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帛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帛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十四卷目录

 布部纪事
 布部杂录
 布部外编
 褐部汇考
  诗经〈豳风七月〉
  说文〈释褐〉
  唐国史补〈兔褐〉
  天工开物〈褐毡〉
 褐部选句
 褐部纪事
 褐部杂录
 帛部汇考
  书经〈禹贡〉
  礼记〈王制〉
  周礼〈夏官 冬官〉
  方言〈帛部杂释〉
  释名〈释綵帛〉
  财货源流〈帛〉
  演繁露〈厚帛〉
  本草纲目〈帛〉
 帛部艺文〈诗〉
  省试恩赐耆老布帛     唐李绛
 帛部选句

食货典第三百十四卷

布部纪事

《周礼·地官·载师》:凡宅不毛者有里布。
《闾师》:凡无职者出夫布。
王子年拾遗,记周成王六年,然丘国遣使贡献,使者衣云霞之布,如今之朝霞布也。
《列子·殷汤篇》: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献锟铻之剑,火浣之布。其布浣之必投于火;布则火色,垢则布色;出火而振之,皓然疑乎雪。
《列女传》:楚江乙母者,楚大夫江乙之母也。当恭王之时,乙为郢大夫。有入王宫盗者,令尹以罪乙,请于王而黜之。处家无几,其母亡布八寻,言:令尹盗之。王方在小曲台,令尹侍焉。王谓母曰:令尹信盗也,寡人不为其富贵不行法焉。若不盗而诬之,楚国有常法。母曰:令尹非身盗之也,乃使人盗之。王曰:奈何。对曰:昔孙叔敖之为令尹也,道不拾遗,民不闭关,而盗贼自禁。今令尹之为治也,耳目不明,盗贼纵横,是故盗妾之布,是与使之何异。王曰:令尹在上,寇盗在下,令尹不知有何罪焉。母曰:昔者妾子为郢大夫,有盗王宫中之物,妾子坐而黜之,妾子亦岂知之乎。然终坐之,令尹独何,以不坐是为过也。王曰:善。非徒讥令尹,又讥寡人。令吏偿母之布,因赐金十镒,让金布曰:妾岂贪货而干王哉。王召江乙而用之。
《左传》:襄公十年夏,晋荀偃,士丐,请伐偪阳,孟氏之臣秦菫父,辇重如役。主人悬布,菫父登之,及堞而绝之,队则又悬之,苏而复上者三,主人辞焉。乃退,带其断以徇于军三日。
晏子景公谓晏子曰:东海中有水而赤,有枣华而不实,何也。晏子曰:昔秦穆公乘龙理天下,以黄帝布裹蒸枣至海,而投其枣布,故水赤,蒸枣故华而不实。公曰:吾佯问子耳。对曰:婴闻佯问者,亦佯对之。
《史记·循吏传》:公仪休为鲁相。见其家织布好,而疾出其家妇,燔其机,云令农士工女安所雠其货乎。《礼记·檀弓》:子柳之母死,既葬,子硕欲以赙布之馀具祭器。子柳曰:不可,吾闻之也。君子不家于丧,请班诸兄弟之贫者。
《孔丛子·陈士义篇》:秦王得西戎利刃以之割玉如割木焉,以示东方诸侯。魏王问子顺曰:古亦有之乎。对曰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献锟铻之剑火浣之布。其剑长尺有咫。鍊钢赤剑用之切玉如泥焉。是则古亦有焉。王曰火浣之布若何。对曰周书火浣布垢必投诸火,布则火色,垢则灰色,出火振之皓然。疑乎雪焉。王曰今何以独无。对曰秦贪而多求。求欲无厌。是故西戎闭而不致。此以素防绝之也。然则人主贪欲。异物所以不至。不可不慎也。
