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白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四十四卷目录

 鳅鱼部汇考
  鳅鱼图
  尔雅〈释鱼〉
  埤雅〈鳅〉
  尔雅翼〈鳅〉
  海槎馀录〈海鳅〉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马邑县〉
 鳅鱼部艺文〈诗〉
  海鳅行         元鲜于枢
 鳅鱼部纪事
 鳅鱼部杂录
 𩼕鱼部汇考
  𩼕鱼图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鲵鱼部汇考
  鲵鱼图
  尔雅〈释鱼〉
  山海经〈北山经 中山经〉
  博雅〈释鱼〉
  水经注〈伊水注〉
  酉阳杂俎〈食鲵鱼法〉
  临海异物志〈人鱼不可食〉
  益部方物记〈魶鱼〉
  本草纲目〈䱱鱼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鲵鱼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直省志书〈泽州〉
 鲵鱼部纪事
 鲵鱼部杂录
 白鱼部汇考
  白鱼图
  古今注〈虫鱼〉
  齐民要术〈炙法〉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白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白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白鱼部艺文二〈诗〉
  初食淮北鱼诗      宋杨万里
 白鱼部纪事
 白鱼部杂录
 白鱼部外编
 青鱼部汇考
  图缺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青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鲊气味 头中枕主治 眼睛汁主治 胆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青鱼部纪事
 青鱼部外编
 牛鱼部汇考
  牛鱼图
  博物志〈牛体鱼〉
  临海异物志〈牛鱼声〉
  本草纲目〈集解 肉气味 主治〉
  直省志书〈肇庆府〉
  正字通〈释
 牛鱼部纪事
 嘉鱼部汇考
  嘉鱼图
  诗经〈小雅嘉鱼〉
  酉阳杂俎〈丙穴鱼〉
  益部方物记〈嘉鱼〉
  桂海虫鱼志〈嘉鱼〉
  埤雅〈嘉鱼〉
  方舆胜览〈丙穴鱼味〉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直省志书〈肇庆府〉
 嘉鱼部艺文
  南有嘉鱼赋        唐李蒙
 嘉鱼部纪事

禽虫典第一百四十四卷

鳅鱼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海鳅《海槎馀录》
《本草纲目》


《尔雅》《释鱼》

鳛,鳅。
〈注〉今泥鳅。〈疏〉鳛,一名鳅,即今泥鳅也。穴于泥中,因以名云。

《埤雅》

鳅,今泥鳅也。似鳝而短,无鳞。以涎自染,难握。与鱼而为牝牡。庄子所谓麋与鹿交,鳅与鱼游。一名鳛。孙炎《尔雅》:正义曰:鳛,寻也。寻习其泥厌其清水。旧说守鱼以鳖,养鱼以鳅,盖鳅性酋健善扰,令鱼利转制字从酋岂为是乎。《恩平郡谱》云:鳅谓之,虾谓之笼,鲎谓之衫,蛇谓之讹。案古方有言:须用流水煮药者。今鳅鳝入江水辄死,则流水与止水果不同。韩文公:江鱼不池活。今鱼生流水中,则背鳞白而味美。生止水中,则背鳞黑而味恶。此亦一验。诗云:岂其食鱼必河之鲂。盖流水之鱼品流自异。

《尔雅翼》

鳅亦鱼之类,首尖锐,色黄黑,身有漦似鱼而非鱼,故《卫史》鳅字子鱼,然与他鱼为牝牡,则又所谓鳅与鱼游者也。海中鳅乃有大者。《水经》曰:海中鳅长数千里,穴居海底,入穴则海溢为潮,出穴则潮退。出入有节,故潮水有期。今人作舟谓之海鳅船,言如鳅之利水,犹古舟之有鱼船也。鳅伏于泥中,见在沙中者则有文彩。陇西有地名鱼龙,出石鱼。掘地取石,破而得之。多鳅洎鲋,如以漆描画,鳞鬣逼真。烧之尚作鱼腥。鱼龙,古之陂泽也。岂鱼生其中,遇岸颓塞久而土凝为石,故中有鱼形耶。今衡州有石鱼无异陇西者。

《海槎馀录》海鳅

海鳅,乃水族之极大而变异不测者。梧川山界有海湾,上下五百里,横截海面且极其深。当二月之交,海鳅来此生育,隐隐轻云覆其上,人咸知其有在也。俟风日晴暖,则有小海鳅浮水面,眼未启,身赤色,随波荡漾而来。土人用舴艋装载藤丝,为臂大者每三人守一茎,其杪分赘逆须鎗头二三支于其上。愬流而往遇,则并举鎗中其身,纵索任其去向。稍定时,复似前法施射一二次,毕则棹船并岸,创置沙滩,徐徐收索。此物初生眼合,无所见,且忍鎗疼轻漾随波而至渐登浅处,潮落阁置沙滩不能动。举家分脔其肉作煎油,用亦大矣哉。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鳅,小者名鱼。

《集解》

李时珍曰:海鳅生海中,极大。江鳅生江中,长七八寸。泥鳅生湖池,最小,长三四寸。沉于泥中,状微似鳝而小,锐首肉身,青黑色,无鳞。以涎自染,滑疾难握。生沙中者微有文采。闽广人劙去脊骨作臛食,甚美。《相感志》云:灯心煮鳅,甚妙。

