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麋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麋鹿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十三卷目录

 麋鹿部汇考
  鹿图
  麋图
  麈图
  礼记〈曲礼 月令 内则 少仪〉
  周礼〈天官 冬官〉
  尔雅〈释兽 齸属〉
  礼纬〈斗威仪〉
  春秋纬〈运斗枢〉
  山海经〈西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易本命 夏小正〉
  古今注〈鹿角〉
  抱朴子〈对俗篇〉
  宋书〈符瑞志〉
  述异记〈鹿〉
  齐民要术〈羹臛法〉
  酉阳杂俎〈耶希〉
  纬略〈麈〉
  埤雅〈鹿 麋 麈〉
  尔雅翼〈鹿 麋 麈〉
  瀛涯胜览〈福鹿 神鹿〉
  兽经〈钜鹿侯 麋性 麈统鹿〉
  本草纲目〈麋释名 集解 麋脂 气味 主治 正误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茸修治 气味 主治 麋角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骨主治 皮主治 附方 鹿释名 集解 鹿茸修治 发明 气味 主治 发明 角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缪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齿主治 骨气味 主治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头肉气味 主治 蹄肉气味 主治 脂主治 髓 气味 主治 发明 脑主治 精 主治 发明 血主治 发明 肾气味 主治 胆气味 主治 筋主治 靥主治 皮 主治 粪主治 胎粪主治 附方 茶苜机释名 集解 胎中屎主治〉
  正字通〈鹿部音释〉

禽虫典第七十三卷

麋鹿部汇考

释名

麀鹿《诗经》    麛〈鹿子 《礼记》
《尔雅》     麎《尔雅》
〈麋子 《尔雅》  狄《尔雅》《尔雅》     《尔雅》〈附 《山海经》  麈《山海经》茶苜机《博物志》  苍鹿《述异记》
白鹿《述异记》   元鹿《述异记》
马鹿《尔雅翼》   斑龙《本草》
密利迦罗《本草》

麈图


麋图



《礼记》《曲礼》《礼记》《曲礼》

士不取麛卵。
〈疏〉麛,乃是鹿子之称。

《月令》

孟春之月,毋麛毋卵。
〈疏〉麛卵四时皆禁,但于此月尤甚。若须荐献亦得取之,故庖人秋行犊麛是也。

仲夏之月,鹿角解。
〈大全〉方氏曰:鹿好群而相比则阳类也,故夏至感阴生而角解。麋多欲而善迷则阴类也,故冬至感阳生而角解。

仲冬之月,麋角解。
〈疏〉熊氏云:鹿是山兽,夏至得阴气而解角。麋是泽兽,冬至得阳气而解角。今以麋为阴兽,情淫而游泽,冬至阴方退,故解角从阴退之。象鹿是阳兽,情淫而游山,夏至得阴而解角,从阳退之。象若节气早则十一月解,故夏小正云十一月麋角陨坠是也。节气晚则十二月解,故小正云十二月陨麋角。

《内则》

麋肤,鱼醢。
〈注〉麋鹿之大者,肤切肉也。

麋腥,醢酱。
〈注〉麋腥生麋肉也。〈正义〉食麋肤以鱼醢配之,食麋腥还以麋醢配之也。

秋宜犊麛,膳膏腥。
〈大全〉方氏曰:秋则物成,而可尝之。时虽犊与麛,皆得以尝之矣。

鹿脯,田豕脯,麋脯,麇脯,麋,鹿,田豕,麇,皆有轩。
〈注〉皆有轩者,此等非但为脯又可腥食,腥食之时皆以藿叶起之而不细切,故云有轩。轩读为宪,谓藿叶切也。

弗食,鹿胃。麋鹿鱼为菹,麇为辟鸡,切葱若薤,实诸醯以柔之。
〈古注〉皆菹类也。酿菜而柔之,以醯杀腥肉及其气。今益州有鹿萎者,近由此为之矣。菹聂而不切,辟鸡聂而切之。〈正义〉大切若全物为菹,细切为齑辟鸡,是齑也。

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脢,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熟出之,去其皽,柔其肉。
〈注〉脢夹,脊肉也。与牛若一,谓与牛肉之多寡均也。捶捣也。反捶之,又侧捶之,然后去其筋饵。既熟,乃去其皽膜而柔之以醯醢,此八珍之五也。

为熬,捶之,去其皽,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乾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欲乾肉,则捶而食之。
〈注〉此肉于火上为之,故名曰熬。生捣而去其皽膜,然后布于编萑之上。先以桂姜之屑洒之,次用盐,释谓以水润释之也。此八珍之七也。

《少仪》

麋鹿为菹,聂而不切。

《周礼》《天官》

兽人,冬献狼,夏献麋。
〈订义〉杨谨仲曰:疏谓狼山兽山主聚,故狼膏聚而温。麋泽兽泽主销散,故麋膏散而凉。案月令仲冬阴极阳生,而麋角解。仲夏阳极阴生,而鹿角解,则知狼。阳物其性自温,故冬献之麋。阴物其性自凉,故夏献之非必山主聚泽,主销也。岂山物皆温,而泽物皆凉耶。

《冬官》

弓人,凡相胶,鹿胶青白。
〈订义〉王昭禹曰:胶或用其皮,或用其角,鹿用其角。

《尔雅》《释兽》

麋,牡麔,牝麎,其子䴠。
〈注〉《国语》曰:兽长麛䴠。

其迹躔。
〈注〉脚所践处。

绝有力狄。
〈疏〉此释麋之种类也。《说文》云:鹿属也。冬至解其角春秋庄十七年冬多麋麋总名也。其牡者,名麔。其牝者,名麎。诗《吉日》云:其麎孔有,是也。其所生之子名䴠,其脚迹所践之处名躔,其绝异壮大有力者名狄也。〈注〉《国语》曰:兽长麛䴠者,此鲁语文也。鲁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曰:且夫山不槎糵,泽不伐夭鱼,禁鲲鲕兽长麛䴠鸟翼𪃟壳虫舍蚳,蕃庶物也。古之训也。今鱼方别孕不教,鱼长又行网罟,贪无蓺也。韦昭云鹿子,曰:麛麋子。曰:䴠是其事也。
鹿,牡麚,牝麀,其子麛,其迹速,绝有力〈疏〉此辨鹿之种类也。《说文》云:鹿解角兽也,群萃善走者也。其牡名麚,其牝名麀。《诗·小雅》云:麀鹿麌麌其迹名速绝,有力者,名

