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十一卷目录

 币帛总部总论
  文献通考〈论和买 论和预买 论和买绢〉
  朱子大全集〈夏税牌由〉
 币帛总部艺文
  奏台州免纳丁绢状     宋朱熹
  停织造疏         明徐恪
 币帛总部纪事
 币帛总部外编
 枲部汇考
  书经〈禹贡〉
  周礼〈天官 夏官〉
  天工开物〈枲著 夏服〉
 枲部艺文〈诗〉
  白纻           古乐府
  白苧歌         宋戴复古
  答甘允从寄海东白纻    元虞集
 枲部选句
 枲部纪事
 枲部杂录
 葛部汇考
  书经〈禹贡〉
  诗经〈周南葛覃 鄘风君子偕老〉
  周礼〈地官〉
  说文〈释絺绤〉
  南方草木状〈蕉葛〉
  异物志〈交阯葛〉
 葛部艺文〈诗〉
  黄葛篇          唐李白
  采葛歌           阙名
  采葛篇          明程烈
 葛部选句
 葛部纪事
 葛部杂录

食货典第三百十一卷

币帛总部总论

《文献通考》《论和买》

《吴氏能改斋谩录》曰:本朝预买紬绢,谓之和买绢。按《玉壶清话》《渑水燕谈》二书,皆以为始于祥符初。因王旭知颍州时,大饥出。内府钱十万缗与民,约曰:来年蚕熟,每贯输一缣。谓之和买。自尔为例。而《渑水燕谈》又以为其后。李士衡行之陕西,民以为便。今行天下,于岁首给之。然予按《范蜀公·东斋记事》称是太宗时,马元方为三司判官建,言方春乏绝时预给库钱,贷之至夏秋,令输绢于官预买紬绢。盖始于此,以三书考之。当以范说为是,盖范尝为史官耳。予读诗人袁陟世弼所为《墓志序》,其当仁宗时为太平州当涂知县,且言江南和市紬绢预给民钱,郡县或以私惠人而不及农者,当涂尤甚。世弼所为条约细民,始均得之,乃知太宗之所以惠爱天下多矣。而其后以盐代钱以为缣直,又其后也。盐亡而额存然。后知左氏所谓作法于凉,其说不诬矣。

《论和预买》

和预买始于太平兴国七年,然折钱未有定数。如转运使辄,加重诏旨禁绝之。熙宁理财多折见钱,而诸郡犹有添起贯陌不等之弊。朝廷随即行遣,今之困民莫甚于折帛,而预和市尤为无名之敛。然建炎初,行折帛亦止二贯。户部每岁奏乞指挥,未为常率,四年为三贯。省绍兴二年为三贯五百,省四年为五贯二百,省五年七贯,省七年八贯,省至十七年有旨稍损其价。两浙紬绢,每匹七贯文,内和买六贯五百文,绵每两四百文。江东路紬绢,每匹六贯文,则科折之重至此极矣。不可不务宽之也。

《论和买绢》

按熙宁初,王介甫秉政,专以取息为富国之务。然青苗则春散秋敛,是以有赊贷之息。市易则买贱,卖贵是以有贸易之息。至于和买,则官以钱买民之紬绢,而已息钱恶从出。盖当时,言利小人如王广渊辈以千钱配民课绢一匹,其后匹绢。令输钱一千五百,是假和买紬绢之名,配以钱而取其五分之息。如明道所言,可见其刻又甚于青苗矣。

《朱子大全集》《夏税牌由》

契勘人户递年送,纳夏税和买。本色折帛钱多是无凭,照应合纳数。目是致送纳或多或少。有人户在约束前已纳之数,当来亦无照凭,兼下户不成端疋之数依已降。指挥每尺纳钱一百文足已。行下星子都昌建昌县,每户置立牌,由分明开说:某某都人户合纳夏税折帛和买紬绢各若干。给付人户收执,须管于省。限内尽数具钞同牌,由赴场照数送纳。如不赍牌由同钞前来,定不交受。其有人户,在今来约束以前赴所属送纳者,亦仰给付牌由数内,若有少欠,仰人户照牌由数目依数纳足,须至晓谕。

