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隐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二百五十八卷目录

 隐语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谐讔篇〉
 隐语部艺文
  离合作郡姓名字诗     汉孔融
  离合诗          晋潘岳
  离合          宋孝武帝
  离合诗          何长瑜
  作离合          谢灵运
  离合诗二首        谢惠连
  夜集作离合诗        前人
  字谜三首          鲍照
  离合诗          贺道庆
  离合赋物为咏      南齐王融
  离合诗          石道慧
  离合诗          梁元帝
  离合诗赠尚书令何敬容    萧巡
  离合诗赠江藻       陈沈炯
  以离合诗赠张荐     唐权德舆
  和权载之离合诗       张荐
 隐语部纪事
 隐语部杂录
 大小言部艺文一
  大言赋          周宋玉
  小言赋           前人
  小语赋          晋傅咸
  拟大言赋〈有序〉    宋苏易简
 大小言部艺文二〈诗〉
  大言         梁昭明太子
  细言            前人
  大言应令          沈约
  细言应令          前人
  大言应令          王锡
  细言应令          前人
  大言应令          王规
  细言应令          前人
  大言应令          张缵
  细言应令          前人
  大言应令          殷钧
  细言应令          前人
  七言大言联句
   颜真卿  昼  李崿  张荐
  七言小言联句
   真卿  昼
  大言           权德舆
  小言            前人
 大小言部纪事

文学典第二百五十八卷

隐语部总论

《刘协·文心雕龙》《谐讔篇》

讔者,隐也。遁辞以隐意,谲譬以指事也。昔还社求拯于楚师,喻眢井而称麦曲;叔仪乞粮于鲁人,歌佩玉而呼庚癸;伍举刺荆王以大鸟,齐客讥薛公以海鱼;庄姬托辞于龙尾,臧文谬书于羊裘。隐语之用,被于纪传。大者兴治济身,其次弼违晓惑。盖意生于权谲,而事出于机急,与夫谐辞,可相表里者也。汉世《隐书》,十有八篇,歆、固编文,录之歌末。昔楚庄、齐威,性好隐语。至东方曼倩,尤巧辞述。但谬辞诋戏,无益规补。自魏代已来,颇非俳优,而君子嘲隐,化为谜语。谜也者,回互其辞,使昏迷也。或体目文字,或图象品物,纤巧以弄思,浅察以衒辞,义欲婉而正,辞欲隐而显。荀卿《蚕赋》,已兆其体。至魏文、陈思,约而密之。高贵乡公,博举品物,虽有小巧,用乖远大。夫观古之为隐,理周要务,岂为童稚之戏谑,搏髀而抃笑哉。

隐语部艺文

《离合作郡姓名字诗》汉·孔融

渔父屈节,水潜匿方〈离鱼字〉。与时进止,出行施张〈离日字鱼日合成鲁〉。吕公矶钓,阖口渭旁〈离口字〉。九域有圣,无土不王〈离或字口或合成国〉。好是正直,女回于匡〈离子字〉。海外有截,隼逝鹰扬。〈当离乙字恐古文与今文或有不同,合成孔也。〉六翮将奋,羽仪未彰〈离鬲字〉。蛇龙之蛰,俾也可忘〈离虫字合成融〉。玟琁隐曜,美玉韬光〈去玉成文不须合〉。无名无誉,放言深藏〈离与字〉。按辔安行,谁谓路长〈离才字合成举〉

《离合诗》晋·潘岳

佃渔始化,人民穴处,意守醇朴,音应律吕,桑梓被源,卉木在野,钖鸾未设,金石拂举,害咎蠲消,吉德流普,溪谷可安,奚作栋宇,嫣然以憙。焉惧外侮,熙神委命,已求多祜,叹彼季末,口出择语,谁能默识,言丧厥所,垄亩之谚,龙潜岩阻,鲜义崇乱,少长失叙〈思杨容姬难堪〉

《离合》宋·孝武帝

霏云起兮汎滥,雨霭昏而不消,意气悄以无乐,音尘寂而莫交,守边境以临敌,寸心厉于戎昭,阁盈图记,门满宾僚。仲秋始戒,中园初凋,池育秋莲,水灭寒漂,指归涂以易感,日月逝而难要,分中心而谁寄,人怀念而必谣〈悲客他方字〉

《离合诗》何长瑜

宜然悦今会,且怨明晨别。肴蔌不能甘,有难不可雪。

《作离合》谢灵运

古人怨信次,十日眇未央。加我怀缱绻,口脉情亦伤。剧哉归游客,处子勿相忘。〈别字〉

《离合诗二首》谢惠连

放棹遵遥涂,方与情人别。啸歌亦何言,肃尔凌霜节。〈各字〉
夫人皆薄离,二友独怀古。思笃子衿诗,山〈当作三〉川何足苦。〈念字〉

《夜集作离合诗》前人

四坐宴嘉宾,一客自远臻。九言何所戒,十善故宜遵。〈此字〉

《字谜三首》鲍照

二形一体,四支八头,四八一八,飞泉仰流。〈井字〉头如刀,尾如钩,中央横广,四角六抽,右面负两刃,左边双属牛。〈龟字〉
乾之一九,只立无偶。坤之二六,宛然双宿。〈土字〉

