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三百五卷目录

 羹部纪事
 羹部杂录
 羹部外编
 脯部汇考
  礼记〈曲礼 郊特牲 内则〉
  仪礼〈聘礼〉
  周礼〈天官〉
  史记〈货殖传〉
  释名〈释饮食〉
  说文〈释脯〉
  风俗通〈脯〉
  广雅〈释器〉
  齐民要术〈脯腊〉
  遵生八笺〈千里脯 槌脯 算条巴子〉
 脯部艺文一
  谢东宫赉鹿脯等启    梁刘孝威
  蠲鹿臡奏         宋林㟽
 脯部艺文二〈诗〉
  次圣与小儿啖虎脯篇    宋刘宰
 脯部选句
 脯部纪事
 脯部杂录
 脯部外编

食货典第三百五卷

羹部纪事

《太公六韬》:尧王天下,温饭煖,羹不酸不弃。
《韩子》:尧之王天下也,粝粢之食,藜藿之羹。
刘向《新序》:纣王怒熊羹不熟,而杀庖人。
《帝王世纪》:文王长子曰:伯邑考,纣烹以为羹,以赐文王。曰:圣人不食其子羹。文王得而食之。纣曰:谁为西伯圣者,与食其子羹而不知。
《左传》:隐公元年夏,郑伯寘姜氏于城颍。颖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
《韩子》:孙叔敖相楚,粝饼菜羹,枯鱼之膳。
《淮南子·人间训篇》:太宰子朱侍食于令尹子国。子国歠羹而热,投卮浆而沃之。明日,子朱辞官而归。其仆曰:楚太宰未易得也,辞官而去之,何也。子朱曰:令尹轻行而简礼,其辱人不难。明日,伏郎尹怒而笞之三百。
《修务训》:楚人有烹猴而召其邻人,以为狗羹也,而甘之。后闻其猴也,㨿地而吐之,尽泻其食。此未始知味者也。
《新序》:晋平公问于叔向曰:昔者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不识其君之力乎。其臣之力乎。师旷侍曰:臣请譬之以五味,管仲善断割之,隰朋善煎熬之,宾胥无善齐和之。羹以熟矣,奉而进之。
《左传》:昭公十三年,晋叔鲋求货于卫,淫刍荛者,卫人使屠伯馈叔向羹,与一箧锦。叔向受羹,反锦。
《庄子·让王篇》:孔子厄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
《新序》:魏文侯见箕季子。日晏,进粝餐,瓜瓠之羹。曰:岂不能具五味。欲我无敛于百姓,以省饮食之养也。《韩子》:昭僖侯之时,宰人上食而羹中有生肝焉,昭侯召宰人而诮之曰:汝何为置生肝羹中。宰人曰:窃以为有欲去上食宰也。
《战国策》:乐羊为魏将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君烹其子而遗之羹,乐羊啜之,尽一杯。文侯谓堵师赞曰:乐羊以我之故,食其子之肉。赞对曰:其子之肉尚食之,其谁不食。乐羊既罢中山,文侯赏其功而疑其心。
中山君飨士,大夫司马子期在焉。羊羹不遍,子期怒走楚说王伐中山,中山君亡。有二人挈衣随后问之。曰:臣父,尝饿且死,君下壶餐哺。臣父,故来死君也。中山君叹曰:吾以一碗羊羹亡国,以一壶餐得二死士。《汉书·楚元王传》:高祖微时,常避事,时时与宾客过其丘嫂食。嫂厌叔与客来,阳为羹尽,轑釜,客以故去。已而视釜中有羹,繇是怨嫂。及立齐、代王,而伯子独不得侯。太上皇以为言,高祖曰:某非敢忘封之也,为其母不长者。七年十月,封其子信为羹颉侯。
《项羽传》:羽,为高俎,置太公其上,告汉王曰:今不急下,吾亨太公。汉王曰:吾与若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汝翁。必欲亨乃翁,幸分我一杯羹。
《风俗通》:昭帝时大官上食,羹中有发,切中有土,令史坐不谨敬皆论。
《异苑》:汉武帝时,夜郎竹王神者,名兴,尝从人止石上,命作羹,从者曰:无水。王以剑击石,泉便涌出。
《汉书·郊祀志》:古者天子以春解祠,祠黄帝用一枭、破镜。〈注〉如淳曰:汉,五月五日作枭羹以赐百官。
《酉阳杂俎》:武溪夷田强遣长子鲁居上城,次子玉居中城,小子仓居下城,三垒相次以拒王莽。光武二十四年,遣武威将军刘尚征之,尚未至仓,获白鳖为臛,举烽请两兄,兄至无事。及尚军来仓,举火,鲁等以为不实,仓遂战而死。
《后汉书·独行传》:陆续诣洛阳诏狱就考,诸吏不堪痛楚。续母远至京师,觇候消息,狱事持急,无缘与续相闻,母但作馈食,付门卒以进之。续唯对食悲泣,不能自胜。使者怪而问其故。续曰:母来不得相见,故泣耳。使者大怒,以为狱门吏卒通传意气,召将案之。续曰:因食饷羹,识母所自调和,故知来耳,非人告也。使者问:何以知母所作乎。续曰:母常截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是以知之。使者问诸谒舍,续母果来,于是阴嘉之,上书说续行状。帝即赦,还乡里。
