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十六卷目录

 绢部纪事
 绢部杂录
 绢部外编
 练部汇考
  释名〈释綵帛〉
  说文〈释练〉
 练部艺文〈诗〉
  捣练图          元范梈
 练部选句
 练部纪事
 练部杂录
 罗部汇考
  释名〈释綵帛〉
  老学庵笔记〈越罗〉
 罗部艺文一
  谢赵王赉皂罗袍裤启   北周庾信
 罗部艺文二〈诗〉
  罗            唐李峤
  高氏姊惠素罗      元郑允瑞
 罗部选句

食货典第三百十六卷

绢部纪事

《后汉书·舆服志》:公、卿、列侯、夫人。入庙佐祭者皂绢上下,助蚕者缥绢上下,皆深衣制,缘。
《王丹传》:丹隐居养志。资性方洁,疾恶强豪。时河南太守同郡陈遵,关西之大侠也。其友人丧亲,遵为护丧事,助赙甚丰。丹乃怀缣一匹,陈之于主人前,曰:如丹此缣,出自机杼。遵闻而有惭色。
《杜诗传》:诗为南阳太守,坐遣客为弟报仇,被徵,会病卒,丧无所归。诏使治丧郡邸,赙绢千匹。
《钟离意传》:意为尚书仆射。诏赐降胡子缣,尚书案事,误以十为百。帝见司农上簿,大怒,召郎将笞之。意因入叩头曰:过误之失,常人所容。若以懈慢为愆,则臣位大,罪重,郎位小,罪轻,咎皆在臣,臣当先坐。乃解衣就格。帝意解,使复冠而贳郎。
《独行传》:戴封遇贼,财物悉被略夺,惟馀缣七匹,贼不知处,封乃追以与之,曰:知诸君乏,故送相遗。贼惊曰:此贤人也。尽还其器物。后举孝廉。
《三辅决录》:平陵士孙奋,家赀至一亿七十万,富闻京师而性俭吝从子端辟梁冀掾,奋送绢五匹食以乾鱼。
谢承《后汉书》陈留夏馥避党事遁,迹黑山弟靖载绢往饷之于深阳县。客会见馥,颜色毁不复识闻声乃觉之。
《神仙传》:张道陵七度试赵升。第五试升于市,买十馀匹绢付直讫,而绢主诬之云未得。升乃脱己衣买绢而偿之殊无吝色。《后汉书·陈寔传》:寔在乡闾,平心率物,有盗夜入其室,止于梁上。寔命子孙,训之曰:不善之人未必本恶,习以性成,遂至于此。梁上君子者是矣。盗惊,自投于地。寔徐譬之曰:视君状貌,不似恶人,宜深剋己反善。然此当由贫困。今遗绢二匹。自是一县无复盗窃。华峤《后汉书》李傕等大战弘农,百官士卒死者不可胜数。董承密诏白:波帅李乐等率众来共击傕等大破之,乘舆乃得进承夜。潜过曰:先具舟船为应帝,步出营临河岸高不得下时,中官伏德扶,中宫一手持十匹绢,乃取德绢,连续挽而下馀人匍匐岸侧,或自投死亡。
《后汉书·后纪》:献帝伏皇后,兴平二年,立为皇后。帝东归,李傕、郭汜等追败乘舆,帝潜夜度河走,六宫皆步行出营。后手持缣数匹,董承使符节令孙徽以刃胁夺之,杀傍侍者,血溅后衣。既至安邑,御服穿敝,唯以枣栗为粮。
《三国·魏志·赵俨传》:俨为朗陵长。时袁绍举兵南侵,遣使招诱豫州诸郡,多受其命。惟阳安郡不动,而都尉李通急录户调。俨见通曰:方今天下未集,诸郡并叛,怀附者复收其绵绢,小人乐乱,能无遗恨。且远近多虞,不可不详也。通曰:绍与大将军相持甚急,左右郡县背叛乃尔。若绵绢不调送,观听者必谓我顾望,有所须待也。俨曰:诚亦如君虑;然当权其轻重,小缓调,当为君释此患。乃书与荀彧。
魏武帝令东曹掾田畴言前以无功横被封赏之,赐以寔自归教从所执昨到下车见绢三千匹,谷五千斛,惊愕怪惧未敢自宁乞,还藏府以为军储。今清时但当尽忠于国,效力王事,虽私结好于他人用千匹绢万石谷犹无所益。
《魏志·陈思·王传〈注〉·世语》曰:太子以车载废簏,内朝歌长吴质与谋。杨修以白太祖,未及推验。太子惧,告质,质曰:何患。明日复以簏受绢车内以惑之,修必复重白,重白必推,而无验,则彼受罪矣。世子从之,修果白,而无人,太祖由是疑焉。
《魏略》:文帝在东宫,常从曹洪贷绢百匹,洪不称意。及洪犯法,自分必死,后遂得原。
魏文帝诏今与孙骠骑和通商旅,当日月而至而百贾偷利,喜贱其物,平价又与其绢,故官逆为平准耳官岂少此物辈耶。
《蜀志·赵云传〈注〉·云别传》曰:箕谷军退。云有军资馀绢,诸葛亮使分赐将士,云曰:军事无利,何为有赐。其物请悉入赤岸府库,须十月为冬赐。亮大善之。
《晋书·食货志》:魏明帝世,人间巧伪渐多,竞湿谷以要利,作薄绢以为市,虽处以严刑而不能禁也。
《魏志·倭人传》:景初二年,赐倭女王白绢五十匹。《孙礼传》:礼为扬州刺史。吴大将全琮帅数万众来侵寇,时州兵休使,在者无几。礼躬勒卫兵禦之,战于芍陂。礼独蹈白刃,马被数创,手秉枹鼓,奋不顾身,贼众乃退。诏书慰劳,赐绢七百匹。