币帛总部艺文

《奏台州免纳丁绢状》宋·朱熹

臣巡历至台州,据属县人户陈状,称逐年身丁每丁合纳本色绢三尺五寸,并钱七十一文。被州县登承抑纳绢七尺,其实本州每丁只发纳上供三尺五寸,却将钱七十一文,令人户倍输折纳本色。窃念本州县人户,连遭荒旱,细民艰食,见蒙追催,紧急无所从。出乞将递年多纳理作今年合纳。其今年倍纳,在官乞理为来年合纳之数。臣唤到台州典级杨松年陆迅等供拖照案例,临海五县人户合纳丁绢。除第一等至第四等,系将丁产税银,并纽科纳绢帛外,所有第五等丁绢检准。建炎三年十一月三日,德音节文两浙人户岁出丁盐钱。每丁纳钱二百二十七文,并令纳绢一丈绵一两,已是太重。自今第五等以下,人户一半依旧折纳,外馀一半折纳见钱。台州人户身丁,每丁供盐税钱一百四十一文,足折纳绢七尺。自绍兴三年首,正将第五等人户丁盐钱,除一半折纳绢三尺五寸外,有一半折纳见钱七十文足五。分计减退本色绢数,是致阙少绢帛,支遣本州。于绍兴四年,相度贴支官钱,揍纳具申朝廷。获奉圣旨,令台州桩管见钱与人户,纳到数目,依市价卖发,不得科敷骚扰本州。自绍兴四年以后,却将第五等人户合纳一半丁,钱七十文五分足,纽纳绢三尺五寸,照得第五等人户,计一十九万九千八十四丁,合纳丁盐钱二万八千七百贯八百四十四文。除一半纳本色外,有一半止合纳丁钱一万四千三十五贯四百二十二文足。本州却将上伴丁钱纽作本色绢三尺五寸,催纳计绢一万六千五百九十匹一丈二尺。以致人户陈理。今来若放免一半丁绢,却合催纳一半丁,钱一万四千三十五贯四百二十二文足。其所免上件丁绢,本州逐年自有支用。趱剩紬绢一万六千二百馀匹,可以通那充官兵等支遣,不碍起发上供。纲运之数,臣照对台州诸县连年灾伤,细民重困。若不优加存恤,必见流移。其第五等人户,所纳丁税既有元降。建炎三年,指挥许纳一半见钱,自不应并纳本色。今来台州若免纳一半丁,绢本州自有,趱剩紬绢可以通那支遣。不碍起发上供之数。委无相妨,臣已行下台州及临海等县遵照。建炎三年,获降圣旨,令人户逐年每丁送纳绢三尺五寸,并一半见钱七十文五分足。免致重困贫民下户,不得仍前违戾科,抑外须至奏闻者。

《停织造疏》明·徐恪

今之南京并苏杭嘉湖等府,即古吴越之境,租税之出数倍于他州。而绮纨锦绣之贡,岁有常额。上供六宫之用,下充四裔之赏。近又差内臣,往彼织造乘舆服御,所用无几。而工役科派,所费不赀。近侍势位尊严,府县奉承惟恐。或后一应财物,非天降地,涌皆民之膏血也。若不早为苏息,诚恐民不堪命,怨讟由之而起。祸福倚伏不可预测,大禹恶衣,文王卑服。千载之下,犹仰盛德皇。上临御未久,春秋鼎盛,方当躬行,节俭以身先天下。奈何以服御之故,远遣内臣,劳东南之赤子乎。伏睹皇上即位首颁明诏,特载苏杭嘉湖等处织造内外人员,即便回京,是以宣布之日,远近闻之莫不欢忻鼓舞,以为圣德之厚。烛知民隐曾,未三载复此差遣,无乃执事者之过,非皇上之本意也。但愚民无知,罔测所自未免。有为惠不终之叹,此微臣所以不避斧钺,冒昧而言乞敕。该部计议合无,仰遵明诏,俯察下情,仍将差去织造内臣,取回馀剩丝料发与各府,准作岁造支用。仍令彼处巡抚、巡按、咨访舆情。凡可以轻徭、薄税、息民、养兵及防微杜渐之计,悉听举行。不作无益与民,更始庶几应天以实而灾异可弭矣。