麔麚,短脰。
〈注〉脰,项。〈疏〉脰项也,麔麚之兽皆短项。

《齸属》

麋鹿曰齸。
〈注〉江东名咽为齸齸者,食之所在,依名云。

《礼纬》《斗威仪》

君乘水而王其政和,平北海输以白鹿。

《春秋纬》《运斗枢》

瑶光散而为鹿,江淮不祠则瑶光不明,彘生鹿。

《山海经》《西山经》

西皇之山,其兽多麋、鹿、㸲牛。上申之山,兽多白鹿。

《东山经》

孟子之山,其兽多麋鹿。

《中山经》

煇诸之山,其兽多闾麋。
闾麋似鹿而大。

尸山,其兽多麋。
麋似鹿而小,黑色。

荆山,其兽多闾麋。
女几之山,其兽多闾麋麖麂。纶山,其兽多闾麈羚㚟。
㚟似兔,而鹿脚青色。

美山,其兽多闾麈,多豕鹿。
大尧之山,其兽多豹虎羚㚟。琴鼓之山,其兽多豕鹿。
崃山,其阴多麋麈。
崌山,其兽多羚㚟。风雨之山,其兽多闾麋,多麈。
玉山,其兽多豕鹿羚㚟。葛山,其兽多羚㚟。朝歌之山,其兽多羚麋。即谷之山,多闾麈,多羚㚟。暴山,其兽多麋鹿㚟就。江浮之山,其兽豕鹿。
柴桑之山,其兽多麋鹿。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夏至之日,鹿角解。鹿角不解,兵戈不息。
冬至又五日,麋角解。麋角不解,兵甲不藏。

《大戴礼记》《易本命》

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禽鹿,故禽鹿六月而生也。
〈注〉麋鹿角长短大小似律,麇麋之属,皆以六月生也。

《夏小正》

十一月:陨麋角。陨,坠也。日冬至,阳气至,始动,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陨,记时焉尔。
十二月:陨麋角。盖阳气旦睹也,故记之也。

《古今注》鹿角

鹿有角,而不能触。

《抱朴子》《对俗篇》

虎及鹿兔,皆寿千岁,满五百岁者,其毛色白。能寿五百岁者,则能变化。

《宋书》《符瑞志》

白鹿,王者明惠及下则至。

《述异记》鹿

鹿千年化为苍,又五百年化为白,又五百年化为元。

《齐民要术》《羹臛法》

羌煮法:好鹿头,纯煮令熟。著水中洗,治作脔,如两指大。猪肉,琢,作臛。下葱白,长二寸一虎口,细切及橘皮各半合,椒少许;下苦酒、盐、豉适口。一鹿头,用二斤猪肉作臛。

《酉阳杂俎》耶希

耶希有鹿,两头,食毒草,是其胎矢也。夷谓鹿为耶,矢为希。

《纬略》

麋之大者,曰麈。群麋随之,皆依麈尾所转。

《埤雅》鹿

字统曰:鹿性警防,分背而食,以备人物之害盖。鹿萃善走者,分背而食,食则相呼。群居则环其角外,向以防物之害己,故诗以况君臣之义而毛。诗《草虫经》曰:鹿欲食皆鸣相召,志不忌也。《周官》曰:视朝则皮弁服,皮弁正以鹿皮为之,盖取诸此鹿,爱其类发于天性。《诗》曰:王在灵沼于牣鱼跃,王在灵囿麀鹿攸伏。正言鱼鹿者,言人之与物异类。则鸟见之高飞,鱼见之深入,鹿见之决骤。今鱼乐于沼,鹿安于囿,如此则以文王之德行于灵沼灵囿,故也。《尔雅》麋曰:其迹躔。鹿曰:其迹速。麇曰:其迹解。兔曰:其迹迒。豕曰:其迹刻。狐曰:其迹𠫗。盖麋性迷惑,故其迹躔而不解。麇性散惊,故其迹解而不躔。鹿善决骤,故其迹速而不𠫗。狐善迟疑,故其迹𠫗而不速。豕性追突,故其迹刻。兔性跳踯,故其迹迒。今兔将伏辄跳踯摆迹,人反以此得之。《韩子》曰:譬如兔得迹,安用东西跳也。《小尔雅》曰:鸟之所乳,谓之巢;鸡雉所乳,谓之窠;兔之所息,谓之窟;鹿之所息,谓之场。《诗》曰:町疃鹿场言町畦,村疃之中无人焉,故鹿以为场也。旧说鹿者,仙兽。常自能乐,性从其云泉。至六十年必怀琼于角下,角有斑痕。紫色如点。行或有涎出于口,不复能急走也。盖鹿戴玉而角斑,鱼怀珠而鳞紫,故有诸中,未有不形于外也。

《白虎通》曰:熊为兽巧猛,麋为兽迷惑,故天子射熊,诸侯射麋。麋,水兽也。青黑色,肉蹄一牡能乘十牝鹿属也,故麋之文从鹿从米,则以麋性善迷,故也。麋善迷而害稼,故周官大夫供麋,侯麋言讨惑除害也。大夫以智帅人,故所射如此兽。又云冬献狼夏献麋者,冬物成之时,狼残物之尤者;夏稼生之时,麋害稼之众者。春秋书多麋为是,故也。各于其尤害物之时,罟而献之明设官主,以除民物之害。月令仲夏曰,鹿角解。仲冬曰:麋角解。鹿以夏至陨角而应阴,麋以冬至陨角而应阳。《淮南子》曰:日至而麋鹿解,是也。说者以为鹿角者,挟阴之阳也,故应阴而陨角。麋角者,挟阳之阴也,故应阳而陨角。盖鹿肉食之,燠以阳为体也,麋肉食之,寒以阴为体也。以阳为体者,以阴为末,以阴为体者,以阳为末,角末也,故其应阴阳如此。《淮南子》曰:孕妇,见兔而子缺唇,见麋而子四目,物有似然而似不然者。麋有四目,其二夜目也。类从所谓目下有窍夜,即能视之,是也。《药议》曰:按月令冬至麋角解,夏至鹿角解,阴阳相反。如此今人用麋鹿茸作一种殆疏也,又用刺麋鹿血以代茸者,云茸亦血耳,此大误也。窃详古人之意,凡含血之物,肉差易长,其次角难长,最后骨难长,故人自胚胎至成人二十年骨髓方坚惟。麋角自生即坚,无两月之久大者,乃重二十馀斤,其坚如石计,一夜须生数两,凡骨之顿成,生长神速无甚于此。虽草木至易生者,亦无能及之此骨血之至强者,所以能补骨血,坚阳道,强精髓也。头者诸阳之会,众阳之聚,上钟于角,岂可与凡血为比哉。麋茸利补阳,鹿茸利补阴。凡茸无乐太嫩,世谓之茄子茸,但珍其难得尔。其实少力坚者,又太老。惟长数寸破之,肌如朽木,茸端如马脑红玉者,最善。又北方戎狄中,有驼鹿,极大而色苍尻黄而无斑,亦鹿之类。角大而有文,坚莹如玉,其茸亦可用。

麈兽似鹿而大其尾。辟尘以置茜帛中,能令岁久红,色不黦,又以拂毡,令毡不蠹。盖蝇点变白,麈尾留红,而狐白貂鼠之类,燕见之则毛脱。物有相制,其异如此。今麋鹿丑亦喜红。南人取之则衣绛,服而舞,麋鹿辄注视不动,因以利刀刺之。《名苑》曰:鹿之大者,曰:麈。群鹿随之皆视麈,所往麈尾所转为准,于文主鹿为麈而古之谈者,挥焉良为是也。

