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十五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二十九
  金匮玉衡经〈叙 金匮章 玉衡章〉
  龙首经上〈叙 占岁利道吉凶法 占月利道吉凶行法 占月吉日嫁娶祠祀法 占月宿何星法 占星宿吉凶法 占天仓天府法 占天一日游所在妇人产避法 占神月空剧乳妇庐法 占知臣吏心善恶法 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 占诸君吏吉凶法 占诸吏吉凶迁否法 占诸君吏安官舍欲知家内吉凶法 占诸吏安官否法 占君吏欲刑戮举事法 占诸郡县有盗贼否法 占杀人亡命可得与否法 占被盗无名盗可得否法 占闻盗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 占问囚徒知得寔情否法 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随其类以其亡时占之 占诸欲知病人生死法 占知囚系罪轻重法 占诸欲远行使出吉门法 占诸欲行求事者法 占诸望行者吉凶来否法 占诸欲知行者吉凶法 占诸行者欲知家内吉凶法 占诸架星举百事吉凶法 占宅舍可居否法 占田蚕 种五谷好恶否 占今年举百事商贾田蚕法 占诸市贾求利吉凶法 占诸欲畜集何者好法 占诸欲畜生类可得否法 占欲买车舟吉凶何如法〉

艺术典第七百十五卷

术数部汇考二十九

《金匮玉衡经》

黄帝曰:吾授汝此图《金匮玉衡经》,二子秘之,苟非其入,道不虚行,垂拱无为,而知未明,不出房户,可知天下,不出户房,可致真王,明视登明,所临吉凶。自非至精,此术不通,闭口闭口,祸害不从。湛露道真,其命必穷。异域之法,体道亦同。秘之藏之,勿见愚蒙。天乙贵神,位在中宫。据璇玑把,玉衡统御。四时揽撮阴阳,手握绳墨,位正魁罡,左房右参。背虚向张,四七布列,首罗八方,规矩乾坤。嘘吸阴阳,首五后六,以显吉凶。青龙主左,系属角亢。白虎辅右,正左觜参。朱雀在前,翻舞张翼。元武在后,承德收功。六合厨传,勾陈将军,螣蛇诛斩,金钺锵锵。天后贵配,太常台郎,太阴阴将,主录后宫。天空下贱,主侍帝庭。白虎伤害,审其吉凶。各有部署,不得纵横。天乙统理,中外清明。金木水火,各有列行。不治魁罡,初建戊己。天之本乡,故能治中。神气所藏,甲子终癸酉,戌亥孤虚。王父之墓,不在旬中。不治魁罡,是谓重凶。三十六用,金匮玉房。天乙最尊,为之主王。将中威神,巍巍堂堂
金匮章 天乙六壬发用
第一经曰:日辰阴阳中,有相剋者,为用,是谓入。不入,是最急者也。何谓,日辰假令今日甲子,甲为日,子为辰,阴阳者,日上神为阳神,辰下神为阴神。假令甲子日平旦登明,临甲,不相剋,从魁。临子,不相剋,传送为登明,阴不相剋,胜光,为从魁,阴上贼下,当以胜光为用。假令十二月壬申平旦,从魁,加壬,不相剋阴,得小吉。不相剋贼,胜光临申,上剋下,为用。将得天后与火神,并在金乡,为忧,妇女不安。若怀子,堕伤。传得天罡将,得螣蛇,主惊恐,此人当以八月女子事争斗相惊恐。传得功曹,将得六合,为后正月,当与吏议嫁娶。若市买之事用。得金,言钱兵。得木,忧折伤。得火,忧口舌。得土,言斗讼。得水,言逃亡淫佚。上剋下忧,女子。下剋上忧,男子。各以四时王相囚死其所,胜为忧,上剋下,若亡命他人。下剋上,为病己身。假令太岁在卯,太冲为用,吉凶不出岁二月,即太冲为用。吉凶不出月,今日巳太乙为用。吉凶不出日,平旦寅功曹为用。吉凶不出时,须臾间耳。坐者勿令起,行者勿令止,吉凶之事,正在今也。他仿此。假令正月申戌时加未,功曹为天后,加戌为用,天后为妇女,正月寅中,有生火,妇人妊娠,天后水将与功曹中火并,水火相剋,此言子生毁伤死也。功曹春夏为九天梁,忧县官受王气,戌为厌,辰时右死说怪妖也。传见胜光,将得白虎,忧死丧终。见六合,为天门,主阴私媒妁。魁为天关,出天门,登天关,涉天梁,见白虎,必忧死丧。为人见闭遮,出入移徙,妇女逃亡不安。至县官用三传,得三火,忧失火烧,杀人,惊雷,口舌起。以用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功曹为用,喜在丙丁,凶在庚辛,用起阳辰,忧事,废他人为方。来在阴辰,忧起己身。传见子母,为救,见鬼吏,为重凶。其用中有微气若神,将剋其凶者,亦为有救。用得六甲之孤为元子,得六甲之虚为元夫,以用别吉凶,为王气所剋,法忧县官,相气所胜,法忧钱财,休气所胜,法忧疾病,囚气所剋,法忧囚徒拘系,死气所胜,法忧死丧家墓休。为老人王相,胎气为丁壮,金剋木,为折伤。木剋土,为痈肿。土剋水,为内闭不通。水剋火,为执失明。火剋金,为惊恐失气,异虚狂。六甲常以戊己虚冲为孤。
第二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相剋者,先以下剋上为用,上剋下为顺,下剋上为逆。逆者,忧深在内,难解。顺者,忧浅在外,易解。是谓入者,当审所用,言察吉凶之微。假令二月戊子时加卯,神后临戊戌,寄治于丙,下剋上,阴,得小吉。上剋下,传得功曹,皆上剋下,神后当为用。假令壬辰年旦,小吉,加壬,上剋下,当以神后为用。《周易》以世为卜者身式,以用为卜者身,别吉凶者也。金入木,伤人者也,忧斗讼至县官。水入金,忧女人至县官。水入土,忧亡遗钱财。土入水,忧斗争布帛。木入土,忧牢狱口舌,财物系伤。土入木,忧男子持重疾病,欲祠祀。金入火,忧外人相欺绐。火入金,两女子一男子,有口舌。火入水,忧女子惊吏斗讼。水入火,惊恐,有产病。他准此。假令正月乙巳时加未,传送加乙,上剋下,神后为传送阴,而临申不相剋,从魁。加己,下剋上,为用,将得六合,主阴私之事。从魁为下所剋,奴婢从之,期以重忧,有阴谋相贼,从下贱人起,又为相气所胜,法言讼财物,传得大吉。终于太乙,法言战斗,相伤至死亡。何以言之,用起三金,终太乙,将得白虎也。以意分别之。他准此。
第三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下剋上,或有两上剋下,先以与日比者为用,是谓欲其一必得其日也,是谓重相剋者,取与日比者,言有两用也。比者为近忧在内,不比忧在外为远,有仇怨,故必得日比也。与盗贼亡人,比里家人。假令正月辛亥日时日出卯,胜光加辛,小吉。加亥,此两上剋下,小吉。与辛比,有辛未,无辛丑,小吉,当为用。假令二月丙午时加未,传送加丙,从魁加午,此两下剋上,传送与丙比有丙申,无丙酉,传送当为用。刚日用,得木,忧县官文书。得火,忧田宅口舌。得木,忧县官死鬼。得金,忧迁移不安,刀兵。得水,忧女人重身,至忧人。卯日用,得木,忧木器,船车盗贼。得水,忧战斗见血。得土,忧财物豆谷。得金,忧六畜。得火,忧女子徵召,淫佚内乱。假令正月壬辰时,加辰,胜光临壬,下剋上,登明加辰,下剋上,此言无壬亥,有壬午,胜光当为用,老气所,法忧疾病。火入水,将得天后为事,起妇女传见,大吉。与勾陈并,法忧战斗,终见传送,主出入为得三元,武并必言远出有失。传送加丑,为下临其墓,法忧悲哀不乐,喜梦见死人及孤寡。他准此。
第四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比者,以其始入涉害深者为用,是所谓察其微,见其机者。言起季仲为微,在孟为机。机者,忧深。微者,忧浅,为易过也。假令八月甲申平旦,天罡加甲,下剋上,神后为河魁,阴下剋上,是为天罡神后为下所剋。又俱比甲言甲辰,亦有甲子天罡,是土加甲,始入木乡,涉害犹深,为机。神后临戌,转便入水,为微。天罡当为用。假令七月甲子日时加亥,传送加甲,上剋下阴,得功曹下剋上。胜光临子,下剋上阴,得神后,上剋下。此俱与日比胜光,度癸得丑,功曹方经庚酉辛,涉害深,功曹当为用。此谓进退失节重有忧者也。正月辛酉时加午,太冲临辛,下剋上,传送为太冲阴而临卯,上剋下,功曹加酉,下剋上,小吉。为功曹阴而加寅,下剋上太冲,小吉。俱为下所剋,又俱比辛太冲度辛而入戌,忧浅,小吉。始入木乡涉害,小吉当为用,所谓俛见其仇,仰见其丘。小吉,主妇女将得螣蛇,忧死人,女子惊恐,有怪血日生,小吉,过东北鬼门,当见鬼传,得神后,将得天空,妇欲欺其夫,有二心。终太乙,将得天后,为重忧,妇女用为王气所胜,法忧县官,有兵甲之忧,仇怨相害,以火加水故也。他准此。
第五经曰:日辰阴阳中,无相贼者,当以遥与日相剋者为用,是谓交俱不相剋,入从独立者也。此言有一神,阴中住贼日,若日往剋阴中之神,神来贼日,身有忧从外来。日从剋神,为有仇怨,从中有望外人而不来辰,虽有遥相剋,不得为用,用日不用辰也。假令四月辛酉时加巳,大吉。加辛,不相贼,阴得天罡,不相剋,神后加酉,不相剋,阴得太冲,皆不相剋。辛遥剋太冲,当为用。五月甲午时加戌,登明加甲,不相剋,传送为登明,阴不相剋,太冲加午不相剋,阴得神后不相剋。四课阴阳中,并无相剋,惟有传送遥往剋甲,当以传送为用。有两遥相剋今日者,亦用日比天乙顺行,若有臣不可止,忧男子病,逆行,父子不可亲,忧女子行,有客,不可内,谗贼之意,祸从西南来,扬兵入门,相伤杀,见血,慎无西南行。皆以神将言之。有魁罡白虎,谋相杀,元武为盗。正月己卯时加寅,天罡加巳,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神后加卯,不相剋,阴得从魁,不相剋。四课阴阳中并无相剋者,已独往剋神后,神后当为用,法主妇女与天乙,并有贵人徵召事。又为死者,所胜,法忧死人,馀则及家讼家墓。他准此。
第六经曰:日辰阴阳中,并无相剋,又无遥相剋者,刚仰柔伏,视昴星所得为用,是谓日辰重一切用者也。言刚日当以地上昴星所得神为用,柔日当以天上昴星所临辰为用。昴星为闭塞,行者稽留居家,有忧患。刚日,男人远行未还,恐斗死于外。柔日伏藏,女子淫佚,深忧不解。二月戊子时加寅,大吉。加戊,不相剋,阴得从魁不相剋,传送加子不相剋,天罡为传送,阴不相剋,四课并不相剋,又无遥相剋,今日戊是刚仰,是昴星上得太乙,当为用。行者后行。九月乙末时加辰,太冲加乙,不相剋。阴得功曹,不相剋。胜光加未,不相剋。阴得功曹,不相剋。胜光加未,不相剋。阴得太乙,不相剋。乙酉日伏视,天上昴星所临,当为用。行者止藏,如不来居者,在家不欲见人,以此占人一切用。如以诀吉凶,不传终也。正月戊寅时加未,从魁加戊,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胜光加寅,不相剋。阴得河魁,不相剋。戊刚日,昴星上见大吉,当为用。行者稽留远方,关梁将得天乙立六之门,占贵人不安其官,小人分异,此刚日也。正月己丑时加甲,魁加己,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天罡加丑,不相剋,阴得小吉,不相剋,又无遥相剋,己酉日,当以天上昴星,所临下辰午,当以胜光为用,将得天空。他准此。
第七经曰:天地复名曰吟,诸神若归其家,四日,辰不相剋,刚用日,上神酉用辰,上神是谓关梁,阴阳反,故无所择者也。假令今日甲刚日也,德在阳,故以日上神为用。今日乙酉日也,德在阴,故以辰上神为用。所以然者,阴阳之气,合同此时,不可出行,举事不成,占吉凶,将出徙在外,将移,合将离,视起用神所刑者,传用自刑,用其冲。假令今日甲子,功曹临甲为用,功刑己中见太乙,太乙刑甲,终见传送吉凶,皆以神将言之。刚日,木神临木,忧文书,木器,男子欲远行。火神临火,男女口舌至县官。金神临金,忧迁徙分异。土神临土,忧贵人遥使。水神临水,贵人酒柔日。木神加木,忧船车至县官。火神加火,忧女子淫佚,讼屋舍。金神加金,忧迁移分异。土神加土,忧女子讼,田宅分异。水神加水,忧财物失走,捉盗不得,家亡不越境。他准此。第八经曰:大吉杀乙戊己辛壬之日,以配子午卯酉之辰,是谓天地之道,归殃九丑。九丑者,谓五干四辰合为九也。大吉,常天之大杀居其上,行其杀,故曰丑。谓四仲之日时加四仲,大吉临日辰,以举百事,大凶大吉,加日,害长。加辰,害少。刚日,害男。酉日,害女。日在阳,伤夫。在阴,伤妇。重阳,害父。重阴,害母。天乙前,为阳,天乙后,为阴。日辰皆在天乙前,为重阳。日辰皆在天乙后,为重阴。以四时气为王相,期三年,囚死。期三月,以大吉,并将言其形状四辰,或与大时,并大吉与凶并如加九者,大凶,祸重,至必有咎,刑戮死亡,流血千里,万无全者。经言乙者,雷电之始,戊己北辰下之日也。辛秋,始断刑之日,王日月三光所不照,无功之日也。四仲之辰,万物之存亡日也。大吉,日月五星所始也。故合则为害。假令二月壬子时加酉,大吉临子,刚日也。当杀长男,期六月。戊辰戊戌己未丑所以然者,王水恶土,故土日土月期之四季,土月时加酉,四仲时也。大吉加子,此为加阳辰,小男坐之。二月,大时在子,春土死,此为大凶诀知所,坐以大吉所并将言之,太阴并,坐祠祀鬼神为败。螣蛇并,为惊死。朱雀并,坐文书若烧死。六合并,坐女子淫佚,乱生。勾陈并,格斗死。青龙并,坐馀酒食钱财。天乙并,与贵人同忧。天后并,妇人怀他人子。元武并,坐盗贼六畜为败。太常并,女子以田宅财物为败。白虎并,死丧为败。天空并,以偷盗诈欺为败。十一月乙卯时加辰,大吉,加乙,为用。将得螣蛇用,传终得三土忧,妇女争田宅,长女坐之。八月戊子时加卯,大吉加子,阴功曹为用。大吉虽不为用,犹为九丑,少男坐之大吉,设家墓动。他准此。第九经曰:诸制曰:占事辰自往加其日上,而又下剋上为用。是谓持其身行就人者,所谓赘婿之意也。假令今日甲戌,河魁临甲乙未,小吉临乙丙申,传送加丙甲辰,天罡加甲乙丑,大吉临乙,此则辰加其日,而下剋上,以此占吉凶,少将害老,室家相剋,中外淫佚,内乱之道,臣谋其君,子图其父,奴欲谋其主。又一法,魁加甲,出刑人斗讼,小吉加乙,忧女子酒食,太乙加癸,女子讼衣服,亥加巳,女子钱竞,从魁加丁,欲分异,胜光加壬,讼田宅,女子喜惊火,神后加戌,女子病死,淫佚,将得天后淫于亲属。又曰:二月甲戌时加寅,魁与月神并,未加甲,下剋上,吉。又皆有淫乱,将得朱雀,内相告,言勾陈内相残贼,白虎相杀,天空欲为赘婿,天后淫佚事。
第十经曰:闭口。闭口阴在汝后度四,而同言从后神逆数,至从魁,合丑神,阴阳之位,男亡责阴,女亡责阳,始其亡人位,久归其乡,囚死为近,王相为远,重阴不出,参以反吟,亡人归阳,盗者发阴,一由元武者也。此六癸之支为阴,六甲之支为阳。假令功曹为元武,阴在登明,天罡为元武,阴在大吉。此谓六甲旬,头尾阴阳也。假令正月庚子时加辰,天罡为元武,阴得登明,欲知盗者是谁,视庚上之神,得太冲。太冲,木也,生于亥。盗者,亲属也。九月丁巳时加丑,从魁为天乙加未,神后为元武而加戌,女亡西北门,责戌地,男亡当责从魁。从魁加未责未地,此为疫四逆,责四神者也。酉六未八,六八四十八里,女亡责神后,神后加戌,戌五子九,五九四十五里,王气付而倍之,相气因而十之,休气因而倍之,囚气如数,死气半之。正月甲子时加卯,天罡为元武,而加申。天罡为阳也,阴在大吉,加巳男亡东南,行巳地求之。女亡西南,行申地求之。闭口者,言黄帝重他人阴私,故言闭口。六甲为阳者,甲子神后,甲戌河魁,甲申传送,甲午胜光,甲辰天罡,甲寅功曹,此六甲支为元武阳也。六癸支为其阴,甲子旬有癸酉,癸酉用从魁,甲戌旬有癸未,癸未为小吉,甲申旬有癸巳,癸巳为太乙,甲午旬有癸卯,癸卯为太冲,甲辰旬有癸丑,癸丑为大吉,甲寅旬有癸亥,癸亥为登明。此六癸支为元武阴也。文大难解其四方验此之谓也。
玉衡章 天乙六壬发用
第一经曰:用之物气与今日同类,无问其馀,见为亲疏者,此谓所生为其所,死为物所,令今日甲乙木也。登明为用,为气,为生事者,吉。戌,小吉为用,为物,百物皆死不生。亥卯未俱木,故同类。木生于亥,死于未者也。无问其馀,但得登明中木,不问水也。但得小吉中木,不问其中火土也。亲疏者,言用起登明。登明,甲乙之家,功曹太冲为亲兄弟。小吉,外昆弟外孙,欲为吉事,阴阳中见登明为吉。若为死事,阴阳中有小吉,善。用与今日比者,亲属兄弟,日与阳比男,阴比女,以占吉凶百事。比自亲内外至亲也。他亦准此。
第二经曰:始生与死,今日相视,见而相恶,以知新故。假令今日乙魁,临乙为用,魁中有金,西方位也。为始生,今日乙,大吉临乙,为用。大吉中有死,金为死也。今日相视者,此谓乙中之木,欲剋魁,大吉中土恶见魁,大吉中金,情不达好,故曰见而相恶,用起始生,万事皆新,吉凶如神。将言言用,起死万事皆故,占人娶妇,或与交通,今欲取之若去,妇今欲还之,或是故物,今欲求之,今日丁大吉临丁,为始生。天罡临丁,为死。今日巳,天罡临巳,为始生。小吉临巳,为死。今日辛小吉临辛,为始生。河魁临辛,为死。今日癸大吉临癸,为始生。天罡临癸,为死。丁中有水,大吉,天罡中亦有水。巳中有木,小吉,天罡中亦有木。辛中有火,小吉,魁中亦有火。癸中有土,小吉,魁中亦有土。此皆当为用者也。独五酉日用此耳,即刚日以用,起阳为新,起阴为故,有王相气为新,囚死气为故,用起阳为方来,阴为去事。又一法,今日乙天乙为新,大吉为故。今日丁传送为新,天罡为故。今日巳登明为新,小吉为故。今日辛功曹为新,魁为故。今日癸太乙为新,天罡为故。各以神将言之。今日乙木生于亥,长于卯,死于未,登明为用。故事太冲,新事小吉,方来故事。他准此。
第三经曰:四立之日,名曰四绝,是谓谁适忧者,天祸视汝。此言四立者,立春之日,少阳气始。立夏之日,太阳气始。立秋之日,少阴气始。立冬之日,太阴气始。故曰四立。何谓四绝,时受死始立,以先之一日,相付悲哀,相去决绝,故曰四绝。假令立春先之一日,巳上,望见日,言天上日临巳,此时占吉凶,必为暴祸,在门流血,至县官不出,其时女子逆生,月神正临,此日月神谓正月登明,二月河魁。月,将也,俱死辰,其性速。假令辛亥立春先之一日,庚戌,月将临庚是也。谁适忧者,天祸视汝,得此日而临之,以占万事,必为暴死道,其不出月中也。独临庚不以〈缺〉至,皆以神将言之。第四经曰:四离之辰,上望见月,是谓不祥。祥无少多,天寇所过。四离日,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此四离之辰。上望见月宿,言正月室,二月奎,三月胃,四月毕,五月井,六月柳,七月张,八月角,九月氐,十月心,十一月斗,十二月婺女。是言春分之日,阴阳分离,各行其令,祥无少多,天寇所过,此言春分阴气在卯,盗杀百草,榆荚为落。夏至阳气在午,盗杀百草,荠麦死。秋分阴气在酉,秋当刑杀,而有秋华之芳。冬至阳气在子,万物蛰藏,荠麦之类,得冬始生,皆非正气。故曰寇。盗月者,积阴之精,主刑,以此占事,必有寇窃暴至,其不出其日月中心,神将言之。又一法,春分以甲子亥为离辰,月宿临亥,是不可远行,必逢盗窃贼寇,亡遗却死道中。何以言之,春分阴气在卯,寇盗草木也。
第五经曰:时剋,其日用又助之,所治之事,上上为忧,神将内战,是谓天罡四张,万物尽伤。假令今日甲乙时,加庚辛是金,金剋甲乙木也,故言时剋,其日起用,传送从魁,并金又剋甲乙木,是谓用,又助之。神将内战者,言从魁传送并〈缺二字〉为青龙,青龙,木也。畏传送。从魁,金也,是谓内战。馀皆准此。天罡者,时用,及所治之事,皆共剋。今日又上下相剋,求救不能解,故言四张,万物尽伤。以此时举事,不成。忧毁伤,家亡。假令二月庚子时加巳,大吉加庚,不相剋。太乙加子,下剋上,为用,时加巳,巳剋庚,是时剋日也。太乙为用。又剋庚,是用又助之,以占吉凶。如上法。
第六经曰:阳不与阴合,阴不与阳亲。三言相得,如往比焉。法曰:无淫无淫,奸生其中。假令正月甲子时加卯甲者,阳为夫子,阴为妇。魁临甲,传送加子,甲欲从子,畏传送子,欲从甲,畏河魁土,故不相亲三,言比者,言三传之神还,自比同类也。谓三木三金三火者也。此言用,起魁传胜光,终功曹,谓寅午戌,俱是火之位,亥卯未俱木,申子辰俱水,巳酉丑俱金,此之谓也。以占人,皆为淫邪之心,事将危败也。八月庚辰时加申,天罡加庚,神后加辰,天罡土剋神后水,是阳不与阴合也。阴不与阳亲,神后为阴,畏天罡之土,是阴不与阳亲也。用起神后传见传,送终天罡,是三言也。皆得其类,故曰比。此言阴阳不合,而用三传,内自得,以此占人言内将有私亲,亲以谋讼之意。何以言之,神后既为天罡,阴又为起用,阳一神有二从,故知人有两心。淫佚之意,言无淫者,以此时御淫妇,必有祸起也。上剋下,过在男。下剋上,过在女。以神将言之。
第七经曰:阳无所依,阴无所亲。祸生于外,内及其身。所谓阳无所依者,谓用下剋上。阴无所亲,言归阴剋之大恶,天地反时也。正月庚寅壬午时加巳,此时不可举百事,咎及其身,进退失节,重有忧也。正月壬子时加巳,太乙加壬,胜光加子,是阳无所依。胜光传见神后,太乙传见登明,为阴无所亲。以此占人君无所,因父无所亲,必见欺。殆当此之时,天地犹恐,况于民乎。
第八经曰:辰剋其日,下剋上,是为乱首,必将害老者也。辰剋日者,诸日伐,伐自临其辰也。假令今日丙子太乙挟丙,加子,乙酉太冲挟乙,加酉,壬戌登明挟壬,加戌,癸未神后挟癸,加未,丁亥胜光挟丁,加亥,甲申功曹挟甲,加申,辛巳从魁挟辛,加巳,己卯小吉挟己,加卯,戊寅天罡挟戊,加寅。此皆辰剋其日,用下剋上,以此占人事,必为逆道,臣弑其君,子害其父母,妻谋其夫,奴婢害主,百事凶。正月甲申时加卯,来剋甲,一逆也。魁加甲,为用,下剋上,二逆也。用为王者所剋,必言县官至死丧。何以言之,春土死丧,若为天狱。他准此。
第九经曰:所谓用起囚死,斗令日忧,是谓天狱于身,方有杀囚,必虞戮辱者也。用起囚死者,言神将俱死气也。斗令,今日忧言斗系,今日之所生也。假令秋七月庚申,胜光为青龙而加庚,太乙为勾陈而加未,当为用也。斗又系己巳者,庚申所生,功曹为螣蛇,加巳为太乙阴,太冲为朱雀,加午而为胜光,阴螣蛇。朱雀火,功曹太冲木,秋火囚木,死皆无气,斗系所生,不可举百事,皆为系囚之忧。又法,七月丁卯时加巳,传送为用。秋丁囚,囚气所剋斗系卯,卯者丁之本,此家有系囚也。斗系子亥,小儿牢狱,出行,正月乙未时加申,小吉加乙,下剋上,为用。王正月死斗,又系癸,癸者乙之本,所谓死囚,斗令日忧,谓斗系今日之本,言天狱临身忧系。囚死者,言囚死之气,刑于狱也。二月乙酉时加巳,斗系亥,亥者乙之本,故忧。小吉为功曹阴,而加寅为用。春土死,言用起囚死者也。传得神后,终太乙与白虎并,必有死。王小吉,木之狱也,俛见其仇,仰见其丘,如以墓论之,虽得青龙,不能为救也。他准此。第十经曰:三光并立,用在其中。谓日之阳神,王相三光,用起吉将之,有王相。三光,此言三阳。阳非谓传用之阴也。故言三阳之光者也。言辰之阳神,及用,所与斗将,皆多吉。如有王相之气,是谓三光,用在其中也。传用又得吉将,上下相生,终剋始,元初有上下不相剋,下不相贼,气在王相,一神重得吉,虽有凶,将后有福,终而有喜,必有重庆。当此之时,远出万里,入水不溺,入病不易,恶鬼不当,入兵不伤。所种者生,所为者成,所求者得,所欲者听。病困不死,系者无刑,刀虽临颈,慎勿惊举。尸入棺,犹复生。出幽入冥,是谓神灵。圣人之教,贤者之经,谨而按之,与神圣并藏之金匮,无泄此形。又一法曰:正月甲寅时加巳,传送为青龙。青龙,春王加甲,并寅,此日上神与吉将并,王相者也。经言正月甲寅,王日也。一光青龙,又王,又立。王上二光,年立木门,三光也。功曹为传送阴,而加甲,此为是阳神,而与天后将并为用,是谓用在其中者也。此时天地反凶,而神将并吉。法曰:有凶从其多者,此之谓也。又一法,天乙顺行,前三五加日辰,此一阳终。王相不相剋,二阳曰照。今日之本,三阳也。又令用在其中。假令六月戊辰时,皆受王相之气,传送为胜光阴,而加午为用。传送六月,受相气,亦谓三光。传得魁,与元武并加申,终神后,与天后并,而加戌,此谓始王相,终于吉将者。故重庆,虽复有凶,不能害之。天乙逆行,前三五加日辰,一阴用终。囚死,上下相剋,二阴。时剋其年,三阴也。斗月照,今日之本为殃,用在其中,名曰重阴。终自祸患,必困穷,系者虽解身属官,病者虽起精魂入棺,居家衰耗,破败忧患。以占万事,大凶。所谓入九地之下,役三阴者也。
《龙首经》〈上〉
黄帝将上天,次召其三子而告之曰:吾昔受此《龙首经》《元女经》章传义十有二、绪
言、六壬十二经也。