《离合诗》贺道庆

促席宴閒夜,足欢不觉疲。咏歌无馀愿,永言终在斯。〈信字〉

《离合赋物为咏》南齐·王融

冰容惭远鉴,水质谢明晖。是照相思夕,早望行人归。〈火字〉

《离合诗》石道慧

好仇华良夜,子欢我亦欣。昊穹出明月,一坐感良晨。〈娱字〉
《离合诗》元帝
泬寥云物净,水木备春光。龛定方无远,合浦不难航。〈宠字〉

《离合诗赠尚书令何敬容》萧巡

伎能本无取,支叶复单贫。柯条谬承日,大石岂知晨。狗马诚难尽,犬羊非易驯。敩嚬既不似,学步孰能真。实由紊朝典,是曰蠹彝伦。俗化于兹鄙,人涂自此分。〈何敬容字〉

《离合诗赠江藻》陈沈炯

开门枕芳野,井上发红桃。林中藤茑秀,木末风云高。屋室何寥廓,至士隐蓬蒿。故知人外赏,文酒易陶陶。友朋足谐晤,又此盛诗骚。朗月同携手,良景共含毫。栾巴有妙术,言是神仙曹。百年肆偃仰,一理讵相劳。〈閒居有乐〉
《以离合诗赠秘书监张荐》唐·权德舆
黄叶从风散,暗嗟时节换。忽见鬓边霜,勿辞林下觞。躬行君子道,辜负芳名早。帐殿汉官仪,巾车塞垣草。交情剧断金,文律每招寻。始知蓬山下,如见古人心。

