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六百八十九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
  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

艺术典第六百八十九卷

术数部汇考三

《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共七十二局 一局至十八局〉太乙阴遁一局《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共七十二局 一局至十八局〉太乙阴遁一局

甲子〈一局〉   丙子〈七十三局〉   戊子〈一百四十五局〉庚子〈二百一十七局〉  壬子〈二百八十九局〉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天,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贼入,即寇有自相执杀者,有将兵多从西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入觇。贼出入俱临休囚气,可以伏兵攻击。
文昌寅在内地,可攻外。
主算单五,杜塞不通,且无门主,二将固守不出。始击七宫关客参,有同类相谋侵凌之祸。
客算二十九,长和将吏全,太乙助,可以举兵征伐。客大将九宫值囚,有拘执奔败之祸,不利有为。又乘休气,不宜出兵攻战。宜运策遣将,伏兵攻击。
客参将七宫受制于始击,不利有为,乘囚气。
出兵举赤旗,列锐阵,此称神之术也。出向南,地向算而出也。战向北,乃背算之道也。奇兵安坤地,此始击大杀之方也。战备西南,避大杀之气。辰巳方可伏兵,乘掩迫之气也。风云飞鸟从西北来,有大战者,太乙之杀气也。风云飞鸟从算而来,背算而冲者,得天助,宜顺击之也。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登高而出,向东南行。遇敌,勒兵向西北,先举兵攻击,此为客先起之义。
太乙阴遁二局太乙阴遁二局

乙丑〈二局〉   丁丑〈七十四局〉   己丑〈一百四十六局〉辛丑〈二百一十八局〉  癸丑〈二百九十局〉
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地,地有倾陷,山有崩颓,水有泛涨,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惊,贼入不寇,而窥觇,有将兵,多从西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言实,奸细入觇。
文昌四宫在内地,可攻外。又内迫,有近臣外戚攻外,囚主,大有同类相谋。
主算四单阴不和,短而无将吏,又不得地利,不宜举兵深入攻战。
主大将四宫,值内迫,文昌囚,不利有为。乘王气,不宜出兵攻战,宜固守。
主参将二宫值外迫,大臣内外连谋举事,攻内乘囚气,不利有为。宜固守,不宜用兵。逼迫之时,用兵主客俱败。
出兵举赤旗,列锐阵出,向正东,战向正西。奇兵安卯地战备,东方辰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大战,风云飞鸟从正东方来,冲向正西去。此得天助急,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东行。遇敌,勒兵向西,伺彼先举,然后举兵攻击。此为主人后起之义。
始击在戌。
客算十七重阳,长而不和,太乙虽助,不宜大举征伐。宜浅近攻击,军中防火。
客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举兵战斗攻伐。然军中防火灾,缺水浆。
客参将一宫值格,凡事格易,夷狄侵掠,不利有为,乘休气。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戌地战备。西北辰巳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宜准备。有战,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向东北去,为天助,宜顺急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南行。遇敌,旋兵向东北,先举兵攻之,为客人先起。
太乙阴遁三局太乙阴遁三局

丙寅〈三局〉   戊寅〈七十五局〉   庚寅〈一百四十七局〉壬寅〈二百一十九局〉  甲寅〈二百九十一局〉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庆,夷人入贡,或降。有将兵多从西北来,闻事吉实凶虚,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入临休气,可击。贼去临相气,不可攻。
文昌辰在内地,可以攻外。内辰迫近臣,内戚攻外,主算一单阳,不和,短而无将吏,不宜深入大举征伐。主大将一宫值格,主上下欺,因自败。乘休气,不利有为,不宜出兵攻战,止宜固守。
主参将三宫发,乘相气,可率锐兵浅近攻击,亦可捷胜。不宜深入,算短故也。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辰地战备。东南辰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次之,大将居中,静出,向西北行。遇敌,旋兵向东南,伺彼先举,而后举兵攻击。始击在亥。
客算十六,长和,得太乙助,将吏全,可以大举深入,缓攻克胜。
客大将六宫发,乘死气,不宜出兵攻击。
客参将八宫发,乘相气,可率锐兵先驱攻战,必获捷胜树功。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正西,战向正东,奇兵安亥地战备。西北辰巳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北方冲太乙宫,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正西方来,冲向正东方去,为天助。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次之,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行。遇敌,提兵向东,先举兵攻击。此为客人先起。
太乙阴遁四局太乙阴遁四局

丁卯〈四局〉   己卯〈七十六局〉   辛卯〈一百四十八局〉癸卯〈二百二十局〉  乙卯〈二百九十二局〉
此局算得太乙八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声息,贼入寇,有将兵,多不和,从东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入觇,有私通外夷者。贼来,临相气,不可犯。贼去,临死气,可以掩击。
文昌九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客参将,有同类相谋。主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丑。客算三十三,重阳长而不和,虽可以深入速攻,不能成功。军中慎火灾,乏水。
客大将三宫值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不利有为。乘相气,犹可出兵,指挥将士攻击。不宜亲自出战。
客参将九宫,受文昌制,不利有为。乘休气。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丑地战备。东北亥子丑方可伏兵,飞鸟风云从南冲太乙宫,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来,冲西南去,顺击之,大胜,得天助之道也。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出,向东北行。遇敌,掣兵向西南,先举兵击之。此客人先起之义也。
太乙阴遁五局太乙阴遁五局

戊辰〈五局〉   庚辰〈七十七局〉   壬辰〈一百四十九局〉甲辰〈二百二十一局〉  丙辰〈二百九十三局〉此局算得太乙八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有奸细来觇,有将兵,多而不和。从东北来,闻事吉实凶虚,敌使不可信。贼兵出入,乘王相气,不可触犯。有私通外夷者。
文昌九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客参将有同类相谋。主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寅。
客算三十,孤阳长而不和,不宜举兵深入,宜浅近截击。
客大将三宫值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不利有为。乘相气,可运策发兵,按伏攻击。
客参将九宫,受制文昌,不利有为。乘休气,犹可出兵,浅近邀击,以获小捷。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寅地战备。东北亥子丑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正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来,冲向西南方去,为天助。宜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向西南,先举兵攻击,为客先起。
太乙阴遁六局太乙阴遁六局