《气味》

甘平无毒。
陶弘景曰:不可合白犬血食。

《主治》

李时珍曰:暖中益气,醒酒解消渴。
吴瑞曰:同米粉煮羹食,调中收痔。

《附方》

消渴饮水:用泥鳅鱼十头,阴乾去头尾,烧灰。乾荷叶等分为末,每服二钱,新汲水调下,日三。名沃焦散。〈普济方〉
喉中物哽:用生鳅鱼线缚其头,以尾先入喉中,牵拽出之。〈普济方〉
揩牙乌髭:泥鳅鱼、槐蕊、狼把草各一两,雄燕子一个,酸石榴皮半两,捣成团,入瓦罐内盐泥固。济先文后武烧炭十觔取研,日用一。月以来白者皆黑。〈普济方〉阳事不起:泥鳅煮食之。〈集简方〉牛狗羸瘦:取鳅鱼一二枚,从口鼻送入,立肥也。〈陈藏器〉

《直省志书》马邑县

鱼,桑乾上流处有之粗如指,长一二寸许,所谓鳅也。土人编柳为罩,于河中取碎石子砌为两壁,由宽而狭,安罩壁口。每月明夜,鱼顺流而下取之如寄。

鳅鱼部艺文〈诗〉《海鳅行》元·鲜于枢

至元辛卯之季冬,浙江连日吹腥风。有物宛转泥沙中,非鼋非鼍非蛟龙。神物失势谁为雄,万刃刲割江水红。九州之外四海通,出纳日月涵虚空。汪洋浩瀚足尔容,胡为一出荡忘返。糜躯鼎俎虾蚬同,吁嗟人有达与穷。无以外慕残厥躬,古来妄动多灾凶。

鳅鱼部纪事

《南史·羊元保传》:时扬州刺史西阳王子尚上言:山湖之禁,虽有旧科,人俗相因。便成先业。一朝顿去,易致嗟怨。今更刊革,立制五条:凡是山泽先恒熂,养种竹木杂果,为林芿及陂湖江海鱼梁鳅鲚场,恒加功修作者,听不追夺。
《崔慧景传》:慧景称宣德皇后令,废帝为吴王。先是,卫尉萧懿为豫州刺史,自历阳步道征寿阳,帝遣密使告之。懿率军主胡松、李居士等自采石济岸,顿越城举火,台城中鼓叫称庆。慧景人情离沮。馀众皆奔。慧景单马至蟹浦,投渔人太叔荣之。荣之故为慧景门人,时为蟹浦戍,谓之曰:吾以乐赐汝,汝为吾觅酒。既而为荣之所斩,以头内鳅篮中担送都。《朱异传》:异声势薰灼内外,好饮食,极滋味,子鹅炰鳅不辍于口。
《梁吴平侯景传》:景子励迁豫章内史,道不拾遗,男女异路。徙广州刺史,去郡之日,吏人悲泣,数百里中,舟乘填塞,各赍粮食以送励。励人为纳受,随以钱帛与之。至新淦县岓山村,有一老姥以盘擎鳅鱼,自送舟侧奉上之,童儿数十人入水扳舟,或歌或泣。
《岭表录异记》:海鳅鱼,即海上最伟者也,其小者有千馀尺。每岁,广州常发船过南安货易,路经调黎深阔处,或见十馀山,或出或没。篙工曰:非山,岛鳅鱼背也。日闪,鬐鬣若簸朱旗。日中忽雨霢霂。舟子曰:此鳅鱼喷气,水散于空,风势吹来若雨耳。及鱼,即鼓舟而噪,倏尔而没。
《十国春秋·南唐后主本纪》:浔阳有海鳅,形如大堤,长数十丈。食其肉者多死。以胁骨为桥,脊骨为臼,识者曰:鳅者,鲤类。今死则国亡矣。〈注〉《钓矶立谈》云:后主时浔阳潮退,有一大鳅环体于洲上。时时举首噞,喁水自脑而出,数日乃死。濒江之人餍食其肉。《世说》以为海神凿脑取珠,因以致毙。
《补笔谈》:荆公喜放生,每日就市买活鱼,纵之江中,莫不洋然;惟鳅鳝入江水辄死。乃知鳅鳝但可居止水也。
《宋史·罗必元传》:必元干行在粮料院。钱塘有海鳅为患,漂民居,诏方士治之,都人鼓扇成风。必元上疏力止之。帝召见曰:见卿《梅花诗》,足知卿志。
《宋纪》:赵鼎谪珠崖,自雷州浮海而南顾。见洪涛间红旗靡靡相逐而下,疑为海寇或外国兵革。呼问舟人,舟人摇手令勿语,恐怖之色可掬惶。遽入舟,被发持刀出篷背上,割其舌,出血滴水中,戒令闭目。危坐凡经两时,顷闻舟人呼曰:更生。更生。顷所见者,巨鳅也,能吞舟。即舟人平生未尝见。
《夷坚志》:绍兴二十年四月,秀州海盐县濒海之民未晚将趋县,忽闻海中讴歌之声欢沸盈耳,惊而东望,遥睹大舟从洋波间来,顷刻抵岸,则元非舟舻,乃一巨鳅。因阁沙上,时时扬鬐拨刺。额上有窍径尺,其中空。经日有架梯蹑其背者,两日尚能掉尾转动,遭压死者十人。或疑为谪龙,弗敢食。一无赖子先煮尝之,云极珍美,于是厥价陡贵,至持入州城,每斤钱二百。涉旬乃尽。县宰祝次骞命取其目睛,大如桃,光彩可鉴,俨然双明珠也,凡数日水滴尽而枯。颔骨长二丈五尺,县后溪阔二丈,祝遣人舆致用以为梁,每脊一节堪作臼捣米。
《宁海县志》:宋淳熙五年八月,铁场港有鱼乘潮而上,长十馀丈,皮黑如牛,扬鬐鼓鬣,喷水至半空成烟雾。人疑其龙也。潮退阁泥涂中。两日,而识者以为海鳅,争斧其肉煎为油。以其脊骨作臼,其后海滨人多疫焉。
《癸辛杂识》:壬午岁,忽有海鳅长十馀丈阁于浙江潮沙之上。恶少年皆以梯升其背,脔割而食之。未几,大火人以为此鳅之示妖其说无根。辛卯岁十二月二十二三间,又有海鳅复大于前者死于浙江亭之沙上。于是鬨传将有火灾。然越二日,于二十四日之夜,火作于天,井巷回回。大师家行省开元宫尽在煨烬中,凡毁数千家然。则溢传有时可信也。〈注〉此欠考耳。此即出于《五行志》中云海鱼临市,必主火灾。行省,即宋秘书省。畜书并板甚多,故时人云昔之木天,今之火地也。
呈水嬉者以髹漆大斛满贮水,以小铜锣为节,凡龟鳖鳅鱼皆以名呼之,即浮水面,戴戏具而舞,舞罢即沉。别复呼其他,次第呈,技焉此,非禽兽可以教习,可谓异也。
《辍耕录》:余至松江,见一全真道士寓太古庵。一日,取二鳅鱼,一黄色,一黑色,大小相侔者用药涂利刃,各断其腰,互换接缀,首尾异色。投放水内,浮游如故。郡人卫立中以盆池养之,经半月方死。
《诸城县志》:海鳅鱼巨甚。每春深来洋中。产子,跳波鼓浪鸣声如雷。子方成鱼,未开目者已大如三间屋。随潮而上,偶失水滞于滩间,人不敢近。俟其既死,方群趋之,以巨木撑其口,入割其肋以煎油,可得数十斛。肉腥䏰不堪啖,脊骨节断之可为白,鳞可为箕,须本可为梳,末可为著。日照分水岭。蔡氏园中有《鳅鱼尾骨照壁》,高五尺,阔四尺。
《长子县志》:灵湫之池有鱼曰鳅,色青黑。人罕得见,每祭毕,抛羹馔于水中,即群出就而食之。邑少鱼,惟此池有之,人莫敢取。土人世传以为神鳅,取则其人多生疮痍恶疾。

