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盐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目录

 油部纪事
 油部杂录
 油部外编
 盐部汇考
  礼记〈曲礼 郊特牲 内则〉
  周礼〈天官〉
  广雅〈释器〉
  吴时外国传〈自然白盐 石盐〉
  晋太康地记〈伞子盐〉
  抱朴子〈作赤盐法〉
  广志〈盐〉
  凉州记〈青盐池〉
  荆州记〈伞子盐〉
  金楼子〈君王盐 清池盐〉
  述异记〈盐田盐池〉
  益州记〈煮盐法〉
  魏书〈高昌传〉
  水经注〈石盐〉
  齐民要术〈造常满盐法 造花盐印盐法〉
  北户录〈红盐〉
  酉阳杂俎〈境异 物异〉
  元氏掖庭记〈盐〉
  本草纲目〈食盐 大盐 戎盐 光明盐 卤咸 绿盐 盐药〉
  天工开物〈盐产 海水盐 池盐 井盐 末盐 崖盐〉

食货典第二百九十八卷

油部纪事

《黄帝内传》:王母授帝以九华灯,檠注膏油于卮,以然灯。
黄帝得河图书,昼夜观之,乃令力牧采木实,制造为油以,绵为心,夜则燃之读书,油自此始。
《后汉书·孔奋传》:奋为姑臧长。力行清洁,为众人所笑,或以为身处脂膏,不能以自润,徒益苦辛耳。
《三国魏志·夏侯尚传》:尚为征南大将军。黄初三年,车驾幸宛,使尚率诸军与曹真共围江陵。权将诸葛瑾与尚军对江,瑾渡入江中渚,而分水军于江中。尚夜多持油船,将步骑万馀人,于下流潜渡,攻瑾诸军,夹江烧其舟船,水陆并攻,破之。
《满宠传》:宠拜征东将军。孙权至合肥新城。宠驰往赴,募壮士数十人,折松为炬,灌以麻油,从上风放火,烧贼攻具。
《王隐·晋书》:元康三年,武库火检校,是工匠盗库中物,恐罪,乃投烛著麻膏中,火燃。
齐王囧起义,孙秀多敛苇炬,益储麻油于殿,省为纵火具。
《续晋阳秋》:桓灵宝好蓄法书,名画客至,尝出,而观客食寒具,油污其画,后遂不设寒具。
《东宫旧事》:月给油六升。
《宋书·朱修之传》:修之为荆州刺史。去镇,秋毫不犯,计在州然油及牛马谷草,以私钱十六万偿之。
《梁书·沈约传》:约父璞,淮南太守。元嘉末被诛,约幼潜窜,会赦免。既而流寓孤贫,笃志好学,昼夜不倦。母恐其以劳生疾,常遣减油灭火。
《南史·张弘策传》:弘策子缵,为湘州刺史。州境大宁。晚颇好积聚,多写图书数万卷,有油二百斛,米四千石,佗物称是。
《贼臣传》:侯景遣百道攻城,作木驴数百攻城,上掷以石,并皆碎破。贼又作尖顶木,其状似槥,石不能破。乃作雉尾炬,灌以膏蜡,丛下焚之。
景既南奔,魏相高澄悉命先剥景妻子面皮,以大铁镬盛油煎杀之。
《本草》:宫人患腰痛,牵心,发则气绝。徐文伯视之曰:发瘕,以油灌之。吐物如发,引之长三尺,头已成蛇,能动,摇悬之,滴尽惟一发。
《周书·尉迟运传》:运为右宫正。卫刺王直作乱,率其党袭肃章门。不得入,乃纵火烧门。运惧火尽,直党得进,乃取宫中材木及床等以益火,更以膏油灌之,火势转炽。久之,直不得进,乃退。
辟寒,杨炎在中书后阁,糊窗用桃花纸,涂以冰油,取其明暖。
《旧唐书·朱泚传》:泚僭即帝位。僧法坚,为泚造云梯。临城东北隅。浑碱。纵火焚其梯,益薪泼油,风吹俱炽,须臾云梯与凶党同为灰烬。
《杜阳杂编》:大中初,有女王国贡龙油、绫鱼、油锦、纹彩,尤异皆入水不濡湿,云有龙油鱼油故也。
《云仙杂记》:程皓以铁床熁肉,肥膏见火则油焰淋漓,皓戏言曰:羔羊挥泪矣。
高展为并门判官,一日见砌间沫出,以手撮之,试涂一老吏,面上皱皮顿改,如少年色。展以谓必神药,问承天道士。答曰:此名地脂,食之不死。展乃发砖,已无所睹。
《云仙杂记》:倪芳饮后必有狂怪,恬然不耻,或以毛诗卷染油代烛,醉游彻晓。
贤奕李茂贞居岐,以地狭赋薄,尝下令榷油,因禁城门无内松薪,以其可为炬。也有优者笑曰:臣请并禁月明。
《五代史·梁臣传》:刘鄩为登州刺史。梁破朱瑾等,悉有兖、郓,以葛从周为兖州节度使,从周将兵在外,鄩乃使人负油鬻城中,悉视城中虚实出入之所。
《占城国传》:显德五年,其国王因德漫遣使者莆诃散来,贡猛火油八十四瓶、蔷薇水十五瓶,其表以贝多叶书之,以香木为函。猛火油以洒物,得水则出火。《归田录》:陈康肃公尧,咨善射,当世无双,公亦以此自矜。尝射于家圃,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见其发矢十中八九,但微颔之。康肃问曰:汝亦知射乎。吾射不亦精乎。翁曰:无他,但手熟尔。康肃忿然曰:尔安敢轻吾射。翁曰:以我酌油知之,乃取一葫芦置于地,以钱覆其口,徐以杓酌油,沥之,自钱孔入而钱不湿,因曰,我亦无他,惟手熟尔。康肃笑而遣之。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斲轮者何异。
《国老谈苑》:寇准有饮量,每饮,宾席常阖扉辍骖以留之,未尝点油,虽溷轩马厩必用炬。《文昌杂录》:礼部王员外言今,谓面油为玉龙膏。太宗皇帝始合此药,以白玉碾龙合,子贮之,因以名焉。《却扫编》:元祐间,蔡太师以待制守,永兴,值上元阴雨连三日,不得出游。十七日,雨止,欲再张灯两夕,而吏谓长安大府常岁张灯,所用膏油,至多皆预为备,今尽临时营之,决不能办。蔡固欲之,或曰:唯备城库贮油甚多,然法不可妄动,亟命取用之。已而,为转运使所劾。时吕汲公为相,见之曰:帅臣妄用油数千斤,何足加罪乎。寝其奏不下。
《搜采异闻录》:予甫十岁时,过衢州白沙渡,见岸上酒壁间有题诗两绝。其名曰犬落水油污衣犬诗太俗,不足传,独后一篇殊有理致。其诗云:一点清油污白衣,斑斑驳驳使人疑。纵然洗遍千江水,争是当初不污时。是时甚爱其语,今六十馀年,尚历历不忘,漫志如此。
《癸辛杂识》:陈谔字古直,号野水,尝为越学正满替,往婺之廉司取解。由归途,偶憩山家,有长髯野叟方捣桕子作油,见客至,遂少辍相问劳曰:君亦儒者耶。持杯茶饮之,遂问:今将何往。陈对以学正满替,欲倒解,由别注他缺。髯叟忽作色而起曰:子自倒解,由我自捣桕油。遂操杵臼,不复再交一谈。陈异而询于邻人,云此傅秀才隐者也,恶君言进取事故耳。陈心甚愧之,因赋诗云:忽遇深山避世翁,居然沮溺古人风。老来一出为身计,不满先生一笑中。
燕京昔有一雄象,甚大,凡伤死数人。官吏欲杀之,不得已,乃明其罪,象遂弭帖就杀,凡得象油四十八大瓮。
《见闻录》:邹智,四川合州人,年十二,能文章,群经子史一目终不忘。读书龙泉庵,贫无膏油,扫树叶焚之,以照诵读达旦。弱冠登成化,丁未进士,选庶吉士。《贤奕耿文》:恪公裕,官礼部尚书,时尝语人曰:吾暮自部归,经过三原王公之门,辄见其苍头市油,念吾自入仕未尝市油,心窃愧焉。

油部杂录

《史记》:贩脂,辱处也,而雍伯千金。
《淮南子·地形训》:无角者膏而无前,有角者脂而无后。《说文》:膫牛,肠脂。
《博物志》:积油满万石,则自然生火。武帝太始中,武库火,积油所致。
《法苑珠林》:譬如灯炷,惟赖膏油。
《酉阳杂俎》:槃砮穑树,花似橘,白色子,绿大如酸枣,其味甜腻,可食,西域人压为油,以涂身,可去风痒。㮏祗出拂林国,取其花,压以为油,涂身除风气。野悉蜜出拂林国,亦出波斯国,常采其花,压以为油,甚香滑。
《云仙杂记》:唐世风俗,贵重照水油。
《图经》:池阳上巳日,妇女以荠花点油祝,而洒之水中,若成龙凤花卉之状,则吉谓之油花卜。
《梦溪笔谈》:今之北方人,喜用麻油煎物,不问何物,皆用油煎。
《推篷寤语》:予尝举似一疑曰:油乃水类,水能克火,何以傅火则燃。人不能对,曰:此同类之所以合体居也。油乃菜豆柏麻草木之液,蜡鱼羊牛禽虫之膏,皆火之类。其性热,故能傅火,而燃如烧酒酽酒竹木之类,皆能燃灼,亦与火同类故耳。若油为水类,火遇之且熄矣,岂能焰焰而弗绝耶。善观物者,当必首肯。《墨庄漫录》:玫瑰油出北虏,其色莹白,其香芬馥,不可名状。用为试香法,用众香煎炼。北人贵重之,每报聘礼物中,秖一合奉使者,例获一小罂。其法秘不传也。宣和间,周武仲宪之使虏,过磁州。时叶著宣远为守,祝周云:回日愿以此油分饷。既反,命以油赠之。叶云:今不须矣。近禁中厚赂虏使,遂得其法,煎成,赐近臣,色香胜北来者。妇翁蔡京新寄数合,且云:公还朝必有取者,今反献一合。周亦不受也。北人方物,不过一合,贵惜如此,而贵近之家,赠遗若此之多,足知其侈靡之甚也。
《昨梦录》:西北边城,防城库皆掘地作大池,纵横丈馀,以蓄猛火油。不阅月,池上皆赤黄,又别为池而徙焉,不如是,则火自屋柱延烧矣。猛火油者,闻出于高丽之东数千里,日初出之,时因盛夏,日力烘石,极热则出液,他物遇之即为火,惟真琉璃器可贮之。中山府治西有大陂池,郡人呼为海子,余犹记郡帅就之以按水战,试猛火油,池之别岸为敌人营垒,用油者以油涓滴自火焰中,过则烈焰遽发,顷刻列营净尽。油之馀力入水,藻荇俱尽,鱼鳖遇之皆死。
《真腊风土记》:人家失物,疑此人为盗,不肯招认。遂以锅煎油,极热,令此人伸手于中,若果偷物,则手腐烂,否则皮肉如故云。番人有法如此。
《燕閒录》:戴石屏诗:麦麨朝充食,松明夜当灯。此是山西本色,语深山老松心有油者如蜡。山西人多以代烛,谓之松明,颇不畏风。
《游宦纪闻》:验真桐油之法,以细蔑一头作圈子,入油蘸,若真者,则如鼓面,鞔圈子上才有,伪则不著圈上。书蕉司马温公,名苑,云君迁子如马奶,俗云牛奶柿是也。今之造扇,用此柿油。