《和权载之离合诗》张荐

移居既同里,多幸陪君子。弘雅重当朝,弓旌早见招。植根琼林圃,直夜金闺步。劝深子玉铭,力竞相如赋。间阔向春闱,日复想光仪。格言信难继,木石强为词。

隐语部纪事

《韩诗外传》:客有见周公者,应之于门曰:何以道旦也。客曰:在外即言外,在内即言内,入乎。将毋。周公曰:请入。客曰:立即言义,坐即言仁,坐乎。将毋。周公曰:请坐。客曰:疾言则翕翕,徐言则不闻,言乎。将毋。周公唯唯,旦也踰。明日兴师而诛管蔡。故客善以不言之说,周公善听不言之说,若周公可谓能听微言矣。故君子之告人也微,其救人之急也。诗曰:岂敢惮行。畏不能趋。
《左传》:宣十二年,冬,楚子伐萧,宋华椒以蔡人救萧,萧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杀,吾退,萧人杀之,王怒,遂围萧,萧溃,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如挟纩,遂傅于萧,还无社与司马卯言,号申叔展,叔展曰:有麦曲乎。曰:无,有山鞠穷乎。曰:无,河鱼腹疾奈何。曰:目于眢井而拯之,若为茅绖,哭井则已,明日,萧溃,申叔视其井,则茅绖存焉。号而出之。
哀十三年,吴申叔仪,乞粮于公孙有山氏。曰:佩玉蕊兮,余无所系之,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对曰:粱则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国语》:范文子莫退于朝。武子曰:何莫也。对曰:有秦客廋辞于朝,大夫莫之能对也,吾知三焉。武子怒曰:大夫非不能也,让父兄也。尔童子何知,而三掩人于朝。吾不在晋国,亡无日矣。击之以杖,折委笄。〈注〉廋,隐也。诸侯伐秦,及泾莫济。晋叔向见叔孙穆子曰:诸侯谓秦不共而讨之,及泾而止,于秦何益。穆子曰:豹之业,及《匏有苦叶》矣,不知其它。叔向退,召舟虞与司马,曰:夫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鲁叔孙赋《匏有苦叶》,必将涉矣。具舟除隧,不共有法。是行也,鲁人以莒人先济,诸侯从之。
《晏子·杂上篇》:公游于纪,得金。乃发视之,中有丹书。曰:食鱼无反,勿乘驽马。公曰:善哉。知苦言,食鱼无反则恶其鱢也。勿乘驽马,恶其取道不远也。晏子对曰:不然,食鱼无反毋尽民力乎。勿乘驽马则无置不肖于侧乎。公曰:纪有书,何以亡也。晏子对曰:有以亡也。婴闻之君子,有道悬之闾纪,有此言注之,其不亡何待乎。
《韩子·难三篇》:人有设桓公隐者曰:一难,二难,三难,何也。桓公不能射,以告管仲。管仲对曰:一难也,近优而远士。二难也,去其国而数之海。三难也,君老而晚置太子。桓公曰:善。不择日而庙礼太子。
或曰:管仲之射隐,不得也。士之用不在近远,而俳优侏儒固人主之所与燕也,则近优而远士而以为治,非其难者也。夫处势而不能用其有,而徒不去国,是以一人之力禁一国。以一人之力禁一国者,少能胜之。明能照远奸而见隐微,必行之令,虽远于海,内必无变。然则去国之海而不劫杀,非其难者也。楚成王置商臣以为太子,又欲置公子职,商臣作难,遂弑成王。公子宰周太子也,公子根有宠,遂以东州反,分而为两国。此皆非晚置太子之患也。夫分势不二,庶孽卑,宠无藉,虽处老髦,晚置太子可也。然则晚置太子,庶孽不乱,又非其难也。物之所谓难者,必借人成势而勿使侵害己,可谓一难也,贵妾不使二后,二难也。爱孽不使危正适,专听一臣而不敢偶君,此则可谓三难也。
《难四篇》:卫灵公之时,弥子瑖有宠于卫国。侏儒有见公者曰:臣之梦浅矣。公曰:奚梦。梦见灶者,为见公也。公怒曰:吾闻人主者梦见日,奚为见寡人而梦见灶乎。侏儒曰:夫日兼照天下,一物不能当也。人君兼照一国,一人不能壅也。故将见人主而梦日也。夫灶,一人炀焉,则后人无从见矣。或者一人炀君邪。则臣虽梦灶,不亦可乎。公曰:善。遂去雍锄,退弥子瑕,而用司空狗。
《吴越春秋》:夫差既杀子胥,连年不孰,民多怨恨。吴王复伐齐。为阑沟于商鲁之间,北属蕲,西属济,欲与鲁晋合攻于黄池之上。恐群臣复谏,乃令国中曰:寡人伐齐,有敢谏者,死。太子友知子胥忠而不用,太宰嚭佞而专政,欲切言之,恐罹尤也,乃以讽谏激于王。清旦,怀丸持弹从后园而来,衣袷履濡。王怪而问之,曰:子何为袷衣濡履,体如斯也。太子友曰:适游后园,闻秋蜩之声,往而观之。夫秋蜩登高树,饮清露,随风为挠,长吟悲鸣,自以为安,不知螳螂超枝缘条,曳腰耸距而稷其形。夫螳螂翕心而进,志在有利,不知黄雀盈绿林,徘徊枝阴,微进,欲啄螳螂。夫黄雀但知伺螳螂之有味,不知臣挟弹危掷,蹭蹬飞丸而集其背。今臣但虚心志在黄雀,不知空埳其旁,闇忽埳中,陷于深井。臣故袷体濡履,几为大王取笑。王曰:天下之愚,莫过于斯:但贪前利,不睹后患。太子曰:天下之愚,复有甚者。鲁因周公之末,有孔子之教,守仁抱德,无欲于邻国,而齐举兵伐之,不爱民命,惟有所获。夫齐徒举伐鲁,不知吴悉境内之士,尽府库之财,暴师千里而攻之。夫吴徒知踰境征伐非吾之国,不知越王将选死士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屠我吴国,灭我吴宫。天下之危,莫过于斯也。吴王不听太子之谏,遂北伐齐。
