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哀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理学汇编文学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目录

 哀诔部汇考
  周礼〈春官〉
  汉书〈景帝本纪〉
  刘熙释名〈释书契〉
  晋书〈礼志〉
 哀诔部总论
  礼记〈曾子问〉
  挚虞文章流别论〈诔 哀辞〉
  刘协文心雕龙〈哀吊〉
  徐炬事物原始〈诔〉
  吴讷文章辩体〈哀诔〉
  徐师曾文体明辩〈诔 哀辞 吊文〉
 哀诔部艺文一
  答明帝诏表      陈思王曹植
  上卞太后诔表        前人
  挽歌议          晋挚虞
  谢撰懿德太子哀策文降敕褒扬表
               唐李峤
  谢人求哀辞书       宋林希
  答王近思          朱子
 哀诔部艺文二〈诗〉
  古挽歌          孟云卿
 哀诔部纪事
 哀诔部杂录

文学典第一百七十五卷

哀诔部汇考

《周礼》《春官》

大祝,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六曰诔。
〈订义〉郑司农曰:诔谓积累,生时德行以赐之,命主为其辞。《春秋传》:孔子卒,哀公诔之曰:闵天不淑,不憖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嬛嬛予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此皆有文雅辞令难为者,故大祝官,主作六辞,或曰:诔。《论语》:所谓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祇。

太史掌建邦之六典,大丧,执法以莅劝防,遣之日,读诔。丧事考焉。小丧,赐谥。
易氏曰:法者,六引六绋之法。 郑康成曰:遣谓祖庙之庭,大奠将行时也。人之道终于此,累其行而读之大师。又帅瞽廞之,而作谥瞽史,知天道,使共其事,言王之诔,谥成于天道。 贾氏曰:曾子问云:惟天子称天以诔之。彼注引公羊制谥于南郊,瞽史既知天道,又于南郊制天子之谥,称天以诔之。是王之谥,成于天道。然则先于南郊制谥,乃于遣之日读之,葬后则称谥。 又曰:大史赐之谥,小史读之,故小史职云:卿大夫之丧,赐谥读诔,卿大夫将作谥之时,其子请于君,君亲为之制谥。谥成,使大史特往赐之。小史至遣之日,往为读之,知义然者见,《礼记·檀弓》云:公叔文子卒,其子戍请谥于君。
黄氏曰:瞽诔其德行,故作谥,《史记》:其言动,故读
诔。 又曰:小丧王子弟之丧,郑谓卿大夫,非也。卿大夫赐谥读诔,小史掌之。

小史掌邦国之志,卿大夫之丧,赐谥,读诔。
郑康成曰:其读诔,亦以大史赐谥为节事相成也。

《汉书》《景帝本纪》

中元二年春二月,令诸侯王薨、列侯初封及之国,大鸿胪奏谥、诔、策。
〈注〉应劭曰:皇帝延诸侯王,宾王诸侯,皆属大鸿胪。故其薨,奏其行迹,赐与谥及哀策诔文也。师古曰:诔者,述累德行之文。

列侯薨及诸侯太傅初除之官,大行奏谥、诔、策。
〈注〉师古曰:大鸿胪,本名典客。大行,即典客之属官也,后改曰大行令。如淳曰:三公薨,以策书诔其行。

《刘熙·释名》《释书契》

诔,累也。累列其事而称之也。

《晋书》《礼志》

汉魏故事,大丧及大臣之丧,执绋者挽歌。新礼以为挽歌出于汉武帝役人之劳歌,声哀切,遂以为送终之礼。虽音曲摧怆,非经典所制,违礼设衔枚之义。方在号慕,不宜以歌为名,除不挽歌。挚虞以为:挽歌因倡和而为摧怆之声,衔枚所以全哀,此亦以感众。虽非经典所载,是历代故事。诗称君子作歌,唯以告哀,以歌为名,亦无所嫌。宜定新礼如旧。诏从之。