《田豫传〈注〉·魏略》曰:鲜卑素利等数来客见,多以牛马遗豫;豫辄送官。胡以为所遗豫物显露,不如持金。乃密怀金三十斤,谓豫曰:愿避左右,勿看所遗。豫从之,胡因跪曰:我见公贫,故前后遗公牛马,公辄送官,今密以此上公,可以为家资。豫张袖受之,答其厚意。胡去之后,皆悉付外,具以状闻。于是诏褒之曰:昔魏绛开怀以纳戎,今卿举袖以受狄,朕甚嘉焉。乃即赐绢五百匹。豫得赐分以其半藏小府,后胡复来,以半与之。
《魏略》:田豫罢官归,居魏县。会汝南遣健步诣征北,感豫宿恩,过拜之。豫为杀鸡炊黍,送诣至陌头,谓之曰罢老,苦汝来过。无能有益。若何。健步悯其贫羸,流涕而去,还为故吏民说之。汝南为具资绢数千匹,遣人饷豫,豫一不受。
《世语》:王经字彦聿,初为江夏太守。大将军曹爽附绢二十匹,令交市于吴,经不发书弃官归母,问《归状经》以实对母以经典兵马而擅去,对送吏杖经五十爽,闻不复罪经。
《吴志·孙休传〈注〉·襄阳记》曰:李衡为丹阳太守。每欲治家,妻辄不听,后密遣客十人于武陵龙阳汎洲上作宅,种甘橘千株。临死,敕儿曰:汝母恶吾治家,故穷如是。然吾州里有千头木奴,不责汝衣食,岁上一匹绢,亦可足用耳。衡亡后二十馀日,儿以白母,母曰:此当是种甘橘也,汝家失十户客来七八年,必汝父遣为宅。汝父恒称太史公言,江陵千树橘,当封君家。吾答曰:人患无德义,不患不富,若贵而能贫,方好耳,用此何为。吴永,衡甘橘成,岁得绢数千匹,家道殷足。吴录袁博为太守。黄君奉为孝廉,后为叶令以俸禄。市缣绢饷黄君家黄氏负乡里债,债家到门辄应云待叶令家饷。
《先贤行状》:范合字孝悌,少时曾省外家逢掠者。驱其牛取衣物去合,还车知贼不得席绫三匹绢,乃追呼令取之。贼知长者,悉还所取而辞谢焉。
《晋书·羊祜传》:祜出军行吴境,刈谷为粮,皆计所侵,送绢偿之。
王隐《晋书》:刘实为伐蜀人作争功文书得千匹绢。苏节从兄韶亡,后著《黄绢单衣》来与节言。
《虞预晋书》:武帝论平吴功唯羊祜,王浚张华三人各赐绢万匹,其馀莫得此比。
《晋书·良吏传》:胡威父质之为荆州也,威自京都定省,家贫,无车马僮仆,自驱驴单行。每至客舍,躬放驴,取樵炊爨,食毕,复随侣进道。既至,见父,停厩中十馀日。告归,父赐绢一匹为装。威曰:大人清高,不审于何得此绢。质曰:是吾俸禄之馀,以为汝粮耳。威受之,辞归。质帐下都督先威未发,请假还家,阴资装于百馀里,要威为伴,每事佐助。行数百里,威疑而诱问之,既知,乃取所赐绢与都督,谢而遣之。后因他信以白质,质杖都督一百,除吏名。其父子清慎如此。
晋阳秋有司奏,依旧调编绢,武帝不许。
《晋书·何攀传》:攀为散骑侍郎。以豫诛杨骏功,封西城侯,赐绢万匹。
《华阳国志》:武库灾百官皆赴火,何攀独以兵卫宫赏绢五百匹。
《晋书·王尼传》:尼诣东海王越云:公负尼物。越大惊曰:宁有是也。尼曰:昔楚人亡布,谓令尹盗之。今尼屋舍资财,悉为公军人所略,尼今饥冻,是亦明公之负也。越大笑,即赐绢五十匹。
《华谭传》:谭字令思,为庐江内史。时镇东将军周馥与谭素相亲善。及甘卓讨馥,百姓奔散,谓谭已去,遣人视之,而更移近馥。馥叹曰:吾尝谓华令思是臧子源之畴,今果效矣。甘卓尝为东海王越所捕,下令敢有匿者诛之,卓投谭而免。及此役也,卓遣人求之曰:华侯安在。吾甘扬威使也。谭荅不知,遗绢二匹以遣之。使反,告卓。卓曰:此华侯也。复求之,谭已亡矣。
《孔舒元在穷记》:大安二年六月,贼来入门时,见家有绢布三千馀匹及衣被器物,皆令婢使辇出著庭中恣其所取。
四王起事,张方移惠帝于长安。兵入内殿取物,人持调御绢二匹,幅自魏晋之积将百馀万匹,三日揵之尚不缺角。
《惠帝于邺与》:咸都王还洛阳,出城仓卒,上下无持资食之,调道中有驱羊二百馀口者,勒便将至洛,得以为种,至洛卢志启以右藏绢,倍还羊主。
《晋书·隐逸传》:翟汤字道深,寻阳人。笃行纯素,仁让廉洁,不屑世事,耕而后食,人有馈赠,虽釜庾一无所受。永嘉末,寇害相继,闻汤名德,皆不敢犯,乡人赖之。司徒王道辟,不就,隐于县界南山。始安太守干宝与汤通家,遣船饷之,敕吏云:翟公廉让,卿致书讫,便委船还。汤无人反致,乃货易绢物,因寄还宝。宝本以为惠,而更烦之,益愧叹焉。
