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蝇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目录

 虻部汇考
  虻图
  春秋纬〈文曜钩〉
  淮南子〈天文训〉
  尔雅翼〈虻〉
  本草纲目〈木虻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蜚虻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录扁前 附方〉
 虻部纪事
 虻部杂录
 蚊部汇考
  蚊图
  尔雅〈释鸟〉
  大戴礼记〈夏小正〉
  神异经〈南荒经〉
  埤雅〈蚊〉
  尔雅翼〈蚊〉
  本草纲目〈蚊子 蚋子〉
  贤奕〈物化〉
  直省志书〈乌程县〉
 蚊部艺文一
  蚊赋           晋傅选
  蚋子赋         五代王周
  蚊赋           明杨慎
  后蚊赋           前人
  蚊赋           洪若皋
 蚊部艺文二〈诗〉
  聚蚊谣         唐刘禹锡
  蚊蟆           白居易
  夜坐苦蚊         元方夔
 蚊部纪事
 蚊部杂录
 蚊部外编
 蠓部汇考
  蠓图
  尔雅〈释虫〉
  续博物志〈蓬飞〉
  埤雅〈蠓〉
 蠓部纪事
 蠓部杂录
 蝇部汇考
  蝇图
  尔雅〈释虫〉
  方言〈蝇杂释〉
  埤雅〈蝇〉
  尔雅翼〈青蝇 苍蝇〉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主治 发明 狗蝇集解 主治 发明〉
  直省志书〈临海县〉
 蝇部艺文一
  青蝇赋          晋傅咸
  蝇赋           魏元顺
  憎蝇赋         宋孔武仲
  憎苍蝇赋         欧阳修
  怜寒蝇赋        明骆文盛
  广憎苍蝇赋         霍燝
  蝇说            徐芳
 蝇部艺文二〈诗〉
  蝇           宋梅尧臣
  冻蝇           杨万里
  蝇            明郭登
  苍蝇           朱之蕃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三卷

虻部汇考

释名


木虻《尔雅翼》   蜚虻《尔雅翼》鹿虻《尔雅翼》   魂常《本草纲目》牛虻《本草纲目》  扁前《附录》 《本草纲目》


《春秋纬》《文曜钩》

水灭火,故虻螫鴳。

《淮南子》《天文训》

日夏至,蚊虻不食驹犊。

《尔雅翼》

民省声,虻氓省声。蚊则有害于人,若虻伤牛马亦田氓之患也。虻有数种。扬浙以南江岭间,有大木虻长大绿色殆如蜩,蝉咂牛马或至顿仆蜚。虻状如蜜蜂黄黑色,又一种小者名鹿虻,大如蝇齧牛马亦猛三虻所食同。故《说苑》曰:蠹蠡仆柱蚊虻,失牛古语搏牛之。虻不可以破虱言才有分能大者,不必能细也。好聚于牛马之尾。《楚语》曰:譬之如牛马处暑之,既至虻之既多而不能掉其尾。盖大曰:虻小曰处暑,七月节牛马之气。蒸郁故虻之大小集焉尾重而不掉也。牟子曰:昔公明仪为牛弹清角之操伏,合大故转为蚊虻之声。则翘尾而蹑蹀然,虻亦有不食之时。《淮南子》曰:夏至而流黄泽,石精出,蝉始鸣,半夏生,蚊虻不食驹犊,鸷鸟不搏黄。口许叔重以为五月微阴在下未成。驹犊黄口肌血脆弱,故蚊虻鸷鸟应阴不搏食之也。然则古者郊必用犊将事于四海山川则饰。黄驹,岂物所不伤纯全至洁耶。

《本草纲目》木虻释名

木虻一名魂常。李时珍曰:虻以翼鸣其声䖟,䖟故名陆佃,云蚊害民,故曰蚊虻。害氓,故曰虻,亦通。

《集解》

《别录》曰:木虻生汉中川泽,五月取之。苏颂曰:今处处有之而襄汉近地尤多。
陶弘景曰:此虻状似虻而小不啖血,近道草中不见有之市人亦少,卖者方家惟用蜚虻耳。苏恭曰:虻有数种并能啖血木虻大如蜩蝉,蜚虻状如蜜蜂,黄黑色今俗多用之,又一种小者名鹿虻,亦名牛虻市人采卖之。三种同体以疗血,为本虽小有异同用之,不为嫌木虻倍大而陶云似虻而小。不啖血盖未之识耳。
陈藏器曰:木虻从木叶中出,卷叶如子形圆著叶上破之。初出如白蛆渐大,子化折破便飞,即能齧物塞北。亦有岭南极多如古度化蚁耳,木虻是叶内者蜚虻是已飞者,正如蚕蛹与蛾总是一物不合重出应功用不同,后人异注耳。
李时珍曰:金幼孜北征录云北虏长乐,镇草间有虻大者如蜻蜓拂人面,嘬噆元稹长庆集云巴蜀山谷间春秋。常雨五六月至八九月则多虻道路群飞咂牛马血,流齧人毒剧而毒不留肌故无治术㨿。此则藏器之说似亦近是又段成式云,南方溪涧中多水蛆长寸馀。色黑夏末变为虻,螫人甚毒观此则虻之变化,有木有水非一端也。

《气味》

苦平有毒。

《主治》

《本经》曰:目赤痛眦伤泪出瘀血,血闭寒热酸无子。

蜚虻释名

蜚虻一名虻虫。

《集解》

《别录》曰:蜚虻生江夏川谷五月,取腹有血者良。陶弘景曰:此即方家所用虻,虫啖牛马血者伺其腹满掩,取乾之。
苏恭曰:木虻蜚虻鹿虻俱食牛马血,非独此也。但得即堪用之,何暇血充应如养鹰饥即为用若伺其饱何能除疾。
寇宗奭曰:蜚虻今人多用之,大如蜜蜂腹凹褊微,黄绿色。雄霸州顺安军沿塘泺,界河甚多以其惟食牛马等血,故治瘀血血闭也。
李时珍曰:采用须从陶说,苏恭以饥鹰为喻比拟殊乖。

《修治》

入丸散:去翅足,炒熟用。

《气味》

苦微寒,有毒。
徐之才曰恶麻黄。

《主治》

《本经》曰:逐瘀血破、血积,坚痞症瘕寒热,通利血脉及九窍。
《别录》曰:女子月水不通,积聚除贼血在胸、腹五脏者及喉痹结塞。
日华曰:破症结消积脓堕胎。

《发明》

苏颂曰:淮南子云,虻散积血,斲木愈龋,此以类推也。
李时珍曰:按刘河间云,虻食血而治血因其性而为用也。成无己云苦走血,血结不行者,以苦攻之。故治畜血用虻,虫乃肝,经血分药也。古方多用,今人稀使。

附录扁前

《别录》曰:有名未用曰味,甘有毒。主鼠瘘癃闭利水道生山陵中,状如牛虻赤翼五月八月采之。

《附方》

蛇螫血出九窍皆有者,取虻虫初食牛马血,腹满者三七枚,烧研汤服。〈肘后方〉
病笃去胎虻虫十枚炙,捣为末,酒服胎即下。〈产乳方〉扑坠瘀血虻虫二十枚牡丹,皮一两为末,酒服方寸匕血化为水也。若久宿血在骨节中者二味等分。〈备急方〉

虻部纪事

《集异志》:晋惠帝元康中,洛阳南山有虻,作声曰韩尸,尸识者曰韩氏将尸也。言尸,尸者尽死也,其后韩谧诛。
《唐书·地理志》:淮南道、黄州齐安郡。土贡:虻虫。申州义羊郡,土贡:虻虫。《梦溪笔谈》:信安、沧、景之间,多蚊虻。夏月,牛马皆以泥涂之,不尔多为蚊虻所毙。郊行不敢乘马,马为蚊虻所毒,则狂逸不可制。行人以独轮小车,马鞍蒙之以乘,谓之木马。