油部外编

《酉阳杂俎》:京宣平坊有官人夜归入曲,有卖油者张帽驱驴驮桶不避,导者搏之,头随而落,遂遽入一大宅门。官人异之,随入至大槐树下,遂灭,因告其家。即掘之深数尺,其树根枯下有大虾蟆,如叠挟二笔錔,〈他荅反〉树溜津满其中也,及巨白菌,如殿门浮沤钉,其盖已落,虾蟆即驴矣。笔錔乃油桶也,菌即其人也,里有沽其油者月馀,怪其油好而贱,及怪露食者悉病呕泄。
《续博物志》:南唐女冠耿先生,鸟爪玉貌,获宠于元宗。将诞之夕,震雷绕室,大雨河倾,半夜雷止,耿身不复孕。大食国进龙脑油,上所秘惜。先生见之曰:此非佳者,当为大家致之。乃缝夹绢囊,贮白龙脑一斤,垂于栋上,以胡饼盛之,有倾如注。上骇叹不已,命酒汎之,味逾于大食国进者。
《云笈七签》:王延居云台观。山无油,延置一瓮,为贮灯油之器,一夕自满,累岁然灯,用之不减。

盐部汇考

《礼记》

《曲礼》

凡祭宗庙之礼,盐曰咸鹾。
〈陈注〉咸鹾,盐味之厚也。

《郊特牲》

醯醢之美,而煎盐之尚,贵天产也。
〈大全〉方氏曰:盐非煎,以鍊治之则不成,故谓之煎盐。天官盐人之所掌祭祀,共其苦盐散盐,然醯人醢人所共,未尝不以祭祀,特非其所尚尔。

《内则》

桃诸,梅诸,卵盐。
〈陈注〉桃梅皆为菹藏之,欲藏,必令稍乾,故周礼谓之乾䕩,食之则和以卵盐,大盐形似鸟卵,故名卵盐也。

《周礼》《天官》

笾人掌四笾之实,朝事之笾,其实麷,蕡,白,黑,形盐。
〈注〉形盐之似虎者。

《广雅》《释器》

〈音消〉〈且豆切〉〈楚快切〉〈音温〉〈步典切〉盐也。

《吴时外国传》《自然白盐》

涨海中有湾湾,中常出自然白盐,峄峄如细石子。

《石盐》

天竺国有新陶水,水甘美,下有石盐,白如水精。

《晋太康地记》《伞子盐》

梓潼县出伞子盐。

《抱朴子》《作赤盐法》

作赤盐法:用寒盐一斤,雨泥一斤,内铁器中,以火烧,皆消而赤也。

《广志》《盐》

海东有印成盐,西方有石子盐,皆生于水。北胡中有青盐,五原有紫盐,波斯国有白盐,如石子。

《凉州记》《青盐池》

有青盐池出盐,正方,半寸,其形似石,甚甜美。

《荆州记》《伞子盐》

海盐水自凝,生伞子盐,大者方寸,中央隆起,形如张伞。

《金楼子》《君王盐》

白盐小小有峰洞,皦如水精,及其映日光,似虚魄。胡人和之以供国厨,名为君王盐,亦名玉华盐。

《清池盐》

有清池盐,正四方广半寸,其形扶疏如。有人耕池旁地,取池水波种之,去勿回顾,即生此盐。

《述异记》《盐田盐池》

盐田,在河东郡,有一大泽,泽中产盐,引水沃之,则自成,号曰:盐田。取之无尽,不沃则无也。又张掖有盐池,自然生盐,其盐多少,随月增减。

《益州记》《煮盐法》

汶山,越巂,煮盐法各异。汶山有咸石,先以水渍,既而煮之。越巂,先烧炭以盐井,水沃炭刮取盐。

《魏书》《高昌传》

高昌引水溉田。出赤盐,其味甚美。复有白盐,其形如玉,高昌人取以为枕,贡之中国。

《水经注》《石盐》

《河水广志》曰:甘水也,在西域之东,名曰新淘水,山在天竺国西,水甘,故曰:甘水。有石盐白如水精,火煆则破而用之。
《齐民要术》造常满盐法:
以不津瓮受十石者一口,置庭中石上,以白盐满之,以甘水泛之,令上恒有淅水。须用时,挹取,煎,即成盐。还以甘水添之,取一升,添一升。日曝之,热盛,还即成盐,永不穷尽。风尘阴雨则盖,天晴争,还仰。若黄盐、咸水者,盐汁则苦,是以必须白盐、甘水。
造花盐、印盐法:
五月中旱时,取水二斗,以盐一斗投水中,令清尽;又以盐投之,水咸极,则盐不复消融。易器淘治沙汰之,澄去垢土,泻清汁于净器中。盐甚白,不废常用。又一石还得八斗汁,亦无多损。好日无风尘时,日中曝令成盐,浮即,便是花盐,厚薄光泽似种乳。久不接取,即成印盐,大如豆,粒四方,千百相似。而成印辄沈,漉取之。花、印一盐,白如珂雪,其味又美。

《北户录》《红盐》

恩州有盐场,色如绛雪,验之,即由煎时染成,差可爱也。郑公虔云琴湖池,桃花盐色如桃花,随月盈缩。在张掖西北,按盐有赤盐、紫盐、黑盐、青盐、黄盐,亦有如虎、如印、如伞、如石、如水晶状者。

《酉阳杂俎》《境异》

鄯鄯之东、龙城之西南,地广十里,皆为盐田。行人所经,牛马皆布毡卧焉。

《物异》

陆盐昆吾陆盐,周十馀里无水,自生末盐,月满则如积雪,味甘;月亏则如薄霜,味苦;月尽则全尽。
胊䏰县盐井,有盐方寸,中央隆起如张伞,名曰:伞子盐。
《君王盐》:白盐崖有盐如水精,名为君王盐。

《元氏掖庭记》《盐》

盐有水晶盐、荟霜盐、五色盐。

《本草纲目》《食盐》

《释名》
鹾李时珍曰:盐字象器中煎卤之形。《礼记·盐》曰:咸鹾。《尔雅》云:天生曰卤,人生曰盐。许慎《说文》云:盐咸也,东方谓之斥,西方谓之卤,河东谓之咸。黄帝之臣宿沙氏初煮海水为盐,本经大盐即今解,池颗盐也。《别录》:重出食盐,今并为一方士,呼盐为海砂。
《集解》
《别录》曰:大盐出,邯郸及河东池泽。
苏恭曰:大盐即河东印盐也,人之常食者,形粗于食盐。
陶弘景曰:有东海盐、北海盐、南海盐、河东盐、池梁益盐、井西羌山盐、胡中树盐,色类不同,以河东者为胜。东海盐,官盐白,草粒细;北海盐,黄草粒粗,以作鱼鲊。及咸菹,乃言比胜,而藏茧必用盐官者。蜀中盐小淡,广州盐咸苦,不知其为疗体复有优劣否。
陈藏器曰:四海之内,何处无之,惟西南诸夷,稍少人皆烧竹及木盐当之。
苏颂曰:并州末盐,乃刮咸煎鍊者,不甚佳,所谓卤咸是也。大盐生河东池泽,粗于末盐,即今解盐也。解州安邑两池,取盐于池旁,耕地沃以池水,每得南风,急则宿夕成盐满畦,彼人谓之:种盐最为精好。东海北海南海盐者,今沧密、楚秀、温台、明泉、福广、琼化诸州煮海水作之,谓之泽盐,医方谓之海盐。海边掘坑,上布竹木,覆以蓬茅,积沙于上,每潮汐冲沙,则卤咸淋于坑中,水退则以火炬照之,卤气冲火,皆灭,因取海卤贮盘中,煎之顷刻而就。其煮盐之器,汉谓之牢盆,今或鼓铁为之。南海人编竹为之上下,周以蜃灰,横丈深尺,平底寘于灶背,谓之盐盘。梁益盐井者,今归州及四川诸郡,皆有盐井。汲其水以煎作盐,如煮海法。又滨州有土盐,煎鍊草土而成,其色最粗黑,不堪入药。通泰海州并有停夕刮咸煎盐,输官如并州末盐之类,而味更优,以供给江湖,极为饶衍。
李时珍曰:盐品甚多,海盐取海卤煎鍊而成,今辽冀山东两淮闽浙广南所出是也。井盐取井卤煎鍊而成,今四川云南所出是也。池盐出河东安邑西夏灵州,今惟解州种之。疏卤地为畦陇,而堑围之,引清水注入,久则色赤,待夏秋南风大起则一夜结成,谓之盐南风。如南风不起,则盐失利。亦忌浊水淤淀盐脉也。海丰深州者,亦引海水入池晒成。并州河北所出皆碱盐也,刮取碱土煎鍊而成。阶成凤川所出皆崖盐也,生于土崖之间,状如白矾,亦名生盐此五种皆食盐也,上供国课,下济民用。海盐井盐碱盐三者出于人,池盐崖盐二者出于天,《周礼》云:盐人掌盐之政令,祭祀供其苦盐散盐,宾客,供其形盐,王之膳羞供其饴盐。苦盐即颗盐也,出于池,其盐为颗,未鍊治,其味咸苦;散盐即末盐,出于海及井,并煮碱而成者,其盐皆散末也;形盐即印盐,或以盐刻作虎形也,或云积卤所结其形,如虎也;饴盐以饴拌成者,或云生于戎地,味甜而美也。此外又有崖盐,生于山崖,戎盐生于土中,伞子盐生于井,石盐生于石,木盐生于树,蓬盐生于草。造化生物之妙,诚难殚知也。
《修治》
李时珍曰:凡盐,人多以矾消灰石之类,杂之入药,须以水化澄去脚滓,煎鍊白色乃良。
《大盐》气味

甘咸寒无毒。
别录曰:食盐,咸温无毒,多食,伤肺,喜欬。
甄权曰:有小毒。
李时珍曰:咸微辛寒,无毒。
韩保升曰:多食,令人失色,肤黑,损筋力。
徐之才曰:漏芦为之使。
雷敩曰:敝箄淡卤,乌贼骨亦淡卤。
主治

本经曰:肠胃结热,喘逆胸中,病令人吐。
别录曰:伤寒寒热,吐胸痰癖,止心腹,卒痛,杀鬼,蛊邪,疰毒气下部𧏾疮坚肌骨。陈藏器曰:除风邪,吐下恶物,杀虫,去皮肤风毒,调和脏腑,消宿物,令人壮健。
大明曰:助水脏及霍乱、心痛、金疮、明目、止风泪邪气,一切虫伤疮肿、火灼疮、长肉、补皮肤、通大小便、疗疝气、滋五味。
甄权曰:空心揩齿,吐水洗目,夜见小字。
李时珍曰:解毒、凉血、润燥、定痛、止痒、吐一切时气风热痰饮,关格诸病。
发明

