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迁擢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迁擢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

 第九十八卷目录

 迁擢部汇考一
  后汉〈安帝延光一则〉
  北魏〈孝文帝延兴一则 孝庄帝永安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总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元宗一则 代宗广德一则 穆宗长庆一则 宣宗会昌一则 大中三则〉
  后晋〈出帝天福一则〉
  辽〈穆宗应历一则〉
  宋〈总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天禧一则 仁宗天圣一则 嘉祐二则 神宗熙宁一则 徽宗大观一则 政和一则 高宗绍兴三则 孝宗乾道二则 淳熙一则 宁宗嘉泰一则 嘉定一则〉
  金〈总一则 海陵贞元一则 世宗大定四则 章宗明昌二则 泰和五则 卫绍王大安一则 宣宗贞祐一则〉

铨衡典第九十八卷

迁擢部汇考一

后汉

安帝延光元年,诏三公、中二千石,择刺史、二千石、令、长、相,有治行者超迁之。
《后汉书·安帝本纪》:延光元年八月己亥,诏三公、中二千石,举刺史、二千石、令、长、相,视事一岁以上至十岁,清白爱利,能敕身率下,防奸理烦,有益于人者,无拘官簿。
〈注〉无拘官簿谓超迁之,不拘常牒也。

北魏

孝文帝延兴三年,定县令郡守迁擢之法。
《魏书·孝文帝本纪》:延兴三年二月甲戌,诏县令能静一县劫盗者,兼治三县,即食其禄;能静二县者,兼治三县,三年迁为郡守。二千石能静二郡,上至三郡,亦如之,三年迁为刺史。
孝庄帝永安元年,定军功,授官优阶之制。
《魏书·孝庄帝本纪》:永安元年五月壬午,诏以旧叙军勋不过征卤,自今以后宜依前式以上,馀阶积而为品。其从舆驾北来之徒,不在此例。悉不听破品受阶,破阶请帛。六月己酉,诏诸有私马仗从戎者,职人,优两大阶,亦授实官;白民,出身外优两阶,亦授实官。若武艺超伦者,虽无私马,亦依前条;虽不超伦,但射槊翘关一艺而胆略有施者,依第出身外,特优一大阶,授实官。若无姓第者,从八品出身,阶依前加,特授实官。秋七月丁巳,诏从四品以上从征者不得优阶,正四品者优一阶。军级从三品以上从征,四品者优一大阶。正五品以下,还依前格,若有征阶十馀,计入四品、三品。限授五阶。

炀帝大业二年秋七月庚申,制百官不得计考增级,必有德行功能,灼然显著者,擢之。
《隋书·炀帝本纪》云云。

唐定计考迁官之制。
《唐书·选举志》:凡居官必四考,四考中中,进年劳一阶叙。每一考,中上进一阶,上下二阶,上中以上及计考应至五品以上奏而别叙。六品以下迁改不更选及守五品以上官,年劳岁一叙,给记阶牒。考多者,准考累加。
中宗嗣位十三年,太后制文武官加阶之例。〈即武后万岁通天元年。〉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万岁通天元年八月,制文武官加阶,应入五品者,并须出身历十二考以上,无私犯进阶之时。见居六品官及七品以上清官者,其应入三品者,取出身二十五考以上,亦无私犯进阶之时。见居四品官者,自外纵计阶,应入并不在进限。有奇材异术,别效殊功者,不拘此例。
元宗   年,亲问县令于宣政殿,择其高第者擢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元宗即位,厉精为治。悉集新除县令宣政殿,亲临问以治人之策,而擢其高第者。
代宗广德元年,定刺史、县令改转之限。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代宗本纪》:广德元年秋七月壬子,诏刺史、县令自今后改转,刺史以三年为限,县令四年为限。
穆宗长庆二年,定武官改转法。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穆宗本纪》:长庆二年三月壬辰朔,诏曰:武班之中,淹滞颇久。又诸荐送大将,或随节度使归朝。自今以后,宜令神策六军军使及南衙常参武官,各具历任送中书门下,素立大功及有才器者,量加奖擢。常参官依月限改转,诸道军府带监察以上官者,限三周年即与改转。
宣宗会昌六年,令观察使等官能增添户口者,与超迁。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宣宗本纪》:会昌六年五月,诏观察使、刺史交代之时,册书所交户口如能增添至千户,即与超迁。
大中元年,诏县令满三十月方得改移。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宣宗本纪》:大中元年春正月戊申,制条曰:古者郎官出宰,卿相治郡,所以重亲人之官,急为政之本。自浇风久扇,此道稍消,颉颃清途,便臻显贵。治人之术,未尝经心,欲使究百姓艰危,通天下利病,不可得也。为政之始,思厚儒风,轩墀近臣,盖备顾问,如其不知人疾苦,何以膺朕眷求。今后谏议大夫、给事中、中书舍人未曾任刺史、县令,或在任有赃累者,宰臣不得拟议。守宰亲人,职当抚字,三载考绩,著在格言。贞元年中,屡下明诏,县令五考,方得改移。近者因循,都不遵守,诸州或得五考,畿府罕及二年,以此字人,若为成政。道途群吏有迎送之劳,乡里庶民无苏息之望。自今须满三十个月,永为常式。
大中四年,令盐铁院等官,推劾有劳者,迁御史台。按《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宣宗本纪》:四年八月,刑部侍郎、御史中丞魏谟奏:诸道州府百姓诣台诉事,多差御史推劾,臣恐烦劳州县,先请差度支、户部、盐铁院官带宪衔者推劾。又各得三司使申称,院官人数不多,例专掌院务,课绩不辨。今诸道观察使幕中判官,少不下五六人,请于其中带宪衔者委令推劾。如累推有劳,能雪冤滞,御史台阙官,便令奏用。从之。
大中六年九月,敕起居郎转官月限,以二十个月。按《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宣宗本纪》云云。

后晋

出帝天福八年,定州府令佐等官,加阶迁转之制。
《五代史·晋出帝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天福八年三月,敕诸道州府令佐,在任招㩦户口,比初到任交领数目外,如出得百户已上,量添得租税者,县令加一阶,减一选,主簿减一选。出二百户已上者,及添得租税者,县令加两阶,减两选,主簿减两选。出三百户以上,及添得租税者,县令加两阶,减两选,别与转官,主簿加两阶,减两选。出四百户至五百户已上,及添得租税者,县令与加朝散大夫阶,超转官资。罢任后,许非时参选,仍录名送中书。如已授朝散大夫,及已出选门者,即别议奖酬。主簿加三阶。其出剩不及一百户者,据户口及添租税数,县令加一阶。参选日,超一资,注官。主簿加一阶。

穆宗应历十八年,诏擢用左右从班。
《辽史·穆宗本纪》:应历十八年夏四月己巳,诏左右从班有材器干局者,不次擢用。

宋定文武官迁转之制。
《宋史·职官志》:文臣京官至三师叙迁之制
诸寺、监主簿,秘书省校书郎,秘书省正字
〈注〉有出身转大理评事,无出身转太常寺奉礼郎。内带馆职同有出身,后族、两府之家转太祝。

太常寺太祝,奉礼郎
有出身转诸寺、监丞,无出身转大理评事,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大理评事
有出身转大理寺丞,第一人及第转著作佐郎;无出身转诸寺、监丞。内带馆职同有出身。后族、两府之家,审刑院详议,刑部详覆、详断、检法、法直官,转光禄寺丞。

诸寺、监丞
有出身转著作佐郎,无出身转大理寺丞。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大理寺丞
有出身转殿中丞,无出身转太子中舍。内带馆职同有出身,或转太子中允。后族、两府之家,审刑院详议,刑部详覆、详断,中书堂后官,转太子右赞善大夫。

著作佐郎
有出身转秘书丞,内第一人及第太常丞;无出身转太子左赞善大夫。内带馆职同有出身。特旨转秘书郎、著作郎、宗正丞。

太子左右赞善大夫、中舍、洗马
转殿中丞。内带馆职转太常丞。

太子中允
转太常丞,特旨转秘书郎、著作郎、宗正丞。

太常、宗正、秘书丞,著作郎,秘书郎
转太常博士,特旨转左、右正言,监察御史。宗正丞,
无出身转国子博士。

殿中丞
有出身转太常博士,无出身转国子监博士。内带馆职同有出身。

太常、国子博士
转后行员外郎,特旨转左、右司谏,殿中侍御史。

左、右正言
转左、右司谏,带待制已上职转起居舍人。

监察御史
转殿中侍御史。

后行员外郎
转中行员外郎,特旨转起居舍人、侍御史。

左、右司谏
转起居郎、起居舍人,带待制已上职转吏部员外郎。

殿中侍御史
转侍御史。

中行员外郎
转前行员外郎。

起居郎,起居舍人
转兵部员外郎,带待制已上职转礼部郎中。

侍御史
转司封员外郎。

前行员外郎
转后行郎中。

后行郎中
转中行郎中。

中行郎中
转前行郎中。

右常调转员外郎者转右曹。
内有出身自屯田,无出身自虞部,赃罪叙复人自水部转。

水部、司门、库部、虞部、比部
驾部、屯田、都官、职方
任发运、转运使副,三司、开封府判官,侍读,侍讲,天章阁侍讲,崇政殿说书、开封府推官、府界提点,三司子司主判官,大理少卿,提点刑狱,提点铸钱监,诸王府翊善、侍读、记室,中书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转左曹。
内有出身自祠部,无出身自主客,堂后官自膳部转。

膳部、仓部、考功、主客、金部
司勋祠部度支司封
任发运、转运使副,三司、开封府判官,左曹转左名曹。
内无出身只转祠部、度支、司封,有出身合转右名曹,准此。

任三司副使,知杂,修撰,修起居注,直舍人院,转左名曹。
工部、刑部、兵部
带待制已上职,左右曹、右名曹转左名曹,仍隔一资超转。中行郎中转左、右司郎中。
户部转左司,刑部、度支、金部、仓部、都官、比部、司门转右司。

礼部、户部、吏部
前行郎中
有出身转太常少卿,无出身转司农少卿,内见任左曹卫尉少卿,带待制已上职转右谏议大夫。

左、右司郎中
带待制已上职转谏议大夫。左司转左谏议,右司转右谏议,带翰林学士者,转中书舍人。

卫尉、司农少卿
转光禄少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光禄少卿
转司农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太常少卿
转光禄卿,任三司副使、修撰,取旨。

司农卿
转少府监,带馆职转光禄卿。

少府监
转卫尉卿,带馆职转光禄卿。

卫尉
转光禄卿。

光禄卿
转秘书监。

秘书监
转太子宾客。

中书舍人
转礼部侍郎。

谏议大夫
转给事中。

给事中
转工部侍郎,带翰林学士已上职,转礼部侍郎。
太子宾客转工部侍郎。

工部侍郎
转刑部侍郎,两府转户部侍郎,宰相转兵部侍郎。

礼部侍郎
转户部侍郎,宰相转吏部侍郎。

刑部侍郎
转兵部侍郎,两府转吏部侍郎,宰相转礼部尚书。

户部侍郎
转吏部侍郎,宰相转礼部尚书。

兵部侍郎
转右丞,两府转左丞,宰相转礼部尚书。

吏部侍郎
转左丞,宰相转礼部尚书。

左、右丞
转工部尚书,两府转礼部尚书。

工部尚书
转礼部尚书,两府转刑部尚书。

礼部尚书
转刑部尚书,两府转户部尚书。

刑部尚书
转户部尚书,两府转兵部尚书。

户部尚书
转兵部尚书,两府转吏部尚书。

兵部尚书
转吏部尚书,两府转太子少保,宰相转右仆射。

吏部尚书
转太子少保,宰相转左仆射。

太子少保
转太子少傅。

右仆射
转左仆射。

太子少傅
转太子少师。

左仆射
转司空。

司空
转司徒。

太子少师
转太子太保

司徒
转太保。

太子太保
转太子太傅。

太子太傅
转太子太师。

太子太师
转太保。

太保
转太傅。

太傅
转太尉。

太尉
转太师。

太师
太师、太傅、太保谓之三师,太尉、司徒、司空谓之三公。凡除授,则自司徒迁太保,自太傅迁太尉,检校亦如之。治平三年,翰林学士贾黯奏:近者皇子封升,并除检校太傅。臣按官仪,自后魏以来,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师,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国朝因之。《六典》曰:三师,天子训导之官也。盖天子之所师法。今皇子以师傅名官,于义弗安,莫甚于此,盖前世相因,失于釐正。臣愚以谓自今皇子及宗室中卑者除官,并不可带师傅之名,随其叙迁改授三公之官。诏候将来因加改正。自此,皇子及宗室卑行,遂不除三师官。

宋初,台、省、寺、监官犹多涖本司,亦各有员额资考之制,各以曹署闲剧著为月限,考满则迁,庆恩止转阶、勋、爵、邑。建隆二年,始以右监门卫将军魏仁涤为右神武将军,水部员外郎朱洞为都官员外郎,监察御史李铸为殿中侍御史,以仁涤等掌曲糵、领关征外有羡也。自是,废岁满叙迁之典。是后,多掌事于外,诸司互以他官领之,虽有正官,非别受诏亦不领本司之务。又官有其名而不除者甚众,皆无定员、无月限,不计资品,任官者但常食其奉而已。时议以近职为贵,中外又以差遣别轻重焉。
武臣三班借职至节度使叙迁之制:
三班借职以下,亦有磨勘转官法,缘未受真命,今不具录。