《列子·说符篇》:白公问孔子曰:人可与微言乎。孔子不应。白公问曰:若以石投水,何如。孔子曰:吴之善没者能取之。曰:若以水投水,何如。孔子曰:淄渑之合,易牙尝而知之。白公曰:人固不可与微言乎。孔子曰:何为不可。唯知言之谓者乎。夫知言之谓者:不以言言也。争鱼者濡,逐兽者趋,非乐之也。故至言去言,至为无为。夫浅知之所争者末矣。白公不得已,遂死于浴室。《史记·楚世家》:庄王即位三年,不出号令,日夜为乐,令国中曰:有敢谏者死无赦。伍举入谏。庄王左抱郑姬,右抱越女,坐钟鼓之间。伍举曰:愿有进隐。曰:有鸟在于阜,三年不蜚不鸣,是何鸟也。庄王曰:三年不蜚,蜚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举退矣,吾知之矣。居数月,淫益甚。大夫苏从乃入谏。王曰:若不闻令乎。对曰:杀身以明君,臣之愿也。于是乃罢淫乐,听政,所诛者数百人,所进者数百人,任伍举、苏从以政,国人大说。《田敬仲世家》:驺忌子见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髡见之曰:善说哉。髡有愚志,愿陈诸前。驺忌子曰:谨受教。淳于髡曰:得全全昌,失全全亡。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毋离前。淳于髡曰:狶膏棘轴,所以为滑也,然而不能运方穿。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事左右。淳于髡曰:弓胶昔干,所以为合也,然而不能傅合疏罅。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自附于万民。淳于髡曰:𤜶裘虽弊,不可补以黄狗之皮。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择君子,毋杂小人其间。淳于髡曰:大车不较,不能载其常任;琴瑟不较,不能成其五音。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修法律而督奸吏。淳于髡说毕,趋出,至门,而面其仆曰:是人者,吾语之微言五,其应我若响之应声,是人必封不久矣。居期年,封以下邳,号曰成侯。
《新序·杂事篇》:昔者,邹忌以鼓琴见齐宣王,宣王善之。邹忌曰:夫琴所以象政也。遂为王言琴之象政状及霸王之事。宣王不悦,与语三日,遂拜以为相。齐有稷下先生,喜议政事,邹忌既为齐相,稷下先生淳于髡之属七十二人,皆轻忌,以谓设以辞,邹忌不能及。乃相与俱往见邹忌。淳于髡之徒礼倨,邹忌之礼卑。淳于髡等曰:𤜶白之裘,补之以弊羊皮,何如。邹忌曰:敬诺,请不敢杂贤以不肖。淳于髡曰:方内而员釭,如何。邹忌曰:敬诺,请谨门内,不敢留宾客。淳于髡等曰:三人共牧一羊,羊不得食,人亦不得息,何如。邹忌曰:敬诺,减吏省员,使无扰民也。淳于髡等三称,邹忌三知之如应响。淳于髡等辞屈而去。邹忌之礼倨,淳于髡等之礼卑。故所以尚干将莫邪者,贵其立断也;所以贵骐骥者,为其立至也。必且历日旷久乎。丝氂犹能挈石,驽马亦能致远,是以聪明捷敏,人之美材也。子贡曰:回也,闻一以知十。美敏捷也。
靖郭君欲城薛;而客多以谏,君告谒者,无为客通事。于是有一齐人曰:臣愿一言,过一言,臣请烹。谒者赞客。客曰:海大鱼。因反走。靖郭君曰:请少进。客曰:否。臣不敢以死戏。靖郭君曰:嘻。寡人毋得已,试复道之。客曰:君独不闻海大鱼乎。网弗能止,缴弗能牵,砀而失水,陆居则蝼蚁得意焉。且夫齐,亦君之水也,君已有齐,奚以薛为。君若无齐,城薛犹且无益也。靖郭君大悦,罢民弗城薛也。
《刺奢篇》:魏文侯见箕季其墙坏而不筑,文侯曰:何为不筑。对曰:不时,其墙枉而不端。问曰:何不端。曰:固然。从者食其园之桃,箕季禁之。少焉日晏,进粝餐之食,瓜瓠之羹。文侯出,其仆曰:君亦无得于箕季矣。曩者进食,臣窃窥之,粝餐之食,瓜瓠之羹。文侯曰:吾何无得于季也。吾一见季而得四焉。其墙坏不筑,云待时者,教我无夺农时也。墙枉而不端,对曰固然者,是教我无侵封疆也。从者食园桃,箕季禁之,岂爱桃哉。是教我下无侵上也。食我以粝餐者,季岂不能具五味哉。教我无多敛于百姓,以省饮食之养也。
《说苑·敬慎篇》:常摐有疾,老子往问焉,曰:先生疾甚矣,无遗教可以语诸弟子者乎。常摐曰:子虽不问,吾将语子。常摐曰:过故乡而下车,子知之乎。老子曰:过故乡而下车,非谓其不忘故耶。常摐曰:嘻,是已。常摐曰:过乔木而趋,子知之乎。老子曰:过乔木而趋,非谓敬老耶。常摐曰:嘻,是已。张其口而示老子曰:吾舌存乎。老子曰:然。吾齿存乎。老子曰:亡。常摐曰:子知之乎。老子曰:夫舌之存也,岂非以其柔耶。齿之亡也,岂非以其刚耶。常摐曰:嘻,是已。天下之事已尽矣,无以复语子哉。