盖吾所口受不传者,
谓龙首记三十六用也。

吾今日告汝,汝固能行之乎。内以自辅,外修黔首。
黔首者,民也。

术与贤者。若不能行,则埋之名山三泉之下,慎无妄泄,使不神,吾将为汝参会其中。
谓起用也,

遂其终始。
谓三传也,

要正之本。
谓正日辰,

同之一首。
谓阴阳有四时,其用一也。

万物俱主,各自理,
言事物虽非一名,各自其部分。

义不相干,事不相扰。
言虽有事,事蜂至,各以其物次第期之。事虽众多,各有次第,事不相扰乱也。

敬修其神,以为天宝、天乙,常居太渊之宫。
言天乙至尊,固守而不行,以四时气游于四方。太渊者,宫名也,在北斗维之中央,直神后之左右。

春游玉堂。
大吉临四仲时。

夏游明堂。
神后加四仲。

秋游绛堂。
登明加四仲。

冬游生死之场。
河魁。

其居一也。
言一坎数在干。

右元冥。
少阴也,言向南面西方也。

左明光。
少阳也,言其向南面在东方也。

背太阴。
背子亥也。

向正阳。
向巳午也。

翳华盖。
斗名也。

而乘玉衡。
大吉、小吉。

回璇玑。
斗七星也。

而临八方。
东西南北及四维也。

将四七。
谓二十八宿。

使三光。
日月星也。

通八风。
谓八节之风也。

定五行。
谓东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季土,便用事之比。

令六壬领吉凶。
言日辰阴阳,及所坐所养之御三阴三阳。故曰六壬也。

使旬始将五岳。
谓六甲之始也。凡数旬始,必以五子元起。假令甲子旬青龙,在神后,将兵所立。次得丙子朱雀,在神后,执法所立。次得庚子白兽,在神后,敌家之处。次得壬子元武,在神后,补吏兵士处。此遁甲五方,时下所在也。

二神受气,或处阴,或处阳。
言魁罡也。

各尽其正。
言魁罡临人,五方十二日也。

以处五乡。
东西南北及中央,为五乡也。天罡临东方木,青临南方火,赤临西方金,静临北方水,清临四维土。盛下天罡为阳,所临皆生。天罡为阴,所临则死也。

金木水火土,上下相当。
谓神与用日辰四课,上下相剋伤也。

死生之决,前后相更。
谓天乙前后,将之吉凶,三传思之也。

子且识之,思念勿忘。
常被服饮食精习也。

口授贤士,无传泄其章。
勿传龙首,与非其人。

三子拜受而起,龙忽腾翥。三子仰瞻,尚见龙头矣。遂以名其经,曰《龙首》云。

占岁利道吉凶法

阳岁以大吉临太岁,阴岁以小吉临太岁。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天上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
一云:天上丙壬下天道,乙辛下兵道,丁癸下鬼道,举事从天道,大吉利人道,次之甲庚是也。

架屋起土、买卖田宅、入官舍,便时在天道,百倍在人道,十倍在拘检道,县官大凶。
假令今年太岁在寅,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乙辛为天道,天上丙壬临地,丁癸为人道,魁罡临己亥为拘检,魁为拘,罡为检。他岁效此。若岁在子午卯酉为四仲,天道及人道皆在四维,难可移徙,谓阳岁在子寅辰午申戌,皆以大吉临之。阴岁在丑卯巳未酉亥,并以小吉临之。