《尔雅翼》鹿

鹿六为律,律主鹿,故鹿六月而生。鹿虽应律,然非辰属八卦无主。故陶隐居云:古称马之似鹿者,直百金。今荆楚之地,其鹿绝似马,当解角。时望之,无辨土人谓之马鹿,以是知赵高指鹿为马。盖以类尔,鹿无枝觡角有枝。曰,觡又猎者。云鹿自有无角者,名为麀鹿。凡鹿夏则解角而易毛,冬则角长而毛深,故丧车鹿浅𧜀说者,谓以鹿夏皮为覆芩也。古伏羲之世,丽皮为礼。按《说文集韵》云:丽旅行也,鹿之性见食急则旅行礼丽皮,盖鹿皮也。〈皮弁以白鹿皮为冠〉益州人取鹿杀而埋地中,令臭乃出,食之,名鹿〈音委〉郑康成说《曲礼》云:国君春畋不围,泽大夫不掩,群士不取麛卵。又《月令孟春》云:毋麛毋卵以春时先乳特禁之也,然周官迹人掌邦田之政,今禁麛卵者。说者曰:此谓四时常禁也。《注》云:为其夭物且害生多。里革曰:兽长麑䴠孟孙猎而得麑,使秦西巴持归烹之,麑母随之而号,秦西巴弗忍从而予之。《论语》称,孔子素衣麑裘。孔丛子曰,孔子为司寇摄相事人。歌之曰,麛裘之芾,投之无戾,芾之麛裘,投之无邮。黄帝时,南夷乘白鹿来献。鬯成周黑齿贡白鹿,汉武帝以白鹿皮为币。

麋与鹿为友,鹿是阳兽,情淫而游山,夏至得阴气而解角,从阳退之象。麋是阴兽,情淫而游泽,冬至得阳气而解角,从阴退之象。今海陵至多,千百为群,多牝少牡。人言一牡辄交十馀牝,又与鹿交。鲁庄公十七年冬,多麋。刘向以为麋色青,近青祥麋之为言,迷也。盖牝兽之淫者,是时庄公将取齐之淫女,其象先见。《京房易传》曰:废正作淫者,大不明国多麋。又曰:震遂泥厥咎国多麋,古者兽人,冬献狼夏献麋麋之牡黠。《战国策》:陈轸曰:今山泽之兽,无黠于麋。麋常能知猎者张网,而驱己也,因还走而冒人,至收。猎者知其诈,伪提网而进之,麋因得矣。《淮南子》曰:孕妇见兔而子缺唇,见麋而子四目。武帝天汉四年,令诸侯王大国朱轮特图虎居前,左兕唇右麋。小国朱轮特画熊居前,寝麋居左右,〈下疑有阙文〉又卿车者也。古天子燕射熊侯白质,诸侯麋侯赤质。又许慎云:古礼执羔麋鹿,取其跪乳群而不党按鹿子。曰,麛麋子。曰,䴠羊既用矣,则麋鹿亦当用,麛䴠为物既小可得而扰也。《后汉志》云:广陵东阳县多麋。注:《博物志》曰:千百为群,掘食草根,其处成泥,名曰麋。畯民人随此,畯种稻不耕而获,然则谓水泽之地。如孟诸之麋者,岂此地类耶。说文麔麋牝者。〈麔当作牝〉麋牝麋也。

麈,大鹿也。其字从主,若荐之主焉。麈之所在,众从之其尾,可用为拂谈者执之,以挥言其谈论,所指众不易也。《上林赋》云:沈牛渚麈麋。《汉书》云:粤地,山多麈麋。麈似鹿而小。

《瀛涯胜览》福鹿

阿丹国产福鹿。青花白驼鸡,福鹿如骡,白首白眉满体细间道,青花如画。

神鹿

三佛齐产神鹿。大如钜猪,高可三尺,短毛,猪喙蹄亦如之三跲,祗啖草木不近腥物。

《兽经》钜鹿侯

鹿爱其类,仙所乘也。一名钜鹿,侯千年变苍白。
《鸟兽草木鱼虫疏》曰:鹿欲食,皆鸣相召,志不忌也。

麋性

麋性喜泽。

麈统鹿

麈统其类。
《名苑》曰:鹿之大者,曰麈。群鹿随之,皆视麈所往,麈尾所转为准。

《本草纲目》《麋释名》

李时珍曰:陆佃云,麋喜音声。班固云:麋性淫迷则麋之名义取乎此。《尔雅》云牡曰:麔音咎。牝曰,麎音辰。其子曰:䴠音夭。

《集解》

《别录》曰:麋生南山山谷及淮海边,十月取之。陶弘景曰:今海陵间最多,千百为群,多牝少牡。李时珍曰:麋鹿,属也。牡者,有角,麋似鹿而色青黑,大如小牛肉蹄,目下有二窍为夜目。故《淮南子》云:孕女见麋而子四目也,今猎人多不分别,往往以麋为鹿。牡者,犹可以角退为辨牝者,通目为麀鹿矣。

麋脂

李时珍曰:《别录》言十月取脂炼过收用,而《周礼》冬献狼,夏献麋。注云,狼膏聚,麋膏散,聚则温,散则凉,以顺时也。

气味

辛温无毒,忌桃李,畏大黄。

《主治》

《本经》曰:治痈肿,恶疮,死肌,寒热,风寒湿痹,四肢拘缓不收,风头肿,气通腠理。
《别录》曰:柔皮肤不可近阴,令痿。李时珍曰:治少年气盛面生疮疱,化脂涂之。

正误

陶弘景曰:人言麋一牡辄交十馀牝,交毕即死。其脂堕地,经年人得之,名曰道脂,酒服至良。夫麋性乃尔。淫快不应痿人阴,一方言不可近阴,令阴不痿,此乃有理。苏恭曰:游牝毕即死者,虚传也,遍问山泽人,无此说。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多食,令人弱房发脚气。妊妇食之,令子目病。陶弘景曰:不可合猪肉雉肉,食发痼疾。合虾及生菜梅李食,损男子精气。

《主治》

孟诜曰:益气补中,治腰脚。禹锡曰:补五脏不足气。

《发明》

李时珍曰:按陆农师云:鹿以阳为体,其肉食之燠。麋以阴为体,其肉食之寒。观此则别录麋脂,令人阴痿。孟诜言:多食肉令人弱房,及角肉不同功之说,亦此意也。

茸修治

与鹿茸同。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治阴虚劳损,一切血病,筋骨腰膝酸痛,滋阴益肾。

麋角修治

雷敩曰:麋角以顶根上有黄毛若金线,兼旁生小尖色苍白者,为上。孟诜曰:凡用麋角,可五寸截之中破,炙黄为末,入药。李时珍曰:麋鹿茸角今人罕能分别。陈自明以小者,为鹿茸,大者为麋茸,亦臆见也。不若亲视其采取时为有准也。造麋角胶,麋角霜,并与鹿角胶鹿角霜同法。又《集灵方》云:用麋鹿角一双,水浸七日,刮去皮错屑,以银瓶盛,牛乳汁浸一日,乳耗再加至不耗,乃止,用油纸密封瓶口,别用大麦铺锅中三寸,上安瓶,再以麦四周填满,入水浸一伏时,水耗旋加,待屑软如面,取出焙研,成霜用。

