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三十一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四十五
  大六壬类集 类占〈选举占 占中高下 行人占 求财占 疾病占 赌博占 摇会占 渡江过水占 堪舆占地 乘舟占 盐务占 游都鲁都 金凤战干 论盗方路 寻贼消息 来使虚实 来人善恶 兵将多少 方性强弱 大将居方 方分岁占 迷路寻出 渡河涉水 觅水求粮 藏形遁迹 水战〉

艺术典第七百三十一卷

术数部汇考四十五

《大六壬类集》选举占

日上神,主文也。日应试,人也。辰上神,场屋也,题目也。以三传言,初传初场,亦为应试人。中传,二场也,亦为文章。末传,三场也,亦曰主文。以十二辰言,子易、申诗、亥书、卯春秋、巳礼记、午文、酉武。廷试,主文太岁也。会试,主文月将也。乡试,岁破也。督学府县,主文月建也。天乙、青龙、六合、螣蛇、朱雀、太常,所喜也。勾陈、白虎、元武、太阴、天后,所忌也。天喜、皇恩、五马、印绶〈戌印未绶〉,所喜也。死气、病符、月厌,所忌也。三奇、六仪、龙德、富贵,所喜也。日墓、空亡、休囚、刑害,所忌也。日辰上下相生,乘吉神者,三传递生。与生日者,三传克日。而天官生日者,龙雀乘日,上神发用,作日德禄官而不陷空亡者,日上神作奇仪发用,螣蛇末见青龙者,年命上神乘天喜,而帘幕贵神见课传者,随所试而主文,生日或乘吉神在年命日上,与发用者,皆可以占其名之有也。如日辰上下相克,乘凶神,三传刑害、无气、乘凶神者,三传递克而克日者,勾元阴乘日神发用,作日墓刑害者,墓神覆日辰传墓日者,空亡加日上与传用者,死气、病符、月厌见三传而无吉神者,雀落空亡,龙扫墓地〈青龙乘未〉,天空发用者,元神克日上神,与白虎伤日者,年命上凶神恶将,而课传俱空陷者,随所试而主文空亡,或克日乘凶将居年命上者,可以占其名之无也。

占中高下

廷试,太岁乘吉神生日,或作贵临干发用,五马交驰、印绶、德禄、皇恩并见,六阳足者,状元也。太岁乘吉神生日,或作贵临干,见中传三、四马交驰、印绶、德禄、天喜并见,六阳缺一者,榜眼也。太岁乘吉神生日干,或作贵临干,见传末三四马交驰,印绶、德禄、天喜并见,六阳缺二者,探花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初传者,一甲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中传者,二申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末传者,三甲也。会试,月将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禄马天喜者,元魁也。吉同上而月将见于中传者,中于后也。末传者,又后也。乡试,岁破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马天喜者,亦元魁也。吉同上而岁破见于中末传者,中在后也。小试,月建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禄马者,批首也。龙朱旺相,月建乘吉作贵,见于中末传者,一二等也。若禄神旺相入课传,则补廪。龙朱休囚月建乘吉,作贵不入传者,三等也。如元胎吉将,六合加子未辰卯,冒籍得也。天后、太阴乘日贵生日,阴私得也。朱雀乘神克,主文,主文怒也。朱雀乘日无气,文字败也。朱雀乘亥子,内战防点污也。元武发用,防涂抹也。三传空亡,卷疏失也。
武举之法,日上发用,与年命上遇大煞、月煞,乘天空、白虎、太岁入传者,利巳为弓,申为箭,午为马,三者并见,又乘吉神,不犯空亡者,利三传。克日羊刃,禄马并见者,利其馀。则照此例观之可也。 午为红心,童生进学,要学堂。申亥、乙午、丙寅、丁酉、戊寅、己酉、庚巳、辛子、壬申、癸卯, 乘雀尤的。

行人占

如出门虽久,而地近,则以月将加时,视天罡下之神,是孟,未发。是仲,半路。是季,则至。若天罡乘马,其至尤速。如远行人出久,则视四课内墓,覆干支二马乘支,是为入宅类神乘支。支上见天罡,或行人本命临初传。初传是日之绝神,或初传是干,末传是支,或末传归干支上,末传是日墓,或乘二马,或末传戌加卯酉,或三传内见类神游神临墓绝,或类神发用类神,乘干支之墓,或虎乘二马,皆主归归期。则以游神下决之。如游神是子,子下寅,寅日至,行人久出,杳无音信,则视行人之行年,与今日之日干,要天盘日归地盘日,其归之顺逆,准于贵神,贵神顺则自亥而子,贵神逆则自子而亥。若归从门上过,门上之神不克日,不克行年,及地盘干上之神不克干,不克行年,则其人必归三千里外,视将军煞下之神。如巳午未,煞在卯,卯是子,则子月归也。千里外,视岁支下神。五百里,视月建下神。百里外,视日于下神。必应。行人出久不知去向,视其行年之下神,则知从何方。去视行年之上神,则知从何处来。行年立处,下克上,日干落空亡墓绝者,死也。如行年卯去加午,则知从南方去,子来,加卯,则知从北方来也。归而病者,则末传是墓,而虎乘之也。归而无财者,则年命上与三传俱无财,或见财而落空。乘武归而不如意者,年命上乘败神也。如申命,命上神是午之例。或贵喜二神见而空陷,他如课传内日克初传,初传为日墓者,初传空亡,类神空亡,二马空亡者,马临长生者,马被合者,与夫天盘日要归地盘上日,而卯酉门上之神克日与行年,及地盘日上之神克日与行年者,则以不归断。若为人稽留,而不得归者,则视类神上所乘之神,断其何人所留。如类神是戌,戌上加本日贵人,贵人所留也。戌上加酉,又乘太阴、天后,是为妇女所留也。若以所至之方为乐地,而不归者,则类神临长生旺乡,与驿马临长生也。若中道而止,不能归者,刚日遇昴星发用,戌加亥发用,与发用关隔,或犯天车煞之类也。若病而不归者,行年值病符,乘凶将,马临空亡之类也。若死而不归者,则本命值墓神,乘凶将,马临绝空之类也。至于人未归而信先至,则信发用也。信未至而望信之期,则视信神丁神而决也。如信神是酉,加子,则子月日信至。行人虽寄信,信不至家,则信神见而空也。或闻口信之传,则视其不犯谩语煞,日上神不伤支上神,而后可为吉凶之实信也。若阴虎空蛇四将乘辰,戌加日上者,其信不实。
请人不知来否,以月将加时,天罡加于日上者,必至。罡加日前,亦至。罡加日后,不至。其人远,则如占行人之例,而视类神,要天上类神转至地盘类神,如门上神及地盘类,神上之神不克类神者,至。克类神,必不至。其来临,则以类神下决之。如类神是巳,巳加子,子日至。
唤下人,不知来否。以月将加今日之辰上,视正时上所得之神决之。正时上见辰戌子午,即来。见寅申丑未,少顷见。卯酉在道,而转见巳亥,必不来。
与人期会,不知遇否。以月将加时,天罡加今日支,必遇。加干前,为已去。加干后,为未来。贵人视天乙,官吏视寅青龙,朋友青龙,卒吏勾陈,医巫视申,僧术士视卯,妇女视天后,仆兵视天空,婢视酉太阴,媒妁视六合,小儿视卯,兄弟视太乙,姊妹视太阴。生今日干者,为父,生支为母,日干生者,阳男阴女,正财妻,偏财妾。

