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金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目录

 蝇部纪事
 蝇部杂录
 蝇部外编
 蝇虎部汇考
  蝇虎图
  古今注〈鱼虫〉
  潜确类书〈蝇虎〉
 蝇虎部艺文一
  蝇虎赋         元戴表元
 蝇虎部艺文二〈诗〉
  蝇虎          宋陈师道
 蝇虎部纪事
 蝇虎部杂录
 青蚨部汇考
  图缺
  淮南毕万术〈青蚨〉
  搜神记〈蠋〉
  酉阳杂俎〈青蚨〉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青蚨部杂录
 金龟部汇考
  图缺
  尔雅〈释虫〉
  说文〈蟥蛢〉
  北户录〈金龟子〉
  益部方物记〈金虫〉
  本草纲目〈金龟子〉
 金龟部艺文
  金龟赋         宋薛士隆
 金龟部纪事
 守瓜部汇考
  图缺
  尔雅〈释虫〉
 吉丁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吉丁虫〉
 蜚蠊部汇考
  蜚图
  尔雅〈释虫〉
  兼明书〈蜚蠦蜰〉
  尔雅翼〈蜚〉
  本草纲目〈蜚蠊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行夜释名 气味 主治〉
 蜚蠊部纪事
 螳螂部汇考
  螳螂图
  礼记〈月令〉
  尔雅〈释虫〉
  易纬〈通系卦〉
  汲冢周书〈时训解〉
  輶轩绝代语〈巨斧〉
  方言〈杂释〉
  酉阳杂俎〈野狐鼻涕〉
  埤雅〈螳螂〉
  尔雅翼〈螗螂 蜱蛸〉
  刘侗促织志〈螳螂性怒〉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主治 发明 桑螵蛸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直省志书〈丹徒县〉
 螳螂部艺文
  螳螂赋         晋成公绥
  螳螂赞           郭璞
  螳螂拒辙赋        唐陈硎
 螳螂部纪事
 螳螂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四卷

蝇部纪事

《汉书·昌邑王膊传》:膊子贺既即位,梦青蝇之矢积西阶东,可五六石,以屋瓦版覆,发视之,青蝇矢也。以问龚遂,遂曰:诗不云乎。营营青蝇,止于藩;恺悌君子,毋信谗言。陛下左侧谗人众多,如是青蝇恶矣。宜进先帝大臣子孙亲近以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谗谀,必有凶咎。愿诡祸为福,皆放逐之。臣当先逐矣。贺不用其言,卒至于废。《成帝本纪》:建始元年六月,有青蝇无万数集未央宫殿中朝者坐。
谢承《后汉书》:郭亮师事李固、杜乔。李固之诛,诣阙上书乞收敛,不听,因往守视其丧扇护蝇虫。
《后汉书·杜乔传》:乔系狱中死。与李固俱暴尸于城北,家属故人莫敢视者。乔故掾陈留杨匡闻之,号泣星夜到洛阳,乃著故赤帻,托为夏门亭吏,守卫尸丧,驱护蝇虫,积十二日,都官从事执之以闻。梁太后义而不罪。匡于是诣阙上书,并乞李、杜二公骸骨。太后许之。
《益部耆旧传》:严遵为扬州刺史,行部,闻道傍女子哭声不哀。问之,曰夫遭烧死。遵敕吏舆尸到,令人守尸曰:当有物自往。吏白有蝇聚头所。遵令披视,得铁锥贯顶。拷问,以淫杀夫。
《吴志·虞翻传》〈注〉《翻别传》曰:翻放弃南方,云:自恨疏节,骨体不媚,犯上获罪,当长没海隅,生无可与语,死以青蝇为吊客,使天下一人知己者,足以不恨。
《吴录》:曹不兴善画孙权,使画屏风误笔落点素,因就以作蝇权,以为生蝇举手弹之。
《魏志·梁习传》〈注〉《魏略》曰:苛吏王思正始中,为大司农。性急,尝执笔作书,蝇集笔端,驱去复来,如是再三。思恚怒,自起逐蝇不能得,还取笔掷地,踏坏之。《广五行记》:魏吏部尚书何晏,尝梦青蝇数千头来自鼻上,驱之不肯去。以问管辂。辂曰:鼻者天中今有青蝇,臭恶而来集之位,凌者颠轻豪者,亡不可不思之。至明年晏伏诛。
《南史·梁昭明太子统传》:太子性仁恕。频食中得蝇虫之属,密置柈边,恐厨人获罪,不令人知。
《颜氏家训》:梁元帝尝为吾说:昔在会稽,年始十一,便已好学。时又患疥,手不得拳,膝不得屈。闲斋张葛帏避蝇独坐。
《伽蓝记》:建中寺,本阉官司空刘腾宅。有一凉风,堂本腾避暑之所。凄凉常冷经夏无蝇,有万年千岁之树。《北史·慕容俨传》:库狄伏连性严酷,居室患蝇,杖门者曰:何故听入。
《朝野佥载》:夏侯彪,夏月食饮生虫,在下未曾沥口。尝送客出门,奴盗食脔肉。彪还觉之,大怒,乃捉蝇与食,令呕出之。
《酉阳杂俎》:晋韩公滉在润州,夜与从事登万岁楼,方酣,置杯不说。语左右曰:汝听妇人哭乎。当近何所。对在某街。诘朝,命吏捕哭者讯之。信宿,狱不具。吏惧罪,守于尸侧。忽有大青蝇集其首。因发髻验之,果妇私于邻,醉其夫而钉杀之。吏以为神。
《唐书·武儒衡传》:儒衡选中书舍人。时元稹倚宦官,知制诰,儒衡鄙厌之。会食瓜,蝇集其上,儒衡挥以扇,曰:适从何处来,遽集于此。一坐皆失色。
《酉阳杂俎》:那兰陀寺,僧食堂中热际有巨蝇数万,至僧上堂时,悉自飞集于庭树。
太和七年,河阴忽有蝇蔽天如蝗。止三日,河阳界经旬方散,李犨时为尉向予三从兄说。
《唐书·五行志》:太和九年,郑注箧中药化为蝇数万飞去。注始以药术进,化为蝇者,败死之象。
《云仙杂记》:术士相牛僧孺青蝇拜贺方能及第,公疑之,及登科讫归坐家,庭有青蝇作八行立约数万。折躬再三良久乃去。
《记事珠》:卢记室多作脯,腊夏则委人于十步内扇上涂饧,以扑蝇。脯以青纱障隔尘土,时人呼为猎蝇记室。
《酉阳杂俎》:予未亏齿时,尝闻亲故说:张芬中丞在韦南康皋幕中,有一客于宴席上,以筹碗中绿豆击蝇,十不失一。一坐惊笑。芬曰:无费吾豆。遂指起蝇,拈其后脚,略无脱者。又能拳上倒碗走十间,地不落。《朝野佥载》云:伪周滕州录事参军袁思中,平之子,能于刀子锋杪倒著挥蝇起拈其后脚,百不失一。
《避暑录话》:欧阳文忠滁州之贬作憎蝇赋,亦不能无芥蒂于中而发于言。
《澹山杂记》:张文潜喜饮酒能及斗馀,每过先君未尝不醉。吾家酒器惟银葵花最大,几容一升。一日先君以盘盏饮之,文潜意不快,谓先君曰:愿借水心亭饮之。先君即命换盏,且问文潜所以名,文潜曰:饮必有馀沥蝇子正飞在残蕊上。岂非人之水心亭乎。坐客皆大笑。
《山堂肆考》:宋熙宁初外学置官师职简。地亲多与宴席有学官,喜谇语同僚苦之咏。蝇以刺曰:衣服有时遭点污,杯盘无处不追随。
《齐东野语》:癸酉岁,儿女皆发痘疮同僚括,苍陈坡老儒也。因言向分教三山日其孙。方三岁发热,七日疮出而倒黡。色黑唇口冰冷,危證也。遍试诸药皆不效,因乞灵于城隍神以卜生。死道经一士门士怪其侵晨仓皇因遮扣之遂告以故。士曰:恰有药可起,此疾奇甚因为经营少许。俾服之移时,即红润如常。后求其方甚秘,惜之及代归方以见赆。其法用狗蝇七枚〈狗身上能飞者〉。擂细和醅酒,少许调服蝇。夏月极多易得冬月则藏于狗耳,中不可不知也。
《雪涛小说》:天顺朝都御史陈智性急,暑日坐厅事一蝇拂,其面即叱左右。捕之左右故东西驰骛,作擒拿状,伺其怒定乃罢。
《贤奕》:有僧居,尝诵经不辍。其徒游方参悟,归思度其师一日指棂间。蝇曰:咄,汝不向寥廓奋飞而日。日汨汨然钻。此故纸安得出头,其师乃有省。
《眉公笔记》:滇南宝井中,一石中官三百金得之,石中有玉苍蝇二头。羽鬣皆活置几上能辟蝇。
《颍上县志》:崇祯十四年四月,大疫士民死者。过半青蝇,大如枣飞蔽天。日丁尽户绝者无数。