三班借职
转三班奉职。
三班奉职转右班殿直。

右班殿直
转左班殿直。

左班殿直
转右侍禁。

右侍禁
转左侍禁。

左侍禁
转西头供奉官。

西头供奉官
转东头供奉官。

东头供奉官
转内殿崇班。

内殿崇班
转内殿承制。

内殿承制
转供备库使,有战功转礼宾副使,特旨东西染院、西京作坊副使,有战功,并谓曾经转官酬奖。

供备库使
转西京左藏库副使,有战功转如京副使。

礼宾副使
转崇仪副使,有战功转洛苑副使。

西染院副使
转如京副使,有战功转内园副使。

东染院副使
转洛苑副使,有战功转文思副使。

西染院使
转如京使,有战功转内园使。

东染院使
转洛苑使,有战功转六宅使。

西京作坊使
转文思使,有战功转庄宅使。

西京左藏库使
转六宅使,有战功转西作坊使。

崇仪使
转六宅使,有战功转西作坊使。

如京使
转庄宅使,有战功转东作坊使。

洛苑使
转西作坊使,有战功转左藏库使。

内园使
转东作坊使,有战功转内藏库使。

文思使
转左藏库使,有战功转右骐骥使。

六宅使
转内藏库使,有战功转左骐骥使。

庄宅使
转右骐骥使,有战功转宫苑使。

西作坊使
转左骐骥使,有战功转宫苑使。

东作坊使
转宫苑使。

左藏、内藏、左右骐骥、宫苑使
并转皇城使。

皇城使
转遥郡刺史。凡已上使、副,除皇城系东班,馀并西班。其东班翰林以下十九司使、司,虽有见在官及迁转法,并授伎术官。

遥郡刺史
转遥郡团练使,特旨转正刺史。

遥郡团练使
转遥郡防禦使,特旨转正团练使。

刺史
转团练使。

团练使,遥郡防禦使
转防禦使。

防禦使
转观察使。

观察使
转节度观察留后。

节度观察留后
转节度使。

节度使
武臣自通事舍人转横班例
通事舍人
转西上閤门副使。其东上閤门副使,非特恩不迁。

东、西上閤门副使
转引进副使。

引进副使
转客省副使。
客省副使转西上閤门使。

西上閤门使
转东上閤门使。

东上閤门使
转四方馆使。

四方馆使
转引进使。

引进使
转客省使。

客省使
右内客省使至閤门使谓之横班,皇城使以下二十名谓之东班,洛苑使以下二十名谓之西班,初犹有正官充者,其后但以检校官为之,或领观察使、防禦使、团练使、刺史。
景祐元年诏:副使自今改正使,于本额下五资迁之。旧无定员,庆历四年诏:客省、引进、四方馆使各一人,东、西上閤门使共四人,閤门、引进、客省副使共六人,閤门通事舍人八人。治平二年,枢密院奏:嘉祐三年诏:非军职当罢、横行岁满当迁及有战功殊绩,皆不得除正任。当迁,则改州名,或加检校官、勋、封,食邑。自降诏以来,正任刺史以上绝升进之望。今欲因知藩要州郡,或路分总管,如再经改州名或加检校官、勋、封食邑已及十年者,与迁官,至节度观察留后止。又客省、引进、四方馆旧置使三员,东、西上閤门旧置使四员,今并增为六员。閤门、引进、客省,旧制副使六员,今并增为八员。閤门旧通事舍人八员,今增为十员。凡所增置,须见任官当迁及有阙乃补。其皇城使改官及七年,如曾历边任、有本路监司总管五人以上共荐者,欲除遥郡刺史至遥郡防禦使止。诏:自今皇城、宫苑副使当磨勘者,各于本班使额自下升五资改诸司使。其自左藏库副使已上因酬奖及非次改官者,听如旧。馀皆从枢密院之请。初,英宗谓执政曰:诸司副使改转使,当从供备库使始,今对行升五资,太优。于是合议条奏而为此例。

宗室自率府副率至侍中叙迁之制
太子右内率府副率
转太子石监门率府率。

太子右监门率府率
转右千牛卫将军。

右千牛卫将军
转右监门卫大将军。

右监门卫大将军
转遥郡刺史。

遥郡刺史
转遥郡团练使,继诸王后、见封国公及特旨,即转正刺史。

遥郡团练使
转遥郡防禦使。继诸王后,见封国公及特旨,即转正团练使。

刺史
转团练使。

团练使
转防禦使。

防禦使
转观察使。

观察使
转节度观察留后。

节度观察留后
转节度使,特旨转左右卫上将军。

左右卫上将军节度使
转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转节度使兼侍中。

节度使兼侍中
内臣自皇城使特恩迁转例
合该磨勘并临时用例,取旨改转。

皇城使
转昭宣使,国朝亦有外官为昭宣使者。

昭宣使
转宣政使。

宣政使
转宣庆使。

宣庆使
转景福殿使。

景福殿使
转延福宫使。

延福宫使
凡不转昭宣,已上五使者,并转遥郡。

入内内侍省内臣叙迁之制祗候班
虽有转官法,近年无迁转之人。惟叙官者,一级当一官。内侍省同。

北班内品
转后苑散内品。

后苑散内品
转后苑勾当事内品。

后苑勾当事内品
转后苑内品。

后苑内品
转把门内品。

把门内品
转入内内品。

入内内品
转贴祗候内品。

贴祗候内品
转祗候小内品。

祗候小内品
转祗候内品。

祗候内品
转祗候高班内品。

祗候高班内品
转祗候高品。

祗候高品
转祗候殿头。

祗候殿头
右系责降及责降人保引
内侍班
转黄门。

黄门
转高班。

高班
转高品。

高品
转殿头。

内侍殿头
转内西头供奉官。

内西头供奉官
转内东头供奉官。

内东头供奉官
东头供奉官以上,转官依外官。

内侍省内臣叙迁之制
祗候班
后苑散内品
转散内品。

散内品
转北班内品。

北班内品
转后苑勾当事内品。

后苑勾当事内品
转后苑内品。

把门内品后苑内品
转内品。

内品
转贴祗候内品。

贴祗候内品
转祗候内品。

祗候内品
转祗候高班内品。

祗候高班内品
转祗候高品。

祗候高品
右系责降及责降人保引
亦有非责降由奏荐而除者,入内内侍省同。

内侍班
黄门
转高班。

高班
转高品。

高品
转殿头。

殿头
转内西头供奉官。

内西头供奉官
转内东头供奉官。

内东头供奉官
东头供奉官。已上转官依外官例。

右宋初以来,内侍未尝磨勘转官,唯有功乃迁。至景祐中,诏内臣入仕三十年,累有勤劳,经十年未尝迁者,奏听旨,犹无磨勘定格也。庆历以后,其制渐隳,黄门有劳至减十五年,而入仕才五七年,有劳至高品已上者。两省因著十年磨勘之例,而减年复在其中。嘉祐六年,枢密院始议釐革,乃诏内臣入仕,并三十年,磨勘。已磨勘者,其以劳得减年者,毋得过五年。
太宗太平兴国六年,诏择判司簿尉迁知县官。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太平兴国六年,令诸路转运使下所属州府令长吏,择见任判司簿尉之清廉明干者,具以名闻。当驿召引对,授以知县之任。
真宗咸平五年十二月,诏京朝官五年以上迁秩。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云云。
天禧二年六月士辰,诏三班使臣经七年者考课迁秩。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仁宗天圣 年诏:文武臣僚,非有勋德善状,不得非时进秩。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云云。
嘉祐元年九月癸卯,举行御史迁次格。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嘉祐六年二月丁巳,诏宗室赐名授官者,须年及十五方许转官。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神宗熙宁三年十一月庚戌,诏升朝官除南郊赦封赠父母外,不得以加恩转官。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徽宗大观四年二月甲申,诏自今以赏进秩者毋过中奉大夫。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政和六年六月甲戌,诏堂吏迁官至奉直大夫止。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高宗绍兴五年夏四月庚戌,诏内侍遇特恩转官,止武功郎。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二十三年十二月辛丑,命诸军保任统制官在职十年无过者进秩。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二十九年夏四月辛亥,命县令有政绩者诸司同荐,不次升擢,以风厉之。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孝宗乾道二年,定堂吏迁官及改官人关升式。
《宋史·孝宗本纪》:乾道二年六月癸未,诏堂吏迁朝议大夫以五员为额。戊戌,诏改官人实历知县一任,方许关升。著为定式。
乾道六年秋七月丙戌,诏川广监司、郡守任满奏事讫方调。
《宋史·孝宗本纪》云云。
淳熙四年冬十月己卯,诏将士智勇杰出者,躐等升差。
《宋史·孝宗本纪》云云。
宁宗嘉泰四年八月癸丑,诏自今以恩赏进秩,岁毋过二官。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三年,诏将校升差必以材艺年劳。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三年九月丙戌朔,诏三衙、江上诸军,升差将校必以材艺年劳,其徇私者,台谏及制置、总领劾之。

金定考满迁官,及廉升边升等制。
《金史·选举志》:凡官资以三十月为考,职事官每任以三十月为满,群牧使及管课官以三周岁为满,防禦使以四十月、三品以上官则以五十月、转运则以六十月为满。司天、太医、内侍官皆至四品止。凡外任循资官谓之常调,选为朝官谓之随朝,随朝则每考升职事一等,若以廉察而升者为廉升,授东北沿边州郡而升者为边升。
海陵贞元 年,定品官常调之制。
《金史·海陵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凡省选之制,贞元迁都,始罢是制。其常调制,正七品,两任升六品。六品三任升从五品,从五品两任升正五品,正五品三任升刺史。凡内外官,皆以三十月为考。随朝官以三十月为任,升职一等。
世宗大定六年,制三品官得特恩迁官。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定六年,制官至三品,除朝廷约量劳绩岁月,特恩迁官。
大定十五年,令二品官不理任,三品官以五十月为任。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定十五年,制凡二品官,及宰执枢密使,不理任。每及三十月,则书于贴黄,不及则附于阙满簿。内外三品官,以五十月为满。
大定十九年,令升迁民所誉望之官。寻罢其制。按《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十九年,时朝廷既取民所誉望之官,而升迁之。后上以随路之民,赴都举请者,往往无廉能之实,多为所使而来沽名者。不须举行。
大定二十九年,章宗即位,令七品以上官,两任而后升。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章宗大定二十九年,定制自正七品而上,皆以两任而后升。
章宗明昌四年,令职官带三品者,许迁叙。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明昌四年,以前制有职官,已带三品者,不许告迁。有司因之不举,以致无由迁叙。上虑其滞,遂定制,已带三品散官,实历五十月,从有司照勘格前进官一阶格。后为始再算。明昌五年,令县令以六事升官。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明昌五年,旧制保举县令,秩满之后,以六事论升降,三事以下减一资历,四事减两资历,六事皆备,则升职一等。既而御史张升卿言:进士中下甲及第人,及监官,至明威当入县丞、主簿而,三事以下减一资历,注下令。四事减,注中令。令皆七品也。若复八品矣,轻重相戾,宜更定之。遂定制自今,四事以下,如前条六事完者,进士中下甲及第监官,当入县丞、主簿,人减三资历,注上令。馀出身者,亦同此。任二十月以上,虽未秩满,若以理去官,六事之迹,已经覆察,论升如秩满例。
泰和三年,定文资右职等官告迁之例。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泰和三年,制凡文资右职官,应迁三品职事者,五品以上历五十月,六品以下及门荫杂流职事,至四品以上,而散官应至三品者,皆历六十月,方许告迁。
泰和五年,敕三任正七品,始升六品官。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泰和五年,以六品从五品阙少,敕命历三任正七品,而后升六品。泰和六年,命内外官递升者,量材续禀。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泰和二年,命内外官合得升等,少五月以下者,本任补。六月至十四月者,本任或别除补之。是制既行之后,至六年,以一例递升。复恐太滥,命量材续禀。
泰和七年,命四品官八十月,迁三品。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泰和七年,自按察使副,依旧三十月理考外。内外四品,以四十月理考通,八十月迁三品。
泰和八年,许刺史告迁三品。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泰和八年,诏以门荫官职事,至四品者甚少。自今至刺史,而散官应至三品者,即许告迁三品。
卫绍王大安元年,更定文资官告迁之例。
《金史·卫绍王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卫绍王大安元年,定文资本职出身内,有至一品职事官,应迁一品散官者,实历五十月,方许告迁。二品、三品职事官,应告本品循迁者,亦历五十月,不得过本品。外四品以下职事官,如迁三品者,亦历五十月,止许告迁三品。一资六品以下职事官,历六十月,告迁。带至三品,更不许。告犯选格者,皆不许。如已至三品以上职事者,六十月,亦听。凡迁三品官资,及致任,并横迁三品者,则具行止以闻。四品则六十月告迁,杂班则否。
宣宗贞祐二年,诏诸色人迁官,并视女直。
《金史·宣宗本纪》:贞祐三年二月丁酉,诏诸色人迁官并视女直人,有司妄生分别,以违制论,从户部郎中奥屯阿虎请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

 第九十九卷目录

 迁擢部汇考二
  元〈总一则 世祖至元十则 成宗大德四则 武宗至大二则 仁宗皇庆一则 延祐一则 英宗至治一则 文宗天历一则〉
  明〈总一则 太祖洪武三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四则 孝宗弘治四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十七则 穆宗隆庆四则 神宗万历七则〉