求财占

求财何以占也。占其求之有无,得之难易,数之多少,与夫财为何人所与,财为何物也。占其求之有无,取日干所克者为财,而课传俱有,财见。如甲乙日,以戊己为财,而课传有辰戌丑未是也。或日上神、支上神、命上神,俱以下克上,而为日辰命之财。如日是寅,上神是丑,支是子,上神是巳,本命是酉,上神是寅,所谓求财紧切,视三财者,是也。或发用是暗财,而贵神作青龙,如酉以寅为财,而初传是亥,寅木生于亥,又如酉以寅为财,初传是未,而寅木库于未,皆所谓暗财也。而贵神又作青龙,或课传无一财,而三传为伤食,如丁日以金为财,而课传无申酉,三传是戌丑未,而土能生金,财亦自出矣。或日财现于青龙之阴,或旺财临于行年之上,如行年是酉,春占上神得寅卯是也。或日克初传,而三传递克,则占求财者,可必其有。若占求财,而必其无者,虽有前项之吉神、吉将,而落空亡也。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戌亥之神将虽吉,亦主无财。若戌亥年月,不作空论。或三传俱是财,而财多化鬼,或发用是日财,而作天空,或课传俱无财,而青龙入庙、入墓。如丙日占课传俱无金,青龙在寅,伏不动,或在未入墓,或青龙乘空亡,而日辰比肩劫财,凡此,皆无也。占其得之难易,取支来生干,则易。支来克干,则难。财临卯酉,则易。财临关隔,则难。财为发用,则易。干临财,则难。德禄发用,则易。伏吟、返吟,则难。支传干,则易。干传支,则难。干上支上和吉,则易。干上支上背驰,则难。其先难后易者,初来克干,而中末被干克也,求之宜缓。其先易后难者,初为干克,而中末来克干也,取之宜速。占其财之多寡,视财逢旺相,则多。财遇休囚,则寡。发用为财,则多。中末为财,则寡。类神现则多,类神反伏则寡。如求金银,则宜酉见。求衣服,则宜未见。太岁作财神,而乘青龙,则多。时日作财神,而乘别将,则寡。定以先天之数,如子午则二九十八,九九八十一,加以倍减之法。如子在冬,则倍在,夏则减,而多寡明矣。占财为何人所与,视类神,如财乘贵神,则贵人尊长之财。乘龙,主富客之财。乘六合,主牙侩之财。乘太阴,主老妇或婢之财。乘元武,主盗贼或牙人之财。引而伸之,可也。占财为何等之物,亦视类神。财乘天后,是水利酒醋之财。乘天乙,是田宅牛畜或桥梁之物。乘龙,是公中书籍、柴薪钱帛之物。乘六合,是船车竹木之财。乘勾,是田土之财。乘螣蛇,是炉灶弓弩之财。乘朱雀,是文字书籍之财。乘太常,是衣服段匹定婚饮食之财。乘白,铜铁刀剑,丧具之财。乘太阴,金银钱玉首饰钗镜之财。乘天空,坟宅之财。乘元武,鳞介畜类之财。亦有空手求之者,则财逢旺相适值旬空是也。亦有无心而获者,则太阴乘神作日财是也。至于求财之方,则视青龙所临之地。如青龙居午,宜往南方以求。财之时日论,则视财爻所临之神。如财临太岁之上,则以年计。临月将月建之上,则以月计。临日则本日,临时则本时。其以索债求财者,则详日辰时而推之。日为财,辰为债主,时为欠债人。如时上神生日,日上神生辰,或俱比和吉将,或辰上神克时上神,类神发用,索之必得。反此者,无。其以博戏求者,则视支干支为主,干为客,主克客,利客。克主,损财。皆视上神。若夫日上财为外财,辰上财为内财,财临伏吟则近,财乘二马则远。视何者之财为旺相,以求之,亦可得也。

疾病占

一曰占其死生,二曰占其病症,三曰占其医药,四曰占其鬼祟。何以知其死生也,日为人,辰为病,日上神克辰上神,吉辰上神克日上神,凶。如四课日辰俱墓,三传发用复墓,而无刑冲者,白虎乘死神、死气克日,而无救解者。白虎临日克日,或辰作白虎克日者,年命俱墓复乘死气者,月厌、大煞、飞魂、丧车器神同死神、死气填满,课传内有克日者,青龙乘日马,与元武乘浴盆煞,加命上者,德禄发用,加年命俱空亡者,辰上空为病空,反愈。魁罡加日,龙合阴入传者,为人占病,而类神空亡者,皆为死之占也。其死之期,则以日干之绝神定。如甲乙日,木绝在申,看申临何辰。临岁,不出一岁。临月,不出一月。临日,不出本日。一法,男用功曹,女用传送,加行年上,以魁罡下辰为死期,年命入墓,而四课中有生气,三传俱绝,而年命有气者,课传俱凶,而类神在生旺之乡者,课传填恶煞,而不来伤日干者,白虎乘神克日干,而干上神反克虎者,白虎乘神克日支,与支上神者,白虎乘神生日,或日生白虎,乘神与白虎作今日德神者,白虎虽入墓,而加午上者,如甲日未为墓,虎乘未,本凶,加于午上,则为烧身,无畏。白虎克日,而虎之阴神能制虎者,德禄发用不空亡者,皆为生之占也。其病之愈期,则以日之子孙定。如甲日,占病。丙丁日,愈。何以占其病症,日为人,辰为病,辰上神为受病之症,故当视辰上之神也。神后伤风,肾竭,如天后乘之,则男子精竭,而女子血绝。亥颠邪,头风,元武乘之,则目流泪。戌腹痛,脾泄,乘空则行步艰难。酉喘咳劳伤,乘阳则发肺伤脾。申男唇破,女孕,危乘虎则疮肿骨痛。未伤食翻胃吐,逆乘常,则气噎劳嗽。午心痛目昏,乘雀则伤风下痢。巳齿痛吐血,乘蛇则头面疮肿。辰遗漏风瘫,乘勾则咽喉肿塞。卯胸胁多风,乘合则骨内痛。寅目疼,青龙乘之则肺胆胃疾。丑气促伤残,乘贵则腰腿痿痹。更验十二辰所属,亥子水属肾,巳午火属心,寅卯木肝胆,申酉金肺,四土脾胃。变通则子膀胱也,巳亥头面也,寅申手足也,辰戌顶门也,丑未肩背耳也,卯大小肠,午营卫,酉肺肝胆也。何以占其医药,男以天罡加行年上,功曹下是医神,寅下是子,则医在正北方。女以天罡加行年上,传送下是医,医神能克支制虎,则善矣。何以占其鬼祟也,课传无鬼,则无矣。有鬼,以所乘天官占之,乘贵则岳祠土地,乘蛇淫祠,真武在东南方,乘雀灶君火神,乘合家先祠神,乘勾道路孤魂。先分男女,次列八方,乘青香火口愿,乘空古庙神祠,乘虎横死,凶。在申酉,尤的。或系狱神乘太常,新化先灵乘元武,斗圣不安,乘阴,女姑阴降。乘后,水亡,老妇旺相,则观音愿,白虎乘卯坊隅,禁忌也。虎合乘四土,则丧家煞神也。螣蛇乘寅卯,自缢伤亡也。勾陈四土,土神作殃也。死气亦可参看,死气乘合,家有柩也。馀可例推。此鬼祟之占也。日干正时入墓,主死。日干死绝,亦然。

赌博占

发用从支,即主胜。若干上弱,再遁来合支,则客兵必降。赌同占。贼来否,看贼将马元武。

摇会占

要元武临财,三六合罡,埴本日之鬼,为罡塞鬼户。

渡江过水占

渡江最怕支神伤,支水干陆两评详。岁乘神后遭沉溺,干支临卯车橹伤。日遇罡冲风逆浪,支乘伤克恶泥殃。
渡江怕支上乘神剋支,或支剋支上神,主沉。子加太岁、太乙,亦同。卯太常,主船车,若乘破岁入子宫,主沉没。被干支剋伤,亦同。

天河地井行船恶,土煞水龙过渡愁。支吉干伤舟可渡,洿池罡指不须忧。
壬癸子为三河,卯酉辰为三井,有一河加井,则不可渡。如亥加酉,为河覆井。亥即壬也,丙子、癸丑、癸未为触水龙日,不可渡江。戊寅、己卯亦同。过污泥只向天罡下去,自得乾路。天罡加孟,船头有补。加
仲,中有补。加季,稍有补。

堪舆占地

龙下为主穴下宾,停匀生旺祖照均。
正时之下,地盘为照山。对宫之下,地盘为祖山。二者俱要停匀,不可偏胜。须从生剋,以断其衰旺。

高下五行随数断,两山顾照穴情亲。
祖山、照山之尖平、方员、长短、厚薄,俱随五行断,其彼此照顾联络,穴情俱以理气衰旺断之。

一十二局为精义,两盘互察须详细。
看数不知看地盘者,如盲子测日也。合天地盘各十二局,为二十四气。故雨血鬼哭赋曰:上下支兮合造化。二十四气分玲垄语妙。

拱禄拱富出公侯,拱贵拱文三台至。
拱禄局者,以正时为主日干之禄,与本命禄在其左右也。拱富局者,正时为主,天盘左有青龙,右有白虎是也。拱贵局者,天盘左有贵人,地盘右有贵人是也。拱文局者,天盘左有紫微,地盘右有文昌是也。紫微子年在未,丑年在申,顺行禄前三位是文昌,惟有辛年在戌乡。

专禄朝天富贵隆,龙楼凤阁公卿第。
专禄朝天局者,正时得本年太岁,并得日干之禄是也。龙楼局者,正时天盘左有青龙,贵人地盘右有青龙是也。凤阁局者,正时天盘左有朱雀,地盘右有六合是也。三传惟中传为穴,若数局带正时,更临中传者,必主富贵之茔地也。

若临仓廪富非常,局到魁罡万事昌。
仓廪局者,正时天盘左有太常,地盘右有六合是也。魁罡局者,正时属巳,加地盘酉,辰在天盘之左,戌在地盘之右,为魁罡局是也。

龙吟虎啸拖青紫,二水中分词藻良。
龙吟虎啸局者,正时天盘左寅带青龙,地盘辰带白虎是也。二水中分局者,正时值天空,天盘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地盘左有元武,中存太阴,右有天后是也。龙虎在天盘合局,元武、天后在地盘合局,不得以元武、天后言水太过,而疑其地有水不可用也。