哀诔部总论

《礼记》《曾子问》

贱不诔贵,幼不诔长,礼也。唯天子称天以诔之,诸侯相诔,非礼也。
〈注〉诔之为言累也。累举其平生,实行为诔,而定其谥以称之也。

《挚虞·文章流别论》《诔》

诗颂箴铭之篇,皆有往古成文可放依,而作惟诔无定制,故作者多异焉。见于典籍者,《左传》《鲁哀公为孔子诔》

《哀辞》

哀辞者,诔之流也。崔瑗、苏顺、马融等,为之率,以施于童殇夭折不以寿终者,建安中,文帝与临淄侯各失稚子,命徐干刘桢等为之哀辞,哀辞之体,以哀痛为主,缘以叹息之辞。

《刘协·文心雕龙》《哀吊》

赋宪之谥,短折曰哀。哀者,依也。悲实依心,故曰哀也。以辞遣哀,盖下泪之悼,故不在黄发,必施夭昏。昔三良殉秦,百夫莫赎,事均夭横,《黄鸟》赋哀,抑亦诗人之哀辞乎。暨汉武封禅,而霍子侯暴亡,帝伤而作诗,亦哀辞之类矣。及后汉,汝阳王亡,崔瑗哀辞,始变前代。然履突鬼门,怪而不式;驾龙乘云,仙而不哀;又卒章五言,颇似歌谣,亦彷佛乎汉武也。至于苏顺、张升,并述哀文,虽发其精华,而未极心实。建安哀辞,惟伟长差善,《行女》一篇,时有恻怛。及潘岳继作,实踵其美。观其虑善辞变,情洞悲苦,叙事如传,结言摹诗,促节四言,鲜有缓句;故能义直而文婉,体旧而趣新,《金鹿》《泽兰》,莫之或继也。原夫哀辞大体,情主于痛伤,而辞穷乎爱惜。幼未成德,故誉止于察惠;弱不胜务,故悼加乎肤色。隐心而结文则事惬,观文而属心则体奢。奢体为辞,则虽丽不哀;必使情往会悲,文来引泣,乃其贵耳。吊者,至也。诗云神之吊矣,言神至也。君子令终定谥,事极理哀,故宾之慰主,以至到为言也。压溺乖道,以所不吊。又宋水郑火,行人奉辞,国灾民亡,故同吊也。及晋筑虒台,齐袭燕城,史赵苏秦,翻贺为吊,虐民搆敌,亦亡之道。凡斯之例,吊之所设也。或骄贵而殒身,或狷忿以乖道,或有志而无时,或美才而兼累,追而慰之,并名为吊。自贾谊浮湘,发愤吊屈。体同而事覈,辞清而理哀,盖首出之作也。及相如之吊二世,全为赋体;桓谭以为其言恻怆,读者叹息。及卒章要切,断而能悲也。扬雄吊屈,思积功寡,意深文略,故辞韵沈膇。班彪、蔡邕,并敏于致语。然影附贾氏,难为并驱耳。胡阮之吊夷齐,褒而无文,仲宣所制,讥呵实工。然则胡阮嘉其清,王子伤其隘,各其志也。祢衡之吊平子,缛丽而轻清;陆机之吊魏武,序巧而文繁。降斯以下,未有可称者矣。夫吊虽古义,而华辞未造;华过韵缓,则化而为赋。固宜正义以绳理,昭德而塞违,割析褒贬,哀而有正,则无夺伦矣。赞曰:辞定所表,在彼弱弄。苗而不秀,自古斯恸。虽有通才,迷方告控。千载可伤,寓言以送。

《徐炬·事物原始》《诔》

《说文》云:诔,谥也。述前人之功德。《礼》云:小史掌卿大夫之丧,读诔。谢太傅问陆退曰:张凭何以作母诔,不作父诔。曰:丈夫之德,表于行事;妇人之德,非诔不显。陆先生矜语其客曰:某,胥也。某,商也。其生某任之其死也。某诔之某于某何人也。任与诔也,非罪欤。周制大夫有谥,士则有诔,是诔始于周也。谓积累生时德行,以赐之命是也。

《吴讷·文章辩体》《哀诔》

《周礼·太祝》:作六辞以通上下,亲疏远近,六曰诔。鲁哀公十六年,四月,孔子卒,公诔之曰:昊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予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此即所谓诔辞也。郑氏注云:诔者,累也。累列生时行迹,读之以作谥,此唯有辞而无谥。盖唯累其美行,示己伤悼之情。尔后世有诔辞而无谥者,盖本于此。又按文章缘起,有汉武帝公孙弘诔,然无其辞唯文,选录曹子建之诔王仲宣,潘安仁之诔杨仲武,盖皆述其世糸行业,而寓哀伤之意,厥后韩退之之于欧阳詹,柳子厚之于吕温,则或曰诔辞,或曰哀辞。而名不同,迨宋南丰东坡诸老所作,则总谓之哀辞,大抵诔则多叙世业,故今率仿魏晋,以四言为句,哀辞则寓伤悼之情,而有长短句,及楚体不同焉。

《徐师曾·文体明辩》《诔》

按诔者,累也。累列其德行而称之也。《周礼》:太祝作六辞,其六曰诔。即此文也。今考其时,贱不诔贵,幼不诔长,故天子崩,则称天以诔之,卿大夫卒,则君诔之。鲁哀公诔,孔子曰:昊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予一人以在位,茕茕予在疚,呜呼,哀哉,尼父。古诔之可见者,止此。然亦略矣。窃意《周官》读诔以定谥,则其辞必详。仲尼有诔而无谥,故其辞独略,岂制诔之初意然欤。又按刘协云:柳妻诔惠子,辞哀而韵长。则今私诔之所由起也。盖古之诔,本为定谥,而今之诔,惟以寓哀,则不必问其谥之有无,而皆可为之。至于贵贱长幼之节,亦不复论矣。其体先述世系行业,而末寓哀伤之意,所谓传体,而颂文荣始而哀终者也。今采数首列于篇。

