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给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给假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

 第一百九卷目录

 给假部汇考一
  汉〈成帝阳朔一则〉
  晋〈总一则〉
  宋〈武帝永初一则〉
  唐〈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宋〈太祖开宝一则 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仁宗庆历二则 钦宗靖康一则〉
  金〈海陵贞元一则 世宗大定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承安一则 泰和一则〉
  元〈世祖中统一则 至元三则 成宗大德一则 文宗至顺一则〉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一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六则 孝宗弘治二则 世宗嘉靖十三则 穆宗隆庆五则 神宗万历六则〉

铨衡典第一百九卷

给假部汇考一

成帝阳朔元年,定二千石病假不得归家。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按《冯野王传》:野王拜为琅邪太守。是时,成帝长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辅政八九年矣,时数有灾异,京兆尹王章讥凤颛权不可任用,荐野王代凤。上初纳其言,而后诛章。于是野王惧不自安,遂病,满三月赐告,与妻子归杜陵就医药。大将军凤风御史中丞劾奏野王赐告养病而私自便,持虎符出界归家,奉诏不敬。杜钦时在大将军幕府,钦素高野王父子行能,奏记于凤,为野王言曰:窃见令曰,吏二千石告,过长安谒,
〈注〉如淳曰:谒者,自白得告也。律,吏二千石以上告归归宁,道不过行在所者,便道之官无辞。

不分别予赐。
如淳曰:予,予告也。赐,赐告也。

今有司以为予告得归,赐告不得,是一律两科,失省刑之意。夫三最予告,令也;
师古曰:在官连有三最,则得予告也。

病满三月赐告,诏恩也。令告则得,诏恩则不得,失轻重之差。又二千石病赐告得归有故事,得去郡亡著令。
如淳曰:律施行无不得去郡之文也。

传曰:赏疑从予,所以广恩劝功也;罚疑从去,所以慎刑,阙难知也。今释令与故事而假不敬之法,甚违阙疑从去之意。即以二千石守千里之地,任兵马之重,不宜去郡,将以制刑为后法者,则野王之罪,在未制令前也。刑赏大信,不可不慎。凤不听,竟免野王。郡国二千石病赐告不得归家,自此始。〈按通鉴纲目作阳朔元年事〉

晋定百官假期。
《唐类:晋令急假者一月,五急一年之中,以六十日为限。千里内者,疾病申延二十日,及道路解故九十五日,此其事也。书记所称曰:归休亦曰休急、休浣,取急请急。又有长假、并假。
孝武帝宁康元年,诏大臣疾病假满三月解职。按《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按《晋起居注》云云。

武帝永初 年,详定百官给假之制。
《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王韶之传》:韶之为黄门侍郎。駮员外散骑侍郎王寔之请假事曰:伏寻旧制,群臣家有情事,听并急六十日。太元中改制,年赐假百日。又居在千里外,听并请来年限,合为二百日。此盖一时之令,非经通之旨。会稽虽涂盈千里,未足为难,百日归休,于事自足。若私理不同,便应自表陈解,岂宜名班朝列,而久淹私门。臣等参议,谓不合开许。或家在河、洛及岭、沔、汉者,道阻且长,犹宜别有条品,请付尚书详为其制。从之。

元宗开元二十五年,令百司旬节休假不须入曹司。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
二十五年春正月壬午,制:百司每旬节休假,并不须入曹司,任游胜为乐。
天宝五载,敕内外官旬节休假不须入朝及衙集。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天宝五载五月庚申,敕今后每至旬节休假,中书门下文武百僚不须入朝,外官不须衙集。
德宗贞元五年,诏中和节百官休假一日。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德宗本纪》:贞元五年春正月乙卯,诏:以二月一日为中和节,内外官司休假一日。
宪宗元和元年,令常参官寒食得假拜墓。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元年三月戊辰,诏常参官寒食拜墓,在畿内听假日往还,他州府奏取进止。
懿宗咸通十四年,令刺史除授,正衙不得托故请假,其内外除官入京,未朝谢,不得请假归家。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懿宗本纪》:咸通十四年春正月丙寅,御史中丞韦蟾奏:应诸州刺史除授,正衙辞谢后托故陈牒请假,实为容易。自今后如实有故为众所知者,三日外不在陈牒之限。应内外除官入京,合便朝谢,如遇假日,且合在都亭驿。近日多因请假,便归私家,既犯条章,颇乖礼教。自今已后,望准故事,如未朝谢,须于都亭驿。如违越,台司勘当申奏。从之。

太祖开宝九年夏四月已未,著令旬假为休浴。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真宗大中祥符五年闰十月壬申,立先天降圣节五日休沐。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仁宗庆历二年秋七月癸亥,诏京官告病者一年方听朝参。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庆历三年九月丁丑,诏执政大臣非假休不许私第受谒。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钦宗靖康元年夏四月乙卯,诏自今假日特坐,百司毋得休务。
《宋史·钦宗本纪》云云。

海陵贞元元年,定百官遇丧给假例。
《金史·海陵本纪》:贞元元年冬十月丙子,命内外官闻大功以上丧,止给当日假,若父母丧,听给假三日,著为令。
世宗大定十七年正月丁巳,诏朝官嫁娶给假三日,不须申告。
《金史·世宗本纪》云云。
章宗明昌元年,令百官寒食及祖父母、父母忌日并给假。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元年二月壬寅,谕有司,寒食给假五日,著于令。三月丁丑,制内外官并诸局承应人,遇祖父母、父母忌日并给假一日。
承安四年冬十月壬午,初定百官休假。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泰和三年二月甲子,定诸职官省亲拜墓给假例。
《金史·章宗本纪》云云。

世祖中统三年,定官员给假之例。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选举志》:凡官员给假:中统三年,省议:职官在任病假及缘亲病假满百日,所在官司勘当申部作阙,仍就任所给据,期年后给由求叙,自愿休閒者听。
至元八年,定在任之任官告假侍亲,及病患事故期限。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选举志》:至元八年,省准:在任因病求医并告假侍亲者,拟自离职住俸日为始,限一十二月后听仕。其之任官果因病患事故,不能赴任,自受除日为始,限一十二月后听仕。又部拟:凡外任官日久不行赴任,除行程并装束假限外,违者计日断罪。
至元二十七年,令百官遇丧葬给假者定其限。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选举志》:至元二十七年,议:祖父母、父母丧亡迁葬者,许给假限,其限内俸钞,拟合支给,违例不到,停俸定罪。
至元二十八年,令官吏病假百日外停俸作阙。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选举志》:至元二十八年,部议:官吏远离乡土,不幸患病,难议截日住俸,果有患病官吏,百日内给俸,百日外停俸作阙。
成宗大德元年,听云南官员解任奔丧。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按《选举志》:大德元年,议:云南官员,如遇祖父母、父母丧葬,其家在中原者,并听解任奔赴。
文宗至顺二年,诏议百官给假省亲之例。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二年十二月癸丑,河南河北道廉访副使僧家奴言:自古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今官于朝者,十年不省觐者有之,非无思亲之心,实由朝廷无给假省亲之制,而有擅离官次之禁。古律,诸职官父母在三百里,于三年听一给定省假二十日;无父母者,五年听一给拜墓假十日。以此推之,父母在三百里以至万里,宜计道里远近,定立假期,其应省觐匿而不省觐者,坐以罪。若诈冒假期,规避以掩其罪,与诈奔丧者同科。御史台臣以闻,命中书省、礼部、刑部及翰林、集贤、奎章阁议之。

