱远游冠,并如上仪。执衮冕者升,掌冠者降三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太子席前,北向立,祝曰:三加弥尊,国本以正。无疆惟休,有室大竞。懋昭厥德,保兹永命。乃跪冠,《成安》之乐作。掌冠者兴。赞冠者如上仪,跪簪结纮。内侍进服,服讫,乐止。礼直官等引太子降自东阶,乐作,由西阶升,即醴席南向坐,乐止。又引掌冠者诣罍洗,乐作,盥帨讫,升西阶,乐止。赞冠者跪取爵,内侍注酒,掌冠者受爵,跪进太子席前,北向立,祝曰:旨酒嘉荐,有飶其香。拜受祭之,以定尔祥。令德寿岂,日进无疆。太子搢圭,跪受爵,《正安》之乐作,饮讫,奠爵执圭。太官令设馔席前,太子搢圭,食讫,乐止,执圭兴,太官令彻馔、爵。礼直官等引自西阶诣东房,易朝服,降立横街,南北向,东宫官复位,西向。太子初行,乐作,至位,乐止。礼直官等引掌冠、赞冠者诣前,西向,掌冠者少进,字之曰:始生而名,为实之宾。既冠而字,以益厥文。永受保之,承天之庆。奉敕字某。太常博士请再拜,太子再拜讫,搢笏,舞蹈,再拜,奏圣躬万福,又再拜。左辅承旨,降自东阶,诣太子前,西向,宣曰有敕,太子再拜,宣敕曰:事亲以孝,接下以仁。远佞近义,禄贤使能。古训是式,大猷是经。宣讫,太子再拜讫,礼直官等引太子前,俛伏,跪,奏称:臣虽不敏,敢不祗奉。奏讫,兴,复位,再拜讫,引出殿门,乐作,出门,乐止。侍立官并降复位,典仪曰拜,赞者承传,在位者再拜。礼仪使奏礼毕,鸣鞭。大乐正令撞蕤宾之钟,左五钟皆应,《乾安》之乐作,皇帝降坐,左辅奏解严,放仗,在位官再拜,退。太子入内,朝见皇后,如宫中仪。乃择日谒太庙、别庙,宿斋于本宫。质明,服远游冠、朱明衣,乘金辂。至庙,改服衮冕,执圭行礼,群臣称贺,皇帝赐酒三行。
《玉海》:徽宗大观二年八月,诏详定皇太子冠礼。十一月,亲制《冠礼沿革》十一卷。
政和四年,皇太子冠。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四年二月癸酉,长子桓冠。按《玉海》:政和四年二月二日,礼制局定皇长子冠礼。十七日癸酉,行礼于文德殿,掌冠以礼部尚书,质冠以鸿胪卿,列黄麾细仗于殿庭。
《铁围山丛谈》:冠礼肇于古国,初草昧未能行因循。至政和,始讲焉。是时渊圣皇帝犹未入储宫,初以皇长子而行冠。于是天子御文德殿,百僚在位,命官行三加礼。是日,方乐作行事,而日为之重轮也。先是,诸王冠止于宫中,行世俗之礼,谓之上头而已。繇是而后,天子诸子,咸冠于外庭,盖自渊圣始。
宣和四年,康王冠。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高宗本纪》:宣和三年,进封康王。四年,始冠,出就外第。
孝宗淳熙九年,皇孙扩冠。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宁宗本纪》:宁宗,讳扩,光宗第二子也。淳熙五年十月,封英国公。九年正月,始冠。
《南渡典仪》:皇子行冠礼仪略:太史择日,降旨,命太常寺参酌旧礼。有司具办仪物。至日质明,百僚立班,皇帝即御坐,礼直官、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掌冠、赞冠者入就位。掌冠以太常卿,赞冠以阁门官。初入门,《祗安》乐作。至位,乐止。典仪赞:再拜。在位皆再拜,跪。左辅诣御坐前,承制降自东阶,诣掌冠者前,称:有制。典仪赞:再拜。在位皆再拜。讫,左辅宣制曰:皇子冠,命卿等行礼。掌冠、赞冠者再拜。左辅复位,王府官入诣皇子东房,礼直官、通事舍人、太常博士,引皇子内侍二人,夹侍王府官后从。皇子初行,《恭安》乐作,即席南向坐,乐止。礼直官等,引掌冠、赞冠者诣罍洗,乐作,搢笏,盥手讫执笏,升,乐止。执折上巾者升,掌冠者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子席前,北向跪冠,《修安》乐作。掌冠者兴席,南北面立,赞者进席前,北面跪,进服。服讫,乐止。掌冠揖,皇子复坐。赞冠者跪取爵,内侍以酒注于爵,掌冠受爵,跪进皇子席前,北向立,祝曰:酒醴和旨,笾豆静嘉。授尔元服,兄弟具来。永言保之,降福孔皆。皇子搢笏,跪受爵,《翼安》乐作,饮讫,奠爵。执笏太官令奉馔设于皇子席前,皇子搢笏食讫,执笏太官令撤馔,并如前。赞冠者进席前,北向跪,脱七梁冠,置于匴,兴。内侍跪受服,兴,置于席,执九旒冕者升,掌冠者降三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子席前,北向跪冠,《广安》乐作。掌冠者兴,赞冠者进席前,北面,跪簪结纮,兴,立。皇子兴,内侍进服。服讫,乐止。复坐,赞冠者进酒如前,祝曰:旨酒既清,嘉荐令芳。三加尔服,眉寿无疆。永承天休,俾炽而昌。皇子跪受爵,《贤安》乐作。太官令奉馔如前,皇子降自东阶,诣朵殿东房,易朝服,降,立于横街南,王府官阶下西向。皇子初行,乐作,至位,乐止。礼直官等引掌冠者,诣皇子位,少进字之曰:岁日云吉,威仪孔时。昭告厥字,君子攸宜。顺尔成德,永受保之。奉敕字某。皇子再拜舞蹈,再拜,奏圣躬万福。又再拜。左辅诣御坐前,承旨降阶,诣皇子前,宣曰:有敕。皇子再拜。左辅宣敕,戒曰:好礼乐善,服儒讲艺。蕃我王室,友于兄弟。不溢不骄,惟以守之。宣讫,皇子再拜,馀如皇太子仪。次日,文武百僚诣东上閤门,拜表称贺。
理宗宝祐二年,皇子祺冠。
《宋史·理宗本纪》:宝祐二年冬十月癸酉,皇子祺进封忠王。十一月壬寅,日南至。忠王冠。
《玉海》:宝祐二年九月癸亥,诏皇子以日南至行冠礼。十月癸酉,进封忠王。丁亥,诏徐清叟为宾师弥主礼。十一月壬寅,行冠礼。〈按宋一代冠礼,止此。附文公冠礼,及笄礼于后〉
《朱文公·家礼·冠礼》补注世本云:黄帝造旃冕,是冕起于黄帝也。黄帝以前,以羽皮为冠。以后乃用布帛。其冠之年,天子、诸侯皆十二。

男子年十五至二十,皆可冠。
司马温公曰:古者二十而冠,皆所以责成人之礼。盖将责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行于其人,故其礼不可以不重也。

必父母无期,以上丧始可行之。
大功未葬,亦不可行。

前期三日,主人告于祠堂。
主人谓冠者之祖父,自为继高祖之宗子者,若非宗子,则必继高祖之宗子主之。有故则命其次宗子。若其父自主之,告礼见祠堂章祝版前同。但云某之子某,若某之某亲之子,某年渐长成,将以某月某日加冠于其首,谨以后同若族人,以宗子之命自冠其子。其祝版亦以宗子为主,曰使介子某人。若宗子已孤而自冠,则亦自为主人,祝版前同。但云某将以某月某日加冠于首,谨以后同。

戒宾,
择朋友贤而有礼者一人,可也。是日,主人深衣诣其门,所戒者出见如常仪。啜茶毕,戒者起言曰:某有子某,若某子某亲有子某,将加冠于其首,愿吾子之教之也。对曰:某不敏,恐不能供事,以病吾子,敢辞。戒者曰:愿吾子之终教之也。对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从。地远则书初请之辞为书,遣子弟致之所。戒者辞,使者固请,乃许,而复书曰:吾子有命,某敢不从。 若宗子自冠,则戒辞但曰:某将加冠于首。后同。

前一日宿宾。
遣子弟以书致辞曰:来日某人加冠于子某,若某亲某子某之首。吾子将莅之,敢宿某上。某人答书曰:某敢不夙兴,某上某人。 若宗子自冠,则辞之所改如其戒。宾补注宿宾,是隔宿戒之。上戒宾,是亲往。此宿宾,是遣子弟,俗言为覆请也。

设陈,
设盥帨于厅事,如祠堂之仪。以帟幕为房,于厅事之东北,或厅事无两阶,则垩画而分之,后仿此。司马温公曰:古礼谨严之事,皆行之于庙。今人既少家庙,其影堂亦褊隘,难以行礼。但冠于外厅,笄在中堂,可也。士冠礼,设洗具于东荣南北,以堂深,水在洗东。今私家无罍洗,故但用盥盆帨巾而已。盥,濯手也。帨,手巾也。厅事无两阶,则分其中央,以东者为阼阶,西者为宾阶。无室无房,则暂以帟幕截其北为室,其东北为房。此皆处厅堂南向者言之。

厥明夙兴陈冠服。
有官者,公服带靴笏。无官者,襕衫带靴。通用皂衫,深衣大带,履栉𢄼掠,皆卓子,陈于房中东领北上。酒注盏盘,亦以卓子陈于服北,幞头、帽子、冠笄巾,各以一盘盛之,蒙以帕,以卓子陈于西阶下。执事者一人守之。长子则布席于阼阶之东,少北,西向。众子则少西南向。 宗子自冠,则如长子之席少南。
程子曰:今行冠礼,若制古服而冠,冠了又不常著,却是伪也。必须用时之服。

主人以下序立,
主人以下盛服就位,主人阼阶下少东西向,子弟亲戚童仆在其后,重行,西向,北上择子弟亲戚习礼者一人,为摈,立于门外,西向。将冠者,双紒四䙆,衫勒帛采履,在房中,南面。若非宗子之子,则其父立于主人之右,尊则少进,卑则少退。 宗子自冠,则服如将冠者,而就主人之位。
宾至主人迎入升堂。宾自择其子弟亲戚习礼者,为赞冠者,俱盛服至门外东面立。赞者在右少退,摈者入告主人,主人出门左,西向再拜,宾答拜。主人揖赞者,赞者报揖。主人遂揖而行,宾赞从之入门,分庭而行,揖让而至阶,又揖让而升。主人由阼阶先升,少东,西向。宾由西阶继升,少西,东向。赞者盥帨,由西阶升,立于房中,西向。摈者筵于东序,少北,西面。将冠者出房,南面。 若非宗子之子,则其父从出迎宾入,从主人,后宾而升,立于主人之右,如前。

宾揖,将冠者,就席,为加冠巾。冠者适房,服深衣,纳履,出。
宾揖,将冠者,出房,立于席右,向席。赞者取栉𢄼掠置于席左,兴,立于将冠者之左。宾揖,将冠者即席,西向跪,赞者即席,如其向跪,为之栉合紒,施掠。宾乃降,主人亦降。宾盥毕,主人揖,升,复位。执事者以冠巾盘进,宾降一等,受冠笄,执之,正容,徐诣将冠者前向之,祝曰:吉月令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景福。乃跪加之。赞者以巾跪进,宾受,加之,兴,复位,揖。冠者适房,释四䙆衫服,深衣,加大带,纳履,出房。正容,南面立,良久。 若宗子自冠,则宾揖之就席,宾降盥毕,主人不降。馀并同。
杨氏复曰:《仪礼书仪》始加以巾,《家礼》又先以冠笄乃加巾者,盖冠笄正是古礼。补注按:冠位有二,适子在东阶,西面。庶子在房前,南面。盖适冠于阼,以著代也。庶子不于阼,而冠于房外南面,非代故也。冠谓缁冠,巾谓幅巾,履谓黑履。

再加帽子、服皂衫,革带系鞋。
宾揖,冠者即席跪,执事者以帽子盘进。宾降二等受之,执以诣冠者前,祝之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谨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永年,享受遐福。乃跪加之,兴,复位,揖。冠者适房,释深衣,服皂衫,革带系鞋,出房,立。
杨氏复曰:《仪礼书仪》再加宾盥如初。

三加幞头、公服、革带、纳靴、执笏,若襕衫,纳靴。
礼如再加,惟执事者以幞头盘进,宾降没阶受之,祝词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赞者彻帽,宾乃加幞头,执事者受幞,彻栉,入于房。馀并同。杨氏复曰:《仪礼书仪》三加宾盥如初。

乃醮。
长子则摈者改席于堂中间,少西,南向。众子则仍故席。赞者酌酒于房中,出房,立于冠者之左,宾揖,冠者就席右,南向。乃取酒,就席之前,北向,祝之曰:旨酒既清,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冠者再拜,升席,南向,受盏。宾复位,东向,答拜。冠者进席前,跪祭酒。兴,就席末,跪,啐酒,兴,降席,授赞者盏,南向,再拜。宾东向答拜。冠者遂拜赞者,赞者宾左东向,少退,答拜。
司马温公曰:古者冠用醴,或用酒,醴则一献,酒则三醮。今私家无醴,以酒代之,但改祝辞:甘醴惟厚为旨。酒既清耳,所以从简。刘氏垓孙曰:其曰醮者,即《礼记》所谓醮于客位,加有成也。补注酌而无酬,酢曰醮,适子醮于客位,加有成也。庶子则因冠之处,遂醮焉。

宾字冠者。
宾降阶,东向,主人降阶,西向。冠者降自西阶,少东,南向。宾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曰伯某、父仲、叔季,唯所当冠者,对曰: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奉。宾或别作辞命,以字之之意,亦可。补注:古者子生三日,父名之。既冠,则宾字之也。

出就次,
宾请退,主人请礼宾。宾出,就次。补注吴氏澄曰:次,门外更衣处。

主人以冠者,见于祠堂。
《祠堂章》内生子而见之仪,但改告辞曰:某之子某之某亲,某之子某,今日冠毕,敢见。冠者进,立于两阶间,再拜。馀并同。 若宗子自冠,则改词曰:某今日冠毕,敢见。遂再拜,降,复位。馀并同。 若冠者私室有曾祖、祖以下祠堂,则各因其宗子而见,自为继。曾祖以下之宗,则自见。

冠者见于尊长,
父母堂中南面坐,诸叔父兄在东序,诸叔父南向,诸兄西向,诸妇女在西序,诸叔母姑南向,诸姊嫂东向。冠者北向拜父母,父母为之起。同居有尊长,则父母以冠者诣其室拜之,尊长为之起,还,就东西序,每列再拜,应答,拜者答。若非宗子之子,则先见宗子,及诸尊于父者于堂,乃就私室见于父母及馀亲。 若宗子自冠,有母,则见于母,如仪。族人
宗之者,皆来见于堂上。宗子西向,拜其尊长,每列再拜,受卑幼者拜。
司马温公曰:《冠仪》曰:见于母,母拜之。见于兄弟,兄弟拜之。成人而与为礼也。今则难行,但于拜时,母为之起立,可也。下见诸父及兄仿此。

乃礼宾,
主人以酒馔延宾及摈赞者,酬之以币,而拜谢之。币多少随宜,宾赞有差。
司马温公曰:士冠礼,乃礼宾以一献之礼。注:一献者,献酢酬宾,主人各两爵而礼成。又曰:主人酬宾,束帛,俪皮。注:束帛,十端也。俪皮,两鹿皮也。又曰:赞者皆与赞冠者为介。注:介宾之辅,以赞为之尊之也。乡饮酒礼,贤者为宾,其次为介。又曰:宾出,主人送于门外,再拜,归。宾俎。注:使人归诸宾家也。今虑贫家不能办,故从简。

冠者遂出见于乡先生,及父之执友。
冠者拜先生,执友皆答拜。若有诲之,则对如对宾之辞。自拜之,先生执友,不答拜。补注:今按《仪礼》所存者,惟《士冠礼》。自士以上,有大夫、诸侯、天子冠礼,见于《家语》《冠颂》《大戴公冠》《礼记》《特牲》《玉藻》者。虽遗文断缺不全,而大概亦可考。如赵文子冠,则大夫礼也。鲁襄公、邾隐公冠,则诸侯礼也。周成王冠,则天子礼也。大夫无冠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其冠也,则服士服,行士礼而已。始冠缁布冠,自诸侯下达诸侯,始加缁布冠,缋緌其服元端,再加皮弁,三加元冕。天子始冠加元冠,朱组缨,再加皮弁,三加衮冕。又君冠必以祼享之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又诸侯礼宾,以三献之礼。其酬宾,则束帛乘马。

女子许嫁笄。
女子年十五,虽未许嫁,亦笄。补注:笄,簪也。妇不冠,以簪固髻而已。

母为主,
宗子主妇,则于中堂。非宗子而与宗子同居,则于私室。与宗子不同居,则如上仪。

前期三日戒宾,一日宿宾。
宾亦择亲姻妇女之贤而有礼者,为之,以笺纸书,其辞使人致之,辞如冠礼。但子作女冠作笄,吾子作某亲,或某封。 凡妇人自称,于己之尊长,则曰儿,卑幼则以属于夫党,尊长则曰新妇,卑幼则曰老妇。非亲戚而往来者,各以其党为称。后皆仿此。