币帛总部纪事

《汉书·高帝本纪》:八年春三月,令贾人毋得衣锦绣绮縠絺纻罽。〈注〉师古曰:绮,文缯也,即今之细绫也。絺,细葛也。纻,织纻为布及疏也。罽,织毛若今毼及氍毹之类也。
《册府元龟》:元封中,武帝北至朔方,东封泰山,巡海上,旁北边以归。所过赏赐,用帛百馀万匹。
《西京杂记》:宣帝被收系郡邸狱。臂上犹带史良娣合采婉转丝绳系身毒,国宝镜一枚,大如八铢钱。及即位,常以琥珀笥盛之。缄以戚里织成锦。一曰,斜文锦。《汉书·匈奴传》:宣帝甘露三年正月,呼韩邪单于朝天子于甘泉宫,赐锦绣绮縠杂帛八千匹。又明年,呼韩邪单于复入朝,礼赐加锦帛九千匹。呼韩邪死,复株累若鞮单于立。河平四年,入朝,加赐锦绣缯帛二万匹。
《西京杂记》: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昭仪在昭阳殿。遗飞燕书曰:今日嘉辰,贵姊懋膺洪册,谨上襚三十五条以陈踊跃之心。
《汉书·叙传》:班伯拜中常侍,迁奉车都尉。与王、许子弟为群,在于绮襦纨裤之间,非其好也。
《东观汉记》:马后袍极粗疏,诸王朝望见反以为绮。后曰:此缯染色好,故直用之。
《汉书》:仪祭天用六綵绮席六重长一丈。
《续汉书·舆服志》:虎贲武骑,皆鹖冠,虎文章衣。襄邑岁献织成虎文。
《三国魏志·武帝纪〈注〉《献帝起居注》曰:使使持节行太常大司农安阳亭侯王邑。赍璧帛元纁、绢五万匹纳娉,介者五人,皆以议郎行大夫事副介一人。
《高柔妇与柔书》:谨奉织成一量。
《册府元龟》:晋惠帝永宁初,雒中有锦帛四百万。《邺中记》:石虎冬月,施流苏,斗帐悬金薄,织成綩囊。石虎皇后出女妓二千,为卤簿冬月,皆著紫纶巾蜀。锦裤脚著:五文织成靴。
石虎猎著:金缕织成合欢裤。
晋后略:张方兵入洛,诸官府大劫掠御宝织成流苏,皆分割为马矣。《于宝》:晋纪初,洛中名服有白石,绮织者尤之,曰石非缯綵之称。
晋令第三品已下得服杂杯之绮,第六品已下得服七綵绮。
《东宫旧事》:太子纳妃有七綵杯文,绮被一七綵杯文,绛裤长命杯文绮裤。
《南齐书·豫章文献王嶷传》:嶷为南蛮校尉,荆、湘二州刺史,南蛮资费岁三百万,布万匹,绵千斤,绢三百匹,近代莫比也。
《魏书·太武帝纪》:三年秋七月,帝亲登台观走马;王公诸国君长驰射,中者赐金锦缯絮各有差。
四年秋七月己卯,筑坛于祚岭,戏马驰射,赐射中者金锦缯帛各有差。
《北史·高允传》:允为尚书、散骑常侍,卒。诏给绢一千匹、布二千匹、绵五百斤、锦五百匹、杂綵百匹、谷千斛,以周丧用也。
《魏书·食货志》:和平二年冬,诏出内库绫绵布帛二十万匹,令内外百官分曹赌射。
《隋书·食货志》:魏天平元年,迁都于邺,六坊之众,从武帝而西者,不能万人,馀皆北徙,春秋二时赐帛,以供衣服之费。常调之外,逐丰稔之处,折绢籴粟,以充国储。
开皇九年,陈平,帝亲御朱雀门劳凯旋师,因行庆赏。自门外夹道列布帛之积,达于南郭,以次颁给。所费三百馀万段。
《唐书·车服志》:中官不衣纱縠绫罗。
《旧唐书·舆服志》:武德中,敕:三品以上,大科紬绫及罗,其色紫。五品以上,小科紬绫及罗,其色朱。六品以上,服丝布,杂小绫。
《裴冑传》:代宗命冑为京南节度,时诸道节度观察使竞剥下厚敛,制奇锦异绫,以进奉为名。冑常赋之外一无横敛。
《册府元龟》:元和八年六月,以东都留守韩皋为简较吏部尚书,兼许州刺史。敕以陈、许二州经水涝,赐皋绫绢布葛十万端匹,以佐军资备宴赏。
《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十年十一月,诏出内库缯绢五十五万匹供军。
十一年三月,出内库缯帛五万匹充奉山陵。
十二年三月,出内库绢布六千九万段匹,付度支供军。九月,出内库罗绮,送度支估计供军。
《穆宗纪》:长庆二年秋七月,内出绫绢五十万匹付度支,以供军用。
《敬宗纪》:长庆四年正月,内出绫绢三百万段以助赏给。
《册府元龟》:太和四年七月,内出绫绢三十万匹,付户部充和籴。
《十国春秋·吴·高勖传》:勖,舒城人。太祖起淮南辟掌书记。时军兴事繁用度不足。太祖欲以茶盐,易民布帛。勖谏曰:兵火之馀,十室九空。又渔利以困之,将复离叛不若,尽我所有,易邻道所无,足以给军。选贤守令劝课农桑,数年之间仓库自实。太祖以其言为然,悉从之。