《政理篇》:复槁之君朝齐,桓公问治民焉,复槁之君不对,而口操衿抑心,桓公曰:与民共甘苦饥寒乎。夫以我为圣人也,故不用言而谕。因礼之千金。
《正谏篇》:晋平公好乐,多其赋敛,下治城郭,曰:敢有谏者死。国人忧之,有咎犯者,见门大夫曰:臣闻主君好乐,故以乐见。大夫入言曰:晋人咎犯也,欲以乐见。平公曰:内之。止坐殿上,则出钟磬竽瑟。坐有顷。平公曰:客子为乐。咎犯对曰:臣不能为乐,臣善隐。平公召隐士十二人。咎犯曰:隐臣窃愿昧死御。平公曰诺。咎犯申其左臂而诎五指,平公问于隐官曰:占之为何。隐官皆曰:不知。平公曰:归之。咎犯则申其一指曰:是一也,便游赭尽而峻城阙。二也,柱梁衣绣,士民无褐。三也,侏儒有馀酒,而死士渴。四也,民有饥色,而马有粟秩。五也,近臣不敢谏,远臣不敢达。平公曰善。乃屏钟鼓,除竽瑟,遂与咎犯参治国。
《汉书·东方朔传》:朔,待诏金马门,稍得亲近。上尝使诸数家射覆,置守宫盂下,射之,皆不能中。朔自赞曰:臣尝受易,请射之。乃别蓍布卦而对曰:臣以为龙又无角,谓之为蛇又有足,跂跂脉脉善缘壁,是非守宫即蜥蜴。上曰:善。赐帛十匹。复使射他物,连中,辄赐帛。时有幸倡郭舍人,滑稽不穷,常侍左右,曰:朔狂,幸中耳,非至数也。臣愿令朔复射,朔中之,臣榜百,朔不能中,臣赐帛。乃覆树上寄生,令朔射之。朔曰:是窭数也。舍人曰:果知朔不能中也。朔曰:生肉为脍,乾肉为脯;著树为寄生,盆下为窭数。上令倡监榜舍人,舍人不胜痛,呼謈。朔笑之曰:咄。口无毛,声謷謷,居益高。舍人恚曰:朔擅诋欺天子从官,当弃市。上问朔:何故诋之。对曰:臣非敢诋之,乃与为隐耳。上曰:隐云何。朔曰:夫口无毛者,狗窦也;声謷謷者,乌哺𪃟也;居益高者,鹤俛啄也。舍人不服,因曰:臣愿复问朔隐语,不知,亦当榜。即妄为谐语曰:令壶龃,老柏涂,伊优亚,狋吽牙。何谓也。朔曰:令者,命也。壶者,所以盛也。龃者,齿不正也。老者,人所敬也。柏者,鬼之廷也。涂者,渐洳径也。伊优亚者,辞未定也。狋吽牙者,两犬争也。舍人所问,朔应声辄对,变诈锋出,莫能穷者,左右大惊。
《九州春秋》:夏侯渊为黄忠所杀,操临汉中。至阳平,欲攻。刘元德而不得进,欲守又难为功。乃出令曰:鸡肋。官属不知所谓,杨修便自严装。人惊问修,何以知之。修曰:夫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汉中。知公欲还也。俄操回师时人伏其几决。
《世说》:魏武尝过曹娥碑下,杨修从。碑背上见题作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字,魏武谓修:解否。修曰:解。黄绢,色丝也,于字为绝;幼妇,少女也,于字为妙;外孙,女子也,于字为好;齑臼,受辛也,于字为辞;所谓绝妙好辞也。
《魏书·咸阳王禧传》:世宗既览政,禧意不安。而其国斋帅刘小苟,每称左右言欲诛禧。禧闻而叹曰:我不负心,天家岂应如此。由是常怀忧惧。加以赵脩专宠,王公罕得进见。禧遂与其妃兄兼给事黄门侍郎李伯尚谋反。时世宗幸小平津,禧在城西小宅。初欲勒兵直入金墉,众怀沮异,禧心因缓。自旦达晡,计不能决,遂约不泄而散。武兴王杨集始出便驰告,而禧意不疑。乃与臣妾向洪池别墅,遣小苟奉启,云检行田牧。小苟至邙岭,已逢军人,怪小苟赤衣,将欲杀害。小苟困迫,言欲告反,乃缓之。禧是夜宿于洪池,大风暴雨,拔树折木。禧不知事露。其夜,或说禧曰:殿下集众图事,见意而停,恐必泄漏,今夕何宜自宽。恐危祸将至。禧曰:有此躯命,应知自惜,岂待人言。又说曰:殿下儿妇已渡河,两头不相知,今俯眉自安,不其危乎。禧曰:初遣去日,令如行人渡河,听我动静。我久已遣人追之,计今应还。而尹仵期与禧长子通已入河内郡,列兵仗,放囚徒。而将士所在追禧。禧自洪池东南走,僮仆不过数人,左右从禧者,唯兼防閤尹龙虎。禧忧迫不知所为,谓龙虎曰:吾愦愦不能堪,试作一谜,当思解之,以释毒闷。龙虎欻忆旧谜云:眠则俱眠,起则俱起,贪如豺狼,赃不入己。都不有心于规刺也。禧亦不以为讽己,因解之曰:此是眼也。而龙虎谓之是箸。《伽蓝记》:王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之,谓肃曰:即中国之味也。羊肉何如。鱼羹何如。茗饮酪浆何如。肃对曰:羊者,是陆产之最。鱼者,是水族之长。所好不同,并各称珍,以味言之,是有优劣。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唯茗不中与酪作奴。高祖大笑,因举酒,曰:三三横两两纵,谁能辨之。赐金钟,御史中丞李彪曰:沽酒老妪瓮注𤬪,屠儿割肉与称同。尚书右丞甄琛曰:吴人浮水,自云:工妓儿掷绳在虚空。彭城王协曰:臣始解,此是习字。高祖即以金钟赐彪。朝廷服彪聪明,有知甄琛和之亦速。