《石勒载记》:勒伪称赵王。令公私行钱,而人情不乐,乃出公绢市钱,限中绢匹一千二百,下绢八百。然百姓私买中绢四千,下绢二千,巧利者贱买私钱,贵卖于官,坐死者十数人,而钱终不行。
《赵书》:石勒参军周雅为馆陶令,盗官绢数百匹下狱。后每设大会,使与俳儿著介帻绢。单衣优问曰:汝为何官在我俳。中曰:本馆陶令因斗薮。单衣曰:政坐是耳,故入汝辈中以为大笑。
《邺中记》:石虎以伏辰日,腊子日祀祖于殿庭,立五仙人,高数丈,五采幢盖大会群。臣于太武殿上曰:探乃有绢百匹,有得数十匹者,有得一二匹者,虎辄大笑以为乐。
《晋书·庾亮传》:亮弟冰天性清慎,尝以俭约自居。中子袭尝贷官绢十匹,冰怒,捶之,市绢还官。临卒,谓长史江虨曰:吾将逝矣,恨报国之志不展,命也如何。死之日,敛以时服,无以官物也。及卒,无绢为衾。又室无妾媵,家无私积,世以此称之。
晋阳秋桓温入蜀,闻有善星人招致之独,执其手于星下,问国祚修短。星人曰:太微紫微、文昌三宫气候,决无忧虞五十年外不论耳。温不悦,送绢一匹钱五千与之。
《世说》:范宣年八岁,后园桃叶,误伤指,大啼。人问:痛耶。荅曰:非为痛也,但身体发肤,不敢毁伤,是以啼耳。宣洁行廉约,韩豫章遗绢百匹,终不肯受。后韩与范同车,就车裂二丈,韩云:宁可使妇无裈也。范笑而受之。《晋书·王恭传》:恭为安北将军。樵王尚之兄弟专弄相权。恭欲图之,以谋告殷仲堪、桓元。元等从之,推恭为盟主,剋期同赴京师。时内外疑阻,津逻严急,仲堪之信因庾楷达之,以斜绢为书,纳箭簳中,合镝漆之,楷送于恭,恭发书,绢文角戾,不复可识,谓楷为诈。晋公卿礼秩品第一者春赐绢百匹,秋赐绢二百匹。《南史·羊欣传》:欣少靖默,善容止。泛览经籍,尤长隶书。父不疑为乌程令,欣年十二。时王献之为吴兴太守,甚知爱之。欣尝夏月著新绢裙昼寝,献之入县见之,书裙数幅而去。
《宋书·孔觊传》:觊弟道存,从弟徽,颇营产业。二弟请假东还,觊出渚迎之,辎重十馀船,皆是绵绢纸席之属。觊见之,伪喜,谓曰:我比困乏,得此甚要。因命上置岸侧,既而正色谓道存等曰:汝辈沗预士流,何至还东作贾客邪。命左右取火烧之,烧尽乃去。
《沈怀文传》:怀文迁尚书吏部郎。斋库上绢,年调钜万匹,锦亦称此。期限严峻,民间买绢一匹,至二三千,绵一两亦三四百,贫者卖妻儿,甚者或自缢死。怀文具陈民困,由是绵绢薄有所减。
《南史·沈庆之传》:庆之年八十,梦有人以两匹绢与之,谓曰:此绢足度。寤而谓人曰:老子今年不免矣。两匹,八十尺也,足度,无盈馀矣。
《南齐书·刘怀珍传》:宋孝武世,太祖为舍人,怀珍为直阁,相遇早旧。怀珍假还青州,上有白骢马,齧人,不可骑,送与怀珍别。怀珍报上百匹绢。或谓怀珍曰:萧君此马不中骑,是以与君耳。君报百匹,不亦多乎。怀珍曰:萧君局量堂堂,宁应负人此绢。吾方欲以身名托之,岂计钱物多少。
《南史·恩倖传》:阮佃夫泰始时执权,亚于人主。大通货贿。人有饷绢二百匹,嫌少不答书。
《李安人传》:安人行南徐州事。城局参军王回,素为安人所亲,盗绢二匹。安人流涕谓曰:我与卿契阔备尝,今日犯王法,乃卿负我也。于军门斩之。
《齐高帝诸子传》:豫章文献王嶷。武帝遣拜陵。过延陵季子庙,观沸井,有水牛突部伍,直兵执牛推问,嶷不许,取绢一匹,横系牛角,放归其家。
《南齐书·萧赤斧传》:赤斧迁给事,太子詹事,卒。家无储积,无绢为衾,上闻之,愈加惋惜。
《南史·梁吉士瞻传》:土瞻少时常于南蛮国中掷博,无裈褰露,为侪辈所侮。及平鲁休烈军,得绢三万匹,乃作百裈,其外并赐军士,不以入室。
《恩倖传》:周石珍,建康之厮隶也,世以贩绢为业。《任昉传》:昉为义兴太守。及被代登舟,止有绢七匹,米五石。至都无衣,镇军将军沈约遗裙衫迎之。
《梁书·傅昭传》:昭为临海太守。县令常饷粟,寘绢于薄下,昭笑而还之。
《裴邃传》:邃假节、明威将军、西戎校尉、北梁、秦二州刺史。复开创屯田数千顷,仓廪盈实,省息边运,民吏获安,乃相率饷绢千馀匹。邃从容曰:汝等不应尔;吾又不可逆。纳其绢二匹而已。
《刘孝绰传》:孝绰为吏部郎,坐受人绢一束,为饷者所讼,左迁信威临贺王长史。
《陈书·张讥传》:讥,字直言。梁大同中,召补国子《正言》生。梁武帝尝于文德殿释《乾》《坤》文言,讥与陈郡袁宪等预焉,讥咨审循环,辞令温雅。帝甚异之,赐裙襦绢,云表卿稽古之力。
《隋书·刑法志》:梁时议定律令。有髡钳五岁刑,笞二百收赎绢,男子六十匹。