铨衡典第九十九卷

迁擢部汇考二

元定百官迁擢之制。
《元史·选举志》:凡迁官之法:从七以下属吏部,正七以上属中书,三品以上非有司所与夺,由中书取进止。自六品至九品为敕授,则中书牒署之。自一品至五品为宣授,则以制命之。三品以下用金宝,二品以上用玉宝,有特旨者,则有告词。其理算论月日,迁转凭散官,内任以三十月为满,外任以三岁为满,钱谷典守以二岁为满。而理考通以三十月为则。内任官率一考升一等,十五月进一阶。京官率一考,视外任减一资。外任官或一考进一阶,或两考升一等,或三考升二等。四品则内外考通理。此秋毫不可越。然前任少,则后任足之,或前任多,则后任累之。一考者及二十七月,两考者及五十七月,三考者及八十一月以上,遇升则借升,而补以后任。此又其权衡也。凡选用不拘常格:省参议、都司郎中、员外高第者,拜参预政事、六曹尚书、侍郎,及台幕官、监察御史出为宪司官。外补官已制授,入朝或用敕除,朝迹秩视六品,外任或为长伯。在朝诸院由判官至使,寺监由丞至卿,馆阁由属官至学士,有递升之法,用人重于用法如此。又覃官,或准实授,或普减资升等,或内升等,或外减资,或外减内不减,斯则恩数之不常有者,惟四品以下者有之。三品则递进一阶,至正议大夫而止。若夫勋臣世胄、侍中贵人,上命超迁,则不可以选格论。亦有传敕中书,送部覆奏,或致缴奏者,斯则历代以来封驳之良法也。
世祖至元四年,定荫官迁转之例。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至元四年,诸荫官自九品依例迁至正三品,止于本等流转,二品以上选自特旨。
至元六年,定百官计考升转法。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凡随朝职官:至元六年格,一考升一等,两考通升二等止。六部侍郎正四品,依旧例通理八十月,升三品。左右司郎中、员外郎、都事,考满升二等。六部郎中、员外郎、主事,三十月考满升一等,两考通升二等。 凡官员考数:省部定拟:从九品拟历三任,升从八。正九品历两任,升从八。正八品历三任,升从七。从七历三任,呈省。正七历两任,升从六。从六品通历三任,升从五。正六历两任,升从五。从五转至正五,缘四品阙少,通历两任,须历上州尹一任,方入四品。内外正从四品,通理八十月,升三品。
至元八年,定监察御史升擢之制。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凡台宪选用。至元八年,定监察御史任满,在职无异政,元系七品以下者例加一等,六品以上者升擢。其有不顾权势,弹劾非违,及利国便民,别议升除。或有不称者,酌量铨注。
至元九年,定巡检,及提控案牍等任满迁转之制。按《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至元九年,部议:巡检流外职任,拟三十月为一考,任回于从九品迁叙。 又议:凡总府续置提控案牍,多系入仕年深,似比巡检例同考满转入从九。缘从九系铨注巡检阙,提领案牍吏员文资出职,难应捕捉,兼从九员多阙少,本等人员不敷铨注。凡升转资考,从九三任升从八,正九两任升从八,巡检提领案牍等考满转入从九,从九再历三考升从八,通理一百二十月升。巡检依已拟,提领案牍权拟六十月正九,再历两任,通理一百二十月升从八,较之升转资考,即比巡检庶员阙易就。都、吏目,拟吏目一考,转充都目,一考,转充提领案牍,考满依上转入流品。都、吏目应升无阙,止注本等职名,验理升转。
至元十一年春正月庚寅,初立军官以功升散官格。按《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十九年夏四月壬子,定内外官以三年为考,满任者迁叙,未满者不许超迁。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年,定巡检及提控案牍升转之制。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至元二十年,议:巡检六十月,升从九品。 又部拟:提控案牍九十月升九品。
至元二十一年,定税务官升转之制。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凡税务官升转:至元二十一年,省议:应叙办课官分三等:一百锭之上,设提领一员、使一员。五十锭之上,设务使一员。五十锭之下,设都监一员。十锭以下,从各路差人管办。
都监历三界,升务使,一周岁为满,月日不及者通

理。务使历三界,升提领。提领历三界,受省劄钱谷官,再历三界,始于资品钱谷官并杂职任用。 各处就差相副官,增及两酬者,听各处官司再差。增及三酬以上及后界又增者,申部定夺。
至元二十五年,定司吏升转之法。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至元二十五年,部拟:各路司吏实历六十月,吏目两考升都目,历一考升提控案牍,两考升正九。若依路司吏九十月,吏目历一考与都目,馀皆依上升转。省议:江南提控案牍,除各路司吏比附腹里路司吏至元二十五年呈准定例迁除,其馀已行直补,并自行踏逐历案牍两考者,再添资迁除。
至元三十年,定提控案牍官迁叙法。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至元三十年,省准:提控案牍补注巡检,升转资品,不相争悬,如已历提控案牍月日者,任回止于提控案牍内迁叙。
成宗大德二年,令上都、应昌仓官,以二周岁升一等。按《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德二年,省议:上都、应昌仓官,比同万亿库官例,二周岁为满,于应
得资品上拟升一等。
大德四年,定腹里江南都吏目,及提控案牍升转之例。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德四年,中书省准:吏部拟腹里、江南都吏目、提控案牍升转通例,凡腹里提控案牍、都吏目:京畿漕运司令史,元拟六十月考满,今准九十月考满,都漕运司令史九十月。诸路宝钞提举司司吏,元拟六十月考满,今淮九十月考满。万亿四库司吏,元拟六十月考满,今准九十月考满。大都路令史,元拟六十月考满,任回减资升转,今准六十月考满,不须减资。大都运司令史,九十月考满都目。宝钞总库司吏,元拟六十月都目,九十月提控案牍,今准九十月都目。富宁库司吏,元拟六十月提控案牍,今准九十月都目。左右八作司司吏,元拟六十月,今准九十月都目。又议:已经改拟出职人员,各路司吏转充提控案牍、都目,比同升用,其馀直补人数,并循至元二十一年之例迁用。江南提控案牍、都目:至元二十五年呈准,各路司吏六十月吏目,两考升都目,一考升提控案牍,两考正九。路司吏九十月吏目,一考转都目,馀皆依上升转。江南提控案牍除各路司吏,比腹里路司吏至元二十五年呈准例迁除,其馀已行直补,并自行保举,自呈准月日立格,实历案牍两考者,止依至元二十一年定例,九十月入流。未及两考者,再添一资迁除。例后违越刱补者,虽历月日不准。
大德六年,定库官升转法。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德六年,部议:在都平准行用库官,拟合与外路一体二周岁为满,元系流官内选充者,任回减一资升转。 万亿四库知事例升一等,提控案牍减资迁转。
大德七年,定巡检仓官升转法。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大德七年,议:各处所委巡检,自立格月日为始,已历两考之上者,循旧例九十月出职;不及两考者,须历一百二十月,方许出职迁转。 大同仓官,拟二周岁交代,永盈仓例升一等,其馀六仓,任回拟减一资升转。
武宗至大三年,定税务官升转法。
《元史·武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凡税务官升转。至大三年,诏定立办课例。一百锭之下院务官分为三等:五十锭之上为上等,设提领一员,受省劄,大使一员,受部劄;二十锭之上为中等,设大使、副使各一员;二十锭之下为下等,设都监、同监各一员,俱受部劄,并以一年为满,齐界交代。都监、同监四界升副使,又四界升大使,又三界升提领,又三界入资品钱谷官并杂职内迁用。行省差设人员,各添两界升转,仍自立界以后为始,理算月日,并于有升转出身人员内定夺,不许滥用白身。议得例前部劄,提领于大使内铨注,都监、同监本等拟注,止依历一十二界。至大三年例后,刱入钱谷人员,及正从六品七品取荫子孙,亦依先例升转,不须添界外,其馀杂进之人,依今次定例迁用,通历一十四界,依上例升转。
至大四年,仁宗即位,令广西等处军民官,以三载减资升阶上都仓官,以二周岁升一等。
《元史·仁宗本纪》:至大四年二月庚子,命广西静江、融州军民官,镇守三载无虞者,民官减一资,军官升一阶,著为令。 按《选举志》:至大四年,部议:上都两仓,二周岁为满,于应得资品上升一等,历过月日,今后比例通理。
仁宗皇庆元年,令上都库官,以二周岁,减资升转。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皇庆元年,部议:上都平盈库,二周岁为满,减一资升转。
延祐四年,定司吏仓官迁叙升转之法。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选举志》:延祐四年,部议:江浙行省各路见役司吏,已及两考,选充仓官,五万石之上,比同考满出身充典史,一考升吏目。五万石之下者,于典史添一考,依例迁叙。 湖广行省仓官,如系路吏及两考,选充仓官一界,同考满出身充典史,一考升吏目,迁叙库官,周岁准理本等月日,考满依例升转。
英宗至治三年春正月辛酉,敕:常调官不次铨用者,但升以职,勿升其阶。
《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文宗天历二年,敕:朝官,不许二十月内迁调。
《元史·文宗本纪》:天历二年冬十月甲午,中书省臣言:旧制,朝官以三十月为一考,外任则三年为满。比年朝官率不久于其职,或数月即改迁,于典制不类,且治绩无从考验。请如旧制为宜。敕:除风宪官外,其馀朝官,不许二十月内迁调。

明定文武官迁转之制。
《明会典》:凡亲王讲读官,用翰林院检讨二员、待诏二员、侍书二员。检讨于进士内,侍书用中书舍人,于举人监生内,各选用。待诏于教官内升用。 推升旧制,升必满考。若员缺,当补,不待考满者,曰推升。类推上一人,单推上二人。三品以上九卿,及佥都、祭酒。廷推上二人,阁臣吏、兵二部尚书,会大九卿五品以上官,及科道,廷推上二人,或再上三四人,皆请自上裁。
凡一品、二品官考满,赐羊酒钞锭。尚书、都御史六