挂印将军成武库,仔细参之诚不误。
挂印将军局者,正时天盘白虎披戊己,地盘朱雀披丙丁,戊己土能生金,丙丁火又助朱雀,得此局者,知其必出武贵人也。

库乘青六并贵勾,一二三四定房数。
壬占阴宅,惟蛇、虎、天空、元武四者入传,作贫贱看。若贵人勾陈、六合、青龙,更临墓库地者,当以富贵断。房数分孟仲季看。

但入库者便为良,乙青断贵勾六富。
断贵者,贵人青龙,龙亦显贵之象。断富,以勾陈为主。勾陈为土库,亦主富。六合为财,六合入库,亦以富断。

天后元武水法看,壬癸二神一并参。
元后二煞水象也,本支乘此二神,若加披干壬癸,或地盘更披壬癸,其穴中之水太甚,二者不必相兼,但以入传为论。

左近即为左倒左,右近须知右法传。
穴左遇之,即为左近。穴右遇之,即为右近。倒左倒右,看其生剋制化,有益无益。不徒以水法详明为喜也。

本干要生地要制,一生一制方云是。
本宫要神生煞,煞生神,地盘要有制,方有用。又要看四时旺相,若遇休囚无制,略好。遇旺相无制,便无用也。

纯生一派看汪洋,多制无情不如式。
水法天盘遇元武地盘,又遇天后披干,又值庚辛,此水必属一派汪洋。若盘中元后休囚,或披干,或地盘又有戊己制之,必水主无情也。

一湾辛水向东流,武曲之形在左收。
天后、元武临申酉,或披壬癸在辰巳,乃辛水向东流也。水法如斯,为左倒左,此大贵之局也。

水法如斯真足羡,位当一品拜公侯。
左武右文,水法倒左,当有武贵人之应。

半亩丰润抱唐蝉,文曲灵源获泰安。
天后、元武水披壬癸干,临于戌亥,此为水法倒右,坟地主出文贵人,以为文曲灵源也。

左向右流归火库,富拟陶朱后裔繁。
戌为火库,左绕向右,流归于火库,则财必积聚。得此占者,其家必大富渐至,不独出文曲贵人也。后人繁衍,又何疑焉。

乘舟占

青龙发用逢元武,四课披干带火燃。
凡占舟船,以青龙六合为主,兼看正时,以水为用神,土为元神。水宜见而不宜多,披煞无水,舟即不行,而木无所养。水多带旺,则水泛滥而木漂流矣。
是传中不可无土也,故以土为元神。如青龙发用此船也,地盘又值元武,此船遇水也,初传支却是辰戌丑未,披干又是丙丁,此水木火土均匀,可称全吉。反是或逢冲害剋破行舟,即不利矣。

乘舟遇此为大吉,若逢壬癸不为全。
前此全吉之象,元武又旺,设若日干又遇壬癸,则不得为全吉,何也。传中原不可无壬癸,但水少土多,方为十全。又加本日干亦是壬癸,则水太旺,青龙必主泛流矣。故凡占行舟,其五行最要平和。元武壬癸虽不遇冬旺,若乘凶太多,亦为可虑。

六合青龙乘剋害,篷桅篙桨未全完。
传中有青龙、六合,或逢本宫干支,与地盘神煞剋害,主篷桅篙桨等件不得完全。盖青龙、六合,亦篷桅篙桨船器之象也。

螣蛇若遇刑冲地,长江风浪必掀天。
若发用带螣蛇,遇刑冲,渡江湖,必然风波掀天。随看本命之衰旺,以决其吉凶。

更值命中临死绝,波心难得保安然。
螣蛇入传,遇日干剋害其支,又为本命死绝之地。或支属本命,却为日干之死绝,必主波心丧亡无疑。

太常若到贵人地,神祇保护自然安。
发用若遇天盘太常、地盘贵人,或天盘遇螣蛇,日干又复剋害,而地盘却是贵人,或是太常,虽为危险中,主有救也。

课内若逢龙会煞,劝君切勿上舟船。
龙会煞者,青龙临戌,白虎临辰是也。遇此煞临于发用者,切忌登舟,不利。冒昧者,必主身亡。

六合青龙逢退气,更临刑害不须言。
若六合、青龙二煞临于退气之支,如春月值金水,秋冬值火土之类,更逢刑害者,舟行决然不利也。

众鬼入传兼见戌,或临白虎阴乘元。
传中鬼旺,又临戌,带白虎,或太阴地盘更遇元阴,上此船,必遭盗贼,不可不慎。戌又名河魁,为破败盗贼之神。

此数须知为不吉,出行遇盗费周旋。
戌为河魁,鬼旺临之,又带白虎血神伏于其下,又有元武金水相助,主盗贼有害也。

发用巳申逢日马,风帆大利去如烟。
惟发用或巳,或申或巳临申,俱乘日马者,主风帆大利获安也。盖巳为巽风,申为水母,风水相遭,彼此顺利,何快如之。

六青申酉临阴虎,官衙封锁不能前。
青龙、六合,舟船之象。若此煞发用临申酉,而干支又带鬼,其地盘又是太阴,舟船出外,必被封拿。

子乘龙合临生旺,避金见水遇长年。
占船全要子孙旺,旺则生财。若带六合、青龙,不见金而见水,则有用。盖有金则克木,而船不完固。不见水,则木无所养,而船亦无用。若见元武,而木支被克,又为本日之死绝者,必主覆舟无疑矣。更详本命衰旺生死而言之。

四库若来与日合,舟行迟滞枉徒然。
支遇辰戌丑未,又与日干作合者,船有迟滞停泊之患。须以冲库日为行动之期,然而终多迟滞。

文旺兄多为停泊,财临马旺利名牵。
文书太旺,兄弟太多,则有议论牵连阻滞,惟财旺临马,子孙带财,则行动主有利息。

青龙临库不为吉,惟宜生合忌刑冲。
青龙遇水旺,不可无土。若传中无水,重见辰戌丑未,兼披亦属土,此船为不行,宜生合者。遇凶课生合日干本命也。忌刑冲者,凶课相冲克也。

太岁入传为大吉,日干本命要安全。
诸占忌太岁,惟舟行喜太岁。生合日干本命入传者,佳。而日干本命,尤宜安详。

传中进气行为速,如逢退气阻不前。
进气者,进连茹也。退气者,退连茹也。或末生至初,亦为进气,初脱至末,亦为退气。传中若遇此二项,分别言其迟速可也。

式中最忌逢支戌,披干带木却无嫌。
河魁戌为破败之神,占舟船最忌青龙、六合临戌。占船恐有破损。若披木干剋制,即属无妨。

盐务占

盐务文书,即为引票,类神生合文书者,货物出脱甚迟,类神冲剋文书者,货物出脱自速。自初传生至末传者,名脱气,有财之衰旺。财若旺,更带青龙者,脱货最利。财不旺,而带螣蛇者,脱之亦利,但不大耳。自末传生至初传者,稍迟,然亦看财之衰旺,以决其脱之宜与不宜。天空为鱼盐之神,若临河魁者,主破败。若财传遇之,定主折本。天空临火土,干支带朱雀,更逢天喜、福德、驿马者,有利可寻。天空临水土,干支兼带螣蛇者,虽得利,亦主耗费无定。天空合财,临驿马,带青龙,支属亥子,干披壬癸,更遇风煞者,式中又无土制水,又乘旺,必主长江风浪掀天,有覆舟之患。青龙为风帆,六合为船,若临巳,加申者,巳为巽风,申为水母,风水相遭,如不逢截江煞,必主风水顺利,财物安稳。若带此煞,则舟有停滞之患,石矶之伤。更带螣蛇,兼逢本命羊刃劫煞,带财入传,又遇日干死绝,戌带白虎,太阴加官,鬼披血刃,双日者必遭贼之杀戮,式中元武、天空临亥,子遁得壬癸,干其支,上下皆空,或遇旬空,此名沉海底,大不祥也。若本命有气,或可独保性命,馀一无存也。十二煞中,贵人、太常、勾陈、天空为主盐之神,财临贵人、太常发用,虽休囚,后必有利。勾陈得价最迟,却吉祥安稳。天空不临破碎,及河魁破败凶神者,亦有利可觅。螣蛇为卑贱之职,发用如临类神者,到底不吉。虽主贱买,亦主贱卖,不得利,且为游走之象。若临天罡化财,加风煞破碎煞者,江行必险。六合、青龙固属船与篷桅,然亦是财神。若临旺相,财支与日干生合者,利主加倍。白虎、太阴,凶宿也。何以言之,白虎主江上诸风,又为血神。太阴为血刃,又为妇女暗昧事。若二者带凶神,加临衰弱之日干者,必有奇祸。惟日辰旺相,财星入传,并遇火制,则白虎、太阴反属血财。秘笈曰:山君被剋,死为白镪青蚨。此之谓也。太常遇吉则吉,遇凶则凶。若太常不逢生旺,兼带华盖煞者,必主凶丧孝服。如遇火土生之,则为米谷,可以盐易之。 又曰:常宿逢生,乃是稻粱黍稷,亦此之谓也。元武、天后,盐之本色也。若盐出所到,江遇元武者,不忌。切忌回载。遇元武临诸凶煞者,非遇水灾,即患盗贼。尤看衰旺,以决其微甚。从来书中论元武,以登明属元武本家,神后属天后本家,积疑千百年,而松源道人正之,以子为元武本家,亥为天后本家。余尝怪之。松源正以秘本真说,余始释然。孟子午为相对之支,则朱雀、元武应亦相对之煞。元武临子,正对朱雀之午,不易之论也。亦如寅申相对,寅属青龙,白虎属申,其位亦相对。知此,则凡以亥属元武本家者,皆传写书籍之误耳。不遇至人,真伪何以别哉。故真本有曰:误加天乙乱神祇,亦此之谓也。十二神中,惟朱雀为财神,为南方丙丁之宿,吉凶亦无大过。式中遇此,或为上司文书,或为本地方官告示,虽带凶神,不过申其禁令,久则澹然矣。