占月利道吉凶行法

阳月以大吉临月建,皆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阳月为奇月,阴月为偶月,移徙吉凶,皆如太岁法。月禁又急,不可见犯。假令正月建寅,以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下,乙辛为天道。丙壬临地下,癸为人道。魁临亥,为拘。罡临己,为检也。

占月吉日嫁娶祠祀法

欲令魁临月厌,以魁顺数左行,登明、神后、大吉、功曹、太冲、天罡为阳也。以魁逆数右行,从魁、传送、小吉、胜光、太乙、天罡为阴也。阳将五干,阴将六属。二谓甲乙丙丁,等亦为日也。六属谓子午等为辰也。阳将日杀男,阴将辰杀女,阴阳不将,乃为吉也。日辰若得阳中之辰,阴中之日,举百事,福及子孙矣。
假令正月厌在戌,魁临壬癸,甲乙为阳,将五干日也。酉申未辰巳午,为阴将六辰也。吉日若得丙子、丙寅、庚子、庚寅、丁亥、丁丑、丁卯、辛亥、辛卯、辛丑,皆阴阳不将日辰也。十二月皆效此。魁罡下辰为厌冲破,大凶。月厌,正月戌,二月酉,三月中,四月未,五月午,六月巳,逆行十二辰。

占月宿何星法

常以月将加卯,为地上乙,所得星右行,如今日数,止即月宿星也。
正月一日宿在室,二日在壁,三日在奎,四日在娄,以次逆行,室月尽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奎,至月尽日,月宿在娄三月一日,宿在胃。四月一日在毕,五月一日在井,六月一日在柳,七月一日在张,八月一日在角,九月一日在氐,十月一日在心,十一月一日在斗,十二月一日在女。若闰月朔,宿后一宿是也。 假令正月闰壁是也。

假令二月五日,以魁临卯乙上,见奎星,当唱言奎一、娄二、胃三、昴四、毕五,则为月宿,星日在毕也。十二月皆持月将临卯,取乙上神,所得星右行数,唯正月浊卯上,星数右行,不从乙也。假令正月三日,登明临卯,卯上见营室,数右行营室,一东壁,二奎,三为月宿,星得奎也。他准此。

占星宿吉凶法

春三月,东方七宿为岁位,南方七宿为岁前,《神枢》云:传送从魁下是也〉西方七宿为岁对,北方七宿为岁后,孟夏二星为负冲,季夏二星为掩冲,正月初,春夏秋冬效此。岁位、负冲、折冲、掩冲、岁前、挟毕皆凶。岁后、岁对、天仓、天府皆大吉。日辰虽凶,不能为害也。

占天仓天府法

常以天罡临月建、大吉下二星为天仓,魁下为天府,小吉下二星为致死,仲月无天府及为冲星,孟月无致死及折冲星,季月无天仓及为英星。天仓、天府举事德及三世,大吉、致死、负冲、奄句芒星,举事致死丧大凶。
占天乙日游所在妇人产避法
天乙日游,以戊戌日上天,六日以甲辰日下地,中宫居东室,五日以己酉徙居东北维中,六日以乙卯日徙居东方,五日以庚申日徙居东南维,六日以丙寅日徙居南方,五日以辛未日徙居西北维,六日以戊子日徙居北方,五日以癸巳日入中宫,居西方,五日又以戊戊日上天游,不在中宫。乳妇要须出,当避之所在之方,莫向之也。
凡产忌法,常以月将大时,月将下为咸池,神后下为丰隆,大吉下为日大将,功曹下为女蓐,太冲下为宫星,天罡下为天候,太乙下为招摇,胜光下为轩辕,小吉下为女夭,传送下为雷公,从魁下为月杀,河魁下为日刑。

占神月空剧乳妇庐法

常以璇玑加三五孟为寅,午戌之月则加寅,申子辰月加申,巳酉丑加巳亥,卯未加亥,天罡下为天候,太乙下为轩辕,小吉下为招摇,从魁下为月杀,河魁下为雷公,登明下为咸池,神后下为丰隆。又为吴时。时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无恩之刑也。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逆刑也。子刑卯,卯刑子,互相刑也。孟月以功曹,仲月以神后,季月以魁临,月建视天上丙壬。丙壬所临,地下皆空,吉,可居也。皆避雷公、招摇、轩辕、咸池、吴时、丰隆、天候、时刑矣。

占知臣吏心善恶法

以问时事占之。
一云:天罡加月建为重阳,天魁加太岁为重阴。罡临太岁为阳覆阴,臣欺君。魁加月建为阴覆阳,君欺臣也。

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休气上下相生,与日辰上神不相剋,则臣下忠孝,常怀爱上敬教。日辰上阴神得凶,将有王相气。休气下贼其上,又今日之辰,自贼其日,及辰阴上日,神贼上神,此臣下不忠顺,奸猾难折,勒骄,常有篡弑之心也。
假令阴上神登明,天空贪汗慢欺,朱雀巧言令色,天罡、勾陈持上罪过魁,居白兽,欲为大乱。
假令九月丙午日中时,占臣下心意何如。功曹临丙,
丙上遇前三之将也。

太冲临午,
午上得前四之将也。

功曹阴上神得登明,将得天乙。天乙居日之阴神,太冲上神得神后,将为螣蛇,螣蛇辰上,辰上阴神为发用也。皆上下相生自和,遥生日辰上阳神,功曹、太冲此为臣下忠孝,安上爱下也。
此亦是两神剋日,以日比为用,故用神后子,取有两子之比,主忧从外来之事也。

假令六月壬辰日入时,胜光临酉,
酉上遇后一日也,以此酉时,天乙乘太冲,

传送为临壬日,上阳神也,大吉为临辰,辰上阳神也。传送阴上神得太乙。
日之阴神,太乙发用也。

上剋下,又遥贼日上神,
大吉为神之阳,其阴上见传送也。

得魁魁为凶神,
辰之阴上神后五之将也。

今日之辰复贼日,
谓辰土贼壬水。

此为臣子不忠孝,谋欲乱君,以钱财之事。他效此。

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

记吏当谒时,无令所谒之官伤君年,上神到王相时为君忧患,以君年上神,将为所忧刑状。当谒水官曹吏,无令火神临君年。谒木官曹吏,无令土神临君年。谒金官曹吏,无令木神临君年。
假令君年立巳,当谒金官曹吏时,功曹临巳,将为朱雀,为伤官年上神〈金剋木故也〉。朱雀告言口舌事也,利秋金王时,必为所言于上府,皆效之功曹。庭掾为土官曹,库吏为金官,狱曹、贼曹、仓部曹,皆为水官,卧曹为木官,户曹为火官,外部吏及内不属五曹者,皆属功曹,为土官。

占诸君吏吉凶法

将及小吏,始入官临政视事,时慎无令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又无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文官欲得青龙,武官欲得太常,与日辰相生,不欲相刑剋。
《神枢》云:欲入文官、武官,必今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有青龙、太常者,吉也。

假令人年立丑,以甲乙日拜官署事,始到官视事,时始从魁丑临,此谓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也。
假令人年立亥,小吉临之,而南之午地视事,时功曹临午,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也。文官视事,青龙在胜光,此谓与日相生,必迁日辰,阴阳传中,宜视其神。所言之欲知迁官,离青龙、太常为月期,以青龙所临辰为时期。假令从魁临未,而文官欲入官视事,胜光为青龙,临辰以甲相生,法迁增利,日离青龙三辰,为三岁,辰离青龙七辰为七月,青龙所居之神王土,其日戌巳,青龙加辰为时期,后三岁七月戊己日辰时,迁太常,效青龙月生青龙、太常为迁在外,青龙、太常生日,迁在内内者,坐迁增秩,即不能备此法者,慎无令魁罡、螣蛇、白虎、元武临日辰人年立,行恶加其墓,即不可用也。甲乙墓在未,丙丁墓在戌,庚辛墓在丑,壬癸墓在辰,戊己墓亦在辰。
《神枢》曰:凶期以青龙、太常所畏为,忧期以四时之气休老日死为所坐轻重。他效此。

占诸吏吉凶迁否法

以月将加时日辰,及人年上得吉神,将上下相生,即大吉。其神又有王相气。时加王相之乡,为得迁,非此者,皆凶,得休气,且免官,退罢,囚气且系,上下又相贼,有罪死气,凶。恶神传得吉神,将有救,为忧外。日上神将王相吉为迁,年上神将王相吉,亦迁。日年上神皆凶辰,上神虽善,为不迁。日辰年皆吉,为迁,不疑也。欲知迁期,以魁离今日之辰为期。
假令今日之辰是寅,魁加午,为在向后五日,若五月。他效此。
《金匮》云:迁不迁,问何官。谓问文武之官也。说曰:日辰上皆有王相气,迁文官。若阴上神有王相气,迁武官。日辰及阴上土神俱相重,迁用神。加孟仲,迁在内。加季,迁在外。

占诸君吏安官舍欲知家内吉凶法

日辰上之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休囚皆凶。次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得天罡为白虎,主死丧,元武言亡遗矣。欲知衰吉是谁,以年上神言之,阳神为父,阴神为母。
《神枢》所谓安不安,以神言。则是此篇之例也。

占诸吏安官否法

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休气,上下相生者为安官,其有王相气,迁其神,将凶。有王相气上下相生,亦安官,上下相贼,不安官。吉神凶将俱有气,又上下相贼者,弥不安也。得传送有行来事,得朱雀,口舌言讼事。得元武,亡遗盗忧,疑事也。
《光明符》云:以月将加月建,行年上,见休老之气者,免官。《神枢》云:日辰阴阳俱囚休废者,当失职矣。

占君吏欲刑戮举事法

人君及部吏欲得行刑,推问当事时,无令天乙吉神将,及王相之气,临今日之辰吉神者,谓功曹、胜光、传送、神后、大小吉也。吉将者,谓天乙、六合、青龙、太常、太阴、天后也。皆不可使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又辰阴上之神,不可使剋人年上神,剋人年上神,必还害身也。
假令人年立未,太冲临之今日之辰巳也,大吉临巳,大吉阴在丑,从魁加丑,此为阴上之神,剋人年上神。法行此事,吉神将及王相气,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上神贼人年上神,谓从魁剋太冲也。殃及后嗣,害子孙。人年谓人君及部吏之会也。他效此。

占诸郡县有盗贼否法

正月辰时,螣蛇临今日之辰。若元武在日辰,阴阳皆为有贼盗,欲知何党贼,以用上将言之,得白虎杀人贼,朱雀烧人贼,元武小盗,在阳且有,在阴已有,传得六合为不发,若用神为囚气所胜,狱囚且阵亡,君欲谋下害吏者,皆以用神处其福奇所在。
假令功曹为用,而得勾陈,当有贼在东北角。他效此。

占杀人亡命可得与否法

以其杀吉时正月辰,以元武为主日辰,又其上神有制元武者,为得日辰。上下不制,元武所临为亡人。假令二月丙申日,人定时河魁加亥,有杀人者,时登明为元武,阴临子,亡人在北方,丙上得天罡,申上得小吉,皆为土神,并剋北方,能制登明。法为戊己日得。他效此。

占被盗无名盗可得否法

以其亡时占之,若不知亡时,以来人言时占之。正月时以元武阴上神为盗神,日辰及年上神,有制盗神者,可得。
假令十月甲子日,人定时,功曹加亥〈亥上得后五将〉此时射盗,太乙为太阴临甲,太冲为太常临子,天罡为元武临丑,法以元武阴上神为盗贼,小吉为天罡阴上神,小吉即盗也。家在西南,为人黄色,羊目,多鬓,好出行,今日甲木也。为制盗神子上神,得太冲,太冲木也,亦剋盗神,凶盗不出刑中,必得之。日辰及年上神不制盗神及元武者,贼不可得也。他效此。

占闻盗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

以闻知之时射之,今日日辰,上神有剋元武所居神者,即得日辰。及其上神无贼元武所居神者,不得。假令九月甲午日日,跌未时,太冲加未,闻贼在其家,魁为六合临甲,功曹为天后临午,天罡为元武临申,天罡土神也,甲木日也,功曹临午之木神也,并剋元武所居神,为得贼,不敢格战,当将兵马围贼家时,兵马主当居神后上,击胜光下也。
假令到贼家时,神后临酉,宜居贼家酉上,东向击卯地,必胜获之。他效此。
假令五月甲寅日巳时,小吉加巳,魁为元武,甲寅木日辰也。并制元武日,贼必不敢斗也。法皆水攻火,又见今日辰,及起其后二,攻其前四。
假令今日甲子后二在戌,当从戌攻辰是也。又无令囚,对王相攻,言夏壬癸不可向四维也。他准此。为囚死,当王如秋甲乙,不可西向攻盗贼也。必以阴攻阳,背子亥,登明、神后,向胜光、太乙攻,此当慎之。自五月已下,皆式经正文。
占问囚徒知得实情否法
正月时四面有席疑,欲令今日之日,自制其辰。
如甲辰丁酉乙丑甲戌戊子癸巳丙申之例是也。

问者,吏居青龙,及功曹下,置囚于勾陈及天罡、白虎下,必令元武居无气之神,即元武所居之神,畏今日日辰及青龙所居神。囚即翰冒辞,不敢更言。
假令神上将得天空,囚忍痛怀漫。得朱雀,囚空言自诬。得螣蛇,囚惶怖稍伏。得白虎,自杀。
假令正月甲辰平旦,登明加寅,吏欲问囚,今日甲木制辰上,功曹在巳,青龙居胜光,临于酉,责问囚时,吏宜居巳及酉。天罡在未〈未上得六合将〉,勾陈在申,使囚居未地。若申地传送为白虎,在亥巳,问囚,宜于亥地上,为元武丑日甲,剋土,土神畏今日,甲申有王气,问囚,囚不敢欺也。他效此。

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随其类以其亡时占之


正月时,为责胜光之地,牛责大吉,犬责河魁,鸡责从魁,羊责小吉,猪责登明。欲知东西南北,各随其神所临,在所胜之地,为放纵。在所畏之地,为拘系。在所生所喜之地,为人逃匿之。天一顺治,责螣蛇,逆责元武,为各随其所居神日辰上神,有制螣蛇、元武及物类神者,为得。不制者,不得。其物类神自临其日辰者,为归家。其神与白虎并临囚死之地,为死亡。其神与六合太阴,并为人欲隐藏之,欲知远近,以其物类神所临,上下相乘,为道里数。日辰上制物类神,为得日期。假令三月壬申日中时,从魁加午时,马自放,责胜光。胜光临卯〈式经云:东西南北,各归其世,是也〉为在东方,胜光为午数九,卯数六,六九五十四里。今日之辰申上神,得登明,为制胜光,法壬癸亥子日寻得。
假令先得壬癸,壬癸日得。先得亥子,亥子日得。又一法,以其神所来乘为道里数,临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乃至巳亥四,此并为道里数也。他效此。
假令今日日辰上神,但制元武、螣蛇,不制物类之神,亦为得。若制元武、螣蛇,元武等亦得两制者,保十必得,无疑也。
物类若驴、骡,当责太冲也。一云:从魁为刀,太冲为项,神后为屠,太乙为斧,刀临项死,头临刀不死,屠临釜死,釜临屠不死也。

假令六月壬寅日巳时,占失猪。天乙居太乙,而加辰,为顺治,合责螣蛇。居天罡而加卯,太冲为辰之阳神,而剋天罡,此为日辰上神制螣蛇,所失猪果自归。为登明,加戌,戌与亥相近故也。他效此。

