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十六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十
  龙首经下〈占马吉凶法 占牛善恶法 占羊可养得否法 占猪善恶法 占大 可畜否法 占鸡可畜否法 占奴婢利主否法 占买卖财物六畜知售否法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 占欲上书奏记见贵人法 占人奏文书劾事解否及何时来报法 占词讼吉凶事胜负法 占诸吏谋对计簿当见上官知喜怒法 占诸欲攻雠报隙法 占诸被贼围邑陷阵客主胜负法 占献宝物遗尊贵知胜吉凶法 占求妇女法 占求妇女有两三处 谁者为良相宜法 占夫妇相便安否法 占怀孕为男为女法 占诸贵人欲救罪人得否法 占居处去留所宜法 占诸闻王甲有罪吉凶法 占人所造为事成否法 占人有忧事得解否法 占捕前事得否法 占人始欲带制新衣吉凶法 占弟子始事师得成达否法 占内寄者吉凶法 占怪祟恶梦法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 占葬事法 占始举事有风雨否法 占欲入山取物法 占欲入深水渡河法 占驰使往来信实否法〉
  五变中黄经〈释己身章 释他人章 释宗亲章 释推占门类诸人章 释年命建遁章 释主事章 释吉凶实意章 释论四时旺相章 释五行章 释论建真鬼章 释鬼合复有建合鬼章 释行人章 释十二将章〉
  六壬金口〈云霄赋 三才赋〉

艺术典第七百十六卷

术数部汇考三十

《龙首经》〈下〉占马吉凶法
正日时,以胜光占之,胜光与吉将并临所生之乡,即吉。与凶将并临所贼之乡,即凶。以胜光上将及所临之乡,吉凶深浅言之也。
假令胜光与青龙、太常并临木,火神来未之地,即吉,是为良马也。若临金乡,即咬人。临戌,踬戾。临水,为病。临丑,喜走。与元武并,因放,自亡。与白虎并,且死。与螣蛇并,惊败事。他皆效此也。

占牛善恶法

正日时,以大吉占之,大吉临木,为病。临火,且惊,以得卖。临金,且欲卖之。临水,田牛也。临土,畜也。若天地吟,且用神与天一并,临有气之乡,且入县官。与白虎并,为自死。与勾陈并,为抵触人。与螣蛇并,时时若惊。与元武并,且亡遗。他效此。
亡遗责大吉,大吉湖神也。一法又责轸星下,亦责太冲也。

占羊可养得否法

正日时,以小吉占之,加金欲畜之,加木欲杀之,加火可畜,加水为衰耗。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即凶,得白虎为死,加寅戌数逢狼加辰入墓亦死。

占猪善恶法

以登明加巳午即放,加水乡溷豕,加金木可畜,加土为病死,加王相乡欲与天乙太阴并为祀豕也。与凶并临囚死之乡为凶,登明与白虎并即走失,欲知生死以气言之,有生气,生有死气死自,死与螣蛇并为惊亡,加日辰人年人墓亦死。
占亡失登明,加酉不得责,未上从魁不得责,已上小吉日辰阴阳能制之即得。
占犬可畜否法
正日时,以河魁占之子,能捕鼠加卯。能走猎加巳午善声加未能斗加辰,自死加亥卖之。加寅狂走加戌啮人与太阴,并为用祷祀也。

占鸡可畜否法

正日时,以河魁占之子未能斗,加金水可畜,加丑为自死或被杀,加辰为子,加未欲用祀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又临囚死之乡,即凶。
假令与螣蛇并为好,惊作怪祟,与朱雀并非时好鸣,与勾陈并雌鸡坐鸣,与元武并且亡走,与白虎并为狸所食也。
占奴婢下贱利主否法
正日时,视其日辰阴阳,及用神传中从魁,与吉将并有王相休气,与今日日辰相生,宜主直用神上贼下皆为吉,深利亲附甚蕃,息从魁不在日辰,阴阳及用神传中,又与恶将并,而贼今日又用神贼上,其为慢谄,欲害其主。
假令八月壬子日日昳时,天罡加未占奴婢吉凶传送,为元武临壬从魁,为太常临子从魁,与壬而王相相生又在日辰阴阳中胜光为用,而临酉上贼下,此时占下贱者皆好。
假令十月乙卯黄昏时,功曹加戌,上贼下,从魁,为六合,临巳,不在日辰阴阳中,又贼日小吉,为用。临卯,下贼上,皆为慢诞,欲害其主,不可畜也。

占买卖财物六畜知售否法

卖者欲使今日之辰王相,买者欲使今日之辰囚死,皆令物类之神,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与今日,日辰相生即吉,卖者可售,买者可得。若物类神不在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又与日辰上神相贼,买卖俱不得其所。
假令十月癸亥日日昳时,功曹加未,占人买卖牛,小吉临水,阴上神得功曹,胜光临亥,阴上得大吉,为在阴阳中,又与辰上神不相贼,卖之与买,两得其所。假令是庚辰日卜卖牛太冲,临庚阴上神得河魁登明,临辰阴上神得胜光大吉,不在日辰阴阳中是无其类也,日辰上神皆与大吉相贼,买卖两不得所。假令今日日上神贼大吉,客不肯取,辰上神贼大吉,主不肯与,日辰上神俱贼大吉,妄有所语他效此。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

正日时,视所问人乡上神,与今日比者,在不比者为不在也。假令今日甲也,若问午地人在否,午上神得传送与甲为比,比谓有甲,申之例也。则所问人在矣,假令午上神得大吉,无甲丑为不比,所问人不在。又一法,欲行诸人家知人在否,正日时神后临日辰与妇女,欲饮酒天罡,临日辰在后家欲讼钱,太乙加日辰其作小车,若木器〈一云:近出欲远〉小吉,临日辰行不在从魁,临日辰其人在床上卧未起传送,临日辰行不在从魁,临日辰在后家天魁,临日辰其人病登明,临日辰其人在上,上数钱大吉,临日辰在吏家须臾还〈或云:在酒家正欲出〉功曹,临日辰在吏家与长者客语,〈一云:在家木作不出〉太冲临日辰见在门中。〈一云:在舍北作船车处斫木。〉

占欲上书奏记见贵人法

欲上书奏记,及见贵人,皆欲令所见事类,神将上下自相好,所临上下相生即大吉,得福非此者凶。假令上书欲见王者,天乙居金火土而加金火土之辰见诸侯,以太常见将军,以勾陈见二千石,以青龙见令长,以朱雀效此非必在日辰阴阳中,宜视其事类神将观其所喜善恶也。所应喜善恶也,所应喜归母子。

占人奏文书劾事解否及何时来报法

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相生即为吉功曹,与吉将并青龙,与吉神并者皆吉,及直用神终见其子有救者,为事解无救者,为不解。
假令望文章所在之乡在南方否,功曹登明,若青龙在北方下为且至以功曹登明,临日辰为至期法以传终救神为至也。

占词讼吉凶事胜负法

以日上神为客,主上贼下先者胜,下贼上后者胜,胜者不可令先者,年上下相,贼上下相,贼虽胜后必败殃,日辰上下不相贼,两解不斗。
假令八月丁巳日时加巳年立卯,功曹加之胜,光加丁日辰之阳神并比和,此为两解者,准此若欲以长幼则知胜负,以今日长年辰为少壮也。日胜辰长者胜谓日,胜辰上神也。辰胜日少者胜,谓辰胜,日上神也。以日辰上将言之,以知其胜负。
假令将得勾陈见以斗,争事相告也。勾陈将得白虎忿争,至死将得螣蛇,恐死有罪,罪谓被笞也。将得天空所言非是,谓以论长短相告也。将得朱雀当狱讼,谓争口舌事也。将得元武冒辞而亡,亦主妄言。假令讼者年立卯传送,临之为年上下相贼,先者为客后者为主。

占诸吏谋对计簿当见上官知喜怒法

正日时,视日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与所欲见事类神将相生,即吉。
假令欲见王者,以天乙诸侯,以太常将军,以勾陈卿相二千石,以青龙令长,以朱雀与日辰人年上下相生即喜悦,所言并见,听非此者皆凶。
假令欲见将军,勾陈所居神贼日辰人年上,神即怒也。日辰人年上神贼勾陈,则将军不肯见人,虽不相生不欲相贼。

占诸欲攻雠报隙法

无令谋事类神贼谋事者,年上及地下辰皆凶。假令诸欲报谋者之年,立寅白虎在传送上,此白虎所居神贼人地年也。
假令谋者年立辰,功曹临之而白虎所居神贼功曹为贼人年上神,皆凶不可行也。
假令数人谋系,在各以其年上神,与所立之辰,与白虎所居神相贼,则凶。不相贼,有王相气,则吉。王相者,则谓人年上神将也。谋杀人以勾陈,盗人以元武,谋烧人屋以朱雀,匿罪人以太阴、六合,谋娶妇女以天后。谋所造为事类,皆欲令贼事。事者,年上神也。各取其事类神,三传之,终于王相,为有福,于囚死,为有贼也。他准此。

占诸被贼围邑陷阵客主胜负法

正日时,斗加四季利为客,可先起兵。斗加四孟利为主,宜后起兵。兵常背神后,系胜光大吉也。斗加四神不可起兵,客主俱败也。若时迫不得不战,即背小吉系大吉,此为逆兵也。天地吟无举兵行伐,必见围也。若日暮欲休息者,兵将常居,今日小吉时前三辰是也。
假令正月中大战,暮欲宿兵,将军常居卯辰巳宽坐不可伐,小时常与月建俱也,他皆仿此。
占欲献宝物以遗尊贵知胜吉凶法
今日之辰王相又欲今所遗神,好辰之上神及其所奉物类神,即见物喜而爱敬也。
假令奉王者以天乙,诸侯以太常,及至令长丞尉,以朱雀,皇后夫人。以天后,庶人妇女,以神后,此为诸所遗者也。
假令欲献妇女物类等,谓田宅以胜光,谷米牛以大吉,鸡狐犬以天魁,豕以登明,羊雁酒食以小吉,奴婢飞鸟虫豸以从魁,虎狼野禽以功曹,船车貉兔以太冲,刀兵璧玉貜以传送,蛟鱼水虫以天罡,布帛衣服以太常,钱财宝物以青龙,丝帛以太常,布物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光之类是也。皆不欲令所遗神好之,辰上之神将得天空物,损而无得,若相好而受者,即蒙其福也。
假令三月辛卯日食时从魁加辰,欲遗二千石以璧玉,功曹为太常,临酉传送为朱雀,临卯登明为青龙,加午青龙为所遗神,传送为奉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二千石,必喜所奉物,必得福报也。
《神枢》曰:假令二月乙卯日午时传送临辰,欲遗二千石,璧玉传送为所奉之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此为二千石必悦,而受之也。好之谓相生也。彼人克所贡之物,为贪而受之。若畏所贡之物,物克之则不敢受也。所为皆欲令,今日之辰王相及所贡之物,类与彼相好,即悦而受之也。

占求妇女法

正日时视阴中有天后,神上下相生,日上神与辰上神不相克贼即可得也。若日神阴阳中无天后神,天后上神与辰上神相贼者,不可得也。
占求妇女有两三处,此妇女可取谁者,为良相宜法。

欲取求其乡上神,有与天后神后相生者,可取也。假令九月甲子日平旦时太冲加寅,求申乡女午,乡女辰,乡女者,以神后为天后临亥申乡上神得,从魁午乡上神得小吉,辰乡上神得太乙,小吉土太乙火与天后神相克贼,独从魁金与天后神后相生,即取申乡上女为吉,欲知妇好丑天后王相者,好囚死者,丑也。欲知其颜色者,以年上神言之。
《神枢》曰:天后在阳或乘王相之气为好而且少也。若天后囚死为丑老,又神后加孟长女加仲,中女加季,少女亦柔,以天罡年上神遇火,火加金为色赤白亦柔,以天罡所临加之,凡太冲从魁登明小吉为太阴或用此者,皆阴医妇人之位,其人主为再嫁之象。

占夫妇相便安否法

各以其年上神相生即吉,相贼即凶。夫年上神贼妻年上神妻有咎,妻年上神贼夫年上神夫有咎。
《神枢》曰:去与留视喜忧。注云:夫妻和睦。为留不和者,为去皆视日辰。若吉神善将临日辰,上下相生者留。若恶神将临日辰,上下相剋者为去而不睦也。一云:天后。剋六合,妇妾将奔随人。若六合剋天后,自诱他妻妾也。一云:三传内。人本命相入者,为和反吟为不和。一云:日辰。上神相生与吉将并者,妻妾安其室,日辰上下相剋,神将内战者,煎熬不宁,不宁为不安,其家室也。一云:传送。太冲临日辰者,妻妾有二心。一云:大吉。传送临日辰,妻妾爱外人也。

占怀孕为男为女法

正日时,视时下之辰与今日,比者男。
假令甲日时加午甲午为比,比者生男。
假令今日甲时加未,未为时下之辰,无甲未为不比,生女无疑也。
又一法,以天罡占之天罡加阳为男,加阴为女。旧说云:传送。加夫本命妇人游年上得阳神为男,得阴神为女。

占诸贵人欲救罪人得否法

正日时,以直神言之传得其子,即有救。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水神将,而火在其上,他效此传。得其胜其子为将,但许人耳而心欲相赚也。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土神而火在其上,所谓用神得其子。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辛亥食时,登明加辰胜光临亥下,贼上用传得其子为救。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加甲大吉,子上贼下为用子水怀忧大吉,传得功曹得忧者之子为有救,助用神终不见忧者之子忧,不解也,他效此。

占居处去留所宜法

视日辰上神将无王相休气上下相剋,宜去日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宜留以阴阳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白虎在阳,以去者死,丧不在阳,可留他效此。

占诸闻王甲有罪吉凶法

视日辰阴阳中有其事类,与今日日辰比者是也,不比者不是也。
假令闻某为盗,今日甲也。而胜光为元武,在日辰阴阳中即是也。胜光午有甲午为比,太乙为元武无甲己,为不比也。
说云:或闻所议死。若白虎所乘神与今日合则死,与今日比亦死今日子。子与丑合为白虎是也。非此者皆虚,闻子孙吉凶亦同前,比合之法。若闻吉事视青龙与六合临日辰者,是实也。非此者,不是。若闻凶事传视白虎所临辰上神占之,得青龙六合与今日比者,则所闻者不吉,是实也。然此例多不可备,举并在神枢第五,占所闻虚实篇。

占人所造为事成否法

视其事类,在日辰阴阳中,与日上神相生者,即吉。若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又与日上神相剋者,不成。

占人有忧事得解否法

以问事时占之正日辰视日辰,上及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直用神传得其子为忧,解用神为王相气所传得其子,其子无气,虽解犹难,无气不能制,有气用神为囚死,所贼传得其子,其子囚死俱有气,为可解,其子王相为忧两解。
假令十月丁亥时加未占忧,疑胜光临亥下贼,上为王相所剋传得大吉。为得其子,其子囚死气为忧,有解意然亦难。
假令四月丙寅日丑时,神后临丙,上剋下,为囚死,所贼为用火,怀忧,传得小吉,小吉火之子,而有王气,为忧两解也。欲知解期,视用神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也。以用神所临地辰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假令胜光临水为用,以戊己为吉期,壬癸为凶期。胜光临金为用,以壬癸为吉期,丙丁为凶期,他效此。

占捕前事得否法

行时欲今日日辰上神与人,年上神贼所求物神即日得,若物类神贼日辰上神又害人,年上神为凶,凶即不得也。所谓物类者,虎豹以功曹,鹿兔以太冲,野兽豕以登明,鸟以从魁,马以胜光。

占人始欲带制新衣吉凶法

正日时,欲令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又令青龙、太常在日辰阴阳中,阴阳中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吉。非此者,凶。纵青龙、太常不在日辰阴阳中,宜视青龙、太常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亦吉也。