游都鲁都

游都鲁都法最元,穿地寻尸见九泉。鲁都临处逢白虎,戊己原加辰戌间。常将月将地分数,两位相逢远近看。此是先贤真妙诀,千金莫与世人传。

金凤战干

占贼之法妙难穷,起成课法自通灵。要知贼寇藏人马,游都鲁都两干称。方为贼居将为寇,贵人为我主人兵。干是我军为里数,更知贼数百和零。又言我财为我利,干若受克财须倾。四课之中神克将,不须努力用心勤。若还行兵谋计策,寇兵一扫化为尘。课爻神将来克贵,我当谨备莫攻征。方来克贵主细作,必有奸谋诱我军。贵神不克地方位,将军攻战莫消停。将若刑方贼移动,晚间逃走似飞云。方若克将贼守寨,故然不动亦难通。干克将兮兴人马,依行兵士将贼攻。神将刑干贼须胜,我当堤备不宜兵。方来克干贼坚固,干若刑方我得赢。神若克干军宜使,干反克贵军不听。贵神为将干为使,将位二方是贼兵。我克他时为战斗,他来剋我不须攻。地方名为游都将,对冲鲁都贼游兵。有人学精游都法,不须专念六韬文。千卷万书惟此验,只此一卷应如神。一脉流传元妙诀,常将贼寇掌中擒。

论盗方路

甲寅乙卯丙巳空,丁午戊辰己戌中。庚申辛酉壬亥上,癸子十干定吉凶。天地相合为去路,暗藏人马捉贼兵。若人会得鲁都法,捉将如同在掌中。

寻贼消息

丑未贼名大小分,传闻两耳实非轻。若人探觅寻卯酉,消息从来特此真。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丑未卯酉四字。凡六法,以丑为小贼,未为大贼,丑为地耳,未为天干。如差人探密事,看天盘卯酉方出,可得消息。假令庚辰日,巳将,未时,丑在卯地,主小贼在东方。未在酉地,主大贼在西方。卯在巳地,酉在亥地,南东西北二处,可差人探事。馀仿此。

来使虚实

敌使欲分真与伪,支干先剋细详推。天空朱雀为奸诈,辰酉逢时主蔽亏。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日上神与支上神,相生为实信。若支干相剋,主来使虚言。又看日干上,或支辰上有朱雀、天空二将临之,主变诈,不信。假令庚辰日,巳将,午时,庚课在申,申上见未土旺,辰上见卯木,乃木克土,主来使虚言,不可信。又况天将、朱雀临辰,天空临午,尤不可信也。若未在申上,午在辰
上,寅在子上,为相生,其言可信。馀仿此。

来人善恶

遥望人来未测详,神后加临孟是良。仲是商人季奸恶,欲逃正位去天罡。
经曰:月将加时,神后落处断之。寅申巳亥,良人。子午卯酉,商客。辰戌丑未,奸恶细作之人。

兵将多少

国家兵数预先知,旺相相生更有馀。休百囚死十自散,先知一局候兵机。
我比为旺我生相,我生自休君莫乱。克我为囚我克死,可载千军无更变。
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无干四。

方性强弱

发用何神方性知,假如子动北方知。性情定是多奸诈,急早堤防用力宜。
此论专看发用之神,若是亥子水神,主北方之兵。巳午,主南方之兵。若论其性,见申子,为之奸邪。见亥卯,为之阴贼。见寅午,为之猛勇。见丑未,为之公正。见辰戌,为之奸诈。

大将居方

大将居方取亥宜,左为卯将右酉随。胜光前处为前将,神后临方是后推。
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六壬谓动于九天之上。如亥方不便位,即将春以寅为雄背之,吉。夏以巳为雄,秋以申为雄,冬以亥为雄。如四位不便,再以年支天盘上背之,吉。此大将居之,如神将,又甲日用兵,先举红。丙丁,黄色。不须论此论,专看大将下营所居方,分以月将加时,看天盘上亥字,落在何方。如在酉上,正西安营,大吉。如亥在卯上,正东安营,大吉。如亥在午上,正南安营,大吉。假令辛巳日,巳将,卯时,亥在酉上,为中军大将,正西安营,吉。午为前将在辰地,卯为左将在丑地,酉为右将在未地,子为后将在戌地。如有警,大将居亥,左右前后将分兵击之,全胜。馀仿此。

方分岁占

岁占方分莫狂嗟,阴岁须将小吉加。阳岁却从丑未并,传中机泄思神夸。
如甲寅子上加青龙,卯酉寅上加青龙,辰戌丑上加青龙,己亥午上加青龙。凡遇甲戊庚三日,就将贵神放在丑上,丑放在亥上,看月德临何地支,即知此时煞没。又看月将临何支,如在申,对宫是寅,申寅二时吉。馀仿此。

迷路寻出

山野林中忽觉迷,便将月将正时推。天罡百步还投未,投未前行道路知。
此论月将加正时,专看天盘上辰未二字决之。假令乙丑日,前将酉时迷路,此月将加时,辰加巳为东南方,就往东南上,逢百步为止。此时辰在巽,未在坤,又从东南转向西南,往三百步,乃见天盘上未字加在申上,再逢八十步,方有路也。

渡河涉水

天河覆井渡河惊,水用寻罡水道通。支伤水涌前难渡,支吉不逢龙日亨。
其法,月将加时,专看天盘辰未卯子四字,为天河。若天盘四字加临地盘子卯辰未,名曰天河覆井。此时渡河,主沉溺。又法,水在周围,看天罡加处,为水道。如罡加孟,勿前行。加仲,勿中行。加季,勿后行。又法,六壬以日干为陆路,日支为水路。若支不受克,宜水路行。又看丙子、癸丑、癸未三日,为水尤日,不可行船渡河。假令丁亥日,巳将,寅时,天盘未字,为天河临地盘辰上,名天河覆井,不宜出兵渡河。馀仿此。

觅水求粮

丑为粮草未为泉,卯未之间水道间。饥渴有时难共饮,将军且算莫愁颜。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未卯酉三字,为水泉,以丑为粮草,以卯为水道。若天盘丑字落处,就从起算,往丑处进三百步,即见粮草。假令甲子日,戌将,卯时,未加子上,在北行三百步,有井泉。卯上加申,西南三百步,有水道。丑加午上,正南三百步有粮草。

藏形遁迹

紫房华盖可藏兵,卯木从魁莫自惊。月将加时投此处,自然遁迹却成功。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子丑卯酉四处,如有事,或藏兵于山林沟壑,自然掩袭,必得全胜。假令丙寅日,午将,辰时,子加戌,宜西北藏百人。加丑,东北藏千人。酉加未,西南藏万人。此法不拘多少,可隐藏也。

水战

水战全凭风便方,日干未巳正堪详。白虎风神逢劫煞,飞廉大煞亦风乡。旺相乘煞风速起,休囚无煞息风狂。
巳为风门,未为风伯,白虎风神。若旺相逢,劫煞飞廉大煞,主大风暴起。休囚不乘煞,主无风。 大煞正月午,逆行四仲。 飞廉正月戌、巳、午、未、申、酉、辰、亥、子、丑、寅、卯。

虎神东传啸摧山,小吉相逢风迅迁。二神忽尔潜空宿,上克下兮风息焉。
虎乘寅,为入林啸风。未为风伯,乘虎,主大风下剋上。大风上剋下,虽有风。亦小

巳午雀居曲直课,煞推月日用辰干。更兼寅未相逢过,飓狂须索煞时间。
雀乘巳午为入巢,巢居主风,又热极生风也。寅为箕宿,好风。雀乘寅未,亦主大风。月,风伯,正月申。风煞,正月寅。俱逆行十二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三十一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四十五
  大六壬类集 类占〈选举占 占中高下 行人占 求财占 疾病占 赌博占 摇会占 渡江过水占 堪舆占地 乘舟占 盐务占 游都鲁都 金凤战干 论盗方路 寻贼消息 来使虚实 来人善恶 兵将多少 方性强弱 大将居方 方分岁占 迷路寻出 渡河涉水 觅水求粮 藏形遁迹 水战〉