陶弘景曰:五味之中,惟此不可缺,西北方人食不耐咸,而多寿少病好颜色。东南方人食绝欲咸而少早多病,便是损人伤肺之效。然以浸鱼肉,则能经久不败;以沾布帛则易致朽烂,所施各有所宜也。
寇宗奭曰:《素问》云:咸走血。故东方食鱼盐之人多黑色。走血之验,可知病喘嗽人及水肿者,宜全禁之。北狄用以淹尸,取其不坏也。其烧剥金银镕汁作药,仍须解州大盐为佳。
李时珍曰:洪范水曰,润下作咸。《素问》曰:水生咸。此盐之根源也。夫水周流于天地之间,润下之性,无所不在。其味作咸,凝结为盐,亦无所不在。在人则血脉应之。盐之气味咸腥,人之血亦咸腥。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多食则脉凝泣而变色。从其类也。煎盐者,用皂角牧之,故盐之味微辛,辛走肺,咸走肾,喘嗽水肿消渴者,盐为大忌。或引痰吐,或泣血脉,或助水邪,故也。然盐为百病之主,百病无不用之,故服补肾药用盐汤者,咸归肾,引药气入本脏也;补心药用炒盐者,心苦虚,以咸补之也;补脾药用炒盐者,虚则补其母,脾乃心之子也;治积聚结核用之者,盐能软坚也;诸痈疽眼目及血病用之者,咸走血也;诸风热病用之者,寒胜热也;大小便病用之者,咸能润下也;骨病齿病用之者,肾主骨咸入骨也;吐药用之者,咸引水聚也;能收豆腐与此同义诸蛊及虫伤用之者,取其解毒也。
苏颂曰:唐柳柳州,纂救三死方云。元和十一年十月,得霍乱,上不可吐,下不可利,出冷汗三大斗,许气即绝。河南房伟传此方,入口即吐,绝气复通。一法用盐一大匙熬,令黄童子小便一升,合和温服,少顷吐下,即愈也。
附方

炼盐黑丸 崔中丞炼盐黑丸,方盐末一升,纳粗瓷瓶中,实筑泥,头初以煻火烧,渐渐加炭火,勿令瓶破,便赤彻,盐如水汁,即去火待凝,破瓶取出。豉一升熬煎桃仁一两,和麸炒熟,巴豆二两,去心膜纸,中炒令油出。须生熟得所,熟即少力,生又损人。四物捣匀,入蜜,和丸梧子。大每服三丸,平旦时服,天行时气。豉汁及茶下,心痛,酒下,入口便止血痢。饮下初变水痢,后便止鬼疟。茶饮下,骨蒸蜜汤下,忌久冷浆水合药,久则稍加之。凡服药后,吐利勿怪,吐利若多,服黄连汁止之。或遇杀药人药久不动者,更服一两丸。药后忌口二三日,其药腊月合之瓷瓶,密封,勿令泄气。一剂可救百人,或在道途,或在村落,无药可求,但用此药即敌大黄朴硝数两。曾用有效,小儿女子不可服,被搅作也。〈刘禹锡传信方〉
卒中,尸遁其状,腹胀急冲心,或块起,或牵腰脊者,是服盐汤取吐。〈孙真人方〉
尸疰鬼疰,下部蚀疮,炒盐布裹坐熨之。〈药性论〉鬼击中恶,盐一盏,水二盏,和服以冷水,噀之即苏。〈救急方〉
中恶心痛或连腰脐,盐如鸡子,大青布裹,烧赤纳酒,中顿服,当吐恶物,愈。〈甄权药性论〉
中风腹痛,盐半斤,熬水乾,著口中,饮热汤二斤,得吐,愈。〈肘后方〉
脱阳虚證,四肢厥冷,不省人事,或小腹紧痛,冷汗气喘,炒盐熨脐下气海取煖。〈救急方〉
心腹胀坚,痛闷欲死。盐五,合水一升,煎服吐下即定,不吐更服。〈梅师方〉
腹胀气满,黑盐酒服六铢。〈后魏书〉
酒肉过多,胀满不快,用盐花擦牙,温水漱下二三次,即如汤沃雪也。〈简便方〉
乾霍乱病,上不得吐,下不得利,方见发明。
霍乱腹痛,炒盐一包,熨其心腹,令气透,又以一包熨其背。〈救急方〉
霍乱转筋欲死气绝腹有暖气者,以盐填脐中,炙盐上七壮即苏。〈救急方〉
肝虚转筋,肝脏气虚,风冷搏于筋,遍体转筋,入腹不可忍,热汤三斗,入盐半斤,稍热浸之。〈圣惠方〉
一切脚气,盐三升,蒸熟,分裹近壁,以脚踏之,令脚心热,又和槐白皮蒸之,尤良夜,夜用之。〈食疗本草〉脚气疼痛,每夜用盐擦腿,膝至足甲,淹少时,以热汤泡洗,有一人病,此曾用验。〈救急方〉
胸中痰饮伤寒热病疟疾须吐者,并以盐汤吐之。〈外台秘要方〉
病后胁胀,天行,病后两胁胀满,熬盐熨之。〈外台秘要方〉妊娠心痛不可忍,盐烧赤酒服一撮。〈产宝方〉
妊妇逆生,盐摩产妇腹,并涂儿足底,仍急爪搔之。〈千金方〉
妇人阴痛,青布裹盐熨之。〈药性论〉
小儿疝气,并内吊肾气,以葛袋盛盐,于户口悬之,父母用手撚料尽即愈。〈日华子本草〉
小儿不尿,安盐于脐中,以艾灸之。〈药性论〉
小便不通,湿纸包白盐,烧过,吹少许入尿孔中,立通。〈普济方〉
气淋脐痛,盐和醋服之。〈广利方〉
二便不通,盐和苦酒傅脐中,乾即易。仍以盐汁灌肛内,并内用纸裹盐投水中,饮之。〈家藏方〉
漏精白浊,雪白盐一两,并筑紧固济煆一日,出火毒,白茯苓山药各一两,为末枣肉和蜜丸梧子,大每枣汤下三十丸,盖甘以济咸脾肾两得也。〈直指方〉下痢肛痛不可忍者,熬盐包坐熨之。〈肘后方〉
血痢不止,白盐纸包,烧研调粥,吃三四次,即止也。〈急救方〉
中蛊吐血或下血如肝,盐一升,苦酒一升,煎化顿服,得吐即愈,乃支太医方也。〈小品方〉
金疮血出甚多,若血冷则杀人。宜炒盐三撮,酒调服之。〈梅师方〉
金疮中风,煎盐令热,以匙抄沥却水,热泻疮上,冷更著一日,勿住取瘥大效。〈肘后方〉
小儿撮口盐头,捣贴脐上灸之。〈子母秘录〉
病笑不休,沧盐煆赤研,入河水煎,沸啜之,探吐热,痰数升即愈。《素问》曰:神有馀笑不休,神心火也,火得风则焰,笑之象也。一妇病此半年,张子和用此方遂愈。〈儒门事亲〉
饮酒不醉,凡饮酒先食盐一匕,则后饮必倍。〈肘后方〉明目坚齿,去瞖大利老眼。海盐以百沸汤泡,散清汁于银石器内,熬取雪白盐花,新瓦器盛,每早揩牙漱水,以大指甲点水洗目,闭坐良久,乃洗面,名洞视千里法极神妙。〈永类钤方〉
风热牙痛,槐枝煎浓汤二碗,入盐一斤,煮乾炒研,日用揩牙,以水洗目。〈唐瑶经验方〉
齿𧏾齿动,盐半两,皂荚两挺,同烧赤研,夜夜揩齿,一月后并瘥,其齿牢固。〈食疗本草〉
齿龈宣露,每旦噙盐,热水含百遍,五日后齿即牢。〈千金方〉
齿疼出血,每夜盐末厚封。龂上有汁,沥尽乃卧其汁,出时叩齿,勿住不过,十夜疼血皆止,忌猪鱼油菜等,极验。〈肘后方〉
喉中生肉绵,裹著头拄盐揩之,日五六度。〈孙真人方〉帝,钟喉风垂,长半寸,煆食盐,频点之即消。〈圣惠方〉风病耳鸣,盐五升,蒸热以耳枕之,冷复易之。〈肘后方〉耳卒疼痛。〈方同上〉
目中泪出,盐点目中,冷水洗数次,瘥。〈范汪方〉
目中浮瞖,遮睛白。盐生研少许,频点屡效,小儿亦宜。〈直指方〉
小儿目瞖,或来或去渐大侵睛。雪白盐少许,灯心蘸点,日三五次,不痛不碍,屡用有效。〈活幼口议〉
尘物眯目,以少盐,并豉置水中,视之立出。〈孙真人方〉赤鼻,白盐常擦之,妙。〈直指方〉口鼻急疳,蚀烂腐臭,斗子盐白面等分为末,每以吹之。〈普济方〉
面上恶疮五色者,盐汤浸绵,拓疮上五六度,即瘥。〈药性论〉
体如虫行风热也,盐一斗,水一石,煎汤浴之,三四次亦疗一切风气。〈外台秘要〉
疮癣痛痒初生者,嚼盐频擦之,妙。〈千金方〉
手足心毒,风气毒肿,盐末椒末等分酢,和傅之,立瘥。〈肘后方〉
手足疣目,盐傅上,以舌舐之,不过三度瘥。〈肘后方〉热病生𧏾,下部有疮,熬盐熨之,不过三次。〈梅师方〉一切漏疮故,布裹盐烧,赤为末,每服一钱。〈外台秘要〉臁疮经年,盐中黑泥晒研,搽之。〈永类方〉蠼螋尿疮,盐汤浸绵拓疮上。〈食疗本草〉蜈蚣咬人,嚼盐涂之,或盐汤浸之妙。〈梅师方〉
蚯蚓咬毒,形如大风,眉鬓皆落,惟浓煎盐汤,浸身数遍,即愈。浙西军将张韶病此,每夕蚯蚓鸣于体,一僧用此方,而安蚓畏盐也。〈经验方〉
蜂虿叮螫,嚼盐涂之。〈千金方〉
解黄蝇毒,乌蒙山峡,多小黄蝇,生毒蛇,鳞中齧人,初无所觉,渐痒,为疮,勿搔,但以冷水沃之,擦盐少许,即不为疮。〈方舆胜览〉
毒蛇伤螫,嚼盐涂之,灸三壮,仍嚼盐涂之。〈徐伯玉方〉虱出怪病,临卧浑身,虱出约至五升,随至血肉俱坏,每宿渐多,痛痒不可言状,唯吃水卧床,昼夜号哭,舌尖出血不止,身齿俱黑,唇动鼻开。但饮盐酢汤,十数日即安。〈夏子益奇疾方〉
解狼毒,毒,盐汁饮之。〈千金方〉
药箭毒气,盐贴疮上,灸三十壮良。〈集验方〉
救溺水死,以大凳卧之,后足放高,用盐擦脐中,待水自流出,切勿倒提出水。〈救急方〉
溃痈作痒,以盐摩其四围,即止。〈外科糖义〉
《戎盐》《释名》
胡盐 羌盐 青盐 秃登盐 阴土盐
大明曰:西番所食者,故号戎盐、羌盐。
苏恭曰:戎盐即胡盐也,沙州名秃登盐,廓州名为阴土盐,生河岸山坂之阴土石间,故名。
《集解》
别录曰:戎盐生胡盐山及西羌北地,酒泉,福禄城,东南角,北海青,南海赤,十月采。
李当之曰:戎盐味苦臭,是海潮水浇山石,经久盐凝,著石取之,北海者青,南海者赤。
陶弘景曰:史书言,虏中盐有九种:白盐、食盐常食者,黑盐主腹胀气满,胡盐主耳聋目痛,柔盐主马脊疮,又有赤盐、驳盐、臭盐、马齿盐四种,并不入食。马齿即大盐,黑盐疑是卤盐,柔盐疑是戎盐,而此戎盐又名胡盐,二三相乱。今戎盐虏中甚有,从凉州来,亦从燉煌来,其形作块片,或如鸡鸭卵,或如菱米,色紫白,味不甚咸口,常气臭,正如毈鸡子臭者,乃真。又河南盐池,泥中自有凝盐,如石片,打破皆青黑色,善疗马脊疮,又疑此是戎盐。又巴东胊䏰县北崖有盐井,盐水自凝,生伞子盐,一二寸中央突张如伞形,亦有方如石膏博棋者。
苏恭曰:戎盐即胡盐,生河崖山坂之阴土石间,大小不常,坚白似石,烧之不鸣烢也。
寇宗奭曰:戎盐成垛,裁之如枕,细白,味甘咸。
苏颂曰:陶氏所说九种,今人不能遍识。医家治眼及补下药,多用青盐,恐即戎盐也。《本草》云:北海青南海赤,今青盐从西羌来者,形块方棱,明莹而青黑色最奇。北海来者作大块而不光莹,又多孔,窍若蜂窠状,色亦浅于西盐,彼人谓之盐枕,入药差劣。北胡又有一种盐作片屑如碎白石,彼人亦谓之青盐,缄封于匣,与盐枕并作礼,贽不知是何色类。
李时珍曰:《本草·戎盐》云:北海青南海赤,而诸注乃用白盐,似与本文不合。按《凉州异物志》云:姜赖之墟,今称龙城刚卤,千里蒺藜之形,其下有盐,累棋而生,出于胡国,故名戎盐。赞云:盐山二岳二色,为质赤者,如丹黑者,如漆小大,从意镂之为物,作兽辟恶,佩之为吉,或称戎盐,可以疗疾。此说与本草本文相合。亦惟赤黑二色不言白者,盖白者乃光明盐,而青盐赤盐则戎盐也。故《西凉记》云:青盐池,出盐正方半寸,其形如石,甚甜美。《真腊记》云:山间有石,味胜于盐,可为器。《梁杰公传》言:交河之间,掘碛下数尺,有紫盐,如红如紫,色鲜而甘,其下丈许,有珀。《北户录》亦言:张掖池中出桃花盐,色如桃花,随月盈缩。今宁夏近凉州地,盐井所出青盐,四方皎洁,如石山丹卫,即张掖地有池,产红盐红色,此二盐即戎盐之青赤二色者。医方但用青盐,而不用红盐,不知二盐皆名戎盐也。所谓南海北海者,指西海之南北而言,非炎方之南海也。《张果玉洞要诀》云:赤戎盐出西戎,禀自然水土之气,结而成质。其地水土之气黄赤,故盐亦随土气而生味,淡于石盐,力能伏阳精,但于火中烧,汁红赤,疑定色转益者,即真也,亦名绛盐。《抱朴子书》有作赤盐法,又岭南一种红盐,乃染成者,皆非真红盐也。又《丹房鉴源》云:蛮盐可伏雌雄,红盐为上。
气味