《庄子·山木篇》: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庄子曰:贫也,非惫也。《汉书·淮南厉王长传》:长,高帝少子也,文帝时得罪处蜀严道邛邮。不食而死,民有作歌歌淮南王曰: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相容。
《史记·景帝纪》:后二年,令徒隶衣七緵布。《汉书·张骞传》:骞拜大中大夫,为天子言。曰:臣在大夏时,见邛竹杖、蜀布,问安得此,大夏国人曰:吾贾人往市之身毒国。《太平御览》:张敞为京兆尹,长安游徼受赃布,罪名已定。其母年八十,守遗腹,子诣敞自陈,愿乞一命。敞多其母守节,而出教更量。所受布狭幅短,度中疏亏。二尺价值五百,由此得不死。
《后汉书·马援传》:公孙述称帝于蜀,援往观之,述为制都布单衣。〈注〉东观记曰都作荅。史记曰:荅布千匹。前书音义曰:荅布,白叠布也。何承天纂文曰:都致、错履、无极,皆布名。
《后汉书·独行传》:陆续字智初,会稽吴人也。世为族姓。祖父闳,字子春,建武中为尚书令。美姿貌,喜著越布单衣,光武见而好之,自是常敕会稽郡献越布。《郅恽传》:恽为上东城门侯。帝尝出猎,车驾夜还,恽拒关不开。帝令从者见面于门间。恽曰:火明辽远。遂不受诏。帝乃回从东中门入。明日,恽上书谏,赐布百匹。《马皇后纪》:后赐诸贵人有白越三千端。〈注〉白越,越布也。
《东观汉记》:廉范年十五入蜀迎母。丧,及到葭萌渡,船没几死。太守张穆持筒中布数箧与范。范曰:石生坚,坚生香。前后相违,不忍行也。遂不受。
永平中,卫尉马廖以布三千匹,私赡三辅衣冠,知与不知,莫不毕给。
建初元年,诏贾逵入北宫虎观、南宫云台。讲左氏传,又使发出左氏大义长于二传者。书奏,上嘉之,赐布五百匹,衣一袭。
《后汉书·章帝纪》:元和二年夏,诏令天下大酺五日。赐公卿已下钱帛各有差;及洛阳人当酺者布,户一匹,城外三户共一匹。赐博士弟子员见在太学者布,人三匹。
《三国·魏志·齐王芳纪〈注〉·傅子》曰:汉桓帝时,大将军梁冀以火浣布为单衣,常大会宾客,冀阳争酒,失杯而污之,伪怒,解之曰:烧之。布得火,赫然,如烧凡布,垢尽火灭,粲然洁白,若用灰水焉。
《后汉书·杨璇传》:灵帝时璇为零陵太守。时苍梧、桂阳猾贼相聚,吏人忧恐。璇乃特制马车数十乘,以排囊盛石灰于车上,系布索于马尾,顺风鼓灰,贼不得视,因以火烧布,布然马惊,奔突贼阵。群盗破散。
《魏志·董卓传〈注〉·献帝纪》曰:卓获山东兵,以猪膏涂布十馀匹,用缠其身,然后烧之,先从足起。
《后汉书·董卓传》:王允与吕布及仆射士孙瑞谋诛卓。有人书吕字于布上,负而行于市,歌曰:布乎。有告卓者,卓不悟。王允乃与士孙瑞密表其事,使瑞自书诏以授布。布持矛刺卓,趣兵斩之。
《先贤行状》:国中有盗牛者,牛主得。盗者曰:我邂逅迷惑,从今以后将改过,幸无使王烈闻之。人有以告烈者,烈以布一端遗之。曰:是知耻恶。知耻恶,则善心将生,故与之劝为善也。
《广州先贤传》:丁密,苍梧广信人也。清贫高节,非家织布不衣。
《魏略》:皇甫隆为燉煌太守,燉煌妇人作裙,率缩如羊肠,用布一匹;隆禁止之,所省复不赀。
《搜神记》:昆崙之墟,有炎火之山。山上有鸟兽草木,皆生于炎火之中;故有火浣布,非此山草木之皮枲,则其鸟兽之毛也。汉世西域皆献此布,中间久绝。至魏初时,人疑其无有。文帝以为火性酷烈,无含生之气,著之典论,明其不然之事,绝智者之听。及明帝立,诏三公曰:先帝昔著典论,不朽之格言,其刊石于庙门之外及太学,与石经并以永示来世。至是,西域使至而献火浣布焉,于是刊灭此论,而天下笑之。
《拾遗记》:晋太康中有羽山之民献火浣布。前虞舜时献黄布,汉末献赤布,梁冀制为衣。
