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弹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八百一卷目录

 奕棋部杂录
 奕棋部外编
 弹棋部汇考
  弹棋经〈弹棋 后序〉
  酉阳杂俎〈弹棋〉
 弹棋部艺文一
  弹棋赋          汉蔡邕
  前题           魏文帝
  前题            丁廙
  前题          晋夏侯惇
  弹棋论         梁简文帝
  谢东宫赐弹棋局启     梁元帝
  弹棋赋          唐卢谕
  前题           张廷圭
  弹棋局赋         阎伯玙
  弹棋序          柳宗元
 弹棋部艺文二〈诗〉
  弹棋          北周王褒
  弹棋歌          唐李颀
  前题           韦应物
  存殁口号          杜甫
  宫词            王建
  弹棋局歌         宋刘攽
 弹棋部选句
 弹棋部纪事
 弹棋部杂录
 弹棋部外编

艺术典第八百一卷

奕棋部杂录

关尹子一宇篇,习射,习御,习琴,习奕,终无一事可以一息得者。
两人奕,相遇则胜负见。
说文奕围棋也。
尹文子以智力求者,譬如,奕棋进退取与攻劫收放在我者也。
山海经,休与之山有石焉,名帝台之棋,五色而文状如鹑卵。
《淮南子》:行一棋不足以见智,弹一弦不足以见悲。《说苑善说篇》:燕则斗象棋而舞郑女。
《杨子法言·吾子篇》:断木为棋梡革为鞠亦皆有法焉。《问道篇》:围棋击剑亦皆自然也。
新论俗有围棋,或言是兵法之类,上者张置疏远,多得道而为胜,中者务相遮,绝要以争便求利。下者守边趋作罫,自生于小地。犹薛公之言黥布反也,上计取足楚广得道者也,中计塞城皋遮要争利者也,下计趋长沙以临越,此守边趋作罫者也,更始帝将相不能防卫,而令罫中死棋皆生。
邯郸淳艺经,棋局纵横各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
《博物志》: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或云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
《新论专学篇》:奕秋通国之善奕也。当奕之思有吹笙,过者倾心听之,将围未围之际,问以奕道则不知也。非奕道暴深,情有暂闇笙猾之也。
《述异记》:在南有懒妇鱼,俗云昔杨氏家妇,为姑所溺而死化为鱼焉,其脂膏可燃灯烛以之照鸣,琴博奕则烂然有光及照,纺绩则不复明焉。
《续博物志语》:林云王中郎,以围棋为坐隐,或亦谓之为手谈,又谓之为棋圣。
《云仙杂记》:元颐本棋枰声与律吕相应,盖用响玉为盘,非有异术也。
取蜕龙牙一枚,手握之,临局自然机变横出。
人能尽数天星,则遍知棋势。
《五代史·王朴传》:论治国譬之于奕,知其用而置得其处者胜,不知其用而置非其处者败。败者临棋注目,终日而劳心,使善奕者视焉,为之易置其处则胜矣。胜者所用,败者之棋也。
懒真子玉子纹楸,一路饶偏宜,檐竹雨萧萧,羸形暗去。春泉长猛势横来,野火烧守道还,如周伏柱。鏖兵不愧霍嫖姚得。年七十更万日与子同于局上,消右杜牧之赠,国手王逢诗,或云此真赠国手诗也,棋贪必败,怯又无功,羸形暗去则不贪也,猛势横来则不怯也,周伏柱以喻不贪,霍嫖姚以喻不怯,故曰:高棋诗也,牧之尝云棋于贪,勇之际所得多矣。七十更万日者,牧之是时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犹有万日。《归田录》:太宗时有待诏,贾元以棋供奉,号为国手。迩来数十年,未有继者。近时有李憨子者,颇为人所称云,举世无敌手,然其人状貌昏浊垢秽不可近,盖里巷庸人也。不足置之樽俎间,故胡旦尝语人曰:以棋为易解,则如旦聪明尚或不能以为难,解则愚下小人,往往造于精绝信如其言也。
《明道杂志》:沈存中甚好奕棋,终不能高尝著书论棋法,谓连书,万字五十二而尽棋局之变,而余见世工棋者,岂尽能用算知此数,有不分菽麦临局便用智特妙。而括欲以算数学之,可见其迂矣。