鳅鱼部杂录

《庄子·齐物论篇》:民湿寝则腰疾偏死,鳅然乎哉。《庚桑楚篇》:寻常之沟,巨鱼无所还其体,而鲵鳅为之制。
《荀子·王制篇》:圣王之制也:鼋鼍鱼鳖鳅鳣孕别之时,网罟毒药不入泽,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
《富国篇》:鼋、鼍、鱼、鳖、鳅、鳣以时别,一而成群。《易林》:探巢捕鱼,耕田捕鳅。费日无功,右手虚空。《云麓漫抄》:江海之有潮,辰刻不移。《山海经》以为海鳅出入穴之度。

𩼕鱼部汇考

释名


《本草纲目》
𩼕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𩼕性啖鱼,其目视,故谓之𩼕。《异物志》以为石首鱼,非也。食疗作鯮,古无此字。

《集解》

李时珍曰:鯮生江湖中,体圆厚而长,似鳡鱼而腹稍起,扁额长喙,口在颔下,细鳞腹白,背微黄色,亦能啖鱼。大者二三十斤。

肉气味

甘平无毒。
肉主治
孟诜曰:补五脏,益筋骨,和脾胃,多食宜人,作鲊尤宜。曝乾,香美,亦不发病。

鲵鱼部汇考

释名


《尔雅》       人鱼《山海经》
䱱鱼《山海经》     孩儿鱼《山海经》注〉魶鱼《益部方物记》   鳎《本草纲目》

鲵鱼图


《尔雅》《释鱼》

鲵,大者谓之虾。
〈注〉今鲵鱼似鲇,四脚前似狝猴,后似狗声如小儿啼。大者长八九尺,别名虾。〈疏〉鲵,雌鲸也。大者长八九尺,别名虾。

《山海经》《北山经》

龙侯之山,决决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人鱼,其状如䱱鱼,四足,其音如婴儿,食之无痴疾。
郭曰:䱱,人鱼,即鲵也。似鲇而四足,声如小儿啼。今亦呼鲇。为䱱,音啼。 任臣按:䱱鱼、鲵鱼皆名,人鱼此则鲵鱼也。《尔雅》鲵大者谓之虾,又名孩儿鱼。

《中山经》

熊耳之山,浮濠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鱼。
傅山,厌染之水出于其阳,而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鱼。
阳华之山,杨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洛,其中多人鱼。少室之山,休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洛,其中多䱱鱼,状如𥂕蜼而长距,足白而对,食者无蛊疾,可以禦兵。朝歌之山,潕水出焉,东南流注于荥,其中多人鱼。

