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铁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四十三卷目录

 锡部汇考
  周礼〈夏官〉
  尔雅〈释器〉
  山海经〈中山经〉
  本草纲目〈锡〉
  天工开物〈锡〉
 锡部艺文
  考工记金锡       元熊朋来
 锡部纪事
 锡部杂录
 铁部汇考一
  汉〈总一则 武帝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元封一则 昭帝始元一则 宣帝地节一则 元帝初元一则 永光一则 成帝绥和一则 孺子婴初始一则〉
  后汉〈光武帝建武一则 章帝建初一则 章和一则 和帝永元一则 献帝建安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陈〈后主祯明一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一则 后主武平一则〉
  唐〈元宗开元二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宪宗元和二则 宣宗大中一则〉
  后唐〈明宗长兴一则〉
  后汉〈高祖一则〉
  辽〈太祖一则 圣宗统和一则 兴宗重熙一则 道宗清宁二则 咸雍一则〉
  宋〈太祖开宝一则 太宗淳化一则 至道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景德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孝宗乾道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金〈海陵正隆一则 章帝泰和一则〉
  元〈总一则 太宗二则 世祖中统四则 至元十一则 成宗大德四则 武宗至大二则 仁宗延祐四则 泰定帝泰定一则 致和一则 文宗天历一则 至顺一则 顺帝元统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皇清〈顺治一则 康熙一则〉

食货典第三百四十三卷

锡部汇考

《周礼》《夏官》

职方氏,东南曰扬州,其利金锡竹箭。
〈订义〉易氏曰:《考工记》曰:吴越之金锡,《禹贡》于扬州亦曰:惟金三品。

《尔雅》《释器》

锡谓之鈏。
〈注〉白镴

《山海经》《中山经》

龙山,其下多赤锡。
欢山,多白锡。
婴侯之山,其下多赤锡。
服山,其下多赤锡。
《本草纲目》锡释名

白镴 鈏 贺。李时珍曰:《尔雅》:锡,谓之鈏。郭璞注云:白镴也。方术家谓之贺,盖锡以临贺出者为美也。
集解

别录曰:锡生桂阳山谷。
陶弘景曰:今出临贺,犹是桂阳地界。铅与锡相似,而入用大异。
李时珍曰:锡出云南、衡州。许慎《说文》云:锡者,银铅之间也。《土宿本草》云:锡受太阴之气而生,二百年不动,成砒。砒二百年而锡始生。锡禀阴气,故其质柔。二百年不动,遇太阳之气,乃成银。今人置酒于新锡器内,浸渍日久,或杀人者,以砒能化锡。岁月尚近,便被采取,其中蕴毒故也。又曰:砒乃锡根,银色而铅质,五金之中,独锡易制,失其药则为五金之贼,得其药则为五金之媒。《星槎胜览》言:满剌加国于山溪中淘沙,取锡,不假煎鍊成块,名曰斗锡也。
正误

苏恭曰:临贺采者,名铅,一名白镴。唯此一处,资天下用。其锡出银处皆有之,体相似而入用大异。
李时珍曰:苏恭不识铅锡,以锡为铅,以铅为锡。其谓黄丹、胡粉为炒锡,皆由其不识故也。今正之。
气味

甘寒,微毒。
独孤滔曰:羖羊角、五灵脂、伏龙肝、马鞭草,皆能缩贺硇,砒能硬锡。巴豆、蓖麻、姜汁、地黄,能制锡。松脂釬锡,锡矿缩银。
主治

大明曰:恶毒风疮。
发明

李时珍曰:洪迈《夷坚志》云:汝人多病瘿,地饶风沙,沙入井中,饮其水,则生瘿。故金房间人家,以锡为井阑,皆夹锡钱镇之,或沈锡井中,乃免此患。
附方

解砒霜毒,锡器于粗石上磨水服之。〈济急方〉
杨梅毒疮,黑铅、广锡各二钱半,结砂蜈蚣二条,为末,纸卷,作小撚油,浸一夜,点灯,日照疮二次,七日见效。〈集元方〉

《天工开物》

凡锡,中国偏出西南郡邑,东北寡生。古书名锡为贺者,以临贺郡产锡最盛而得名也。今衣被天下者,独广西南丹、河池二州,居其十八。衡永则次之。大理、楚雄即产锡甚盛,道远难致也。凡锡,有山锡、水锡两种。山锡中又有锡瓜、锡砂两种。锡瓜块大如小瓠,锡砂如豆粒,皆穴土不甚深而得之。间或土中生脉充牣,致山土自颓,恣人拾取者。水锡,衡永出溪中,广西则出南丹州河内,其质黑色,粉碎如重罗面。南丹河出者,居民旬前从南淘至北旬,后又从北淘至南,愈经淘取其砂日长,百年不竭。但一日功劳,淘取煎鍊,不过一斤。会计炉炭资本,所获不多也。南丹山锡,出山之阴,其方无水,淘洗则接连百竹为枧,从山阳枧水淘洗土滓,然后入炉,凡鍊煎亦用洪炉,入砂数百斤,丛架木炭亦数百斤鼓。鞲镕化火力已到,砂不即镕,用铅少许勾引,方始沛然流注。或有用人家炒锡剩灰勾引者,其炉底炭末,瓷灰铺作平池傍,安铁管小槽道,镕时流出炉外低池,其质初出洁白,然过刚承锤即坼裂,入铅制柔,方充造器用。售者杂铅太多,欲取净,则镕化入醋淬八九度,铅尽化灰而去,出锡唯此道。方书云:马齿苋取草锡者,妄言也。谓砒为锡苗者,亦妄言也。

锡部艺文《考工记金锡》元·熊朋来

攻金之工,如筑冶凫栗段桃,以今工料言之,宜用铜铁等物为多,特总名曰金锡。以分六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为钟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为斧斤之齐,四分其金而锡居一,为戈戟之齐,三分其金而锡居一,为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为削杀矢之齐,金锡半,为鉴燧之齐。使如今时所谓锡,则岂堪为斧斤戈戟矢刃哉。栗氏攻煎金锡,定火候,以青黄黑白气而用以铸。量使如今时所谓锡,则岂能声中黄钟之宫哉。观《史记·平准书》及汉《食货志》,亟称银锡。汉武帝造银锡为白金,可以见古者银与锡通称白金。《考工》,先秦古书,当时盖以锡为银铅之总名。《说文》谓锡曰银铅之间,稍近古意。徐氏不察《考工·金锡》之说,殊失许叔重本旨。《周礼》卝人职金,皆言金玉锡石,盖铜铁银锡皆取卝炼成,言锡而不必枚举铜银铁也。尝叹汉儒拘《尔雅》之文,于卝人之注,直以锡为鈏铅。惜《尔雅》专以银为白金,不思汉时,固以锡为白金,其注镣银钣金,名物琐细,而于《考工金锡》之义,乃无所发明,曾不若《说文》能合银铅以言锡也。《职方氏》于扬州言金锡,荆州言银,以金出产之地言之,则银在扬而锡在荆,锡亦银也,特以荆扬地利互文见之尔。若如今人分别银锡,则《考工》所谓金锡,于理有不通者。故著其说,使读《考工记》者,无惑焉。今世用物铜锡为多,经文绝少言铜,亦罕言银铁。《考工》言金者,铁铜在其中。言锡者,银铅在其中。合而言之,总曰金锡尔。闻决银者,言锡能贼金也。似不宜混合。然物各有用,攻金之工不一,铜铁及鍮铜得银愈佳,铸铜得铅益滑,金锡相须尚矣。

锡部纪事

《周礼·地官》:卝人掌金玉锡石之地,为之厉禁以守之,若以时取之,则物其地图而授之。
《述异记》:汉惠帝二年,宫中雨黄金黑锡。
《汉书·武帝纪》:元狩四年冬,有司言关东贫民徙陇西、北地、西河、上郡、会稽凡七十二万五千口,县官衣食振业,用度不足,请收银锡造白金及皮币㠯足用。《述异记》:河间有雨钱城,汉世天雨铅锡于此。
《神仙传》:尹轨,字公度。常见一人,本宦族子弟,仕郡遇公事簿书不了,当陪官钱百万,卖田宅车牛,不售而停,见收系。公度语所富人曰:子可以百万钱借我,我欲以救人。后三十日,倍当相还。富人喜敬之,即以百万钱与公度,以与遇事者曰:卿能得一百二十斤铅,不遇事者,即具之公度于䥶中销锡,复以其腰间管中药一方寸匕,投沸锡中搅之,皆成金。即称卖与人,得钱百万,以还人。近光熙元年间,公度到南阳太和山中。
《南齐书·纪僧真传》:上在淮阴治城,得古锡铁,大数尺,下有篆文,莫能识者。僧真曰:何须辩此文字,此自久远之物,九锡之徵也。太祖曰:卿勿妄言。
《元史·食货志》:铅、锡在湖广者,至元八年,辰、沅、靖等处转运司印造锡引,每引计锡一百斤,官收钞三百文,客商买引,赴各冶支锡贩卖。无引者,比私盐减等杖六十,其锡没官。此铅、锡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

锡部杂录

《诗经·卫风》:有斐君子,如金如锡。
《山海经》:龙山,上多寓木,其上多碧,其下多赤锡。《淮南子》:明镜之始照,未见其容也,及杚之以锡,磨之以毡,则须眉见。
《越绝书》:赤谨山,破而出锡。
《博物志》:积草三年烧之,津液下流成锡。
《酉阳杂俎》:山上有姜,下有铜锡。