明定南京官吏给假省亲,及告送幼子还乡之例。按《明会典》:凡南京各衙门官员,奏行给假省亲,本部劄送应天府,给引,定限回任。若违限一年半以上,本部暂令到任管事,具奏请旨,照例送问。 凡南京各衙门官吏,告送幼子还乡,行勘明白,定限送应天府,给引照回。
太祖洪武 年,定内外官给假之例。
《明会典》:凡给假,洪武间,定内外官吏,给假省亲迁葬者,俱自行具奏,取自上裁。如准,吏部覆奏,量地远近,附簿定限,行移应天府,〈今在京行顺天府〉给引照回,仍行体勘。至期各还职役,不在作缺之数。如违限日久不至者,就行提问。其考满吏给假,别无黏带,就行定限,除路程日期外,别与假一个月在家,俱给引照回。凡外官患病,洪武间,令在外大小官员,不许养病。洪武二十六年,定官吏求终养,及自告老疾之例。按《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定凡官员父母年七十以上,许令移亲就禄侍养。如果父母老病,去官路远,户内别无以次人丁者,方许亲身赴京,面奏揭籍定夺。及吏员人等父母年老,别无人丁者,务将经由本部移文体勘是实,明白奏准,方令离役。俱候亲终,服满,起复,赴部听用。 凡内外官吏,自告老疾者,洪武二十六年,定劄付太医院,转行惠民局,委官相视,分别堪与不堪医治,明白具奏,取自上裁。如不堪医治,奏放为民。如急难医治,具奏放回原籍调理,痊可之日,赴部听用。
成祖永乐七年,诏给百官元宵节假十日。著为令。
《名山藏·典谟记》:永乐七年正月,谕礼部臣曰:高皇帝君天下三十馀年,法度明备。朕恪遵成宪,庶几阜康,思与民同乐。其赐元宵节假十日,自正月十一日为始,百官朝参不奏事,有急务,封疏处分。军民张灯饮酒,五城兵马弛夜禁。著为令。
仁宗洪熙元年,定廷臣展省者,赐钞有差。外官满三考,听给假省亲。
《名山藏·典谟记》:洪熙元年正月,上曰:比令廷臣展省,则有养祭宾客,若往还道里费,官俸给日用而已,计馀资鲜矣。自今一品、二品归者,赐钞五千贯。三品、四品,四千贯。五品二千贯,六品、七品千贯,八品以下皆五百贯。著为令。三月,命外官满三考者,听给假省亲。
宣宗宣德元年,令外官考满到部者,许给假省祭。
《明会典》:凡外官九年考满,到部者,宣德元年,奏准许给假省祭,升除以后不许。
代宗景泰六年,定听选监生等给假之例。
《明会典》:凡听选监生,并考满起复、裁减等项官员,守候日久者,景泰六年,议准许给假,依限回部听用。
英宗天顺二年,令各衙门送到办事官,许回省祭。其御史不许养病省亲。
《明会典》:凡办事官,天顺二年,奏准办事满者,数多不必候,类奏各衙门,送到查审明白,即送顺天府给引照,回省祭,以次取用。 凡出差御史患病,天顺二年,令御史不许养病省亲。
宪宗成化二年,令出差御史久病,还籍调理。
《明会典》:凡出差御史患病,成化二年,令御史久病,勘实,许还籍调理。
成化五年,令监生给假,不许违限。
《明会典》:成化五年,令监生给假,违限三年之上者,送问。未及三年,告有事故文凭,俱免究。
成化六年,令有司官告老疾者,放回,作缺。
《明会典》:成化六年,奏准各处抚按官,遇有司府州县官告称老疾者,依例放回原籍,俱类奏作缺。成化十一年,定朝官省祭之例。
《名山藏·典谟记》:成化十一年八月,命朝官离家十年者,方许省祭。
成化  年,令公差官患病,填注手本。
《明会典》:成化间,令文武官员,公差患病等项,呈堂出印信手本,填注门籍,候病痊,及公差回还之日,仍用手本开注。
成化二十三年,诏京官得给假省亲。
《明会典》:成化二十三年,诏两京文职,有离家六年,欲给假省亲,查无违碍者,听。
孝宗弘治十五年,定进士患病给假之例。
《明会典》:凡进士患病,弘治十五年,奏准令在京调理,两月未痊,行太医院诊视是实,各取具办事衙门官员同办事,进士及医士保结,方许放回调理。弘治  年,定百官给假省祭及送幼子等例。按《明会典》:弘治间,定两京给假省祭官员,除往回水程外,许在家两个月。违限一年以上者,住俸五个月。一年半以上者,送问。 凡送幼子,弘治间,定官吏监生妻故,送幼子还乡,行勘是实,官具奏,许在家两个月。违限半年以上者,送问。监生、吏典,给引放回。 凡毕姻,弘治间,定京官及进士,奏乞毕姻,行同乡官员保勘明白,具奏定夺。
世宗嘉靖六年,定京官患病给假之例。
《明会典》:凡京官患病,嘉靖六年,令京官告病者,吏部查验的实,照例放回。若托故诈病,扶同保勘,及病痊不赴任者,一体罢职。
嘉靖七年,令出差御史告病,查实放回。
《明会典》:凡出差御史患病,嘉靖七年,令各处御史有告病者,该部查勘是实,方准放回。若系推避,就令致仕。
嘉靖八年,令御史等官养病,不得违限三年。进士不在此例。
《明会典》:嘉靖八年,令御史养病三年以上者,革职,冠带閒住。 凡京官进士养病违限,旧例延至三年外,起送赴部者,革职。若到部,虽在三年之外,起文尚在三年之内,具奏定夺。嘉靖八年,议准各官养病,限内丁忧及起文,在三年之内者,与违限情似不同。进士未经受职,亦难与各官概论。许吏部催取听选。嘉靖十二年,令进士养病,不得违限三年。
《明会典》:嘉靖十二年,令以后进士养病,但违限三年以上者,一体查革。
嘉靖十三年,令百官亲老,有兄弟仕外者,许终养。按《明会典》:嘉靖十三年,奏准亲老而兄弟俱仕在外,无人侍养者,许放回终养。
嘉靖十五年,令百官亲老,有兄弟笃疾者,许终养。按《明会典》:嘉靖十五年,奏准亲老,虽有兄弟,笃疾不能服事者,准令终养。
嘉靖十七年,令百官母老有兄弟异母者,许终养。按《明会典》:嘉靖十七年,奏准母老,虽有兄弟,同父异母者,亦准令终养。
嘉靖二十一年,令巡按及别差御史患病,地方官具实奏闻。
《明会典》:嘉靖二十一年,题准巡按并别差御史,如果患病不支,许地方官具实奏闻。不许径自具奏。嘉靖二十七年,令巡按御史告病回道,自行具奏。按《明会典》:嘉靖二十七年,令巡按御史告病,巡抚官代奏者,不准。著回道自行具奏,听勘。
嘉靖三十三年,令御史在差患病,许抚按官代奏回籍。
《明会典》:嘉靖三十三年,题准御史在差患病,有抚按官代奏者,仍准回籍调理。
嘉靖三十四年,令告假迁葬官员,照养病例。
《明会典》:凡迁葬,嘉靖三十四年,议准迁葬官员,照养病事例,作缺放回,待事毕,具文起送。如违三年之上,亦照养病例革职。
嘉靖四十二年,定内外官,遇本生父母亡故,请给假治丧。
《明会典》:凡治丧,嘉靖四十二年,题准内外官员为人后,遇本生父母亡故,自愿回籍者,许给假治丧。在京照例具奏,在外呈详抚按,就任放回。定限二年馀,原籍起送,改选。如过三年者,参究。
嘉靖四十三年,定各官省亲及迁葬之例。
《明会典》:嘉靖四十三年,议准给假省亲官,照迁葬例,作缺题放。 题准给假迁葬者,须三年考满之后,方许具奏。 凡送亲京官,有老亲随任,奏送还乡者,量地方远近,定限,俱作缺。
穆宗隆庆二年,定京官升外告病之例。
《明会典》:凡京官升外告病,隆庆二年,议准患病在先,推升在后,比外官已到任者不同,准令回籍养病。痊日,给文赴部。
隆庆三年,令各边督抚兵备等官患病,听巡按御史转奏。
《明会典》:凡各边督抚兵备等官患病,隆庆三年,奏准不许自奏,听巡按御史勘明转奏。如有托疾避难者,该科及巡按御史参奏处治。
隆庆四年,令进士给假养病,不得违限三年。
《明会典》:凡进士养病,隆庆四年,题准但到部在三年之外者,不论起文日期,俱照违限革职。其三年赴部,而又称中途患病者,照有疾例致仕。
隆庆五年,详定内外官给假之例。
《明会典》:凡给假,隆庆五年,议准两京给假省亲、送子、迁葬官员,俱要该衙门掌印官,勘实代奏,方准题覆放回。 奏准京官患病,先呈本衙门掌印官,查勘的确,取具同乡、同僚官结状代奏,方准题覆。 凡五城兵马患病,旧例致仕。隆庆五年,奏准照序班例,不分正副指挥,俱准养病。痊日,起文赴部。 凡外官升京职,未任,患病。隆庆五年,议准行彼处抚按勘实,放回调理。
隆庆六年,令给假省亲、送子、迁葬官员,得自奏请。其养病官员,该司查验收选。按《明会典》:凡两京给假省亲、送子、迁葬官员,俱要该衙门掌印官,勘实代奏。隆庆六年,议准如遇掌印官无人代奏者,径自奏请。 题准养病官员,起文在三年之内,到部在三年之外者,该司查验果,有本处官司印信保结,照例收选。
神宗万历元年,令京官养病,抚按官覈实具奏。
《明会典》:万历元年,奏准凡京官中途养病,及先养病在籍,未痊者,须所在与原籍抚按官,覈实具奏,方与准理。
万历二年,令进士有疾,掌印官验实具题。
《明会典》:万历二年,题准今后进士有疾,在京调理三月之后,如果真病,令各该办事衙门掌印官,亲自验实,方与具题。
万历六年,令巡按御史养病,行都察院勘实咨部。按《明会典》:万历六年,令巡按御史养病,巡抚官代题者,行都察院勘实,咨部,方准题覆。
万历十年,令京官告病限满,又称患病者,抚按官查勘。
《明会典》:万历十年,题准京官告病三年限满,又称患病者,不拘在籍在途,行所在抚按官查勘。如有诈托,据实参处。
万历十一年,令京官患病危笃,掌印官勘实代奏。按《明会典》:万历十一年,题准京官患病危笃,不能久待者,掌印官勘实,即与代奏,不拘注门籍三月。万历十三年,令京官再奏养病,准与题覆。
《明会典》:万历十三年,题准京官再奏养病者,准与题覆,再告违限者,虽起文在三年之内,亦不准理,径行参究。若请告至三,止许告休,不许转假。如有材,难终弃者,致仕之后,听抚按科道,从公荐举起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