蝇部杂录

《诗经·齐风·鸡鸣章》:匪鸡则鸣,苍蝇之声。
《小雅·青蝇章》:营营青蝇,止于樊。〈又〉营营青蝇,止于棘。〈又〉营营青蝇,止于榛。〈笺〉蝇之为虫,污白使黑污。黑使白喻佞人,变乱善恶也言。止于藩欲外之,令远物也。〈正义〉孙炎曰:樊圃之藩园圃,藩篱是远。人之物欲,令蝇止之。故笺云:外之令远又藩以细,木为之棘榛。是为藩之物。〈朱注〉营营往来飞,声乱人听也。青蝇汗秽能变白黑诗人以王,好听谗言。故以青蝇飞,声比之而戒王,以勿听也。〈大全〉欧阳氏曰:齐诗匪鸡则鸣,苍蝇之声。盖其飞声之,众可以乱听犹言聚蚊成雷也。永嘉陈氏曰:青蝇秽物驱之,使去而复。还以比小人态状,可恶而又难远也。
《韩子·外储说》:以鱼驱蝇蝇愈至。
《吕氏春秋·功名篇》:以冰致蝇,虽工不能。以茹鱼去蝇,蝇愈至,不可禁。
《易林》:青蝇集藩,君信谗言。害贤伤忠,患生妇人。飞蚊污身,为邪所率。青蝇分白,真孝放逐。
蜘蛛作网,以伺行旅。青蝇嚵聚,触我罗域。为网所得,死于网罗。
《淮南子·诠言训》:函牛之鼎沸,而蝇蚋弗敢入。
《要略》:夫江河之腐胔不可胜,数然祭者汲焉,大也。一杯酒白蝇渍其中,匹夫弗尝者小也。
《法言·吾子篇》:或问苍蝇红、紫。曰:明视。问郑、卫之似。曰:聪听。或曰:朱、旷不世出,如之何。曰:亦精之而已矣。《后汉书·隗嚣传》:苍蝇之飞,不过数步,即托骥尾,得以绝群。
班固《难庄论》:众人之逐世利,如青蝇之赴肉汁也。青蝇嗜肉汁,而忘溺死众人,贪世利而陷罪祸。
《抱朴子·明本篇》:苍蝇力驽质,以涉煦〈亦作日〉猿之峻,非其所堪,祇足速困。
《酉阳杂俎》:长安秋多蝇。成式蠹书常日读百家五卷,颇为所扰,触睫隐字,殴不能已。偶拂杀一焉,细视之,翼甚似蜩,冠甚似蜂。性察于腐,嗜于酒肉。按理首翼。其类有苍者声雄壮,负金者声清,聒其声在翼也。青者能败物,巨者首如火。或曰,大麻蝇,茅根所化也。《续博物志》:腐肉生蛆,蛆化为蝇,蝇自生蛆,蛆又生蝇。岂有穷乎。
《物类相感志》:台葱逼蝇子。
使苍蝇不来,席上以稻草索数条,悬壁间则尽逼蝇。腊月猪脂以瓶悬厕上。
槁本汤布拭酒器,并酒桌上蝇不来。
晒肉虽油抹不引蝇子。
神索可以祛青蝇。
《梦溪笔谈》:闽人大蝇谓胡螓。
《未斋杂言》:扑苍蝇以物,身已毙矣。拥之以土,而苏广庄足附。地则行攲侧则蹶。此其职也,而蚁能倒行。蝇能仰栖足,果可常乎哉。
《推篷寤语》:山气多蝇,水气多蚊。故固原宣府大同诸镇多蝇,每宴会必加罩于鼎俎以三关,俱崇山故也。《玉笑零音》:茑萝依松林可以延百寻,青蝇附骥尾可以致千里。其为依附则得矣,而如仰高居后,何哉。木几冗谈窗里,投蝇有得多少世界。