艺术典第七百三十一卷

术数部汇考四十五

《大六壬类集》选举占

日上神,主文也。日应试,人也。辰上神,场屋也,题目也。以三传言,初传初场,亦为应试人。中传,二场也,亦为文章。末传,三场也,亦曰主文。以十二辰言,子易、申诗、亥书、卯春秋、巳礼记、午文、酉武。廷试,主文太岁也。会试,主文月将也。乡试,岁破也。督学府县,主文月建也。天乙、青龙、六合、螣蛇、朱雀、太常,所喜也。勾陈、白虎、元武、太阴、天后,所忌也。天喜、皇恩、五马、印绶〈戌印未绶〉,所喜也。死气、病符、月厌,所忌也。三奇、六仪、龙德、富贵,所喜也。日墓、空亡、休囚、刑害,所忌也。日辰上下相生,乘吉神者,三传递生。与生日者,三传克日。而天官生日者,龙雀乘日,上神发用,作日德禄官而不陷空亡者,日上神作奇仪发用,螣蛇末见青龙者,年命上神乘天喜,而帘幕贵神见课传者,随所试而主文,生日或乘吉神在年命日上,与发用者,皆可以占其名之有也。如日辰上下相克,乘凶神,三传刑害、无气、乘凶神者,三传递克而克日者,勾元阴乘日神发用,作日墓刑害者,墓神覆日辰传墓日者,空亡加日上与传用者,死气、病符、月厌见三传而无吉神者,雀落空亡,龙扫墓地〈青龙乘未〉,天空发用者,元神克日上神,与白虎伤日者,年命上凶神恶将,而课传俱空陷者,随所试而主文空亡,或克日乘凶将居年命上者,可以占其名之无也。

占中高下

廷试,太岁乘吉神生日,或作贵临干发用,五马交驰、印绶、德禄、皇恩并见,六阳足者,状元也。太岁乘吉神生日,或作贵临干,见中传三、四马交驰、印绶、德禄、天喜并见,六阳缺一者,榜眼也。太岁乘吉神生日干,或作贵临干,见传末三四马交驰,印绶、德禄、天喜并见,六阳缺二者,探花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初传者,一甲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中传者,二申也。日辰课传俱吉,而吉神并于末传者,三甲也。会试,月将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禄马天喜者,元魁也。吉同上而月将见于中传者,中于后也。末传者,又后也。乡试,岁破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马天喜者,亦元魁也。吉同上而岁破见于中末传者,中在后也。小试,月建乘吉神生日干,或作日贵临干发用,传见德禄马者,批首也。龙朱旺相,月建乘吉作贵,见于中末传者,一二等也。若禄神旺相入课传,则补廪。龙朱休囚月建乘吉,作贵不入传者,三等也。如元胎吉将,六合加子未辰卯,冒籍得也。天后、太阴乘日贵生日,阴私得也。朱雀乘神克,主文,主文怒也。朱雀乘日无气,文字败也。朱雀乘亥子,内战防点污也。元武发用,防涂抹也。三传空亡,卷疏失也。
武举之法,日上发用,与年命上遇大煞、月煞,乘天空、白虎、太岁入传者,利巳为弓,申为箭,午为马,三者并见,又乘吉神,不犯空亡者,利三传。克日羊刃,禄马并见者,利其馀。则照此例观之可也。 午为红心,童生进学,要学堂。申亥、乙午、丙寅、丁酉、戊寅、己酉、庚巳、辛子、壬申、癸卯, 乘雀尤的。

行人占

如出门虽久,而地近,则以月将加时,视天罡下之神,是孟,未发。是仲,半路。是季,则至。若天罡乘马,其至尤速。如远行人出久,则视四课内墓,覆干支二马乘支,是为入宅类神乘支。支上见天罡,或行人本命临初传。初传是日之绝神,或初传是干,末传是支,或末传归干支上,末传是日墓,或乘二马,或末传戌加卯酉,或三传内见类神游神临墓绝,或类神发用类神,乘干支之墓,或虎乘二马,皆主归归期。则以游神下决之。如游神是子,子下寅,寅日至,行人久出,杳无音信,则视行人之行年,与今日之日干,要天盘日归地盘日,其归之顺逆,准于贵神,贵神顺则自亥而子,贵神逆则自子而亥。若归从门上过,门上之神不克日,不克行年,及地盘干上之神不克干,不克行年,则其人必归三千里外,视将军煞下之神。如巳午未,煞在卯,卯是子,则子月归也。千里外,视岁支下神。五百里,视月建下神。百里外,视日于下神。必应。行人出久不知去向,视其行年之下神,则知从何方。去视行年之上神,则知从何处来。行年立处,下克上,日干落空亡墓绝者,死也。如行年卯去加午,则知从南方去,子来,加卯,则知从北方来也。归而病者,则末传是墓,而虎乘之也。归而无财者,则年命上与三传俱无财,或见财而落空。乘武归而不如意者,年命上乘败神也。如申命,命上神是午之例。或贵喜二神见而空陷,他如课传内日克初传,初传为日墓者,初传空亡,类神空亡,二马空亡者,马临长生者,马被合者,与夫天盘日要归地盘上日,而卯酉门上之神克日与行年,及地盘日上之神克日与行年者,则以不归断。若为人稽留,而不得归者,则视类神上所乘之神,断其何人所留。如类神是戌,戌上加本日贵人,贵人所留也。戌上加酉,又乘太阴、天后,是为妇女所留也。若以所至之方为乐地,而不归者,则类神临长生旺乡,与驿马临长生也。若中道而止,不能归者,刚日遇昴星发用,戌加亥发用,与发用关隔,或犯天车煞之类也。若病而不归者,行年值病符,乘凶将,马临空亡之类也。若死而不归者,则本命值墓神,乘凶将,马临绝空之类也。至于人未归而信先至,则信发用也。信未至而望信之期,则视信神丁神而决也。如信神是酉,加子,则子月日信至。行人虽寄信,信不至家,则信神见而空也。或闻口信之传,则视其不犯谩语煞,日上神不伤支上神,而后可为吉凶之实信也。若阴虎空蛇四将乘辰,戌加日上者,其信不实。
请人不知来否,以月将加时,天罡加于日上者,必至。罡加日前,亦至。罡加日后,不至。其人远,则如占行人之例,而视类神,要天上类神转至地盘类神,如门上神及地盘类,神上之神不克类神者,至。克类神,必不至。其来临,则以类神下决之。如类神是巳,巳加子,子日至。
唤下人,不知来否。以月将加今日之辰上,视正时上所得之神决之。正时上见辰戌子午,即来。见寅申丑未,少顷见。卯酉在道,而转见巳亥,必不来。
与人期会,不知遇否。以月将加时,天罡加今日支,必遇。加干前,为已去。加干后,为未来。贵人视天乙,官吏视寅青龙,朋友青龙,卒吏勾陈,医巫视申,僧术士视卯,妇女视天后,仆兵视天空,婢视酉太阴,媒妁视六合,小儿视卯,兄弟视太乙,姊妹视太阴。生今日干者,为父,生支为母,日干生者,阳男阴女,正财妻,偏财妾。