己巳〈六局〉   辛巳〈七十八局〉   癸巳〈一百五十局〉乙巳〈二百二十二局〉  丁巳〈二百九十四局〉此局算得太乙在八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敌人入寇,有将兵,多不和。从东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入,临王气,不可攻。贼去,临囚气,无备,可追击。
文昌已在外地,可攻内。
主算十七,重阳长而不和,太乙虽助,不宜大举深入。主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出兵攻战。宜发兵按伏截击。
主参将一宫值内迫,有近臣外戚攻外,乘休气,宜陈兵固守,不宜出兵攻战。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已地战备。东南亥子丑方宜伏兵,有飞鸟风云从正南方来,急备战。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冲东北方去,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南行。遇敌,旋向东北,伺彼先举,而后举兵攻之。始击在辰。
客算二十六,重阳长而不和,不宜大举征伐。又以重阴,军中防水厄。
客大将六宫发,乘死气,宜固守,不宜出兵攻战。客参将八宫值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乘相气,不宜出兵攻战,宜陈兵固守。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正西,战向正东,奇兵安辰地战备。东南亥子丑方伏兵,风云飞鸟从正南冲太乙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飞鸟从正西方来,冲正东方去,为天助,宜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正西行。遇敌兵,向正东,先举兵攻击。
太乙阴遁七局太乙阴遁七局

庚午〈七局〉   壬午〈七十九局〉   甲午〈一百五十一局〉丙午〈二百二十三局〉  戊午〈二百九十五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声息虚惊,贼来不寇而觇,兵少无将,从东南来,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出入,皆乘休囚之气,可以攻击。
文昌午宫迫,近臣贵戚在内地攻外,上相谋易大将。主算二单阴不和,短而将吏不全,不利为主。太乙虽助,亦不宜深入交战。
主大将二宫值内迫而无气,不宜举兵深入交战。惟可勒兵拒敌。不利有为,乘囚气故尔。
主参将六宫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乘死气,不宜攻战。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正南方,战斗备。南方未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东北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飞鸟从正南方来,向正北方去,此得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南行。遇敌,旋兵向正北而驻,候其先举而后应之。此得主人之义。
始击在巳。
客算三单,阳短而不和,又缺将吏,不利为客。太乙不助,不宜举兵深入,恐兵中乏水。
客大将三宫格,盗来侮事格易,乘相气,不利有为。可以按伏窃发取胜,不宜明攻。
客参将九宫虽发,而乘休气,宜扬兵拒敌,不宜交战。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云鸟风从东北方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此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方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举击之,以应为客之义。
太乙阴遁八局太乙阴遁八局

辛未〈八局〉    癸未〈八十局〉   乙未〈一百五十二局〉丁未〈二百二十四局〉  己未〈二百九十六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地,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贼,贼来入寇,宜防慎。兵少无将而勇锐,鼠窃从西南方来,敌使言虚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至,临囚气,可出其不意而掩击。贼去,临休气,无备,亦可伏兵邀击。
文昌未在外地,可攻内。内辰迫近臣,贵戚攻外。主算一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主,不宜出兵深入攻战。
主大将一宫关客参而不发,有同类相攻,不利有为。乘休气,可以驻兵拒敌,不利深入。宜遣兵按伏窃发截击。
主参将三宫迫格,凡事格易,虽乘相气,不利有为。或扬兵拒贼,或按伏截击,不宜明战头。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未地战备。西南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方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始击七宫掩太乙,有盗起掩袭劫夺事。
客算七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客,不宜举兵征伐。
客大将七宫,值太乙始击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乘囚气。
客参将一宫关,主大不利有为,乘休气。
太乙阴遁九局太乙阴遁九局

壬申〈九局〉   甲申〈八十一局〉   丙申〈一百五十三局〉戊申〈二百二十五局〉  庚申〈二百九十七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闻声息有贼,贼来远寇,不得利。贼兵有将无谋,从西方来,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至,临囚气,宜出奇急击之,可胜。贼去,临休气,可从兵邀击。
文昌七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太乙宫,有拘击奔败之事。
主算七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三门不具,不利为主,不宜大将自出,只宜参副出兵。不宜深入,近出速攻。主大将七宫囚,近将自谋同类,又乘囚气,不利为主,宜固守营塞,不宜出兵战斗。
主参将一宫发,乘休气,可出兵近便邀截,不宜远追。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西南方战斗备。西南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冲太乙而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兵次之,大将居中,鼓噪出门,急向西南行。遇敌,驻兵,候彼先动而后应之,此为主算之义。
始击六宫外击,有盗贼兵围逼迫事。
客算三十三,重阳不和,不宜出兵,止宜深入急攻,不宜迟缓。又军中乏水,防火灾。
客大将三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相气,出兵恐有僭臣相抗,虽获胜而无功。可以扬兵拒敌固守。客参将九宫发,而乘休气,不利有为,不宜出兵。固守,可免难。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正西方战斗备。西方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击,此应为客先举之义。
太乙阴遁十局太乙阴遁十局

癸酉〈十局〉   乙酉〈八十二局〉  丁酉〈一百五十四局〉己酉〈二百二十六局〉  辛酉〈二百九十八局〉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外助客。此时闻声息有贼,贼入寇,有杀将之祸。贼兵众,奸细不入。贼兵群至下营,临死气,宜出其不意。有将来,远从西北,敌使言实可信,掩击可胜。贼去,有备,有伏兵,宜防慎。
文昌申在外地,可攻内。内辰迫,有贵戚内臣攻外。主算一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有为,不宜大举征伐。宜近攻,不宜深入。
主大将一宫,为始击掩。乘休气,不宜出战,战必败死。主参将三宫发,乘相气,不宜出兵交战。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申地战斗备。西南申酉戌方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北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而急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西北行。遇敌,驻兵,伺彼先动,勒兵向东南交战,此应为主之义。
始击一宫掩,主大。
客算三十四,长和,宜出兵征伐。
客大将四宫格,主上下格易,不利有为。乘王气,可扬兵拒敌,不宜交锋斗战。
客参将二宫发,而乘囚气。
出兵宜举赤旗,列锐阵,出向正东,战向正西,奇兵安乾地战斗备。西北方申酉戌地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正东来,向正西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急击之,大获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行。遇敌,旋兵向西,先举兵击之,勿后。此应为客先举之义。
太乙阴遁十一局太乙阴遁十一局