 第一百十卷目录

 给假部汇考二
皇清〈顺治三则 康熙十则〉
 给假部艺文一
  自陈表         宋颜延之
  请假启〈二首〉       鲍照
  奏弹孔稚圭违制启假事   梁沈约
  奏弹奉朝请王希聃违假    前人
  上廉察使启       唐骆宾王
  为义兴公求拜扫表     陈子昂
  辞免召命状        宋朱熹
 给假部艺文二〈诗〉
  休沐重还丹阳道中     齐谢朓
  休沐寄怀         梁沈约
  旬假西亭寄呈熊郎中副使  刘孝绰
  休沐山庭         陈江总
  送常侍舒公归觐      唐苏颋
  重送舒公          前人
  送李给事归徐州觐省     孙逖
  送崔三往密州觐省      王维
  休假还旧业         前人
  送张七判官还京觐省    刘长卿
  送许拾遗恩归江宁拜亲    岑参
  送杨千牛趁岁赴汝南郡觐省便成婚 前人
  奉送李宾客荆南迎亲     前人
  送许八拾遗归江宁觐省    杜甫
  送李校书二十六韵      前人
  晚秋长沙蔡五侍御饮筵送殷六参军归澧州觐省            前人
  送韩十四江东觐省      前人
  奉送蜀州柏二别驾将中丞命赴江陵起居卫尚书太夫人因示从弟行军司马佐 前人
  送陈供奉恩敕放归觐省    钱起
  送边补阙东归觐省      前人
  送韦信爱子归觐       前人
  送严士良侍奉詹事南游    前人
  南溪始泛〈二首〉      韩愈
  苏州郡斋旬假命宴     白居易
  任弘农尉献州刺史乞假还京 李商隐
  乞假归题候馆        薛能
  休浣日谒西掖所知     温庭筠
  休日早起        宋陈去非
  示祝四弟          朱熹
  自邓州幕府暂归秋林   金元好问
  触石坠马卧病蒙恩予告   元虞集
  休日郊外         张养浩
  四月朔日休沐雨中     明高启
  送杨太常归省〈二首〉   何景明
  在告书怀柬可大      于慎行
  病中遣怀          前人
  宿云楼閒坐         前人
  赠钱季梁进士省觐归寿其太夫人八十 杨承鲲
  送赵栗夫归省吴江      王鏊
 给假部纪事
 给假部杂录

铨衡典第一百十卷

给假部汇考二

皇清

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京官省亲,送亲祭祖。迁葬毕姻,俱准给假。
至引例各有年限,往返各定程期。凡祭祖必历俸十年,省亲必历俸六年,迁葬必历俸五年。始得引例奏请,送亲毕姻,不拘年限,凡各官给假,旧例俱限六个月不开缺。顺治十年,题准开缺不定限。
顺治十一年

《大清会典》:凡各官给假。顺治十一年,议准酌量,地方
远近,限定水程。在家许住四个月,违限一年。以外者,罚俸一年,二年以外者革职。
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凡各官给假。顺治十七年,议准各官必有
迫切事情,方得引例请假。取同乡官印,结具呈堂上。掌印官勘实代题。若无堂上掌印官令,同
官具结,自行奏请。吏部详加覈实,委无托故,始行覆准。如出结代奏不实者,与本官分别议罪。至在籍限期将满复请病假者,府县官验看真确,取具印结,抚按核明。方准题请,如托病迁延,后经指参者,出结各官照例议罪。
康熙五年
《大清会典》:凡请假违限。康熙五年,题准八旗官员有
以迁葬修坟,或扶柩吊问等事请假者,酌定限期,给与路引。违限者酌量议处。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凡各官给假。康熙九年,议准告假官员,在
籍生事营私者,照告病官例议处。
康熙十年

《大清会典》:凡官员告假,现任官员有祖父母、父母及
亲兄弟在外省驻防病故者,其子孙兄弟欲往迎丧。取该都统印结,咨部准其给假。六品以上具题,七品以下注册定限。康熙十年,题准在京官员祖父母、父母在驻防地方患病,欲往迎归省觐者,亦照例给假。凡各官给假。康熙十年,题准各官给假,取本衙门堂官,或同官或同乡官印,结具呈吏部代题准,给执照回籍,在家许住四个月。往返路程,直隶四个月,山东河南山西六个月,陕西、浙江、江南、湖广、江西八个月,福建、广东、广西、四川、贵州十个月,云南一年。违限者议罪,若俸深遇应升之月,告假者不准。又题准官员,具呈吏部,给假,有已经奉

旨,而本衙门题留者,仍准留任。又题准告假。在籍
官员限期已满,该抚复请展期者,不准行。凡候补内外各官,因选期尚远,愿告假者,准其回籍。俟到京销假之日,仍照原序补授。康熙十年,题准大选,截取官员,亦准给假选授之时,仍照原序。
康熙十二年

《大清会典》:凡请假违限。康熙十二年,题准请假官员
违限不及一月者,免议。违限一月者,罚俸一个月。二月者,罚俸两个月。三月者,罚俸三个月。四五月以上,罚俸六个月。六七月以上,罚俸九个月。八九月以上,罚俸一年。一年以上,降一级。一年六个月以上,降二级。二年以上,革职。如果有病阻滞情由,取具将军城守尉及府州县印结,免议。
吏部则例。吏部覆准台臣许条奏嗣后,内外官员,凡为人后者,遇本生父母亡故,及原继母亡故,有情愿治丧者,皆照亲母治丧之例,给假一年治丧。康熙十二年,九月内,奉

旨,依议。
康熙十四年

《大清会典》:凡各官给假。康熙十四年,题准大学士尚
书左都御史、侍郎学士、副都御史等告假,自行具奏。其馀官员,吏部代题。假满之日,违限一年以上者,罚俸一年。二年以上者,休致。
康熙二十五年

《大清会典》:凡候补内外各官。康熙二十五年,覆准候
补科道给假者,其远近程限及违限处分,俱与现任给假例同。
康熙四十一年
四月二十三日,

上谕:大学士王熙卿,耆年旧德,历官最久。自去岁告
病在家,朕无日不注念老臣也。近日九卿皆求扁额字对,想卿身虽在告,心未尝一时不在。朝中故特书扁一面,对一联,临米芾书一幅,赐卿。卿其勉强餐食,辅以医药,慰朕不忘旧臣之至意。
康熙四十四年
吏部则例,康熙四十四年六月,直抚李题该臣看得河间府知府白为玑,因继母金氏病故,丁忧离任嗣奉。

上谕:据河间府士民保留丁忧,知府白为玑事,出真
诚白为玑。著在任守制,钦此。随即转行钦遵在案。今据白为玑呈称,为玑年甫十岁。嫡母田氏,生母侯氏,相继告殒。玑之婚娶教育,悉惟继母是赖。虽迎养任,所承欢多缺。今春奉办差务,及查赈平粜奔走驱驰,刻无宁晷。玑于三月初九日旋署,而母即于十一日身故。疾病未能奉侍,汤药弗获亲尝。今营葬大事,若不请假躬亲料理,寸心实难自安。况为玑之嫡母,生母并诸兄之丧,俱久厝未葬。弟侄贫幼,不能料理,援照云南盐驿道李苾回籍治丧,河南府知府赵于京回籍营葬之例,呈请给假一月,就近至京安葬等因。奉

旨:白为玑,著给假两个月,该部知道。
康熙四十七年
吏部则例,康熙四十七年八月,内川抚能为循例告假等事,看得成都知县夏廷楹生母王氏在旗病故,据布政司详称,该员自幼过继叔父为嗣,今生母王氏病故,援例请回旗治丧,查与官员,为人后遇。本生父母亡故,不准丁忧,自愿回籍治丧者,准假一年之例,相符取具印供各结,前来相应,准其回旗治丧谨题。
康熙五十年。
吏部则例。礼部覆浙抚王疏,杭州知府张恕可,因兄中堂张玉书,于五十年六月十七日在热河身故,请给假扶柩安葬,部覆不准。奉