求财占

求财何以占也。占其求之有无,得之难易,数之多少,与夫财为何人所与,财为何物也。占其求之有无,取日干所克者为财,而课传俱有,财见。如甲乙日,以戊己为财,而课传有辰戌丑未是也。或日上神、支上神、命上神,俱以下克上,而为日辰命之财。如日是寅,上神是丑,支是子,上神是巳,本命是酉,上神是寅,所谓求财紧切,视三财者,是也。或发用是暗财,而贵神作青龙,如酉以寅为财,而初传是亥,寅木生于亥,又如酉以寅为财,初传是未,而寅木库于未,皆所谓暗财也。而贵神又作青龙,或课传无一财,而三传为伤食,如丁日以金为财,而课传无申酉,三传是戌丑未,而土能生金,财亦自出矣。或日财现于青龙之阴,或旺财临于行年之上,如行年是酉,春占上神得寅卯是也。或日克初传,而三传递克,则占求财者,可必其有。若占求财,而必其无者,虽有前项之吉神、吉将,而落空亡也。如甲子旬,中空戌亥,戌亥之神将虽吉,亦主无财。若戌亥年月,不作空论。或三传俱是财,而财多化鬼,或发用是日财,而作天空,或课传俱无财,而青龙入庙、入墓。如丙日占课传俱无金,青龙在寅,伏不动,或在未入墓,或青龙乘空亡,而日辰比肩劫财,凡此,皆无也。占其得之难易,取支来生干,则易。支来克干,则难。财临卯酉,则易。财临关隔,则难。财为发用,则易。干临财,则难。德禄发用,则易。伏吟、返吟,则难。支传干,则易。干传支,则难。干上支上和吉,则易。干上支上背驰,则难。其先难后易者,初来克干,而中末被干克也,求之宜缓。其先易后难者,初为干克,而中末来克干也,取之宜速。占其财之多寡,视财逢旺相,则多。财遇休囚,则寡。发用为财,则多。中末为财,则寡。类神现则多,类神反伏则寡。如求金银,则宜酉见。求衣服,则宜未见。太岁作财神,而乘青龙,则多。时日作财神,而乘别将,则寡。定以先天之数,如子午则二九十八,九九八十一,加以倍减之法。如子在冬,则倍在,夏则减,而多寡明矣。占财为何人所与,视类神,如财乘贵神,则贵人尊长之财。乘龙,主富客之财。乘六合,主牙侩之财。乘太阴,主老妇或婢之财。乘元武,主盗贼或牙人之财。引而伸之,可也。占财为何等之物,亦视类神。财乘天后,是水利酒醋之财。乘天乙,是田宅牛畜或桥梁之物。乘龙,是公中书籍、柴薪钱帛之物。乘六合,是船车竹木之财。乘勾,是田土之财。乘螣蛇,是炉灶弓弩之财。乘朱雀,是文字书籍之财。乘太常,是衣服段匹定婚饮食之财。乘白,铜铁刀剑,丧具之财。乘太阴,金银钱玉首饰钗镜之财。乘天空,坟宅之财。乘元武,鳞介畜类之财。亦有空手求之者,则财逢旺相适值旬空是也。亦有无心而获者,则太阴乘神作日财是也。至于求财之方,则视青龙所临之地。如青龙居午,宜往南方以求。财之时日论,则视财爻所临之神。如财临太岁之上,则以年计。临月将月建之上,则以月计。临日则本日,临时则本时。其以索债求财者,则详日辰时而推之。日为财,辰为债主,时为欠债人。如时上神生日,日上神生辰,或俱比和吉将,或辰上神克时上神,类神发用,索之必得。反此者,无。其以博戏求者,则视支干支为主,干为客,主克客,利客。克主,损财。皆视上神。若夫日上财为外财,辰上财为内财,财临伏吟则近,财乘二马则远。视何者之财为旺相,以求之,亦可得也。

疾病占

一曰占其死生,二曰占其病症,三曰占其医药,四曰占其鬼祟。何以知其死生也,日为人,辰为病,日上神克辰上神,吉辰上神克日上神,凶。如四课日辰俱墓,三传发用复墓,而无刑冲者,白虎乘死神、死气克日,而无救解者。白虎临日克日,或辰作白虎克日者,年命俱墓复乘死气者,月厌、大煞、飞魂、丧车器神同死神、死气填满,课传内有克日者,青龙乘日马,与元武乘浴盆煞,加命上者,德禄发用,加年命俱空亡者,辰上空为病空,反愈。魁罡加日,龙合阴入传者,为人占病,而类神空亡者,皆为死之占也。其死之期,则以日干之绝神定。如甲乙日,木绝在申,看申临何辰。临岁,不出一岁。临月,不出一月。临日,不出本日。一法,男用功曹,女用传送,加行年上,以魁罡下辰为死期,年命入墓,而四课中有生气,三传俱绝,而年命有气者,课传俱凶,而类神在生旺之乡者,课传填恶煞,而不来伤日干者,白虎乘神克日干,而干上神反克虎者,白虎乘神克日支,与支上神者,白虎乘神生日,或日生白虎,乘神与白虎作今日德神者,白虎虽入墓,而加午上者,如甲日未为墓,虎乘未,本凶,加于午上,则为烧身,无畏。白虎克日,而虎之阴神能制虎者,德禄发用不空亡者,皆为生之占也。其病之愈期,则以日之子孙定。如甲日,占病。丙丁日,愈。何以占其病症,日为人,辰为病,辰上神为受病之症,故当视辰上之神也。神后伤风,肾竭,如天后乘之,则男子精竭,而女子血绝。亥颠邪,头风,元武乘之,则目流泪。戌腹痛,脾泄,乘空则行步艰难。酉喘咳劳伤,乘阳则发肺伤脾。申男唇破,女孕,危乘虎则疮肿骨痛。未伤食翻胃吐,逆乘常,则气噎劳嗽。午心痛目昏,乘雀则伤风下痢。巳齿痛吐血,乘蛇则头面疮肿。辰遗漏风瘫,乘勾则咽喉肿塞。卯胸胁多风,乘合则骨内痛。寅目疼,青龙乘之则肺胆胃疾。丑气促伤残,乘贵则腰腿痿痹。更验十二辰所属,亥子水属肾,巳午火属心,寅卯木肝胆,申酉金肺,四土脾胃。变通则子膀胱也,巳亥头面也,寅申手足也,辰戌顶门也,丑未肩背耳也,卯大小肠,午营卫,酉肺肝胆也。何以占其医药,男以天罡加行年上,功曹下是医神,寅下是子,则医在正北方。女以天罡加行年上,传送下是医,医神能克支制虎,则善矣。何以占其鬼祟也,课传无鬼,则无矣。有鬼,以所乘天官占之,乘贵则岳祠土地,乘蛇淫祠,真武在东南方,乘雀灶君火神,乘合家先祠神,乘勾道路孤魂。先分男女,次列八方,乘青香火口愿,乘空古庙神祠,乘虎横死,凶。在申酉,尤的。或系狱神乘太常,新化先灵乘元武,斗圣不安,乘阴,女姑阴降。乘后,水亡,老妇旺相,则观音愿,白虎乘卯坊隅,禁忌也。虎合乘四土,则丧家煞神也。螣蛇乘寅卯,自缢伤亡也。勾陈四土,土神作殃也。死气亦可参看,死气乘合,家有柩也。馀可例推。此鬼祟之占也。日干正时入墓,主死。日干死绝,亦然。

赌博占

发用从支,即主胜。若干上弱,再遁来合支,则客兵必降。赌同占。贼来否,看贼将马元武。

摇会占

要元武临财,三六合罡,埴本日之鬼,为罡塞鬼户。

渡江过水占

渡江最怕支神伤,支水干陆两评详。岁乘神后遭沉溺,干支临卯车橹伤。日遇罡冲风逆浪,支乘伤克恶泥殃。
渡江怕支上乘神剋支,或支剋支上神,主沉。子加太岁、太乙,亦同。卯太常,主船车,若乘破岁入子宫,主沉没。被干支剋伤,亦同。

天河地井行船恶,土煞水龙过渡愁。支吉干伤舟可渡,洿池罡指不须忧。
壬癸子为三河,卯酉辰为三井,有一河加井,则不可渡。如亥加酉,为河覆井。亥即壬也,丙子、癸丑、癸未为触水龙日,不可渡江。戊寅、己卯亦同。过污泥只向天罡下去,自得乾路。天罡加孟,船头有补。加
仲,中有补。加季,稍有补。

堪舆占地

龙下为主穴下宾,停匀生旺祖照均。
正时之下,地盘为照山。对宫之下,地盘为祖山。二者俱要停匀,不可偏胜。须从生剋,以断其衰旺。

高下五行随数断,两山顾照穴情亲。
祖山、照山之尖平、方员、长短、厚薄,俱随五行断,其彼此照顾联络,穴情俱以理气衰旺断之。

一十二局为精义,两盘互察须详细。
看数不知看地盘者,如盲子测日也。合天地盘各十二局,为二十四气。故雨血鬼哭赋曰:上下支兮合造化。二十四气分玲垄语妙。

拱禄拱富出公侯,拱贵拱文三台至。
拱禄局者,以正时为主日干之禄,与本命禄在其左右也。拱富局者,正时为主,天盘左有青龙,右有白虎是也。拱贵局者,天盘左有贵人,地盘右有贵人是也。拱文局者,天盘左有紫微,地盘右有文昌是也。紫微子年在未,丑年在申,顺行禄前三位是文昌,惟有辛年在戌乡。

专禄朝天富贵隆,龙楼凤阁公卿第。
专禄朝天局者,正时得本年太岁,并得日干之禄是也。龙楼局者,正时天盘左有青龙,贵人地盘右有青龙是也。凤阁局者,正时天盘左有朱雀,地盘右有六合是也。三传惟中传为穴,若数局带正时,更临中传者,必主富贵之茔地也。

若临仓廪富非常,局到魁罡万事昌。
仓廪局者,正时天盘左有太常,地盘右有六合是也。魁罡局者,正时属巳,加地盘酉,辰在天盘之左,戌在地盘之右,为魁罡局是也。

龙吟虎啸拖青紫,二水中分词藻良。
龙吟虎啸局者,正时天盘左寅带青龙,地盘辰带白虎是也。二水中分局者,正时值天空,天盘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地盘左有元武,中存太阴,右有天后是也。龙虎在天盘合局,元武、天后在地盘合局,不得以元武、天后言水太过,而疑其地有水不可用也。