甲戌〈十一局〉   丙戌〈八十三局〉   戊戌〈一百五十五局〉庚戌〈二百二十七局〉  壬戌〈二百九十九局〉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地,天外助客。
文昌酉在外地,可攻内。囚太乙宫,关主客大将为四郭固之。时有拘击之事,奔败之祸,大凶。
主算六单阴,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主,不宜出兵。主大将六宫囚关客,大有同类相谋。乘死气,在绝气,大凶。
主参将八宫关客参,不利有为,乘相气。
始击在丑。
客算二十六长而不和,在四郭固之,时不宜出兵。客大将六宫囚关,有杀害奔败之事。在绝气,大凶。乘死气。
客参将八宫关,主参乘相气。
经云:囚者,拘击执正之义。诸将与太乙同宫,或近将自谋同类。乐产云:文昌与太乙同宫,不利为主。宋琨云:主客二将犯文昌宫,为关。如一林二虎,一泉二蛟,势不两立。则以二目所临之神,五行决之,盛衰可见,死生可知。淳风云:四计大小将同宫,为关,多算胜,少算不胜,算和者胜,不和者负。然算斋为关,如单九、十九、二十九,又有长短和不和之分。
是局也,以主客相关,当客胜。以算论之,主算短,客算长,亦客胜。以气数论之,主客皆乘死气,无胜负。以主客所临宫神论之,主大将属金,宫神亦属金,为主。客大将属水,为相,亦无胜负。以二目宫神五行决之,则文昌宫属金,始击宫属土,土生金,则又当和解,亦难以此决之。愚谓主将金,客将水,当以气数于四季休旺决之,胜负定。以春三月属木,主大金剋木,为囚,则主大将气衰矣。当败。客大水生木为休,则客大将气亦衰矣,亦当败。俱无偏胜。夏三月属火,主大金,乘死气,金又败在午,则主将之败,无所逃矣。客大水剋为乘囚气,则客将之败,亦难逃外矣。秋三月属金,主大金乘王气,当胜。客大水受金之生,又乘相气,亦当胜。二将胜负,亦未可决。冬三月属水,客大将水为相气,主大金将为休气,则当客胜而主负,明矣。出兵遇此,先候风云助与不助,不须论八门吉凶,惟以四季气数决定。在春则主将败,客将庶可逃遁。在夏,则主客俱败,无可逃者。在秋,主将胜而客将亦难逃也。何以然,秋令金,主将金,见金为王,秋尤王,则将吏同心,士卒勇锐,有进死之荣,无退生之辱。虽算短,必可胜而难解矣。客将属水,藉金之生为相,如两将相关胜负,一林二虎,岂有相让者。然客将必须得拔,能脱难。以此论之,主客胜负明矣。冬令水王,客将之胜,必矣。主将气休,其负可知。握兵机者,遇此四固之时,岂可不熟思决之。一或有谬,三军之命何如哉。
太乙阴遁十二局太乙阴遁十二局

乙亥〈十二局〉   丁亥〈八十四局〉   己亥〈一百五十六局〉辛亥〈二百二十八局〉  癸亥〈三百局〉
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庆,外夷入贡,有将兵和来,远从东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不入。夷人初至,临死,无备。夷兵去,亦无备。
文昌戌在外地,可攻内。外辰迫,有大臣举事攻内。主算三十五,杜塞不通,又无门,主二将不出,不宜出兵。宜坚壁固守,待时。
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寅,乘王气。
客算二十三,长和,宜举兵征伐。
客大将三宫发而乘相气,宜大振兵威,以防敌人。不可出战。
客参将九宫发而乘休气,宜守不宜战。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寅地战斗备。东北申酉戌地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必获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击,不可后也。此应客兵先起之义。
太乙阴遁十三局太乙阴遁十三局

丙子〈十三局〉   戊子〈八十五局〉   庚子〈一百五十七局〉壬子〈二百二十九局〉  甲子〈三百一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天,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贼来入寇,有将兵多从东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来觇,有私通外夷者。贼初至,临王气,不可遽攻。贼去,临相气,有伏兵后备,不可邀截。
文昌一宫在内地,可攻外。囚客参,近将谋同类。主算十二,上和,宜举兵征伐,或吊伐。
主大将二宫发,乘囚气。
主参将六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死气,不可出兵攻击,宜固守。
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乾地战斗备。西北方寅卯辰方可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正南方来,向正北方去,此为天助,可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南行。遇敌,旋兵向北驻劄,伺彼先动,然后击之,乃应主人之算。
始击在辰外,辰击,有贼兵攻围逼迫,事急。
客算三十七,重阳长而不和,不宜大举征伐。军中乏水,防火厄火攻。
客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出兵征伐。
客参将一宫受制于文昌,为囚,不利有为。休气可持,主守营,不宜轻挑出战。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辰地战斗备。东南寅卯辰方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为得天助,可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门,向西南行。遇敌,旋兵向东北,先击,不宜后也。先则为客,后则为主矣。
太乙阴遁十四局太乙阴遁十四局

丁丑〈十四局〉   己丑〈八十六局〉   辛丑〈一百五十八局〉癸丑〈二百三十局〉  乙丑〈三百二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庆,夷人入境不寇,大将宜慎之。有将兵,多从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不来。贼初入,临囚气,无备。贼去,有伏兵以备。
文昌亥在内地,可攻外。
主算十二,上和,太乙文昌内助,可以举兵征伐。主大将二宫为始击所掩,宜整兵守营,不宜交战,乘休气。
主参将六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死囚气。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亥地战斗备。西北寅卯辰地可以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正南来,向正北方去,此得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行,向正南出门。遇敌,向正北勒兵,以伺彼先举,而后应之。此以为主人候敌应之义。
始击二宫掩,主大。
客算二十七,长和,可以举兵征伐。
客大将七宫,为主二将所挟,又乘囚气,不利有为。宜固守。
客参将一宫发,乘休气。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午地战斗备。南方寅卯辰方可以伏兵,云鸟风从西南方来急,宜准备大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此为天助,宜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出门,向西南急行。遇敌,旋兵向东北,急攻,先举。
太乙阴遁十五局太乙阴遁十五局