旨:张恕可准给假三个月,扶侍兄柩回籍。吏部为
恳赐转达等事,议得东抚蒋疏。称旗员丁忧,回旗守制。但其父母在外任病故,亦得前往奔丧。今兖州府通判于杰亲父于翔汉病故,襄阳署中该员援黄州府同知蒋尚忞之例,呈请前赴奔丧归葬,等因具题前来,查先经,黄州府同知蒋尚忞伊父病故,该抚题请前赴河工奔丧。奉

旨:该部知道。钦此。臣部准假三个月,在案今于杰应
照蒋之例,给假三个月。奔丧可也。康熙五十年九月十四日。奉

旨,依议。

给假部艺文一

《自陈表》宋·颜延之

臣闻行百里者半于九十,言其末路之难也。愚心常谓为虚,方今乃知其信。臣延之人薄宠厚,宿尘国言,而雪效无从,荣牒增广,历尽身彫,日叨官次,虽容载有涂,而妨秽滋积。早欲启请馀算,屏蔽丑老。但时制行及,归慕无赊,是以㥏冒愆非,简息干黩耗歇难支,质用有限,自去夏侵暑,入此秋变,头齿眩疼,根痼渐剧,手足冷痹,左脾尤甚。素不能食,顷向减半。本犹赖服,比倦悸晚,年疾所催,顾景引日。臣班叨首卿,位尸封典,肃祗朝校,尚恧匪任,而陵庙众事,有以疾怠,宫府觐慰,转阙躬亲。息㚟庸微,过宰近邑,回泽爰降,实加将监,乞解所职,随就药养。伏愿圣慈,特垂矜许。禀恩明世,负报冥暮,仰企端闱,上恋罔极。

《请假启》鲍照

臣启臣居家之治,上漏下湿,暑雨将降,有惧崩压。比欲完葺,私寡功力,板锸绹涂,必须躬役。冒欲请假三十日,伏愿天恩赐垂,矜许于启,复追悚息谨启。


臣启臣所患弥留,病躯沈痼,自近蒙归,频更顿处。日夜间困,或数四委。然一敝瞻景,待化加以凶衰。婴遘惨悼,终鲜兄弟仲由所哀。臣实百罹孤苦,风雨天伦同气,实惟一妹存没,永诀不获计,见封瘗泉壤,临送私怀感恨,情痛兼深。臣母年老经离忧伤,服粗食淡,羸耗增疾,心计焦迫,进退罔踬。冒乞申假百日,伏愿天慈赐垂,矜许臣违福履身事屯,悴叹息和景掩泪,春风执启涕结,伏追惶悚谨启。

《奏弹孔稚圭违制启假事》梁·沈约

臣闻宪禁有章,士子攸慎。守官有典,触网斯及。盖所以崇威阐法,下肃上尊,谨案廷尉,会稽品中正。臣稚圭历奉朝班,频登要近九棘之任,理无休谒,冒制干闻,实亏恒典恩许。虽降所制,不关违犯之条。犹合纠黜,且稚圭俯自内辖作士,下闱通制。明文日陈,几案自踰,规矩莫斯为甚。臣等参议请以见事,免稚圭所居官。除中正官,名辄下禁止。

《奏弹奉朝请王希聃违假》前人

谨案奉朝请,臣王希聃幸齿朝班,私敬盖阙,休请有期,曾无遄及违弛之愆。允膺裁纠。臣等参议,请以见事免所居官,辄下禁止。

《上廉察使启》唐·骆宾王

宾王启每读书,见古人负米之情,捧檄之操,未尝不废书辍卷,流涕伤心。何则情蓄于中,事符则感形潜于内。迹应斯通,而悦帝力以栖魂。情欣养素,仰皇华而息虑。敢用披丹,伏惟某公源控玉轮,激神涛而涵地基,疏金阙架飞,以韬云洎乎。鹿骇周躔,霸燕图于即。墨蛇分沛泽,封汉爵于华城。福禄攸钟,公侯必复炳灵丹穴,习吉黄裳。若乃峰秀学山,列三坟而仰止。澜清笔海,委九流以朝宗。登小鲁之山,辨练光于曳马。临大吴之国,识宝气于连牛。垂秋实于翰林,绚春花于文苑。清规湛秀,照月旦于雕谈。素论凝元,开夜光于妙辩。既而业成麟角,引茅茹而弹冠。道映鹓池,绚桃林而曳绶揆。留皇鉴忠简,帝心奉职春。宫标离光于青殿,代工天府,明神耀于紫宸。故得龙綍垂光,戢两星而开照鹤。盖浮影翼五云以连阴宾。王大块流形,小人馀庆,幸河神入昴映白榆。而流祥江使负图,上青莲而荐兆,薰风广扇,圣日多晖,进不能高议灵台,谈社稷之上务。退不能销形地肺,揖箕颍之馀芳。而出没风尘,漂沦名利,十年无禄,万里惟桑。既而日远长安,处蓬门而西笑。云飘吴会,追松江以南浮。冀尘迹于丘中,绝汉机于俗网。获承欢于膝下,驭潘舆于家园。不悟地络遐张,维白驹于空谷。天罗回布,弋黄鹤于高云。顾己以驽钝,合从媒衒,力农贱事,未免东皋之劳。反哺私情,遽切南陔之咏。少希顾复,敢布恳诚。虽噬指思归,空轸倚闾之望,而齧臂求仕,非图高盖之荣。明公资孝,履忠恕己,及物惟几,成务论道,经邦庶得,顾兔离箕,动清风于舜海。从龙润础,霈甘雨于尧云。则白羽书生,自铭思于食稻。黄衣童子,将赛德于餐花。拜首回惶,顷心虔霢,谨启。

《为义兴公求拜扫表》陈子昂

臣祸衅所钟,早日孤露,坟茔莫扫。松柏凋荒,臣之不天,实有由咎,死罪死罪。昔先臣下代,遗训未亡,而殃罚不图,家祸渐遘,兄弟无故并为参商。中冓之言,所不可道。孤臣不孝,万死馀责,死罪死罪。然臣之负谴,实陷无辜。吏议不明,以投魑魅。自泣血去国,寄命南荒,历年被病,再以生死,炎山涨海,气瘴穷天,戴白之老,俗无问者。孤臣疲薾,岂望须臾。分谓委骨沧溟,饵身鱼鳖,狼荒之鬼永悲,长逝不意,庆云垂泽,天涣横流。拂拭露霜,生见白日。踊跃昭泰,情何以堪。死罪死罪。而馀殃未泯,凶故仍臻。亡兄济江,合家沦溺。嫂侄俱没,一不生存。寻途未中,臣妻又殒。重叠亡没,契阔山川。至止之日,生意尽矣。誓将守死,陵墓殁齿,家园不图,恩幸曲成,宠章仍及,题舆别驾,职是恩州,再造生涯,天实为德,死罪死罪。臣自归日,茔庙未修,荆棘荒然。祭祀无主,今则便祗王命,远职边方,岁月方赊,拜扫何日,瞻言。出涕,感咽崩摧。伏惟陛下仁养群生,孝理天下,万物咸遂,各得其宜。臣独向隅,有以长戚。伏愿天慈,恺悌怜悯孤穷,宽以简书之刑。赐其告归之请,使其骏奔西土,长号北陵,获申存殁之悲,生谒园茔之树。稽颡松阙,谢不睦之辜。肉袒山门,祈自新之路。誓刻肌骨,奉以周旋,然后永退,蛮方沉骸,粪土甘心朽灭。庶无遗恨,傥昊天鉴照孤,诚可哀则臣之鮿生志毕。今日不胜,崩迫之至。

《辞免召命状》宋·朱熹

右熹准尚书省劄子。据熹伏乞敷奏,寝罢趣召指挥劄付。熹遵依已降指挥,疾速起发前来者。伏念熹自蒙收召,前后三状,陈述事理已极详明。既未蒙敷奏施行,今亦未敢别有祈请。偶以近漕叔母之丧,别无得力子弟丧葬之役,须当躬亲营奉,度至来春,方得了办。欲望朝廷矜怜,特赐宽假。许熹候叔母葬事了日,别听指挥。不胜幸甚。谨具状申尚书省,伏乞照会谨状。

给假部艺文二〈诗〉

《休沐重还丹阳道中》齐·谢朓

薄游第从告,思閒愿罢归。还邛歌赋似,休汝车骑非。灞池不可别,伊川难重违。汀葭稍靡靡,江菼复依依。田鹄远相叫,沙鸨忽争飞。云端楚山见,林表吴岫微。试与征徒望,乡泪尽沾衣。赖此盈樽酌,含景望芳菲。问我劳何事,沾沐仰清徽。志狭轻轩冕,恩甚恋闺闱。岁华春有酒,初服偃郊扉。