《唐书·许钦明传》:钦明,以军功擢左玉钤卫将军、安西大都护、盐山郡公。出为凉州都督。尝轻骑按部,会突厥默啜兵奄至,被执。贼与皆至灵州,使说之降。钦明至城下,呼曰:我乏食,有美酱乎。有粱米乎。并乞墨一枝。时贼营四面阻水,惟一路得入。钦明欲选将柬兵,乘夜袭贼也,而城中无寤其廋者,遂见害。
《大唐新语》:则天朝,诸蕃客上封事,多获官赏,有为右台御史者。则天尝问张元一曰:近日在外,有何可笑事。元一对曰:朱前宜著绿,绿仁杰著朱。阎知微骑马,马吉甫骑驴。将名作姓李千里,将姓作名吴杨吾。左台胡御史,右台御史胡。元礼也,蕃人为御史者。寻授别敕。
《玉泉子》:太保令狐相绹出镇淮海,日友使班蒙与从事,俱游大明寺之西廊。睹前壁所题云:一人堂堂二曜同,光泉深尺一点去。冰傍二人相连不欠,一边三梁四柱烈火而然,除却双勾。两日诸寮佐幕顾驻足,久之莫能辨解。独班蒙曰:一人,岂非大字乎。二曜者日月,非明字乎。尺一者十一寸,非寺字乎。点去冰傍水字也。二人相连天字也。不欠一边下字也。三梁四柱而烈火,无字也。两日除双勾,比字也。得非大明寺水天下无比乎。众皆恍然,曰:黄绢之奇智,亦何异哉。叹美弥日询之,老僧曰:顷年有客独游,题之而去,不言姓氏。
乾符末有客寓止广陵开元寺。因文会话,云:顷在京寄青龙寺,日有客,尝访知。寺僧属其匆遽不暇,留连翊日。至又遇要地朝客,后至复来,复阻。他日颇有怒色,题其门而去。龛龙东去海时,日隐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僧皆不能详,有沙弥颇解,众问其由。曰:龛龙去有合字存焉。时日隐有寺字存焉。敬文不在有苟字存焉。碎石入沙有卒字存焉。此不逊之言辱我曹矣。僧大悟,追访沓无踪矣。客云:合寺苟卒沙弥,乃懿皇朝云皓供奉是也。
《庐陵官下记》:曹著机辩,有客试之,因作谜。云:一物坐也,坐卧也。坐立也。坐行也。坐著应声曰:在官地,在私地,复作一谜,云:一物坐也。卧立也。卧行也。卧走也。卧卧也。卧客不晓,曹曰:我谜吞得你谜,客大惭。
《谈苑》:宋庠罢参,郑戬罢枢叶,清臣罢计,吴安道罢尹,盖吕文靖恶其党盛也。时数公多以短封廋词相往来。如青骨不识字,米席子作版之类,青骨谓蒋堂时谚,谓知制诰为识字,待制为不识字,杨吉作发运以饷权要得户部副使。
《青箱杂记》:陈亚自为亚字谜,曰:若教有口便哑,且要无心为恶。中间全没肚肠,外面强生棱角,此虽一时俳谐之词,然所记兴,亦有深意。
《冷斋夜话》:舒王在钟山有道士求谒,因与棋,辄作数语。曰:彼亦不敢先此,亦不敢先,惟其不敢先,是以无所争,惟其无所争,故能入于不死不生。舒王笑曰:此特棋隐语也。
《枫窗小牍》:荆公柄国时,有人题相国寺壁,云:终岁荒芜湖浦焦,贫女戴笠落柘条。阿侬去家京洛遥,惊心寇盗来攻剽。人皆以为夫出妇忧,荒乱也。及荆公罢相,子瞻召还,诸公饮苏寺中,以此诗问之。苏曰:于贫女句,可以得其人矣。终岁十二月也。十二月为青字,荒芜田有草也。草田为苗字,湖浦焦水去也。水旁去为法字。女戴笠为安字,柘落木条剩石字,阿侬是吴言,合吴言为误字,去家京洛为国寇盗为贼民,盖言青苗法,安石误国贼民也。
《琅嬛记》: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惟忆三句。云: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后李翁以女女之,即易安也,果有文章。
《贤奕》:尼妙寂姓叶氏,江州寻阳人,嫁大贾任华。父升与华之潭州不复。妙寂忽梦父泣谓曰:吾与汝夫湖中遇盗,杀我者,车中猴门东草。杀尔夫者,禾中走一日。夫有李公佐者,能辨隐语,谓妙寂曰:杀汝父者,申兰。杀汝夫者,申春耳。猴申生也。车去两头,故是申字。门东草,非兰字耶。禾中走者,穿田过也。此亦申字。一日夫盖春字耳。妙寂乃易服泛佣江湖之间,闻有申村,村中有申兰兄弟,默往求佣。年馀无知,其非丈夫者,二盗饮醉,妙寂奔告有司,获之,词伏就法,得其所丧以归,竟从释教云。
《霏雪录》:元末有人襆被行山径间,遇恶少,意所负,必楮镪也。击杀之,视襆中特楮衾耳。大悔之,乃书楮衾曰:的的的孰令尔纸被似钞角。问我何处住,五色云中住,问我是何姓,杓子少个柄尔也。错我也。错不如归去。的的的,愬官不知主名,召商谜者问之。曰:五色云綵烟也。綵烟新昌山名杓子少柄盂也。盖于姓也。密令隶人往踪迹之,久而不得隶人,亦了事者。一日坐镊肆栉发,见一人对门置饼,鼓其槌,作的的之声,即扬言曰:某山中劫负纸被者,官察知贼处。即来捕,视其人有惧色,次日闭门不卖饼矣。竟捕之,果服。《龙兴慈记》:圣祖战偶失利,夜行宿妓馆,明发语姓名,题诗于壁。曰:二之十古之一,左七右七横山倒。出得了一是为之土之一,皆不能解。后生子闻登极录壁间诗,㩦子奏闻,即命工部造府,封子为王。其妇不召见诗,盖言王吉妇得子,为王系。曰:钦仰圣睿,非肤浅所能窥也。又闻母氏云:起兵时,微行御女,与记后生子,合年月日认之,多封王。亦名养子,有封侯者,噫众建亲王,垂万世无疆之休。
《委巷丛谈》:杭人元夕多以谜为猜灯,任人商略。永乐初,钱塘杨景言以善谜名。