年考满,加太子少保。九年,加太子太保。吏部尚书,有三年,即加太子少保,六年加太子太保者。内阁三六九年考满,应升官秩,取自上裁。其一品九年考满,或赐宴,或赐敕奖励,及诰命荫子等项,俱出特恩。或奉旨查例,议拟奏请。 又按《会典》:凡将官升职,如各边将官有缺,除侯伯都督名位相应外,若都指挥堪任主将,拟升,五府堂上官署职。若指挥堪任偏将,拟升,都司堂上官署职。以便行事。后有战功该升,仍从祖职加升。其有遇例,俱不在实授之例。各都司掌印佥书,及内地参、游、总兵亦如之。非功能素著,屡经保荐者,虽遇缺,亦不许推用。已推署职者,非有军功大劳,虽遇恩典,亦不准实授。
太祖洪武三年,定外官考满升迁之制。
《明会典》:凡外官考满升迁,洪武三年,奏准府同知一考无过者,升知府。知县二考无过者,升知州。县丞一考无过者,升知县。
洪武十四年,定仓官升转法。
《明会典》:洪武十四年,令各处仓官,周岁考满,守支俸给支三分之一,守支毕日,未入流,升从九品。已入流,升正九品。
洪武十六年,定远方官考满升调之例。
《明会典》:凡远方官考满,洪武十六年,奏准两广所属有司官地,有瘴疠者,俱以三年升调。虽系两广而无瘴疠者,仍以九年为满。福建汀、漳二府,湖广郴州、江西龙南、安远二县,地亦瘴疠,一体三年升调。
宣宗宣德五年,令国子监官考满,有学行端悫者,加翰林史职。按《明会典》:凡国子监官,九年考满,宣德五年,令学行
端悫者,量加翰林史职,仍理教事。
英宗天顺元年,定部寺属官升迁之例。
《明会典》:凡部寺属官,天顺元年,令各部主事及大理寺评事,历俸未及两考,员外郎、寺副未及一考,序升郎中、寺正等官者,俱令署职满考后,奏请实授。又例行人司司正、司副、都察院都事、中书舍人、太常博士、各衙门司务,升署郎中、员外郎,及五府经历升郎中,五府都察院都事升经历,通政司知事升经历,都察院检校升照磨者,俱九年考满实授。
宪宗成化四年,定中书舍人考满升官之例。
《明会典》:成化四年,奏准中书舍人,九年考满,称职,系进士举人出身者,升员外郎。监生出身,升主事。乞恩报效出身,升寺副等官。
成化七年,令外官考满,听吏部推擢。
《名山藏·典谟记》:成化七年四月,命外任考满,应选用风宪者,悉听吏部推擢。著为令。
成化十四年,定译字通事等官,考满升迁之例。按《明会典》:成化十四年,令译字通事、序班等官,九年考满,无相应员缺者,升授别衙门职事,带俸,仍于本衙门办事。 又按《会典》:凡在外卫所官功升,成化十四年,奏准各卫指挥功升都指挥者,俱改注都司。在内者,仍旧。又奏准在外卫所千户,功升指挥者,比与指挥升都指挥,流官不同,俱令于该卫原系带俸,并带俸管事者,量与。军馀四名,不许列衔公座,若考选军政者,不在此限。
成化十六年,定带俸官考满升补之例。
《明会典》:凡各带俸官考满,成化十六年,题准本衙门,查有相应员缺,照该升品级升补。如无,亦升别衙门相应职衔,仍带俸管事。
孝宗弘治二年,定有司官考满升级之制。
《明会典》:弘治二年,奏准有司官,九年考满,不分前任后任,但事繁历俸日多者,升二级。事简历俸日多者,升一级。
弘治八年,定鸿胪寺及在外卫所官升补之例。按《明会典》:凡鸿胪寺随堂办事,于堂外额官,预选各衙门官,及本寺鸣赞、序班堪任者,以原职随堂办事,三年称职,得推补寺丞。如不称,仍供原职。弘治八年,题准于大官署正、序班等官内选用。正德以后,止于鸣赞、序班内拣选。 又按《会典》:凡在外卫所官功升,弘治八年,题准各卫指挥使功升都指挥佥事,注原卫带俸,照例于本卫,拨馀丁六名,以为道从。其才谋操履出众,考选军政时,量授都司军政杂差。
弘治十五年,定吏部科道、及行太仆寺、苑马寺等官升用之例。
《明会典》:凡吏部科道官,弘治十五年,令都给事中有缺,于左右给事中内,左右给事中有缺,于给事中内,具奏升用。 令考察行太仆寺、苑马寺官,不必会同布、按二司,各寺官果有才行超卓者,一体推举升用。
弘治十六年,令抚按等官,访察属官廉能干济者,具奏升用。
《明会典》:弘治十六年,令各处抚按及布按二司官,访察所属廉能干济者,明开堪任某官,具奏升用。
武宗正德十六年,定五府都督迁转法。
《明会典》:凡五府都督等官,正德十六年,令必由都指挥,积累军功,勋庸显著,及才望超卓者,并锦衣卫,亦必由军功及异能者,方许升授。
世宗嘉靖四年,定布、按二司推升之例。
《明会典》:凡在外布政、按察二司有缺,除右布政使转左,不用陪外。其馀例推二员,请旨点用。嘉靖四年,题准查照旧例佥事递升副使,按察使参议递升参政布政使,就于本省及附近省分迁转,不必骤更数易,以致奔走废事。
嘉靖五年,令府州县官政迹卓异,六年加职,九年升擢。
《明会典》:凡有司官,嘉靖五年,奏准知府、知州、知县,历任六年,果政迹卓异者,加升职衔,照旧管事。九年考称,从加职上不次升擢。若加升后,丁忧起复等项,到部径从加职除授。
嘉靖六年,令参政副使缺,于参议佥事内升补。按《明会典》:嘉靖六年,以布政、按察二司官,资浅递升,不无偏重。令今后参政副使缺,查参议佥事内,有资望稍深,地里相近者,酌量相兼升补。
嘉靖八年,定王府官迁叙之例。
《明会典》:凡王府官,嘉靖八年,议准任满九年,听该府具奏,查果才行可称,曾经抚按旌举者,与别衙门官,一体叙用。
嘉靖九年,定官恩生授中书舍人、及科举等出身官超擢之例。
《明会典》:凡官恩生授中书舍人,嘉靖九年,题准九年考满,无过,止升职衔,照旧办事。果有才识可用,操履无玷者,量升品级相近衙门。 凡科举、岁贡、荐举出身官,嘉靖九年,诏许三途并用,但有真才实德者,不拘资格,一体超擢。
嘉靖十年,令兵部左右侍郎,必以按历边陲,练达军务者,推升。
《明会典》:凡尚书、侍郎、都御史、通政使、大理卿缺,皆令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三品以上官,廷推。嘉靖十年,题准兵部左右侍郎,必推曾按历边陲,练达军务,或曾任兵备等官,有将略才望者,疏请简用。遇有警报,即付以提督之任,不必另推。
嘉靖十四年,定巡抚都御史等官推升之例。
《明会典》:凡巡抚都御史缺,旧例在内地者,会户部。在边方者,会兵部推举。嘉靖十四年,令照九卿例会推。 凡两京国子监祭酒缺,旧例,吏部题推。嘉靖十四年,令照巡抚、都御史例会推。 凡詹事府翰林院掌印官缺,俱从内阁推补。南京翰林院掌印官缺,吏部具奏行翰林院,从内阁推补。 凡两京国子监监丞、博士、助教、学正、学录等官,嘉靖十四年,令于教官内升用。 凡鸿胪寺鸣赞、序班,嘉靖十四年,题准历六年两考,贤能称职者,照例叙迁。知县、县丞,果有礼节闲熟,才识过人,曾经保举者,遇该寺堂官员缺,亦与拣选。
嘉靖二十年,令推升内外官文凭,发缴注销,各有定制。
《明会典》:凡推升内外官文凭,嘉靖二十年,题准南京者,类发兵部车驾司,顺赍南京吏部各省者,类发都察院转行,各该巡按转发,仍各取到任日期,并原凭类缴注销。
嘉靖二十一年,定两京钦天监等属官,考满升迁之例。
《明会典》:嘉靖二十一年,题准两京钦天监、太常寺、太医院属官,及译字通事等官,九年考满,有应升之缺者,照例升职。无应升之缺,而原缺见在者,升俸二级,仍以旧职办事,原缺不补。若系额外冗员,并无见缺可升,而原缺又已补者,照例搭选,不许牵合比例,添注带俸。若译字通事例,难改选者,候挨次照缺升补。
嘉靖二十四年,定王府长史及教授等缺升补法。按《明会典》:嘉靖二十四年,题准王府长史有缺,于进士举贡内,慎择学行老成者升除。教授等缺,于各府州县学训导内,推选升补。
嘉靖二十七年,题准吏、兵二部司官缺,许将各衙门官,素有才识者,奏请调补。
《明会典》云云。
嘉靖三十年,定苑、仆二寺及运司官考满擢用法。按《明会典》:凡苑、仆二寺及运司官,嘉靖三十年,题准行太仆寺、苑马寺卿及少卿,推选才望素著者升补。牧事底绩,进秩加俸留任,待六年考满,不次擢用。嘉靖三十一年,定督抚官考满升迁,及边方司道官升转之制。
《明会典》:凡督抚官考满,三年、六年满日,移咨到部,具奏复职,仍行本官知会。嘉靖三十一年,题准宣大、蓟辽、保定、山陕、延宁、甘肃各边巡抚,系佥都御史三年升副都,即照三品例荫子,再考升侍郎,加从二品俸。系副都御史,三年除本等荫子外,升侍郎,加正二品俸级服色。再考,升部院正官,即与二品应得诰命。其以侍郎及右都御史,或尚书、总督,三年考满者,侍郎升右都御史,右都御史升尚书,尚书量加宫保。再考,各于前官上递升一等,即给与应得诰命,俱要实历边俸,及边俸居三分之二以上者,转行兵部,查无地方失事,或虽曾失事,而罪不掩功,方准题请。其有未及考满,别以军功蒙恩者,不在此限。有考满而各项恩典已得者,不再重加。 凡边方司道等官,嘉靖三十一年,题准山陕布、按二司,及宣大、辽东、北直隶沿边兵备管粮守巡等官,并边方知府,艰劳倍于腹里,其有裨益边方者,三年以上,参政、参议径转布政、参政副使,佥事径转按察使副使,知府径转参政。其任浅者,两司互转,知府升副使,比之腹里,量减年资,仍留边方管事。
嘉靖三十二年,令中书舍人,系官恩生儒士出身者,考满升寺副。
《明会典》:嘉靖三十二年,议准中书舍人,及文华、武英两殿办事中书舍人,系官恩生、儒士出身,九年考满,升寺副,带俸办事。
嘉靖四十二年,令中书舍人系内阁荫官出身者,考满,升礼部主事。州县官缺,以岁贡出身教官升补。按《明会典》:嘉靖四十二年,议准中书舍人系内阁荫官出身者,九年考满,升礼部各司主事,照旧带俸办事。 凡教官,嘉靖四十二年,题准州县正官缺,将岁贡出身教官,会经荐举,及考语优者,升补。
嘉靖四十三年,定佥都副都荫子升品等制,其山西、保定、陕西三边,止与题请升职。
《明会典》:嘉靖四十三年,议准佥都三年荫子副都,三年升正二品服俸,又三年加正二品封赠,俱要兵部查回,果有安攘之功,曾经赏赉者,临时酌拟,上请定夺。其山西、保定、陕西三边,较之七边不同,止与题请升职,以上恩典,虽曾以别项军功蒙恩相等者,亦准重加。其历俸月日中间,如带有别俸通理者,必须边俸居三分之二以上,方得照例题请。
嘉靖四十四年,定中书舍人及教官升迁之制。按《明会典》:嘉靖四十四年,议准中书舍人系监生、儒士出身,九年考满,升光禄寺署正,带俸办事。 凡教官,嘉靖四十四年,议准有贤能卓异,抚按官同提学御史,保荐到部,与进士推官、知县,一体优擢。
穆宗隆庆二年,定内外官升职加级等制。
《明会典》:凡官恩生授府部等官,隆庆二年,题准历俸至六年以上者,访其才识堪任民牧,方得升授。知府才识稍次,量升各运司同知。如果官箴无玷,仍许荐升至运使,及各行太仆寺、苑马寺少卿等官。 凡官员久任,隆庆二年,令在京各官与衙门,政体相宜,在外各官,与地方人情相宜,虽资序当升,照例加级,仍管原务。以后迁转,即从加级上扣算。又题准两京太常、太仆、光禄等衙门堂上官,量才授任,即就本衙门积资待迁,不复轮转。其户、刑、工三部司属,无故不得轻调。若在职勤慎,公论已孚者,与礼、吏、兵三部一体叙迁。 又题准南北督抚,果于地方相宜,就彼加职,从佥都可递加至尚书宫保。布、按二司参议久者,即升参政。佥事久者,即升副使。一如先年之例。 又议准两京府尹,久任责成,候积有年劳,径升户部侍郎职衔,仍管府事。
隆庆四年定,郎中都给事中升转法。
《明会典》:隆庆四年,议准除吏部员外郎、左右给事中以下,及年未甚深御史,应外补者,随时擢用外,其郎中、都给事中、年深御史,察其才力政绩,酌升内外职任,不许仍前但挨资次,定为岁例升转。其南京科道及两京各部司属,资俸相应,政绩卓异者,一体升转京堂。
隆庆五年,定太仆、苑马卿运使等推补升转法。按《明会典》:隆庆五年,题准行太仆、苑马卿运使员缺,必以廉谨有才望者推补。其阶格,卿视布政司参政,使视按察司副使,得一体升转。如更优异,超等擢用。
议准兵马副指挥、吏目,以在外府卫首领州县佐

贰首领中,有才守者升补。
隆庆六年,定御史给事中升转之制。
《明会典》:隆庆六年,议准都左右给事中,得迁太常、太仆少卿、尚宝卿等官,年深大差,御史得升太仆少卿、大理寺丞、光禄寺少卿等官,南京给事中、御史,若资俸相等,亦得视在京升转。
神宗万历元年,令考满官应升,不得自拟职任。其两殿中书官,升五品而止。
《明会典》:万历元年,令以后各官考满,例该升级者,止许开具应升缘由,以俟朝廷裁予,毋得辄自定拟职任。 题准两殿中书官,升至五品而止。再有年劳,止许加升服俸。
万历二年,更定内外官升转法。
《明会典》:万历二年,令吏部将科道官,量其才力资俸,内外一体升转,不必拘一年两次,及多寡之数。令今后官生,有行能卓异者,与科贡二途,俱照例一体擢用。 题准王府奏荐堪升长史者,不问曾否加升服俸,与出身资格,俱止案候,必候抚按荐到,方许升授。 题准今后守令,大约以两考为期,知府历俸六年上下,乃得升迁。政成之日,果历三考,得升布政、按察使。不及九年者,升参政副使。
万历三年,定漕运把总等官,保荐推升之制。
《明会典》:凡漕运把总等官,万历三年,题准把总官运粮三年以上,果廉能干济,依期完粮,许各该衙门㨿实保荐,准令于实职上升一级。其运官依期过淮过洪,完纳巡仓,御史据实奖荐,即行赏赉,仍拟升署职一级。过洪后期,完纳依期者,通候三年,准升署职一级。凡经荐举运官,兵部即行纪录,候升迁日,破格优叙。若先犯降级,不系侵欺挂欠,许将所升职级,准复原降之数。若见有漂流,未掣通关者,不得滥举。万历四年,令抚按官查王府官贤否,送部递升。按《明会典》:万历四年,题准行各抚按官,将王府长史等官,查访贤否,并各员缺,送部,查年劳递升。
万历五年,令三边宣大总督,廷推,不会五府。
《明会典》:凡总督陕西三边,宣大都御史缺,会五府大九卿堂上官,及科道廷推。蓟辽、两广总督缺,亦令大九卿堂上官及科道廷推。不会五府。万历五年,题准三边宣大总督,亦照蓟辽例,不会五府。
万历六年,令鸿胪寺少卿年久,推补寺卿。
《明会典》:万历六年,令鸿胪寺卿缺,仍于本寺少卿,年久练熟者推补,不必另选。
万历九年,令二司及知府有才望者,推补寺卿。按《明会典》:万历九年,议准陕西各寺卿、少卿有缺,查访二司并知府等官,素有才望者,推补。
万历十一年,定两京部寺及布、按二司推升法。按《明会典》:万历十一年,题准两京部寺注选题差司属官员,不拘一年三年,但限满事完,即查其在差有无功过,应否照旧供职,分别具奏,不必待回部回寺。命下之日,随咨本部,以便推升。其在差未满者,员外郎亦得推郎中,主事亦得推员外郎,寺副亦得推寺正,不妨以升职管差,俱候差满通考。 议准布、按二司官推升,止各用本司职衔,不必互相兼摄。其边方兵备,若非一时无人可代,亦不必加衔占缺。
万历十二年,令提学官升迁,委各道署管。
《明会典》:万历十二年,题准各直省提学官,升迁得选,委各道署管,不必候代署委官。遇起贡期近,及科举年分得考校遴选,但不得帮补入学。万历十三年,令巡抚官年久,方许推升。
《明会典》:万历十三年,令各处巡抚官,历任年久,方许推升,不得骤迁数易,以滋烦扰。 又令通政司官,一体量才升擢,毋得偏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铨衡典