《晋书·王戎传》:戎为侍中。南郡太守刘肇赂戎筒中细布五十端,为司隶所纠,以知而未纳,故得不坐,然议者尤之。
《十六国春秋·光禄大夫傅》:祇太常挚虞遗张轨书,告以京师饥轨。即遣参军杜勋献毯布三万匹。
郭子刘道贞常为徒扶风,王以五匹布赎之。既而用为从事中郎,当时以为美谈。
《晋书·元帝纪》:帝性简俭冲素。有司尝奏太极殿广室施绛帐,帝曰:汉文集上书皂囊为帷。遂令冬施青布,夏施青丝帷帐。
《谢尚传》:尚督江夏义阳随三郡军事,始到官,郡府以布四十匹为尚作乌布帐。尚坏之,以为军士襦裤。俗说桓豹奴善乘骑,亦有极快马。有一诸葛郎,自云能走与马,等桓车骑。以百匹布置埒,令豹奴乘马。诸葛竞走先。至者,得布。便俱走,诸葛桓与马齐欲至埒头,去布三尺许。诸葛一跃坐布上,遂得之。
《笑林》:沈珩弟峻字叔山,有名誉而性俭吝。张温使蜀入内,良久出。语温曰:向择一端布,欲以送卿,而无粗者。温嘉其能显非。
《燕书》:宋该字宜弘,为右长史。太祖会群僚以该性贪,故赐布百馀匹,令负而归。重不能胜,乃至僵。顿以愧辱之。
《宋书·王元谟传》:孝武大举北征,以元谟为宁朔将军,前锋元谟营货利,一匹布责人八百梨,以此倍失人心。
《南史·庾域传》:长沙王为益州域,随为怀宁太守。罢任还家,妻子犹事井臼,而域所衣大布,馀俸专充供养。《梁书·王僧孺传》:僧孺除游击将军,兼御史中丞。僧孺幼贫,其母鬻纱布以自业,尝携僧孺至市,道遇中丞卤簿,驱迫沟中。及是拜日,引驺清道,悲感不自胜。《南史·宗室传》:鄱阳忠烈王恢,为郢州刺史,境内大宁。时有进筒中布者,恢以奇货异服,即命焚之,于是百姓仰德。
《梁四公记》:梁天监中,有蜀闯䨲杰,䴬䵎仇䏿。四公谒武帝杰公尝与诸儒语及方域,间岁海南商人赍火浣布三端。帝以杂布积之,令杰公以他事召。至于市所,杰公遥识曰:此火浣布也。二是缉木皮所作,一是续鼠毛所作。以诘商人具如所说。
《陈书·姚察传》:察自居显要,一不交通。尝有私门生不敢厚饷,止送南布一端,花练一匹。察谓之曰:吾所衣著,止是麻布蒲练,此物于吾无用。既欲相款接,幸不烦尔。此人逊请,犹冀受纳,察厉色驱出,因此伏事者莫敢馈遗。
《北史·魏郑羲传》:羲孙述祖为光州刺史。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何负吾君。执之以归首。述祖特原之,自是境内无盗。
《隋书·文帝纪》:开皇十五年夏,相州刺史豆卢通贡绫文布,命焚之于朝堂。
《大业拾遗录》:七年十二月,朱宽征琉球国。还获男女千馀人,并杂物产。与中国多不同,缉木皮为布甚细,而幅阔三尺二寸,亦有细班布幅阔四尺许。
《唐书·南蛮传》:贞观时,王头黎献朝霞布。
《旧唐书·太宗纪》:贞观十八年,命将征辽东,安州人彭通请出布五千匹,以资征人。上喜之,比于汉之卜式。拜为宣义郎。
《六帖》:唐开元初,日本栗由复朝,请从诸儒受经。诏四门助教赵元默即鸿胪为师,献元默大幅布。
《唐书·隐逸传》:张志和,尝欲以大布制裘,嫂为躬绩织,及成,衣之,虽暑不解。
《郭子仪传》:子仪封汾阳郡王,屯绛州时。帝引至卧内,赐布九万匹。
《玉泉子》:夏侯孜为左拾遗,常著桂管布衫朝谒。开成中,文宗无忌讳。好文问孜,衫何太粗涩。具言桂管产,此布厚可以御寒。他日,上问宰相:朕察拾遗夏侯孜,必贞介之士。宰相曰:其行今之颜冉。上嗟叹,亦效著桂管布。满朝皆仿之,此布为骤贵也。
《宋史·哲宗纪》:元祐四年十一月,敕溪洞彭儒武等进溪洞布。
《食货志》:绍兴二十年,诏:广西折布钱因张浚增至两倍以上,今减作一贯文折输。