蝇部外编

《晋书·苻坚载记》:坚僭位五年,凤凰集于东阙,大赦其境内,百寮进位一级。初,坚之将为赦也,与王猛、苻融密议于露台,悉屏左右。坚亲为赦文,猛、融供进纸墨。有一大苍蝇入自牖间,鸣声甚大,集于笔端,驱而复来。俄而长安街巷市里人相告曰:官今大赦。有司以闻。坚惊谓融、猛曰:禁中无耳属之理,事何从泄也。于是敕外穷推之,咸言有一小人衣黑衣,大呼于市曰:官今大赦。须臾不见。坚叹曰:其向苍蝇乎。声状非常,吾固恶之。谚曰:欲人勿知,莫若勿为。声无细而弗闻,事未形而必彰者,其此之谓也。
《异苑》:晋明帝尝欲肆眚,闭而不谋,乃屏曲室,去左右,下帷草诏。有大苍蝇触帐而入,萃于笔端,须臾亡去,帝窃异焉。令人寻看即蝇所集处,辄传有诏,喧然已遍矣。
《青州府志》:唐高苑县人,杜通达贞观中县官。尝令送一僧向北通达见僧经笥。疑所藏悉缣帛也。乃与妻谋击僧杀之,僧垂尽诵咒三两句,遂有一蝇飞入通达鼻久之眼,鼻喎眉鬓落迷惑,失道精神沮丧。未及通达死,蝇复飞出入,其妻鼻妻病岁终亦死。
《元怪录》:文明元年,毗陵滕庭俊患热病积年,每发身如火烧,数日方定。名医不能治。后之洛调选,行至荥水西十四五里,天向暮,未达前所。遂投一道傍庄家,主人暂出未至,庭俊心无聊赖,因叹息曰:为客多苦辛,日暮无主人。即有老父,鬓发疏秃,衣服亦敝,自堂西出拜曰:老父虽无所解,而性好文章,适不知郎君来,止与和且耶连句次,闻郎君吟为客多苦辛,日暮无主人,虽曹丕门客子长异人不能过也。老父与和且耶同作浑家门客,虽贫,亦有斗酒接郎君清话耳。庭俊甚异之,问曰:老父住之何所。老父怒曰:仆忝浑家扫门之客,姓麻,名来和,弟大,君何不呼为麻大。庭俊即谢不敏,与之偕行,绕堂西隅,遇见二门,门启,华堂复阁甚奇秀,馆中有樽酒盘核。麻大揖让庭俊同坐。良久,中门又有一客在,麻大曰:和至矣。即降阶揖让坐,且耶谓麻大曰:适与君欲连句君,诗题成未。麻大乃书题目曰:同在浑家平原门馆连句一首。使请为四句。麻大诗曰:自与浑家邻,馨香遂满身。无心好清静,人用去灰尘。仆作四句成矣。且耶曰:仆是七言,韵又不同,如何。麻大曰:但自为一章,亦不恶。且耶良久吟曰:终朝每去依烟火,春至还归养子孙。曾向苻王笔端坐,尔来求食浑家门。庭俊犹不悟,见门馆华盛,因有淹留之计,乃吟诗曰:田文称好客,凡养几多人。如欠冯煖在,今希厕下宾。且耶、麻大相顾笑曰:何得相讥。向使君在浑家门,一日当厌饫矣。于是餐膳肴馔,引满数十巡。主人至,觅庭俊不见,使人叫唤之,庭俊应曰:唯。而馆宇并麻、和二人一时不见,乃坐厕屋下,傍有大苍蝇、秃扫帚而已。庭俊先有热疾,自此以后顿愈,更不复发。
《销夏》:会稽进士李眺,偶拾得一小石,青黑平正温滑。可玩用为书镇焉。偶有蝇集其上,驱之不去。视之,己化为石。求他虫试之随亦化焉壳落,坚重与石无异。

蝇虎部汇考

释名


蝇狐《古今注》   蝇蝗《古今注》
蝇豹《古今注》

蝇虎图


《古今注》鱼虫

蝇虎蝇狐也,形似蜘蛛。而色灰白,善捕蝇,一名蝇蝗,一名蝇豹。

《潜确类书》蝇虎

蝇虎一名蝇豹,身黑。觜边有双肉爪攫蝇而食之。两目似虎炯然有光,说文谓之蝇蝗。

蝇虎部艺文一

《蝇虎赋》元·戴表元

有虫翼然既狞孔,武若腹而丝若臂而拒跳踉振掷,是谓蝇虎搏蝇。甚智狙伏壁间群蝇避之,如虎于山。我玩掌中以弄以嬉,惴不敢动蠕。蠕媸媸先生欣然笑而置之,我闻古人龙犹可豢惟虎必诛与民除患或生得之用之于战。盖与死而为邻嘻其危而敢玩,乃有至人以道。豢虎居以为徒出以为御又有人焉,虎至不怖。曰:我不尔恶,尔无我怒,与虎相忘,其道甚恕嗟尔蝇虎。何为者邪。谓非虎邪于蝇不仁谓诚虎邪。遇我而驯或曰:搏人。所憎不为不仁,故见畏于蝇。其所以见狎于人或曰:是亦虎类驯之,有道蝇视之,大我视之,小藐然掌中以驯。易暴亦如彼虎雄跳躁扰极,众庶之所惊。才至人之一笑,呜呼噫嘻,物之于人嗜。欲血气鲜有不同意,两锐者必夺力俱彊而乃攻,此其无齿牙而忍不爪距而凶搏。善良以为食,朘膏血以自丰其名为人其实。有远愧于尔虫者矣,诚得道以御之,彼虽暴而莫动故有谈笑而仪衍。挫谋拱揖而孟贲失勇索而言之,理无不然一日之内。一身之间阴阳,水火寇夺百端有道于此愈攻愈坚。泰山裂车而目不瞬疾雷,破柱而足不迁。四海一航八荒一席干戈血肉之区,歌舞腥臊之域阅千载于须臾,忽微虫之过隙谓振古之如斯,复谁丧而谁得于是先生颓然。如醉㗳然欲默纵,吾意之所如聊优游而偃息。