气味

甘热无毒。

《主治》

《别录》曰:治风痹,止血,益气力。陶弘景曰:出彭祖传中刮屑,熬香,酒服,大益人。日华曰:酒服,补虚劳,添精益髓,益血脉,暖腰膝,壮阳,悦色,疗风气,偏治丈夫。孟诜曰:作粉常服,治丈夫冷气,及风筋骨疼。痛若卒心痛,一服,立瘥。浆水磨泥涂面,令人光华赤白如玉可爱。李时珍曰:滋阴,养血,功与茸同。

《发明》

孟诜曰:麋角常服,大益阳道。不知何因,与肉功不同也。煎胶与鹿角胶同功,茸亦胜鹿茸,仙方甚重之。苏恭曰:麋茸功力胜,鹿茸角煮胶亦胜,白胶详见鹿茸鹿角下。日华曰:麋角属阴,故治腰膝不仁,补一切血病也。李时珍曰:鹿之茸角补阳,右肾精气不足者宜之。麋之茸角补阴,左肾血液不足者宜之。此乃千古之微秘。前人方法虽具而理未发出,故论者纷纭。又杨氏家藏方治虚损有二至丸两角并用,但其药性过温,止宜于阳虚寒湿血痹者耳,于左肾无与焉。孙思邈《千金方》言麋角丸凡一百一十方,惟容成子羔所服者,特出众方之外,子羔服之,羽化。今观其方,比二至丸似可常服,并集于下。

骨主治

掌禹锡曰:虚劳至良,煮汁酿酒饮,令人肥白美颜色。

皮主治

孟诜曰:作靴袜,除脚气。

《附方》

麋角丸 补心神,安脏腑,填骨髓,理腰脚,能久立,聪耳明目,发白更黑,貌老还少。凡麋角取当年新角连脑顶者,为上。看角根有斫痕处,亦堪用。蜕角根下平者,不堪取。角五具或四具三具二具一具为一剂。去尖一大寸,即角长七八寸,取刀截断。量把镑得即于长流水中以竹器盛悬浸十宿,如无长流水处即于净盆中满著水浸。每夜易换,软即将出,削去皱皮,以利刃刮取白处至心即止,以清粟米泔浸两宿,初经一宿即乾,握沥去旧水,置新绢上曝乾,择去恶物粗骨皮及镑不匀者,以无灰酒于大磁器中浸,经两宿其药及酒俱入净釜中。初用武火煮一食,久后以文火微煎如蟹目沸,以柳木篦徐徐搅,不得住手,时时添酒以成煎为度,煎时皆须平旦下手,不得经宿仍看。屑如稀胶即以牛乳五升,酥一片以次渐下。后项药仍以麋角一条,炙令黄为末,与诸药同制之。槟榔、通草、秦艽、肉苁蓉、人参、兔丝子、酒浸两宿,别捣,晒乾甘草各一两,右捣为末,将胶再煎一食顷,似稀稠粥即止火。少时投诸药末,相和,稠粘堪作丸,即以新器盛贮。以众手一时,丸如梧子大,如粘手著少酥涂手。其服饵之法,空腹,以酒下之。初服二十丸,日加一丸,加至五十丸为度,日二服,至一百日内,忌房室。服经一月,腹内诸疾自相驱逐,有微利,勿怪渐后泄气能食。患气者,加枳实、青木、香各一两,服至二百日。面皱光泽,一年齿落更生强,记身轻若风,日行数百里。二年令人肥饱少食,七十已上服之却成后生。三年肠作筋体预见未明。四年常饱不食自见仙人。三十下服之不辍,颜一定而不变,修合时须在净室中,勿令阴人鸡犬孝子等见。妇人服之尤佳,如饮酒食面口。乾眼涩内热者,即服三黄丸微利之,如此一度发动已后,方始调畅也。〈千金〉
二至丸 补虚损,生精血,去风湿,壮筋骨。用鹿角刮细,以真酥一两、无灰酒一升,慢火炒乾。取四两麋角刮细,以真酥二两、米醋一升煮乾,慢火炒乾。取半两苍耳子,酒浸一宿。焙半斤山药、白茯苓、黄芪、蜜炙各四两,当归酒浸焙。五两肉苁蓉酒浸焙。远志去心,人参、沉香各二两,熟附子一两,通为末,酒煮糯米,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温酒盐汤任下,日二服。〈杨氏家藏方〉麋角丸 治五痿,皮缓,毛瘁,血脉枯槁,肌肤薄者,筋骨羸弱,饮食不美,四肢无力,爪枯发落,眼昏唇燥。用麋角屑一斤,酒浸一宿。大附子生去皮脐一两半,熟地黄四两,用大麦米一升,以一半藉底,一半在上,以二布巾隔覆,炊一日取出。药麦各焙为末,以浸药酒,添清酒煮麦粉为糊,和杵三千下,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用温酒或米汤送下,日二服。一方只用麋角刮屑酥炒黄色,五两熟附子末、半两酒糊丸服。
麋角霜丸 补元脏,驻颜色。用麋角一副,水浸七日,刮去皱皮镑为屑,盛在一银瓶内。以牛乳汁浸一日,常令乳高二寸,如乳耗更添,直候不耗,用油单纸重密封瓶口。别用大麦一斗安在别瓶内约厚三寸上,安麋角瓶更用,大麦周围填实露瓶口。不住火蒸一伏时,如锅内水耗,即旋添热汤,须频看,角屑粉烂如面即住火。取出用细筛子漉去乳,焙乾。每料八两附子炮制,去皮,乾山药各三两右为末,蒸枣肉和丸如梧子大。每服十五丸至二十丸,空心用,温盐酒送下。炼蜜丸亦可。〈总录〉
麋角丸 彭祖。云:使人丁壮不老,房室不劳损,气力颜色不衰者,莫过麋角。其法:刮为末十两,用生附子一枚合之,雀卵和丸。日服二十丸,温酒下,二十日大效。亦可单熬为末,酒服。亦令人不老,但性缓不及附子者。〈彭祖服食经〉

《鹿释名》

李时珍曰:鹿字篆文象其头角身足之形。《尔雅》云:鹿牡曰:麚音加牝。曰:麀音攸其子。曰:麛音迷绝有力。曰:音坚斑龙各出澹寮方。按《乾宁记》云:鹿与游龙相戏必生异,角则鹿得称龙,或以此与梵书,谓之密利迦罗。

《集解》

李时珍曰:鹿处处山林中,有之马身羊尾头侧而长高脚而行速牡者,有角夏至则解大如小马黄质白斑俗称马鹿牝者,无角小而无斑毛杂黄白色俗称麀。鹿孕六月而生子,鹿性淫,一牡常交数牝,谓之聚。麀性喜食龟,能别良草,食则相呼,行则同旅,居则环角外向以防害,卧则口朝尾闾以通督脉。殷仲堪云:鹿以白色为正。《述异记》云:鹿千岁为苍,又五百岁为白,又五百岁为元,元鹿骨亦黑,为脯食之,可长生也。《沈存中笔谈》云:北狄有驼鹿,极大而色苍黄无斑,角大而有文,坚莹如玉,茸亦可用。

