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二十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十四
  大六壬类集〈军帐赋 兵帐钩元〉

艺术典第七百二十卷

术数部汇考三十四

《大六壬类集》军帐赋

上将临戎,传式论攻。测将神之动静,辩主客之雌雄。
月将加时,战雄神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皆雄击雌。战雌神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也。

吴次临奇岁,刚柔之运转。秦宫加偶月,支干以研穷。
吴为丑地,黄帝初占云:阳年以大吉加岁支,阴年以小吉加岁支。常以四课三传,及占十二邦国,各得吉凶神将主之事。每阳月子寅辰午申戌是也。阴月丑卯巳未酉亥是也。以十二天官所临宫,以配前后天官,刚柔之月建每月,月支临日之辰用,用日上神,今日假令己丑阴年为用,立课日支上神,以小吉加丑,反为四柔,用对冲为初传,巳上登明,将得初传螣蛇,中传丑上见小吉,将得青龙,末传巳课于未上,见大吉,将得天后。此例为丑占用也。卯上宋国分从魁,为朱雀,主口舌,为反吟,占墓治,以从魁见太冲,为白虎,二月忌灾。赵分酉位是也。今贼丁火,以小吉加丑,即知大吉临酉上,赵分见墓神所临,自乱而破。其十二邦国分,皆占所临神将,上下凶恶以决安,其中斗牛宿吴分之丑神,小吉中有井鬼,秦分之未神。

亦举合神,加月支于南北。
合神,甲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是也。正时加月支,如甲申之年,遁五子,元见正月,丙寅加支,法以岁合神,加月建,以占十二国神将吉凶成败。

复推日宿,立用时而东西。
月将加正时为法,自后行宿度差,宜从中气而求之,即得其所治之神。观四正位后七日,用月将正位,更在明哲算约过宫时日,即无差也。

敌有使来,正时占察,支神制干,即为真说,反此情伪。
敌有使来,未知善恶,未审虚实,以月将加正时占之。辰上神制日上神,其言可信,客畏主也。反之者,日上神克辰上神,主有奸心,其言不可信。

日将朱空,而言有欺诈。
日上神将见朱雀、天空,来情有变,虚词欺诈。凡此并为虚诈事,不可信也。

年角阴行,而推穷奸诡。
角者,天罡。阴者,太阴。加在用神及年命者,所言不信。谓太阴蔽匿天罡凶神也。

下生上位。
正寅二卯下生,次时上神与日上神相生。

知诡诈以休行。
所生必是实情,相向多矣。

干叶于支。
日上神与辰上神相生。

谓阴谋之罢结。
二军无碍,阴谋必止。

寅申巳亥,天耳四时。
春寅、夏巳、秋申、冬亥,乃天耳也。

年上见者,来使潜机。
天耳日临辰,或人行年上者,来使必有奸谋,其言不足信也。

后乙曹冲。
后即神后,乙即太乙,功曹、太冲四神。

在日辰而诈约。
占敌人相约可往否,曹冲后乙临日辰,亦无实,不可往,皆为奸欺之情,更以察之。

贪狼奸贼。
辰未为奸邪,申子为贪狼,亥卯阴贼,此为六贼之神也。

临支干以虚欺。
日辰上见贪狼奸贼,皆凶神。

外国人来,岁神克乙而祸主。
外国人来投拜者,正时占太岁上神克天乙。假如太岁在申五月壬子日,主人殃,不可信也。甲子日卯时,占辰上见卯,卯上见未,子上见辰,辰上见申,朱雀空阴,神后为白虎,加临在太岁,乙乘巳在寅,受在太岁上亥所克。

他邦异情,阴神贼日以愁之
日辰之阴神,自胜其上神者,主受贼败。假令七月
丙午日申时,占丙上见寅,寅上见亥,午上见卯,卯上见子,功曹加丙,阴神见亥所克丙日之火,此为阴神自胜日,主大人不利也。

发使诸方年路支干。
发使在外方,正时占日辰,及使年上,去诸路方位,忌见凶神也。

切忌魁罡,次忧伏返。
忌见魁罡加临所向方位,及人行年支干,亦伏吟返吟,时皆不利。

门伤年处,道行殃而凶将灾深。
正时占所去上为门,若门上神伤行人者,使年上道,必有殃。吉将凶杀,去将必伤。

年制门时,滞病归,而吉神祸浅。
假令人行年在巳,所向门路在东方,四月酉时,占门上见寅,年上见辰,此乃门神伤行人之年也。身必灾滞。若行人年上神,伤门上神,行人不安,滞病而归。如人年在巳,四月丙午日酉时传送,加酉西行为使,即是行年伤门上神也。

初宜参觜。
参觜位属晋宋分,行使初发之时,见传送大吉。

三传终而吉将堪凭。
加之初传,不见传送与吉将伴,及中传见申与将伴,或其三传中见申,亦须去将并为上也。

日忌岁伤。
行者使发时日干五行,勿令岁所克也。

顾干神以到时预选。
假令庚辛日终,而不宜丙丁日到,伤元发日。又甲乙日发,丙日到,则吉。庚辛申酉日到,则大凶。取相生者吉。

忽闻贼起天罡之前。
天罡,天角也。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临处也。

临孟虚诞季则真然。
天罡加孟,贼不来。加季,贼来,吉。

加仲盘桓,神后加时,便同月将。
天罡加孟,贼不来,或半途迟疑未进。又以神后加正时,天罡加孟,即虚加季,实加仲,半道。

欲知行止。
要知贼在之位。

圆精视处,必见心田。
圆精者,天目也。夏丁、春乙、秋辛、冬癸。月将加正时,占贼行处,天目因察之。

井角贵人。
井宿秦分,小吉。角宿,天罡郑分,辰未临日辰,贼必至。辰未不临日辰,贼不来。

覆支干而贼兵益急。
若辰加季,天乙临日,贼必至。天乙临日,辰加孟,贼去,虚言不至。

元白制日。
元者,元武也。白者,白虎也。闻贼兵至时,元武、白虎所来神克日,贼强,宜急准备。若我临化必得。

入荧惑而贼垒宜坚。
太白庚神入荧惑,贼必来。荧入丙,辰入太白,贼不来。六甲旬,庚辛为太白,丙丁为荧惑,天上庚辛加地下丙丁是也。

复察游都。
游都者,甲己丑、乙庚子、丙辛寅、丁壬巳、戊癸申,游都皆以合神取用,看旺相休囚死者,若临子丑寅巳申,临辰复日,立见贼来,无差也。

支干伤吉,戴虎并蛇,师徒败绩。
游都临在日辰,贼立至。克日辰,尤凶。与螣蛇、白虎并军惊恐。若游都在死囚之地,为尤凶。不克日辰,即无事。

都将囚死日辰不克,以无惊。或加支干,上下相制而来疾。
都临日辰,上下相克制,而来疾。

孟仲季神。
游都临孟虚不来,加季,贼必来。加仲,迟疑不来。

定虚真总领于天罡。
天罡加孟,忧畏。加仲,两相守。加季,出战。

耳目神居。
大小二吉,是天日也。

探消息,皆从于地室。
地室,耳也。太冲,从魁是也。闻贼不得知其处,即使骑向天耳之下,临之,必得其贼住止行动。凡听人密事,向地耳下听之,准的也。室者,十二支位。占天耳所临之位是也。

不临支干。
游都不临今日支干。

忧合贵人。
游都与天乙并者,贼来。

好乡必不战。
游者,相生,丙丁临寅卯,寅卯临亥子,亥子临申酉,申酉临戊己,戊己临丙丁,此为好乡,不战。

畏处必交兵。
丙丁日忌亥子,甲乙日忌申酉,庚辛日忌巳午,戊午日忌寅卯,壬癸日忌壬戌。丑未,父子不相保,中外不相信。凡游都,天乙并在日辰前一辰,则一日至。二辰则二日至。隔四辰,则不至也。游都所临下辰克日,亦忌。

若在东方猛烈兮宜坚城垒。
闻贼至游都在东方,其贼势猛也。

或当南面威强兮速渡关津。
闻贼至游都在南方,其贼威锋不可近敌也。

在西迟疑,可赏符于将士。
游都在西方,其贼迟疑未进,可行功赏犒将士。

临北事退,得游玩于良辰。
游都在北方,其贼退,可极宴乐无虞。又须看旺相。

天罡天阳月建地阳。
《玉帐经》云:天罡,天阳也。

动偶天魁。
动偶为天魁,太岁天魁也。

静阴元见。
是地阴也。

若交相覆,君臣惊备于奸谋。
若上用兵察地,阴者覆阳,臣欲害君,子欲害父,妇欲害夫。若阳覆阴,君欲害臣,父欲害子,夫欲害妇。

或日重临水火,堤防于事变。
若值重阳重阴,皆凶。重阳时有火惊,重阴时有水惊。若闻贼,宜速备也。

功曹加甲阳,居日以无忧。
常以功曹加六甲,首闻贼占日干上见阳神,贼不来也。

旬首承箕阴在干而逢战。
功曹加甲,见阴神临日干,贼必至也。

大吉返伏太乙追寻。
《玉帐经》云:大吉、小吉临丑未,必藏于轸星巴上也。

吴临子午太冲可任。
吴,丑地也。未皆大吉临子午,贼在太冲下也。

巳亥见牛于星纪而排阵。
大吉临巴亥,还于大吉,停星纪,大是吉也。

辰戌遇斗向营室以加心。
大吉临辰戌,贼兵伏营室,乃亥上是也。

卯酉逢听,可掩袭于太簇。
大吉加卯酉,贼兵在从魁下潜伏。太簇乃酉神也。

寅申值耳,当备战于实沈。
大吉临寅申,贼兵定是在参星之下。参乃申神也。

干见贼多,支逢寇少。若皆占来国分大小。
闻贼加正时,视亥子二神临日,贼多。临辰,贼少。又游都临辰,寇少。临日,贼多。凡占巳亥上贼,四万四千四百四十人。辰戌,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人。卯酉,六万六千六百六十人。寅申,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人。丑未,八万八千八百八十人。子午,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人。看得国分野大小,旺相必多,休囚必少。假令春占,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也。