陈设,
如冠礼,但于中堂布席,如众子之位。

厥明陈服,
如冠礼,但用背子冠笄。

序立,
主妇如主人之位,将笄者,双紒衫子,房中,南面。

宾至,主妇迎入升堂。
如冠礼,但不用赞者。主妇升自阼阶。

宾为将笄者,加冠笄,适房,服背子。
略如冠礼,但祝用始加之辞,不能则省。

乃醮,
如冠礼,辞亦同。

乃字,
如冠礼,但改祝辞髦士为女士。

乃礼宾,皆如冠仪。

太祖洪武元年,定皇太子冠礼。
《明会典》:洪武元年,定太子冠礼。前期,太史监承制筮日,工部制衮冕、远游冠、折上巾服。翰林院撰祝文、祝辞。礼部备仪注。中书省承制命某官为宾,某官为赞。既筮日,遣官奏告天地宗庙。礼部告示文武百官,于皇城守宿。至期之前一日,内使监令陈御座、香案于奉天殿中,侍仪司设皇太子次于殿之东房。宾赞次于午门外,皇太子拜位于丹陛上正中。宾赞受制位于皇太子拜位之西北,东向。承制官位于御座之东,西向。宣制官位于皇太子位之东北,西向。宾赞拜位于内道之东北,面西。上馀陈设如朝会仪。至日清晨,执事官设罍洗于东阶东南,罍在洗东,篚在洗西。内使监官设皇太子冠席于殿上,东南,西向,醴席于西阶上,南向。张帷幄于东序,内设褥席,于帷中又张帷,于序外,御用监陈服于帷内东领,北上,衮服九章,远游冠,绛纱袍,折上巾,绛纱袍,缁纚犀簪二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司尊实醴于侧尊,加勺羃设醴于席之南,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进馔者实馔设于尊北,诸执事者皆立于其所。冕九旒,远游冠,十八梁折上巾冠冕各一箱盛。执事者,各执其物立于阶之西,东面,北上。鼓初严,文武百官具朝服。次严,护卫等各就位,东宫官导从皇太子至殿门,赞礼同太常博士引诣奉天殿东房,侍卫官入诣谨身殿,奉迎。三严,文武百官入就位,皇帝服通天冠,绛纱袍,御舆以出。乐作,升座,乐止。捲帘,鸣鞭,报晓,讫。宾赞就位,乐作,四拜,乐止。侍仪司跪,承制降自东阶,诣宾前稍东西向,称:有敕。宾赞跪,侍仪宣制曰:皇太子冠,命卿等行礼。宣讫,宾赞皆四拜。文武侍从班,俱就殿内位,宾赞及应行礼官,诣东阶下位,东宫官太常博士诣殿前东房,引皇太子入就冠席,乐作,皇太子即席,乐止。宾赞诣罍洗,乐作,搢笏,盥帨,出笏,乐止。升自西阶,执事者捧折上巾进,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子席前,北面祝,祝辞皆随时撰述。祝毕,跪,冠,乐作,兴,席南北面立。赞冠者进席前,跪,正冠,兴,立于宾后。内使跪进服,服讫,乐止。宾揖,皇太子复坐,宾赞降诣罍洗如前仪。赞冠者进跪脱折上巾,置于箱,兴,以授内使。内使跪受,置于席,执事捧远游冠进,宾降
等受之,乐作,进冠如前仪。赞冠者进跪簪结纮,内