鹿茸修治

《别录》曰:四月、五月解角时,取阴乾,使时燥。
苏恭曰:鹿茸,夏收之阴乾,百不收一且易臭,惟破之,火乾大好。
雷敩曰:凡使鹿茸用黄精自然汁浸两日夜,漉出,切焙捣用,免渴人也。又法以鹿茸锯作片,每五两用羊脂三两,拌天灵盖末涂之,慢火炙,令内外黄脆,以鹿皮裹之安室中一宿,则药魂归矣。乃慢火焙乾,捣末用。
日华曰:只用酥炙炒研。
寇宗奭曰:茸上毛先以酥薄涂匀,于烈焰中灼之,候毛尽微炙,不以酥则火焰伤茸矣。
李时珍曰:澹寮济生诸方,有用酥炙酒炙,及酒蒸焙用者,当各随本方。

《发明》

《抱朴子》曰:南山多鹿,每一雄游牝百数至。春羸瘦,入夏惟食菖蒲即肥。当角解之时,其茸甚痛。猎人得之,以索系住,取茸,然后毙鹿鹿之血未散也。寇宗奭曰:茸最难得不破及不出却血者,盖其力尽在血中,故也。世以如紫茄者为,上名茄子茸,取其难得耳,然此太嫩,血气未具,其实少。力坚者又太老,惟长四五寸形如分岐马鞍,茸端如玛瑙红玉,破之肌如朽木者,最善。人亦将麋角伪,为之不可不察按。《沈存中笔谈》云:月令冬至麋角解,夏至鹿角解,阴阳相反。如此今人以麋鹿茸作一种者,疏矣。或刺麋鹿血以代茸,云茸亦血,此大误矣。麋茸利补阳,鹿茸利补阴,须佐以他药则有功。凡含血之物,肉差易,长筋次之,骨最难长,故人自胚胎至成人二十年骨髓方坚。惟麋鹿角自生至坚无两月之久,大者至二十馀斤,计一日夜须生数两,凡骨之生无速于此,虽草木易生亦不及之此骨之至强者,所以能补骨血、坚阳道、益精髓也。头者,诸阳之会。上钟于茸角,岂可与凡血为比哉。

气味

甘温无毒。
《别录》曰:酸微温。
甄权曰:苦辛麻勒,为之使。
孟诜曰:鹿茸不可以鼻嗅之,中有小白虫,视之不见,入人鼻必为虫颡,药不及也。

《主治》

《本经》曰:治漏下,恶血,寒热,惊痫,益气强志,生齿不老。《别录》曰:疗虚劳,洒洒如疟,羸瘦,四肢酸疼,腰脊痛,小便数。利泄精溺,血破瘀血在腹,散石淋痈肿,骨中热疽,痒安胎,下气,杀鬼精物。久服耐老,不可近丈夫阴,令痿。
日华曰:补男子腰肾虚冷,脚膝无力,夜梦鬼交,精溢自出。女人崩中漏血,赤白带下。炙末,空心酒服方寸匕,壮筋骨。
李时珍曰:生精补髓,养血益阳,强筋健骨。治一切虚损,耳聋,目暗眩晕,虚痢。

《发明》

李时珍曰:按《澹寮方》云:昔西蜀市中,尝有一道人货斑龙丸,一名茸珠丹,每大醉高歌,曰:尾闾不禁沧海竭九转灵丹都谩说,惟有斑龙顶上珠能补玉堂关下穴。朝野遍传之。其方盖用鹿茸、鹿角胶、鹿角霜也。又戴原礼證治要诀治头眩晕,甚则屋转眼黑,或如物飞,或见一为二,用茸珠丹甚效,或用鹿茸半两,无灰酒三盏,煎一盏,入麝香少许,温服亦效。云茸生于头类之,相从也。

苏颂曰:七月采角,以鹿年久者,其角更好。煮以为胶,入药弥佳。
雷敩曰:鹿角要黄色,紧重,尖好者,此鹿食灵草,所以异众鹿也。

修治

孟诜曰:凡用鹿角、麋角并截段错屑,以蜜浸过,微火焙令小变色,曝乾,捣筛为末,或烧飞为丹,服之。至妙以角寸截泥裹于器中,大火烧一日,如玉粉也。李时珍曰:按崔行功要纂方,鹿角粉法以鹿角寸截,炭火烧过,捣末,水和成团,以绢袋三五重盛之,再锻,再和,如此五度,以牛乳和,再烧,过研用。

气味

咸温无毒,杜仲为之使。

《主治》

《别录》曰:治恶疮痈肿,逐邪恶气,留血在阴中,除小腹血痛,腰脊痛,折伤,恶血益气。
曰:猫鬼中恶,心腹疼痛。日华曰:水磨汁服,治脱精,尿血,夜梦鬼交。醋磨汁涂,疮疡痈肿,热毒,火炙。热熨,小儿重舌,鹅口疮。
孟诜曰:蜜炙,研末,酒服。轻身,强骨髓,补阳道,绝伤。又治妇人梦与鬼交者,清酒服一撮,即出鬼精。烧灰治女子胞中馀血不尽欲死,以酒服方寸匕,日三,甚妙。

《发明》

李时珍曰:鹿角生用则散热、行血、消肿、辟邪,熟用则益肾、补虚、强精、活血,鍊霜熬膏则专于滋补矣。
胶修治
《别录》曰:白胶生云中,煮鹿角作之。
陶弘景曰:今人少复煮作,惟合角弓用之。其法先以米沈汁渍七日,令软,煮煎如作阿胶法耳。又一法,剉角令细,入乾牛皮一片,即易消烂不尔。虽百年,无一熟也。
苏恭曰:鹿角、麋角但煮浓汁,重煎即为胶矣。何必使烂。欲求烂,亦不难陶,未见耳。
孟诜曰:作胶法细破寸截,以河水浸七日,令软,方煮之。
雷敩曰:采全角锯开并长三寸,以物盛于急水中浸一百日,取出刀刮去黄皮,拭净以醶醋煮七日,旋旋添醋,勿令少歇。成时不用著火,只从子至戌也。日足角软如粉捣烂,每一两入无灰酒一镒,煮成胶,阴乾,研筛用。
李时珍曰:今人呼煮烂成粉者,为鹿角霜。取粉熬成胶,或只以浓汁,熬成膏者,为鹿角胶。按胡濙卫生方云:以米泔浸鹿角七日,令软,入急流水中浸七日,去粗皮,以东流水、桑柴火煮七日,旋旋添水,入醋少许捣成霜用。其汁加无灰酒熬成胶用。又邵以正济急方用新角三对寸截盛于长流水浸三日,刮净入楮实子、桑白皮、黄蜡各二两,铁锅中水煮三日,夜不可少停,水少即添汤,日足取出,刮净,晒研为霜。《韩𢘅医通》云:以新鹿角寸截囊盛于流水中浸七日,以瓦缶入水桑柴火煮,每一斤入黄蜡半斤,以壶掩住,水少旋添,其角软,以竹刀刮净,捣为霜用。