《休沐寄怀》梁·沈约

虽云万重岭,所玩终一丘。阶墀幸自足,安事远遨游。临池清溽暑,开幌望高秋。园禽与时变,兰根应节抽。凭轩搴木末,垂堂对水周。紫箨开绿筱,白鸟映青畴。艾叶弥南浦,荷花绕北楼。送日隐层阁,引月入轻帱。爨熟寒蔬剪,宾来春蚁浮。来往既云倦,光景为谁留。

《旬假西亭寄呈熊郎中副使》刘孝绰

休旬屏戎事,凉雨北窗眠。一夜江城梦,万里绕山川。草木散幽气,池塘鸣早蝉。妍芳落春后,旅思生秋前。红槿粲庭艳,绿蒲繁渚烟。闻君东林卧,郡阁旷周旋。酬对龙象侣,灌注清冷泉。如何无碍志,犹苦病缠牵。

《休沐山庭》陈江总

洗沐惟五日,栖迟对一丘。古槎横近涧,巴石耸前洲。岸绿开河柳,池红照海榴。野花宁辨晦,山虫讵识秋。人生复能几,夜烛非长游。

《送常侍舒公归觐》唐·苏颋

朝闻讲艺馀,晨省拜恩初。训胄尊庠序,荣亲耀里闾。朱丹华毂送,班白绮筵舒。江上春流满,还应荐跃鱼。

《重送舒公》前人

散骑金貂服彩衣,桃花水上逐春归。悬知邑里遥相
望,事主荣亲代所稀。

《送李给事归徐州觐省》孙逖

位列登青琐,还乡复綵衣。共言晨省日,便是昼游归。春水经梁宋,晴山入海圻。莫愁东路远,四牡正騑騑。

《送崔三往密州觐省》王维

南陌去悠悠,东郊不少留。同怀扇枕恋,独念倚门愁。路绕天山雪,家临海树秋。鲁连功未报,且莫蹈沧洲。

《休假还旧业》前人

谢病始告归,依依入桑梓。家人皆伫立,相候衡门里。时辈今长年,成人旧童子。上堂嘉庆毕,顾与姻亲齿。论旧忽馀悲,自存且相喜。田园转芜没,但有寒泉水。衰柳日萧条,秋光清邑里。入门乍如客,归骑非便止。

《送张七判官还京觐省》刘长卿

春兰方可采,此去叶初齐。函谷莺声里,秦山马首西。庭闱新柏署,门馆旧桃蹊。春日长安道,相随入禁闺。

《送许拾遗恩归江宁拜亲》岑参

诏书下青琐,驷马还吴洲。束帛仍赐衣,恩波涨沧流。微禄将及亲,向家非远游。看君五斗米,不谢万户侯。适出西掖垣,如到南徐州。归心望海日,乡梦登江楼。大江盘金陵,诸山横石头。枫树隐茅屋,橘林系渔舟。种药疏故畦,钓鱼垂旧钩。对月京口夕,观涛海门秋。天子怜谏官,论事不可休。早来丹墀下,高驾无淹留。

《送杨千牛趁岁赴汝南郡觐省便成婚》〈得寒字〉前人


问吉转征鞍,安仁道姓潘。归期明主赐,别酒故人欢。珠箔障炉煖,狐裘耐腊寒。汝南遥倚望,蚤去及春盘。

《奉送李宾客荆南迎亲》前人

迎亲辞旧苑,恩诏下储闱。昨见双鱼去,今看驷马归。驿帆湘水阔,客舍楚山稀。手把黄香扇,身披莱子衣。鹊随金印喜,乌傍板舆飞。胜作东征赋,还家满路辉。

《送许八拾遗归江宁觐省》杜甫

诏许辞中禁,慈颜赴北堂。圣朝新孝理,祖席倍恩光。内帛擎偏重,宫衣著更香。淮阴清夜驿,京口渡江樯。春隔鸡人昼,秋期燕子凉。赐书誇父老,寿酒乐城隍。看画曾饥渴,追踪恨淼茫。虎头金粟影,神妙独难忘。

《送李校书二十六韵》前人

代北有豪鹰,生子毛尽赤。渥洼骐骥儿,尤异是龙脊。李舟名父子,清峻流辈伯。人间好少年,不必须白晰。十五富文史,十八足宾客。十九授校书,二十声辉赫。众中每一见,使我潜动魄。自恐二男儿,辛勤养无益。乾元元年春,万姓始安宅。舟也衣綵衣,告我欲远适。倚门固有望,敛衽就行役。南登吟白华,已见楚山碧。蔼蔼咸阳都,冠盖日云积。何时太夫人,堂上会亲戚。汝翁草明光,天子正前席。归期岂烂漫,别意终感激。顾我蓬屋姿,谬通金闺籍。小来习性懒,晚节慵转剧。每愁悔吝作,如觉天地窄。羡君齿发新,行已能夕惕。临岐意颇切,对酒不能吃。回身视绿野,惨淡如荒泽。老雁忍春饥,哀号待枯麦。时哉高飞燕,绚练新羽翮。长云湿褒斜,汉水饶巨石。无令轩车迟,衰疾悲宿昔。

《晚秋长沙蔡五侍御饮筵送殷六参军归澧州觐省》前人

佳士欣相识,慈颜望远游。甘从投辖饮,肯作置书邮。高鸟黄云暮,寒蝉碧树秋。湖南冬不雪,吾病得淹留。

《送韩十四江东觐省》前人

兵戈不见老莱衣,叹息人间万事非。我已无家寻弟妹,君今何处访庭闱。黄牛峡静滩声转,白马江寒树影稀。此别应须各努力,故乡犹恐未同归。

《奉送蜀州柏二别驾将中丞命赴江陵起居卫尚书太夫人因示从弟行军司马佐》前人


中丞问俗画熊频,爱弟传书綵鹢新。迁转五州防禦使,起居八座太夫人。楚宫腊送荆门水,白帝云偷碧海春。与报惠连诗不惜,知吾斑鬓总如银。

《送陈供奉恩敕放归觐省》钱起

得意今如此,清光不可攀。臣心尧日下,乡思楚云间。杨柳依归棹,芙蓉栖旧山。采兰兼衣锦,何似买臣还。

《送边补阙东归觐省》前人

东去有馀意,风生赐锦衣。凤凰衔诏下,才子采兰归。斗酒百花里,人情一笑稀。别离须计日,想望在彤闱。

《送韦信爱子归觐》前人

离舟解缆到斜晖,春水东流雁北飞。才子学诗趋露冕,棠花含笑待斑衣。稍闻江树啼猿近,转觉山林过客稀。借问还珠盈合浦,何如鲤也入庭闱。

《送严士良侍奉詹事南游》前人

疏傅独知止,曾参善爱亲。江山侍行迈,长幼出嚣尘。握手想千古,此心能几人。风光满长陌,草色傍征轮。日夕望荆楚,莺鸣芳杜新。渔烟月下浅,花屿水中春。点翰遥相忆,含情向白蘋。

《南溪始泛》韩愈

榜舟南溪上,上上不得返。幽事随去多,孰能量近远。阴沈过连树,藏昂抵横坂。石粗肆磨砺,波恶厌牵挽。或倚偏岸渔,竟就平洲饭。点点暮雨飘,梢梢新月偃。馀年懔无几,休日怆已晚。自是病使然,非由取高蹇。


南溪亦清驶,而无楫与舟。山农惊见之,随我观不休。不惟儿童辈,或有杖白头。馈我笼中瓜,劝我此淹留。我云以病归,此已颇自由。幸有用馀俸,置居在西畴。囷仓米谷满,未有旦夕忧。上去无得得,下来亦悠悠。但恐烦里闾,时有缓急投。愿为同社人,鸡豚燕春秋。

《苏州郡斋旬假命宴》白居易

公门日两衙,公假月三旬。衙用决簿领,旬以会亲宾。公多及私少,劳逸常不均。况为剧郡长,安得閒宴频。下车已二月,开筵始今晨。初黔军厨突,一拂郡榻尘。既备献酬礼,亦具水陆珍。萍醅若溪醑,水鲙松江鳞。侑食乐悬动,佐欢妓席陈。风流吴中客,佳丽江南人。歌节点随袂,舞香遗在茵。清奏凝未阕,酡颜气已春。众宾勿遽起,群僚且逡巡。无轻一日醉,用犒九日勤。微彼九日勤,何以治吾民。微此一日醉,何以乐吾身。