《博雅》《释鱼》

魶鲵也,竹头也。

《水经注》《伊水注》

《广志》曰:鲵鱼声如小儿,有四足,形如鳢,可以治牛,出伊水也。司马迁谓之人鱼,故其著《史记》曰始皇帝之葬也,以人鱼膏为烛。徐广曰:人鱼似鲇而四足,即鲵鱼也。

《酉阳杂俎》食鲵鱼法

峡中人食鲵鱼,缚树上鞭,至白汁出,如构汗,方可食,不尔有毒也。
《临海异物志》人鱼
人鱼似人,长三尺馀,不可食。

《益部方物记》魶鱼

出西山溪谷及雅江,状似鲵,有足,能缘木,其声如儿啼,蜀人养之。
有足若鲵,大首长尾,其啼如婴,缘木弗坠。

《本草纲目》䱱鱼释名

李时珍曰:䱱声如孩儿,故有人鱼、孩儿鱼诸名作。鳀鮧者并非。

《集解》

陶弘景曰:人鱼,荆州临沮青溪多有之。似鳀而有四足,其膏燃之不消耗。秦始皇骊山冢中所用人膏是也。寇宗奭曰:䱱鱼形微似獭,四足,腹重坠如囊,身微紫色,无鳞,与鲇鮠相类。尝剖视之,中有小蟹小鱼小石数枚也。李时珍曰:孩儿鱼有二种,生江湖中形色皆如鲇鮠、腹下翅形似足、其腮颊轧轧音如儿啼即䱱鱼也。一种生溪涧中,形声皆同,但能上树,乃鲵鱼也。《北山经》云:决水多人鱼,状如鲵,四足,音如小儿。食之无瘕疾。又云:休水北注于洛,中多䱱鱼。状如蛰蜼而长距,足白而对,食之无蛊疾,可以禦兵。按此二说,前与陶合,后与寇合,盖一物也。今渔人网得以为不利,即惊异而弃之,盖不知其可食如此也。徐铉《稽神录》云:谢仲玉者见一妇人出没水中,腰已下皆鱼,乃人鱼也。又《徂异记》云:查道奉使高丽,见海沙中一妇人,肘后有红鬣。问之,曰:人鱼也。此二者乃名同物异。非䱱鲵也。

《气味》

甘有毒。

《主治》

陶弘景曰:食之无瘕疾。
李时珍曰:己蛊疾。

鲵鱼释名

李时珍曰:鲵即䱱鱼之能上树者。俗云:鲇鱼上竿,乃此也。与海中鲸同名异物,蜀人名魶,秦人名鳎。《尔雅》云:大者曰虾。《异物志》云:有鱼之体以足行如虾,故名虾。陈藏器以此为鳠鱼,欠考矣。又云:一名王鲔,误矣。王鲔乃鲟鱼也。

《集解》

陈藏器曰:鲵生山溪中,似鲇有四足,长尾能上树。大旱则含水上山,以草叶覆身,张口,鸟来饮水,因吸食之。李时珍曰:按郭璞云,鲵鱼似鲇四脚,前脚似猴,后脚似狗,声如儿啼,大者长八九尺。

《气味》

甘有毒。

《主治》

《山海经》云:食之已疫疾。

《直省志书》泽州

《山海经》

载:人鱼在太行之东北二百里。凡记䱱鱼、鲵鱼、孩儿鱼、名鳎、名魶,能缘木,声如婴儿。今青罗河有之。土人云:闻雷则奔窜山谷。

鲵鱼部纪事

《说苑·杂言篇》:昔者南瑕子过程太子,太子为烹鲵鱼。南瑕子曰:吾闻君子不食鲵鱼。程太子曰:乃君子否。子何事焉。南瑕子曰:吾闻君子上比所以广德也,下比所以狭行也,于恶自退之原也。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吾岂敢自以为君子哉。志向之而已。孔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按程太子《韩诗外传》作程本疑,太子二字即本字之脱文也。〉
《岭表录异记》:全义岭之西南,有盘龙山,山有乳洞,斜贯一溪,号为灵水溪。溪内有鱼,皆修尾四足,丹其腹,游泳自若,渔人不敢捕之。金商州溪内亦有此鱼,谓之魶鱼。
《泛舟录》:宜兴善权寺水洞,时有四足鲇鱼出游,村夫或击而食之。

鲵鱼部杂录

《异物志》:鲵鱼有四足,如龟而行疾,有鱼之体而以足行,故曰鲵鱼。
《北户录》:全义之西南,有山曰盘龙山,有乳洞。乳洞有金沙龙盘鱼,皆四足修尾,丹腹,状若守宫,游泳水滨,人莫敢犯。按《御览》云:龙蟠山有石洞,洞中小水,水有四足鱼,皆如龙形。人杀之即风雨也。然唐韵云:鳎鱼各四足。《山海经》云:人鱼如䱱鱼,四脚,出丹洛二水。有鲵大者谓之虾。《尔雅》注鲵似鲇,四足,声似小儿。但未见言其可致风雨耳。公路因《思道书》说五头鱼、三足麂,皆神化所致,不可以类而推也。

白鱼部汇考

释名


《古今注》      魧《古今注》
白萍《古今注》     鲌《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白鱼图


《古今注》虫鱼

白鱼赤尾者曰触,一曰魧。或云雌者曰白鱼,雄者曰触鱼。子好群泳水上者,名曰白萍。

《齐民要术》《炙法》

酿炙白鱼法:白鱼长二尺,净治,勿破腹。洗之竟,破背,以盐之。取肥子鸭一头,先治,去骨,细剉;作鲊一升,瓜菹五合,鱼酱汁三合,姜、橘各一合,葱二合,豉汁一合,和,炙之令熟。合取后背、入著腹中,炙之如常炙鱼法,微火炙半熟,复以少苦酒杂鱼酱、豉汁,更刷鱼上,便成。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白鱼

江东,鱼国也,为人所珍。自鲥鱼刀,鰶河豚外有白鱼,身窄而长,鳞细白,肉甚美而不韧。
《本草纲目》白鱼释名
李时珍曰:白亦作鲌。白者,色也。鱎者,头尾向上也。

《集解》

刘翰曰:生江湖中,色白头昂大者,长六七尺。李时珍曰:鲌,形窄腹扁,鳞细,头尾俱向上。肉中有细刺。武王白鱼入舟即此。

肉气味

甘平无毒。
孟诜曰:鲜者宜和豉作羹,虽不发病,多食亦泥人。经宿者勿食,令人腹冷。炙食亦少动气,或腌或糟藏,皆可食。吴瑞曰:多食生痰,与枣同食,患腰痛。
肉主治
开宝曰:开胃下气,去水气,令人肥健。
《食疗》曰:助脾气,调五脏,理十二经络,舒展不相及气。日华曰:治肝气不足,补肝明目,助血脉。炙疮不发者,作脍食之,良患疮疖人食之发脓。