戊寅〈十五局〉   庚寅〈八十七局〉   壬寅〈一百五十九局〉甲寅〈二百三十一局〉  丙寅〈三百三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无事,敌人不来,敌使不入,奸细不入。文昌八宫在内地,可以攻外。
主算十一,重阳不和,不宜出兵征伐。
主大将一宫发,乘休气,宜守不宜战,宜静不宜动。主参将三宫值内迫,有贵戚大臣攻外,虽不利有为,然乘相气,犹可近境攻击。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子地战斗备。北方寅卯辰地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来,急准备,有战。风云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此得天助,急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缓行而出,向西北行。遇敌,按兵向西北行,伺彼先举兵,攻击。
始击七宫。
客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客二将不出,宜坚壁固守,待时。不宜妄动。
太乙阴遁十六局太乙阴遁十六局

己卯〈十六局〉   辛卯〈八十八局〉   癸卯〈一百六十局〉乙卯〈二百三十二局〉  丁卯〈三百四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闻声息无事,贼兵不来,奸细不入。
文昌丑在内地,可攻外。内辰迫,有内臣贵宦有事攻外。
主算一单阳,不和而短,无将吏,不宜举兵征伐。主大将一宫发,乘休气,可以整兵拒敌,不宜攻战。主参将三宫乘相气,值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丑地战斗备。东北方丑寅地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南方来,急宜准备,有战。风云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宜顺而击之,必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西北方行。遇敌,按兵,伺彼先动,而后应之,不可先举。
始击在酉。
客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客二将不出,宜坚壁固守。
太乙阴遁十七局太乙阴遁十七局

庚辰〈十七局〉   壬辰〈八十九局〉   甲辰〈一百六十一局〉丙辰〈二百三十三局〉  戊辰〈三百五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入寇觇,有兵无将,鼠窃。贼临相气,初入有备,不可战。敌使不可信,奸细不来。此局主客用兵俱败,守之为可。
文昌三宫在内地,可攻外。囚太乙宫,有拘执奔败事。主算三单阳,不和短,而无将吏,又不得地利,不宜出兵征伐。
主大将三宫囚,近将自谋同类。乘相气,宜守,不宜用兵。
主参将九宫关,客大有猜忌,攻击侵夺,不利有为。又乘休气,不宜妄动取败,俱宜固守。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艮地战斗备。东北丑寅方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南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鸟从东北来,向西南去,为天助,顺而击之,必可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徐行而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向西南驻劄,伺彼先举,然后应之。
始击在亥。
客算九单阳,不和而短,缺将,不利,不宜出兵征伐。客大将九宫关主参,又乘休气,不宜深入。宜整兵拒敌,不利有为。
客参将七宫格,而乘囚气,凡事格易,不利有为。出兵举赤旗,列锐阵,出向东南,战向西北,奇兵安亥地战斗备。西北方丑寅地可伏兵,云鸟风从西南来冲太乙宫,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南方来,向西北方去,此为天助,宜急击,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行出门,向东南行。遇敌,旋兵向西北,先举而攻之,不可缓也。
太乙阴遁十八局太乙阴遁十八局

辛巳〈十八局〉   癸巳〈九十局〉   乙巳〈一百六十二局〉丁巳〈二百三十四局〉  己巳〈三百六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贼入寇,兵少无将,鼠窃从北方来。敌使言实,奸细不入。贼初入,乘相气,其营不可攻。贼去,无伏兵,无备,可以截击。
文昌在艮内地,可以攻外。囚太乙宫,有拘击奔败事。主算三单阳,不和,无将吏,不利将副,不宜出兵征伐。宜遣小校相援伏击。
主大将三宫值囚,不利有为。乘相气,可以整兵拒敌,不利攻战。
主参将九宫发,乘休气。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艮地战斗备。东北丑宫地可以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宜顺击之,大胜。
主参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驻劄,伺彼先举,然后旋兵向西南应之。
始击八宫内击,有盗贼兵围逼迫事,在易气宫。客算八单阴,不和,无将,不利为客,不宜举兵征伐。客大将八宫值内迫,有近臣贵戚攻外,不利有为。乘相气,亦有相谋之者,不宜出兵,宜整兵固守。
客参将四宫值外迫,有僭臣攻内,不利有为。虽乘王气,宜伏兵窃发邀击,不利明攻。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正北,战向正南,奇兵安子地战斗备。北方丑寅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必有大战。云鸟风从正北来,向正南方去,为天助,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出门,急向北行。遇敌,旋兵向南先击,不可后也。必应为客先举之义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蚕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艺术典

 第六百八十九卷目录

 术数部汇考三
  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

艺术典第六百八十九卷

术数部汇考三

《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共七十二局 一局至十八局〉太乙阴遁一局《太乙局》时计阴遁成局〈共七十二局 一局至十八局〉太乙阴遁一局

甲子〈一局〉   丙子〈七十三局〉   戊子〈一百四十五局〉庚子〈二百一十七局〉  壬子〈二百八十九局〉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天,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贼入,即寇有自相执杀者,有将兵多从西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入觇。贼出入俱临休囚气,可以伏兵攻击。
文昌寅在内地,可攻外。
主算单五,杜塞不通,且无门主,二将固守不出。始击七宫关客参,有同类相谋侵凌之祸。
客算二十九,长和将吏全,太乙助,可以举兵征伐。客大将九宫值囚,有拘执奔败之祸,不利有为。又乘休气,不宜出兵攻战。宜运策遣将,伏兵攻击。
客参将七宫受制于始击,不利有为,乘囚气。
出兵举赤旗,列锐阵,此称神之术也。出向南,地向算而出也。战向北,乃背算之道也。奇兵安坤地,此始击大杀之方也。战备西南,避大杀之气。辰巳方可伏兵,乘掩迫之气也。风云飞鸟从西北来,有大战者,太乙之杀气也。风云飞鸟从算而来,背算而冲者,得天助,宜顺击之也。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登高而出,向东南行。遇敌,勒兵向西北,先举兵攻击,此为客先起之义。
太乙阴遁二局太乙阴遁二局