隐语部杂录

《酉阳杂俎续集》:事徵释门古今谜字。 争田书贞字。〈善继〉焉兜知伯叔。〈柯古〉解梦羊负鱼,〈梦复〉问入。曰:下人〈善继〉塔上书师子。〈柯古〉
《闻见后录》:钱昭度有《食梨》诗,云:西南片月充肠,冷二八飞泉绕齿寒。予读乐府解题,井谜云:二八三八飞泉仰流,盖二八三八为五八四十也。四十为井字。《墨客挥犀》:或传得一诗谜,云: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雪肤。走入帐中寻不见,任他风水满江湖。乃贾岛李白罗隐潘阆四诗人名也。或以为王丞相所撰。
《容斋四笔》:杜韩二公作诗,或用歇后语,如悽其望吕葛山鸟山花,吾友于友于皆挺拔,再接再砺。乃僮仆诚自刽为尔。惜居诸谁谓贻厥无基址之类是已。《演繁露》:古无谜字,若其意制,即伍举东方朔谓之为隐者是也。隐者,藏匿事情,不使暴露也。至《鲍照集》则有井谜矣。《玉篇》亦收谜字,释云隐也。即后世之谜也。鲍之井谜曰:一八五八飞泉仰流,飞泉仰流也者,垂绠取水而上之,故曰:仰流也。一八者,井字。八角也。五八者,析井字而四之,则其字为十者。四也,四十即五八也。凡谜皆仿此。
《老学庵笔记》:蔚蓝乃隐语,天名非可以义理解也。杜子美《梓州金华山》,诗云:上有蔚蓝天垂光,抱琼台犹未有害。韩子苍乃云:水色天光共蔚蓝,乃直谓天与水之色,俱如蓝耳。恐又因杜诗而失之。
《鸡肋编》:著屐之谜,载于前史。《鲍照集》中亦有之,如一士弓张泉非衣金卯刀,千里草之,其原出于及正止戈,而诗人因作字谜。王介甫作字谜,云:兄弟四人,两人大,一人立地,二人坐,家中更有一两口,便是凶年也好过。又作谜云:常随措大官人满腹文章儒雅。有时一面红妆,爱向花前月下,至于酒席之间,亦专以文字为戏。尝为令,云:有商人姓任名,贩金与锦至关。关吏告之,任,任入金锦禁急。又云:亲兄弟日日昌,堂兄弟火火炎。堂兄弟令令。又云:掘地去土添水成池,皆无有能酬者。又为字中一点谜,云:寒则重重叠叠,热则四散分流。兄弟四人,下县三人,入州在村里,只在村里,在市头,只在市头。又为叠字,下两点谜,云:兄弟二人同姓同名,若要识我,先识家兄。不识我家兄,知为谁人。妇字谜云:左七右七横山倒出。甑谜云:将军是个五行精日月,燕山望石城待得功成身又退。空将心腹为苍生。
《齐东野语》:古之所谓廋词,即今之隐语,而俗所谓谜。《玉篇谜》:字释云:隐也,人皆知其始于黄绢,幼妇而不知。自汉伍举曼倩时已有之矣。至《鲍照集》则有井字谜,自此杂说所载,间有可喜。今择其佳者,著数篇于此,以资酒边雅谈云。
用字谜云:一月复一月,两月共半边,上有可耕之田,下有长流之川,六口共一室,两口不团圆。又云:重山复重山,重山向下悬,明月复明月,明月两相连。木玷云:我本无名,因汝有名。汝有不平,吾与汝平。日谜云:画时圆写时方,寒时短热时长。又云:东海有一鱼无头亦无尾,除去脊梁骨,便是这个谜。
染物霞头云:身居色界中,不染色界尘。一朝解尘缚,见姓自分明。
持棋云:彼亦不敢先,此亦不敢先,惟其不敢先,是以无所争,是以能入于不死不生。
字点云:寒则重重叠叠,热则四散分流,四个在县,三个在州,村里不见,在村里市头不见,在市头。
印章云:方圆大小随人腹里文章儒雅,有时满面红妆,常在风前月下。
金刚云:立不中门,行不履阈,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亦不足畏也矣。
蜘蛛云: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心藏之,元之又元,又云: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拄杖云: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将焉用彼。
木屐云: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遇刚则铿尔有声,遇柔则没齿无怨。
蹴鞠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墨斗云:我有一张琴,丝弦长在腹。时时马上弹,弹尽天下曲。
打稻耞云: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夹注书云:大底不曾说小底,小底常是说大底。若要知得大底事,须去仔细问小底。
元夕灯球云:我有红圆子,治赤白带下,每服三五九,临夜茶酒下。
日历云:都来一尺长,上面都是节,两头非常冷,中间非常热。
手指云:大者两支,小者三支,十枚共计二十八支。水中石云:小时大,大时小,渐渐大不见了,或以为小儿囟门。
手巾云:八尺一片四角,两面所识是人面,不识畜生面。
接果云:斫头便斫头,却不教汝死,抛却亲生男,却爱过房子。
又有以今人名藏古人名者,云:人人皆戴子瞻帽。〈仲长统〉君实新来转一官。〈司马迁〉门状送还王介甫。〈谢安石〉潞公身上不曾寒。〈温彦博〉
又有以古诗赋败弓云:争帝图王势已倾。〈无靶〉八千兵散楚歌声。〈无弦〉乌江不是无船渡。〈无弰〉羞向东吴再起兵。〈无面〉然此近俗矣。若今书会所谓谜者,尤无谓也。《丹铅总录》:杜子美诗:侧生野岸及江蒲,不熟丹宫满玉壶。云壑布衣鲐背死,劳生害马翠眉须。杜公此诗盖纪明皇为贵妃取荔枝事也。其用侧生字,盖为廋文隐语,以避时忌。春秋定哀多微辞之意,非如西昆用僻事也。末二句盖昌黎感二鸟之意,言布衣抱道,有老死云壑而不徵者。乃劳生害马,以给翠眉之须何为者耶。其旨可谓隐而彰矣。山谷谓云壑布衣指后汉临武长唐羌谏止荔枝贡者,此俗所谓厚皮馒头夹纸灯笼矣。山谷尚如此,又何以责黄鹤蔡梦弼辈乎。
罗隐《咏红梅》诗云:天赐胭脂一抹腮,盘中风味笛中哀。虽然未得和羹用,曾与将军止渴来。此却似军官宿娼谜也。
《暖姝由笔》:祝枝山学佛语,作义袋谜子。曰:无佛〈物〉不开口,开口便成佛。〈盛物〉盘多罗诘,〈结〉多罗破,多刹,〈撒〉多佛,〈物〉多难陀。〈驼〉
一个十字四个口字,〈是图字〉一个口字四个十字。〈是毕字〉《委巷丛谈》《辍耕录》言:杭州人好为隐语,以欺外方。如物不坚致,曰:憨大。暗换易物曰:搠包。儿粗蠢人曰:杓子。朴实曰:艮头。白獭髓言杭俗浇薄。语年甲则曰:年末。语居止则曰:只在前面。语家口则曰:一差牙齿。语仕禄则曰:小差遣。此皆宋时事耳。乃今三百六十行各有市语,不相通用,仓猝聆之,竟不知为何等语也。有曰:四平市语者,以一为忆多娇,二为耳边风,三为散秋香,四为思乡马,五为误佳期,六为柳摇金,七为砌花台,八为霸陵桥,九为救情郎,十为舍利子,小为消梨花,大为朵朵云,老为落梅风,讳低物为靸,以其足下物也。复讳靸为撒金钱,则又义意全无,徒以惑乱观听耳。
杭人有以二字,反切一字,以成声者,如以秀为鲫,溜以团为突栾,以精为鲫,令以俏为鲫跳,以孔为窟笼,以盘为勃兰,以铎为突落,以窠为窟陀,以圈为窟栾,以蒲为鹘卢,有以双声而包一字,易为隐语,以欺人者。如以好为现萨,以丑为怀五,以骂为杂嗽,以笑为喜黎,以肉为直线,以鱼为河戏,以茶为汕老,以酒为海老,以没有为埋梦,以莫言为稀调。又有讳本语而巧为俏语者,如诟人嘲我,曰:淄牙。有谋未成曰:扫兴。之类是也。
《太平清话》:汉太尉许馘碑,其阴题云:谈马砺毕王田数七。徐铉读之,以为许碑重立碑,在宜兴。

大小言部艺文一

《大言赋》周宋玉

楚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游于阳云之台。王曰:能为寡人大言者上坐。玉因唏曰:操是太阿戮剥一世,流血冲天,车不可以厉。至唐勒曰:壮士愤兮绝天维,北斗戾兮太山夷。至景差曰:校士猛毅,皋陶嘻大笑至兮,摧覆思锯牙,裾云晞甚大吐舌,万里唾一世。至宋玉曰:方地为车,圆天为盖,长剑耿介倚乎天外。王曰:未可也。玉曰:并吞四夷,渴饮枯海,跂越九州,无所容止身。大四塞愁,不可长据地。蹴天迫不得仰,若此之大也。如何。楚王曰:善。