咸寒无毒。
寇宗奭曰:甘咸。
大明曰:平。
独孤滔曰:戎盐,赤黑二色,能累卵、乾汞、制丹砂。
主治

本经曰:明目、目痛、益气、坚肌骨、去毒蛊。
《别录》曰:心腹痛、溺血吐血、齿舌血出。
《大明》曰:助水脏、益精气、除五脏症结、心腹积聚、痛疮、疥癣。
李时珍曰:解芫青斑、蟊毒。
发明

寇宗奭曰:戎盐甘咸,功在却血,入肾,治目中瘀赤、涩昏。
李时珍曰:戎盐功同食盐,不经煎鍊而味咸带甘,入药似胜。《周礼》注云:饴盐味甜,即戎盐,不知果否。或云以饴拌盐也。
附方

小便不通,戎盐汤,用戎盐弹丸大一枚,茯苓半斤,白朮二两,水煎服之。〈仲景金匮方〉
风热牙痛,青盐一斤,槐枝半斤,水四碗,煎汁二碗,煮盐至乾炒研,日用揩牙洗目。〈唐氏经验方〉
牢牙明目,青盐二两,白盐四两,川椒四两,煎汁拌盐炒乾,日用揩牙洗目,永无齿疾目疾。〈通变要法〉风眼烂弦,戎盐化水点之。〈普济方〉
痔疮漏疮,白矾四两,青盐四两,为末,猪尿脬一个,盛之阴乾,每服五钱,空心温水下。〈赵氏经验方〉
《光明盐》《释名》
石盐 圣石 水晶盐
李时珍曰:《雷敩炮炙论·序》云:圣石开盲明目,而如云离日,则光明者,乃兼形色与功而名也。
《集解》
苏恭曰:光明盐生盐州五原盐池,下凿取之,大者如升,皆正方光彻。苏颂曰:今阶州出一种石盐,生山石中,不由煎鍊,自然成盐,色甚明莹,彼人甚贵之,云即光明盐也。李时珍曰:石盐有山产水产二种,山产者即崖盐也,一名生盐,生山崖之间,状如白矾,出于阶成、陵凤、永康诸处。水产者生池底,状如水晶石英,出西域诸处。《吴录》云:天竺有新淘水,味甘美,下有石盐,白如水晶。又波斯出自然白盐,如细石子。《金幼孜·北征录》云:北虏有盐,海子出白盐,莹洁如水晶。又有盐池,盐色或青或白,军士采食之,此皆水产者也。《梁四公子传》云:高昌国烧羊山出盐,大者如斗,状白如玉,月望收者,其文理粗,明澈如冰,非月望收者,其文理密。《金楼子》云:胡中白盐产于崖,映月光明洞澈如水晶。土人以供国厨,名君王盐,亦名玉华盐,此则山产者也。皆自然之盐,所谓天成者也。《益州记》云:汶山有咸石,以水渍而煎之,成盐。此亦石盐之类,而稍不同者。
气味

咸甘平,无毒。
主治

《唐本》曰:头痛诸风,目赤痛多眵泪。
发明

李时珍曰:光明盐得清明之气,盐之至精者也,故入头风眼目诸药尤良,其他功同戎盐,而力差次之。
《卤咸》《释名》
卤盐 寒石 石咸
李时珍曰:咸音有二:音咸者,润下之味;音减者,盐土之名,后人作碱作碱是矣。许慎《说文》云:卤,西方咸地也,故字从西省文,象盐形,东方谓之斥,西方谓之卤,河东谓之咸。《传》云:兑为泽,其于地也为刚,卤亦西方之义。
《集解》
《别录》曰:卤咸生河东池泽。
陶弘景曰:今俗不复见卤咸,疑是黑盐。又云是煎盐,釜下凝滓,二说未详。
苏恭曰:卤咸生河东,河东盐不釜煎,明非凝滓。又疑是黑盐,皆不然。此是碱土也,今人熟皮用之,于碱地掘取。
苏颂曰:并州人刮咸,煎鍊不甚佳,即卤咸也。
汪机曰:卤咸即卤水也。
李时珍曰:《说文》既言卤咸皆斥地之名,则谓凝滓及卤水之说皆非矣。卤盐与卤碱不同,山西诸州、平野及大谷、榆次、高亢处,秋间皆生卤,望之如水,近之如积雪。土人刮而熬之为盐,微有苍黄色者,即卤盐也。《尔雅》所谓:天生曰卤,人生曰盐者是矣。凡盐未经滴去苦水,则不堪食。苦水即卤水也,卤水之下,澄盐凝结如石者,即卤碱也。丹溪所谓石碱者,乃灰碱也。见《土类吴普》《本草》谓卤咸一名卤盐者,指卤水之盐,非卤地之盐也,不妨同名。
气味

苦寒无毒。
《别录》曰:苦咸寒。
独孤滔曰:卤盐制四黄,作釬药,同硇砂罨铁一时,即软。
主治

本经曰:大热消渴,狂烦除邪,及下蛊毒,柔肌肤。别录曰:去五脏肠胃留热结气,心下坚食,已呕,逆喘,满明目目痛。
附方

风热、赤眼、虚肿、涩痛,卤碱一升,青梅二十七个,古钱二十一文,新瓶盛,密封,汤中煮一炊时,三日后取,点日三五度。〈圣惠方〉
齿腐龈烂,不拘大人小儿,用上好咸土,热汤淋取,汁石器熬乾,刮下,入麝香,少许研掺之。〈宣明方〉
《绿盐》《释名》
盐绿 石绿
《集解》
苏恭曰:绿盐出焉耆国水中,石下取之,状若扁青空青,为眼药之要。今人以光明盐硇砂赤铜屑,酿之为块,绿色以充之。
李珣曰:出波斯国,生石上,舶上将来,谓之石绿。装色久而不变,中国以铜醋造者,不堪入药,色亦不久。李时珍曰:方家言波斯绿盐色青,阴雨中乾而不湿者,为真。又造盐绿法,用熟铜器盛取浆水一升,投青盐一两在内,浸七日,取出即绿色,以物刮末入浆,水再浸一七或二七,取出此非真绿盐也。
气味

咸苦辛平,无毒。
主治

唐本曰:目赤、泪出、肤瞖、眵暗。李珣曰:点目,明目消瞖;疗小儿,无辜疳气。
附方

胎赤眼痛,盐绿一分,蜜半两,于蚌蛤内相和,每夜卧时,浆水洗目,炙热点之,能断根。〈圣济录〉
目暗赤涩多泪,盐绿一钱,蕤仁去皮一钱,研熟入,好酥一钱,研匀,每夜点一麻子。〈圣惠方〉
《盐药》《集解》
陈藏器曰:生海西南雷罗诸州山谷,似芒硝末细,入口极冷,南人少有服者,恐极冷入肠伤人,宜慎之。
气味

咸冷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眼赤眦烂风赤,细研水,和点之。又水研服,去热烦痰,满头痛,明目镇心,又主蛇虺恶虫毒药,箭镞毒,疥癣痈肿瘰𤻤并摩傅之甚者。水化服之,又解独自草箭毒。