铁部汇考一


汉初,盐铁仍秦之制。
《汉书·食货志》:秦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田租口赋,盐铁之利,二十倍于古。汉兴,循而未改。
武帝  年,始禁私铸铁器。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武帝时,大农上盐铁丞孔仅、咸阳言:山海,天地之臧,宜属少府,陛下弗私,以属大农佐赋。愿募民自给费,因官器作鬻盐,官与牢盆。浮食奇名欲擅斡山海之货,以致富羡,役利细民。其沮事之议,不可胜听。取私铸铁器鬻盐者,釱左趾,没入其器物。郡不出铁者,置小铁官,使属在所县。使仅、咸阳乘传举行天下盐铁,作官府,除故盐铁家富者为吏。吏益多贾人矣。
元鼎 年,徐偃矫制,鼓铸盐铁,诏终军诘状伏罪。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终军传》:军为谒者给事中。元鼎中,博士徐偃使行风俗。偃矫制,使胶东、鲁国鼓铸盐铁。还,奏事,徙为太常丞。御史大夫张汤劾偃矫制大害,法至死。有诏下军问状,军诘偃:胶东南近琅琊,北接北海,鲁国西枕泰山,东有东海,受其盐铁。偃度四郡口数田地,率其用器食盐,不足以并给二郡邪。将埶宜有馀,而吏不能也。何以言之。偃矫制而鼓铸者,欲及春耕种赡民器也。今鲁国之鼓,当先具其备,至秋乃能举火。此方与实反者非。偃已前三奏,无诏,不惟所为不许,而直矫作威福,以从民望,于名采誉,此明圣之所必加诛也。偃矫制颛行,非奉使体,请下御史徵偃即罪。奏可。上善其诘。
元封元年,置均输盐铁官。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卜式贬为太子太傅。而桑弘羊为治粟都尉,领大农,尽代仅斡天下盐铁。弘羊以诸官各自市相争,物以故腾跃,而天下赋输或不偿其僦费,乃请置大农部丞数十人,分部主郡国,各往往置均输盐铁官,令远方各以其物如异时商贾所转贩者为赋,而相灌输。置平准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召工官治车诸器,皆仰给大农。大农诸官尽笼天下之货物,贵则卖之,贱则买之。如此,富商大贾亡所牟大利,则反本,而万物不得腾跃。故抑天下之物,名曰平准。天子以为然而许之。于是天子北至朔方,东封泰山,巡海上,旁北边以归。所过赏赐,用帛百馀万匹,钱金以钜万计,皆取足大农。
《文献通考》:元封元年,因桑弘羊请置大农部丞数十人,分部主郡国,名往往均输盐铁官,不出铁者,置小铁官,使属所在县。
铁官凡四十郡
京兆〈郑〉     左冯翊〈夏阳〉
扶风〈雍漆〉    弘农〈宜阳渑池〉
太原〈大陵〉    河东〈安邑绛厶安民平阳〉河内〈隆虑〉    河南
颍川〈阳城〉    汝南〈西平〉
南阳〈宛〉     庐江〈腕〉
山阳        沛〈沛〉
〈武安〉     常山〈都乡〉
千乘〈郡 千乘〉  齐〈临淄〉
东莱〈东羊〉    东海〈下邳朐〉济南〈东平陵历城〉 泰山〈瀛〉
临淮〈盐渎堂邑〉  桂阳
汉中〈沔阳〉    犍为〈武阳南安〉
蜀临邛       琅琊渔阳〈渔阳〉    右北平〈夕阳〉
辽东〈平郭〉    陇西
胶东〈郁秩〉    鲁
〈彭城〉     广陵
中山〈北平〉    东平
城阳〈莒〉     涿
昭帝始元六年,议罢盐铁榷酤。
《汉书·昭帝本纪》:始元六年二月,诏有司问郡国所举贤良文学民所疾苦。议罢盐铁榷酤。 按《食货志》:六年,诏郡国举贤良文学之士,问以民所疾苦,教化之要。皆对愿罢盐铁酒榷均输官,毋与天下争利,视以俭节,然后教化可兴。弘羊难,以为此国家大业,所以制四夷,安边足用之本,不可废也。
宣帝地节三年,增置盐铁官。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 按《华阳国志》:地节三年,穿临邛、蒲江盐井二十所,增置盐铁官。
元帝初元五年夏四月,诏罢盐铁官。
《汉书·元帝本纪》云云。 按《食货志》:元帝即位,天下大水,关东郡十一尤甚。二年,齐地饥,谷石三百馀,民多饿死,琅邪郡人相食。在位诸儒多言盐铁官及北假田官、常平仓可罢,毋与民争利。上从其议,皆罢之。
永光三年,复盐铁官。
《汉书·元帝本纪》:永光三年冬,复盐铁官、博士弟子员。以用度不足,民多复除,无以给中外徭役。 按《食货志》:元帝时尝罢盐铁官,三年而复之。
成帝绥和二年,以翟方进奏请增益盐铁,变更无常。赐册切责。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翟方进传》:方进为丞相。绥和二年,上召见赐册曰:百僚用度各有数。君不量多少,一听群下言,用度不足,奏请增益盐铁,变更无常。朕既不明,随奏许可,后议者以为不便,制诏下君,君何持容容之计,无忠固意,将何以辅朕帅道群下。而欲久蒙显尊之位,岂不难哉。方进即日自杀。
孺子婴初始三年,〈即王莽始建国二年〉新莽命官卖盐铁器。按《汉书·王莽传》:始建国之二年,初设六筦之令。命县官酤酒,卖盐铁器。 按《食货志》:羲和鲁匡言:名山大
泽,盐铁钱布帛,五均赊贷,斡在县官。于是置命士督五均六斡,郡有数人,皆用富贾。洛阳薛子仲、张长叔、临菑姓伟等,乘传求利,交错天下。因与郡县通奸,多张空簿,府臧不实,百姓愈病。莽知民苦之,复下诏曰:夫盐,食肴之将;酒,百药之长,嘉会之好;铁,曰农之本;名山大泽,饶衍之臧;五均赊贷,百姓所取平,卬以给澹;铁布铜冶,通行有无,备民用也。此六者,非编户齐民所能家作,必卬于市,虽贵数倍,不得不买。豪民富贾,即要贫弱,先圣知其然也,故斡之。每一斡为设科条防禁,犯者罪至死。奸吏猾民并侵,众庶各不安生。

后汉

光武帝建武二年,彭宠以盐铁贸谷,诏徵之。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 按《彭宠传》:宠行渔阳太守事,有旧盐铁官,宠转以贸谷,积珍宝,益富强。朱浮与宠不相能,浮数谮搆之。建武二年春,诏徵宠。
章帝建初六年,议复盐铁官。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 按《郑众传》:建初六年,众代邓彪为大司农。是时肃宗议复盐铁官,众谏以为不可。诏数切责,至被奏劾,众执之不移。帝不从。
章和二年,和帝即位,罢盐铁之禁,纵民铸煮入税。
《后汉书·和帝本纪》:章和二年二月壬辰,即皇帝位。夏四月戊寅,诏曰:昔孝武皇帝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以奉师旅之费。自中兴以来,匈奴未宾,永和末年,复修征伐。先帝即位,务休力役,然犹深思远虑,安不忘危,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以防备不虞,宁安边境。而吏多不良,动失其便,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铸煮,入税县官如故事。其申敕刺史、二千石,奉顺圣旨,勉弘德化,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和帝永元十五年秋七月丙寅,复置涿郡故盐铁官。按《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注〉续汉书曰:其郡县有盐官、铁官者,随事广狭,置令、长及丞,秩次皆如县也。
献帝建安十九年,刘备定益州,置盐府校尉,较盐铁之利。
《后汉书·献帝本纪》:建安十九年五月,刘备破刘璋,据益州。
《三国·蜀志·吕乂传》:先主定益州,置盐府校尉,较盐铁之利。

南齐

高帝建元 年,后宫器物栏槛改用铁为饰。
《南齐书·高帝本纪》:上即位后,后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皆改用铁。

后主祯明二年,东冶铸铁飞出,烧民家。
《陈书·后主本纪》:祯明二年五月甲午,东冶铸铁,有物赤色如数斗,自天坠镕所,有声隆隆如雷,铁飞出墙外,烧民家。

北齐

文宣帝天保十年,废帝即位,停罢诸铜铁工。
《北齐书·废帝本纪》:天保十年十一月癸卯,即帝位于晋阳。庚戌,诏铜铁诸杂作工,一切停罢。
后主武平六年闰月辛巳,以军国资用不足,税山泽、盐铁有差。
《北齐书·后主本纪》云云。

元宗开元元年,诏姜师度强循检校盐铁之利。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杜佑·通典》:开元元年十二月,左拾遗刘彤上盐铁表曰:臣闻汉孝武之时,外讨戎夷,内兴宫室,殚费之甚,十倍当今。然而古费多而货有馀,今费少而财不足者,何也。岂非古取山泽而今取贫人哉。取山泽,则公利厚而人归于农;取贫人,则公利薄而人去其业。故先王作法也,山海有官,虞衡有职,轻重有术,禁发有时,一则专农,二则饶国。夫煮海为盐,采山铸金,伐木为室,农馀之辈也。寒而无衣,饥而无食,佣赁自资者,穷苦之流也。若能收山海厚利,夺农馀之人,宽调敛重徭,免穷苦之子,所谓损有馀而益不足,帝王之道,可不谓然乎。臣愿陛下诏盐铁伐木等官收兴利,货于人,则不及数年,府有馀储矣。然后下宽大之令,蠲穷独之徭,可以惠群生,可以柔荒服。虽戎狄未服,尧汤水旱,无足虞也。元宗令宰相议其可否,咸以盐铁之利,甚益国用,遂令将作大匠姜师度、户部侍郎强循俱摄御史中丞,与诸道按察使检责海内盐铁之课。
开元十年,敕诸川盐铁官课,令使人勾当。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十年八月十日,敕诸川所造盐铁每年合有官课。此令使人勾当,除此一无别求。在外不细委知,如闻称有侵剋,宜令本州刺史上佐一人检校,依令式收税。如有落帐欺没,仍委按察纠觉奏闻。其姜师度除蒲州盐池以外,自馀处更不须巡检。
德宗贞元二十一年正月丙申,顺宗即位。二月乙丑,罢盐铁使月进。
《唐书·顺宗本纪》云云。 按《王播传》:播领盐铁,嗜权利,不复初操。重赋取,以正额月进为羡馀,岁百万缗。
《李绛传》:王播为盐铁使,而事月进。绛曰:比禁天

下正赋外不得有他献,而播妄名羡馀,不出禄禀家赀,愿悉付有司。帝曰:善。讫绛在位,献不入禁中。按《文献通考》:二十一年,停盐铁使月进旧盐铁钱,总悉入正库,以助给费。而主北务者,稍以时市珍玩、时新物充进献,以求恩泽。其后益甚,岁进钱物,谓之羡馀,而给入益少。及贞元末,逐月有献,谓之月进。及是而罢。
宪宗元和 年,天下岁采铁二百七万斤。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云云。
元和 年,独孤朗奏用观察使领盐铁,不听。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独孤及传》:及子朗。元和中,擢右拾遗。建言:宜用观察使领本道盐铁,罢场监管榷吏,除百姓之患。不听。
宣宗大中 年,增铁山七十一。天下岁率铁五十三万斤有奇。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宣宗增河湟戍兵衣绢五十二万馀疋。盐铁转运使裴休请复归盐铁使以供国用,增铁山七十一。天下岁率铁五十三万二千斤。