《春渚纪闻》:奕棋古谓之行棋,宋文帝使人赍药,赐王景文。死时,景文与客棋以函置局下,神色不变,且思行争劫,盖棋战所以为人困者,以其行道穷迫耳,行字于棋家亦有深意,不知何时改作著。棋著如著帽著屐,皆训容也,不知于棋者有何干涉也。
《拊掌录》:叶涛好奕棋,王介甫作诗切责之,终不肯已。奕者多废事,不以贵贱嗜之率,皆失业。故人目棋枰为,木野狐言,其媚惑人如狐也。
《调谑编》:参寥子言,老杜诗云,楚江巫峡半云雨,清簟疏帘看奕棋。此句可画但恐画不就耳,仆谓公禅人亦复能爱此语耶,参寥子云,譬如不事口腹人见江瑶柱,岂免一朵颐哉。
《齐东野语》:奕者,以不露机为藏行。
《梦溪笔谈》:四人分曹共围棋者,有术可令必胜。以我曹不能者,立于彼曹能者之上,令但求急先攻。其必应,则彼曹能者为。其所制不暇,恤局则常以我曹能者,当彼不能者,此虞卿斗马术也。
小说唐僧一行,曾算棋局都数,凡若干局尽之,余尝思之,此固易耳。但数多非世间名数可能言之,今略举大数,凡方二路用四子可变八千十一局,方三路用九子可变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局,方四路用十六子可变四千三百四万六千七百二十一局,方五路用二十五子可变八千四百七十二亿八千八百六十万九千四百四十三局,方六路用三十六子,可变十五兆九十四万六千三百五十二亿八千二百三万一千九百二十六局,方七路以上数多无名可记,尽三百六十一路大约连书万字五十二即是局之大数,其法初一路可变三局,自后不以横直但增一子,即三因之。凡三百六十一增皆三因之,即是都局数。又法先计循边一行为法,凡加一行即以法累乘之,乘终十九行亦得上数,又法以自法相乘下位副置之,以下乘上,又以下乘下置为上位,又副置之以下,乘上以下乘下加一法亦得上数。有数法可求,唯此法最径捷,千变万化不出此数,棋之局尽矣。谈苑白黑简心此东汉书语也,或以命谢师直之告讥,其好奕也。
《林下偶谈司空图》:有棋声花院闭之句,东坡喜之以为吾尝,独游五老峰人白鹤观,松阴满地不见一人,唯闻棋声然,后知此句之工也,故作诗有云谁与棋者户外屦二不闻人声。时闻落子东莱野步亦云。幽人不可亲棋声,时出户即此意也。
珍珠船欧阳永叔不誇文章,蔡君谟不誇书。吕济叔不誇棋,大抵不足则誇也。
古棋图之法,以平上去入分四隅为乱,交杂难辨徐铉改为,十九字一天二地三寸四时五行六宫七斗八方九州十日十一冬十二月十三闰十四雉十五望十六相十七星十八松十九客,甚为简便。
《丹铅杂录》:欧阳公不以首倡古文许尹,师鲁评者谓如善奕者,常留一著。
瀛涯胜览三佛齐国,俗好赌博,如把龟奕棋斗鸡皆索钱具也。
《弇州四部》:余少时睹鲍生一中奕,不能悉其妙,第见其批亢捣,虚无冲阵耳。
尧作围棋齐,武陵王晔作侧楸棋局,晋挚卫尉作四维戏,纸局木棋周武帝作象戏。
玉堂漫笔国,初书法以詹,孟举希原为第一,奕棋以江阴相子先为,国手奉化胡廷铉与孟举同书千文,太祖以廷铉书法过孟举,令书皇陵碑,鄞人楼得达亦累胜子,先得赐冠带都南濠,亦记一僧屡胜子先云。
广博物志,棋之无比者,则谓之棋圣,故严子卿马绥明于今,有棋圣之名焉。
狂夫之言,刘元城云,棋中有一事,昔有低棋曰,梁武帝方侯景以穷来归,遽裂地而封之,其后景凡有所需,辄痛挫抑之故。景反而梁亡,此后著为先著也,又有高棋曰,汉高帝方黥布以穷来归故,洗足不起以挫其锐,布欲自杀。后见帐御从官如汉王,则又大喜过望,此识先后著也。井田奕局也,田猎之阖辟纵横,屈伸进退所以按其局而布之为势也,后世若柳宗元之封建林,勋之本政,其井田纯用局者也,狩于郎兵于崇丘,讲武于平乐,观陈兵于骊山之下,其田猎纯用势者也,时异世殊必举三代之法,以困人主,是又执死势而覆故局者也,改阡陌恣游畋,是局残势败者也。新莽以井田饰乱,汉诸帝长杨上林以田猎饰治局,非局势非势其不知奕均也。
太平清话,中峰和尚,题十八尊者围棋图。云,俗谛是黑子,真谛是白子,十八界内夺用争先。平地上逃其分段,生死阿罗汉起直饶,看得眼睛穿翻转,棋盘都不是。
杨升庵集,世传象经为周武帝所制,按后周书天和四年帝制象经,殿上集百寮讲说。隋经籍志,象经一卷,周武帝撰有王褒注,王裕注,何妥注。又有象经发题义,又据小说。周武帝象经,有日月星辰之象,意者以兵机,孤虚冲破寓于局间,决非今之象戏车马之类也。
岩栖幽事,琴令人寂,棋令人閒。