《天工开物》《盐产》

凡盐产最不一,海池井土崖砂石略分六种,而东夷树叶西戎光明不与焉。赤县之内,海卤居十之八,而其二为井池土碱,或假人力或由天造,总之一经舟车穷窘,则造物应付出焉。

《海水盐》

凡海水自具咸质,海滨地高者,名潮墩下者,名草荡地皆产盐。同一海卤传神而取法则异:一法高堰地,潮波不没者地,可种盐。种户各有区,画经界不相侵,越度诘朝无雨,则今日广布稻麦槁灰及芦茅灰寸许于地,上压使平匀,明晨露气冲腾,则其下盐茅勃发,日中晴霁灰盐,一并扫起淋煎。一法潮波浅被地,不用灰压,候潮一过,明日天晴,半日晒出盐霜,疾趋扫起,煎炼。一法逼海潮深地先掘深坑,横架竹木上,铺席苇又铺沙于苇席之上,俟潮灭顶冲过,卤气由沙渗下坑中,撤去沙苇,以灯烛之卤气冲灯即灭,取卤水煎炼。总之功在晴霁,若淫雨连旬则谓之盐荒。又淮场地面有日晒,自然生霜如马牙者,谓之大晒盐,不由煎炼,扫起即食。海水顺风飘来,断草,勾取煎炼,名蓬盐。凡淋煎法,掘坑二个,一浅一深,浅者尺许,以竹木架芦席于上,将扫来盐料,〈不论有灰无灰淋法皆同〉铺于席上,四围隆起作一堤垱形,中以海水灌淋,渗下浅坑中,深者深七八尺,受浅坑所淋之汁,然后入锅煎炼。凡煎盐锅,古谓之牢盆,亦有两种制度:其盆周阔数丈径亦丈许,用铁者,以铁打成叶片,铁钉拴合其底,平如盂,其四周高尺二寸,其合缝处,一经卤汁结塞,永无隙漏,其下列灶,燃薪多者,十二三眼,少者七八眼,共煎此盘。南海有编竹为者,将竹编成,阔丈深尺,糊以蜃灰,附于釜背,火燃釜底,滚沸延及成盐,亦名盐盆。然不若铁叶镶成之便也。凡煎卤未即凝结,将皂角椎碎,和粟米糠二味,卤沸之时,投入其中,搅和盐,即顷刻结成,盖皂角结盐犹石膏之结腐也。凡盐,淮扬场者,质重而黑,其他质轻而白,以量较之,淮场者一升重十两,则广浙长芦者只重六七两,凡蓬草盐不可常期,或数年一至,或一月数至,凡盐见水即化,见风即卤,见火愈坚,凡收藏不必用。仓廪盐性畏风,不畏湿地,下叠槁三寸,任从卑湿无伤,周遭以土砖泥隙,上盖茅草尺许,百年如故也。

《池盐》

凡池盐,宇内有二:一出宁夏,供食边镇;一出山西解池,供晋豫诸郡县。解池界安邑猗氏,临晋之间,其池外有城堞,周遭禁禦。池水深聚处,其色绿沈。土人种盐者,池傍耕地为畦陇,引清水入所耕畦中,忌浊水,参入即淤,淀盐脉凡引水种盐,春间即为之,久则水成赤色,待夏秋之交,南风大起,则一宵结成,名曰颗盐即古志所谓大盐也。以海水煎者细碎,而此成粒颗,故得大名。其盐凝结之后,扫起即成食味,种盐之人,积扫一石交官,得钱数十文而巳。其海丰深州,引海水入池晒成者,凝结之时,扫食不加人力,与解盐同,但成盐时日与不藉南风则大异也。

《井盐》

凡滇蜀两省,远离海滨,舟车艰通,形势高上,其咸脉即韫藏地中。凡蜀中石山去河不远者,多可造井取盐。盐井周圆不过数寸,其上口一小盂覆之有馀,深必十丈以外乃得卤。信故造井功费甚难,其器冶铁锥如碓,嘴形其尖,使极刚利,向石山舂凿成孔,其身破竹缠绳,夹悬此锥,每春深入数尺,则又以竹接其身,使引而长。初入丈许,或以足踏碓,稍如舂米形,太深则用手捧持顿下,所舂石成碎粉,随以长竹接引,悬铁盏挖之,而上大抵深者半载,浅者月馀,乃得一井成就。盖井中空阔,则卤气游散,不克结盐故也。井及泉后,择美竹长丈者,凿净其中节,留底不去,其喉下安消息,吸水入筒,用长縆击竹沈下其中,水满井上,悬桔槔辘卢诸具,制盘驾牛,牛拽盘转辘卢绞縆汲水而上,入于釜中煎炼,〈只用中釜不用牢盆〉顷刻结盐,色成至白。西川有火井事,奇甚,其井居然冷水绝无火气,但以长竹剖开去节,合缝,漆布一头,插入井底,其上曲接,以口紧对釜脐,注卤水,釜中只见火意烘烘,水即滚沸,启竹而视之,绝无半点焦炎意,未见火形而用火神,此世间大奇事也。凡川滇盐井逃课掩,盖至易不可穷诘。

《末盐》

凡地碱煎盐,除并州末盐外,长芦分司地,土人亦有刮削煎成者,带杂黑色,味不甚佳。

《崖盐》

凡西省阶凤等州邑,海井交穷,其岩穴自生,盐色如红土,恣人刮取,不假煎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二百九十九卷目录

 盐部艺文
  形盐赋          唐张颖
  水化为盐赋         黎逢
 盐部选句
 盐部纪事
 盐部杂录
 糟部汇考
  周礼〈天官〉
  齐民要术〈笨曲〉
  本草纲目〈糟 酒糟 大麦醋糟 乾饧糟〉
 糟部选句
 糟部纪事
 糟部杂录
 酱部汇考
  礼记〈曲礼 内则〉
  周礼〈天官〉
  范子计然〈三酱〉
  广雅〈释器〉
  齐民要术〈作酱法〉
  神仙食经〈十二香酱〉
  北户录〈蚁子酱〉
  元氏掖庭记〈酱〉
  诗疏广要〈芍药酱〉
  本草纲目〈酱 榆仁酱 芜荑酱〉
  遵生八笺〈造肉酱法 芝麻酱方〉
 酱部艺文
  谢晋安王赉虾酱启    梁刘孝仪
 酱部选句

食货典第二百九十九卷

盐部艺文

《形盐赋》唐·张颖

形盐似虎,岐峙山立虎,则百兽最威。盐乃万人取给,合二美以成体,何众羞之能及。厥贡惟错将蛤蜃以俱来。充君之庖与昌,歜而齐入丽哉。其义可嘉,其美可颂。鲁崇宴赏周公,实来殷作和羹。傅说登用向若,美景初霁,奇状不遥。映金盘以皎皦,临象著而光昭。远则雪山出地,近则白虎戏朝。瞿瞿其肉威而且猱,耽耽其目视而不恌。立而成形也,白黑相对。融而司味也,咸酸必调。厥味伊何物不可并,水火相济为君子以成八珍。上下协谐,具公餗而登五鼎。利我者则众,成我者几何。备物象形,即贱不干贵,皆可适口。岂同而不和。至如大君式宴,樽俎充盈。形盐具矣。以为宾荣意者,取则国君,文足昭德,武以弥兵。时之所贵,物莫能京。故天官叙其职,春秋美其名,必也。见遗则陆沈。于怀土如或可,用当济代之和羹。倘有裨于家国,在吾道之应行。

《水化为盐赋》黎逢

翕然乎造化能变而穷,且其为水也,有上善之称。其化为盐也,有美玉之崇。岂其清泠之水动变,若神为代之宝,致邦之丰。伊昔煮海为盐,以禀乎天,君以和羹之用,商以贾卖而迁,是知水化之利可贵,哲匠之谋可研若也。代人所贵此贵,为美恒济古今。应乎遐迩,求之者,岂倦乎疲劳。功崇者可不由乎此致。夫以水同君子,有流通之利。或涓涓乎而处于薮泉,或浩浩乎而遍乎淮泗。或在河而则淡,或混海而则咸。国有盐而且荣,家有盐而不匮。条山一窦,万邑之滋。使印成者,将贡于玉阙,俾荦碌者,使我域求之。东西负重,南北奔驰,岂不用有润下作。咸在乎一变,鼎俎既彻,长筵美馔五味废之。而忘餐广座得之为珍膳。况水为柔德能乎。神化皎皎,如霜依依,照夜莫不因水而生,遇水而吒恨,久处于冰泉,思工人之一假。且天然此物成化,特殊匠之所变,绝代称无。岂伊水因匠,是乃能穷乎变化,况乎人得媒,宁肯守乎一途。或金门献策,或积代英儒。感物而赋在乎。觊觎仰盐梅之美用,思穷达于高衢。

盐部选句

魏徐干《齐都赋》:皓皓乎如白雪之积,鄂鄂乎若景阿之崇。
刘公干《鲁都赋》:其盐则素鹾,凝结皓若雪华。
晋王廙《洛都赋》:东有盐池,玉洁冰鲜。不劳煮沸,成之自然。
郭璞《盐池赋》:嗟元液之潜盛,盖莫知其所生。
唐李白诗:吴盐如花皎如雪。
柳宗元诗:青箬裹盐归峒客,绿荷包饭趁墟人。宋陆游诗:梅青巧配吴盐白。
元贡师泰诗:日午太官供异味,金盘更换水晶盐。明吴宽《送胡彦超》诗:朝齑暮盐不满盘,何须故人劝加餐。
文徵明《乞猫》诗:遣聘自将盐裹箬,策勋莫道食无鱼。王叔承《烹蟹宴集》诗:蜀椒吴盐落砧细,宝刀香腻春葱丝。