虻部杂录

《荀子·解蔽篇》:空室之中有人焉,其名曰伋。其为人也,善射以好思。耳目之欲接,则败其思;蚊虻之声闻,则挫其精。是以辟耳目之欲,而远蚊虻之声。《淮南子·说林训》:虻与骥,致千里而不飞,无糗粮之资而不饥。
《新论·托附篇》:搏牛之虻,飞极百步。若附鸾尾,则一翥万里,非其翼工所托迅也。

蚊部汇考

释名


白鸟《大戴礼记》  蜹《埤雅》豹脚《尔雅翼》   暑蚊《本草纲目》

蚊图


《尔雅》《释鸟》

鷏,蚊母。
〈注〉俗说此鸟常吐蚊,因以名云。

《大戴礼记》《夏小正》

八月:丹鸟羞白鸟。丹鸟者,谓丹良也。白鸟者,谓蚊蚋也。其谓之鸟也,重其养者也。有翼者为鸟。羞也者,进也,不尽食也。

《神异经》《南荒经》

南方蚊翼下有小蜚虫焉,目明者见之,每生九卵,复未尝有毈。复成九子蜚而俱去,蚊遂不知亦食人。及百兽食者,知言虫小食人不去也。此虫既细且小,因曰细蠛。陈章对齐桓公小虫是也,此虫常春生以季夏藏于鹿耳,中名婴蜺。

《埤雅》

说文云,齧人飞虫从民声,亦或从昏以昏时出也。俗云蚊有昏市,盖蝇成市于朝蚊,成市于暮。传曰聚蚊成雷谓其昏之行也,蚊民虫暮虻虫田牧者病焉。一曰蚊盲明谓之蚊挠。说文曰秦晋谓之蜹楚谓之蚊。盖蜹喜乱飞似蚊而小望之如雾。荀子所谓醯酸而蜹聚者也,因雨而生与蚊寔异,一名瞀蜹。《列子》曰:瞀蜹生乎腐蠸。蠸即黄甲小虫,一名舆父,一名守瓜。尔雅云蠸舆父守瓜鹖。冠子曰:一蜹噆肤不寐至旦半糠入目,四方弗治言物苟为害不必在大。盖亦不在多也,蚊性恶烟以艾熏之则溃,长喙如针善螫。

《尔雅翼》

蚊者,恶水中孑孑所化。噆人肌肤其声如雷。东方朔隐语云,长喙细身昼亡夜存嗜肉恶烟为掌指所扪。其生草中者,吻尤利而足有文彩。吴兴号豹脚蚊子所以从文以有文也。亦或从志其出时也,或从民昏之省也。又用闽越之闽虫之在门中者,大抵秋后吻辄破不能螫,或云更惨于未破时,《夏小正》云:丹鸟羞白鸟。丹鸟,萤也。白鸟,蚊也,谓萤以蚊为羞。粮则未知其审也。《金楼子》云齐威公卧于柏寝白鸟营饥而求饱因开翠纱之帱。进蚊子焉其蚊有知礼者不食,公之肉而退有知足者〈子立切〉。公之肉而退有不知足者,遂长嘘短吸而食之,及其饱也。腹为之溃公曰:嗟夫,民生亦犹是矣。蚊为小矣,而物又附之江浦之间。有么虫名曰:蟭螟群飞而集于蚊睫,弗相触也。栖宿去,来蚊弗觉也。或曰:巢于蚊睫再乳而蚊不惊,或云在蚊翼下,每生九卵伏成九子俱去,而蚊不知。惟黄帝容成神,视气听形。若嵩山之阿,而声若雷霆。此所以极小大之分也,古者谢章诏板用蜹脚书亦一书之体。

《本草纲目》

蚊子

李时珍曰:蚊处处有之。冬蛰夏出昼伏夜飞,细身利喙咂人肤血,大为人害,一名白鸟,一名暑蚊,或作黍民谬矣。化生于木叶及烂灰中,产子于水中,为孑孑。虫仍变为蚊也,龟鳖畏之萤火蝙蝠食之,故煮鳖入数枚即易烂也。
陈藏器曰:岭南有蚊子,木叶如冬青实如枇杷熟,则蚊出塞北有蚊,母草叶中有血虫化而为蚊。江东有蚊母,鸟一名鷏,每吐蚊一二升也。

蚋子

李时珍曰:按元稹长庆集云,蜀中小蚊名蚋,子又小而黑者为蟆子。微不可见,与尘相浮上下者为浮尘,子皆巢于巴蛇鳞中,能透衣入人肌肤齧成疮毒人,极苦之惟捣楸叶傅之则瘥,又祝穆方舆胜览云云南乌蒙峡中。多毒蛇鳞中有虫,名黄蝇有毒齧人成疮但勿搔以冷水沃之,擦盐少许即愈。此亦蚋蟆之类也。
《贤弈》物化
蚊害物虫也,凡有血气者,恒病焉然。其所化不一江南有孑孑,生洿水中好屈伸水上,见人泳去久则蜕为蚊。此虫化也,塞北有蚊母草,草楙而蚊变岭南有蚊子。木实如卢橘熟则绽蚊出,实空此草木化也。江东有蚊母鸟生池泽,茹藘中黄白杂文鸣如鸽,每鸣吐蚊一二升此禽化也。

《直省志书》乌程县

水乡多蚊豹,脚尤毒。东坡守湖日有诗云,风定轩窗飞,豹脚又云飞。蚊猛捷似花,鹰城中惟江。渚汇无蚊以蜃气在也。

蚊部艺文一《蚊赋》晋·傅选

水与草其渐茹育,兹孽而为蚊。咮锐于秋毫,刺锯利于芒锥。无胎卵而化生抟两翼,而能飞肇。孟夏以朋起迄,季秋而不衰,众繁炽而无数。动群声而成雷肆惨,毒于有生乃餐。肤以疗饥妨农功,于南亩废女工于杼机。

《蚋子赋》〈有序〉五代王周

蚋子之下有蟆子,蟆子之下有浮尘。子三者异乎,皆状小而黑世云。巴蛇鳞介中微虫所变耳,三伏间昼飞夜息咂啄人肌肤动为疮痏。能飞不见其翼,能齧不见其口。微眇之极虽缜密衣服亦可通透。庄生焦螟之说近之也,至微之虫豸诗独无蚋,故作赋以广之。

虫之至微名之曰:蚋信乎,虮之别品为复。虱之馀裔群巢蚊之异类,结抟牛之深契附诸郁蒸产。彼芜秽张华之识,何以辨其两翼离娄之明。何以见其长喙伺暑絺之漏,露萃丰肌而睥睨默然。而至暗然而噬人之至灵何阙尔之,所卫人之至刚。何反尔之所制状斯,咄咄吁于造物。何不恣蛇虺之毒,必当与之为避。何不张虎豹之口不敢与之为,忽岂其食人之膏血资己之肥腯念肤。体之何毁痛疮痏之难没,吾将撷楸叶以为焚,俾尔之销骨者也。

《蚊赋》明·杨慎

有物于此孕于丹鷏氏,于白鸟育于朱陵殷于丰草。翾翾以作状薨,薨以成象昭昭,以相避冥,冥以相向阁,阁椓椓㨿以为营郁,郁彬彬窃以为名霢霂眩雨,丰隆混声贞女弃。骼壮士挫精公子不知筮诸灵蓍。灵蓍曰:计之喙噆肤之利,利在三宵群嬉。群嚣醉血不醳疾毙于掌戟。蓍颂喻寡徵诸玉瓦。玉瓦曰:仙鼠聚粮萑苇之乡,伏鳖攸戕利距。森张何彼皇,皇不见肃霜瓦辞难。读讯诸射覆射覆大夫。曰烟火其屯灯烛其喜,焦螟以为巢蠛蠓以为。使芸瓜而来零栗而逝,秋风夕起斯害也,巳公子喻矣是曰蚊理。