 第一百卷目录

 迁擢部汇考三
皇清〈总一则 顺治九则 康熙二十七则〉
 迁擢部总论
  双溪杂记〈论升转〉
 迁擢部艺文一
  转常侍上疏        宋鲍照
  为范尚书拜表       梁丘迟
  论时政疏        唐卢怀慎
  谢加授通议大夫表      李峤
  庶官迁次迟速策      白居易
  论阎士良转官疏      宋包拯
  辞免进职奏状        朱熹
  辞免磨勘转官状       前人
  与宰执劄子         前人
  辞免直宝文阁状       前人
  与周丞相书         前人
 迁擢部艺文二〈诗〉
  送鲁郡刘长史迁弘农长史  唐李白
  酬张秘监阁老喜太常中书二阁老与德舆同日迁官相代之作      权德舆
  病中自户部员外郎转司封   吕温
  自宾客迁太子少傅分司   白居易
  赠右台监察邓茂迁左台殿中 刘怀一
  加阶            薛能
 迁擢部纪事
 迁擢部杂录

铨衡典第一百卷

迁擢部汇考三

皇清

国朝详定文武官迁擢之制。

《大清会典》:各官推升。九卿京官,翰林吏部科道,内阁
中书,及在外布按直隶守道,巡道盐运使各官,遇缺当补,即行单题。其部寺属官,及方面有司佐贰,杂职缺出,汇齐掣签。京官单题,外官类题,升补或由九卿詹事科道会推,或将职名开列题请,或按资俸,或论功绩,或序考满等第,或取卓异荐举,事例甚详。 凡开列具题于应升官内,按衙门次序列名,题请

简用。若有候补官,亦同开列。 凡京官升转,除京堂
翰林吏部科道官外,其各部郎中历俸一年。内阁中书历俸三年。其馀京职历俸二年方升。凡
盛京四部侍郎员缺,照在京侍郎例升补。 凡外
官计俸司道历俸二年,知府以下历俸三年。方准升转。其边方司道历俸年半为二年。知府有司历俸二年为三年。馀一日俱作二日,若边俸腹俸相当,先将边俸升转。 凡有司各官旧例,知府同知,通判推官,知州知县,及佐贰杂职,查出身资格有无加级荐举者,分别三等升授。唯旗下人不论科目,其后或叙功绩,或较考满等第,或论俸次先后。 凡卫所升营缺,每年正七两月,营都司佥书守备缺出,将卫所及门千总等官推升,馀月仍将营卫守备推升。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凡各道官。顺治八年,题准佥事升参议,参
议升副使,副使升参政。 又题准江南、浙江、江西、山东、河南粮道运事未毕,未经考核者,暂停升转。
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凡司道内升旧例,每年内升三人。
谕司道各官。才品俱优者,照应升职衔,酌量补授京
堂。
顺治十二年

《大清会典》:凡外官升授旧例论俸。顺治十二年,议准
取俸深有荐,无钱粮盗案参罚者,先升。 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二年,议准每年吏部内升外转各一员,科员内升外转各二员,御史二年内内升外转各三员。 又

谕科道官内升外转差遣,俱亲加裁定,著为例。 凡
各部司官旧例,郎中员缺,由本衙门员外郎升。员外郎缺,由内外应升。各官升其,由本衙门官
升者,仍通理主事俸。顺治十二年,议准五部郎中,遇府道缺出,论俸升转。 凡司道内升。顺治十二年,议准除旗下旧人,不论科目外,其馀司道必由科目出身。曾举卓异,及俸深有荐者,方准内升。 凡罚俸各官旧例停升。顺治十二年,议准京职仍照常升转,在外方面以上,除钱粮盗案应住俸督催督缉外,其馀罚俸亦不停升。有司等官必俟事务完结开复之日,方准升转。顺治十三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三年,议准御史每
年内升外转各二员。 又

谕巡按称职者,亦准内升。 凡司道内升,顺治十三
年,议准每年内升四人。
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四年,题准吏部司
官,内升外转照科道例,题请

钦定。
顺治十五年

《大清会典》:凡外官升授,顺治十五年,题准先尽查解
逃人并带徵钱粮全完不论俸满,即升及卓异官次,于俸满官内论运完白粮次论加级纪荐再次论俸。 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五年,议准御史每年内升外转各三员。 凡内阁中书舍人,顺治十五年,题准撰文中书勤慎称职三年,无过者,内院移送吏部题升主事,典籍办事中书止许加衔。 凡罚俸各官,顺治十五年,议准内外,各官有已历数任,仍因前任事务参罚者,不必停后任升转。 凡推升顺治初,题准俸满推升各官有功荐者,衔缺并升无功荐者,或升衔不升缺,或升缺不升衔,衔大缺小者,升缺衔小缺大者,升衔十五年,题准推升有荐官员,止论俸次不计荐之多寡。 凡京城巡捕营推升,顺治十五年,题准巡捕营参将,游击把总查其职衔,大小功荐有无与外官,一例升转京营中有衔缺相当者,亦令升转如衔缺太悬,于在外旧人中俸衔相当者,升补有功荐俸满实授守备应升游都者,遇游击都司缺并出,先尽坐升游击各官掣签毕,所馀游击缺签与都司佥书,缺签并置一筒,令其互掣,如遇有游无都有都无游以别项官员推补。
顺治十六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六年,题准科道内
升,补小四品京堂应升之,缺巡按内升补五品,京堂应升之缺。 又议准巡按御史三差称职,方准内升。 凡罚俸各官,顺治十六年,议准官员被参被讦及,因公诖误等事功司议处,未结选司仍照常升转议处事结。

命下之日,功司移付选司扣缺另补。
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七年,议准御史有
参大奸大蠹兴利除弊者,另为一册,以定本官优劣,升转时即可据为甄别至科员升转,亦应详开平日奏章

旨意,题请
钦定。 凡司道内升,顺治十七年,议准必历练三四,
任曾举卓异,或有大功及实荐多者,方准内升,每年定额二人。 凡推升,顺治十七年,题准图功与罚俸各官较论俸荐一体推升图功者,仍于新任图功罚俸者,仍于新任罚俸。 凡水师各官推升,顺治十七年,题准水师各官俸满应升者,计其俸荐功次与各官一体升转如有熟识水性人地相宜者,听该督抚特疏题留准加所升之衔留任。
顺治十八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顺治十八年,议准御史每
年二、八月,内升外转各一员。 又

谕吏部司官与五部司官一体升转。 凡各部司官,
顺治十八年,题准郎中历俸一年,准其升转不必通理员外郎主事前俸。 凡各部员外郎,主事旧例历俸三年为满,顺治十八年,题准不拘年限。 凡推升,顺治十八年,题准武职各官俸满三年以上方行升转。 凡升任官员有前任内未完事件者,旧例于新任内罚俸一年,顺治十八年,议准升转官员,钱粮未清不准即赴新任,违者革职如该督抚朦混徇庇听其离任者,各降三级调用。
康熙元年
《大清会典》:凡京官升转,康熙元年,议准论考语等第
升授。 凡外官升授,康熙元年,议准论考语等第升授。 凡各部司官,康熙元年,议准各部司官,每年内升四员其馀仍补外职。 又议准查
考满等第升授。 凡各道官,康熙元年,题准论考语等第升转。 凡生员,准贡例监吏员投诚出身等官,康熙元年,

谕用人不拘资格,一体升转。 凡仓巡等官,旧例仓
大使场大使以一年为满,巡检以三年为满,照收放粮草缉获逃盗数目升调,康熙元年,题准与从九品官一体较俸。 凡推升,康熙元年,题准历俸三年,考满后遇缺升转照考语次序一等者先用。
康熙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年,题准
盛京各官,遇盛京应升之缺拟补,若无应升之缺
与在京官员一体升转。 凡
盛京主事员缺,康熙二年题,准听该衙门,于盛京应升官内选择补授。 凡外官升授,康熙三
年,议准除卓异官员外,其运粮及加级荐纪先升之例俱停止。 凡外官计俸,康熙二年,题准边地远方三司府,首领教职杂职等官亦作边俸。 凡翰林院詹事府坊局官员缺,康熙二年命侍读学士得升通政,使大理寺卿太常寺卿,
凡各部司官,康熙二年,

谕停止内升。 凡内阁中书舍人,康熙二年。
谕撰文中书准升主事典籍办事中书,准升主事及
府同知。 凡升任官员,康熙二年,议准地方失盗未经题参之先升任者,亦照钱粮例不准即赴新任。 凡推升,康熙二年,题准推升之日有纪录军功一次者加一等,多者照数加等。康熙三年

《大清会典》:凡翰林院詹事府坊局官员缺,康熙三年,
议准侍读学士升缺添入光禄寺卿。 凡在外布政使按察使员缺,康熙三年,议准右布政使缺,由汉军郎中御史兼阿思哈尼哈番阿达哈哈番佐领之职者,及在外按察使升,按察使缺由汉军支正三品俸郎中御史参政苑,马寺卿升。 凡各道官,康熙三年,题准论俸升转。 凡司道内升,康熙三年,议准小四品京官员,缺京官升补五员之后,将司道应内升各官开列十人,题请

钦点一员。凡教官,旧例教授、学正、教谕、训导,遇应
升缺出,查举人贡生,出身有无荐举,分别升授,由进士改补教授者,不升知县。康熙三年,议准举贡教职一体论俸升转,虽有荐举不得先升。
凡罚俸各官,康熙三年,议准提问,官员不候
事结即停升转。 又议准外官罚俸不计闰月,期满开,复以奉

旨之日为始,若截缺后咨送开复者,亦不准升。 凡
推升,康熙三年,题准任内有纪荐者,以应得官衔,升转如因拿获逃人盗贼修筑河工开垦荒田等事加级者,照衔加一等升转。
康熙四年

《大清会典》:凡京官升转,康熙四年,停止考,满仍旧论
俸。 凡外官升授,康熙四年,停止考满论俸升授。 题准科道,每年八月内升外转各一员。凡各部司官,康熙四年,停止考满仍旧论俸。又题准郎中员外,郎缺仍于本衙门各官内论俸补授,主事缺,以各衙门应升官升补。 又题准主事,升本衙门员外郎五员之后,将各衙门应升官升一员。 凡仓巡等,官康熙四年,题准各照俸次升授,有过者该督抚咨部降革。 凡推升,康熙四年,题准推升武职不论考满考语,俱照俸挨次升转。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凡钦天监官,康熙六年,题准钦天监各历
俸五年,于各衙门应升员缺一体升转。 凡生员准贡例监吏员投诚出身等官。康熙六年,题准各途出身官,如果称职经该堂官及督抚保举者,得升京官及正印无保举者,升佐贰杂职。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凡钦天监官,康熙七年,题准仍停其升转,
别衙门俟九年考满,一次遇本衙门缺出升补,若无缺加俸二级。 凡推升,康熙七年,题准在外题补各官查照,报部到任日期一并论俸推升。 又题准,推升时有军功纪录一次者,与别项纪录至四次者,一体升转如不及四次停其衔,缺兼升,或衔或,缺准升一项所有纪录,仍准带于新任,其纪录多者,照此计算。 又题准,卓异各官挨俸,升转时越缺一等升用者,销去军政纪录。
康熙八年,
七月初四日,

上谕吏部刑部,事务殷繁关系人命殊,为紧要必得
才猷练达者,乃能胜任内国史院大学士,对哈纳谙练,刑部事务著加太子,太保以内国史院大学士管刑部,尚书事尚书,明珠著以原品候补。特谕。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康熙八年,议准吏部司官
仍照旧例每年八月内升外转各一员。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凡外官升授,康熙九年,题准官员,有功优
叙,不论俸满即升者,以奉

旨先后为序,遇缺即用,不入常例。 凡外官计俸,康
熙九年,题准边地教职不作边俸。 凡各部司官,康熙九年,议准出差官员未经考核者,遇缺不得升转。 凡内阁中书舍人,康熙九年,议准中书,不分撰文办事,俱以主事府同知遇缺升补。 凡推升,康熙九年,题准荐举纪录积至二次者,加一等挨俸升转。
康熙十年