《发明》

李时珍曰:白鱼比他鱼似可食,亦能热中发疮,所谓补肝明目、调五脏、理十二经络者,恐亦溢美之词,未足多信。当以开宝注为正。

白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楚鲜,白鱼也。

令以尔楚鲜,隐釜沉糟,价倾淮甸,宜授倾淮别驾。

白鱼部艺文二〈诗〉

《初食淮白鱼诗》宋·杨万里
淮白须将淮水煮,江南水煮正相违。霜吹柳叶都落尽,鱼吃雪花方解肥。醉卧糟丘名不恶,下来盐豉味全非。饔人且莫供羊酪,更买银刀二尺围。

白鱼部纪事

《史记·周本纪》:武王东观兵,至于孟津。渡河,中流,白鱼跃入王舟中,〈注〉马融曰:鱼者,介鳞之物,兵象也。白者,殷家之正色,言殷之兵众与周之象也。
《竹书纪年》:武王伐纣。渡孟津,中流,白鱼跃入王舟。王俯取鱼,长三尺,目下有赤文成字,言纣可伐。王写以世字,鱼文消。燔鱼以告天。有火自天止于王屋,流为赤乌,乌衔谷焉。谷者,纪后稷之德;火者,燔鱼以告天,天火流下,应以告也。遂东伐纣,胜于牧野,兵不血刃,而天下归之。
谢承《后汉书》:陈蕃为郡法曹吏。正月朝见其主龚,客有贡白鱼于龚者。龚曰:汝南乃有此鱼。蕃曰:鱼大由明府之德。
《晋书·夏统传》:统字仲御。母病,诣洛市药。会三月上巳,洛中王公已下并至浮桥,统并弗之顾。太尉贾充怪而问之,曰:卿居海滨,颇能水戏乎。答曰:可。乃操柁正橹,折旋中流。于是风波振骇,俄而白鱼跳入船中者有八九。观者皆悚遽。《前凉录》:金城太守胡勖叛。张轨遣都护宋毅、治中令狐浏讨之。济河中流白鱼入船,浏曰:鱼,鳞物,敌必解甲归我矣。勖请降,轨宥之。
《水经注》:圣水出上谷,东南流经大坊岭下。岭之东首山下有石穴,东北洞开。穴中有水。《耆旧传》言有沙门释惠珍者常寻之,傍水入穴三里,有馀穴分为二,一穴渐小,西北出,不知趣诣。一穴西南入,经五六日方还,不测短长。其水夏冷冬温,春秋有白鱼出穴。数日及人有采食者,美珍常味,盖亦丙穴嘉鱼之类。《异苑》:东乡太湖吴庚申岁于此,有一军士五百人。将破堰,先以酒肉祈神约,令水涸。夜梦人云:塘水速竭,若见巨鳞,慎勿杀也。又有铜釜,并不可发。明往,尺水翕然而尽。得白鱼,形状非常小,人贪利剖而治之,见昨所祭馀食充溢肠内。须臾复得釜,又取发,水便暴出,五百人一时没溺。唯督监得存,具说事状,于今犹名此湖为五百陂。
《宋书·符瑞志》:宋明帝太始二年十月己巳,幸华林天渊池,白鱼跃入御舟。
《南齐书·祥瑞志》:升明三年,世祖遣人诣宫亭湖庙还福,船泊渚,有白鱼双跃入船。
《南史·何引传》:初,引侈于味,食必方丈,后稍欲去其甚者,犹食白鱼、鳝脯,糖蟹,以为非见生物。《隋书·五行志》:开皇十七年,大兴城西南四里,有袁村,设佛会。有老翁,皓首,白裙襦衣,来食而去。众莫识,追而观之,行二里许,不复见。但有一陂,中有白鱼,长丈馀,小鱼从者无数。人争射之,或弓折弦断。后竟中之,剖其腹,得粳饭,始知此鱼向老翁也。后数日,漕渠暴溢,射人皆溺死。
《册府元龟》:天宝五载五月乙卯,河东郡太守李知柔奏乘泉县潘水修功德处有白鱼,引舟望,宣付史馆从之。
十五载六月,元宗幸蜀。七月壬戌至益昌郡济州,于吉伯渡有双白鱼夹御舟而跃,识者谓之两只飞龙焉。
《唐书·地理志》:河南道颍州汝阴郡,土贡:白鱼。
山南道江陵府江陵郡,土贡:白鱼。
《幸蜀记》:咸康元年四月游浣花,龙舟綵舫十里绵亘。自浣花潭至万里桥,游人士女珠翠夹岸间。正午暴风起,须臾电雷冥晦。有白鱼自江心跃起,变为蛟形腾空而起,是日溺者数千人。衍惧,即时还宫。
《宋史·高登传》:登,字彦先。摄归善令,编管容州。登事其母至孝,舟行至封、康间,阻风,方念无以奉晨膳,忽有白鱼跃于前。

白鱼部杂录

《避暑录话》《大业杂记》载:吴郡送太湖白鱼种子置苑内海中水边,十馀日即生。其法取鱼产子著菰蒋上者,刈之曝乾,亦此之类。但不知既曝乾,安得复生。必别有术。今吴中此法不传,而太湖白鱼实冠天下也。