布部杂录

《易经·说卦传》:坤为布。〈疏〉正义曰:取其地广载也。〈大全〉徐氏曰:动辟而广,故为布。吴氏曰:旁有边幅,而中平广也。
《礼记·玉藻》:年不顺成,君衣布搢本。
《荀子》:璇、玉、瑶、珠,不知佩也,杂布与锦,不知异也。《史记·货殖传》:筋角丹沙千斤,其帛絮细布千钧,文采千匹,榻布皮革千石。〈注〉榻布:粗厚之布也。
《汉书·食货志》:凡浮游无事,出夫布一匹。
《越绝书》:白越,细布也。
《淮南子·说山训》:乡者其人。见弹而求鹗炙,见卵而求晨夜,见黂而求成布,虽其理哉,亦不病暮。象解其牙,不憎人之利之也。
《说林训》:曹氏之裂布,蛷者贵之,然非夏后氏之璜。〈注〉楚人命名为曹。今俗间以始织布,系著其旁,谓之曹布。烧以傅蝫,蛷疮则愈。故蛷者贵之璜,以发众国家之宝,故曰:然非夏后氏之璜也。
《十洲记》:炎洲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大如鼠毛,长三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许。晦夜即见此山林,乃是此兽光照。状如火光相似,取其兽毛以缉为布。时人号为火浣布,此是也。国人衣服垢污,以灰汁浣之,终无洁净。惟火烧此衣服,两盘饭间振摆,其垢自落,洁白如雪,亦多仙家。
《说苑》:墨子曰:古有用无文者,禹是也,土阶三等,衣裳细布;当此时,黼黻无所用,务在坚完。
《后汉书·南蛮传》:秦惠王并巴中,以巴氏为蛮夷君长,世尚秦女,其民爵比不更,有罪得以爵除。其君长岁出赋二千一十六钱,三岁一出义赋千八百钱。其民户出幏布八丈二尺,鸡羽三十鍭。
《洞冥记》:波祗国亦名波弋国,献神精香草:一名荃靡,一名春芜,一根百条。其间如竹节,柔软。其皮如丝可为布。所谓春芜布,亦名香荃布。坚密如冰纨也。握一片满室皆香,妇人带之弥月芬馥。
末多国人长四寸,织麟毛为布,以文石为床。人形虽小,而室宇崇旷。织凤毛锦,以锦为帷幕也。
《三国·魏志·东夷传》:夫馀在长城之北,其民在国衣尚白,白布大袂,袍、裤,履革鞜。
挹娄在夫馀东北。其土地多山险。有五谷、牛、马、麻布。韩有三种。马韩在西。其民土著,种植,知蚕桑,作绵布。弁辰国。土地肥美,晓蚕桑,作缣布。
《抱朴子·广譬篇》:寸裂之锦,黻未若坚,完之韦布。《元中记》:元菟北有山,山有花。人取纺织为布。
《梁书·高昌国传》:高昌,草实如茧,茧中丝如细纑,名为白叠子,国人多取织以为布。布甚软白,交市用焉。《述异记》:扬州有蛇市,市人鬻珠玉。而杂货鲛布,鲛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
《南州异物志》:五色斑衣以丝布古具木所作。此木熟时状如鹅毳,中有核如珠。细过丝绵,人将用之则治出其核。但纺不织,任意牵引,无有断绝。欲为斑布,则染之五色。织以为布,弱软厚致,上毳毛外徼。人以斑布,文最烦缛多巧者,名曰城。城其次小粗者,名曰文辱。又次粗者,名曰鸟麟。
《周书·异域传》:稽胡,一名步落稽,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其俗少桑蚕,多麻布。
《南史·海南诸国传》:林邑国出古贝树,其花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布与纻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为斑布。
《西南夷传》:狼牙修国,男女皆袒而被发。其王及贵臣乃加云霞布覆胛,以金绳为络带。
《北史·高丽传》:其国春秋校猎,王亲临之。税,布五匹、谷五石;游人则三年一税,十人共细布一匹。
《西域传》:高昌赋税计田输银钱,无者输麻布。
《隋书·南蛮传》:林邑国。王戴金花冠,衣朝霞布,珠玑璎珞。
赤土国。男女以朝霞、朝云杂色布为衣。豪富之家,恣意华靡。
《唐书·地理志》:山南道。郢州富水郡,上。土贡:纻布。淮南道。厥赋:絁、绢、绵、布。厥贡:丝、布、纻、葛。
剑南道。有交梭,弥牟、布。
《唐六典》:胜宁等州出女稽布,济州出賨布,海州出楚布,涪州出连头獠布,巴州出阑干布,凉州出毼布,西州出白氎,南州出斑布,汉州出弥牟布,韶州出竹子布。
《五代史·契丹附录》:西娄有邑屋市肆,交易无钱而市布。
《宋史·龟兹国传》:国城有市井而无钱货,以花蕊布博易。
《桂海虞衡志》:黎单黎人所织青红间道木绵布也,桂林人悉买以为卧具。
《挥麈前录》:高昌国出白氎、绣文花蕊布。贤奕尚衣缝人,云上近体俱松江三梭布所制,本朝家法如此,大庙红纻丝拜裀立脚处,乃红布其品节。又如此今富贵家,佻达子弟乃有以纻丝绫段为裤者,其暴殄过分,亦已甚矣。