《后蚊赋》前人

邃古史皇创奎画兮,曲脚旁低垂物则兮,谥曰齧民昭凶德兮,炎后品物世匮资兮,虿尾虺首罔攸遗兮,唶尔蜎化百靡宜兮,扰龙仪凤于帝庭兮,嗟尔有生胡营营兮,禁蛙去枭著周经兮,胡尔利㭰独无惩兮,元圭纪正炯弗昧兮,丹良为羞欣绝汇兮,鳌戴山抃圣播迹兮,使尔负山谅何力兮,谓尔有睫奚谁攘兮,䆗窱琅疏竞来往兮,谓尔有臂奚谁恍兮,明潜宵征侣罔两兮,旅蜚成市仙孺惕兮,聚响成雷藩侯慄兮,障尔熛尔徙宜疾兮,蚊不能辨对以臆兮,肖翘蠕动生以息兮,俶诡妍媸宁有极兮,血国三千彼货殖兮,曷云不惨噆有国兮,赤口烧城烦言啧兮,积毁销骨疮痏结兮,楚组齐帷畴其隔兮,赤燧赪熛罔有慑兮,命曰人蚊理可说兮,惟虫能虫各以类兮,厥以恒性贱剖贵兮,人蚊不惩虫何罪兮,百尔君子无庸喙兮。

《蚊赋》洪若皋

余避寇越中,值暑月越多蚊日中为市。其觜锐如针螫之肉,辄坟起夜入复帐中。挥旄牛白羽交逐之不去,隐于床栊间伺少睡则呜,呜扑头面余用被蒙其首。一蚊竟入被笼内扬,扬飞而得志余屈其膝而上两足一手掣,被之四旁闭之。使不得逸力用右手,左右上下遍索之无蚊焉少间呀。呀然,飞近腹间有欲噆状余惧,罹召寇之。灾遂启之径只声喓喝而去,须臾,挟数蚊鼓噪余双颧际,余曰异哉。小虫之肆恶也,一至此乎昔欧阳永叔作憎,蝇赋曾干蚊有遗憾焉,余谓蝇止肆虐于昼而越蚊之毒。则夜以继日惟恐不足,翼明而起先以火烟。驱其室正襟危坐研,墨而作憎蚊之赋。赋曰:

爰有庐霍是生黍,民丑类殷繁娅娅,姻姻出身暧昧不可得而咨询,蔑卵胎而育附沟壑而娠或变自虫或化自蘋穿,籍瞒贯匿里隐邻或族丛苇或家水滨。诪张诡谲虫也,而忽冒飞禽名为白鸟其声呻。呻趋炎避凉利觜摇唇蝎牙,蜴齿飞而噬人侵肌嗜肥似笑似嗔无父有母。母顽而嚚其名曰鵙伯劳之,伦残忍食种不顾天亲。其声苦,苦姑杀父而弃之江。津又有母名鷏翅,在腹下色黄驳而毛羽鵔鸃,复有母焉类鹢定睛大觜,嗜鱼虾而睨视河漘。昔者天帝大合,林总沈没食声色。货之中万古长夜齁,睡而不肯醒也产此三母。口吐恶虫一呕盈钧蠢动,蠕化各衔利针以警刺。人于昏晨冒母之号,而仍为虫身家填户满野散。原屯入山林则纤如蠛蠓,聚水际则郁如车轮。其往来也。如风其纷纭也,若尘改张易范变旧换新为蚋入。楚为蚊入秦孑孑为蚊,昏为蚊僭国之讳,又名曰闽无礼无义不耻不仁。窥幽姬处子之室闯王,公大人之门掀帘入幕穿穴踰垣伏欃。枪于床第点青白之瘢,痕吸脂吮血流歠恣飧穷欲。所极逢隙而奔无论陶朱倚顿之,富不让黔娄仲子之贫惟文人之。受毒更怨抑而难言,凭几展缥囊则刺眸而刮目临窗。提象管则锥股而钻臀偶沉吟则攒聚,而随声酬和暂偃息。则咿喔而群问寒温,撤兰膏而神茹阁牙签而气吞至其。智小而谋大地覆而天翻坠千仞之溪,而蹩躠登云台之上而腾骞。声可以涉崆峒力可以负昆,崙齐桓公一匡天下成九合之,功春秋大之蹂柏寝之台,躝翠纱之帱惟小白之肉。短吸长嘘幸天帝觉之溃,其腹而褫其魂。中山靖王当忧谗畏讥之中,含锋暗射树党招朋。震雷霆而搆创痏挟声势而折屏藩。汉武居长杨五柞之馆,登堂游戏且讴且行。须臾,勿忍格斗攘攘。东方曼倩,戟不能禦掌不能扪徒以诙啁而脱。郭舍人之裈至夫泽国贞女落日孤村甘肤,尽而筋露谁希曦景于幽。盆展勤孝子伶仃遭迍捐毛里于华,篑曾不以嫠苦而情。原濮阳,舍人,吴猛神童胆寒。黄竹魂飘绿沈屏息姑嘬而不敢少,嚏喷是以伯阳为之浩。叹尼父为之逡巡,文豹警而聊投其足。阳鹿躁而并丧其元鳖甲为之糜烂,鲎帆为之沈沦蜂虿。夜而旦旦虺蛇翼而蜿,蜿形已尽矣,相已穷矣,沥于青旻叩于上阍愬炼阳之。祖告泰岱之。神曰:蚊之历世长久恶极罪,盈君民夫妇诅咒山栖海族咸毒罹髡黥定其刑章,请以参彝论于是天帝怒烈,风吹敕燧人诏雷。司青帝绕榆柳赤帝帅,桑柘白帝总柞槱黑帝领槐檀列缺为鞭策。祝融督火师熛熛爚爚,燄燄飔飔启临邛之井。发南海之洏驾以田单之,牛引以黄盖之茨火兽张口。风豹扬腮秦宫三月丹丘,千期赤江东之族。陈河内之尸燎塞北之草,燔岭南之枝。燖秦州之泽涸,西洋之涯碎脑粉骨断形,解肢罄噍类。而无遗然后,群伦安枕帖席农子丝,女嫠妇鳏夫无裳。无帷咸暑雨无怨。咨惧胁从之或逸命昆,虫以穷追蟗廓垂天之罗。网布络地之机丝,蟙砺庚申之编,贝呿夕旦之华池空中之蛂。撤纩扯瑱开塞耳,之坎东海焦。螟重楼叠宇架巢睫之楣,南方飞虫产子蠥蠥剖卵跂,跂蟂雏𪃟剑孙螌儿系累其鹤羁縻。其剥翍复命芝兰。尽变为萧艾荃蕙皆化为菉葹,标赤帜插元旂绿烟殷黑。熹苍炊神人掌上而熻赫鬼物石壁而㸐靡白鸦张天而噪,绕紫麝连云而焄熹丹崖。丙赤沧海甲黟流沙庚白幽都壬黧极东,渐而西被罄氤氲而迷离。然后河清沟净宇朗宙熙门户,不闭帷幄无施开襟而卧鼓。腹以嬉咸曰上帝之德,侯其伟而虽然越中千河万。港境内接洿联沮计封四而六陌,总土九而八渠以洫。沟为巷衕聚虾鳖为里闾棹声经乎闼侧渔歌听于枕,馀盼井甃而游鰋鲤搴床帷而采荷蕖抚檐楹而洞庭。彭蠡出门畿则云梦方诸泉流迸集而咽,湿壤瀸积而污淤蚊子。爰居而爰处蚊母燕乐而燕胥蚊妇,宜家而宜室,蚊孙聚族而聚庐。益焚山而终,乾象禹治水而晏宫车剩天一为蜫,虫之宅剖地窍为龙,蛇之潴虽漏江而涸。海蚊又安可得而驱除。乱曰:已矣乎此邦不可与居,历吉日兮,余将往步余马兮,低余舆翛然绛雪白云之馆飘乎,鹤坡昆璧之区,徜徉胥山而吊。鹅池之玉女栖迟滇水而问。鸽王之宝珠历江浦而寻,李姥涉沙潭而访吴姝游六虚。而周上下叩阊阖而望天驹访,南阳卓公而问济世之善,术问大梁光禄而策,所以防身之良图也,毕赋而蚊声为之少息,或曰此火烟之力也,岂墨烟之力欤。余曰唯唯。