《东观汉记》:王涣为洛阳令,马市正数,从卖羹饭家乞贷不得,辄殴骂之至忿。涣闻知事实,便讽吏解遣。《述异记》:汉元和元年,大雨,有一青龙堕于宫中。帝命烹之,赐群臣龙羹各一杯,故李尤七命曰:味兼龙羹。七命即文章名也。
谢承《后汉书》:陶硕字公超,啖芜菁羹,无盐豉。
《后汉书·刘宽传》:宽,为太尉。夫人欲试宽令恚,伺当朝会,装严已讫,使侍婢奉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宽神色不异,乃徐言曰:羹烂汝手。其性度如此。
《异物记》:陈思王制驼蹄羹,一瓯值千金,号七宝羹。《酉阳杂俎》:历城北二里,有莲子湖周环二十里,湖中多莲花。魏袁翻曾在湖宴集参军张伯瑜咨公,言向为血羹,频不能就公,曰:取洛水必成也。遂如公语,果成。
《郭子》:陆士衡诣王武子,武子有数斛羊酪,指以示陆曰:卿东吴何以敌此。陆云:千里莼羹,末下盐豉。刘欣期《交州记》:九真太守陶璜筑郡城于土穴中,得一物白色形似蚕蛹,无头,长数十丈,大十馀围。蠕蠕动莫能名,剖腹有肉如猪肪,遂以为臛羹,甚香。璜啖一杯,三军尽食。
《晋书·王浚传》:浚卒有二孙,不见齿录。桓温,表言之曰:浚今有二孙,年出六十,室如悬磬,糊口江滨,四节蒸尝,菜羹不给。
《文苑传》:张翰,吴郡吴人。齐王囧辟为大司马东曹掾。翰谓同郡顾荣语曰: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荣执其手,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鲙,曰:人生贵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笑林》:人有所羹者,以杓尝之。少盐,便益之,后复尝向杓中者,故云盐不足,如此数益升许盐,故咸,因以为怪。
《南史·殷景仁传》:景仁从祖弟淳。淳子孚,有父风。尝与侍中何勖共食,孚羹尽,勖云:益殷莼羹。勖,司空无忌子也。孚徐辍著曰:何无忌讳。
《宋书·朱脩之传》:脩之,为荆州刺史,姊在乡里,饥寒不立,脩之贵为刺史,未尝供赡。常往视姊,姊欲激之,为设菜羹粗饭,脩之曰:此乃贫家好食。致饱而去。《毛脩之传》:脩之尝为羊羹,以荐虏尚书,尚书以为绝味,献之于索虏托跋焘;焘大喜,以脩之为太官令。稍被亲宠,遂为尚书、光禄大夫、南郡公,太官令,如故。《南史·崔祖思传》:齐高帝在淮阴,祖思,参豫谋议。高帝既为齐王,置酒为乐,羹脍既至,祖思曰:此味故为南北所推。侍中沈文季曰:羹脍吴食,非祖思所解。祖思曰:炰鳖脍鲤,似非勾吴之诗。文季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帝甚悦,曰:莼羹故应还沈。
《南齐书·虞悰传》:悰为蜀郡太守。转司徒。善为滋味,和齐皆有方法。豫章王嶷盛馔享宾,谓悰曰:今日肴羞,宁有所遗不。悰曰:恨无黄颔臛,何曾《食疏》所载也。《孝义传》:乐颐,南阳人。湘州刺史王僧虔引为主簿,以同僚非人,弃官去。吏部郎庾杲之尝往候,颐为设食,枯鱼菜菹而已。杲之曰:我不能食此。母闻之,自出常膳鱼羹数种。杲之曰:卿过于茅季伟,我非郭林宗。《南史·萧睿明传》:朱绪无行,母病积年,忽思菰羹,绪妻到市买菰为羹欲奉母,绪曰:病复安能食。先尝之,遂并食尽。母怒曰:我病欲此羹,汝何心并啖尽。天若有知,当令汝哽死。绪闻心中介介然,即利血,明日死。《齐谐记》:江北华本者,为人好鳖臛。
《南史·梁宗室传》:吴平侯景子励,为广州刺史。徵为太子左卫率。励性啬俭,而器度宽裕,左右尝将羹至胸前翻之,颜色不异,徐呼更衣。
《魏书·孝感传》:赵琰,字叔起。尝送子冀州聘室。过路旁,主人设羊羹,琰访知盗杀,卒辞不食。
《北齐书·彭城景思王浟传》:浟,为沧州刺史。有隰沃县主簿张达尝诣州,夜投人舍,食鸡羹,浟察知之。守令毕集,浟对众曰:食鸡羹何不还价直也。达即伏罪。合境号为神明。
《中说》:越公以《食经》遗子,子不食曰:羹藜含糗,无所用也。
《唐书·魏元忠传》:元忠为中丞。岁馀,陷侯思止狱,放岭南。酷吏诛,人多讼元忠者,乃召复旧官。因侍宴,武后曰:卿累负谤铄,何耶。对曰:臣犹鹿也,罗织之吏如猎者,苟须臣肉为之羹耳。
《明皇杂录》:李林甫子婿郑平,为户部员外。尝与林甫同处。一日,林甫就院省,其女遇平,方栉发见林甫坐处,甘露羹曰:取而食之,纵当华皓必转鬒黑。明日,果有中使至赐林甫食,中有甘露羹,遂以与平。平食讫,一旦发毛如黳。