著棋不若抄书,谈人过不若述古人佳言行。
笔畴人之习气,最难变。至老成之,后此心未忘,且如自小好博奕,今虽行高志立矣,有人博奕亦未尝不莞,然微笑其故何也,习气故也。
《清暑笔谈》:棋罢局而人换世,此借以喻世幻浮,促以警夫溺情世累营营焉,不知止者,推是可以尽达生之旨。
麈谈奕棋,擅国则奴隶可以升堂度曲绝伦,虽士人夷为优孟。
事物原始象棋,乃周武帝所造有日月星辰之象,与今象棋不同。按《牛僧孺撰·元怪录》云:唐肃宗宝历元年,民人岑顺于陕州吕氏故宅,夜闻颦鼓之声,介冑人报曰,金象将夜警也,寤见铁骑长数寸,进曰,天马斜飞度三强,上将横行击四方,辎重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乃有一马斜去,三尺。又有一步卒,横出一尺,后车乃进已而于见处,掘之乃古冢也,前有金象局列马满枰,其辞与势即今世之象棋,与周武帝所造不同,而同名象戏又按刘向说苑云,雍门周谓,孟尝君曰,足下燕居斗象棋,亦战门之事乎,然则象棋战国时已有之矣。
宛委馀,编《博物志》云,尧造围棋,丹朱善之,彼王中郎之坐隐支道人之手谈雅语也,尹文子之喻音刘中垒之兵法正语也,杜夫子之裨圣教班兰台之象地,则效天文通王道夸语也,盖孔子之谓贤。贤于饱食终日者而已,所谓小道可观致远恐泥者也。乃若奕之有品启,自刘宋盛于泰始,至宰相论评人主制决噫亦盛矣,吾请得为时,养略言之孟氏有言,奕秋通国之善奕者也,又杜夫子在西京为天下第一,而吴录称严子卿棋与皇象书,赵达数人为吴中八绝,又抱朴子云,严子卿马绥明圣于棋者也,然则四人者其最上品乎,当汉末有冯翊山子道,王九真郭丰善奕,曹太祖皆与争能,孟德既未,琅然诸君复遇敌手殆难乎上者矣。晋氏之季吾宗,敬豫与济阳江霦俱为中兴第一。窃谓士大夫之第一,犹之王僧虔之称齐高帝书云。尔而,是时,北燕罗腾字叔龙者,究尽其妙,独步当时,俄而,北平乐抄字,少携者出而与齐要之其犹在敬豫与霦上哉,宋文既好此伎,而羊元保以赌得。宣城郡士林艳之,然其品第三,不知谁当为第一者。吴郡褚引七岁入高品,及长冠绝当时,坐从父崇期反累死,何尚之。特以绝艺为请,不得引不死意者,其引乎。湘东素亦偏嗜等于鱁鮧然为品甚,拙而受识甚。闇是时用建安王休仁为围棋大中正品,彭城王抗第一,会稽褚思庄夏赤松次之,抗神速,思庄巧迟,抗取势,赤松斗子,此所以小异也。然是时,魏有范宁儿,偕使者李彪来一战,而胜王抗宁儿亦第一品也,梁武帝素工奕,奕在能品用,湘东例命到溉朱异司,其凡而沈约为之序,大抵宋之徐羡之羊元保何尚之,齐之萧翼子良柳世隆恽及溉异辈,亦仅士大夫,铮铮者耳。唐之奕以开元王积薪为第一,然所遇孤山老姥妇姑者,当远据其上。又有待诏滑能品最高,至为上帝所取,顾师言者,不甚著记谓其在大中,初行,子至三十三著胜,神头国王,一曰日本国王第所谓镇神头势,今尚在。然则能与师言亦第一品也,宋兴继积薪而品高者,为江右刘仲甫积薪之。时有李憨角仲甫,时有王憨子角,然李憨见轻而王憨见忌,最后三衢祝不疑高仲甫一道许。河东晋士明高仲甫两道许,而刘氏之袒废矣。明兴江阴相子先称国手,芹人楼得达胜之,又有一游僧,亦胜之正德中宰,揆之地如李文正东阳,杨文襄一清乔庄简宇诸公,皆好奕,而四明范洪重,洪之后,永嘉鲍一中重鲍生,晚不及与洪角而格胜之文襄,呼鲍小友为延誉。江淮间而其郡李冲晚出,遂与雁行周源又晚出于李徐希圣,又晚出于周惜,早死皆骎骎角鲍者也,此所谓永嘉派也,婺汪曙不及鲍者一子,程汝亮晚出胜之,而亦蚤死。此所谓徽派也,颜伦善决局不差一道,足迹遍天下,无能当者,而李釜时养晚出,遂与之角,伦护名不复肯应,乃游吴中,此所谓京师派也,今后进中闽有陈生蔡生,越有岑生扬有方生鼎立,而蔡与岑尤张甚,皆未可量也,始永嘉守修郡志,志伎艺曰,鲍一中奕品第一,李冲次之,冲意不乐,遂罢不复志,而最后冲且老矣,与时养战大败,数避匿程汝亮之遇,时养一再北,遂为劲敌云。后所睹颜伦子明,最后乃睹,李与程劲为忘寝食者数矣,譬之用兵,鲍如淮阴侯,有抟沙之巧,李则武安君横压卵之威颜,则孙吴挟必胜之算程,则诸葛修不破之法,虽奇正时出,攻守异势要之,皆称善,师者矣。余尝戏李以,李广程以程不识程,犹未肯色受也,然李时时为余言,未尝不逊颜以为有国士风。余因作奕旨手书一通贻,时养谓与颜鲍而程四子者,不知于古何如以当明第一品,无愧也。