占诸欲知病人生死法

当以其初得病日时占之。
假令螣蛇、白虎、魁罡剋初病日,及占日,日上神人年所立辰,辰上神者,皆为死。白虎所居神王相,而贼初病日,及病人年,白虎阴上神,又有气佐白虎,共剋病日人年者,急呼妻子出,病者必不起立死也。死气为白虎,剋人年病日者,死。又魁罡为白虎,加病人元辰者,立死。白虎非必在日辰阴阳中也。视直所居神,与病日人年,相剋与否。
假令不知初病时日,以今日日上神诀之。今日日上神剋用人行年,及年上神者,死。阳命男,阴命女,以前八后六为元辰。阴命男,阳命女,以前六后八为元辰。假令阴命未生男,即从未至子为前六后八。他准此。白虎所居神贼今日,及人年上神,亦死。若独贼病日之辰,不剋今日,为愈。说者云:白虎生初病日,病日生白虎,皆为病愈。白虎贼病日人年,一一皆死。白虎与病人年日辰相生,皆为愈。与病日同类,为安久。假令甲子日,占病,登明、神后为白虎者,此为白虎生病日,病者不死。春以胜光、太乙为白虎者,此为病日生白虎,病者皆愈矣。功曹、太冲为白虎者,此为同类,为病久。白虎阴阳皆有气,并伤日,立死。不伤,立起。白虎无气,病者愈。
假令白虎所居神,金也,时秋有气,若以甲子日占之,虽年及甲上有火,神火将恐死,谓火至秋无气,恐不能救有气也。此并式经文也。
假令不知病日人年所居立之辰,以今日用神诀之,三传终于白虎。若日入墓者,为知吉凶期,以用神言之。
假令功曹直用,当丙丁日愈,庚辛日死。又天乙为用,生气在丑未、辰戌之日,螣蛇为用,死在巳亥日。他效此。
又一法,不知初病日时,以人来问时占之。日辰人年临其墓,亦为死。日人年所立辰之阴阳神入其墓者,亦死。日墓还临其日辰者,亦死。年墓还地年者,亦死。假令甲乙日射病,时天上甲乙临未,为日入其墓,若小吉临甲乙,为墓其日也。
假令病者年立子,问事,时神后临辰,为年所立之辰,阴阳神入其墓。若天罡加子为墓,临其年,皆死。辰墓效日墓之例。
又一法,用神,始终得日墓,皆凶。天罡击今日日墓,为墓门开,亦死。甲乙寅卯,木墓在未。丙丁巳午,火墓在戌〈馀支干准此之例也〉。小吉木墓,河魁火墓,大吉金墓,天罡为水土之墓。
式经曰:白虎阴阳有气,伤病日人年者,死。人年上神王相,剋白虎者,愈。病日生白虎者,亦愈。白虎生病日者,死。白虎与病日同类者,为之安久也。

占知囚系罪轻重法

式经云:先建系日日辰阴阳,而取其当者,而传其始终于休、罪重终囚,加罪终死,罪重后轻。

正日时视用神,终于王相之气,贵人救之,无罪。终于休气,罪重。终于囚气,加罪。终于死气,先重后轻。终于螣蛇,罪重无疑,必死。终于朱雀,数见掠笞。终于勾陈,有所勾连。终于元武,置辞而亡。终于天空,空无所有。〈有责也〉终于白虎,被罪至死。终于吉将,传得其子,为有救,罪得解,传入其狱,为有罪,传得他狱,为移狱所,所为狱者墓也。
假令功曹、太冲、小吉为狱,登明、神后即天罡,是其狱也。例此所谓移狱者,假令起功曹终于河魁,为移狱。一法,以初系日占之,各以其所犯为坐,假令斗伤人以勾陈,杀人以白虎,窃盗以元武,相告罪名以朱雀。假令犯坐伤以勾陈,所居神贼系日,即论也。系日贼勾陈者,不论也。勾陈与日同类,为系久。传神得其狱者,必论。
假令以甲乙日,系天乙,居小吉,临未,系日丙丁,天乙临戌,系日庚辛,天乙临丑,系日壬癸,天乙临辰,系日戊己,天乙亦临辰,为必离讼狱传,勾陈之阴得白虎,白虎所居之神,与勾陈并贼,其系日者,死。
式经曰:假令以甲乙日,系勾陈,所居在金神上者,此为勾陈胜系日者,即被论罪也。若勾陈居土神上者,此为系日胜勾陈,即免被论罪也。

传勾陈之阴,得天乙,天乙生系日,日辰者,为贵人救之也。
传勾陈得系日,子母人将哀哀,可为上书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食时,传送为太常临巳,
谓日辰上共得后四之将。

神将不相刑,又有王相气,谓金王故也。天罡为勾陈,加卯,传得其母。
谓辰上得太乙也。

勾陈与日同类,法为安人。不然,蒙听,令欲之吉凶之期者,以用神传终为有救神期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酉时,天乙治神后,加于辰,太冲亦加今日日辰,神将不相刑,有王气传得其母〈登明加卯故也〉。勾陈与日同类法,当系久,然蒙得出,传而得传送天乙,为移狱也。

占诸欲远行使出吉门法

始行时,欲令今日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而出,小吉得传送下,即大吉。慎无令魁罡临所出门上,所出门上之神,又不可伤行者年上神,门上神者,所出入门也。
假令八月甲申日时,卯正日时,行者年立戌,戌上得登明,欲南行之午,午上得小吉,小吉伤登明,此为门上神伤行者年上神也。门伤行者之年,道必有殃。年伤门行者,不安,必有疾病而还。
此所谓年上神伤门上神也。

又到日,无令贼初令之时。假如始行之日以甲乙时,加寅卯,慎勿以庚辛日申酉时到也。若到时,贼初发之日,咎及失君,又勿令阴阳中绝其类。谓凡欲出行,欲今日辰阴阳中有传送,传送上遇吉将,则行者吉。有凶将,则行者凶也。
假令行时传送,不在日辰阴阳中,直视传送上有吉将,亦不可有恶将也。
假令遇凶将,是螣蛇为惊恐,朱雀口舌拘留,勾陈见斗战,元武亡遗,天空见耗病,所求不在白虎,死丧也。他效此。
又法,欲将帅出行,欲令天罡临四季为神,在外百事吉。
《神枢》又云:无令所之之乡伤其年,乃有喜。假令欲行,行人年立四季,此为所之之乡伤其年也。他效此。

占诸欲行求事者法

以始行正日时,无令今日辰上神,伤行者年之所立地辰。所立地辰,亦勿令伤辰上神。若伤辰上神,是谓相刑,其事不成也。
假令年立巳,而今日丙寅,神后临寅,此辰上之神伤人年所立地辰也。
假令是日时,神后临寅,人年立辰,此为年所立地辰伤辰上神也。法欲有求作者,欲令今日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事类。事类者,谓求财,欲得青龙、小吉。求缯綵,欲得太常。求蚕,欲得胜光之比也。故式经云:辰上神伤其地年,所求难得,后自亡遗。

占诸望行者吉凶来否法

必当视所至地之阳神,以卯为限,以子午上神为至期,东方、南方以酉为限,子上神为至期。西方、北方以卯为限,午上神为至期。假令望酉地,人从魁加戌为巳发,加子为半道,加卯为得限,当来以午上神为至期。午上神得神后,以壬癸亥子日至。
假令望巳地,人太乙加午为巳发,加酉为得限,当来以子上神为至期。子上得传送期,庚辛申酉日至。假令望寅地,人功曹加酉为来,望申地。人传送,加卯为来,望子地。人神后,加卯为来,望午地。人胜光加酉为来,皆以子午上神为至期。诸望行者过限,皆以为闻。其闻为不来也。要所至事类,度为不来所为事类者,望贵人以天一〈亦为望父〉望父母以太常,望兄弟以太阴,望妇女以天后,望子孙以六合,望友及夫钱财二千石等,以青龙。望盗以元武,望死丧以白虎,望奴婢以天空〈下亦同使〉,望吏捕以朱雀,望行道还以螣蛇,望斗战以勾陈。并以所加今日日辰,皆以此为来传以为至期,度限为不来也。
《集灵记》云:凡望行人,以甲乙日占,用得巳午神者,为将至。用亥子神者,为背日。背日为不至也。《金匮》云:至不至,问前四。言甲午日前四戌,戌上所见神为至期。假令戌上见功曹,则寅上至。一说云:至应而不至,乃用此法也。又云:占行人,以生旺为至期。假令用起水神,则甲子日至。遇墓者,则不来。假令壬癸日月起天罡,为遇墓,遇墓则至而不来。史苏经曰:卜外生以人王至而卜,家人遇墓亦至也。凡占吉凶,赊促所之远近,皆以计神占之。计神者,河魁是也。故《金匮》云:数以魁离日。假令魁加未,未数八,魁数五,五八四十,为吉凶在四十日内。行人当之为四百里也。他皆仿此。一说云:魁罡离初发日为期,日临初发日,即日至也。

又法,居外望内人,以夏至辰之阴神。若内望外人,以冬至辰之阳神。临今日日辰,日辰与太冲临未,皆为来。
假令夏至以卯,卯之阳神太冲,今日丙丁,太冲临寅,为本。临午,为中。临戌,为末。皆为来也。假令太冲临午,当以丙丁巳午日至,月期五月。假令冬至以午,午之阳神,胜光也。今日甲乙胜光临亥,为本。临卯为中,临未为末,皆来。假令胜光临亥,当以壬癸亥子日至,月期十月。
一法,望行者天罡,系今日日辰,为今日至。顺系日辰至,逆系日辰为不至。所谓逆顺者,假令望西方,人天罡系北方、东方日辰为顺,顺即来。系南方、西方为逆,逆,不来也。天道左游,天罡为逆,天罡临月辰,人年悬门候之,望西方,北方人以卯为门,午上神为至期,望南方,东方人以酉为门,子上神为至期。凡所望神入其门,即为至。凡望不至者,皆云刑人以刑。假令望寅地,人寅上有凶将,以凶事留。有吉将,以吉事留。青龙、太常为钱财酒食,为吉。他效此。
假令白虎为死丧,勾陈为斗战,朱雀为口舌,对吏望吉人得吉将,凶人得凶将,即来。他效此。

占诸欲知行者吉凶法

审知行者年所立辰之阳神,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上下相生,即吉,无过。与恶神将并临囚死之乡,上下相贼,又临年墓、日墓者,皆凶也。
假令行者年立寅占时,而功曹当与白虎并临未者,此为与凶将并临其年墓也,大凶〈日墓假之〉。又一法,若不知行者年,以日为行者身,辰为行者日之辰阴阳,得辰之神阴为与吉神将并,即吉与凶神将并,即凶也。

占诸行者欲知家内吉凶法

正日时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即吉。得凶神恶将,即凶。以其极而论之,假令得白虎,死丧事。得大吉及休气,为耗病。各以善恶将言之。他效此。
占诸架屋举百事吉凶法
正日时,无令今年太岁阳神临今日日辰,及欲所治地,即十二岁灭门。又无令魁罡、螣蛇、白虎临今日日辰,大凶。欲使大吉、胜光、功曹在日辰阴阳中,与日辰相合,即大吉。非此者,皆凶。欲入庐舍,效此。以日辰上神,将言其吉凶,将得白虎,多死丧。将得元武,多亡遗。将得勾陈,多斗讼。将得朱雀,多口舌,县官。将得螣蛇,多怪。将得天空,多衰耗,治生不成,六畜不蕃息。朱雀与登明天乙并,合宅见诛。直用神传中有救,为后起者,当避之。
假令今年太岁在卯,八月甲戌日,日出时,天罡加卯,欲架屋及盖屋,太冲为太岁阳神,临甲,将得朱雀,魁为元武临酉,日辰阴阳中无大吉、胜光、功曹,又太岁阳神下临日,以举百事,大凶。
假令是日时欲治寅地居,为在太岁阳神下,亦大凶也。他效此。

占宅舍可居否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上下相生,可居吉。若凶神,有囚死气,上下相贼,即凶,不可居。以尤者,言其形状。假令白虎,死丧。天空,虚耗。他效此。
占田蚕种五谷好恶法
正日时,欲令今日日辰上神多王相气,与所欲为物类相生,又欲天乙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物类神即大吉,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必成熟也。无令魁罡、螣蛇、白虎囚死之气临日辰者,凶。物类者,谓蚕以胜光,禾以功曹、太冲,黍、小豆以太乙、胜光,麦以传送、从魁,稻、大豆以登明、神后,麻以小吉、大吉。
假令欲占蚕,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胜光,因而三传胜光皆得吉神,将得天乙,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胜光即大吉也。
假令太岁在辰四月,戊辰日中时,传送临午,占蚕善恶何如,胜光临辰,此为有其物类太岁上神,自得胜光,将得青龙神将相生,天乙在大吉,不与胜光相剋,则为太岁日辰上神,皆有王相之气,无有灾害,诸物类等并效此也。若物类神与太岁上神相贼,天乙所居神剋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则为大凶败也。

占今年举百事商贾田蚕法

皆以日辰及家长年上神将言之。
假令得传送青龙,及王相之气,可为商贾。得胜光、大吉神将,皆宜田蚕。亦以所欲为类神,上得凶者,言所生得元武为亡遗。馀效此。

占诸市贾求利吉凶法

正日时,欲皆令今日之时辰上神,及人年上神,与所欲为市买物类相生者,吉。又欲今日日辰阴阳中,有小吉、青龙,青龙所居神,与今日日辰上神相生者,吉。太岁上神不剋人年上神,人年上神不制青龙者,吉。又欲令所往至之地上有吉神,将有王相气,与人年上神不相贼,市估有利。
假令九月戊子日日昳时,太冲加未,欲为估市,人年立巳,太岁在寅,大吉为天乙临于戊,〈戊寄位在巳,巳即人年立辰〉传送为青龙,临子,此为有其物类。其日辰与人年上神,及青龙所居神相生,大吉临人年,魁临太岁,不与人年神相贼,而北出传送下,大吉利,虽先备二吉一凶,可用。务令日辰人年上神相生物类者,可用也。
式经云:审问所之之乡,东西南北四维,得与年相生,多王相之气者,即有福,估市有利,不逢贼盗,所居见好。所欲者,得但青龙,居有气之神,而加有气之乡,即得财。若青龙制人年,即无所得。

占诸欲畜集何者好法

正日时,各以其事类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类,物类又与人年上神相生者,吉利,可为畜积也。直用神始于无气,终于王相,即前利少,后利多。非此者,皆凶。所言物类者,粟以木神,黍、小豆以火神,麦以金神,麻以土神,稻、大豆以水神,丝绵以太常,布帛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光。假令七月甲子日鸡鸣时,太乙加丑,谋欲收麦,天罡加子,阴上神得传送,传送金神为麦类,在用神阳,阳中人年立申,申上得神后,与传送相生,为物类与人年上神相生也。是为可收也。用起天罡,天罡气休老传终,皆得王相气,为后多利。他效此。

占诸欲畜生类可得否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无魁罡、螣蛇、白虎,即吉,可畜收。视其物类神王相,临有气之乡,为吉,多利。魁罡所加,不宜畜也。
假令魁罡加未,羊不可畜。加亥,猪不可畜。他效此。