占弟子始事师得成达否法

以今日之辰占之,日为弟子身,辰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欲令其子加母时,必见受道成于师又顺天道。又欲令日辰上得吉,将神有王相者休气上下相生,其用神终于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无令辰上神上下相贼,其发用神,又终于神上之墓,而无气者,忧学不达也。
假令正月丁卯日日出时,登明加卯丁为弟子身,卯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丁日加卯者,子从其母也。卯上神上下相生用终功曹将得金神,不相刑又有王相之气,此为学者达矣。

占内寄者吉凶法

内寄者无令五行,加其所忧,及今日之辰阳神所临之地,辰贼今日日辰皆为害主人。
假令九月甲寅日时加酉内寄者,此为五行加其所忧。又今日日辰阳神功曹临申,申为金贼。今日甲寅木此为临地辰贼,今日日辰也,他效此。
《式经》曰:凡有室宅欲内他人者,慎无令。时下辰之阳神临日辰,皆今日日辰为害辰。假令十月甲寅功曹加申,此为时下之神,害今日之辰也。谓申上之神传送加寅之上,下剋日辰,日辰复在申上被剋也。时下者,诸日所加十二辰也。辰之阳神者,今日时下支上神也。谓不欲此支上神,令加其所临日辰,伤今日辰也。又各从豹尾来,不可诸物皆同,假令十月丁巳日申时以月将功曹加申太乙临亥太乙巳之阳神,火也亥,水也亥。遇剋丁巳为害,主为所临日辰害今日日辰也。他准此。其合主一贼入家,假令七月癸巳日太乙加此合仿之神。枢曰:若欲寄止于人家神,后临行年者,主人欲谋危客。日辰上见天魁白虎者,主人欲谋杀客。日辰上见登明天空者,主人欲谋诱客,并宜急去。若日辰上见吉将王相相生者,并吉无他故也。

占怪祟恶梦法

正日时,视日辰人年上神将,有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非此者,凶。魁罡、螣蛇、白虎临日辰人年者,凶。
其神将王相,忧王事,死丧。囚气,主亡遗病伏,废忧六畜也。

其用神在阳为忧外事,在阴为忧内事,各以其家人年上神言之。
假令年俱立恶将下未必俱恶,以天罡所临别加阳忧男,加阴忧女,加孟为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
《式经》云:神在外北邻受殃,在门家人受殃,在内身受殃。又曰:人年日辰上见戌犬怪,见酉釜鸣,见申兵刀不葬鬼怪,见木墓鬼呼怪,见午马血怪,见辰巳龙蛇怪,见寅鸟兽怪,见丑午畜风尘怪,见亥子猪风怪也。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

正日时时下辰为死,加辰上神胜,日上神及时下辰者为复杀。
《式经》云:以家长行年加子,若太岁人年命日辰上见魁罡小吉,螣蛇白虎有鬼。

天罡加阳男坐之,加阴女坐之,加孟为家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天地伏吟杀不出,天地反吟虽出复还。魁罡临日辰为复重杀,非此者皆为出也。欲知所牵为魁雄为罡也,欲知凶鬼在家处所法,视天上鬼星临即是鬼所居处。
《式经》曰:魁罡临甲鬼在门,临乙在户,临丙在堂屋,临丁在灶,临戊在庭及房,临己在碓硙,临庚在鸡栖,临壬在猪圈,临癸在厕。

又一法:欲知死人家有馀殃己否,正月以将加死时,魁罡加日辰重有死者。欲知在何日月祸至,视所加日月,为阳取男为阴取女。
又一法:欲知雌雄所起,雌在午雄在罡。

占葬事法

必先定五行,若胜光时下辰,与今日日不比,及推式,慎无令魁罡临今日日辰,又勿令白虎临有气之乡,即大吉,后乃无咎,不如法者,祸起之始。
假令十一月乙酉日申时欲令葬埋,为日加申,申为时下辰与乙为不比,太乙为白虎,太乙火冬死为无气,此时葬大吉。欲知蒿里道,常以天罡加太岁月建功曹传送下地为蒿里道,可葬其下大吉,又后世不得蒿里道,死不止无后嗣,绝烟火也。
假令神后加太岁,功曹传送下地,是为地中蒿里,道丧其下,亦吉也。为葬埋者,择时,常令魁罡、螣蛇、白虎,此四神藏没四维中,乃大吉。推葬日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神大吉,下日辰推月吉,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传送下日定开之日可葬,胜光神后下满成等日可娶妇。

占始举事有风雨否法

常以始举事时正日辰,功曹临今日日辰,在天乙前,即风起矣。传送临今日日辰,在天乙后,即雨至矣。又法,得阳凶,逢风。得阴凶,逢雨。日辰上得阳神,将为阳凶,得阴神,将为阴凶。若天旱,欲知何日雨至,以问时占之,其用神传终于有水神上者,即有雨气。非水神者,无雨气。必欲知何时雨者,假令传得登明、神后,即雨。传视其阴得何神,而知时也。
假令得胜光,以丙丁日雨。得金神,庚辛日雨。得木神,甲乙日雨。得土神,戊己日雨。得土神,然虽雨,犹旱,若得水神,以壬癸日雨。传终无水神,及得土神者,并为旱也。欲知旱几时当有雨,以九九算之。
假令用神传得大吉,大吉神临子,大吉丑,丑数八,子数九,八九七十二日当雨。
若大吉临巳,巳四,四八三十二日当雨。

欲知今月雨多少何如,以问时占之,用神传终有水神,即雨多。无水神,即雨少。
又一法,以月将加时龙,在前三前五者,雨。在后二后四者,风雨。旱,虎在前,亦风。功曹为龙,传送为虎,卯为雷,子为云,云从龙,风从虎,虎龙所乘,神有气,必有风。龙虎兴,云雷并者,必有大风雨。又云:传送加日辰,在天乙后者,雨也。功曹临日辰,在天乙后,亦尔。
又法,欲知何日雨,以大吉加月朔,神后下大雨,太冲下小雨。
又法,占雨何时止,以月将加时,视魁加四季不雨,加申,雨止。加子为阴,加巳午为旱。加神后,雨后有风。加寅卯,见白日。
又法,以月将加月建,辛癸加地下辰,晴求雨,亦尔。又法,魁罡加季,止。加孟,不止。加仲已不已。
又法,月将加月建,视天上壬癸下加地辰,是晴日,壬子所临,亦雨也。

占欲入山取物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为得物多矣。阴得凶神,将囚死上下相贼者,即凶,必为阴雨泥涂为败。此谓阴凶逢雨,将得白虎,逢恶禽兽。将得元武,为寇盗。日上神凶者,尤甚。辰上神阴凶,可忍,俱凶大恶。
假令七月庚寅日平旦时,太乙加寅,登明为朱雀,临庚,太乙为太常,临寅,功曹为天后,为登明阴,传送为青龙,为太乙阴,皆所求得遂,日辰俱吉者,尤吉。俱凶者,大凶。

占欲入深水渡河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上下相生者,即吉。反此者,大吉。以风波为败,谓阴阳也。假令八月甲子日,天罡加未,登明为太阴临甲,从魁为太常临子,传送为白虎,为登明,胜光为青龙,为从魁,此为阴也。《神枢》云:支伤千,吉更长,干伤支,吉欲减。支干俱伤,亦减并吉也

占驰使往来信实否法

以使来时占之,时胜日上神,如其所言,日胜时上神,所言不实也。辰上神亦如所言,时与日辰相生,欲来和合也。又云:辰上神与日上神相生者,亦欲如其言也。太阴天罡临日辰,及将军年上,其言不信。传送为朱雀,天空加日辰者,其言反覆,口舌来为奸诈,不自奸所,左右边即奸诈人也。
又占欲逃亡战斗,当避太乙,向之败也。太乙正月在子,二月丑,三月寅,四月卯。审贼来否,若太乙神后加今日干天罡、小吉前,若刑杀凶神,俱加今日干,为贼,今日至支干上,不见此神,为不来。望见道上人,疑是贼否,支伤径可前,干伤径不可前。又道上望见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乙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乙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从魁、胜光、太冲、小吉,白衣人神后临卯,为冤家也。
次客一用起,神后二,从魁三,功曹四,登明五,天罡六,大吉七,胜光八,太冲九,传送十,太乙十一,天魁十二。小吉阳取后三,阴取前五。

《五变中黄经》释己身章

日为己身最要明。
以日干为占者之人,按灵支指龟云:先寻日上鬼,后寻冲破刑害,次看二马、五气、三传年命。若灾福不在三传内,筮卦之人,没奈何矣。假令甲日甲课在寅,便论地下寅上,仰见是何,干支是何,将若剋今日干,更有气凶如白虎乘墓,神就日上剋,必主官讼。若元武加日剋今日之财,主损财。如不剋财,只剋日干,即主恶人挂惹口舌。假令甲日戊为财,庚为元武,加日是损财,三传中无戊,即主恶人口舌。若青龙乘旺气剋日,主因财物官司,或因官司破财。如见太阴、天后、六合此三神就剋战当日妻财,必主损财妻厄。假令甲日以己为妻,三传中建己日上,见此三神建得乙为之,主妻生事。若有朱蛇常空,可论小儿事决矣。次论天上日干,所行临地下支辰,两位相加之地,不得交相剋。若所行之地,有上下剋制事宜,守旧,不得进用。假令天上日是木,所临地下是金,带勾陈,便忧官事。若三传行年本命,更有朱雀、天空、太阴,或有寅辰,更不取别凶,便是官事。如见地下金,剋天上日,若天上日是白虎、天后、螣蛇,更日行墓,绝死病衰,即主身病。若更天上三传,见白虎建干剋日,即死。若是六合剋制,主和合中起口舌,更五神不正,主奸淫。若青龙、太常有剋制,多主筵会酒食口舌。元武、天空剋制,主失脱破财。若天上日与地下日俱不剋战,则吉。

三传无系剋无制。
三传上下,若无剋日干,即吉。剋日即凶。兼行年本命上有一处剋日合凶,却三传上下自制,兼系与将不和,名曰内战。虽有剋日,亦不为凶。假今日丙,或初传见壬,壬是白虎合凶,却末见戊丑未辰戌为解,反吉。如中传是金,金又生壬,助鬼即凶。末传旺土,即为自战。又上下所乘不和,亦名自战。凡三传,为他人兄弟外亲事,不要剋日,则吉。若有一传剋我,即凶。三传助剋,为凶。若一传剋日,却与二传不和,即为救,为他人兄弟不和,即为我者。故曰自剋自系合吉。

上下吉神兼吉将,自然求遂得安宁。
要三传上下神将,俱不剋日,又要天上日与地下日神将,相生不战,则所求皆吉。如三传不旺,兼剋日干,或天上日不得地落,空亡求事,断凶。假令十一月丙寅日丑,将戌时地下日,复见天上日入庙,兼带财还家,盖日上申丙日遁,得丙申丙临丙,是地下日复见天上日入庙也。丙以申为财,申加巳是带财还家也。又丙寄巳天上,巳起临寅,亦所行有财有禄。丙日遁得庚寅,庚乃丙之财,巳为日之禄,地下寅又生天上丙火,是上下神将相生也。故曰:上下吉神兼吉将,是所求成遂也。

释他人章

三传年命剋我身。
课忌三传干支,及行年本命上神建干,剋今日日干,地下干为宅,为己身,以天上日为我所行之地,更得见何干,视有气无气,剋与不剋。若有一处剋地下日干,为剋己身也。再以时遁,见天上时干有何变动。如十一月丑将甲午日壬申时,以壬申时遁,起庚子,至亥上,得甲辰临亥,今日甲干立长生之地,为有气,吉。
只为他鬼莫相亲。以年命三传上建干,尽皆他人,如剋我今日干,凶。馀虽有剋,我无路,何畏之有。不在三传年命,虽有剋,无路,是不亲也。

剋我无气身自喜。
要今日鬼在无气之地,日干上下有气,更日不在衰绝病败之乡,是以剋我无气,我身自喜矣。

我复剋兮不害人。
三传年命建干切,是要我剋为财,主吉。故曰:不害人也。

释宗亲章

莫执行年本命亲。
行年本命剋日,主亲人相害,其理全在支干三合、六合,有德方可言亲。若无干支合,兼无德,虽有年命上神剋日,只为外亲,不在宗族之类是也。

建干合之带支分。
假令十一月丑将甲戌日巳时,初传戌,临寅得甲,戌下得丙,寅戌中有辛,合丙将得六合,辛金剋日干甲木,是主亲人因和合事,起口舌,喜丙火生寅,辛金绝寅,不能相合,未足为害。又中传午临戌,得庚午为白虎,庚金剋甲日,主因亲人和合得病,难痊。午临戌,为五行入墓,凶,终不死。若专言甲在寅,又临午,合死。所谓不死者,以白虎乘午自战,又天上甲在戌,戌居寅,病甲木,临寅为入庙,亦主不死。

干合支合为亲类,仔细消详论假真。
论亲疏人相害,要今日鬼在支干三合、六合,兼有德有贵,方可断是亲人相害。若今日鬼所临之地,在六害刑冲,兼干冲战,又坐四杀处,上下剋制,亦不亲也。如甲戌日,以戌中辛金剋日为鬼,戌临三合,主亲人。如戌临酉,乃自刑,亦害,为不亲也。或戊立于丑甲,虽畏戌中辛,若行年是戌,合亲,谓甲至丑得贵,辛至寅有贵,是有德合,主因亲人凶事。若戌立于丑,不临年命,亦非亲也。谓丑是戌之刑,又为辰戌丑未四杀,刑害带杀,是不亲也。故曰认假真矣。

凶神剋害日辰上,与日何类辨元因。
不见剋今日鬼,今日干上又无制剥,即吉,亦恐有剋日上之神类,看是何宗亲有凶,取五刑断之。假丙日是火,三传年命,不见水,即吉。再论日上建,若是土干,又三传俱旺,土主子孙之凶,日上丁火,三传阴火,主妻灾,旺阳火,主父凶。日上建得木,三传俱旺木,必主是妻之外亲相害。日上建得金,三传俱旺金,主母凶。日上见阳水,只取为鬼,阴水为兄弟争竞。若不见今日鬼,先寻剋本元神定之,可知其何亲属主灾。盖课中遇蛇、勾、空、元、虎为凶神,不见剋日,必无伤于我,当看其凶神所剋者是何亲,所主灾咎,以类言之。假如十二月子将丙寅日申时,占干上酉,三传酉巳丑,卦名从革,课传无水,不见剋日之鬼,朱雀临酉,金发用所剋者卯木,其日干丙火,以卯木为母,必当其咎。朱雀主官非合,断其母有口舌官非。

生我即须寻父母,剋我相伤觅子孙。同类事从兄弟起,干合多在妻妾身。
如甲日三传不见剋日,如寅上有己,三传见木,剋己即主妻灾。又加寅上无己,却是戊,主妾灾,或主父凶。如寅上有庚,三传旺火甲日,以癸水为母,临在日上,被三传旺土来剋,应在母凶矣。此以生子为母,剋母者为父,剋干为嗣,我剋者为妻之论也。

生我凶因途远外。
所有一鬼剋,今日复有他人生于鬼,即主远人来害。如三传神剋日剥将,亦主远人,将剋神为近人,日上将生鬼,为远亲,或远人相害。

我生须忧在比邻。
将生神相害在比邻,神生将损我,人在他乡,虽见剋我之鬼,却化于他处,即主相害人近处起,谓化而其势不长,合近。若事转生鬼,其势大厚而长,主鬼贼远来。如金为鬼在,传坐在水上,为化于他处,主近。坐在土上,谓事转生鬼,主远。又鬼无气合,主官事起近,谓无气,是不远矣。虽甲日以庚为鬼,甲上有壬癸,亥子庚至子化水,无气不长,是鬼不行。兼生日上是以鬼起在比邻。经云:鬼旺势行远,其鬼远来。鬼衰不起,其凶在比邻。

释推占门类诸人章

寅在长生道人士。
建寅干临长生行,年入华盖更初传,是亥中传寅,加亥,临长生,剋日贵神失地,或落空亡,不能制鬼,合主一道士相害也。假令十一月丑将戊戌日戌时,占卦弹射,初传癸亥临申,坐长生,作勾陈。中传甲寅,临亥,坐长生,作白虎剋日。末传丁巳临寅,亦坐长生,作太阴夜,占贵人。在未临辰,坐空亡,其人行年在丑临戌,是华盖,且末传寅木,临长生,为鬼
剋日。我之行年,又就华盖,故合取一道士相害也。又寅坐华盖剋日,亦取为道士相害。