辰加克日,奇兵须防于后应。
支干辰克,贼在应后。又云:支若临干,贼必袭我后,速宜防备。

日覆于辰,锐卒急当于前扰。
干加支,贼必在我之前。又云:干加支,贼当道伏藏,宜准备。又云:天罡、太乙、神后、太冲四神临日,贼兵在前。临辰,贼兵在后也。

雀蛇之日。
朱雀、螣蛇临日,我兵必惊怖也。

白勾制而血光。
白虎制勾陈临日,必有兵。加辰,贼立在其方,有贼相布谋,切宜预备敌之。

虚轸之辰。
虚子之宿,轸巳之辰。

蛇鼠会而贼矫。
正时占见贼已临日辰,而克日辰者,其贼急畏,未可攻。我宜处阻依隘,从太岁备之。

太乙罡冲遇必争先。
闻贼占见太乙、太冲、天罡,克不克,贼先至矣。

夜防贼至兵备宜专。
三刑临日,夜贼斫营。太乙、太冲、天罡临日,宜固备。

甲乙闻忧。
甲乙日闻贼,宜丙丁巳午时,择吉门而出,必胜。甲乙木畏其金也。

烟怒可除于寇乱。
烟怒炽,当见贼,以五色利之,大胜也。

庚辛知事叶光,定见破烽烟。
庚辛日见贼,宜取壬癸亥子时出军,大胜。皆是子
扶母前行也。

木土东青。
春木旺,不可甲乙、戊己日东征,大凶也。

金火南输兮夜月。
夏火旺,不可丙丁、庚辛日南征,大凶。

甲庚西罹。
秋金旺,不可庚辛、甲乙日西行,必败。

丙壬北败兮冬天。
冬水旺,不可壬发,丙丁日北行,大凶。四季月,不可用戊己、壬癸日出兵,四维土,大凶也。

贵人出兵,开地千里。
占时用起见天乙以出兵,敌人千里畏伏。

螣蛇逢阵,众心忧畏。
正时用起螣蛇出军,多生惊骇死。

太常粗吉,知军士之营安。
正时用起太常出兵,营垒坚固,士卒粗安。

六合尤宜获金宝之美丽。
正时用起六合出兵,或占得邦国获金帛子女,大吉。

青龙大胜,得府库与图书。
正时用起青龙,出兵必胜。占得邦国府库图书,成功也。

朱雀多词,虑军戎之大耻。
正时发用见朱雀,被敌人毁辱,见灾。

太阴中怯,元武失物,以忧深。
发用太阴出兵,士卒怯弱,用起元武出兵,遗失士马,奔溃也。

天后无威,白兽自败而祸起。
发用天后出兵,不战则败。发用白虎出兵,士卒不安,有丧疾也。

空亡为失众。
初传虽吉,中末见空者,不可出兵。

天空乃毁军。
发用天空,不利出兵,士卒死伤,被欺诈凌辱之事。

勾陈发用,则战士折伤。
发用勾陈出兵,士卒死亡,车马折伤。

天罡加巳,则行者获利。
斗柄天罡指巳,为天地初开时,出兵开千里,大胜。

纵横建马。
天罡加午为纵横,坐甲而不出则吉。

坐帐调琴。
宜宴乐而备兵防贼。

指未必通,谓声名之显著。
天罡加未,未通小吉时,可出军及备所得也。

向申地迫言,灾祸以弥深。
天罡加申,天地小争时,又为道路迫时,不可出军,避之即吉。

值酉西方,地闭而车折马死。
天罡加酉,为天地关格,不可出师,必有隔绝,人马斗伤。

反来戌上,人乖而将殒兵伤。
天罡加戌,为天地反吟时,不可出兵。君臣反逆,父子相违,夫妇情别,奴婢害主。用之相害,出兵当乱,君臣不利,士卒多伤。

亥上见之,天窄而数伤惊怖。
天罡加亥,为天地窄时,百事皆凶。

子边见之地逼,而半路难居。
天罡加子,为地逼时,兵半路恍惚不安也。

丑向通途三十里宿,来晨任意,神助潜功。
天罡加丑,为天地小通时。其兵三十里宿,来晨任意前来。

每向寅上,龙见天乙以情欢。或到卯中,天地闭塞而气换。
天罡加卯,谓天地闭塞不通时,宜藏闭可也。

伏吟辰地,关梁闭塞,以潜通。
天罡伏吟时,亦为天地闭塞时,伏吟守己也。

若守城营,客将忧疑而自缩。
若守城营,贼将自退,不可出兵,必候贼擒。若近掩袭,贼寇到皆取之,必得远行,吉。

卒逢贼将方处来占。
时下见贼,加正时,看从何处来。

轻兵神后。
从子上来者,贼将先来,并是轻奇兵。

步卒牵牛。
贼从大吉上来,其贼将坚强也。

猛健功曹。
贼从功曹上来,其将士猛健也。

车骑长锵于兔腹。
贼从卯上来,有车骑相兼。

急旗角亢。
贼从辰上来,必有伏兵急速也。
卫兵变阵于龙头。贼从巳上来,名曰龙头,是太乙也。卫兵者,善能进退变化行阵,宜察而用之也。

马队胜光,大将秦宫而坐甲。
贼从午上来,其将武勇,或车马之众,当用奇兵待之。

骁从传送。
贼从申上来,其贼将勇兵锐。

明天赵次以运筹。
贼从酉上来,能明天道,酉为赵地大梁之次也。

天魁猛壮而难击。
贼从戌上来,将士猛壮,锐勇不可击。

登明突急而难留。
贼从亥上来,多有突急锐兵奇伏之卒也。

象色天机金来火应。
贼从申上来,我以赤旗火阵应之,四方皆此也。

刀兵相入勾陈是刑。
正时占勾陈克日,即战与刑,并在斗甲子东方也。

勾陈临日,两军合战以争雄。
申酉作勾陈临甲子,为刑金克申,克申必战,战在门两伤,四季神在外,必有大战也。

井斗来临,彼此收戈而息怒。
大小吉临甲子日辰,兵自解而不战也。井小吉,斗大吉也。

年逢六害。
若上将本命上见六害,子未、丑午、寅巳、卯辰、申亥、酉戌是也。与三命六害同也。

凶神必并于斗伤。
六害与凶神并者,当今日时必败,克日大凶。

日值孤雄,吉将堪逢于阵击。
孤者,岁月后二辰是也。孤者,背而击虚也。正月起子为孤,以午为虚。二月丑为孤,未为虚。次十二月,十二辰,周而复始。雄神,背神临击,雌者大胜雄神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宜取为精。凡精凶神临行年本命日辰,必大胜也。

官军欲胜勾制元都。
勾陈制元武者,所以必胜,官军利也。主将年上神克与元武、白虎亦胜。一说始终三传,前三五六合青龙也,后二四太阴、太常也。如有气,天乙神临将军行年,及用起天乙,须有气之乡,元武陷死囚之地,则战胜。若元武临日,辰逢克时,上勾陈,勿战而必败。天乙、勾陈所乘神于克,游都者必败。

损支坐败。
正时占干上神遥克支上神,或干支克,乃上克下,皆为坐败也。

伤干行输。
支上神克干上神,或支或干下克上,为主胜也。

欲掠何乡,戊己须逢于吉将。
欲出潜兵劫掠,视天地二位,其日是何甲旬,次占地,占戊己位,逢吉将时,出门有功名。凡天上戊己,亦为天将者,尤为吉也。假令甲子旬中辰巳位,属戊己,上下皆为吉将者,必获大胜将也。

前三后二。
前三六合后二太阴是也。

私门禁户以相扶。
有四禁户者,除定危开为地禁户,若卯酉,六太常、太阴、青龙历其地,大吉,入水不伤,入火不伤,受天乙之禄也。

三路迷心时下罡随于孟仲
路逢三叉,欲知何道吉,正时看天罡加孟,左道加季,右道通仲,中道通此下,本军大捷,所求必通。

两岐惑意,日辰左右以规模。
行逢道两岐者,干吉者左道通,支吉者右道通。

欲渡江河干伤莫入。
正时占之害,水必涨,有沉溺之灾。

卯辰及酉。
地有三井,卯、辰、酉是也。天有三河,壬、癸、子是也。

天河覆井以沉波。
正时占有三河内,一河临地井者,覆水之厄,不可渡河也。

泊忌冲罡,太岁遭虚而祸急。
正时占见太冲,天罡加支干,风涛神后,支干太岁,船行沉溺之灾。

泥陷之地,天罡指处以堪行。
亦作泥池干吉利陆,如有泥水,亦取天罡,去通乾地也。一云:天孟勿前行,加仲勿中行,加季勿后行。

支吉干伤,水面通船而宜立。
支吉利水路,行凡丙子、癸丑、癸未为伤水龙日,不可涉水,有沉溺之灾。又戊寅、己卯亦凶,凡卯为船为车,临支为船,临干为车。卯在旺相,车船无损。在死囚之地,车船故破。乃占天罡加孟前,有补处。加
季尾,有补处。