气味

甘平,无毒。《别录》曰:温得火良,畏大黄。

《主治》

《本经》曰:治伤中劳绝,腰痛羸瘦,补中益气,妇人血闭无子,止痛安胎。久服,轻身延年。
《别录》曰:疗吐血,下血,崩中不止,四肢作痛,多汗淋露,折跌伤损。
药性云:男子损脏气,气弱,劳损,吐血。妇人服之,令有子,安胎去冷,治漏下赤白。
李时珍曰:炙捣酒服,补虚劳,长肌益髓,令人肥健,悦颜色。又治劳嗽,尿精,尿血,疮疡,肿毒。

《发明》

雷敩曰:凡使鹿角胜于麋角。苏颂曰:今医家多用麋茸、麋角,云力紧于鹿也。李时珍曰:苏东坡良方云鹿阳兽见阴而角解,麋阴兽见阳而角解,故补阳以鹿角为胜,补阴以麋角为胜,其不同如此。但云鹿胜麋,麋胜鹿,疏矣。按此说与沈存中鹿茸利补阴,麋茸利补阳之说相反。以理与功推之,苏说为是,详见茸下。

齿主治

苏恭曰:治鼠瘘,留血,心腹痛,不可近丈夫阴。

骨气味

甘微热,无毒。

《主治》

孟诜曰:安胎下气,杀鬼精物,久服耐老,可酒浸服之。孙思邈曰:作酒主内虚续绝伤,补骨除风。
李时珍曰:烧灰,水服,治小儿洞注下痢。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九月已后正月已前堪食,他月不可食。发冷痛白臆者,豹文者,并不可食。鹿肉脯炙之不动,及见水而动,或曝之不乾者并杀人,不可同雉肉蒲白鮠鱼虾食。发恶疮,《礼记》云:食鹿去胃。

《主治》

《别录》曰:补中益气,力强,五脏生者。疗中风口僻,割片薄之。华陀云:中风口偏者,以生肉同生椒捣贴正,即除之。
孟诜曰:补虚瘦弱,调血脉。
李时珍曰:养血生容,治产后风虚邪僻,外台有鹿肉汤。

《发明》

孙思邈曰:壶居士言:鹿性多惊烈,能别良草,止食葛花、葛叶、鹿葱、鹿药、白蒿、水芹、甘草、荠苨、齐头、蒿山苍耳。他草不食处必山冈,故产则归下泽飨。神用其肉者,以其性烈清净也。凡药饵之人久食鹿肉,服药必不得力。为其食解毒之草,制诸药也。
陶弘景曰:野兽之中,麋鹿可食生则不膻腥,又非十二辰属八卦无主,且温补于人生死无。尤道家许听为补过其馀,虽鸡犬牛羊补益于亡魂有愆责,并不足食。
寇宗奭曰:三礼取鹿腊,亦取此义,且味亦胜他肉。李时珍曰:邵氏言:鹿之一身皆益人。或煮,或蒸,或脯同酒食之,良。大抵鹿乃仙兽,纯阳多寿之物,能通督脉,又食良草,故其肉角有益无损,陶说亦妄耳。

头肉气味

平。

《主治》

苏恭曰:治消渴,夜梦鬼物,煎汁服,作胶弥善。
寇宗奭曰:头可酿酒,须于作浆时,稍益葱椒。

蹄肉气味

平。

《主治》

孙思邈曰:治诸风脚膝骨中疼痛不能践地,同豉汁五味煮食。

《脂主治》

苏恭曰:治痈肿,死肌,温中,四肢不随,头风,通腠理不可近阴。
李时珍曰:此乃本经麋脂正文,而苏氏以注鹿脂二脂,功或同耶。

炼净入药。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日华曰:治丈夫、女子伤中,绝脉,筋急痛,欬逆,以酒和服之,良。同蜜煮服,壮阳,道令有子。同地黄汁煎膏服,填骨髓,壮筋骨,治呕吐。
李时珍曰:补阴强阳,生精益髓,润燥泽肌。

《发明》

苏颂曰:髓可作酒,唐方多有其法。
李时珍曰:鹿髓近方稀用者。删繁方治肺虚毛悴、酥髓,汤用之。御药院方滋补药,用其脊髓和酒熬膏丸,药甚为有理。白飞霞《医通》云:取鹿脑及猪骨髓鍊成膏,每一两加鍊蜜二两,鍊匀,瓷器密收,用和滋补丸药剂甚妙。凡腰痛属肾虚寒者,以和古方摩腰膏姜汁化一粒擦肾堂,则暖气透入,丹田如火,大补元阳,此法甚佳,人鲜知之。

脑主治

苏颂曰:入面脂,令人悦泽。
深师云:刺入肉内不出,以脑敷之,燥即易,半日当出。
精主治
李时珍曰:补虚,羸劳损。

《发明》

韩𢘅曰:王师授予鹿䘒丸方,云:鹿禀纯阳而䘒者,天地初分之气,牝牡相感之,精也。医书称鹿茸角血髓大有补益,而此䘒则入神矣。其法用初生牡鹿三五只苑囿驯养,每日以人参煎汤,同一切草药任其饮,食久之以硫黄细末和,入从少至多,燥则渐减,周而复始。大约三年之内,一旦毛脱、筋露、气盛、阳极、却以牝鹿隔苑诱之,欲交不得,则精泄于外。或令其一交即设法取其精,瓦器收之,香粘如饧,是为䘒也。用和鹿角霜一味为丸,空心盐酒下,大起胎羸虚瘵危疾,凡服滋补丸药,用此入鍊蜜,和剂绝妙。
李时珍曰:按老子云: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䘒作者,精之至也。䘒音子催切,赤子阴也,今作鹿精之名,亦未为稳。

血主治

苏恭曰:治阴痿,补虚,止腰痛,鼻衄,折伤,狂犬伤。日华曰:和酒服,治肺痿、吐血及崩中带下。
汪颖曰:诸气痛欲危者,饮之立愈。
李时珍曰:大补虚损,益精血,解痘毒、药毒。

《发明》

苏颂曰:近世有服鹿血酒者。云:得于射生者,因采捕入山失道数日,饥渴将委顿,惟获一生鹿,刺血数升,饮之,饥渴顿除,及归遂觉血气充盛。异人有效而服之者,刺鹿头角间血,酒和,饮之更佳。
李时珍曰:近世韩飞霞补益方有斑龙晏法,孙氏解痘毒有阴阳二血丸,皆古所未知者。而沈存中又以刺血代茸,为非亦一说也。

肾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补肾气。
日华曰:补中,安五脏,壮阳气。作酒及煮粥食之。

