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鼰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八十四卷目录

 鼰鼠部汇考
  鼰鼠图
  尔雅〈释兽〉
  本草纲目〈集解 膏主治〉
 鼰鼠部纪事
 鼯鼠部汇考
  鼯鼠图
  尔雅〈释鸟〉
  山海经〈北山经〉
  尔雅翼〈鼯〉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鼯鼠部艺文
  耳鼠赞          晋郭璞
  飞鼠赞           前人
  鼯鼠赞           前人
 鼯鼠部纪事
 鼯鼠部杂录
 貂部汇考
  貂图
  遁甲开山图〈赤貂〉
  埤雅〈貂〉
  尔雅翼〈貂〉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毛皮主治〉
 貂部艺文一
  谢东宫赉貂蝉启      梁元帝
  华貂赋〈有序〉      陈江总
 貂部艺文二〈诗〉
  陵祀归得赐煖耳诗和方石韵〈四首〉
              明李东阳
  赐貂纪事用福清少师韵〈二首〉孙承宗
 貂部纪事
 貂部杂录

禽虫典第八十四卷

鼰鼠部汇考

释名


小驴《尔雅》    隐鼠《本草纲目》

鼰鼠图


《尔雅》《释兽》

鼰,鼠身长须而贼,秦人谓之小驴。
〈注〉鼰似鼠而马蹄,一岁千斤,为物残贼。〈疏〉鼰,兽名也,身如鼠,有长须,而贼害于物,秦人呼为小驴。

《本草纲目》《集解》

陶弘景注鼹鼠,曰:诸山林中有兽,大如水牛,形似猪。灰赤色,下脚似象。胸前尾上皆白,有力而钝,亦名隐鼠。人取食之,肉亦似牛,多以作脯,乃云是鼠王。其精溺一滴落地,辄成一鼠,灾年则多出也。陈藏器曰:此是兽类,非鼠之俦。大如牛而前脚短,皮入鞦辔用。庄子所谓鼹鼠饮河不过满腹者,陶言是鼠王精滴成鼠。遍访山人无其说,亦不能土中行,此乃妄说陶误信。尔苏颂曰:鼹鼠出沧州及胡中,似牛而鼠。首黑足大者千斤,多伏于水,又能堰水放沫。彼人食其肉。李时珍曰:按《异物志》云:鼠母头脚似鼠,口锐苍色。大如水牛而畏狗,见则主水灾。晋书云:宣城郡出隐鼠,大如牛形似鼠,裤脚类象而驴蹄。毛灰赤色,胸前尾上白色,有力而钝。金楼子云:晋宁县境出大鼠,状如牛,土人谓之偃牛。时出山游,毛落田间,悉成小鼠。苗稼尽耗。梁书云:倭国有山鼠如牛,又有大蛇能吞之。据此则隐鼠非无,而陶说有本。诸家辟之太甚者,未深考耳。又《尔雅》云:鼰身似鼠而马蹄,长须而贼,一岁千斤,秦人谓之小驴者即此物也。

膏主治

陶弘景曰痔瘘恶疮。

鼰鼠部纪事

《晋书·郭璞传》:璞既过江,宣城太守殷祐引为参军。时有物大如水牛,灰色卑脚。脚类象,胸前尾上皆白,大力而迟钝,来到城下,众咸异焉。祐使人伏而取之,令璞作卦,遇遁之蛊,其卦曰:艮体连乾,其物壮巨。山潜之畜,匪兕匪虎。身与鬼并,精见二午。法当为禽,两翼不许。遂被一创,还其本墅。按卦名之,是为驴鼠。卜适了,伏者以戟刺之,深尺馀,遂去不复见。郡纲纪上祠,请杀之。巫云:庙神不悦,曰:此是䢼亭驴山君鼠,使诣荆山,暂来过我,不须触之。其精妙如此。
《梁书·东夷传》:倭国有兽如牛,名山鼠;又有大蛇吞此兽。