蚊部艺文二〈诗〉《聚蚊谣》唐·刘禹锡

沈沈夏夜兰堂开,飞蚊伺暗声如雷。嘈然欻起初骇听,殷殷若自南山来。喧腾鼓舞喜昏黑,昧者不分听者惑。露花滴沥月上天,利觜迎人著不得。我躯七尺尔如芒,我孤尔众能我伤。天生有时不可遏,为尔设幄潜匡床。清商一来秋日晓,羞尔微形饲丹鸟。

《蚊蟆》白居易

巴徼炎毒早,二月蟆蚊生。咂肤拂不去,绕耳薨薨声。斯物颇微细,中人初甚轻。如有肤受谮,久则疮痏成。痏成无奈何,所要防其萌。么虫何足道,潜喻儆人情。

《夜坐苦蚊》元·方夔

万物有常理,动息随昏昕。区区虫豸中,恶毒无如蚊。云是鬼母化,佛语非传闻。喙尺利芒刺,腰围隐花纹。饥寻飞翅轻,饱饮酡颜醺。搏噬以自肥,乘时鼓妖氛。潜伏草莽间,窥伺日向曛。须臾便四出,攒集穷崖垠。横空聚复散,如布鹅鹳军。腾身飞猱捷,发响迅雷磤。瞥然闯门尸,来者何缤纷。不但入翠幕,偏工恼红裙。端坐缺堤障,各各磨牙龈。血肉生咀嚼,斑驳瘃与皲。如涂壁宫血,丹砂服兼斤。纨扇不住手,摇动酸骨筋。或时中指麾,殷轮血朱纁。虽能杀一二,未足空其群。有来效方略,薙草收莸薰。延烧煽烟焰,杀气凝阴云。罗空燖鸮隼,搜野醯麚麇。丑类尽驱逐,暂息猫与獯。自从生盘古,元气日磔分。有生溃乱出,甘苦更臭芬。而我堕世味,未能去膻荤。天阳烁六合,曼肤似遭焚。之虫并搜搅,入夜无一倾。谁知有制伏,火攻策奇勋。当如运甓法,百匝不惮勤。事会靡终极,来者徵吾文。

蚊部纪事

《列子·殷汤篇》:江浦之间生么虫,其名曰焦螟,群飞而集于蚊睫,弗相触也。栖宿去来,蚊弗觉也。离朱子羽方昼拭眦扬眉而望之,弗见其形;俞师旷方夜擿耳俛首而听之,弗闻其声。唯黄帝与容成子居崆峒之上,同齐三月,心死形废;徐以神视,块然见之,若嵩山之阿;徐以气听,砰然闻之,若雷霆之声。
《金楼子》:白鸟,蚊也。齐桓公卧柏寝,谓仲父曰:一物失所,寡人悒悒。今白鸟营营,是必饥耳。因开翠纱幮进之。
《五色线》:郭舍人曰:客从东方,且歌且行。不从门入,踰我园墙。游戏中庭,上人殿堂。击之拍拍,死者穰穰。格斗而死,主人不伤。是何物。东方朔曰:利喙细身,昼匿出昏。嗜肉恶烟,掌指所扪。臣朔愚戆名之曰:蚊。舍人辞穷,不免脱裈。
《后汉书·徐登传》:赵炳尝临水求度船,人不和之炳乃张,盖坐其中长啸呼风,乱流而济于是百姓,神服从者如归,章安令恶其惑众收杀之,人为立祠堂于永康至今,蚊蚋不能入也。
《晋书·吴猛传》:猛,豫章人也。少有孝行,夏日常手不驱蚊,惧其去己而噬亲也。
《广州先贤传》:罗威性至孝遇寒,常以身温席母乃寝。夏月必撤帐而卧,曰:吾供蚊蚋恐去,齧老母也。《孝子传》:邓展父母在牖下,卧多蚊。展伏床下以肤饲之。
《诚斋杂记》:宋武帝节俭,张妃房帷碧绢蚊帱。
《南史·梁武帝丁贵嫔传》:贵嫔,讳令光,谯国人也。少时与邻女月下纺绩,诸女并患蚊蚋,贵嫔弗之觉也。《书蕉》:江陵古岸有李姥浦,浦中偏无蚊蚋之患。梁元帝《金楼子》云荆州高斋,夏月无白鸟,余亟寝处其中。及移他斋,则蚊声如雷,数丈之间,如此之异,白鸟蚊也。
《梁书·孙谦传》:谦自少及老,历二县五郡,所在廉洁。居身俭素,床施蘧蒢屏风,冬则皮被莞席,夏日无帱帐,而夜卧未尝有蚊蚋,人多异焉。
《万安县志》:虾蟆渡在县,治西门对江唐张九龄。由京陵抵洪都溯流而上,舟次渡前馆客陈。晖山有诗曰:元驹名古渡投老黍民。无元驹虾蟆也,黍民蚊也以虾蟆口。向西门故城内无蚊,患今兵马上下系舟渡处插。篙损石虾蟆之口,坏而黍民复生矣。
《辨疑志》:润州城,南隅万岁楼俗传楼上烟出,不祥开元前以润州为凶,缺董琬为江东采。访使尝居此州其时尽日,烟出刺史。皆忧惧乾元中复,然圆可一尺馀。直上数尺吏,密伺其烟乃出于。楼角隙中逼而视之则蚊蚋也。
《云仙杂记》:丁系自尚书,郎参灵度禅师弃官修道日,食脱粟二升诸僧钵。水一盂夏月夜禅,虽飞蚊咂食终不摇动,坐夏既满面为破烂。
《酉阳杂俎》:相传江淮间有驿,俗呼露筋。尝有人醉止,其处一夕。白鸟姑嘬血滴。筋露而死,据江德藻聘北道。记云自邵伯捸三十六里至鹿,筋梁先有逻此处足白鸟。故老云有鹿过此一夕为蚊,所食至晓见筋因以为名。
《冷斋夜话》:范仲淹少时求为,秦州西溪。监盐其志欲吞西夏知用兵利病耳,而廨舍多蚊蚋文正。戏题其壁曰饱去,樱桃重饥来柳絮轻。但知离此去不用问前程虽戏笑之语,亦恺悌浑厚之气,逼人况其大者乎。
《避暑录话》:欧阳文忠,滁州之贬作憎蝇。赋晚以濮庙事亦厌言者,屡困不已又作憎蚊赋。皆不能无芥蒂于中而发于言。
《销夏》:吴兴之东林沈东老,能酿十八仙白酒。一日有客自号回道人,长揖于门。曰知公白酒新熟远来相访愿求,一醉实熙宁。元年六月十九日也,公见其风骨秀伟。跫然起徐观其碧眼,有光与之语。其声清圆于古今治乱,老庄浮图氏之理。无所不通知其非尘埃中人也,因出酒器十数于席。回公自日中至暮已,饮数斗无酒色是。夕月微明湫暑未退蚊蚋尚多,侍人秉扇。驱蚊偶灭一烛回,公乃命取竹杖。以馀酒噀之插于远壁,须臾,蚊蚋尽栖壁间而所饮之,地洒然东老欲有所。叩先托以求驱蚊之,法回云且饮小术乌足道哉。
《春渚纪闻》:东坡,帅杭日与徐璹。全父坐双桧,堂公指二桧。曰二疏辞汉去,璹应声云大老入周来,公为击节久之璹之,子端崇字崇之。少时俊伟落笔千字有人,得山谷道人清。江词示之者,崇之曰山谷当今作者。所知渔父止此耶,或诗为赋。援笔立就其末鲁邦司寇陈义高三闾大夫,心徒劳相逢一笑。无言说去宿芦花又明月,识者奇之政和间余。过访其隐居坐定为余曰数。夕颇为飞蚊,所扰夜不能寐。因得一绝句云,空堂夜合势。如云沟壑宁知过去,身满腹经营尽膏血。那知通夕不眠人时,蔡京当国方引用。小人布列要近赋,外横敛以供花石之。费天下之民殆不聊生,而无敢形言者崇之托以规讽云。
《宋史·沈伦传》:伦好释氏,信因果。尝盛夏坐室中,恣蚊蚋噆其肤,童子秉箑至,辄叱之,冀以徼福。
《梦溪笔谈》:信安、沧、景之间,多蚊虻。夏月,牛马皆以泥涂之,不尔多为蚊虻所毙。郊行不敢乘马,马为蚊虻所毒,则狂逸不可制。行人以独轮小车,马鞍蒙之以乘,谓之木马。《祛疑说》:余自幼爱接道,友有一人能呼鼠群。聚久之遣去,亦能祛蚊自谓以法追。禁始亦疑之久,相与处察其动。静悉非咒法每欲呼鼠,必先期收市狼粪。黑犬皮之类,惟祛蚊之术不可知。一夜醉寝取其箧中,香末试烧蚊悉,远去但不知其用。药然正作荷花香来日,叩之,微笑不答,想亦荷花之须耳。
《指月录》:袁州仰山行,伟禅师夏夜坐。深林袒以饲蚊蚋。
《琅嬛记》:阊门沙盆潭独无白鸟,帐幕可已,与滇中宝珠寺,荆州李姥浦同。