昏濛失路执式天盘。
出林野贼濛树木大林,暗失路,执式盘于地,取天罡加孟左行,加仲直行五十步,当得好道也。

参行意晓。
参宿传送下,自然开路也。参即申。

天角堪行,或临孟仲季之方,举兵不可误也。
天角,天罡也。去必有路。天罡加孟,左行加仲,直行加季,右往即通。角即辰也。

以天罡地户之头戴,行情自开焉。
常以天罡地户头戴式行,则不迷惑天门地户,此空下有天门地户。

丙壬憩歇。
正时占丙,丁壬潜行憩歇。

趋井房之清泉。
正时占小吉有井宿,太冲有房宿,其下可以求泉或河,不出三百步,亦天道路也。

欲劫军粮,向吴秦之太庙。
月将加正时,大小吉下,必有劫粮。吴分大吉,秦分小吉,此二位求粮,必得。

大吉紫房,神后华盖。
大吉为紫房,神后为华盖。

能藏万卒,急行无害。
凡占吉事,须行藏者,大吉、神后,可以掩袭,必得也。

太冲千骑。
此下可藏千骑。

从魁可遁百人。
酉为女后之神,可藏百人。

牛鬼参回,天驷当潜不败。
凡伏兵及避恶,可以从丑上去,向未回,向申立定。向未上去,潜兵避恶,追不可得也。丑上有牛宿,未申上有井参宿也。

青常阴合。
青龙、太常、太阴,六合是也。

大梁大火以同居。
大梁从魁,酉,大火,太冲,卯也。

除定危开,主将其方而喜在。
除定危开,为地禁户。卯酉,天乙之私门,青龙、太常、太阴,六合并出,其下大吉。

急贼方所初传五行。
忽闻贼正时占,只是初传贼之位也。

水为北虏火作南兵。
亥子为水,巳午为火。

后见土神,有虏急从于四季。
辰戌丑未也。

初当木位,其谋必见于东溟。
东方初传见子亥,是此方来也。

地恐埋军。
军行次山林、石城间波泽,恐有伏兵。

参轸虚房而速备。
正时占申巳子卯临日辰,必有伏兵。

象宜休卒,蛇支兽干以寻惊。
神旺相与刑煞并者,大凶,必有战。有与刑煞并日,能制支,伏兵不敢动。与蛇虎克日辰,有卒惊,宜察而备之。

斗季损支邀截我后。
正时占天罡加季,有伏兵。支伤干吉,伏兵在后也。

干伤前伏,阴阳左右。
干伤支吉,伏兵在前。天罡加阳,伏兵在左,加阴,伏兵在右。

带刑并煞,旺相,而猛将来争。
伏兵上子卯巳申,并煞有旺相。

无煞空刑,将弱而庸夫退骤。
刑杀上空亡无气者,伏兵不敢起退。

三刑五墓日辰,遇而夜防。
正时占日辰上见三刑五墓,神加之者,主将宜徙营,不然,大凶也。

蛇虎魁罡,支干遭而宿候。
又占辰戌为白虎、螣蛇临支干者,皆有伏兵,夜防寅上至。

寨营心动青龙常兮,信使将来。
注曰:下营未定,心动者,正时占日辰上,见青龙、太常,必有来使也。

郊野目瞤风雨暴兮,高陵欲就。
正时占日辰上见魁罡蛇虎,必有贼至。占见卯子临日辰,欲有暴雨,就安高处置营。

忽被围绕日辰阴阳。
经云:伤不伤,视阴阳。正时四课,日辰之阴阳不去。

交争见损,和好无伤。
若支干被伤,有恶斗相伤。假令见吉神临日,不伤。

凡欲突围,随斗罡而可击。
月将加正时,正罡所临之方。黄帝曰:兵围干。

后占出路,以勾陈而取强。
假令寅卯为勾陈,可宜四季之旦,从开星下去,吉。开星者,春房、夏张、秋娄、冬壁。

审察其情,用神传出于天乙。深知其义,吾军可动于龙骧。
正时占初发动,初在天乙,后传出在天乙前,可向天罡,可向出而必利。

潜起掠地,元神须壮,能制支干,戎兵必旺。
我欲掠他境,潜伏谋军,正时占,乃视元武所乘神,旺相克日辰者,必捷也。

若乘四季。
元武乘辰戌丑未四季为神也。

忌甲乙为东征。
忌甲乙日发行及行兵,行东方,则凶。

曹冲二神。
元武乘功曹、太冲二神。

虑庚辛而西向。
忌庚辛日发兵及兵行西方,则凶。

龙头莫犯。
凡攻城,勿攻辰之神龙头,必损主将。

察支干以休囚。
凡旺相之日,外之气强,可战。干气强,不可攻击也。

背腹宜攻,要日辰之旺相。
攻城宜龙头腹,必获捷功。凡阴城,龙头在亥,尾在巳,腹魁,背辰。阳城,龙头在巳,尾在亥,腹辰,背魁。

视法式以昭昭,知军情之荡荡。
明视法式,明心清净,使军心之定。孤虚者,空亡为孤,对冲为虚。一说岁后,或日月后,是孤对,冲是虚,以攻击背孤,向虚者吉。

经曰:怖不怖,视五墓。败不败,视六害。斗不斗,刑相簇。此将军玉帐之珍,乃帝王金门之宝。
兵帐钩元野宿安营

日晚行疲欲建营,支干逢墓不安宁。
元经曰:五墓并日辰者,夜必有贼兵至,宜防之。五墓者,春未、夏戌、秋丑、冬辰。假如春占乙丑日巳时亥将,小吉加丑日,支逢墓,主本夜有贼偷营,宜备之,无虞。

十干忌例。
甲乙木忌未,丙丁火忌戌,庚辛金忌丑,戊癸己壬忌辰。

卯辰巳兮宜防贼兵,书说此是三刑。
其法以卯辰巳三刑,若临日辰,主本夜有贼兵至。兵法曰:三刑五墓,日辰逢而夜防贼至。假如壬戌日申时寅将,支干并逢墓刑。馀仿此。

若见魁罡为恐怖。
占法不分四季,但凡辰戌临日辰,主本夜有惊恐。假如癸未日未时戌将,其支逢魁,其干逢罡,主本夜有惊恐。

将兼蛇虎重遭惊。
占法以月将用贵神,若螣蛇、白虎临日辰者,则主本夜有贼兵至。假如辛卯日戌时寅将,其日支逢螣蛇,主本夜有惊恐,宜备之。馀仿此。

大吉临干宜急去。
占法以月将加时,若大吉临干,不宜安营,去之,吉。假如丙子日辰时子将,占大吉临干,宜急去,择地居之,吉。

不逢斯将即堪停。
以月将加正时,不分三刑五墓,蛇虎魁罡大吉。若不临干,但任立营,吉。
行择吉道

遇寇途中,择路行马蛇为武,北休征,见木为之忌,申酉庚辛,南往不宜兵。元武畏方为厄地,军师须要会其情。
兵书曰:元武所畏之方,不宜行兵。假如丙申日巳时酉将,占乃功曹为元武,不可西行。

军行择路实多途,更以阴阳作岁模。
其岁论阴岁阳岁,子寅辰午申戌为阳,丑卯巳未酉亥为阴也。

阳岁大吉来加上,阴岁还将小吉铺。丙丁之下为天道,甲庚之下是人居。
阳年以大吉加太岁,阴年以小吉加太岁,寻甲庚丙丁之方行军,吉。假如甲午年,以大吉加午,向未戌子丑方,合甲庚丙子之方,吉。又如癸卯年,以小吉加卯向,辰戌丑卯方,合甲庚丙丁之方,吉。盖甲在寅,丙在巳,庚在申,丁在未,寅巳申未所临之方是也。

惟此四方临处吉,其馀方所并凶乎。
凡行军向此四方,大吉。馀仿此。
察贼所在
闻贼未知其所在,加时春乙夏居丁。秋辛冬癸名天
目,贼当此下伏其形。
闻贼不知所在,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目所临之方,贼必在其下也。天目者,春乙、夏丁、秋辛、冬癸。假如十月癸卯日巳时寅将,癸在子前,大吉临辰,故知贼在东南方。

途中前后疑逢贼,大吉所临知贼程。
《神枢经》曰:欲知贼在何所以,月将加正时,视大吉所临之方,则知贼之所在也。

临于子午大冲下,如加辰戌伏登明。寅申贼居参宿下,丑未必应藏轸星。卯酉却于从魁伏,巳亥还于大吉停。
大吉停者,大吉方停止也。若大吉临子午,贼必伏于大冲下。大吉临寅申,贼必伏于参宿申下。假如丙子日巳时酉将,大吉临酉,贼伏正西从魁酉下。馀仿此。

带刑旺相难冲击,设法抽军别路行。
占贼所在,须要察其刑旺之方。如甲子日刑在东方,谓卯刑子,子刑卯也。旺如春占得木,夏占得火,秋占得金,冬占得水。相如春火、夏土、秋水、冬木是也。假如夏丙寅日申时申将,大吉临丑,贼伏巳方轸星下。巳属火,夏旺,乃贼居旺地,有兵旅之责者,不可妄攻。馀仿此。
疑贼前后

贼近我军推后先,加时占测用防奸。巳申子卯临支后,立在干头巳在前。干若临支寇当路,支若临干随我轩。
占贼前后,看巳申子卯四神临干,贼必在我之前。若临支,贼必在我之后。若不临支干,前后俱无贼。若支干俱临,前后俱有贼。
疑贼伏兵

恐贼埋军居要程,支干上诀最通灵。子卯巳申来复立,〈一云支于伏〉敌寇奸邪布伏兵。
出军安营,恐有伏兵,以正时占之。若巳申子卯临支干者,主有伏兵。不临支干者,无伏兵。假如己丑日申时卯将,申临丑支,主有伏兵。

旺相带刑逢必战,休囚空亡不敢征。
旺相者,论四季,如春占木旺,火相。夏占火旺,土相。秋占金旺,水相。冬占水旺,木相。假如春占甲戌日申时酉将,卯临干,此神为旺相,主有伏兵,带刑者。如巳临寅,子临卯,申临巳,卯临子之类是也。假如戊子日寅时巳将,占申临巳,此神旺相,带刑,主有伏兵。又如乙卯日寅时亥将,子临卯,空亡带刑,主无伏兵。

干伤前伏支伤后,干支俱损莫冲惊。
干受伤,有伏兵在前。支受伤,有伏兵在后。干支俱受伤,主前后俱有伏兵。假如丁卯日申时亥将,戌临干,午临支,干支俱无伤,主前后皆无伏兵。
抽军避寇

贼势凭陵我未强,抽军回避向天罡。系孟直须从右隐,仲季偏宜向左藏。
若途中逢贼,他强我弱,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所在。如孟,宜向右边避之。仲季,宜向左边避之。吉。假如乙亥日辰时未将,天罡加季,宜向左边避之也。