《南史·陈武帝纪》:徐嗣徽、任约等领齐兵还据石头,帝遣侯安都领水军袭破之,拔石头南岸栅,移度北岸起栅,以绝其汲路。又堙塞东门故城中诸井。齐所据城中无水,水一合贸米一升,一升米贸绢一匹。《魏书·帝纪》:昭成皇帝雅性宽厚,智勇仁恕。时国中少缯帛,代人许谦盗绢二匹。守者以告,帝匿之,谓燕凤曰:吾不忍视谦之面,卿勿泄言。谦或惭而自杀,为财辱士,非也。
《公孙表传》:表子轨,为虎牢镇将。初,世祖将北征,发民驴以运粮,使轨部诣雍州。轨令驴主皆加绢一匹,乃与受之。百姓为之语曰:驴无强弱,辅脊自壮。众共嗤之。
《赵柔传》:柔以德行才学知名。尝有人与柔铧数百枚,柔与子善明鬻之于市。有从柔买,素绢二十匹。有商人知其贱,与柔三十匹,善明欲取之。柔曰:与人交易,一言便定,岂可以利动心。遂与之。缙绅之流,闻而敬服。
《陆俟传》:俟子馛为相州刺史。发奸擿伏,事无不验。百姓以为神明,无敢劫盗者。在州七年,家至贫约。徵为散骑常侍,百姓乞留馛者千馀人。献文不许,谓群臣曰:馛之善政,虽古人何以加之。赐绢五百匹。《慕容白曜传》:白曜进讨东阳,筑围攻击,日日交兵,虽士卒死伤,无多怨叛。督上土人租绢,以为军资,不至侵苦。三齐欣然,安堵乐业。
《食货志》:旧制,民间所织绢、布,皆幅广二尺二寸,长四十尺为一匹,六十尺为一端,令任服用。后乃渐至滥恶,不依尺度。高祖延兴三年秋七月,更立严制,令一准前式,违者罪各有差,有司不检察与同罪。
《薛野䐗传》:野䐗子虎子。除开府、徐州刺史。时州镇戍兵,资绢自随,不入公库,任其私用,常苦饥寒。虎子上表曰:在镇之兵,不减数万,资粮之绢,人十二匹,即自随身,用度无准,未及代下,不兔饥寒。徐州良田十万馀顷。若以兵绢市牛,分减戍卒,计其牛数,足得万头。兴力公田,必当大获粟稻。一年之收,过于十倍之绢。《韩麒麟传》:麒麟为齐州刺史,卒。立性恭慎,恒置律令于坐傍。临终之日,惟有俸绢数十匹,其清贫如此。《景穆十二王传》:阳平王新成子衍。位梁州刺史。转徐州刺史,至州病重,帝敕徐成伯乘传疗。疾差,成伯还,帝曰卿定名医,赉绢三千匹。成伯辞,请受一千。帝曰:《诗》云人之云亡,邦国殄瘁。以是而言,岂惟三千匹乎。其为帝所重如此。
《袁翻传》:翻除豫州中正。议选边戍事,曰:自广开戍逻,多置帅领。其勇力之兵,驱令抄掠。其羸弱老小之辈,苦役百端。此等禄既不多,资亦有限,皆收其实绢,给其虚粟,绵冬历夏,加之疾苦,死于沟渎者常十七八焉。
《北史·杨播传》:播弟津。除岐州刺史,巨细躬亲,孜孜不倦。有武功人赍绢三匹,去城十里,为贼所劫。时有使者驰驿而至,被劫人因以告之。使者到州,以状白津。津乃下教,云有人著某色衣,乘某色马,在城东十里被杀,不知姓名。若有家人,可速收视。有一老母行哭而出,云是己子。于是遣骑追收,并绢俱获。自是阖境畏服。以母忧去职。延昌未,起为华州刺史。先是,受调绢度尺特长,在事因缘,共相进退,百姓苦之。津乃令依公尺度其输物,尤好者赐以杯酒而出;其所输少劣者,为受之,但无酒以示其耻。于是竞相劝励,官调更胜。
《邢峦传》:峦为散骑常侍,兼尚书。宣武时,峦奏曰:先皇以纸绢为帐扆,铜铁为辔勒,训朝廷以节俭,示百姓以忧矜。
《魏书·皇后传》:宣武灵皇后。肃宗践阼,尊后为皇太后。后幸左藏,王公、嫔、主已下从者百馀人,皆令任力负布绢,即以赐之,多者过二百匹,少者百馀匹。唯长乐公主手持绢二十匹而出,示不异众而无劳也。世称其廉。仪同、陈留公李崇,章武王融并以所负过多,颠仆于地,崇乃伤腰,融至损脚。时人为之语曰:陈留、章武,伤腰折股。贪人败类,秽我明主。
《北史·卢同传》:同,累迁尚书左丞。时相州刺史奚康生徵百姓岁调,皆长七八十尺。同于岁禄,官给长绢。同乃举案康生度外徵调。书奏,诏科康生罪,兼褒同在公之绩。
《魏书·景穆十二王传》:任城王云子澄。澄子顺除征南将军。参朱荣之奉庄帝,召百官悉至河阴。素闻顺数谏诤,惜其谅直,谓朱瑞曰:可语元仆射,但在省,不须来。顺不达其旨,闻害衣冠,遂便出走,为陵户鲜于康奴所害。家徒四壁,无物敛尸。令史王才达裂裳覆之。帝敕侍中元祉曰:宗室丧亡非一,不可周赡。元仆射清苦之节,死乃益彰,特赠绢百匹。
《北史·李灵传》:灵曾孙元忠,魏清河王怿为营明堂大都督,引为主簿。遭母忧去任,归。孝庄时,盗贼蜂起,清河有五百人西戍;还经南赵郡,以路梗,共投元忠,奉绢千馀匹。元忠惟受一匹,杀五牛以食之,遣奴为导,曰:若逢贼,但道李元忠遣。如言,贼皆舍避。