《哀辞》

按哀辞者,哀死之文也。故或称文夫哀之为言依也。悲依于心,故曰哀。以辞遣哀,故谓之哀辞也。昔汉班固初作《梁氏哀辞》,后人因之,或以有才而伤其不用,或以有德而痛其不寿,幼未成德,则誉止于察。惠弱不胜务,则悼加乎肤色。此哀辞之大略也。其文皆为韵语,而四言骚体,惟意所之,则与诔体异矣。吴讷乃并而列之,殆不审之故欤,今取古辞,自为一类云。

《吊文》

按吊文者,吊死之辞也。刘协云:吊者,至也。《诗》曰:神之吊矣。言神至也。宾之慰主,以至到为言,故谓之吊古者。吊生曰唁。吊死曰吊。或骄贵而殒身,或狷忿而乖道,或有志而无时,或美才而兼累。后人追而慰之,并名为吊。若贾谊之《吊屈原》,则吊之祖也。然不称文,故不列之,其文滥觞于唐,故有《吊战场》《吊鏄钟》之作,今亦附焉。大抵吊文之体,髣髴楚骚,而切要恻怆,似稍不同,否则华过韵缓,化而为赋,其能逃乎夺伦之讥哉。

哀诔部艺文一《答明帝诏表》陈思王曹植

奉诏所作故平原公主诔,文义相扶,章章殊兴,句句感切。

《上卞太后诔表》前人

大行皇太后,资坤元之性,体载物之仁,齐美姜嫄,等德任姒,佐政内朝,惠加四海,草木荷恩,含气受润,庶钟元吉,承育万祚,何图一旦,早弃明朝,背绝臣庶,悲痛靡告,臣闻铭以述德,诔尚及哀,是以冒越谅闇之礼,作诔一篇,知不足赞扬明贵,以展臣蓼莪之思,忧荒情散,不足观采。

《挽歌议》晋·挚虞

汉魏故事,大丧及大臣之丧,执绋者挽歌。新礼以为挽歌出于汉武帝役人之劳歌,声哀切,遂以为送终之礼。虽音曲摧怆,非经典所制,违礼设衔枚之义。方在号慕,不宜以歌为名,除不挽歌。虞议诏从之。

挽歌因倡和而为摧怆之声,衔枚所以全哀,此亦以感众。虽非经典所载,是历代故事。诗称君子作歌,惟以告哀,以歌为名,亦无所嫌。宜定新礼如旧。

《谢撰懿德太子哀策文降敕褒扬表》唐李峤


臣某言昨奉敕令,臣撰懿德太子哀策文,臣术异怀蛟,艺非吞鸟,四科函丈,多谢于文学。七子登筵,有惭于词赋。恭闻圣旨,辄奏庸音,岂足以褒叙重离,激扬三善,宣睿慈之恻怆,述天顾之绸缪。曲降丝纶,猥垂剪拂,谕之以云间日下,方之以陆海潘江,饰嫫母之容,加其粉泽,营珷玞之质,发其光彩。虽宋玉大言见褒于楚国,公孙下策蒙赏于汉朝,无以比此,揄扬方斯,恩渥钦戴,紫绂伏铭,元造仰高,天而发悸,顾短札而成羞,无任惭荷战惧之诚,谨诣阁奉表,陈谢以闻。

《谢人求哀辞书》宋·林希

希白尝闻君子无苟于人,患其非情也。昔孔子犹曰:吾恶夫涕之无从,而不脱骖而吊,亦苟也。希于某氏之葬为非,其故不得与执绋之后,使为之辞,其将何情以称哀之无从,小人所不敢为者,何足以辱命。

《答王近思》朱子

前此欲铭先夫人之墓,以未尝习为之,无以应命,亦自念君子之事,亲以诚正不在此,但能笃志力行,使人谓之君子之子,则其为亲荣也。大矣。祭文尤所未解,凡丧,父在父为主,今自主之,一失也。古者将葬祖,奠遣奠祝,以事告而无文辞,二失也。古人居丧则言不文,盖哀戚胜之不能文也。今文甚矣。又将振而矜之,此三失也。孔子曰:丧与其易也。宁戚吾友,其未之思欤。大抵吾友诚悫之心,似有未至而华藻之饰。常过其哀,故所为文亦皆辞胜理,文胜质,有轻扬诡异之态,而无沉潜温厚之风。不可不深自警省,讷言敏行,以改故习之谬也。
哀诔部艺文二〈诗〉《古挽歌》唐·孟云卿
草草闾巷喧,涂车俨成位。冥冥何所须,尽我生人意。北邙路非远,此别终天地。临穴频抚棺,至哀反无泪。尔形未衰老,尔息才童稚。骨肉安可离,皇天若容易。房帷即灵帐,庭宇为哀次。薤露歌若斯,人生尽如寄。