从魁大冲为胜地,天上申加为好方。
凡出,宜向从魁大冲方下去之,吉。假如乙酉日巳时申将,则从魁临午,大冲临子,宜向子午方,吉。只忌旺方。忌旺方者,春不宜行东,夏不宜行南,秋不宜行西,冬不宜行北。
渡关觇贼

觇贼行程渡彼关。
我之师欲行程,而渡彼之关,将觇贼之情事,以为进止。

行年岁月日冲难。
行年太岁,月建日辰冲破下,切不可去。将军与去人同之。

日干上将休囚恶。
假如春占日辰,上见登明、神后、从魁传送太阴、元武、白虎、天后,此神为休囚,故恶之。

旺相相生去即安。
假如秋占日辰,上见传送从魁、登明、神后、太阴、元武、白虎、天后,此神为旺相,渡关安妥无虞。
游都占贼来否

贼欲相凌切要知,游都作限用占之。游都甲己当居丑,乙庚在子丙辛箕。丁壬居己言非谬,戊癸从申更不移。
此言游都逐日所在,甲己日寻丑,乙庚日寿子,丙辛日寻寅,丁壬日寻巳,戊癸日寻申。又云:庚临丙兮贼信方来,丙临庚兮寇情欲退。正与奇门白入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须灭。同意。

游都复日今将到,前之一日在明期。
兵法曰:游都如今日日辰,贼主今日到。前之一日用之,一日到也。假如辛卯日未时巳将,占贼来否,以月将加正时寅,为游都,加辰,居辛卯日辰之前一辰,主贼明日即到也。

二三依次须防禦,若临前四不侵围。
若游都临日辰之前二辰,主贼后二日到。临前三辰,则后三日到。若临日辰之前四辰,谓其贼已过去,必无来意。假如壬午日午时寅将,占以月将加时巳,为游都在酉,居日辰之前三辰,主贼后三日到。

游都旺相支干畏,贼势凭凌难守持。
若游都旺相而克支干者,其贼势猖獗难当。假如春丙辛日,占寅为游都旺,谓木旺于春也。丁壬日巳为游都相,谓巳属火,而寅生之,是相也。朴斋曰:若是游都旺相加,休囚死地者,贼势虽旺,必败。游都囚死,加旺相地者,贼攻城池。若勾陈克游都者,贼必败。不克者,未败也。

旺相休囚生克例。
同类者为旺,我生者为相,我克者为休,克我者为囚,生我者为死。

游都加处喜降卒。
言上下相生为喜,若游都加处上下相生无克,贼主不战而降。假如丙辛日,以寅为游都,加亥子之地,此乃上下相生,又是旺生之方,故不战有降也。

畏下难侵大战时。
谓游都加所克之地为畏。假如丁壬日,以巳为游都,加亥子之地,巳火受克,故为游都所畏之方。不宜为客也。

若在东南灾稍重。
经曰:游都临东方,贼势必猖狂。又曰:或居东方猛烈兮,早坚城叠。或当南面威武兮,速备关津。

临于西北祸当微。
经曰:游都在西,宜以犒兵。游都在北,禦奸振旅。又曰:在西迟疑,可息饷士,居北退闲,戏玩佳美。

不见游都视天乙,临处还如都将推。
游都逐日有在如何,不见谓离日辰远,故曰不见也。天乙者,贵人之名也。还如都将推者,谓寻贵人临处,照依游都之法推之。假如庚子日亥时丑将,以月将加正时,游都在子,临戌,退于日支后二辰,故曰不见。今乃不见游都,当视天乙所临以当之。抑天乙本贵人之名,居十二神之首,亦以月将加正时,见小吉为贵人,加巳在日辰之前五辰,主贼已过他境,必不来也。

子辰巳未加今日,贼到猖狂疾似飞。
闻贼之时,若子辰巳未临日辰者,主贼到自速。假如甲寅日未时戌将,巳临日辰,主贼到即,又遁回,丙辰日复来也。
闻贼去审

传闻贼去尚疑奸,却把天罡占试看。加孟未行加仲去,加季行行已出关。
《三元经》曰:寅申巳亥为孟,子午卯酉为仲,辰戌丑未为季。
《灵辖经》曰:占贼已去未去,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所加,即知去否。其法以月将加正时,若天罡加孟,主贼未去。加仲,即欲去。加季,必已去矣。假如十一月甲辰日午时丑将,天罡加酉,主贼将去也。

大吉临干将出界,不然犹自在吾山。
此专视大吉临干,主贼必启行,已出我之地界,不临干尚未也。假如乙酉日午时卯将,大吉临干,贼已出界讫。
突围出处

或被兵围不要忙,即寻出路向天罡。
太公曰:兵围千里,斗到必通。其法以月将加正时,向天罡下出走,大吉也。假如丁酉日巳时亥将,天罡到戌,宜向西北乾方逃避之,吉。

若值降宫申酉地。
以月将加正时,若亥加子午卯酉,谓之降宫,宜向申酉方出,吉。假如丙午日未时卯将,亥临卯,为降宫,宜向申酉之方出,吉。

明堂时往大冲方。
月将加正时,若子临子午卯酉,谓之明堂,宜向卯方出,吉。假如戊申日卯时午将,子临酉,为明堂,向卯方出,吉。

玉堂直突天魁下。
月将加正时,丑临子午卯酉,谓之玉堂,宜向辰方出,吉。

利若锋铓八极张。
谓兵历危险之地,卒逢敌人,势甚不利。宜向天罡下走出,吉。此为八极张也。《朴斋》曰:八极者,人极也。天罡者,八极开张之地也。凡避人走势,宜从天罡下出去,自吉。
日辰上将相生吉,相克如今见损伤。兵法曰:伤不伤,视阴阳。凡被兵围,视日辰上无伤,吉。若日辰有伤,决主伤损兵将也。假如甲子日辰时丑将,法以月将加正时,顺数至本日支辰上,见酉为从魁,金神也。至日干寅上见亥,为登明,水神也。此二将俱不相伤,无虑。
今日战否

两军相守已经时,今辰忧战欲占之。
谓两国将兵对垒,相守多时,今日恐见阵,故占其吉凶何如耳。

勾陈克日刑并斗,不克无刑各护持。大小吉临支干上,两军俱自解其围。
占今日战否,当视勾陈克日,必有战。若刑并者,尤的。假如甲寅日未时丑将,占乃酉为勾陈,属金日,干属木,被勾陈克之,主必见阵也。又如丁丑日酉时卯将,占未加丑,丑加未,是大小吉加于干支之上,两军决不接刃。

斗罡加孟须坚守,加仲相伤彼此疲。加季出兵攻击胜,若人知此合天机。
月将加正时,若天罡加孟,固守无战。加仲,必主营战互伤之象。加季,出兵急击,大胜。孔明曰:凡有戎兵之责者,皆准天罡参看,无往不利。
欲战审刑

六害加临年命上,此时攻战自遭刑。
若将军本命行年上,见六害与凶神并者,当日时出战,必败。为将者,不可不慎也。六害者,丑午害、寅巳害、子未害、卯辰害、申亥害、酉戌害,谓之穿心六害。假如主将本命甲午壬寅日卯时戌将,占大吉临干,马牛相畏,为六害,与本命相关,此时不宜攻战,凶。

白虎若加凶更甚。
假如丙丁日辰时午将,主将本命壬寅,白虎加之,凶。

日辰还忌切须明。
若日辰之上,亦忌白虎加之,凶。假如甲戌日酉时午将,白虎临日辰,极凶。此时出战,必败。为将者,尤当勖也。

战雄用起春寅胜,夏巳秋申冬亥并。
战雄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也。其法专以主客论。若雄临干,客胜。雌临支,主胜。假如丙寅日未时丑将,亥为战雄临干,客胜。

冲破为雌值凶恶,此术标题龙首经。
战雌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雄对冲者是也。雌临干,客败。雄临支,主败。假如春占己卯日酉时戌将,申为战雌临干,客败。
决定胜负

两军交战谁当胜,主客后先看日辰。先起为客后起主,将若明之不陷军。
其法专以日辰干支分主客,先起者为客,后应者曰主。故为将,先明主客,然后方决胜负也。

干克支兮利为客,支克干兮宜主人。
若干克支,利为客,宜先起兵。支克干,利为主,宜后举兵也。假如乙未日未时酉将,午临干,酉临支,谓干上午火,克支上酉金,乃上克下,客胜,宜先举兵。孔明曰:干为上,支为下,看干支所得之神,论生克也。

本将行年宜制虎。
主将行年本命,若克白虎,吉而师有功。白虎克主将年命者,凶而败也。假如壬戌日午时寅将,主将本命乙丑,河魁为白虎,丑戌相刑,与本命刑克,凶。

不然须见克勾陈。
主将行年本命不能制虎,而能克勾陈者,亦吉。假如丁卯日巳时午将,主将本命壬寅,未为勾陈,本命上得卯木克之,是勾陈受克,利行军,吉。

无此即须勾克武。
既不制虎,又不克勾,只看勾陈克元武,亦吉。勾克武者,论天上勾陈、元武相克是也。假如乙丑日丑时辰将,则天罡为勾陈,登明为元武,故曰勾陈克元武。最利行军。

勾陈利克贼方神,贼方之上勾陈立,天乙遥能制下辰。
凡勾陈所乘之神,能克贼方之神,即胜。假如丙午日寅时亥将,贼居午地,太冲为勾陈,在午,是贼方之上,勾陈立遥者远也。今勾陈立于贼方之上,无从制之,故取天乙所乘之神亥水,遥克贼方午火,使贼不得力,而易败耳。故曰:天乙遥能制下辰。

遇此名为天灭寇,佑我行师得大勋。
若主将行年本命,刑克勾陈、白虎,或勾陈克元武,或天乙遥克贼方之神,谓之天灭其寇,世大利。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二十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十四
  大六壬类集〈军帐赋 兵帐钩元〉