临申死绝行僧尼。
申建干在死绝之乡,本命在空亡,行年遇华盖,初传入今日孤辰寡宿,或有辰巳亥,三传即为僧相害。又申金无气,临华盖,孤寡剋日,亦取为僧。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丑日未时,课初传戌临辰,朱雀。中传辰临戌,太常。末传又戌临辰,行年本命在辰,临辰临戌,其课建干甲申,又复建庚申,申绝于寅,剋乙,初传戌是寡宿,又行年本命临戌,空亡,是以取一僧人相害。

天罡生旺为公吏。
天罡乘吏神,贵神剋我今日行年。禄财为吏也。建辰干,坐贵行年,复食贵神,初传是今日印,或建十在劫亡刑杀上,即可取为有禄公人。若建干不在贵神,或行年不食贵神,只建干剋日,带劫杀亡神,三刑六害,为无禄公人。若依前建干,带劫亡剋日,更乘天驿马,主走公吏人也。

戌加四孟主为军。
戌加四孟,坐亡神劫杀,行年遇金神,贵禄财入空亡为军也。又建戌中干剋今日,加劫亡阳刃,行年食贵神,兼太岁初传,为悬针,若戌为勾陈,尤的。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亥日丁亥时,占行年四十五岁,初传申临午,作贵人,为重悬针。中传戌加申,为戌加四孟,行年亦戌,加申乙亥日申为劫杀,四十五岁行年,戌得庚,戌贵神是申,建戊申庚被戊食,名曰行年食贵神。又申与庚皆金,故曰行年金神贵神。是以此课戌加孟,更在劫杀上,初传悬针,是合有一纹面军人相害也。

贵神带印剋今日,便是终身有禄人。
初传见贵神剋日,却有建干,与今日为财,名曰贵神自战。又初传生日,或贵神坐处不旺,必主有禄官人争财。或贵神剋日,却贵神无气,三传无禄。或贵人坐落空亡,即虚名官人也。假令甲日丑为贵神临申,名曰坐印。谓甲日遁得乙丑,乙取壬为印,甲得壬为印丑,坐申,甲日遁得壬申,故曰贵神坐印。假令十一月丑将甲子日戌时,占贵神是未建干,得辛未,加辰遁,得戊辰,辛金见戊土为印,故曰贵神带印,为主贵神相害也。

申午相加作天后,用神大吉媾匹亲。
申午为媒人,若申午为鬼,兼与日暗合剋日,主相害人。曾作牙人与媒人,又初传是大吉,准此。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丑日亥时,申加午为初传,申金剋乙木为鬼,中有寄庚,天上日酉剋酉,建乙是合来日上剋乙,故主媒人也。

戌加亥子元合位,铸印乘轩作匠人。
戌为万物始成,兼是巧用之煞。书云:魁首也。亥始萌之象,子迁流动变,元武取机巧之人,六合终日,须了合聚之事。若戌加亥子处见六合,元武应尔。又云:戌加亥子见金木,将得六合,主木匠。金火,银铁匠。火土,窑冶匠。金木相加,主刻匠。水火,杂匠。浮火,高匠。纯土,石匠。纯金,铁匠。

天地医同入空亡,若论须加旺相神。
天地医神落空亡,为鬼剋今日,即主医人口舌。

有时得戌戌剋日,绝败空亡是贫贱。
假令十一月丑将庚寅日寅时,占子亥戌,为三传庚日,遁得丙戌,丙戌剋庚金,为鬼,合凶。谓加亥丙火临绝地,主贫劣人相害。若更初传临沐浴,或上下干建,二阳干,一阴干,即主男子为妾所生,女人必贱。依此断之。

课中端的无差误,即把当时建一旬。
用建干复运一旬之例,所见用之,则无差矣。

释年命建遁章

行年本命亦行建。
本命从日建一同,更不别取矣。行年只从小运干头,复遁于天干上行年,可取矣。假令三十一岁,行年丙申,却取天上申行至地下申是。

三传神上福来见。
若三传是日上辰,上为用神剋日,不见解神,即凶。若辰中复剋三传,自战。凡凶事,灭为吉利矣。

内有救神亦主凶。
三传在辰上剋日内,有救神,亦凶。

伤不伤人看家眷。
谓行年本命,主亲,故言看家眷。假令甲日寅上有乙,传中见乙庚,合大凶。

释主事章

要知灾福休和日,先以鬼贼分端的。
起初先看初传,主年月日时,更上下支干。若不在真个年月日时,此外初传在前,末传在后,只主初传过了月日。初传在后,末传在前,只主末传过了月日矣。假令十一月丑将丙寅日申时,初传子临
未,作天后剋日,主女人口舌,吉凶主一月应。中传巳加子,作天空,主女人虚诈口舌。末传戌加巳,作螣蛇,为救神。土剋水,制鬼,是凶,并解为平平矣。此课一月内,忌申日口舌,添壬日,更重,宜避之。戌日必见喜,谓伤,壬癸剋天后子水,更剋天空地下子水,是以吉也。馀仿此。

次看初末发休期,会者万中无一失。
又先看初传,主何年月日时发端,更看末传何年月日时了决。又看日上与鬼贼生合,若此处取得,是当应期,无一失也。假令十一月丑将壬辰日子时,占丑临子,初传寅临丑,中传卯临寅,末传论三传,皆剋壬,初传太阴,主先是东北一妇人,生得头员眼大相害。次主东北寅中,有天后,又是一妇人相害。末贵神卯中有辰土,又剋日,故主女人官事,起自东北。初传是主十二月一月之事,月为太阴,主事迟缓。至得二月节,官事解矣。谓末传是卯,故收因结果在卯,合主二月。若取了当吉日,二月庚申辛巳日最吉。馀仿此。

释吉凶实意章

占课类因何事起。
言发用看取三传年命,各有异常灾福,取剋今日者,即为凶事。无剋今日者,虽三传元虎勾雀,并无事矣。

细看鬼贼神将理。
青龙剋日,无救,必主损财帛。若青龙生日,即宜求财。或朱勾剋日,主官事口舌。若不剋日,有媾匹远行之喜。依十二神断之。

三传年命动伤时,更伤日干凶难止。
若所动之鬼,当时剋日,则凶决矣。若不剋日,只剋时,亦凶。若当时之鬼不得地,虽凶起,亦自休矣。

往来相乘反争战。
假令戊子日上得酉,又亥上见卯来剋戊,合凶。却畏戊上酉剋卯,故卯不敢相害。又酉上见丁,丁酉自战,却得亥卯。癸复剋丁,酉却剋戊,卯却剋戊,故曰往来相乘,反复争战。看三传中有偏助,一处得助者,吉。失助者,凶。

剋伏交加用囚死。
论官鬼剋我者,内有一衰一旺。假令庚辰日九月卯将未时,占甲寅,生人,三传子申辰,卦名润下,又名重审,可言庚日还家,吉。畏日遁之鬼,初传丙子,本命见丙戌生寅,与支神相冲,有路。丙子坐辰与三合,有路。丙子作螣蛇,丙戌作六合,二丙剋庚,合因小儿和合中起官事,其言未尽。然子本属水,中却有壬,又子旺壬,非旺丙,其戌中丙虽旺,却被壬败,卦名润下,三传皆类化为水,二丙俱败。虽有丙,不能胜庚,金势旺,故两丙就子中生辛,随壬化矣。故言:剋伏交加,用囚死也。

鬼贼临实更得地,吉神吉将终不吉。
若鬼贼有气,更立生旺得地,又不见下制,坐天空空亡,更剋日,有路又无救助,凶神更在三刑六害相冲处,虽有三传中,吉神吉将更不取吉,乃是凶矣。

日时吉将立于生,鬼犯绝空祸不真。
言今日天上日干,寄宫干所临之处,要生旺得地,又无下剋,更与初传各,当时虽有别方鬼剋,事不为凶。若三传年命是建鬼剋我,却鬼立在空亡败绝,或有制下,剋亦不为凶,所求皆吉也。

战斗吉凶谁得地。
论今日与鬼贼之神,谁得地,谁有理,得地不如得太岁,尊神生我带德,合为亲,万祸不能侵也。假令十一月丑将癸亥日寅时,占丁未生人,初传戌加亥,白虎。中传酉加戌,天空。末传申加酉,青龙。本命在未,午加未,六合。行年在午,巳加午,朱雀。贵神卯加辰,其日是癸,天上癸在亥,临壬子地下,癸寄丑上,壬子二者皆为得禄乘旺,即为日有气,有凶亦不敢来伤。又贵神卯为癸所生之地,名贵神相会。更行年本命上得巳午火,为今日之财。又中末二传皆金,生癸水,都合取为吉利。此是术人不知合使不合。使合从,不合从,依六壬。《金华宝鉴经》云:财莫与日相冲,生旺莫犯四煞,吉中即不从我,反凶。又云:鬼贼要立空绝,则祸变不凶。依此看之,虽天上地下二癸并吉,奈何却巳午子亥冲战,不从子亥癸,反来投戌,戌见午巳转有势,谓火来生戊寅,午戌合也,又巳午败剋酉申,酉中畏巳午旺火,不敢来生水,故亦从戌外贵神,卯加辰,为入狱,是贵神不得地,却戌中有辛,剋贵神,所乘之神不亲,是以合戌与之俱旺,戌为白虎旺剋日,故为合死之课。此课合从戌乃鬼旺也。

祸囚福旺喜皆亨。
凶神凶将,常要囚制,自剋不害今日,便是祸囚矣。吉神吉将,要生今日,不临战制,必作福旺矣。故喜
吉凶力平神将等。假令十一月丑将戊子日午时,占戊畏末传螣蛇,寅鬼来剋,主小儿惊恐。是癸丑人占本命申,加丑申,金剋寅木,即为救矣。再论所立之地,得失何如,其寅立未,申立丑,各自坐墓,其力平矣。

切分远近路无程。
前课二神力并,有路者,先至。无路者,不来。若鬼与吉煞齐等,用正时所居者,先至。又或时助时生者,为后至,无路也。

路若有程时齐至。
论鬼贼救神齐至,所行之地,更立并,而坐处一般。兼日上下不相剋制,故云路齐至。加临魁罡之法看之矣。

加临魁罡指其情。
言鬼贼在三合,救神亦在三合,看二神齐至如何,取吉凶救神先至,则其祸不来。剋我者先至,则救神不来。要各有稳便后,便以为人祸福,其己身未能安,先有伤陷,何敢与人为祸福。见身安,见人不是,须是整齐他人,须得有权势,或朋友相辅,后方可与人为吉凶。其前言鬼贼与救神,一般立生旺,一般有气,一般有路齐来,谁吉谁凶,则得大人势,要指挥者先来。至日,何谓势,要贵神是也。将河魁加于卜课正时,再看天上贵神所立之地,贵顺福先行,贵逆祸先至,言甚有理,不许人乱传。若以斗罡指福福至,指祸祸至,此则无理莫用矣。

官病万类断何事,龙虎元常最要明。
若指正时,合吉言吉,合凶言凶,故龙虎元常最要明。

释论四时旺相章

五行俱旺四时中。
此说不论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时得令为旺,且如寅木加亥,虽七月占,更三传水旺生木,便言木旺,不可言七月金旺木绝也。此言五行四时,有旺有衰也。

莫指东方木旺春。
木虽逢春,令如甲乙寅卯,木坐于庚辛申酉,金又三传剋剥,虽春占,亦不可以旺言也。此言五行四时常旺常衰,不可执于一端。但坐处逢生得地,即为旺。受制失地,即为衰鬼。不旺,吉反此凶矣。

用神旺处鬼无剋,自然凶祸不为殃。
言剋今日鬼,若更初传生鬼,便是鬼有气。若初传剋鬼生日,便是我有气也。盖初传生我,则吉。虽有剋处,不敢伤害我也。又看坐处同断。

释五行章

莫把东方木作名,木中生火剋金形。
甲乙寅卯,逐类所行,随月将与时变动,十干寄宫,不动即死,法是以干皆遁变,十二支循环而行,课干支动中,即有金木水火土也。是以不可专言东方属木。

时至类物随时变,一物相合万物生。
看月将加正时,得子时,便复建。又如得申时,课随月将再行,名曰建合同用矣。故曰随时变也。假令十一月丑将丙寅日辰时,占卦名蒿矢,初传亥,加寅,作贵人,剋日。中传申,加亥,作元武。末传巳,加申,为日干,作天空。又取时至物类,随时变,如本命甲午上见卯,作勾陈。卯上有子,属勾陈阴神,为真水。日干上得寅,作六合。寅上有亥,属六合阴神,又为真水。十一月占亥子水,得时木,却变水,是时至物类随时变也。其课亥寅卯三鬼,皆自立处,无制剋,俱来剋日,主官事起于和合。若要免其事,除非出外,可解。谓天上日临申见天空,天空属戊戌土,是三水不敢害。丙日日行六道,解三水,是合出入。更课己亥发用六合出入,若今日所行天道,下剋上,便出入,不能去矣。

休道南方午火尊,火旺正时反伤壬。尽言亥子原是水,水性柔和动则止。
言五行不定各随时而变。

只在五行真假位,除是建作真合鬼。
假令十一月丑将乙酉日申时,占乙日遁得乙,建在酉,起加地下辰乙日,遁得庚辰乙与庚合,故曰建日合。复取三传年命,有建丙辛,即凶。如本命庚子巳加子乙,日遁之建,得辛巳下,有子遁得丙子本命,上辛干剋乙木,下丙干剋庚金,是上下建干,各交相剋,谓之建合鬼,即吉。

莫把水火相刑剋,是物皆能化五行。
言五行逐时变动,中有建物,即与之皆变,有自战,不可不看五行是谁,有剋即凶,无剋即吉。如两者势均力并,先取初传助谁,得助者必胜,失助者必败。

谁道西方体是金,金中建作火干凶。且如火再运为水,水干故言火中凶。申酉能剋四方物,四方俱伤庚辛金。误传四季是真土,土旺能伤金火木。
申酉中看时所遁,建得何干,若得金干,必剋木,得木剋土,得土剋水,得水剋火,是申酉并剋,得五行矣。若申酉建处不可内战,如内战,从长可矣。

尽若变动不同情,后学之人多执误。
谓十二支,上遁干变自不一,后学不得执亥子水,巳午火,辰戌丑未土,申酉金,是逐日时建五行,便变动不同矣。

释论建真鬼章

五行真假莫执一。
言莫执寅卯是木,巳午是火,申酉是金,亥子是水,辰戌丑未是土,乃支中寻建遁之物,金或化火,木或化金。故言真假莫执一,是有变化之情也。

先寻五行建合真。
论天地之遁干合,使谁当用直辰,本支谓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遁干随化,故曰先用各干,次用本支,是言直神干也。遁吉畏支相剋也。

建支五元与日比,自是灾凶福禄宜。
遁干临支,先要不相剋,次要乘吉将,更要与日不相剋,又要生,今日是事,吉庆福禄,长进矣。假令乙日乙在亥,是乙木生于亥,我吉矣。却建得癸,为初传,将得六合。凡事和合吉庆,纵有中末二传剋癸乙,不当用,不在日上,亦不为凶。夫剋癸,谓之剋本,用神凶剋乙,是伤我,不吉矣。又云:十二支寄干,是真我也。所在再用者,干运也。伤我,即小滞。伤干运,即不利财帛。初传建与日两比,和大吉两战剋,凡事宜守旧,今日三传,若建他鬼剋财,主破财。剋禄,主病。剋下地道,亦主病。