后唐

明宗长兴二年十二月甲寅朔,除铁禁。
《五代史·明宗本纪》云云。

后汉

高祖   年,峻立盐铁之禁。
《五代史·高祖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汉高祖入汴之年,属戎虏猾夏之后,国用尤窘。故盐铁之禁甚峻。明年,李守贞叛于河中,传檄于邻藩,以疏汉之不道云:咸鹾不通,从铢两者遭刑。农器不行,务耕耘者束手。则汉之立法,可知矣。

太祖五年冬十月戊午,置铁冶。
《辽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食货志》:坑冶,则自太祖始并室韦,其地产铜、铁、金、银、其人善作铜、铁器。又有曷朮部者多铁;曷朮,国语铁也。部置三冶:曰柳湿河,曰三黜古斯,曰手山。神册初,平渤海得广州,本渤海铁利府,改曰铁利州,地亦多铁。东平县本汉襄平县故地,产铁卝,置采炼者三百户,随赋供纳。以诸坑冶多在国东,故东京置户部司,长春州置钱帛司。太祖征幽、蓟,师还,次山麓,得银、铁卝,命置冶。
圣宗统和四年,南京留守奏增盐铁钱,折绢。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四年,南京留守奏百姓岁输三司盐铁钱,折绢不如直,诏增之。
兴宗重熙二年十二月己酉,禁夏国使沿路私市金、铁。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道宗清宁八年十一月,禁南京不得私货铁。
《辽史·道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云云。清宁十年十一月庚辰,诏南京不得私货铁。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咸雍六年十一月乙卯,禁鬻生熟铁于回鹘、阻卜等界。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太祖开宝五年春正月壬辰朔,禁铁铸浮屠及佛像。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太宗淳化四年五月戊申,罢盐铁、户部、度支等使。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至道三年三月,真宗即位。夏四月丁未,罢盐铁、度支、户部副使。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真宗咸平六年六月丁亥,复盐铁、度支、户部副使。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景德四年十二月癸卯,废兖州铁冶。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英宗治平 年,诸州坑冶皆置吏主之,岁得铁视皇祐增百馀万。
《宋史·英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大率山泽之利有限,或暴发辄竭,或采取岁久,所得不偿其费,而岁课不足,有司必责主者取盈。仁宗、英宗每降赦书,辄委所在视冶之不发者,或废之,或蠲主者所负岁课,率以为常;而有司有请,亦辄从之,无所吝。故冶之兴废不常,而岁课增损随之。皇祐中,岁得铁七百二十四万一千斤。其后,以赦书从事或有司所请,废冶百馀。既而山泽兴废,至治平中,或增冶或复故者六十有八,而诸州坑冶总二百七十一:登、莱、徐、兖、凤、翔、陜、仪、邢、虢、磁、虔、吉、袁、信、澧、汀、泉、建、南、英、韶、渠、合、资二十四州,兴国、邵武二军,铁之冶七十七,皆置吏主之。是岁,视皇祐铁增百馀万。
神宗元丰元年,诸坑冶总收铁五百五十万斤有奇。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熙宁八年,令近坑冶坊郭乡村并淘采烹鍊,人并相为保;保内及于
坑冶有犯,知而不纠或停盗不觉者,论如保甲法。至元丰元年,诸坑冶总收铁五百五十万一千九十七斤。
徽宗政和六年,诏令广东路铁官悉市以浸铜。江东西、福建、两浙漕臣皆领坑冶。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六年十二月,广东漕司言:本路铁场坑冶九十二所,岁额收铁二百八十九万馀斤,浸铜之馀无他用。诏令官悉市以广浸,仍以诸司及常平钱给本。尚书省奏:五路坑冶已有提辖措置专司,及淮南、湖北、广东西亦监司领,其馀路请并令监司领之。于是江东西、福建、两浙漕臣皆领坑冶。
政和八年,诸路铁仿茶盐榷鬻,仍复诸路坑冶提举。按《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八年,令诸路铁仿茶盐法榷鬻,置炉冶收铁,给引召人通市。苗脉微者听民出息承买,以所收中卖于官,私相贸易者禁之。先是,元丰六年,京东漕臣吴居厚奏:徐、郓、青等州岁制军器及上供简铁之类数多,而利国、菜芜二监铁少不能给。请铁从官兴煽,所获可多数倍。自是,官榷铁造器用以鬻于民,至元祐罢之。其后大观初,入内皇城使裴绚为泾原干当,奏上渭州通判苗冲淑之言:石河铁冶既令民自采鍊,中卖于官,请禁民私相贸易。农具、器用之类,悉官为铸造,其冶坊已成之物,皆以输官而偿其直。乃禁毋得私相贸易,农具、器用勿禁,官自卖铁唯许铸泻户市之。政和初,臣僚言:盐铁利均,今盐筴推行已备,而铁货尚未讲画。请即冶户未偿之钱,收其已鍊之铁,为器鬻之。兼京东二监所出尤多,河北固镇等冶并官监,其利不赀,而河东铁、炭最盛,若官榷为器,以赡一路,旁及陕、雍,利入甚广,且以销盗铸之弊。又夏人茶山铁冶既入中国,乏铁为器,闻以盐易铁钱于边,若官自为器,则铁与钱俱重,可伐其谋。请榷诸路铁,择其最盛者,可置监设官总之,概诸路不越数十处,馀止为铸泻之地,属之都监或监当官兼领。凡农具、器用皆官铸造,表以字号,官本之馀,取息二分以上,仍置铁引以通诸路,储其钱助三路钞本。诏户部下诸路漕臣详度。会次年,广东路请以可监之地如旧法收其净利,苗脉微者召人承买,官不榷取,遂并诸路详度之旨不行。至是,臣僚复以为言,故严贸易之禁,而铁利尽榷于官,然农具、器用从民铸造,卒如旧法。四月,广东廉访黄烈等言:广、惠、英、康、韶州、兴庆府,政和中,宝货司立坑冶金银等岁额,或苗脉微,或无人承买,而浮冗之人虚托其名,发毁民田,骚动邀贩。诏:政和六年所立额并罢,旧有苗脉可给岁课者如故。十一月,复诸路元罢提举坑冶官,其江南路仍令江西漕臣刘蒙同措置。
孝宗乾道 年,诸路铁冶岁入八十八万斤有奇。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南渡,坑冶废兴不常,岁入多寡不同。今以绍兴三十二年金、银、铜、铁、铅、锡之冶废兴之数一千一百七十,及乾道二年铸钱司比较所入之数附之。淮西、夔州、成都、利州、广东、福建、浙东、广西、江东西铁冶六百三十八,废者二百五十一,旧额岁二百一十六万二千一百四十斤有奇,乾道岁入八十八万三百斤有奇。
光宗绍熙二年八月甲申,宽两浙榷铁之禁。
《宋史·光宗本纪》云云。

海陵正隆三年二月甲午,遣使检视随路铁冶。
《金史·海陵本纪》云云。
章帝泰和  年,李复亨奏请产铁处,募工置冶,从之。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泰和时,李复亨奏:民间销毁农具以给军器,臣切以为未便。汝州鲁山、保丰,邓州南皆产铁,募工置冶,可以获利,且不厉民。从之。

元初,立铁课铁引及禁冶私铁之法。
《续文献通考》:元初,铁课各省皆有铁,之等亦不一,有生黄铁,生青铁,青瓜铁,简铁,每引二百斤。铁法,无引私贩者,比私盐减一等,杖六十,铁没官,内一半折价付告人充赏。伪造铁引者,同伪造省部印信论罪,官给赏钞贰锭付告人。监临正官禁治私铁不严,致有私铁生发者,初犯笞三十,再犯加一等,三犯别议黜降。客旅赴冶支铁引后,不批月日出给,引铁不相随,引外夹带,铁没官。铁已卖,十日内不付有司批纳引目,笞四十;因而转用,同私铁法。凡私铁农器锅金刀镰斧杖及破坏生熟铁器,不在禁限。江南铁货及生熟铁器,不得于江、淮以北贩卖,违者以私铁论。
太宗八年,〈岁丙申〉拨户煽河东及檀、景等处铁冶。
《元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产铁之所,在腹里曰河东、顺德、檀、景、济南,江浙省曰饶、徽、宁国、信、庆元、台、衢、处、建宁、兴化、邵武、漳、福、泉,江西省曰龙兴、吉安、抚、袁、瑞、赣、临江、桂阳,湖广省曰沅、潭、衡、武冈、宝庆、永、全、常宁、道州,陜西省曰兴元,云南省曰中庆、大理、金齿、临安、曲靖、澄江、罗罗、建昌。铁在河东者,太宗丙申年,立炉于西京州县,拨冶户七百六十煽焉。铁在檀、景等处者,太宗丙申年,始于北京拨户煽焉。九年,〈岁丁酉〉立炉于交城县,拨冶户煽河东铁。按《元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铁在河东者,太宗丁酉年,立炉于交城县,拨冶户一千煽焉。
世祖中统元年六月庚申,罢铜、铁坑冶所役民夫。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中统二年,立提举司掌檀、景等处铁冶。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铁在檀、景等处者。中统二年,立提举司掌之,其后亦废置不常。中统三年,置诸军铁冶,敕武宁军输铁。
《元史·世祖本纪》:三年春正月庚午,诸王塔察儿请置铁冶,从之。六月癸卯,敕武宁军岁输所产铁。癸丑,立小峪、芦子、宁武军、赤泥泉铁冶四所。
中统四年,拘户兴煽各处铁冶,令岁输铁课。
《元史·世祖本纪》:四年春正月癸卯,领部阿合马请兴河南等处铁冶,从之。夏四月庚戌朔,以漏籍户一万一千八百、附籍户四千三百于各处起冶,岁课铁四百八十万七千斤。五月戊戌,以礼部尚书马月合乃兼领颍州、光化互市,及领已括户三千,兴煽铁冶,岁输铁一百三万七千斤,就铸农器二十万事,易粟四万石输官,河南随处城邑市铁之家,令仍旧鼓铸。
《食货志》:铁在济南等处者,中统四年,拘漏籍户