艺术典第七百二十卷

术数部汇考三十四

《大六壬类集》军帐赋

上将临戎,传式论攻。测将神之动静,辩主客之雌雄。
月将加时,战雄神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皆雄击雌。战雌神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也。

吴次临奇岁,刚柔之运转。秦宫加偶月,支干以研穷。
吴为丑地,黄帝初占云:阳年以大吉加岁支,阴年以小吉加岁支。常以四课三传,及占十二邦国,各得吉凶神将主之事。每阳月子寅辰午申戌是也。阴月丑卯巳未酉亥是也。以十二天官所临宫,以配前后天官,刚柔之月建每月,月支临日之辰用,用日上神,今日假令己丑阴年为用,立课日支上神,以小吉加丑,反为四柔,用对冲为初传,巳上登明,将得初传螣蛇,中传丑上见小吉,将得青龙,末传巳课于未上,见大吉,将得天后。此例为丑占用也。卯上宋国分从魁,为朱雀,主口舌,为反吟,占墓治,以从魁见太冲,为白虎,二月忌灾。赵分酉位是也。今贼丁火,以小吉加丑,即知大吉临酉上,赵分见墓神所临,自乱而破。其十二邦国分,皆占所临神将,上下凶恶以决安,其中斗牛宿吴分之丑神,小吉中有井鬼,秦分之未神。

亦举合神,加月支于南北。
合神,甲己乙庚丙辛丁壬戊癸是也。正时加月支,如甲申之年,遁五子,元见正月,丙寅加支,法以岁合神,加月建,以占十二国神将吉凶成败。

复推日宿,立用时而东西。
月将加正时为法,自后行宿度差,宜从中气而求之,即得其所治之神。观四正位后七日,用月将正位,更在明哲算约过宫时日,即无差也。

敌有使来,正时占察,支神制干,即为真说,反此情伪。
敌有使来,未知善恶,未审虚实,以月将加正时占之。辰上神制日上神,其言可信,客畏主也。反之者,日上神克辰上神,主有奸心,其言不可信。

日将朱空,而言有欺诈。
日上神将见朱雀、天空,来情有变,虚词欺诈。凡此并为虚诈事,不可信也。

年角阴行,而推穷奸诡。
角者,天罡。阴者,太阴。加在用神及年命者,所言不信。谓太阴蔽匿天罡凶神也。

下生上位。
正寅二卯下生,次时上神与日上神相生。

知诡诈以休行。
所生必是实情,相向多矣。

干叶于支。
日上神与辰上神相生。

谓阴谋之罢结。
二军无碍,阴谋必止。

寅申巳亥,天耳四时。
春寅、夏巳、秋申、冬亥,乃天耳也。

年上见者,来使潜机。
天耳日临辰,或人行年上者,来使必有奸谋,其言不足信也。

后乙曹冲。
后即神后,乙即太乙,功曹、太冲四神。

在日辰而诈约。
占敌人相约可往否,曹冲后乙临日辰,亦无实,不可往,皆为奸欺之情,更以察之。

贪狼奸贼。
辰未为奸邪,申子为贪狼,亥卯阴贼,此为六贼之神也。

临支干以虚欺。
日辰上见贪狼奸贼,皆凶神。

外国人来,岁神克乙而祸主。
外国人来投拜者,正时占太岁上神克天乙。假如太岁在申五月壬子日,主人殃,不可信也。甲子日卯时,占辰上见卯,卯上见未,子上见辰,辰上见申,朱雀空阴,神后为白虎,加临在太岁,乙乘巳在寅,受在太岁上亥所克。

他邦异情,阴神贼日以愁之
日辰之阴神,自胜其上神者,主受贼败。假令七月
丙午日申时,占丙上见寅,寅上见亥,午上见卯,卯上见子,功曹加丙,阴神见亥所克丙日之火,此为阴神自胜日,主大人不利也。

发使诸方年路支干。
发使在外方,正时占日辰,及使年上,去诸路方位,忌见凶神也。

切忌魁罡,次忧伏返。
忌见魁罡加临所向方位,及人行年支干,亦伏吟返吟,时皆不利。

门伤年处,道行殃而凶将灾深。
正时占所去上为门,若门上神伤行人者,使年上道,必有殃。吉将凶杀,去将必伤。

年制门时,滞病归,而吉神祸浅。
假令人行年在巳,所向门路在东方,四月酉时,占门上见寅,年上见辰,此乃门神伤行人之年也。身必灾滞。若行人年上神,伤门上神,行人不安,滞病而归。如人年在巳,四月丙午日酉时传送,加酉西行为使,即是行年伤门上神也。

初宜参觜。
参觜位属晋宋分,行使初发之时,见传送大吉。

三传终而吉将堪凭。
加之初传,不见传送与吉将伴,及中传见申与将伴,或其三传中见申,亦须去将并为上也。

日忌岁伤。
行者使发时日干五行,勿令岁所克也。

顾干神以到时预选。
假令庚辛日终,而不宜丙丁日到,伤元发日。又甲乙日发,丙日到,则吉。庚辛申酉日到,则大凶。取相生者吉。

忽闻贼起天罡之前。
天罡,天角也。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临处也。

临孟虚诞季则真然。
天罡加孟,贼不来。加季,贼来,吉。

加仲盘桓,神后加时,便同月将。
天罡加孟,贼不来,或半途迟疑未进。又以神后加正时,天罡加孟,即虚加季,实加仲,半道。

欲知行止。
要知贼在之位。

圆精视处,必见心田。
圆精者,天目也。夏丁、春乙、秋辛、冬癸。月将加正时,占贼行处,天目因察之。

井角贵人。
井宿秦分,小吉。角宿,天罡郑分,辰未临日辰,贼必至。辰未不临日辰,贼不来。

覆支干而贼兵益急。
若辰加季,天乙临日,贼必至。天乙临日,辰加孟,贼去,虚言不至。

元白制日。
元者,元武也。白者,白虎也。闻贼兵至时,元武、白虎所来神克日,贼强,宜急准备。若我临化必得。

入荧惑而贼垒宜坚。
太白庚神入荧惑,贼必来。荧入丙,辰入太白,贼不来。六甲旬,庚辛为太白,丙丁为荧惑,天上庚辛加地下丙丁是也。

复察游都。
游都者,甲己丑、乙庚子、丙辛寅、丁壬巳、戊癸申,游都皆以合神取用,看旺相休囚死者,若临子丑寅巳申,临辰复日,立见贼来,无差也。

支干伤吉,戴虎并蛇,师徒败绩。
游都临在日辰,贼立至。克日辰,尤凶。与螣蛇、白虎并军惊恐。若游都在死囚之地,为尤凶。不克日辰,即无事。

都将囚死日辰不克,以无惊。或加支干,上下相制而来疾。
都临日辰,上下相克制,而来疾。

孟仲季神。
游都临孟虚不来,加季,贼必来。加仲,迟疑不来。

定虚真总领于天罡。
天罡加孟,忧畏。加仲,两相守。加季,出战。

耳目神居。
大小二吉,是天日也。

探消息,皆从于地室。
地室,耳也。太冲,从魁是也。闻贼不得知其处,即使骑向天耳之下,临之,必得其贼住止行动。凡听人密事,向地耳下听之,准的也。室者,十二支位。占天耳所临之位是也。

不临支干。
游都不临今日支干。

忧合贵人。
游都与天乙并者,贼来。

好乡必不战。
游者,相生,丙丁临寅卯,寅卯临亥子,亥子临申酉,申酉临戊己,戊己临丙丁,此为好乡,不战。

畏处必交兵。
丙丁日忌亥子,甲乙日忌申酉,庚辛日忌巳午,戊午日忌寅卯,壬癸日忌壬戌。丑未,父子不相保,中外不相信。凡游都,天乙并在日辰前一辰,则一日至。二辰则二日至。隔四辰,则不至也。游都所临下辰克日,亦忌。

若在东方猛烈兮宜坚城垒。
闻贼至游都在东方,其贼势猛也。

或当南面威强兮速渡关津。
闻贼至游都在南方,其贼威锋不可近敌也。

在西迟疑,可赏符于将士。
游都在西方,其贼迟疑未进,可行功赏犒将士。

临北事退,得游玩于良辰。
游都在北方,其贼退,可极宴乐无虞。又须看旺相。

天罡天阳月建地阳。
《玉帐经》云:天罡,天阳也。

动偶天魁。
动偶为天魁,太岁天魁也。

静阴元见。
是地阴也。

若交相覆,君臣惊备于奸谋。
若上用兵察地,阴者覆阳,臣欲害君,子欲害父,妇欲害夫。若阳覆阴,君欲害臣,父欲害子,夫欲害妇。

或日重临水火,堤防于事变。
若值重阳重阴,皆凶。重阳时有火惊,重阴时有水惊。若闻贼,宜速备也。

功曹加甲阳,居日以无忧。
常以功曹加六甲,首闻贼占日干上见阳神,贼不来也。

旬首承箕阴在干而逢战。
功曹加甲,见阴神临日干,贼必至也。

大吉返伏太乙追寻。
《玉帐经》云:大吉、小吉临丑未,必藏于轸星巴上也。

吴临子午太冲可任。
吴,丑地也。未皆大吉临子午,贼在太冲下也。

巳亥见牛于星纪而排阵。
大吉临巴亥,还于大吉,停星纪,大是吉也。

辰戌遇斗向营室以加心。
大吉临辰戌,贼兵伏营室,乃亥上是也。

卯酉逢听,可掩袭于太簇。
大吉加卯酉,贼兵在从魁下潜伏。太簇乃酉神也。

寅申值耳,当备战于实沈。
大吉临寅申,贼兵定是在参星之下。参乃申神也。

干见贼多,支逢寇少。若皆占来国分大小。
闻贼加正时,视亥子二神临日,贼多。临辰,贼少。又游都临辰,寇少。临日,贼多。凡占巳亥上贼,四万四千四百四十人。辰戌,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人。卯酉,六万六千六百六十人。寅申,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人。丑未,八万八千八百八十人。子午,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人。看得国分野大小,旺相必多,休囚必少。假令春占,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也。