《小言赋》前人

楚襄王既登阳云之台,令诸大夫景差唐勒宋玉等并造大言赋。赋毕,而宋玉受赏。王曰:此赋之迂诞,则极巨伟矣。抑未备也。且一阴一阳,道之所贵。小往大来剥复之类也。是故卑高相配,而天地定位,三光并照,则小大备能高,而不能下。非兼通也。能粗而不能细,非妙工也。然上坐者,未足明赏。贤人有能为小言赋者,赐之云梦之田。景差曰:载氛埃兮,乘𣿖尘。体轻蚊翼形微,蚤鳞聿遑,浮踊凌虚纵身,经由针孔出入。罗巾飘眇翩绵,乍见乍泯。唐勒曰:析飞尘以为舆。剖秕糠以为舟。汎然投乎杯水中,澹若巨海之洪流。冯蚋眦以顾盼;附蠛蠓而遨游。宁隐微以无准原。存亡而不忧。又曰:馆于蝇须,宴于毫端,烹虱脑切虮肝,会九族而同哜,犹委馀而不殚。宋玉曰:无内之中微物,潜生比之无象,言之无名,蒙蒙灭景,昧昧遗形,超于太虚之域,出于未兆之庭纤,于毳末之微蔑,陋于茸毛之方生。视之则眇眇。望之则冥冥。离朱为之叹闷,神明不能察其形。二子之言磊磊,皆不小。何如之为精。王曰:善。遂赐云梦之田。

《小语赋》晋·傅咸

楚襄王登阳云之台,景差唐勒宋玉侍,王曰:能为小语者处上位。景差曰:幺蔑之子,形难为象。晨登蚁垤,薄暮不上。朝炊半粒,昼复得酿。烹一小虱,饱于乡党。唐勒曰:攀蚊髯,附蚋翼,我自谓重彼不极,邂逅有急相切逼,窜于针孔以自匿。宋玉曰:折薜足以为棹,舫粒糠而为舟,将远游以遐览,越蝉溺以横浮。若涉海之无涯,惧湮没于洪流,弥数旬而汔济,陟虮蚁之崇丘,未升半而九息,何时达乎杪头。
《拟大言赋》〈有序〉宋·苏易简
淳化四年,上皇帝书白龙笺草书。宋玉大言赋,赐玉堂。臣苏易简御笔,煌煌雄辞,洋洋瑰玮,博达不可备详。召易简升殿,躬指其理且叹。宋玉奇怪也。因伏而奏,曰:恨宋玉不与陛下同时。帝曰:噫,何代无人焉。卿为朕言之易简,因拟宋玉作《大言赋》,以献,其辞曰:

圣人兴兮,告成功。登昆崙兮,展升中。芳席地兮,飨祖宗。天籁起兮,调笙镛。日乌月兔耀文明也。参旗井钺严武卫也。执北斗兮,奠元酒也。削西华兮,为石䃭也。飞云涌霞腾燔燎也。刳鲸腊鹏代鹣鲽也。迅雷三变山神呼也。流电三激爟火举也。四时一同兮,万八千年。泰山融兮,溟海乾圆。盖偃兮,方舆穿。君王寿兮,无穷焉。

大小言部艺文二〈诗〉

《大言》梁·昭明太子

观修鶤其若辙鲋,视沧海之如滥觞。经二仪而局蹐,跨六合以翱翔。

《细言》前人

坐卧邻空尘,凭附蟭螟翼。越咫尺而三秋,度毫釐而九息。

《大言应令》沈约

隘此大汎庭,方知九垓局。穷天岂弥指,尽地不容足。

《细言应令》前人

开馆尺棰馀,筑榭微尘里。蜗角列州县,毫端建朝市。

《大言应令》王锡

欲游五岳,迫不得申。杖千里之木,鲙横海之鳞。

《细言应令》前人

冥冥蔼蔼,离朱不辨其实。步蜗角而三伏,经针孔而千日。

《大言应令》王规

俛身望日入,下视见星罗。嘘八风而为气,吹四海而扬波。

《细言应令》前人

针锋于焉止息,发杪可以翱翔。蚊眉深而易阻,蚁目旷而难航。

《大言应令》张缵

河流既竭,日月俱腾。罝罗微物,动落云鹏。

《细言应令》前人

遨游蚁目辨轻尘,蚊睫成宇虱如轮。

《大言应令》殷钧

噫气为风,挥汗成雨。聊灼戴山龟,欲持探邃古。

《细言应令》前人

汎舟毛滴海,为政蜗牛国。逍遥轻尘上,指尘问南北。

《七言大言联句》 颜真卿  昼  李崿  张荐

高歌阆风步瀛洲〈昼〉,燂鹏爚鲲餐未休〈真卿〉。四方上下无外头〈崿〉,一啜顿涸沧溟流。

《七言小言联句》 真卿  昼

长路迢遥吞吐丝〈真卿〉,蟭螟蚊睫察难知〈昼〉

《大言》权德舆

华嵩为佩河为带,南交北朔跬步内。抟鹏作腊巨鳌脍,伸舒轶出元气外。

《小言》前人

醯鸡伺晨驾蚊翼,毫端棘刺分畛域。蛛丝结搆聊荫息,蚁垤崔嵬不可陟。

大小言部纪事

《晋书·顾恺之传》:桓元时与恺之同在殷仲堪坐,共作了语。恺之先曰:火烧平原无遗燎。元曰:白布缠根树旒旐。仲堪曰:投鱼深泉放飞鸟。复作危语。元曰:矛头淅米剑头炊。仲堪曰:百岁老翁攀枯枝。有一参军云:盲人骑瞎马临深池。仲堪眇目,惊曰:此太逼人。因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