挂印将军成武库,仔细参之诚不误。
挂印将军局者,正时天盘白虎披戊己,地盘朱雀披丙丁,戊己土能生金,丙丁火又助朱雀,得此局者,知其必出武贵人也。

库乘青六并贵勾,一二三四定房数。
壬占阴宅,惟蛇、虎、天空、元武四者入传,作贫贱看。若贵人勾陈、六合、青龙,更临墓库地者,当以富贵断。房数分孟仲季看。

但入库者便为良,乙青断贵勾六富。
断贵者,贵人青龙,龙亦显贵之象。断富,以勾陈为主。勾陈为土库,亦主富。六合为财,六合入库,亦以富断。

天后元武水法看,壬癸二神一并参。
元后二煞水象也,本支乘此二神,若加披干壬癸,或地盘更披壬癸,其穴中之水太甚,二者不必相兼,但以入传为论。

左近即为左倒左,右近须知右法传。
穴左遇之,即为左近。穴右遇之,即为右近。倒左倒右,看其生剋制化,有益无益。不徒以水法详明为喜也。

本干要生地要制,一生一制方云是。
本宫要神生煞,煞生神,地盘要有制,方有用。又要看四时旺相,若遇休囚无制,略好。遇旺相无制,便无用也。

纯生一派看汪洋,多制无情不如式。
水法天盘遇元武地盘,又遇天后披干,又值庚辛,此水必属一派汪洋。若盘中元后休囚,或披干,或地盘又有戊己制之,必水主无情也。

一湾辛水向东流,武曲之形在左收。
天后、元武临申酉,或披壬癸在辰巳,乃辛水向东流也。水法如斯,为左倒左,此大贵之局也。

水法如斯真足羡,位当一品拜公侯。
左武右文,水法倒左,当有武贵人之应。

半亩丰润抱唐蝉,文曲灵源获泰安。
天后、元武水披壬癸干,临于戌亥,此为水法倒右,坟地主出文贵人,以为文曲灵源也。

左向右流归火库,富拟陶朱后裔繁。
戌为火库,左绕向右,流归于火库,则财必积聚。得此占者,其家必大富渐至,不独出文曲贵人也。后人繁衍,又何疑焉。

乘舟占

青龙发用逢元武,四课披干带火燃。
凡占舟船,以青龙六合为主,兼看正时,以水为用神,土为元神。水宜见而不宜多,披煞无水,舟即不行,而木无所养。水多带旺,则水泛滥而木漂流矣。
是传中不可无土也,故以土为元神。如青龙发用此船也,地盘又值元武,此船遇水也,初传支却是辰戌丑未,披干又是丙丁,此水木火土均匀,可称全吉。反是或逢冲害剋破行舟,即不利矣。

乘舟遇此为大吉,若逢壬癸不为全。
前此全吉之象,元武又旺,设若日干又遇壬癸,则不得为全吉,何也。传中原不可无壬癸,但水少土多,方为十全。又加本日干亦是壬癸,则水太旺,青龙必主泛流矣。故凡占行舟,其五行最要平和。元武壬癸虽不遇冬旺,若乘凶太多,亦为可虑。

六合青龙乘剋害,篷桅篙桨未全完。
传中有青龙、六合,或逢本宫干支,与地盘神煞剋害,主篷桅篙桨等件不得完全。盖青龙、六合,亦篷桅篙桨船器之象也。

螣蛇若遇刑冲地,长江风浪必掀天。
若发用带螣蛇,遇刑冲,渡江湖,必然风波掀天。随看本命之衰旺,以决其吉凶。

更值命中临死绝,波心难得保安然。
螣蛇入传,遇日干剋害其支,又为本命死绝之地。或支属本命,却为日干之死绝,必主波心丧亡无疑。

太常若到贵人地,神祇保护自然安。
发用若遇天盘太常、地盘贵人,或天盘遇螣蛇,日干又复剋害,而地盘却是贵人,或是太常,虽为危险中,主有救也。

课内若逢龙会煞,劝君切勿上舟船。
龙会煞者,青龙临戌,白虎临辰是也。遇此煞临于发用者,切忌登舟,不利。冒昧者,必主身亡。

六合青龙逢退气,更临刑害不须言。
若六合、青龙二煞临于退气之支,如春月值金水,秋冬值火土之类,更逢刑害者,舟行决然不利也。

众鬼入传兼见戌,或临白虎阴乘元。
传中鬼旺,又临戌,带白虎,或太阴地盘更遇元阴,上此船,必遭盗贼,不可不慎。戌又名河魁,为破败盗贼之神。

此数须知为不吉,出行遇盗费周旋。
戌为河魁,鬼旺临之,又带白虎血神伏于其下,又有元武金水相助,主盗贼有害也。

发用巳申逢日马,风帆大利去如烟。
惟发用或巳,或申或巳临申,俱乘日马者,主风帆大利获安也。盖巳为巽风,申为水母,风水相遭,彼此顺利,何快如之。

六青申酉临阴虎,官衙封锁不能前。
青龙、六合,舟船之象。若此煞发用临申酉,而干支又带鬼,其地盘又是太阴,舟船出外,必被封拿。

子乘龙合临生旺,避金见水遇长年。
占船全要子孙旺,旺则生财。若带六合、青龙,不见金而见水,则有用。盖有金则克木,而船不完固。不见水,则木无所养,而船亦无用。若见元武,而木支被克,又为本日之死绝者,必主覆舟无疑矣。更详本命衰旺生死而言之。

四库若来与日合,舟行迟滞枉徒然。
支遇辰戌丑未,又与日干作合者,船有迟滞停泊之患。须以冲库日为行动之期,然而终多迟滞。

文旺兄多为停泊,财临马旺利名牵。
文书太旺,兄弟太多,则有议论牵连阻滞,惟财旺临马,子孙带财,则行动主有利息。

青龙临库不为吉,惟宜生合忌刑冲。
青龙遇水旺,不可无土。若传中无水,重见辰戌丑未,兼披亦属土,此船为不行,宜生合者。遇凶课生合日干本命也。忌刑冲者,凶课相冲克也。

太岁入传为大吉,日干本命要安全。
诸占忌太岁,惟舟行喜太岁。生合日干本命入传者,佳。而日干本命,尤宜安详。

传中进气行为速,如逢退气阻不前。
进气者,进连茹也。退气者,退连茹也。或末生至初,亦为进气,初脱至末,亦为退气。传中若遇此二项,分别言其迟速可也。

式中最忌逢支戌,披干带木却无嫌。
河魁戌为破败之神,占舟船最忌青龙、六合临戌。占船恐有破损。若披木干剋制,即属无妨。

盐务占

盐务文书,即为引票,类神生合文书者,货物出脱甚迟,类神冲剋文书者,货物出脱自速。自初传生至末传者,名脱气,有财之衰旺。财若旺,更带青龙者,脱货最利。财不旺,而带螣蛇者,脱之亦利,但不大耳。自末传生至初传者,稍迟,然亦看财之衰旺,以决其脱之宜与不宜。天空为鱼盐之神,若临河魁者,主破败。若财传遇之,定主折本。天空临火土,干支带朱雀,更逢天喜、福德、驿马者,有利可寻。天空临水土,干支兼带螣蛇者,虽得利,亦主耗费无定。天空合财,临驿马,带青龙,支属亥子,干披壬癸,更遇风煞者,式中又无土制水,又乘旺,必主长江风浪掀天,有覆舟之患。青龙为风帆,六合为船,若临巳,加申者,巳为巽风,申为水母,风水相遭,如不逢截江煞,必主风水顺利,财物安稳。若带此煞,则舟有停滞之患,石矶之伤。更带螣蛇,兼逢本命羊刃劫煞,带财入传,又遇日干死绝,戌带白虎,太阴加官,鬼披血刃,双日者必遭贼之杀戮,式中元武、天空临亥,子遁得壬癸,干其支,上下皆空,或遇旬空,此名沉海底,大不祥也。若本命有气,或可独保性命,馀一无存也。十二煞中,贵人、太常、勾陈、天空为主盐之神,财临贵人、太常发用,虽休囚,后必有利。勾陈得价最迟,却吉祥安稳。天空不临破碎,及河魁破败凶神者,亦有利可觅。螣蛇为卑贱之职,发用如临类神者,到底不吉。虽主贱买,亦主贱卖,不得利,且为游走之象。若临天罡化财,加风煞破碎煞者,江行必险。六合、青龙固属船与篷桅,然亦是财神。若临旺相,财支与日干生合者,利主加倍。白虎、太阴,凶宿也。何以言之,白虎主江上诸风,又为血神。太阴为血刃,又为妇女暗昧事。若二者带凶神,加临衰弱之日干者,必有奇祸。惟日辰旺相,财星入传,并遇火制,则白虎、太阴反属血财。秘笈曰:山君被剋,死为白镪青蚨。此之谓也。太常遇吉则吉,遇凶则凶。若太常不逢生旺,兼带华盖煞者,必主凶丧孝服。如遇火土生之,则为米谷,可以盐易之。 又曰:常宿逢生,乃是稻粱黍稷,亦此之谓也。元武、天后,盐之本色也。若盐出所到,江遇元武者,不忌。切忌回载。遇元武临诸凶煞者,非遇水灾,即患盗贼。尤看衰旺,以决其微甚。从来书中论元武,以登明属元武本家,神后属天后本家,积疑千百年,而松源道人正之,以子为元武本家,亥为天后本家。余尝怪之。松源正以秘本真说,余始释然。孟子午为相对之支,则朱雀、元武应亦相对之煞。元武临子,正对朱雀之午,不易之论也。亦如寅申相对,寅属青龙,白虎属申,其位亦相对。知此,则凡以亥属元武本家者,皆传写书籍之误耳。不遇至人,真伪何以别哉。故真本有曰:误加天乙乱神祇,亦此之谓也。十二神中,惟朱雀为财神,为南方丙丁之宿,吉凶亦无大过。式中遇此,或为上司文书,或为本地方官告示,虽带凶神,不过申其禁令,久则澹然矣。