三千煽焉。 按《奸臣传》:阿合马中统三年,领中书左右部,兼诸路都转运使。明年,以河南钧、徐等州俱有铁冶,请给授宣牌,以兴鼓铸之利。
至元五年,立河东铁冶总管府。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铁在河东者。至元五年,始立洞冶总管府。七年罢之。
至元九年五月庚午,减铁冶户。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二年,阿合马等以国用不足,请鼓铸铁器,官为局卖。
《元史·世祖本纪》:十二年九月庚午,阿合马等以军兴国用不足,请复立都转运司九,量增课程元额,鼓铸铁器,官为局卖。 按《奸臣传》:十二年,阿合马言:比因军兴之后,减免编民征税,又罢转运司官,令各路总管府兼领课程,以致国用不足。臣以为莫若验户数多寡,远以就近,立都转运司,量增旧额,选廉干官分理其事。应以私铁鼓铸,官为局卖。
至元十三年,檀州锥山始立四铁冶,又立平阳等路提举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三年,雾灵山伐木官刘氏言,檀州大峪锥山出铁矿,有司覆视之,寻立四冶。 按《食货志》:十三年,立平阳等路提举司。十四年又罢之。其后废置不常。
至元十九年二月己酉,立铁冶总管府。十二月癸卯,罢湖广行省铁冶提举司,以其事隶总管府。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续文献通考》:十九年,立铁冶总管府,从綦公直言:设冶场于别十八里,鼓铸农器。
至元二十年冬十月戊申,罢北京盐铁课程提举司。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一年五月乙丑,取高丽所产铁。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五年八月癸酉,以河间等路盐运司兼管顺德、广平、綦阳三铁冶。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六年夏四月癸酉,以莱芜铁冶提举司隶山东盐运司。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九年,高兴请罢福建铁冶提举司,从之。按《元史·世祖本纪》:二十九年春正月庚子,江西行省左丞高兴言:福建银铁又各立提举司,亦为冗滥,请罢去。诏从之。
至元三十一年,拨户煽顺德等处铁冶。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铁在顺德等处者,至元三十一年,拨冶户六千煽焉。
成宗大德元年十一月壬戌,立真定铁冶,隶顺德都提举司。罢保定紫荆关铁冶提举司,还其户八百为民。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按《食货志》:铁在顺德等处者。大德元年,设都提举司掌之,其后亦废置不常。大德三年九月庚寅,置河东山西铁冶提举司。按《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五年春正月壬子,罢檀、景两州探金铁冶提举司,以其事入都提举司。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按《食货志》:五年,始并檀、景三提举司为都提举司,所隶之冶有七:曰双峰,曰暗峪,曰银崖,曰大峪,曰五峪,曰利贞,曰锥山。
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听民煽办铁课。
《元史·武宗本纪》:十一年五月甲申,皇帝即位,于上都大赦天下。诸处铁冶,许诸人煽办。 按《食货志》:铁在河东者。大德十一年,听民煽炼,官为抽分。
武宗至大元年,罢顺德、广平铁冶提举司,复立河东及济南铁冶都提举司。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元年闰十一月乙巳,罢顺德、广平铁冶提举司,听民自便,有司税之如旧。 按《食货志》:铁在河东者。武宗至大元年,复立河东都提举司掌之。所隶之冶八:曰大通,曰兴国,曰惠民,曰利国,曰益国,曰闰富,曰丰宁,丰宁之冶盖有二云。铁在济南等处者。至大元年,复立济南都提举司,所隶之监有五:曰宝成,曰通和,曰昆吾,曰元国,曰富国。其在各省者,独江浙、江西、湖广之课为最多。凡铁之等不一,有生黄铁,有生青铁,有青瓜铁,有简铁,每引二百斤。此铁课之兴革可考者然也。
至大三年春正月丙申,复立广平顺德路铁冶都提举司。
《元史·武宗本纪》云云。
仁宗延祐二年春正月丙寅,禁民炼铁。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三年,置铁冶提举司。
《元史·仁宗本纪》:延祐三年五月庚午,置辽阳金银铁冶提举司,秩并从五品。冬十月庚寅,置铁冶提举司。
延祐六年,并顺德等处铁冶提举司。
《元史·仁宗本纪》:六年九月庚子,并顺德、广平两铁冶提举司为顺德广平彰德等处铁冶提举司。 按《食货志》:铁在顺德等处者。延祐六年,始罢两提举司,并为顺德广平彰德等处提举司。所隶之冶六:曰神德,曰左村,曰丰阳,曰临水,曰沙窝,曰固镇。
延祐七年三月庚寅,英宗即位。秋七月辛丑,以辽阳铁冶归中政院。按《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四年春正月壬子,以中政院铁冶归中书。
《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
致和元年春正月戊子,罢河南铁冶提举司,归有司。按《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文宗天历元年,各省铁课岁额有差。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天历元年,岁课之数,江浙省,额外铁二十四万五千八百六十七斤,课钞一千七百三锭一十四两。江西省,二十一万七千四百五十斤,课钞一百七十六锭二十四两。湖广省,二十八万二千五百九十五斤。河南省,三千九百三十斤。陕西省,一万斤。云南省,一十二万四千七百一斤。
至顺三年,置山东益都等处铁冶提举司。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至顺三年,置山东益都等处金银铜铁提举司。
顺帝元统二年十一月戊子,济南莱芜县饥,罢官冶铁一年。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七年,命置铁冶凡一十三所,岁课铁共九百五万二千斤有奇。
《春明梦馀录》:汉之济边,资于盐铁,历代因之。至明置铁,不讲矣。然国初时,亦有故事可考。按洪武七年,命置铁冶所官凡一十三所,江西南昌府进贤冶岁一百六十三万斤,临江府新喻冶、袁州府分宜冶岁各八十一万五千斤,湖广兴国冶,岁一百十四万八千七百八十五斤,蕲州黄梅冶岁一百二十八万三千九百九十二斤,山东济南府莱芜冶,岁七十二万斤,广东广州府阳山冶,岁七十万斤,陕西巩昌冶,岁一十七万八千二百一十斤,山西平阳府富国、丰国二冶,岁各二十二万一千斤,太原府大通冶,岁一十二万斤,潞州润国冶、泽州益国冶,岁各十万斤,岁共为九百五万二千九百八十七斤。此亦可助边需一臂,弃置不讲,而日税南亩,何也。
成祖永乐 年,酌定炒铁之役分配远近。
《春明梦馀录》:磁州临水镇地产铁,元时置铁冶都提举,总辖沙窝等八冶,岁收铁百馀万斤。洪武时,广平府吏王允道,欲如元故事,役民万五千家。太祖以其扰民,杖流之。盖当时铁冶十三处,俱以徒罪人犯充炒铁,不轻役民耳。永乐时,尚酌定煎盐炒铁分配远近。后铁废,并煎盐法亦不行矣。
英宗正统 年,谕工部军器之铁,止取足于遵化,不必江南收买。
《春明梦馀录》:正统初,常谕工部:军器之铁,止取足于遵化,不必江南收买。后复命虞衡司官主之,则国初诸官冶虽废,而遵化铁矿尚足供工部之用也。遵化抚臣欲开铅矿,竟阻于士绅而止。
武宗正德十四年,奏准广东铁课,令盐课副提举专管。其行铁诸弊,悉照盐法事例施行。
《明会典》:正德十四年,奏准广东铁税,置厂一所,于省城外,就令广东盐课提举司正提举专管盐课,副提举专管铁课。凡一切事宜,听巡盐御史总理。其惠州、潮州、揭阳县三处,及雷琼等处行铁地方,但有走税夹带漏报等项奸弊,俱照盐法事例施行。

皇清

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户部课程:
本朝因山泽所产,听民采取输税。间或开矿采办,
随即封闭。凡铜铁锡铅课,顺治十四年,覆准古北口、喜峰口、石匣等处产铁,各设旗员拨丁淘取。
康熙十九年
《大清会典》:户部课程:凡铜铁锡铅课,康熙十九年,覆
准湖广衡永府属产铜铁锡铅处,招民开采输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四十四卷目录

 铁部汇考二
  书经〈禹贡〉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神异经〈齧铁〉
  广雅〈释器〉
  本草纲目〈铁 铁 生铁 钢铁 铁粉 针砂 铁落 铁精 铁华粉 铁锈 铁爇 铁浆 诸铁器 铁杵 铁秤锤 铁铳 铁斧 铁刀 大刀环 剪刀股 铁 锯 布针 铁镞 铁甲 铁锁 钥匙 铁钉 铁铧 铁犁镵尖 车辖 马衔 马镫〉
  天工开物〈铁 治铁〉
 铁部艺文
  铁火著赋         唐杨洽
  太原进铁镜赋        乔琳
 铁部纪事
 铁部杂录
 铁部外编

食货典第三百四十四卷

铁部汇考二

《书经》《禹贡》

梁州,厥贡璆,铁,银,镂。
〈蔡传〉铁,柔铁也,镂刚铁可以刻镂者也。言铁而先于银者。铁之利多于银也。后世蜀之卓氏、程氏以铁冶富,拟封君,则梁之利尤在于铁也。

《山海经》《西山经》

符禺之山,其阴多铁。
英山,其阴多铁。
竹山,其阴多铁。
泰冒之山,其阴多铁。
龙首之山,其阴多铁。
西皇之山,其阴多铁。
鸟山,其阴多铁。
盂山,其阴多铁。

《北山经》

虢山,其阴多铁。
潘侯之山,其阴多铁。
柘山,其阴有铁。
维龙之山,其阴有铁。
白马之山,其阴多铁。
乾山,其阴有铁。

《中山经》

涹山,其阴多铁。泰威之山。其中有谷,曰枭谷,其中多铁。
橐山,其阴多铁。
夸父之山,其阴多铁。
少室之山,其下多铁。
役山,上多铁。
荆山,其阴多铁。
铜山,其上多金银铁。
玉山,其下多碧、铁。
岐山,其下多铁。
騩山,其阴多铁。
虎尾之山,其阴多铁。
又原之山,其阴多铁。
帝囷之山,其阴多铁。
兔床之山,其阳多铁。
鲜山,其阴多铁。
求山,其阴多铁。
丙山,多铁。
风伯之山,其下多铁。
洞庭之山,其下多银铁。
暴山,其下多铁。