蝇虎部艺文二〈诗〉《蝇虎》宋·陈师道

微物趣下世不数,随力捕生得称虎。匿形注目摇两股,卒然一击势莫禦。十中失一八九取,吻间流血腹如鼓。却行奋臂吾甚武,明日淮南作端午。

蝇虎部纪事

《杜阳杂编》:飞龙卫士韩志和,本倭国人也。善彫木,作鸾、鹤、鸦、鹊之状,饮啄动静,与真无异。以关棙置于腹内,发之则凌云奋飞,可高三尺,至一二百步外,方始却下。兼刻木作猫儿以捕鼠雀,飞龙使异其机巧。遂以事奏,上睹而悦之。志和更彫踏床高数尺,其上饰之以金银綵绘,谓之见龙床。置之则不见龙形,踏之则鳞鬣爪牙俱出。及始进,上以足履之,而龙夭矫若得云雨。上怖畏,遂令撤去。志和伏于上前,曰臣愚昧,致有惊忤圣躬。臣愿别进薄伎,稍娱至尊耳目,以赎死罪。上笑曰:所解伎何,试为我作之。志和遂于怀中出一桐木合子方数寸。中有物名蝇虎子,数不啻一二百焉。其形皆赤,云以丹砂啖之故也。乃分为五队,令舞《凉州》。上令召乐工,以举其曲。而虎子盘回宛转,无不中节,每遇致词处,则隐隐如蝇声。及曲终,累累而退,若有尊卑等级。志和臂虎子令于上前,猎蝇于数百步之内,如鹞捕雀,罕有不获者。上嘉其小有可观,即赐以杂綵银碗。
《酉阳杂俎》:于頔在襄州,尝有山人王固谒见于。于性快,见其拜伏迟缓,不甚知书生。别日游宴,不复得进。王殊怏怏。因至使院,造判官曾叔政。颇礼接之,王谓曾曰:予以相公好奇,故不远而来,今实乖望。予有一,自古无者,今将归,且荷公见待之厚,今为一设。遂诣曾所居,怀中出竹一节及小鼓,规才运寸。良久,去竹之塞,折枝连击。鼓子筒有蝇虎子数十,分行而出,分为二队,如对阵势,每击鼓或三或五,随鼓音变阵,天衡地轴,鱼丽鹤列,无不备也,进退离附,人所不及。凡变阵数十,乃行入筒中。曾观之大骇,方言于于。王已潜去,于悔恨,令物色求之,不获。

蝇虎部杂录

崔寔《四民月令》:五月五日取蝇虎,杵碎拌豆,豆自踊跃可以击蝇。
《雅俗稽言》《易》曰:震来𧈅𧈅。𧈅音隙,蝇虎也,常若多惧,故取象焉。

青蚨部汇考

释名


鱼伯《淮南毕万术》 蒲虻《淮南毕万术》《搜神记》   《搜神记》蚨蝉《本草纲目》  蟱蜗《本草纲目》鱼父《本草纲目》

图缺


《淮南毕万术》

青蚨

青蚨还钱。青蚨一名鱼伯,或曰蒲虻,以其子母各等置瓮中。埋东行阴垣下三日后开之,即相从以母血涂八十一钱。亦以子血涂八十一钱,以其钱更牙市。

《搜神记》蠋》

南方有虫,名,一名蠋,又名青蚨,形似蝉而稍大,味辛美,可食。生子必依草叶,大如蚕子,取其子,母即飞来,不以远近,虽潜取其子,母必知处。以母血涂钱八十一文,以子血涂钱八十一文:每市物。或先用母钱,或先子钱,皆复飞归。轮转无已。故淮南子术以之还钱,名曰青蚨。

《酉阳杂俎》青蚨

青蚨似蝉而状稍大,每生子,大如蚕子。市物,先用子,即子归母;用母者,即母归子。如此轮还,不知休息。若买金银珠宝,即钱不还。青蚨,一名鱼伯。

《本草纲目》《释名》

青蚨一名蚨蝉,一名蟱蜗,一名鱼父。

《集解》

陈藏器曰:青蚨生南海,状如蝉。其子著木取以涂钱皆归本处。《搜神记》云:南方有虫,名,形大如蝉,辛美,可食。子著草叶,上如蚕种,取其子,则母飞来,虽潜取之,亦知其处。杀其母涂钱,以子涂贯用钱,去则自还。淮南子毕万术云:青蚨还钱,高诱云青蚨,一名鱼父。鱼伯李珣曰:按《异物志》言,生南海,诸山雄雌常处不相舍,青金色人采得以法末之用涂钱以货易于人昼。用夜归又能秘精缩小便,亦人间难得之物也。李时珍曰:按《异物志》云:青蚨形如蝉,而长其子,如虾子岣嵝。《神书》云:青蚨一名蒲虻,似小蝉又如虻。青色有光生于池泽多集蒲,叶上春生子于蒲上。八八为行,或九九为行。如大蚕而圆取其母血及火炙子。血涂钱市物,仍自还归用之,无穷诚仙术也。其说俱彷佛但藏器云:子著木上稍有不同,而许氏说文亦曰:青蚨,水虫也。盖水虫而产子于草木尔。

青蚨部杂录

《鬼谷子·内揵篇》: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欲。亲则亲欲,疏则疏,欲就则就,欲去则去,欲求则求,欲思则思,若蚨母之从其子也。出无间入,无朕独往独来莫之能止。

金龟部汇考

释名


《尔雅》     蟥蛢《尔雅》

金虫《益部方物记》

图缺


《尔雅》

《释虫》

蛂,蟥蛢。
〈注〉甲虫也,大如虎,豆绿色,今江东呼蟥蛢。〈疏〉蛂一名蟥蛢,甲虫也,形大如虎,豆绿色。

《说文》蟥蛢

〈音常〉蟥也,以翼鸣者也。

《北户录》金龟子

金龟甲虫也,五六月生于草蔓上,大于榆荚细视。真金贴龟子行则成双,其虫死金色随灭如萤火也。土人收以养粉,云与养粉相宜。

《益部方物记》金虫

出利州山中蜂体绿色,光若金里人取以佐妇钗镮之饰云。
虫质甚微翠体,金光取而桥之参饰钗梁。

《本草纲目》金龟子

李时珍曰:此亦吉丁之类媚药也,大如刀豆,头面似鬼,其甲黑硬如龟状。四足二角身首皆如泥,金装成。盖亦蠹虫所化者,段公路《北户录》云金龟子甲虫也,出岭南,五六月生草蔓上,大如榆荚,皆如金贴,行则成双。死则金色随灭,故以养粉,令人有媚也。竺法真罗浮山疏云山有金花虫,大如斑蝥,文采形如金似龟,可养玩数日。宋祁益部记云:利州山中有金虫,其体如蜂,绿色光若泥金里人,妇女取作钗镮之饰。郑樵《通志》云:《尔雅》跋,蟥蛢也。甲虫,大如虎,豆绿色,似金。四书所载皆一物也,南土诸山中亦时有之。