哀诔部纪事

《礼记·檀弓》:鲁庄公及宋人战于乘丘,县贲父御,卜国为右,马惊败绩,公队,佐车授绥,公曰:末之卜也。县贲父曰:他日不败绩,而今败绩,是无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遂诔之,士之有诔,自此始也。
《列女传》:柳下惠死,门人将诔之。妻曰:将述夫子德耶,二三子不若余知。乃为诔曰:夫子之信诚与人无害兮,呜呼哀哉,神魂泄兮,夫子之谥,宜为惠兮。门人从之。
《在穷记》:柳下季死,妻自诔,门人不能损一字。
《左传》:哀十一年,公会吴子,伐齐,将战,公孙夏命其徒歌虞殡。
哀十六年,夏,四月,己丑,孔丘卒,公诔之曰:旻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子贡曰:君其不没于鲁乎。夫子之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生不能用,死而诔之,非礼也。称一人,非名也。君两失之。《礼记·檀弓》:鲁哀公诔孔丘曰:天不遗耆老,莫相予位焉。呜呼哀哉,尼父。
《干宝·搜神记》:挽歌者,丧家之乐,执绋者相和之声也。挽歌词有薤露,蒿里三章。出田横门人。横自杀,门人伤之,为悲歌,言:人如薤上露,易晞灭也。
《汉书·贾谊传》:谊既以适去,意不自得,及度湘水,为文以吊屈原。谊追伤之,因以自谕。
《后汉书·杜笃传》:笃字季雅,京兆杜陵人也。高祖延年,宣帝时为御史大夫。笃少博学,不修小节,不为乡人所礼。居美阳,与美阳令游,数从请托,不谐,颇相恨。令怨,收笃送京师。会大司马吴汉薨,光武诏诸儒诔之,笃于狱中为诔,辞最高,帝美之,赐帛免刑。
《班固集》:车骑将军顺文侯马仲都,明帝舅也。从车驾于水浮桥,马惊入水,溺死。帝顾谓侍御史班固于马上三十步,遂为哀辞。
《续汉书》:大将军梁商三月上巳日,会洛水,倡乐毕极,终以薤露之歌,座中流涕。其年八月而商薨。
《祢衡别传》:南阳寇柏松托刘景升,景升尝待遇景升,当暂小出,属守长胡政令给视之,柏松父子宿与政不佳,景升不在,胡政无状,便尔杀之。景升还,惭悼无已,即治杀胡政,为作三牲醊焉,正平为作,板书吊之。时当行在马上,驻马援笔,倚柱而作之。
《三国志·魏书》:明帝诏曹植曰:吾既薄才,至于赋诔,特不闲从。儿陵上还,哀怀未散,作儿诔为田家公语耳。答曰:奉诏并见圣思所作,故平源公主诔文义相扶,章章殊兴,句句感切。哀动圣明,痛贯天地。楚王臣彪等闻臣为读,莫不挥涕。
《晋书·潘岳传》: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文。《郤超传》:超所交友,皆一时美秀,虽寒门后进,亦拔而友之。及死之日,贵贱操笔而为诔者四十馀人,其为众所宗贵如此。
《世说》:谢太傅问主簿陆退:张凭何以作母诔,而不作父诔。退答云:故当是丈夫之德,表于事行;妇人之美,非诔不显。
王东亭梦人以大笔,与之如椽,子大觉曰:当有大手笔事。少日烈,宗崩哀策,谥议皆王所作。
《续晋阳秋》:武陵王晞喜为挽歌,自摇铃使左右和之。《孙廷尉集》:晋孙绰作庾公诔文,多寄托之辞,既成示庾道恩,庾见慨然曰:先君与君,自不至于此。按诔云:咨予与公,风流同归,拟量托情,视公犹师君子之交。相与无私虚中,纳是吐诚诲非,虽实不敏,敬佩弦韦。《永戢话言》:口诵心悲,又诔王长史云:余与夫子交,非势利心,犹澄水同此元味,王孝伯见曰:亡祖何至与此人周旋。