乙丑〈二局〉   丁丑〈七十四局〉   己丑〈一百四十六局〉辛丑〈二百一十八局〉  癸丑〈二百九十局〉
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地,地有倾陷,山有崩颓,水有泛涨,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惊,贼入不寇,而窥觇,有将兵,多从西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言实,奸细入觇。
文昌四宫在内地,可攻外。又内迫,有近臣外戚攻外,囚主,大有同类相谋。
主算四单阴不和,短而无将吏,又不得地利,不宜举兵深入攻战。
主大将四宫,值内迫,文昌囚,不利有为。乘王气,不宜出兵攻战,宜固守。
主参将二宫值外迫,大臣内外连谋举事,攻内乘囚气,不利有为。宜固守,不宜用兵。逼迫之时,用兵主客俱败。
出兵举赤旗,列锐阵出,向正东,战向正西。奇兵安卯地战备,东方辰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大战,风云飞鸟从正东方来,冲向正西去。此得天助急,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东行。遇敌,勒兵向西,伺彼先举,然后举兵攻击。此为主人后起之义。
始击在戌。
客算十七重阳,长而不和,太乙虽助,不宜大举征伐。宜浅近攻击,军中防火。
客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举兵战斗攻伐。然军中防火灾,缺水浆。
客参将一宫值格,凡事格易,夷狄侵掠,不利有为,乘休气。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戌地战备。西北辰巳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宜准备。有战,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向东北去,为天助,宜顺急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南行。遇敌,旋兵向东北,先举兵攻之,为客人先起。
太乙阴遁三局太乙阴遁三局

丙寅〈三局〉   戊寅〈七十五局〉   庚寅〈一百四十七局〉壬寅〈二百一十九局〉  甲寅〈二百九十一局〉此局算得太乙九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庆,夷人入贡,或降。有将兵多从西北来,闻事吉实凶虚,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入临休气,可击。贼去临相气,不可攻。
文昌辰在内地,可以攻外。内辰迫近臣,内戚攻外,主算一单阳,不和,短而无将吏,不宜深入大举征伐。主大将一宫值格,主上下欺,因自败。乘休气,不利有为,不宜出兵攻战,止宜固守。
主参将三宫发,乘相气,可率锐兵浅近攻击,亦可捷胜。不宜深入,算短故也。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辰地战备。东南辰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西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次之,大将居中,静出,向西北行。遇敌,旋兵向东南,伺彼先举,而后举兵攻击。始击在亥。
客算十六,长和,得太乙助,将吏全,可以大举深入,缓攻克胜。
客大将六宫发,乘死气,不宜出兵攻击。
客参将八宫发,乘相气,可率锐兵先驱攻战,必获捷胜树功。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正西,战向正东,奇兵安亥地战备。西北辰巳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北方冲太乙宫,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正西方来,冲向正东方去,为天助。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次之,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行。遇敌,提兵向东,先举兵攻击。此为客人先起。
太乙阴遁四局太乙阴遁四局

丁卯〈四局〉   己卯〈七十六局〉   辛卯〈一百四十八局〉癸卯〈二百二十局〉  乙卯〈二百九十二局〉
此局算得太乙八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声息,贼入寇,有将兵,多不和,从东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入觇,有私通外夷者。贼来,临相气,不可犯。贼去,临死气,可以掩击。
文昌九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客参将,有同类相谋。主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丑。客算三十三,重阳长而不和,虽可以深入速攻,不能成功。军中慎火灾,乏水。
客大将三宫值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不利有为。乘相气,犹可出兵,指挥将士攻击。不宜亲自出战。
客参将九宫,受文昌制,不利有为。乘休气。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丑地战备。东北亥子丑方可伏兵,飞鸟风云从南冲太乙宫,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来,冲西南去,顺击之,大胜,得天助之道也。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出,向东北行。遇敌,掣兵向西南,先举兵击之。此客人先起之义也。
太乙阴遁五局太乙阴遁五局

戊辰〈五局〉   庚辰〈七十七局〉   壬辰〈一百四十九局〉甲辰〈二百二十一局〉  丙辰〈二百九十三局〉此局算得太乙八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有奸细来觇,有将兵,多而不和。从东北来,闻事吉实凶虚,敌使不可信。贼兵出入,乘王相气,不可触犯。有私通外夷者。
文昌九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客参将有同类相谋。主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寅。
客算三十,孤阳长而不和,不宜举兵深入,宜浅近截击。
客大将三宫值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不利有为。乘相气,可运策发兵,按伏攻击。
客参将九宫,受制文昌,不利有为。乘休气,犹可出兵,浅近邀击,以获小捷。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寅地战备。东北亥子丑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正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来,冲向西南方去,为天助。宜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向西南,先举兵攻击,为客先起。
太乙阴遁六局太乙阴遁六局

己巳〈六局〉   辛巳〈七十八局〉   癸巳〈一百五十局〉乙巳〈二百二十二局〉  丁巳〈二百九十四局〉此局算得太乙在八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敌人入寇,有将兵,多不和。从东南来,闻事吉虚凶实。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入,临王气,不可攻。贼去,临囚气,无备,可追击。
文昌已在外地,可攻内。
主算十七,重阳长而不和,太乙虽助,不宜大举深入。主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出兵攻战。宜发兵按伏截击。
主参将一宫值内迫,有近臣外戚攻外,乘休气,宜陈兵固守,不宜出兵攻战。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已地战备。东南亥子丑方宜伏兵,有飞鸟风云从正南方来,急备战。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冲东北方去,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兵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西南行。遇敌,旋向东北,伺彼先举,而后举兵攻之。始击在辰。
客算二十六,重阳长而不和,不宜大举征伐。又以重阴,军中防水厄。
客大将六宫发,乘死气,宜固守,不宜出兵攻战。客参将八宫值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乘相气,不宜出兵攻战,宜陈兵固守。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正西,战向正东,奇兵安辰地战备。东南亥子丑方伏兵,风云飞鸟从正南冲太乙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飞鸟从正西方来,冲正东方去,为天助,宜急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向正西行。遇敌兵,向正东,先举兵攻击。
太乙阴遁七局太乙阴遁七局