鼯鼠部汇考

释名


鼯鼠《尔雅》    夷由《尔雅》
耳鼠《山海经》   飞生《尔雅翼》
飞蠝《尔雅翼》   鸓《尔雅翼》
鼺鼠《尔雅翼》

鼯鼠图


《尔雅》《释鸟》

鼯鼠,夷由。
〈注〉状如小狐似蝙蝠。肉翅,翅尾项胁毛紫赤色,背上苍艾色,腹下黄喙颔杂,白脚短爪,长尾三尺许,飞且乳,亦谓之飞生。声如人呼,食火烟能从高赴,下不能从下上高。〈疏〉鼯鼠一名夷由。

《山海经》《北山经》

丹熏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尾,而兔首麋身,其音如嗥犬,以其尾飞,名曰耳鼠,食之不,又可以禦百毒。
郭曰:尾或作髯,大腹也。见裨仓音采。 任臣案,即鼯鼠飞生鸟也。状如蝙蝠,暗夜行飞,其形翅联,四足及尾与蝠同,故曰以尾飞神。《农经》谓之鼺鼠。《禽经》谓之鸠。《尔雅》谓之夷由。刘子曰:飞鼯甘烟走,貘美铁别录称鼺鼠。状如蝙鼠。《尔雅注》言鼯鼠状如小狐,经称耳鼠。兔首麋身,虽所喻不同,其实一也。又《博物志》鼠之最小者,谓之耳鼠。邢炳以为鼷鼠也非此。

《尔雅翼》《鼯》

鼯与伏翼皆鼠类,而《尔雅》《释鸟》中,以其有肉翼也。鼯状如小狐,翼大,率如服翼。翅尾项胁毛紫赤色,背色苍艾,腹下黄喙颔杂白脚短爪,长尾三尺许,好暗夜行飞且乳。亦谓之飞生。声如人呼,食火烟能从高赴,下不能从下上高。东吴诸郡皆有之,又谓之梧鼠。荀子曰:梧鼠五技而穷。谓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虽多技能皆有穷极也。鼯既飞走且乳,故将娩者持其皮毛则易生。今鼯鼠来近人处,夜鸣人辄忌之,以为旁里当有死者伏。甑听其声,以为能得所呼死者之名云。一名夷由,一名鸓,又名飞蠝,又名鼺鼠。详其性乃食烟火,独为不可晓。然西域复有火鼠,有烈火中人取其毛,缉之号火,浣布此又何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云:鸓飞走且乳之鸟也。故字从鸟,又名飞。生本经从鼠,以形似也。此物肉翅,连尾飞不能上,易至礧坠,故谓之鸓。

《集解》

《别录》曰:鼺鼠生山都平谷。陶弘景曰:此鼠即鼯鼠飞生鸟也。状如蝙蝠,大如鸱鸢,毛紫色,暗夜行飞,人取其皮,毛与产妇持之令易生。苏颂曰:今湖岭山中多有之,南人见之多以为怪寇。宗奭曰:关西山中甚有毛极密俱,向下飞不能致。远人捕取,皮为暖帽。李时珍曰:按郭氏注《尔雅》云:鼯鼠状如小狐,似蝙蝠。肉翅,四足,翅尾、项胁、毛背紫赤色,背上苍艾色,腹下黄色喙,颔杂白色,脚短爪长,尾长三尺许,飞而乳。子子即随母后,声如人呼,食火烟能从高赴,下不能从下上高。性喜夜鸣。《山海经》云:耳鼠状如鼠,兔首麋身,以其尾飞,食之不,可禦百毒。即此也。其形翅联,四足及尾与蝠同。故曰以尾飞生,岭南者好食龙眼。

气味

微温有毒。

《主治》

《本经》曰堕胎令易产。

《发明》

苏颂曰:人取其皮毛与产妇临蓐时,持之令儿易生。而小品方乃入,服药用飞生、一枚槐子、故弩箭羽各十四枚,合捣丸梧子,大以酒服,二丸即易产也。李时珍曰:鸓能飞而且产。故寝其皮,怀其爪,皆能催生,其性相感也。济生方治,难产金液丸,用其腹下毛为丸服之。