金龟部艺文

《金龟赋》〈有序〉     宋薛士隆

金龟瓜蠹也似龟而小首,足介尾咸具色。若中金焉惟其冒乎,外者轻明若云母有翅,附甲而生巨领双髯。腹下多足与龟为异,弗察乎迩无见也。名无能得于古世以形,象目之慨其似是而非可为。儿童戏玩实无所可用,其于灵寿。何有多奇异而飞不及远难矣,哉因感而赋。

春气霭其融和兮,东风习习以生庶卉资以茁萌兮。屯然而成厥形寂书堂其萧寥兮,聊纵步以抒情行瓜田而徜徉兮,瞥玉灵之异常蹇至微而贱躯兮,遵柔柯而微行体浑金之萃美兮,色曜日而舒光巨首颙颙兮,神屋岿然以隆足孔舒兮,甲隤如以丰员上兮天穹爪旁出兮,四方背负盘兮,峻丘山之昂藏昭以晰兮,列宿嘒其同明吁嗟庶物百其形兮,同类殊情不可命兮,龟生千年巢夫莲兮,万岁木居缘而升兮五色备具为可称兮,旷古不闻游蔓藤兮,托质精鍊为见情兮,款神物兮,出伦类去泥涂兮,将自异岂长年兮,于此焉极非仙灵兮,兹焉嬉戏情恍漭兮,无主立踌躇兮,不语龟蹒跚兮,如顾倏翻然兮,飞去惊予心兮骇目叹瑰奇夫龟者神悠扬兮,未安俄蹁跹兮来下睨而视之,若是而非触而止之,屈信则微予始怪兮,载疑反复之而究兮,知豸之象之喙有髭兮,磔竖下纷如兮,多足云母薄如翥之覆也,灵龟隐如文之著也,尾足成形彩之傅也,不可窥也,矧可度也,伊飞蛊之微么亶资气,而含灵感瓜滋,而赋性腐草出,而同萤等蟪蛄之脆弱知何秋之,尝更琐厥躬之谫薄兮,禀非常之妙形神有愧于知来兮,寿奚极夫千龄惜形似而蔑有兮,亦猥当其美名观夫德其茫若兮,甲疑乎可贞暧八卦之无象兮,千里曷其如绳气靡服乎芘瓜叶之灵蓍潜岂伏兮,蠹以济其调饥蠢而蠕兮,何识何知内匪明兮,莫决乎疑曾可责兮,知彰知微泯同形而非类兮,性天邈如羌僭窃其虚名兮,谁与卜无庸兮,藏庙堂宜终年兮,于野何亲人而诡以求全兮,德亦安取嗟彼服之不称兮,适以焚身将儿曹之玩爱兮,毙焉无所乱曰:伪乱真兮,道之贼若胡为兮,象之惑内不灵兮,死其文受兹服兮,其何获感微虫兮,作赋庶永鉴兮,夙夜凡百君子念兹无射。

金龟部纪事

《癸辛杂识》:真宗东封回至兖州回銮驿覃庆桥酺赐,辅臣亲王百官宴于延寿寺,有金龟集游童衣袂大如榆,荚丁谓以献上命中使赍,示群臣余为儿童时,侍老大夫为建宁漕属官廨后多草莽,其间多有此物。有甲能飞其色如金,绝类小龟小儿多取以为戏,初非难得之物也,鹤相善佞而欺君乃遽指以为祥瑞,载之史册真可发后世一笑也。

守瓜部汇考

释名


蠸舆父《尔雅》

图缺


《尔雅》

《释虫》

蠸舆父,守瓜。
〈注〉今瓜中黄甲小虫,喜食瓜叶,故曰守瓜。〈疏〉蠸舆父,一名守瓜,黄甲小虫,喜食瓜叶,因名守瓜。

吉丁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吉丁虫

陈藏器曰:甲虫也,背正绿,有翅在甲下,出岭南宾澄,诸州人取带之,令人喜好相爱媚药也。

蜚蠊部汇考

释名


《尔雅》     蠦蜰《尔雅》

负盘《尔雅》注〉   负蠜《洪范五行传》
蜚盘虫《尔雅翼》  香娘子《尔雅翼》
石姜《本草纲目》  滑虫《本草纲目》
行夜《附录》 《本草纲目》 气盘虫《本草纲目》
气蠜《本草纲目》

蜚图


《尔雅》《释虫》

蜚,蠦蜰。
〈注〉蜰即负盘臭虫。〈疏〉《洪范五行传》云蜚负蠜,越之所生其为虫,臭恶南方淫气之所生也。《本草》曰:蜚厉虫也,然则蜚是臭恶之虫,害人衣物。故《春秋左氏传》曰:有蜚不为灾,亦不书也。《春秋经传》皆云有蜚则此虫名蜚,一名蠦蜰,而舍人李巡皆云蜚蠦,一名蜰非也,此虫一名负盘。汉书及左传注多作负蠜者,以此下有草虫负蠜,故相涉误耳。

《兼明书》蜚蠦蜰

《释虫》云:蜚,蠦蜰。郭璞注云:蜰即负盘,臭虫也。明曰:按《春秋》书秋有蜚,杜注云:蜚,负蠜也,然杜预以虫一名蠦蜰,而郭以此虫一名蜚蠦,一名蜰。以《春秋》證之,即郭解误也。

《尔雅翼》

蜚者负盘臭虫也,亦作蜰似䗪虫而轻小。能飞生草中,八月九月知寒,多入人屋里逃。《春秋》庄公二十九年有蜚,刘歆以为负蠜也。性不食谷,食谷为灾,介虫之孽其父向则以为蜚,色青,非中国所有。南越盛暑,男女同川淫风,所生为虫臭恶,庄公将娶齐淫女为夫人。故蜚至天戒以为将生,臭恶闻于四方也,说者以为蜚中国所有非南越之虫,未详向所说蜚诚臭虫。今所在有之草间之物,不必皆因男女同浴而生也,向之论似不若歆之笃,然歆言食谷为灾者,亦为未当。今负盘好以清旦集稻上食稻花,田家率以早作掇拾置,他所至日出则皆散去,不可得矣。既食稻花又其气臭,恶能熯稻使不蕃。春秋书之,当由此尔,今人谓之蜚盘虫亦曰香娘子。