庚午〈七局〉   壬午〈七十九局〉   甲午〈一百五十一局〉丙午〈二百二十三局〉  戊午〈二百九十五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声息虚惊,贼来不寇而觇,兵少无将,从东南来,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出入,皆乘休囚之气,可以攻击。
文昌午宫迫,近臣贵戚在内地攻外,上相谋易大将。主算二单阴不和,短而将吏不全,不利为主。太乙虽助,亦不宜深入交战。
主大将二宫值内迫而无气,不宜举兵深入交战。惟可勒兵拒敌。不利有为,乘囚气故尔。
主参将六宫外迫,大臣举事攻内。乘死气,不宜攻战。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正南方,战斗备。南方未申方可伏兵,风云飞鸟从东北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飞鸟从正南方来,向正北方去,此得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南行。遇敌,旋兵向正北而驻,候其先举而后应之。此得主人之义。
始击在巳。
客算三单,阳短而不和,又缺将吏,不利为客。太乙不助,不宜举兵深入,恐兵中乏水。
客大将三宫格,盗来侮事格易,乘相气,不利有为。可以按伏窃发取胜,不宜明攻。
客参将九宫虽发,而乘休气,宜扬兵拒敌,不宜交战。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云鸟风从东北方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此为天助,宜顺击之,大胜。
客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方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举击之,以应为客之义。
太乙阴遁八局太乙阴遁八局

辛未〈八局〉    癸未〈八十局〉   乙未〈一百五十二局〉丁未〈二百二十四局〉  己未〈二百九十六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地,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贼,贼来入寇,宜防慎。兵少无将而勇锐,鼠窃从西南方来,敌使言虚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至,临囚气,可出其不意而掩击。贼去,临休气,无备,亦可伏兵邀击。
文昌未在外地,可攻内。内辰迫近臣,贵戚攻外。主算一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主,不宜出兵深入攻战。
主大将一宫关客参而不发,有同类相攻,不利有为。乘休气,可以驻兵拒敌,不利深入。宜遣兵按伏窃发截击。
主参将三宫迫格,凡事格易,虽乘相气,不利有为。或扬兵拒贼,或按伏截击,不宜明战头。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未地战备。西南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方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始击七宫掩太乙,有盗起掩袭劫夺事。
客算七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客,不宜举兵征伐。
客大将七宫,值太乙始击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乘囚气。
客参将一宫关,主大不利有为,乘休气。
太乙阴遁九局太乙阴遁九局

壬申〈九局〉   甲申〈八十一局〉   丙申〈一百五十三局〉戊申〈二百二十五局〉  庚申〈二百九十七局〉此局算得太乙七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闻声息有贼,贼来远寇,不得利。贼兵有将无谋,从西方来,敌使不可信,奸细不入。贼初至,临囚气,宜出奇急击之,可胜。贼去,临休气,可从兵邀击。
文昌七宫在外地,可攻内。囚太乙宫,有拘击奔败之事。
主算七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三门不具,不利为主,不宜大将自出,只宜参副出兵。不宜深入,近出速攻。主大将七宫囚,近将自谋同类,又乘囚气,不利为主,宜固守营塞,不宜出兵战斗。
主参将一宫发,乘休气,可出兵近便邀截,不宜远追。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西南方战斗备。西南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冲太乙而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兵次之,大将居中,鼓噪出门,急向西南行。遇敌,驻兵,候彼先动而后应之,此为主算之义。
始击六宫外击,有盗贼兵围逼迫事。
客算三十三,重阳不和,不宜出兵,止宜深入急攻,不宜迟缓。又军中乏水,防火灾。
客大将三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相气,出兵恐有僭臣相抗,虽获胜而无功。可以扬兵拒敌固守。客参将九宫发,而乘休气,不利有为,不宜出兵。固守,可免难。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正西方战斗备。西方未申方可伏兵,云鸟风从东北冲太乙方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击,此应为客先举之义。
太乙阴遁十局太乙阴遁十局

癸酉〈十局〉   乙酉〈八十二局〉  丁酉〈一百五十四局〉己酉〈二百二十六局〉  辛酉〈二百九十八局〉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外助客。此时闻声息有贼,贼入寇,有杀将之祸。贼兵众,奸细不入。贼兵群至下营,临死气,宜出其不意。有将来,远从西北,敌使言实可信,掩击可胜。贼去,有备,有伏兵,宜防慎。
文昌申在外地,可攻内。内辰迫,有贵戚内臣攻外。主算一单,阳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有为,不宜大举征伐。宜近攻,不宜深入。
主大将一宫,为始击掩。乘休气,不宜出战,战必败死。主参将三宫发,乘相气,不宜出兵交战。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申地战斗备。西南申酉戌方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北来,向东南方去,为天助,宜顺而急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西北行。遇敌,驻兵,伺彼先动,勒兵向东南交战,此应为主之义。
始击一宫掩,主大。
客算三十四,长和,宜出兵征伐。
客大将四宫格,主上下格易,不利有为。乘王气,可扬兵拒敌,不宜交锋斗战。
客参将二宫发,而乘囚气。
出兵宜举赤旗,列锐阵,出向正东,战向正西,奇兵安乾地战斗备。西北方申酉戌地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正东来,向正西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急击之,大获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行。遇敌,旋兵向西,先举兵击之,勿后。此应为客先举之义。
太乙阴遁十一局太乙阴遁十一局