《神异经》《齧铁》

南方有兽焉,角足大小,形状如水牛,皮毛黑如漆,食铁饮水,其粪可为兵器,其利如刚,名曰齧铁。
《元黄经》云:南方齧铁,粪利为刚,食铁饮水,肠中不伤。㙔按今蜀中深山亦有齧铁兽。

《广雅》《释器》

铁朴谓之砺。

《本草纲目》

释名

黑金 乌金
李时珍曰:铁,截也,刚可截物也。于五金属水,故曰黑金。
集解
《别录》曰:铁出牧羊平泽及枋城,或析城采无时。
陶弘景曰:生铁是不破鑐鎗釜之类,钢铁是杂鍊生鑐作刀镰者,鑐音柔。
苏颂曰:铁,今江南西蜀有炉冶处皆有之。初鍊去矿,用以铸泻器物者为生铁。再三销拍,可以作鍒者为鑐铁,亦谓之熟铁。以生柔相杂和,用以作刀剑锋刃者为钢铁。锻家烧铁赤沸,砧上打下细皮屑者为铁落。锻灶中飞出如尘紫色而轻虚,可以莹磨铜器者为铁精。作针家磨铝细末者,谓之针砂。取诸铁于器中水浸之,经久色青沫出,可以染皂者为铁浆。以铁拍作片段,置醋糟中,积久衣生,刮取者为铁华。粉入火飞鍊者为铁粉。又马衔、秤锤、车辖及锯杵、刀斧并俗用有效。
李时珍曰:铁皆取矿土炒成。秦、晋、淮、楚、湖南、闽、广诸山中皆产铁。以广铁为良。甘肃土锭铁色黑性坚,宜作刀剑。西番出宾铁,尤胜宝藏。论云:铁有五种,荆铁出当阳,色紫而坚利,上饶铁次之;宾铁出波斯,坚利,可切金玉;太原蜀山之铁顽滞;刚铁生西南瘴海中山石上,状如紫石英,水火不能坏,穿珠切玉如土也。《土宿本草》云:铁受太阳之气,始生之初,卤石产焉。一百五十年而成慈石,二百年孕而成铁,又二百年不经采鍊而成铜,铜复化为白金,白金化为黄金。是铁与金银同一根源也。今取慈石碎之,内有铁片,可验矣。铁禀太阳之气而阴气不交,故燥而不洁,性与锡相得。《管子》云:上有赭,下有铁。

苏恭曰:此柔铁也,即熟铁。
陈藏器曰:经用辛苦者,曰劳铁。
气味

辛平有毒。
大明曰:畏慈石,火炭能制,石亭脂毒。
雷敩曰:铁遇神砂,如泥似粉。李时珍曰:铁畏皂荚,猪犬脂乳,香朴、硝硇、砂盐、卤荔枝。貘食铁而蛟龙畏铁,凡诸草木药皆忌铁器,而补肾药尤忌之。否则反消肝肾,伤肝伤气,母气愈虚矣。
主治

本经曰:坚耐痛。陈藏器曰:劳铁疗贼风,烧赤投酒中饮。
生铁气味

辛,微寒,微毒。
主治

《别录》曰:下部及脱肛。
《大明》曰:镇心,安五脏,治痫疾、黑鬓发,治癣及恶疮疥,蜘蛛咬。蒜磨,生油调傅。
李时珍曰:散瘀血,消丹毒。
发明

苏恭曰:诸药疗病并不入散,皆煮取汁用之。
陈藏器曰:铁砂铁精并入丸散。
李时珍曰:铁于五金色黑配水,而其性则制木,故痫疾宜之。素问治阳气太盛,病狂善怒者,用生铁落,正取伐木之义。日华子言其镇心,安五脏,岂其然哉,《本草》载太清服食法言:服铁伤肺者,乃肝字之误。
附方

脱肛历年不入者,生铁二斤,水一斗,煮汁五升洗之,日再。《集验方》
热甚耳聋,烧铁投酒中饮之,仍以慈石塞耳,日易,夜去之。《千金方》
小儿丹毒,烧铁淬水,饮一合。《陈氏本草》
小儿燥疮,一名烂疮,烧铁淬水中,二七遍浴之,二三起作浆。《子母秘录》
打扑瘀血,在骨节及胁外不去,以生铁一斤,酒三升煮一升服。《肘后方》
熊虎伤毒,生铁煮,令有味,洗之。〈方同上〉
钢铁释名

跳铁〈音条〉
集解

李时珍曰:钢铁有三种,有生铁,夹熟铁,鍊成者,有精铁,百鍊出钢者,有西南海山中生成状如紫石英者,凡刀剑斧凿诸刃皆是钢铁。其针砂,铁粉,铁精亦皆用钢铁者,按沈括《笔谈》云:世用钢铁,以柔铁包生铁,泥封鍊,令相入,谓之团钢,亦曰灌钢。此乃伪钢也。真钢是精,铁百鍊至斤两不耗者,纯钢也。此乃铁之精纯,其色明莹,磨之黯然,青且黑,与常铁异。亦有鍊尽无钢者,地产不同也。又有地溲淬柔铁二三次即钢,可切玉见石,脑油下。凡铁内有硬处,不可打者,名铁核,以香油涂烧之即散。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金疮,烦满热,中胸膈气,塞食不化。铁粉
苏恭曰:乃钢铁飞鍊而成者,人多取杂铁作屑飞之,其体重,真钢者不尔也。
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宋开宝曰:安心神,坚骨髓,除百病,变黑,润肤,令人不老,体健能食。久服令人身重肥黑,合和诸药,各有所主。
许叔微曰:化痰,镇心,抑肝邪特异。
附方

惊痫发热:铁粉水调少许服之。《圣惠方》
急惊,涎潮,壮热,闷乱,铁粉二钱,朱砂一钱为末,每服一字,薄荷汤调下。《杨氏家藏方》
伤寒、阳毒、狂言妄语、乱走,毒气在脏也。铁粉二两,龙胆草一两为末,磨刀水调服,一钱。小儿五分。《全幼心鉴》头痛、鼻塞:铁粉二两,龙脑半分,研匀。每新汲水服一钱。《圣惠方》
雌雄疔疮:铁粉一两,蔓菁根三两,捣如泥封之。日二换。《集元方》
风热、脱肛:铁粉研同白敛末,傅上按入。《直指方》

针砂

陈藏器曰:此是作针家磨铝细末也。须真钢砂乃堪用,人多以柔铁砂杂和之,飞为粉,人莫能辨也。亦堪染皂。
主治

陈藏器曰:功同铁粉,和没食子染须至黑。
李时珍曰:消积聚肿,满黄疸,平肝气,散瘿。
附方

风湿、脚痛:针砂、川乌头为末,和匀炒热,绵包熨之。《摘元方》
风痹、暖手:铁砂四两,硇砂三钱,黑脚白矾六钱研末,以热醋或水拌,湿油纸裹置袋内,任意执之,冷再拌。《圣济录》
脾劳、黄病:针砂四两,醋炒七次,乾漆烧,存性二钱,香附三钱,平胃散五钱为末,蒸饼、丸梧子、大任汤使下。《摘元方》
湿热、黄疮、助脾去湿:针砂丸,用针砂不拘多少,擂尽锈,淘洗白色,以米醋于铁铫内浸过一宿,炒乾再炒三五次,候通红取出,用陈粳米半升水浸一夜,捣粉作块,煮半熟杵烂,入针砂二两,半百草霜炒一两,半捣千下,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用五加皮、牛膝、根木瓜浸酒下,初服若泄泻,其病源去也。《乾坤生意》水肿、尿少:针砂醋煮,炒乾,猪苓、生地龙各三钱为末,葱涎研和,傅脐中约一寸厚,缚之待小便多,为度日二易之,入甘遂更妙。《德生堂方》
泄泻无度,诸药不效:方同上,不用甘遂。《医学正传》虚寒下痢、肠滑不禁:针砂七钱半,官桂一钱,枯矾一钱为末,以凉水调摊脐上,下缚之,当觉大热,以水润之,可用三四次,名玉胞肚。《仁存方》
项下气瘿:针砂入水缸中浸之,饮食皆用此水,十日一换砂,半年自消散。《杨仁斋直指方》
染白须发:针砂醋炒七次,一两诃子、白芨各四钱,百药煎六钱,绿矾二钱为末,用热醋调刷须发,菜叶包住,次早酸浆洗去,此不坏须,亦不作红。 又方:针砂、荞面各一两,百药煎为末茶调,夜涂旦洗,再以诃子五钱,没石子醋炒一个百药,煎少许水,和涂一夜温浆洗去,黑而且光。
铁落释名

铁液 铁屑 铁蛾
陶弘景曰:铁落是染皂铁浆也。
苏恭曰:是锻家烧铁赤沸,砧上锻之皮甲落。者若以浆为铁落,则钢浸之汁,复谓何等落是铁皮。滋液黑于馀铁,故又名铁液。
李时珍曰:生铁打铸皆有花出,如兰如蛾,故俗谓之铁蛾。今烟火家用之铁末浸醋,书字于纸背后,涂墨如碑字也。
气味

辛平无毒。
《别录》曰:甘。
主治

本经曰:风热、恶疮、疡疽、疮痂、疥气在皮肤中。
别录曰:除胸膈中热气,食不下、止烦去黑,子可以染皂。
大明曰:治惊邪癫痫,小儿客忤,消食及冷气,并煎服之。
陈藏器曰:主鬼打鬼疰邪气,水渍沫出,澄清暖饮一二杯。
苏恭曰:炒热投酒中饮,疗贼风痉,又裹以熨腋下,疗胡臭有验。
李时珍曰:平肝去怯,治善怒发狂。
发明