使进服,乐止。宾揖,皇太子复坐,诣罍洗脱冠,俱如前仪。执事者捧衮冕进,宾降三等受之,进冠亦如前仪。毕,太常博士引皇太子下降自东阶,乐作,由西阶升,即醴席,南向坐,乐止。宾诣罍洗,乐作,盥帨,升自西阶,乐止。赞冠取爵诣司尊前,酌醴,授宾,跪进爵于皇太子席前,祝〈云  云〉。祝毕,皇太子搢圭跪受爵,乐作,饮讫,奠爵,执圭进馔者,捧馔,设于皇太子席前。皇太子搢圭,食讫,乐止。执圭执事官彻爵与馔,太常博士引皇太子降自西阶殿东房,易朝服,诣丹墀拜位。乐作,东宫官各就拜位,乐止。宾赞诣皇太子位,稍东,西向。宾少进,字之辞曰:奉敕字某,太常博士启。皇太子再拜,跪听宣敕毕,复再拜,兴,进前跪奏曰:臣不敏,敢不祗奉。奏毕,复位。侍立官并降殿,复位。在位官四拜礼毕,皇帝兴,乐作。还宫,乐止。内给事导皇太子入内,朝见皇后,如朝正旦仪。百官以次出。明日,谒庙,如时享礼。陪祭官先赴庙庭,皇太子服衮冕,执圭,太常博士前导,由南门入至拜位。皇太子及陪祭官,皆再拜,兴。皇太子升殿,诣神位前,三上香。复位,及陪祭官,皆再拜。毕,皇太子还宫。明日,百官具朝服,诣奉天殿称贺。退,易公服,诣东宫,称贺,赐宴。
洪武三年,定皇帝及品官士庶冠礼。
《明会典》:洪武三年,定皇帝冠礼。前期,太史奉制筮日。工部制冕服。翰林院撰祝文祝辞,或用古辞,或临时修撰。礼部备仪注。中书省承制命某官摄太师,某官摄太尉。既筮日,遣某官奏告天地宗庙,行一献礼。讫,告示文武百官,于皇城守宿。侵晨,具朝服行礼。前一日,内使监令陈御冠席于奉天殿正中,设冕服案于御冠席之南,香案又于冕服案南,尚宝卿设宝案于香案之南,侍仪司设太师、太尉起居位于文楼之南,西向。设文官起居位于太师、太尉起居位之后。设武官起居位于武楼之南。设太师、太尉拜位于丹墀内道,稍西,北向,东上。设太师、太尉侍立位于殿上御席之西,东向。设盥洗位于丹陛西陛之下,东向。内赞二人位于殿上,南楹之左右,东西相向。设文官拜位于丹墀内道之东,每等异位,重行,北面,西上。设武官拜位于丹墀内道之西,每等异位,重行,北面,东上。设使客位于文官拜位之东北面,西上。设殿前班诸执事起居位,于武官起居位之北,东向。设侍从班诸执事起居位于文官起居位之北,西向。设宿卫、镇抚二人位于东西陛下,东西相向。护卫百户二十四人位于宿卫镇抚之南,稍后,东西相向。典牧所官二人位于乘马之前,东西相向。知班二人位于文武官拜位之北,东西相向。通赞、典礼二人位于知班之北,东西相向。通赞在西,赞礼在东。引太师、太尉二人位于太师之北,西立,东向。引文武班四人位于文武官拜位之北,稍后,东西相向。引殿前班二人位于引武班之南。引使者二人位于引文班之南。设殿前班指挥司官三员,侍立位于丹陛上之西,东向。光禄寺官三员,位于丹陛上之东,西向。拱卫司官位于殿门之左右,东西相向。文官侍从班、起居注、给事中、殿中侍御史、尚宝卿位于殿上之东,西向。武官侍从班、悬刀指挥位于殿上之西,东向。护卫千户八人位于殿东西门之左右,东西相向。典仪二人位于丹陛上之南,东西相向。鸣鞭四人位于丹陛上,北向。将军二人位于殿上帘前之左右,将军六人位于殿门之左右,将军四人位于丹陛上之四隅,将军六人位于奉天门之左右,东西相向。是日侵晨,金吾卫陈设甲士于午门外之东西,陈五辂于丹墀之南北向,典牧所陈仗马于文武楼之南,东西相向。陈虎豹于奉天门外,东西相向。协律郎陈乐于丹墀文武官之南。鼓初严,催班舍人催文武百官具朝服。鼓次严,引班引文武官,各依品从,齐班于午门外,以北为上,东西相向。通班、赞礼、知班、典仪、内赞、宿卫、镇抚、鸣鞭、殿内将军、殿外将军,俱入就位。引班、引殿、前班指挥、光禄卿,各依品从序,立于起居位,东西相向。诸侍卫官,俱各服其器服,及尚宝卿、侍从官入诣谨身殿,候迎。鼓三严,引班引文武官,以序入就起居位,引使客立于文班之后,侍仪版奏:外办御用监令奏,请皇帝服空顶帻,双童髻,双玉导,绛纱袍,御舆以出。侍御导从警跸如常仪。皇帝将出,仗动,和声郎作乐,太常博士引导至奉天殿,即御位,乐止。捲帘、鸣鞭、鸡唱报时讫,拱御司官,由殿西门出降西阶,引班引入起居位。通班唱:各供事殿前班、侍从班及诸执事各就本位。引礼引太师、太尉先入就拜位,引班引文武官俱入就丹墀拜位,知班唱:班齐。典仪唱:拜。赞礼唱:鞠躬。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引礼引太师先诣盥洗位,西向立。引礼唱:搢笏,盥手。太师搢笏,盥手。引礼唱:帨手。司巾以巾进,太师帨手。讫,引礼唱:出笏。太师出笏。引礼引太师由西陛升,引礼退就本位,太师至殿西门,内赞接引至御席西,东向立。引礼复引太尉诣盥洗位,西向立。引礼赞:搢笏,盥手。太尉搢笏,盥手。引礼赞:帨手。司巾者以巾进,太尉帨手。引礼赞:出笏。太尉出笏。引礼引太尉由西陛升,引礼退复位。太尉至殿西门,内赞接引入,立于太师之南。侍仪跪奏:请加元服。退,复位。太尉进就皇帝席前,少右,跪,搢笏,脱空顶帻,以授内使。内使跪受帻,兴,置于栉箱栉。毕,设纚出笏。兴,退,立于西。太师进至御前,北向立。内使监令就案取冕,立于太师之左。太师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寿考维祺,以介景福。内使监令捧冕,跪授太师。太师搢笏,跪受冕,加冠,加簪缨。讫,出笏,兴,退,立于西。内使监令彻栉纚箱,御用监令跪奏:请皇帝著衮服。皇帝兴,著衮服。讫,侍仪跪奏:请就御座。内赞赞:进醴。乐作,太师进就御座前,北面立,光禄卿奉酒进,授太师。太师搢笏,受酒,至御前,北面,祝曰:甘醴维厚,嘉荐令芳。承天之休,寿考不忘。祝讫,跪授内使。内使跪受酒,捧进皇帝。皇帝受酒,祭少许,啐酒,讫,以虚盏授内使。乐止。内使受盏,降,授太师。太师受盏,兴,以授光禄卿。光禄卿受盏,退。太师出笏,退,复位。内赞引太师、太尉出殿西门,乐作,降自西阶,引礼接引就丹墀拜位立定。乐止。引礼退复位,典仪唱:拜。赞礼唱:鞠躬,四拜,兴,平身。乐止。赞礼唱:搢笏,鞠躬,三舞蹈。赞:跪。唱:山呼。百官拱手加额曰:万岁。唱:山呼。曰:万岁。唱:再山呼。曰:万万岁。典仪唱:出笏,俯伏,兴,乐作,四拜,兴,平身,乐止。典仪唱:礼毕。侍仪奏:礼毕。皇帝兴,乐作,警跸、侍从导引入宫,乐止。引礼引太师、太尉及文武百官以次出。皇帝改服通天冠,绛纱袍,入宫,拜谒太后,如正旦仪。择日,谒太庙,其仪与时祭同。见庙之明日,百官具公服称贺。毕,赐宴于谨身殿,并如正旦、冬至、朝会仪。
品官冠礼:洪武三年,定前期择日,主者告于家庙,无庙则告于祠堂,北面再拜,告云:某之子某,年渐长成,将以某月某日,加冠于其首。谨以告。乃筮,宾主者北面再拜,告云:卜以某甲子吉冠某,速某宾加冠,庶几临之,谨告。前二日,主者戒宾及赞冠者、主者至宾大门外,掌次者引之,次傧者受主者之命,入告宾曰:某之子某,将加冠。愿吾子教之。宾曰:某不敏,恐不能供事,以辱吾子。敢辞。主者曰:某犹愿吾子教之。宾曰:吾子重有命,某敢不从。主者再拜,宾答拜。主者还,宾拜送。主者戒赞冠者亦如之。于前一日,掌事者设次于大门外之右,南向。其日夙兴,掌事者设洗于堂阼阶东南,当东霤。六品以下者,则当东荣南北,以堂深罍水在洗东,加勺羃,篚在洗西。南肆实巾一于篚,加羃席于东房内西牖下。无房者,张帷为之。陈服于席东领北上,莞筵四,加藻席四在南侧,尊甒醴在服北,加勺羃,设坫。四品以下设篚,无坫在尊北,馔陈于坫北,设洗于东房,近北,罍水在洗西,篚在洗西北。肆实以巾。质明,宾赞至于主者大门外,掌次者引之,次宾赞公服诸行事者,各服其服。无公服者,服常。服执尊罍篚者,皆就位。其冠各一箱,各一人执之,侍于西阶之东,东面北上。设主者之席于阼阶上,西面。宾席于西阶,东面。冠者席于主者东北,西面。主者公服,立于阼阶下,当东序,西面。诸亲公服,非公服者常服,立于罍洗东南,西面北上。尊者在别室,傧者公服立于门内道,东北面。将冠者,双童髻,空顶帻,双玉导金宝,饰采裤褶锦绅,乌皮履。六品以下导不以玉,立于房内,南面。主者、赞冠者公服立于房内户东西面,宾及赞冠出次立于门西。赞冠者少退,俱东面北上。傧者进于主者之左,北面受命,出立门东西面,曰:敢请事。宾曰:某子有嘉礼,命某执事。傧者入告,主者迎宾于大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答拜。〈凡主宾拜揖,皆赞礼者相导〉主者揖赞冠者,赞冠者报揖。主者又揖宾,宾报揖。主者入,宾及赞冠者次入。及内门,行至阶,主者立于阶东,西面。宾赞立于阶西,东面。主者请升,宾曰:某备将事,敢辞。主者固请,宾固辞。主者终请,宾三辞。主者升自阼阶,立于席东,西向。宾升自西阶,立于席西,东向。赞冠者及庭盥于洗升,自西阶入于东房,立于主者赞冠者之南,俱西面。主者、赞冠者引将冠者立于房外之西南面,宾之赞冠者,取纚栉簪,跪奠于冠者筵南端席北,稍东西面立。宾揖将冠者,宾主俱即席坐。将冠者进,升席,西南坐。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面跪,脱双童髻,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立。宾主俱兴。宾降至罍,洗盥手讫,诣西阶。主者立于席后西面,宾立于西阶上东面,执缁布冠者升,授宾,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将冠者筵前,东向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慎尔成德。寿考维祺,介尔景福。乃跪冠,兴,复西阶上席后东面立。宾之赞冠者,进筵前东面,跪,结缨,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冠者适房,宾主俱坐。冠者著青衣素裳之服,出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冠者,冠者进升席,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缁布冠,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执进贤冠者升,宾降二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冠者筵前,东向立,祝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恭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乃跪冠,兴,复位。宾之赞冠者,跪设簪,结缨,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冠者适房,宾主俱坐。冠者著绛纱服出自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宾揖冠者,冠者进升席西向坐。宾之赞冠者跪脱进贤冠,置于箱栉毕,设纚,兴,复位。执爵弁者升,宾降三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冠者筵前,东向立,祝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乃跪冠,兴,复位。宾之赞冠者跪设簪,结缨,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适房。宾主俱坐。主者、赞冠者彻纚栉簪箱及筵入于房,又设筵于室户西南向,冠者著爵弁之服,出房户,西南面立。宾主俱兴。主者、赞冠者盥手洗觯于房,酌醴,出房,南面立。宾揖冠者,冠者就筵西南面立。宾进,受醴进冠者筵前,北面立,祝曰:甘醴维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冠者筵西,拜受觯。宾复西阶上东面答拜。执馔者奉馔荐于冠者筵前,冠者左执觯,右取脯,祭于笾豆之閒。赞冠者取胏一以授冠者,冠者奠觯于荐西以祭。冠者坐取觯,祭醴,奠觯,再拜,执觯,兴。宾答拜。宾主俱坐。冠者升筵,跪奠觯于荐东。兴,进北面,跪取脯,降自西阶,入见母,进奠脯于席前。退,再拜以出。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初冠者入见母,宾主俱兴。宾降当西序,东面立。主者降当东序,西面立。冠者既见母出,立于西阶东南面。宾少进字之曰: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曰伯某甫。冠者曰:某虽不敏,夙夜祗奉。宾出,主者送于内门外。主者西向,请宾曰:吾子辱执事,请礼从者。宾曰:某得将事,敢辞。主者固请。宾曰:某既不得命,敢不从。宾就次主者入。初,宾出,冠者东面见诸亲,诸亲拜之,冠者答拜。冠者西面拜宾之赞冠者。宾之赞冠者答拜。讫,见诸尊于别室。宾主既释服,改席讫,宾兴,众宾俱出,次立于门西东面。主者出门东,西面。主者揖宾,宾报揖。主者先入,宾及众宾从之,至阶,宾立于西阶上。赞冠者在北,少退,俱东面。主者立于东阶上,西面。众宾降,立于西阶下,东面。掌事者以币篚升,授主者。主者授币篚于宾,宾受之。又以币篚授赞冠者,赞冠者受之。俱复位。主者还阼阶上,北面拜送宾。赞降自西阶,主者送宾于大门外之东,西面,再拜。宾出,主者入。孤子则诸父、诸兄戒宾。冠之日,主者紒而迎宾,拜揖,让如冠主。冠于阼阶下,礼宾,拜送,皆如上仪。明日,见庙。冠者朝服,质明,赞礼者引入庙南门中庭道,西北向。赞:再拜。讫,引出。士庶冠礼:洪武三年,定凡男子年十五至二十,皆可冠。将冠,筮日,筮宾于祠堂,戒宾俱同品官仪。是日,夙兴,张帷为房于厅事东,宾、主人执事者,皆盛服。设盥于阼阶下东南,陈服于房中西牖下,东向北上。席二在南,酒壶在服北,次盏注置于卓幞头帽巾,各盛以盘,蒙以巾帕。执事者三人捧之,立堂下西阶之西,南向,东上。主人立阼阶下,子弟亲戚立于盥东,傧者立门外以俟宾。将冠者双紒袍,勒帛素屦,待于房中。宾至,主人出迎揖而入,坐定,将冠者出于房,执事者请行事。宾之赞者,取栉总篦幧头,置于席南端。宾揖将冠者,将冠者即席西向坐。宾之赞者为栉合紒,施总加幧头,宾主皆降。主人立于阼阶下,宾盥讫,主人揖让,升自西阶,皆复位。执事者以巾进,宾降西阶一等,受之,诣冠者席前,东向,祝〈云  云〉,跪为著巾,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适房,易服,服深衣大带出房,即冠席。宾盥讫,降二等,受帽进,祝赞者彻巾,宾跪冠,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入房易服,服襕衫腰带出房,即冠席。宾盥讫,降三等受幞头,进,祝。〈三祝皆同品官词〉赞者彻帽,加幞头,复位。冠者兴,宾揖。冠者适房,易公服出房。执事彻冠,席人帷中,更设醴席于西阶,南向。赞者酌醴出房,立于冠者之南。宾揖冠者,即醴席,西向立。宾受醴,诣席前,北面〈祝同品官词〉。冠者于席西拜受,宾答拜。执事者荐馔,冠者即席坐饮食讫,再拜,宾答拜。冠者离席,立于西阶之东,南向。〈宾字同品官词〉冠者拜,宾答拜。冠者拜父母,父母为之起。拜诸父之尊者。遂出见乡先生及父之执友。先生执友皆答拜。讫,宾退。主人请礼宾,宾辞,固请,许诺。乃入设酒馔,延宾及傧赞者。宾退,主人酬宾赞,侑以币,乃拜谢。礼毕,主人以冠者见祠堂,告曰:某之子某,冠毕。敢见。冠者北面焚香,再拜,出。洪武二十六年,定亲王冠礼。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定亲王冠礼,前期三日,执事官于礼部习仪。至日,传制遣官持节行礼。前期,仪卫司先设王邸,在东序张帷幄,设裀褥于序中,又张帷于序外。仪礼司设掌赞宣敕戒等官序立位,于王邸东,稍西向,具九旒冕翼善冠,绛纱袍等服,并网巾金簪二物,各以箱盛,候持节者至,礼部仪礼司等官启王出迎门外,赞礼导王行节入王邸,置中庭,乐作,赞王诣香案前四拜。毕,礼部等官,启就冠席西南向,内侍二人夹侍,乐止。引礼引宾赞以次诣罍,洗,乐作,搢笏,盥手,乐止。通赞、典仪二人露台东,西向,冠席在东序,南西向。醴席在西南向。行礼之时,诸执事官升自东阶,稍西向。掌冠者执网巾升,宾降一等受之,进王席前,稍北面立,祝曰:惟兹吉日,冠以成人。克敦孝友,福禄来臻。毕,供奉官束发掌冠,跪进网巾,乐作,赞冠者跪正之兴,立,掌冠后内侍跪进服,讫,乐止。掌冠启王复坐,执翼善冠者升,宾降二等受之。右手执冠后,左手执冠前,进如前仪,祝曰:冠礼斯举,实由成德。敬慎威仪,惟民之则。毕,跪进冠,兴,乐作。掌冠启,复坐。赞冠进跪,脱翼善冠,兴,内使跪脱袍服,执衮冕者升,宾降三等受之,进如前仪。祝曰:冠至三加,命服用章。敬神事上,永固藩邦。跪进服,兴,乐作,赞冠跪簪结纮,兴,立掌冠后。王兴,内侍跪进衮服,讫,乐止。礼部官引王降自东阶,乐作,由西阶升醴席,南向坐,乐止。引礼引掌冠诣罍,洗,乐作。搢笏,盥手讫,升西阶,乐止。赞冠者取爵诣司尊所,酌醴授宾,宾跪进席前,北面,祝曰:旨酒嘉荐,载芬载芳。受兹景福,百世其昌。毕,王搢圭受爵,乐奏喜千春之曲。饮讫,奠爵进馔。馔讫,出圭。乐止。引礼启王降自西阶,诣东序,易服。讫,请王诣拜位,乐作,引礼引宣敕戒官至中庭,西向立,称:有制。王跪,乐止。宣敕戒曰:孝于君亲,友于兄弟。亲贤爱民,率由礼义。毋溢毋骄,永保富贵。乐作,俯伏,兴,四拜,兴,乐止。礼部官启:礼毕。乐作,引王还,乐止。掌冠等官复命。王是日谒庙毕,就诣父皇及东宫前谢。次日,百官称贺毕,诣王府行叩头礼。
成祖永乐九年,定皇太孙冠礼。
《明通纪》:九年十一月,皇长孙冠,命为皇太孙。按《明会典》:永乐八年,皇孙监国,称皇长孙。及行冠礼,始称皇太孙。永乐九年,定前期二日,各执事官于礼部习仪。次日,赴华盖殿习仪。前期,锦衣卫设幕次于华盖殿之东序,鸿胪寺设掌赞宣敕戒等官位于殿内道之东,北向西上。设应行礼官属位于内道东西上。设护卫武官位于内道之西东上。设诸执事起居位于武官位之东,北向。设通赞、赞礼二人位于殿内东西相向。内侍设皇太孙冠席于殿内东南,西向。设醴席于西上,南向。张帷幄于东序内,陈设裀褥于幄中,又张帷于序外。内侍陈服帷内东领北上,衮服九章,翼善冠,绛纱袍,缁纚网巾,犀簪三物同箱,在服南栉,实于箱。又在南司尊实醴于侧,尊加勺羃,设于醴席之南,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进馔者实馔设于尊北,诸执事者皆立于其所。冕九旒,翼善冠,缁纚网巾,各以箱盛。是日早,上御奉天殿,传制遣官制词曰:朕皇太孙某冠,命卿等持节行礼。传制毕,掌冠官持节至华盖殿行礼。候节至,礼部、鸿胪寺等官诣东序,启皇太孙出迎殿门外,赞礼导皇太孙迎节至殿,置于中,设香案,乐作。赞礼赞:皇太孙行四拜礼。毕,礼部等官启皇太孙诣冠席,内侍二人夹侍皇太孙即席,正南向,乐止。引礼引宾赞以次诣罍,洗,乐作,搢笏,盥手,帨手讫,出笏,乐止。升自西阶,执缁纚及网巾者升,掌冠降等受之,进皇太孙席前,北面立,祝〈祝词同东宫〉毕,供奉官束发掌冠跪,加网巾,乐作。宾兴席南北面立,赞冠者北面跪,正之,兴,立于掌冠后,内侍跪进服。讫,乐止。掌冠启皇太孙复坐,执翼善冠者升,掌冠降二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孙席前,北面立,祝〈词亦与东宫同〉毕,乃跪冠,乐作。掌冠兴席南,北面立,赞冠进席前,北面跪,正冠,兴,立于掌冠后。皇太孙兴,内使进绛纱袍服,讫,乐止。掌冠启皇太孙复坐,赞冠进席前北面,跪,脱翼善冠,置于箱,兴。内侍跪,脱服,亦置于席,执衮冕者升,宾降三等受之。右执项,左执前,进皇太孙席前,北面立,祝〈词亦与东宫同〉毕,乃跪冠。乐作,掌冠兴席南,北向立。赞冠者进席前,北面跪,簪结纮,兴,立掌冠后。内侍跪进衮服,讫,乐止。礼部等官,引皇太孙降自东阶,乐作。由西阶升,即醴席南向坐,乐止。引礼引掌冠诣罍洗,乐作,搢笏,盥手讫,出笏,升西阶,乐止。赞冠者取爵诣司尊所,酌醴,授掌冠。掌冠受爵,跪进于皇太孙席前,北面,祝〈词亦与东宫同〉毕。皇太孙搢圭,受爵,乐奏喜千春之曲。饮讫,奠爵,进馔者捧馔,设于皇太孙席前,皇太孙馔讫,出圭。执事彻馔,乐止。礼部等官启,请引皇太孙降自西阶,诣拜位,乐作。就位,引礼引宣敕戒官诣皇太孙位,稍东,西向,称:有制。赞:皇太孙跪。乐止。听宣敕戒词〈词亦与东宫同〉,乐作,赞:俯伏,兴,四拜,兴,平身。乐止。礼部官启:礼毕。赞:礼毕。掌冠官持节出,乐作。礼部等官引皇太孙送节至殿门外,引还东序,内侍引还宫,掌冠等官复命。皇太孙当日谒庙毕,就诣上位前谢,及东宫前谢。次日,文武百官具朝服称贺,词曰:皇太孙冠礼既成,礼当庆贺。次诣文华殿称贺,次诣皇太孙前行贺礼。
宪宗成化十四年,续定皇太子冠礼。
《大政纪》:成化十四年,皇太子冠。 按《明会典》:成化十四年,续定皇太子冠礼。前期二日,执事官先于礼部习仪。前期一日,遣官具特牲告庙,行一献礼。锦衣卫设幕次于文华殿之东序,鸿胪寺设节案于殿内之北正中。设香案于节案之南。设冠席于殿内之东,南向。设醴席于西上南向。内使张帷幄于东序,内设座椅几案裀褥于幄中,又张帷于序外。陈袍服皮弁服,衮服圭带舄等物,各以箱盛置于帷中案上,具翼善冠皮弁九旒冕,各用盘盛,以红袱覆之,置于东阶之南案上。光禄寺设盥洗所于东阶冠案之南,稍东。设司尊所于醴席之西南。司尊者实醴于侧尊,加勺羃设坫,于尊东置二爵于坫。进馔者实馔设于尊北。诸执事者皆立于其所,教坊司设乐。是日早,上具皮弁服,御华盖殿。鸿胪寺奏请升殿传制,遣官文武百官,各具朝服侍班如常仪。制词曰:朕皇太子某冠,命卿等持节行礼。节将至,礼部官诣东序,启皇太子迎节。乐作,礼部官导皇太子出迎于殿门外,持节官捧节入,置于案,退立于节案之东,乐止。礼部等官导皇太子诣香案前,乐作,行四拜礼。毕,乐止。持节官同宾赞并宣敕戒等官,序立于东南,盥洗之。次,礼部官启皇太子就冠席,乐作。礼部等官导皇太子诣冠席,内侍二人夹侍皇太子即席西南向坐,乐止。鸿胪寺鸣赞赞:行初加冠礼。乐作。引礼序班引宾赞皆诣盥洗所,宾赞皆搢笏,以次盥手。讫,出笏。乐止。鸣赞二人稍南,东西向立。宾赞官升自东阶,稍西向立。内侍揭盖袱,乐作,以盘捧翼善冠升,宾降阶一等受之,乐止。宾右手执冠后,左手执冠前,进皇太子席前,北面立,祝曰:吉月令辰,乃加元服。懋敬是承,永介景福。乐作,宾跪进冠,兴,复位。赞者跪正冠,兴,立于宾后。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皇太子入帷幄,易新袍服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再加冠礼。乐作。内侍揭盖袱,以盘捧皮弁升,宾降阶二等受之,乐止。宾右手执皮弁后,左手执皮弁前,进如前仪,祝曰:冠礼申举,以成令德。敬慎威仪,维民之式。乐作。内侍释翼善冠,宾跪进皮弁,兴,复位。赞者跪正皮弁,兴,立于宾后,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皇太子入帷幄,易皮弁服舄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三加冠礼。乐作。内侍揭盖袱,以盘捧冕旒升,宾降阶三等受之,乐止。进如前仪。祝曰:章服咸加,饬敬有虔。永固皇图,于千万年。乐作。内侍释皮弁冠,宾跪进冕旒,兴,复位。赞者跪簪结纮,兴,立于宾后,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皇太子入帷幄,易衮服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釂礼。礼部官启,皇太子诣醴席。乐作。礼部等官引皇太子降自东阶,由西阶升,即醴席,南向坐,乐止。光禄寺官举醴卓,乐作,引礼序班引宾赞诣盥洗所,宾赞搢笏,盥手,讫,出笏,升西阶。赞者取爵,诣司尊所,酌醴授宾,宾执爵诣席前,立,乐止。祝曰:旨酒孔馨,嘉荐载芳。受天之福,万世其昌。毕,宾跪进爵,鸣赞赞:皇太子搢圭,受爵,置于案,教坊司启,乐奏喜千春之曲。次启,进酒。皇太子举爵饮讫,奠爵于案,乐止。光禄寺官进馔,乐作,馔至案,乐止。馔讫,赞:出圭,彻卓。宾赞:复位。鸣赞赞:受敕戒。礼部官启:请皇太子诣受敕戒位。礼部等官引皇太子降自西阶,由东阶诣拜位,乐作。引礼序班引宣敕戒官,诣皇太子拜位稍东西向立,乐止。称:有制。鸣赞赞:跪。皇太子跪。宣敕戒曰:孝事君亲,友于兄弟。亲贤爱民,居仁由义。毋怠毋骄,茂隆万世。乐作。赞:俯伏,兴,四拜,平身。乐止。礼部官捧节出,乐作。礼部等官引皇太子送节至殿门外,引还东序。内侍引还宫,持节及宾赞宣敕戒等官复命。当日,皇太子具冕服谒祭奉先殿,用乐行礼如常仪。毕,诣太皇太后前谢,诣皇太后前谢,诣上位前谢,诣皇后前谢,俱行五拜三叩头礼,俱用乐。于次日早,上具皮弁服御华盖殿,鸿胪寺奏请升殿,文武百官具服称贺,词曰:皇太子冠礼既成,礼当庆贺。行五拜三叩头礼。毕,就诣文华殿,行贺皇太子礼。锦衣卫陈设仪仗如常仪。
成化二十三年,更定亲王冠礼。
《明会典》:二十三年,更定亲王冠礼。执事官于奉天门前东庑,习仪三日。鸿胪寺设王冠所于奉天门前东庑左,顺门之北。设节案香案各一于庑内之北,正中。设冠席于东阶之上,西向。设醴席于西阶之上,东向。光禄寺设司尊所一于东阶之下,稍南。设盥洗所一于司尊所之南。内侍设帷幄于香案之东,冠席之后,稍北,俱西向。帷中设坐椅几案各一,别设案于东阶之南,司尊所之北。具翼善冠、皮弁、九旒冕,皆以盘盛,红袱覆之,置于案。具袍服、皮弁服、衮服、圭带舄等物,皆以箱盛,置于幄中案上。教坊司设乐于南。是日早,上预告奉先殿毕,具皮弁服,御华盖殿,鸿胪寺奏请升殿,传制遣官持节行礼,文武百官各具朝服侍班如常仪。至期,内侍导王先于帷幄中坐候,持节将至,礼部官启:王迎节。乐作。礼部官同鸿胪寺卿,导王出阶下,节至,持节官捧节入,置于北正中案上,乐止。王随节入,持节官立于节案之东,宾及宣敕戒宣祝等官序立于东南,盥洗所之次,礼部官鸿胪寺卿导王诣香案前立,乐作,行四拜礼。毕,乐止。礼部官启,王就冠席。乐作。礼部官同鸿胪卿,导王诣冠席坐,乐止。内侍二人侍立于王左右,鸿胪寺鸣赞赞:行初加冠礼。乐作,引礼序班引宾诣盥洗所,搢笏,盥手,讫,乐止。鸣赞二员,稍南北向立,宾升自东阶,稍西向,乐作。内侍揭盖袱,以盘捧翼善冠升,宾降一等受之,乐止。宾右手执冠后,左手执冠前,诣王席前,稍东面立,赞:宣祝。宣祝官祝曰:〈祝词与洪武年同〉。祝讫,乐作,宾跪进冠,讫,兴,复位,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王入帷幄,易新袍服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再加冠礼。乐作,内侍揭盖袱,以盘捧皮弁升,宾降二等受之,乐止。宾以右手执弁后,左手执弁前,如前仪。赞:宣祝。宣祝官祝曰:〈词与前同〉。祝讫,乐作。内侍释翼善冠,宾跪进皮弁,讫,兴,复位,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王入帷幄,易皮弁服舄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三加冠礼。乐作,内侍揭盖袱,以盘捧冕旒升,宾降三等受之,乐止。进如前仪。赞:宣祝。宣祝官祝曰:〈词与前同〉。祝讫,乐作。内侍释皮弁宾跪进冕旒讫,兴,复位,乐止。礼部官启,易服。王入帷幄,易衮服出。礼部官启,复坐。鸣赞赞:行釂礼。礼部官启,王诣醴席。乐作,礼部官同鸿胪寺卿引王降自东阶,由西阶升醴席,东向坐。乐止。光禄寺官举醴卓,置于前,乐作。引礼序班引宾诣盥洗所,搢笏,盥手,讫,取爵诣司尊所,酌醴,由西阶升诣席前立。乐止。赞:宣祝。宣祝官祝曰:〈词与前同〉。祝讫,宾跪进爵。鸣赞赞:王搢圭,受爵,置于案。教坊司启:乐奏喜千春之曲。次启:进酒。王举爵,饮讫,奠爵于案,宾兴,乐止。光禄寺官进馔,大乐作。馔至案,乐止。馔讫,赞:出圭,彻卓,宾复位。鸣赞赞:受敕戒。礼部官启,王诣受敕戒位。礼部官鸿胪寺卿引王降西阶,由东阶诣拜位立,乐作。引礼序班引宣敕戒官至庭中西向立,乐止。称:有制。鸣赞赞:王跪,宣敕戒。〈词与前同〉乐作。王俯伏,兴,四拜,兴,乐止。鸿胪寺卿启:礼毕。持节官捧节出,王送出门外。节行至阶下,内侍引王还帷中,释衮冕,具翼善冠服,回宫。持节及宾赞宣敕戒等官复命。是日,王具冕服谒祭奉先殿用乐行礼如常仪仍具冕服谒见皇太后毕,谒见皇上皇后,俱行五拜三叩头礼。次谒皇妃、东宫及妃,各行四拜礼,皆用乐。次日早,皇上常服升金台,百官常服称贺,致词云:皇子某王冠礼已成,礼当称贺。行五拜三叩头礼。毕,是日朝罢,司礼监请王具常服,诣奉天门前东庑坐,百官常服行四拜礼。
孝宗弘治八年,皇太子冠,增谒祭奉慈殿。
《明会典》:太子冠礼,弘治八年以后,同成化十四年礼,增谒祭奉慈殿,用乐行礼如常仪。
世宗嘉靖二十八年,更定皇太子冠礼。
《明会典》:嘉靖二十八年,皇太子冠。以孝烈皇后几筵未彻,先是遣内命妇告几筵,如告庙之礼。既冠,谒祭几筵,行礼如奉先殿,但不用乐。谒见所生皇妃,行四拜礼,亦不用乐。冠之日,原遣告庙官,及内阁詹事、府坊局官、仪制司官,俱入侍班,锦衣卫掌印官入侍卫,馀同前仪。 又按嘉靖二十八年,裕王、景王冠礼仪,俱同成化二十三年。但宾自致祝,不用宣祝官。百官称贺,俱吉服。
神宗万历五年,潞王冠。
《明会典》:万历五年,潞王冠。礼仪俱同嘉靖二十八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十八卷目录