《房谟传》:谟为兖州刺史,魏朝以河南数州,乡俗绢滥,退绢一匹,徵钱三百,人庶苦之。谟乃表请钱绢两受,任人所乐,朝廷从之。
《魏书·食货志》:孝静时诸州调绢不依旧式,齐献武王以其害民,兴和三年冬,请班海内,悉以四十尺为度。天下利焉。
《王灵传》:灵,字罗汉。为南兖州刺史,取官绢,因染逐有割易,御史纠劾。会赦免。
《宋鸿传》:鸿,为定州北平府参军,送戍兵于荆。坐取兵绢四百匹,兵欲告之,斩兵十人。
《北齐书·元坦传》:坦为冀州刺史。每百姓纳赋,除正税外,别先责绢五匹,然后为受。
《循吏传》:孟业,少为州吏。性廉谨,同僚诸人侵盗官绢,分三十匹与之,拒而不受。
《杜弼传》:弼从高祖破西魏于邙山,命为露布,弼手即书绢,曾不起草。
《北史·元景安传》:景安为襄县令,累迁兼七兵尚书。时初筑长城,镇戍未立,诏景安与诸将缘塞以备守,所部军人富于财物,遂贿货公行。文宣闻之,遣使推检,惟景安纤毫无犯。帝深嘉叹,乃以所敛赃绢五百匹赐之,以彰清节。
《崔挺传》:挺族孙暹为尚书右仆射、仪同三司。时调绢以七丈为匹,暹言之,乃依旧焉。
《北齐书·王昕传》:昕弟晞,昭帝时,拜太子太傅,兼中庶子。百官尝赐射,晞中的,当得绢,为不书箭,有司不与。晞陶陶然曰:我今可谓武有馀文不足矣。
《儒林传》:石曜,以儒学进。居官至清俭。武平中黎阳郡守,值斛律武都出为兖州刺史,武都即丞相咸阳王世子,皇后之兄,性甚贪暴。先过卫县,令丞以下聚敛绢数千匹以遗之。及至黎阳,令左右讽动曜及郡治下县官。曜手持一缣而谓武都曰:此是老石机杼,聊以奉赠。自此来并须出于吏民,吏民之物,一毫不敢辄犯。武都亦知曜清素纯儒,笑而不责。
《周书·寇俊传》:俊性廉恕,不以财利为心。家人曾卖物与人,而剩得绢五匹。俊于后知之,乃曰:恶木之阴,不可暂息;盗泉之水,无容误饮。得财失行,吾所不取。遂访主还之。其雅志如此。
《韦夐传》:夐,志尚夷简,澹于荣利。武帝尝与夐夜宴,大赐之缣帛,令侍臣数人负以送出。夐惟取一匹,示承恩旨而已。帝以此益重之。
《北史·李贤传》:贤弟穆。再转汝阳太守。遇水涝人饥,上表请轻租赋。帝从之,遂阳一郡,听以小绢为调。《乞伏慧传》:慧,领潭桂二州总管,躬行朴素,风化大洽。曾见人以簺捕鱼者,出绢买而放之,其仁心如此。《隋书·库狄士文传》:士文为贝州刺史。尝入朝,遇上置酒高会,赐公卿入左藏,任取多少。人皆极重,士文独口御绢一匹,两手各持一匹。上问其故,士文曰:臣口手俱满,馀无所须。上异之,别加赏物,劳而遣之。《经籍志》:开皇三年,秘书监牛弘表请分遣使人,搜访异本。每书一卷,赏绢一匹,校写既定,本即归主。《旧唐书·裴矩传》:矩,累迁太子詹事,检校侍中。太宗初即位,风闻诸曹案典,受赂,乃遣左右试以财物遗之。有司闻令史受馈绢一匹,上将杀之,裴矩进谏曰:此人受赂,诚合重诛。但陛下以物试人,则行极法,所谓陷入某罪,恐非道德齐礼之义。上善之。
《长孙顺德传》:顺德监,收受人馈绢事发,太宗惜其功,不忍加诛,遂于殿庭赐绢数十匹,以愧其心。
《唐书·马周传》:周拜监察御史。上疏云:往贞观初,率土荒俭,一匹绢才易斗米,而天下帖然者,百姓知陛下忧怜之,故人人自安无怨讟也。五六年来,频岁丰稔,一匹绢得粟十馀斛,而百姓咸怨,以为陛下不忧怜之。何则。今营为者,多不急之务故也。
《韩思彦传》:思彦,客汴州。张僧彻者,庐墓三十年,诏表其闾,请思彦为颂,饷缣二百,不受。时岁凶,家窭甚,僧彻固请,为受一匹,命其家曰:此孝子缣,不可轻用。《许景先传》:开元十三年,帝自择刺史,凡十一人。治行,诏宰相、诸王、御史以上祖道洛滨,赉绢三千遣之。《唐六典》:开元二十五年,敕:河南、河北不通水运,州宜折租造绢,以替开中。
《独异志》:唐富人王元宝,元宗问其家财多少,对曰:臣请以一缣系陛下南山一树,南山树尽,臣缣未穷。时人谓钱为王者,以有元宝字也。
《唐书·食货志》:刘晏盐法既成,商人纳绢以代盐利者,令每缗加钱二百,以备将士春服。
《旧唐书·代宗纪》:永泰元年冬十月,市绢十万以赏回纥。
《唐书·卓行传》:阳城隐中条山。山东节度府闻城义者,发使遗五百缣,戒使者不令返。城固辞,使者委而去,城置之未尝发。会里人郑俶欲葬亲,贷于人无得,城知其然,举缣与之。俶既葬,还曰:蒙君子之施,愿为奴以偿德。城曰:吾子非也,能同我为学乎。俶泣谢,即教以书,俶不能业,城更徙远阜,使颛其习。学如初,惭,缢而死。城惊且哭,厚自咎,为服缌麻瘗之。