《宋书·范晔传》:晔,为吏部郎。元嘉元年冬,彭城太妃薨,将葬,祖父,僚故并集东府。晔弟广渊,时为司徒祭酒,其日在直。晔与司徒左西属王深宿广渊许,夜中酣饮,开北牖听挽歌为乐。彭城王义康大怒,左迁晔宜城太守。
《谢惠连传》:元嘉七年,为司徒彭城王义康法曹参军。是时义康治东府城,城堑中得古冢,为之改葬,使惠连为祭文,留信待成,其文甚美。
《王弘之传》:弘之四年卒,时年六十三。颜延之欲为作诔,书与弘之子昙生曰:君家高世之节,有识归重,豫染豪翰,所应载述。况仆托慕末风,窃以叙德为事,但恨短笔不足书美。诔竟不就。
《谢庄传》:废帝即位,以为金紫光禄大夫。初,世祖宠姬殷贵妃薨,庄为诔云:赞轨尧门。引汉昭帝母赵婕妤尧母门事,废帝在东宫,衔之。至是遣人诘责庄曰:卿昔作殷贵妃诔,颇知有东宫不。将诛之。或说帝曰:死是人之所同,政复一往之苦,不足为深困。庄少长富贵,今且系之尚方,使知天下苦剧,然后杀之未晚也。帝然其言,系于左尚方。太宗定乱,得出。
《南齐书·谢超宗传》:超宗,陈郡阳夏人也。祖灵运,宋临川内史。父凤,元嘉中坐灵运事,同徙岭南,早卒。元嘉末超宗得还。与慧休道人来往,好学,有文辞,盛得名誉。解褐奉朝请。新安王子鸾,孝武帝宠子,超宗以选补王国常侍。王母殷淑仪卒,超宗作诔奏之,帝大嗟赏,曰:超宗殊有凤毛,恐灵运复出。
《拾遗录》:太祖尝召颜延之,传诏频日,寻觅不值,太祖曰:但酒店中求之。自当得也。传诏依旨,访觅,果见延之在酒肆,裸身挽歌,了不应对,他日,醉醒乃往。《语林》:张湛好于斋前种松柏,养鸲鹆。袁山松出游,好令左右挽歌。时人谓:张屋下陈尸,袁道上行殡。《梁书·刘孝绰传》:孝绰妹适东海徐悱,有才学。悱,仆射徐勉子,为晋安郡,卒,丧还京师,妻为祭文,辞甚悽怆。勉本欲为哀文,既睹此文,于是阁笔。
《萧几传》:几,字德元,齐曲江公遥欣子也。年十岁,能属文。早孤,有弟九人,并皆稚小,几恩爱笃睦,闻于朝野。性温和,与物无兢,清贫自立。好学,善草隶书。湘州刺史杨公则,曲江之故吏也。每见几,谓人曰:康公此子,可谓桓灵宝出。及公则卒,几为之诔,时年十五,沈约见而奇之,谓其舅蔡撙曰:昨见贤甥杨平南诔文,不减希逸之作,始验康公积善之庆。
《谢几卿传》:普通六年,诏遣领军将军西昌侯萧渊藻督众军北伐,几卿启求行,擢为军师长史。军至涡阳退败,几卿坐免官。居宅在白杨石井,朝中交好者载酒从之,宾客满坐。时左丞庾仲容亦免归,二人意志相得,并肆情诞纵,或乘露车历游郊野,既醉则执铎挽歌,不屑物议。
《魏书·刘芳传》:高祖迁洛,路由朝歌,见殷比干墓,怆然悼怀,为文以吊之。芳为注解,表上之。诏曰:览卿注,殊为富博。但文非屈宋,理惭张贾。既有雅致,便可付之集书。
《王慧龙传》:慧龙,晋仆射愉之孙也。入魏,授龙骧将军,荥阳太守。慧龙自以遭难流离,常怀忧悴,乃作《祭伍子胥文》以寄意焉。
《三国典略》:齐文宣崩,文士并作挽歌。杨遵彦择之,其魏收四首,阳休之祖珽刘逖各二首,卢思道八首入用。于是晋阳人谓思道八米卢郎,北刺史李愔戏谓逖曰:卢八问讯刘二逖,每衔之,至是愔上感思,赋自陈文宣之世。遭遇谗谮,逖摘其文,奏曰:诽谤先帝,齐主怒令鞭之。逖喜曰:高搥两下,执鞭一百,何如唤刘二时。