 冠礼部总论一
  礼记〈曾子问 郊特牲 杂记 冠义〉
  孔子家语〈冠颂〉
  说苑〈修文〉
  白虎通〈绋冕〉

礼仪典第十八卷

冠礼部总论一

《礼记》《曾子问》

曾子问曰:将冠子,冠者至,揖让而入,闻齐衰大功之丧,如之何。孔子曰:内丧则废,外丧则冠而不醴,彻馔而埽,即位而哭,如冠者未至,则废。
〈陈注〉冠者,宾与赞礼之人也。大门内之丧,则废而不行以冠礼。行之于庙,庙在大门之内,吉凶不可同处也。若是大门外之丧,可以加冠,但冠礼三加之,后设醴以礼新冠之人,今值凶事止三加而止不醴之也。初欲迎宾之时,醴及馔具皆陈设。今悉彻去,又埽除冠之旧位,使净洁更新,乃即位而哭。

如将冠子而未及期日,而有齐衰大功小功之丧,则因丧服而冠,除丧不改冠乎。孔子曰:天子赐诸侯大夫冕弁,服于大庙,归设奠,服赐服,于斯乎有冠醮,无冠醴,父没而冠,则已冠,埽地而祭于祢,已祭而见伯父叔父,而后飨冠者。
〈陈注〉未及期日,在期日之前也。因丧服而冠者,因著丧之成服而加丧冠也。此是孔子之言。曾子又问他日除丧之后不更改,易而行吉冠之礼乎。孔子答云:诸侯及大夫有幼弱未冠总角,从事至当冠之年。因朝天子,天子于大庙中赐冕服弁服,其受赐者,荣君之命归,即设奠告庙服所赐之服矣。于此之时,惟有冠之醮无冠之醴醮。是以酒为燕饮,醴则独礼,受服之人也。其礼如此,安得有除丧改冠之礼乎。父没而冠,谓除丧之后以吉礼礼冠者,盖齐衰以下可因丧服而冠斩衰不可。疏曰:吉冠是吉时成人之服,丧冠是丧时成人之服,谓之醮者酌而无酬酢,曰醮醴重而醮轻者,醴是古之酒,故为重醮之所以异于醴者。三加之后总一醴之醮,则每一加而行一醮也。

《郊特牲》

冠义,始冠之缁布之冠也。大古冠布,齐则缁之,其緌也。孔子曰:吾未之闻也。冠而敝之可也。
〈集说〉郑氏曰:始冠三加,先加缁布冠也。大古无饰,非时人緌也。《杂记》曰:大白缁布之冠不緌,大白即大古白布冠,今丧冠也。齐则缁之者,鬼神尚幽闇也。唐虞以上曰大古冠而敝之,此重古而冠之耳。三代改制,齐冠不复用以白布冠质以为丧冠。孔氏曰:此总论初,冠之义以仪礼有士冠礼此说,其义故云冠义下篇有燕义昏义与此同。大古之时,其冠唯用白布常所冠也。若其齐戒,则染之为缁。今始冠重古,故先冠之也。古礼布冠不合有緌而后世加緌,故记者云其緌也。引孔子之言,谓未闻缁布冠有緌之事。冠而敝之者,言缁布冠。初加暂用冠之罢冠,则敝弃之可也。以其古之齐冠,后世不复用也。下云三王共皮弁素积,故郑注云唐虞以上曰大古与易之大古别也。皇氏曰:郑云《杂记》缁布冠无緌,而《玉藻》云缁布冠缋緌者,此经所论谓大夫士,故缁布冠无緌,诸侯则位尊尽饰,故有緌也。延平周氏曰:齐则缁之以幽思也。末世缁布冠,加之以緌,孔子以为吾未之闻,然非天子不议礼,虽孔子亦不得不从当世之所尚,则冠之加緌虽非礼但冠而弃之可也。故曰冠而敝之可也,盖敝有弃意。严陵方氏曰:缁布之冠,大古尚质未闻有緌,末世寖文乃加緌尔。《玉藻》言缁布冠缋緌者,兼末世言之也。孔子未尝闻其緌者,指盛世言之也。马氏曰:冠者,礼之始而嘉事之重者也。其数见于士冠礼于此,则言其义也。故曰冠义緌者,冠之饰。山阴陆氏曰:据此有两冠义冠礼,亦取此篇。然则后所谓冠义,又其后人拾其馀也。〈陈注〉冠义,言冠礼之义也。冠礼三加,先加缁布冠,是太古齐时之冠也。缁布为之不用笄,用頍以围发际而结于项中,因缀之以固冠耳,不闻有垂下之緌也。此冠后世不复用而初冠暂用之不忘古也。冠礼既毕,则敝弃之可矣。《玉藻》云:缁布冠缋緌是诸侯位尊尽饰故也。然亦后世之为耳。石梁王氏曰:冠一段当附冠义。

适子冠于阼,以著代也;醮于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弥尊,喻其志也;冠而字之,敬其名也。
〈集说〉郑氏曰:阼者,东序少北近主位也。每加而有成
人之道,成人则益尊醮于客位尊之也。三加者,始加缁布冠,次皮弁次爵弁冠,益尊则志益大也。冠而字之者,重以未成人之时呼之。孔氏曰:按士冠礼冠者,在主人之少北,是近主位也。庶子则冠于房户外南面客位,谓户牖之间南面,此谓适子。若夏殷醮用酒,每一加则一醮于客位,周则用醴三加毕乃一醮于客位,庶子则皆醮于房户外。三加者,晓喻冠者之志,意令益大也。初加缁布冠,欲其尚质重古次加皮弁,欲其行三王之德后加爵弁,欲其行敬事神明,是志益大。按冠礼,既冠见母,毕立西阶东南面。宾东面字之曰伯某甫,是冠而字之也。难未成人之时呼其名,故以字代之。郑注重难也。严陵方氏曰:冠者,成人之服阼者。主人之阶,成人则将代父为主,故冠于阼以著代,著则所以明之也。醮则以酒泽之也。每一加则一醮,盖酒以飨宾,故醮于客位冠于阼,是以主道期之醮于客位,是以宾礼崇之也。以其有成人之道,故以是礼加之,故曰加有成也。然缁布之粗不若皮弁之精,皮弁之质不若爵弁之文,故曰三加弥尊,服弥尊则志宜弥大,故曰喻其志也。以冠礼考之,非特冠弥尊而衣也,屦也,亦弥尊非特衣屦弥尊,至于祝辞醮辞亦然。所以喻其志则一而已。延平周氏曰:皮弁,天子视朝之皮弁也;爵弁,天子戎事之韦弁也。皮弁之色白,白则喻其自洁而有所受;韦弁之色赤,赤则天道下降于南方之色而喻其将出而与物酬酢也。以视朝之,服而对于戎事之服。戎事为大,故曰三加弥尊,喻其志也。然士之冠而用天子之弁服可乎。夫冠昏人道之大,先王欲重其礼,虽士之贱亦不嫌于与天子同服,故始冠而用爵弁,其犹始昏而用角枕欤。《诗》曰:角枕粲兮。盖言新昏者也。而周官玉府于王之丧则共角枕,此所以知先王欲重其礼,而虽士之微亦不嫌与天子同服也。山阴陆氏曰:此记适子,有故而醮若无故有冠醴。无冠醮士,冠礼是也。醴礼简醮,礼繁醮用酒醴用醴,醴在房内,醮在房外,醴脯醢而已醮有折俎。新安朱氏曰:此本无适子,字加有成也。在弥尊字下冠而下有已字,敬其名作成人之道,盖传诵之讹也。〈陈注〉著代显其为主人之次也。酌而无酬,酢曰醮客,位在户牖之间,加有成加礼于有成之人也。三加始冠缁布冠,次加皮弁,又次加爵弁也。喻其志者,使其知广充志意以称尊服也。此适子之礼,若庶子则冠于房户外南面,醮亦户外也。夏殷之礼,醮用酒,每一加而一醮,周则用醴三加,毕乃总一醴也。

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
〈陈注〉委貌、章甫、毋追皆缁布冠,但三代之易名不同,而其形制亦应异耳。是皆先王制礼之道,故皆以道言之委貌,即元冠旧说委安也。言所以安正容貌章明也,所以表明丈夫毋发声之辞追犹椎也。以其形名之,此一条是论三加始加之冠。

周弁,殷冔,夏收。
〈陈注〉周之弁、殷之冔、夏之收,各是时王所制,以为三加之冠旧说。弁名出于槃槃大也,冔名出于幠幠覆也,收所以收敛其发也,形制未闻。

三王共皮弁素积。
〈陈注〉皮弁以白鹿皮为之,其服则十五升之布也。白与冠同以素为裳而辟积其要中,故云皮弁素积也。三代皆以此为再加之冠服。

无大夫冠礼,而有其昏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诸侯之有冠礼,夏之末造也。
〈集说〉郑氏曰:言五十乃爵为大夫也。其有昏礼或改取也。夏初以上,诸侯幼而即位者,犹以士礼冠之,亦五十乃爵命也。至衰末,未成人者多见篡弑乃更即位,则爵命之,以正君臣而有诸侯之冠礼。孔氏曰:二十而冠,五十爵为大夫,故无大夫冠礼。四十强而仕亦应,无士冠礼而云有者,立礼悉用士为正,所以五等并依士礼冠子也。若试为大夫者,亦用士礼,故郑注冠礼,记云周之礼年未五十而有贤才者,试以大夫之事犹服士服行士礼也。三十而昏,五十乃为大夫,亦应无大夫昏礼而云有者,是改取也。诸侯之有冠礼,夏之末造者,言夏初以前诸侯未有冠礼,与士冠同;夏末以来,诸侯有冠礼与士礼异,故《大戴礼》《公冠篇》,加元冕为四加也。此经直明诸侯不云天子,又下云天子之元子,犹与士同,则天子与士异也。然则天子冠礼其来已久,但无文以言之。玉藻云元冠朱组缨,天子之冠也。郑注始冠之冠,是天子别有冠礼也。贾氏曰:按丧服,大夫为兄弟之长,殇降服小功。郑云谓为士若不仕者,明其或亦为大夫,则不为殇而降也。盖小记云丈夫冠而不为殇,此兄殇者,既有德行,年未二十而得为大夫,则是大夫亦不以
二十而始冠也。新安朱氏曰:引丧服之文,见大夫而有兄殇,又其兄若为大夫,则不降服,则知其身与兄皆未二十矣,是不必五十乃为大夫也。盖其得为大夫之时,已治成人之事,或已因丧而冠,如家语所说人君之例,故不待二十而冠也。贾意当是如此,然则亦为继世而为大夫者言耳,非谓以贤才而选者也。石林叶氏曰:自此至德之杀也,见于仪礼。士冠礼之末,其文前后相错。自郑氏以来不能了,故学者至今惑之此,专为士冠礼言也,诸侯天子无焉。所以仪礼系于本篇之末,天下无生而贵者谓天子之元子与大夫之子也。后世有未冠而为大夫者,故言以官爵人德之杀也。诸侯天子君薨,虽未冠必即位,则生而贵矣,不可与士比,故言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举诸侯则天子可知一加而冠缁布,再加而冠皮弁,三加而冠爵弁士服也。然后谓之士,此天子元子与大夫之子所同者也。男子二十而冠大夫,五十而后爵,盖未有大夫而始冠者,此大夫所以无冠礼也。诸侯天子既冠而即位,固已同于士礼矣;未冠而即位,则既为诸侯天子,何缁布皮弁爵弁之。云则冠礼无复施,安得有公侯之冠礼。此所以为夏之末造也。郑氏谓诸侯虽父死,年未及五十亦服士服行士礼,五十乃命古礼,虽不可尽见,然天子诸侯固未尝以年断审,如其说,不幸有未冠而立,立未及五十而死,则终身不得为诸侯天子乎。此理之必不然者也。严陵方氏曰:古者诸侯无冠礼,盖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况诸侯乎。皆用士冠礼而已,父在则为士,父没则代为君。以彼年未冠而父没者,不可以居诸侯之位而用士礼,故至夏末有诸侯冠礼。然则诸侯之有冠礼为未冠而父没者,造之也。延平周氏曰:冠不再昏不一,故大夫无冠礼而有昏礼。天子之元子,其礼犹止于士而已,何诸侯冠礼之有特,夏之末造也。然自夏以降不特诸侯有冠礼而已。盖天子之元子、诸侯之世子皆用士之冠礼,果元子世子之年未及冠而天子崩诸侯薨,则元子世子亦有君道而复用士礼,可乎。故玉藻云元冠朱组缨,天子之冠也。缁布冠缋緌,诸侯之冠也。盖言此也。

天子之元子,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以官爵人,德之杀也。
〈疏〉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此释夏末有诸侯冠礼之意,以官爵人,德之杀也。明所以无大夫冠义也。言官爵之授,随德隆杀也。大夫以上,虽以德授爵,犹无冠礼兼明士,又德薄而无爵也。〈集说〉严陵方氏曰:嗣诸侯者,有冠礼,嗣大夫,则无之。盖诸侯继世以立,大夫以官爵之而不继世也。诸侯必继世以立,所以象贤大夫不继世,为其德之杀也。新安王氏曰:天子之元子,士也。此文系冠礼下,夫天子元子冠同于士,其馀与士不同,虽君储副有君父在上,故冠用士礼,所谓无生而贵者也,象法象也。父祖之贤子孙能法象之,故使之虽未冠南面君国,是以诸侯别有冠礼也,爵言命为大夫也。视诸侯德有杀,故冠惟士礼与诸侯不同,此言大夫之所以无冠礼也。〈陈注〉元子适长子也。其冠亦行士之冠礼,无生而贵言有德乃有位也。立诸侯以继其先世,以其能法前人之贤行也,以官爵人必随其德之大小而为隆杀也。

《杂记》

以丧冠者,虽三年之丧可也。既冠于次,入哭踊三者三,乃出。
〈郑注〉言虽者,明齐衰以下皆可以丧冠也。始遭丧,以其冠月,则丧服因冠矣。非其冠月,待变除,卒哭而冠次庐也。虽或为唯。〈疏〉自此以下,明遭丧,冠取之节谓将冠。值丧当成服时,因丧服加冠,非但轻服得冠,虽有三年重丧,亦可因丧服而冠,故云可也。冠于次谓加冠于庐次之中,若齐衰以下加冠于次,舍之处冠,后入丧所哭而跳踊,每哭一节三踊,如此者,三凡九踊乃出。就次所曾子问,云:将冠子未及期日,有齐衰大功小功之丧,则因丧服而冠。言未及期日知冠月,则可冠也,次庐也,据重服而言也。〈集说〉庐陵胡氏曰:夏小正冠用二月,若正月遭丧,则二月不得因丧而冠,必待冠除受服之节。〈陈注〉当冠而遭五服之丧,则因成丧服而遂加冠,此礼无分服之轻重,故曰虽三年之丧,可也。既冠于居丧之次,乃入哭踊。凡踊三踊为一节,三者三言如此者,三次也,乃出出就次所也。