《权德舆传》:德舆真拜侍郎。言:大历中,一缣直钱四千,今止八百,税入加旧,则出于民者五倍其初。
《张弘靖传》:弘靖,雅厚信直,为河南参军。杜亚辟佐其府。亚疑牙将令狐运劫饷绢,弘靖直其枉,亚怒,斥出府。
《旧唐书·宪宗纪》:元和十三年六月,出内库绢三十万匹,付度支供军。九月,出内库绢十万匹给东军。《敬宗纪》:宝历元年,盐铁使王播进羡馀绢一百万匹。《李靖传》:靖五代孙彦芳。太和中,为凤翔司录参军,敕赐绢二百匹、衣、笏一副,并还。先奏高祖太宗书,诏衣物等。
《文宗纪》:开成三年,日本国贡真珠绢。
《云仙杂记》:开成中物价至微村落买鱼肉者,俗人买以胡绢半尺,士大夫买以乐天诗一首兼之。
《唐书·卓行传》:司空图无意于世,遂隐不出。王重荣父子雅重之,数馈遗,弗受。尝为作碑,赠绢数千,图置虞乡市,人得取之,一日尽。
《演繁露·唐志》:租绢长四丈二尺。
《画史·古画》:至唐初,皆生绢至,后来皆以热汤半熟入粉搥,如银板故作人物精彩入笔。
《后唐史》:赐宰相李愚绢百匹,钱百缗,铺陈物一十三件。时愚病上令中使宣问愚所居寝室,萧然四壁卧毙毡而已中使具言其事。上曰:嘻宰相月俸钱,几何而委顿如此。故有是赐。
《南唐近事》:升元初,许文武百僚观内藏,随意取金帛,尽重载而去。惟蒋廷翊独持一缣还家馀,无所取士,君子以是而多之终尚书郎。
《辽史·耶律室鲁传》:宋和议成,特进门下平章事,赐推诚竭节保义功臣以本部俸羊多阙,部人空乏,请以羸老之羊及皮毛,岁易南中绢,彼此利之。
《宋史·张锡传》:锡为京东转运使。淄、青、齐、濮、郓诸州人冒耕河壖地,数起争讼。锡命籍其地,收租绢岁二十馀万。
《王氏谈录》:公言丁谓前败之一夕,买竭都市中金馀产籍没后官斥卖人有买其綵荐一析之得,绢凡三百馀端。
《宜春传》:信录李公衢明道中通判筠州有妇人。输官绢以两段缝合为一匹,吏执诣公,公询其故。恻然良久,遣其妇人去谓主吏曰:封绢于库内俟,支春衣下官自要,筠人谓之李佛子。
《宋史·仁宗纪》:皇祐二年二月,出内库绢五十万,下河北、陕西、河东路,以备军赏。闰十一月,出内藏绢四十万匹付本路,使措置是岁刍粮。
《春明退朝录》:京城士人,旧通用青绢凉伞。祥符五年,惟许亲王用之。
《云笈七签》:会稽崔希真,严冬之日,有负薪老叟,立门外,崔清晨见之,顾其状貌不凡。延坐,自促令备馔。时崔张绢,欲召画工为图,叟取几上笔墨,画一株枯松,一采药道士,一鹿随之。食毕,致谢而去。
墨庄漫录梓州织八丈阔幅绢献宫禁前世织工,所不能为也。
《宋史·高宗纪》:建炎元年秋,徽宗自燕山密遣阁门宣赞舍人曹勋至,赐帝绢半臂,书其领曰:便可即真,来援父母。帝泣以示辅臣。《食货志》:建炎元年,知越州翟汝文奏:浙东和预买绢岁九十七万六千匹,而越乃六十万五百匹,以一路计之,当十之三。望将三等以上户减半,四等以下户权罢。寻以杭之和买绢偏重,均十二万匹于两浙。《高宗纪》:建炎四年,宣抚处置使始令四川民岁输激赏绢三十三万匹有奇。
《食货志》:建炎四年秋,遂尽起元丰以来诸路常平司坊场钱。次科激赏绢。次奇零绢估钱。
绍兴四年十有一月,免淮南州军大礼绢。
《高宗纪》:绍兴八年二月甲申,减绍兴府和市绢万匹。《张昭允传》:昭允,提总左右藏金银钱帛。昭允以诸州绢常度外长数尺,请裂取付工官备他用,岁获羡馀。既而士卒受冬服,度之不及程,出怨言,昭允坐免官。《王居正传》:居正为起居舍人。和州请蠲进奉大礼绢,居正言:大礼进奉,乃臣子享上之诚,初非朝廷取于百姓之物,若察民力无所从出,不能预降旨蠲之,至使州县自陈,已为非是,乞速如所请。
《食货志》:乾道六年,知徽州郏升卿代还,奏:州自五代时陶雅守郡,妄增民赋,至今二百馀年,比邻境诸县之税独重数倍,而杂钱之税科折尤重,请赐蠲免。九年,诏徽州额外刱科杂钱一万二千一百八十馀缗,及元认江东、两浙运司诸处绢一万六千六百馀匹,并蠲之。
淳熙五年,诏夔州路九州百姓科买上供金、银、绢,自淳熙六年为始尽免。
淳熙十一年,秘书监杨万里奏:输帛于官谓之税,旧以正绢为税绢,今正绢外有和买矣。
《光宗纪》:淳熙十六年二月,帝即位。九月,减绍兴和买绢岁额四万四千馀匹。
《元史·杨大渊传》:大渊,拜东川都元帅。至元二年,进红边绢百五十段。
《世祖纪》:至元二十年冬十月,给水达达鳏寡孤独者绢千匹。
二十四年春正月,西边岁饥民困,赐绢万匹。