《大清会典》:凡外官计俸,康熙十年,题准边地裁缺还
级官员补授腹俸缺,或旧系边俸后改作腹俸者,其原历边俸已满,仍计边俸例升,若历俸未满以十日作十二日,其前后两任俱历边地者,应准合算如,初任边俸次任腹俸后又任边俸者,不准合算,仍以十日作十二日边俸地方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全省,及浙江所属鄞县、奉化、象山、定海、临海、黄岩宁海太平永嘉乐清平阳瑞安十二县、宁波、台州、温州三府驻劄道府厅官,福建所属福州、兴化漳州、泉州等处旧例广东全省,湖广所属常德、衡州、宝庆、辰州、永州亦算边俸。康熙二年,改常德等处为腹俸,八年改广东为腹俸。 凡翰林院詹事府坊局官员缺,康熙十年,停止侍读学士升三品京堂例。 又题准,司业以上论俸修撰编修检讨,论资升转。
凡吏部科道官,康熙十年,题准吏部郎中掌
印给事中御史,内升以太常寺少卿四译馆,少卿鸿胪寺卿太仆寺,少卿督捕理事官府丞等缺补用。 凡各部司官,康熙十年,议准双月巡道知府缺,同出方将俸深郎中推升,若知府缺有馀尽用应升专行之员,如俸深郎中无人补次俸郎中。 又题准郎中缺,出将五部员外郎通行升转。 凡停升,康熙十年,题准地方失事,武职各官经督抚提镇题参科抄到部,即行停升提问发审者,不候事结亦停升选,若科道官纠参及督抚提镇题参系因公诖误,或被人讦告等事,虽议覆未结,遇有应升之缺不停如掣签,尚未具题有以失事题参到部者,亦停升转。康熙十一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康熙十一年,题准内升官
员借补五品京堂仍与小四品京堂论,俸升转,
又题准吏部科道外转官,不必验到于单月
遇缺先补。 凡停升,康熙十一年,题准地方失事武职,被督提镇题参,以揭帖到部即行停升,如无揭帖者,仍以科抄到部停,升至督提镇特疏纠参各官,亦以揭帖到部即行停升,如无揭帖者,亦以科抄到部停升。
康熙十二年

《大清会典》:凡吏部科道官,康熙十二年,题准给事中
内升亦得补授太常寺少卿等缺。 又题准外转吏部郎中掌印,给事中以副使用员外郎,给事中监察御史以参议用主事以佥事用。康熙十四年,
三月十九日,

上谕兵部:宁夏总兵官陈福效力岩疆,劳绩素著,屡
次举首逆劄。克笃忠贞,且其妻子家属见在川中,逆贼挟诱,全无顾恋。矢志不移,深为可嘉。著以见兼职衔升,补陕西提督。给与敕印,仍暂驻宁夏,管总兵官事。俟平凉地方平定之后,即赴平凉,料理提督事务。陈福之弟守备陈奇,妻子家口亦陷贼中,深为可悯,著从优以参将升用,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三十日,

上谕吏部:内阁机密重地,事务殷繁赞理需人原任
大学士巴泰耆旧大臣,虽向以年老请休,精力尚健,才品优长,久谙阁务著,仍以原衔入阁办事翰林院掌院学士熊赐履,素有才能,居官清慎著升内阁大学士,应兼职衔著议奏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九月二十九日,

上谕内务府:设官分职务得真才,必分别勤惰、录用,
方可各勉职守。有裨部院衙门政务,朕见票本笔帖式,温泰为人勤慎,虽才品无甚优长,自

世祖章皇帝时,即在票本之处。效力,守分寡交兼之年,
久其同事之人,俱经超擢,惟伊无人汲引耳,现有郎中缺,出应将温泰补用示朕造就之,意且
以风励后之实心效力者,尔等即遵谕行,特谕。

《大清会典》:凡推升,康熙十四年,题准应升官员越升
一等者,销去军功一次,越升几等即销几次。康熙十五年

《大清会典》:凡
盛京主事员缺,康熙十五年,题准停止选择论俸
升补。
康熙十七年
四月二十七日,

上谕兵部:提督九门步军统领费扬古,自任事以来,
夙夜勤劳,殚心料理缉获盗贼搜捕奸宄,使里巷宁谧辇毂肃清,向来效力有年,今尤克称厥职应行议叙,以示鼓励作何加恩著议奏,特谕。康熙十八年

《大清会典》:凡翰林院詹事府坊局官员缺,康熙十八
年,议准修撰编修检讨俱按俸升转,唯遇公务差遣,乃以科分为序。
康熙二十年

《大清会典》:凡推升,康熙二十年,题准单月遇有副将,
以下各官缺出,如应升官内有俸满三年者,仍照旧例升补,如无俸满三年之员,论俸次升补。
凡保留久任,康熙二十年,议准河道官员,已
经升转该督题请留原任者,以新升职衔管理河务至升转之时,仍照所升之职升用。
康熙二十二年

《大清会典》:凡提督学政各官,康熙二十二年,议准考
核学道将公明尤著者,汇集开列具题,候

钦定一员,内升京堂,其馀照原官升一级,以道缺告
用。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会典》:凡外官计俸,康熙二十三年,议准台湾地
方官员俟三年,俸满该督抚,具题到日,以应升员缺,于即升官员内先行升用。
康熙二十五年
四月十八日,

上谕吏部:殚心效职者,臣子之常经。晋爵酬庸者,朝
廷之大典。兹

《太祖高皇帝实录》告成,克昭一代之典章,永垂万世之
模范,其监修总裁等官,著有勤劳宜加宠锡监修总裁官,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觉罗勒德洪著加太子太傅总裁官,太子太傅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加一级明珠,著加太子太师礼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加三级,王熙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加一级吴,正治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加一级,宋德宜俱著加太子太傅,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大清会典》:凡外官升授,康熙二十五年,议准查解逃
人,即升之例停止。 凡外官计俸,康熙二十五年,议准广西、南宁、太平、庆远、思恩、四府道员,以下教职,以上各官就近调补三年,俸满照台湾,例即行升用其调补官,如新任未满三年,而通理前俸应升者,仍许照常升转。 凡保留久任,康熙二十五年,覆准管河官员,已经俸满升转如钱粮工程不能完结者,该督即行查明,题留开缺,若后复题升别缺者,概不准行俟工程钱粮完结,日给文赴部,仍候原升缺出补授。 凡咨部千总康,熙二十五年,覆准把总升千总员缺,概行论俸升转。
康熙二十六年
四月十二日,

上谕吏部:国家设官分职,原以绥靖地方,惠养黎庶。
督抚为封疆大吏,表率属员,尤须才守兼优,谙练政务,方于吏治民生,实有裨益。巡抚于成龙,自为县令,以至郡守,素秉清操,爱民尽职。遂从臬司,超擢巡抚。简任以来,孤介自持,清廉益著。釐奸剔弊,扶弱锄强,境内谧宁,旗民允服。殊为可嘉。从优特加太子少保,以为廉能称职者劝。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康熙三十一年
三月十七日,

上谕兵部:国家简用武臣,委任封疆,重寄专期军民,
辑睦边境乂,安其实有宣力累年,茂树伟伐者,则旌庸之典必加渥焉,甘肃提督孙思克久历边地,熟谙机宜当秦省用兵之时,素著劳绩自任提督以来,益殚谋猷实心,干济惠爱洽,于士卒威望詟乎,外彝特沛,殊恩用昭宠奖,著加太子少保,给一拜他喇布勒哈番,以示朕展勋酬劳至意。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康熙三十二年
三月二十六日,

上谕内阁:山陵掌印郎中,古塞迈图桑额员外郎,阿
布喇彼皆效力于。

山陵年,且久矣,竟不得迁良可悯也,可兼太常寺卿,衔
视其兼衔给之俸,汝等议以闻。
康熙三十四年
十一月十八日,

上谕内阁:南路捕盗同知赵弘燮居官,既优其父赵
良栋向在行间,著有劳勚赵弘燮,其超擢为天津道,
康熙四十四年
五月十九日,

上谕内阁:官员荐举卓异,关系激劝,大典所列事迹,
期有实济于地方。百姓开载,虚文无益。嗣后荐举卓异,务期无加派,无滥刑,无盗案,无钱粮拖欠,无亏空仓库银米,境内民生得所地,方日有起色,方可膺卓异之选,其他所开虚文,俱不必入可会,同九卿詹事科道定议,具奏。
康熙四十五年
四月初四日,

上谕兵部:国家绥靖疆圉安辑军民,惟专阃元戎是
赖有实能久镇边境懋著成劳者,则奖勚酬庸宜踰常格,贵州提督李芳述自历行间二十馀载,屡立战功及,黔省莅事以来御军有法,训下知方威望蔚,闻谋猷益殚矧年称耆,宿见今旧将阅岁之久罕与媲伦用沛,殊恩特彰优异,著加太子少保授为镇远将军,以示朕褒宠劳臣至意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康熙四十八年
十一月十三日,

上谕吏部:漕运总督,岁输玉粒,上裕京储绥理。军民
拊循丁弁职,任至为重,要总督桑格自简,任治漕以来,老成持重,谨厚宽平,殚力转输,悉心经画。每岁身亲攒运,俾漕艘依期抵通,十馀年间,从无稽迟贻误之事。且驭众有法,恤下有恩,所属运官旗丁,无不感颂爱戴。真不愧为地方大吏。今年齿己长,而精力未衰。久任勤劳,良可嘉尚。著特授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仍加太子太保,以示朝廷崇奖。老臣酬庸褒勋至意,尔部即遵谕行,特谕。
康熙四十九年
三月十二日。

上谕吏部:原任大学士李霨赞理机务二十馀年,始
终恪慎,懋著勤劳。朕怀时切,追念其孙主事李敏启著越常,格升补提督四译馆,太常寺少卿,以示崇奖旧臣优录后嗣至意。 四月二十九日,

上谕大学士温达、张玉书、陈廷敬、李光地、学士塞尔
图、孙柱、满丕、满保、王思轼、顾悦履、潘宗洛:这次行取知县人才,皆堪用。廖之谅、邹汝鲁,居官素优,著以科道员缺补授。其馀俱暂给知县俸,分与六部,候主事缺出,挨次铨补。如有别项应用之处,再候旨行。

迁擢部总论

《双溪杂记》

《论升转》

国初官制。全论历俸深浅转升,如京官六品六年考满,升一级,从五品又历俸三年,升一级。正五品外,官必九年考满,论繁简升转,此定制也。如宋景濂洪武二年,除学士十年致仕,五品终身。自洪熙以后,选法渐变。盖因四品以上,官渐少。五品以下,官渐多。卑官皆升,高官无缺,不得升,或卑官未该升,高官急缺亦须升,补以此,有不待缺而升者,如翰林院学士,春坊殿阁大学士。有升至尚书侍郎,带虚衔者,通政使太常卿,国子监祭酒,及由序班出身升至鸿胪寺卿,医士出身升至太医院使,写字出身,在内阁书办升至编修郎中等官,皆有升至尚书侍郎,带虚衔者,皆因该升而无缺也。又有急缺而皆无可升之人,则与署职。如六部署郎中员外郎是也。然署职之例,惟行六部司属。其馀衙门无之,如给事中之上,监察御史之上,序班行人中书之上,俱无五品官。翰林院五品官五员,以此俱无署职。国初有御史升主事者,如佥都御史,升侍郎也。然翰林科道官职,专讲读弹劾,近侍清要又因在外四品以上官缺多,乃于科道部属中各论其历俸。年深者不次升补,翰林官不历政事,故不外补。中书九年升各部员外郎,惟序班一官。九年方得外升,八品官最为贫苦。此建官之制之变也。盖转迁虽有资序,官制则有定员。若资序虽当迁转而官无员缺,则但仍旧任不迁。中间年深政绩卓异者,加升俸级。必待有缺,方迁补之,则黜陟之典额定之,员两不相悖矣。

迁擢部艺文一

《转常侍上疏》宋·鲍照

臣言即日被中,曹板转臣为左常侍。臣自惟常人触事,无可谬被。拔擢实为光荣,臣既无髣髴,上报殊绝之恩有分,每丰其过,前后轻重辄得原恕,奖以君子之方,赦其不闲教训,大愆不责,矜泽必加。是臣所以夙夜自念,知遭遇之至深至厚也。未冀未望,便荷今荣,欣喜感悦,不敢伪让。庶保终如身命为初,不胜下情,谨诣閤拜疏谢以闻。

《为范尚书拜表》梁·丘迟

昔滕公移晷于泗亭,陈遂留权于博进,禄止一守,官穷九列,臣获照秋阳,取沃淮海,发蒙去𠫤,已若松乔,匪富伊荣,须臾至此,赏参十乱,穷越五水,历览前载,孰与为匹。

《论时政疏》唐·卢怀慎

臣闻善人为邦百年,可以胜残去杀。孔子称:苟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三年有成。故《书》称: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昔子产相郑,更法令,布刑书,一年人怨,思杀之,三年人德而歌之。子产,贤者也,其为政尚累年而后成,况常材乎。比州牧、上佐、两畿令或一二岁,或三五月即迁,曾不论以课最,使未迁者倾耳以听,企踵以望,冒进忘廉,亦何暇为陛下宣风恤人哉。礼义不能兴,户口益以流,仓库愈匮,百姓日敝,职为此耳。人知吏之不久,不率其教;吏知迁之不遥,不究其力。偷处爵位,以养资望,虽明主有勤劳天下之志,然侥倖路启,上下相蒙,宁尽至公乎。此国病也。贾谊所谓蹠盭,乃小小者耳。此而不革,虽和、缓将不能为。汉宣帝综覈名实,兴治致化,黄霸良二千石也,加秩赐金,就旌其能,终不肯迁。故古之为吏,至长子孙。臣请都督、刺史、上佐、畿令任未四考,不得迁。若治有尤异,或加赐车裘禄秩,降使临问,玺书慰勉,须公卿阙,则擢之以励能者。

《谢加授通议大夫表》李峤

臣峤言伏奉恩制,加臣通议大夫。守成均祭酒,兼检校文昌左丞。馀如故荣过望,表庆溢身涯,荷宠祇恩,蹈冰临谷,臣峤〈中谢〉臣燕雀之羽,多谢于飞翻。蜉蝣之衣,久惭于忝窃。属秦人望幸虞帝,卜征万骑。时巡不陪,游于渭北。四关留镇,独延欷于周南。劬劳异羁靮之臣,宠渥均庙堂之士。燕溪弱藻,分隔于阳和。楚塞轻茅,遂承于雨露。仰平分而载跃抚,留滞而成欢。惠重丘山,徒深于忭舞,身轻粪壤,岂议于答酬无任喜戴惭惶之至,谨附某官奉表陈谢以闻。