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可以取妇,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取妻,下殇之小,功则不可。
〈郑注〉此皆谓可用吉礼之时。父大功卒哭而可以冠子嫁子,小功卒哭而可以取妇己。大功卒哭而可
以冠子,小功卒哭而可以取妻,必偕祭乃行也。下殇小功,齐衰之丧,除丧而后可为昏礼。凡冠者时,当冠因丧而冠之。〈集说〉孔氏曰:大功谓己有大功之丧末,谓卒哭之后取妇有酒食之会,集乡党僚友涉近欢乐,故大功之末乃可得为经文。大功据己身不云父,小功据其父不云身,互而相通,故郑注:同之谓父,及己身,俱有大功之末小功之末。父是大功之末,己亦是大功之末,乃得行,此冠子嫁子父小功之末,己亦小功之末,可以嫁取,必父子俱然,乃得行事,故云必偕祭,乃行知父子俱大功小功者。若姑姊妺出适,父子俱为大功;从祖兄弟,父子俱为小功,其服同也。若父齐衰子大功,则不可;若父大功子小功,可以冠嫁未可取妇。必父子俱小功之末,可以取妇;若父小功己缌麻灼然,合取可知下殇小功,谓本齐衰重服降在小功,不可冠嫁,其馀小功可以冠取。若其齐衰长殇中殇降在大功,理不可冠嫁矣。经云:大功小功之末可以吉冠,则大功小功之初当冠之时,则因丧服而冠之。郑因前经三年之丧,可冠于此,复明轻丧亦可以冠也。范氏曰:按礼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此于子已为无服也。以己尚在大功丧中,犹未忍为子,取妇近于欢事也。故于冠子嫁子,则可取妇,则不可矣。己有缌麻之丧于祭,亦废婚亦不通矣,况小功乎。又曰:五服之制各有月数,月数之内自无吉事,故曰缞麻非所以接弁冕也。《春秋左氏传》齐侯使晏子请继室于晋。叔向对曰:寡君之愿也。缞绖之中,是以未敢请,时晋侯有少姜之丧耳。礼贵妾缌而叔向称在缞绖之中,推此而言虽轻丧之麻犹无婚姻之道也。而敦本敬始之义,每于婚冠见之矣。《杂记》曰大功之末可以嫁子,小功之末可以取妇。而下章云己虽小功卒哭可冠取妻也。二文诚为相代。寻此言为男女失时,或继嗣未立者耳,非通例也。横渠张氏曰: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可以取妇。疑大功之末,已下十二字为衍宜直。云父大功之末,云父大功则是己小功之末也,而己之子缌麻之末也。故可以冠取也。盖冠取者,固已无服矣。凡卒哭之后,皆是末也。所以言衍者,以上十二字义无所附著,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取妻,是己自冠取妻也。山阴陆氏曰:入小功之末,谓小功服之。在父行者,若从祖父母从姊妹从祖父祖母从祖祖姑是也。大功之末在卑行者,若孙及从父兄弟从父姊妹兄弟之子妇是也。大功之末不言可以取妇,不可以取妇也。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取妻,言主冠取者,虽在可以主之域,然其冠取者,若有小功未卒哭,亦不可也。〈陈注〉末服之将除也。旧说以末为卒哭,后然大功卒哭,后尚有六月,恐不可言末小功。既言末又言卒哭,则末非卒哭明矣。下言父小功之末,则上文大功之末,是据己身而言。旧说父及己身俱在大功之末,或小功之末,恐亦未然。下殇之小功,自期服而降以本服重,故不可冠取也。

女虽未许嫁,年二十而笄,礼之。妇人执其礼,燕则鬈首。
〈郑注〉女虽未许嫁,年二十亦为成人矣。礼之酌以成之,言妇人执其礼,明非许嫁之笄。既笄之后,去之鬈首,犹若女有鬌紒也。〈疏〉此节论女未许嫁加笄分别之事。女子十五许嫁而笄,则主妇。及女宾为笄礼,主妇为之著笄,女宾以醴礼之。若未许嫁至二十而笄,则嫁人礼之,无主妇女宾不备仪也。既笄,后寻常燕居,则去其笄而鬈首,谓分发为鬌紒也。既未许嫁,犹为少者处之。

《冠义》〈孔疏〉

按郑目录云:名曰冠义者,以其记冠礼成人之义,此于别录,属吉事。世本云:黄帝造火食旃冕是冕,起于黄帝也。但黄帝以前,则以羽皮为之冠,黄帝以后乃用布帛。其冠之年,即天子诸侯十二。故襄九年,《左传》云: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又云:一星终也。十二年岁,星一终,又文王十五而生武王,尚有兄伯邑考。又金縢云:王与大夫尽弁时,成王十五而已著弁。既已著弁,则已冠矣。是天子十二而冠与诸侯同。又祭法云:王下祭殇五,若不早冠,何因下祭五等之殇。大夫冠年虽无文案丧服,大夫为昆弟之长殇。大夫既为昆弟之长殇,则不二十始冠也,其士则二十而冠也。《曲礼》云:二十曰弱冠是也。〈集说〉蓝田吕氏曰:冠礼之设,所以明长幼之义也。古者自二十而冠,自十九而下,皆为童子。凡为童子,以事长者,为之事也。紒而不冠,衣而不裳,名而不字,皆所以别成人教逊弟也。阙党童子将命。孔子曰:吾见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孟子曰徐行后
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然弟,不弟在于徐行疾行之间,皆所以养童子之道,不可不慎也。冠礼一废,童子与先生并行,耻弟于长者矣。盖逊弟之节不谨于童稚之间,及其成人则捍格不入,此所以人材之难成教之所由废也。长乐陈氏曰:二十而冠始学礼,盖男子者,阳之类也,而二十则为阴之数矣。二十而冠者,以阴而成乎阳犹之女,阴类也,而十五则阳之数矣。十有五年而笄以阳而成乎阴,阴阳之相成,性命之相通也。山阴陆氏曰:二十曰弱冠,则二十而冠礼之大节在是也。唯天子诸侯十五而冠早成其德,先儒谓晋侯曰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可以冠矣。鲁襄公是时年十二,诸侯十二而冠误矣。盖曰可以冠,则非礼之正也。金縢王与大夫尽弁成王时,年十五则冠在是岁可知。

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而后礼义备,以正君臣,亲父子,和长幼。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而后礼义立,故冠而后服备,服备而后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故曰:冠者礼之始也。
〈集说〉蓝田吕氏曰:知崇礼卑崇效天卑法地,故知礼者,人知天地也,未有天地不具而能有物者也。此人之所以为人,必在乎礼义也。知生乎思,思则得之,故尽致思之功,然后可以达乎高明;礼主乎行,行则致之,故尽躬行之实,然后可以极乎密察。此礼义之始,所以必在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也。容体者,动乎四体之容者也;颜色者,生色见乎面目者也;辞令者,发乎语言而有章者也。三者修身之要,必学而后成,必成人而后备,童子未成人者也。于斯三者不可以不学,故古之教子,能食教以右手,能言教唯与俞七年教之,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教之。出入门户及即席饮食,必后长者,十年学幼仪,十三学舞射御,则养之有素矣。养之久则安,安则成,故至于二十则三者备矣。然后可以冠而责成人之事君子之容舒迟见所尊者,齐遫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此容体正欤。衰绖则有哀色,端冕则有敬色,介胄则有不可辱之色。根于心而生色,睟然见于面,此颜色齐欤长者不及无儳言,毋剿说毋雷同,必则古昔称先王与君言,言使臣与大夫言,言事君与老者言,言使子弟与幼者言,言孝弟于父兄与众言,言忠信慈祥与居官者言,言忠信此辞令顺欤。故唯备此三者,然后可以明人伦,人伦明然后礼义立而可以为成人,成人然后可以有冠有裳而服备。故冠礼者,所以成人之礼,礼之成人而行,礼义自此始矣。故曰冠者,礼之始也。马氏曰:正容体,则斯远暴慢矣;齐颜色,则斯近信矣;顺辞令,则斯远鄙倍矣。冠而后服备,服备以德成,成德以服彰,故服其服者,文以君子之容,遂以君子之辞,实以君子之德,所以称其服也。故曰冠而后服备,服备而后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石林叶氏曰:义以为质,礼以行之,人之道也。修人道者,亦必有渐,故男子二十而冠,冠之始也。欲其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而已,及夫体正而不失足于人,色齐而不失色于人,辞顺而不失口于人,则人道备。故言礼义备及夫君臣正而朝廷肃,父子亲而闺门定,长幼和而宗族有礼,则人道正矣。故言礼义立。钱塘于氏曰:冠义一篇如首曰人之所以为人者,在礼义中,曰成人之道,曰成人与为礼,曰以成人见终,曰责成人之礼,曰责四者之行于人,曰孝弟忠顺之行立而后可以为人,学者知冠之时,欲其成乎人而必责其能,成人其望君子以成人,自勉者切矣。

是故古者圣王重冠,古者冠礼,筮日筮宾,所以敬冠事,敬冠事所以重礼,重礼所以为国本也。故冠于阼,以著代也。醮于客位,三加弥尊,加有成也。已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见于母,母拜之,见于兄弟,兄弟拜之,成人而与为礼也。元冠元端,奠挚于君,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以成人见也。
〈郑注〉国本国,以礼为本也。阼谓主人之北也。适子冠于阼,若不醴则醮用酒于客位,敬而成之也。户西为客位,庶子冠于房户外,又因醮焉不代父也。冠者初加缁布冠,次加皮弁,次加爵弁,每加益尊,所以益成也,字所以相尊也。乡先生谓乡老而致仕者,服元冠元端异于朝也。〈集说〉孔氏曰:阼是主人接宾处,适子冠于阼,所以著代父之义也。郑注阼谓主人之北,若不醴则醮用酒,庶子冠于户外,又因醮焉,皆士冠礼文周礼,适子则以醴,礼之庶子则以酒醮之,其于周时或有旧俗行先代之礼,虽适子亦用酒醮,则因而行不必改也。醮者,醮尽之义。
郑注士冠礼酌而无酬酢,曰醮是也。冠于客位,尊以成人,若宾客待之也,加有成也。谓益加有成人之事,此记是士冠礼,故三加若大夫亦同士冠礼。云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是大夫虽冠用士礼,若诸侯则有冠礼,故《左传》云公冠用祼享之礼行之,金石之乐节之,其加则四而有元冕,故《大戴礼》公冠四加也。诸侯四加则天子亦当五加衮冕也。今唐礼母见子但起立不拜,按仪礼庙中冠子以酒脯奠庙,讫子持所奠酒脯以见于母,母拜其酒脯重从尊者处来,故拜之,非拜子也。元冠元端上士,则元裳中士,则黄裳下士,则杂裳以其初成人,故著元端异于朝服也。若朝服则素裳奠挚,奠之于君也,以摰谓以雉也。士相见礼,冬用雉夏用腒,乡大夫在朝之卿大夫。蓝田吕氏曰:国之所以为国,人道立也。人之所以为人,礼义立也。冠礼者所以责其为成人,礼义所由始也。上帝降衷于下民,则所以为人。天命之神明相之,筮日筮宾于庙门之外,成人之始质之神而不敢专敬之至也。敬至则礼重,礼重则人道立,此国之所以为国也。故曰所以为国本也。主人升立于序端西面,赞者筵于东序之北西面。将冠者即筵而冠,则其位与主人同在阼也。父老则传之子,姑老则传之妇,所传皆适也。故冠礼子冠于阼,昏礼舅姑飨妇卒,飨降自西阶,妇降自阼阶,所以著其传付之意也。未尝传而示之,以传付之意,所以使之知继之之重敬守而不敢坠也。卒冠而醴,若醮则席于宾位。以礼宾之礼礼其子,所以为成人敬也。始加缁布,次加皮弁,次加爵弁,三加而服弥尊,亦所以为成人敬也。古者,童子虽贵名之而已,所以别长幼也。至冠卒醴,然后宾字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其所当为成人之道而敬其名也。冠者,就筵受觯荐脯醢祭卒奠觯降筵北面,取脯降自西阶,适东壁北面见于母,母拜受子拜送母,又拜冠者见于兄弟,兄弟再拜,冠者答拜。故曰见于兄弟,兄弟拜之母,拜之义,古今学者疑焉。孔氏疏义曰庙中冠子以酒脯奠庙子,持所奠脯以见母,母以脯自庙中来,故拜之,非拜子也。此说未然。所荐脯醢为醴子设,非奠庙也。盖古者有庸敬有斯须之敬,如为师则不臣。王臣虽微在诸侯之上,尸在庙门内则全于君,皆斯须之敬也,与其所庸敬各申,其义并行而不相悖也。子之于母,固所尊也。所尊则庸敬矣。然妇人之义,在家从父已嫁,从夫夫死,从子母虽尊也。卒有从子之道,故当其冠也。以成人之礼礼之,则屈其庸敬以申,斯须之敬明从子之义,犹未害乎。母之尊也。庸何疑哉。乃易服,服元冠元端爵韠奠挚见于君,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元冠士服也。元端异于朝服,以始冠而异之也。所以见君于乡大夫乡先生者,始以成人接也。且明贵贵长长之义也。长乐陈氏曰:《仪礼》曰主人元冠而朝服缁带,而素韠立于庙门之东面以筮日者,以日月往来而吉凶无常者也。古之人举大事兴大功,则必择之,以元辰占之,以卜人而况冠礼之大者也。元冠以象道之幽,朝服皮弁以致其诚之洁,缁以黑为主,素以白为主,黑与白纯而不变者也。唯夫有道之,君子素其诚而不杂其行,此所以筮日而日无不吉也。筮其宾客《仪礼》,所谓前期三日,如求日之仪是也。昔之人有吉事,则与贤者欢成之;有凶事则亦与贤者哀戚之。冠礼吉事所以筮宾而欢成之也。上而有冠,则天道也;中而有服,则人道也;下而有履,则地道也。故三加而弥尊,每加莫不有此三者焉。夫始加也,其冠则缁布而服,则元端爵韠屦,则黑而其絇青再加也。冠则皮弁而服,则素积素韠屦,则白而絇缁及其三加,则冠非特此而授之以纁裳𩎟韐也。屦则纁而其絇黑其加之有序,其序之有章而众人由之,亦足以得性命之文,而况夫君子者乎。所谓喻其志则有成者,凡在是也。母所以生我者也,兄所以长我者也。而见于母,母拜之,见于兄弟,兄弟拜之,岂非以见其既冠而深责之以成人耶。此家与之成礼也。君者,出令以正我者也,而不可以不见。故元端元冠以奠摰见于君,非特家与之成礼也,而国又与之成礼也,乡大夫以智帅我者也,乡先生以德先我者也,而不可以不见。故遂以挚见于乡大夫乡先生者,非特国与之成礼而乡党邻里亦与之成礼也。故自一家达于一乡,自一乡达于一国,莫不与之成礼。故曰将责成人者,将责其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礼行焉。其是之谓乎,盖冠必用醴,若不醴则醮焉。以醴者,大古之物故其礼简所以示质酒者,后世之味故其礼烦所以示文。故适子用醴,庶子用醮,适妇有醴与飨庶妇使人醮之,不飨诸侯大夫受赐服于天子归设奠服赐服
于斯乎。有冠醮无冠醴,是醮轻于醴也。士冠若不醴,则醮者,则冠适子或醴或醮,惟其所用矣。严陵方氏曰:缁布者,齐冠也。皮弁者,朝服也。爵弁,祭服也。齐所以洁己朝,所以接人祭,所以交神,则弥尊之义。又见于此,且每一加则一醮,加弥尊则醮,亦弥尊矣。元冠元端者,齐服也。既加以缁布冠矣,而又服元端者,盖缁布则古之齐冠也,元冠则今之齐冠也。缁布以既冠而敝之,故奠挚则服元冠焉,挚则夏用腒以防腐败之患故也。乡大夫则乡之有职事者,乡先生则乡之有年德者,既加以皮弁之朝服而奠挚止齐服者,取夫洁己以进也。童子则委挚而退尔以挚见,故曰以成人见也。所谓元冠元端者,礼运曰天子齐元衣元冠元裳,郊特牲曰元冕齐戒,司服曰其齐服有元端,或曰元冕,或曰元冠,或曰元衣,或曰元端,何也。盖有旒则谓之元冕,无旒则谓之元冠,以其身之所依则谓之元衣,以其服有两端则谓之元端,或元衣而加元冕,或元衣而加元冠,皆谓之元端。《玉藻》曰天子元端而祭,则元冕元端者,祭服也,元冠元端齐服也,然而元冕虽以祭亦有用之以齐者。郊特牲言元冕齐戒是也。元冠虽以齐亦有用之以燕者。《玉藻》言元端而居是也。马氏曰:圣言其内,王言其外,知礼乐之情者能作,作者之谓圣,故必曰圣。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故必曰王冠礼出于圣王而士大夫由之以行也。旬之外,则筮日前期三日,则筮宾筮日必吉者,所以期于终身之吉。筮宾必贤者,所以要其终身之贤。故戒宾辞曰愿吾子之教也,筮则质之于鬼神者,所以敬冠事,敬冠事以其君臣父子长幼之道,所自出而治之所由兴也。故曰为国本也。初加之辞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再加曰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嘏福,三加曰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弃尔幼志,顺尔成德,修其内而已敬尔,威仪淑慎尔德,内外修也。以成厥德,德之成也。寿考惟祺未有数也。故次之以眉寿万年,眉寿万年犹有数也。故终之以黄耇无疆,不惟服之加也。而其德亦有加,不惟其德之加也。其寿亦有加,故曰三加弥尊,加有成也。郊特牲曰醮于客位,加有成也。三加弥尊,喻其志也。志言其始成,言其终已,冠而字之,尊其名也。如母与兄弟无答拜之礼而拜之者,与为成人之礼也。各执其所当,执之挚以见于君,乡大夫犹周之乡大夫也。石林叶氏曰:所以为国本者,何也。盖冠以成之,则责其为子,为子将至于为父子,则有臣道也。父则有君道也。为国之本,莫大于是字,所以表德,故已成人而称字也。母兄弟虽在所亲而比于父,则有所屈,故与其为礼,则拜之而不及父,则是父不可屈也。天道始于北,故冠与衣皆用元乡大夫乡先生也。虽在所尊而比于君,则在所后,故其奠挚则先于君,是不可后也。孔子曰入则事父兄,出则事公卿于冠,可以见之也。新安朱氏曰:不醴而醮,乃当时国俗不同,有如此者如鲁卫之幕有縿布,祔有离合皆周礼自不同,未必夏殷法也。记注所云,若以杞宋二代之后,及他远国未能纯用周礼者,言之则或可通,然亦未有明文可详考也。〈陈注〉吕氏曰:主人升立于序端西面,赞者筵于东序少北西面。将冠者即筵而冠,是位与主人同在阼也。父老则传之子,所以著其传付之意也。酌而无酬,酢曰醮,醮于户西南面宾位也。以礼宾之礼礼其子,所以为成人敬也。始加缁布冠,再加皮弁,次加爵弁,三加而服弥尊,亦所以为成人敬也。冠于阼阶,醮于客位者,适子也。若席子则冠于房外南面,遂醮焉,所以异者不著代也。古者童子虽贵名之而已冠,而后宾字之以成人之道,故敬其名也。母之拜子,先儒疑焉,不知此礼为适长子代父承祖者,于祖为正体,故礼之异于众子也。元冠齐冠也。元端服天子燕居之服,诸侯及卿大夫士之齐服也。挚用雉乡先生乡之年德俱高者,或致仕之人也。