绢部杂录

《唐书·地理志》:河北道。魏州魏郡。土贡:絁、绢。
江南道。越州会稽郡。土贡:吴绢。
剑南道。陵州仁寿郡。土贡:鹅溪绢。
《五代史·四夷附录》:回鹘妇人总发为髻,高五六寸,以红绢囊之;既嫁,别以毡帽。
《宋史·地理志》:沧州,上,景城郡。贡大绢。
博州,上,博平郡。贡平绢。
晁氏墨经醇烟捣讫当以细绢筛堈内此物至轻微,不宜露筛恐飞去。
《画史》:真绢色淡虽百破,而色明白精神彩色如新。装背画不须用绢,绢新时似好展卷,久为硬绢抵之却于不破处破大可惜。
《洞天清录唐人画》:或用捣熟绢为之然,正是生捣令丝褊不碍笔,非如今煮练加浆也。
《金史·地理志》:大名府,上,天雄军。产绉、縠、绢。
画竹谱油丝绢并药粉绢,先须用热皂荚水刷过便乾依前上矾位置。
《辍耕录》:唐及五代绢素粗厚宋绢轻细望而可别也。

绢部外编

《孝子传》:董永父殁贫不遂葬,以身质钱一万既丧。就役逢一女子,求为永妻,云能织绢永,诣主人,主人令织一旬三百匹债足。女辞曰:我天之织女也。帝见君孝,使我共债耳,因遂不见。
《搜神记》:蜀先主病,遣人于门,观不祥巫启见一鬼,著绢布似是大臣将相。其夜先主梦见鲁肃来入衣巾如之。
永嘉中,有天竺胡人,能取绢,与人各执一头,剪断之;已而取两段合持之,则复还连丝可练,无异故体也。《集异记》:清河崔基寓居,青州朱氏女咨容绝伦崔倾怀招揽,约女为妾。后三更中,忽闻扣门声,崔披衣出迎,女两泪呜咽,云适得暴疾,丧亡忻爱永,夺悲不自胜女于怀中,抽两匹绢与。崔曰:近自织此绢,欲为君作襌衫,未得裁缝。今以赠,离崔以锦八尺答之。女取锦曰:从此绝矣,言毕豁然而灭至旦,告其家。女父曰:女昨夜忽然暴病亡。崔曰:君家绢帛无零失耶。答云比女旧织馀绢两匹在箱中,女亡之始妇出绢,欲裁为送终衣转。盼失之崔因此具说事状。
《稽神录》:金乡徐明府者有道术莫能测。河南刘崇远崇龟从弟也,有妹为尼居。楚州常有一客,尼寓宿忽病,劳瘦甚且死其姊省之,众共见病者身中有气,如飞虫入姊衣中,遂不见病者死,姊亦病俄著。刘氏举院皆病,病者辄死。刘氏既亟崇远求于明府,徐曰:尔有别业在金陵,可致金陵绢一匹。吾为尔疗之如言,送绢讫翌日。刘氏梦一道士执简而至,以简编抚其身,身中白气,腾上如炊,既寤遂轻爽能食异于常日。顷之,徐封绢而至日置绢席下寝其上即差矣,如其言,遂愈已而神其绢乃画持简道士如所梦者。

练部汇考

《释名》

《释綵帛》

练,烂也。煮,使委烂也。

《说文》《释练》

练,缯也。

练部艺文〈诗〉

《捣练图》元·范梈

深宫佳人白日长,夜感蟋蟀鸣中房。起视河汉心回皇,云鬓笼松分作行。清水如天收素练,翠娥带月杵寒霜。辘轳无绳金井悄,边头不见梧桐黄。裁缝熨帖坐在床,载元载黄公子裳。制成不远烦寄将,但见寒暑彫三光。身体甚适平时康。君不见,古来边庭士雪压关河,征战多拆尽,衣裘泪如水。

练部选句

晋陆机为周夫人赠车骑诗:碎碎织细练,为君作繻。
宋南平王铄三妇艳乐府:大妇裁雾縠,中妇牒冰练。齐谢朓元会曲:分阶赩组练,充庭罗翠旗。
唐乔知之诗:曲房理针线,平砧捣文练。
刘希夷捣衣篇:欲向楼中萦楚练,还来机上裂齐纨。杜甫诗:天清山城捣练急。
韩愈诗:长姬香御四罗列,缟裙练帨无等差。
李贺诗:寒砧能捣百尺练,粉泪凝珠滴红线。
白居易诗:捣练蛾眉婢,鸣榔蛙角奴。〈又〉秋霁诗:月出砧杵动,家家捣秋练。
宋陆游立夏诗:日斜汤沐罢,熟练试单衣。
元吴莱诗:戟头吹火光,旗帜舞秋练。
杜本秋兴诗:月冷谁家频捣练,风清何处细吹箫。明王叔承诗:若有羊家练,淋漓醉墨题。