布部外编

《洞冥记》:东方朔字曼倩,父张夷字少平,妻田氏女夷,年二百岁。颜如童子,朔生三日而田氏死。时景帝三年也。邻母拾而养之,三岁。天下秘谶,一览闇诵于口。居常指撝天下,空中独语。邻母忽失,朔累月方归。母笞之后,复去。经年乃归,母忽见。大惊曰:汝行经年一归,何以慰我耶。朔曰:儿至紫泥海,有紫泥污衣,仍过虞渊湔浣朝发中返。何云经年乎。母问之汝悉是何处行。朔曰:儿湔衣竟暂息都崇堂,王公饴之以丹霞浆,儿食之太饱,闷几死。乃饮元天黄露,半合即醒。既而还路,遇一苍虎息于道傍。儿骑虎还,打捶过痛,虎齧儿,脚伤。母悲嗟,乃裂青布裳裹之。朔复去家万里,见一枯树。脱布挂于树,布化为龙,因名其地为布龙泽。

褐部汇考

《诗经》

《豳风七月》

无衣无褐,何以卒岁。
〈笺〉褐毛布也,〈疏〉正义曰毛布。用毛为布,今夷狄作褐,皆织毛为之,贱者所服。

《说文》《释褐》

褐短衣也。

《唐国史补》《兔褐》

宣州以兔毛为褐,亚于锦绮。复有染丝织者,尤妙。故时人以为兔褐,真不如假也。

《天工开物》《褐毡》

凡绵羊有二种:一曰蓑衣羊。剪其毳为毡为绒,片帽袜遍天下。胥此出焉。古者西域羊,未入中国。作褐为贱者,服亦以其毛为之。褐有粗而无精。今日粗褐亦间出此羊之身。此种自徐淮以北州郡,无不繁生。南方唯湖郡饲畜。绵羊一岁三剪毛。〈夏季希革不生〉每羊一只岁得绒袜料。三双生羔牝牡,合数得二羔。故北方家畜绵羊百只,则岁入计百金,云一种矞䒒羊。〈番语〉唐末始自西域传来,外毛不甚蓑长。内毳细软,取织绒褐。秦人名曰山羊,以别于绵羊。此种先自西域传入,临洮今兰州独盛。故褐之细者,皆出籣州。一曰兰绒,番语谓之孤古绒,从其初号也。山羊毳绒亦分两等:一曰搊绒,用梳栉搊下打线织帛。曰褐子、把子、诸名色。一曰拔绒。乃毳毛精细者。以两指甲逐茎挦下,打线织绒褐。此褐织成,揩面如丝帛滑腻。每人穷日之力,打线只得一钱重。费半载工夫,方成匹帛之料。若搊绒打线,日多拔绒数倍。凡打褐绒线,冶铅为锤。坠于绪端,两手宛转搓成。凡织绒褐机,大于布机。用综八扇穿经度缕,下施四踏轮。踏起经隔二抛纬,故织出文成斜现。其梭长一尺二寸,机织羊种皆彼时归夷传来。〈名姓再详〉故至今织工皆其族类,中国无与也。凡绵羊剪毳,粗者为毡。细者为绒毡。皆煎烧沸汤,投于其中搓洗。俟其粘合,以木板定物式。铺绒其上,运轴赶成。凡毡绒白黑为本色,其馀皆染色。其氍毹、氆氇等名称皆华夷各方语。所命若最粗而为毯者,则驽马诸料杂错而成,非专取料于羊也。

褐部选句

赵壹疾邪赋:势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披褐怀金玉,兰蕙化为刍。
古诗:短褐中无絮,带断续以绳。