李时珍曰:按《素问病态论》云:帝曰:有病怒狂者,此病安生。岐伯曰:生于阳也。阳气者暴折而不决,故善怒病名阳厥。曰:何以知之。曰:阳明者常动,巨阳少阳不动而动,大疾此其候也。治之当夺其食,则已夫食入于阴,长气于阳,故夺其食。即已以生铁落为饮,夫生铁落者,下气疾也。此《素问》本文也,愚尝释之云:阳气怫郁而不得疏,越少阳胆木,挟三焦,少阳相火,巨阳阴火上行,故使人易怒如狂,其巨阳、少阳之动脉可诊之也。夺其食,不使胃火复助其邪也。饮以生铁落,金以制木也木。平则火降。故曰:下气疾速,气即火也。又李一南《永类方》云:肿药用铁蛾及针砂,入丸子者,一生须断盐,盖盐性濡润,肿若再作,不可为矣。制法用上等醋煮半日,去铁又取醋和,蒸饼为丸,每姜汤服三四十丸,以效为度,亦只借铁气尔。故日华子云,煎汁服之,不留滞于脏腑,借铁虎之气,以制肝木,使不能剋脾土,土不受邪,则水自消矣。铁精、铁粉、铁华粉、针砂、铁浆入药,皆同此意。
附方

小儿丹毒:锻铁屎研末,猪脂和,傅之。《千金方》
铁精释名

铁花
陶弘景曰:铁精,铁之精华也。出锻灶中,如尘紫色,轻者为佳。亦以摩莹铜器用之。
气味

平、微温。
主治

本经曰:明目化铜。
别录曰:疗惊悸,定心气,小儿风痫,阴㿉,脱肛。
发明〈见铁落〉
附方

下痢脱肛:铁精粉傅之。《至宝方》
女人阴脱:铁精羊脂布裹,炙热熨推之。《圣惠方》男子阴肿:铁精粉傅之。《子母秘录》
疔肿拔根:铁渣一两,轻粉一钱,麝香少许为末,针画十字口,点药入内,醋调面糊傅之,神效。《普济方》食中有蛊,腹内坚痛,面目青黄,淋露骨立,病变无常:用炉中铁精研末,鸡肝和丸梧子大,食前酒下五丸,不过十日愈。《肘后方》
蛇骨刺人毒痛:铁精粉豆许,吹入疮内。《肘后方》
铁华粉释名

铁引粉 铁艳粉 铁霜
修治

马志曰:作铁华粉法,取钢锻作叶如笏,或团平面磨醋,令光净,以盐水洒之于醋瓮中,阴处埋之一百日。铁上衣生,即成粉矣。刮取细捣,筛入乳钵,研如面,和合诸药为丸散,此铁之精华功用强于铁粉也。大明曰:悬于酱瓿上生霜者名铁引粉,淘去粗滓咸味,烘乾用。
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开宝曰:安心神、坚骨髓、强志力、除风邪、养血气、延年变病、去百病、随所冷热、和诸药,用枣膏为丸。
大明曰:止惊悸虚痫,镇五脏,去邪气,治健忘,冷气、心痛、痃癖、症结、脱肛、痔瘘、宿食等及傅竹木刺入肉。
发明〈见铁落〉
附方

妇人阴挺:铁孕粉一钱,龙脑半钱,研水调刷产门。《危氏得效方》
铁锈释名

铁衣
陈藏器曰:此铁上赤衣也,刮下用。
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疥癣,和油涂之,蜘蛛虫咬,蒜磨涂之。李时珍曰:平肝、坠热、消疮。肿口、舌疮:醋磨涂蜈蚣咬。
发明

李时珍曰:按陶华云,铁锈水和药服,性沉重最能坠热,开结有神也。
附方

风瘙、疹:锈铁磨水涂之。《集简方》汤火伤疮:青竹烧油,同铁锈搽之。《积德堂方》
丁肿初起:多年土内钉,火锻醋淬,刮下锈末,不论遍次,煆取收之,每用少许人乳,和挑破傅之,仍炒研二钱,以齑水煎滚,待冷调服。《普济方》
脚腿红肿、热如火炙:俗名赤游风,用铁锈水涂,解之。《惠济方》
重舌肿胀:铁锈锁烧红,打下锈研末,水调一钱,噙咽。《生生编》
小儿口疮:铁锈末水调傅之。《集简方》
内热、遗精:铁锈末冷水服一钱,三服止。《活人心统》妇人难产:杂草烧镬锈,白芷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童尿,米醋各半,和服见效。《救急方》
铁爇释名

刀烟 刀油
李时珍曰:以竹木热火于刀斧刃上烧之,津出如漆者是也,江东人多用之。
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蚀𧏾、金疮、毒物伤皮肉。止风、水不入、入水不烂,手足折、疮根、结筋、瘰𤻤、毒肿染髭发:令永黑及热,未凝时涂之,少顷当乾硬用之,须防水,又杀虫立效。
附方

项边𤻤子:以桃核于刀上烧烟熏之。《陈氏本草》
铁浆集解

陈藏器曰:陶氏谓铁落为铁浆,非也。此乃取诸铁于器中,以水浸之,经久色青沫出,即堪染皂者。
陈承曰:铁浆是以生铁渍水服饵者,旋入新水,日久铁上生黄膏,则力愈胜。唐太妃所服者乃此也。若以染皂者为浆,其酸苦臭涩,不可近矧服食乎。
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镇心明目,主癫痫,发热,急黄,狂走,六畜颠狂,人为蛇犬虎狼毒刺、恶虫等。啮服之,毒不入肉也。兼解诸毒入腹。
附方

时气生疮,胸中热:铁浆饮之。《梅师方》
一切丁肿:铁浆日饮一升。《千金方》
发背初起:铁浆饮二升,取利。《外台秘要》
蛇皮恶疮:铁浆频涂之。《谈野翁方》
漆疮作痒:铁浆频洗愈。《外台秘要》
诸铁器集解

李时珍曰:旧本铁器条繁,今撮为一,大抵皆是借其气,平木,解毒,重坠,无他义也。
铁杵〈即药杵也〉主治

陈藏器曰:妇人横产,胞衣不下,烧赤淬酒,饮自顺。
铁秤锤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开宝曰:贼风、止产后血瘕、腹痛、及喉痹热塞,烧赤淬酒,热饮。
李时珍曰:治男子疝痛,女子心腹妊娠胀满、漏胎、卒下血。
附方

喉痹肿痛:菖蒲根嚼汁,烧秤锤,淬一杯饮之。《普济方》舌肿咽痛、咽生息肉:秤锤烧赤,淬醋一盏咽之,立愈。《圣惠方》
误吞竹木:秤锤烧红,淬酒饮之。《集元方》
便毒初起:极力提起令有声,以铁秤锤摩压一夜,即散。《集简方》
铁铳主治

催生:烧赤淋酒入内孔中,流出乘热饮之,即产。旧铳尤良。
铁斧主治

李时珍曰:妇人产难横逆,胞衣不出,烧赤淬酒服。亦治产后血瘕,腰腹痛。
发明

李时珍曰:古人转女为男法,怀妊三月,名曰始胎。血脉未流,象形而变,是时宜服药,用斧置床底,系刃向下,勿令本妇知,恐不信。以鸡试之,则一窠皆雄也。盖胎化之法,亦理之自然,故食牡鸡,取阳精之全于天产者,佩雄黄取阳精之全于地产者,操弓矢藉斧斤,取刚物之见于人事者,气类潜感造化,密移物理,所必有故。妊妇见神像异物,多生鬼怪,即其徵矣。象牙犀角,纹逐象生,山药鸡冠,形随人变。以鸡卵告灶而抱雏,以苕帚,扫猫而成孕,物且有感,况于人乎。陈藏器曰:凡人身有弩肉,可听人家钉棺下,斧声之时,便下手速擦二七遍,以后自得消平,产妇勿用。

铁刀


主治

陈藏器曰:蛇咬毒入腹,取两刃于水中相摩,饮其汁。百虫入耳,以两刀于耳门上摩敲作声,自出。
李时珍曰:磨刀水服利小便,涂脱肛、痔核、产肠不上,耳中卒痛。〈时珍〉
大刀环主治

李时珍曰:产难数日不出,烧赤淬酒一杯,顿服。
剪刀股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惊风,钱氏有剪刀股丸,用剪刀环头研破,煎汤服药。
铁锯主治

陈藏器曰:误吞竹木入咽,烧故锯,令赤,渍酒热饮。
布针主治

李时珍曰:妇人横产,取二七枚烧赤,淬酒七遍服。
附方

眼生偷:针布针一个,对井视已而折,为两段投井中,勿令人见。《张杲医说》
铁镞主治

李时珍曰:胃热呃逆,用七十二个煎汤啜之。
铁甲主治

李时珍曰:忧郁结滞,善怒狂易,入药煎服。
铁锁主治

普济曰:齆鼻不闻香臭,磨石上取末和猪脂,绵裹塞之经,日肉出瘥。
钥匙主治

大明曰:妇人血噤、失音、冲恶:以生姜、醋、小便同煎服,弱房人亦可煎服。
铁钉主治

李时珍曰:酒醉、齿漏、出血不止:烧赤注孔中,即止。陈藏器曰:有犯罪者,遇恩赦免,取枷上铁及钉等收之,后入官带之,得除免。
铁铧〈即锸也〉主治

李时珍曰:心虚、风邪、精神恍惚、健忘、以久使者四斤烧赤,投醋中七次,打成块水二斗,浸二七日,每食后服一小盏。
附方

小儿伤寒、百日内患、壮热:用铁铧一片,烧赤,水二斗淬三七次,煎一半,入柳叶七片浴之。《圣济录》
积年齿𧏾:旧铁铧头一枚,炭火烧赤,捻硫黄一分,猪脂一分,于上熬沸以绵包柳杖揾药,热烙齿缝数次愈。《普济方》
灌顶油法治脑中热毒风、除目中瞖障、镇心明目:生油二斤,故铁铧五两,打碎,硝石半两,寒水石一两,马牙硝半两,曾青一两,绵裹入油中浸七日,每以一钱顶上磨之,及摘少许入鼻内,甚妙。此大食国胡商方上。《圣惠方》
铁犁镵尖主治