奕棋部外编

《搜神记》:管辂至平原见颜超貌主夭亡,颜父乃求辂延命,辂曰,子归觅清酒,鹿脯一斤,卯日刈麦地南大桑树下,有二人围棋,次但酌酒置脯饮尽更斟以尽为度,若问汝,汝但拜之勿言,必合有人救汝,颜依言而往,果见二人围棋,颜置脯斟酒于前,其人贪戏但饮酒食脯,不顾数巡,北边坐者忽见颜在叱曰,何故在此,颜惟拜之南面,坐者语曰,适来饮他酒脯宁无情乎,北坐者曰,文书已定。南坐者曰,借文书看之见超寿止,可十九岁,乃取笔挑上语曰,救汝至九十年活。颜拜而回管语颜曰,大助子且喜得增寿。北边坐人是北斗,南边坐人是南斗。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人受胎皆从南斗过北斗所有,祈求皆向北斗。《搜神后记》:嵩高山北有大穴,尝有一人误坠其中,寻穴而行,计可十馀日,忽见草屋中有二人对坐围棋,局下有一杯白饮坠者,告以饥渴,棋者曰,可饮此。遂饮之,棋者曰,从此西行有天井,但投身入井,身当出。若饿取井中物食,坠者如言。半年许,乃出。归洛下问张华,华曰,此仙馆大夫所饮者,玉浆也,所食者龙穴石髓也。
《述异记》: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朱道珍常为孱陵令,南阳刘廓为荆州参军,每与围棋,日夜相就,局子略无暂辍,道珍以宋元徽三年六月二十六日亡,至九月廓坐斋中,忽见一人以书授廓云,朱孱陵书廓开书看是。道珍手迹云,每思棋聚非意致,阔方有来缘,想能近领廓,读书毕失信所在,寝疾寻亡。
《广博物志》:梁武帝召一高僧,入宫。僧至而帝与大臣奕,帝忽云,杀却。左右误以为命杀此僧,遂牵出临刑。问曰,师道德既高,何为至是。僧曰,帝之前身为蚓,老僧锄地,误斫其头,所以报也。
俗说沙门杯渡入,梁武帝召之,方奕棋。呼杀,阍者误听杀之,浮休子云,梁有榼头,师高行神异。武帝敬之。常令中使召,至陛奏榼头。师至帝,方棋欲杀子一段。应声曰,煞中使人,遽出,斩之。帝棋罢命师入中,使曰,向者陛下,令杀已法之矣,师临死曰:我无罪,前生为沙弥误,锄杀一蚓,帝时为蚓,今此报也。
《酉阳杂俎续集》:东都龙门有一处,天宝中,北宗雅禅师于此,处建兰若庭,中桐始华,有异蜂声如人吟咏。禅师谛视之,具体人也。网获一置于纱笼中,忽有数人翔集,笼首若相慰状曰,叱叱予与青桐君,奕胜获琅玕纸十幅,君出可为礼,星子词当为料理,禅师举笼放之。
汜水悬志,唐颜真卿死归葬,偃师后有商人至罗浮山见二道人林下围棋,其一笑谓,烦寄书达吾家,遂立封一扎题,寄偃师北山颜家商人,归访之,则茔庄也,其守墓老仆惊曰,先太师亲笔也,子孙卜日发冢,视之冢已空矣。
集异记,元宗南狩,百司奔赴,行在翰林善围棋者,王积薪从焉,蜀道隘狭,每行旅止,息中道之邮亭,人舍多为。尊官有力者之所见,占积薪栖栖而无所入,因沿溪深远寓宿于山中孤姥之家,但有妇姑,止给水火才瞑妇姑皆阖户而休,积薪栖于檐下,夜阑不寐。忽闻堂内姑谓妇曰,良宵无以为适与子围棋一赌可乎,妇曰:诺。积薪私心奇之,况堂内素无灯烛,又妇姑各处东西室,积薪乃附耳门扉,俄闻妇曰,起东五南九置子矣,姑应曰,东五南十二置子矣,妇又曰起西八南十置子矣,姑又应曰,西九南十置子矣,每置一子皆良久思,维夜将尽,四更积薪一一密记其下止三十六,忽闻姑曰,子已败矣,吾止胜九枰耳。妇亦甘焉。积薪迟明具衣冠请问孤姥曰,尔可率己之意,而按局置子焉,积薪即出,橐中局尽平生之秘,妙而布子未及十数,孤姥顾谓妇曰,是子可教以常势耳。妇乃指示攻守杀夺救应防拒之法,其意甚略。积薪即更求其说,孤姥笑曰,止此,已无敌于人间矣。积薪虔谢而别,行十数步再诣,则已失向之室闾矣,自是积薪之艺绝无其伦,即布所记妇姑对敌之势,罄竭心力较其九枰之胜,终不得也。因名邓艾开蜀势至今棋图有焉,而世人终莫得而解矣。
《括异志》:婺源公山二洞有穴咸通,末有郑道士以绳缒下,百馀丈。傍有光往视之,路穷水阻,隔岸有花木,二道士对棋,使一童子刺船而至,问欲渡否,答曰,当还。童子回舟去,郑复攀绳而出,明日穴中有石笋塞其口,自是无复入者。
《北梦琐言》:唐僖宗朝翰林待诏,滑能棋,品甚高。少逢敌手,有一张小子,年仅十四来谒,觅棋请饶一路,滑生棋思甚迟,沉吟良久方下一子,张生随手应之。都不介意,仍于庭际取适候滑,生更下又随手著应之,一旦黄寇犯阙。僖宗幸蜀,滑以待诏,供职谋赴行在欲取金州,路入办装挈家将行。张生曰,不必前迈,某非棋客,天帝命我取公著棋,请指挥家事。滑生惊愕妻子啜泣,奄然而逝。京都共知昔颜回卜商为地下修文郎,又李长吉为帝召,撰乐府。岂斯类耶,所言天帝非北极高皇大帝也,按真诰又非北方元天黑帝道君,此鬼都北帝,又号鬼帝世人有功德者,北帝得以辟请四名公之流是也。召棋之,命乃酆宫帝君乎,与真诰髣髴,故梗概而言之。《江西通志》:五代周谢仙翁,登龙雾嶂采樵,偶于池侧,见二女奕,从傍观之,女食桃遗核,因取食之不饥,奕罢恍失二女所在,谢骇而归,不知若十年矣。
酉阳杂俎近有盗,发蜀先主墓,墓穴盗,数人齐见两人张灯对棋,侍卫十馀盗,惊惧拜谢,一人顾曰,尔饮乎,乃各饮以一杯,兼乞与玉带数条,命速出,盗至外口已漆矣,带乃巨蛇也,视其穴已如旧矣。
《四川总志》:唐田真人,名大神。自南阳来,隐栖妙山观中。能驱绝蛇虺,履水如平地,尝与二道士奕,撒棋于江人,取以献蜀王,旋失。去后又得于玉局洞前,石盘内自是江中产棋石。
灌县灵,岩山之极峰,有棋盘石仙人尝奕棋,于此石有棋势,傍有年号,乃天祐二年。
《西溪丛语》:蔡州褒信县,有棋师闵秀才,说尝有道,人善棋,凡对局率饶人一先,后死于褒信托。后事于一村叟数年,后叟为改葬,但空棺衣衾而已,道人有诗云,烂柯真诀妙通神,一局曾经几度春,自出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偃曝谈馀》:登华山明星峰,道者有石室老君棋,正在其前三十二子,铁所铸也。子重五斤,非老君不能措手。
《幽怪录》:巴邛人家有橘园霜,后尽收馀两大橘,如三斗盎,剖开每橘有二叟,须眉皓然,相对象戏,一叟曰,君输我瀛,州玉麈三斛。后日于青城草堂,还我耳。一叟曰,橘中之乐不减,商山但不得深根固蒂,于其中耳。一叟曰,饥虚矣,须龙根脯食之,即于袖中抽出一草根方圆径寸形状,宛转如龙,因削食之,随削随满,食讫以水噀之,化为二龙,共乘之而去。
《游宦纪闻》:福之永福西山,曰高。盖为天下第一,福地最上处有禅刹。曰名山。徐真君上升东西二室,归寂其所也。徐本牧儿饭牛山椒。一日,闻乐声出林杪缘崖造观,至则有二人奕,拱立良久,遗徐棋子,一叱令归,归即精解手。谭时,碎瓦器为子布地,为局纵游岩上,往往与二人遇,遂得修行烧炼诀。徐功行成将,入山烧炼大丹,仙去,埋棋子田中涌土成墩,尝有耕者,发墩致风雷之变,至今相指为戒。
《畿辅通志》:白羊山在元氏县,西北五十里,昔有童子牧羊,见二老奕棋,童子从傍观之,奕毕二老不见,驱羊不动,尽化为石,至今宛若白羊状故名。