褐部纪事

《史记·商君传》:赵良曰:五羖大夫,荆之鄙人也。闻秦缪公之贤而愿望见,行而无资,自粥于秦客,被褐食牛。期年,缪公知之,举之牛口之下,而加之百姓之上。《淮南子》:宓子治单父三年,而巫马期衣短褐,易容貌,往观化焉。
《左传》:哀公十三年,吴申叔仪,乞粮于公孙有山氏。曰:佩玉蕊兮,予无所系之,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对曰:粱则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
《新序·杂事篇》:齐有妇人,极丑无双,号:无盐女。行年三十,无所容入,衒嫁不售,乃拂短褐,自诣宣王,愿一见。于是宣王召而见之。
《韩诗外传》:东郭先生知宋将亡,褰褐而过其朝曰:宋将有荆棘之患,索吾褐故褰而避之。
《史记·蔺相如传》:赵惠文王,得楚和氏璧。秦昭王遗赵王书,愿以十五城易璧。赵王召见蔺相如。遂遣相如奉璧西入秦。秦王无意偿赵城,相如乃使其从者衣褐,怀其璧,从径道亡,归璧于赵。
《汉书·娄敬传》:敬,齐人也。汉五年,戍陇西,过雒阳,高帝在焉。敬脱挽辂,见齐人虞将军曰:臣愿见上言便宜。虞将军欲与鲜衣,敬曰:臣衣帛,衣帛见,衣褐,衣褐见,不敢易衣。虞将军入言上,上召见。
《贡禹传》:元帝时,齐三服官。迁禹为光禄大夫,禹上书曰:臣禹年老贫穷,家訾不满万钱,妻子糠豆不赡,裋褐不完。有田百三十亩,陛下过意徵臣,臣卖田百亩以供车马。《晋书·王献之传》:献之疏曰:故太傅臣谢安。弱冠遐栖,则契齐箕皓;应运释褐,而王猷允塞。
《郤超传》:桓温将伐慕容氏,超进策曰:北土早寒,三军裘褐者少,恐不可涉冬。
《晋书·隐逸传》:杨轲,常衣褐缊袍,人不堪其忧,而轲悠然自得。
《艺术传》:单道开,敦煌人也。常衣粗褐,或赠以缯服,皆不著。
《孝友传》:何琦善养性,老而不衰,布褐蔬食,恒以述作为事。
《隐逸传》:刘驎之少尚质素,虚退寡欲。桓冲闻其名,请为长史,驎之固辞不受。冲尝到其家,驎之于树条桑,使者致命,驎之曰:使君既枉驾光临,宜先诣家君。冲乃造其父。父命驎之,然后方还,拂短褐与冲言话。《苻坚载记》:王猛怀佐世之志。桓温入关,猛被褐而诣之,一面谈当世之事,扪虱而言,旁若无人。
《陶潜五柳先生传》: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南史·何点传》:梁武帝与点有旧。及践阼,召之。点以巾褐引入华林园,帝赐诗酒,恩礼如旧。
《北史·魏侯深传》:深背杜洛周归尔朱荣。路中遇寇,身被苫褐。荣赐其衣帽,厚待之。
《颜氏家训》:思鲁尝谓吾曰:朝无禄位,家无积财,当肆筋力,以申供养。吾命之曰:若务先王之道,家世之业,藜羹缊褐,我自欲之。
《唐书·卓行传》:阳城德宗,召拜右谏议大夫,遣长安尉杨宁赍束帛诣其家。城褐衣到阙下辞让,帝遣中人持绯衣衣之,召见。
《嘉话录》:有朝士诣友,生见衲衣道人在坐。他日,曰:公好毳褐之,夫吾但觉其臭耳。友生曰:毳褐之臭,岂甚铜乳之臭,吾视毳褐愈于朱紫远矣。
《宋史·徐铉传》:铉历左常侍。淳化二年,庐州女僧道安诬铉奸私下吏,道安坐不实抵罪,铉亦贬静难行军司马。初,铉至京师,见被毛褐者辄哂之,邠州苦寒,终不御毛褐,致冷疾。一日晨起方冠带,遽索笔手疏,约束后事,又别署曰:道者,天地之母。书讫而卒。
《闻见录》:邵康节,熙宁初始为隐者。之服乌帽绦褐,见卿相不易也。
《家世旧闻》:泰州徐神翁能知未来事。召至都下,用太宗见陈抟故事。御绦褐,即便殿以宾礼接之。