练部纪事

《礼记·檀弓》:将军文子之丧,既除丧而后越人来吊,主人深衣练冠,待于庙。
《左传》:昭公三十一年春,季孙意如会晋荀跞于适历,荀跞曰:寡君使跞谓吾子,何故出君,有君不事,周有常刑,子其图之,季孙练冠麻衣跣行,伏而对。
《韩诗外传》:颜回望吴门马见一匹练。孔子曰:马也,马之光景长一匹尔。
《汉书·王莽传》:莽欲以虚名说太后,白言亲承孝哀丁、傅奢侈之后,百姓未赡者多,太后宜且衣缯练,颇损膳,以视天下。〈注〉缯练帛无文者。
《后汉书·虞延传》:延初生,其上有物若一匹练,遂上升天,占者以为吉,后至太尉。
《后纪》:明德马皇后,身服大练,无香薰之饰,欲身率下也。
《恭王彊传》:彊子政。政子肃。肃子臻。臻及弟俭并有笃行,母卒,皆吐血毁眦。至服练红。
《三国·魏志·司马芝传》:芝为大理正。有盗官练置都厕上者,吏疑女工,收以付狱。芝曰:夫刑罪之失,失在苛暴。今赃物先得而后讯其辞,若不胜掠,或至诬服。诬服之情,不可以折狱。
《吴志·甘宁传》:宁攻皖,为升城督。手持练,身缘城,为吏士先,卒破获朱光。计功,吕蒙为最,宁次之,拜折冲将军。
《晋书·王敦传》:敦与钱凤为逆谋。帝欲讨之,诏曰:朕亲御六军,被练三千,组甲三万,总统诸军,讨凤之罪。《王导传》:导为司徒,进位太保。苏峻平,宗庙宫室灰烬。时帑藏空竭,库中惟有练数千端,鬻之不售,而国用不给。导患之,乃与朝贤俱制练布单衣,于是士人翕然竞服之,练遂踊贵。乃令主者出卖,端至一金。其为时所慕如此。
《陈书·姚察传》:察为吏部尚书。自居显要,甚励清洁,且廪锡以外,一不交通。尝有私门生不敢厚饷,止送南布一端,花练一匹。察谓之曰:吾所衣著,止是麻布蒲练,此物于吾无用。既欲相款接,幸不烦尔。此人逊请,犹冀受纳,察厉色驱出,因此伏事者莫敢馈遗。《旧唐书·武后纪》:长寿三年,诏应天下尼当用白练为衣。
《唐书·文艺传》:开元中,张说与徐坚论近世文章。张九龄如轻缣素练,实济时用,而窘边幅。
《唐国史补》:韩晋公滉闻奉天之难以夹练囊缄盛茶末,遣健步以进御。
《五代史·杂传》:刘守光僭号大燕皇帝,晋王攻破其城,械守光并其父仁恭以从军。晋王至太原,仁恭父子曳以组练,献于太庙。

练部杂录

《礼记·檀弓》:练练衣黄里,縓,缘。〈疏〉练,小祥也。小祥而著练冠练。中衣故曰:练也练衣者以练为中衣。
《盐铁论》:茧紬缣练者,婚姻之嘉饰也。
《齐民要术》:六月。命女工织缣练。可烧灰,染青、绀杂色。《唐书·地理志》:建州建安郡。土贡:蕉、花练、竹练。

罗部汇考

《释名》

《释綵帛》

罗文疏罗也,纚筛也,粗可以筛物也。令辟经丝贯杼中一间并一间疏。疏者,苓苓然并者,历辟而密也。

《老学庵笔记》《越罗》

遂宁出罗,谓之越罗,亦似会稽尼罗而过之。

罗部艺文一

《谢赵王赉白罗袍裤启》北周·庾信
悬机巧,绁变䌰奇文。凤不去而恒飞,花虽寒而不落。披千金之暂,暖弃百结之长,寒永无黄葛之嗟方见青绫之重,对天山之积,雪尚得开。襟冒广夏之长风,犹当挥汗白龟报主,终自无期,黄雀谢恩竟知何日。

罗部艺文二〈诗〉

《罗》唐·李峤

妙舞随裙动,行歌入扇清,莲花依帐发,秋月鉴帷明。云薄衣初捲。蝉飞翼转轻,若珍三代服,同擅绮纨名。

《高氏姊惠素罗》元·郑允瑞

雪色香罗照眼明,阿兄寄赠见深情。明朝急为裁春服,相约麻姑礼上清。

罗部选句

《宋玉风赋》:跻于罗帏经于洞房。
《司马相如·美人赋》:女以玉钗挂臣冠,罗袖拂臣衣。班婕《妤自悼赋》:感帷裳兮发红罗。
张衡《南都赋》:罗袜慑惵而容与。
魏曹植《洛神赋》:披罗衣之璀璨〈又〉罗袜生尘。
《江淹别赋》:送爱子兮沾罗裙。
陈后主《上巳禊酌赋》:面玉同钗玉衣罗异草萝。《古乐府》: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又〉红罗覆斗帐,四角垂香囊。
《古诗》:明月何皎皎,照我罗衣帷。
魏曹植诗:有美一人被服纤罗。
晋阮籍诗:西方有佳人被服纤罗衣。
梁武帝捣衣诗:轻罗飞玉腕。
唐孟浩然诗:画堂初点烛,金幌半垂罗。
李白诗:罗衣曳紫烟。
韦应物诗:春罗双鸳鸯。
杜甫诗: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又〉花罗封蛱蝶。〈又〉旧随汉使千堆宝,少荅胡王万匹罗。
钱起早夏诗:鹂黄好鸟摇深树,细白佳人著紫罗。王建织锦曲:锦江水涸贡转多,宫中尽著单丝罗。白居易诗:正抽碧线绣红罗,忽听黄莺敛翠蛾。许浑诗:待月西楼捲翠罗,玉杯瑶瑟近星河。
段成式诗:百媚城中一个人,紫罗垂手见精神。宋梅尧臣诗:剪罗作舞衣,奉君欢莫穷。
杨万里诗:馀香犹在织金罗。
朱子诗:徘徊起梁尘,綷縩纷衣罗。蒋捷词:偷把翠罗香被,展无眠,却又频翻转。
元赵孟頫诗:闺中美人动裁剪,故罗衣袂生秋香。〈又〉素罗衣裳照青春,眼中若有梨园人。
马祖常诗:袷罗半臂麝脐香〈又〉《上京诗》龙沙秋浅云光薄,画罗宫衣侵晓著。〈又〉《拟唐宫词》不恨长门冬夜永,小奴休报袜罗单。
《乃贤京城春日》诗:新样双鬟束御罗,叠骑骄马粉墙过。
萨都剌诗:昨日官家清宴罢,御罗轻帽插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