《本草纲目》蜚蠊释名

陶弘景曰:此有两三种以作廉姜气者,为真南人啖之故名。
苏恭曰:此虫辛臭汉中人,食之名石姜亦名卢蜰,一名负盘,南人谓之滑虫。
李时珍曰:蜚蠊行夜蛗螽,三种西南夷皆食之混呼,为负盘俗又讹盘,为婆而讳称为香娘子也。

《集解》

《别录》曰:生晋阳山泽及人家,屋间形似蚕蛾腹下,赤二月八月及立秋采。
陶弘景曰:形似䗪虫而轻小能飞,本生草中八九月知寒多入,人家屋里逃耳。韩保升曰:金州房州等处有之多,在林树间百十为聚山人啖之,谓之石姜。郭璞注尔雅,所谓蜰即负盘臭虫也。
陈藏器曰:状如蝗蜀人食之,左传蜚不能灾者,即此。李时珍曰:今人家壁间灶下极多,甚者聚至千百身似蚕蛾腹背俱赤两翅能飞,喜灯火光其气甚臭,其屎尤甚罗愿云此物好以清,旦食稻花日出则散也,水中一种酷似之。

《气味》

咸寒,有毒。
苏恭曰:辛辣而臭田。

《主治》

《本经》曰:瘀血症坚寒热,破积聚喉咽闭内寒无子。《别录》曰:通利血脉。
苏恭曰:食之下气。

《发明》

李时珍曰:按徐之才药对云,立夏之先,蜚蠊先生为人参、茯苓,使主腹中七节保,神守中则西南夷食之,亦有谓也。又吴普《本草》载神农云主妇人症坚寒热,尤为有理。此物乃血药,故宜于妇人。

行夜释名

陶弘景曰:行夜今小儿呼气,盘虫或曰气蠜即此也。陈藏器曰:气盘有短翅飞不远,好夜中行人触之即气出虽与蜚蠊。同名相似,终非一物,戎人食之,味极辛辣。苏恭所谓巴人重负蠜是也。
李时珍曰:负盘有三行夜蜚蠊蛗螽皆同名而异类,夷人俱食之,故致混称也。行夜与蜚蠊形状相类,但以有廉姜气味者。为蜚蠊触之气出者,为气盘作分别耳张杲医说载鲜于叔明,好食负盘臭虫每散人采。取三五升浮温水上泄,尽臭气用酥及五味熬作饼食,云味甚佳,即此物也。

《气味》

辛温有小毒。

《主治》

《别录》曰:腹痛寒热利血。

蜚蠊部纪事

《左传》:隐公元年八月,有蜚不为灾。〈正义〉洪范《五行传》云:蜚负蠜赵之所生其为虫,臭恶,南方淫女气之所生也。《本草》曰:蜚厉虫也,然则蜚是臭恶之虫,害人之物故或为灾,或不为灾也。
《乾𦠆子》:剑南东川节度鲜于叔明好食臭虫,时人谓之蟠蛊。每散,令人采拾得三五升,即浮之微热水中,以抽其气尽。以酥及五味熬之,卷饼而啖,云其味甚佳。

螳螂部汇考

释名


蚚父《诗经》注〉   天马《诗经》注〉
不过《尔雅》    蟷蠰《尔雅》
蜱蛸《尔雅》    𧐕蟭《尔雅》注〉莫貈《尔雅》    蟷螂《尔雅》《尔雅》     石螂《尔雅》注〉
巨斧《輶轩绝代语》 髦《方言》
《方言》     《方言》野狐鼻涕〈螵蛸别名  《酉阳杂俎》 刀螂《本草纲目》蚀疣《本草纲目》  致神《本草纲目》敷常《本草纲目》  夷冒《本草纲目》

螳螂图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小暑至,螳螂生。
〈注〉螳螂,螵蛸母也。〈陈注〉螳螂一名蚚父,一名天马。言其飞捷如马也。〈大全〉方氏曰:螳螂阴类也,感微阴而生。

《尔雅》《释虫》

不过,蟷蠰。
〈注〉蟷蠰,螗螂别名。

其子蜱蛸。
〈注〉一名𧐕蟭,蟷蠰卵也。〈疏〉不过一名蟷蠰,一名蟷螂母也。其子一名蜱蛸,一名𧐕蟭,一名螵蛸。蟷蠰卵也,方言云潭鲁以南。谓之蟷蠰,三河之域谓之螳螂。燕赵之际谓之食庞,齐杞以东谓之马谷,其子同名螵蛸也,月令仲夏云螳螂生是也。

莫貈,蟷螂、蛑。
〈注〉蟷螂有斧虫,江东呼为石螂,孙叔然以方言说此义亦不了。〈疏〉莫貈一名螳螂,一名蛑,即上不过也,捕蝉而食。有臂若斧奋之,当辙不避。庄子云:犹螳螂之怒,臂以当车辙是也。江东呼为石螂,又名龁肱。注孙叔然以方言,说此义亦不了。按方言曰螳螂谓之髦,或谓之虰,或谓之𦬒,𦬒孙炎取此方言之文以虰。上属为说,按说文以虰蛵负劳,为一则方言之说,既失其指孙氏引之为说是亦不了也。
《易纬》《通卦验》
螳螂搏蝉之虫,乘寒而杀。物自隐蔽而有所害,捕搏之象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芒种之日,螳螂生,螳螂不生,是谓阴息。

《輶轩绝代语》巨斧

兖豫间谓螳螂为巨斧。

《方言》《杂释》

螳螂谓之髦。
有斧虫也,江东呼为石螂,又名龁肱。

或谓之虰。
《尔雅》云螳螂,蛑虰,义自应下属,方言依此说失其指也。

《酉阳杂俎》野狐鼻涕

野狐鼻涕螵蛸也,俗呼为野狐鼻涕。

《埤雅》螳螂

螳螂有斧虫也,兖人谓之巨斧。其臂如斧奋之当辙不避。庄子所谓犹螳螂之怒,臂以当车辙者也。一名不过,以此捕蝉而食,执木叶以自蔽,蝉将去而未飞,为之一前一却。庄子曰: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盖谓是也,世云螳螂所执之翳,可以蔽形类,从曰螳螂之气含之。生火蚯蚓之尘背洒起雾,未知其审。月令曰:螳螂生,盖是月升阴始。起杀虫应而生焉,孙炎尔雅正义云螳螂,深秋乳子至夏之初。乃生是也,亦生百子如螽斯云。