释鬼合复有建合鬼章

五行建合少人知。
建合,主取今日合者为鬼,又言合使者,使不合者弃两说也。假令十一月丑将庚子日申时,占遁,得庚辰,辰上酉遁得乙酉,乙与庚合,故曰建合。是夫妇相见,单丙不敢剋庚,故以一鬼不剋夫妇二位,须两处见两丙,却剋庚。有理旧说,谓丙处二心,夫妇相见一心,故不敢为鬼。是以却取丙辛,上下合处为鬼,丙使剋辛庚,辛使剋乙,此课中传戌临巳,戌得丙戌,巳得辛巳,又初传巳临子,遁得丙子,巳亦有辛已上之辛金,剋酉上之乙木,下之丙火剋下盘之庚金,乃建合。鬼复剋今日上下,主因酒食中和合地官事。末传太常,中传六合故也。其理犹未尽,依果子生先生异变经,解其理,日上之神与日合,即为己身。不合,则不是。以建合干就日上合,名曰合神。若合处却有暗,下剋上,则为凶。上剋下,即为平矣。若剋战力停,当取旺者为主。

建旺难逢合使支。
看合使天上建干支,合使地下建干支,取得胜者,为我,无剋我者,甚善。有剋我者,一切凶矣。

建得一鬼来伤我,复来救助我无疑。
若逢得一鬼,剋日干,却生日上有剋上见鬼,是救神助我,必不成灾厄矣。

建合又复建合鬼,伤我今日救不止。
言日遁与时遁上下建,得鬼相合,即言伤我今日,更无救解。假令十二月子将己未日巳时,占以日遁干在己,巳起加戌,遁得甲戌,甲巳为合,是今日建合,为一处相合矣。又正时己巳,巳中有己,上得子,子中有甲,是日时建合,又复一合矣。纵有剋己之鬼,亦不敢为凶,名曰日建合,重大吉。假令十月戊戌日寅将己未时,占卦名重审,天上午遁戊临地上亥,亥中有癸,名曰建合。又初传子临巳,将得螣蛇,时建子中有甲,巳中有己,一重建合,剋戊癸,主小儿惊,犹不惧。建合中力停。中传未临子,天空凶不主事。末传寅临未,日建干,寅中有甲,未中有己,又是一重建合,鬼伤我今日也。细解今建鬼与时建同一位,有气剋今日,纵有救,亦不解凶,只是凶应矣。

便是龙常作福难,日纵生旺亦须死。
若依前有复建合鬼贼日,虽有青龙、太常,更不取福,只主破财官灾。虽今日有气,亦不解重叠之祸。谓两重建干剋日也。

释行人章

年久出,不知存亡何方,即取去人行年所临处,为去者方位。若行年立处下剋上,更今日干落空亡墓绝,必死也。若行年立处无剋战,即下便是去方位。若问远近,过期不来,虚加一十,更上下乘行年数,合一处,言之里数,依本限人还家,本宫来门上神剋行年,即不敢来,主剋行年立处之神,月建必改移动于行年,天上财下方去。若初去行年下立合神,便不改动,只在此处。若在改动处,有财合相生,便不移动别处。若至此立处,有剋剥损害,用天马临著天上,有移身于今日干天上财下去位,便其下更有生旺合财,亦至未年旺行年月日,必再移身于行年元干,与天下元干行年,天上合神临处为去处。若天下合神,却剋行年,复改移身于元行年去处也。更不改动,亦有还家之心,谓诸处不和矣。初行年立处,至诸方位住处,支干被太岁生者,应待是年得意还家。若见月德月合游戏神,或天驿马临著处,是来者月四神有剋处,不用。无剋处用,欲知日欺生行年,或日前四神,是来家日。又行年处生太岁,却制剥门上神,又元年立己亥,必难还家。类神临处,便是来者月日,便用行年与初传相生,兼行年立处,便是起发日月矣。父母问儿女出行,第一依经用六合与日干合者,来六合,临卯,二月来。临辰,三月来。若子望父母,以太常下取。来家月日,夫望妻以天后下取,妻望夫,兄弟朋友,俱以青龙下取,主望奴以河魁下取,奴望主以贵神下取。言行人何年月归家,前说龙常等将临处,为来期,更游戏神天驿马,又是月期。法《神悟经》以申子午三神为道路,入传主行发。《心镜》云:问三千里外行人,用将军煞下为来者日期,一千里用太岁支临处为日期,五百里至一千里,用月建临处是也。百里至五十里,以今日支临处为来期。若二三里,以罡下临处为来期。五十里,用时支临处为来期。将军是百煞,若此煞临门,主行人欲至门。
若欲知久远出入安乐否,取依限临著处,是还家月日。若知行年存亡,不用此法。其后别说。最紧用看日干,与所望者行年与日上,两下不相制。又最紧望者,行年天上支还地下支无剋制,必来,要知何月日来,前说青龙临处,与类神临处为来月日,其理谩用,合用游戏天驿马临处为月期,中先寻生著望人者日,便是起处还家日也。若行年处,又在日前四神生日上,神却还家,行年立日前四神,上下有制剋,必中路有阻隔。看上剋下,取上支是几数,若下制上,取下支是几数。看为何事阻隔,如青龙断之,若行年在日前四神,上下合在有气处,更乘龙,常贵合后,必为亲人兄弟留连。

释十二将章

凡十二神固喜生日,亦要与乘神相生,不喜战剋。如蛇乘木神,则喜。乘水神,则战。馀仿此。 又蛇上下带木火,更乘天地火杀,可取火厄。若在日上,宅上无元后,亥子水神解救者,必主火灾无疑。宅神岁前五辰是也。火光煞正月在戌,逆行十二支,火烛杀正月,起已,顺行十二支,更乘此煞剋日辰,即应,不剋日,则不用矣。剋人伤人,剋宅焚宅。
朱雀飞腾道路,言有远信。若更乘天马,尤的。 又作三六合为交易文书。
六合不剋日,所求和合剋日,见财,主和合破财。剋禄,主官事。剋日又主夫妇口舌,若四绝神离神,主夫妇别离。乘巳亥,更加天驿马,或初传是道神,主有远行。
道神正庚,二辛,三甲,四癸,五壬,六乙,七丙,八丁,九戊,十己,十一庚,十二辛。

勾陈若在初传日辰,上剋日辰,为鬼,凶。
青龙剋日,主破财。如作白虎阴神剋日,必死。落空亡,则不凶。
天空
白虎阳神剋日,主女子死。阴神剋日,主男子亡。太常
元武生日,宜求横财于阴私中。
太阴剋日,主奸私。若乘奸神、邪神,必有是事。奸神春寅,夏亥,秋申,冬巳。邪神正起未,逆行十二支。
天后剋日,主妇人口舌,不明事。若临沐浴、咸池,或乘亥子卯酉剋日,主淫乱,起口舌。若无剋战,宜求婚姻。又宜求妇人之财也。

《六壬金口》《云霄赋》

论人生五行之祸福,详课体剋战之兴衰。
相生则喜剋战为危。
月将与地分,分其高下,人元与贵神定其尊卑。臣犯于君己欲侵人君,陵臣下人来害己。
人元剋六阳之神阳,男有祸天,干战六阴之将阴,母逢凶。
泉沉蛇马定生眼目之灾。
壬癸为龙泉巳午为蛇马,亥子加巳午上,故有眼目之灾。

虎负冈嵎必主羸瘦之症。
甲乙木剋辰戌土。

红马登途行商外病。
丙午火剋庚申金。

赤蛇入户闺妇内灾。
丁巳火剋辛酉金,主暗昧之灾。

西女来东户狂病伤蚕。
辛酉金剋乙卯木蚕不收也,主风瘫之狂病。

白道映绿林老翁路损。
庚辛金剋寅卯木寅为山林,申为道路,损害老翁者,神树寅木也。

东方贼子园中盗粟偷孳。
卯加丑,丑乃金库又为粟园。

未地勤儿店内搬食弄酒。
未地井宿乃酒食之神,小吉酒店也。

产痨病患因井宿入天门。
巳未入癸亥也。

鬼蛊气疾为土星镇北海。
辰戌土剋亥子水也。

土牛逢江猪贼人自败。
丑属牛亥属猪,乃丑入亥也。

火宿遇波涛阴妇井溺。
丁巳火入亥子水也。

南方赤马怕北海之浮波。
丙午火怕逢壬子水也。

寅地青龙畏西方之恶吼。
青龙畏白虎也。

龙虎交加老来伤害。
甲寅木见庚金也。

丘坟倚叠衰后独孤。
辰戌重加是也。

天冢为僧道犯阴后必主奸淫。
辰戌为天冢寺观,若六合天后太阴临或值天空奸淫之兆,又卯酉为门户之神也。

金井饮牛羊牧坟冈定然鳏寡。
丑未辰戌相加丑未为牛羊,辰戌为坟冈,金井乃未也。犯之,主二姓三名男鳏女寡。

青龙入户接脚老翁为夫。
寅入卯主接脚夫也。

神树临池应得阴人财宝。
寅入亥男得阴人财物也。

负水浇林木徒养他人扬波溢苑中,终伤自己。
子水至卯为死又子卯相刑,水浮泛溢故也。

大门木户相见两和。
指卯亥也。

醴酒元浆相调两便。
未为酒亥为水,未亥和合富贵昌盛。

内室专权有仙女跨云之象。
巳到寅也。

行商得利逢坤门洒酒之徵。
未为酒神加坤方主利禄非常。

木象化天门经营自变。
未土剋亥水亥旺得卯三合成木象,是化于天门也。

白虎嫌黑水祸患相仍。
申虎到亥水之乡,是金体衰必有祸患。

当途决水享耄颐之遐龄。
申为道路水至申,旺金水相生而有眉寿。

生地安坟乐绵瓞之旺续。
辰戌为坟加申取生息也。

阴人疤面赤蛇走入金门。
巳加酉丁加辛。

姜女失瘖白雉飞来巽户。
酉加巳午剋之主有此兆。

玉女游斗宿之宫阴权大富。
酉与丑三合丑又为食库。

牵牛至金门之路血畜尪羸。
丑至酉而无气。

仙女游园乐生产充盈之兆。
巳火双女官至丑,乃因火生土而财帛充盈。

土牛奔火恐亏负暗昧无言。
丑土入巳丑为巳火之炉,未为木墓必伤身也。

土多乏嗣续。
土孤独也。

水盛好荒淫。
水泛滥也。

木众枝繁金多体折。
火气炎炎人多性燥。
水形泊泊性主必柔。
五行大忌结胎逢刑,四位切防无权交战。
金临丑地木人遇肢体不全。
金旺若木人遇之主伤筋损骨肢体不全。

水至申宫木命值飘蓬无定。
水旺若木人遇之男主为盗女主娼淫。

火炽伤金边塞奔驰之子。
卯荣破丑田园耗散之人。
独木遇三金剑刃须防有鬼祸。
一金遇二火铄销切备值天灾。
孤土入败绝之乡,见木多传尸久患。
弱水临休囚之地,逢坤常呕血之忧。五行最要相生四位偏嫌杀战。
果尔留心留意自然无惑无差。

三才赋

金口元妙,入式幽微,能决有疑之事,先知未见之情。指方定位,神将成课体之机。验煞推元,吉凶妙鬼神之用。
干神将位,当立贵贱尊卑。四象三才,须分高低上下。干剋神而剥官,人谋害己。神剋干而进职,己欲侵人。将剋神不求财,当言身病。神剋将非捕盗,必主妻伤。位剋干而神剋位,疾病官灾。位生神而将生干,求财喜庆。
将剋干方,损妻妾而牛失马倒。
干剋神位,防盗贼而财散人离。
位生干兮,印绶迁而子孙弱。
干生位兮,嗣续旺而名位卑。
木音全,见妻儿,难保长年。
妻旺官,衰父母,恐防不寿。
金纯而道途分异。
木全而官事缠身。
水多败散,主痔病儿童。
火盛惊忧,应伤残妇女。
纯土乃丑妇当权,孤立则尊人不利。
土入木乡,争讼田宅之兆。
火加水上,生育产难之惊。
水入土乡,疮灾牢狱。
火临金地,劳患缠萦。
金加火上主销镕。
木到水中为飘荡。
水临火地寒热往来。
木入金宫口舌争辨。
水加土上争竞田畴。
土入水中多生肾病。
欲尽吉凶再推神将。
大抵功曹主文书木器。
传送为信息行程。
太冲盗贼及车船。
从魁金银与奴婢。
辰为斗讼兼主犯丧。
戌乃奸欺或称印绶。
登明徵召太乙非灾。
胜光鬼怪连绵。
神后奸淫牵惹。
未为衣服筵席。
丑为田园苑圃。
大吉小吉为勾陈,争讼田宅。
河魁从魁化六合,逃亡奴婢。
寅辰若遇勾陈,官刑禁系。
亥寅如逢白虎,疾病惊忧。
子卯与元武同传,当逢贼盗。
巳亥逢驿马并驾,在路奔腾。
丑未之临朱雀,口舌咒诅之非。
未酉之加隔角,夫妇休离之患。
丑寅辰巳戌亥未申,入之者也。

魁罡临处多生词讼。
申午并交当有狐疑。
原夫天乙,所占官宦遇剋,必定官嗔。
螣蛇为卜,惊忧逢刑,决然火怪。
朱雀文书口舌。
六合喜庆婚姻。
勾陈主斗讼勾连。
青龙应婚姻财宝。
天后奸心暗昧。
太阴隐晦阴私。
元武防盗贼以侵凌。
太常有酒食之筵会。
白虎主死丧之道路。
天空主欺诈之逃亡。
将神更忌刑冲,干位仍防带煞。
将带神兮,神带将于中元妙。
干被刑兮,位被煞就里幽微。
天上神将,有加临幽显之微。
地下支元,有隐伏不明之意。
是故太岁受剋,尊人有不测之灾。
月建遭刑,兄长有沉溺之祸。
凶神同居白虎,哭泣临门。
丧吊相并鬼乡,哀戚动地。
月建号曰青龙遇吉,将资财进益。
月破名为白虎逢凶,神疾病崩摧。
枉横死于灭祸。
阳月前三辰为大祸,后三辰为灭门,阴月前三辰为灭门,后三辰为大祸,即平收也。
淫乱发于奸私。
破耗失畜亡财。
岁前五辰为小耗,六辰为大耗,即执破也。

青龙添人进口。
丘墓丧车并煞,病者必临孝帏。
丘者,春丑、夏辰、秋未、冬戌。墓者,春未、夏戌、秋丑、冬辰。丧车者,春酉、夏子、秋卯、冬午是也。

德合解神诏赦,囚人定主脱灾。
天医宜占疾病,丧门不免惊忧。
游魂哭煞非灾有难。
亡神月厌祸患难逃。
星月为刑为煞。
太岁为祸为奇。
天马驿马入垣所占迅速。
孤虚死气同传谋举逗遛。
德合生神临用占事有成。
煞并天空四课有像无依。
五行衰败之乡,加临人情断绝。
四位生萦之处,相逢事体光辉。
将神沐浴之处,所占事为露机。
功曹加毕昴之位,河魁属氐房之方。
重关用锁于西方,见金则斩关不闭。
寅卯加酉为关,上乘金,将为斩关。