弹棋部汇考

《弹棋经》

《弹棋》

二人对局,黑白各六枚,先列棋相当。下呼上击之。夹食者,二人黄黑各七十棋,横列于前,第四道上甲乙迭推。二棋夹一为,食棋不得食十,两不得过食,不由道则不行,棋如挟,不取食一棋为筹,赌多以随人所。
悁闷先闷其位以十二时相从。文曰,同有文章,虎不如龙豕者,何为来如兔。宫王孙尽卜,乃造黄钟犬往兢马,非类相从,羊奔蛇穴牛入鸡笼。
子之多少,人之明数随戏者,制如十子,争先以落,多为不妙。
以砖二枚长七寸,相去三十步立为标,各以砖一枚,方圆一尺,掷之主人持筹,随多少甲先掷破,则得筹。乙后破则夺先破者。
昔人弹棋,握槊长行,波罗双陆。诸艺后多失传,而近代唯双陆盛行,或曰,握槊即今之双,陆长行。即古之弹棋也,亦未然。

《后序》

汉冲质以后,此艺中绝。献帝建安中,博奕,具皆得置。宫中宫人,以金钗玉梳戏于妆奁之上,及魏文帝受禅,宫人因更习弹棋焉。

《酉阳杂俎》《弹棋》

世说云,弹棋起自魏室,妆奁戏也。典论云,予于他戏弄之事少,所喜唯弹棋略尽其巧。京师有马合乡侯,东方世安张公子,恨不与数子对,不起于魏室明矣,今弹棋用棋二十四,以色别贵贱,棋绝。后一豆座右方云,白黑各六棋,依六博棋形颇似枕状,又魏戏法先立一棋于局中,斗馀者,间白黑围绕之十八筹成都。

弹棋部艺文一《弹棋赋》汉·蔡邕

荣华灼烁萼不韡,韡于是列象雕华逞丽丰,腹敛边中隐四企,轻利调博易使驰骋,然后柢掣兵綦夸惊,或风飘波动若飞若浮不迟不疾,如行如留。放一弊六功无与俦。〈又〉夫张局陈棋取法武备因嬉戏,以肄业托欢娱,以讲事设兹矢石,其夷如破采若锦缋平。若停水肌理光泽滑不可屡,乘色行巧据险用智。

《前题》魏文帝

惟弹棋之嘉巧,邈超绝,其无俦苞上智之弘略允贯微而洞幽,局则荆山妙璞,发藻扬晖丰腹高隆庳根四颓平如砥砺,滑若柔荑。棋则元木北干,素树西枝洪纤,若一修短无差,象筹列植一据,双螭滑石雾散云布四垂,然后直扣先纵二八,次举缘边间造长邪,迭取尔乃详观,夫变化之理,屈伸之形,联翩靃绎展转盘萦,或暇豫安存,或穷困侧倾,或接党连与,或孤据偏停干时,观者莫不虚心竦涌,咸侧息而延伫,或雷抃以大噱,或战悸而不能语。