《唐书·文艺传》:李白至长安。贺知章言于元宗,召见金銮殿。帝赐食,亲为调羹。
《散录》:柳公权以隔风纱作龙城记,及八朝名品号锦样书,以进。上方御剪刀面月儿羹,即命分赐公权。《独异志》:武宗朝宰相李德裕奢侈极,每食一杯羹,费钱约三万,杂宝贝珠玉雄黄朱砂煎汁为之。至三煎,即弃其滓于沟中。
《云仙杂记》:有僦马生甚贫,遇人与虎毛红筦笔一枚曰:所须食,呵笔即得之,然夫妻之外令一人知,则殆矣。一日晚,思兔头羹,连呵遽得数盘,夫妻不能尽,以与邻家。自是笔虽存,呵之无应。
《清异录》:居士李巍求道雪窦山中,畦蔬自供,有问巍曰:日进何味。答曰:以鍊鹤一羹。
余偶以农干至庄墅,适秋社,庄丁皆戏,社零星,盖用猪、羊、鸡、鸭、粉、面、蔬、米为羹。《先公谈录》:先公尝言座主王公,即翰林学士户部侍郎王仁裕也。每诸生至门必延于中堂,备酒馔命诸生侍坐,至于饼饵羹臛之物,皆公与夫人亲手调品,以授诸生,甚于慈母之视婴儿也。
《东坡志林》:予在东坡尝亲执鎗匕煮鱼羹以设客,客未尝不称善,意穷约中易为口腹耳。今出守钱塘,厌水陆之品,今日偶与仲夫贶,王元直秦少章会食,复作此味,客皆云此羹超然有高韵,非世俗庖人所能。彷佛岁莫寡欲,聚散难常,当时作此,以发一笑也,元祐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竹坡诗话》:杨次翁守丹阳,米元章过郡留数日而去,元章好易他人书画,次翁作羹以饭之,曰:今日为君作河豚,其实他鱼。元章疑而不食,次翁笑曰:公可无疑此赝本耳。
《善诱文》:黄鲁直谓子瞻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某适到市桥见生鹅系足在地,鸣叫不已,得非哀祈于我耶。子瞻曰:某昨日买十鸠中有四活,即放之。馀者幸作一杯羹,虽腥膻之欲未能尽断,且一时从权尔。鲁直曰:吾兄从权之说,善哉。
《庚溪诗话》:蔡元长京既贵享用侈靡,喜食鹑,每预畜养之,烹杀过当。一夕梦鹑数千百诉于前,其一鹑居前致辞曰:食君廪中粟,作君羹中肉,一羹数百命,下箸犹未足,羹肉何足论,生死犹转毂,劝君宜勿食,祸福相倚伏。观此亦可为,饕餮,而暴天物者之戒。《道山清话》:张佖在史馆,家常多食客。一日,上问卿何宾客之多,每日聚说何事。佖曰:臣之亲旧多,客都下贫乏绝粮,臣累轻而俸有馀,故常过臣饭止菜羹而已,臣愧菲薄而彼更以为羹美。故其来也,不得而拒之。七日,上遣快行家一人,伺其食时直入其家,佖方对客饭,于是即其座上取一客之食以进,果止粝饭菜羹,仍皆粗陶器。上喜其不隐,时号菜羹张家。《鸡肋编》:北人南牧上皇遽逊位,比将及都城,乃与蔡攸一二近侍,微服乘花纲小舟东下,人皆莫知。至泗上,徒步至市中买鱼,价未谐,估人呼为保义,上皇顾攸笑曰:这汉毒也。归犹赋诗就用红鱼羹,故事初不为戚。
韦居听舆温州平阳,有萧寺丞震少梦神人,告以寿止十八至十七岁,父帅蜀不欲从,诘之以梦告父。父以茫昧强之,行至郡,有盛集蜀俗主帅涖任大宴。酒三行,例进玉著羹,每取乳牸烙铁钻其乳而出之,乳凝著上以为馔。萧子偶至庖,见絷牛知其故,亟以白父索食牌判免,此味萧又乞增永字于其上,已而复梦神言有阴德,不独免夭,可望期颐果至九十馀。《春渚纪闻》:吴兴蔺村沈氏子尝具舟,载往平江中。道有僧求附舟尾,生因容之行十馀里,生晨炊,僧求饭,遂分共之,且谓僧曰:适与舟人羹鱼为馔,无物为盘羞,不罪也。僧曰:无问鱼与菜,施当在子心耳。生意僧欲得羹,因分饷之,既行数里,登岸而去。明年正月,生与社人祭神庙中,神降于稠人中谢生曰:去岁深承辍饭斋僧,而无心布施得福最多。生已忘前事,神人谓生曰:汝至某村,有僧附舟。汝以鱼饭之,次有恶兽欲截汝舟,我时已阴护之矣。生始记忆,因语其详于社人云。《山房随笔》:辛稼轩帅浙东时,晦庵南轩任仓宪使,刘改之欲见辛,不纳。二公为之地,云:某日公宴,至后筵便坐,君可来,门者不纳,但喧争之必可入。既而改之如所教,门下果諠哗。辛问故,门者以告,辛怒甚,二公因言改之豪杰也。善赋诗,可试纳之。改之至,长揖。公问:能诗乎。曰:能。时方进羊腰肾羹,辛命赋之,改之对甚寒,愿乞卮酒。酒罢,乞韵,时饮酒手颤馀,沥流于怀,因以流字为韵,即吟云:拔毫已付管城子,烂胃曾封关内侯。死后不知身外物,也随樽俎伴风流。辛大喜,命共尝此羹,终席而去,厚馈焉。
《云蕉馆纪谈》:陈友谅喜食黄叶羹,以西山罗汉菜及曲江金花鱼为之,味颇佳。
《剪胜野闻》:太祖御膳,必马后亲调以进,深以防闲隐微。一日进羹微寒,帝怒,举杯掷之羹,污狼籍,后耳畔微有伤,后热羹重进,颜色自若。