白鱼部外编

《列仙传》:陵阳子明钓于溪,得白龙。子明解钓,谢之。后数十年得白鱼,腹中有书,教子明服食之法。三年,白龙来迎之。
《三吴记》:吴少帝五凤元年四月,会稽馀姚县百姓王素,有室女,年十四,美貌,邻里少年求娶者颇众,父母惜而不嫁。尝一日,有少年,姿貌玉洁,年二十馀,自称江郎,愿婚此女。父母爱其容质,遂许之。问其家族,云:居会稽。后数日,领三四妇人,或老或少者,及二少年,俱至。素所持资财以为聘,遂成婚媾。已而经年,其女有孕,至十二月,生下一物如绢囊,大如升,在地不动。母甚怪异,以刀剖之,悉白鱼子。因问素江郎:所生皆鱼子,不知何故。素亦未悟,江郎曰:吾所不幸,故产此异物。其母心独疑江郎非人,因以告素。素密令家人,候江郎解衣就寝,收其所著衣服视之,皆有鳞甲之状。素见之大骇,命以巨石镇之,及晓,闻江郎求衣服不得,异常诟骂。寻闻有物偃踣,声震于外,家人急开户视之,见床下有白鱼,长六七尺,未死,在地拨刺。素斫断之,投江中,女后别嫁。
《九江记》:顾保宗字世嗣,江夏人也,每钓鱼江中。尝夏夜于草堂临月未卧,忽有一人须发皓然,自称为翁,有如渔父,直至堂下,乃揖保宗,便箕踞而坐,唯哭而已。保宗曰:翁何至。不语,良久谓保宗曰:陆行甚困,言不得速。保宗曰:翁适何至。今何往。答曰:来自江州,复归江夏。言讫又哭。保宗曰:翁非异人乎。答曰:我实非人,以君闲退,故来相话。保宗曰:野人渔钓,用释劳生,何闲退之有。答曰:世方兵乱,闲退何词。保宗曰:今世清平,乱当何有。答曰:君不见桓元之志耶。保宗因问:若是有兵,可言岁月否。翁曰:今不是隆安五年耶。保宗曰:是。又屈指复哭,谓宗曰:后年易号。复一岁,桓元盗国,盗国未几,为卯金所败。保宗曰:卯金为谁。答曰:君当后识耳。言罢,复谓保宗曰:不及二十稔,当见大命变革。保宗曰:翁远至,何所食。答曰:请君常食。保宗因命笔记之。翁食讫,谓保宗曰:今夕奉使,须向前江,来日平旦,幸愿观之。又曰:百里之中,独我偏异,故验灾祥,我等是也。保宗曰:未审此言,何以验之。答曰:兵甲之兆也。言讫乃出。保宗送之于户外,乃诀去。及晓,宗遂临江观之,闻水风渐急,鱼皆出浪,极目不知其数。观者相传,首尾百馀里,其中有大白鱼,长百馀丈,骧首四望,移时乃没。是岁隆安五年六月十六日也。保宗大异之。后二岁,改隆安七年为元兴,元兴二年,十一月壬午,桓元果篡位。三年二月,建武将军刘裕起义兵灭桓元,复晋安帝位。后十七年,刘裕受晋禅。一如鱼所言。
《异苑》:吴郡桐庐,有徐君庙,吴时所立。东阳长山县吏李瑫,义熙中,遭事在郡。妇出料理。过庙请乞恩,拔银钗为愿。未至富阳,有白鱼跳落妇前。剖腹,得所愿钗。夫事寻散。
《独异志》《三峡录》云:宋顺帝升明二年,峡人微生亮于溪中钓得一白鱼,长三尺,投置船中,以草覆之。及归,取烹之,见一美女草下,洁白端丽,年可十六七。自称高唐之女,偶化鱼游,为君所得。亮曰:既为人,能为妻否。女曰:冥契使然,何为不得。其后三年为亮妻。女曰:数已足矣,请归高唐。亮曰:何时复来。答曰:情不可忘,有思即复至。其后一岁三四往,不知所终。
《太平广记》:唐元和初,天水赵平原,汉南有别墅。尝与书生彭城刘简辞、武威段齐真诣无名湖,捕鱼为鲙。须臾,获鱼数十头,内有一白鱼长三尺馀,鳞甲如素锦,耀人目睛,鬐鬣五色,鲜明可爱。刘与段曰:此鱼状貌异常,不可杀之。平原曰:子辈迂阔不能食,吾能食之矣。言未毕,忽见湖中有群小儿,俱著半臂白裤,驰走水上,叫啸来往,略无畏惮。二客益惧,复以白鱼为请,平原不许之,叱庖人曰:速斫鲙来。逡巡,鲙至。平原及二客食方半,风雷暴作,霆震一声,湖面小儿,脚下生白烟,大风随起。二客觉气候有变,顾望三里内,有一兰若,遂投而去。平原微哂,方复下著,于时飞沙折木,雨火相杂而下,霆电掣拽,天崩地坼。二客惶骇,相顾失色,谓平原已为齑粉矣。俄顷雨霁,二客奔诣鲙所,见平原坐于地,冥然已无知矣。二客扶翼,呼问之,良久张目曰:大差事,大差事。辛勤食鲙尽,被一青衫人,向吾喉中拔出,掷于湖中。吾腹今甚空乏矣。其操刀之仆,遂亡失所在,经数月方归。平原诘其由,云:初见青衫人于电火中嗔骂,遂被领,令负衣襆。行仅十馀日,至一处,人物稠广,市肆骈杂。青衣人云:此是益州。又行五六日,复至一繁会处,青衫人云:此是潭州。其夕,领入旷野中,言曰:汝随我行已久,得无困苦耶。今与汝别。因怀中取乾脯一脡与某,云:饥即食之,可达家也。又曰:为我申意赵平原,无夭害生命。暴殄天物,神道所恶。再犯之,必无赦矣。平原自此终身不钓鱼。

青鱼部汇考

释名


《本草纲目》

图缺


《遁园居士·鱼品》

江东青鱼

江东,鱼国也,为人所珍。自鲥鱼刀,鰶河鲀外有青鱼,类鲩而鳞微细。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青亦作鲭,以色名也。大者名鱼。