占欲买车舟吉凶何如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阳,及用神传中,有六合、太冲与吉将并合,又与日相合者,吉,可乘为使利,主与。凶将并贼今日者,损,主勿乘之。
假令太冲与元武并者,乘而亡之。与白虎并,数载死。人宜丧事。他皆效此。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七百十五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二十九
  金匮玉衡经〈叙 金匮章 玉衡章〉
  龙首经上〈叙 占岁利道吉凶法 占月利道吉凶行法 占月吉日嫁娶祠祀法 占月宿何星法 占星宿吉凶法 占天仓天府法 占天一日游所在妇人产避法 占神月空剧乳妇庐法 占知臣吏心善恶法 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 占诸君吏吉凶法 占诸吏吉凶迁否法 占诸君吏安官舍欲知家内吉凶法 占诸吏安官否法 占君吏欲刑戮举事法 占诸郡县有盗贼否法 占杀人亡命可得与否法 占被盗无名盗可得否法 占闻盗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 占问囚徒知得寔情否法 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随其类以其亡时占之 占诸欲知病人生死法 占知囚系罪轻重法 占诸欲远行使出吉门法 占诸欲行求事者法 占诸望行者吉凶来否法 占诸欲知行者吉凶法 占诸行者欲知家内吉凶法 占诸架星举百事吉凶法 占宅舍可居否法 占田蚕 种五谷好恶否 占今年举百事商贾田蚕法 占诸市贾求利吉凶法 占诸欲畜集何者好法 占诸欲畜生类可得否法 占欲买车舟吉凶何如法〉

艺术典第七百十五卷

术数部汇考二十九

《金匮玉衡经》

黄帝曰:吾授汝此图《金匮玉衡经》,二子秘之,苟非其入,道不虚行,垂拱无为,而知未明,不出房户,可知天下,不出户房,可致真王,明视登明,所临吉凶。自非至精,此术不通,闭口闭口,祸害不从。湛露道真,其命必穷。异域之法,体道亦同。秘之藏之,勿见愚蒙。天乙贵神,位在中宫。据璇玑把,玉衡统御。四时揽撮阴阳,手握绳墨,位正魁罡,左房右参。背虚向张,四七布列,首罗八方,规矩乾坤。嘘吸阴阳,首五后六,以显吉凶。青龙主左,系属角亢。白虎辅右,正左觜参。朱雀在前,翻舞张翼。元武在后,承德收功。六合厨传,勾陈将军,螣蛇诛斩,金钺锵锵。天后贵配,太常台郎,太阴阴将,主录后宫。天空下贱,主侍帝庭。白虎伤害,审其吉凶。各有部署,不得纵横。天乙统理,中外清明。金木水火,各有列行。不治魁罡,初建戊己。天之本乡,故能治中。神气所藏,甲子终癸酉,戌亥孤虚。王父之墓,不在旬中。不治魁罡,是谓重凶。三十六用,金匮玉房。天乙最尊,为之主王。将中威神,巍巍堂堂
金匮章 天乙六壬发用
第一经曰:日辰阴阳中,有相剋者,为用,是谓入。不入,是最急者也。何谓,日辰假令今日甲子,甲为日,子为辰,阴阳者,日上神为阳神,辰下神为阴神。假令甲子日平旦登明,临甲,不相剋,从魁。临子,不相剋,传送为登明,阴不相剋,胜光,为从魁,阴上贼下,当以胜光为用。假令十二月壬申平旦,从魁,加壬,不相剋阴,得小吉。不相剋贼,胜光临申,上剋下,为用。将得天后与火神,并在金乡,为忧,妇女不安。若怀子,堕伤。传得天罡将,得螣蛇,主惊恐,此人当以八月女子事争斗相惊恐。传得功曹,将得六合,为后正月,当与吏议嫁娶。若市买之事用。得金,言钱兵。得木,忧折伤。得火,忧口舌。得土,言斗讼。得水,言逃亡淫佚。上剋下忧,女子。下剋上忧,男子。各以四时王相囚死其所,胜为忧,上剋下,若亡命他人。下剋上,为病己身。假令太岁在卯,太冲为用,吉凶不出岁二月,即太冲为用。吉凶不出月,今日巳太乙为用。吉凶不出日,平旦寅功曹为用。吉凶不出时,须臾间耳。坐者勿令起,行者勿令止,吉凶之事,正在今也。他仿此。假令正月申戌时加未,功曹为天后,加戌为用,天后为妇女,正月寅中,有生火,妇人妊娠,天后水将与功曹中火并,水火相剋,此言子生毁伤死也。功曹春夏为九天梁,忧县官受王气,戌为厌,辰时右死说怪妖也。传见胜光,将得白虎,忧死丧终。见六合,为天门,主阴私媒妁。魁为天关,出天门,登天关,涉天梁,见白虎,必忧死丧。为人见闭遮,出入移徙,妇女逃亡不安。至县官用三传,得三火,忧失火烧,杀人,惊雷,口舌起。以用所生为吉期,所畏为凶期。功曹为用,喜在丙丁,凶在庚辛,用起阳辰,忧事,废他人为方。来在阴辰,忧起己身。传见子母,为救,见鬼吏,为重凶。其用中有微气若神,将剋其凶者,亦为有救。用得六甲之孤为元子,得六甲之虚为元夫,以用别吉凶,为王气所剋,法忧县官,相气所胜,法忧钱财,休气所胜,法忧疾病,囚气所剋,法忧囚徒拘系,死气所胜,法忧死丧家墓休。为老人王相,胎气为丁壮,金剋木,为折伤。木剋土,为痈肿。土剋水,为内闭不通。水剋火,为执失明。火剋金,为惊恐失气,异虚狂。六甲常以戊己虚冲为孤。
第二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相剋者,先以下剋上为用,上剋下为顺,下剋上为逆。逆者,忧深在内,难解。顺者,忧浅在外,易解。是谓入者,当审所用,言察吉凶之微。假令二月戊子时加卯,神后临戊戌,寄治于丙,下剋上,阴,得小吉。上剋下,传得功曹,皆上剋下,神后当为用。假令壬辰年旦,小吉,加壬,上剋下,当以神后为用。《周易》以世为卜者身式,以用为卜者身,别吉凶者也。金入木,伤人者也,忧斗讼至县官。水入金,忧女人至县官。水入土,忧亡遗钱财。土入水,忧斗争布帛。木入土,忧牢狱口舌,财物系伤。土入木,忧男子持重疾病,欲祠祀。金入火,忧外人相欺绐。火入金,两女子一男子,有口舌。火入水,忧女子惊吏斗讼。水入火,惊恐,有产病。他准此。假令正月乙巳时加未,传送加乙,上剋下,神后为传送阴,而临申不相剋,从魁。加己,下剋上,为用,将得六合,主阴私之事。从魁为下所剋,奴婢从之,期以重忧,有阴谋相贼,从下贱人起,又为相气所胜,法言讼财物,传得大吉。终于太乙,法言战斗,相伤至死亡。何以言之,用起三金,终太乙,将得白虎也。以意分别之。他准此。
第三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下剋上,或有两上剋下,先以与日比者为用,是谓欲其一必得其日也,是谓重相剋者,取与日比者,言有两用也。比者为近忧在内,不比忧在外为远,有仇怨,故必得日比也。与盗贼亡人,比里家人。假令正月辛亥日时日出卯,胜光加辛,小吉。加亥,此两上剋下,小吉。与辛比,有辛未,无辛丑,小吉,当为用。假令二月丙午时加未,传送加丙,从魁加午,此两下剋上,传送与丙比有丙申,无丙酉,传送当为用。刚日用,得木,忧县官文书。得火,忧田宅口舌。得木,忧县官死鬼。得金,忧迁移不安,刀兵。得水,忧女人重身,至忧人。卯日用,得木,忧木器,船车盗贼。得水,忧战斗见血。得土,忧财物豆谷。得金,忧六畜。得火,忧女子徵召,淫佚内乱。假令正月壬辰时,加辰,胜光临壬,下剋上,登明加辰,下剋上,此言无壬亥,有壬午,胜光当为用,老气所,法忧疾病。火入水,将得天后为事,起妇女传见,大吉。与勾陈并,法忧战斗,终见传送,主出入为得三元,武并必言远出有失。传送加丑,为下临其墓,法忧悲哀不乐,喜梦见死人及孤寡。他准此。
第四经曰:日辰阴阳中,有两比者,以其始入涉害深者为用,是所谓察其微,见其机者。言起季仲为微,在孟为机。机者,忧深。微者,忧浅,为易过也。假令八月甲申平旦,天罡加甲,下剋上,神后为河魁,阴下剋上,是为天罡神后为下所剋。又俱比甲言甲辰,亦有甲子天罡,是土加甲,始入木乡,涉害犹深,为机。神后临戌,转便入水,为微。天罡当为用。假令七月甲子日时加亥,传送加甲,上剋下阴,得功曹下剋上。胜光临子,下剋上阴,得神后,上剋下。此俱与日比胜光,度癸得丑,功曹方经庚酉辛,涉害深,功曹当为用。此谓进退失节重有忧者也。正月辛酉时加午,太冲临辛,下剋上,传送为太冲阴而临卯,上剋下,功曹加酉,下剋上,小吉。为功曹阴而加寅,下剋上太冲,小吉。俱为下所剋,又俱比辛太冲度辛而入戌,忧浅,小吉。始入木乡涉害,小吉当为用,所谓俛见其仇,仰见其丘。小吉,主妇女将得螣蛇,忧死人,女子惊恐,有怪血日生,小吉,过东北鬼门,当见鬼传,得神后,将得天空,妇欲欺其夫,有二心。终太乙,将得天后,为重忧,妇女用为王气所胜,法忧县官,有兵甲之忧,仇怨相害,以火加水故也。他准此。
第五经曰:日辰阴阳中,无相贼者,当以遥与日相剋者为用,是谓交俱不相剋,入从独立者也。此言有一神,阴中住贼日,若日往剋阴中之神,神来贼日,身有忧从外来。日从剋神,为有仇怨,从中有望外人而不来辰,虽有遥相剋,不得为用,用日不用辰也。假令四月辛酉时加巳,大吉。加辛,不相贼,阴得天罡,不相剋,神后加酉,不相剋,阴得太冲,皆不相剋。辛遥剋太冲,当为用。五月甲午时加戌,登明加甲,不相剋,传送为登明,阴不相剋,太冲加午不相剋,阴得神后不相剋。四课阴阳中,并无相剋,惟有传送遥往剋甲,当以传送为用。有两遥相剋今日者,亦用日比天乙顺行,若有臣不可止,忧男子病,逆行,父子不可亲,忧女子行,有客,不可内,谗贼之意,祸从西南来,扬兵入门,相伤杀,见血,慎无西南行。皆以神将言之。有魁罡白虎,谋相杀,元武为盗。正月己卯时加寅,天罡加巳,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神后加卯,不相剋,阴得从魁,不相剋。四课阴阳中并无相剋者,已独往剋神后,神后当为用,法主妇女与天乙,并有贵人徵召事。又为死者,所胜,法忧死人,馀则及家讼家墓。他准此。
第六经曰:日辰阴阳中,并无相剋,又无遥相剋者,刚仰柔伏,视昴星所得为用,是谓日辰重一切用者也。言刚日当以地上昴星所得神为用,柔日当以天上昴星所临辰为用。昴星为闭塞,行者稽留居家,有忧患。刚日,男人远行未还,恐斗死于外。柔日伏藏,女子淫佚,深忧不解。二月戊子时加寅,大吉。加戊,不相剋,阴得从魁不相剋,传送加子不相剋,天罡为传送,阴不相剋,四课并不相剋,又无遥相剋,今日戊是刚仰,是昴星上得太乙,当为用。行者后行。九月乙末时加辰,太冲加乙,不相剋。阴得功曹,不相剋。胜光加未,不相剋。阴得功曹,不相剋。胜光加未,不相剋。阴得太乙,不相剋。乙酉日伏视,天上昴星所临,当为用。行者止藏,如不来居者,在家不欲见人,以此占人一切用。如以诀吉凶,不传终也。正月戊寅时加未,从魁加戊,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胜光加寅,不相剋。阴得河魁,不相剋。戊刚日,昴星上见大吉,当为用。行者稽留远方,关梁将得天乙立六之门,占贵人不安其官,小人分异,此刚日也。正月己丑时加甲,魁加己,不相剋,阴得大吉,不相剋,天罡加丑,不相剋,阴得小吉,不相剋,又无遥相剋,己酉日,当以天上昴星,所临下辰午,当以胜光为用,将得天空。他准此。
第七经曰:天地复名曰吟,诸神若归其家,四日,辰不相剋,刚用日,上神酉用辰,上神是谓关梁,阴阳反,故无所择者也。假令今日甲刚日也,德在阳,故以日上神为用。今日乙酉日也,德在阴,故以辰上神为用。所以然者,阴阳之气,合同此时,不可出行,举事不成,占吉凶,将出徙在外,将移,合将离,视起用神所刑者,传用自刑,用其冲。假令今日甲子,功曹临甲为用,功刑己中见太乙,太乙刑甲,终见传送吉凶,皆以神将言之。刚日,木神临木,忧文书,木器,男子欲远行。火神临火,男女口舌至县官。金神临金,忧迁徙分异。土神临土,忧贵人遥使。水神临水,贵人酒柔日。木神加木,忧船车至县官。火神加火,忧女子淫佚,讼屋舍。金神加金,忧迁移分异。土神加土,忧女子讼,田宅分异。水神加水,忧财物失走,捉盗不得,家亡不越境。他准此。第八经曰:大吉杀乙戊己辛壬之日,以配子午卯酉之辰,是谓天地之道,归殃九丑。九丑者,谓五干四辰合为九也。大吉,常天之大杀居其上,行其杀,故曰丑。谓四仲之日时加四仲,大吉临日辰,以举百事,大凶大吉,加日,害长。加辰,害少。刚日,害男。酉日,害女。日在阳,伤夫。在阴,伤妇。重阳,害父。重阴,害母。天乙前,为阳,天乙后,为阴。日辰皆在天乙前,为重阳。日辰皆在天乙后,为重阴。以四时气为王相,期三年,囚死。期三月,以大吉,并将言其形状四辰,或与大时,并大吉与凶并如加九者,大凶,祸重,至必有咎,刑戮死亡,流血千里,万无全者。经言乙者,雷电之始,戊己北辰下之日也。辛秋,始断刑之日,王日月三光所不照,无功之日也。四仲之辰,万物之存亡日也。大吉,日月五星所始也。故合则为害。假令二月壬子时加酉,大吉临子,刚日也。当杀长男,期六月。戊辰戊戌己未丑所以然者,王水恶土,故土日土月期之四季,土月时加酉,四仲时也。大吉加子,此为加阳辰,小男坐之。二月,大时在子,春土死,此为大凶诀知所,坐以大吉所并将言之,太阴并,坐祠祀鬼神为败。螣蛇并,为惊死。朱雀并,坐文书若烧死。六合并,坐女子淫佚,乱生。勾陈并,格斗死。青龙并,坐馀酒食钱财。天乙并,与贵人同忧。天后并,妇人怀他人子。元武并,坐盗贼六畜为败。太常并,女子以田宅财物为败。白虎并,死丧为败。天空并,以偷盗诈欺为败。十一月乙卯时加辰,大吉,加乙,为用。将得螣蛇用,传终得三土忧,妇女争田宅,长女坐之。八月戊子时加卯,大吉加子,阴功曹为用。大吉虽不为用,犹为九丑,少男坐之大吉,设家墓动。他准此。第九经曰:诸制曰:占事辰自往加其日上,而又下剋上为用。是谓持其身行就人者,所谓赘婿之意也。假令今日甲戌,河魁临甲乙未,小吉临乙丙申,传送加丙甲辰,天罡加甲乙丑,大吉临乙,此则辰加其日,而下剋上,以此占吉凶,少将害老,室家相剋,中外淫佚,内乱之道,臣谋其君,子图其父,奴欲谋其主。又一法,魁加甲,出刑人斗讼,小吉加乙,忧女子酒食,太乙加癸,女子讼衣服,亥加巳,女子钱竞,从魁加丁,欲分异,胜光加壬,讼田宅,女子喜惊火,神后加戌,女子病死,淫佚,将得天后淫于亲属。又曰:二月甲戌时加寅,魁与月神并,未加甲,下剋上,吉。又皆有淫乱,将得朱雀,内相告,言勾陈内相残贼,白虎相杀,天空欲为赘婿,天后淫佚事。
第十经曰:闭口。闭口阴在汝后度四,而同言从后神逆数,至从魁,合丑神,阴阳之位,男亡责阴,女亡责阳,始其亡人位,久归其乡,囚死为近,王相为远,重阴不出,参以反吟,亡人归阳,盗者发阴,一由元武者也。此六癸之支为阴,六甲之支为阳。假令功曹为元武,阴在登明,天罡为元武,阴在大吉。此谓六甲旬,头尾阴阳也。假令正月庚子时加辰,天罡为元武,阴得登明,欲知盗者是谁,视庚上之神,得太冲。太冲,木也,生于亥。盗者,亲属也。九月丁巳时加丑,从魁为天乙加未,神后为元武而加戌,女亡西北门,责戌地,男亡当责从魁。从魁加未责未地,此为疫四逆,责四神者也。酉六未八,六八四十八里,女亡责神后,神后加戌,戌五子九,五九四十五里,王气付而倍之,相气因而十之,休气因而倍之,囚气如数,死气半之。正月甲子时加卯,天罡为元武,而加申。天罡为阳也,阴在大吉,加巳男亡东南,行巳地求之。女亡西南,行申地求之。闭口者,言黄帝重他人阴私,故言闭口。六甲为阳者,甲子神后,甲戌河魁,甲申传送,甲午胜光,甲辰天罡,甲寅功曹,此六甲支为元武阳也。六癸支为其阴,甲子旬有癸酉,癸酉用从魁,甲戌旬有癸未,癸未为小吉,甲申旬有癸巳,癸巳为太乙,甲午旬有癸卯,癸卯为太冲,甲辰旬有癸丑,癸丑为大吉,甲寅旬有癸亥,癸亥为登明。此六癸支为元武阴也。文大难解其四方验此之谓也。
玉衡章 天乙六壬发用
第一经曰:用之物气与今日同类,无问其馀,见为亲疏者,此谓所生为其所,死为物所,令今日甲乙木也。登明为用,为气,为生事者,吉。戌,小吉为用,为物,百物皆死不生。亥卯未俱木,故同类。木生于亥,死于未者也。无问其馀,但得登明中木,不问水也。但得小吉中木,不问其中火土也。亲疏者,言用起登明。登明,甲乙之家,功曹太冲为亲兄弟。小吉,外昆弟外孙,欲为吉事,阴阳中见登明为吉。若为死事,阴阳中有小吉,善。用与今日比者,亲属兄弟,日与阳比男,阴比女,以占吉凶百事。比自亲内外至亲也。他亦准此。
第二经曰:始生与死,今日相视,见而相恶,以知新故。假令今日乙魁,临乙为用,魁中有金,西方位也。为始生,今日乙,大吉临乙,为用。大吉中有死,金为死也。今日相视者,此谓乙中之木,欲剋魁,大吉中土恶见魁,大吉中金,情不达好,故曰见而相恶,用起始生,万事皆新,吉凶如神。将言言用,起死万事皆故,占人娶妇,或与交通,今欲取之若去,妇今欲还之,或是故物,今欲求之,今日丁大吉临丁,为始生。天罡临丁,为死。今日巳,天罡临巳,为始生。小吉临巳,为死。今日辛小吉临辛,为始生。河魁临辛,为死。今日癸大吉临癸,为始生。天罡临癸,为死。丁中有水,大吉,天罡中亦有水。巳中有木,小吉,天罡中亦有木。辛中有火,小吉,魁中亦有火。癸中有土,小吉,魁中亦有土。此皆当为用者也。独五酉日用此耳,即刚日以用,起阳为新,起阴为故,有王相气为新,囚死气为故,用起阳为方来,阴为去事。又一法,今日乙天乙为新,大吉为故。今日丁传送为新,天罡为故。今日巳登明为新,小吉为故。今日辛功曹为新,魁为故。今日癸太乙为新,天罡为故。各以神将言之。今日乙木生于亥,长于卯,死于未,登明为用。故事太冲,新事小吉,方来故事。他准此。
第三经曰:四立之日,名曰四绝,是谓谁适忧者,天祸视汝。此言四立者,立春之日,少阳气始。立夏之日,太阳气始。立秋之日,少阴气始。立冬之日,太阴气始。故曰四立。何谓四绝,时受死始立,以先之一日,相付悲哀,相去决绝,故曰四绝。假令立春先之一日,巳上,望见日,言天上日临巳,此时占吉凶,必为暴祸,在门流血,至县官不出,其时女子逆生,月神正临,此日月神谓正月登明,二月河魁。月,将也,俱死辰,其性速。假令辛亥立春先之一日,庚戌,月将临庚是也。谁适忧者,天祸视汝,得此日而临之,以占万事,必为暴死道,其不出月中也。独临庚不以〈缺〉至,皆以神将言之。第四经曰:四离之辰,上望见月,是谓不祥。祥无少多,天寇所过。四离日,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此四离之辰。上望见月宿,言正月室,二月奎,三月胃,四月毕,五月井,六月柳,七月张,八月角,九月氐,十月心,十一月斗,十二月婺女。是言春分之日,阴阳分离,各行其令,祥无少多,天寇所过,此言春分阴气在卯,盗杀百草,榆荚为落。夏至阳气在午,盗杀百草,荠麦死。秋分阴气在酉,秋当刑杀,而有秋华之芳。冬至阳气在子,万物蛰藏,荠麦之类,得冬始生,皆非正气。故曰寇。盗月者,积阴之精,主刑,以此占事,必有寇窃暴至,其不出其日月中心,神将言之。又一法,春分以甲子亥为离辰,月宿临亥,是不可远行,必逢盗窃贼寇,亡遗却死道中。何以言之,春分阴气在卯,寇盗草木也。
第五经曰:时剋,其日用又助之,所治之事,上上为忧,神将内战,是谓天罡四张,万物尽伤。假令今日甲乙时,加庚辛是金,金剋甲乙木也,故言时剋,其日起用,传送从魁,并金又剋甲乙木,是谓用,又助之。神将内战者,言从魁传送并〈缺二字〉为青龙,青龙,木也。畏传送。从魁,金也,是谓内战。馀皆准此。天罡者,时用,及所治之事,皆共剋。今日又上下相剋,求救不能解,故言四张,万物尽伤。以此时举事,不成。忧毁伤,家亡。假令二月庚子时加巳,大吉加庚,不相剋。太乙加子,下剋上,为用,时加巳,巳剋庚,是时剋日也。太乙为用。又剋庚,是用又助之,以占吉凶。如上法。
第六经曰:阳不与阴合,阴不与阳亲。三言相得,如往比焉。法曰:无淫无淫,奸生其中。假令正月甲子时加卯甲者,阳为夫子,阴为妇。魁临甲,传送加子,甲欲从子,畏传送子,欲从甲,畏河魁土,故不相亲三,言比者,言三传之神还,自比同类也。谓三木三金三火者也。此言用,起魁传胜光,终功曹,谓寅午戌,俱是火之位,亥卯未俱木,申子辰俱水,巳酉丑俱金,此之谓也。以占人,皆为淫邪之心,事将危败也。八月庚辰时加申,天罡加庚,神后加辰,天罡土剋神后水,是阳不与阴合也。阴不与阳亲,神后为阴,畏天罡之土,是阴不与阳亲也。用起神后传见传,送终天罡,是三言也。皆得其类,故曰比。此言阴阳不合,而用三传,内自得,以此占人言内将有私亲,亲以谋讼之意。何以言之,神后既为天罡,阴又为起用,阳一神有二从,故知人有两心。淫佚之意,言无淫者,以此时御淫妇,必有祸起也。上剋下,过在男。下剋上,过在女。以神将言之。
第七经曰:阳无所依,阴无所亲。祸生于外,内及其身。所谓阳无所依者,谓用下剋上。阴无所亲,言归阴剋之大恶,天地反时也。正月庚寅壬午时加巳,此时不可举百事,咎及其身,进退失节,重有忧也。正月壬子时加巳,太乙加壬,胜光加子,是阳无所依。胜光传见神后,太乙传见登明,为阴无所亲。以此占人君无所,因父无所亲,必见欺。殆当此之时,天地犹恐,况于民乎。
第八经曰:辰剋其日,下剋上,是为乱首,必将害老者也。辰剋日者,诸日伐,伐自临其辰也。假令今日丙子太乙挟丙,加子,乙酉太冲挟乙,加酉,壬戌登明挟壬,加戌,癸未神后挟癸,加未,丁亥胜光挟丁,加亥,甲申功曹挟甲,加申,辛巳从魁挟辛,加巳,己卯小吉挟己,加卯,戊寅天罡挟戊,加寅。此皆辰剋其日,用下剋上,以此占人事,必为逆道,臣弑其君,子害其父母,妻谋其夫,奴婢害主,百事凶。正月甲申时加卯,来剋甲,一逆也。魁加甲,为用,下剋上,二逆也。用为王者所剋,必言县官至死丧。何以言之,春土死丧,若为天狱。他准此。
第九经曰:所谓用起囚死,斗令日忧,是谓天狱于身,方有杀囚,必虞戮辱者也。用起囚死者,言神将俱死气也。斗令,今日忧言斗系,今日之所生也。假令秋七月庚申,胜光为青龙而加庚,太乙为勾陈而加未,当为用也。斗又系己巳者,庚申所生,功曹为螣蛇,加巳为太乙阴,太冲为朱雀,加午而为胜光,阴螣蛇。朱雀火,功曹太冲木,秋火囚木,死皆无气,斗系所生,不可举百事,皆为系囚之忧。又法,七月丁卯时加巳,传送为用。秋丁囚,囚气所剋斗系卯,卯者丁之本,此家有系囚也。斗系子亥,小儿牢狱,出行,正月乙未时加申,小吉加乙,下剋上,为用。王正月死斗,又系癸,癸者乙之本,所谓死囚,斗令日忧,谓斗系今日之本,言天狱临身忧系。囚死者,言囚死之气,刑于狱也。二月乙酉时加巳,斗系亥,亥者乙之本,故忧。小吉为功曹阴,而加寅为用。春土死,言用起囚死者也。传得神后,终太乙与白虎并,必有死。王小吉,木之狱也,俛见其仇,仰见其丘,如以墓论之,虽得青龙,不能为救也。他准此。第十经曰:三光并立,用在其中。谓日之阳神,王相三光,用起吉将之,有王相。三光,此言三阳。阳非谓传用之阴也。故言三阳之光者也。言辰之阳神,及用,所与斗将,皆多吉。如有王相之气,是谓三光,用在其中也。传用又得吉将,上下相生,终剋始,元初有上下不相剋,下不相贼,气在王相,一神重得吉,虽有凶,将后有福,终而有喜,必有重庆。当此之时,远出万里,入水不溺,入病不易,恶鬼不当,入兵不伤。所种者生,所为者成,所求者得,所欲者听。病困不死,系者无刑,刀虽临颈,慎勿惊举。尸入棺,犹复生。出幽入冥,是谓神灵。圣人之教,贤者之经,谨而按之,与神圣并藏之金匮,无泄此形。又一法曰:正月甲寅时加巳,传送为青龙。青龙,春王加甲,并寅,此日上神与吉将并,王相者也。经言正月甲寅,王日也。一光青龙,又王,又立。王上二光,年立木门,三光也。功曹为传送阴,而加甲,此为是阳神,而与天后将并为用,是谓用在其中者也。此时天地反凶,而神将并吉。法曰:有凶从其多者,此之谓也。又一法,天乙顺行,前三五加日辰,此一阳终。王相不相剋,二阳曰照。今日之本,三阳也。又令用在其中。假令六月戊辰时,皆受王相之气,传送为胜光阴,而加午为用。传送六月,受相气,亦谓三光。传得魁,与元武并加申,终神后,与天后并,而加戌,此谓始王相,终于吉将者。故重庆,虽复有凶,不能害之。天乙逆行,前三五加日辰,一阴用终。囚死,上下相剋,二阴。时剋其年,三阴也。斗月照,今日之本为殃,用在其中,名曰重阴。终自祸患,必困穷,系者虽解身属官,病者虽起精魂入棺,居家衰耗,破败忧患。以占万事,大凶。所谓入九地之下,役三阴者也。
《龙首经》〈上〉
黄帝将上天,次召其三子而告之曰:吾昔受此《龙首经》《元女经》章传义十有二、绪
言、六壬十二经也。