辰加克日,奇兵须防于后应。
支干辰克,贼在应后。又云:支若临干,贼必袭我后,速宜防备。

日覆于辰,锐卒急当于前扰。
干加支,贼必在我之前。又云:干加支,贼当道伏藏,宜准备。又云:天罡、太乙、神后、太冲四神临日,贼兵在前。临辰,贼兵在后也。

雀蛇之日。
朱雀、螣蛇临日,我兵必惊怖也。

白勾制而血光。
白虎制勾陈临日,必有兵。加辰,贼立在其方,有贼相布谋,切宜预备敌之。

虚轸之辰。
虚子之宿,轸巳之辰。

蛇鼠会而贼矫。
正时占见贼已临日辰,而克日辰者,其贼急畏,未可攻。我宜处阻依隘,从太岁备之。

太乙罡冲遇必争先。
闻贼占见太乙、太冲、天罡,克不克,贼先至矣。

夜防贼至兵备宜专。
三刑临日,夜贼斫营。太乙、太冲、天罡临日,宜固备。

甲乙闻忧。
甲乙日闻贼,宜丙丁巳午时,择吉门而出,必胜。甲乙木畏其金也。

烟怒可除于寇乱。
烟怒炽,当见贼,以五色利之,大胜也。

庚辛知事叶光,定见破烽烟。
庚辛日见贼,宜取壬癸亥子时出军,大胜。皆是子
扶母前行也。

木土东青。
春木旺,不可甲乙、戊己日东征,大凶也。

金火南输兮夜月。
夏火旺,不可丙丁、庚辛日南征,大凶。

甲庚西罹。
秋金旺,不可庚辛、甲乙日西行,必败。

丙壬北败兮冬天。
冬水旺,不可壬发,丙丁日北行,大凶。四季月,不可用戊己、壬癸日出兵,四维土,大凶也。

贵人出兵,开地千里。
占时用起见天乙以出兵,敌人千里畏伏。

螣蛇逢阵,众心忧畏。
正时用起螣蛇出军,多生惊骇死。

太常粗吉,知军士之营安。
正时用起太常出兵,营垒坚固,士卒粗安。

六合尤宜获金宝之美丽。
正时用起六合出兵,或占得邦国获金帛子女,大吉。

青龙大胜,得府库与图书。
正时用起青龙,出兵必胜。占得邦国府库图书,成功也。

朱雀多词,虑军戎之大耻。
正时发用见朱雀,被敌人毁辱,见灾。

太阴中怯,元武失物,以忧深。
发用太阴出兵,士卒怯弱,用起元武出兵,遗失士马,奔溃也。

天后无威,白兽自败而祸起。
发用天后出兵,不战则败。发用白虎出兵,士卒不安,有丧疾也。

空亡为失众。
初传虽吉,中末见空者,不可出兵。

天空乃毁军。
发用天空,不利出兵,士卒死伤,被欺诈凌辱之事。

勾陈发用,则战士折伤。
发用勾陈出兵,士卒死亡,车马折伤。

天罡加巳,则行者获利。
斗柄天罡指巳,为天地初开时,出兵开千里,大胜。

纵横建马。
天罡加午为纵横,坐甲而不出则吉。

坐帐调琴。
宜宴乐而备兵防贼。

指未必通,谓声名之显著。
天罡加未,未通小吉时,可出军及备所得也。

向申地迫言,灾祸以弥深。
天罡加申,天地小争时,又为道路迫时,不可出军,避之即吉。

值酉西方,地闭而车折马死。
天罡加酉,为天地关格,不可出师,必有隔绝,人马斗伤。

反来戌上,人乖而将殒兵伤。
天罡加戌,为天地反吟时,不可出兵。君臣反逆,父子相违,夫妇情别,奴婢害主。用之相害,出兵当乱,君臣不利,士卒多伤。

亥上见之,天窄而数伤惊怖。
天罡加亥,为天地窄时,百事皆凶。

子边见之地逼,而半路难居。
天罡加子,为地逼时,兵半路恍惚不安也。

丑向通途三十里宿,来晨任意,神助潜功。
天罡加丑,为天地小通时。其兵三十里宿,来晨任意前来。

每向寅上,龙见天乙以情欢。或到卯中,天地闭塞而气换。
天罡加卯,谓天地闭塞不通时,宜藏闭可也。

伏吟辰地,关梁闭塞,以潜通。
天罡伏吟时,亦为天地闭塞时,伏吟守己也。

若守城营,客将忧疑而自缩。
若守城营,贼将自退,不可出兵,必候贼擒。若近掩袭,贼寇到皆取之,必得远行,吉。

卒逢贼将方处来占。
时下见贼,加正时,看从何处来。

轻兵神后。
从子上来者,贼将先来,并是轻奇兵。

步卒牵牛。
贼从大吉上来,其贼将坚强也。

猛健功曹。
贼从功曹上来,其将士猛健也。

车骑长锵于兔腹。
贼从卯上来,有车骑相兼。

急旗角亢。
贼从辰上来,必有伏兵急速也。
卫兵变阵于龙头。贼从巳上来,名曰龙头,是太乙也。卫兵者,善能进退变化行阵,宜察而用之也。

马队胜光,大将秦宫而坐甲。
贼从午上来,其将武勇,或车马之众,当用奇兵待之。

骁从传送。
贼从申上来,其贼将勇兵锐。

明天赵次以运筹。
贼从酉上来,能明天道,酉为赵地大梁之次也。

天魁猛壮而难击。
贼从戌上来,将士猛壮,锐勇不可击。

登明突急而难留。
贼从亥上来,多有突急锐兵奇伏之卒也。

象色天机金来火应。
贼从申上来,我以赤旗火阵应之,四方皆此也。

刀兵相入勾陈是刑。
正时占勾陈克日,即战与刑,并在斗甲子东方也。

勾陈临日,两军合战以争雄。
申酉作勾陈临甲子,为刑金克申,克申必战,战在门两伤,四季神在外,必有大战也。

井斗来临,彼此收戈而息怒。
大小吉临甲子日辰,兵自解而不战也。井小吉,斗大吉也。

年逢六害。
若上将本命上见六害,子未、丑午、寅巳、卯辰、申亥、酉戌是也。与三命六害同也。

凶神必并于斗伤。
六害与凶神并者,当今日时必败,克日大凶。

日值孤雄,吉将堪逢于阵击。
孤者,岁月后二辰是也。孤者,背而击虚也。正月起子为孤,以午为虚。二月丑为孤,未为虚。次十二月,十二辰,周而复始。雄神,背神临击,雌者大胜雄神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宜取为精。凡精凶神临行年本命日辰,必大胜也。

官军欲胜勾制元都。
勾陈制元武者,所以必胜,官军利也。主将年上神克与元武、白虎亦胜。一说始终三传,前三五六合青龙也,后二四太阴、太常也。如有气,天乙神临将军行年,及用起天乙,须有气之乡,元武陷死囚之地,则战胜。若元武临日,辰逢克时,上勾陈,勿战而必败。天乙、勾陈所乘神于克,游都者必败。

损支坐败。
正时占干上神遥克支上神,或干支克,乃上克下,皆为坐败也。

伤干行输。
支上神克干上神,或支或干下克上,为主胜也。

欲掠何乡,戊己须逢于吉将。
欲出潜兵劫掠,视天地二位,其日是何甲旬,次占地,占戊己位,逢吉将时,出门有功名。凡天上戊己,亦为天将者,尤为吉也。假令甲子旬中辰巳位,属戊己,上下皆为吉将者,必获大胜将也。

前三后二。
前三六合后二太阴是也。

私门禁户以相扶。
有四禁户者,除定危开为地禁户,若卯酉,六太常、太阴、青龙历其地,大吉,入水不伤,入火不伤,受天乙之禄也。

三路迷心时下罡随于孟仲
路逢三叉,欲知何道吉,正时看天罡加孟,左道加季,右道通仲,中道通此下,本军大捷,所求必通。

两岐惑意,日辰左右以规模。
行逢道两岐者,干吉者左道通,支吉者右道通。

欲渡江河干伤莫入。
正时占之害,水必涨,有沉溺之灾。

卯辰及酉。
地有三井,卯、辰、酉是也。天有三河,壬、癸、子是也。

天河覆井以沉波。
正时占有三河内,一河临地井者,覆水之厄,不可渡河也。

泊忌冲罡,太岁遭虚而祸急。
正时占见太冲,天罡加支干,风涛神后,支干太岁,船行沉溺之灾。

泥陷之地,天罡指处以堪行。
亦作泥池干吉利陆,如有泥水,亦取天罡,去通乾地也。一云:天孟勿前行,加仲勿中行,加季勿后行。

支吉干伤,水面通船而宜立。
支吉利水路,行凡丙子、癸丑、癸未为伤水龙日,不可涉水,有沉溺之灾。又戊寅、己卯亦凶,凡卯为船为车,临支为船,临干为车。卯在旺相,车船无损。在死囚之地,车船故破。乃占天罡加孟前,有补处。加
季尾,有补处。