甲戌〈十一局〉   丙戌〈八十三局〉   戊戌〈一百五十五局〉庚戌〈二百二十七局〉  壬戌〈二百九十九局〉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地,天外助客。
文昌酉在外地,可攻内。囚太乙宫,关主客大将为四郭固之。时有拘击之事,奔败之祸,大凶。
主算六单阴,短而不和,无将吏,不利为主,不宜出兵。主大将六宫囚关客,大有同类相谋。乘死气,在绝气,大凶。
主参将八宫关客参,不利有为,乘相气。
始击在丑。
客算二十六长而不和,在四郭固之,时不宜出兵。客大将六宫囚关,有杀害奔败之事。在绝气,大凶。乘死气。
客参将八宫关,主参乘相气。
经云:囚者,拘击执正之义。诸将与太乙同宫,或近将自谋同类。乐产云:文昌与太乙同宫,不利为主。宋琨云:主客二将犯文昌宫,为关。如一林二虎,一泉二蛟,势不两立。则以二目所临之神,五行决之,盛衰可见,死生可知。淳风云:四计大小将同宫,为关,多算胜,少算不胜,算和者胜,不和者负。然算斋为关,如单九、十九、二十九,又有长短和不和之分。
是局也,以主客相关,当客胜。以算论之,主算短,客算长,亦客胜。以气数论之,主客皆乘死气,无胜负。以主客所临宫神论之,主大将属金,宫神亦属金,为主。客大将属水,为相,亦无胜负。以二目宫神五行决之,则文昌宫属金,始击宫属土,土生金,则又当和解,亦难以此决之。愚谓主将金,客将水,当以气数于四季休旺决之,胜负定。以春三月属木,主大金剋木,为囚,则主大将气衰矣。当败。客大水生木为休,则客大将气亦衰矣,亦当败。俱无偏胜。夏三月属火,主大金,乘死气,金又败在午,则主将之败,无所逃矣。客大水剋为乘囚气,则客将之败,亦难逃外矣。秋三月属金,主大金乘王气,当胜。客大水受金之生,又乘相气,亦当胜。二将胜负,亦未可决。冬三月属水,客大将水为相气,主大金将为休气,则当客胜而主负,明矣。出兵遇此,先候风云助与不助,不须论八门吉凶,惟以四季气数决定。在春则主将败,客将庶可逃遁。在夏,则主客俱败,无可逃者。在秋,主将胜而客将亦难逃也。何以然,秋令金,主将金,见金为王,秋尤王,则将吏同心,士卒勇锐,有进死之荣,无退生之辱。虽算短,必可胜而难解矣。客将属水,藉金之生为相,如两将相关胜负,一林二虎,岂有相让者。然客将必须得拔,能脱难。以此论之,主客胜负明矣。冬令水王,客将之胜,必矣。主将气休,其负可知。握兵机者,遇此四固之时,岂可不熟思决之。一或有谬,三军之命何如哉。
太乙阴遁十二局太乙阴遁十二局

乙亥〈十二局〉   丁亥〈八十四局〉   己亥〈一百五十六局〉辛亥〈二百二十八局〉  癸亥〈三百局〉
此局算得太乙六宫理人,天外助客。
此时声息有庆,外夷入贡,有将兵和来,远从东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不入。夷人初至,临死,无备。夷兵去,亦无备。
文昌戌在外地,可攻内。外辰迫,有大臣举事攻内。主算三十五,杜塞不通,又无门,主二将不出,不宜出兵。宜坚壁固守,待时。
主二将不出。
始击在寅,乘王气。
客算二十三,长和,宜举兵征伐。
客大将三宫发而乘相气,宜大振兵威,以防敌人。不可出战。
客参将九宫发而乘休气,宜守不宜战。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寅地战斗备。东北申酉戌地可伏兵,云鸟风从正东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北方来,向西南方去,此为天助,宜顺而击之,必获大胜。
客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旋兵向西南,先击,不可后也。此应客兵先起之义。
太乙阴遁十三局太乙阴遁十三局

丙子〈十三局〉   戊子〈八十五局〉   庚子〈一百五十七局〉壬子〈二百二十九局〉  甲子〈三百一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天,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贼来入寇,有将兵多从东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来觇,有私通外夷者。贼初至,临王气,不可遽攻。贼去,临相气,有伏兵后备,不可邀截。
文昌一宫在内地,可攻外。囚客参,近将谋同类。主算十二,上和,宜举兵征伐,或吊伐。
主大将二宫发,乘囚气。
主参将六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死气,不可出兵攻击,宜固守。
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乾地战斗备。西北方寅卯辰方可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备,有战。云鸟风从正南方来,向正北方去,此为天助,可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正南行。遇敌,旋兵向北驻劄,伺彼先动,然后击之,乃应主人之算。
始击在辰外,辰击,有贼兵攻围逼迫,事急。
客算三十七,重阳长而不和,不宜大举征伐。军中乏水,防火厄火攻。
客大将七宫发,乘囚气,不宜出兵征伐。
客参将一宫受制于文昌,为囚,不利有为。休气可持,主守营,不宜轻挑出战。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辰地战斗备。东南寅卯辰方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宜准备,有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为得天助,可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出门,向西南行。遇敌,旋兵向东北,先击,不宜后也。先则为客,后则为主矣。
太乙阴遁十四局太乙阴遁十四局

丁丑〈十四局〉   己丑〈八十六局〉   辛丑〈一百五十八局〉癸丑〈二百三十局〉  乙丑〈三百二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庆,夷人入境不寇,大将宜慎之。有将兵,多从南方来,使臣言实,奸细不来。贼初入,临囚气,无备。贼去,有伏兵以备。
文昌亥在内地,可攻外。
主算十二,上和,太乙文昌内助,可以举兵征伐。主大将二宫为始击所掩,宜整兵守营,不宜交战,乘休气。
主参将六宫格,凡事格易,不利有为。乘死囚气。出兵举黄旗,列圆阵,出向正南,战向正北,奇兵安亥地战斗备。西北寅卯辰地可以伏兵,云鸟风从正西来,急备大战。云鸟风从正南来,向正北方去,此得天助,宜顺而击之,大胜。
主将行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行,向正南出门。遇敌,向正北勒兵,以伺彼先举,而后应之。此以为主人候敌应之义。
始击二宫掩,主大。
客算二十七,长和,可以举兵征伐。
客大将七宫,为主二将所挟,又乘囚气,不利有为。宜固守。
客参将一宫发,乘休气。
出兵举白旗,列方阵,出向西南,战向东北,奇兵安午地战斗备。南方寅卯辰方可以伏兵,云鸟风从西南方来急,宜准备大战。云鸟风从西南方来,向东北方去,此为天助,宜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出门,向西南急行。遇敌,旋兵向东北,急攻,先举。
太乙阴遁十五局太乙阴遁十五局