羹部杂录

《书经·说命》: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礼记·曲礼》:毋嚃羹,毋絮羹,客絮羹,主人辞不能亨。〈注〉羹之有菜宜用梜,不以口嚃取食之也,絮就器中调和也。客或有絮羹者,则主人以不能烹饪为辞。羹之有菜者用梜,其无菜者不用梜。〈注〉梜箸也,无菜者,汁而已,直歠之可也。
《内则》:芼、羹、菽、麦,惟所欲。
《玉藻》:子卯,稷食菜羹。夫人与君同庖。
《乐记》:大飨之礼,尚元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
《丧大记》:不能食粥,羹之以菜可也。
《仪礼·乡饮酒礼》:羹定,主人速宾。〈注〉定犹孰也,疏云孰即定止,故以定言之,言此以与速宾时,节为限,不敢烦劳宾,故限之也。
《左传》:桓公二年,臧哀伯曰:大羹不致。
昭公二十年,晏子曰:和如羹焉。水火醯醢盐梅,以烹鱼肉,燀之以薪,宰夫和之,齐之以味,济其不及,以泄其过,君子食之,以平其心,君臣亦然,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
《韩子》:庸客致力而疾耕耕者,尽巧而正畦陌畦畤者,非爱主人也,曰:如是,羹且美,钱布且易云也。
《淮南子·泰族训》:大羹之和,可食而不可嗜也。
《家老异》:饭而食殊器,而享子,妇跣而上堂,跪而斟羹。非不费也,然而不可省者,为其害义也。
傅毅《七激》:凫鸧之羹,粉粱之饭。
《崔骃博徒论》:鹜臛,羊残。
桓鳞《七说》:河鼋之羹,齐以兰梅,芬芬甘旨,未咽先滋。卫洪《七开》:馨羹芬臛,凝色生华。
王粲《七释》:鼋羹,蠙臛。
秦子五味者,各称一族之名,合和一鼎名曰羹,犹威重廉平,恩合而为信也。
刘祯《毛诗》义问:铏羹有菜盐豉其中,菜为其形象可食,因以铏为名。
陆机《毛诗·草木疏》:梅,杏类也。其子赤而酢,不可生啖,煮而晒乾,为苏,可作羹臛。
《广志》:大渡蜂取其子得数升为羹,亦可蒸食。
《临海水物志》:民皆好啖猴头羹,虽五肉臛不能及之。其俗言:宁负千石之粟,不愿负猴头羹臛。
《岭表录异》:交趾之人,重不录羹,羹以羊、鹿、鸡、猪肉和骨同一釜。煮之令极肥浓,漉去肉,进之葱姜,调以五味,贮以盆器,置之盘中。羹中有觜银杓可受一升,即揖让多自,主人先举即满斟一杓内觜入鼻,仰首徐倾之,饮尽传杓,如酒巡行之,吃羹了然,后续以诸馔,谓之不录会。〈亦呼为先脑也〉交趾人或经营事务,弥缝权要,但备此会无不谐者。
《酉阳杂俎》:莼根羹之绝美,江东谓之莼龟。
《两同书》:鲁仲尼渴,而遇盗泉之水,义而不饮,郑子公则染指以求羹。
《云仙杂记》:洛阳人家,端午朮羹。
《梦溪笔谈》:鬼神之情,当以类求之。朱弦越席,太羹明酒,所以交于冥冥著,异乎养道,此所以变其律也。《鸡肋编》:浙人以鸭为名大讳,北人但知鸭作羹,虽甚热亦无气。后至南方,乃知鸭若只一雄,则虽合而无卵,须则二三始有子,其以为讳者,盖为是耳,不在于无气也。
《可谈》:广南人食蛇,市中鬻蛇羹。
《嘉莲燕语》:江南婚娶新妇,初至合卺后,即用牛蹄筋作羹,以豕肉切作骰子大,和作饭送新妇,食谓之金羹玉食。
《真腊风土记》:作羹用一瓦铫,盛羹则用树叶造一小碗,虽盛汁亦不漏。又以茭叶制一小杓,用兜汁入口,用毕则弃之,虽祭祀神佛亦然。《群碎录》:百劳名枭,以其食母不孝,故古人赐枭羹。《读书镜》:醉醴饱鲜昏人神志,若疏食菜羹,则肠胃清虚,无滓无秽,是可以养神也。
《玉笑零音》:凤凰为羹,难化忌士之口。
《松江诗话》:鱼虽不香,作羹芼以姜橙,而往往馨香远闻。
《霏雪录》:骨董乃方言,初无定字,东坡尝作骨董羹,用此二字,晦庵先生语类只作汨董。

羹部外编

《闻见近录》:张大夫士澄幼子嗜鲜鰿,张运判湖南,其子买鱼刳肠芼羹,羹沸刳鱼游泳鼎中,羹成鲜活若不刳者视之,则刳矣,遂绝烹鲜。
《虚谷閒抄》:蜀中有一道人卖自然羹,试买之,碗中二鱼,鳞鬣肠胃皆具鳞,间有黑纹如一圆月,味如澹水食者旋剔去鳞肠,其味香美。有问:鱼上何故。有月道人从碗中倾出,皆是荔枝仁,初未尝有鱼并月,则笑而急走,回顾云:蓬莱月也,不识明年。时疫,食羹人皆免。道人不复见。

脯部汇考

《礼记》

《曲礼》

凡进食之礼,以脯脩置者,左胊右末。
〈疏〉脯训始,始作即成也,脩亦脯也。脩训治治之,乃成郑注,腊人云:薄析曰:脯捶而施姜桂。曰:腵脩今明置设脯。脩与客之法,故云以脯脩置者,胊谓中屈也,屈脯胊胊然也,左胊胊置左也,右末末边际置右,右手取祭擘之,便也。脯脩则处酒左,以燥为阳也,脯脩皆左边也。

凡祭宗庙之礼,脯曰尹祭。
〈注〉尹正也脯,欲敷割方正。

《郊特牲》

大飨尚腵脩而已矣。
〈注〉脯加姜桂曰腵脩。

《内则》

麦食脯羹。〈又〉腵脩、蚳醢、脯羹、兔醢。
〈注〉脯羹,析脯为羹也。〈又〉食腵脩者,以蚳醢配之食。脯羹者,以兔醢配之。

《仪礼》《聘礼》

荐脯五膱,祭半膱,横之。
〈注〉膱脯如版然者,或谓之脡,皆取直貌焉。〈疏〉此脯礼宾时所用,荐脯是也。案乡饮酒礼云:荐脯五脡。故云或谓之脡,皆取直貌。

《周礼》《天官》

内饔。掌共羞,脩刑,膴胖,骨鱐,以待共膳。
〈注〉掌共共当为具,羞庶羞也,脩锻脯也。胖如脯而腥者,郑司农云:刑膴谓夹脊肉,或曰膺肉也。骨鱐谓骨,有肉者,膴䐑肉大脔,所以祭者,骨牲体也,鱐乾鱼。〈疏〉释曰:脩锻脯也者,谓加姜桂锻治之。若不加姜桂,不锻治者,直谓之脯。云胖如脯而腥者,乾则为脯,不乾而腥则谓之胖。郑司农云:刑膴谓夹脊肉者,刑膴谓二物有明文,先郑以为刑膴夹脊肉,故后郑不从云,或曰膺肉也者,无所出。后郑亦不从云骨鱐谓骨,有肉者鱐乾鱼也。