设隔致防于东位,见木则毁隔无防。
辰戌加卯为隔,上乘木,将为毁隔。

酉加卯上为锁,称上再见火破锁名。
申酉加卯为锁,上乘火,将为破锁。

元武与壬子窥户,当忧盗贼。
卯酉上为窥户。

白虎同传送临门,须防疾病。
子午卯酉上见。

煞神既定象类更详。
合局则事从众起,分局则分劈支持。
重叠则事多重叠。
二三神将同。

交互则宛转无依。
上下交剋

若占脱走逃亡,别课体兴衰可见。
如占求财见货,视将位有气方知。
进表投书,详君臣,察其善恶。
战斗博戏,认主客,定其输赢。
贼盗若值孤虚,追之莫捕。
死气加诸墓绝,病者不愈。
详天禽地兽之形,察人间隐伏之状。
明此祸福之原,细究五行之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十六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十
  龙首经下〈占马吉凶法 占牛善恶法 占羊可养得否法 占猪善恶法 占大 可畜否法 占鸡可畜否法 占奴婢利主否法 占买卖财物六畜知售否法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 占欲上书奏记见贵人法 占人奏文书劾事解否及何时来报法 占词讼吉凶事胜负法 占诸吏谋对计簿当见上官知喜怒法 占诸欲攻雠报隙法 占诸被贼围邑陷阵客主胜负法 占献宝物遗尊贵知胜吉凶法 占求妇女法 占求妇女有两三处 谁者为良相宜法 占夫妇相便安否法 占怀孕为男为女法 占诸贵人欲救罪人得否法 占居处去留所宜法 占诸闻王甲有罪吉凶法 占人所造为事成否法 占人有忧事得解否法 占捕前事得否法 占人始欲带制新衣吉凶法 占弟子始事师得成达否法 占内寄者吉凶法 占怪祟恶梦法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 占葬事法 占始举事有风雨否法 占欲入山取物法 占欲入深水渡河法 占驰使往来信实否法〉
  五变中黄经〈释己身章 释他人章 释宗亲章 释推占门类诸人章 释年命建遁章 释主事章 释吉凶实意章 释论四时旺相章 释五行章 释论建真鬼章 释鬼合复有建合鬼章 释行人章 释十二将章〉
  六壬金口〈云霄赋 三才赋〉

艺术典第七百十六卷

术数部汇考三十

《龙首经》〈下〉占马吉凶法
正日时,以胜光占之,胜光与吉将并临所生之乡,即吉。与凶将并临所贼之乡,即凶。以胜光上将及所临之乡,吉凶深浅言之也。
假令胜光与青龙、太常并临木,火神来未之地,即吉,是为良马也。若临金乡,即咬人。临戌,踬戾。临水,为病。临丑,喜走。与元武并,因放,自亡。与白虎并,且死。与螣蛇并,惊败事。他皆效此也。

占牛善恶法

正日时,以大吉占之,大吉临木,为病。临火,且惊,以得卖。临金,且欲卖之。临水,田牛也。临土,畜也。若天地吟,且用神与天一并,临有气之乡,且入县官。与白虎并,为自死。与勾陈并,为抵触人。与螣蛇并,时时若惊。与元武并,且亡遗。他效此。
亡遗责大吉,大吉湖神也。一法又责轸星下,亦责太冲也。

占羊可养得否法

正日时,以小吉占之,加金欲畜之,加木欲杀之,加火可畜,加水为衰耗。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即凶,得白虎为死,加寅戌数逢狼加辰入墓亦死。

占猪善恶法

以登明加巳午即放,加水乡溷豕,加金木可畜,加土为病死,加王相乡欲与天乙太阴并为祀豕也。与凶并临囚死之乡为凶,登明与白虎并即走失,欲知生死以气言之,有生气,生有死气死自,死与螣蛇并为惊亡,加日辰人年人墓亦死。
占亡失登明,加酉不得责,未上从魁不得责,已上小吉日辰阴阳能制之即得。
占犬可畜否法
正日时,以河魁占之子,能捕鼠加卯。能走猎加巳午善声加未能斗加辰,自死加亥卖之。加寅狂走加戌啮人与太阴,并为用祷祀也。

占鸡可畜否法

正日时,以河魁占之子未能斗,加金水可畜,加丑为自死或被杀,加辰为子,加未欲用祀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即吉,与凶将并,又临囚死之乡,即凶。
假令与螣蛇并为好,惊作怪祟,与朱雀并非时好鸣,与勾陈并雌鸡坐鸣,与元武并且亡走,与白虎并为狸所食也。
占奴婢下贱利主否法
正日时,视其日辰阴阳,及用神传中从魁,与吉将并有王相休气,与今日日辰相生,宜主直用神上贼下皆为吉,深利亲附甚蕃,息从魁不在日辰,阴阳及用神传中,又与恶将并,而贼今日又用神贼上,其为慢谄,欲害其主。
假令八月壬子日日昳时,天罡加未占奴婢吉凶传送,为元武临壬从魁,为太常临子从魁,与壬而王相相生又在日辰阴阳中胜光为用,而临酉上贼下,此时占下贱者皆好。
假令十月乙卯黄昏时,功曹加戌,上贼下,从魁,为六合,临巳,不在日辰阴阳中,又贼日小吉,为用。临卯,下贼上,皆为慢诞,欲害其主,不可畜也。

占买卖财物六畜知售否法

卖者欲使今日之辰王相,买者欲使今日之辰囚死,皆令物类之神,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与今日,日辰相生即吉,卖者可售,买者可得。若物类神不在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又与日辰上神相贼,买卖俱不得其所。
假令十月癸亥日日昳时,功曹加未,占人买卖牛,小吉临水,阴上神得功曹,胜光临亥,阴上得大吉,为在阴阳中,又与辰上神不相贼,卖之与买,两得其所。假令是庚辰日卜卖牛太冲,临庚阴上神得河魁登明,临辰阴上神得胜光大吉,不在日辰阴阳中是无其类也,日辰上神皆与大吉相贼,买卖两不得所。假令今日日上神贼大吉,客不肯取,辰上神贼大吉,主不肯与,日辰上神俱贼大吉,妄有所语他效此。

占人亡所在吉凶法

正日时,视所问人乡上神,与今日比者,在不比者为不在也。假令今日甲也,若问午地人在否,午上神得传送与甲为比,比谓有甲,申之例也。则所问人在矣,假令午上神得大吉,无甲丑为不比,所问人不在。又一法,欲行诸人家知人在否,正日时神后临日辰与妇女,欲饮酒天罡,临日辰在后家欲讼钱,太乙加日辰其作小车,若木器〈一云:近出欲远〉小吉,临日辰行不在从魁,临日辰其人在床上卧未起传送,临日辰行不在从魁,临日辰在后家天魁,临日辰其人病登明,临日辰其人在上,上数钱大吉,临日辰在吏家须臾还〈或云:在酒家正欲出〉功曹,临日辰在吏家与长者客语,〈一云:在家木作不出〉太冲临日辰见在门中。〈一云:在舍北作船车处斫木。〉

占欲上书奏记见贵人法

欲上书奏记,及见贵人,皆欲令所见事类,神将上下自相好,所临上下相生即大吉,得福非此者凶。假令上书欲见王者,天乙居金火土而加金火土之辰见诸侯,以太常见将军,以勾陈见二千石,以青龙见令长,以朱雀效此非必在日辰阴阳中,宜视其事类神将观其所喜善恶也。所应喜善恶也,所应喜归母子。

占人奏文书劾事解否及何时来报法

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相生即为吉功曹,与吉将并青龙,与吉神并者皆吉,及直用神终见其子有救者,为事解无救者,为不解。
假令望文章所在之乡在南方否,功曹登明,若青龙在北方下为且至以功曹登明,临日辰为至期法以传终救神为至也。

占词讼吉凶事胜负法

以日上神为客,主上贼下先者胜,下贼上后者胜,胜者不可令先者,年上下相,贼上下相,贼虽胜后必败殃,日辰上下不相贼,两解不斗。
假令八月丁巳日时加巳年立卯,功曹加之胜,光加丁日辰之阳神并比和,此为两解者,准此若欲以长幼则知胜负,以今日长年辰为少壮也。日胜辰长者胜谓日,胜辰上神也。辰胜日少者胜,谓辰胜,日上神也。以日辰上将言之,以知其胜负。
假令将得勾陈见以斗,争事相告也。勾陈将得白虎忿争,至死将得螣蛇,恐死有罪,罪谓被笞也。将得天空所言非是,谓以论长短相告也。将得朱雀当狱讼,谓争口舌事也。将得元武冒辞而亡,亦主妄言。假令讼者年立卯传送,临之为年上下相贼,先者为客后者为主。

占诸吏谋对计簿当见上官知喜怒法

正日时,视日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与所欲见事类神将相生,即吉。
假令欲见王者,以天乙诸侯,以太常将军,以勾陈卿相二千石,以青龙令长,以朱雀与日辰人年上下相生即喜悦,所言并见,听非此者皆凶。
假令欲见将军,勾陈所居神贼日辰人年上,神即怒也。日辰人年上神贼勾陈,则将军不肯见人,虽不相生不欲相贼。

占诸欲攻雠报隙法

无令谋事类神贼谋事者,年上及地下辰皆凶。假令诸欲报谋者之年,立寅白虎在传送上,此白虎所居神贼人地年也。
假令谋者年立辰,功曹临之而白虎所居神贼功曹为贼人年上神,皆凶不可行也。
假令数人谋系,在各以其年上神,与所立之辰,与白虎所居神相贼,则凶。不相贼,有王相气,则吉。王相者,则谓人年上神将也。谋杀人以勾陈,盗人以元武,谋烧人屋以朱雀,匿罪人以太阴、六合,谋娶妇女以天后。谋所造为事类,皆欲令贼事。事者,年上神也。各取其事类神,三传之,终于王相,为有福,于囚死,为有贼也。他准此。

占诸被贼围邑陷阵客主胜负法

正日时,斗加四季利为客,可先起兵。斗加四孟利为主,宜后起兵。兵常背神后,系胜光大吉也。斗加四神不可起兵,客主俱败也。若时迫不得不战,即背小吉系大吉,此为逆兵也。天地吟无举兵行伐,必见围也。若日暮欲休息者,兵将常居,今日小吉时前三辰是也。
假令正月中大战,暮欲宿兵,将军常居卯辰巳宽坐不可伐,小时常与月建俱也,他皆仿此。
占欲献宝物以遗尊贵知胜吉凶法
今日之辰王相又欲今所遗神,好辰之上神及其所奉物类神,即见物喜而爱敬也。
假令奉王者以天乙,诸侯以太常,及至令长丞尉,以朱雀,皇后夫人。以天后,庶人妇女,以神后,此为诸所遗者也。
假令欲献妇女物类等,谓田宅以胜光,谷米牛以大吉,鸡狐犬以天魁,豕以登明,羊雁酒食以小吉,奴婢飞鸟虫豸以从魁,虎狼野禽以功曹,船车貉兔以太冲,刀兵璧玉貜以传送,蛟鱼水虫以天罡,布帛衣服以太常,钱财宝物以青龙,丝帛以太常,布物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光之类是也。皆不欲令所遗神好之,辰上之神将得天空物,损而无得,若相好而受者,即蒙其福也。
假令三月辛卯日食时从魁加辰,欲遗二千石以璧玉,功曹为太常,临酉传送为朱雀,临卯登明为青龙,加午青龙为所遗神,传送为奉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二千石,必喜所奉物,必得福报也。
《神枢》曰:假令二月乙卯日午时传送临辰,欲遗二千石,璧玉传送为所奉之物,又为辰上神而青龙所居神好之,此为二千石必悦,而受之也。好之谓相生也。彼人克所贡之物,为贪而受之。若畏所贡之物,物克之则不敢受也。所为皆欲令,今日之辰王相及所贡之物,类与彼相好,即悦而受之也。

占求妇女法

正日时视阴中有天后,神上下相生,日上神与辰上神不相克贼即可得也。若日神阴阳中无天后神,天后上神与辰上神相贼者,不可得也。
占求妇女有两三处,此妇女可取谁者,为良相宜法。

欲取求其乡上神,有与天后神后相生者,可取也。假令九月甲子日平旦时太冲加寅,求申乡女午,乡女辰,乡女者,以神后为天后临亥申乡上神得,从魁午乡上神得小吉,辰乡上神得太乙,小吉土太乙火与天后神相克贼,独从魁金与天后神后相生,即取申乡上女为吉,欲知妇好丑天后王相者,好囚死者,丑也。欲知其颜色者,以年上神言之。
《神枢》曰:天后在阳或乘王相之气为好而且少也。若天后囚死为丑老,又神后加孟长女加仲,中女加季,少女亦柔,以天罡年上神遇火,火加金为色赤白亦柔,以天罡所临加之,凡太冲从魁登明小吉为太阴或用此者,皆阴医妇人之位,其人主为再嫁之象。

占夫妇相便安否法

各以其年上神相生即吉,相贼即凶。夫年上神贼妻年上神妻有咎,妻年上神贼夫年上神夫有咎。
《神枢》曰:去与留视喜忧。注云:夫妻和睦。为留不和者,为去皆视日辰。若吉神善将临日辰,上下相生者留。若恶神将临日辰,上下相剋者为去而不睦也。一云:天后。剋六合,妇妾将奔随人。若六合剋天后,自诱他妻妾也。一云:三传内。人本命相入者,为和反吟为不和。一云:日辰。上神相生与吉将并者,妻妾安其室,日辰上下相剋,神将内战者,煎熬不宁,不宁为不安,其家室也。一云:传送。太冲临日辰者,妻妾有二心。一云:大吉。传送临日辰,妻妾爱外人也。

占怀孕为男为女法

正日时,视时下之辰与今日,比者男。
假令甲日时加午甲午为比,比者生男。
假令今日甲时加未,未为时下之辰,无甲未为不比,生女无疑也。
又一法,以天罡占之天罡加阳为男,加阴为女。旧说云:传送。加夫本命妇人游年上得阳神为男,得阴神为女。

占诸贵人欲救罪人得否法

正日时,以直神言之传得其子,即有救。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水神将,而火在其上,他效此传。得其胜其子为将,但许人耳而心欲相赚也。
假令木神直用传得土神而火在其上,所谓用神得其子。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辛亥食时,登明加辰胜光临亥下,贼上用传得其子为救。
假令正月丙子日从魁加甲大吉,子上贼下为用子水怀忧大吉,传得功曹得忧者之子为有救,助用神终不见忧者之子忧,不解也,他效此。

占居处去留所宜法

视日辰上神将无王相休气上下相剋,宜去日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宜留以阴阳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白虎在阳,以去者死,丧不在阳,可留他效此。

占诸闻王甲有罪吉凶法

视日辰阴阳中有其事类,与今日日辰比者是也,不比者不是也。
假令闻某为盗,今日甲也。而胜光为元武,在日辰阴阳中即是也。胜光午有甲午为比,太乙为元武无甲己,为不比也。
说云:或闻所议死。若白虎所乘神与今日合则死,与今日比亦死今日子。子与丑合为白虎是也。非此者皆虚,闻子孙吉凶亦同前,比合之法。若闻吉事视青龙与六合临日辰者,是实也。非此者,不是。若闻凶事传视白虎所临辰上神占之,得青龙六合与今日比者,则所闻者不吉,是实也。然此例多不可备,举并在神枢第五,占所闻虚实篇。

占人所造为事成否法

视其事类,在日辰阴阳中,与日上神相生者,即吉。若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又与日上神相剋者,不成。

占人有忧事得解否法

以问事时占之正日辰视日辰,上及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直用神传得其子为忧,解用神为王相气所传得其子,其子无气,虽解犹难,无气不能制,有气用神为囚死,所贼传得其子,其子囚死俱有气,为可解,其子王相为忧两解。
假令十月丁亥时加未占忧,疑胜光临亥下贼,上为王相所剋传得大吉。为得其子,其子囚死气为忧,有解意然亦难。
假令四月丙寅日丑时,神后临丙,上剋下,为囚死,所贼为用火,怀忧,传得小吉,小吉火之子,而有王气,为忧两解也。欲知解期,视用神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也。以用神所临地辰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假令胜光临水为用,以戊己为吉期,壬癸为凶期。胜光临金为用,以壬癸为吉期,丙丁为凶期,他效此。

占捕前事得否法

行时欲今日日辰上神与人,年上神贼所求物神即日得,若物类神贼日辰上神又害人,年上神为凶,凶即不得也。所谓物类者,虎豹以功曹,鹿兔以太冲,野兽豕以登明,鸟以从魁,马以胜光。

占人始欲带制新衣吉凶法

正日时,欲令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气,又令青龙、太常在日辰阴阳中,阴阳中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吉。非此者,凶。纵青龙、太常不在日辰阴阳中,宜视青龙、太常所居神,与今日日辰相生者,亦吉也。

占弟子始事师得成达否法

以今日之辰占之,日为弟子身,辰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欲令其子加母时,必见受道成于师又顺天道。又欲令日辰上得吉,将神有王相者休气上下相生,其用神终于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无令辰上神上下相贼,其发用神,又终于神上之墓,而无气者,忧学不达也。
假令正月丁卯日日出时,登明加卯丁为弟子身,卯为所学者,时下辰为师,丁日加卯者,子从其母也。卯上神上下相生用终功曹将得金神,不相刑又有王相之气,此为学者达矣。