褐部杂录

《老子·知难篇》:圣人被褐怀玉。
《墨子·非乐篇》:人不可衣短褐;衣服不美,身体从容,不足观也。
《吕氏春秋》:被褐而出,衣锦而入。藏文于内,固不可也。《中论》:视衮龙之文,然后知被褐之陋。
《晋书·皇甫谧传》:谧疏曰:皋陶振褐,不仁者远。
《抱朴子》:结褐嚼蔬,而不悒悒也。黄发终否,而不恨恨也。
《唐书·地理志》:常州晋陵郡。土贡:兔褐。
会州会宁郡。土贡:驼毛褐。
《裴渊记》:蛮夷取榖树皮,熟搥之以为褐。
《明道杂志》:南唐平徐铉入朝,见朝中士大夫寒月衣毛衫。乃叹曰:自五胡猾,夏乃有此风铉。鄙之不肯服。在邠州中寒疾死。铉之为此言,是不甘为亡国之俘。为丑言以薄中朝士大夫耳。不然,岂不读毛诗也。《诗》曰:无衣无褐。郑元注褐毛,布也。毛布非今段子乎。则其来自三代也。古人衣裘,并皮衣之为裘,取毛织之为褐,理何爽乎。

帛部汇考

《书经》

《禹贡》

徐州厥篚元纤缟。
〈蔡传〉元赤黑色币也。纤缟皆缯也。《礼》曰:及期而大祥,素缟麻衣,中月而禫,禫而纤。《记》曰:有虞氏缟衣而养老,则知纤缟皆缯之名也。曾氏曰:元赤而有黑色,以之为衮,所以祭也。以之为端,所以齐也。以之为冠,以为首服也。黑经白纬曰纤。纤也缟也,皆去
凶即吉之所服也。

荆州厥篚元纁。
〈蔡传〉《周礼》:染人,夏纁元,纁绛色币也。〈大全〉郑氏曰:染纁者三入而成。又再染以黑,则为緅。又再染以黑,则为缁。元色在緅缁之间,其六入者是染元纁之法也。此州染元纁色善,故贡之。

《礼记》《王制》

布,帛精粗不中数,幅广狭不中量,不粥于市,奸色乱正色,不粥于市。
〈陈注〉数升缕多寡之数也,帛广二尺四寸。

《周礼》《夏官》

《职方氏》:正北曰并州,其利布帛。

《冬官》

㡛氏湅帛以栏为灰,渥淳其帛,实诸泽器,淫之以蜃。
〈订义〉易氏曰:丝弱于帛,帛壮于丝,湅丝不过涚水而沤之,湅帛则以栏为灰,煮而熟之,以至淫之盝之,又至于涂之宿之,其法为特详。 赵氏曰:以栏为灰。谓烧,栏木。以为灰也。渥淳以灰煮,熟渐,渍其帛也。淳沃也,渥渍之使厚也。既曰:渥淳不可遽至乾熇,故实诸润泽湿之器。蜃白蛤也,以蛤为粉,浸淫器中,欲令帛白也,淫即善防者,水淫之,之淫。 陈用之曰:既曰渥淳必有水焉,非特灰而已,故实于泽器,欲其不遽以乾熇,故也淫谓粉蜃以淫其上,则闭其湿于泽器之中,而得以渐渍之矣。 毛氏曰:以栏为灰,变生而熟,以蜃为灰,变质而白。

清其灰而盝之,而挥之。
郑康成曰:清澄也。于灰澄而出,盝晞之晞而挥,去其蜃。 毛氏曰:于器从而振之谓之盝。 陈用之曰:盝以盛之。 王昭禹曰:灰既澄而清,则盝而出之,而挥去其所惹之蜃灰。

而沃之,而盝之,而涂之,而宿之。
郑康成曰:更渥淳之。 王昭禹曰:既挥其灰,沃之以水,又从而盝出之。既盝出矣,又从而涂之以蜃灰而宿之,则使经宿焉。 毛氏曰:自此不复用湅,亦不须和以水,其帛且湿,但涂以乾灰而已,岂非变生为熟易,而变质为白难乎。 陈用之曰:或言实诸泽器,不言涂宿。或言涂宿而不言灰蜃之用,相备以见也。