《宋史·食货志》:至道末,三岁一亲祀郊丘,计缗钱常五百馀万,大半以绫绮、絁紬平其直给之。咸平中,尝出内府绫、罗、锦、绮计直缗钱百八十万、银三十万两,付河北转运使籴粟实边。
《真宗纪》:咸平六年九月,出内府缯帛,市谷实边。《玉海》:咸平六年九月,出内府绫、锦籴于河北。
《渑水燕谈录》:祥符初,王旭知颍州。因岁饥,出库钱贷民。约蚕熟一千输一缣。其后李士衡行之陕西,民以为便。令行于天下,于岁首给之,谓之和买绢,或曰预买,始于旭也。
《国老谈苑》:王旦在中书,祥符末,内帑灾缣帛几罄。三司使林,特请和市于河外。草三上,旦悉抑之。顷而特率属僚诉于宰府,旦徐曰:琐微之帛固应自至,奈何彰国弱于四方。居数日,外贡并集,受帛四百万。盖旦先以密符督之也。
《宋史·食货志》:天圣以后,兵师、水旱费无常数,三岁一赉军士,出锦绮、鹿胎、透背、绫罗纱縠合五十万匹,以佐三司。
《仁宗纪》:庆历二年六月,出内藏紬、绢三百万助边费。《元史·世祖纪》:至元二十二年,赏诸王阿只吉、小厮、汪总帅、别速带、也先等所部及征缅、占城等军,绢帛八万一千匹、绵五百三十斤、木棉二万七千二百七十九匹。
二十四年十二月,诸王薛彻都等所驻之地,雨土七昼夜羊,畜死不可胜计,以币帛绵布杂给之。
至元二十五年三月,赐诸王朮伯币帛各一万匹,兀鲁台、瓜忽儿币帛各一百。夏四月庚辰,赐诸王小薛币帛有差。辛巳,赐诸王阿赤吉纱罗绢布有差。五月丙申,赐诸王八八纱罗绢布等四千五百。戊申,赐拔都不伦币帛纱罗等万匹。六月壬戌,赐诸王朮伯币帛纱罗万匹。丁卯,又赐诸王朮伯币帛纱罗万匹。十一月,赐诸王也里千币帛纱罗等二千匹。十二月乙卯,赐按荅儿秃等币帛布氎布二万三千六百六十六匹。庚辰,赐诸王管牙合赤等丝万两、绵八万三千二百两、金素币一千二百匹、绢五千九十八匹。《成宗纪》:至元三十一年夏四月,即皇帝位。六月壬辰,定西平王奥鲁赤、宁远王阔阔出、镇南王脱欢及也先帖木而大会赏赐例,币帛各二百匹;诸王帖木而不花、也只里不花等,币帛各一百六十匹。秋七月己未,赐诸王出伯奥鲁军、也速带而红袄军,币帛各六百万匹。甲戌,诏月儿鲁守北边,赐其所统军士币帛各万匹,及西征军士币帛三万匹。
元贞元年十二月,赐诸王不颜铁木而、阿八也不干币帛各二百匹。
二年春正月,赐诸王合班妃杂币帛千匹。
大德元年春正月,诏诸王亦怜真来朝,薨于道,赐币帛五百匹。
二年十一月,赐和林军校币帛六千匹。
三年十一月,赐和林币帛二万九千匹。
六年春正月,增诸王塔赤铁木而岁赐杂币百匹。七年春正月,赐也梯忽而的合币帛百匹。五月,以大德五年战功,赏北师币帛各五万九千匹。十二月,赐皇姑鲁国大长公主币帛各三百匹。
八年二月,赐太祖位怯怜口户布帛万匹。赐近侍鹰坊怯怜口布帛二千匹。九月,诸王察八而、朵瓦等遣使来附,以币帛六百匹给之。冬十月,封皇侄海山为怀宁王,岁给币帛各千匹。
九年春正月,帝师辇真监藏卒,赙币帛万匹,赐诸王完泽、撒都失里、别不花等所部币帛有差。二月,赐朵瓦使者币帛五百匹。三月,以和林所贮币帛给怀宁王所部军。
《武宗纪》:大德十一年五月,皇帝即位于上都。六月,以币帛二万二千二百八十匹奉兴圣宫,赐皇太子亦如之。
至大元年三月庚申,赐镇南王老章币帛八百匹。乙丑,以北来贫民,仰食于官,给币帛准钞五十万锭。十一月,以币帛三百匹施昊天寺,为水陆大会。
二年二月,以诸王老的代梁王镇云南,赐从者币帛有差。
四年春正月,武宗崩。以诸王朝会,普赐币帛四十七万二千四百八十八匹。六月,赐晋王也孙铁木儿币、帛各二千匹。秋七月,以朝会,恩赐诸王秃满币帛三千匹。闰月乙巳,以朝会,恩赐月赤察儿、床兀儿币帛有差。丙寅,赐诸王阿不花等币帛各有差。冬十月,赐大普庆寺西锦、綵缎、纱、罗、布帛万端。
《明会典》:宣德八年,差给事中主事,于各处清查在库货物。凡纻丝绫罗布绢不成匹,及衣服器皿之物皆计。时值准作文武官,折色俸支用。
《明外史·沈漼传》:漼父节甫,为工部左侍郎,摄部事。连上疏请,减江、浙织造,帝为稍减织造数。中官传奏,节甫持不可,且上疏言之。