《周书·柳机传》:机,拜内史都上士,迁御正下大夫。寻卒于官,时年三十一。高祖甚惜之。赠晋州刺史。杨素诔之曰:山阳王弼,风流长逝。颍川荀粲,零落无时。修竹夹池,永绝梁园之赋;长杨映沼,无复洛川之文。其为士友所痛惜如此。
《国朝传记》:褚遂良为太宗哀策文,自朝还,马误入人家而不觉也。
崔融司业作武后哀文,因发疾而卒,时以三二百年无此文。
《大唐新语》:杜审言,雅善五言,尤工书翰,恃才謇傲,为时辈所嫉。自洛阳县丞贬吉州司户,又与群寮不叶。司马周季重与员外司户郭若讷共搆之,审言系狱,将因事杀之。审言子并,年十三,伺季重等酬宴,密怀刃以刺季重。季重中刃而死,并亦见害。季重临死,叹曰:吾不知杜审言有孝子,郭若讷误我至此。审言由是免官归东都,自为祭文以祭并。士友咸哀并孝烈,苏颋为墓志,刘允济为祭文。则天召见审言,甚加叹异,累迁膳部员外。
《唐书·承天皇帝倓传》:李泌请加赠倓,代宗曰:倓性忠孝,而困于谗,追帝之,若何。答曰:开元中,上皇兄弟皆赠太子。帝曰:是特祖宗友爱耳,岂若倓有功乎。于是追帝号。遣使迎丧彭原,既至城门,丧輴不动。帝谓泌曰:岂有恨邪。卿往祭之,以白朕意。且卿及知倓艰难定策者。泌为挽词二解,追述倓志,命挽士唱,泌因进酹輴,乃行,观者皆为垂泣。
《何澄粹传》:澄粹,以毁卒,号青阳孝子,士为作诔者甚众。
唐赵璘《因话录》:代宗独孤妃薨,赠贞懿皇后,将葬。尚父汾阳王在邠州,以其子尚主之故,欲致祭。遍问诸从事,皆云:自古无人臣祭皇后之仪。汾阳曰:此事须得柳侍御裁之。时予外伯祖殿中侍御史〈讳芳字伯存〉,掌汾阳书记,奉使在京,即以书急召之。既至,汾阳迎笑曰:有切事,须藉侍御为之。遂说祭事。殿中君初亦对如诸人,既而曰:礼缘人情,令公勋德不同常人,且又为国姻戚,自令公始,亦谓得宜。汾阳曰:正合子仪本意。殿中君草祭文,其官衔之首称:驸马都尉郭暧父。其中叙特恩许致祭之意,辞简礼备,汾阳览之大喜。其文列于左:
维某年月日,驸马都尉郭暧父,关内河东副元帅、司徒、兼中书令、汾阳郡王臣子仪,谨遣上都进奏院官傅涛,敢昭告于贞懿皇后行宫:伏惟德曜坤灵,明齐月魄,母仪万国,化洽六宫,光辅圣人,赞成阴教,载荣史策,式播讴谣。奄违圣日,上仙灵界,遐迩痛愤,宫闱哀慕。臣幸忝诸亲,男尚贵主,天人之美,鞠育所钟,姻戚光荣,宗族咸戴。今园陵礼备,祖载及期,臣限守方镇,不获陪臣行宫,瞻望灵驾,不胜摧慕。伏荷皇恩,眷以国戚。许申祭礼,超越等夷,古今所绝,独开圣造,无任惶恐铭戴之至。谨献牲牢庶羞之奠。尚飨。
《义山杂记》:陶生有恒人善养,又善与人游,又善为官。会昌初,生病,骨热且死。是年,长安中进士为陶生诔者数十人,生在时,吾已得之矣。及既死,吾又得之。《十国春秋·南唐·昭惠后周氏传》:后殂于乾德二年十一月,葬懿陵,谥曰昭惠。后主哀苦伤神,扶杖而起,自制诔,刻之石,与后所爱金屑、檀槽、琵琶同葬。又作书燔之,自称鳏夫,煜其辞数千言,皆极酸楚。
《刘仁赡传》:元宗闻仁赡卒,哭之恸,赠太师中书令,谥曰忠肃。加封卫王,焚其诔曰:魂兮有知鉴周惠邪,歆吾命邪,夜梦仁赡拜墀下,若受命,然后主立,进封越王。