蚊部杂录

《晏子·春秋外篇》:景公问晏子曰:天下有极细乎。晏子对曰:有东海有虫巢于蚊睫。再乳再飞而蚊不为惊臣,婴不知其名。而东海渔者命曰蟭螟。
《列子·仲尼篇》:目将眇者,先睹秋毫;耳将聋者,先闻蜹飞。
《说符篇》:蚊蜹噆肤,非天本为蚊蜹生人。《庄子·人间世篇》: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蜃盛溺。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不可不慎邪。
《应帝王篇》:肩吾见狂接舆。狂接舆曰:日中始何以语女。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已出经式义度,人孰敢不听而化诸。接舆曰:是欺德也;其于治天下也,犹涉海凿河而使蚊负山也。
《鹖冠子》:夫蚊虻坠乎,千仞之溪,乃始翱翔而成其容。《荀子·解蔽篇》:空室中有人焉,其名曰伋。其为人也,善射以好思。耳目之欲接,则败其思;蚊虻之声闻,则挫其精。是以辟耳目之欲,而远蚊虻之声。《易林》:飞蚊污身,为邪所率。青蝇分白,真孝放逐。《大戴礼记·诰志篇》:圣人有国则,蚊虻不食天驹。《淮南子·俶真训》:云台之高,堕者折脊碎脑,而蚊虻适足以翱翔。
《诠言训》:涵牛之鼎沸,而蝇蜹弗敢入。《说林训》:醯酸不慕蜹,蜹慕于醯酸。《法言·渊骞篇》:或问货殖。曰:蚊。血国三千。
《抱朴子·剌骄篇》:蟭螟屯蚊眉之中,而笑弥天之大鹏;寸鲋游牛迹之水,不贵横海之巨鳞。
《广譬篇》:蚊集鹰首,则鳸不敢啄;鼠往虎侧,则狸犬不敢议。
《论仙篇》:蚊噆肤,则坐不得安。
《北户录》:端新州有鸟类,青鹢而嘴大。常在池塘间捕鱼而食,每作一声则有蚊子群出其口。按小雅曰鷏鸟似乌而大广。志云蚊母此鸟吐出蚊也,土人云其翅堪为扇。惟辟蚊子与陈藏器,说同又云塞北有蚊。母草岭南蚊母,木南越志云古度。树一呼那子南入号曰柁,不华而实。实从木皮中出,如缀珠珰其实大如樱桃黄即可食,过则实中化蛾飞,出亦有为蚊子者。
《唐国史补》:江东有蚊母鸟,亦谓之吐蚊鸟,夏则夜鸣,吐蚊子丛苇间,湖州尤甚。南中又有蚊子树,实类枇杷,熟则自裂,蚊尽出而空壳矣。
《续博物志》:土湿则生蚊。
《物类相感志》:九月九,蚊子嘴生花。
浮萍乾焚烟熏,蚊虫则死。
荆叶逼蚊虫。
麻叶可逼蚊子。
三月三日,收荠菜花置灯擎上,则飞蛾蚊虫不投。《闻见后录》:欧阳公云予作憎蝇赋,蝇可憎矣。尤不堪蚊子,自远喓喝来咬人也。
《墨庄漫录》:杜子美微意,深远考之,可见如寄。刘峡州伯华,使君长篇尾句。云江湖多白鸟天地亦青蝇人,多指白鸟为鹭非也,按月令仲秋之月群鸟养羞。注引夏小正曰九月丹鸟羞,白鸟说者谓蚊蚋也。又金楼子云齐威公卧于柏,寝白鸟营饥而求饱。公开翠纱之幮而进焉,有知礼者不食而退,有知足者,噆肉而退有不知足者。长嘘短吸而食及其饱者。腹为之溃,盖戒夫贪也。又诗人以青蝇刺谗然,则公诗盖言天下多贪谗之人耳。
《齐东野语》:吴兴多蚊,每暑夕浴罢解衣。盘礡则营营群聚噆,嘬不容少安心。每苦之坡,翁尝曰湖州多蚊蚋豹。脚尤甚且见之诗,盖湖之豹脚蚊著名久矣,旧传崇王入侍。寿皇圣语云闻湖州多蚊,果否后侍宴,因以小金盒贮豹脚者,数十枚进呈。盖不特著名亦且尘乙览矣盖蚊乃水虫所化,泽国故应尔。闻京师独马行街,无蚊蚋人以为市。井灯火盛故也,吴兴独江子汇无蚊旧传马自然。尝泊舟于此,所致故钱信平望蚊。诗云安得神仙术试为施,康济使此平望村如吾江子,汇然余有小楼,在临安将军桥面,临官河污秽特甚自。暑徂秋每夕露眠寂无一蚊过,此仅数百步则不然矣,此亦物理之不可晓者,渡淮蚊蚋尤盛高邮露筋庙是也,孙公谈圃云泰州西洋多蚊使者。按行以艾烟熏之,方少退有一厅吏醉仆为蚊。所噆而死世传,范文正诗云饱似樱桃,重饥如柳絮轻,但知从此去,不要问前程即其地也,闻大河以北河水一带如云如烟若信安沧景之,间夏月牛马皆涂之以泥,否则必为所毙。按尔雅鷏蚊母一名蚊母,相传此鸟能吐蚊。陈藏器云:其声如人呕吐。辄出蚊一二升,李肇唐史补称,江东有蚊母鸟亦谓之吐蚊鸟。夏夜则鸣吐蚊于丛苇间,湖州尤甚。又曰:端新州有鸟类,青鹢而嘴大。常于池塘捕鱼,每一鸣则蚊群出其口亦谓之吐蚊鸟。又谓之鷏,然以其羽为扇却可辟蚊。岭南又有蚊子木实如枇杷熟,则自裂蚊尽出而实空,塞北又有蚊母草者,其说亦然。淮南子曰水虿为䗓孑孑,为蚊兔齧为螚物之,所为出于不意弗知者,惊知者不怪今孑孑,污水中无足虫也。好自伸屈于水上见人,辄沉久则蜕而为蚊。盖水虫之所变明矣,东方朔隐语云:长喙细身昼亡,夜存嗜肉恶烟为指掌所扪。若生草中者,吻尤利而足有文彩号为豹脚又其字或从。昏志其时也又为闽,以虫之在门中也。说文曰:秦谓之蜹,楚谓之蚊。夏小正云丹鸟,萤也。羞白鸟谓萤以蚊为粮,云然则育蚊者。非一端固不可专,归罪于水也。因萃数说戏为吾乡解嘲。《琅嬛记》:蚊投水中能化小鱼,小鱼不独鱼子生也。推篷寤语山气多蝇水气多,蚊邵伯宝应多蚊,故有烈女露筋之迹,以扬越巨浸故也。
居家宜忌:五日朱砂写白字,倒贴辟蚊。虫写仪方二字,倒贴亦妙。