币帛总部外编

《搜神记》:陈节方诸神,东海君以织成青襦一领遗之。《杜兰香传》:兰香降南郡张硕,与硕织成裤衫。

枲部汇考

《书经》

《禹贡》

青州,岱畎丝,枲。
畎岱山之谷。〈疏〉枲,麻也。

豫州,厥贡漆,枲,絺,纻。

《周礼》《天官》

典枲下士二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订义〉王昭禹曰:麻之未,缉者谓之枲典。枲所掌其物,非一独以枲官名,盖麻为女功之正。

掌布缌缕纻之麻草之物,以待时颁功而授赍。
郑康成曰:缌十五升布,抽其半者白而细。疏曰:纻杂言此数物者以著其类,聚众多草葛之属。郑锷曰:缌者布之细者,缕者线。孟子曰:有布缕之征自其已成,言之则曰布,缌缕纻自其本质,言之则曰麻与草。

及献功受苦功,以其贾楬而藏之,以待时颁。
颁衣服授之,赐予亦如之。岁终,则各以其物会之。
史氏曰:岁终之会,各以其物。知其出纳之数。

《夏官》

职方氏,河南曰豫州,其利林漆丝枲。
〈订义〉王昭禹曰:《禹贡》豫之厥,贡漆丝絺纻,则林漆丝枲,固豫之所产也。

《天工开物》《枲著》

凡衣衾挟纩禦寒,百人之中止一人用茧绵。馀皆枲著古缊袍,今俗名胖袄棉花。既弹化相衣衾,格式而入装之,新装者附体轻煖。经年板紧煖气渐无,取出弹化而重装之,其煖如故。

《夏服》

凡苧麻无土不生,其种植有撒子分头两法。
池郡每岁以草粪压头,其根随土而高广,南青麻撒子种,田茂甚。

色有青黄两样。每岁有两刈者,有三刈者。绩为当暑衣裳、帷帐。凡苧皮剥取后,喜日燥乾。见水即烂破。析时则以水浸之,然只耐二十刻。久而不析则亦烂。苧质本淡黄,漂工化成至白色。
先用稻灰、石灰、水煮。过,入长流水再漂,再晒,以成至白。

纺苧纱能者,用脚车一女工并敌三工。惟破析时,穷日之力只得三五铢。重织苧机具与织棉者同。凡布衣缝线。革履串绳,其质必用苧纠合。凡葛蔓生质长于苧数尺,破析至细者,成布贵重。又有麻,一种成布甚粗。最粗者以充丧服,即苧布。有极粗者,漆家以盛布灰。大内以充火炬。又有蕉纱,乃闽中取芭蕉皮析缉为之,轻细之甚值,贱而质枵,不可为衣也。