《庶官迁次迟速策》白居易

问先王建官,升降有制,迁次有恒,此经久之道也。或云赏善罚恶者,不踰时月。又曰:为官吏者,可长子孙。岂今古之制殊乎。不然何迟速之异。如此乎,今欲速迁而劝善,恐诱躁求之心。令久次而望功,虑兴滞用之叹。疾徐之制,何以为中。

臣闻孔子曰:苟有用我者,三年有成。舜典曰: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虽圣贤为政,未及三年,不能成也。虽善恶难知,不过九载,必自著也。由此而论,为官吏者,不可速迁也。不可久次也。若未三年而迁,则政未立,绩未成,且躁求之心生,而驯致之化废矣。若过九载而不转,则明不陟,幽不黜。而劝善之法,缺惩恶之典隳矣。大凡内外之官,其略如此。然则最与天子共理者,莫先于二千石乎。臣窃见比来诸州刺史,有未两考而迁者,岂为善政之速于圣贤邪。将有司考察之不精邪,不然何迁之遽也。又有踰一纪而不转者,岂善恶未著,莫得而知邪。将有司遗忘而不举邪。不然何转之迟也。臣伏见顺宗皇帝诏曰:凡内外之职,四考递迁。斯实革今之弊,行古之道也。然臣犹以为吏能有闻者,既以四考迁之。政术无取者,亦宜四考黜之。将欲循其名,辨其实,则在陛下奖纠察之吏,督考课之官,使别其否臧。明知黑白,仍命曰:虽久次者,不得踰于四载。虽速迁者,亦待及于三年。此先王较能之大方,致理之要道也。伏惟陛下试垂意而察焉。

《论阎士良转官疏》宋·包拯

臣等伏见六宅副使阎士良,除授崇仪使罔测缘繇,中外疑惑,盖自明堂覃恩之后,臣僚非著灼然功效,未尝有超越迁转者,按士良先任蔡州都监,日以不法坐罪黜降,不逾数年,复升职任。今又不次骤正,使名物议喧然,以为不可。且河朔塘水当无事之时,亦可助边防之固,但存旧制,公私为便。顷岁杨德敏兴修不已,大为民患。累有臣僚,论列遂令。依旧自士良继领是职,访闻复以创置屯田为名,疏决水势飘浸,乡村沿塞,居民尤被其苦。况逐州军自属长吏等筦构,岂假更设斯局,兼士良到阙奏事,仅及两月。迁延不去,必是以此为功,邀求进秩。既得之后,何所不至。寖开侥倖之路,或构远方之隙。则为害不细,伏望圣慈,特许追夺前命,以戒将来。及移士良与别路差遣,庶免向去,别启衅端。

《辞免进职奏状》朱熹

臣九月四日到处州遂昌县,准尚书省劄子。奉圣旨,淳熙八年,旱伤去处,监司守臣赈济有劳,令臣进职二等者,闻命震骛,不知所措。谨已即时望阙谢恩,讫伏念臣昨以孤愚,误叨临遣,仰瞻玉色,既闵然有畏。天恤民之诚,而圣训丁宁。又无非恻怛焦劳之实,退惟疵贱,遭遇如此。诚不敢爱其夙夜之勤,冀以仰称万一,而疾病之馀,精力浅短。徒费大农数十万缗之积,而无以全活一道饥馑流殍之民。盖尝一再自劾,恭俟严科。升下赦而不诛,已为宽典,至于过恩假宠,躐等邀荣,则惧非所以示劝。惩惜名器而谨驭臣之柄也。况臣昨以按劾,知台州唐仲友反被论诉见蒙,送浙西提刑司差官体究。近日虽蒙圣断已罢,本人新任所有体究指挥尚未结绝。臣方当罪服席槁以俟斧诛,岂宜遽窃恩荣以紊赏刑之典。所有前件恩命,臣实不敢祇受。欲望圣慈,特许辞免。臣不胜幸甚。

《辞免磨勘转官状》前人

右熹今月二日,准尚书吏部降到告命一道,磨勘转朝奉郎者,伏念熹昨以无能跧伏林野。圣慈过听,特改京官在熹之愚,已出望外。后来虽有考第,合该磨勘,缘熹改官之后。一向奉祠,即无劳效可考中间,虽曾实历知南康军一任,及提举浙东常平数月,又已各蒙圣恩。特除贴职,所以不敢妄有陈乞。自速贪冒之罪,以负褒擢之恩。今来不谓,方被重劾,反蒙圣知,仍旧差遣特诏有司,给还磨勘,以宠其行。致有上件恩命,仰戴天慈,虽深感激,俯循私分,敢负夙心。兼以近方具衔申省,回避兵部侍郎林栗,仍乞宫观差遣。所有恩命,熹实不敢无故祗受,除已送建宁府寄收。外谨具状申尚书省,伏乞敷奏收回。所降告命,以安愚分。伏候钧旨。

《与宰执劄子》前人

熹辄有愚悃,仰干钧听。熹昨以踪迹孤危,恳求祠禄,未奉进止。方窃凌兢,忽蒙尚书吏部递到磨勘转官告命一道。熹实以自昨改秩以来,累任祠官,无绩可考。中间两被任使,又已各蒙除授职名。所以前后不敢陈乞磨勘,即非固为矫激。又况今来,方被重劾,曲荷宽恩揆之师。言已为幸免,岂敢无故冒当圣世陟明之典。上累公朝责实之政,除已具状。申尚书省欲望钧慈,特赐敷奏。追寝前命,则熹不胜千万大幸。

《辞免直宝文阁状》前人

熹昨以妄庸荐叨,除用辟贤,引疾曲荷,俯从省己顾私,不任感激,所有宫观差遣,熹已即时望阙谢恩。祗受讫,惟是进职,恩命眷奖。隆深自顾,幺微莫堪。称塞兼睹近制内阁清班,非有勋庸,不轻迁授,而熹无状行不掩言无以取信交游,以至自贻诟辱。既勤圣虑,复紊朝纲,罪则已多。功于何有。腼颜冒受,义实难安。欲望朝廷特赐敷奏,追寝成命。令熹且以旧官窃食祠馆,不胜荣幸,伏候指挥。

《与周丞相书》前人

熹前日专人奏记,伏想寻当登彻,昨日先所遣人还拜,领钧翰之赐,感慰之极。不可具言,至于进职疏恩。奉祠得请,又出陶铸,尤以衔职。然而丞相方且欿然,深以前日不能力辨是非为病。此则仰见大君子责己之周,又不自胜其愧仰也。崇福谨已拜命矣。嫌名之喻,曲荷记存。此于礼律无疑,岂敢更烦公听。惟是进职之恩,则有所未安者。盖方以避仇,自列而彼黜已升。内揆于心,尚觉未免。上九鞶带之嫌,况于他人,岂容户晓。且于近制,此等迁除,虽非德选。亦必有所托,以为号令。此何名也哉。又况温陵之行,情状未白,此必怏怏。尚有馀言,且其为人亦尝颇有时誉。今日之去,远近必有为之不平者,异时以藉口,则非独为熹之害。窃恐丞相亦不得不以为虑也。大抵近年习俗,凡事不欲以大公至正之道,显然行之。而每区区委曲于私恩小惠之际,本欲人人而悦之,而其末流之弊,常反至于左右。拘牵倍费,财处而卒。又无以慰天下之公论,此则熹之所不敢言,而丞相之明。其自知之,亦不待熹之言矣。熹今有公状申省,并以劄子遍恳群公。语悉由衷,即非备礼,切望矜察,早赐开陈,得遂鄙怀。乃荷大赐,昨辞迁秩想,亦已蒙钧念,若犹未上,得并与将上,不胜幸甚。

迁擢部艺文二〈诗〉

《送鲁郡刘长史迁弘农长史》唐·李白

鲁国一杯水,难容横海鳞。仲尼且不敬,况乃寻常人。白玉换斗粟,黄金买尺薪。闭门木叶下,始觉秋非春。闻君向西迁,地即鼎湖邻。宝镜匣苍藓,丹经埋素尘。轩后上天时,攀龙遗小臣。及此留惠爱,庶几风化淳。鲁缟如白烟,五缣不成束。临行赠贫交,一尺重山岳。相国齐晏子,赠行不及言。托阴当树李,忘忧当树萱。他日见张禄,绨袍怀旧恩。

《酬张秘监阁老喜太常中书二阁老与德舆同日迁官相代之作》权德舆

珠树共飞栖,分封受紫泥。正名推五字,贵仕仰三圭。继祖心知忝,腰章事颇齐。蓬山有佳句,喜气在新题。

《病中自户部员外郎转司封》吕温

羸卧承新命,优容获所安。遣儿迎贺客,无力拂尘冠。偃仰晴轩暖,支离晓镜寒。那堪报恩去,感激对衰兰。

《自宾客迁太子少傅分司》白居易

头上惭无发,耳间新有毫。形容逐日老,官秩随年高。优饶又加俸,閒稳仍分曹。饮食免藜藿,居处非蓬蒿。何言家尚贫,银榼提绿醪。勿谓身未贵,金章照紫袍。诚合知止足,岂宜更贪饕。默默心自问,于国有何劳。