盐部纪事

《左传》:僖公三十年,冬,王使周公阅来聘,飨有昌歜,白,黑,形盐,辞曰:国君文足昭也。武可畏也。则有备物之飨,以象其德,荐五味,羞嘉谷,盐虎形,以献其功,吾何以堪之。
《三国吴志·朱桓传》:桓卒。家无馀财,权赐盐五千斛以周丧事。
《元晏春秋》:卫伦以郎应会于京师,过予而论及于味。伦称魏故侍中刘子扬食饼知盐生精味之至也,予曰:昔师旷识劳薪,易牙别淄渑,子扬之妙,抑末乎。伦曰:晋师旷易牙古之精也,魏之子扬今之妙子,何间焉。
《晋书·隐逸传》:郭文,河内轵人也。辞家游名山,历华阴之崖,以观石室之石函。洛阳陷,乃步担入吴兴馀杭大辟山中。𢘆著鹿裘葛巾,不饮酒食肉,区种菽麦,采竹叶木实,贸盐以自供。人或酬下价者,亦即与之。后人识文,不复贱酬。食有馀谷,辄恤穷匮。人有致遗,取其粗者,示不逆而已。
《苻坚载记》:坚兄子朗,拜镇东将军。善识味,咸酢及肉皆别所由。会稽王司马道子为朗设盛馔,极江左精肴。食讫,问曰:关中之食孰若此。答曰:皆好,惟盐味小生耳。既问宰夫,皆如其言。
《宋书·张畅传》: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索虏托跋焘南侵,求与孝武相见,遣送骆驼,并致杂物,使于南门受之。又送毡一领,及九种盐,并胡豉:凡此诸盐,各有所宜。白盐是魏主自所食。黑盐治腹胀气懑,细刮取六铢,以酒服之。胡盐治目痛。柔盐不食,治马脊创。赤盐、駮盐、臭盐、马齿盐四种,并不中食。胡豉亦中啖。
《南齐书·张融传》:融浮海至交州,于海中作《海赋》。后还京师,以示镇国将军顾凯之,凯之曰:卿此赋实超元虚,但恨不道盐耳。融即求笔注之曰:漉沙构白,熬波出素。积雪中春,飞霜暑路。此四句,后所足也。
《周颙传》:颙为中书郎,兼著作。善《老》《易》,与张融相遇,辄以元言相滞,弥日不解。清贫寡欲,终日长蔬食。虽有妻子,独处山舍。卫将军王俭谓颙曰:卿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
《崔慰祖传》:慰祖,字悦宗,清河东武城人也。父庆绪,永明中为梁州刺史。慰祖解褐奉朝请。父丧不食盐,母曰:汝既无兄弟,又未有子裔。毁不灭性,政当不进肴羞耳,如何绝盐。吾今亦不食矣。慰祖不得已从之。《梁书·张弘策传》:弘策幼以孝闻。遭母忧,三年不食盐菜,几至灭性。
《侯景传》:景将败,有僧通道人者,意性若狂,饮酒啖肉,不异凡等。初言隐伏,久乃方验,人并呼为阇梨,景甚信敬之。景后又宴集其党,召僧通。僧通取肉揾盐以进景,问曰:好不。景答:所恨太咸。僧通曰:不咸则烂臭。果以盐封其尸。
《梁四公记》:高昌国遣使贡盐二颗,颗如斗状,色白似玉。帝以其自万里绝域而来献,数年方达。命杰公迓之。谓使曰:盐一颗是南烧羊山月望收之者,一是北烧羊山非月望收之者。具陈盐奉王,急命故非时尔。因问紫盐磬碧珀。云中路遭北凉所夺,不敢言之。帝问杰公群物之异,对曰:南烧羊山盐,文理粗。北烧羊山盐,文理密。月望收之者,明彻如冰。以毡橐煮之可验。交河之间,平碛中掘深数尺,有末盐如红如紫色,鲜味甘食之,止痛。更深一丈,下有碧珀,黑逾纯漆,或大如车轮,末而食之,攻妇人小腹症瘕之疾。彼国珍异,必当致贡,是以知之。
《陈书·孝行传》:张昭弟乾,聪敏博学,亦有至性。及父卒,兄弟并不衣绵帛,不食盐醋,日唯食一升麦屑粥而已。
《魏书·崔浩传》:浩为博士祭酒。在前进讲书传,太宗大悦,语至中夜,赐浩御缥醪酒十觚,水精戎盐一两。曰:朕味卿言,若此盐酒,故与卿同其旨也。
《宋繇传》:沮渠蒙逊平蜀酒泉,于繇室得书数千卷,盐米数十斛而已。蒙逊叹曰:孤不喜剋李歆,欣得宋繇耳。
《李孝伯传》:世祖南伐,遣李孝伯赐刘义恭等,盐各九种,并胡豉。孝伯曰:有后诏:凡此诸盐,各有所宜。白盐食盐,主上自食;黑盐治腹胀气满,末之六铢,以酒而服;胡盐治目痛;戎盐治诸疮;赤盐、駮盐、臭盐、马齿盐四种,并非食盐。
《李惠传》:惠为雍州刺史。人有负盐负薪者,同释重担,息于树阴。二人将行,争一羊皮,各言藉背之物。惠遣争者出,顾谓州纲纪曰:此羊皮可拷知主乎。群下以为戏言,咸无答者。惠令人置羊皮席上,以杖击之,见少盐屑,曰:得其实矣。使争者视之,负薪者乃伏而就罪。凡所察究,多如此类。
《笑林》:姚彪在武昌。沈珍至武昌,遇风于江渚。守风粮用尽,遣人从彪贷盐百斛。彪得书不答,敕左右倒盐百斛著江水中,曰:明吾不惜盐,惜所与耳。
《北史·齐房景伯传》:景伯母亡,居丧,不食盐菜。因此遂为水病,积年不愈。
《厍狄干传》:干子士文,拜贝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所买盐菜,必于外境。
《隋书·安国传》:炀帝即位之后,遣司隶从事杜行蒲使于西域,至其国,得五色盐而返。
《朝野佥载》《广州录事》:参军柳庆独居一室,器用食物并致。卧内奴有私取盐一撮者,庆鞭之见血。
《唐国史补》:卢相迈不食盐醋,同列问之:足下不食盐醋,何堪。迈笑而答曰:足下终日食盐醋,复又何堪。寓简《嘉祐杂志》云:梅圣俞说始教坊,家人市盐,于纸角中得一曲谱,翻之遂以名令双调,盐角儿令是也。欧阳永叔常制词。
《宋史·张根传》:根,字知常。性至孝,父病蛊戒盐,根为食淡。
《春渚纪闻》:萧注从狄殿前之破蛮洞也。收其宝货珍异,得一龙,长尺馀,云是盐龙。蛮人所豢也。藉以银盘,中置玉盂,以玉著摭海盐饮之。每鳞甲中出盐如雪。则收取,用酒送一钱匕专主兴阳。而前此无说者,何也。后因蔡元度就其体舐盐,而龙死。其家以盐封其遗体,三数日用亦大有力。后闻此龙归蔡元长家。《西溪丛语》:予监台州杜渎盐场,日以莲子试卤。择莲子重者用之。卤浮三莲、四莲味重,五莲尤重。莲子取其浮而直,若二莲直,或二直二横,即味差薄。若卤更薄。即莲沈于底,而煎盐不成。闽中之法,以鸡子桃仁试之,卤味重则正浮在上,咸淡相半,则二物俱浮。与此相类。

盐部杂录

《书经》:说命,若作和羹,尔惟盐梅。
《礼记杂记》:功衰食菜果,饮水浆,无盐酪,不能食食,盐酪可也。
《左传》:齐晏子曰:山木如市,弗加于山,鱼盐蜃蛤,弗加于海。
《管子·海王篇》:十口之家,十人食盐。百口之家,百人食盐,终月大男食盐五升少半,大女食盐三升少半;吾子食盐二升少半。此其大历也。
鲁连子宿沙,瞿子善煮盐,使煮溃沙,虽十宿不能得也。
《吕氏春秋·本味篇》:和之美者,即大夏之盐。
《用民篇》:凡盐之用,有所托也,不适则败托而不可食。《淮南万毕术》:盐能累卵。
《春秋繁露》:雨多,以盐及美酒祭社。
《论衡·别通篇》:润下作咸,水之滋味也。东海水咸,流广大也;西川盐井,源泉深也。
《潜夫论》:攻玉以石,冶金以盐。
《风俗通》:咸如炭,俗说咸,亦与热正等。炭火不可以入口。人食得大咸亦吐之。按:东海煦人晓知盐法者云:揽盐水多日,每燋黑如炭。非谓灶中火炭也。《晋书·东夷传》:肃慎氏无盐铁,烧木作灰,取汁而食之。《博物志》:盐体同于水。
临邛火井,诸葛丞相往视之。后火转盛热,盆盖井上煮盐,得盐。入于家火即灭。讫今不复燃也。
《山海经·北山经》:景山,南望盐贩之泽,北望少泽。其上多草、藷藇,其草秦菽,其阴多赪,其阳多玉。〈注〉郭璞云:盐贩泽即解县盐池也。
《华阳国志》:越巂笮夷有盐池,积薪以池水灌,而后焚之成盐。
《袁山松·宜都记》:很山县东有温泉大溪,夏冬则大热,常有雾气,百病久疾入水,多愈。此泉先出盐。
《魏书·勿吉国传》:勿吉国,水气咸凝,盐生树上,亦有盐池。
《水经注》:河水径朔方县故城东北,诗所谓城彼朔方也。汉元朔二年,大将军卫青取河南地,为朔方郡使。校尉苏建筑朔方城,即此城也。王莽以为武符者也。按《地理志》云:今连盐泽,青盐泽并在县南矣。又按《魏土地记》曰:县有大盐池,其盐大而青白,名曰青盐,又名戎盐。入药分汉置典官盐池,去平城宫千二百里,在新秦之中。
河水东注泑泽,即经所谓蒲昌海也。水积鄯善之东北,龙城之西南。龙城故姜赖之灵,胡之大国也。蒲海溢荡覆其国,城基尚存。而至元,晨发西门,暮达东门。浍其岸,岸馀溜风吹,稍成龙形。皆西面向海,因名龙城。池广千里,皆为盐,而刚坚也。行人所径畜产,皆布毡卧之,掘发其下。有大盐方如巨桃,以次相累,类雾气云浮。寡见星日,少禽多鬼怪。西接鄯善,东连三沙,为海之北隘矣。故蒲昌亦有盐泽之称也。
清河又东径漂榆邑故城,南俗谓之角飞城。《赵记》云:石勒使王述煮盐于角飞,即城异名矣。《魏土地记》曰:高城县东北一百里,北尽漂榆,东临巨海。民咸煮海水藉盐为业,即此城也。清河自是入于海。
胶水北历土山,注于海。海南土山以北悉盐相承,修煮不辍,北眺巨海,杳冥无极。天际两分,白黑方别,所谓溟海者也。
江水又东径瞿巫滩,即下瞿滩也。又谓之博望滩,左则汤溪水注之。水源出县北六百馀里上庸界。南流历之县翼,带盐井一百所,巴川资以自给。粒大者,方寸中央隆起,形如张伞,故因名之曰伞子。盐有不成者形,亦必方,异于常盐矣。王隐《晋书·地道记》曰:入汤口四十三里,有石煮以为盐。石大者如升,小者如拳,煮之水竭,盐成。盖蜀火井之伦,水火相得乃佳矣。《酉阳杂俎》:鼠食盐则身轻。
《西域记》:西海南有青盐、紫盐池。盐方寸半,食味甚美。《鸡肋编》:海滨傍水,民食鱼面,盐,使人热。中盐者,胜血其病,皆为痈疡。
《西溪丛语》:今俗谚云:如盐药,言其少而难得。《本草》戎盐部中陈藏器云:盐药味咸,无毒,疗赤眼明目,生海西南雷诸州山石,似芒硝,入口极冷,可傅疮肿。又《本草》:独自草作毒箭,唯盐药可解,戎盐条中不言,恐有脱误。
《蠡海录》:或问海错生咸卤,而其味每淡。及获之,腌浸以盐,其味即咸矣。其理何在。答曰:生气临之者常,死气临之者变。生,生气也。死,死气也。故海错在海,皆澹及其离,海盐腌之,即咸,生则气血行,故味不入,死则气血凝,故味能入。
《癸辛杂识》:凡折花枝搥碎,柄用盐筑令实。柄下满足,插花瓶中不用,水浸自能开花,作叶不可晓也。钩元李白诗:客到但知留一醉,盘中祇有水精盐。金楼子曰:胡中有盐,莹澈如水精,谓之玉华盐。

糟部汇考

《周礼》

《天官》

酒正掌共后之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皆使其士奉之。
〈注〉泲者曰清,不泲者曰糟。