盖吾所口受不传者,
谓龙首记三十六用也。

吾今日告汝,汝固能行之乎。内以自辅,外修黔首。
黔首者,民也。

术与贤者。若不能行,则埋之名山三泉之下,慎无妄泄,使不神,吾将为汝参会其中。
谓起用也,

遂其终始。
谓三传也,

要正之本。
谓正日辰,

同之一首。
谓阴阳有四时,其用一也。

万物俱主,各自理,
言事物虽非一名,各自其部分。

义不相干,事不相扰。
言虽有事,事蜂至,各以其物次第期之。事虽众多,各有次第,事不相扰乱也。

敬修其神,以为天宝、天乙,常居太渊之宫。
言天乙至尊,固守而不行,以四时气游于四方。太渊者,宫名也,在北斗维之中央,直神后之左右。

春游玉堂。
大吉临四仲时。

夏游明堂。
神后加四仲。

秋游绛堂。
登明加四仲。

冬游生死之场。
河魁。

其居一也。
言一坎数在干。

右元冥。
少阴也,言向南面西方也。

左明光。
少阳也,言其向南面在东方也。

背太阴。
背子亥也。

向正阳。
向巳午也。

翳华盖。
斗名也。

而乘玉衡。
大吉、小吉。

回璇玑。
斗七星也。

而临八方。
东西南北及四维也。

将四七。
谓二十八宿。

使三光。
日月星也。

通八风。
谓八节之风也。

定五行。
谓东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季土,便用事之比。

令六壬领吉凶。
言日辰阴阳,及所坐所养之御三阴三阳。故曰六壬也。

使旬始将五岳。
谓六甲之始也。凡数旬始,必以五子元起。假令甲子旬青龙,在神后,将兵所立。次得丙子朱雀,在神后,执法所立。次得庚子白兽,在神后,敌家之处。次得壬子元武,在神后,补吏兵士处。此遁甲五方,时下所在也。

二神受气,或处阴,或处阳。
言魁罡也。

各尽其正。
言魁罡临人,五方十二日也。

以处五乡。
东西南北及中央,为五乡也。天罡临东方木,青临南方火,赤临西方金,静临北方水,清临四维土。盛下天罡为阳,所临皆生。天罡为阴,所临则死也。

金木水火土,上下相当。
谓神与用日辰四课,上下相剋伤也。

死生之决,前后相更。
谓天乙前后,将之吉凶,三传思之也。

子且识之,思念勿忘。
常被服饮食精习也。

口授贤士,无传泄其章。
勿传龙首,与非其人。

三子拜受而起,龙忽腾翥。三子仰瞻,尚见龙头矣。遂以名其经,曰《龙首》云。

占岁利道吉凶法

阳岁以大吉临太岁,阴岁以小吉临太岁。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天上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
一云:天上丙壬下天道,乙辛下兵道,丁癸下鬼道,举事从天道,大吉利人道,次之甲庚是也。

架屋起土、买卖田宅、入官舍,便时在天道,百倍在人道,十倍在拘检道,县官大凶。
假令今年太岁在寅,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乙辛为天道,天上丙壬临地,丁癸为人道,魁罡临己亥为拘检,魁为拘,罡为检。他岁效此。若岁在子午卯酉为四仲,天道及人道皆在四维,难可移徙,谓阳岁在子寅辰午申戌,皆以大吉临之。阴岁在丑卯巳未酉亥,并以小吉临之。

占月利道吉凶行法

阳月以大吉临月建,皆视天上甲庚所临为天道,丙壬所临为人道,魁罡所临为拘检。阳月为奇月,阴月为偶月,移徙吉凶,皆如太岁法。月禁又急,不可见犯。假令正月建寅,以大吉临寅,视天上甲庚临地下,乙辛为天道。丙壬临地下,癸为人道。魁临亥,为拘。罡临己,为检也。