《赠右台监察邓茂迁左台殿中》刘怀一

惟昔参多士,无双仰异才。鹰鹯同效逐,鹓鹭忝游陪。入仕光三命,迁荣历二台。隔墙钦素躅,对问限清埃。紫署春光早,兰闱曙色催。谁言夕鸟至,空想邓林隈。

《加阶》薛能

二年中散似稽康,此日无功换宠光。唯有一般酬圣主,胜于东晋是文章。

迁擢部纪事

《史记·贾生传》:文帝召贾生为博士。是时贾生年二十馀,最为少。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孝文帝悦之,超迁,一岁中至大中大夫。
《主父偃传》:偃上书阙下。朝奏,暮召入见。是时赵人徐乐、齐人严安俱上书言世务,天子召见三人,谓曰:公等皆安在。何相见之晚也。于是上乃拜主父偃、徐乐、严安为郎中。数见,上疏言事,诏拜偃为谒者,迁乐为中大夫。一岁中四迁偃。
《汉书·张汤传》:汤子安世,少以父任为郎。上行幸河东,尝亡书三箧,诏问莫能知,唯安世识之,具作其事。后购求得书,以相校无所遗失。上奇其材,擢为尚书令,迁光禄大夫。
《霍光传》:光辅幼主,政自己出,天下想闻其风采。殿中尝有怪,一夜群臣相惊,光召尚符玺郎,郎不肯授光。光欲夺之,郎按剑曰:臣头可得,玺不可得也。光甚谊之。明日,诏增此郎秩二等。众庶莫不多光。
《后汉书·祭遵传》:遵从弟彤有权略,为襄贲令。时天下郡国尚未悉平,襄贲盗贼白日公行。彤至,诛破奸猾,殄其支党,数年,襄贲政清。玺书勉励,增秩一等,赐缣百匹。
《窦融传》:融与五郡太守奏事京师。引见,就诸侯位,赏赐恩宠,倾动京师。数月,拜为冀州牧,十馀日,又迁大司空。融自以非旧臣,一旦入朝,在功臣之右,每召会进见,容貌辞气卑恭已甚,帝以此愈亲厚之。
《蔡邕传》:董卓为司空,闻邕名高,辟之。称疾不就。卓大怒,詈曰:我力能族人,蔡邕遂偃蹇者,不旋踵矣。又切敕州郡举邕诣府,邕不得已,到,署祭酒,甚见敬重。举高第,补侍御史,又转侍书御史,迁尚书。三日之间,周历三台。
《魏志·杜畿传》:畿为河东太守。韩遂、马超叛,弘农、冯翊多举县邑以应之。河东虽与贼接,民无异心。太祖西征至蒲阪,与贼夹渭为军,军食一仰河东。及贼破,馀畜二十馀万斛。太祖下令曰:河东太守杜畿,孔子所谓禹,吾无间然矣。增秩中二千石。
《崔林传》:太祖定冀州,召林除邬长,贫无车马,单步之官。太祖征壶关,问长吏德政最者,并州刺史张陟以林对,于是擢为冀州主簿。
《魏略》:何晏为尚书,主选举,其宿与之有旧者,多被拔擢。
《晋书·摰虞传》:虞为尚书郎。时太庙初建,诏普增位一等。后以主者承诏失旨,改除之。虞上表曰:臣闻昔之圣明,不爱千乘之国而惜桐叶之信,所以重至尊之命而达于万国之诚也。前乙已赦书,远称先帝遗惠馀泽,普增位一等,以酬四海欣戴之心。驿书班下,被于远近,莫不鸟腾鱼跃,喜蒙德泽。今一旦更以主者思文不审,收既往之诏,夺已澍之施,臣之愚心窃以为不可。诏从之。
《贾模传》:模为车骑司马。时贾后豫朝政,欲委信亲党,拜模散骑常侍,二日擢为侍中。模乃尽心匡弼,推张华、裴頠同心辅政。数年之中,朝野宁静,模之力也。《诸葛恢传》:恢为会稽太守。太兴初,以政绩第一,诏曰:自顷多难,官长数易,益有诸弊,虽圣人犹久于其道,然后化成,况其馀乎。汉宣帝称与我共安天下者,其惟良二千石,斯言信矣。是以黄霸或十年,或二十年而不徙,所以能济其中兴之勋也。赏罚黜陟,所以明政道也。会稽内史诸葛恢莅官三年,政清人和,为诸郡首,宜进其位班,以劝风教。今增恢秩中二千石。《苻坚载记》:王猛为始平令。迁尚书左丞、咸阳内史、京兆尹。未几,除吏部尚书、太子詹事,又迁尚书左仆射、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加骑都尉,居中宿卫。时猛年三十六,岁中五迁,权倾内外。
《南齐书·陈显达传》:显达迁侍中、镇军将军,寻加中领军。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显达谦厚有智计,自以人微位重,每迁官,常有愧惧之色。有子十馀人,诫之曰:我本志不及此,汝等勿以富贵陵人。
《梁书·何远传》:远为武康令。厉廉节,除淫祀,正身率职,民甚称之。太守王彬巡属县,诸县盛供帐以待焉,至武康,远独设糗水而已。彬去,远送至境,进斗酒只鹅为别。彬戏曰:卿礼有过陆纳,将不为古人所笑乎。高祖闻其能,擢为宣城太守。自县为近畿大郡,近代未之有也。
《魏书·任城王云传》:云子澄。领尚书令。初,正始之末,诏百司普升一级,而执事者不达旨意,刺史、守、令限而不及。澄奏曰:窃惟云构郁起,泽及百司,企春望荣,内外同庆。至于赏陟,不及守宰,迩来十年,冤讼不绝。封回自镇远、安州入为太尉长史,元匡自征卤、恒州入作宗卿,二人迁授,并在先诏。应蒙之理,备在于斯。兼州佐停私之徒,陪臣郡丞之例,尚蒙天泽下降,荣及当时。然参佐之来,皆因府主。今府主不沾,佐官独预,弃本赏末,愚谓未允。今计刺史、守、宰之官,请准封回,悉同汎限,上允初旨百司之章,下覆讼者元元之心。诏依往旨。
《册府元龟》:高季辅为吏部尚书,韦思谦弱冠举进士,累补应城令。及岁满预选,思谦在官,颇有公事,惩殿旧制,多不进官。季辅曰:自居选部,今始得此一人。岂以小疵而弃大德。特超授监察御史,繇是稍知名。傅游艺为左补阙,上书称武后符瑞合,革姓受命,累擢为凤阁侍郎平章事。时人号为四时仕宦,言一年自青而绿及朱紫也。
《唐书·姚班传》:班为太子詹事,兼左庶子。时节悯太子稍失道,班凡四上书谏。太子虽称善,不能用其言。及败,索宫中,得班谏书,中宗嘉叹。时宫臣皆得罪,独班擢右散骑常侍,迁秘书监。
《张九龄传》:帝封泰山,张说多引两省录事主书及所亲摄官升山,超阶至五品。九龄当草诏,谓说曰:官爵者,天下公器,先德望,后劳旧。今登封告成,千载之绝典,而清流隔于殊恩,胥史乃滥章韨,恐制出,四方失望。方进草,尚可以改,公宜审计。说曰:事已决矣,悠悠之言不足虑。既而果得谤。
《崔瓘传》:瓘为沣州刺史,不为烦苛,人便安之,流亡还归,居二年,增户数万。诏特进五阶,以宠异政。
《宋史·王溥传》:溥迁太子太师。申谢日,太祖顾左右曰:溥十年作相,三迁一品,福履之盛,近世未见其比。《赵普传》:尝有群臣当迁官,太祖素恶其人,不与。普坚以为请,太祖怒曰:朕固不为迁官。卿若之何。普曰:刑以惩恶,赏以酬功,古今通道也。且刑赏天下之刑赏,非陛下之刑赏,岂得以喜怒专之。太祖怒甚,起,普亦随之。太祖入宫,普立于宫门,久之不去,竟得俞允。《魏羽传》:羽知棣州。因上言:本州录事参军郭震十年未代;河间令崔能前任即墨,未满岁迁秩。有司调选失平,疏远何由闻达,请罪典司,以肃欺弊。上赐诏褒谕。
《文献通考》:至道元年,以堂后官栾崇吉为度支副使,崇吉提点,中书五房公事,明习文法,清白勤事。故上越次而用之,即召堂后官著作郎杨文质为秘书丞,代掌五房事。谓之曰:汝见擢用,栾崇吉否,当自勉励也。
《宋史·王钦若传》:钦若拜司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玉清昭应宫使、昭文馆大学士,监修国史。帝初临政,钦若谓平时百官叙进,皆有常法,为《迁叙图》以献。《苏轼传》:轼尝锁宿禁中,召入对便殿,宣仁后问曰:卿前年为何官。曰:臣为常州团练副使。曰:今为何官。曰:臣今待罪翰林学士。曰:何以遽至此。曰:遭遇太皇太后、皇帝陛下。曰:非也。曰:岂大臣论荐乎。曰:亦非也。轼惊曰:臣虽无状,不敢自他途以进。曰:此先帝意也。先帝每诵卿文章,必叹曰:奇才,奇才。但未及进用卿耳。轼不觉哭失声,宣仁后与哲宗亦泣,左右皆感涕。已而命坐赐茶,彻御前金莲烛送归院。
《燕翼贻谋录》:仁宗朝言者,以士大夫不安职守,惟务奔竞,乞申严戒励。庆历八年五月丁卯,诏中外官满三年,方许差替。其三年三十月为任者,仍旧。此诚良法也。中兴以来,职事官犹计资考,故有须次一两政者,至于三丞以上,至郎官卿。监有三四年不迁者,故人无苟且之心,近年满年不迁,则为人指目。居其位亦恐惧求去,是不谙祖宗典故尔。
旧制特迁官者,其理磨勘,并自受告日为始。故有垂当磨勘,忽拜特恩。前功俱废,熙宁六年八月丙申,诏文武臣僚,特迁官者,不隔磨勘,施恩甚均。人蒙实惠,至今仍之。
《邻几杂志》:刘子仪侍郎三入翰林,意望入两府,颇不怿。诗云蟠桃三窃,诚何味。上尽鳌头,迹转孤称疾不出朝。士问候者,继至询之云,虚热,上攻石八,中立在坐云,只消一服,清凉散意。谓两府始用青凉伞也。《石林燕语》:元祐初,用治平故事。命大臣荐士试馆职,多一时名士在馆,率论资考次迁,未有越次进用者,皆有滞留之叹。张文潜、晁无咎俱在其间,一日二人。阅朝报见。苏子由自中书舍人除户部侍郎,无咎意,以为平缓。曰:子由此除不离核,谓如果之粘核者。文潜遽曰:岂不胜汝枝头乾乎。闻者皆大笑,东北有果如李,每熟不得摘。辄便槁土人因取藏之,谓枝头乾,故云。
《挥麈后录》:唐制,郊祀行庆,止进勋阶。五代肆赦,例迁官秩。本朝因之,未暇革也。章圣时,左司谏孙何与起居郎耿望言其非制,上嘉纳之,遂定三年磨勘进秩之法。
《见闻搜玉》:丞相弥远,用事改官,多出其门。制阃大宴,有优一人出曰:吾宰予也。夫子曰:于予与改。又一人曰:吾颜回也。夫子曰:回也,不改。回谓予曰:吾为四科之首,尚不改,汝何为独改。曰:吾钻故改,汝何不钻。回曰:吾非不钻,但钻弥坚耳。曰:尔之不改,宜也。何不钻弥远乎。
《宋史·赵雄传》:雄字温叔,资州人。为隆兴元年类省试第一。虞允文宣抚四蜀,辟干办公事,入相,荐于朝。乾道五年,召见便殿,孝宗大奇之,即日手诏除正字。范成大使金,将行,雄当登对,允文招与之语。既进见,雄极论恢复。孝宗大喜曰:功名与卿共之。即除右史,两月除舍人。金使耶律子敬贺会庆节,雄馆伴。子敬披露事情不敢隐,逻者以闻。上夜召雄,雄具以子敬所言对,上喜。金使入辞,故事当用乐,雄奏:卜郊有日,天子方斋,乐不可用。上难之,遣中使谕雄,雄奏:金使必不敢不顺,即有他,臣得引与就馆。上大喜。雄请复置恢复局,日夜讲磨,条具合上意,除中书舍人。自选人入馆至此,未满岁也。
《元史·揭傒斯传》:傒斯奉旨祀北岳、济渎、南镇。天子亲擢为奎章阁供奉学士,乃即日就道,未至,改翰林直学士,及开经筵,再升侍讲学士、同知经筵事,以对品进阶中奉大夫。时新格超升不越二等,独傒斯进四等,转九阶,盖异数也。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二十七年,上谓宰执曰:朕闻宝邸尉蒙括特末也清廉,其为政何如。左丞斡特剌对曰:其部民亦称誉之,然不知所称何事。上曰:凡为官但得清廉亦可矣,安得全才之人。可进官一阶,著为令。
《名山藏典谟记》:宣德七年八月,敕曰:朕思得贤才,共图治理。寝食念之。令朝臣三品以上举尔所知,复赋招隐猗兰告之。朕意近惟少傅士奇荐举交阯南灵州知州黎恬,吏部员外郎魏骥等诸臣,旷旬积月,无一人焉。岩薮窟穴,岂皆虚哉。吏部其会三品以上官,推择才行文学之士,方面有司昏懦贪暴者,与都察院奏黜之。因迁擢骥等十九人,官有差。
正统十三年十月,巡按广东监察御史杨刚言:岭南被寇,多因有司抚字失宜。访得广东都司经历司都事邓敏、布政司广丰库大使周刚海、南县典史杨杰,皆通练有断。乞署敏于化州,刚于泷水,杰于新会,俾展所长。庶末僚跂奋罢民苏醒。上曰:三县创残,御史所举,必称抚绥。吏部其毋限资格擢用之。
《臣林记》:王恕景泰间为左寺副,擢知扬州府。夙夜在公,请谒不行,事无大小宽猛,惟当岁再饥,再不俟监。司报下辄,发赈民既安。阜乃选士教肄,讲解课劳,如张鼐、高铨、马岱、丘俊、俞俊、张锐辈。后皆显达,扬人比之文翁。天顺中,最迁江西提学副使,寻转江西右布政,使讨平岭寇之犯赣州者。成化初,转河南为左襄邓流民。刘通为变聚众数十万,推石龙为谋主。刘长子苗龙、苗虎为羽翼,势甚猖獗。擢恕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捕治之。
《典谟记》:成化三年正月,赐苏州知府。邢宥敕曰:比岁守令匪人,朕甚念焉。尔治苏多年,庶民瞻之,特升为浙江布政司左参,政尔无渝,心庶副朕委任。
《春明梦馀录》:嘉靖中,礼部尚书汪俊请告上,径取南兵部侍郎席书,补其缺。吏部尚书乔宇固争,以为尚书不由会推,祖宗百馀年所未有。请收回成命,令俊与书各守职,如故人韪之。
少詹事霍韬既升詹事,辞不拜。以新命由内阁推用也。因言内阁推官,非祖宗制。自杨士奇、杨荣、杨溥及李东阳、杨廷和专权植党,笼络翰林,为属官中书为门吏,故翰林廷推不关吏部,而中书至有夤缘,迭进六卿,及支一品俸者,臣尝建议,谓翰林官迁擢去留尽属吏部,庶不阴倚内阁为腹心。内阁不阴结翰林为朋比。

迁擢部杂录

魏应休琏集与人书,知杨生翻然,遂登纳言,虽有所越,亦其宜也。傅说弃版筑而为殷相,吕望投纶竿而为周师,卓茂起闾里而为汉宰,若此翁者,乃奇才耳。琐琐尚书,执宪之吏,曷以为异哉。
《却扫编》:旧制,谏议大夫积十一转而至仆射,二府乃七转及官制行大中大夫,七转至特进,而不分庶官与二府。元祐中,始令正议光禄、银青光禄、金紫光禄大夫并置,左右分为二资。于是复十一转而至特进。绍圣以后,因之。不改政和,中增置通,奉正奉宣奉三阶而罢,分左右止。十转至特进,而庶官二府并循此制。盖祖宗以来,二府不磨勘,故每优迁绍兴新书,乃并二府。有磨勘法,然亦未尝举行之。
《春明梦馀录》:翰林升转,论资科、论俸道、论差吏部、论选大约,以六选为准,科道吏部年例六年以上,升参政。五年以上,升副使。四年以上,升参议。三年以上,升知府。佥事内外,升科每年二人,道四人,吏部一人。科与吏部又有以大计劳升者,御史以两畿学差满升者,内外升原径从部定移,取非例也。
《金台纪闻》:正德二年八月十四日,加恩诸元老内阁,则西涯李公,时以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加俸一级。守静焦公以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升少傅,兼太子太傅。谨身殿大学士吏书如故。守溪王公以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升少傅兼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户书如故。冢宰许公进司马、刘公宇俱太子少保,宗伯、李公杰司寇屠公勋、司徒顾公、佐司空李公遂皆赐玉带。景泰初九列皆加太子少保,而盐山王公翱、太和王公直并为吏书。时有满朝皆少保,一部两尚书之语。弘治末,学士最多。而谢阁老木斋、鸿胪寺卿贾斌、太常寺卿崔志端俱带礼书,时有翰林十学士,礼部四尚书之语。今可谓六卿皆玉带,吏部四尚书矣。内阁李、焦二公,与左都御史屠公,俱吏书。但二王公并莅天官,而今则带衔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