《尔雅翼》螗螂

螗螂有斧虫,有不过、蟷蠰、莫貈、蛑、石螂、巨斧等名。许叔重又云,世谓之天马。盖骧首奋臂颈长而身轻其行如飞,有马之象。故赞八骏图者,以为其状如麟凤螳螂然。《周书》曰:芒种之日,螳螂生不生,是谓阴息。《易·通卦验》曰:螳螂捕蝉之虫,乘寒而杀,物自隐蔽而有所害捕搏之象也。尤工捕蝉得美,荫奋翼而鸣。螗螂超枝缘条执翳自蔽,竦腰举刃搏而取之。昔之鼓琴者见,螳螂方向鸣蝉。将飞未去,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弦者耸然恐螳螂失之也,杀心见于声故螳螂阴杀之虫也,翳木叶也。或曰得其翳者,可以隐形此虫惟捕蝉时有进退之势,馀则知进而已。齐庄公出猎有虫举足将搏其轮问其御。对曰:此谓螳螂者也,其为虫也,知进而不知却不量力而轻敌。庄公曰:此为人必为天下武勇矣。回车而避之,庄公避一螳螂而武勇归之。勾践礼虾蟆其遗意也。庄子曰:螳螂怒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才之美者也。言非不有美才,顾不胜任耳,或曰回车者勾践。故郭璞赞曰:螳螂气虫,搏斧奋臂,当辙不回。勾践是避,勇士致死,励之以义,说文螳螂亦名蚚父。

蜱蛸

蜱蛸,蟷蠰卵也,螳螂逢树辄产其卵。皆相连缀多在小桑上及丛,棘间三月四月中每枝出小螳螂。数百螳螂应杀之虫,故小暑至后五日而生。所应者微阴故螳螂司杀之小者也,蜱蛸所在有之以桑上者,为佳是兼得桑皮之津气耳,市之伪者以胶著桑枝之上则无益矣。一名𧐕蟭本草则谓之桑,螵蛸主于药而言也,范子计然曰:螵蛸出三辅上价三百又海中有乌贼鱼,背如摴蒱形亦有螵蛸之名。故方家谓此为桑螵蛸,谓彼为海螵蛸,说文曰螷蛸。

《刘侗促织志》螳螂性怒

其扁身长脰昂首出目者,螳螂也。性怒无所畏让嬉者,亦股系而触之,以观其怒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螳螂两臂如斧,当辙不避,故得当郎之名。俗呼为刀螂,燕赵之间谓之蚀疣。疣即疣子小肉赘也,今人病疣者往,往捕此食之。其来有自矣,其子房名螵蛸者,其状轻飘如绡也。村人每炙焦饲小儿云止,夜尿则𧐕蟭致神之名。盖取诸此酉阳杂俎谓之,野狐鼻涕象形也,又扬雄方言云螳螂或谓之,髡或谓之虰齐兖以东。谓之敷常螵蛸亦名夷冒。

《集解》

陶弘景曰:螳螂俗呼石螂。逢树便产以桑上者,为好是兼得桑皮之津气也,惟连枝断取者,为真伪者,亦以胶著桑枝之上也。韩保升曰:螵蛸在处有之螳螂卵也,多在小桑树上,丛荆棘间三四月中。一枝出小螳螂,数百枚。李时珍曰:螳螂骧首奋,臂修颈大腹。二手四足善缘而捷以须,代鼻喜食人发。能翳叶捕蝉或云术家取翳作法。可以隐形深秋乳子作房,粘著枝上即螵蛸也。房长寸许大如拇指其内重,重有隔房每房。有子如蛆卵至芒种节。后一齐出故月令有云,仲夏螳螂生也。

《修治》

《别录》曰:桑螵蛸生桑枝上螳螂子也,二月三月采蒸过火炙用不尔。令人泄雷敩曰凡使勿用,杂树上生者名。螺螺须觅桑树,东畔枝上者采得去。核子用沸浆水浸淘,十次锅中熬乾用别作。修事无效也。韩保升曰三四月采得以热浆水,浸一伏时焙乾于柳木炭中炮黄用。
螳螂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急惊风搐搦又出,箭镞生者,能食疣目。

《发明》

李时珍曰:螳螂古方不见用者,惟普济方治惊风吹鼻定搐法中用之。盖亦蚕蠍定搐之义,古方风药多用螵蛸则螳螂,治风同一理也。又医林集要出箭镞亦用之。

桑螵蛸气味

咸甘平无毒。
徐之才曰:得龙骨疗泄精畏旋复花戴椹。

《主治》

《本经》曰:伤中疝瘕阴痿益精,生子女子血闭腰痛,通五淋利小便小道。
《别录》曰:疗男子虚损五脏气,微梦寐失精遗溺久服益气养神。
甄权曰:炮熟空心食之止小便利。

《发明》

李时珍曰:桑螵蛸肝肾命门药也,古方盛用之甄。权曰男子身衰精,自出及虚而小便利者。加而用之苏颂曰:古方漏精及风药中多用之。寇宗奭曰:男女虚损肾衰阴痿梦中失精。精溺白浊疝瘕不可阙也,邻家一男子小便日数十次如稠米泔。心神恍惚瘦瘁食减得之女,劳令服桑螵蛸散药未终一剂而愈,其药安神魂定心志,治健忘补心气止小便,数用桑螵蛸远志龙骨菖蒲人参茯,神当归龟甲醋炙各一两为末。卧时人参汤调下二钱,如无桑上者。即用他树者,以炙桑白皮佐之桑。白皮行水以接螵蛸就肾经也。

《附方》

惊风定搐,中分散:用螳螂一个,蜥蜴一条,赤足蜈蚣一条,各中分之,随左右研末,记定男用左,女用右,每以一字,吹鼻内搐之,吹左即左定,吹右即右定也。〈普济方〉
箭镞入肉,不可拔者:用螳螂一个,巴豆半个同研,傅处微痒,且忍极痒乃撼,拔之以黄连贯众,汤洗拭石灰傅之。
遗精白浊盗汗虚劳,桑螵蛸炙白龙,骨等分为细末。每服二钱,空心用盐汤送下。〈外台〉
小便不通桑螵蛸炙黄,三十枚黄芩二两,水煎分二服。〈圣惠〉
妇人胞转小便不通用,桑螵蛸炙为末,饮服方寸匕日用二。〈产书〉
妇人遗尿桑螵蛸酒炒为末,姜汤服二钱。〈千金翼〉妊娠遗尿不禁,桑螵蛸十二枚为末。分二服米饮下。〈产乳书〉
产后遗尿或尿数,桑螵蛸炙半两龙骨一两为末,每米饮服二钱。〈徐氏胎产方〉
咽喉肿,塞桑上螳螂窠,一两烧灰马。屁勃半两研匀蜜丸梧子,大煎犀角,汤每服三五丸。〈总病论〉
咽喉骨哽桑螵蛸醋煎呷之。〈经验良方〉
底耳疼痛桑螵蛸一个烧存性麝香,一字研末,每用半字掺入神效。有脓先缴净。〈经验方〉
小儿软疖桑螵蛸烧存性研末,油调傅之。〈危氏方〉