《集解》

苏颂曰:青鱼生江湖间,南方多有。北地时或有之,取无时。似鲩而背正青色,南人多以作鲊。古人所谓五侯鲭即此。其头中枕骨蒸,令气通曝乾,状如琥珀。荆楚人煮拍作酒器、梳篦,甚佳。旧注言可代琥珀者,非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日华曰:微毒,服木人忌之。
肉主治
开宝曰:脚气湿痹。
张鼎曰:同韭白煮食,治脚气、脚弱、烦闷。益气力。

鲊气味

开宝曰:与服石人相反。
陶弘景曰:不可合生胡荽、生葵菜、豆藿、麦酱同食。

头中枕主治

开宝曰:水磨服,主心腹卒气痛。
日华曰:治血气、心痛,平水气。
李时珍曰:作饮器,解蛊毒。

眼睛汁主治

开宝曰:注目能夜视。

腊月收取阴乾。

《气味》

苦寒无毒。

《主治》

开宝曰:点暗目,涂热疮。
李时珍曰:消赤目肿痛,吐喉痹痰涎。及鱼骨鲠疗恶疮。

《发明》

李时珍曰:东方青色,入通肝胆,开窍于目。用青鱼胆以治目疾,盖取此义。其治喉痹骨鲠,则取漏泄系乎,酸苦之义也。

《附方》

乳蛾喉痹:青鱼胆含咽。
一方:用汁灌鼻中,取吐。
万氏用胆矾盛青鱼胆中,阴乾。每用少许吹喉,取吐。一方:用硝代胆矾。赤目障翳:青鱼胆频频点之。
一方:加黄连、海螵蛸末等分。
龚氏易简用黄连切片,井水熬浓去滓,待成膏,入大青鱼胆汁,和就入片脑少许,瓶收密封。每日点之,甚妙。
一切障翳:鱼胆丸用青鱼胆、鲤鱼胆、青羊胆、牛胆各半两,熊胆二钱半,麝香少许,石决明一两为末,糊丸梧子大,每空心茶下十丸。〈龙水论〉

青鱼部纪事

《南史·临川静惠王宏传》:宏纵恣不悛,奢侈过度。好食鲭鱼头,常日进三百,珍膳盈溢,后房食之不尽,弃诸道路。
《虞悰传》:悰迁祠部尚书。上就悰求诸饮食方。悰秘不出。上醉后体不快,悰乃献醒酒鲭鲊一方而已。《世说补》:秦桧夫人常入禁中,显仁太后言近日子鱼大者绝少,夫人对曰:妾家有之,当以百尾进。归告桧,桧咎其失言,与馆客谋,进青鱼百尾。显仁拊掌笑曰:我道这婆子村,果然。
《西湖志》:宪圣召秦桧夫人入禁中,赐宴进淮青鱼。宪圣顾问夫人曾食此否,夫人对曰:食已久,视此更大容。翌日供进。盖桧方秉权,诸道谄奉踰于上贡也。夫人归以语桧,桧恚之,曰:夫人不晓事。翌日遂易糟鲩鱼大者数十枚以进。宪圣笑曰:我固道无此大青鱼。夫人误认耳。

青鱼部外编

《广异记》:唐天宝中,荆州渔人钓得青鱼。长一丈,鳞上有五色圆花,异常端丽。渔人不识,以其与常鱼异,不持诣市,自烹食,无味,颇怪焉。后五日,忽有车骑数十人至渔者所。渔者惊惧出拜,闻车中怒云:我之王子,往朝东海,何故杀之我令将军访王子,汝又杀之。当令汝身崩溃分裂,受苦痛如王子及将军也。言讫,呵渔人,渔人倒,因大惶汗,久之方悟。家人扶还,便得癞病。十馀日,形体口鼻手足溃烂,身肉分散。数月方死也。

牛鱼部汇考

释名


引鱼《本草纲目》

牛鱼图


《博物志》牛体鱼

东海有牛体鱼,其形状如牛。剥其皮悬之,潮水至则毛起潮,去则毛伏。

《临海异物志》牛鱼声

牛鱼形如犊子,毛色青黄,好眠卧。人临上及觉声如大牛,闻一里。

《本草纲目》《集解》

陈藏器曰:生东海,其头似牛。李时珍曰:按《一统志》云:牛鱼出女直,混同江大者,长丈馀,重三百斤,无鳞骨,其肉脂相间食之,味长。又《异物志》云:南海有牛鱼,一名引鱼,重三四百斤,状如鳢,无鳞骨,背有斑文,腹下青色。知海潮肉味颇长。观二说,则此亦鲟属也。鲟引声亦相近。

肉气味

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六畜疫疾作,乾脯为末,以水和灌鼻,即出黄涕。亦可置病牛处,令气相熏。

《直省志书》肇庆府

牛鱼出阳江海中。牛首鱼身鱼尾,肉似牛肉。

《正字通》《释

音牛,鱼名。又音委,义同。按《通雅》曰:牛鱼,北方之鲔类也。契丹主达鲁河钓牛鱼,以其得否为岁占。王易燕北录曰:牛鱼觜长鳞,头有脆骨,重百斤。即南方鲟鱼。程大昌非之:牛鱼非必似鱼,物易地而少变。则理有或然。

牛鱼部纪事

《谈苑》:契丹鸭绿水,牛鱼鳔制为鱼形妇人,以缀面花清波杂志显仁。上仙遣使告哀北卤,时宗枢持节以往。次燕之二日中,贵人至馆,密饷金澜酒二尊,牛鱼一盘。

嘉鱼部汇考

释名


丙穴鱼《酉阳杂俎》   鮇鱼《本草纲目》
拙鱼《本草纲目》

嘉鱼图


《诗经》《小雅·嘉鱼》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
〈正义〉南方鱼之善者。〈朱注〉南谓江汉之间嘉鱼,鲤质鳟鲫,肌出于沔南之丙穴,罩籗也。编细竹以罩鱼者也。重言罩罩非一之词也,汕樔也以薄汕鱼也。〈大全〉罗氏曰:《尔雅》疏今楚籗也以竹为之,或以荆,故谓之楚籗。郑氏曰:樔,今之撩罟也。