占内寄者吉凶法

内寄者无令五行,加其所忧,及今日之辰阳神所临之地,辰贼今日日辰皆为害主人。
假令九月甲寅日时加酉内寄者,此为五行加其所忧。又今日日辰阳神功曹临申,申为金贼。今日甲寅木此为临地辰贼,今日日辰也,他效此。
《式经》曰:凡有室宅欲内他人者,慎无令。时下辰之阳神临日辰,皆今日日辰为害辰。假令十月甲寅功曹加申,此为时下之神,害今日之辰也。谓申上之神传送加寅之上,下剋日辰,日辰复在申上被剋也。时下者,诸日所加十二辰也。辰之阳神者,今日时下支上神也。谓不欲此支上神,令加其所临日辰,伤今日辰也。又各从豹尾来,不可诸物皆同,假令十月丁巳日申时以月将功曹加申太乙临亥太乙巳之阳神,火也亥,水也亥。遇剋丁巳为害,主为所临日辰害今日日辰也。他准此。其合主一贼入家,假令七月癸巳日太乙加此合仿之神。枢曰:若欲寄止于人家神,后临行年者,主人欲谋危客。日辰上见天魁白虎者,主人欲谋杀客。日辰上见登明天空者,主人欲谋诱客,并宜急去。若日辰上见吉将王相相生者,并吉无他故也。

占怪祟恶梦法

正日时,视日辰人年上神将,有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非此者,凶。魁罡、螣蛇、白虎临日辰人年者,凶。
其神将王相,忧王事,死丧。囚气,主亡遗病伏,废忧六畜也。

其用神在阳为忧外事,在阴为忧内事,各以其家人年上神言之。
假令年俱立恶将下未必俱恶,以天罡所临别加阳忧男,加阴忧女,加孟为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
《式经》云:神在外北邻受殃,在门家人受殃,在内身受殃。又曰:人年日辰上见戌犬怪,见酉釜鸣,见申兵刀不葬鬼怪,见木墓鬼呼怪,见午马血怪,见辰巳龙蛇怪,见寅鸟兽怪,见丑午畜风尘怪,见亥子猪风怪也。

占知死人魂魄出否法

正日时时下辰为死,加辰上神胜,日上神及时下辰者为复杀。
《式经》云:以家长行年加子,若太岁人年命日辰上见魁罡小吉,螣蛇白虎有鬼。

天罡加阳男坐之,加阴女坐之,加孟为家长,加仲伤家母,加季忧小口。天地伏吟杀不出,天地反吟虽出复还。魁罡临日辰为复重杀,非此者皆为出也。欲知所牵为魁雄为罡也,欲知凶鬼在家处所法,视天上鬼星临即是鬼所居处。
《式经》曰:魁罡临甲鬼在门,临乙在户,临丙在堂屋,临丁在灶,临戊在庭及房,临己在碓硙,临庚在鸡栖,临壬在猪圈,临癸在厕。

又一法:欲知死人家有馀殃己否,正月以将加死时,魁罡加日辰重有死者。欲知在何日月祸至,视所加日月,为阳取男为阴取女。
又一法:欲知雌雄所起,雌在午雄在罡。

占葬事法

必先定五行,若胜光时下辰,与今日日不比,及推式,慎无令魁罡临今日日辰,又勿令白虎临有气之乡,即大吉,后乃无咎,不如法者,祸起之始。
假令十一月乙酉日申时欲令葬埋,为日加申,申为时下辰与乙为不比,太乙为白虎,太乙火冬死为无气,此时葬大吉。欲知蒿里道,常以天罡加太岁月建功曹传送下地为蒿里道,可葬其下大吉,又后世不得蒿里道,死不止无后嗣,绝烟火也。
假令神后加太岁,功曹传送下地,是为地中蒿里,道丧其下,亦吉也。为葬埋者,择时,常令魁罡、螣蛇、白虎,此四神藏没四维中,乃大吉。推葬日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神大吉,下日辰推月吉,常以魁罡加月建功曹传送下日定开之日可葬,胜光神后下满成等日可娶妇。

占始举事有风雨否法

常以始举事时正日辰,功曹临今日日辰,在天乙前,即风起矣。传送临今日日辰,在天乙后,即雨至矣。又法,得阳凶,逢风。得阴凶,逢雨。日辰上得阳神,将为阳凶,得阴神,将为阴凶。若天旱,欲知何日雨至,以问时占之,其用神传终于有水神上者,即有雨气。非水神者,无雨气。必欲知何时雨者,假令传得登明、神后,即雨。传视其阴得何神,而知时也。
假令得胜光,以丙丁日雨。得金神,庚辛日雨。得木神,甲乙日雨。得土神,戊己日雨。得土神,然虽雨,犹旱,若得水神,以壬癸日雨。传终无水神,及得土神者,并为旱也。欲知旱几时当有雨,以九九算之。
假令用神传得大吉,大吉神临子,大吉丑,丑数八,子数九,八九七十二日当雨。
若大吉临巳,巳四,四八三十二日当雨。

欲知今月雨多少何如,以问时占之,用神传终有水神,即雨多。无水神,即雨少。
又一法,以月将加时龙,在前三前五者,雨。在后二后四者,风雨。旱,虎在前,亦风。功曹为龙,传送为虎,卯为雷,子为云,云从龙,风从虎,虎龙所乘,神有气,必有风。龙虎兴,云雷并者,必有大风雨。又云:传送加日辰,在天乙后者,雨也。功曹临日辰,在天乙后,亦尔。
又法,欲知何日雨,以大吉加月朔,神后下大雨,太冲下小雨。
又法,占雨何时止,以月将加时,视魁加四季不雨,加申,雨止。加子为阴,加巳午为旱。加神后,雨后有风。加寅卯,见白日。
又法,以月将加月建,辛癸加地下辰,晴求雨,亦尔。又法,魁罡加季,止。加孟,不止。加仲已不已。
又法,月将加月建,视天上壬癸下加地辰,是晴日,壬子所临,亦雨也。

占欲入山取物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者,吉,为得物多矣。阴得凶神,将囚死上下相贼者,即凶,必为阴雨泥涂为败。此谓阴凶逢雨,将得白虎,逢恶禽兽。将得元武,为寇盗。日上神凶者,尤甚。辰上神阴凶,可忍,俱凶大恶。
假令七月庚寅日平旦时,太乙加寅,登明为朱雀,临庚,太乙为太常,临寅,功曹为天后,为登明阴,传送为青龙,为太乙阴,皆所求得遂,日辰俱吉者,尤吉。俱凶者,大凶。

占欲入深水渡河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得吉神,将有王相及休气,上下相生者,即吉。反此者,大吉。以风波为败,谓阴阳也。假令八月甲子日,天罡加未,登明为太阴临甲,从魁为太常临子,传送为白虎,为登明,胜光为青龙,为从魁,此为阴也。《神枢》云:支伤千,吉更长,干伤支,吉欲减。支干俱伤,亦减并吉也

占驰使往来信实否法

以使来时占之,时胜日上神,如其所言,日胜时上神,所言不实也。辰上神亦如所言,时与日辰相生,欲来和合也。又云:辰上神与日上神相生者,亦欲如其言也。太阴天罡临日辰,及将军年上,其言不信。传送为朱雀,天空加日辰者,其言反覆,口舌来为奸诈,不自奸所,左右边即奸诈人也。
又占欲逃亡战斗,当避太乙,向之败也。太乙正月在子,二月丑,三月寅,四月卯。审贼来否,若太乙神后加今日干天罡、小吉前,若刑杀凶神,俱加今日干,为贼,今日至支干上,不见此神,为不来。望见道上人,疑是贼否,支伤径可前,干伤径不可前。又道上望见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乙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以月将加时,视日上辰加功曹,传送登明,见吏若神后,太乙奸人盗贼,魁罡主丧。若病人从魁、胜光、太冲、小吉,白衣人神后临卯,为冤家也。
次客一用起,神后二,从魁三,功曹四,登明五,天罡六,大吉七,胜光八,太冲九,传送十,太乙十一,天魁十二。小吉阳取后三,阴取前五。

《五变中黄经》释己身章

日为己身最要明。
以日干为占者之人,按灵支指龟云:先寻日上鬼,后寻冲破刑害,次看二马、五气、三传年命。若灾福不在三传内,筮卦之人,没奈何矣。假令甲日甲课在寅,便论地下寅上,仰见是何,干支是何,将若剋今日干,更有气凶如白虎乘墓,神就日上剋,必主官讼。若元武加日剋今日之财,主损财。如不剋财,只剋日干,即主恶人挂惹口舌。假令甲日戊为财,庚为元武,加日是损财,三传中无戊,即主恶人口舌。若青龙乘旺气剋日,主因财物官司,或因官司破财。如见太阴、天后、六合此三神就剋战当日妻财,必主损财妻厄。假令甲日以己为妻,三传中建己日上,见此三神建得乙为之,主妻生事。若有朱蛇常空,可论小儿事决矣。次论天上日干,所行临地下支辰,两位相加之地,不得交相剋。若所行之地,有上下剋制事宜,守旧,不得进用。假令天上日是木,所临地下是金,带勾陈,便忧官事。若三传行年本命,更有朱雀、天空、太阴,或有寅辰,更不取别凶,便是官事。如见地下金,剋天上日,若天上日是白虎、天后、螣蛇,更日行墓,绝死病衰,即主身病。若更天上三传,见白虎建干剋日,即死。若是六合剋制,主和合中起口舌,更五神不正,主奸淫。若青龙、太常有剋制,多主筵会酒食口舌。元武、天空剋制,主失脱破财。若天上日与地下日俱不剋战,则吉。

三传无系剋无制。
三传上下,若无剋日干,即吉。剋日即凶。兼行年本命上有一处剋日合凶,却三传上下自制,兼系与将不和,名曰内战。虽有剋日,亦不为凶。假今日丙,或初传见壬,壬是白虎合凶,却末见戊丑未辰戌为解,反吉。如中传是金,金又生壬,助鬼即凶。末传旺土,即为自战。又上下所乘不和,亦名自战。凡三传,为他人兄弟外亲事,不要剋日,则吉。若有一传剋我,即凶。三传助剋,为凶。若一传剋日,却与二传不和,即为救,为他人兄弟不和,即为我者。故曰自剋自系合吉。

上下吉神兼吉将,自然求遂得安宁。
要三传上下神将,俱不剋日,又要天上日与地下日神将,相生不战,则所求皆吉。如三传不旺,兼剋日干,或天上日不得地落,空亡求事,断凶。假令十一月丙寅日丑,将戌时地下日,复见天上日入庙,兼带财还家,盖日上申丙日遁,得丙申丙临丙,是地下日复见天上日入庙也。丙以申为财,申加巳是带财还家也。又丙寄巳天上,巳起临寅,亦所行有财有禄。丙日遁得庚寅,庚乃丙之财,巳为日之禄,地下寅又生天上丙火,是上下神将相生也。故曰:上下吉神兼吉将,是所求成遂也。

释他人章

三传年命剋我身。
课忌三传干支,及行年本命上神建干,剋今日日干,地下干为宅,为己身,以天上日为我所行之地,更得见何干,视有气无气,剋与不剋。若有一处剋地下日干,为剋己身也。再以时遁,见天上时干有何变动。如十一月丑将甲午日壬申时,以壬申时遁,起庚子,至亥上,得甲辰临亥,今日甲干立长生之地,为有气,吉。
只为他鬼莫相亲。以年命三传上建干,尽皆他人,如剋我今日干,凶。馀虽有剋,我无路,何畏之有。不在三传年命,虽有剋,无路,是不亲也。

剋我无气身自喜。
要今日鬼在无气之地,日干上下有气,更日不在衰绝病败之乡,是以剋我无气,我身自喜矣。

我复剋兮不害人。
三传年命建干切,是要我剋为财,主吉。故曰:不害人也。

释宗亲章

莫执行年本命亲。
行年本命剋日,主亲人相害,其理全在支干三合、六合,有德方可言亲。若无干支合,兼无德,虽有年命上神剋日,只为外亲,不在宗族之类是也。

建干合之带支分。
假令十一月丑将甲戌日巳时,初传戌,临寅得甲,戌下得丙,寅戌中有辛,合丙将得六合,辛金剋日干甲木,是主亲人因和合事,起口舌,喜丙火生寅,辛金绝寅,不能相合,未足为害。又中传午临戌,得庚午为白虎,庚金剋甲日,主因亲人和合得病,难痊。午临戌,为五行入墓,凶,终不死。若专言甲在寅,又临午,合死。所谓不死者,以白虎乘午自战,又天上甲在戌,戌居寅,病甲木,临寅为入庙,亦主不死。

干合支合为亲类,仔细消详论假真。
论亲疏人相害,要今日鬼在支干三合、六合,兼有德有贵,方可断是亲人相害。若今日鬼所临之地,在六害刑冲,兼干冲战,又坐四杀处,上下剋制,亦不亲也。如甲戌日,以戌中辛金剋日为鬼,戌临三合,主亲人。如戌临酉,乃自刑,亦害,为不亲也。或戊立于丑甲,虽畏戌中辛,若行年是戌,合亲,谓甲至丑得贵,辛至寅有贵,是有德合,主因亲人凶事。若戌立于丑,不临年命,亦非亲也。谓丑是戌之刑,又为辰戌丑未四杀,刑害带杀,是不亲也。故曰认假真矣。

凶神剋害日辰上,与日何类辨元因。
不见剋今日鬼,今日干上又无制剥,即吉,亦恐有剋日上之神类,看是何宗亲有凶,取五刑断之。假丙日是火,三传年命,不见水,即吉。再论日上建,若是土干,又三传俱旺,土主子孙之凶,日上丁火,三传阴火,主妻灾,旺阳火,主父凶。日上建得木,三传俱旺木,必主是妻之外亲相害。日上建得金,三传俱旺金,主母凶。日上见阳水,只取为鬼,阴水为兄弟争竞。若不见今日鬼,先寻剋本元神定之,可知其何亲属主灾。盖课中遇蛇、勾、空、元、虎为凶神,不见剋日,必无伤于我,当看其凶神所剋者是何亲,所主灾咎,以类言之。假如十二月子将丙寅日申时,占干上酉,三传酉巳丑,卦名从革,课传无水,不见剋日之鬼,朱雀临酉,金发用所剋者卯木,其日干丙火,以卯木为母,必当其咎。朱雀主官非合,断其母有口舌官非。

生我即须寻父母,剋我相伤觅子孙。同类事从兄弟起,干合多在妻妾身。
如甲日三传不见剋日,如寅上有己,三传见木,剋己即主妻灾。又加寅上无己,却是戊,主妾灾,或主父凶。如寅上有庚,三传旺火甲日,以癸水为母,临在日上,被三传旺土来剋,应在母凶矣。此以生子为母,剋母者为父,剋干为嗣,我剋者为妻之论也。

生我凶因途远外。
所有一鬼剋,今日复有他人生于鬼,即主远人来害。如三传神剋日剥将,亦主远人,将剋神为近人,日上将生鬼,为远亲,或远人相害。

我生须忧在比邻。
将生神相害在比邻,神生将损我,人在他乡,虽见剋我之鬼,却化于他处,即主相害人近处起,谓化而其势不长,合近。若事转生鬼,其势大厚而长,主鬼贼远来。如金为鬼在,传坐在水上,为化于他处,主近。坐在土上,谓事转生鬼,主远。又鬼无气合,主官事起近,谓无气,是不远矣。虽甲日以庚为鬼,甲上有壬癸,亥子庚至子化水,无气不长,是鬼不行。兼生日上是以鬼起在比邻。经云:鬼旺势行远,其鬼远来。鬼衰不起,其凶在比邻。