《任弘农尉献州刺史乞假还京》李商隐

黄昏封印点刑徒,愧负荆山入座隅。却羡卞和双刖足,一生无复没阶趋。

《乞假归题候馆》薛能

仆带雕弓马似飞,老莱衣上著戎衣。邮亭不暇吟山水,塞外经年皆未归。

《休浣日谒西掖所知》温庭筠

赤墀高阁自从容,玉女窗扉报曙钟。日丽九门青琐闼,雨晴双阙翠微峰。毫端蕙露滋仙草,琴上薰风入禁松。荀令凤池春婉娩,好将馀润变鱼龙。

《休日早起》宋·陈去非

胧胧窗影来,稍稍禽声集。开门知有雨,老树半身湿。剧读了无味,远游非所急。蒲团著身宽,安取万户邑。开镜白云度,捲帘秋光入。饱爱今日闲,明朝复羁絷。

《示祝四弟》朱熹

十日一休沐,诸生各归休。虚斋息群响,兀坐心悠悠。久雨苔径荒,林深鸟啼幽。阶前树萱草,与子俱忘忧。
《自邓州幕府暂归秋林》元好问
升斗微官不疗饥,中林春雨蕨牙肥。归来应被青山笑,可惜缁尘染素衣。

《触石坠马卧病蒙恩予告》元·虞集

趋召颠隮叹目昏,旋闻予告荷深恩。药班西域千金剂,酒赐初筵九酝尊。默忆旧书忘昼永,行吟冷署觉春温。摩挲素壁光于雪,思得参书写树根。

《休日郊外》张养浩

久厌官居苦,幽寻到涧阿。鹤知松岁月,鸥狎海风波。野迥塔孤立,岭高云半过。菟裘良未暇,聊此慰蹉跎。

《四月朔日休沐雨中》明·高启

送春风雨苦潺潺,得告今朝免缀班。卧听鸠啼花落尽,此身如在故园间。

《送杨太常归省》何景明

锦里趋庭日,声华见蜀都。弟兄今二妙,父子宋三苏。礼乐风云地,旂常日月图。今皇念大祀,未可滞江舻。


闻道西京寇,犹多虎豹群。过秦应有论,谕蜀可无文。未返巴山使,空悬栈道军。烦将父老意,归报圣明君。

《在告书怀柬可大》于慎行

金门何事转愁予,日见红尘上锦裾。祇为思归常数雁,几因多病欲焚鱼。乡心瓦上三更雨,客计床头数卷书。幸藉旬休聊闭阁,文园从此卧相如。

《病中遣怀》前人

三月孤斋斗帐寒,十旬休沐主恩宽。閒翻药裹呼儿晒,细检诗筒借客看。千里乡心芳草绿,一年春色杏花残。浮踪去住浑无赖,行路人间信是难。

《宿云楼閒坐》前人

久将心事付山灵,石几焚香对翠屏。万里秋声云外雁,一天寒色雨边萤。閒来解自烧茶灶,病里凭谁著酒经。最为此中堪避地,不教人指少微星。

《赠钱季梁进士省觐归寿其太夫人八十》杨承鲲


高皇手提三尺剑,坐麾四海如委翎。凌烟功成赐铁券,诏为宇内求真形。钱王古铁渔人得,紫绣遍蚀波涛鯹。熟看带砺隐元玉,金书细镂鱼龙青。二百年来治平久,钱氏子孙多壮丁。君今蔚起观沧溟,鼍精再钟罗刹灵。丰眉修干照冰雪,元言五千合典刑。遂令天下望笔迹,一语出口如真经。时来欻与风云会,手掣紫电开青萍。名成进士拂衣出,要与吾道争震霆。太行白云常在眼,东下扁舟不可转。手持瑶草身彩衣,直向阶前学娇蹇。高堂老慈含笑看,锦帔素发颜如丹。捧檄始知毛义喜,牵舆绝胜潘岳欢。牛心龙炙百拜献,宝幄兽炉开寿宴。羊酒争驰里门入,左右共识宾朋羡。男儿得意岂有穷,有官不用三千钟。但愿子贵母长健,承颜数上金花封。钱氏忠孝古有语,吁嗟盛事今再逢。吁嗟盛事今再逢,得不尽孝兼尽忠。

《送赵栗夫归省吴江》王鏊

秋入吴江一叶飞,归来游子著朝衣。乡人始识文章贵,仕路休嫌定省稀。宝带桥边舟汎汎,白云寺里树依依。路经震泽人应问。太史周南胡不归。

给假部纪事

《史记·汲黯传》:黯为荥阳令。黯耻为令,病归田里。上闻,乃召拜中大夫。黯多病,病且满三月,上常赐告者数,终不愈。最后病,庄助为请告。上曰:汲黯何如人哉。助曰:使黯任职居官,无以踰人。然至其辅少主,守城深坚,招之不来,麾之不去,虽自谓贲育亦不能夺之矣。上曰:然。古有社稷之臣,至如黯,近之矣。
《公孙弘传》:淮南、衡山谋反,治党与方急。弘病甚,自以为无功而封,位至丞相,宜佐明主填抚国家,使人由臣子之道。今诸侯有畔逆之计,此皆宰相奉职不称,恐窃病死,无以塞责。乃上书曰:臣闻天下之通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父子,兄弟,夫妇,长幼之序,此五者天下之通道也。智,仁,勇,此三者天下之通德,所以行之者也。故曰力行近乎仁,好问近乎智,知耻近乎勇。知此三者,则知所以自治;知所以自治,然后知所以治人。天下未有不能自治而能治人者也,此百世不易之道也。今陛下躬行大孝,鉴三王,建周道,兼文武,厉贤予禄,量能授官。今臣弘罢驽之质,无汗马之劳,陛下过意擢臣弘卒伍之中,封为列侯,致位三公。臣弘行能不足以称,素有负薪之疾,恐先狗马填沟壑,终无以报德塞责。愿归侯印,乞骸骨,避贤者路。天子报曰:古者赏有功,褒有德,守成尚文,遭遇右武,未有易之者也。朕宿昔庶几获承尊位,惧不能宁,惟所与共为治者,君宜知之。盖君子善善恶恶,君宜知之,君若谨行,常在朕躬。君不幸罹霜露之病,何恙不已,乃上书归侯,乞骸骨,是彰朕之不德也。今事少间,君其省思虑,一精神,辅以医药。因赐告牛酒杂帛。居数月,病有瘳,视事。
《佞幸传》:邓通,文帝尊幸之日异。通亦愿谨,不好外交,虽赐洗沐,不欲出。于是文帝赏赐通巨万以十数,官至上大夫。
《卫绾传》:绾醇谨无他。吴楚反,绾为将,有功,拜为中尉。上废太子,诛栗卿之属。上以为绾长者,不忍,乃赐绾告归,而使郅都治捕栗氏。
《郑当时传》:当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常置驿马长安诸郊,存诸故人,请谢宾客,夜以继日,至其明旦,常恐不遍。
《汉书·万石君石奋传》:奋长子建为郎中令。建老白首,万石君尚无恙。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入子舍,窃问侍者,取亲中裙厕牏,身自浣洒,复与侍者,不敢令万石君知之。
《丙吉传》:吉居相位。掾史有罪臧,不称职,辄予长休告,终无所案验。客或谓吉曰:君侯为汉相,奸吏成其私,然无所惩艾。吉曰:夫以三公之府有案吏之名,吾窃陋焉。注师古曰:长给休假,令其去职也。
《张汤传》:汤子安世,少以父任为郎。用善书给事尚书,精力于职,休沐未尝出。
《杨恽传》:郎官故事,令郎出钱市财用,给文书,乃得出,名曰山郎。移病尽一日,辄偿一沐,或至岁馀不得沐。其豪富郎,日出游戏,或行钱得善部。货赂流行,传相放效。恽为中郎将,罢山郎,移长度大司农,以给财用。其疾病休谒洗沐,皆以法令。
《董贤传》:贤性柔和便辟,善为媚以自固。每赐洗沐,不肯出,常留中视医药。上以贤难归,诏令贤妻得通引籍殿中,止贤庐,若吏妻子居官寺舍。
《后汉书·江革传》:革拜五官中郎将。上书乞骸骨,转拜谏议大夫,赐告归,因谢病称笃。元和中,天子思革至行,制诏齐相曰:谏议大夫江革,前以病归,今起居何如。夫孝,百行之冠,众善之始也。国家每惟志士,未尝不及革。县以见谷千斛赐巨孝,常以八月长吏存问,致羊酒,以终厥身。
《宋均传》:均以父任为郎,时年十五,好经书,每休沐日,辄受业博士,通诗礼,善论难。
《张禹传》:延平元年,禹迁太傅,录尚书事。邓太后以殇帝初育,欲令重臣居禁内,乃诏禹舍宫中,给帷帐床褥,太官朝夕进食,五日一归府。
《韩棱传》:棱在朝数荐举良吏应顺、吕章、周纡等,皆有名当时。及窦氏败,棱典按其事,深竟党与,数月不休沐。帝以为忧国忘家,赐布三百匹。迁南阳太守,特听棱得过家上冢,乡里以为荣。
《种皓传》:皓子拂,拜宛令。时南阳郡吏好因休沐,游戏市里,为百姓所患。拂出逢之,必下车公谒,以愧其心,自是莫敢出者。
《李膺传》:膺拜司隶校尉。诸黄门常侍皆鞠躬屏气,休沐不敢复出宫省。帝怪问其故,并叩头泣曰:畏李校尉。
《阳球传》:中常侍王甫、曹节等奸虐弄权,扇动外内,球尝拊髀发愤曰:若阳球作司隶,此曹子安得容乎。光和二年,球为司隶校尉。王甫休沐里舍,球诣阙谢恩,奏收甫及中常侍淳于登。太尉段颎等悉送洛阳狱,及甫子永乐少府萌、沛相吉。球自临考甫等,五毒备极。父子悉死杖下。
《蔡伦传》:伦为中常侍,豫参帷幄。尽心敦慎,数犯严颜,匡弼得失。每至休沐,辄闭门绝宾,暴体田野。
《樊英传》:永建四年,天子为英设坛席,令公车令导,尚书奉引,赐几杖,待以师傅之礼,延问得失。英不敢辞,拜五官中郎将。数月,英称疾笃,诏以为光禄大夫,赐告归。令在所送谷千斛,常以八月致牛一头,酒三斛;如有不幸,祠以中牢。
《谢承·后汉书》:许荆字子张。少丧父,养母孝顺。家贫为吏。无有船车,休假常单步荷担上下。清节,称于乡里。
案荆,会稽阳羡人,见《后汉书·循吏传》