鼯鼠部艺文

《耳鼠赞》晋·郭璞

蹠实以足,排虚以羽。翘尾翻飞,奇哉耳鼠。厥皮惟良,百毒是禦。

《飞鼠赞》前人

或以尾翔,或以髯凌。飞鼠鼓翰,翛然皆腾。用无常所,惟神是冯。

《鼯鼠赞》前人

鼯之为鼠,食烟栖林。载飞载乳,乍兽乍禽。皮藉孕妇,人为大任。

鼯鼠部纪事

《晋书·郭璞传》:璞既过江,宣城太守殷祐引为参军。祐迁石头督护,璞复随之。时有鼯鼠出延陵,璞占之曰:此郡东当有妖人欲称制者,寻亦自死矣。后当有妖树生,然若瑞而非瑞,辛螫之木也。傥有此者,东南数百里必有作逆者,期明年矣。无锡县欻有茱萸四株交枝而生,若连理者,其年盗杀吴兴太守袁琇。或以问璞,璞曰:卯爻发而沴金,此木不曲直而成灾也。《邻几杂志》:司马君实侍先君,知凤翔府竹林中得一物。如蝙蝠,巨如大鸱,莫有识者。有自西山来者,云此鼯鼠也,一名飞生。飞而生子,每欲飞而缘树至颠,能下不能高。

鼯鼠部杂录

《新论·殊好篇》:飞鼯甘烟。
《西溪丛语》《上林赋》蜚鸓,《史记》作蠝,《汉书》作鸓,郭璞音诔神农,《本草》作鼺鼠,音羸飞鼠也。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髯飞。

貂部汇考

释名


栗鼠《尔雅翼》   松狗《本草纲目》

貂图


《遁甲开山图》《赤貂》

霍山南岳,其兽多赤貂。

《埤雅》《貂》

貂亦鼠类,缛毛者也。其皮燠于狐貉,取以为帽。得风则煖,其毛拂面如焰。朔地苦寒人以其皮温额,后代效之。因以金珰饰首,前插貂尾。至汉因焉,加以附蝉。为文侍中,插左常侍,插右应劭。汉官仪云:金取坚刚,百鍊而不耗;蝉取居高,饮露而不食;貂取内劲,悍而外温,润其色紫蔚而不耀。太元曰:狐貂之毛躬之贼,此言以表自累。庄子曰:丰狐文豹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故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字说,曰:貂,或凋之毛自召也。

《尔雅翼》《貂》

貂鼠属大而黄黑,好在木上,亦谓之栗鼠。其尾特大,汉之侍中常侍,武冠加黄,金珰附蝉为文貂尾为饰,始于赵武灵王效胡服以金珰,饰首前插貂尾为。贵职秦灭赵,以其君冠赐近臣。应劭以为:金取坚刚,百鍊不耗;蝉居高饮,洁口在腋;下貂内劲,悍而外温。润此因,物生义也。徐广以为:蝉取清高,饮露而不食;貂紫蔚采,润而文采不彰灼。而胡广以为:北方寒凉,本以皮暖,额附施于冠,遂成首饰,则广之说是也。今高丽有貂帽、豹裘,冬温夏凉利以入水才出岸振迅之则乾雪著其上则消。又北方往往黄尘眯人眼,以袖拭目则尘去。古亦以为:裘,赵王资;苏,秦貂裘。黄金使说秦王,破关中之横书。十上而说不,行黑貂之裘,敝黄金百斤,尽是亦起于赵也。传曰:貂不足狗尾续。言贵贱之不同,貂实鼠类,故其字又作貂。《作鼠》说文出胡丁,零国今人谓之貂,零恐以此。《广志》曰:貂出扶馀挹娄。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貂,亦作貂罗愿云此鼠好食栗及松皮,夷人呼为栗鼠松狗。