《宋史·李廌传》:廌,字方叔,其先自郓徙华。廌六岁而孤,能自奋立,少长,以学问称乡里。谒苏轼于黄州,贽文求知。轼谓其笔墨澜翻,有飞沙走石之势,拊其背曰:子之才,万人敌也,抗之以高节,莫之能禦矣。轼亡,廌哭之恸,曰:吾愧不能死知己,至于事师之勤,渠敢以生死为间。即走许、汝间,相地卜兆授其子,作文祭之曰:皇天后土,鉴一生忠义之心;名山大川,还万古英灵之气。词语奇壮,读者为悚。
《汪应辰传》:应辰,通判袁州。丞相赵鼎死朱崖,扶丧过郡,应辰为文祭之曰:惟公两登上宰,皆直艰危之时;一斥南荒,遂为死生之别。事已定于盖棺,恩特容于归骨。吏付之火。其子借三兵以归,道出衢州,章杰为守,希桧意,指应辰为阿附,为死党,符移讯鞫,遍搜行橐,求祭文不可得。时胡寅遗桧书,谓此事不足竟,事乃寝。
《辛弃疾传》:弃疾尝同朱熹游武夷山,赋《九曲棹歌》,熹书克己复礼、夙兴夜寐,题其二斋室。熹殁,伪学禁方严,门生故旧至无送葬者。弃疾为文往哭之曰: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
《东坡集》:东坡归自儋耳,舟次京口,苏子容初卒,东坡已病,遣叔党来吊,自作饭僧,文略云:在熙宁初,陪公文德,殿下已为三舍人之冠,及元祐际,缀公迩英阁前,又为五学士之首,虽凌厉高躅,不敢言同。而出处大概,无甚相愧,明日,子容诸孙往谢之,东坡侧卧,泣下不能起。
《墨庄漫录》:绍圣初元,东坡帅中山,得黑石白脉,如孙知微所画,石间奔流,尽水之变,又作白石大盆以盛之,激水其上,名其室曰:雪浪。斋公自铭,有云:玉井芙蓉,丈八盆,伏流飞空,漱其根,时四月二十日也。闰四月三日,乃有英州之命。其后,谪惠州。又徙海外,故中山后政,以公迁谪雪浪之名。废而不问。元符庚辰五月,公始被北归之命。明年夏,方至吴中,时张芸叟守中山方葺,治雪浪,斋重安盆,石方欲作诗寄公。九月,闻公之薨,乃作哀词,有云:我守中山,乃公旧国雪浪,萧斋于焉食宿,俯察履綦,仰看梁木,思贤阅古,皆经,贬逐玉井芙蓉,一切牵复云云。其词曰:石与人俱贬,人亡石尚存,却怜坚重,质不减浪花,痕满酌中山酒,重添丈八盆,公兮不归北,万里一招魂,思贤阅古,皆中山后圃堂名也。
《容斋随笔》:先公自岭外徙宜春,没于保昌,道出南安,犹未闻桧相之死。张子韶先生来致祭,其文但云:维某年月日具官某,谨以清酌之奠昭告于某官之灵,呜呼哀哉,伏惟尚飨。其情旨哀怆乃过于词,前人未有此格也。《癸辛杂识》:蒙古及之,在江西省也。每下学则命士人坐讲而立听。又出钞帛酒米,命士人群试。刘会孟命题出《周南赋》,韵脚云:言化之自北而南也。《闻韶赋》不图为乐,至于斯也。蒙之死,会孟作祭文十六字云:公来何暮公逝何速,呜呼哀哉,江西无福。
《莘野纂闻》:刘球学士以避难隐居姚江,几数年,从学者日众,而名始闻,当涂以其异党也。廉得之竟寘于法,有成器先生者,姚之名儒也。特悯其忠,为作文以祭之。登灵绪山,望空而哭者,三祭毕,辄书祭文数通,分呈藩臬,迹其所为,若谢翱王炎午之于文天祥,皆非有为为之者。后数年,而球之子佥事釪以提学至造其庐,而拜之,执子弟礼,甚谨,至今,山上有祭忠台在焉。
《列朝诗集》:正德十五年,上南巡至镇江,将临大学士蕲贵丧。命词臣撰祭文,皆不称旨。乃御制一首云:朕居东宫,先生为傅。朕登大宝,先生为辅。朕今南游,先生已矣。呜呼哀哉,代言之臣,老于文学者,皆叹息敛手。