《前题》丁廙

文石为局,金碧齐精隆中夷外理致肌平卑高得所,既安,且贞棋则象齿选乎,南藩理密身重腹隐头骞骁悍,锐敏不轾不轩列数二八,取象官军微章采列烂焉,可观于是二物,既设主人延宾,粉石雾散六师,列陈迹行王首左右,相亲成列,告誓三令五申事中军政,言合礼文号。令既通兵棋启路运,若回飙疾似飞兔,前中却舞鼓其馀怒风驰火燎,令牟取五恍哉。忽兮,诚足慕也,若夫气竭力残弱胆却心进不及,敌中路为擒,仁而不武,春秋所箴刚优劲勇,忿速轻急摧敌阻隧我废,彼立君子去是过犹不及。
《前题》夏侯惇
嫌深宇以舒情,遘众艺以广娱,观奇巧之瑰,丽律弹棋之妙,殊局则昆山之宝,华阳之石,或烦蜿龙藻,或分带斑驳,或发色元黄,或皦的鲜白,悉鲁匠之精,能倾工心于彫错形方隆,而应矩焜煜霞以倏铄尔,乃延良人洽坐际,隆局施轻棋列,徐正控以往来必有中,而告憩相形投巧,左抚右拔挥纤指以长斜,因偃掌而发,八陵超踰落归趣援势纷交骛,而踖合乘流密以摇曳,若乃释正弹循乱汤,滑石周散势纵横捭。拨捶撇应无方侈,若天星之列,闪若流电之光,或擘柏散烂挥霍便娟,或奋振堂堂,颓水参连。棋单局匮等分纪残,胜者含和负者丧颜,惜情娱之,未遂。恨白日之微遄实机艺之端首固,君子之所欢也。

《弹棋论》梁·简文帝

观夫模穹苍而挺质写博,厚而成形峙五岳而标奇,停四海而为量,协日月之数应律吕之期,总元黄之武略校孙,吴之应变语,其用心壮哉之戏也,尔乃观壮士之出,师望,兵戎之式,道上升则抟翼穹天,赴下则建瓴高屋。乘危则栈山航海,历险则束马悬车完五忆霸国之勋全六想,陈平之智八反均高阳之数,四角思汉后之歌,飞瓦同晋侯之琴,徘徊异邺中之辇牵牛,觉乘槎之来织女拟云骈之去,故古人或言之礼乐,或比之仁让,或喻以修身,或齐诸道德良有以也。
《谢东宫赐弹棋局启》元帝
绎本惭游艺,弥愧拂巾凤峙鹰扬信,难议拟鸟跂星
悬曾何髣髴,莲花未易玉屑不工,缘边之法庶遵,细柳之阵徘徊之势,方希明月之楼,子桓有锡闻于邃古季绪蒙,赐即事可传。

《弹棋赋》唐·卢谕

惟古人之众技,必有托而观,智既垂,诫以为喻,故求能而不累,见小人矜捷之迹,识君子安全之义,孰谓犹贤,在于兹戏观乎局之为状也,下方广以法地上圆高以象天起,而能伏危而不悬四隅,咸举四达无偏居中,谓之丰腹在末,谓之缘边棋之为数也。各一十二汇,其始布也。各以其类,乃分其位环合相承,栉比为次,其始作也。则云其密,未之为难。乃契谋众指意,或多端欲因,先以获胜恐致危,以思安。每遇敌其增惕,故用之而假欢,则有飞迅一击,纷纭俱散虑加少以为多实,思危而不乱,谋而后动,审而方按。或始否而终亨,或先倾而后叹。若乃临边却舞径天回越,必在知机之微骋异而发至如垂空劲往应心得隽虽具美于踰平,终易亏于履,峻是知冒险者,忘于趋进规,利者失于戒慎,岂与夫所适。多方所求,唯顺因其利不失于得,追其远,若归于信,乍从容以周旋。时倏忽于一瞬,伊众趣之,无极。谅所戒,以惟贪,苟能知其义者,无弃学而假耽。

《前题》张廷圭

其为局也,不徵荆山之璞,不用蓝田之质,兀若元龟之起,烂若繁星之出,约胜负,仗明信但分类,而抗行咸背深,而列阵唯智。是役,惟贪是慎败不同,奔斗不齐,进晓之者,敌众多以寡少懵之者,起径寸犹万仞。徒观其弹射万变精妙入神,口与心计行随意新作。气者抟乎。九天之上,犹檀栾而旁击,受敌者横坠乎,九地之下甘弃置而归仁行必假道,居必择邻冲,危以陷其两虎掊险更生乎,一秦至若狂生,侠少使气为主顾,怀将吝动,越规矩竞缘局而斜衡争,隔矢而曲取。既向角而散乱,复当中而攒聚,苟万一之偶中何轻狡之云,数曷。若恬和之士神,清意远,岂棋布而兴来,亦手运而情遣,先和容而取则兼中敌,而为善务专一于道求宁,苟贪于席捲,或聊假以喻大,或有迷而知返,夫局势将毕观者,逾乐两敌,相持三顾而作,划去者,箭飞分索者,星落眄四隅之,豁然,若万里之清廓。