范丹字史云,陈留人也。为郡功曹,每休假,上下常单步策杖,同类以车牛与之,不取。
《魏志·张既传》:既为雍州刺史。太祖徙民以充河北,陇西、天水、南安民相恐动,扰扰不安,既假三郡人为将吏者休课,使治屋宅,作水碓,民心遂安。
《王修传》:北海孔融召修为主簿,守高密令。顷之,郡中有反者。修闻融有难,夜往奔融。贼初发,融谓左右曰:能冒难来,唯王修耳。言终而修至。署功曹。复令守胶东令。融每有难,修虽休归在家,无不至。融常赖修以免。
《魏书》:曹休丧母,至孝。乞归谯葬母,帝遣越骑校尉薛乔奉诏节其忧哀,使归家治丧,一宿便葬,葬讫诣行在所。帝见,亲自宽慰之。
《魏略·苛吏传》:王思为大司农,年老目瞑,瞋怒无度,下吏嗷然不知所据。性少信,时有吏父病笃,近在外舍,自白求假。思疑其不实,发怒曰:世有思妇病母者。岂此谓乎。遂不与假。吏父明日死,思无恨意。其为刻薄类如此。
《王威别传》:威少为郡吏刺史,刘表题门上有能陈便宜,益于时不限厮役。贱长以闻,威因陈事得州吏大蜡分休。
《晋书·魏舒传》:舒为侍中。武帝以舒清素,特赐绢百匹。迁尚书。舒三娶妻皆亡,是岁自表乞假还本郡葬妻,诏赐葬地一顷,钱五十万。
《刘超传》:超为舍人。时天下扰乱,伐叛讨贰,超自以职在近密,而书迹与帝手笔相类,乃绝不与人交书。时出休沐,闭门不通宾客,由是渐得亲密。
《王国宝传》:国宝为中书令、中领军,与会稽王道子持威权,扇动内外。中书郎范宁,疾其阿谀,劝帝黜之。国宝惧。及弟忱卒,国宝自表求解职迎母,并奔忱丧。诏特赐假,而盘桓不时进发,为御史中丞褚粲所奏。国宝惧罪,衣女子衣,托为王家婢,诣道子告其事。道子言之于帝,故得原。
《陆晔传》:晔以勋进爵为公。咸和中,求归乡里拜坟墓。有司奏,旧制假六十日。侍中颜含、黄门侍郎冯怀驳曰:晔内蕴至德,清一其心,受托付之重,居台司之位,既蒙诏许归省坟茔,大臣之义本在忘己,岂容有期而反,无期必违。愚谓宜还自还,不须制日。帝从之。《宋书·范泰传》:泰为中书侍郎。时会稽王世子元显专权,内外百官请假,不复表闻,唯签元显而已。泰建言以为非宜,元显不纳。
《江智渊传》:竟陵王诞版智渊为骑军,累迁从事中郎。诞将为逆,智渊悟其机,请假先反。诞事发,即除中书侍郎。
《王敬弘传》:敬弘坐起端方。所居舍亭山,林涧环周,备登临之美,时人谓之王东山。见儿孙岁中不过一再相见,见辄克日。子恢之为奉朝请。尝请假还东定省,敬弘克日见之,至日辄不果,假日将尽,恢之乞求奉辞,敬弘呼前,既至閤,复不见。恢之于閤外拜辞,流涕而去。
《谢灵运传》:灵运为侍中。多称疾不朝。出郭游行或一日百六七十里,经旬不归,既无表闻,又不请急。上不欲伤大臣,讽旨令自解。灵运乃上表陈疾,上赐假东归。灵运以族东归,而游娱宴集,以夜续昼,复为御史中丞传隆所奏,坐以免官。
《谢庄传》:孝建元年,庄拜吏部尚书。庄素多疾,不愿居选部,与大司马江夏王义恭笺自陈,曰:下官凡人,非有达概异识,俗外之志,实因羸疾,常恐奄忽,故少来无意于人间,岂当有心于崇达邪。顷年乘事回薄,遂果饕非次,既足贻诮明时,又亦取愧朋友。前以圣道初开,未遑引退,及此诸夏事宁,方陈微请。款志未伸,仍荷今授,被恩之始,具披寸心,非惟在己知尤,实惧尘秽彝序。禀生多病,天下所悉,两胁癖疾,殆与生俱,一月发动,不减两三,每至一恶,痛来逼心,气馀如綖。利患数年,遂成痼疾,吸吸惙惙,常如行尸。恒居死病,而不复道者,岂是疾痊,直以荷恩深重,思答殊施,牵课尪瘵,以综所忝。眼患五月来便不复得夜坐,恒闭帷避风日,昼夜惛懵,为此不复得朝谒诸王,庆吊亲旧,唯被敕见,不容停耳。此段不堪见宾,已数十日,持此苦生,而使铨综九流,应对无方之诉,实由圣慈罔已,然当之信自苦剧。若才堪事任,而体气休健,承宠异之遇,处自效之涂,岂苟欲思闲辞事邪。家素贫敝,宅舍未立,儿息不免粗粝,而安之若命,宁复是能忘微禄,正以复有切于此处,故无复他愿耳。今之所希,唯在小闲。下官微命,于天下至轻,在己不能不重。屡经披请,未蒙哀恕,良由诚浅辞讷,不足上感。家世无年,亡高祖四十,曾祖三十二,亡祖四十七,下官新岁便三十五,加以疾患如此,当复几时见圣世,就其中煎憹若此,实在可矜。前时曾启愿三吴,整旨云都不须复议外出。莫非过恩,然亦是下官生运,不应见一闲逸。今不敢复言此,当付之来生耳。但得保馀年,无复物务,少得养痾,此便是志愿永毕。在衡门下有所怀,动止必闻,亦无假居职,患于不能裨补万一耳。识浅才常,羸疾如此,孤负主上擢授之恩,私心实自哀愧。入年便当更申前请,以死自固。但庸近所诉,恐未能仰彻。公恩盼弘深,粗照诚恳,愿侍坐言次,赐垂拯助,则苦诚至心,庶获哀允。若不蒙降祐,下官当于何希冀邪。仰凭悯察,愿不垂吝。三年,坐辞疾多,免官。《南齐书·垣荣祖传》:荣祖从弟历生,为骁骑将军。宋泰始初,薛安都反,以女婿裴祖隆为下邳太守,历生时请假还北,谋杀祖隆,举城应朝廷。事发奔走。
《张岱传》:岱为司徒左西曹。母年八十,籍注未满,岱便去官从实还养,有司以岱违制,将欲纠举。宋孝武曰:观过可以知仁,不须案也。
《王僧虔传》:僧虔为会稽太守。中书舍人阮佃夫家在会稽,请假东归。客劝僧虔以佃夫要倖,宜加礼接。僧虔曰:我立身有素,岂能曲意此辈。彼若见恶,当拂衣去耳。
《虞悰传》:悰领右军。称疾笃还东,上表曰:臣族陋海区,身微稽土,猥属兴运,荷窃稠私,徒越星纪,终惭报答。卫养乖方,抱疾婴固,寝瘵以来,倏踰旬朔,频加医治,曾未瘳损。惟此朽顿,理难振复,乞解所职,尽疗馀辰。诏赐假百日。转给事中,光禄大夫。
《梁书·徐勉传》:勉除中卫将军,加中书令。以疾自陈,求解内任。诏不许,乃令停下省,三日一朝,有事遣主书论决。脚疾转剧,久阙朝觐,固陈求解,诏乃赉假,须疾差还省。
《谢举传》:大通九年,举拜尚书仆射。举虽居端揆,未尝肯预时务,多因疾陈解。敕辄赐假,并手敕处分,加给上药。