腊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二十人。
〈注〉腊之言夕也。〈疏〉释曰:腊之言夕也,乾曰:腊朝暴夕乃乾,故云腊之言夕。

掌乾肉。凡田兽之脯腊膴胖之事。
〈注〉《大物解》肆乾之谓之乾肉,若今凉州乌翅矣。薄析曰:脯捶之,而施姜桂曰锻脩,腊小物全乾。

凡祭祀,共豆脯,荐脯,膴胖。凡腊物。
脯非豆,实当为羞,声之误也。

《宾客丧纪》:共其脯腊。凡乾肉之事。

《史记》《货殖传》

胃脯,简微耳,浊氏连骑。
〈注〉索隐曰晋灼云:太官常以十月作沸汤燖羊胃,以末椒姜坋之讫,暴使燥,则谓之脯。

《释名》《释饮食》

腊,乾昔也。脯搏也,乾燥相搏著也。又曰脩,脩缩也。乾燥而缩也,膊迫也,薄肉迫,著物使燥也。柰脯切奈,暴乾之如脯也。

《说文》《释脯》

脯,乾肉也。脩,脯也。膊薄,脯搏之屋上也。腕,骨脯也,胊脯脡也。

《风俗通》《脯》

俗说膊,大脯也。按《泰山博》县每岁十月祀泰山,脯阔一尺,长五寸。

《广雅》《释器》

〈绣留〉,脘〈丸管二音〉,膊〈普各〉,腊〈昔〉,膴〈呼又亡字〉,胏〈壮里〉,脩腒〈巨于〉,腩〈南感〉,脯也。

《齐民要术》《脯腊》

作五味脯法:正月、二月、九月、十月为佳。用牛、羊、獐、鹿、野豕、猪肉。或作条,或作片,罢,
凡欲肉,皆须顺理,不用斜。

各自别槌牛羊骨令碎,熟者取汁,掠去浮沫,停之使清。取香美豉,
别以冷水淘去尘秽。

用骨汁煮豉,色足味调,漉去滓。待,下:盐;
适口而已,勿使过咸。

细切葱白,捣令熟;椒、姜、橘皮,皆末之,
量多少。

以浸脯,手揉令。片脯三宿则出,条脯须尝看味彻乃出。皆细绳穿,于屋北檐下阴乾。条脯浥浥时,数以手搦令坚实。脯成,置虚静库中,
著烟气味苦。

纸袋笼而悬之。
置于瓮则郁浥;若不笼,则青蝇、尘污。

腊月中作条者,名曰瘃脯,堪度夏。每取时,先取其肥者。
肥者腻,不耐久。

作度夏白脯法:
腊月作最佳。正月、二月、三月,亦得作之。

用牛、羊、獐、鹿肉之精者。
肥不耐久。

破作片,罢,冷水浸,搦去血,水清乃止。以冷水淘白盐,停取清水,下椒末,浸。再宿出,阴乾。浥浥时,以木棒轻打,令坚实。
仅使坚实而已,慎勿令碎肉出。

瘦死牛羊及羔犊弥精。小羔子,全浸之。
先用煖汤净洗,无复腥气,乃浸之。

作甜肥脯法:
腊月取獐、鹿肉,片,厚薄如手掌。直阴乾,下著盐。脆如凌雪也。

作鲤鱼脯法:
一名鲖鱼也。

十一月初,至十二月末。作咸汤,令极咸,多下姜、椒末,灌鱼口,以满为度。竹杖穿眼,十个一贯,口向上,于屋北檐下悬之,经冬令瘃。至二月三月,鱼成。生刳取五脏,酸醋浸食之,隽美乃胜逐夷。其鱼,草裹泥封,煻灰中熝之。去泥草,以皮、布裹之而槌之。白如珂雪,味又绝伦,过饭下酒,极是珍美也。
五味脯法:
腊月初作。

用鹅、雁、鸡、鸭、鸧、鸨、凫、雉、兔、鸰鹑、生鱼,皆得作。乃净治,去腥窍及翠上脂瓶。
留脂瓶则臊也。

全浸,勿四破。别煮牛羊骨肉取汁,
牛羊料得,不须并用。

浸豉,和调,一同五味脯法。浸四五日,尝味彻,便出,置箔上阴乾。火炙,熟槌。亦名瘃腊,亦名瘃鱼腊。
鸡、雉、鹑三物,去腥藏,物开臆。

脯法:
腊月初作。任为五味脯者,皆中作,唯鱼不中耳。

白汤熟煮,掠去浮沫;欲去釜时,尤须急火,急则易燥。置箔上阴乾之。甜脆殊常。
作浥鱼法:
四时皆得作之。

凡生鱼悉中用,唯除鲇、鳠。耳。去直腮,破腹作,净疏洗,不须鳞。夏月时须多著盐;春秋及冬,调适而已,亦须倚咸;两两相合。冬直积置,以席覆之;夏须瓮盛泥封,勿令蝇蛆。
瓮须钻底数孔,板引去腥汁,汁尽还塞。

肉红赤色便熟。食时洗却盐,煮、蒸、炮任意,美于常鱼。
作鲊、酱、熝、煎悉得。

《遵生八笺》《千里脯》

牛、羊、猪肉皆可,精者一斤,醲酒二盏,淡醋一盏,白盐四钱,麦冬三钱,茴香、花椒末一钱,拌一宿,文武火煮,令汁乾,晒之妙绝,可安一月。
《搥脯》
新宰圈猪,带热精肉一斤,切作四五块,少盐半两,入肉中,直待筋脉不收,日晒半乾,量用好酒和水并花椒、莳萝、橘皮,慢火煮乾碎搥。