《弹棋局赋》阎伯玙

西南之美,有华山之矿石焉,底贡之珍,有荆山之象齿焉,于是工人创器轨物备叙,丰腹上圆颓,根下矩。凭陵衡隧掬算,师旅发号启行,兵綦迭。举赴纵奔电影乱飘风。左掎右角为枭,为雄易心而行俟,衅而动奋以武怒,贾其馀。勇作威以袭,敌厌阵以承权。建瓴桓。桓谓戎马之旋,路长,斜矫矫,犹翰音之登天耻,交绥而退。旅尚彼废而我全侔。射隼以藏器,眷得鱼以忘筌,惴惴将颓识成败之,亹亹累累不绝,叹瓜瓞之绵绵始收。功而隔涧,终制敌以缘边原。夫粲若星离偃如云,岸映垂奁而黻合拂转巾于雾,散示之以弱效羸,师以设疑谋之,其臧象观兵以靖乱克,乃因于通理败不由乎,强干或应为而不为,或当断而不断,鄙夫遘战而未非,智者见机而已,叹连连搏漠,必成其雁行,历历登垄,何异乎。鱼贯愧逃政以周,流惭不竞于奔窜,谅栖迟以保险,仍卼臲而长叹,良工饰法以修身,小人耻射以作玩鉴炯,诫于博奕,吾是以箴之藻翰。

《弹棋序》柳宗元

房生直温与予二弟游皆好学,予病其确也,思所以休息之者,得木局隆其中而规焉,其下方以直置棋二十有四,贵者半贱者,半贵曰上贱曰,下咸自第一。至十二下者二乃敌一,用朱墨以别焉,房于是取二毫,如其第书之,既而抵戏者,二人则视其贱者,而贱之贵者,而贵之其使之击,触也。必先贱者,不得已而使,贵者则皆慄焉,惛焉。亦鲜克以中其获也,得朱焉。则若有馀得墨焉,则若不足,予谛睨之,以思其始,则皆类也。房子一书之而轻重,若是适近其手,而先焉非能择其善,而朱否而墨之也,然而上焉而上下焉,而下贵焉,而贵贱焉,而贱其易,彼而敬此。遂以远焉。然则若世之所以贵贱人者,有异房之贵贱兹棋者欤。无亦近而先之耳,有果能择其善否者欤。其敬而易者,亦从而动心矣,有敢议其善否者欤,其得于贵者,有不气扬而志荡者欤,其得于贱者有不貌慢而心肆者欤,其所谓贵者有敢轻而使之者欤,所谓贱者有敢避其使之击,触者欤。彼朱而墨者,相去千万。且不啻有敢以二敌,其一者欤,予墨者徒也,观其始与末有似棋者,故叙。

弹棋部艺文二〈诗〉《弹棋》北周·王褒

投壶生电影,六博值仙人。何如镜奁上,自有拂轻巾。隔涧疑将别,陇头如望秦。握笔徒思赋,辞短竟无陈。

《弹棋歌》唐·李颀

崔侯善弹,棋巧妙,尽于此,蓝田美石清如砥,白黑相分十二子,联翩百中皆造,微魏文手巾,不足比缘,边度陇未可嘉,鸟跂星悬正复斜,回飙转指速。飞电拂四取五,旋风花坐中,齐声称绝,艺仙人六博。何能继。一别常山道路遥,为余更作三五势。

《前题》韦应物

圆天方地局二十四气子,刘生绝艺难对曹,客为歌。其能请从中央起,中央转斗颇欲阑零落,势背谁敢。弹此中举一得六七旋风,忽散霹雳疾,履机乘变。安可当置之死地,翻取强不见,短兵反掌,收已。尽唯有猛将守四方,四方又何难,横击且缘边,岂知昆明与碣石一箭飞中,隔远天神安志,惬动十全满堂惊视,谁得然。
《存殁口号》〈自注云道士席谦吴人善弹棋〉唐·杜甫
席谦不见近弹棋,毕曜仍传旧小诗。玉局他年无限笑,白杨今日几人悲。

《宫词》王建

弹棋玉指两参差,背局临虚斗打危,先打角头红子落,上三金字半边垂。

《弹棋局歌》宋·刘攽

汉王初,厌蹴鞠劳侍臣,始作弹棋戏,东方诸公盛得名,魏文迩来称绝技,后宫妆奁仍可为客,著葛巾。尤更奇,谁令朱墨,异贵贱,百世纷纷无已,时君从何处得此局,石理温华莹寒,玉山形四隤涧,谷深别将望秦森,在目少年博戏,日益新古,事不复传,今人君能兴此亦先觉辟雍老儒悲绝学。