成人之者,将责成人礼焉也。责成人礼焉者,将责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礼行焉。将责四者之行于人,其礼可,不重与,故孝弟忠顺之行立,而后可以为人,可以为人,而后可以治人也。故圣王重礼,故曰冠者礼之始也。嘉事之重者也。是故古者重冠,重冠故行之于庙,行之于庙者,所以尊重事,尊重事,而不敢擅,重事,不敢擅重事所以自卑而尊先祖也。
〈疏〉先王重冠,故行之于庙。士行之于祢庙,故士冠礼注庙谓祢庙。既在祢庙,此云尊先祖者,尊祢即尊先祖之义,且下士祖祢共庙,其诸侯则冠于太祖之庙。故《左传》云先君之祧处之,聘礼云不腆先
君之祧。郑注以为始祖之庙,则天子当冠于始祖之庙也。〈集说〉蓝田吕氏曰:所谓成人者,非谓四体肤革异于童稚也。必知人伦之备焉。亲亲贵贵长长不失其序之,谓备此所以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礼行孝弟忠顺之行立也。有诸己然后可以责诸人,故人伦备,然后谓之成人,成人然后可以治人也。古者重事必行之庙中,昏礼纳采至亲迎,皆主人筵几于庙聘礼。君亲拜,迎于大门之外,而庙受爵有德禄有功,君亲策命于庙。丧礼既启,则朝庙皆所以示有所尊而不敢专也。冠礼者,人道之始所不可后也。石林叶氏曰:为人子孝,故事君则忠为人弟。弟故事兄,则顺。既冠而母与兄弟拜之,责以孝弟之行也。君与乡大夫乡先生以成人见之,责以忠顺之行也。忠顺之行立则身修而人道备,故可以为人。人道备于己,则推以治国家,故可以治人。古之圣帝明王欲责人如此,故筮日筮宾以敬之,乃所以重责之五礼而嘉处其终嘉礼而冠。居其首言冠者,礼之始则知其为嘉事之重也。盖在冠,则谓之礼。在礼则谓之事重,其事故行之于庙。

《孔子家语》《冠颂》

邾隐公既即位,将冠,使大夫因孟懿子问礼于孔子。子曰:其礼如世子之冠。冠于阼者,以著代也,醮于客位,加其有成。三加弥尊,导喻其志,冠而字之,敬其名也。虽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其礼无变,天下无生而贵者故也。行冠事必于祖庙,以祼享之,礼将之,以金石之乐节之,所以自卑而尊先祖,示不敢擅也。懿子曰:天子未冠即位,长亦冠乎。孔子曰:古者王世子虽幼,其即位则尊为人君,人君治成人之事者,何冠之有。懿子曰:然则诸侯之冠,异天子与。孔子曰:君薨而世子主丧,是冠也与,人君无所殊也。懿子曰:今邾君之冠,非礼也。孔子曰:诸侯之有冠礼也,夏之末造也,有自来矣,今无讥焉。天子冠者,武王崩,成王年十有三而嗣立,周公居冢宰,摄政以治天下,明年夏六月,既葬,冠成王而朝于祖,以见诸侯,亦为君也。周公命祝雍作颂曰:祝王辞达而勿多也。祝雍辞曰:使王近于民,远于年,啬于时,惠于财,亲贤而任能。其颂曰:令月吉日,王始加元服,去王幼志,服衮职,钦若昊命,六合是式,率尔祖考,永永无极。此周公之制也。懿子曰:诸侯之冠,其所以为宾主,何如。孔子曰:公冠则以卿为宾,无介公自为主,迎宾揖升自阼,立于席北,其醴也则如士,飨之以三献之礼,既醴,降自阼阶。诸侯非公而自为主者,其所以异,皆降自西阶,元端与皮弁,异朝服素韠,公冠四,加元冕祭,其酬币于宾,则束帛乘马,王太子庶子之冠拟焉,皆天子自为主,其礼与士无变,飨食宾也,皆同。懿子曰:始冠必加缁布之冠,何也。孔子曰:示不忘古,太古冠布齐则缁之,其緌也吾未之闻,今则冠而敝之,可也。懿子曰:三王之冠,其异何也。孔子曰:周弁,殷冔,夏收,一也。三王共皮弁,素积委貌,周道也;章甫,殷道也;毋追,夏后氏之道也。
《汉·刘向·说苑》《修文》
冠者所以别成人也,修道束躬以自申饬,所以检其邪心,守其正意也。君子始冠,必祝成礼,加冠以厉其心,故君子成人,必冠带以行事,弃幼少嬉戏惰慢之心,而衎衎于进德修业之志。是故服不成象,而内心不变,内心修德,外被礼文,所以成显令之名也。是故皮弁素积,百王不易,既以修德,又以正容。孔子曰: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白虎通》《绋冕》

冠者,也,所以持其发也。人怀五常,莫不贵德,示成礼有修饰,首别成人也。《士冠经》曰冠而字之,敬其名也。《论语》曰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礼所以十九见正者,而冠何渐三十之人耳。男子阳也,成于阴,故二十而冠。《曲礼》曰二十弱冠,言见正,何以知不谓正月也。以礼《士冠经》曰夏葛屦冬皮屦明,非岁之正月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

 第十九卷目录

 冠礼部总论二
  杜佑通典〈大功小功末冠议〉
  小学〈广明伦〉
  朱子语类〈礼〉
  陈祥道礼书〈论冠礼〉
  刘公是七经小传〈士冠礼〉
  山堂考索〈冠礼〉
  图书编〈冠礼叙〉
 冠礼部艺文一
  上始加元服与群臣上寿表 后汉蔡邕
  天子冠颂          黄香
  五礼冠议驳        晋摰虞
  五礼驳           孙毓
  太子元服上至尊表     宋谢庄
  太子元服上太后表      前人
  冠子箴         梁萧子范
  冠子祝文          沈约
  皇子冠礼赋        宋晏殊
  郑氏三子加冠命字祝辞序  明宋濂
  张肯字辞序         前人
  补危安加冠祝辞序      前人
  郑氏四子加冠祝辞     方孝孺
  天子诸侯无冠礼论     归有光
  拟宋承天节百官上寿是日皇子加冠礼司天奏日辉珥廷臣贺表     顾起元
 冠礼部艺文二〈诗〉
  赠四王冠诗        汉应亨
  宝祐二年皇子冠二十首  宋史乐志
 冠礼部纪事
 冠礼部杂录

礼仪典第十九卷

冠礼部总论二

《杜佑·通典》《大功小功末冠议》

周制,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可以娶妇。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冠,可以娶妻。下殇之小功则不可。
此皆谓可以用吉礼之时。

晋傅纯难曰:按杂记本文,己在小功则得冠,大功不得冠也。郑氏云己大功卒哭可以冠,与本文不同,何耶。又要记不见己冠,不知己冠当在何条。贺循答曰:礼云大功小功之末,可以冠娶,道父为子嫌,但施于子,不施于己。故下言己虽小功,著己与子亦同也。俱同则大功之末,己可以冠。以理推之,正自应尔,非谓与本文不同。要记不见己冠,直是句文脱耳。高崧问范汪曰:按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己虽小功,卒哭可以冠。而郑、孙二家注,并云己大功卒哭可以冠。求之于礼,无可冠之文。范汪答曰:大功之末,可以冠子。此于子,已为无服。又云父小功可以冠子,疑与上章,俱有末语。特于下言,己虽小功,卒哭可以冠,是为小功卒哭,皆得行冠娶之事也。大夫三月而葬,葬而后虞,虞而后卒哭。是为父虽小功,子服尽也。大功许冠婚,则小功便无所不可也。高崧重问范汪曰:下殇小功则不可,而云小功之末可以冠婚何。范汪重答曰:下殇小功,此是周服之下殇,不可以服轻而恩疏也。或曰:因丧而冠,亦礼之明文,何以复于大功小功丧中,每言冠乎。答曰:在丧,冠而已,不行冠礼也。于大功小功之末,故可行冠礼。因丧而冠,与备行冠礼殊也。或问者曰:礼: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可以娶妇。己虽小功,既卒哭可以娶妻。按经大功之末,虽云可以冠子、嫁子,不言己可以冠,郑注云己大功卒哭而可以冠。未解。经又云大功之末,而注云卒哭,不知此言末,便是卒哭,为非卒哭耶。答曰:记云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而注又云己大功卒哭而可以冠,小功卒哭而可以冠娶妻者,冠而后娶,今既云冠嫁其子,则于文不得复自著己冠,故注家合而明之。以小功得娶妻,则大功亦可以得冠,冠轻婚重,故大功之末得自冠,小功之末得自娶,以记文不备,故注兼明之。注之有此比。礼,三月既葬,卒哭,于小功则馀有二月,是末也。于大功则正三分之一,便谓之末,意尝以疑之。然郑氏注丧服经云,葬,丧之大事,既毕,故谓之末耶。重问曰:省及申释注意,甚为允也。然仆犹有所未了。礼小功卒哭可以娶者,婚礼娶妇之家三日不举乐,明婚虽属吉,而有嗣亲之感;小功馀丧,不重祖考之思,故可以娶也。大功可冠,犹有疑焉。夫吉礼将事,必先筮宾,然后成礼。大功之末可以冠嫁其子者,以己大功之末,于子则小功服已过半,情降既殊,日算浸远,故子可以行吉事。至于己身,亲有功布重制,月数尚近,而便释亲重之服,行轻吉之礼,于此称情,无乃薄耶。且非礼正文,出自注义耳。若有广比,想能明例以告之。答曰:齐衰之丧,则冠婚皆废。大功则废婚而行冠,冠吉轻而婚吉重故也。冠吉轻故行之于大功之末,婚吉重故行之于小功之馀。但以大功末云可以冠子,而自著己冠之文不便。贤者以三隅反之,推小功得自娶,则大功得自冠。以身有功服,月数尚近,释亲重之服,行轻吉之事。今正以小功大功之末,俱得行吉礼,故施轻吉于重末,行重吉于轻馀。重服不可以行重吉,故许其轻者;轻服可以通重吉,故因得行之。若大功之冠,则行吉冠之礼而反丧服。若服在齐衰,不得行吉,则因丧而冠之,冠礼贵及,不可踰时。而齐衰之服崇重,则大功之末差轻,轻则行以吉,重则因以凶也。

《小学》《广明伦》

司马温公曰:冠者,成人之道也。成人者,将责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者之行也。将责四者之行于人,其礼可不重与。
〈注〉所谓成人者,非谓形体异于童子也,将责以孝弟忠顺之行也。四行立而后可以为人,故冠为成人之道。

冠礼之废久矣。近世以来,人情尤为轻薄,生子犹饮乳,已加巾帽有官者,或为之制公服而弄之。过十岁犹总角者,盖鲜矣。彼责以四者之行,岂能知之。故往往自幼至长,愚騃如一,由不知成人之道故也。古礼虽称二十而冠,然世俗之弊不可猝变。若敦厚好古之君子,俟其子年十五以上能通《孝经》《论语》,粗知《礼义》之方,然后冠之,斯其美矣。
〈注〉世俗因袭之弊不能皆二十而冠,然其间损益行之庶免乎。猝遽更变之,难若笃厚学。古之君子适,待其子年过十五能读书略识理,然后行冠礼,则可责成人之道也。

《朱子语类》《礼》

钦夫尝定诸礼可行者,乃除冠礼不载。问之,云:难行。某答之云:古礼惟冠礼最易行。如昏礼须两家皆好礼,方得行。丧礼临时哀痛中,少有心力及之。祭礼则终献之仪,烦多长久,皆是难行。看冠礼比他礼却最易行。
问:丧、祭之礼,今之士固难行,而冠、昏自行,可乎。曰:亦自可行。某今所定者,前一截依温公,后一截依伊川。昏礼事属两家,恐未必信礼,恐或难行。某云,是自家屋里事,关了门,将巾冠与子弟戴,有甚难。

《陈祥道·礼书》《论冠礼》

士礼,始加缁布不忘本也,次加皮弁朝服也,三加爵弁祭服也。不忘本,然后能事君,能事君然后能事神,所谓三加弥尊喻其志者,如是而已。
筮必于庙,尊其尊也。庙必于祢,亲其亲也。士筮于门而不于堂,避其君也。筮必面西,求诸阴也。卦者必居筮之左,上其北也。聘礼君受聘于先君之祧,卿受问于祖庙,士冠士昏皆止言庙,则凡言庙者,祢庙也。记曰凡行事受于祢庙是也。若诸侯则冠于祖庙。左氏曰以先君之祧处之是也。
宾盥所以致洁降盥降受,冠弁所以致敬,始加受冠降一等,执者升一等,再加降二等,三加降三等以服弥尊,故降弥下也。始祝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再祝敬尔威仪淑慎尔德,三祝兄弟具在,以成厥德以顺成德,然后慎德,慎德然后能成德也。
冠必用醴,若不用醴则醮焉。以醴者,太古之物故其礼简,所以示质酒者;后世之味故其礼烦,所以示文。故适子用醴,庶子用醮,适妇有醴,与飨庶妇使人醮之,不飨是醮,轻于醴也。
既冠,乃醴宾以一献之。礼酬宾束帛俪皮赞者,皆与盖君子之于人劳之,必有以礼之。故昏礼飨送者,乡饮司正祭礼宾尸冠礼醴宾,其义一也。

《刘公是·七经小传》《士冠礼》

士冠礼,若不醴则醮用酒,醴谓三加毕以醴酒饮冠者,于客位者也,不醴而醮谓庶子矣。醴重醮轻,曾子问除丧不改冠乎。孔子曰:天子赐诸侯服,有冠醮无冠醴,醴为重也。又昏礼适妇醴之庶妇,醮之丈夫之冠犹妇人之嫁,则醮用酒者,必庶子也。下文曰庶子冠于房外南面,遂醮焉是矣。又曰孤子醴于阼知凡适子皆醴也。郑注云若不醴,谓国有旧俗,可行圣人用焉。又注醮于客位,云夏殷礼也,皆非也。夏殷有天下千馀岁,冠礼行之久矣。设以醮为礼者,溥天之下皆醮也。周公何以改之。然则醮于客位,当曰醴于客位,适子冠于阼醴于客位,以变为敬也。庶子冠与醮相因不于阼亦不于客位,居房外南面,略庶子也。醮礼繁醴礼简,以简为贵也。醮三举醴一辞,以少为贵也。醮用酒醴,用醴以质为贵也。醮有折俎醴脯,醢而已不尚味也。酒在房外,醴在房中,以变为敬也。此皆圣人分别适庶,异其仪也。

《山堂考索》《冠礼》

三代之盛典礼,素明自天子至于诸侯,非无冠礼但因秦焚书,遂同荡灭其周制士冠礼,颇备王者时采行焉。东迁以后,礼乐废坏固异乎。先王之时,鲁襄公可冠而未冠,则晋悼公问其年而告之曰盍为冠具。春秋之时犹如此,则盛时可知也。秦汉以来,人自为礼,家自为俗,虽缙绅大夫岂知所谓筮日筮宾主人即位于门东,有司即位于门西,其卜筮之制为如何。又岂知始加缁布再加皮弁三加爵弁,其弁之制为如何。又岂知夏用葛屦冬用皮屦,其屦之制又如何。故唐孙嗣昌,尝冠其子至外庭,曳笏言于卿士曰某冠子毕郑叔明,则肃然而却立曰何与我耶。庭中大笑此其势然也。唐之礼制,一品之子以衮冕,二品之子以鷩冕,自三品至九品皆有。其数虽不尽合于古,而唐人决行之者,礼从宜故也。至于母见其子,则立而不拜过也。考之《仪礼》,以酒脯奠干庙。既冠者,遂持酒脯以见母,母拜其酒脯,非拜其子也。而唐室轻之,殊失古人之意。古人之意,果何为哉。不过曰责成人之礼焉耳,盖少之与长也。异当其未冠,则深衣结发,谓之未可胜冠也,其未可以成人责之也。及其既冠,则必责之以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之礼焉,必责之以颜色齐辞令顺容貌正焉。不如是则徒服其服。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童子佩韘,虽则佩韘能不我甲。盖觿韘者,成人之佩也。无成人之德,则是佩觿而不我知,佩韘而不我甲也。虽谓之童子可也,使行冠礼,尽如斯不几于无冠乎。

《图书编》《冠礼叙》

尝读冠义曰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之始在于正容体齐颜色顺辞令,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而后礼义备,以正君臣亲父子和长幼,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而后礼义立,此所以冠为礼之始也。此所以责之以成人之礼而古者,圣王之重冠也。后世各循其俗,此礼不讲也。久矣,方其冠也,不知去尔幼仪,责之以成人之礼,及其长也。犹若童稚不能率循夫成人之道,故容体不正颜色不齐辞令不顺而身既不能修君臣不正,父子不亲,长幼不和,而伦又不能尽,人之所以为人,顾如是哉。究其所以,由冠礼不行故人皆昧焉,而莫之觉也。噫。冠礼之系于人,其重者如此人,孰不以成人望子弟也。顾于冠礼而忽之哉。