大明曰:得水制朱砂、水银、石亭、脂毒。
车辖〈即车轴铁辖头一名车钉〉主治

开宝曰:喉痹及喉中热塞,烧赤投酒中,热饮。
李时珍曰:主小儿大便下血,烧赤淬水服。
附方

小儿下血方见上。
妊娠咳嗽,车釭一枚,烧赤投酒中,饮。《圣惠方》注气痛,车釭烧赤,湿布裹熨病上。《千金方》

马衔〈即马勒口铁也〉

大明曰:古旧者好,亦可作医工针也。
主治

开宝曰:小儿痫、妇人难产,临时持之,并煮汁服一盏。圣惠曰:治马喉、痹肿连颊,吐血气数,煎水服之。

马镫

李时珍曰:田野燐火,人血所化,或出或没,来逼夺人精气,但以马镫相戛作声,即灭,故张华云:金叶一振,游光敛色。

《天工开物》

凡铁场所在有之,其质浅浮土面,不生深穴,繁生平阳冈埠,不生峻岭高山。质有土锭、碎砂数种,凡土锭铁,土面浮出黑块,形似秤锤,遥望宛然如铁,撚之则碎土。若起冶煎鍊,浮者拾之,又乘雨湿之后,牛耕起土,拾其数寸土内者,耕垦之后,其块逐日生长,愈用不穷。西北甘肃东南泉郡皆锭铁之薮也,燕京遵化与山西平阳则皆砂铁之薮也。凡砂铁,一抛土膜即现其形,取来淘洗,入炉煎鍊镕化之后,与锭铁无二也。凡铁分生熟,出炉未炒则生,既炒则熟。生熟相和,鍊成则钢。凡铁炉用盐做,造和泥砌成,其炉多傍山穴为之,或用巨木匡围塑造盐泥,穷月之力,不容造次,盐泥有罅,尽弃全功。凡铁一炉,载土二千馀斤,或用硬木柴,或用煤炭,或用木炭,南北各从利便。扇炉风箱必用四人,六人带拽,土化成铁之后,从炉腰孔流出,炉孔先用泥塞,每旦昼六时,一时出铁一陀,既出即叉泥塞,鼓风再镕,凡造生铁为冶铸用者,就此流成长条圆块,范内取用。若造熟铁,则生铁流出时,相连数尺内,低下数寸,筑一方塘,短墙抵之,其铁流入塘内,数人执持柳木棍,排立墙上,先以污潮泥晒乾舂筛,细罗如面,一人疾手撒焰,众人柳棍疾搅,即时炒成熟铁。其柳棍每炒一次,烧折二三寸,再用则又更之,炒过稍冷之时,或有就塘内斩划成方块者,或有提出椎挥打圆后货者,若浏阳诸冶,不知出此也。凡钢铁炼法,用熟铁打成薄片,如指头阔,长寸半许,以铁片刺包尖紧,生铁安置其上,又用破草履盖其上,泥涂其底,下洪炉鼓鞲,火力到时,生钢先化,渗淋熟铁之中,两情投合,取出加锤,再炼再锤,不一而足,俗名团钢,亦曰灌钢者是也。其倭夷刀剑,有百炼精纯,置日光檐下则满室辉曜者,不用生熟相和炼,又名此钢为下乘,云夷人又有以地溲淬刀剑者,〈地溲乃石脑油之类不产中国〉云钢可切玉,亦未之见也。凡铁内有硬处不可打者,名铁核,以香油涂之即散。凡产铁之阴,其阳出慈石,第有数处,不尽然也。

治铁

凡治铁成器,取已炒熟铁为之先铸,铁成砧以为受锤之地,谚云万器以钳为祖,非无稽之说也。凡出炉熟铁名曰毛铁,受锻之时,十耗其三,为铁华,铁落若已成废器,未绣烂者名曰劳铁,改造他器,与本器再经锤锻,十止耗去其一也。凡炉中炽铁,用炭煤,炭居十七,木炭居十三,凡山林无煤之处,锻工先择坚硬条木烧成火墨,〈俗名火矢扬烧不闭穴火〉其炎更烈于煤,即用煤炭。亦别有铁炭一种,取其火性内攻,燄不虚腾者,与炊炭同形,而分类也。凡铁性逐节粘合,涂上黄泥于接口之上,入火挥槌,泥滓成枵而去,取其神气为媒合,胶结之后,非灼红斧斩,永不可断也。凡熟铁、钢铁已经炉锤,水火未济,其质未坚,乘其出火之时,入清水淬之,名曰健钢。健铁言乎未健之时,为纲为铁,弱性犹存也。凡釬铁之法,西洋诸国别有奇药,中华小釬用白铜末,大釬则竭力挥锤而强合之,历岁之久,终不可坚,故大炮西番有锻成者,中国则惟事冶铸也。
铁部艺文《铁火箸赋》〈以坚刚挺质用舍因时为韵〉 唐杨洽
物亦有用,人莫能捐。惟兹铁箸,既直且坚。挺刚姿以执热,挥劲质以凌烟。安国罢悲于灰死,庄生坐得于火传。交茎璀璨,并影联翩。动而必随殊叔,出而季处。持则偕至。岂彼后而我先。有协不孤之德,无愧同心之贤。至如元冬,方冱寒夜,未央兽炭,初爇朱火,未光必资之以夹辅,终俟我而击扬。焚如燄发,赫尔威张,解严凝于寒室,播温煖于高堂。夺功绵纩,挫气雪霜。夫如是,则箸之为用也至矣。于何不臧锐其末而去其利,端其本而秉其刚,信尺箠之莫俦,何支策之足重。专权有𠫤,故我独任而无成;双美可嘉,故我两茎而为用。抱素冰洁,含光雪新,同舟楫之共济,并辅车之相因。差池其道,劲挺其质,止则叠双,用无废一。虽炎赫之难持,终岁寒之可必。嗟象箸之宜,舍始阶乱而倾社。鄙囊锥之孤挺,卒矜名于露颖。伊琐琐之自持,独铮铮而在兹。佐洪炉而罔忒,烦素手而何辞。因依获所用舍,随时傥提,握之不弃,甘销铄以为期。

《太原进铁镜赋》〈以清光含众象为韵〉乔琳

晋人用铁兮从革无方,其或五金同铸,百炼为钢。雕镌而云龙动色,磨莹而冰雪生光。烂成形于宝镜,期将达于明王。故有彻侯君守,方物底贡,择使而天骥共飞,登车而海月相送。妍媸之鉴已久,肝胆愿呈者,众镜之既明,星衢是亨,列照而三光共霁,凝辉而四海俱清。应人无疲,知道不虚,受处己不厚,见心乎砥平。若乃宇宙清朗,提㩦偃仰,旁窥而山泽入怀,俯视而云霄在掌。虽因时而委照,不候物以呈象。圆规可转,处顺之物攸先;劲质无亏,持盈之道弥张。墨客因进而歌曰:金之精兮众宝所参,镜之明兮群象所含,清至莹兮氛埃不杂,明至察兮丑类相惭。幸忝秦台之一鉴,与飞鹊而图南。