释推占门类诸人章

寅在长生道人士。
建寅干临长生行,年入华盖更初传,是亥中传寅,加亥,临长生,剋日贵神失地,或落空亡,不能制鬼,合主一道士相害也。假令十一月丑将戊戌日戌时,占卦弹射,初传癸亥临申,坐长生,作勾陈。中传甲寅,临亥,坐长生,作白虎剋日。末传丁巳临寅,亦坐长生,作太阴夜,占贵人。在未临辰,坐空亡,其人行年在丑临戌,是华盖,且末传寅木,临长生,为鬼
剋日。我之行年,又就华盖,故合取一道士相害也。又寅坐华盖剋日,亦取为道士相害。

临申死绝行僧尼。
申建干在死绝之乡,本命在空亡,行年遇华盖,初传入今日孤辰寡宿,或有辰巳亥,三传即为僧相害。又申金无气,临华盖,孤寡剋日,亦取为僧。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丑日未时,课初传戌临辰,朱雀。中传辰临戌,太常。末传又戌临辰,行年本命在辰,临辰临戌,其课建干甲申,又复建庚申,申绝于寅,剋乙,初传戌是寡宿,又行年本命临戌,空亡,是以取一僧人相害。

天罡生旺为公吏。
天罡乘吏神,贵神剋我今日行年。禄财为吏也。建辰干,坐贵行年,复食贵神,初传是今日印,或建十在劫亡刑杀上,即可取为有禄公人。若建干不在贵神,或行年不食贵神,只建干剋日,带劫杀亡神,三刑六害,为无禄公人。若依前建干,带劫亡剋日,更乘天驿马,主走公吏人也。

戌加四孟主为军。
戌加四孟,坐亡神劫杀,行年遇金神,贵禄财入空亡为军也。又建戌中干剋今日,加劫亡阳刃,行年食贵神,兼太岁初传,为悬针,若戌为勾陈,尤的。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亥日丁亥时,占行年四十五岁,初传申临午,作贵人,为重悬针。中传戌加申,为戌加四孟,行年亦戌,加申乙亥日申为劫杀,四十五岁行年,戌得庚,戌贵神是申,建戊申庚被戊食,名曰行年食贵神。又申与庚皆金,故曰行年金神贵神。是以此课戌加孟,更在劫杀上,初传悬针,是合有一纹面军人相害也。

贵神带印剋今日,便是终身有禄人。
初传见贵神剋日,却有建干,与今日为财,名曰贵神自战。又初传生日,或贵神坐处不旺,必主有禄官人争财。或贵神剋日,却贵神无气,三传无禄。或贵人坐落空亡,即虚名官人也。假令甲日丑为贵神临申,名曰坐印。谓甲日遁得乙丑,乙取壬为印,甲得壬为印丑,坐申,甲日遁得壬申,故曰贵神坐印。假令十一月丑将甲子日戌时,占贵神是未建干,得辛未,加辰遁,得戊辰,辛金见戊土为印,故曰贵神带印,为主贵神相害也。

申午相加作天后,用神大吉媾匹亲。
申午为媒人,若申午为鬼,兼与日暗合剋日,主相害人。曾作牙人与媒人,又初传是大吉,准此。假令十一月丑将乙丑日亥时,申加午为初传,申金剋乙木为鬼,中有寄庚,天上日酉剋酉,建乙是合来日上剋乙,故主媒人也。

戌加亥子元合位,铸印乘轩作匠人。
戌为万物始成,兼是巧用之煞。书云:魁首也。亥始萌之象,子迁流动变,元武取机巧之人,六合终日,须了合聚之事。若戌加亥子处见六合,元武应尔。又云:戌加亥子见金木,将得六合,主木匠。金火,银铁匠。火土,窑冶匠。金木相加,主刻匠。水火,杂匠。浮火,高匠。纯土,石匠。纯金,铁匠。

天地医同入空亡,若论须加旺相神。
天地医神落空亡,为鬼剋今日,即主医人口舌。

有时得戌戌剋日,绝败空亡是贫贱。
假令十一月丑将庚寅日寅时,占子亥戌,为三传庚日,遁得丙戌,丙戌剋庚金,为鬼,合凶。谓加亥丙火临绝地,主贫劣人相害。若更初传临沐浴,或上下干建,二阳干,一阴干,即主男子为妾所生,女人必贱。依此断之。

课中端的无差误,即把当时建一旬。
用建干复运一旬之例,所见用之,则无差矣。

释年命建遁章

行年本命亦行建。
本命从日建一同,更不别取矣。行年只从小运干头,复遁于天干上行年,可取矣。假令三十一岁,行年丙申,却取天上申行至地下申是。

三传神上福来见。
若三传是日上辰,上为用神剋日,不见解神,即凶。若辰中复剋三传,自战。凡凶事,灭为吉利矣。

内有救神亦主凶。
三传在辰上剋日内,有救神,亦凶。

伤不伤人看家眷。
谓行年本命,主亲,故言看家眷。假令甲日寅上有乙,传中见乙庚,合大凶。

释主事章

要知灾福休和日,先以鬼贼分端的。
起初先看初传,主年月日时,更上下支干。若不在真个年月日时,此外初传在前,末传在后,只主初传过了月日。初传在后,末传在前,只主末传过了月日矣。假令十一月丑将丙寅日申时,初传子临
未,作天后剋日,主女人口舌,吉凶主一月应。中传巳加子,作天空,主女人虚诈口舌。末传戌加巳,作螣蛇,为救神。土剋水,制鬼,是凶,并解为平平矣。此课一月内,忌申日口舌,添壬日,更重,宜避之。戌日必见喜,谓伤,壬癸剋天后子水,更剋天空地下子水,是以吉也。馀仿此。

次看初末发休期,会者万中无一失。
又先看初传,主何年月日时发端,更看末传何年月日时了决。又看日上与鬼贼生合,若此处取得,是当应期,无一失也。假令十一月丑将壬辰日子时,占丑临子,初传寅临丑,中传卯临寅,末传论三传,皆剋壬,初传太阴,主先是东北一妇人,生得头员眼大相害。次主东北寅中,有天后,又是一妇人相害。末贵神卯中有辰土,又剋日,故主女人官事,起自东北。初传是主十二月一月之事,月为太阴,主事迟缓。至得二月节,官事解矣。谓末传是卯,故收因结果在卯,合主二月。若取了当吉日,二月庚申辛巳日最吉。馀仿此。

释吉凶实意章

占课类因何事起。
言发用看取三传年命,各有异常灾福,取剋今日者,即为凶事。无剋今日者,虽三传元虎勾雀,并无事矣。

细看鬼贼神将理。
青龙剋日,无救,必主损财帛。若青龙生日,即宜求财。或朱勾剋日,主官事口舌。若不剋日,有媾匹远行之喜。依十二神断之。

三传年命动伤时,更伤日干凶难止。
若所动之鬼,当时剋日,则凶决矣。若不剋日,只剋时,亦凶。若当时之鬼不得地,虽凶起,亦自休矣。

往来相乘反争战。
假令戊子日上得酉,又亥上见卯来剋戊,合凶。却畏戊上酉剋卯,故卯不敢相害。又酉上见丁,丁酉自战,却得亥卯。癸复剋丁,酉却剋戊,卯却剋戊,故曰往来相乘,反复争战。看三传中有偏助,一处得助者,吉。失助者,凶。

剋伏交加用囚死。
论官鬼剋我者,内有一衰一旺。假令庚辰日九月卯将未时,占甲寅,生人,三传子申辰,卦名润下,又名重审,可言庚日还家,吉。畏日遁之鬼,初传丙子,本命见丙戌生寅,与支神相冲,有路。丙子坐辰与三合,有路。丙子作螣蛇,丙戌作六合,二丙剋庚,合因小儿和合中起官事,其言未尽。然子本属水,中却有壬,又子旺壬,非旺丙,其戌中丙虽旺,却被壬败,卦名润下,三传皆类化为水,二丙俱败。虽有丙,不能胜庚,金势旺,故两丙就子中生辛,随壬化矣。故言:剋伏交加,用囚死也。

鬼贼临实更得地,吉神吉将终不吉。
若鬼贼有气,更立生旺得地,又不见下制,坐天空空亡,更剋日,有路又无救助,凶神更在三刑六害相冲处,虽有三传中,吉神吉将更不取吉,乃是凶矣。

日时吉将立于生,鬼犯绝空祸不真。
言今日天上日干,寄宫干所临之处,要生旺得地,又无下剋,更与初传各,当时虽有别方鬼剋,事不为凶。若三传年命是建鬼剋我,却鬼立在空亡败绝,或有制下,剋亦不为凶,所求皆吉也。

战斗吉凶谁得地。
论今日与鬼贼之神,谁得地,谁有理,得地不如得太岁,尊神生我带德,合为亲,万祸不能侵也。假令十一月丑将癸亥日寅时,占丁未生人,初传戌加亥,白虎。中传酉加戌,天空。末传申加酉,青龙。本命在未,午加未,六合。行年在午,巳加午,朱雀。贵神卯加辰,其日是癸,天上癸在亥,临壬子地下,癸寄丑上,壬子二者皆为得禄乘旺,即为日有气,有凶亦不敢来伤。又贵神卯为癸所生之地,名贵神相会。更行年本命上得巳午火,为今日之财。又中末二传皆金,生癸水,都合取为吉利。此是术人不知合使不合。使合从,不合从,依六壬。《金华宝鉴经》云:财莫与日相冲,生旺莫犯四煞,吉中即不从我,反凶。又云:鬼贼要立空绝,则祸变不凶。依此看之,虽天上地下二癸并吉,奈何却巳午子亥冲战,不从子亥癸,反来投戌,戌见午巳转有势,谓火来生戊寅,午戌合也,又巳午败剋酉申,酉中畏巳午旺火,不敢来生水,故亦从戌外贵神,卯加辰,为入狱,是贵神不得地,却戌中有辛,剋贵神,所乘之神不亲,是以合戌与之俱旺,戌为白虎旺剋日,故为合死之课。此课合从戌乃鬼旺也。

祸囚福旺喜皆亨。
凶神凶将,常要囚制,自剋不害今日,便是祸囚矣。吉神吉将,要生今日,不临战制,必作福旺矣。故喜
吉凶力平神将等。假令十一月丑将戊子日午时,占戊畏末传螣蛇,寅鬼来剋,主小儿惊恐。是癸丑人占本命申,加丑申,金剋寅木,即为救矣。再论所立之地,得失何如,其寅立未,申立丑,各自坐墓,其力平矣。

切分远近路无程。
前课二神力并,有路者,先至。无路者,不来。若鬼与吉煞齐等,用正时所居者,先至。又或时助时生者,为后至,无路也。

路若有程时齐至。
论鬼贼救神齐至,所行之地,更立并,而坐处一般。兼日上下不相剋制,故云路齐至。加临魁罡之法看之矣。

加临魁罡指其情。
言鬼贼在三合,救神亦在三合,看二神齐至如何,取吉凶救神先至,则其祸不来。剋我者先至,则救神不来。要各有稳便后,便以为人祸福,其己身未能安,先有伤陷,何敢与人为祸福。见身安,见人不是,须是整齐他人,须得有权势,或朋友相辅,后方可与人为吉凶。其前言鬼贼与救神,一般立生旺,一般有气,一般有路齐来,谁吉谁凶,则得大人势,要指挥者先来。至日,何谓势,要贵神是也。将河魁加于卜课正时,再看天上贵神所立之地,贵顺福先行,贵逆祸先至,言甚有理,不许人乱传。若以斗罡指福福至,指祸祸至,此则无理莫用矣。

官病万类断何事,龙虎元常最要明。
若指正时,合吉言吉,合凶言凶,故龙虎元常最要明。

释论四时旺相章

五行俱旺四时中。
此说不论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时得令为旺,且如寅木加亥,虽七月占,更三传水旺生木,便言木旺,不可言七月金旺木绝也。此言五行四时,有旺有衰也。

莫指东方木旺春。
木虽逢春,令如甲乙寅卯,木坐于庚辛申酉,金又三传剋剥,虽春占,亦不可以旺言也。此言五行四时常旺常衰,不可执于一端。但坐处逢生得地,即为旺。受制失地,即为衰鬼。不旺,吉反此凶矣。

用神旺处鬼无剋,自然凶祸不为殃。
言剋今日鬼,若更初传生鬼,便是鬼有气。若初传剋鬼生日,便是我有气也。盖初传生我,则吉。虽有剋处,不敢伤害我也。又看坐处同断。

释五行章

莫把东方木作名,木中生火剋金形。
甲乙寅卯,逐类所行,随月将与时变动,十干寄宫,不动即死,法是以干皆遁变,十二支循环而行,课干支动中,即有金木水火土也。是以不可专言东方属木。

时至类物随时变,一物相合万物生。
看月将加正时,得子时,便复建。又如得申时,课随月将再行,名曰建合同用矣。故曰随时变也。假令十一月丑将丙寅日辰时,占卦名蒿矢,初传亥,加寅,作贵人,剋日。中传申,加亥,作元武。末传巳,加申,为日干,作天空。又取时至物类,随时变,如本命甲午上见卯,作勾陈。卯上有子,属勾陈阴神,为真水。日干上得寅,作六合。寅上有亥,属六合阴神,又为真水。十一月占亥子水,得时木,却变水,是时至物类随时变也。其课亥寅卯三鬼,皆自立处,无制剋,俱来剋日,主官事起于和合。若要免其事,除非出外,可解。谓天上日临申见天空,天空属戊戌土,是三水不敢害。丙日日行六道,解三水,是合出入。更课己亥发用六合出入,若今日所行天道,下剋上,便出入,不能去矣。

休道南方午火尊,火旺正时反伤壬。尽言亥子原是水,水性柔和动则止。
言五行不定各随时而变。

只在五行真假位,除是建作真合鬼。
假令十一月丑将乙酉日申时,占乙日遁得乙,建在酉,起加地下辰乙日,遁得庚辰乙与庚合,故曰建日合。复取三传年命,有建丙辛,即凶。如本命庚子巳加子乙,日遁之建,得辛巳下,有子遁得丙子本命,上辛干剋乙木,下丙干剋庚金,是上下建干,各交相剋,谓之建合鬼,即吉。

莫把水火相刑剋,是物皆能化五行。
言五行逐时变动,中有建物,即与之皆变,有自战,不可不看五行是谁,有剋即凶,无剋即吉。如两者势均力并,先取初传助谁,得助者必胜,失助者必败。

谁道西方体是金,金中建作火干凶。且如火再运为水,水干故言火中凶。申酉能剋四方物,四方俱伤庚辛金。误传四季是真土,土旺能伤金火木。
申酉中看时所遁,建得何干,若得金干,必剋木,得木剋土,得土剋水,得水剋火,是申酉并剋,得五行矣。若申酉建处不可内战,如内战,从长可矣。

尽若变动不同情,后学之人多执误。
谓十二支,上遁干变自不一,后学不得执亥子水,巳午火,辰戌丑未土,申酉金,是逐日时建五行,便变动不同矣。

释论建真鬼章

五行真假莫执一。
言莫执寅卯是木,巳午是火,申酉是金,亥子是水,辰戌丑未是土,乃支中寻建遁之物,金或化火,木或化金。故言真假莫执一,是有变化之情也。

先寻五行建合真。
论天地之遁干合,使谁当用直辰,本支谓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遁干随化,故曰先用各干,次用本支,是言直神干也。遁吉畏支相剋也。

建支五元与日比,自是灾凶福禄宜。
遁干临支,先要不相剋,次要乘吉将,更要与日不相剋,又要生,今日是事,吉庆福禄,长进矣。假令乙日乙在亥,是乙木生于亥,我吉矣。却建得癸,为初传,将得六合。凡事和合吉庆,纵有中末二传剋癸乙,不当用,不在日上,亦不为凶。夫剋癸,谓之剋本,用神凶剋乙,是伤我,不吉矣。又云:十二支寄干,是真我也。所在再用者,干运也。伤我,即小滞。伤干运,即不利财帛。初传建与日两比,和大吉两战剋,凡事宜守旧,今日三传,若建他鬼剋财,主破财。剋禄,主病。剋下地道,亦主病。