戊寅〈十五局〉   庚寅〈八十七局〉   壬寅〈一百五十九局〉甲寅〈二百三十一局〉  丙寅〈三百三局〉
此局算得太乙四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无事,敌人不来,敌使不入,奸细不入。文昌八宫在内地,可以攻外。
主算十一,重阳不和,不宜出兵征伐。
主大将一宫发,乘休气,宜守不宜战,宜静不宜动。主参将三宫值内迫,有贵戚大臣攻外,虽不利有为,然乘相气,犹可近境攻击。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子地战斗备。北方寅卯辰地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来,急准备,有战。风云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此得天助,急击之,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缓行而出,向西北行。遇敌,按兵向西北行,伺彼先举兵,攻击。
始击七宫。
客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客二将不出,宜坚壁固守,待时。不宜妄动。
太乙阴遁十六局太乙阴遁十六局

己卯〈十六局〉   辛卯〈八十八局〉   癸卯〈一百六十局〉乙卯〈二百三十二局〉  丁卯〈三百四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天,天有变异,天内助主。此时闻声息无事,贼兵不来,奸细不入。
文昌丑在内地,可攻外。内辰迫,有内臣贵宦有事攻外。
主算一单阳,不和而短,无将吏,不宜举兵征伐。主大将一宫发,乘休气,可以整兵拒敌,不宜攻战。主参将三宫乘相气,值囚,有拘执奔败事,不利有为。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西北,战向东南,奇兵安丑地战斗备。东北方丑寅地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南方来,急宜准备,有战。风云鸟从西北方来,向东南方去,宜顺而击之,必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西北方行。遇敌,按兵,伺彼先动,而后应之,不可先举。
始击在酉。
客算二十五,杜塞无门,不通,客二将不出,宜坚壁固守。
太乙阴遁十七局太乙阴遁十七局

庚辰〈十七局〉   壬辰〈八十九局〉   甲辰〈一百六十一局〉丙辰〈二百三十三局〉  戊辰〈三百五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地,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入寇觇,有兵无将,鼠窃。贼临相气,初入有备,不可战。敌使不可信,奸细不来。此局主客用兵俱败,守之为可。
文昌三宫在内地,可攻外。囚太乙宫,有拘执奔败事。主算三单阳,不和短,而无将吏,又不得地利,不宜出兵征伐。
主大将三宫囚,近将自谋同类。乘相气,宜守,不宜用兵。
主参将九宫关,客大有猜忌,攻击侵夺,不利有为。又乘休气,不宜妄动取败,俱宜固守。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艮地战斗备。东北丑寅方可以伏兵,风云鸟从西南方来,急备,有战。风云鸟从东北来,向西南去,为天助,顺而击之,必可大胜。
主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徐行而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向西南驻劄,伺彼先举,然后应之。
始击在亥。
客算九单阳,不和而短,缺将,不利,不宜出兵征伐。客大将九宫关主参,又乘休气,不宜深入。宜整兵拒敌,不利有为。
客参将七宫格,而乘囚气,凡事格易,不利有为。出兵举赤旗,列锐阵,出向东南,战向西北,奇兵安亥地战斗备。西北方丑寅地可伏兵,云鸟风从西南来冲太乙宫,急备大战。云鸟风从东南方来,向西北方去,此为天助,宜急击,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急行出门,向东南行。遇敌,旋兵向西北,先举而攻之,不可缓也。
太乙阴遁十八局太乙阴遁十八局

辛巳〈十八局〉   癸巳〈九十局〉   乙巳〈一百六十二局〉丁巳〈二百三十四局〉  己巳〈三百六局〉
此局算得太乙三宫理人,天内助主。
此时声息有贼,贼入寇,兵少无将,鼠窃从北方来。敌使言实,奸细不入。贼初入,乘相气,其营不可攻。贼去,无伏兵,无备,可以截击。
文昌在艮内地,可以攻外。囚太乙宫,有拘击奔败事。主算三单阳,不和,无将吏,不利将副,不宜出兵征伐。宜遣小校相援伏击。
主大将三宫值囚,不利有为。乘相气,可以整兵拒敌,不利攻战。
主参将九宫发,乘休气。
出兵举青旗,列直阵,出向东北,战向西南,奇兵安艮地战斗备。东北丑宫地可以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急备大战。风云飞鸟从东北方来,向西南去,宜顺击之,大胜。
主参将出兵,步卒在前,车骑在后,大将居中,静默而出,向东北行。遇敌,勒兵驻劄,伺彼先举,然后旋兵向西南应之。
始击八宫内击,有盗贼兵围逼迫事,在易气宫。客算八单阴,不和,无将,不利为客,不宜举兵征伐。客大将八宫值内迫,有近臣贵戚攻外,不利有为。乘相气,亦有相谋之者,不宜出兵,宜整兵固守。
客参将四宫值外迫,有僭臣攻内,不利有为。虽乘王气,宜伏兵窃发邀击,不利明攻。
出兵举黑旗,列曲阵,出向正北,战向正南,奇兵安子地战斗备。北方丑寅方可伏兵,有风云飞鸟从西南来,必有大战。云鸟风从正北来,向正南方去,为天助,顺而击之,大胜。
客将出兵,车骑在前,步卒在后,大将居中,鼓噪出门,急向北行。遇敌,旋兵向南先击,不可后也。必应为客先举之义也。