《直省志书》丹徒县

螳螂俗呼斮螂其子房名螵蛸俗以疗,遗尿因呼为尿螂。

螳螂部艺文

《螳螂赋》晋·成公绥

仰及茂阴俯缘条枝冠角峨,峨足翅跂,跂寻乔木而上缀。从蔓草而下垂戢翼鹰跱,延颈鹄望推翳徐翘。举斧高抗鸟伏蛇腾鹤击,隼放俯飞蝉而奋猛临蟪蛄而逞壮,距车轮而轩翥固齐侯之所。尚乃有翩翩黄雀举翮高挥,连翔枝干或鸣或飞睹兹螳螂将以疗,饥厉觜胁翼其往如归。

《螳螂赞》郭璞

螳螂飞虫,挥斧运臂。当辙不回,勾践是避。勇士致毙,厉之以义。

《螳螂拒辙赋》唐·陈硎

蠢彼微虫勇而不惧当往来之,辙迹阻东西之驰鹜闻轞轞而虎蹲伫辚。辚而狼顾见危致命方确尔而靡迁。唯利是求乃毅然而增怒,且肖形卓荦植性彊。梁岂奔冲之足,畏非会远而不当性。逸乔桀雄姿激昂拖轻躯致命,死地壮前迹若有巨防观卧辙之。时似当黄霸想埋轮之,处何惮张纲。其或轮谷千厢迓姬百两方击毂之,自远已张拳而相向死。且如归路。何能让苟不折节于焉用壮睅,其目曾不见机挥以股。岂为知量其理,何如其生,忽诸祸甚触株之兔。危同戏鼎之鱼,行无留挠立。必蘧蒢在圣人之经,诚宜避地。非长者之辙,讵肯回车麟伤。岂仁龙醢非智思控搏而莫及论压溺而。何啻不若履薄兢兢临深惴惴任肖翘之可适曷。彊禦之不避微茫肤血,岂足殷其左轮展转路尘。宁止断其右臂居当假息动必阽危舍鸣蝉而莫捕蔑黄雀而不知倘所据非据亦何斯,违斯谓豺狼之不若念。虺蜴而何为且含气之类,求生之厚。岂必贤哉曷云能不独,不降志自贻伊咎诚轥轹之所。加谅齑粉而何有奚,必矜夫趯趯冒彼彭。彭愿陈力之方盛意,当途之足惊曲循。天理深居物情徒纠纷,而莫纪固密勿而难明。傥不载驰载驱广人之用,当念无輗无軏遂尔之生。

螳螂部纪事

《韩诗外传》:楚庄王将兴师伐晋,孙叔敖进谏曰:臣园中有榆,其上有蝉,蝉方奋翼悲鸣,欲饮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后,曲其颈,欲攫而食之也;螳螂方欲食蝉,而不知黄雀在后,举其颈,欲啄而食之也;黄雀方欲食螳螂,不知童挟弹丸在下,迎而欲弹之。此皆言前之利,而不顾后害者也。
齐庄公出猎,有螳螂举足将搏其轮。问其御曰:此何虫也。御曰:此是螳螂也。其为虫、知进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轻就敌。庄公曰:以为人,必为天下勇士矣。于是回车避之。而勇士归之。
《吴越春秋》:吴王夫差令于邦中曰:寡人欲伐齐,敢有谏者,死。太子友因讽谏以激于王。以清旦,怀丸挟弹从后圃而来,衣浃履濡。吴王夫差怪而问之,太子对曰:臣游后园,闻秋蝉之鸣,往而观之。秋蝉登高树,自以为安,不知螳螂超枝缘条,曳而举吻欲哺其形也。螳螂贪心务进,志在利蝉,不知黄雀缘茂林,徘徊枝叶,欲啄螳螂也。
《庄子·山木篇》:庄周游乎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捐弹而反走。
《后汉书·蔡邕传》:邕之在陈留也,其邻人有以酒食召邕者,比往而主以酣焉。客有弹琴于屏,邕至门试潜听之,曰:憘。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遂反。将命者告主人曰:蔡君向来,至门而去。邕素为邦乡所宗,主人遽自追而问其故,邕具以告,莫不怃然。弹琴者曰:我向鼓弦,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而未飞,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耸然,惟恐螳螂之失之也,此岂为杀心而形于声者乎。邕莞然而笑曰:此足以当之矣。《魏书·陆俟传》:俟子丽,丽子昕之,昕之子子彰除徐州刺史。子彰崇好道术,曾婴重疾,药中须桑螵蛸,子彰不忍害物,遂不服焉。其仁恕如此。
《笑林》:楚人居贫读淮南方,得螳螂伺蝉,自障叶可以隐形。遂于树下仰取螳螂,执叶伺蝉以摘之,叶落树下,树下先有落叶,不能复,分别扫取数斗归。一一以叶自障,问其妻曰:汝见我不。妻始时恒答言见,后乃厌倦不堪,绐云:不见。欣然大喜。赍叶入市,对面取人物。吏遂缚诣县,县官受辞,自说本末,官大笑而不治。《北梦琐言》:陈会郎中,家以当垆为业。为不扫街官吏。殴之其母甚贤勉以进修,不许归乡以成名为期。每岁糇粮纸笔衣服,仆马皆自成都赍。致郎中业八韵唯螳螂赋大行。
《邻几杂志》:吴春卿云往年学中置一桑螵蛸于笔格上,互扑缘者无数检。月令视之,乃螳螂生月日也。《闻见近录》:史朝请琳云其舅张仲元患风痹,平生饵桑螵蛸圆及死,自口吻有黑气出户,数丈视之螵蛸无数。

螳螂部杂录

《庄子·人间世篇》: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
《蠡海集》:马蜥之虫至秋而鸣秋之,令金也。虫色绿木也,金木相轧以为声,然以两股击翼而鸣,金木傍击之谓也。或难之曰:螳螂亦色绿,何以不鸣。予应之曰:螳螂常有怒攫之势,专食生虫,其气已散为杀气,故不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