冠礼部艺文一

《上始加元服与群臣上寿表》后汉·蔡邕

伏惟陛下,应天淑灵,丁期中兴诞在幼龄,圣姿硕义,威仪孔备,俯仰龙光,颜如日星,言稽典谟,动蹈规矩,缉熙光明,思齐周成早智,夙就参美。显宗令月吉日始加元服进御帻结以章天休臣妾,万国遐迩,大小同喜。逸豫式歌,且舞臣等不胜踊跃,凫藻谨奉生头酒九钟稽首再拜,上千万寿陛下享兹吉福,永守皇极,通遵太和,靖绥六合,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书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诗曰颙颙卬卬,如圭如璋。令闻不忘,万寿无疆。

《天子冠颂》黄香

惟永元之盛代,仰皇德之茂纯躬烝烝之至,孝崇敬顺以奉天以三载之孟春。建寅月之上旬,皇帝将加元冕简甲子之元辰。厥日正于太皞厥时,叶于百神皇舆幸夫金根驾元虬之连蜷,建螭龙以为旂鸣节路之和鸾。既臻庙以成礼,乃回轸而反宫,正朝服以享宴,撞太簇之庭钟祚蕃屏与鼎,辅暨夷蛮之君王,咸进酒于金罍献万年之玉觞。

《五礼冠议驳》晋·摰虞

天子即位之日即为成君,冕服以备,不宜有加,诸侯即位为成,岂不定诸侯成君不拘盛典而可以冠天子。成君独有火龙,黼衣便不可乎。意为宜冠有加。

《五礼驳》孙毓

魏氏天子,一加三加嫌同诸侯毓。按《玉藻记》曰元冠朱组緌,天子之冠也。缁布冠缋緌,诸侯之冠也。其说谓皆始冠,则是有次加之辞。此二冠,皆卑服质古势,不一加必重加朝祭之服以崇弥尊。圣人制礼所以一时历加众服者,今始成人卜择令日而遍加之所以重始也。若冠日有不加者,后必不择吉而服非重始也。又礼器有以少为贵者,冠不在焉。记者弥尊喻志之言,盖以服从卑始象德,日新不可先服尊服转而即卑。今嫌士礼喻志之文因从魏氏,一加之制考之玉藻似非古典。今三加者,先冠皮弁次冠长冠后冠进贤,冠以为弥尊于意,又疑裴頠答治礼问天子,礼元冠者,形之成也。为君未必成人,故君位虽定,不可孩抱而服冕弁。摰虞以为天子即位之日即为成君冕服以备不宜有加,诸侯即位为成,岂不定诸侯成君不拘盛典而可以冠天子,成君独有火龙黼衣便不可乎。意为宜冠有加。〈按:摰虞议已见于前,因孙毓引證,故并载之。〉

《太子元服上至尊表》宋·谢庄

伏惟皇太子殿下,明两承乾,元良作贰,抗法迂身,英华自远,乐以修中,礼以治外,三善克懋,德成教尊,令日昭辰,显加元服,对灵祇之望,俦上庠之欢,率天罄世,莫不载跃。

《太子元服上太后表》前人

离景承宸,枢光陪极,毓问东华,飞英上序,乐正歌风,司成颂德,清明神镜,温文在躬,练日简辰,显被元服,懋三王之教,烛少阳之重。

《冠子箴》梁·萧子范

是月惟令,敬择良辰,式遵士典,诰筮于宾,嘉字爰锡,醮酒方陈,礼庄尔质,德成尔身,永变童心,长移悼齿,朱锦辞发,青絇在履,丹石为操,冰泉厉己,务简朋匹,由苏游止,在我尚谦,推物尽美,面谄退言,弗纳于耳。直弦矢辞,斯为良士。

《冠子祝文》沈约

蠲兹令日元服肇加成德。既举童心,自化行之则至无谓道赊。敦以秋实,食以春华,无耻下问,乃至高车子孙千亿广树厥家。

《皇子冠礼赋》宋·晏殊

玉英珠薏之元贶日角山庭之峻,格汉幄增辉,尧门有赫,又曰亨期俯协冠礼,斯陈晔华缨而粲粲峨爵弁以斌,斌启嘉会于中闱,动欢声于紫宸。正容体兮,道昭备服;顺辞令兮,谊协成人羲,易考祥契黄离之。元吉汉诗载美歌皓月之重轮,观吏牍以知远,朝寝门而竭忱。
《郑氏三子加冠命字祝辞序》宋濂
浦阳孝义之门曰郑氏,其十世之长仲德甫筮得柔日宿。余为宾将,冠其三子木杲果。余亲与之周旋,降升以成三加之礼,于是稽名定义,制字命之。辞曰三加三醮,既备礼仪昭告尔字,各宜听之。又曰尔三子者,昧昧以思彼苍者,天体物无遗,或出或入,靡不尔随尚涤,尔心一发不私履善蹈,道君子之归苟务口耳言,从行违奚啻禽犊,安于须眉。又曰遵厥祖武全,其秉彝群翔于堂东埙西篪,独行于庭左规右矩,庶几无愧七尺之躯。

《张肯字辞序》前人

古者,冠而字敬其名也。三加之后必为字,辞以祝之,或稽于经或据于史。凡可以缮性禔身者,无不可也。由此观之,非惟敬其名,抑且以敬其身。能敬其身则成人之道具矣。姑苏张君芸己尝名,其子曰肯,又以继孟字之,盖取书大诰之义。虽加冠子首而未有为之辞者,请余补之。余虽弗获,从大宾之后与闻酌醴之事,然与芸己友也。辄陈所见而告之,其辞曰冠礼之重,为敬其名,苟非其人礼,弗虚行伊张氏子,世传以经名。子曰肯厥义则弘有法于先,尔基尔楹有菑于先尔播尔营,勿违厥时必将必迎,勿阏其成载厉载,兴兹为善继父事是绳。

《补危安加冠祝辞序》前人

冠者,成人之道。其礼自天子至于诸侯卿大夫士,各有隆杀之节。仪文虽已失传,唯士冠礼独存。告庙筮期宿宾命赞弁有皮爵之等。裳有黄元之错,器有尊甒柶觯之用,鼎有乾胏离肺之实。三加而弥尊,制字以敬名,其为礼甚严矣。夫何故事亲从兄忠君敬长之行,望其有所成也。自冠礼久废风俗,颓靡冥然夜行如擿埴而索涂,君子未尝不为之永慨也。临川危生安清敏好修,其师曾先生旦初为字曰子定。来谒禁林,求予为之说。予谓字之有说,说文解字备述之矣。何假人言哉。然三加成礼之后,既命之字必造辞以祝之,是犹可为也。于是历叙冠礼之严定字代名者,为甚重。继掇大学知止之义而申之以辞,辞曰人之初,生父命其名,弱龄攸届乃以字称,此非弥文实厚彝经四行之责,用底于成我,后宾赞不与酌醴。今补祝辞庸申规厉行,固宜笃知,亦须至安定,其中圣学可企。

《郑氏四子加冠祝辞》方孝孺

浦阳义门十世之长仲德甫以礼冠,其从子杓及诸孙燧爚耀而以字为属余,惟冠礼之不行二千年矣。举旷古久弛之礼而行之,夫岂谓耳目之美哉。亦曰以古君子成人之道望乎子若孙尔,上以古道望其身而不能以君子自望,谓之爱身不可也。余欲四子者为君子,故因字以勉其德,祝辞曰加尔元服,惟兹令辰匪饰其外贵乎。成人昔未有知德,或未备人曰童子宜有不至。既峨尔弁而童厥心,人谓之何责望也。深一言之,善终身可行。今字告汝,惟名是徵。

《天子诸侯无冠礼论》归有光

《仪礼》有士冠礼,无天子诸侯冠礼,非逸也。记曰无大夫冠礼而有其昏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有。公侯之有冠礼,夏之末造也。天子之元子,犹士也。天下无生而贵者也。继世以立诸侯,象贤也。明天子诸侯大夫之无冠礼也。冠者,将责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之礼,故冠必有主人孤子,则父兄戒宿父谓诸父,盖父兄以成人之礼责子弟也。天子为元子之时,以士冠礼,所谓有父在则礼然也。已奉宗统君临天下将,又责之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之礼乎。《家语》称孔子答孟懿子之问,吾取焉,曰古者王世子虽幼,其即位则尊为人君。人君治成人之事者,何冠之有。曰诸侯之冠异天子,与曰君薨而世子主丧是亦冠也,与人君无所殊也。诸侯之有冠礼也,夏之末造也。此孔子之遗言也,盖以祝雍颂公冠之篇则诬矣。公冠曰公冠,自为主迎宾揖升,自阼立于席。既醴降,自阼飨之以三献之礼无介无乐,其酬币朱锦采四马其庆也。天子拟焉,曰自为主曰宾降,阼嫌尊矣,非为人子为人弟为人臣为人少之礼也。且礼自上达而曰天子拟冠,何也。此非孔氏之言也。公冠曰公冠四加元冕。《左传》季武子曰:君冠,必以祼享之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玉藻》曰始冠缁布冠,自诸侯下达冠而敝之,可也。元冠朱组缨,天子之冠也。缁布冠缋緌,诸侯之冠也。盖务为天子诸侯士庶之别,而不知先王制冠礼之义,所以同之于士庶者也。

拟宋承天节百官上寿。是日,皇子加冠礼司天。《奏日辉珥廷臣贺表》顾起元

伏以天保南山,合殿上千秋之鉴。日澄少海,重霄垂两珥之光。惟三代有道之长,值万载无疆之候。宜其遐福,寿星并华。盖高骞载以远游,帝耀映彯缨彩发。引绵绵之苍箓,瞻旦旦之赤文。臣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言,窃惟祝华封者,使圣人之多年。缵禹服者,戴吾君之有子。故箕畴之衍皇极,曰寿为先。肆《周书》之训嗣王,惟冠尤重。如冈如陵,如山如阜。以莫不兴,克明克类,克长克君,自今伊始。拥天地山川之佑,介眉寿所以报圣主。恩备衡紞纮綖之仪,加元服是唯抗世子法。称觥肇纪于七月,垂緌致警于三加。然未有道叶龟灵,礼彰麟角,行醮戒之典,当祝颂之辰。天剖神符,日流景曜。美弥多于御荚,揆览悬弧光下烛于扶桑綦隆,会弁如今日者也。兹盖伏遇皇帝陛下,得一居辰函三御正畏,赫赫之成命,克配彼天抚丕丕之鸿基肆昌,厥后去甚去奢去泰,握长生久视之根,惟勤惟俭惟宽立垂统贻谋之,本乃者时,当初度序,属熙辰虹渚麟洲,方启真人之箓银题璇榜,遂开长子之宫爰筮戒,以肃冠仪际质明而升醮幄龙畴载演推策符得岁之,占鹤禁初开载弁肇,如星之吉,辅以太公望召公奭周公,旦明礼异于幼仪,教以为人君为人子为人臣,示命隆于著代人欣盛典。帝锡休徵羲和拂驭,以奏祥太史秉圭,而献瑞赤熛内朗方爓爌以揄辉,黄理外通忽回环而抱珥,是盖两明之照如太阳之长丽于天,故尔一索之符,若瑞彩之依光于日综,其事应父作子述将奄四方而煜煜其明。按之简编出震继离直亘千古而煌煌独耀,臣等泳泽尧年,舞风舜日,叨陪末祝,快睹殊庥。奏万年之觞,未摅遐美。戴三元之首,今仰重光。集衣冠而拜紫宸,年就徵于楚树。望阊阖而开黄道,歌愿纪于虞云。伏愿永抚鸿图,益垂燕翼。耆艾徵而百禄总,寿社稷于灵长。元良得而万国贞,缉祖宗之休烈。瘿尊永酌,含常清常宁之体,而日升川至于大年。宝历长新,衍俾昌俾炽之祺,而海润星晖于奕世。臣等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冠礼部艺文二〈诗〉

《赠四王冠诗》汉·应亨

永平四年,外弟王景系兄弟四人并冠,故贻之诗曰:

济济四令弟,妙年践二九。令月惟吉日,成服加元首。人咸饰其容,鲜能离尘垢。虽无兕觥爵,杯醮传旨酒。
《皇子冠二十首》〈宝祐二年〉宋·史乐志《皇帝将出文德殿》
于皇帝德,乃圣乃神。本支百世,立爱惟亲。敬共冠事,以明大伦。承天右序,休命用申。
《宾赞入门》
丰𦬊诒谋,建尔元子。揆礼仪年,筮龟敬事。八音克谐,嘉宾至止。于以冠之,成其福履。
《宾赞出门》
礼国之本,冠礼之始。宾升自西,维宾之位。于著于阼,维子之义,厥维钦哉,敬以从事。
《皇帝降坐》
路寝辟门,黼坐恭己。群公在庭,所重维礼。正心齐家,以燕翼子。于万斯年,王心载喜。
《皇子初行》
有来振振,月重轮兮。瑜玉在佩,綦组明兮。左徵右羽,德结旌兮。步中《采齐》,矩彟循兮。
《宾赞入门》
我有嘉宾,直大以方。亦既至止,厥德用光。冠而字之,厥义孔彰。表里纯备,黄耇无疆。
《皇子诣受制位》
吉圭休成,其日南至。天子有诏,冠尔皇嗣。为国之本,隆邦之礼。拜而受之,式共敬止。
《皇子升东阶》
兹惟阼阶,厥义有在。历阶而升,敬谨将冠。经训昭昭,邦仪粲粲。正纚宾筵,寿考未艾。
《皇子升筵》
秩秩宾筵,笾豆孔嘉。帝子至止,衿缨振华。周旋陟降,礼行三加。成人有德,匪骄匪奢。
《初加》
帝子惟贤,懋昭厥德。跪冠于房,元冠有特。鼓钟喤喤,威仪抑抑。百礼既洽,祚我王国。
《初醮》
有宾在筵,有尊在户。磬管将将,醮礼时举。跪觞祝辞,以永燕誉。宝祚万年,磐石巩固。
《再冠》
《复》及肇祥,《震》维标德。乃共皮弁,其仪不忒。体正色齐,维民之则。璇霄眷佑,国寿箕翼。
《再醮》
冠醮之义,匪酬匪酌。于户之西,敬共以恪。金石相宣,冠醮相错。帝祉之受,施及家国。
《三加》
善颂善祷,三加弥尊。爵弁峨㷍,介圭温温。阳德方长,成德允存。燕及君亲,厥祉孔蕃。
《三醮》
席于宾阶,礼义以兴。受爵执爵,多福以膺。匪惟服加,德加愈升。匪惟德加,寿加愈增。
《皇子降》
命服煌煌,跬步中度。庆辑皇闱,化行海宇。礼具乐成,惕若戒惧。宝璐厥躬,有秩斯祜。
《朝谒皇帝将出》
皇王烝哉,令闻不已。燕翼有谋,冠醮有礼。百僚在庭,遹相厥事。颂声所同,嘉受帝祉。
《皇子再拜》
青社分封,前星启燄。繁弱绥章,厥光莫掩。容称其德,蓄学之验。芳誉敷华,大圭无玷。
《皇子退》
元衮黼裳,垂徽永世。勉勉成德,是在元子。胙土南宾,厥旨孔懿。充一忠字,作百无愧。
《皇帝降坐》
爱始于亲,圣尽伦兮。元子冠字,邦礼成兮。天步舒徐,皇心宁兮。家人之吉,亿万春兮。