《算条巴子》

猪肉精肥各另,切作三寸长,条如算子样,以砂糖、花椒末、宿砂末,调和得所拌匀,晒乾蒸熟。

脯部艺文一

《谢东宫赉鹿脯等启》梁·刘孝威

上林绝边人之搏,禁地,无张京之犯,而犹有班超游猎,李广驰射。远归于厨,吏入贡于腊人,形图三事之车,影入九仙之镜。

《蠲鹿臡奏》宋·林㟽

嘉泰四年正月甲戌,武翼郎权发遣滁州军,州事臣林㟽言:臣承乏边垒,始拂左龟延见士民,首询利病耆老,踵至蹙额相告,皆以为民害之甚,无若臡脯,是邦曩罹兵烬,草木荟蔚,麋鹿生息,硕大繁滋,故郊礼宗祀,需岁事经祠之用。臡脯攸供厥有常数,比年民居稠密,野无旷土,重以旱暵,流移辐辏,樵采薪槱以给朝夕。崇山峻岭,今皆童土,麋鹿几无,噍类而猎者,久已,易业督发倚办,尚循旧典州责之县,县责之乡,保文移旁,午下不宁。居臣领事之初,适际郊岁务,革前弊且虑乏供,亟遣吏市于旁郡,庶免违阙,大惧后无以继,即欲具以实闻,而一介疏远,未敢冒昧近睹。臣寮奏请以盱眙属邑,岁有鹿臡之扰,乞下有司就有鹿,州县计数给直,市于猎户,不以费民,果蒙圣慈,即俞允,仰见陛下虔恭祀事,轸恤边隅黎元闻之,孰不鼓舞。本州接畛盱眙,事体不异,廷臣比因御命得于所闻,一言上达积害顿革,而臣滥参州麾,目击宿弊傥或缄默,将负公朝委寄之意,且祀天地,飨祖宗丰洁严,具以为民至治。馨香乃能昭格,今取于愁叹,而欲感召和气,其可得乎。傥蒙圣慈察臣愚,请与盱眙一体施行,上以谨祀事,下以宽民力实。千里无穷之幸,奏上报可。

脯部艺文二〈诗〉《次圣与小儿啖虎脯篇》宋·刘宰

折臂最小儿,骨耸颡微广。弗说螺蛳小,可以吞大象。那敢谓其然,且幸日稍长。顾似陶家郎,智识殊不爽。强令侍师席,跳踉绕函丈。胡能辨滋味,舍鱼取熊掌。但见蔬果列,攫取如技痒。嘉馈得虎脔,新猎出林莽。对之懒下著,杀气犹可想。呼儿食之既,睥睨尚来往。饕餮我所羞,跌荡或称赏。服猛岂渠能,过奖谢吾党。深惭如敝帚,有误千金享。