哀诔部杂录

《庄子》:绋讴所生,必于斥苦。司马彪注云:绋,引柩索也。斥,疏缓苦用力也。引绋有所讴者,为人用力慢缓不齐,促急之也。
《风俗通》:京师殡婚嘉会酒酣之后,续以挽歌。
晋陆机《文赋》:诔缠绵而悽怆。
陆云与兄书,《吊少明》殊复胜前《吊蔡君》,清妙不可言。《汉功臣颂》:甚美,恐《吊蔡君》故当为最。
又书张公箴诔,自过五言诗耳。但云自不便五言诗,由己而言耳。元泰诔自不及士祚诔。
晋公卿礼,秩安平王葬,给挽歌六十人,诸公及开府给三十人。
《通志略》:薤露歌亦曰:薤露行亦曰天地丧歌。亦曰挽柩歌。田横门人作辞云:薤上朝露何易晞,薤露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今乃不得少踟蹰。按《左传》:齐将与吴战于艾陵,公孙夏使其徒歌虞殡。注云:送葬歌也。是古有丧歌矣。使挽柩者歌之,故谓丧歌。亦谓挽柩歌。此二章之作,乃田横门人歌以葬横也。《石门题跋》:李豸《吊东坡文》,东坡以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七日殁于常州。时钱济明侍其傍,白曰:端明平生学佛,此日如何。坡曰:此语亦不受。遂化李豸为文以吊之曰:道大难名,才高众忌,皇天后土,知平生忠义之心;名山大川,还千载英灵之气。士大夫称其词该而美,今录以示常道人,亦可以举似山中诸道友也。
《芥隐笔记》:退之祭嫂郑夫人文,念寒而衣,念饥而餐。疾疹水火,无灾及身,《诗·伐檀》:彼君子兮,不素餐兮。宋玉《九辨》:窃慕诗人之遗风,愿托乎素餐,蹇充诎而无端兮,汨莽莽而无垠。易林谦之坎曰:悬鹑素餐餐,非其任失亡,远民实劳我心餐餔也。
《周氏侄女文》:今当长归,与一世违。凡汝亲戚,孰能不哀。《诗·采薇》: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说文》:从口衣声。《尔雅》:哀哀,怀报德也。裴瑜音衣。《国语》:各娶其所有,以待所归兮。猗兮违兮,心之哀兮。宋玉《九辨》:觌杪秋之遥夜兮,心憭悷而有哀。《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怅而自悲。刘向《九叹》:欲迁志而改操兮,心忿结而未离外,彷徨而游览兮内,恻隐以含哀。张衡《南都赋》:布绿叶之萋萋,敷华蕊之蓑蓑。元云合而重阴,谷风起而增哀。
《学斋呫哔》:宣圣之诔,数处互有不同。《左氏传》:哀公十六年,夏,四月,己丑,孔丘卒,公诔之曰:昊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余一人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而《礼记·檀弓》乃云:鲁哀公诔孔子曰:天不遗耆老,莫相余位焉。呜呼哀哉,尼父。与左氏异,而《史记·孔子世家》《左传》所载全同。而班氏《前汉五行志》则云:孔丘卒。哀公诔之曰:昊天不吊,不憖遗一老,俾屏余一人而止。又与《史记》异,大圣人之诔,尚纷纷异同如此,况其下者乎。
《野客丛谈》:唯室先生作追荐弟青词,有曰:气分父母,孰如兄弟之亲,痛切肺肝,无甚死生之隔。人以此四句为切。当于理余观。白乐天《祭弟文》有曰:亲莫爱于弟兄,别莫痛于死生。唯室此言,盖乐天意耳。
《林下偶谈》:柳子厚《祭吕衡州文》云:呜呼,化光,今复何为乎,止乎,行乎,昧乎,明乎,岂荡为太空,与化无穷乎。将结为光耀,以助照临乎。岂为雨为露以泽下土乎。将为雷为霆以泄怨怒乎。岂为凤为麟为景星为卿云以寓其神乎。将为金为锡为圭为璧以栖其魄乎。岂复为贤人以续其志,将奋为神明以遂其义乎。后秦少游《吊镈钟文》:全仿此云:呜呼,钟乎,今焉在乎。岂复为激宫流羽,以嗣其故乎。将凭化而迁改,易制以周于用乎。岂为钱为镈为铚为釜以供耕稼之职,将为鼎鼎以效烹饪之功乎。岂为浮图老子之像,巍然瞻仰于缁素乎。岂为麟趾袅蹄之形,翕然为玩于邦国乎。岂为干越之剑,气如虹霓,扫除妖氛于指顾之间乎。将为百鍊之鉴,湛如止水,别妍丑于高堂之上乎。然子厚又仿楚辞《卜居篇》耳。
《紫薇诗话》:汪信民于文,无不精到,尝代荥阳公作《张先生哀辞》云:惟古制行,必中庸兮,降及末世,戾不通兮,首阳柱下,更拙工兮。其馀忘之矣。
《井观琐言》《宋史》记徽宗崩于五国城,洪皓方流递冷山。闻之,北面泣血,操文以祭,其辞激烈,闻者挥涕。《容斋三笔》云:先忠宣遣使臣沈珍往燕山建道场,于开泰寺作功德疏曰:千岁厌世,莫遂乘云之仙。四海遏音,同深丧考之戚。况故宫为禾黍,改馆徒馈于秦牢。新庙游衣冠,招魂谩歌于楚些。虽置河东之赋,莫止江南之哀。遗民失望而痛心,孤臣久絷唯呕血。伏愿盛德之祀,传百世以弥昌,在天之灵。继三后而不朽。北人读之,亦堕泪,争相传诵。此疏疑即史所谓操文以祭者,时宋少章弁亦羁云中有《奉送徽宗大行文略》曰:臣等猥以凡庸,误蒙选择,茂林丰草,被雨露于当年,绝党殊邻,纪风霜于将老。节上之旄,尽落口中之舌,徒存叹马角之未生,魂消雪窖;攀龙髯而莫逮,泪洒冰天。后正使王伦持此文归,献高宗,读之感涕,今见朱子所述行状。
《丹铅总录》:桓元作王孝伯诔曰:川岳降灵,哲人是育。既爽其灵,不贻其福。天道茫昧,孰则倚伏犬马,反噬豺狼。翘陆岭摧,高梧林残。故竹人之云:亡邦国丧,牧于以诔之爰旌芳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