胆气味

苦寒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消肿,散毒。

筋主治

苏恭曰:治劳损,绝续。
李时珍曰:尘沙眯目者,嚼烂挼入目中则粘出。

靥主治

深师曰:治气瘿以酒渍炙乾,再浸酒中,含嚼咽汁味尽,更易十具,乃愈。

皮主治

李时珍曰:治一切漏疮,烧灰和猪脂纳之,日五六易,愈乃止。

粪主治

《经验》云:治经日不产,乾湿各三钱,研末,姜汤服,立效。

胎粪主治

解诸毒。
李时珍曰:按范晔《汉书》云:冉駹夷出鹿,食药草,其胎中麑粪可疗毒也。

《附方》

班龙丸治诸虚,用鹿茸酥炙,或酒炙亦可。鹿角胶炒成珠,鹿角霜阳起石锻红、酒淬,肉苁蓉酒浸,酸枣仁、柏子仁、黄芪蜜炙各一两,当归、黑附子、炮地黄九蒸九焙各八钱,辰朱砂半钱,各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空心温酒下五十丸。〈澹寮〉
鹿茸酒治阳事虚痿,小便频数,面色无光。用嫩鹿茸一两,去毛切片,山药末一两,绢袋裹置酒坛中七日,开瓶日饮三盏,将茸焙作丸服。〈普济方〉
阴虚腰痛,不能反侧。鹿茸炙兔丝子各一两,舶茴香半两为末。以羊肾二对去膜煮烂,捣泥和丸梧子大,阴乾,每服三五十丸。温酒下,日三服。〈本事方〉
精血耗涸,耳聋口渴,腰痛白浊,上燥下寒,不受峻补者。鹿茸酒蒸,当归酒浸,各一两焙为末。乌梅肉煮膏,捣丸梧子大,每米饮服五十丸。〈济生方〉
腰膝疼痛伤败者,鹿茸涂酥,炙紫为末,每服酒,服一钱。〈续千金方〉
小便频数,鹿茸一对酥炙为末,每服二钱,温酒下,日三服。〈郑氏家传方〉
虚痢危困因血气衰弱者,鹿茸酥炙一两为末,入麝香五分,以灯心煮,枣肉和丸梧子大,每空心米饮下三五十丸。〈济生方〉
饮酒成泄,骨立不能食,但饮酒即泄。用嫩鹿茸酥炙,肉苁蓉煨一两,生麝香五分为末,陈白米饭丸梧子大,每米饮下五十丸,名香茸丸。〈普济方〉
室女白带因冲任虚寒者,鹿茸酒蒸焙二两,金毛狗脊、白敛各一两、为末,用艾煎,醋打,糯米糊丸梧子大,每酒酒下五十丸,日二。〈济生〉
服鹿角法。鹿角屑十两,生附子三两,去皮脐为末,每服二钱,空心温酒下。令人少睡,益气,力通神明。〈彭祖〉肾消尿数,鹿角一具炙、捣、筛,温酒每服方寸匕,日二。〈外台〉
骨虚劳极,面肿垢黑,脊痛不能久立,血气衰惫,发落齿枯,甚则喜唾。用鹿角二两,牛膝、酒浸焙一两半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盐酒下。〈济生〉肾虚,腰痛如锥刺,不能动摇。鹿角屑三两,炒黄研末,空心温酒服方寸匕,日三。〈肘后方〉
两腰脊痛不能转侧,鹿角五寸烧赤,投二升酒中浸一宿,饮。〈梅师方〉
妇人腰痛。鹿角屑熬黄,研酒服方寸匕,日五六服。〈杨氏产乳〉
妊娠腰痛。鹿角截五寸长,烧赤,投一升酒中,又烧又浸,如此数次,细研,空心酒服方寸匕。〈产宝〉
产后腹痛,血不尽者。鹿角烧研,豉汁服方寸匕,日二。〈子母秘录〉
妊娠,下血不止。鹿角屑、当归各半两,水三盏,煎减半,顿服,不过二服。〈普济方〉
胎死腹中。鹿角三寸匕,煮葱豉汤和,服,立出。〈百一方〉堕胎,血瘀不下,狂闷寒热。用鹿角屑一两为末,豉汤服一钱,日三,须臾血下。〈圣惠方〉
胞衣不下。鹿角屑三分为末,姜汤调下。〈产乳〉
产后血晕。鹿角一段烧,存性出火毒,为末,酒调灌下,即醒。〈杨拱医方摘要〉
妇人白浊,滑数,虚冷者。鹿角屑炒黄为末,酒服二钱。〈妇人良方〉
筋骨疼痛。鹿角烧存性,为末,酒服一钱,日二。
食后喜呕。鹿角烧末二两,人参一两为末,姜汤服方寸匕,日三。〈肘后方〉
小儿哕疾。鹿角粉、大豆末等分相和,乳调,涂乳上,饮之。〈古今录鉴〉
小儿疟疾。鹿角生研为末,先发时以乳调,一字服。〈千金方〉
小儿滞下,赤白者。用鹿角灰、发灰等分水服三钱,日二。〈千金方〉
小儿重舌。鹿角末涂舌下,日三。〈姚和众方〉
小儿流涎,脾热也。鹿角屑末米饮服一字。〈普济方〉面上皯疱。鹿角尖磨浓汁,厚涂之,神效。
面上风疮。鹿角尖磨酒,涂之。〈圣惠〉
咽喉骨鲠。鹿角为末含之,咽津。〈斗门方〉
蹉跌,损伤,血瘀,骨痛。鹿角末酒服方寸匕,日三。〈千金方〉竹木入肉不出者。鹿角烧末,酒和涂上,立出,久者不过一夕。〈千金方〉
蠼螋尿疮。鹿角烧末,苦酒调服。〈外台〉五色丹毒。鹿角烧末,猪脂和敷。〈肘后方〉
发背初起。鹿角烧灰,醋和涂之,日五六易。〈千金方〉乳发初起不治,杀人。鹿角磨浓汁涂之并,令人嗍去黄水,随手即散。〈梅师方〉
吹奶掀痛。鹿角末炒黄为末,酒服二钱,仍以梳梳之。〈唐氏经验方〉
下注脚疮。鹿角烧存性,入轻粉同研,油调涂之。〈集要〉疖毒肿毒。鹿角尖磨浓汁涂之,甚妙。〈濒胡方〉
痈疽有虫。鹿角烧末,苦酒和涂,磨汁亦可。
妖魅猫鬼,病人不肯言鬼。以鹿角屑捣末,水服方寸匕,即言实也。〈录验〉
异类有情丸,韩氏《医通》云:此方自制者,凡丈夫中年觉衰,便可服饵。盖鹿乃纯阳,龟虎属阴,血气有情,各从其类,非金石草木比也。其方用鹿角霜治法见上。龟板酒浸七日,酥炙研各三两,六钱鹿茸熏乾,酒洗净,酥涂,炙研虎胫骨长流,水浸七日,蜜涂,酥炙各二两四钱,水火炼蜜,入豮猪脊髓九条,捣丸梧子大,每空心盐汤下五七九十丸。如厚味善饮者,加猪胆汁一,二合以寓降火之义。
盗汗遗精。鹿角霜二两,生龙骨炒,牡砺锻各一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盐汤下四十丸。〈普济〉
虚劳尿精。白胶二两炙为末,酒二升和,温服。〈外台〉虚损尿血。白胶三两炙,水二升煮,一升四合分服。〈外台〉小便不禁,上热下寒者。鹿角霜为末,酒糊和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四十丸,空心温酒下。〈普济〉
小便频数。鹿角霜、白茯苓等分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盐汤下。〈梁氏总要〉
男子阳虚,甚有补益。〈方同上〉汤火灼疮。白胶水煎令稠,待冷涂之。〈斗门方〉
老人消渴。鹿头一个去毛,煮烂,和五味,空心食,以汁咽之。〈鄙事〉
面上皯疱。鹿脂涂之,日再。〈圣惠方〉
鹿髓煎治肺痿咳嗽,伤中脉绝。用鹿髓、生地黄汁各七,合酥蜜各一两,杏仁、桃仁各三两,去皮,炒酒一升同捣,取汁,先煎杏仁、桃仁、地黄汁减半,入三味煎如稀饧,每含一匙,咽下日三。〈圣惠〉
斑龙晏用驯养牡鹿一二只,每日以人参一两煎水与饮,将滓拌土产草料米豆,以时喂之,勿杂他水草,百日之外露筋可用矣。晏法夜前减其食,次早将布缚鹿于床,首低尾昂令有力者,抱定前足。有角者执定角,无角者以木囊头拘之,使头不动。用三棱针刺其眼之大眦前毛孔名天池穴,以银管长三寸许插向鼻梁坐定咂其血,饮药酒数杯,再咂再饮,以醉为度。鼻中流出者,亦可接,和酒饮,饮毕避风,行升降工。夫为一晏也,用生肌药敷鹿穴养之,月可一度。一鹿可用六七年不拘,男女老少服之终身无疾而寿,乃仙家服食丹方,二十四品之一也。药酒以八珍散加沉香、木香煮之。
阴阳二血丸治小儿痘疮未出者。稀已出者,减用鹿血、兔血各以青纸盛置灰上晒乾,乳香、没药各一两,雄黄、黄连各五钱,朱砂、麝香一钱为末,鍊蜜丸绿豆大,每服十丸,空心酒下,儿小者减之。〈孙氏集效方〉肾虚耳聋。用鹿肾一对,去脂膜切,以豉汁入,粳米二合煮粥食,亦可作羹。〈圣惠方〉
骨鲠。鹿筋渍软搓索,令紧大如弹丸,持筋端吞至鲠处,徐徐引之,鲠著筋出。〈外台〉