占月吉日嫁娶祠祀法

欲令魁临月厌,以魁顺数左行,登明、神后、大吉、功曹、太冲、天罡为阳也。以魁逆数右行,从魁、传送、小吉、胜光、太乙、天罡为阴也。阳将五干,阴将六属。二谓甲乙丙丁,等亦为日也。六属谓子午等为辰也。阳将日杀男,阴将辰杀女,阴阳不将,乃为吉也。日辰若得阳中之辰,阴中之日,举百事,福及子孙矣。
假令正月厌在戌,魁临壬癸,甲乙为阳,将五干日也。酉申未辰巳午,为阴将六辰也。吉日若得丙子、丙寅、庚子、庚寅、丁亥、丁丑、丁卯、辛亥、辛卯、辛丑,皆阴阳不将日辰也。十二月皆效此。魁罡下辰为厌冲破,大凶。月厌,正月戌,二月酉,三月中,四月未,五月午,六月巳,逆行十二辰。

占月宿何星法

常以月将加卯,为地上乙,所得星右行,如今日数,止即月宿星也。
正月一日宿在室,二日在壁,三日在奎,四日在娄,以次逆行,室月尽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壁二月一日,月宿在奎,至月尽日,月宿在娄三月一日,宿在胃。四月一日在毕,五月一日在井,六月一日在柳,七月一日在张,八月一日在角,九月一日在氐,十月一日在心,十一月一日在斗,十二月一日在女。若闰月朔,宿后一宿是也。 假令正月闰壁是也。

假令二月五日,以魁临卯乙上,见奎星,当唱言奎一、娄二、胃三、昴四、毕五,则为月宿,星日在毕也。十二月皆持月将临卯,取乙上神,所得星右行数,唯正月浊卯上,星数右行,不从乙也。假令正月三日,登明临卯,卯上见营室,数右行营室,一东壁,二奎,三为月宿,星得奎也。他准此。

占星宿吉凶法

春三月,东方七宿为岁位,南方七宿为岁前,《神枢》云:传送从魁下是也〉西方七宿为岁对,北方七宿为岁后,孟夏二星为负冲,季夏二星为掩冲,正月初,春夏秋冬效此。岁位、负冲、折冲、掩冲、岁前、挟毕皆凶。岁后、岁对、天仓、天府皆大吉。日辰虽凶,不能为害也。

占天仓天府法

常以天罡临月建、大吉下二星为天仓,魁下为天府,小吉下二星为致死,仲月无天府及为冲星,孟月无致死及折冲星,季月无天仓及为英星。天仓、天府举事德及三世,大吉、致死、负冲、奄句芒星,举事致死丧大凶。
占天乙日游所在妇人产避法
天乙日游,以戊戌日上天,六日以甲辰日下地,中宫居东室,五日以己酉徙居东北维中,六日以乙卯日徙居东方,五日以庚申日徙居东南维,六日以丙寅日徙居南方,五日以辛未日徙居西北维,六日以戊子日徙居北方,五日以癸巳日入中宫,居西方,五日又以戊戊日上天游,不在中宫。乳妇要须出,当避之所在之方,莫向之也。
凡产忌法,常以月将大时,月将下为咸池,神后下为丰隆,大吉下为日大将,功曹下为女蓐,太冲下为宫星,天罡下为天候,太乙下为招摇,胜光下为轩辕,小吉下为女夭,传送下为雷公,从魁下为月杀,河魁下为日刑。

占神月空剧乳妇庐法

常以璇玑加三五孟为寅,午戌之月则加寅,申子辰月加申,巳酉丑加巳亥,卯未加亥,天罡下为天候,太乙下为轩辕,小吉下为招摇,从魁下为月杀,河魁下为雷公,登明下为咸池,神后下为丰隆。又为吴时。时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无恩之刑也。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逆刑也。子刑卯,卯刑子,互相刑也。孟月以功曹,仲月以神后,季月以魁临,月建视天上丙壬。丙壬所临,地下皆空,吉,可居也。皆避雷公、招摇、轩辕、咸池、吴时、丰隆、天候、时刑矣。

占知臣吏心善恶法

以问时事占之。
一云:天罡加月建为重阳,天魁加太岁为重阴。罡临太岁为阳覆阴,臣欺君。魁加月建为阴覆阳,君欺臣也。

日辰上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休气上下相生,与日辰上神不相剋,则臣下忠孝,常怀爱上敬教。日辰上阴神得凶,将有王相气。休气下贼其上,又今日之辰,自贼其日,及辰阴上日,神贼上神,此臣下不忠顺,奸猾难折,勒骄,常有篡弑之心也。
假令阴上神登明,天空贪汗慢欺,朱雀巧言令色,天罡、勾陈持上罪过魁,居白兽,欲为大乱。
假令九月丙午日中时,占臣下心意何如。功曹临丙,
丙上遇前三之将也。

太冲临午,
午上得前四之将也。

功曹阴上神得登明,将得天乙。天乙居日之阴神,太冲上神得神后,将为螣蛇,螣蛇辰上,辰上阴神为发用也。皆上下相生自和,遥生日辰上阳神,功曹、太冲此为臣下忠孝,安上爱下也。
此亦是两神剋日,以日比为用,故用神后子,取有两子之比,主忧从外来之事也。

假令六月壬辰日入时,胜光临酉,
酉上遇后一日也,以此酉时,天乙乘太冲,

传送为临壬日,上阳神也,大吉为临辰,辰上阳神也。传送阴上神得太乙。
日之阴神,太乙发用也。

上剋下,又遥贼日上神,
大吉为神之阳,其阴上见传送也。

得魁魁为凶神,
辰之阴上神后五之将也。

今日之辰复贼日,
谓辰土贼壬水。

此为臣子不忠孝,谋欲乱君,以钱财之事。他效此。

占人君欲拜署五官法

记吏当谒时,无令所谒之官伤君年,上神到王相时为君忧患,以君年上神,将为所忧刑状。当谒水官曹吏,无令火神临君年。谒木官曹吏,无令土神临君年。谒金官曹吏,无令木神临君年。
假令君年立巳,当谒金官曹吏时,功曹临巳,将为朱雀,为伤官年上神〈金剋木故也〉。朱雀告言口舌事也,利秋金王时,必为所言于上府,皆效之功曹。庭掾为土官曹,库吏为金官,狱曹、贼曹、仓部曹,皆为水官,卧曹为木官,户曹为火官,外部吏及内不属五曹者,皆属功曹,为土官。

占诸君吏吉凶法

将及小吏,始入官临政视事,时慎无令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又无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文官欲得青龙,武官欲得太常,与日辰相生,不欲相刑剋。
《神枢》云:欲入文官、武官,必今日辰阴阳中,及用传中,有青龙、太常者,吉也。

假令人年立丑,以甲乙日拜官署事,始到官视事,时始从魁丑临,此谓人年上神贼,初拜除日也。
假令人年立亥,小吉临之,而南之午地视事,时功曹临午,此所出门上神贼,人年上神也。文官视事,青龙在胜光,此谓与日相生,必迁日辰,阴阳传中,宜视其神。所言之欲知迁官,离青龙、太常为月期,以青龙所临辰为时期。假令从魁临未,而文官欲入官视事,胜光为青龙,临辰以甲相生,法迁增利,日离青龙三辰,为三岁,辰离青龙七辰为七月,青龙所居之神王土,其日戌巳,青龙加辰为时期,后三岁七月戊己日辰时,迁太常,效青龙月生青龙、太常为迁在外,青龙、太常生日,迁在内内者,坐迁增秩,即不能备此法者,慎无令魁罡、螣蛇、白虎、元武临日辰人年立,行恶加其墓,即不可用也。甲乙墓在未,丙丁墓在戌,庚辛墓在丑,壬癸墓在辰,戊己墓亦在辰。
《神枢》曰:凶期以青龙、太常所畏为,忧期以四时之气休老日死为所坐轻重。他效此。

占诸吏吉凶迁否法

以月将加时日辰,及人年上得吉神,将上下相生,即大吉。其神又有王相气。时加王相之乡,为得迁,非此者,皆凶,得休气,且免官,退罢,囚气且系,上下又相贼,有罪死气,凶。恶神传得吉神,将有救,为忧外。日上神将王相吉为迁,年上神将王相吉,亦迁。日年上神皆凶辰,上神虽善,为不迁。日辰年皆吉,为迁,不疑也。欲知迁期,以魁离今日之辰为期。
假令今日之辰是寅,魁加午,为在向后五日,若五月。他效此。
《金匮》云:迁不迁,问何官。谓问文武之官也。说曰:日辰上皆有王相气,迁文官。若阴上神有王相气,迁武官。日辰及阴上土神俱相重,迁用神。加孟仲,迁在内。加季,迁在外。

占诸君吏安官舍欲知家内吉凶法

日辰上之阴得吉神,将有王相气者,吉,休囚皆凶。次神将言其形状。
假令得天罡为白虎,主死丧,元武言亡遗矣。欲知衰吉是谁,以年上神言之,阳神为父,阴神为母。
《神枢》所谓安不安,以神言。则是此篇之例也。

占诸吏安官否法

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休气,上下相生者为安官,其有王相气,迁其神,将凶。有王相气上下相生,亦安官,上下相贼,不安官。吉神凶将俱有气,又上下相贼者,弥不安也。得传送有行来事,得朱雀,口舌言讼事。得元武,亡遗盗忧,疑事也。
《光明符》云:以月将加月建,行年上,见休老之气者,免官。《神枢》云:日辰阴阳俱囚休废者,当失职矣。

占君吏欲刑戮举事法

人君及部吏欲得行刑,推问当事时,无令天乙吉神将,及王相之气,临今日之辰吉神者,谓功曹、胜光、传送、神后、大小吉也。吉将者,谓天乙、六合、青龙、太常、太阴、天后也。皆不可使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又辰阴上之神,不可使剋人年上神,剋人年上神,必还害身也。
假令人年立未,太冲临之今日之辰巳也,大吉临巳,大吉阴在丑,从魁加丑,此为阴上之神,剋人年上神。法行此事,吉神将及王相气,临今日之辰,与辰之阴,上神贼人年上神,谓从魁剋太冲也。殃及后嗣,害子孙。人年谓人君及部吏之会也。他效此。

占诸郡县有盗贼否法

正月辰时,螣蛇临今日之辰。若元武在日辰,阴阳皆为有贼盗,欲知何党贼,以用上将言之,得白虎杀人贼,朱雀烧人贼,元武小盗,在阳且有,在阴已有,传得六合为不发,若用神为囚气所胜,狱囚且阵亡,君欲谋下害吏者,皆以用神处其福奇所在。
假令功曹为用,而得勾陈,当有贼在东北角。他效此。

占杀人亡命可得与否法

以其杀吉时正月辰,以元武为主日辰,又其上神有制元武者,为得日辰。上下不制,元武所临为亡人。假令二月丙申日,人定时河魁加亥,有杀人者,时登明为元武,阴临子,亡人在北方,丙上得天罡,申上得小吉,皆为土神,并剋北方,能制登明。法为戊己日得。他效此。

占被盗无名盗可得否法

以其亡时占之,若不知亡时,以来人言时占之。正月时以元武阴上神为盗神,日辰及年上神,有制盗神者,可得。
假令十月甲子日,人定时,功曹加亥〈亥上得后五将〉此时射盗,太乙为太阴临甲,太冲为太常临子,天罡为元武临丑,法以元武阴上神为盗贼,小吉为天罡阴上神,小吉即盗也。家在西南,为人黄色,羊目,多鬓,好出行,今日甲木也。为制盗神子上神,得太冲,太冲木也,亦剋盗神,凶盗不出刑中,必得之。日辰及年上神不制盗神及元武者,贼不可得也。他效此。

占闻盗吉凶亡人所在欲捕得否法

以闻知之时射之,今日日辰,上神有剋元武所居神者,即得日辰。及其上神无贼元武所居神者,不得。假令九月甲午日日,跌未时,太冲加未,闻贼在其家,魁为六合临甲,功曹为天后临午,天罡为元武临申,天罡土神也,甲木日也,功曹临午之木神也,并剋元武所居神,为得贼,不敢格战,当将兵马围贼家时,兵马主当居神后上,击胜光下也。
假令到贼家时,神后临酉,宜居贼家酉上,东向击卯地,必胜获之。他效此。
假令五月甲寅日巳时,小吉加巳,魁为元武,甲寅木日辰也。并制元武日,贼必不敢斗也。法皆水攻火,又见今日辰,及起其后二,攻其前四。
假令今日甲子后二在戌,当从戌攻辰是也。又无令囚,对王相攻,言夏壬癸不可向四维也。他准此。为囚死,当王如秋甲乙,不可西向攻盗贼也。必以阴攻阳,背子亥,登明、神后,向胜光、太乙攻,此当慎之。自五月已下,皆式经正文。
占问囚徒知得实情否法
正月时四面有席疑,欲令今日之日,自制其辰。
如甲辰丁酉乙丑甲戌戊子癸巳丙申之例是也。

问者,吏居青龙,及功曹下,置囚于勾陈及天罡、白虎下,必令元武居无气之神,即元武所居之神,畏今日日辰及青龙所居神。囚即翰冒辞,不敢更言。
假令神上将得天空,囚忍痛怀漫。得朱雀,囚空言自诬。得螣蛇,囚惶怖稍伏。得白虎,自杀。
假令正月甲辰平旦,登明加寅,吏欲问囚,今日甲木制辰上,功曹在巳,青龙居胜光,临于酉,责问囚时,吏宜居巳及酉。天罡在未〈未上得六合将〉,勾陈在申,使囚居未地。若申地传送为白虎,在亥巳,问囚,宜于亥地上,为元武丑日甲,剋土,土神畏今日,甲申有王气,问囚,囚不敢欺也。他效此。

占六畜放牧自亡不知所在各随其类以其亡时占之


正月时,为责胜光之地,牛责大吉,犬责河魁,鸡责从魁,羊责小吉,猪责登明。欲知东西南北,各随其神所临,在所胜之地,为放纵。在所畏之地,为拘系。在所生所喜之地,为人逃匿之。天一顺治,责螣蛇,逆责元武,为各随其所居神日辰上神,有制螣蛇、元武及物类神者,为得。不制者,不得。其物类神自临其日辰者,为归家。其神与白虎并临囚死之地,为死亡。其神与六合太阴,并为人欲隐藏之,欲知远近,以其物类神所临,上下相乘,为道里数。日辰上制物类神,为得日期。假令三月壬申日中时,从魁加午时,马自放,责胜光。胜光临卯〈式经云:东西南北,各归其世,是也〉为在东方,胜光为午数九,卯数六,六九五十四里。今日之辰申上神,得登明,为制胜光,法壬癸亥子日寻得。
假令先得壬癸,壬癸日得。先得亥子,亥子日得。又一法,以其神所来乘为道里数,临子午九,丑未八,寅申七,卯酉六,辰戌五,乃至巳亥四,此并为道里数也。他效此。
假令今日日辰上神,但制元武、螣蛇,不制物类之神,亦为得。若制元武、螣蛇,元武等亦得两制者,保十必得,无疑也。
物类若驴、骡,当责太冲也。一云:从魁为刀,太冲为项,神后为屠,太乙为斧,刀临项死,头临刀不死,屠临釜死,釜临屠不死也。

假令六月壬寅日巳时,占失猪。天乙居太乙,而加辰,为顺治,合责螣蛇。居天罡而加卯,太冲为辰之阳神,而剋天罡,此为日辰上神制螣蛇,所失猪果自归。为登明,加戌,戌与亥相近故也。他效此。