游都鲁都

游都鲁都法最元,穿地寻尸见九泉。鲁都临处逢白虎,戊己原加辰戌间。常将月将地分数,两位相逢远近看。此是先贤真妙诀,千金莫与世人传。

金凤战干

占贼之法妙难穷,起成课法自通灵。要知贼寇藏人马,游都鲁都两干称。方为贼居将为寇,贵人为我主人兵。干是我军为里数,更知贼数百和零。又言我财为我利,干若受克财须倾。四课之中神克将,不须努力用心勤。若还行兵谋计策,寇兵一扫化为尘。课爻神将来克贵,我当谨备莫攻征。方来克贵主细作,必有奸谋诱我军。贵神不克地方位,将军攻战莫消停。将若刑方贼移动,晚间逃走似飞云。方若克将贼守寨,故然不动亦难通。干克将兮兴人马,依行兵士将贼攻。神将刑干贼须胜,我当堤备不宜兵。方来克干贼坚固,干若刑方我得赢。神若克干军宜使,干反克贵军不听。贵神为将干为使,将位二方是贼兵。我克他时为战斗,他来剋我不须攻。地方名为游都将,对冲鲁都贼游兵。有人学精游都法,不须专念六韬文。千卷万书惟此验,只此一卷应如神。一脉流传元妙诀,常将贼寇掌中擒。

论盗方路

甲寅乙卯丙巳空,丁午戊辰己戌中。庚申辛酉壬亥上,癸子十干定吉凶。天地相合为去路,暗藏人马捉贼兵。若人会得鲁都法,捉将如同在掌中。

寻贼消息

丑未贼名大小分,传闻两耳实非轻。若人探觅寻卯酉,消息从来特此真。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丑未卯酉四字。凡六法,以丑为小贼,未为大贼,丑为地耳,未为天干。如差人探密事,看天盘卯酉方出,可得消息。假令庚辰日,巳将,未时,丑在卯地,主小贼在东方。未在酉地,主大贼在西方。卯在巳地,酉在亥地,南东西北二处,可差人探事。馀仿此。

来使虚实

敌使欲分真与伪,支干先剋细详推。天空朱雀为奸诈,辰酉逢时主蔽亏。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日上神与支上神,相生为实信。若支干相剋,主来使虚言。又看日干上,或支辰上有朱雀、天空二将临之,主变诈,不信。假令庚辰日,巳将,午时,庚课在申,申上见未土旺,辰上见卯木,乃木克土,主来使虚言,不可信。又况天将、朱雀临辰,天空临午,尤不可信也。若未在申上,午在辰
上,寅在子上,为相生,其言可信。馀仿此。

来人善恶

遥望人来未测详,神后加临孟是良。仲是商人季奸恶,欲逃正位去天罡。
经曰:月将加时,神后落处断之。寅申巳亥,良人。子午卯酉,商客。辰戌丑未,奸恶细作之人。

兵将多少

国家兵数预先知,旺相相生更有馀。休百囚死十自散,先知一局候兵机。
我比为旺我生相,我生自休君莫乱。克我为囚我克死,可载千军无更变。
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无干四。

方性强弱

发用何神方性知,假如子动北方知。性情定是多奸诈,急早堤防用力宜。
此论专看发用之神,若是亥子水神,主北方之兵。巳午,主南方之兵。若论其性,见申子,为之奸邪。见亥卯,为之阴贼。见寅午,为之猛勇。见丑未,为之公正。见辰戌,为之奸诈。

大将居方

大将居方取亥宜,左为卯将右酉随。胜光前处为前将,神后临方是后推。
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六壬谓动于九天之上。如亥方不便位,即将春以寅为雄背之,吉。夏以巳为雄,秋以申为雄,冬以亥为雄。如四位不便,再以年支天盘上背之,吉。此大将居之,如神将,又甲日用兵,先举红。丙丁,黄色。不须论此论,专看大将下营所居方,分以月将加时,看天盘上亥字,落在何方。如在酉上,正西安营,大吉。如亥在卯上,正东安营,大吉。如亥在午上,正南安营,大吉。假令辛巳日,巳将,卯时,亥在酉上,为中军大将,正西安营,吉。午为前将在辰地,卯为左将在丑地,酉为右将在未地,子为后将在戌地。如有警,大将居亥,左右前后将分兵击之,全胜。馀仿此。

方分岁占

岁占方分莫狂嗟,阴岁须将小吉加。阳岁却从丑未并,传中机泄思神夸。
如甲寅子上加青龙,卯酉寅上加青龙,辰戌丑上加青龙,己亥午上加青龙。凡遇甲戊庚三日,就将贵神放在丑上,丑放在亥上,看月德临何地支,即知此时煞没。又看月将临何支,如在申,对宫是寅,申寅二时吉。馀仿此。

迷路寻出

山野林中忽觉迷,便将月将正时推。天罡百步还投未,投未前行道路知。
此论月将加正时,专看天盘上辰未二字决之。假令乙丑日,前将酉时迷路,此月将加时,辰加巳为东南方,就往东南上,逢百步为止。此时辰在巽,未在坤,又从东南转向西南,往三百步,乃见天盘上未字加在申上,再逢八十步,方有路也。

渡河涉水

天河覆井渡河惊,水用寻罡水道通。支伤水涌前难渡,支吉不逢龙日亨。
其法,月将加时,专看天盘辰未卯子四字,为天河。若天盘四字加临地盘子卯辰未,名曰天河覆井。此时渡河,主沉溺。又法,水在周围,看天罡加处,为水道。如罡加孟,勿前行。加仲,勿中行。加季,勿后行。又法,六壬以日干为陆路,日支为水路。若支不受克,宜水路行。又看丙子、癸丑、癸未三日,为水尤日,不可行船渡河。假令丁亥日,巳将,寅时,天盘未字,为天河临地盘辰上,名天河覆井,不宜出兵渡河。馀仿此。

觅水求粮

丑为粮草未为泉,卯未之间水道间。饥渴有时难共饮,将军且算莫愁颜。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未卯酉三字,为水泉,以丑为粮草,以卯为水道。若天盘丑字落处,就从起算,往丑处进三百步,即见粮草。假令甲子日,戌将,卯时,未加子上,在北行三百步,有井泉。卯上加申,西南三百步,有水道。丑加午上,正南三百步有粮草。

藏形遁迹

紫房华盖可藏兵,卯木从魁莫自惊。月将加时投此处,自然遁迹却成功。
此论月将加时,专看天盘上子丑卯酉四处,如有事,或藏兵于山林沟壑,自然掩袭,必得全胜。假令丙寅日,午将,辰时,子加戌,宜西北藏百人。加丑,东北藏千人。酉加未,西南藏万人。此法不拘多少,可隐藏也。

水战

水战全凭风便方,日干未巳正堪详。白虎风神逢劫煞,飞廉大煞亦风乡。旺相乘煞风速起,休囚无煞息风狂。
巳为风门,未为风伯,白虎风神。若旺相逢,劫煞飞廉大煞,主大风暴起。休囚不乘煞,主无风。 大煞正月午,逆行四仲。 飞廉正月戌、巳、午、未、申、酉、辰、亥、子、丑、寅、卯。

虎神东传啸摧山,小吉相逢风迅迁。二神忽尔潜空宿,上克下兮风息焉。
虎乘寅,为入林啸风。未为风伯,乘虎,主大风下剋上。大风上剋下,虽有风。亦小

巳午雀居曲直课,煞推月日用辰干。更兼寅未相逢过,飓狂须索煞时间。
雀乘巳午为入巢,巢居主风,又热极生风也。寅为箕宿,好风。雀乘寅未,亦主大风。月,风伯,正月申。风煞,正月寅。俱逆行十二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