《集解》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云:貂鼠属大而黄黑,色出丁零国,今辽东高丽及女直。鞑靼诸国皆有之,其鼠大如獭,而尾粗,其毛深寸许,紫黑色蔚而不耀。用皮为裘帽,风领,寒月服之得风更暖,著水不濡得雪,即消拂面如焰,拭眯即出,亦奇物也。惟近火则毛易脱。汉制侍中,冠金珰饰首,前插貂尾,加以附蝉,取其内劲。而外温毛,带黄色者为黄貂,白色者为银貂。

肉气味

甘平无毒。

毛皮主治

李时珍曰:尘沙眯目,以裘袖抆之即去。

貂部艺文一

《谢东宫赉貂蝉启》元帝
挹娄之毳,曲降鸿恩。丽水之珍,复蒙殊奖。东平紫貂之赐,非闻暖额,中山黄金之锡,岂曰附蝉。坐变仲尼之容,增晖允南之貌。
《华貂赋》〈有序〉陈江总
领军新安殿下,以副貂垂锡,仰铭恩泽,谨题小赋,

贵丰貂于挹娄,饰惠文而见求。标侍臣之密设,曜毛采之温柔。拜文㮰而影度,陪武帐而香浮。随玉珩之近远,共金珰之去留。仰太山之千仞,开谷中之鄙𠫤。撤君子之宝饰,荣小人之蓬鬓。蔑置醴之殊私,誇赐田之薄润,顾朽拙之微躬。早游艺而不工,逢河间之好古,自隗始而恩隆。谅维鹈之有愧,庶怀昔而克终。