《酉阳杂俎》丙穴鱼

丙穴鱼,食乳水,食之甚温。

《益部方物记》嘉鱼

丙穴在兴州。有大丙、小丙。山鱼出石穴中,今雅州亦有之。蜀人甚珍其味。左思所谓嘉鱼出于丙穴中。二丙之穴厥产嘉鱼,鲤质鳟鳞,为味珍腴。

《桂海虫鱼志》嘉鱼

嘉鱼状如小鲥,鱼多脂,味极腴美。出梧州火山,人以为鲊饷远。

《埤雅》嘉鱼

嘉鱼鲤质鳟鳞,肌肉甚美。食乳泉,出于丙穴。故南都赋云:嘉鱼出于丙穴。先儒言丙穴在汉中沔南县北,有乳穴二。常以三月取之,穴口向丙,故曰丙也。旧言尾象篆文丙字,故曰丙穴。盖《尔雅》鱼枕谓之丁,鱼肠谓之乙,鱼尾谓之丙,则鱼尾象丙,岂特嘉鱼而已。《礼》曰鱼去乙,乙,肠也。《诗》曰:南有嘉鱼,烝然罩罩。言嘉鱼欲逸,则罩之使入也。南有嘉鱼,烝然汕汕。言嘉鱼欲伏,则汕之使出也。求贤之道如此而已。《尔雅》曰:罩谓之汕,今之橑罟是也。太平君子乐与贤者共之而所以求者上笼之如罩,下橑之如汕,此至诚之道也。《淮南子》曰:罩者抑之,罾者举之,为之虽异,得鱼一也。

《方舆胜览》丙穴鱼味

丙穴在巴郡明通县井峡中。其穴凡十,其中产嘉鱼。其出也止于巴渠龙脊滩。首有黑点,谓照映星象相感而成。身长细鳞,肉白如玉,其味自咸,盖食盐泉也。

《本草纲目》《释名》

陈藏器曰:左思《蜀都赋》云:嘉鱼出于丙穴。李善注云:鱼以丙日出穴。或云穴向丙耳。鱼岂能择日出入耶。按《抱朴子》云:燕避戊己,鹤知夜半,鱼岂不知丙日乎。李时珍曰:嘉,美也。杜甫诗云:鱼知丙穴由来美是矣。河阳呼为鮇鱼,言味美也。蜀人呼为拙鱼,言性钝也。丙穴之说不一,按《文选》注云:丙穴在汉中沔县北,有二。所常以三八月取之。丙,地名也。《水经》云丙水出丙穴,穴口向丙,故名。嘉鱼常以三月出穴,十月入穴。《黄鹤》云蜀中丙穴甚多,不独汉中也。嘉州、雅州、梁山、大邑、顺政诸县皆有丙穴,嘉鱼常以春末出游,冬月入穴。

《集解》

马志曰:嘉鱼乃乳穴中小鱼也。常食乳水,所以益人。李时珍曰:按《任豫益州记》云,嘉鱼蜀郡处处有之。状似鲤而鳞细如鳟,肉肥而美。大者五六斤。食乳泉,出丙穴。二三月随水出穴,八九月逆水入穴。《夔州志》云嘉鱼春社前出,秋社后归。首有黑点,长身细鳞,肉白如玉,味颇咸,食盐泉,故也。刘恂《岭表录》云:苍梧戎县江水日出嘉鱼,似鳟而肥美,众鱼莫及。每炙食,以芭蕉隔火,恐脂滴火中也。又可为脡。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微有毒,而味多珍美。
肉主治
开宝曰:食之令人肥健悦泽。
陈藏器曰:煮食治肾虚、消渴、劳瘦虚损。

《发明》

马志曰:此鱼食乳水,功用同乳能。久食之力强,于乳有似英鸡。孟诜曰:常于崖石下孔中食乳石沫,故补益也。

《直省志书》肇庆府

嘉鱼,高要小湘峡至德庆有之。性洁,不入浊流,居石潭中食苔。冬月水清,乃出食雾。
嘉鱼部艺文《南有嘉鱼赋》〈以乐得贤者次用韵〉    唐李蒙
惟帝王之应运,孰无贤而能作。虽道洽于唐虞,尚翘翘于林壑。彼嘉鱼之发兴,实思贤而共乐。盖风俗之盛衰,以废兴为善恶。惟鱼在渊兮,其迹惟深。贤在野兮,其道惟默。植忠信以自保,俟休明而观国。属王度之清夷,复何求而不得。然后为衡,为冲是效,是则成天下之亹,亹定众人之惑,惑国家化造往。古政在求贤钓嘉鱼于丙穴,得奇士于兹川,故开辟之功,作之于我太平之人,匪降自天,余是以知玉帛之礼至矣。嘉鱼之诗大焉,若乃日旰而食,思彼贤者,念兹在兹,谁与天下。心不忘于寝处,足流咏于风雅,斯盖嘉鱼之义,故可得而述也。

嘉鱼部纪事

《水经注》:褒水又东南得丙水,水口上承丙穴,穴出嘉鱼。常以三月出,十月入。地穴口广五六尺,去平地七八尺,泉悬注,鱼自穴下透入水穴。
江水东,右合阳元水口。水口出阳县西南高阳山东,东北流径其县南,东北流丙水注之。水发县东南柏枝山,山下有丙穴,穴方数丈,中有嘉鱼。常以春末游渚,冬初入穴,抑亦褒汉丙穴之类也。
《陕西通志》:鱼洞在巩昌府两当县东四十里马家寨。每岁暮春,其中鱼涌出不绝,不知从何来。即嘉鱼与丙穴出者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