浆人掌共夫人致饮于宾客之礼,医,酏,糟,而奉之。
〈注〉礼饮醴用粞者,糟也。

《齐民要术》《笨曲》

穄米酎法:三年停之,不动。一石米,不过一斗糟,悉著瓮底。酒尽出时,水硬糟肥,欲似灰石。酒色似麻油。能饮好酒一斗者。饮三升,大醉。

《本草纲目》《糟》

《释名》

《集解》
李时珍曰:糯秫黍麦皆可,蒸酿,酒醋熬煎,饧饴化成糟粕。酒糟须用腊月及清明、重阳造者,沥乾入少盐收之,藏物不败,揉物能软。若榨乾者,无味矣。醋糟用三伏造者良。
《酒糟》气味

甘辛无毒。
主治

苏恭曰:温中消食除冷气,杀腥去草菜毒,润皮肤,调脏腑。
陈日华曰:罯扑损瘀血,浸水洗冻疮。捣傅。蛇咬蜂叮毒。
发明

李时珍曰:酒糟有曲糵之性,能活血行经,止痛,故治伤损有功。按许叔微本事方云:治踠折,伤筋骨痛,不可忍者,用生地黄一斤,藏瓜姜糟一斤,生姜四两,都炒热布裹罨伤处,冷即易之。曾有人伤折,医令捕一生龟将杀用之。夜梦龟传此方,用之而愈也。又类编所载,只用藏瓜姜糟一物,入赤小豆末和匀,罨于断伤处,以杉片或白桐片夹之,云不过三日即痊可也。
附方

手足皲裂,红糟、腊猪脂、姜汁、盐等,分研烂炒,热擦之。裂肉甚痛,少顷即合。再擦数次即安。〈袖珍方〉
鹤膝风病,酒醅糟四两,肥皂一个去子,芒硝一两,五味子一两,砂糖一两,姜汁半瓯,研匀。日日涂之,加入烧酒尤妙也。
暴发红肿痛不可忍者,腊糟糟之。〈谈野翁经验方〉杖疮青肿,用湿绵纸铺伤处,以烧过酒糟捣烂,厚铺纸上,良久痛处如蚁行,热气上升即散。〈简便方〉
《大麦醋糟》气味

酸微寒无毒。
主治

孟诜曰:气滞风壅,手背脚膝痛,炒热布裹熨之,三两换当愈。
《乾饧糟》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反胃吐食,暖脾胃,化饮食,益气缓中。
发明

李时珍曰:饧以糵成,暖而消导。故其糟能化滞缓中。养脾止吐也。按继洪澹寮方云:甘露汤治反胃,呕吐不止,服此利胸膈,养脾胃,进饮食。用乾饧糟六两,生姜四两,二味同捣,作饼,或焙或晒,入炙甘草末二两,盐少许,点汤服之,常熟。一富人病,反胃,往京口甘露寺设水陆,泊舟岸下,梦一僧持汤一杯与之,饮罢,便觉胸快。次早入寺,供汤者乃梦中所见僧,常以此汤待宾,故易名曰甘露汤。予在临汀疗,一小吏旋愈。切勿忽之。
附方

脾胃虚弱,平胃散,等分末一斤,入乾糖糟炒二斤半,生姜一斤半,红枣三百个,煮取肉,焙乾通为末,逐日点汤服。〈摘元方〉

糟部选句

《楚辞·渔父辞》曰: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酾。唐岑参诗:石泉饭香粳,酒瓮开新糟。
颜真卿诗:逢糟遇曲便酩酊。

糟部纪事

《新序》:桀为酒池,足以运舟,糟丘,足以望七里,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
《酒谱小说》云:纣为糟丘酒池。
《晏子春秋·内篇》:晏子见公曰:怀宝乡有数十饥民,里有数家百姓老弱,冻寒不得裋褐,饥饿不得糟糠。敝撤无走,四顾无告,而君不恤。
《论衡·福虚篇》:七十子之徒,仲尼独荐颜渊好学。然回也屡空,糟糠不厌,卒夭死。天之报施善人如何哉。《列子》:子产之兄曰公孙。朝聚酒千钟,积曲成封,望门百步,糟浆之气逆于人鼻。
《春秋后语》:张仪说韩惠王曰:韩地多阨恶山,居五谷所生非菽而麦,民之食大板菽饭藿羹,一岁不收,民不厌糟糠。
秦急围邯郸,邯郸且欲降,传舍吏子李同,说平原君曰:今邯郸之民,析骨而炊,易子而食,可谓急矣。而君之后宫,以百数婢妾被绮,縠馀粱肉,而民弊衣不完,糟糠不厌。君器物钟鼓自若,使秦破赵,安得而有此哉。
《庄子·达生篇》:祝宗人为彘谋,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错之牢筴之中。
《后汉书·宋弘传》:弘为大司空。时帝姊湖阳公主新寡,帝与共论朝臣,微观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图之。后弘被引见,帝令主坐屏风后,因谓弘曰:谚言贵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臣闻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顾谓主曰:事不谐矣。《华峤·后汉书》:乐崧家贫为郎,无被,食糟。自此诏给太官食。
《三国魏志·李通传》:通生禽黄巾大帅吴霸而降其属。遭岁大饥,通倾家赈施,与士分糟糠,皆争为用,由是盗不敢犯。
《虎苑》:魏世祖时,有献虎者,问虎何食。曰:食肉。诏曰:下民餍糟糠,何忍以肉饲虎。命虎贲射杀之。
《清异录》:孟蜀尚食《掌食典》一百卷,有赐绯羊,其法以红曲煮肉,紧卷石镇,深入酒骨淹透,使如纸薄,乃进。注云酒骨,糟也。
《却扫编》:邵博公济言:吕文靖公为相,其夫人马氏因时节朝宫中,慈圣谓曰:今岁难得糟,淮白夫人家有之乎。对曰:有之。容妾还家进入。既归,索其家所有,得二十合列之庑下。文靖归问:何所用,夫人对以中宫之言。文靖命止进一合,馀并留之。夫人曰:臣庶之家,自相饷遗,犹欲丰腆,奈何靳之。文靖曰:此虽微物,而禁中偶乏,而吾家乃有如许之多,可乎。吾非靳也。《春渚纪闻》:宗汝霖尹开封,尽禁私酿出,令敢私造酒曲者,捕至不问多寡,并行处斩。于是倾糟破觚者,不胜其数。
《东京梦华录》:十二月二十四日,都人至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宋史·食货志》:大观四年,以两浙转运司之请,官监鬻糟钱,别立额比较。政和四年,以湖南路诸务糟酵钱分入提举司,令斤增钱三,为直达粮纲水工之费。建炎三年,总领四川财赋赵开遂大变酒法:凡官糟四百所,私店不与焉。
《五行志》:绍兴十八年冬,浙东、江、淮郡国多饥,绍兴尤甚。民乃食糟糠、草木,殍死殆半。
《玉匣记》:太常博士李处厚知庐州梁县,尝有殴人死者,处厚往验伤,以糟薄之,都无伤迹。

糟部杂录

《韩子·五蠹篇》:糟糠不饱者,不务粱肉。
《淮南子·主术训》:肥醲甘脆,非不美也,然民有糟糠菽粟不接于口者,则明主弗甘也。
《盐铁论》:当今世,非患无旃罽橘柚,患无狭庐糟糠也。《论衡·量知篇》:饭黍粱者餍,餐糟糠者饱,虽俱曰食,为腴不同。
《抱朴子·酒诫篇》:糟丘酒池,辛癸以亡。
《归有园麈谈》:宕子成名,必弃糟糠之妇。
《偶谈》:若乃娈童幼女酒池糟丘,吟风直作,捕风弄月,翻为捉月。

酱部汇考

《礼记》

《曲礼》

凡进食之礼,脍炙处外,醯酱处内。
〈注〉殽胾之外,内也近醯酱,食之主。〈疏〉正义曰:醯酱徐音作海,则醢之。与酱两物各别,依昏礼及公食大夫礼,酱在右,醢在左。此醯酱处内,亦当酱在右,醯在左也。按公食大夫礼,宰夫自东房授醢酱,公设之郑。注云:以醯和酱也。又《周礼》,醯人祭祀,共齐菹醯物,则醯酱共为一物也。今此经文若作醯字,则是一物也。醢之为醯,其义皆通,未知孰是。但郑注葱㳿云:处醯酱之左,则醯酱一物为胜云。

《内则》

濡鱼,卵〈鲲〉酱实蓼。
〈注〉卵,酱鱼子为酱也。用酱以调和其汁耳。

鱼脍,芥酱,麋腥,醢酱。
〈注〉麋腥,生麋肉也。食生麋肉之时,还以麋醢配之。

酱齐视秋时。
〈注〉酱宜凉也。

《周礼》《天官》

膳夫凡王之馈食,酱用百有二十瓮。
〈注〉酱谓醯醢也。王举则醢,人共醢六十瓮。以五齑、七醢、七菹、三臡实之。醯人共齑菹醯物六十瓮。

《范子计然》《三酱》

三酱出东海,上价斤二百,中百,下三十也。

《广雅》《释器》

〈蜜〉𨣧、〈在细〉〈莫候〉䤅、〈头〉醓、〈他感〉〈巨出〉〈凉〉酱也。

《齐民要术》《作酱法》

十二月、正月为上时,二月为中时,三月为下时。用不津瓮,
瓮津则坏植。酢者,亦不中用之。

置日中高处石上。
夏雨,无令水浸瓮底。以一鉒一本作生缩铁钉子,皆岁杀钉著瓮底石下,后虽有妊娠妇人食之,酱亦不坏烂也。

用春种乌豆,
春豆粒小而均,晚豆粒大而杂。

于大甑中燥蒸之。气馏半日许,复贮出更装之,回在上居下,
不尔,则生熟不多调均也。

气馏周遍,以灰覆之,经宿无令火绝。
取乾牛屎,圆累,令中央空,然之不烟,势类好炭者。能多收,常用作食,既无灰尘,又不失火,胜于草远矣。

齧看:豆黄色黑极熟,乃下,日曝取乾。
夜则聚、覆,无令润湿。

临炊舂去皮,更装入甑中蒸,令气馏则下,一日曝之。明旦起,净簸择,满臼舂之而不碎。
若不重馏,碎而难净。

簸拣去碎者。作热汤,于大盆中浸豆黄。良久,淘汰,挼去黑皮,
汤少则添,慎勿易汤;易汤则走失豆味,令酱不美也。

漉而蒸之。
淘豆汤汁,即煮细豆作酱,以供旋食。大酱则不用汁。

一炊倾,下置净席上,摊令极冷。预前,日曝白盐、黄蒸、草、麦曲,令极乾燥。
盐色黄者发酱苦,盐若润湿令酱坏。黄蒸令酱赤美。令酱芬芳;,挼,簸去草土。曲及黄蒸,各别捣细末筛,马尾罗弥好。