貂部艺文二〈诗〉《陵祀归得赐煖耳诗和方石韵四首》明李东阳


乌纱市上透凉飔,一发君恩力未辞。赐煖宫貂同日戴,冒寒郊马有人骑。耳闻明主如丝诏,心似穷民挟纩时。明向玉阶还再拜,羔羊重续退公诗。


轻华弄日暖含飔,短发蒙茸乱不辞。狐掩敝裘惭并价,马惊寒影怯初骑。宁同赵服随胡制,不似齐冠污肉时。寄语春风莫吹却,多情长诵感恩诗。


拂面寒生雪后飔,十金貂价岂容辞。鵔鸃祇解戎冠著,狐貉空随猎马骑。礼重鄘人歌鼠日,功多杨子拔毛时。君恩不与炎凉变,欲和唐宫赐葛诗。


午门晴旭飏轻飔,拜领温纶竟莫辞。八座敢誇三珥贵,千金不换五花骑。休论孟德头风事,疾胜杨侯耳热时。老去毛君头未秃,玉堂闲写赐貂诗。

《赐貂纪事用福清少师韵二首》

孙承宗

温纶初下腊全消,百万同看帝赐貂。鹅鹳阵成青海岸,鹭鹓行对紫宸朝。华颠老尽兜鍪重,甲首欢腾塞马骄。拜罢明恩还手额,不知何箸借筹辽。


遥向龙亭叩帝阍,威仪争识汉官尊。有韩差可惊西胆,非准应惭壮北门。天覆华夷浑布煖,春回顶踵尽知恩。年来将士无哗久,为感丝纶竟日喧。

貂部纪事

《汉书·燕剌王旦传》:旦郎中侍从者著貂羽,黄金附蝉。〈注〉师古曰:貂羽,以貂尾为冠之羽也,天子侍从之饰,王僭为之。
《元后传》:莽更汉家黑貂,著黄貂,又改汉正朔伏腊日。太后令其官属黑貂。
《东观汉记》:建武二十五年,乌桓献貂豹皮诣阙朝贺。《后汉书·夫馀国传》:夫馀出赤玉貂豽。〈注〉貂似豹,无前足。
《江表传》:辽东太守遣使诣:孙权送貂皮千枚,欲举国归吴。
《魏志·乌桓传》:挹娄国出好貂,今所谓挹娄貂是也。《晋书·赵王伦传》:伦僭即帝位。同谋者咸超阶越次,不可胜纪,至于奴卒厮役亦加以爵位。每朝会,貂蝉盈坐,时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而以苟且之惠取悦人情,府库之储不充于赐,金银冶铸不给于印,故有白版之侯,君子耻服其章,百姓亦知其不终矣。《异苑》:貂出句丽国,常有一物共居穴,或见之形貌类人。长三尺,能制貂。爱乐刀子,其俗欲得貂皮。以刀投穴口。此物夜出穴,置皮刀边须人,持皮去乃敢取刀。《南齐书·何戢传》:戢建元元年,迁散骑常侍,太子詹事,寻改侍中,詹事如故。上欲转戢领选,问尚书令褚渊,以戢资重,欲加常侍。渊曰:宋世王球从侍中中书令单作吏部尚书,资与戢相似,顷选职方昔小轻,不容顿加常侍。圣旨每以蝉冕不宜过多,臣与王俭既已左珥,若复加戢,则八座便有三貂。若帖以骁、游亦为不少。乃以戢为吏部尚书,加骁骑将军。
《南史·周盘龙传》:盘龙为散骑常侍、光禄大夫。武帝戏之:卿著貂蝉,何如兜鍪。盘龙曰:此貂蝉从兜鍪中生耳。
《褚裕之传》:裕之兄子湛之,湛之子彦回,彦回弟澄。迁左户尚书。彦回薨,澄以钱一万一千就招提寺赎高帝所赐彦回白貂坐褥,坏作裘及《齐武陵昭王晔传》:晔于御坐曲晏,醉伏地,貂抄肉拌。帝笑曰:污貂。对曰:陛下爱其羽毛,而疏其骨肉。帝不悦。
《梁四公记》:杰公尝与诸儒语及方域云:西海、漆海、乳海,三海间方七百里,水土肥沃,有貂大如狼,毛纯黑,长尺馀,服之禦寒。
《南史·陆云公传》:云公善奕棋,尝夜侍坐,武冠触烛火。帝笑谓曰:烛烧卿貂。帝将用为侍中,故以此戏之。《江淹传》:淹迁秘书监,侍中,卫尉卿。初,淹年十三时,孤贫,常采薪以养母,曾于樵所得貂蝉一具,将鬻以供养。其母曰:此故汝之休徵也,汝才行若此,岂长贫贱也。可留待得侍中著之。至是果如母言。
《梁书·贺琛传》:琛迁员外散骑常侍。旧尚书南坐,无貂;貂自琛始也。
《褚球传》:球以秘书监,领著作。迁司徒左长史,常侍、著作如故。自魏孙礼、晋荀组以后,台佐加貂,始有球也。《五代史·四夷附录》:耶律德光事其母甚谨。石敬塘反,唐遣张敬达等讨之。敬塘遣使求救于德光,约为父子,德光立敬塘为皇帝。谓高祖曰:大事已成,吾留此,俟尔入洛而后北。临诀,执手嘘嚱,脱白貂裘以衣高祖。
《辽史·天祚元妃萧氏传》:妃性沉静、尝昼寝,近侍盗貂裀,觉而不言,宫掖称其宽厚。
《春明退朝录》:丁晋公冯魏公位三公侍中而未尝冠。貂蝉杜祁公相甫百日,当庆历四年郊祠。貂冠公衮又升辂奉,册改谥诸后。
《梦溪笔谈》:嘉祐中,吴僧持一宝鉴云:照之,当见前途吉凶。僧至京师,蔡景繁时为御史,尝照之,见己著貂蝉,甚自喜。不数日,摄官奉祀,遂假蝉冕。景繁终于承议郎,乃知鉴之所卜,唯知近事耳。《阳曲县志》:崇祯癸未,贼李自成既破太原守宁道,毛公文炳守北城。贼入城,毛公易衣,杂入王中书宅三日夜补一貂套,为贼觉,左右拉杀之。

貂部杂录

《法言·寡见篇》:举世寒,貂、狐不亦燠乎。
晋崔豹《古今注》:貂蝉胡服也。貂者,取其有文采,而不炳焕,外柔易而内刚劲也。蝉取其清虚识变也。在位者有文而不自耀,有武而不示人。清虚自牧,识时而动也。
《邻几杂志》:虏使云青貂穴死牛腹,掩取之紫貂,升木射取之,黄色乃其老者。银貂最贵,契丹主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