昏濛失路执式天盘。
出林野贼濛树木大林,暗失路,执式盘于地,取天罡加孟左行,加仲直行五十步,当得好道也。

参行意晓。
参宿传送下,自然开路也。参即申。

天角堪行,或临孟仲季之方,举兵不可误也。
天角,天罡也。去必有路。天罡加孟,左行加仲,直行加季,右往即通。角即辰也。

以天罡地户之头戴,行情自开焉。
常以天罡地户头戴式行,则不迷惑天门地户,此空下有天门地户。

丙壬憩歇。
正时占丙,丁壬潜行憩歇。

趋井房之清泉。
正时占小吉有井宿,太冲有房宿,其下可以求泉或河,不出三百步,亦天道路也。

欲劫军粮,向吴秦之太庙。
月将加正时,大小吉下,必有劫粮。吴分大吉,秦分小吉,此二位求粮,必得。

大吉紫房,神后华盖。
大吉为紫房,神后为华盖。

能藏万卒,急行无害。
凡占吉事,须行藏者,大吉、神后,可以掩袭,必得也。

太冲千骑。
此下可藏千骑。

从魁可遁百人。
酉为女后之神,可藏百人。

牛鬼参回,天驷当潜不败。
凡伏兵及避恶,可以从丑上去,向未回,向申立定。向未上去,潜兵避恶,追不可得也。丑上有牛宿,未申上有井参宿也。

青常阴合。
青龙、太常、太阴,六合是也。

大梁大火以同居。
大梁从魁,酉,大火,太冲,卯也。

除定危开,主将其方而喜在。
除定危开,为地禁户。卯酉,天乙之私门,青龙、太常、太阴,六合并出,其下大吉。

急贼方所初传五行。
忽闻贼正时占,只是初传贼之位也。

水为北虏火作南兵。
亥子为水,巳午为火。

后见土神,有虏急从于四季。
辰戌丑未也。

初当木位,其谋必见于东溟。
东方初传见子亥,是此方来也。

地恐埋军。
军行次山林、石城间波泽,恐有伏兵。

参轸虚房而速备。
正时占申巳子卯临日辰,必有伏兵。

象宜休卒,蛇支兽干以寻惊。
神旺相与刑煞并者,大凶,必有战。有与刑煞并日,能制支,伏兵不敢动。与蛇虎克日辰,有卒惊,宜察而备之。

斗季损支邀截我后。
正时占天罡加季,有伏兵。支伤干吉,伏兵在后也。

干伤前伏,阴阳左右。
干伤支吉,伏兵在前。天罡加阳,伏兵在左,加阴,伏兵在右。

带刑并煞,旺相,而猛将来争。
伏兵上子卯巳申,并煞有旺相。

无煞空刑,将弱而庸夫退骤。
刑杀上空亡无气者,伏兵不敢起退。

三刑五墓日辰,遇而夜防。
正时占日辰上见三刑五墓,神加之者,主将宜徙营,不然,大凶也。

蛇虎魁罡,支干遭而宿候。
又占辰戌为白虎、螣蛇临支干者,皆有伏兵,夜防寅上至。

寨营心动青龙常兮,信使将来。
注曰:下营未定,心动者,正时占日辰上,见青龙、太常,必有来使也。

郊野目瞤风雨暴兮,高陵欲就。
正时占日辰上见魁罡蛇虎,必有贼至。占见卯子临日辰,欲有暴雨,就安高处置营。

忽被围绕日辰阴阳。
经云:伤不伤,视阴阳。正时四课,日辰之阴阳不去。

交争见损,和好无伤。
若支干被伤,有恶斗相伤。假令见吉神临日,不伤。

凡欲突围,随斗罡而可击。
月将加正时,正罡所临之方。黄帝曰:兵围干。

后占出路,以勾陈而取强。
假令寅卯为勾陈,可宜四季之旦,从开星下去,吉。开星者,春房、夏张、秋娄、冬壁。

审察其情,用神传出于天乙。深知其义,吾军可动于龙骧。
正时占初发动,初在天乙,后传出在天乙前,可向天罡,可向出而必利。

潜起掠地,元神须壮,能制支干,戎兵必旺。
我欲掠他境,潜伏谋军,正时占,乃视元武所乘神,旺相克日辰者,必捷也。

若乘四季。
元武乘辰戌丑未四季为神也。

忌甲乙为东征。
忌甲乙日发行及行兵,行东方,则凶。

曹冲二神。
元武乘功曹、太冲二神。

虑庚辛而西向。
忌庚辛日发兵及兵行西方,则凶。

龙头莫犯。
凡攻城,勿攻辰之神龙头,必损主将。

察支干以休囚。
凡旺相之日,外之气强,可战。干气强,不可攻击也。

背腹宜攻,要日辰之旺相。
攻城宜龙头腹,必获捷功。凡阴城,龙头在亥,尾在巳,腹魁,背辰。阳城,龙头在巳,尾在亥,腹辰,背魁。

视法式以昭昭,知军情之荡荡。
明视法式,明心清净,使军心之定。孤虚者,空亡为孤,对冲为虚。一说岁后,或日月后,是孤对,冲是虚,以攻击背孤,向虚者吉。

经曰:怖不怖,视五墓。败不败,视六害。斗不斗,刑相簇。此将军玉帐之珍,乃帝王金门之宝。
兵帐钩元野宿安营

日晚行疲欲建营,支干逢墓不安宁。
元经曰:五墓并日辰者,夜必有贼兵至,宜防之。五墓者,春未、夏戌、秋丑、冬辰。假如春占乙丑日巳时亥将,小吉加丑日,支逢墓,主本夜有贼偷营,宜备之,无虞。

十干忌例。
甲乙木忌未,丙丁火忌戌,庚辛金忌丑,戊癸己壬忌辰。

卯辰巳兮宜防贼兵,书说此是三刑。
其法以卯辰巳三刑,若临日辰,主本夜有贼兵至。兵法曰:三刑五墓,日辰逢而夜防贼至。假如壬戌日申时寅将,支干并逢墓刑。馀仿此。

若见魁罡为恐怖。
占法不分四季,但凡辰戌临日辰,主本夜有惊恐。假如癸未日未时戌将,其支逢魁,其干逢罡,主本夜有惊恐。

将兼蛇虎重遭惊。
占法以月将用贵神,若螣蛇、白虎临日辰者,则主本夜有贼兵至。假如辛卯日戌时寅将,其日支逢螣蛇,主本夜有惊恐,宜备之。馀仿此。

大吉临干宜急去。
占法以月将加时,若大吉临干,不宜安营,去之,吉。假如丙子日辰时子将,占大吉临干,宜急去,择地居之,吉。

不逢斯将即堪停。
以月将加正时,不分三刑五墓,蛇虎魁罡大吉。若不临干,但任立营,吉。
行择吉道

遇寇途中,择路行马蛇为武,北休征,见木为之忌,申酉庚辛,南往不宜兵。元武畏方为厄地,军师须要会其情。
兵书曰:元武所畏之方,不宜行兵。假如丙申日巳时酉将,占乃功曹为元武,不可西行。

军行择路实多途,更以阴阳作岁模。
其岁论阴岁阳岁,子寅辰午申戌为阳,丑卯巳未酉亥为阴也。

阳岁大吉来加上,阴岁还将小吉铺。丙丁之下为天道,甲庚之下是人居。
阳年以大吉加太岁,阴年以小吉加太岁,寻甲庚丙丁之方行军,吉。假如甲午年,以大吉加午,向未戌子丑方,合甲庚丙子之方,吉。又如癸卯年,以小吉加卯向,辰戌丑卯方,合甲庚丙丁之方,吉。盖甲在寅,丙在巳,庚在申,丁在未,寅巳申未所临之方是也。

惟此四方临处吉,其馀方所并凶乎。
凡行军向此四方,大吉。馀仿此。
察贼所在
闻贼未知其所在,加时春乙夏居丁。秋辛冬癸名天
目,贼当此下伏其形。
闻贼不知所在,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目所临之方,贼必在其下也。天目者,春乙、夏丁、秋辛、冬癸。假如十月癸卯日巳时寅将,癸在子前,大吉临辰,故知贼在东南方。

途中前后疑逢贼,大吉所临知贼程。
《神枢经》曰:欲知贼在何所以,月将加正时,视大吉所临之方,则知贼之所在也。

临于子午大冲下,如加辰戌伏登明。寅申贼居参宿下,丑未必应藏轸星。卯酉却于从魁伏,巳亥还于大吉停。
大吉停者,大吉方停止也。若大吉临子午,贼必伏于大冲下。大吉临寅申,贼必伏于参宿申下。假如丙子日巳时酉将,大吉临酉,贼伏正西从魁酉下。馀仿此。

带刑旺相难冲击,设法抽军别路行。
占贼所在,须要察其刑旺之方。如甲子日刑在东方,谓卯刑子,子刑卯也。旺如春占得木,夏占得火,秋占得金,冬占得水。相如春火、夏土、秋水、冬木是也。假如夏丙寅日申时申将,大吉临丑,贼伏巳方轸星下。巳属火,夏旺,乃贼居旺地,有兵旅之责者,不可妄攻。馀仿此。
疑贼前后

贼近我军推后先,加时占测用防奸。巳申子卯临支后,立在干头巳在前。干若临支寇当路,支若临干随我轩。
占贼前后,看巳申子卯四神临干,贼必在我之前。若临支,贼必在我之后。若不临支干,前后俱无贼。若支干俱临,前后俱有贼。
疑贼伏兵

恐贼埋军居要程,支干上诀最通灵。子卯巳申来复立,〈一云支于伏〉敌寇奸邪布伏兵。
出军安营,恐有伏兵,以正时占之。若巳申子卯临支干者,主有伏兵。不临支干者,无伏兵。假如己丑日申时卯将,申临丑支,主有伏兵。

旺相带刑逢必战,休囚空亡不敢征。
旺相者,论四季,如春占木旺,火相。夏占火旺,土相。秋占金旺,水相。冬占水旺,木相。假如春占甲戌日申时酉将,卯临干,此神为旺相,主有伏兵,带刑者。如巳临寅,子临卯,申临巳,卯临子之类是也。假如戊子日寅时巳将,占申临巳,此神旺相,带刑,主有伏兵。又如乙卯日寅时亥将,子临卯,空亡带刑,主无伏兵。

干伤前伏支伤后,干支俱损莫冲惊。
干受伤,有伏兵在前。支受伤,有伏兵在后。干支俱受伤,主前后俱有伏兵。假如丁卯日申时亥将,戌临干,午临支,干支俱无伤,主前后皆无伏兵。
抽军避寇

贼势凭陵我未强,抽军回避向天罡。系孟直须从右隐,仲季偏宜向左藏。
若途中逢贼,他强我弱,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所在。如孟,宜向右边避之。仲季,宜向左边避之。吉。假如乙亥日辰时未将,天罡加季,宜向左边避之也。