明日沃而盝之。
毛氏曰:涂之矣,复以清水沃而盝之者,去其所涂之灰也。然涂之宿而已,明日从而盝之,与夫清其灰而盝之异矣。此盝之二。每事不同,因其事也。

昼暴诸日,夜宿诸井,七日七夜,是谓水湅。
王昭禹曰:又从而暴诸日,而温之以阳气,宿诸井而寒之以阴气。

《方言》《帛部杂释》

缯帛之细者谓之纤。东齐言布帛之细者曰绫,秦晋曰靡。

《释名》《释綵帛》

纺粗丝织之曰疏。疏寥也,寥寥然也。
縠粟也,其文足,足而踧,视之如粟也,又谓沙縠,亦取踧,踧如沙也。
繐,齐人谓凉,谓惠,言服之轻细凉惠也。
纨涣也,细泽有光,涣涣然也。
紬抽也,抽引丝端出细绪也,又谓之絓。絓挂也,挂于帐端振举之也。
茧幕也,贫者著衣,可以幕络絮也,或谓之牵离,煮熟烂牵引,使离散如绵然也。
素朴素也,已织则供用,不复加巧饰也。

《财货源流》《帛》

帛缯也,缯帛之总名。

《演繁露》《厚帛》

缯厚帛也,蔡邕女诫曰:缯贵厚而色尚深,为其坚韧也。按此即厚帛乃始名缯其著色深也。

《本草纲目》《帛》释名


李时珍曰:素丝所织,长狭如巾,故字从白巾。厚者曰缯双,丝者曰缣。后人以染丝造之,有五色帛。
主治

陈藏器曰:绯帛烧研,傅初生儿脐。未落时,肿痛又疗恶,疮丁肿诸疮有根者入膏用为上仍以掌大一片同露蜂房棘刺钩烂草节乱发等分烧研,空腹服方寸匕。
王好古曰:主坠马,及一切筋骨损。李时珍曰:烧研疗血崩,金疮出血,白驳风。
陈藏器曰:五色帛主盗汗,拭乾,讫弃道头。
附方

肥脉瘾𤺋:曹姓帛,拭之愈。〈千金方〉

帛部艺文〈诗〉《省试恩赐耆老布帛》唐·李绛

涣汗中天发,殊私海外存。衰颜逢圣代,华发受皇恩。烛物明尧日,垂衣辟禹门。惜时悲落景,赐帛慰馀魂。厚泽沾翔泳,微生保子孙。盛明今尚齿,欢奉九衢樽。

帛部选句

汉刘向《九叹》:申诚信而罔违兮,情素结于纫帛。班婕妤《捣素赋》:改容饰而相命,卷霜帛而下庭。班固《窦车骑北征》:颂同庖厨之珍馔,分裂室之纤帛。张衡《东京赋》:通帛绩旆。〈又〉聘丘园之耿洁,履束帛之戋戋。
蔡邕《团扇赋》:裁帛制扇,陈象应矩。
梁元帝《荐鲍几表》:旌蒲出鲁贲,帛归齐颂声,既兴盛业斯在。
唐骆宾王《上崔长史启》:籯金味道之子,候纁帛以弹冠。屑玉含毫之人,望弓旌而跷足。
萧颖士《莲蕊散赋》:滫以苏膏,幕以油帛。
李白《明堂赋》:奉圭瓒献琛帛。
宋曾巩户部侍郎:制田畴生齿之籍,谷帛货泉之计。魏曹植《美女篇》:媒氏何所营,玉帛不时安。
唐李憕《同望幸新亭赐钱公宴》诗:赐钱开汉府,分帛醉尧人。
岑参诗:天门街西闻捣帛。
杜甫诗:那无囊中帛,救汝寒凛慄。〈又〉自京赴奉先县。咏怀诗: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阙。
严维《赠别至弘上人》诗:衲衣求坏帛,野饭拾春蔬。戴叔伦诗:尺帛无长裁,浅水无长流。〈又〉屯田词:捕蝗归来守空屋,囊无寸帛瓶无粟。
于鹄秋衣词:箧中有秋帛,裁作远客衣。
白居易诗:磨刀不如砺,捣帛不如砧。
周贺《逢播公》诗:衲衣春坏帛,香印雨沾灰。
贾岛诗:衣褐惟粗帛,筐箱祇素书。
《僧寒山》诗:仕鲁蒙帻帛,且爱裹疏巾。
《善住》诗:乱藤悬雨壁,坏帛挂风枝。
宋苏轼诗:青绫衲衫暖衬甲,纳线勒帛光透胁。元柳贯诗:江驿北来无雁帛,水乡随处有鱼罾。明莫士安《题湖山清晓图》诗:书封雁帛感苏卿,脍斫鲈丝羡张翰。
王士熙《早朝行》:辇金驮帛分远行,龙沙士饱无鼓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帛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