释鬼合复有建合鬼章

五行建合少人知。
建合,主取今日合者为鬼,又言合使者,使不合者弃两说也。假令十一月丑将庚子日申时,占遁,得庚辰,辰上酉遁得乙酉,乙与庚合,故曰建合。是夫妇相见,单丙不敢剋庚,故以一鬼不剋夫妇二位,须两处见两丙,却剋庚。有理旧说,谓丙处二心,夫妇相见一心,故不敢为鬼。是以却取丙辛,上下合处为鬼,丙使剋辛庚,辛使剋乙,此课中传戌临巳,戌得丙戌,巳得辛巳,又初传巳临子,遁得丙子,巳亦有辛已上之辛金,剋酉上之乙木,下之丙火剋下盘之庚金,乃建合。鬼复剋今日上下,主因酒食中和合地官事。末传太常,中传六合故也。其理犹未尽,依果子生先生异变经,解其理,日上之神与日合,即为己身。不合,则不是。以建合干就日上合,名曰合神。若合处却有暗,下剋上,则为凶。上剋下,即为平矣。若剋战力停,当取旺者为主。

建旺难逢合使支。
看合使天上建干支,合使地下建干支,取得胜者,为我,无剋我者,甚善。有剋我者,一切凶矣。

建得一鬼来伤我,复来救助我无疑。
若逢得一鬼,剋日干,却生日上有剋上见鬼,是救神助我,必不成灾厄矣。

建合又复建合鬼,伤我今日救不止。
言日遁与时遁上下建,得鬼相合,即言伤我今日,更无救解。假令十二月子将己未日巳时,占以日遁干在己,巳起加戌,遁得甲戌,甲巳为合,是今日建合,为一处相合矣。又正时己巳,巳中有己,上得子,子中有甲,是日时建合,又复一合矣。纵有剋己之鬼,亦不敢为凶,名曰日建合,重大吉。假令十月戊戌日寅将己未时,占卦名重审,天上午遁戊临地上亥,亥中有癸,名曰建合。又初传子临巳,将得螣蛇,时建子中有甲,巳中有己,一重建合,剋戊癸,主小儿惊,犹不惧。建合中力停。中传未临子,天空凶不主事。末传寅临未,日建干,寅中有甲,未中有己,又是一重建合,鬼伤我今日也。细解今建鬼与时建同一位,有气剋今日,纵有救,亦不解凶,只是凶应矣。

便是龙常作福难,日纵生旺亦须死。
若依前有复建合鬼贼日,虽有青龙、太常,更不取福,只主破财官灾。虽今日有气,亦不解重叠之祸。谓两重建干剋日也。

释行人章

年久出,不知存亡何方,即取去人行年所临处,为去者方位。若行年立处下剋上,更今日干落空亡墓绝,必死也。若行年立处无剋战,即下便是去方位。若问远近,过期不来,虚加一十,更上下乘行年数,合一处,言之里数,依本限人还家,本宫来门上神剋行年,即不敢来,主剋行年立处之神,月建必改移动于行年,天上财下方去。若初去行年下立合神,便不改动,只在此处。若在改动处,有财合相生,便不移动别处。若至此立处,有剋剥损害,用天马临著天上,有移身于今日干天上财下去位,便其下更有生旺合财,亦至未年旺行年月日,必再移身于行年元干,与天下元干行年,天上合神临处为去处。若天下合神,却剋行年,复改移身于元行年去处也。更不改动,亦有还家之心,谓诸处不和矣。初行年立处,至诸方位住处,支干被太岁生者,应待是年得意还家。若见月德月合游戏神,或天驿马临著处,是来者月四神有剋处,不用。无剋处用,欲知日欺生行年,或日前四神,是来家日。又行年处生太岁,却制剥门上神,又元年立己亥,必难还家。类神临处,便是来者月日,便用行年与初传相生,兼行年立处,便是起发日月矣。父母问儿女出行,第一依经用六合与日干合者,来六合,临卯,二月来。临辰,三月来。若子望父母,以太常下取。来家月日,夫望妻以天后下取,妻望夫,兄弟朋友,俱以青龙下取,主望奴以河魁下取,奴望主以贵神下取。言行人何年月归家,前说龙常等将临处,为来期,更游戏神天驿马,又是月期。法《神悟经》以申子午三神为道路,入传主行发。《心镜》云:问三千里外行人,用将军煞下为来者日期,一千里用太岁支临处为日期,五百里至一千里,用月建临处是也。百里至五十里,以今日支临处为来期。若二三里,以罡下临处为来期。五十里,用时支临处为来期。将军是百煞,若此煞临门,主行人欲至门。
若欲知久远出入安乐否,取依限临著处,是还家月日。若知行年存亡,不用此法。其后别说。最紧用看日干,与所望者行年与日上,两下不相制。又最紧望者,行年天上支还地下支无剋制,必来,要知何月日来,前说青龙临处,与类神临处为来月日,其理谩用,合用游戏天驿马临处为月期,中先寻生著望人者日,便是起处还家日也。若行年处,又在日前四神生日上,神却还家,行年立日前四神,上下有制剋,必中路有阻隔。看上剋下,取上支是几数,若下制上,取下支是几数。看为何事阻隔,如青龙断之,若行年在日前四神,上下合在有气处,更乘龙,常贵合后,必为亲人兄弟留连。

释十二将章

凡十二神固喜生日,亦要与乘神相生,不喜战剋。如蛇乘木神,则喜。乘水神,则战。馀仿此。 又蛇上下带木火,更乘天地火杀,可取火厄。若在日上,宅上无元后,亥子水神解救者,必主火灾无疑。宅神岁前五辰是也。火光煞正月在戌,逆行十二支,火烛杀正月,起已,顺行十二支,更乘此煞剋日辰,即应,不剋日,则不用矣。剋人伤人,剋宅焚宅。
朱雀飞腾道路,言有远信。若更乘天马,尤的。 又作三六合为交易文书。
六合不剋日,所求和合剋日,见财,主和合破财。剋禄,主官事。剋日又主夫妇口舌,若四绝神离神,主夫妇别离。乘巳亥,更加天驿马,或初传是道神,主有远行。
道神正庚,二辛,三甲,四癸,五壬,六乙,七丙,八丁,九戊,十己,十一庚,十二辛。

勾陈若在初传日辰,上剋日辰,为鬼,凶。
青龙剋日,主破财。如作白虎阴神剋日,必死。落空亡,则不凶。
天空
白虎阳神剋日,主女子死。阴神剋日,主男子亡。太常
元武生日,宜求横财于阴私中。
太阴剋日,主奸私。若乘奸神、邪神,必有是事。奸神春寅,夏亥,秋申,冬巳。邪神正起未,逆行十二支。
天后剋日,主妇人口舌,不明事。若临沐浴、咸池,或乘亥子卯酉剋日,主淫乱,起口舌。若无剋战,宜求婚姻。又宜求妇人之财也。

《六壬金口》《云霄赋》

论人生五行之祸福,详课体剋战之兴衰。
相生则喜剋战为危。
月将与地分,分其高下,人元与贵神定其尊卑。臣犯于君己欲侵人君,陵臣下人来害己。
人元剋六阳之神阳,男有祸天,干战六阴之将阴,母逢凶。
泉沉蛇马定生眼目之灾。
壬癸为龙泉巳午为蛇马,亥子加巳午上,故有眼目之灾。

虎负冈嵎必主羸瘦之症。
甲乙木剋辰戌土。

红马登途行商外病。
丙午火剋庚申金。

赤蛇入户闺妇内灾。
丁巳火剋辛酉金,主暗昧之灾。

西女来东户狂病伤蚕。
辛酉金剋乙卯木蚕不收也,主风瘫之狂病。

白道映绿林老翁路损。
庚辛金剋寅卯木寅为山林,申为道路,损害老翁者,神树寅木也。

东方贼子园中盗粟偷孳。
卯加丑,丑乃金库又为粟园。

未地勤儿店内搬食弄酒。
未地井宿乃酒食之神,小吉酒店也。

产痨病患因井宿入天门。
巳未入癸亥也。

鬼蛊气疾为土星镇北海。
辰戌土剋亥子水也。

土牛逢江猪贼人自败。
丑属牛亥属猪,乃丑入亥也。

火宿遇波涛阴妇井溺。
丁巳火入亥子水也。

南方赤马怕北海之浮波。
丙午火怕逢壬子水也。

寅地青龙畏西方之恶吼。
青龙畏白虎也。

龙虎交加老来伤害。
甲寅木见庚金也。

丘坟倚叠衰后独孤。
辰戌重加是也。

天冢为僧道犯阴后必主奸淫。
辰戌为天冢寺观,若六合天后太阴临或值天空奸淫之兆,又卯酉为门户之神也。

金井饮牛羊牧坟冈定然鳏寡。
丑未辰戌相加丑未为牛羊,辰戌为坟冈,金井乃未也。犯之,主二姓三名男鳏女寡。

青龙入户接脚老翁为夫。
寅入卯主接脚夫也。

神树临池应得阴人财宝。
寅入亥男得阴人财物也。

负水浇林木徒养他人扬波溢苑中,终伤自己。
子水至卯为死又子卯相刑,水浮泛溢故也。

大门木户相见两和。
指卯亥也。

醴酒元浆相调两便。
未为酒亥为水,未亥和合富贵昌盛。

内室专权有仙女跨云之象。
巳到寅也。

行商得利逢坤门洒酒之徵。
未为酒神加坤方主利禄非常。

木象化天门经营自变。
未土剋亥水亥旺得卯三合成木象,是化于天门也。

白虎嫌黑水祸患相仍。
申虎到亥水之乡,是金体衰必有祸患。

当途决水享耄颐之遐龄。
申为道路水至申,旺金水相生而有眉寿。

生地安坟乐绵瓞之旺续。
辰戌为坟加申取生息也。

阴人疤面赤蛇走入金门。
巳加酉丁加辛。

姜女失瘖白雉飞来巽户。
酉加巳午剋之主有此兆。

玉女游斗宿之宫阴权大富。
酉与丑三合丑又为食库。

牵牛至金门之路血畜尪羸。
丑至酉而无气。

仙女游园乐生产充盈之兆。
巳火双女官至丑,乃因火生土而财帛充盈。

土牛奔火恐亏负暗昧无言。
丑土入巳丑为巳火之炉,未为木墓必伤身也。

土多乏嗣续。
土孤独也。

水盛好荒淫。
水泛滥也。

木众枝繁金多体折。
火气炎炎人多性燥。
水形泊泊性主必柔。
五行大忌结胎逢刑,四位切防无权交战。
金临丑地木人遇肢体不全。
金旺若木人遇之主伤筋损骨肢体不全。

水至申宫木命值飘蓬无定。
水旺若木人遇之男主为盗女主娼淫。

火炽伤金边塞奔驰之子。
卯荣破丑田园耗散之人。
独木遇三金剑刃须防有鬼祸。
一金遇二火铄销切备值天灾。
孤土入败绝之乡,见木多传尸久患。
弱水临休囚之地,逢坤常呕血之忧。五行最要相生四位偏嫌杀战。
果尔留心留意自然无惑无差。

三才赋

金口元妙,入式幽微,能决有疑之事,先知未见之情。指方定位,神将成课体之机。验煞推元,吉凶妙鬼神之用。
干神将位,当立贵贱尊卑。四象三才,须分高低上下。干剋神而剥官,人谋害己。神剋干而进职,己欲侵人。将剋神不求财,当言身病。神剋将非捕盗,必主妻伤。位剋干而神剋位,疾病官灾。位生神而将生干,求财喜庆。
将剋干方,损妻妾而牛失马倒。
干剋神位,防盗贼而财散人离。
位生干兮,印绶迁而子孙弱。
干生位兮,嗣续旺而名位卑。
木音全,见妻儿,难保长年。
妻旺官,衰父母,恐防不寿。
金纯而道途分异。
木全而官事缠身。
水多败散,主痔病儿童。
火盛惊忧,应伤残妇女。
纯土乃丑妇当权,孤立则尊人不利。
土入木乡,争讼田宅之兆。
火加水上,生育产难之惊。
水入土乡,疮灾牢狱。
火临金地,劳患缠萦。
金加火上主销镕。
木到水中为飘荡。
水临火地寒热往来。
木入金宫口舌争辨。
水加土上争竞田畴。
土入水中多生肾病。
欲尽吉凶再推神将。
大抵功曹主文书木器。
传送为信息行程。
太冲盗贼及车船。
从魁金银与奴婢。
辰为斗讼兼主犯丧。
戌乃奸欺或称印绶。
登明徵召太乙非灾。
胜光鬼怪连绵。
神后奸淫牵惹。
未为衣服筵席。
丑为田园苑圃。
大吉小吉为勾陈,争讼田宅。
河魁从魁化六合,逃亡奴婢。
寅辰若遇勾陈,官刑禁系。
亥寅如逢白虎,疾病惊忧。
子卯与元武同传,当逢贼盗。
巳亥逢驿马并驾,在路奔腾。
丑未之临朱雀,口舌咒诅之非。
未酉之加隔角,夫妇休离之患。
丑寅辰巳戌亥未申,入之者也。

魁罡临处多生词讼。
申午并交当有狐疑。
原夫天乙,所占官宦遇剋,必定官嗔。
螣蛇为卜,惊忧逢刑,决然火怪。
朱雀文书口舌。
六合喜庆婚姻。
勾陈主斗讼勾连。
青龙应婚姻财宝。
天后奸心暗昧。
太阴隐晦阴私。
元武防盗贼以侵凌。
太常有酒食之筵会。
白虎主死丧之道路。
天空主欺诈之逃亡。
将神更忌刑冲,干位仍防带煞。
将带神兮,神带将于中元妙。
干被刑兮,位被煞就里幽微。
天上神将,有加临幽显之微。
地下支元,有隐伏不明之意。
是故太岁受剋,尊人有不测之灾。
月建遭刑,兄长有沉溺之祸。
凶神同居白虎,哭泣临门。
丧吊相并鬼乡,哀戚动地。
月建号曰青龙遇吉,将资财进益。
月破名为白虎逢凶,神疾病崩摧。
枉横死于灭祸。
阳月前三辰为大祸,后三辰为灭门,阴月前三辰为灭门,后三辰为大祸,即平收也。
淫乱发于奸私。
破耗失畜亡财。
岁前五辰为小耗,六辰为大耗,即执破也。

青龙添人进口。
丘墓丧车并煞,病者必临孝帏。
丘者,春丑、夏辰、秋未、冬戌。墓者,春未、夏戌、秋丑、冬辰。丧车者,春酉、夏子、秋卯、冬午是也。

德合解神诏赦,囚人定主脱灾。
天医宜占疾病,丧门不免惊忧。
游魂哭煞非灾有难。
亡神月厌祸患难逃。
星月为刑为煞。
太岁为祸为奇。
天马驿马入垣所占迅速。
孤虚死气同传谋举逗遛。
德合生神临用占事有成。
煞并天空四课有像无依。
五行衰败之乡,加临人情断绝。
四位生萦之处,相逢事体光辉。
将神沐浴之处,所占事为露机。
功曹加毕昴之位,河魁属氐房之方。
重关用锁于西方,见金则斩关不闭。
寅卯加酉为关,上乘金,将为斩关。

设隔致防于东位,见木则毁隔无防。
辰戌加卯为隔,上乘木,将为毁隔。

酉加卯上为锁,称上再见火破锁名。
申酉加卯为锁,上乘火,将为破锁。

元武与壬子窥户,当忧盗贼。
卯酉上为窥户。

白虎同传送临门,须防疾病。
子午卯酉上见。

煞神既定象类更详。
合局则事从众起,分局则分劈支持。
重叠则事多重叠。
二三神将同。

交互则宛转无依。
上下交剋

若占脱走逃亡,别课体兴衰可见。
如占求财见货,视将位有气方知。
进表投书,详君臣,察其善恶。
战斗博戏,认主客,定其输赢。
贼盗若值孤虚,追之莫捕。
死气加诸墓绝,病者不愈。
详天禽地兽之形,察人间隐伏之状。
明此祸福之原,细究五行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