蚊部外编

《中华古今注》:昔河内人见有人马,数千万皆如黍米。游动往来,从旦至暮家人。举火烧之人,皆蚊蚋马皆成大蚁,故呼蚊蚋曰黍民。

蠓部汇考

释名


蠛蠓《尔雅》    醯鸡《庄子》

蠓图


《尔雅》《释虫》

蠓,蠛蠓。
〈注〉小虫,似蚋,喜乱飞。〈疏〉小虫,似蚋,乱飞者也名蠓,又名蠛蠓。列子云:生朽壤之上,因雨布生得阳而死,一名醯鸡。庄子云孔子与老聃语出,告颜回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与。郭象云醯鸡者,瓮中蠛蠓是也。

《续博物志》蓬飞

郭璞曰:蓬飞硙则天风,春则天雨,蓬蠓也。

《埤雅》

小虫,似蚋,乱飞者也,一名醯鸡。列子曰:醯鸡生乎酒,又曰食醯颐辂生乎食醯。黄軏食醯颐辂即蠓是也。孔子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与。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制字从蒙音谓之懵,以此尔雅曰:蠓,蠛蠓,孙炎注云蠛蠓,此虫微细群飞。郭璞亦曰:蠓飞硙则天风,舂则天雨。此言蠛蠓将风,则旋飞如硙。一上一下如舂则雨矣,然其图赞又曰风舂雨硙,二说不同也。

蠓部纪事

《庄子·田子方篇》:孔子见老聃出,以告颜回曰:丘之于道也,其犹醯鸡与。微夫子之发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也。
《汉实录》:周太祖军至北郊时,慕容彦超自负沉勇谓上曰:北来诸将臣,尽谙知以臣观之蜉蝣蠛蠓耳。《括异志》:光严庵王议之茔,濒湖占胜为一方。冠东南皆枕湖远,峰列如笔架。一塔屹于波心,文锋挺立登名,仕版者。世有其人视,他族为最盛。淳祐间忽树间出烟一道远近。莫不惊异有细视之者,其间有蠓蚋不可计。从树中出,终日不绝。盖此烟即此,所成不知何异。

蠓部杂录

《列子·汤问篇》:朽壤之土,春夏之月有蠓蚋者,因雨而生,见阳而死。

蝇部汇考

释名


苍蝇《诗经》    青蝇《诗经》
麻蝇《尔雅翼》   狗蝇《本草纲目》

蝇图


《尔雅》《释虫》

蝇丑扇。
〈注〉好摇翅。〈疏〉此辨虫属所生及所好之状,不同者也丑类也,青蝇之类好摇翅自扇。

《方言》蝇杂释

蝇东齐谓之羊。
此亦转语耳,今江东人呼羊声如蝇,凡此之类皆不宜别立名也。

陈楚之间谓之蝇,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蝇。

《埤雅》

蝇好交其前足有绞绳之象。故绳之为字从,蝇省准生于隼绳生于蝇。其义一也,亦好交。其后足摇翅自扇故。《尔雅》曰:蝇丑扇也。段氏云:苍蝇声雄壮,青蝇声清聒。其声皆在翼。又曰:青蝇粪尤能败物。虽玉犹不免。所谓蝇粪点玉是也,盖青蝇善乱色,苍蝇善乱声。故诗以青蝇刺谗而鸡鸣曰: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也。一章曰苍蝇之声言耳,闻疑而起也。二章曰日出之光,言目见似而起也,青蝇首赤如火背。若负金苍蝇又其大者,肌色正苍今俗谓之麻蝇。传曰:以冰致蝇蝇逐矣,怀蛆萦利常喜暖而恶。寒故遇冰辄侧翅远引,所谓夏虫不可与语冰者也。类从曰:蝇生于灰。盖蝇值水溺死以置灰中,须臾,即活。《淮南子》以为烂灰生蝇,正谓此也。张敞书曰:苍蝇之飞不过十步,托于骐骥之发,则致千里。此言附善之益,有如此也。

《尔雅翼》青蝇

青蝇古以喻谗人以其所趋,甚污终日营,营而不知止,又为声以乱人听。故以比然必言止,于樊棘者郑氏以为欲,其远之常限之藩,篱之外。此不然也,夫物之逐臭者,投隙而进。岂能限绝,盖室之匽必植榛棘为藩以蔽之,正蝇所宜集止。耳说者又以青蝇点白为黑点。黑为白由昔相传如此。欧阳公独以为今之青蝇所污甚微,以黑点白犹或有之然其微。细不能变物之色,诗人恶谗言变乱。善恶其为害大必不引以为喻,至于点。白为黑则未尝有之,据今青蝇之行好遗矢于物,上遇物之洁者,则见论衡曰清受尘白受垢青蝇,所污,常在练素此所谓。点白为黑也,至其循绕研上引取墨汁斯须之。顷盈寸白駮矣,则所谓点黑为白者也。二者为害虽微然伤物之,全乱物之正实。自此始,正当谨以为戒也。故法言或问苍蝇红紫,曰明视以蝇变。白黑红紫乱朱故也,君子之于谗也。初盖易之至于乱之,又生而后君子信谗此。诗亦然故首章但言毋信谗言至其二章则已,交乱在外之四国至。其三章则虽同心如我,二人者亦不能以相有其始终之,而不忌皆如此蝇矣。汉昌邑王贺梦青蝇矢积西,阶东可五六石以问龚。遂遂亦劝放逐左侧谗人而魏,何晏梦青蝇数十来鼻端驱之不去管辂亦以为鼻者,天中今蝇臭恶而来集之位峻者,颠轻豪者,亡诗人取喻岂虚乎哉。

苍蝇

苍蝇蝇之洁者,雅有青蝇风有苍蝇。苍蝇比于青蝇而小其色,苍好集几案食饮上者是也。齐诗曰匪鸡则鸣苍蝇之声,段成式以为苍蝇。声雄壮青蝇声清聒而埤雅亦云青蝇。首赤如火背,若负金苍蝇又其大者,肌色正苍今俗呼谓之。麻蝇段氏则以青蝇与苍蝇交互言之,陆氏言苍蝇则非今虽有麻蝇。一种然比此二种绝少又蝇之,小者其色。自苍今人正谓之苍蝇,不待别引且诗以齐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宫寝之间怀茝握兰之所,岂大于青蝇者所宜集耶。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蝇飞营营其声,自呼故名。