枲部艺文〈诗〉

《白纻》古乐府

白纻宝如月,轻如云,色似银。制以为袍,馀作巾袍。以光躯巾拂尘。

《白苧歌》宋·戴复古

云为纬,玉为经。一织三涤手织成。一片冰清如夷齐,可以为衣陟,彼西山于焉采薇。

《答甘允从寄海东白纻》元·虞集

海国练衣雪色明,寄将千里见高情。著随野鹤浑相称,行近沙鸥亦不惊。江露满船歌醉起,炉烟携袖忆诗成。秋风游子偏愁予,谁采芙蓉共晚晴。

枲部选句

晋傅《元笔赋》:缠以素枲,纳以元漆。
南齐谢脁《酬德赋》:指曲蓬之直达,固有凭于原枲。北周王褒僮约贩于小市,归都担枲。
元郝经诗:欃枪闹三纪,丝枲紊千箱。
明杨基诗:邦人尽麻枲,终岁不知蚕。

枲部纪事

《周礼·天官》:大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七曰嫔妇,化治丝枲。〈注〉谓国中妇人有德行者,治理变化丝枲以为布帛之等也。
曾巩天长县君《黄氏·墓志》:其子既就学,夫人常夜治丝枲居其旁以勉之。

枲部杂录

《吕氏春秋》:得时之麻,必芒以长,疏节而色阳,小本而茎坚,厚枲以均。
《淮南子》:瞽师、庶女,位贱尚枲,权轻飞羽。〈注〉尚主也,主枲之官至微贱。瞽师庶女贱于尚枲,故权轻也。《后汉书·崔寔传》:五原土宜麻枲,而俗不知织绩,民冬月无衣,积细草而卧其中。
《唐书·突厥传》:耒耨之利,丝枲所生,散于数万里之外。《元史·张翥传》:翥曰:贵而衣貂,不如贫而缊絮。

葛部汇考

《书经》

《禹贡》

青州,厥贡盐絺。
〈传〉絺,细葛也。

扬州,岛夷卉服。
〈传〉南海岛夷草服葛越。〈疏〉葛,越南方布名,用葛为之。左思《吴都赋》云:蕉葛升越弱于罗纨是也。

豫州,厥贡漆,枲,絺,纻。
〈蔡传〉织纻以为布,及《练丝经》但言黄枲与纻成布,与未成布不可详也。

《诗经》《周南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朱传〉濩煮之也精,曰絺粗,曰绤斁厌也。〈疏〉正义曰《释训》云是刈,是濩。濩煮之也,舍人曰是刈。刈取之,是濩煮治之。孙炎曰煮葛以为絺绤,以煮之于濩,故曰濩煮。

《鄘风君子偕老》

蒙彼绉絺,是绁袢也。
〈注〉绉絺絺之蹙蹙者,当暑之服也。绁袢束缚意以展衣,蒙絺绤而为之,绁袢所以自敛饬也。或曰蒙谓加絺绤于亵衣之上,所谓表而出之也。〈大全〉孔氏曰葛之精者曰絺,其精尤细。靡者绉也,言细而缕绉。

《周礼》《地官》

掌葛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一人,胥二人,徒二十人。掌以时徵絺绤之材于山农。凡葛征徵草贡之材于泽农,以当邦赋之政令,以权度受之。
〈订义〉王昭禹曰:诗言葛之覃兮,继之是刈是濩。为絺为绤则絺,绤皆葛也。言其物则曰葛,言其服治之功,则曰絺绤。精者为絺,粗者为绤。郑康成曰草贡出泽䔛纻之属,可缉绩者。

《说文》《释絺绤》

絺,细葛也。绤,粗葛也。绉絺之细者也。

《南方草木状》《蕉葛》

牛乳蕉其茎解散如丝,以灰练之可纺绩为絺绤,谓之蕉葛。

《异物志》《交阯葛》

芭蕉叶大如筳席,其茎如芽。取蕉而煮之,则如丝可纺绩。女工以为絺绤,则今交阯葛也。

葛部艺文〈诗〉

《黄葛篇》唐·李白

黄葛生洛溪,黄花自绵羃。青烟蔓长条,缭绕几百尺。闺人费素手,采缉作絺绤。缝为绝国衣,远寄日南客。苍梧大火落,暑服莫轻掷。此物虽遇时,是妾手中迹。

《采葛歌》阙名

葛不连蔓棻台台,今我采葛以作丝。女工职分不敢迟。弱于罗兮轻霏霏,号絺素兮将献之。

《采葛篇》明·程烈

种葛南山下,春风吹葛长。二月吹葛绿,八月吹葛黄。腰镰逝采掇,织作君衣裳。经以长相忆,纬以思不忘。出入君箧笥,长得近辉光。层冰布河水,中野皓凝霜。吴罗五文彩,蜀锦双鸳鸯。君恩当断绝,叹息摧中肠。中肠日以摧,葛叶日以衰。愿留枯根株,化作萱草枝。