《陈书·沈炯传》:炯为御史中丞。高祖受禅,加通直散骑常侍,中丞如故。以母老表请归养,诏不许。文帝嗣位,又表曰:臣婴生不幸,弱冠而孤,母子零丁,兄弟相长。谨身为养,仕不择官,宦成梁朝,命存乱世,冒危履险,年自死轻生,妻息诛夷,昆季冥灭,馀臣母子,得逢兴运。臣母妾刘,今年八十有一,臣叔母妾丘,七十有五,臣门弟侄故自无人,妾丘儿孙又久亡泯,两家侍养,馀臣一人。前帝知臣之孤茕,养臣以州里,不欲使顿居草莱,又复矜臣温凊,所以一年之内,再三休沐。臣之屡披丹款,频冒宸鉴,非欲苟违朝廷,远离畿辇。一者以年将六十,汤火居心,每跪读家书,前惧后喜,温枕扇席,无复成童。二者职居彝宪,邦之司直,若自亏身体,何问国章。前德绸缪,始许哀放,内侍近臣,多悉此旨。正以选贤与能,广求明哲,沬趄荏苒,未始取才。而上元降戾,奄至今日,德音在耳,坟土遽乾,悠悠昊天,哀此罔极。兼臣私心煎切,弥迫近时,慺慺之祈,转忘尘触。伏惟陛下睿哲聪明,嗣兴下武,刑于四海,弘此孝治。寸管求天,仰归帷扆,有感必应,实望圣明。特乞霈然申其私礼,则王者之德,覃及无方,矧彼翔沈,孰非涵养。诏答曰:省表具怀。卿誉驰咸、雒,情深宛、沛。日者理切倚闾,言归异域,复牵时役,遂乖侍养。虽周生之思,每欲弃官,《戴礼》垂文,得遗从政,前朝光宅四海,劬劳万几,以卿才为独步,职居专席,方深委任,屡屈情礼。朕嗣奉洪基,思弘景业,顾兹寡薄,兼缠哀疚,实赖贤哲,同致雍熙,岂便释简南闱,解绂东路。当令冯亲入舍,荀母从官,用睹朝荣,不亏家礼。寻敕所由,相迎尊累,使卿公私得所,并无废也。初,高祖尝称炯宜居王佐,军国大政,多预谋谟,文帝又重其才用,欲宠贵之。会王琳入寇大雷,留异拥据东境,帝欲使炯因是立功,乃解中丞,加明威将军,遣还乡里,收合徒众。以疾卒于吴中。
《魏书·邢虬传》:虬除司徒右长史,迁龙骧将军、光禄少卿。虬母在乡遇患,请假归。值秋水暴长,河梁破绝,虬得一小船而渡,漏而不没,时人异之。
《北齐书·崔瞻传》:瞻为吏部郎中。因患耳取急十馀日。旧式,百日不上解官,吏部尚书尉瑾性褊急,以瞻举指舒缓,曹务繁剧,遂附驿奏闻,因而被代。瞻遂免归乡里。
《孔帖》:宇文士,及擢右卫大将军。太宗延入阁语,或至夜分出遇休沐,往往驰召。
元和后,数用兵宰相不休沐。李德裕在位,虽遽书警奏,皆从容裁决。率午漏下,还第休沐,如令沛然,若无事时。
《唐书·薛廷老传》:廷老为右拾遗。郑注用事,岭南节度使郑权附之,悉盗公库宝货输注家为谢。廷老表按权罪,由是中人切齿。又论李逢吉党张权舆、程昔范不宜居谏争官,逢吉怒。会廷老告满百日,出为临晋令。
《穆宁传》:宁为太子右谕德。性不能事权右,毅然寡合,执政者恶之。宁默不乐,唶曰:时不我容,我不时徇,又可以进乎。遂移疾,满百日屡矣,亲友强之,辄复一朝。德宗在奉天,奔诣行在,擢秘书少监,改太子右庶子。帝还京师,乃曰:可以行吾志矣。即罢归东都。
《册府元龟》:严绶为检校司徒,兼太子少傅。长庆二年,御史台奏绶疾,假满百日,合停绶官敕严。绶年位俱高,须加优异,仍依旧秩。
《北梦琐言》:唐天祐三年,拾遗充史馆修撰,崔瑑进状以堂叔母在孟州济源私庄,抱疾加甚,无兄弟奉养,无强近告投,兼以年将七十,地绝百里,阙视药膳,不遑晓夕,遂乞假躬往侍疾。敕旨依允。时人义之,或曰:避祸而享义名,亦智也。
《册府元龟》:后唐安重诲为枢密使。天成四年,奏堂兄晟卒,请准式假。有司给假一十五日,敕重诲位。重禁庭日,亲机务与。群官有异,在常式难拘,宜自初开日,共给七日。
《宋史·鱼崇谅传》:周广顺初,崇谅为工部侍郎。以母老思乡里,求解官归养。诏给长告,赐其母衣服、缯帛、茶药、缗钱,假满百日,令本州月给钱三万,米面十五斛。俄拜礼部侍郎,复为学士。诏令侍母归阙,崇谅再表以母老病乞终养,优诏不允。世宗征高平,崇谅尚未至,陶谷乘间言曰:鱼崇谅逗留不来,有顾望意。世宗颇疑之。崇谅又表陈母病,诏许归陕州就养。
《彭乘传》:乘少以好学称州里,进士及第。尝与同年生登相国寺阁,皆瞻顾乡关,有从宦之乐,乘独西望,怅然曰:亲老矣,安敢舍晨昏之奉,而图一身之荣乎。翌日,奏乞侍养。居数日,授汉阳军判官,遂得请以归。久之,有荐其文行者,召试,为馆阁校勘。固辞还家。《闻见前录》:康节先公与富韩公有旧,公自汝州得请归洛养疾。筑大第与康节天津隐居。相通公曰:自此可时相招矣。康节曰:某冬夏不出,春秋时间过亲旧。间公相招,未必来。不召或自至。公谢客,戒子曰:先生来不以时见。康节一日过之,公作诗云:先生自卫客西畿,乐道安閒绝世机。再命初筵终不起,独甘穷巷寂无依。贯穿百代常探古,吟咏千篇亦造微。珍重相知忽相访,醉和风雨夜深归。康节和曰:道堂閒话尽多时,尘外杯觞不浪飞。初上小车人已识,醉和风雨夜深归。
《金史·纥石烈良弼传》:大定十七年,良弼以疾辞相位,不许。告满百日,诏赐告,遣太医诊视,屡使中使问疾。良弼在告既久,省多滞事,上以问宰相、参政,张汝弼对曰:无之。上曰:岂曰无之。自今疑事久不能决者,当具以闻。
《夷白斋诗话》:大司徒邵二泉宝乞归终养,上疏不允。其诗云:乞归未许奈亲何,帝里风光梦里过。三月春寒青草短,五湖天远白云多。客囊衣在缝犹密,驿路书来字欲磨。圣主恩深臣分浅,百年心事两蹉跎。读之令人感动激发,最为海内传诵。
《名山藏·臣林记》:张孚敬,嘉靖十三年,以疾请假,赐牢樽等物。召李时面问疾状,因言孚敬专决,卿何不争时。对孚敬性刚,臣徐委曲,亦时入之上。曰:昔杨一清亦言彼不惜材,坐招众怨。顷之手调药饵。赍赐曰:古有剪发疗臣者,令有司给岁八驺月。八石俸时,存问示优眷焉。

给假部杂录

《燕翼贻谋录》:承平时,阙多员少。士大夫注拟必求须次者,以自便。盖王事鞅掌,久劳于外。乍还乡里,展扫坟墓。聚会亲族,料理生产。作业势使之,然甚而违年。绳以三尺,不能禁也。淳化二年正月己丑,诏京朝官釐务于外者,受诏后给假一月,浣濯所在,州府以赴。上日闻违者有罪。其后进士既多,任子亦众。故东坡进策有一官三人共之之说,以为居者一人,去者一人,而伺之者又一人。莅官之日少閒,居之日长。而士大夫至于冒法。况今一官而五六人共之耶。
《避暑录话》:赐告予,告孟康解汉书以为休假之名,非也。告者以假告于上,从之而或赐或予。故因谓之告。左氏言韩献子告老,岂亦假耶。颜师古以为请谒之言,是也。然谓谢病谢事,亦为告,则非是谢者,置其事与言病而去尔。古文皆相因为义,自可以为意通,而说者每凿而附会,是以愈传而愈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