《集解》

李时珍曰:蝇处处有之夏出冬,蛰喜暖恶寒苍者声雄壮。负金者声清聒青者,粪能败物巨者,首如火麻者茅根所化蝇。声在鼻而足喜交,其蛆胎生蛆入灰中。蜕化为蝇如蚕蛹之化蛾也,蝇溺水死得灰复活。故《淮南子》云:烂灰生蝇,古人憎之多有辟法,一种小蟢蛛专捕食之,谓之蝇虎者是也。

《主治》

李时珍曰:拳毛倒睫以腊月,蛰蝇乾研为末,以鼻频臭之即愈。

《发明》

李时珍曰:蝇古方未见用者,近时普济方载,此法云出海上名方也。

狗蝇集解

李时珍曰:狗蝇生狗身上,状如蝇黄色,能飞坚皮利喙啖咂狗血,冬月则藏狗耳中。

《主治》

李时珍曰:痰疟不止活取一枚,去翅足面裹为丸,衣以黄丹发日,早米饮吞之得吐即止。或以蜡丸酒服亦可擂酒服治痘疮倒黡。

《发明》

李时珍曰:狗蝇古方未见用者,近世医方大成载。治疟方齐东,野语载托痘方。盖亦鼠负牛虱之类耳,周密云同僚括苍陈坡老儒也,言其孙三岁时,发热七日痘出而倒黡。色黑唇口冰冷危證也,遍试诸药不效因求卜遇一士。告以故士曰恰有药可,起此疾甚奇因为经营少许,持归服之移时红润也,常恳求其方乃用狗蝇七枚,擂细和醅酒。少许调服尔夫,痘疮固是危事然,不可扰大要在固脏气之外。任其自然尔然或有变證则不得不资于药也。

《直省志书》临海县

蝇色苍,又一种赤首者,名景迹。

蝇部艺文一《青蝇赋》晋·傅咸

幸从容以閒居且游,心于典经览诗。人之有造刺青蝇之营,营无纤芥之微。用信作害之,不轻既反白而为黑。恒怀蛆以自盈秽美玉之鲜,洁蠹嘉肴之。芳馨满堂室之薨,薨孰闺宇之得情。

《蝇赋》〈有序〉魏元顺

余以仲秋休沐,端坐衡门,寄想琴书,托情纸翰。而苍蝇小虫,往来床几。疾其变白,聊为赋云:
遐哉大道,廓矣洪氛。肇立秋夏,爰启冬春。既含育于
万性,又刍狗而不仁。随因缘以授体,齐美恶而无分。生兹秽类,靡益于人。名备群品,声损众伦。攲胫纤翼,紫首苍身。飞不能迥,声若远闻。点缁成素,变白为黑。寡近兰芳,遍贪秽食。集桓公之尸,居平叔之侧。乱鸡鸣之响,毁皇宫之饰。习习户庭,营营荆棘。反覆往还,譬彼谗贼。肤受既通,谮润罔极。缉缉幡幡,交乱四国。于是妖姬进,邪士来,圣贤拥,忠孝摧。周昌拘于羑里,天乙囚于夏台。伯奇为之痛结,申生为之蒙灾。《鸱鸮》悲其室,《采葛》惧其怀。《小弁》陨其涕,灵均表其哀。自古明哲犹如此,何况中庸与凡才。若夫天生地养,各有所亲:兽必依地,鸟亦凭云。或来仪以呈祉,或自扰而见文。或负图而归德,或衔书以告真。或夭胎而奉味,或残躯以献珍。或主皮而兴礼,或牢豢以供神。虽死生之异质,俱有益于国人。非如苍蝇之无用,唯搆乱于蒸民。

《憎蝇赋》宋·孔武仲

方盛夏之惂惂兮,气蕴蕴以熏。心斥纤絺而不御兮,将释履而投簪切于身而犹。若此兮又况乎外物之相侵而是时也。有曰蝇者,或形小于乌豆或衣蓝而冠赭其来无端其聚,而积汝腹何贮汝。足何历缘眉目与口吻又自恃其羽,翼吐舌捋髭并肱交蹠暂却复。还以千为百是可憎矣,吾将数之若夫亲宾之会处景物之佳时,赏芳樽以晤语。援柔毫以赋诗酒未行而已醉,膳甫至而先知浮瓜于泉沉。李于水清尘埃以洒扫洁槃,箸以湔洗而乃。会面牝牡公遗溲矢宵漏,初息晨光向微。皓露凝草清风涤衣,幸视听之。萧散已薨薨而四飞,饱食方休炎晖。正午偃匡床以假寐,荫华榱而逃。暑忽伺便而投隙,集体同于飞蛊。我坐尔至我行,尔随扇不暇。执拂不暇施虽有躯之,七尺曾众寡之。莫知四序之,间可畏者。夏汝司其昼蚊司其夜,嗟方寸之甚小为百烦之所。舍乃曰:人于万物是亦一,虫纷然杂处大小相攻。今则暂存之气,息至秽之形骸外有蚤虱内有蛲蛔。盖与生以终始非有时而去,来舍此不思而惟。蝇是责则我亦褊矣,何异拔剑而逐之哉。

《憎苍蝇赋》欧阳修

苍蝇苍蝇吾嗟尔之为生,既无蜂虿之毒尾,又无蚊虻之利觜,幸不为人之畏,胡不为人之喜。尔形至眇尔欲易盈,杯盂残沥砧几馀腥。所希秒忽过则,难胜若何求而不足乃终日。而营营逐气寻香无处不到,顷刻而集谁相告,报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若乃华榱广厦珍簟方床炎风之燠。夏日之长神昏气蹙流汗成浆,委四支而莫举眊两目其茫洋。惟高枕之一觉冀烦歊之,暂忘念于尔而何负乃于吾而见殃。寻头扑面入袖穿裳或集眉端或沿眼眶,目欲瞑而复警臂已痹而犹攘于此之时。孔子何由见周公于髣髴,庄生安得与蝴蝶而飞扬徒使苍头丫髻巨扇挥飏,咸头垂而腕脱。每立寐而颠僵,此其为害者一也。又如峻宇高堂,嘉宾上客沽酒市脯铺筵设席聊娱一日之馀,闲乃尔众多之。莫敌或集器皿或屯几格或醉,醇酎因之没溺或投热羹,遂丧其魄谅虽死而不悔,亦可戒夫贪得,尤忌赤头号为景迹。一有沾污人,皆不食奈何引类。呼朋摇头鼓翼聚散倏忽往来络,绎方其宾主献酬衣冠俨饰。使吾挥手顿足改容失色于此之时,王衍何暇于清谈贾谊堪为之太息。此其为害者二也,又如醯醢之品酱臡之制及时月而收藏。谨瓶罍而固济乃众力以攻钻极百端而窥觊至于大胾,肥牲嘉肴美味。盖藏稍露于罅隙守者,或时而假寐才稍。怠于防严已辄遗其种类,莫不养息,蕃滋淋漓败坏。使亲朋,卒至索尔以无欢臧获怀忧因之。而得罪,此其为害者三也是,皆大者馀悉难名呜呼。止棘之诗垂之,六经于此见。诗人之博物比兴之为精宜乎,以尔刺谗人之乱,国诚可嫉而可憎。