葛部选句

梁沈约谢敕赐绢葛启:素采冰华,絺文霜洁。变溽暑于闺阁,起凉风于襟袖。
唐杜甫诗:焉知南邻客,九月犹絺绤。〈又〉冬煖更絺绤,〈又〉惯习炎蒸岁絺绤。
宋陆游诗:薄饭蕨薇端可饱,短衫纻葛亦新裁。元钱惟善诗:韶海有人遗白葛,洞庭无客寄黄甘。元季川诗:养葛为我衣,种芋为我蔬。

葛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尧赐舜絺衣与琴。〈注〉细葛布衣也。《穆天子传》:天子筮猎,其卦遇革。逢公占之,赐之骏马十六,絺绤三十箧。
《左传》:宣公八年冬,葬敬嬴,旱无麻,始用葛茀。
《吴越春秋》:越王使国中男女入山采葛,作黄丝布以献吴王。
《越绝书》:葛山者,句践罢吴,种葛,使越女织治葛布,献于吴王夫差。
《汉书·江都易王建传》:建遣人通越繇王闽侯,遗以锦帛奇珍,繇王闽侯亦遗建荃、葛。〈注〉苏林曰:荃音诠,细布属也。服虔曰:音荪,细葛也。臣瓒曰:荃,香草也。师古曰:服、瓒二说皆非也。许慎云荃,细布也。字本作絟,音千全反,又音千劣反,盖今南方筒布之属皆为荃也。葛即今之葛布也。以荃及葛遗建也。
《东观汉记》:马严为陈留太守,严病,遣功曹吏李龚奉章诣阙。上亲召见龚问严病状,以黄金葛絺赐严。黄香为郎召诣安福殿,赐钱三万,黄白葛各二端。《后汉书·邓皇后纪》:殇帝崩,太后定策立安帝,太后昼省王政,夜则诵读,博选诸儒刘珍等及博士、议郎、四府掾史五十馀人,诣东观雠校传记。事毕奏御,赐葛布各有差。
《吴历》:孙策送华歆还洛,并送越布香葛。时多盗贼,歆渡牛渚,悉封还诸物。
《江表传》:魏文帝遣使于君,求细葛。群臣以为非礼,欲不与,孙权敕付使。
《三国吴志·士燮传》:燮为交阯太守,每遣使诣权,致杂香细葛,辄以千数。
《北周书·贺兰祥传》:祥,梁雍州刺史、岳阳王萧察,钦其节俭,乃以竹屏风、絺绤之属及经史赠之。祥难违其意,取而付诸所司。太祖后闻之,并以赐祥。
《南史·恩倖传》:戴法兴少卖葛山阴市,后为尚书仓部令史。
《隐逸传》:吴苞,濮阳甄城人。过江,聚徒教学。冠黄葛巾,竹麈尾。
《隋书·袁充传》:充,字德符,本陈郡阳夏人也。其后流寓居丹阳。祖昂,父君正,俱为梁侍中。充少警悟,年十馀岁,其父党至门,时冬初,充尚衣葛衫。客戏充曰:袁郎子絺兮绤兮,凄其以风。充应声答曰:唯絺与绤,服之无斁。以是大见嗟赏。

葛部杂录

《诗经·邶风绿衣篇》: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朱注〉庄公惑于嬖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言絺而绤遇寒风,犹己之过。时而见弃也。
《礼记·曲礼》:为天子削瓜者副也,巾以絺,为国君者华之,巾以绤。〈陈注〉以葛巾覆之而进也。
袗絺绤不入公门。〈陈注〉袗单也。絺绤所以凉体,单则见体而亵,故不可以入公门。
《檀弓》:绤衰穗裳,非古也。《月令》:孟夏之月,天子始絺。
《列子》:九土所资,或农或商,或田或渔;如冬裘夏葛,水舟陆车。默而得之,性而成之。
《说苑》:绵绵之葛,在于旷野,良工得之,以为絺纻。《通俗文》:细葛,谓之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