大率豆黄三斗,曲末一斗,黄蒸末一斗,白盐五升,子三指一撮。
盐少令酱酢;后虽加盐,无复美味。其用神曲者,一升当笨曲三升,杀多故也。

豆黄堆量不概,盐、曲轻量平概。三种量讫,于盆中面向太岁和之,
向太岁,则无蛆虫也。

搅令均调,以手痛挼,皆令润彻。亦面向太岁内著瓮中,手挼令坚,以满为限;半则难熟。盆盖,密泥,无令漏气。熟便开之,
腊月五七日,正月、二月四七日,三月三七日。

当纵横裂,周回匝瓮,彻底生衣。悉贮出,搦破块,两瓮分为三瓮。日未出前汲井花水,于盆中以燥盐和之,率一石水,用盐三斗,澄取清汁。又取黄蒸于小盆内减盐汁浸之,接取黄滓,漉去滓。合盐汁泻著瓮中。
率十石酱,黄蒸三斗。盐水多少,亦无定方,酱如薄粥便是:豆乾水故也。

仰瓮口曝之。
谚曰:萎蕤葵,日乾酱。言其美矣。

十日内,每日数度以杷彻底搅之。十日后,每日辄一搅,三十日止。雨即盖瓮,无令水入。
水入则生虫。

每经雨后,辄须一搅。解后二十日堪食;然要百日始熟耳。
《术》曰:若为妊娠妇人坏酱者,取白叶棘子著瓮中,则还好。
俗人用孝杖搅酱,及炙瓮,酱虽回而胎损。

乞人酱时,以新汲水一盏,和而与之,令酱不坏。肉酱法:牛、羊、獐、鹿、兔肉皆得作。取良杀新肉,去脂,细剉。
陈肉乾者不任用。合时令酱腻。

晒曲令燥,熟捣,绢筛。大率肉一斗,曲末五升,白盐二升半,黄蒸一升,
曝乾,熟捣,绢腻筛。

盘上和令均调,内瓮子中。
有骨者,和讫先捣,然后盛之。骨多髓,既肥腻,酱邪然也。

泥封,日曝。寒月作之。于黍穰积中。二七日开看,酱出无曲气,便熟矣。买新杀雉煮之,令极烂,肉销尽,去骨取汁,待冷解酱。
鸡汁亦得。无用陈肉,令酱腻。无鸡、雉,好酒解之。还著日中。

作卒成肉酱法:牛、羊、獐、鹿、肉、生鱼,皆得作。细剉肉一斗,好酒一斗,曲末五升,黄蒸末一升,白盐一斗,
曲及黄蒸,并曝乾绢筛。唯一月三十日停,是以不须咸,咸则不美。

盘上调和令均,捣使熟,擘碎如枣大。作浪中,火烧令赤,去灰,水浇,以草厚蔽之,令蚶中才容酱瓶。大釜中汤煮空瓶,令极热,出,乾。掬肉内瓶中,令去瓶口三寸,
满则近口者焦。

碗盖瓶口,熟泥密封。内草中,下土厚七八寸。
土薄火炽,则合酱焦;熟迟气味好。焦是以宁冷不焦;食虽便,不复中食也。

于上然乾牛粪火,通夜勿绝。明日用时,酱出,便熟。
若未熟者,还覆置,更然如初。

临食,细切葱白,著麻油炒葱令熟,以和肉酱,甜美异常也。
作鱼酱法:
鲐鱼、鲚鱼第一好;鲤鱼亦中。鲚鱼、鲐鱼即全作,不用切。

去鳞,净洗,拭令乾,如脍法披破缕切之,去骨。大率成鱼一斗,用黄衣三升,一升全用,二升作末。白盐二斤,
黄盐则苦。

乾姜一升,末之。橘皮一合,缕切之。和令调均,内瓮子中,泥密封,日曝。勿令漏气。熟以好酒解之。作鱼酱、肉酱,皆以十二月作之,则经夏无虫。
馀月亦得作,但喜生虫,不得度夏耳。

乾鲚鱼酱法:
一名刀鱼。六月、七月,取乾鲚鱼,盆中水浸,置屋里,一日三度易水。三日好净,漉,洗去鳞,全作勿切。率鱼一斗,曲末四升,黄蒸末一升,无蒸,用麦糵末亦得,白盐二升半,于槃中和令调均,布置瓮子,泥封,勿令漏气。二七日便熟。味香美,与生者无殊异。

食经作麦酱法:
小麦一石,渍一宿,炊,卧之,令生黄衣。以水一石六斗,盐三升,煮作卤,澄取八斗,著瓮中。炊小麦投之,搅令调均。覆著日中,十日可食。

作榆子酱法:
治榆子仁一升,捣末,筛之。清酒一升,酱五升,合和。一月可食之。

又鱼酱法:
成脍鱼一斗,以曲五升,酒二升,盐三升,橘皮二叶,合和,于瓶内封。一日可食。甚美。

作虾酱法:
虾一斗,饭三升为糁,盐一升,水五升,和调。日中曝之。经春夏不败。

作芥子酱法:
先曝芥子令乾;湿则用不密也。净淘沙,研令极熟。多作者,可碓捣,下绢筛,然后水和,更研之地。令悉著盆,合著扫帚上少时,杀其苦气,多停则冷无复辛味矣,不停则大辛苦。抟作圆子,大如李,成饼子,任在人意也。复乾曝。然后绢襄,沈之于美替中,须则取食。其为齑者,初杀讫,即下美酢解之。

《食经》作芥酱法:
熟捣芥子,细筛取屑,著瓮里,蟹眼汤洗之。澄去上清,后洗之。如此三过,而去其苦。微火上搅之,少熇,覆瓯房上,以灰围瓯边。一宿则成。以薄酢盖,厚薄任意。

《神仙食经》《十二香酱》

十二香酱,以沉香等油煎成。

《北户录》《蚁子酱》

广人掘大蚁卵为酱,名蚁子酱。

《元氏掖庭记》《酱》

酱有蚁子酱、鹤顶酱、提苏酱。

《诗疏广要》《芍药酱》

古有芍药之酱,合兰桂五味以助诸食,因呼五味之。和为芍药。
《本草纲目》《酱》《释名》
李时珍曰:按《刘熙释名》云:酱者,将也。能制食物之毒,如将之平暴恶也。
《集解》
李时珍曰:面酱有大麦、小麦,甜酱、麸酱之属。豆酱有大豆、小豆、豌豆、及豆油之属。豆油法,用大豆三斗,水煮糜,以面二十四斤拌罨成黄。每十斤入盐八斤,井水四十斤,搅晒成油,收取之。大豆酱法,用豆炒磨成粉,一斗入面三斗,和匀切片,罨黄晒之。每十斤入盐五斤,井水淹过,晒成收之。小豆酱法,用豆磨净,和面罨黄,次年再磨。每十斤入盐五斤,以腊水淹,过晒成收之。豌豆酱法,用豆水浸蒸软,晒乾去皮,每一斗入小麦一斗,磨面和切,蒸过盦黄,晒乾。每十斤入盐五升,水二十斤。晒成收之。麸酱法,用小麦麸蒸熟,罨黄晒乾磨碎,每十斤入盐三斤,熟汤二十斤,晒成收之。甜面酱,用小麦面和剂切片,蒸熟盦黄晒簸,每十斤入盐三斤,熟水二十斤,晒成收之。小麦面酱,用生面水和布包,踏饼罨黄晒松,每十斤入盐五斤,水二十斤,晒成收之。大麦酱,用黑豆一斗,炒熟水浸半日,同煮烂,以大麦面二十斤拌匀,筛下面,用煮豆汁和剂,切片蒸熟,罨黄晒捣,每一斗入盐二斤,井水八斤,晒成黑,甜而汁清。又有麻滓酱,用麻枯饼捣蒸,以面和匀,罨黄如常,用盐水晒成,色味甘美也。
气味

咸冷利无毒。
李时珍曰:面酱咸、豆酱、甜酱、豆油大麦酱、麸酱、皆咸,甘。
孟诜曰:多食,发小儿无辜,生痰,动气。妊娠,合雀肉食之,令儿面黑。
苏颂曰:麦酱和鲤鱼食,生口疮。
主治

《别录》曰:除热止烦,满杀百药及热汤火毒。
陈日华曰:杀一切鱼肉菜蔬蕈毒,并治蛇虫蜂虿等毒,出李时珍,方酱汁灌入下部,治大便不通。灌耳中,治飞蛾虫蚁入耳,涂猘犬咬及汤火伤灼未成疮者,有效。又中砒毒,调水服即解。
发明

陶弘景曰:酱多以豆作,纯麦者少。入药当以豆酱,陈久者弥好也。又有鱼酱、肉酱皆呼为醯,不入药用。孟诜曰:小麦酱杀药,力不如豆酱。又有獐鹿兔雉及鳢鱼酱,皆不可久食也。
寇宗奭曰:圣人不得酱不食,意欲五味和,五脏悦而受之,此亦安乐之一端也。
李时珍曰:不得酱不食,亦兼取其杀饮食百药之毒也。
附方

手指掣痛,酱清和蜜,温热浸之,愈乃止。〈千金方〉𤻤疡风驳,酱清和石硫黄细末,日日揩之。〈外台秘要〉妊娠下血,豆酱二升,去汁取豆,炒研酒服,方寸七日三。〈古今录验〉
妊娠尿血,豆酱一大盏熬乾,生地黄二两为末,每服一钱,米饮下。〈普济方〉
疮癣,酱瓣和人尿涂之。〈千金翼〉解轻粉毒,服轻粉口破者,以三年陈酱化水,频漱之。〈濒湖集简方〉
《榆仁酱》《集解》
李时珍曰:造法,取榆仁水浸一伏时,袋盛揉洗去涎,以蓼汁拌晒,如此七次。同发过面曲,如造酱法,下盐晒之,每一升曲四斤盐一斤,水五斤。《崔寔·月令》谓之䤅是也,音牟偷。
气味

辛美温无毒。
主治

孟诜曰:利大小便,心腹恶气,杀诸虫,不宜多食。
《芜荑酱》《集解》
李时珍曰:造法与榆仁酱同。
气味

辛美微臭,温无毒,多食落发。
主治

孟诜曰:杀三虫,功力强于榆仁酱。
发明

张从正曰:北人亦多食乳酪、酥脯,甘美之物,皆生虫之萌也。而不生虫者,盖食中多胡荽、芜荑卤汁,杀九虫之物也。

《遵生八笺》《造肉酱法》

精肉四斤去筋骨,酱一斤八两,研细盐四两,葱白细切一碗,川椒、茴香、陈皮各五六钱,用酒拌各料,并肉如稠粥,入坛封固,晒烈日中,十馀日开看,乾再加酒,淡再加盐,又封以泥晒之。

《芝麻酱方》

熟芝麻一斗,捣烂用六月六日水煎滚,晾冷用坛调匀,水淹一手指,封口晒。五七日后开坛,将黑皮去后,加好酒酿糟三碗,好酱油三碗,好酒二碗,红曲末一升,炒菉豆一升,炒米一升,小茴香末一两,和匀。过二七日后用。

酱部艺文《谢晋安王赉虾酱启》梁·刘孝仪

龙酱传,甘退,诚可陋,蚳醢,称贵。追觉失言,上圣闻雷,未之能覆。嘉宾流歠,羞无辞窭。

酱部选句

宋孝武帝为王元谟,作四时诗:匏酱调秋菜,白醝解冬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