脯部选句

晋潘岳《西征赋》:野蒲变而为脯。
宋王安石诗:山蔬野果杂饴蜜,獾脯豕腊如炰煎。苏辙诗:岂效相谩欺,衒牛沽马脯。
元许有壬诗:玉食传麟脯,冰壶出蔗浆。

脯部纪事

《帝王世记》:尧时,厨中自生肉脯,薄如翣,摇则风生。使食物,寒而不臭,名曰翣脯。
《尚书大传》:散宜生闳夭,南宫适三子者,学乎太公,太公见三子,知三子之为贤人,遂酌酒切脯约为朋友。《谷梁传》:隐公元年冬,祭伯来。来者,来朝也。其弗谓朝何也。束修之肉不行境中,有至尊者不二之也。《国语》:楚成王闻子文之朝不及夕也,于是每朝设脯一束、糗一筐,以羞子文。至于今令尹秩之。
《谷梁传》:僖公十年,晋骊姬曰:吾夜者梦夫人趋而来,曰:吾苦饥。世子之宫已成,则何为不使祠也。故献公谓世子曰:其祠。世子祠。已祠,致福于君。君田而不在。骊姬以酖为酒,药脯以毒。献公田来,骊姬曰:世子已祠,故致福于君。君将食,骊姬跪曰:食自外来者,不可不试也。覆酒于地而地贲。以脯与犬,犬死。骊姬下堂而啼呼,曰:天乎天乎。国,子之国也,子何迟于为君。君喟然叹曰:吾与女未有过切,是何与我之深也。《左传》:僖公三十三年,秦师过周。及滑。郑穆公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说苑》:赵宣孟将上之绛,见翳桑下有卧饿人不能动,宣孟止车为之下,餐自含而餔之,饿人再咽而能视,宣孟问:尔何为饥若此。对曰:臣居于绛,归而粮绝,羞行乞而憎自致,以故至若此。宣孟与之壶餐,脯二胊,再拜顿首受之,不敢食,问其故,对曰:向者食之而美,臣有老母,将以贡之。宣孟曰:子斯食之,吾更与汝。乃复为之箪食,以脯二束与钱百。去之绛。
《公羊传》:鲁昭公走之齐,高子执箪食,与四脡脯。曰:敢致糗于从者。献公,再拜稽首,以衽受。
《左传》:哀公十一年夏,陈辕颇出奔郑,初辕颇为司徒,赋封田,以嫁公女,有馀,以为己大器。国人逐之,故出道渴,其族辕咺,进稻醴,粱糗,腵脯焉。喜曰:何其给也。对曰:器成而具。
《孔丛子·公仪篇》:子思居贫,其友有馈之粟者,受一车焉,或献樽酒束修,子思弗为当也。或曰子取人粟而辞吾酒脯,是辞少而取多也,于义则无名,于分则不全,而子行之,何也。子思曰然,伋不幸而贫于财,至乃困乏,将恐绝先人之祀,夫以受粟为周之也,酒脯则所以饮宴也。方乏于食而乃饮宴,非义也。吾岂以为分哉,度义而行也,或者担其酒脯以归。
《古今注》:秦二世时,赵高先献蒲脯、鹿、马以验群臣。《西京杂记》:曹元理尝从友人陈广汉,广汉为之取酒鹿脯数脔,元理曰:此资业之广,何供具之褊。广汉惭曰:有仓卒客,无仓卒主人。
《述异记》:汉成帝时,山中人得元鹿,烹而视之骨,皆黑色,仙者说:元鹿为脯,食之寿二千岁。
《东观汉记》:光武初起兵,叔公良搏手大呼曰:吾欲诣纳言严将军。叱上起去。出阁,令人视之。还曰方坐啖脯。
《后汉书·赵壹传》:壹屡抵罪,几至死,友人救得免。壹乃贻书谢恩曰:糒脯出乎车軨,针石运乎手爪。今所赖者,非直车軨之糒脯,手爪之针石也。
《后汉书·方术传》:徐登贵尚清俭礼,神唯以东流水为酌,削桑皮为脯,但行禁架所疗皆除。
《云仙杂记》:陈蕃待客,拌饭以鹿脯、芼羹,以牛脯未尝,别为异馔。
《贫士传》:寒贫者姓石字德林,安定人也。建安初,客三辅乃就学长安。宿儒栾文博士,通诗书于众,辈中最为元静。关中汹乱,南入汉中不治产业,不畜妻孥,昼夜诵咏道书。后还长安,独居穷巷,冬夏敝衣,连结里人与之衣,食不取,郡县以其鳏寡给焉。时乞于市,亦不多取,人问姓名不答。故因号之曰寒贫也。车骑将军郭淮以意气呼之问所欲,瞪而不言,因与脯糒及衣,取其脯一胞,糒一升而已。
《世说》:初太祖乏食,程昱掠其本县供三旬粮,颇杂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也。
《英雄记》:公孙瓒与诸属郡县,每至节会,屠牛作脯,每酒一觞,致脯一豆。
《晋书·孝友传》:桑虞尝行,寄宿逆旅,同宿客失脯,疑虞为盗。虞默然无言,便解衣偿之。主人曰:此舍数失鱼肉鸡鸭,多是狐狸偷去,君何以疑人。乃将脯主至山冢间寻求,果得之。客求还衣,虞投之不顾。
《南史·齐武帝纪》:永明十一年秋,诏:祭唯设饼、茶饮、干饭、酒脯而已。天下贵贱,咸同此制。
《梁鱼弘传》:弘为湘东王镇西司马,述职西上,道中乏食。于穷洲之上,捕得数百狝猴,膊以为脯,以供酒食。《北齐书·彭城景思王浟传》:浟,为沧州刺史。有一人从幽州来,驴驮鹿脯。至沧州界,脚痛行迟,偶会一人为伴,遂盗驴及脯去。明旦,告州。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分市鹿脯,不限价。其主见脯识之,推获盗者。
《北史·齐文宣帝纪》:天保八年,诏祭。雩、禖、风、雨、司人、司禄、灵星杂祀,果饼酒脯。惟当务尽诚敬,义同如在。《北齐书·卢叔武传》:叔武既在朝通贵,自以年老,儿子又多,遂营一大屋。魏收曾来诣之,不待食而起,云:难为子费。叔武留之,良久食至,但有粟飧葵菜,木碗盛之,片脯而已。
《辟寒》:李意期于城角中作一土窟,居其中。冬虽单衣,但饮酒食脯及枣,或百日,或二百日不出。
《隋唐嘉话》:十九年春,诏州县社及奠并不得用牲牢,荐脯盐而已。
《云仙杂记》:贾岛尝以岁除,取一年所得,诗祭以酒脯,曰:劳吾精神以是补之。
方镕隐天门山,以棕榈叶拂书,号曰无尘子。月以酒脯祭之。
《记事珠卢记》:室多作脯,腊夏则委人于十步内扇,上涂饧以扑蝇,脯以青纱幛隔尘土,时人呼为猎蝇记室。
《同昌公主传》:同昌公主下降,上每赐御馔,有红虬脯,红虬非虬也。但贮于盘中,虬健如红丝,高一丈以著抑之,无三数分撒,即复其故。《清异录》:大雪乍晴,开明窗深炉之会,檐际串脯正乾。湿得宜取以侑觞,众宾用小刀削食,独丘侑之左右咬嚼,捷如虎兕,一坐哗云:丘主簿口中自有玉版刀也。
何敬洙帅武昌时,司仓彭湘杰习知膳,味就中脯腊尤殊,敬洙檄掌公厨,郡中号为脯掾。
《春渚纪闻》:刘娘子乃上皇藩邸人,敏于给侍,每上食,则就案析治脯脩,多如上意,宫中呼为尚食刘娘子。《老学庵笔记》:韩魏公家不食蔬,以脯醢当蔬,盘度亦始于近时耳。
《桯史》:余为扈簿日瑞庆节,随班上寿紫宸殿,百官皆赐廊食,余侍班南廊,日已升,见有老兵持二髹牌至。食书其上曰:辄入御厨,流三千里。既而太官供具毕,集无帟幕限隔,仅以镣灶刀机自随。绵蕞檐下,侑食首以旋鲊,次暴脯次羊肉。