铁部纪事

《论衡》:纣力能索铁申钩。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冬,晋赵鞅,荀寅,帅师城汝滨,遂赋晋国一鼓铁,以铸刑鼎,著范宣子所为刑书焉。《异苑》:楚王与群臣猎于云梦,纵良犬,逐狡兔,三日而获之,其肠似铁,良工曰:可以为剑。
《史记·货殖传》:猗顿用盬盐起。而邯郸郭纵以铁冶成业,与王者埒富。
蜀卓氏之先,赵人也,用铁冶富。秦破赵,迁卓氏。卓氏见虏略,独夫妻推辇,行诣迁处。诸迁虏少有馀财,争与吏,求近处葭萌。唯卓氏曰:此地狭薄。吾闻汶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民工于市,易贾。乃求远迁。致之临邛,大喜,即铁山鼓铸,运筹策,倾滇蜀之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
程郑,山东迁虏也,亦冶铸,贾椎髻之民,富埒卓氏,俱居临邛。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铁冶为业。秦伐魏,迁孔氏南阳。大鼓铸,规陂池,连车骑,游诸侯,因通商贾之利,有游閒公子之名。
鲁人俗俭啬,而曹邴氏尤甚,以铁冶起,富至巨万。《汉书·张良传》:良以家财求客刺秦王,得力士,为铁椎重百二十斤。秦皇帝东游,至博浪沙中,良与客狙击秦皇帝。
《高祖纪》:初,高祖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藏之宗庙。
《五行志》:武帝征和二年春,涿郡铁官铸铁销,皆飞上去,此火为变使之然也。
成帝河平二年正月,沛郡铁官铸铁不下,隆隆如雷声,又如鼓音,工十三人惊走。音止,还视地,地陷数尺,炉分为十,一炉中销铁散如流星,皆上去。
《华阳国志》:公孙述废铜钱,铸铁钱,百姓货卖不行。《后汉书·公孙瓒传》:瓒徒镇易京。虑有非常,乃居于高京,以铁为门。
《魏武故事》:领长吏王泌,是吾披荆棘时吏。忠而勤事,心如铁石。
《魏略》:弁辰国出铁,韩、秽皆从市之。诸市买皆用铁,如中国用钱也。
《谈苑》:昆吾山有兽如兔,食铜铁,胆肾皆如铁。吴国武库中兵刃俱尽,而封署如故,得双兔杀之,有铁胆肾,方知兵刃为食,乃铸肾为二剑,雄为干将,雌为莫邪。《晋书·石苞传》:苞县召为吏,被使到邺,事久不决,乃贩铁于邺市。市长沛国赵元儒名知人,见苞,异之,因与结交。叹苞远量,当至公辅,由是知名。
卢綝四王起事,张方请帝迁都,五千骑皆铁缠槊。《晋书·南蛮传》:林邑国王范逸死,奴文篡位。文,日南西卷县夷帅范椎奴也。尝牧牛涧中,获二鲤鱼,化成铁,用以为刀。刀成,乃对大石嶂而之曰:鲤鱼变化,冶成双刀,石嶂破者,是有神灵。进斫之,石即瓦解。文知其神,乃怀之。
《语林》:许元度出都为弟婚,弟少愚,恐人嘲弄,元度为解而获免,共笑曰:许元度为弟张十重铁步阵。《晋书·赫连勃勃载记》:勃勃僭称天王,下书曰:朕今改姓曰赫连氏,其非正统,皆以铁伐为氏,庶朕宗族子孙刚锐如铁,皆堪伐人。
《南齐书·高帝纪》:上清俭,后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并改用铁。
《梁书·康绚传》:绚都督淮上诸军事,筑浮山,堰将合,淮水漂疾,辄复决溃,众患之。或谓江、淮多有蛟,能乘风雨决坏崖岸,其性恶铁,因是引东西二冶铁器,大则釜鬵,小则鋘锄,数千万斤,沉于堰所。
《酉阳杂俎》:中牟县魏任城王台下,池中有汉时铁锥,长六尺,入地三尺,头西南指,不可动。
《魏书·崔挺传》:挺为光州刺史。先是,内少铁,器用皆求之他境,挺表复铁官,公私有赖。
《杨播传》:播弟津为镇军将军、讨虏都督,置炉铸铁,持以灌贼。贼相语曰:不畏利槊坚城,惟畏杨公铁星。《开元天宝遗事》:太白山有隐士郭休,字退夫,有运气绝粒之术,于山中建茅屋百馀閒,有白云亭、炼丹洞、注易亭、修真亭、朝元坛、集神阁,每于白云亭与宾客看山禽野兽,即以槌击一铁片子,其声清响,山中鸟兽闻之,集于亭下呼为唤铁。
《古奇器录》:叶法善有一铁镜,鉴物如水,每有疾病,以镜照之,尽见腑脏中所滞之物,后以药疗之,竟至痊瘥。
《续博物志》:海州有沟水通淮,过漕船。宝应中,堰破水涸,东海主修堰,堰成辄坏,或说梁代筑浮山堰,以铁数万斤填积其下乃成,堰之坏如雷声,至是声闻上流。盖铁味辛,辛能害目,鱼龙护目,故畏铁也。有人淬剑于池,池鱼皆浮去。
《唐书·王涯传》:涯进尚书右仆射。自李师道平,三道十二州皆有铜铁官,岁取冶赋百万,观察使擅有之,不入公上。涯始建白:如建中元年九月戊辰诏书,收隶天子盐铁。诏可。久之,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合度支、盐铁为一使。
《酉阳杂俎》:蜀将军皇甫直别音律,击陶器,能知时月,好弹琵琶。元和中,尝造一调,乘凉临水池弹之,本黄钟而声入蕤宾,因更弦再三奏之,声犹蕤宾也。直甚惑不悦,自意为不祥,隔日又奏于池上,声如故,试弹于他处,则黄钟也。直因调蕤宾,夜复鸣,弹于池上,觉近岸波动有物,激水如鱼跃,及下弦则没矣。直遂集客车水竭池,穷池索之数日,泥下丈馀得铁一片,乃方响蕤宾铁也。
《十国春秋·后蜀·黄万户传》:万户少学六丁法,于道士张君常持一铁鞭,疗疾辄验。又能投符化铁,而食其它术皆类此。
《珍珠船》:青州以熟铁为砚,甚发墨,有柄可执。晋桑维翰铸生铁砚。
《宋史·西蜀孟氏传》:孟昶用度不足,遂铸铁钱。禁境内铁,凡器用须铁为之者,置场鬻之,以专其利。
《王继勋传》:继勋为贺州道行营马步军都监。有武勇,在军阵,常用铁鞕、铁槊、铁挝,军中目为王三铁。《太祖纪》:建隆二年秋,晋州神山县谷水泛出铁,方圆二丈三尺,重七千斤。
《渑水燕谈录》:祥符中,王沂公奉使契丹,馆伴耶律祥颇肆谈辩,深自衒鬻,且矜新赐铁券。沂公答以勋臣有功高,不赏之惧,故赐铁券以安反侧耳,何为辄及亲贤。祥大沮。
《宋史·五行志》:乾兴元年四月甲戌,于寝宫三门外穿得铁瓮一、铁甲叶三。
《道学传》:黄干起知安庆府,至则金人破光山,而沿边多警。乃请于朝,城安庆以备战守,不俟报,兴役筑城之杵,用钱监未铸之铁,事毕还之。
《癸辛杂识》:鲜于伯姬云:向闻其乃翁。云:北方有古寺,寺中有大铁锅,可作数百人食,一夕忽有声如牛吼,晓而视之已破矣。于铁窍中有虫色皆红,凡数百枚,犹有蠕动者,锅中生虫亦,前所未闻也。
《金史世纪》:景祖见辽主,辽主以为生女直部族节度使,有官属,纪纲渐立矣。生女直旧无铁,邻国有以甲胄来鬻者,倾赀厚贾以与贸易,亦令昆弟族人皆售之。得铁既多,因之以修弓矢,备器械,兵势稍振。《太祖纪》:收国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号。上曰: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于是国号大金。
《元史·月乃合传》:世祖即位,月乃合拜礼部尚书,佩金虎符。四年,南边不靖,月乃合建言光、颍等处立榷场,岁可得铁一百三万七千馀斤,铸农器二十万事,用易粟四万石输官,不惟官民两便,因可以镇服南方。诏以本职兼领已括户三千,兴煽铁冶,蒙古、汉军并听节制。
《辍耕录》:杭州张存幼患一目,时称张眼子,忽遇巧匠,为安一磁睛,障蔽于上,人皆不能辨其伪。至元丙子,后流寓泉州,起家贩舶,越六年壬午回杭,自言于蕃中获圣铁一块,厚阔仅及二寸,作法撒沙布地,噙铁于口刀,刃不能伤其身。后传闻既广,有乌马儿奉使来取,试以铁纳于羊口,笼其首,作法撒沙验之,剑果无所伤。去铁复挥,应手首落,遂就进呈。
《云烟过眼录》:张受益所藏篦刀一,其铁皆细花,文云此乃用银片细剪,又以铁片细剪,如丝发然,后团打万捶,乃成自然之花,其靶如合色乌木,乃西域鸡舌香木也。此乃金水总管所造刀也,上用渗金镌错造五字,斌铁自有细文如雪花,以银和铁团打,恐非也。

铁部杂录

《春秋孔演图》:铁占:八政不中,则铁飞。
《庄子》:金铁蒙以大绁,载六骥之上,则致千里。
《汉书·李寻传》:寻说王根曰:致治感阴阳,犹铁炭之低邛,见效可信者也。〈注〉孟康曰:天文志云县土炭也,以铁易土耳。先冬夏至,县铁炭于衡,各一端,令适停。冬,阳气至,炭仰而铁低。夏,阴气至,炭低而铁仰。以此候二至也。
《西域传》:婼羌国山有铁,自作兵,兵有弓、矛、服刀、剑、甲。《淮南子·齐俗训》:铁不可以为舟。
《道应训》:澧水之深千仞,而不受尘垢,投金铁针焉,则形见于外。
《说山训》:磁石能引铁,及其于铜,则不行也。
《泰俗训》:铄铁而为刃,因其可也。
《春秋繁露》:蒸石取铁,非人意也。祸福所从生,亦非人意乎。
《十洲记》:流州在西海中,地方三千里,去东岸十九万里,上多山川积石,名为昆吾。冶其石成铁作剑,光明洞照,如水精状,割玉物如割泥,亦饶仙家。
《新序》:公孙敖曰:夫玉石金铁,犹可琢磨以为器用,而况于人。
《广州记》:邓平县有铁石。
《南方草木状》:铁出耽兰州,裸夷庄船载铁,至扶南卖之。
《水经注》:姑墨川水,东径龟兹国,南又东,左合龟兹川,水有二源,西源出北大山南,释氏《西域记》曰:屈茨北二百里有山,夜则火光,昼日但烟。人取此山石炭冶。此山铁恒充三十六国用,故郭义恭《广志》:龟兹能铸冶。
《唐书·回鹘传》:黠戛斯有金、铁、锡,每雨,俗必得铁,号迦沙,为兵绝犀利,常以输突厥。
《梦溪笔谈》:世间锻铁所谓钢铁者,用柔铁屈盘之,乃以生铁陷其间,泥封炼之,锻令相入,谓之团钢,亦谓之灌钢。此乃伪钢耳,暂借生铁以为坚,二三炼则生铁自熟,仍是柔铁。然而天下莫以为非者,盖未识真钢耳。予出使,至磁州锻坊,观炼铁,方识真钢。凡铁之有钢者,如面中有筋,濯尽柔面,则面筋乃见。炼钢亦然,但取精铁,锻之百馀火,每锻称之,一锻一轻,至累锻而斤两不减,则纯钢也,虽百鍊不耗矣。此乃铁之精纯者,其色清明,磨莹之,则黯黯然青而且黑,与常铁迥异。亦有炼之至尽而全无钢者,皆系地之所产。《埤雅·释鱼旧说》:鳖畏葱蛟龙畏铁。〈又〉鼋脂得火,可以然铁。
《释兽·旧说》:貘粪为兵,可以切玉,其溺又能消铁为水。《癸辛杂识》:有所谓圣铁者,凡人佩之刀兵皆不能入,尝以羊试之,良验,又谓:此铁佩之刀兵所至,则铁随应之终,不可入。又云:此铁大者仅如豆,破肉入之身中,或遇刀兵则此铁随以应之,便不可入。未知孰是,闻张眼子有之。
《春明梦馀录》:京东北遵化境有铁炉,深一丈二尺,广前二尺五寸,后二尺七寸左右,各一尺六寸,前辟数丈,为出铁之所,俱石砌以阑干,石为门,牛头石为心,黑沙为本,石子为佐。时时旋下,用炭火置二韝扇之,得铁日可四次,石子产于水门口,色间红白,略似桃花,大者如斛,小者如拳。捣而碎之,以投于火,则化而为水,石心若燥,沙不能下,以此救之,则其沙始销成铁。

铁部外编

《春明梦馀录》:铁冶西去遵化县可八十里,又二十里则边墙矣。群山连亘不绝,古之松亭关也。生铁之炼,凡三时而成,熟铁由生铁五六炼而成,钢铁由熟铁九鍊而成,其炉由微而盛而衰,最多至九十日则败矣。炉有神,则元之炉长康侯也,康当炉四十日而无铁,惧罪欲自经,二女劝止之,因投炉而死,众见其飞腾光燄中,若有龙随而起者,顷之铁液成。元封其父为崇宁侯,二女遂称金火二仙姑,至今祀之,其地原有龙潜于炉下,故铁不成,二女投下,龙惊而起焚其尾,时有秃龙见焉。
《珍珠船》:宗寿建之族子得一古铁镜,下有篆文十二字,忽照见一青衣小儿坐酒楼上,令人访之,青衣随至曰:此神物也。终当化去,不若还我与之剖腹。纳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