占诸欲知病人生死法

当以其初得病日时占之。
假令螣蛇、白虎、魁罡剋初病日,及占日,日上神人年所立辰,辰上神者,皆为死。白虎所居神王相,而贼初病日,及病人年,白虎阴上神,又有气佐白虎,共剋病日人年者,急呼妻子出,病者必不起立死也。死气为白虎,剋人年病日者,死。又魁罡为白虎,加病人元辰者,立死。白虎非必在日辰阴阳中也。视直所居神,与病日人年,相剋与否。
假令不知初病时日,以今日日上神诀之。今日日上神剋用人行年,及年上神者,死。阳命男,阴命女,以前八后六为元辰。阴命男,阳命女,以前六后八为元辰。假令阴命未生男,即从未至子为前六后八。他准此。白虎所居神贼今日,及人年上神,亦死。若独贼病日之辰,不剋今日,为愈。说者云:白虎生初病日,病日生白虎,皆为病愈。白虎贼病日人年,一一皆死。白虎与病人年日辰相生,皆为愈。与病日同类,为安久。假令甲子日,占病,登明、神后为白虎者,此为白虎生病日,病者不死。春以胜光、太乙为白虎者,此为病日生白虎,病者皆愈矣。功曹、太冲为白虎者,此为同类,为病久。白虎阴阳皆有气,并伤日,立死。不伤,立起。白虎无气,病者愈。
假令白虎所居神,金也,时秋有气,若以甲子日占之,虽年及甲上有火,神火将恐死,谓火至秋无气,恐不能救有气也。此并式经文也。
假令不知病日人年所居立之辰,以今日用神诀之,三传终于白虎。若日入墓者,为知吉凶期,以用神言之。
假令功曹直用,当丙丁日愈,庚辛日死。又天乙为用,生气在丑未、辰戌之日,螣蛇为用,死在巳亥日。他效此。
又一法,不知初病日时,以人来问时占之。日辰人年临其墓,亦为死。日人年所立辰之阴阳神入其墓者,亦死。日墓还临其日辰者,亦死。年墓还地年者,亦死。假令甲乙日射病,时天上甲乙临未,为日入其墓,若小吉临甲乙,为墓其日也。
假令病者年立子,问事,时神后临辰,为年所立之辰,阴阳神入其墓。若天罡加子为墓,临其年,皆死。辰墓效日墓之例。
又一法,用神,始终得日墓,皆凶。天罡击今日日墓,为墓门开,亦死。甲乙寅卯,木墓在未。丙丁巳午,火墓在戌〈馀支干准此之例也〉。小吉木墓,河魁火墓,大吉金墓,天罡为水土之墓。
式经曰:白虎阴阳有气,伤病日人年者,死。人年上神王相,剋白虎者,愈。病日生白虎者,亦愈。白虎生病日者,死。白虎与病日同类者,为之安久也。

占知囚系罪轻重法

式经云:先建系日日辰阴阳,而取其当者,而传其始终于休、罪重终囚,加罪终死,罪重后轻。

正日时视用神,终于王相之气,贵人救之,无罪。终于休气,罪重。终于囚气,加罪。终于死气,先重后轻。终于螣蛇,罪重无疑,必死。终于朱雀,数见掠笞。终于勾陈,有所勾连。终于元武,置辞而亡。终于天空,空无所有。〈有责也〉终于白虎,被罪至死。终于吉将,传得其子,为有救,罪得解,传入其狱,为有罪,传得他狱,为移狱所,所为狱者墓也。
假令功曹、太冲、小吉为狱,登明、神后即天罡,是其狱也。例此所谓移狱者,假令起功曹终于河魁,为移狱。一法,以初系日占之,各以其所犯为坐,假令斗伤人以勾陈,杀人以白虎,窃盗以元武,相告罪名以朱雀。假令犯坐伤以勾陈,所居神贼系日,即论也。系日贼勾陈者,不论也。勾陈与日同类,为系久。传神得其狱者,必论。
假令以甲乙日,系天乙,居小吉,临未,系日丙丁,天乙临戌,系日庚辛,天乙临丑,系日壬癸,天乙临辰,系日戊己,天乙亦临辰,为必离讼狱传,勾陈之阴得白虎,白虎所居之神,与勾陈并贼,其系日者,死。
式经曰:假令以甲乙日,系勾陈,所居在金神上者,此为勾陈胜系日者,即被论罪也。若勾陈居土神上者,此为系日胜勾陈,即免被论罪也。

传勾陈之阴,得天乙,天乙生系日,日辰者,为贵人救之也。
传勾陈得系日,子母人将哀哀,可为上书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食时,传送为太常临巳,
谓日辰上共得后四之将。

神将不相刑,又有王相气,谓金王故也。天罡为勾陈,加卯,传得其母。
谓辰上得太乙也。

勾陈与日同类,法为安人。不然,蒙听,令欲之吉凶之期者,以用神传终为有救神期也。
假令七月己未日酉时,天乙治神后,加于辰,太冲亦加今日日辰,神将不相刑,有王气传得其母〈登明加卯故也〉。勾陈与日同类法,当系久,然蒙得出,传而得传送天乙,为移狱也。

占诸欲远行使出吉门法

始行时,欲令今日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而出,小吉得传送下,即大吉。慎无令魁罡临所出门上,所出门上之神,又不可伤行者年上神,门上神者,所出入门也。
假令八月甲申日时,卯正日时,行者年立戌,戌上得登明,欲南行之午,午上得小吉,小吉伤登明,此为门上神伤行者年上神也。门伤行者之年,道必有殃。年伤门行者,不安,必有疾病而还。
此所谓年上神伤门上神也。

又到日,无令贼初令之时。假如始行之日以甲乙时,加寅卯,慎勿以庚辛日申酉时到也。若到时,贼初发之日,咎及失君,又勿令阴阳中绝其类。谓凡欲出行,欲今日辰阴阳中有传送,传送上遇吉将,则行者吉。有凶将,则行者凶也。
假令行时传送,不在日辰阴阳中,直视传送上有吉将,亦不可有恶将也。
假令遇凶将,是螣蛇为惊恐,朱雀口舌拘留,勾陈见斗战,元武亡遗,天空见耗病,所求不在白虎,死丧也。他效此。
又法,欲将帅出行,欲令天罡临四季为神,在外百事吉。
《神枢》又云:无令所之之乡伤其年,乃有喜。假令欲行,行人年立四季,此为所之之乡伤其年也。他效此。

占诸欲行求事者法

以始行正日时,无令今日辰上神,伤行者年之所立地辰。所立地辰,亦勿令伤辰上神。若伤辰上神,是谓相刑,其事不成也。
假令年立巳,而今日丙寅,神后临寅,此辰上之神伤人年所立地辰也。
假令是日时,神后临寅,人年立辰,此为年所立地辰伤辰上神也。法欲有求作者,欲令今日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事类。事类者,谓求财,欲得青龙、小吉。求缯綵,欲得太常。求蚕,欲得胜光之比也。故式经云:辰上神伤其地年,所求难得,后自亡遗。

占诸望行者吉凶来否法

必当视所至地之阳神,以卯为限,以子午上神为至期,东方、南方以酉为限,子上神为至期。西方、北方以卯为限,午上神为至期。假令望酉地,人从魁加戌为巳发,加子为半道,加卯为得限,当来以午上神为至期。午上神得神后,以壬癸亥子日至。
假令望巳地,人太乙加午为巳发,加酉为得限,当来以子上神为至期。子上得传送期,庚辛申酉日至。假令望寅地,人功曹加酉为来,望申地。人传送,加卯为来,望子地。人神后,加卯为来,望午地。人胜光加酉为来,皆以子午上神为至期。诸望行者过限,皆以为闻。其闻为不来也。要所至事类,度为不来所为事类者,望贵人以天一〈亦为望父〉望父母以太常,望兄弟以太阴,望妇女以天后,望子孙以六合,望友及夫钱财二千石等,以青龙。望盗以元武,望死丧以白虎,望奴婢以天空〈下亦同使〉,望吏捕以朱雀,望行道还以螣蛇,望斗战以勾陈。并以所加今日日辰,皆以此为来传以为至期,度限为不来也。
《集灵记》云:凡望行人,以甲乙日占,用得巳午神者,为将至。用亥子神者,为背日。背日为不至也。《金匮》云:至不至,问前四。言甲午日前四戌,戌上所见神为至期。假令戌上见功曹,则寅上至。一说云:至应而不至,乃用此法也。又云:占行人,以生旺为至期。假令用起水神,则甲子日至。遇墓者,则不来。假令壬癸日月起天罡,为遇墓,遇墓则至而不来。史苏经曰:卜外生以人王至而卜,家人遇墓亦至也。凡占吉凶,赊促所之远近,皆以计神占之。计神者,河魁是也。故《金匮》云:数以魁离日。假令魁加未,未数八,魁数五,五八四十,为吉凶在四十日内。行人当之为四百里也。他皆仿此。一说云:魁罡离初发日为期,日临初发日,即日至也。

又法,居外望内人,以夏至辰之阴神。若内望外人,以冬至辰之阳神。临今日日辰,日辰与太冲临未,皆为来。
假令夏至以卯,卯之阳神太冲,今日丙丁,太冲临寅,为本。临午,为中。临戌,为末。皆为来也。假令太冲临午,当以丙丁巳午日至,月期五月。假令冬至以午,午之阳神,胜光也。今日甲乙胜光临亥,为本。临卯为中,临未为末,皆来。假令胜光临亥,当以壬癸亥子日至,月期十月。
一法,望行者天罡,系今日日辰,为今日至。顺系日辰至,逆系日辰为不至。所谓逆顺者,假令望西方,人天罡系北方、东方日辰为顺,顺即来。系南方、西方为逆,逆,不来也。天道左游,天罡为逆,天罡临月辰,人年悬门候之,望西方,北方人以卯为门,午上神为至期,望南方,东方人以酉为门,子上神为至期。凡所望神入其门,即为至。凡望不至者,皆云刑人以刑。假令望寅地,人寅上有凶将,以凶事留。有吉将,以吉事留。青龙、太常为钱财酒食,为吉。他效此。
假令白虎为死丧,勾陈为斗战,朱雀为口舌,对吏望吉人得吉将,凶人得凶将,即来。他效此。

占诸欲知行者吉凶法

审知行者年所立辰之阳神,与吉将并临有气之乡,上下相生,即吉,无过。与恶神将并临囚死之乡,上下相贼,又临年墓、日墓者,皆凶也。
假令行者年立寅占时,而功曹当与白虎并临未者,此为与凶将并临其年墓也,大凶〈日墓假之〉。又一法,若不知行者年,以日为行者身,辰为行者日之辰阴阳,得辰之神阴为与吉神将并,即吉与凶神将并,即凶也。

占诸行者欲知家内吉凶法

正日时辰上神之阴,得吉神将,王相休气,上下相生,即吉。得凶神恶将,即凶。以其极而论之,假令得白虎,死丧事。得大吉及休气,为耗病。各以善恶将言之。他效此。
占诸架屋举百事吉凶法
正日时,无令今年太岁阳神临今日日辰,及欲所治地,即十二岁灭门。又无令魁罡、螣蛇、白虎临今日日辰,大凶。欲使大吉、胜光、功曹在日辰阴阳中,与日辰相合,即大吉。非此者,皆凶。欲入庐舍,效此。以日辰上神,将言其吉凶,将得白虎,多死丧。将得元武,多亡遗。将得勾陈,多斗讼。将得朱雀,多口舌,县官。将得螣蛇,多怪。将得天空,多衰耗,治生不成,六畜不蕃息。朱雀与登明天乙并,合宅见诛。直用神传中有救,为后起者,当避之。
假令今年太岁在卯,八月甲戌日,日出时,天罡加卯,欲架屋及盖屋,太冲为太岁阳神,临甲,将得朱雀,魁为元武临酉,日辰阴阳中无大吉、胜光、功曹,又太岁阳神下临日,以举百事,大凶。
假令是日时欲治寅地居,为在太岁阳神下,亦大凶也。他效此。

占宅舍可居否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神阴,得吉神,将有王相休气,上下相生,可居吉。若凶神,有囚死气,上下相贼,即凶,不可居。以尤者,言其形状。假令白虎,死丧。天空,虚耗。他效此。
占田蚕种五谷好恶法
正日时,欲令今日日辰上神多王相气,与所欲为物类相生,又欲天乙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物类神即大吉,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必成熟也。无令魁罡、螣蛇、白虎囚死之气临日辰者,凶。物类者,谓蚕以胜光,禾以功曹、太冲,黍、小豆以太乙、胜光,麦以传送、从魁,稻、大豆以登明、神后,麻以小吉、大吉。
假令欲占蚕,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胜光,因而三传胜光皆得吉神,将得天乙,所居神与太岁上神相生,胜光即大吉也。
假令太岁在辰四月,戊辰日中时,传送临午,占蚕善恶何如,胜光临辰,此为有其物类太岁上神,自得胜光,将得青龙神将相生,天乙在大吉,不与胜光相剋,则为太岁日辰上神,皆有王相之气,无有灾害,诸物类等并效此也。若物类神与太岁上神相贼,天乙所居神剋日辰,阴阳中无其事类,则为大凶败也。

占今年举百事商贾田蚕法

皆以日辰及家长年上神将言之。
假令得传送青龙,及王相之气,可为商贾。得胜光、大吉神将,皆宜田蚕。亦以所欲为类神,上得凶者,言所生得元武为亡遗。馀效此。

占诸市贾求利吉凶法

正日时,欲皆令今日之时辰上神,及人年上神,与所欲为市买物类相生者,吉。又欲今日日辰阴阳中,有小吉、青龙,青龙所居神,与今日日辰上神相生者,吉。太岁上神不剋人年上神,人年上神不制青龙者,吉。又欲令所往至之地上有吉神,将有王相气,与人年上神不相贼,市估有利。
假令九月戊子日日昳时,太冲加未,欲为估市,人年立巳,太岁在寅,大吉为天乙临于戊,〈戊寄位在巳,巳即人年立辰〉传送为青龙,临子,此为有其物类。其日辰与人年上神,及青龙所居神相生,大吉临人年,魁临太岁,不与人年神相贼,而北出传送下,大吉利,虽先备二吉一凶,可用。务令日辰人年上神相生物类者,可用也。
式经云:审问所之之乡,东西南北四维,得与年相生,多王相之气者,即有福,估市有利,不逢贼盗,所居见好。所欲者,得但青龙,居有气之神,而加有气之乡,即得财。若青龙制人年,即无所得。

占诸欲畜集何者好法

正日时,各以其事类在日辰阴阳,及用传中,有其物类,物类又与人年上神相生者,吉利,可为畜积也。直用神始于无气,终于王相,即前利少,后利多。非此者,皆凶。所言物类者,粟以木神,黍、小豆以火神,麦以金神,麻以土神,稻、大豆以水神,丝绵以太常,布帛以神后,皮革以白虎,田蚕以胜光。假令七月甲子日鸡鸣时,太乙加丑,谋欲收麦,天罡加子,阴上神得传送,传送金神为麦类,在用神阳,阳中人年立申,申上得神后,与传送相生,为物类与人年上神相生也。是为可收也。用起天罡,天罡气休老传终,皆得王相气,为后多利。他效此。

占诸欲畜生类可得否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无魁罡、螣蛇、白虎,即吉,可畜收。视其物类神王相,临有气之乡,为吉,多利。魁罡所加,不宜畜也。
假令魁罡加未,羊不可畜。加亥,猪不可畜。他效此。

占欲买车舟吉凶何如法

正日时,视日辰上神阴阳,及用神传中,有六合、太冲与吉将并合,又与日相合者,吉,可乘为使利,主与。凶将并贼今日者,损,主勿乘之。
假令太冲与元武并者,乘而亡之。与白虎并,数载死。人宜丧事。他皆效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