弹棋部选句

王维诗,不逐城东游侠儿,隐囊纱帽坐弹棋。
李商隐诗,玉作弹棋局,中心亦不平。
苏轼诗,雾帐银床初破睡,牙签玉局坐弹棋。

弹棋部纪事

《汉书·郊祀志》:栾大,胶东宫人,因乐成侯求见,上使验小方斗棋,棋自相触击。
《述异记》:汉武帝,于湖中牧马处,至今呼为马泽,泽中有武帝弹棋,方石石上勒铭存焉。
《西京杂记》:成帝好蹴鞠,群臣以蹴鞠为劳,体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择,似而不劳者,奏之家君作弹棋,以献帝大悦,赐青羔裘,紫丝履服以朝觐。
《后汉书·梁冀传》:冀字伯卓。少为贵戚,逸游自恣。性嗜酒,能挽满、弹棋。
《梁冀别传》:冀好弹棋,暑夏之月,露首袒体,唯在摴蒱弹棋,不离绮襦纨裤之侧。
《世说》:弹棋始自魏宫,内文帝于此技特妙,用巾拂之无不中,有客自云,能帝使为之客,著葛巾角低头,拂棋妙踰于帝。
《世说新语》:刘真长见王丞相,时盛夏,王公以腹熨弹。棋局曰,何乃渹刘既出人问见王公如何。对曰,未见他异,惟作吴语耳。
《后赵录》:十一月石闵劫,司空李农,及右卫王基密谋,共废石遵闵使,将军苏彦周成帅甲士三十八人,执遵于南台如意观遵,时方与妇人弹棋,问成等曰,反者谁也,成曰,义阳王鉴当立,遵曰,我尚如是,汝等立鉴,复能几时。遂杀之于琨华殿。
《宋书·王敬弘传》:敬弘形状短小,而坐起端方,桓元谓之弹棋八势。
《孔琳之传》:琳之彊正有志力,好文义,解音律,能弹棋,妙善草隶。
《徐湛之传》:临汝公孟灵休善弹棋,官至秘书监。《江湛传》:湛爱好文义,善弹棋鼓琴,兼明算术。
《南史·张融传》:宋文帝云:天下有五绝,而皆出钱塘。杜道鞠弹棋,其一也。
《宋书·晋平刺王休祐传》:休祐狠戾强梁,前后忤上非一。在荆州时,左右苑景达善弹棋,上召之,休祐留不遣。上怒,诘责之。
《天中记》:唐顺宗,在春宫日甚好,弹棋时有吉达,高钺崔同杨同愿之徒,悉为名手,后宝深崔长孺甄偶,独孤辽亦为亚焉,至于长庆之末,好事之家见局犹多有解者。
《韩愈画记》:在京师甚无事,同居有独孤生申叔者,与余弹棋,幸胜之。
《老学庵笔记》:大名龙兴寺佛殿,有魏宫玉石弹棋局,上有黄初中刻字,政和中取入禁中。

弹棋部杂录

急就篇,棋局博戏,相易轻。〈注〉棋局谓,弹棋围棋之局也。
典论弹棋者,雅戏也。非事乎,千百枭撅之数不游乎,纷竞诋欺之,间淡薄自如,故趋名近利之人多不尚焉。盖道家所为欲习其偃亚导引之法击搏腾掷之妙以自畅耳。
又与吴质书曰,弹棋间设者也。
弹棋赋序,汉成帝好蹴鞠,刘向以为劳人体,竭人力非至尊所宜,御乃因其体,而作弹棋以解之,今观其道蹴鞠道也。
弹棋经,序弹棋者,仙家之戏也,昔汉武帝平西域,得胡人善蹴鞠者,尽衒其便捷跳跃。帝好而为之,群臣不能谏侍臣,东方朔因以此艺进之。帝就舍蹴鞠,而上弹棋焉,习之者多在宫禁中,故时人莫得而传,至王莽末赤眉,凌乱西京倾覆,此艺于宫人所传。故散落人间,及章帝御宇好诸技艺,此戏乃盛,于当时颜氏家训,弹棋亦近世,雅戏消愁释愦,时可为之。《老学庵笔记》:吕进伯作考古图。云,古弹棋局状如香炉,盖谓其中,隆起也。李义山诗云,玉作弹棋,局中心亦不平。今人多不能解,以进伯之说,观之。则粗可见然,恨其艺之不传也。魏文帝善弹棋,不复用指第以手巾角拂之,有客自谓绝艺及召见,但低首以葛巾角拂之,文帝不能及也。此说今尤不可解矣,大明龙兴寺佛殿有魏宫玉石弹棋,局上有黄初中刻字,政和中,取入禁中。
《梦溪笔谈》:西京杂记云,汉元帝好蹴鞠,以蹴鞠为劳求相类,而不劳者,遂为弹棋之戏,予观弹棋,绝不类蹴鞠,颇与击鞠相近,疑是传,写误耳。唐薛嵩好蹴鞠,刘钢劝止之曰,为乐甚,众何必乘危邀。顷刻之,欢此亦击鞠唐书误述为蹴鞠。弹棋今人罕为之,有谱一卷,盖唐人所为,其局方二尺,中心高如覆,盂其巅为小。壶四角微隆,起今大名,开元寺佛殿上,有一石局。亦唐时物也,李商隐诗曰,玉作弹棋,局中心,最不平。谓其中高也。白乐天诗弹棋,局上事最妙,是长斜。长斜谓,抹角斜弹,一发过半局。今谱中具有此法,柳子厚叙棋用二十四棋者,即此戏也。汉书注云,两人对局,白黑子各六枚,与子厚所记小异。如奕棋,古局用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黑白棋,各一百五十亦与后世法不同。
帝京景物略碧云寺,后有金章宗石弹棋盘。

弹棋部外编

《酉阳杂俎》:贝丘西有玉女山,晋泰始中,北海蓬球,字伯坚,入山伐木,忽觉异香,遂愬风寻之至,此山廓然。宫殿盘郁楼台博敞球,入门窥之,见五株玉树,复稍前有四妇人端妙绝世,自弹棋于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