茶苜机释名

李时珍曰:茶苜,机音蔡,茂机番言也。出博物志旧本,讹作荼苜机,又作余义,亦茶苜之讹也。

《集解》

陈藏器曰:按张华《博物志》云:茶苜机出永昌郡,是两头鹿名也。似鹿两头,其胎中屎以四月取之。范晔《后汉书》云:云阳县有神鹿两头,能食毒草。《华阳国志》云:此鹿出云阳南郡熊舍山,即余义也。李时珍曰:按盛弘之《荆州记》云:武陵郡云阳山点苍山产两头兽,似鹿,前后有头,一头食,一头行,山人时或见之。段成式《杂俎》云:双头鹿矢名耶,希夷人谓鹿为耶,谓屎为希。按唐韵屎字又音希,即此义也。

胎中屎主治

陈藏器曰:敷恶疮蛇虺毒。

《正字通》鹿部音释

麀音攸说文:牝,鹿也。曲礼惟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唐李敬业讨武照檄:致吾君之聚麀。言武氏经事,太宗出为尼,高宗内之后宫为昭仪,废王皇后立为后也,说文从牝省。六书故象其下有子与,牝同精蕴作。麀象无角,形刚柔之,别也。二说并泥,说文重文作亦泥,今不从。
䴠字之讹,旧注鹿子,与䴠注近音,袄夭与䴠音近,从犬无夭音,益信其误。
䴠,音夭。《尔雅》麋其子䴠管,子不夭麑䴠。又张衡《西京赋》逞欲畋䰻效,获麑䴠摎蓼,浶浪乾池涤薮,古巧有二韵通。
䴠字之讹旧注音,夫鹿属误。旧注见刘子政《请雨华山赋》音义,无考。按必传》写之讹与,《蜀都赋》鹿麝麌讹作,同《六书鹿部》字本请雨字反从鹿作,并言鹿字反从雨作,义难通,其为谬误甚。明旧本雨部鹿部宜删,俗字旧注音仆鹿相随也,误。俗羚字旧注重出误分为二篇海类编作音灵鹿也,尤误。
麠,音京,大鹿也。《山海经》尸山,兽多麖。注似鹿而小,黑色,与鹿类同。
,音馀。《说文》似鹿而大一说。似鹿而大,不必别作此赘文也。
麛,音麋,鹿子。礼内则秋宜犊麛膳膏腥,又凡兽子初生皆曰麛。《曲礼》士不取麛卵,韩愈猛虎行,子食赤豹麛六书,故鹿胎也。凡孕兽曰麛,按此说,误。
,旧注音迷,鹿迹。一曰鹿媒。按《尔雅》鹿其迹速说文,训鹿迹无,从迷作者,迷即速之,讹因形相近而误,训鹿迹当从獐字之讹旧注音必,鹿子。按《尔雅》鹿子无,音速说文,鹿迹也,《尔雅》作速。麈字之讹旧注音生,泥篇海兽似鹿,又鹿二岁并误。
麇字之讹旧注音坌,牡麋又牝麋。按《山海经》有兽曰:类自为牝牡,它兽不尽然同,一麋也。牡则非牝,牝则非牡,未有兼牝牡如类者。信如旧注,犹言獐边是鹿,鹿边是獐也。麈,音主。《说文》:麋属。《唐本说文》曰:大力一角六书,故似鹿而大尾,可为拂辟尘。
𢉺字之讹旧注,音桓,兽似鹿,误。麇字之讹旧注,音因,牝鹿。误。,音圭。《说文》鹿属。麍俗字旧注,音流,鹿属非。
,音挺,鹿走貌。俗字旧注,音取,小鹿,误。讹字,旧注,音苑汎,云鹿也。误。旧注,音昆汎,云鹿属。按麍皆训,鹿属无稽一说,即麑之讹。麑,音倪,鹿子。与麛通,集韵麛。或作麑读,若迷义同。师子名。狻猊见《穆天子传》,或作貌。《尔雅》:狻麑如虥猫,食虎豹。《说文》:狻,麑兽名,并当从猊。麑,专指鹿子言,不宜与狻猊。《例训正韵阙》猊麑注云一曰:狻麑亦作猊合为一误。旧注引正讹,别作猊非,尤误。𪊨字之讹旧注音诸鹿类误。,尼乱切,暖去声。《说文》:鹿,麛也。读若偄,弱之偄,韵会小补赘作。𪊍,字之。讹旧注音己,鹿二岁曰𪊍。又音似并非。,旧注音完,鹿三岁。按鹿生山林与家畜马牛别,安能察其生为何年,定其年为几岁。既纪年则自二三岁后皆当有以名之,何独二岁曰𪊍、曰、曰,三岁曰,馀皆无名也。旧注,同麀。一说与呦音义同,因鹿鸣呦呦,作字亦俗书也。
麎,音辰。《尔雅》麋牝。麎又震韵音,慎义同。《周礼》、大司马大兽公之注,兽五岁曰慎,亦作麎。按此说,泥今不从。,音威,鹿乾肉。一曰鹿之美者。,讹字。旧注音追,鹿二岁。引扬雄《蜀都赋》不行。并非。麂皆训鹿二岁,故知其讹,扬赋不足信。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麋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