冠礼部纪事

《左传》:襄九年,晋人以诸侯之师,伐郑,次于阴口而还。公送晋侯,晋侯以公宴于河上,问公年,季武子对曰:会于沙随之岁,寡君以生。晋侯曰:十二年矣。是谓一终,一星终也。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可以冠矣。大夫盍为冠具。武子对曰:君冠,必以祼享之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今寡君在行,未可具也。请及兄弟之国,而假备焉。晋侯曰:诺。公还及卫,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
《国语》:赵文子冠,见栾武子,武子曰:美哉。昔吾逮事庄主,华则荣矣,实之不知,请务实乎。见中行宣子,宣子曰:美哉。惜也,吾老矣。见范文子,文子曰:而今可以戒矣,夫贤者宠至而益戒,不足者为宠骄。故兴王赏谏臣,逸王罚之。吾闻古之王者,政德既成,又听于民,于是乎使工诵谏于朝,在列者献诗使勿兜,风听胪言于市,辨妖祥于谣,考百事于朝,问谤誉于路,有邪而正之,尽戒之术也。先王疾是骄也。见郤驹伯,驹伯曰:美哉。然而壮者不若老者多矣。见韩献子,献子曰:戒之,此为成人。成人在始与善,始与善,善进善,不善蔑由至矣;始与不善,不善进不善,善亦蔑由至矣。如草木之产也,各以其物。人之有冠,犹宫室之有墙屋也,粪除而已,何又加焉。见知武子,武子曰:吾子勉之,成,宣之后而老为大夫,非耻乎。成子之文,宣子之忠,其可忘乎。夫成子道前志以佐先君,道法而卒以政,可不谓文乎。夫宣子尽谏于襄、灵,以谏取恶,不惮死进,可不谓忠乎。吾子勉之,有宣子之忠,而纳之以成子之文,事君必济。见苦成叔子,叔子曰:抑年少而执官者众,吾安容子。见温季子,季子曰:谁之不如,可以求乎。见张老而语之,张老曰:善矣,从栾伯之言,可以滋;范叔之教,可以大;韩子之戒,可以成。物备矣,志在子。若夫三郤,亡人之言也,何称述焉。知子之道善矣,是先主覆露子也。
《西京杂记》:梁孝王子贾从朝年幼,窦太后欲强冠昏之。上谓王曰:儿堪冠矣。王顿首,谢曰:臣闻礼二十而冠,冠而字,字以表德。自非显才高行,安可强冠之哉。帝曰:儿堪冠矣。馀日帝又曰:儿堪室矣。王顿首曰:臣闻礼三十壮有室。儿年蒙悼未有人父之端,安可强室之哉。帝曰:儿堪室矣。馀日贾朝至,阃而遗其舄。帝曰:儿真幼矣。白太后未可冠昏之。
《三辅黄图》:博望苑,武帝立于据为太子,为太子开博望苑,以通宾客。《汉书》曰:武帝年二十九乃得太子,甚喜,太子冠为立博望苑,使之通宾客,从其所好。《汉书·匡衡传》:衡为光禄大夫,太子少傅。上疏曰:臣闻室家之道修,则天下之理得,故诗始国风,礼本冠昏。始乎国风,原情性而明人伦也;本乎冠昏,正基兆而防未然也。福之兴莫不本乎室家,之道衰莫不始乎梱内。故圣王必慎妃后之际,别适长之位。礼之于内也,卑不踰尊,亲不先故,所以统人情而理阴气也。其尊适而卑庶也,适子冠乎阼,礼之用醴,众子不得与列,所以贵正体而明嫌疑也。非虚加其礼文而已,乃中心与之殊异,故礼探其情而见之外也。
《刘向传》:向字子政,本名更生。年十二,以父德任为辇郎。既冠,以行修饬擢为谏大夫。
《哀帝纪》:孝哀皇帝,元帝庶孙,定陶恭王子也。母曰丁姬。年三岁嗣立为王。元延四年入朝,尽从傅、相、中尉。时成帝少弟中山孝王亦来朝,独从傅。上怪之,以问定陶王,对曰:令,诸侯王朝,得从其国二千石。上令诵诗,通习,能说。他日问中山:独从傅在何法令。不能对。令诵尚书,又废。及赐食于前,后饱;起下,袜系解。成帝由此以为不能,而贤定陶王,数称其材,为加元服而遣之,时年十七矣。
《平帝纪》:元始五年冬十二月丙午,帝崩于未央宫。大赦天下。有司议曰:礼,臣不殇君。皇帝年十有四岁,宜以礼敛,加元服。奏可。
《王莽传》:莽令天下。冠以戊子为元日,昏以戊寅之旬为忌日。百姓多不从者。
《后汉书·周防传》:防年十六,仕郡小吏。世祖巡狩汝南,召掾史试经,防能诵读,拜为守丞。防以未冠,谒去。《下邳惠王衍传》:衍有容貌,肃宗即位,常在左右。建初初冠,诏赐衍师傅已下官属金帛各有差。
《马防传》:防为卫尉。子钜,为常从小侯。六年正月,以钜当冠,特拜为黄门侍郎。肃宗亲御章台下殿,陈鼎俎,自临冠之。
《黄香传》:香家贫,内无仆妾,躬执苦勤,尽心奉养。遂博学经典,究精道术,能文章,京师号曰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初除郎中,元和元年,肃宗诏香诣东观,读所未尝见书。香后告休,及归京师,时千乘王冠,帝会中山邸,乃诏香殿下,顾谓诸王曰:此天下无双江夏黄童者也。左右莫不改观。
《风俗通》:袁元服,名贺,汝南人也。祖父名原,为侍中。安帝始加元服,百官会贺临严垂出而孙适生喜,其嘉会因名曰贺字元服。
《晋书·康献褚皇后传》:穆帝既冠,太后诏曰:昔遭不造,帝在幼冲,皇绪之微,眇若赘旒。百辟卿士率遵前朝,劝喻摄政。以社稷之重,先代成义,僶俛敬从,弗遑固守。仰凭七庙之灵,俯仗群后之力,帝加元服,礼成德备,当阳亲览,临御万国。今归事反政,一依旧典。于是居崇德宫。简文帝即位,尊后为崇德太后。及帝崩,孝武帝幼冲。太后复临朝。帝既冠,乃诏曰:皇帝昏冠礼备,遐迩宅心,宜当阳亲览,缉熙维始。今归政事,率由旧典。于是复称崇德太后。
《宋书·后废帝纪》:帝讳昱初,在东宫,年五六岁,始就书学,而惰业好嬉戏,主师不能禁。及嗣位,内畏太后,外惮诸大臣,犹未得肆志。自加元服,变态转兴,内外稍无以制。
《南齐书·华宝传》:宝,晋陵无锡人也。父豪,义熙末戍长安,宝年八岁。临别,谓宝曰:须我还,当为汝上头。长安陷虏,豪殁。宝年至七十,不昏冠,或问之者,辄号恸弥日,不忍答也。《杜栖传》:栖转西曹,佐竟陵王子良数致礼。按国子祭酒,何引治礼,又重栖以为学士,掌昏冠仪。
《梁书·阮孝绪传》:孝绪,字士宗,陈留尉氏人也。父彦之,宋太尉从事中郎。孝绪七岁,出后从伯引之。引之母周氏卒,有遗财百馀万,应归孝绪,孝绪一无所纳,尽以归引之姊琅邪王晏之母,闻者咸叹异之。幼至孝,性沈静,虽与儿童游戏,恒以穿池筑山为乐。年十三,遍通《五经》。十五,冠而见其父,彦之戒曰:三加弥尊,人伦之始。宜思自勖,以庇尔躬。答曰:愿迹松子于瀛海,追许由于穹谷,庶保促生,以免尘累。自是屏居一室,非定省未尝出户,家人莫见其面,亲友因呼为居士。《魏书·孙惠蔚传》:太和十七年,高祖南征,上议告类之礼。及太师冯熙薨,惠蔚监其丧礼,上书令熙未冠之子皆服成人之服。
《隋书·五行志》:后齐文宣帝时,太子殷当冠,诏令邢子才为制字。子才字之曰正道。帝曰:正,一止也。吾儿其替乎。子才请改,帝不许,曰:天也。因顾谓常山王演曰:夺时任汝,慎无杀也。及帝崩,太子嗣位,常山果废之而自立。殷寻见害。
《唐书·孝敬皇帝弘传》:显庆四年,加元服。又命宾客许敬宗、右庶子许圉师、中书侍郎上官仪、中书舍人杨思俭即文思殿擿采古今文章,号《瑶山玉彩》,凡五百篇。书奏,帝赐物三万段,馀臣赐有差。
《宋史·牟子才传》:子才,为起居郎兼侍讲。皇子冠,面谕作乐章,礼部言:古者适子一醴无乐,庶子三醮有乐,用乐非是。子才言:嫡庶之分,特以所立之地不同,非嫡专用醴,庶专用醮也。乐章乃学士院故事,况面谕臣,不敢不作。诏从之。
《潭州府志》:宋德祐二年,元兵破潭州时,知衡州尹谷寓城中,乃为二子行冠礼。或曰:此何时,行此迂阔事。谷曰:正令儿曹冠带,见先人于地下耳。既毕礼,与家人自焚死。
《明外史·怀献太子见济传》:景泰三年五月,更封太子为沂王,立见济为太子。四年二月乙未,太子冠。命胡濙持节掌冠高,谷赞冠萧镃宣戒敕。甲辰,冠沂王及其弟荣王命陈循于谦持节掌,冠何文渊赞冠商辂宣戒敕。
《庄敬太子载传》:嘉靖二十八年,行冠礼。是日,风坏泰折坊。越二日,薨,泰与太同未昏而死,曰折殆其应云。
《于慎行传》:慎行,字无垢,东阿人。年十七,举于乡。御史欲即鹿鸣宴冠之,以未奉父命辞。
《张位传》:位进礼部尚书,复以延镇功,进少保、吏部尚书。时皇太子年十六,犹未冠昏位,请与册立礼并行。《余继登传》:继登,以礼部左侍郎,摄部事,请元子册立冠昏。疏累上,以不得请,郁郁成疾。每言及,辄流涕曰:大礼不举,吾礼官死不瞑目。
《赵志皋传》:皇长子年十六时,志皋尝请举冠昏礼。帝命礼官具仪。及仪上,不果行。二十六年三月,志皋等复以为言,终不允。
《沈一贯传》:时国本未定,廷臣争十馀年不决。皇长子年十八,诸请册立冠昏者益迫。帝责户部进银二千四百万,为册立、分封诸典礼费以困之。一贯再疏,不听。二十八年,帝以皇长子居湫隘,命营慈庆宫居之。工竣,谕一贯草敕传示礼官,上册立、冠昏及诸王分封仪。敕既上,帝复留不可。一贯疏趣,则言:朕因小臣谢廷赞乘机邀功,故中辍。俟皇长子移居后行之。既而不举行。谕廷臣静俟。明年春,廷臣遵旨不复诤而册立,竟不举。贵妃弟郑国泰迫群议,请册立、冠昏并行。且量减珠金宝。帝怒,一贯言国泰戚臣意在保家族,与他渎扰者,异因再草敕请下礼官具仪寝,不报。廷议有欲先冠昏后册立者,一贯不可,曰:不正名而苟成事,是降储君为诸王也。会帝意亦颇悟,命即日举行。九月十有八日漏下二鼓,诏下。既而帝复悔,令改期。一贯封还诏书,言万死不敢奉诏,帝乃止。十月望,册立礼成,时论颇称之。
《定王慈炯传》:慈炯,悯帝第三子。崇祯十四年六月谕礼臣:朕第三子,年已十龄,敬遵祖制,宜加王号。但既受册封,必具冕弁,翼善冠服,而《会典》开载,年十二或十五始行冠礼。十龄受封加冠,二礼可并行乎。于是礼臣历考经传及本朝典故以奏。定于是岁册封,越二年行冠礼。至九月封为定王。

冠礼部杂录

《诗经·齐风·甫田章》:婉兮娈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礼记·文王世子》:五庙之孙,祖庙未毁,虽为庶人,冠取妻必告。
《乐记》:昏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
《左传》:昭九年,岂如弁髦,而因以敝之。〈注〉童子垂髦,始冠必三加冠。成礼而弃其始冠,故言弁髦,因以敝之。〈疏〉弁谓缁布之冠敛括垂髦,三加之后去缁布之冠,不复更用,故云因以敝之。
《荀子·大略篇》:古者。天子诸侯子十九而冠,冠而听治,其教至也。
《大戴礼·公符篇》:公符:自为主,迎宾揖,升自阼,立于席。既醴,降自阼。其馀自为主者,其降也自西阶,以异,其馀皆公同也。公元端以皮弁,皆韠,朝服素韠。公冠,加四元冕。飨之以三献之礼,无介,无乐,皆元端。其酬币朱锦采,四马,其庆也。天子儗焉。太子与庶子,其冠皆自为主,其礼与士同,飨宾也皆同。
夏小正二月,绥多女士。绥,安也。冠子取妇之时也。《汉书·贾谊传》:谊陈治安之策云:大国之王幼弱未壮,汉之所置傅相方握其事。数年之后,诸侯之王大抵皆冠,血气方刚,汉之傅相称病而赐罢,彼自丞尉以上遍置私人,如此,有异淮南、济北之为耶。
《新书·保傅篇》:太子既冠成人,免于保傅之严,则有司过之。
《韩诗外传》:夫,为人父者、必怀慈仁之爱,以畜养其子,抚循饮食,以全其身;及其有识也,必严居正言,以先导之;及其束发也,授明师以成其技;十九见志,请宾冠之,足以死其意;血脉澄静,娉内以定之,信承亲授,无有所疑;冠子不言,发子不笞,听其微谏,无令忧之,此为人父之道也。诗曰: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说苑·建本篇》:周召公年十九,见正而冠,冠则可以为方伯诸侯矣。人之幼稚童蒙之时,非求师正本,无以立身全性。
《白虎通》:王者,太子亦称士,何举从下升以为人无生得贵者,莫不由士起。是以舜时称为天子,必先试于士。《礼士冠经》天子之元子,士也。
人所以有字,何冠德明功敬成人也。故《礼士冠经》曰宾北面字之曰伯某甫,又曰冠而字之,敬其名也。所以五十乃称伯仲者,五十知天命,思虑定也。能顺四时,长幼之序,故以伯仲号之礼檀弓,曰幼名冠字五十乃称伯仲。
阳小成于阴,大成于阳,故二十而冠,三十而娶;阴小成于阳,大成于阴,故十五而笄,二十而嫁也。
《晋书·舆服志》:缁布冠,蔡邕云即委貌冠也。太古冠布,齐则缁之。缁布冠,始冠之冠也。其制有四形,一似武冠,又一似进贤,其一上方,其下加帻颜;其一刺上而方下。进贤冠,古缁布遗象也,斯盖文儒者之服。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有五梁、三梁、二梁、一梁。人主元服,始加缁布,则冠五梁进贤。三公及封郡公、县公、郡侯、县侯、乡亭侯,则冠三梁。卿、大夫、八座、尚书,关中内侯、二千石及千石以上,则冠两梁。中书郎、秘书丞郎、著作郎、尚书丞郎、太子洗马舍人、六百石以下至于令史、门郎、小吏,并冠一梁。汉建初中,太官令冠两梁,亲省御膳为重也。博士两梁,崇儒也。宗室刘氏亦得两梁冠,示加服也。
《魏书·刘芳传》:王肃之来奔也,高祖雅相器重,朝野属目。芳未及相见。高祖宴群臣于华林,肃语次云古者唯妇人有笄,男子则无。芳曰:推经《礼》正文,古者男子妇人俱有笄。肃曰:丧服称男子免而妇人髽,男子冠而妇人笄。如此,则男子不应有笄。芳曰:此专谓凶事也。《礼》:初遭丧,男子免,时则妇人髽;男子冠,时则妇人笄。言俱时变,而男子妇人免髽、冠笄之不同也。又冠尊,故夺其笄称。且互言也,非谓男子无笄。又《礼》《内则》称:子事父母,鸡初鸣,栉纚笄总。以兹而言,男子有笄明矣。高祖称善者久之。肃亦以芳言为然,曰:此非刘石经耶。
《文中子·礼乐篇》:子曰:冠礼废天下,无成人矣。
《唐书·车服志》:天子未加元服,以空顶黑介帻,双童髻,双玉导,加宝饰。三品以上亦加宝饰,五品以上双玉导,金饰,六品以下无饰。缁布冠,始冠之服也。天子五梁,三品以上三梁,五品以上二梁,九品以上一梁。《柳宗元·答韦中立书》:古者重冠礼,将以责成人之道,是圣人所尤用心者也。数百年来,人不复行。近有孙昌引者,独发愤行之。既成礼,明日造朝至外廷荐笏,言于卿士曰:某子冠毕应之者咸怃然,京兆尹郑叔则怫然。曳笏却立曰:何预我耶。廷中皆大笑。天下不以非郑尹而快,孙子何哉。独为所不为也。
《杜佑·通典》:文王十三生伯邑考。左传曰:冠而生子,礼也。许慎五经异义曰:春秋左氏传曰说,岁星为年纪十二而一周于天,天道备,故人君子十二可以冠。自夏殷天子,皆十二而冠。谯周五经然否论云:古文尚书说,武王崩,成王年十三。推武王以庚辰岁崩,周公以壬午岁出居东,癸未岁反。礼公冠记,周公冠成王,命史作祝辞告,是除丧冠也。周公未反,成王冠弁,开金縢之书,时十六矣。是成王十五,周公冠之而后出也。许慎五经异义云:武王崩,后管蔡作乱,周公出居东,是岁大风,王与大夫冠弁开金縢之书,成王年十四,是丧冠也者,恐失矣。按礼、传天子之年,近则十二,远则十五,必冠矣。
《闻见近录》:前人每子弟及冠,必置盛馔,会乡党之德齿,使将冠者行酒,其巾裹如唐人之草裹,但系其脚于巾者,酒行父兄起而告客曰:某之子弟仅于成人,敢有请。将冠者,再拜右席者。乃焚香,善祝解其系而伸之冠者,再拜谢而出。自是齿于成人冠服,遂同长者,故谓之巾裹亦古之冠礼也。今冠带尚谓之巾裹,其由是矣。此风废亦百年矣。
《谈苑》:李昭遘修撰,自河中移知晋州,云母夫人年八十矣,事姑二十年,唯梳发髻。姑亡始戴冠,今士大夫家子妇三日已冠,而与姑宴饮矣。
《朱子语类》:因言冠礼,或曰:邾隐公将冠,使孟懿子问于孔子,孔子对他一段好。曰:似这样事,孔子肚里有多,但今所载于方册上者,亦无几尔。
《熊氏经说》:士冠礼,将冠者,采衣紒紒即髻字采衣者,缁衣锦缘锦绅锦束发要,亦具庆者如此。
《十一经问对》:问礼始于冠昏者,何对曰:冠者,所以重成人之道;昏者,所以正夫妇之伦。
《御龙子集》:教规之五曰冠礼久废,吾为尔复之。吾不能使人,人遵吾,约束但童生考取入学,其未冠者,不得私自加冠。教官及司会司检者,督其父兄各冠其子弟,延宾三加略如古仪而增损之,本道别有成书嗣布遵行。
徐三重家,则一子弟未冠者,不以字行,不以第称古法也。今于子侄,以名诸弟,以行子弟,自称以名,其称父叔诸兄则各以本等名分加行第以别之。若字与号则识友相呼,不当在门内也。
一子弟少而名,及冠而字,所以责成人之道,行礼似不宜简其仪式,具在文公家礼。若女子名与字,今人类多,忽之至于俗节多为烦琐而礼经正款乃不复行,大可笑也。凡生女则名及笄而字皆为备礼,使知尊名重身之义以成妇德,顾不美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