《怜寒蝇赋》明·骆文盛

吁嗟乎,寒蝇尔胡为乎,有生繄气序之流,易欻凉飙之袭楹。念尔类之尚繁顾,非时而营,营岂弱质之能久谅寒威之,莫胜尔乃僵矣。其形悽矣,其声既跄于飞复蹶于行方缩,缩以憔悴遂奄,奄而伶俜点污。莫施其技攻钻曷见,其能或沿几而莫起或触棂而辄仆障不施,以曷入尘未挥而先堕。进退蜷局将焉攸措吁嗟乎,寒蝇眷言尔寒能无尔。怜感念畴昔忽复长叹方夫,太昊司辰祝融挥鞭赤日在地炎。威赫然尔于斯,时气适志便跷足洋洋鼓翼翩翩翕兮,类征豗兮,群喧逐污湛秽醉醲饱膻弗召以合祛之。莫殚恣意一时贻患百端吁嗟乎,寒蝇讵知物从化迁时不可常惟暑尔乘寒宜。尔藏庶知止而不殆或自逭于丧亡,尔乃淹留濡滞自掇其殃独不见夫。蝠游以夜枭鸣于晦妖狐。乘昏尸虫伺寐,盖有所肆尚有所避也,岂趋就之懵懵能自逃于颠踬哉吁,嗟乎,寒蝇始予尔怜亦终尔,患念死灰之。复然将殒枝之再蔓矧羸,豕之蹢躅惟易繇之明。鉴爰命童子攘臂执绋尔扑,尔摧用殄厥类。靡令孑遗羌除恶之务,尽弗自嫌于乘危庶几乎。庭宇虚静帏幄褰开俟,南风之景延当时物之葳蕤绝扰攘,于尔辈欣四体之悠哉。

《广憎苍蝇赋》

明·霍燝原夫蝇之为物也,渺小精怪无处不到。不识造物者,何心而假之羽翼。若故与斯人为雠也,欧阳子憎之作憎苍蝇赋。仆读其文而有感因,广其说昔袁中郎著广快编览者,情怡以先生虽。尝官学博然实快人耳,仆本多恨故未能广快而聊以广憎爰赋曰。

造化无端兮,生此丑类趋炎附热兮。呼群逐队其多胜于出垤之蝼蚁兮,其声不必聚蚊而若雷但恣己之饕餮兮。弗容人以假寐,高堂大厦锦屏绣帏每钻刺而善入。恒奔竞以不离衣服失其素洁。饮食变其芳菲繄惟尔之,善点染而工蠹乱兮,夫岂仅于止。樊而止棘若乃时逢溽暑汗流雨滴思往逃之,黑甜之乡庶神游于羲皇之世。而尔乃薨薨揖揖喓喓趯趯若顾影而突来不转,瞬而毕集领以赤头号曰:景迹虽无蜂虿之毒,大有吞噬之意于斯时也。非无拔剑而斩之者,而尔不惧亦有挥麈而驱之者。而尔营,营不屑去也。方东扑兮,尔西窜及南攻兮,尔北移仗酷吏之行权如狐假乎。虎威惟膏脂之沾濡俾帘幕之扫地,余窃怪乎,尔之肖形也。能飞比于鸟乃凡鸟二足而尔六之善蚀拟于虫,乃凡虫一觜而尔二之是以虽无利齿兮,厥有乌喙佯为弱羽兮,乃骋捷足以余所闻,振古以来薄海之内。其受尔污而被尔损迄于寤寐,弗宁者盖未可更仆数也,而尔乃鼓其舌饰其词以巧辨于人。曰:吾乘阳生兮,聿随阴伏惟春蠕而夏飞兮。及秋呆而冬蛰偶同齐人而之墦间兮,彼方行乞而吾已果腹。曾无妻妾之堪骄兮,独携朋侪而徒餔啜逮乎,大火西流万汇萧瑟世。皆悲纨扇于秋风兮,吾巳藏形而息机且夫物之。剥人肝肺吸人脑髓者比比而然也,而其或吮痈舐痔恬不为怪窃润分甘终身而不饱,其欲者其贪其秽。视吾将不啻乎倍蓰人第,见诗人之比吾于谗夫而谓之交,乱罔极兮,又孰揣与吾语冰而茫乎,未之或知是亦气化之流转。而吾特率其固然兮,彼庐陵者固贤人也,而何独于吾乎,欲加之罪毋亦虞集诛伐之虚文而张咏怒骂之故智也,欤噫逞尔之技惑尔之言宜若无恶于人者,而岂知奸不在大愈小愈多害不在显愈微愈深便柔佞嬖。惟尔兼之耶,故夫雀可憎兮,止穿我屋鼠可憎兮,止穿我墉宁如尔之么么。其体膻贪其性争眉睫以毛求入帏簿而血食及乎,族出蛆臣遗臭种,种遑恤人之掩鼻而蹙额切齿而腐心者哉。欧阳子憎之,今其人已往矣,仆之恨之殆未易以终穷焉不有毛颖君,曷抒此愤而若欲兴问罪之。师以讨尔于枕席之上及乎,肘腋之间也。则仆亦终未能效终军之请,缨而祇自附于贾太傅之一二太息。

《蝇说》徐芳

物有嗜炎而疾冷者,木之桃李鸟之。莺燕虫之蛙蝉蜂蚓,吾不能悉数也。其最甚者,莫如蝇木无心者也。莺燕蛙蝉蜂蚓之属,春而进秋而退如是而已。其他小炎与冷不遽变也,蝇则不然朝而炎则喧然。来夕而冷则寂然去矣,而夕之朝而复炎也,则又喧然故。其炎冷俄顷之间已也夫,炎冷在俄顷之间变不已亟乎,故天下之最可厌者,莫如蝇或曰子无蝇之苛也。天下之变有大是者,子不察也,今夫风无厚薄于人也,而人欣厌焉欣之极或啸而呼之招之以箑也,而厌之则屏而蔽焉,户墐之衣有罅而亟纫之矣,不既恝于情乎,日之在天终古如斯也,胡䁥而暄焉如慈父母之怀而聚煦也,胡轧而龉焉如雠而匿之行。以盖必廓焉居以帷必邃焉,广厦幽岑之却伏而不一盻焉,庸讵忘夫向者之族而煦乎,他日不幸而有雪霜风露之侵偪而更䁥之焉。夫宁无愧于心耶,然世安之如故也,故风与日而无知耳,如有知凡冬之暄而夏之箑者。皆不免于唾笑者也,且不见裘与葛乎裘有功于寒甚多而人不录也,及夏而放焉葛力以为己之遇胜于裘而冬日之笥又蹑其后矣,子无独炎冷蝇也且。夫莺燕蜂蚓蛙蝉之属行乎自然者,也蝇有利于人则附之至于利,尽则亦已也惟人则揉而秘之饴与酖之不测,炎之极至为之鸣吠,无难而冷之变乃操,戈入室而行。所不顾由是言之人之可厌无乃,甚于蝇哉,予无以应俛而笑思昔之人有憎蝇而赋者,其有所感也,无亦苛细已夫书以为蝇辈解嘲。

蝇部艺文二〈诗〉《蝇》宋·梅尧臣

青蝇何处来,聚集满盘间。谁知腹中物,变化如循环。

《冻蝇》杨万里

隔窗偶见负暄蝇,双脚挼挲弄晓晴。日影欲移先会得,忽然飞落别窗声。

《蝇》明·郭登

眇形才脱粪中胎,鼓翅摇头可恶哉。苦不自量何种类,玉阶金殿也飞来。

《苍蝇》朱之蕃

生从污秽忽雄飞,鼓翅摇唇觅己肥。剩酒残羹沾醉饱,青丝白璧妒光辉。营营引类来同恶,恋恋依人不暂违。驱斥虽严还易集,持将麈尾莫停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蝇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