脯部杂录

《易经·噬嗑卦》:噬乾胏,得金矢。〈注〉王肃曰:四体纯阴卦骨之象,骨在乾,肉脯之象。所以获野禽以食之,反得金矢,君子于味必思其毒,于利必备其难。
《诗经·大雅·凫鹥篇》:尔殽伊脯。
《礼记·曲礼》:妇人之挚,椇、榛、脯、脩、枣、栗。
《礼器》:大夫聘礼以脯醢。
《仪礼·士冠礼》:冠者筵,荐脯醢。冠者即筵坐,左执觯,右祭脯醢,冠者奠觯于荐。北面坐,取脯,始加。醮用脯醢。再醮摄酒,加爵弁,三醮。北面取脯见于母,始醮,如初。再醮,两笾栗脯。三醮,设酒如再醮。卒醮,取笾脯以降,如初。若冠者母不在,则使人受脯于西阶下。醮辞。再醮曰:旨酒既湑,嘉荐伊脯。
《士昏礼》:赞者荐脯醢,宾即筵坐,左执觯,祭脯醢,宾降,授人脯,出。赞醴妇。赞西阶上北面拜送,妇又拜,荐脯醢,妇升席,左执觯,右祭脯醢。
《乡饮酒礼》:主人立于西阶东,荐脯使行,出袒释軷,祭脯士冠,宾东西荐脯。
《聘礼》:使者,出袒释軷,祭脯。
《燕礼》:宰夫荐笾豆脯醢,宾祭脯醢。
《周礼·天官》:膳夫。凡王之稍事,设荐脯醢。
《吕氏春秋·诬徒篇》:烹兽不足以尽兽,嗜其脯则几矣。《汉书·东方朔传》:朔曰:乾肉为脯。
《淮南子·齐俗训》:赵宣孟之束脯,贤于智伯之大钟。东方朔《神异经》:北方层冰万里,厚百丈,有鼷鼠在冰下土中,形如鼠。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
西北荒有遗酒,追复脯焉。其味如鹿獐,食一斤复一斤。
《崔寔四民月令》:十月作脯,以供腊祀。
《博物志》:闽越江北山间,蛮夷啖丘蝝脯。
《抱朴子·嘉遁篇》:咀漏脯以充饥。
《洛阳记》:乾脯山在洛阳北,去三十里于上,曝脯因以为名。
《卢谌祭法》:春祠用脯,夏用副。《临海异物志》:晋安东南吴屿山,蜈蚣千万积成堆,或云长丈馀,以作脯,味似大虾。
《唐书·儒学传》:元澹尝谓狄仁杰曰:下之事上,譬富家储积以自资也,脯腊膎胰以供滋膳。《韩文》:衡升阶伛偻,荐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杜阳杂编》:洛阳人家,重阳则制迎凉脯。
《清异录》:赤明香世传仇士,良家脯名也。轻薄甘香,殷红浮脆,后世莫及。
雎阳多善枣鸡,冠枣宜作脯。
《野客丛谈》《吴会漫录》曰:《论语》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前辈多以束脩为束脯。余按后汉马援杜诗、《延笃传注》,皆谓年十五束带修饰之意。乃知以束脩为束脯者,非是《后汉传注》,出于唐人之说,未可以为据。观《盐铁论》桑弘羊曰:臣结发束修,得宿卫。此正明验汉人之语,以束脩为束带,修饰矣。且在马援诸人之先,可无疑者。然又观《北史》:刘焯不行束脩,未尝有所教诲,此又可以验程门诸先生之说。要之二说皆通不可,谓束脩为束脯,非也。唐《六典》国子生初入,置束帛者,束脩之礼。《通典》:州学生束脩之礼注束帛一篚,一匹;脯一案,五脡。学生皆服青衿。
《野客丛谈》:文选潘安仁《西征赋》曰:野蒲变而为脯,苑鹿化而为马铣。〈注〉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以蒲为脯,以鹿为马,献于二世,群臣言蒲与鹿者,阴诛之。按今《史记》但闻指鹿为马,不闻以蒲为脯之说。此见《汉人杂说》、臧荣绪《晋书》常引以为言。
《辟寒》:北方层冰之下有鼷鼠,食冰草木,肉重万斤,可作脯食。
《珍珠船》:陶氏云:獐鹿非辰属,八卦无主,故道家听许为脯。

脯部外编

《神异经》:西北荒中有玉馈之酒,酒泉注焉,广一丈,长深三丈,酒美如肉,澄清如镜,上有玉尊、玉笾。取一尊,一尊复生,与天同休无乾时,石笾有脯焉,味如獐鹿脯,饮此酒人不生死。一名遗酒其脯,名曰追,复食一片复一片。
《后汉书·方术传》:费长房者,汝南人也。曾为市掾,市中有老翁卖药,悬一壶于肆头,及市罢,辄跳入壶中。市人莫之见,唯长房于楼上睹之,异焉,因往再拜奉酒脯。
《麻姑传》:汉孝桓帝时,神仙王远字方平,降于蔡经家,言曰:王方平敬报姑,余久不在人间,今集在此,想姑能暂来语乎。麻姑至蔡经,亦举家见之。是好女子,年十八九许,入拜方平,方平为之起。立坐定,召进行厨,擘脯行之,如柏灵云:是麟脯也。
《神仙传》:刘表以左慈为惑,众拟收害之,表出耀兵,慈意知欲见其术,乃徐徐去。因又诣表云:有薄礼,愿以饷军。表曰:道人单侨,吾军人众,安能为济乎。慈重道之,表使视之,有酒一斗,器盛脯一束,而十人共举不胜,慈乃自出,取之以刀削脯投地,请百馀人奉酒及脯以赐,兵士酒三杯,脯一片食之,如常脯味。凡万馀人皆周足而器中酒如故,脯亦不尽,坐上又有宾客千人皆得大醉。表乃大惊,无复害慈之意。
葛元每逢友辄坐树下,斫树汁杯承而饮之。皆好酒取瓦石草木为脯,以下酒。
《续齐谐记》:刘晨阮肇入天台山,有女仙人为设胡麻饭,山羊脯,因留连之。
《甲乙剩言》:胡孟韬尝言:于任城客邸遇一人,丰颐长髯头,著青帻,身被布衲,手捉一扇,来谒胡,胡与之言,则道流也。须臾拉胡上太白楼,下瞰南池,远眺洸水,划然长啸,有如凤音。因相与对坐,道人曰:仓卒无以为娱,聊与君饮。遂袖出一盘如赤玉,径八寸许,光莹可爱。又出二杯,则琥珀也,胡意安所得酒馔乎。未几,以盘向空言曰:取无魂馔来。忽见鹿脯满中杯,红香扑人矣。心益大骇,既饮而杯复满,脯亦不见增减。《香案牍》:赵丙舟行遇人,酌水为酒,削一楫为脯,并得醉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