从魁大冲为胜地,天上申加为好方。
凡出,宜向从魁大冲方下去之,吉。假如乙酉日巳时申将,则从魁临午,大冲临子,宜向子午方,吉。只忌旺方。忌旺方者,春不宜行东,夏不宜行南,秋不宜行西,冬不宜行北。
渡关觇贼

觇贼行程渡彼关。
我之师欲行程,而渡彼之关,将觇贼之情事,以为进止。

行年岁月日冲难。
行年太岁,月建日辰冲破下,切不可去。将军与去人同之。

日干上将休囚恶。
假如春占日辰,上见登明、神后、从魁传送太阴、元武、白虎、天后,此神为休囚,故恶之。

旺相相生去即安。
假如秋占日辰,上见传送从魁、登明、神后、太阴、元武、白虎、天后,此神为旺相,渡关安妥无虞。
游都占贼来否

贼欲相凌切要知,游都作限用占之。游都甲己当居丑,乙庚在子丙辛箕。丁壬居己言非谬,戊癸从申更不移。
此言游都逐日所在,甲己日寻丑,乙庚日寿子,丙辛日寻寅,丁壬日寻巳,戊癸日寻申。又云:庚临丙兮贼信方来,丙临庚兮寇情欲退。正与奇门白入荧兮,贼即来。荧入白兮,贼须灭。同意。

游都复日今将到,前之一日在明期。
兵法曰:游都如今日日辰,贼主今日到。前之一日用之,一日到也。假如辛卯日未时巳将,占贼来否,以月将加正时寅,为游都,加辰,居辛卯日辰之前一辰,主贼明日即到也。

二三依次须防禦,若临前四不侵围。
若游都临日辰之前二辰,主贼后二日到。临前三辰,则后三日到。若临日辰之前四辰,谓其贼已过去,必无来意。假如壬午日午时寅将,占以月将加时巳,为游都在酉,居日辰之前三辰,主贼后三日到。

游都旺相支干畏,贼势凭凌难守持。
若游都旺相而克支干者,其贼势猖獗难当。假如春丙辛日,占寅为游都旺,谓木旺于春也。丁壬日巳为游都相,谓巳属火,而寅生之,是相也。朴斋曰:若是游都旺相加,休囚死地者,贼势虽旺,必败。游都囚死,加旺相地者,贼攻城池。若勾陈克游都者,贼必败。不克者,未败也。

旺相休囚生克例。
同类者为旺,我生者为相,我克者为休,克我者为囚,生我者为死。

游都加处喜降卒。
言上下相生为喜,若游都加处上下相生无克,贼主不战而降。假如丙辛日,以寅为游都,加亥子之地,此乃上下相生,又是旺生之方,故不战有降也。

畏下难侵大战时。
谓游都加所克之地为畏。假如丁壬日,以巳为游都,加亥子之地,巳火受克,故为游都所畏之方。不宜为客也。

若在东南灾稍重。
经曰:游都临东方,贼势必猖狂。又曰:或居东方猛烈兮,早坚城叠。或当南面威武兮,速备关津。

临于西北祸当微。
经曰:游都在西,宜以犒兵。游都在北,禦奸振旅。又曰:在西迟疑,可息饷士,居北退闲,戏玩佳美。

不见游都视天乙,临处还如都将推。
游都逐日有在如何,不见谓离日辰远,故曰不见也。天乙者,贵人之名也。还如都将推者,谓寻贵人临处,照依游都之法推之。假如庚子日亥时丑将,以月将加正时,游都在子,临戌,退于日支后二辰,故曰不见。今乃不见游都,当视天乙所临以当之。抑天乙本贵人之名,居十二神之首,亦以月将加正时,见小吉为贵人,加巳在日辰之前五辰,主贼已过他境,必不来也。

子辰巳未加今日,贼到猖狂疾似飞。
闻贼之时,若子辰巳未临日辰者,主贼到自速。假如甲寅日未时戌将,巳临日辰,主贼到即,又遁回,丙辰日复来也。
闻贼去审

传闻贼去尚疑奸,却把天罡占试看。加孟未行加仲去,加季行行已出关。
《三元经》曰:寅申巳亥为孟,子午卯酉为仲,辰戌丑未为季。
《灵辖经》曰:占贼已去未去,以月将加正时,视天罡所加,即知去否。其法以月将加正时,若天罡加孟,主贼未去。加仲,即欲去。加季,必已去矣。假如十一月甲辰日午时丑将,天罡加酉,主贼将去也。

大吉临干将出界,不然犹自在吾山。
此专视大吉临干,主贼必启行,已出我之地界,不临干尚未也。假如乙酉日午时卯将,大吉临干,贼已出界讫。
突围出处

或被兵围不要忙,即寻出路向天罡。
太公曰:兵围千里,斗到必通。其法以月将加正时,向天罡下出走,大吉也。假如丁酉日巳时亥将,天罡到戌,宜向西北乾方逃避之,吉。

若值降宫申酉地。
以月将加正时,若亥加子午卯酉,谓之降宫,宜向申酉方出,吉。假如丙午日未时卯将,亥临卯,为降宫,宜向申酉之方出,吉。

明堂时往大冲方。
月将加正时,若子临子午卯酉,谓之明堂,宜向卯方出,吉。假如戊申日卯时午将,子临酉,为明堂,向卯方出,吉。

玉堂直突天魁下。
月将加正时,丑临子午卯酉,谓之玉堂,宜向辰方出,吉。

利若锋铓八极张。
谓兵历危险之地,卒逢敌人,势甚不利。宜向天罡下走出,吉。此为八极张也。《朴斋》曰:八极者,人极也。天罡者,八极开张之地也。凡避人走势,宜从天罡下出去,自吉。
日辰上将相生吉,相克如今见损伤。兵法曰:伤不伤,视阴阳。凡被兵围,视日辰上无伤,吉。若日辰有伤,决主伤损兵将也。假如甲子日辰时丑将,法以月将加正时,顺数至本日支辰上,见酉为从魁,金神也。至日干寅上见亥,为登明,水神也。此二将俱不相伤,无虑。
今日战否

两军相守已经时,今辰忧战欲占之。
谓两国将兵对垒,相守多时,今日恐见阵,故占其吉凶何如耳。

勾陈克日刑并斗,不克无刑各护持。大小吉临支干上,两军俱自解其围。
占今日战否,当视勾陈克日,必有战。若刑并者,尤的。假如甲寅日未时丑将,占乃酉为勾陈,属金日,干属木,被勾陈克之,主必见阵也。又如丁丑日酉时卯将,占未加丑,丑加未,是大小吉加于干支之上,两军决不接刃。

斗罡加孟须坚守,加仲相伤彼此疲。加季出兵攻击胜,若人知此合天机。
月将加正时,若天罡加孟,固守无战。加仲,必主营战互伤之象。加季,出兵急击,大胜。孔明曰:凡有戎兵之责者,皆准天罡参看,无往不利。
欲战审刑

六害加临年命上,此时攻战自遭刑。
若将军本命行年上,见六害与凶神并者,当日时出战,必败。为将者,不可不慎也。六害者,丑午害、寅巳害、子未害、卯辰害、申亥害、酉戌害,谓之穿心六害。假如主将本命甲午壬寅日卯时戌将,占大吉临干,马牛相畏,为六害,与本命相关,此时不宜攻战,凶。

白虎若加凶更甚。
假如丙丁日辰时午将,主将本命壬寅,白虎加之,凶。

日辰还忌切须明。
若日辰之上,亦忌白虎加之,凶。假如甲戌日酉时午将,白虎临日辰,极凶。此时出战,必败。为将者,尤当勖也。

战雄用起春寅胜,夏巳秋申冬亥并。
战雄者,春寅、夏巳、秋申、冬亥也。其法专以主客论。若雄临干,客胜。雌临支,主胜。假如丙寅日未时丑将,亥为战雄临干,客胜。

冲破为雌值凶恶,此术标题龙首经。
战雌者,春申、夏亥、秋寅、冬巳。雄对冲者是也。雌临干,客败。雄临支,主败。假如春占己卯日酉时戌将,申为战雌临干,客败。
决定胜负

两军交战谁当胜,主客后先看日辰。先起为客后起主,将若明之不陷军。
其法专以日辰干支分主客,先起者为客,后应者曰主。故为将,先明主客,然后方决胜负也。

干克支兮利为客,支克干兮宜主人。
若干克支,利为客,宜先起兵。支克干,利为主,宜后举兵也。假如乙未日未时酉将,午临干,酉临支,谓干上午火,克支上酉金,乃上克下,客胜,宜先举兵。孔明曰:干为上,支为下,看干支所得之神,论生克也。

本将行年宜制虎。
主将行年本命,若克白虎,吉而师有功。白虎克主将年命者,凶而败也。假如壬戌日午时寅将,主将本命乙丑,河魁为白虎,丑戌相刑,与本命刑克,凶。

不然须见克勾陈。
主将行年本命不能制虎,而能克勾陈者,亦吉。假如丁卯日巳时午将,主将本命壬寅,未为勾陈,本命上得卯木克之,是勾陈受克,利行军,吉。

无此即须勾克武。
既不制虎,又不克勾,只看勾陈克元武,亦吉。勾克武者,论天上勾陈、元武相克是也。假如乙丑日丑时辰将,则天罡为勾陈,登明为元武,故曰勾陈克元武。最利行军。

勾陈利克贼方神,贼方之上勾陈立,天乙遥能制下辰。
凡勾陈所乘之神,能克贼方之神,即胜。假如丙午日寅时亥将,贼居午地,太冲为勾陈,在午,是贼方之上,勾陈立遥者远也。今勾陈立于贼方之上,无从制之,故取天乙所乘之神亥水,遥克贼方午火,使贼不得力,而易败耳。故曰:天乙遥能制下辰。

遇此名为天灭寇,佑我行师得大勋。
若主将行年本命,刑克勾陈、白虎,或勾陈克元武,或天乙遥克贼方之神,谓之天灭其寇,世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